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63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六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六十三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六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六十三卷目錄

 命運部總論

  列子力命

  墨子非命上 非命中 非命下

  呂氏春秋知分篇

  說苑雜言

  法言問明篇

  白虎通壽命

  論衡命祿篇 命義篇 偶會篇 初稟篇

  新論通塞 命相

  文中子立命篇

  冊府元龜達命 運命

  侯城雜識安命

  清暑筆談論命

人事典第六十三卷

命運部總論编辑

《列子》编辑

《力命》
编辑

力謂命曰:若之功奚若我哉。命曰:汝奚功於物而欲 比朕。力曰:壽夭、窮達,貴賤、貧富,我力之所能也。命曰: 彭祖之智,不出堯舜之上,而壽八百;顏淵之才不出 眾人之下,而壽四八。仲尼之德不出諸侯之下,而困 於陳蔡;殷紂之行不出三仁之上,而居君位。季札無 爵于吳,田恆專有齊國。夷齊餓于首陽,季氏富于展 禽。若是汝力之所能,奈何壽彼而夭此,窮聖而達逆, 賤賢而貴愚,貧善而富惡邪。力曰:若如是言,我固無 功於物,而物若此耶,此則若之所制邪。命曰:既謂之 命,奈何有制之者邪。朕直而推之,曲而任之。自壽自 夭,自窮自達,自貴自賤,自富自貧,朕豈能識之哉。北 宮子謂西門子曰:朕與子並世也,而人子達;並族也, 而人子敬;並貌也,而人子愛;並言也,而人子庸;並行 也,而人子誠;並仕也,而人子貴;並農也,而人子富;並 商也,而人子利。朕衣則裋褐,食則粢糲,居則蓬室,出 則徒行。子衣則衣錦,食則粱肉,居則連欐,出則結駟。 在家熙然有棄朕之心,在朝諤然有敖朕之色。請謁 不相,及遨遊不同行,固有年矣。子自以德過朕耶。西 門子曰:余無以知其實。汝造事而窮,余造事而達,此 厚薄之驗歟。而皆謂與予並,汝之顏厚矣。北宮子無 以應,自失而歸。中塗遇東郭先生。先生曰:汝奚往而 反,偊偊而步,有深愧之色邪。北宮子言其狀。東郭先 生曰:吾將舍汝之愧,與汝更之西門氏而問之。曰:汝 奚辱北宮子之深乎。固且言之。西門子曰:北宮子言 世族、年貌、言行與予並,而賤貴、貧富與余異。余語之 曰:予無以知其實。汝造事而窮,余造事而達,此將厚 薄之驗歟。而皆謂與予並,汝之顏厚矣。東郭先生曰: 汝之厚薄不過言才德之差,吾之言厚薄異於是矣。 夫北宮厚於德,薄於命,汝厚於命,薄於德。汝之達,非 智得也;北宮子之窮,非愚失也。皆天也,非人也。而汝 以命厚自矜,北宮子以德厚自愧。皆不識夫固然之 理矣。西門子曰:先生止矣。予不敢復言。北宮子既歸, 衣其裋褐,有狐貉之溫;進其茙菽,有稻粱之味;庇其 蓬室,若廣廈之蔭;乘其蓽輅,若文軒之飾。終身逌然, 不知榮辱之在彼,在我也。東郭先生聞之曰:北宮子 之寐久矣,一言而能寤,易悟也哉。管夷吾、鮑叔牙二 人相友甚戚,同處于齊。管夷吾事公子糾,鮑叔牙事 公子小白。齊公族多寵,嫡庶並行。國人懼亂。管仲與 召忽奉公子糾奔魯,鮑叔奉公子小白奔莒。既而公 孫無知作亂,齊無君,二公子爭入。管夷吾與小白戰 於莒,道射中小白帶鉤。小白既立,脅魯殺子糾,召忽 死之,管夷吾被囚。鮑叔牙謂桓公曰:管夷吾能,可以 治國。桓公曰:我讎也,願殺之。鮑叔牙曰:吾聞賢君無 私怨,且人能為其主,亦必能為人君。如欲霸王,非夷 吾其弗可。君必舍之。遂召管仲。魯歸之,齊鮑叔牙郊 迎,釋其囚。桓公禮之,而位於高國之上,鮑叔牙以身 下之,任以國政,號曰仲父。桓公遂霸。管仲嘗歎曰:吾 少窮困時,嘗與鮑叔牙賈,分財多自與;鮑叔不以我 為貪,知我貧也。吾嘗為鮑叔謀事而大窮困,鮑叔不 以我為愚,知時有利不利也。吾嘗三仕,三見逐於君, 鮑叔不以我為不肖,知我不遭時也。吾嘗三戰三北, 鮑叔不以我為怯,知我有老母也。公子糾敗,召忽死 之,吾幽囚受辱;鮑叔不以我為無恥,知我不羞小節 而恥名不顯於天下也。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鮑叔也。 此世稱管鮑善交者,小白善用能者。然實無善交,實 無用能也。實無善交實無用能者,非更有善交,更有 善用能也。召忽非能死,不得不死;鮑叔非能舉賢,不 得不舉;小白非能用讎,不得不用。及管夷吾有病,小 白問之,曰:仲父之病病矣,可不諱。云至於大病,則寡人惡乎屬國而可。夷吾曰:公誰欲歟。小白曰:鮑叔牙 可。曰:不可;其為人,潔廉善士也,其於不己若者不比 之人,一聞人之過,終身不忘。使之理國,上且鉤乎君, 下且逆乎民。其得罪於君也,將弗久矣。小白曰:然則 孰可。對曰:勿已,則隰朋可。其為人也,上忘而下不叛, 愧其不若黃帝而哀不己若者。以德分人謂之聖人, 以財分人謂之賢人。以賢臨人,未有得人者也;以賢 下人者,未有不得人者也。其於國有不聞也,其於家 有不見也。勿已,則隰朋可。然則管夷吾非薄鮑叔也, 不得不薄;非厚隰朋也,不得不厚。厚之於始,或薄之 於終;薄之於終,或厚之於始。厚薄之去來,弗由我也。 鄧析操兩可之說,設無窮之辭,當子產執政,作竹刑。 鄭國用之,數難子產之治。子產屈之。子產執而戮之, 俄而誅之。然則子產非能用竹刑,不得不用;鄧析非 能屈子產,不得不屈;子產非能誅鄧析,不得不誅也。 可以生而生,天福也;可以死而死,天福也。可以生而 不生,天罰也;可以死而不死,天罰也。可以生,可以死, 得生得死,有矣;不可以生,不可以死,或死或生,有矣。 然而生生死死,非物非我,皆命也。智之所無奈何。故 曰:窈然無際,天道自會;漠然無分,天道自運。天地不 能犯,聖智不能干,鬼魅不能欺。自然者默之成之,平 之寧之,將之迎之。楊朱之友曰季梁。季梁得疾,七日 大漸。其子環而泣之,請醫。季梁謂楊朱曰:吾子不肖 如此之甚,汝奚不為我歌以曉之。楊朱歌曰:天其弗 識,人胡能覺。匪祐自天,弗孽由人。我乎汝乎。其弗知 乎。醫乎巫乎。其知之乎。其子弗曉,終謁三醫。一曰矯 氏,二曰俞氏,三曰盧氏,診其所疾。矯氏謂季梁曰:汝 寒溫不節,虛實失度,病由饑飽色慾。精慮煩散,非天 非鬼。雖漸,可攻也。季梁曰:眾醫也。亟屏之。俞氏曰:女 始則胎氣不足,乳湩有餘。病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 由來漸矣,弗可已也。季梁曰:良醫也。且食之。盧氏曰: 汝疾不由天,亦不由人,亦不由鬼。稟生受形,既有制 之者矣,亦有知之者矣。藥石其如汝何。季梁曰:神醫 也。重貺遣之。俄而季梁之疾自瘳。生非貴之所能存, 身非愛之所能厚;生亦非賤之所能夭,身亦非輕之 所能薄。故貴之或不生,賤之或不死;愛之或不厚,輕 之或不薄。此似反也,非反也;此自生自死,自厚自薄。 或貴之而生,或賤之而死;或愛之而厚,或輕之而薄。 此似順也,非順也;此亦自生自死,自厚自薄。鬻熊語 文王曰:自長非所增,自短非所損。筭之所亡若何。老 聃語關尹曰:天之所惡,孰知其故。言迎天意,揣利害 不如其已。楊布問曰:有人於此,年兄弟也,言兄弟也, 才兄弟也,貌兄弟也;而壽夭父子也,貴賤父子也,名 譽父子也,愛憎父子也。吾惑之。楊子曰:古之人有言, 吾嘗識之,將以告若。不知所以然而然,命也。今昏昏 昧昧,紛紛若若,隨所為,隨所不為。日去日來,孰能知 其故。皆命也夫。信命者,亡壽夭;信理者,亡是非;信心 者,亡逆順;信性者,亡安危。則謂之都亡所信,都亡所 不信。真矣愨矣,奚去奚就。奚哀奚樂。奚為奚不為。黃 帝之書云:至人居若死,動若械。亦不知所以居,亦不 知所以不居;亦不知所以動,亦不知所以不動。亦不 以眾人之觀易其情貌,亦不以眾人之不觀不易其 情貌。獨往獨來,獨出獨入,誰能礙之。墨GJfont、單至、嘽咺、 四人相與遊於世,胥如志也。窮年不相知情,自 以智之深也。巧佞、愚直、婩斫、便僻四人相與遊於世, 胥如志也;窮年而不相語術;自以巧之微也。GJfont、情 露、、凌誶四人相與遊於世,胥如志也;窮年不相 曉悟,自以為才之得也。眠娗、諈諉、勇敢、怯疑四人相 與遊於世,胥如志也;窮年不相謫發,自以行無戾也。 多偶、自專、乘權、隻立四人相與遊於世,胥如志也;窮 年不相顧盼,自以時之適也。此眾態也。其貌不一,而 咸之於道,命所歸也。佹佹成者,俏成也,初非成也。佹 佹敗者,俏敗者也,初非敗也。故迷生於俏,俏之際昧 然。於俏而不昧然,則不駭外禍,不喜內福;隨時動,隨 時止,智不能知也。信命者於彼我無二心。於彼我而 有二心者,不若揜目塞耳,背GJfont面隍亦不墜仆也。故 曰:死生自命也,貧窮自時也。怨夭折者,不知命者也; 怨貧窮者,不知時者也。當死不懼,在窮不戚,知命安 時也。其使多智之人量利害,料虛實,度人情,得亦中, 亡亦中。其少智之人不量利害,不料虛實,不度人情, 得亦中,亡亦中。量與不量,料與不料,度與不度,奚以 異。唯無所量,無所不量,則全而亡喪。亦非知全,亦非 知喪。自全也,自亡也,自喪也。齊景公游於牛山,北臨 其國城而流涕曰:美哉國乎。鬱鬱GJfontGJfont,若何滴滴去 此國而死乎。使古無死者,寡人將去斯而之何。史孔 梁丘據皆從而泣曰:臣賴君之賜,疏食惡肉可得而 食,駑馬稜車可得而乘也;且猶不欲死,而況吾君乎。 晏子獨笑於旁。公雪涕而顧晏子曰:寡人今日之遊 悲,孔與據皆從寡人而泣,子之獨笑,何也。晏子對曰: 使賢者常守之,則太公桓公將常守之矣;使有勇者 而常守之,則莊公靈公將常守之矣。數君者將守之,吾君方將被蓑笠而立乎畎畝之中,唯事之恤,行假 念死乎。則吾君又安得此位而立焉。以其迭處之迭 去之,至於君也,而獨為之流涕,是不仁也。見不仁之 君,見諂諛之臣。臣見此二者,臣之所為獨竊笑也。景 公慚焉,舉觴自罰。罰二臣者各二觴焉。魏人有東門 吳者,其子死而不憂。其相室曰:公之愛子,天下無有。 今子死不憂,何也。東門吳曰:吾常無子,無子之時不 憂。今子死,乃與嚮無子同,詎奚憂焉。農赴時,商趣利, 工追術,仕逐勢,勢使然也。然農有水旱,商有得失,工 有成敗,仕有遇否,命使然也。

《墨子》编辑

《非命上》
编辑

子墨子言曰:古者王公大人,為政國家者,皆欲國家 之富,人民之眾,刑政之治。然而不得富而得貧,不得 眾而得寡,不得治而得亂,則是本失其所欲,得其所 惡,是故何也。子墨子言曰:執有命者以雜於民間者 眾。執有命者之言曰:命富則富,命貧則貧,命眾則眾, 命寡則寡,命治則治,命亂則亂,命壽則壽,命夭則夭, 命,雖強勁何益哉。上以說王公大人,下以駔百姓之 從事,故執有命者不仁。故當執有命者之言,不可不 明辯。然則明辯此之說將奈何哉。子墨子言曰:必立 儀,言而毋儀,譬猶運鈞之上而立朝夕者也,是非利 害之辯,不可得而明知也。故言必有三表。何謂三表。 子墨子言曰:有本之者,有原之者,有用之者。於何本 之。上本之於古者聖王之事。於何原之。下原察百姓 耳目之實。於何用之。廢以為刑政,觀其中國家百姓 人民之利。此所謂言有三表也。然而今天下之士君 子,或以命為有。益蓋嘗尚觀於聖王之事,古者桀之 所亂,湯受而治之;紂之所亂,武王受而治之。此世未 易民未渝,於桀紂,則天下亂;在於湯武,則天下治,豈 可謂有命哉。然而今天下之士君子,或以命為有。益 嘗尚觀於先王之書,先王之書,所出國家,布施百姓, 憲也。先王之憲,亦嘗有曰福不可請,而禍不可諱,敬 無益,暴無傷者乎。所以聽獄制罪者,刑也。先王之刑 亦嘗有曰福不可請,禍不可諱,敬無益,暴無傷者乎。 所以整設師旅,進退師徒者,誓也。先王之誓亦嘗有 曰:福不可請,禍不可諱,敬無益,暴無傷者乎。是故子 墨子言曰:吾當未鹽數,天下之良書不可盡計數,大 方論數,而五者是也。今雖毋求執有命者之言,不必 得,不亦可錯乎。今用執有命者之言,是覆天下之義, 覆天下之義者,是立命者也,百姓之誶也。說百姓之 誶者,是滅天下之人也。然則所為欲義在上者,何也。 曰:義人在上,天下必治,上帝山川鬼神,必有幹主,萬 民被其大利。何以知之。子墨子曰:古者湯封於亳,絕 長繼短,方地百里,與其百姓兼相愛,交相利,移則分。 率其百姓,以上尊天事鬼,是以天鬼富之,諸侯與之, 百姓親之,賢士歸之,未歿其世,而王天下,政諸侯。昔 者文王封於岐周,絕長繼短,方地百里,與其百姓兼 相愛、交相利,則,是以近者安其政,遠者歸其德。聞文 王者,皆起而趨之。罷不肖股肱不利者,處而願之曰: 奈何乎使文王之地及我,吾則吾利,豈不亦猶文王 之民也哉。是以天鬼富之,諸侯與之,百姓親之,賢士 歸之,未歿其世,而王天下,政諸侯。卿者言曰:義人在 上,天下必治,上帝山川鬼神,必有幹主,萬民被其大 利。吾用此知之。是故古之聖王發憲出令,設以為賞 罰以勸賢,是以入則孝慈於親戚,出則弟長於鄉里, 坐處有度,出入有節,男女有辨。是故使治官府,則不 盜竊,守城則不崩叛,君有難則死,出亡則送。此上之 所賞,而百姓之所譽也。執有命者之言曰:上之所賞, 命固且賞,非賢故賞也。上之所罰,命固且罰,不暴故 罰也。是故入則不慈孝於親戚,出則不弟長於鄉里, 坐處不度,出入無節,男女無辨。是故治官府則盜竊, 守城則崩叛,君有難則不死,出亡則不送。此上之所 罰,百姓之所非毀也。執有命者言曰:上之所罰,命固 且罰,不暴故罰也。上之所賞,命固且賞,非賢故賞也。 以此為君則不義,為臣則不忠,為父則不慈,為子則 不孝,為兄則不良,為弟則不弟,而強執此者,此持凶 言之所自生,而暴人之道著。然則何以知命之為暴 人之道。昔上世之窮民,貪於飲食,惰於從事,是以衣 之財不足,而飢寒凍餒之憂至,不知曰我罷不肖,從 事不疾,必曰我命固且貧。苦上世暴王不忍其耳目 之淫,心涂之辟,不順其親戚,遂以亡失國家,傾覆社 稷,不知曰我罷不肖,為政不善,必曰:吾命固失之。於 仲虺之告曰:吾聞於夏人,矯天命布命於下,帝伐之 惡,龔喪厥師。此言湯之所以非桀之執有命也。於泰 誓曰:紂夷處,不肯事上帝鬼神,禍厥先神禔不祀,乃 曰吾民有命,無廖排GJfont,天亦縱之棄而弗葆。此言武 王所以非紂執有命也。今用執有命者之言,則上不 聽治,下不從事。上不聽治,則刑政亂;下不從事,則財 用不足,上無以共粢盛酒醴,祭祀上帝鬼神,降綏天 下賢可之士,外無以應待諸侯之賓客,內無以食飢衣寒,將養老弱。故命上不利於天,中不利於鬼,下不 利於人,而強執此者,此持凶言之所自生,而暴人之 道也。是故子墨子言曰:今天下之士君子,忠實欲天 下之富而惡其貧,欲天下之治而惡其亂,執有命者 之言,不可不非,此天下之大害也。

《非命中》
编辑

子墨子言曰:凡出言談,由文學之為道也,則不可而 不先立義法。若言而無義,譬猶立朝夕於GJfont鈞之上 也,則雖有巧工,必不能得正焉。然今天下之情偽,未 可得而識也,故使言有三法。三法者何也。有本之者, 有原之者,有用之者。於其本之也,考之天鬼之志,聖 王之事;於其原之也,徵以先王之書;用之奈何,發而 為刑。此言之三法也。今天下之士君子或以命為亡, 我所以知命之有與亡者,以眾人耳目之情,知有與 亡。有聞之,有見之,謂之有;莫之聞,莫之見,謂之亡。然 胡嘗考之百姓之情。自古以及今,生民以來者,亦嘗 見命之物,聞命之聲者乎。則未嘗有也。若以百姓為 愚不肖,耳目之情不足因而為法,然則胡不嘗考之 諸侯之傳言流語乎。自古以及今,生民以來者,亦嘗 有聞命之聲,見命之體者乎。則未嘗有也。然胡不嘗 考之聖王之事。古之聖王,舉孝子而勸之事親,尊賢 良而勸之為善,發憲布令以教誨,賞罰以勸沮。若此, 則亂者可使治,而危者可使安矣。若以為不然,昔者, 桀之所亂,湯治之;紂之所亂,武王治之。此世不渝而 民不改,上變政而民易教,其在湯武則治,其在桀紂 則亂,安危治亂,在上之發政也,則豈可謂有命哉。夫 曰有命云者亦不然矣。今夫有命者言曰:我非作之 後世也,自昔三代有若言以傳流矣。今故先生對之。 曰:夫有命者,不志昔也三代之聖善人與。意亡昔三 代之暴不肖人也。何以知之。初之列士桀大夫,慎言 知行,此上有以規諫其君長,下有以教順其百姓,故 上有以規諫其君長,下有以教順其百姓,故上得其 君長之賞,下得其百姓之譽。列士桀大夫聲聞不廢, 傳流至今,而天下皆曰其力也,一不顧其國家百姓 之政。繁為無用,暴逆百姓,使下不親其上,是故國為 虛厲,身在刑僇之中,必不能曰我見命焉。是故昔者 三代之暴王,不繆其耳目之淫,不慎其心志之辟,外 之驅騁田獵畢弋,內沈於酒樂,而罷不肖,我為刑政 不善,必曰:我命故且亡。雖昔也三代之窮民,亦由此 也。內之不能善事其親戚,外不能善事其君長,惡恭 儉而好簡易,貪飲食而惰從事,衣食之財不足,使身 至有饑寒凍餒之憂,心不能曰:我罷不肖,我從事不 疾,必曰:我命固且窮。雖昔也三代之偽民,亦猶此也。 繁飾有命,以教眾愚樸人久矣。聖王之患此也,故書 之竹帛,琢之金石,於先王之書仲虺之告曰:我聞有 夏,人矯天命,布命於下,帝式是惡,用闕師。此語夏王 桀之執有命也,湯與仲虺共非之。先王之書太誓之 言然曰:紂夷之居,而不肯事上帝,棄闕其先神而不 祀也,曰:我民有命,毋僇其務。天不亦棄縱而不葆。此 言紂之執有命也,武王以太誓非之。有於三代不國 有之曰:女毋崇天之有命也。命三不國亦言命之無 也。於召公之執令於然,且:敬哉。無天命,惟予二人,而 無造言,不自降天之哉得之。在於商、夏之詩書曰:命 者,暴王作之。且今天下之士君子,將欲辯是非利害 之故,當天有命者,不可不疾非也。執有命者,此天下 之厚害也,是故子墨子非也。

《非命下》
编辑

子墨子言曰:凡出言談,則必可而不先立儀而言。若 不先立儀而言,譬之猶運鈞之上而立朝夕焉也。我 以為雖有朝夕之辯,必將終未可得而從定也。是故 言有三法。何謂三法。曰:有考之者,原之者,有用之者。 惡乎考之。考先聖大王之事。惡乎原之。察眾之耳目 之請。惡乎用之。發而為政乎國,察萬民而觀之。此謂 三法也。故昔者三代聖王禹湯文武方為政乎天下 之時,曰:必務舉孝子而勸之事親,尊賢良之人而教 之為善。是故出政施教,賞善罰暴。且以為若此,則天 下之亂也,將屬可得而治也,社稷之危也,將屬可得 而定也。若以為不然,昔桀之所亂,湯治之;紂之所亂, 武王治之。當此之時,世不渝而民不易,上變政而民 改俗。存乎桀紂而天下亂,存乎湯武而天下治。天下 之治也,湯武之力也;天下之亂也,桀紂之罪也。若以 此觀之,夫安危治亂存乎上之為政也,則夫豈可謂 有命哉。故昔者禹湯文武方為政乎天下之時,曰必 使飢者得食,寒者得衣,勞者得息,亂者得治,遂得光 譽令聞於天下。夫豈可以為命哉。故以為其力也。今 賢良之人,尊賢而好功道術,故上得其王公大人之 賞,下得其萬民之譽,遂得光譽令聞於天下。亦豈以 為其命哉。又以為力也。然今天有命者,不識昔也三 代之聖善人與,意亡昔三代之暴不肖人與。若以說 觀之,則必非昔三代聖善人也,必暴不肖人也。然今 以命為有者,昔三代暴王桀紂幽厲,貴為天子,富有天下,於此乎,不而矯其耳目之欲,而從其心意之辟, 外之驅騁、田獵、畢弋,內湛於酒樂,而不顧其國家百 姓之政,繁為無用,暴逆百姓,遂失其宗廟。其言不曰 吾罷不肖,吾聽治不強,必曰吾命固將失之。雖昔也 三代罷不肖之民,亦猶此也。不能善事親戚君長,甚 惡恭儉而好簡易,貪飲食而惰從事,衣食之財不足, 是以身有陷乎饑寒凍餒之憂。其言不曰吾罷不肖, 吾從事不強,又曰吾命固將窮。昔三代偽民亦猶此 也。昔者暴王作之,窮術之,此皆疑眾遲樸,先聖王之 患之也,固在前矣。是以書之竹帛,鏤之金石,琢之盤 盂,傳遺後世子孫。曰何書焉存。禹之總德有之曰:允 不著,惟天民不而葆,既防凶心,天加之咎,不慎厥德, 天命焉葆。仲虺之告曰:我聞有夏,人矯天命,於下,帝 式是增,用爽厥師。彼用無為有,故謂矯,若有而謂有, 夫豈謂矯哉。昔者,桀執有命而行,湯為仲虺之告以 非之。太誓之言也,於去發曰:惡乎君子。天有顯德,其 行甚章,為鑑不遠,在彼殷王。謂人有命,謂敬不可行, 謂祭無益,謂暴無傷,上帝不常,九有以亡,上帝不順, 祝降其喪,惟我有周,受之大帝。昔者紂執有命而行, 武王為太誓、去發以非之。曰:子胡不尚考之乎商周 虞夏之記,從十簡之篇以尚,皆無之,將何若者也。是 故子墨子曰:今天下之君子之為文學出言談也,非 將勤勞其惟舌,而利其脣呡也,中實將欲為其國家 邑里萬民刑政者也。今也王公大人之所以早朝晏 退,聽獄治政,終朝均分,而不敢息怠倦者,何也。曰:彼 以為強必治,不強必亂;強必寧,不強必危,故不敢怠 倦。今也卿大夫之所以竭股肱之力,殫其思慮之知, 內治官府,外斂關市、山林、澤梁之利,以實官府,而不 敢怠倦者,何也。曰:彼以為強必貴,不強必賤;強必榮, 不強必辱,故不敢怠倦。今也農夫之所以蚤出暮入, 強乎耕稼樹藝,多聚升粟,而不敢怠倦者,何也。曰:彼 以為強必富,不強必貧;強必飽,不強必飢,故不敢怠 倦。今也婦人之所夙興夜寐,強乎紡績織衽,多治麻 葛緒捆布縿,而不敢怠倦者,何也。曰:彼以為強必 富,不強必貧,強必煖,不強必寒,故不敢怠倦。今雖毋 在乎王公大人,貴若信有命而致行之,則必怠乎聽 獄治政矣,卿大夫必怠乎治官府矣,農夫必怠乎耕 稼樹藝矣,婦人必怠乎紡績織衽矣。王公大人怠乎 聽獄治政,卿大夫怠乎治官府,則我以為天下必亂 矣。農夫怠乎耕稼樹藝,婦人怠乎紡績織衽,則我以 為天下衣食之財將必不足矣。若以為政乎天下,上 以事天鬼,天鬼不使;下以待養百姓,百姓不利,必離 散不可得用也。是以入守則不固,出誅則不勝,故雖 昔者三代暴王桀紂幽厲之所以共抎其國家,傾覆 其社稷者,此也。是故子墨子言曰:今天下之士君子, 中實將欲求興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當若有命者 言也。曰:命者,暴王所作,窮人所術,非仁者之言也。今 之為仁義者,將不可不察而強非者,此也。

《呂氏春秋》编辑

《知分篇》
编辑

達士者,達乎死生之分。達乎死生之分,則利害存亡 弗能惑矣。故晏子與崔杼盟而不變其義;延陵季子, 吳人願以為王而不肯;孫叔敖三為令尹而不喜,三 去令尹而不憂;皆有所達也。有所達則物弗能惑。荊 有次非者,得寶劍于于遂,還反涉江,至于中流,有兩 蛟夾繞其船。次非謂舟人曰:子嘗見兩蛟繞船能兩 活者乎。船人曰:未之見也。次非攘臂袪衣拔寶劍曰: 此江中之腐肉朽骨也。棄劍以全己,余奚愛焉。於是 赴江刺蛟,殺之而復上船,舟中之人皆得活。荊王聞 之,仕之執圭。孔子聞之曰:夫善哉。不以腐肉朽骨而 棄劍者,其次非之謂乎。禹南省,方濟乎江,黃龍負舟。 舟中之人,五色無主。禹仰視天而嘆曰:吾受命于天, 竭力以養人。生,性也;死,命也。余何憂于龍焉。龍俛耳 低尾而逝。則禹達乎死生之分、利害之經也。凡人物 者,陰陽之化也。陰陽者,造乎天而成者也。天固有衰 嗛廢伏,有盛盈GJfont息;人亦有困窮屈匱,有充實達遂; 此皆天之容、物理也,而不得不然之數也。古聖人不 以感私傷神,俞然而以待耳。晏子與崔杼盟,其辭曰: 不與公孫氏而與崔氏者受此不祥。崔杼不說,直兵 造胸,勾兵鉤頸,謂晏子曰:子變子言,則齊國吾與子 共之;子不變子言,則今是已。晏子曰:崔子。子獨不為 夫詩乎。詩曰:莫莫葛藟,延于條枚,愷悌君子,求福不 回。嬰且可以回而求福乎。子惟之矣。崔杼曰:此賢者, 不可殺也。罷兵而去。晏子授綏而乘,其僕將馳,晏子 撫其僕之手曰:安之。毋失節。疾不必生,徐不必死。鹿 生於山而命懸于廚。今嬰之命,有所懸矣。晏子可謂 知命矣。命也者,不知所以然而然者也,人事智巧以 舉錯者不得與焉。故命也者,就之未得,去之未失。國 士知其若此也,故以義為之決而安處之。

《說苑》编辑

===
《雜言》
===孔子困於陳、蔡之間,居環堵之內,席三經之席,七日

不食,藜羹不糝,弟子皆有饑色,讀詩書治禮不休。子 路進諫曰:凡人為善者天報以福,為不善者天報以 禍。今先生積德行,為善久矣。意者尚有遺行乎。奚居 隱也。孔子曰:由,來,汝不知。坐,吾語汝。子以夫知者為 無不知乎。則王子比干何為剖心而死。以諫者為必 聽乎。伍子胥何為抉目於吳東門。子以廉者為必用 乎。伯夷、叔齊何為餓死於首陽山之下。子以忠者為 必用乎。則鮑莊何為而肉枯。荊公子高終身不顯,鮑 焦抱木而立枯,介子推登山焚死。故夫君子博學深 謀不遇時者眾矣,豈獨丘哉。賢不肖者才也,為不為 者人也,遇不遇者時也,死生者命也;有其才不遇其 時,雖才不用,苟遇其時,何難之有。故舜耕歷山而陶 於河畔,立為天子則其遇堯也。傅說負壤土、釋板築, 而立佐天子,則其遇武丁也。伊尹,有莘氏媵臣也,負 鼎俎調五味而佐天子,則其遇成湯也。呂望行年五 十賣食於棘津,行年七十屠牛朝歌,行年九十為天 子師,則其遇文王也。管夷吾束縛膠目,居檻車中,自 車中起為仲父,則其遇齊桓公也。百里奚自賣取五 羊皮,伯氏牧羊以為卿大夫,則其遇秦穆公也。沈尹 名聞天下,以為令尹,而讓孫叔敖,則其遇楚莊王也。 伍子胥前多功,後戮死,非其智益衰也,前遇闔廬,後 遇夫差也。夫驥厄罷鹽車,非無驥狀也,夫世莫能知 也;使驥得王良、造父,驥無千里之足乎。芝蘭生深林, 非為無人而不香。故學者非為通也,為窮而不困也, 憂不衰也,此知禍福之始而心不惑也,聖人之深念 獨知獨見。舜亦賢聖矣,南面治天下,唯其遇堯也;使 舜居桀紂之世,能自免刑戮固可也,又何官得治乎。 夫桀殺關龍逢而紂殺王子比干,當是時,豈關龍逢 無知,而比干無惠哉。此桀紂無道之世然也。故君子 疾學修身端行,以須其時也。

《法言》编辑

《問明篇》
编辑

或問命。曰:命者,天之命也,非人為也,人為不為命。請 問人為。曰:可以存亡,可以死生,非命也。命不可避也。 或曰:顏氏之子,冉氏之孫。曰:以其無避也,若立巖牆 之下,動而徵病,行而招死,命乎。命乎。吉人凶其吉,凶 人吉其凶。辰乎。辰。曷來之遲,去之速也,君子競諸。

《白虎通》编辑

《壽命》
编辑

命者,何謂也。人之壽也。天命己使生者也。命有三科, 以記驗有壽命,以保度有遭命,以遇暴有隨命,以應 行習壽命者,上命也。若言文王受命,惟中身享國,五 十年隨命者,隨行為命。若言怠棄三正,天用勦絕其 命矣。又欲使民務仁立義,闕無滔天,滔天則司命。舉 過言則用以弊之,遭命者逢世,殘賊若上逢亂君,下 必災變。暴至夭絕,人命沙鹿,崩於受邑是也。冉伯牛 危言正行而遭惡疾。孔子曰: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 疾也。夫子過鄭,與弟子相失。獨立郭門外,或謂子貢 曰:東門有一人,其頭似堯,其頸似皋繇,其肩似子產, 然自腰以下不及禹三寸,儡儡如喪家之狗。子貢以 告孔子,孔子喟然而笑曰:形狀未也,如喪家之狗,然 哉乎。然哉乎。

《論衡》编辑

《命祿篇》
编辑

凡人遇偶及遭累害,皆由命也。有死生壽夭之命,亦 有貴賤貧富之命。自王公逮庶人,聖賢及下愚,凡有 首目之類,含血之屬,莫不有命。命當貧賤,雖富貴之, 猶涉禍患矣。命當富貴,雖貧賤之,猶逢福善矣。故命 貴從賤地自達,命賤從富位自危。故夫富貴若有神 助,貧賤若有鬼禍。命貴之人,俱學獨達,並仕獨遷;命 富之人,俱求獨得,並為獨成。貧賤反此,難達,難遷,難 成;獲過受罪,疾病亡遺,失其富貴,貧賤矣。是故才高 行厚,未必保其必富貴;智寡德薄,未可信其必貧賤。 或時才高行厚,命惡,廢而不進;知寡德薄,命善,興而 超踰。故夫臨事知愚,操行清濁,性與才也;仕宦貴賤, 治產貧富,命與時也。命則不可勉,時則不可力,知者 歸之於天,故坦蕩恬忽。雖其貧賤。使富貴若鑿溝伐 薪,加勉力之趨,致彊健之勢,鑿不休則溝深,斧不止 則薪多,無命之人,皆得所願,安得貧賤凶危之患哉。 然則,或時溝未通而遇湛,薪未多而遇虎。仕宦不貴, 治產不富,鑿溝遇湛、伐薪逢虎之類也。有才不得施, 有智不得行,或施而功不立,或行而事不成,雖才智 如孔子,猶無成立之功。世俗見人節行高,則曰:賢哲 如此,何不貴。見人謀慮深,則曰:辯慧如此,何不富。貴 富有命福祿,不在賢哲與辯慧。故曰:富不可以籌筴 得,貴不可以才能成。智慮深而無財,才能高而無官。 懷銀紆紫,未必稷、契之才;積金累玉,未必陶朱之智。 或時下愚而千金,頑魯而典城。故官御同才,其貴殊 命;治生均知,其富異祿。祿命有貧富,知不能豐殺;性 命有貴賤,才不能進退。成王之才不如周公,桓公之知不若管仲,然成、桓受尊命,而周、管稟卑秩也。案古 人君希有不學於人臣,知博希有不為父師。然而人 君猶以無能處主位,人臣猶以鴻才為廝役。故貴賤 在命,不在智愚;貧富在祿,不在頑慧。世之論事者以 才高當為將相,能下者宜為農商,見智能之士官位 不至,怪而訾之曰:是必毀於行操。行操之士亦怪毀 之曰:是必乏於才知。殊不知才知行操雖高,官位富 祿有命。才智之人,以吉盛時舉事而福至,人謂才智 明審;凶衰禍來,謂愚闇。不知吉凶之命,盛衰之祿也。 白圭、子貢,轉貨致富,積累金玉,人謂術善學明。主父 偃辱賤於齊,排擯不用;赴闕舉疏,遂用於漢,官至齊 相。趙人徐樂亦上書,與偃章會,上善其言,徵拜為郎。 人謂偃之才,樂之慧,非也。儒者明說一經,習之京師, 明如匡GJfont圭,深如趙子都,初階甲乙之科,遷轉至郎 博士,人謂經明才高所得,非也。而說若范雎之於秦 明,封為應侯;蔡澤之說范雎,拜為客卿,人謂雎、澤美 善所致,非也。皆命祿貴富善至之時也。孔子曰:死生 有命,富貴在天。魯平公欲見孟子,嬖人臧倉毀孟子 而止。孟子曰:天也。孔子聖人,孟子賢者,誨人安道,不 失是非,稱言命者,有命審也。《淮南書》曰:仁鄙在時不 在行,利害在命不在智。賈生曰:天不可與期,道不可 與謀,遲速有命,焉識其時。高祖擊黥布,為流矢所中, 疾甚。呂后迎良醫,醫曰:可治。高祖罵之曰:吾以布衣 提三尺劍取天下,此非天命乎。命乃在天,雖扁鵲何 益。韓信與帝論兵,謂高祖曰:陛下所謂天授,非智力 所得。揚子雲曰:遇不遇,命也。太史公曰:富貴不違貧 賤,貧賤不違富貴。是謂從富貴為貧賤,從貧賤為富 貴也。夫富貴不欲為貧賤,貧賤自至;貧賤不求為富 貴,富貴自得也。春夏囚死,秋冬旺相,非能為之也;日 朝出而暮入,非求之也,天道自然。代王自代入為文 帝,周亞夫以庶子為條侯,此時代王非太子,亞夫非 適嗣,逢時遇會,卓然卒至。命貧以力勤致富,富至而 死;命賤以才能取貴,貴至而免。才力而致富貴,命祿 不能奉持,猶器之盈量,手之持重也。器受一升,以一 升則平,受之如過一升,則滿溢也;手舉一鈞,以一鈞 則平,舉之過一鈞,則躓仆矣。前世明是非歸之於命 也,命審然也。信命者,則可幽居俟時,不須勞精苦形 求索之也。猶珠玉之在山澤,天命難知,人不耐審,雖 有厚命,猶不自信,故必求之也。如自知,雖逃富避貴, 終不得離。故曰:力勝貧,慎勝禍。勉力勤事以致富,砥 才明操以取貴;廢時失務,欲望富貴,不可得也。雖云 有命,當須索之。如信命不求,謂當自至,可不假而自 得,不作而自成,不行而自至。夫命富之人,筋力自彊; 命貴之人,才智自高,若千里之馬,頭目蹄足自相副 也。有求而不得者矣,未必不求而得之者也。精學不 求貴,貴自至矣:力作不求富,富自到矣。富貴之福,不 可求致;貧賤之禍,不可苟除也。由此言之,有富貴之 命,不求自得。信命者曰:自知吉,不待求也。天命吉厚, 不求自得;天命凶厚,求之無益。夫物不求而自生,則 人亦有不求貴而貴者矣。人情有不教而自善者,有 教而終不善者矣,天性,猶命也。越王翳逃山中,至誠 不願。自冀得代,越人燻其穴,遂不得免,彊立為君。而 天命當然,雖逃避之,終不得離。故夫不求自得之貴 歟。

《命義篇》
编辑

墨家之論,以為人死無命;儒家之議,以為人死有命。 言有命者,見子夏言死生有命,富貴在天。言無命者, 聞歷陽之都,一宿沉而為湖;秦將白起坑趙降卒於 長平之下,四十萬眾,同時皆死;春秋之時,敗績之軍, 死者蔽草,尸且萬數;饑饉之歲,餓者滿道;溫氣疫癘, 千戶滅門,如必有命,何其秦、齊同也。言有命者曰:夫 天下之大,人民之眾,一歷陽之都,一長平之坑,同命 俱死,未可怪也。命當溺死,故相聚於歷陽;命當壓死, 故相積於長平。猶高祖初起,相工入豐、沛之邦,多封 侯之人矣,未必老少男女俱貴而有相也,卓礫時見, 往往皆然。而歷陽之都,男女俱沒,長平之坑,老少並 陷,萬數之中,必有長命未當死之人。遭時衰微,兵革 並起,不得終其壽。人命有長短,時有盛衰,衰則疾病, 被災蒙禍之驗也。宋、衛、陳、鄭同日並災,四國之民,必 有祿盛未當衰之人,然而俱災,國禍陵之也。故國命 勝人命,壽命勝祿命。人有壽夭之相,亦有貧富貴賤 之法,俱見於體。故壽命修短,皆稟於天;骨法善惡,皆 見於體。命當夭折,雖稟異行,終不得長;祿當貧賤,雖 有善性,終不得遂。項羽且死,顧謂其徒曰:吾敗乃命, 非用兵之過。此言實也。實者項羽用兵過於高祖,高 祖之起,有天命焉。國命繫於眾星,列宿吉凶,國有禍 福;眾星推移,人有盛衰。人之有吉凶,猶歲之有豐耗, 命有衰盛,物有貴賤。一歲之中,一貴一賤;一壽之間, 一衰一盛。物之貴賤,不在豐耗;人之衰盛,不在賢愚。 子夏曰死生有命,富貴在天,而不曰死生在天,富貴 有命者,何則。死生者,無象在天,以性為主。稟得堅彊之性,則氣渥厚而體堅彊,堅彊則壽命長,壽命長則 不夭死。稟性軟弱者,氣少泊而性羸窳,羸窳則壽命 短,短則蚤死。故言有命,命則性也。至於富貴所稟,猶 性所稟之氣,得眾星之精。眾星在天,天有其象。得富 貴象則富貴,得貧賤象則貧賤,故曰在天。在天如何。 天有百官,有眾星。天施氣而眾星布精,天所施氣,眾 星之氣在其中矣。人稟氣而生,含氣而長,得貴則貴, 得賤則賤;貴或秩有高下,富或貲有多少,皆星位尊 卑小大之所授也。故天有百官,天有眾星,地有萬民, 五帝、三王之精。天有王梁、造父,人亦有之,稟受其氣, 故巧於御。傳曰:說命有三,一曰正命,二曰隨命,三曰 遭命。正命,謂本稟之自得吉也。性然骨善,故不假操 行以求福而吉自至,故曰正命。隨命者,戮力操行而 吉福至,縱情施欲而凶禍到,故曰隨命。遭命者,行善 得惡,非所冀望,逢遭於外而得凶禍,故曰遭命。凡人 受命,在父母施氣之時,已得吉凶矣。夫性與命異,或 性善而命凶,或性惡而命吉。操行善惡者,性也;禍福 吉凶者,命也。或行善而得禍,是性善而命凶;或行惡 而得福,是性惡而命吉也。性自有善惡,命自有吉凶。 使命吉之人,雖不行善,未必無福;凶命之人,雖勉操 行,未必無禍。孟子曰:求之有道,得之有命。性善乃能 求之,命善乃能得之。性善命凶,求之不能得也。行惡 者禍隨而至。而盜跖、莊蹻橫行天下,聚黨數千,攻奪 人物,斷斬人身,無道甚矣,宜遇其禍,乃以壽終。夫如 是,隨命之說,安所驗乎。遭命者,行善於內,遭凶於外 也。若顏淵、伯牛之徒,一有何謂乎字如何遭凶。顏淵、伯牛,行 善者也,當得隨命,福祐隨至,何故遭凶。顏淵困於學, 以才自殺;伯牛空居而遭惡疾。及屈平、伍員之徒,盡 忠輔上,竭王臣之節,而楚放其身,吳烹其尸。行善當 得隨命之福,乃觸遭命之禍,何哉。言隨命則無遭命, 言遭命則無隨命,儒者三命之說,竟何所定。且命在 初生,骨表著見。今言隨操行而至,此命在末,不在本 也。則富貴貧賤皆在初稟之時,不在長大之後,隨操 行而至也。正命者,至百而死;隨命者,五十而死。遭命 者,初稟氣時遭凶惡也,謂妊娠之時遭得惡也,或遭 雷雨之變,長大夭死。此謂三命。亦有三性:有正,有隨, 有遭。正者,稟五常之性也;隨者,隨父母之性;遭者,遭 得惡物象之故也。故妊婦食兔,子生缺脣。《月令》曰:是 月也,雷將發聲。有不戒其容者,生子不備,必有大凶, 瘖聾跛盲。氣遭胎傷,故受性狂悖。羊舌似我初生之 時,聲似豺狼,長大性惡,被禍而死。在母身時,遭受此 性,丹朱、商均之類是也。性命在本,故《禮》有胎教之法: 子在身時,席不正不坐,割不正不食,非正色目不視, 非正聲耳不聽。及長,置以賢師良傅,教君臣父子之 道,賢不肖在此時矣。受氣時,母不謹慎,心妄慮邪,則 子長大,狂悖不善,形體醜惡。素女對黃帝陳五女之 法,非徒傷父母之身,乃又賊男女之性。人有命,有祿, 有遭遇,有幸偶。命者,貧富貴賤也;祿者,盛衰興廢也。 以命當富貴,遭當盛之祿,常安不危;以命當貧賤,遇 當衰之祿,則禍殃乃至,常苦不樂。遭者,遭逢非常之 變,若成湯囚夏臺,文王厄羑里矣。以聖明之德,而有 囚厄之變,可謂遭矣。變雖甚大,命善祿盛,變不為害, 故稱遭逢之禍。晏子所遭,可謂大矣。直兵指胸,白刃 加頸,蹈死亡之地,當劍戟之鋒,執死得生還。命善祿 盛,遭逢之禍,不能害也。歷陽之都,長平之坑,其中必 有命善祿盛之人,一宿同填而死。遭逢之禍大,命善 祿盛不能卻也。譬猶水火相更也,水盛勝火,火盛勝 水。遇其主而用也。雖有善命盛祿,不遇知己之主,不 得效驗。幸者,謂所遭觸得善惡也。獲罪得脫,幸也。無 罪見拘,不幸也。執拘未久,蒙令得出,命善祿盛,夭災 之禍不能傷也。偶也,謂事君也。以道事君,君善其言, 遂用其身,偶也。行與主乖,退而遠,不偶也。退遠未久, 上官錄召,命善祿盛,不偶之害不能留也。故夫遭遇 幸偶,或與命祿并,或與命離。遭遇幸偶,遂以成完;遭 遇不幸偶,遂以敗傷,是與命并者也。中不遂成,善轉 為惡,若是與命祿離者也。故人之在世,有吉凶之性 命,有盛衰之禍福,重以遭遇幸偶之逢,獲從生死而 卒其善惡之行,得其胸中之志,希矣。

《偶會篇》
编辑

命,吉凶之主也。自然之道,適偶之數,非有他氣旁物 厭勝感動使之然也。世謂子胥伏劍,屈原自沉,子蘭、 宰嚭誣讒,吳、楚之君冤殺之也。偶二子命當絕,子蘭、 宰嚭適為讒,而懷王、夫差適信姦也。君適不明,臣適 為讒,二子之命,偶自不長。二偶三合,似若有之,其實 自然,非他為也。夏、殷之朝適窮,桀、紂之惡適稔,商、周 之數適起,湯、武之德適豐。關龍逢殺,箕子、比干囚死, 當桀、紂惡盛之時,亦二子命訖之期也。任伊尹之言, 納呂望之議,湯、武且興之會,亦二臣當用之際也。人 臣命有吉凶,賢不肖之主與之相逢。文王時當昌,呂 望命當貴;高宗治當平,傅說德當遂。非文王、高宗為 二臣生,呂望、傅說為兩君出也。君明臣賢,光耀相察;上修下治,度數相得。顏淵死,子曰天喪予。子路死,子 曰天祝予。孔子自傷之辭,非實然之道也。孔子命不 王,二子壽不長也。不王不長,所稟不同,度數並放,適 相應也。二龍之祅當效,周厲適闓櫝;褒姒當喪周國, 幽王稟性偶惡。非二龍使厲王發孽,褒姒令幽王愚 惑也。遭逢會遇,自相得也。僮謠之語當驗,鬥雞之變 適生;鴝鵒之占當應,魯昭之惡適成。非僮謠致鬥競, 鴝鵒招君惡也。期數自至,人行偶合也。堯命當禪舜, 丹朱為無道;虞統當傳夏,商均行不軌。非舜、禹當得 天下,能使二子惡也;美惡是非適相逢也。火星與昴 星出入,昴星低時火星出,昴星見時火星伏,非火之 性厭服昴也,時偶不並,度轉乖也。正月建寅,斗魁破 申,非寅建使申破也,轉運之衡,偶自應也。父歿而子 嗣,姑死而婦代,非子婦代代使父姑終歿也,老少年 次自相承也。世謂秋氣擊殺穀草,穀草不任,凋傷而 死。此言失實。夫物以春生夏長,秋而熟老,適自枯死, 陰氣適盛,與之會遇。何以驗之。物有秋不死者,生性 未極也。人生百歲而終,物生一歲而死,死謂陰氣殺 之,人終觸何氣而亡。論者猶或謂鬼喪之。夫人終鬼 來,物死寒至,皆適遭也。人終見鬼,或見鬼而不死;物 死觸寒,或觸寒而不枯。壞屋所壓,崩崖所墜,非屋精 崖氣殺此人也。屋老崖沮,命凶之人,遭適履。月毀 於天,螺消於淵。風從虎,雲從龍。同類通氣,性相感動。 若夫物事相遭,吉凶同時,偶適相遇,非氣感也。殺人 者罪至大辟。殺者罪當重,死者。命當盡也。故害氣下 降,囚命先中;聖王德施,厚祿先逢。是故德令降於殿 堂,命長之囚,出於牢中。天非為囚未當死,使聖王出 德令也,聖王適下赦,拘囚適當免死。猶人以夜臥晝 起矣,夜月光盡,不可以作,人力亦倦,欲壹休息;晝日 光明,人臥亦覺,力亦復足。非天以日作之,以夜息之 也,作與日相應,息與夜相得也。雁鵠集於會稽,去避 碣石之寒,來遭民田之畢,蹈履民田,喙食草糧。糧盡 食索,春雨適作,避熱北去,復之碣石。象耕靈陵,亦如 此焉。傳曰:舜葬蒼梧,象為之耕。禹葬會稽,鳥為之佃。 失事之實,虛妄之言也。丈夫有短壽之相,娶必得早 寡之妻;早寡之妻,嫁亦遇夭折之夫也。世曰:男女早 死者,夫賊妻,妻害夫。非相賊害,命自然也。使火燃,以 水沃之,可謂水賊火。火適自滅,水適自覆,兩名各自 敗,不為相賊。今男女之早夭,非水沃火之比,適自滅 覆之類也。賊父之子,妨兄之弟,與此同召。同宅而處, 氣相加凌,羸瘠消單,至於死亡,何謂相賊。或客死千 里之外,兵燒厭溺,氣不相犯,相賊如何。王莽姑姊正 君,許嫁二夫,二夫死,當適趙而王薨。氣未相加,遙賊 三家,何其痛也。黃公取鄰巫之女,卜謂女相貴,故次 公位至丞相。其實不然。次公當貴,行與女會;女亦自 尊,故入次公門。偶適然自相遭遇,時也。無祿之人,商 而無盈,農而無播,非其性賊貨而命妨也。命貧,居 無利之貨,祿惡,殖不滋之也。世謂宅有吉凶,徙有 歲月。實事則不然。天道難知,假令有命凶之人,當衰 之家,治宅遭得不吉之地,移徙適觸歲月之忌。一家 犯忌,口以十數,坐而死者,必祿衰命泊之人也。推此 以論,仕宦進退遷徙,可復見也。時適當退,君用讒口; 時適當起,賢人薦己。故仕且得官也,君子輔善;且失 位也,小人毀奇。公伯寮愬子路於季孫,孔子稱命。魯 人臧倉讒孟子於平公,孟子言天。道未當行,與讒相 遇;天未與己,惡人用口。故孔子稱命,不怨公伯寮;孟 子言天,不尤臧倉,誠知時命當自然也。推此以論,人 君治道功化,可復言也。命當貴,時適平;期當亂,祿遭 衰。治亂成敗之時,與人興衰吉凶適相遭遇。因此論 聖賢迭起,猶此類也。聖主龍興於倉卒,良輔超拔於 際會。世謂韓信、張良輔助漢王,故秦滅漢興,高祖得 王。夫高祖命當自王,信、良之輩時當自興,兩相遭遇, 若故相求。是故高祖起於豐、沛,豐、沛子弟相多富貴, 非天以子弟助高祖也,命相小大,適相應也。趙簡子 廢太子伯魯,立庶子無恤,無恤遭賢,命亦當君趙也。 世謂伯魯不肖,不如無恤;伯魯命當賤,知慮多泯亂 也。韓生仕至太傅,世謂賴倪寬。實謂不然,太傅當貴, 遭與倪寬遇也。趙武藏於胯中,終日不啼,非或掩其 口,閼其聲也;命時當生,睡臥遭出也。故軍功之侯,必 斬兵死之頭;富家之商必奪貧室之財。削土免侯,罷 退令相,罪法明白,祿秩適極。故厲氣所中,必加命短 之人;凶歲所著,必饑虛耗之家矣。

《初稟篇》
编辑

人生性命當富貴者,初稟自然之氣,養育長大,富貴 之命效矣。文王得赤雀,武王得白魚赤烏。儒者論之, 以為雀則文王受命,魚烏則武王受命;文、武受命於 天,天用雀與魚烏命授之也。天用赤雀命文王,文王 不受,天復用魚烏命武王也。若此者,謂本無命於天, 修己行善,善行聞天,天乃授以帝王之命也,故雀與 魚烏,天使為王之命也。王所奉以行誅者也。如實論 之,非命也。命,謂初所稟得而生也。人生受性,則受命矣。性命俱稟,同時並得,非先稟性,後乃受命也。何以 明之。棄事堯為司馬,居稷官,故為后稷。曾孫公劉居 邰,後徙居邠。後孫古公亶甫三子:太伯、仲雍、季歷,季 歷生文王昌。昌在襁褓之中,聖瑞見矣。故古公曰:我 世當有興者,其在昌乎。於是太伯知之,乃辭之吳,文 身斷髮,以讓王季。文王受命,謂此時也,天命在人本 矣,太王古公見之早也。此猶為未,文王在母身之中 已受命也。王者一受命,內以為性,外以為體。體者,面 輔骨法,生而稟之。吏秩百石以上,王侯以下,郎將大 夫,以至元士,外及刺史太守,居祿秩之吏,稟富貴之 命,生而有表見於面,故許負、姑布子卿輒見其驗。仕 者隨秋遷轉,遷轉之人,或至公卿,命祿尊貴,位望高 大。王者尊貴之率,高大之最也。生有高大之命,其時 身有尊貴之奇,古公知之,見四乳之怪也。夫四乳,聖 人證也,在母身中,稟天聖命,豈長大之後,修行道德, 四乳乃生。以四乳論望羊,亦知為胎之時已受之矣。 劉媼息於大澤,夢與神遇,遂生高祖,此時已受命也。 光武生於濟陽宮,夜半無火,內中光明。軍下卒蘇永 謂公曹史充蘭曰:此吉事也,毋多言。此時已受命。獨 謂文王、武王得赤雀、魚烏乃受命,非也。上天壹命,王 者乃興,不復更命也。得富貴大命,自起王矣。何以驗 之。富家之翁,貲累千金。生有富骨,治生積貨,至於年 老,成為富翁矣。夫王者,天下之翁也,稟命定於身中, 猶鳥之別雄雌於卵殼之中也。卵殼孕而雌雄生,日 月至而骨節彊,彊則雄,自率將雌。雄非生長之後,或 教使為雄,然後乃敢將雌,此氣性剛彊自為之矣。夫 王者,天下之雄也,其命當王。王命定於懷妊,猶富貴 骨生,有鳥雄卵成也。非唯人,鳥也,萬物皆然。草木生 於實核,出土為栽蘗,稍生莖葉,成為長短巨細,皆由 實核。王者,長巨之最也。朱草之莖如鍼,紫芝之栽如 豆,成為瑞矣。王者稟氣而生,亦猶此也。或曰:王者生 稟天命,及其將王,天復命之。猶公卿以下,詔書封拜, 乃敢即位。赤雀魚烏,上天封拜之命也。天道人事,有 相命使之義。自然無為,天之道也。命文以赤雀,武以 白魚,是有為也。管仲與鮑叔分財取多,鮑叔不與,管 仲不求。內有以相知,視彼猶我,取之不疑。聖人起王, 猶管之取財也。朋友彼我無有授與之義,上天自然, 有命使之驗,是則天道有為,朋友自然也。當漢祖斬 大蛇之時,誰使斬者。豈有天道先至,而乃敢斬之哉。 勇氣奮發,性自然也。夫斬大蛇,誅秦殺項,同一實也。 周之文、武受命伐殷,亦一義也。高祖不受命使之將, 獨謂文、武受雀魚之命,誤矣。難曰:《康王之誥》曰:昌聞 於上帝,帝休,天乃大命文王。如無命史,經何為言天 乃大命文王。所謂大命者,非天乃命文王也,聖人動 作,天命之意也,與天合同,若天使之矣。《書》方激勸康 叔,勉使為善,故言文王行道,上聞於天,天乃大命之 也。《詩》曰:乃眷西顧,此惟予度。與此同義。天無頭面,眷 顧如何。人有顧睨,以人傚天,事易見,故曰眷顧。天乃 大命文王,眷顧之義,實天不命也。何以驗之。夫大人 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 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不違,後天而奉天時。如必須 天有命,乃以從事,安得先天而後天乎。以其不待天 命,直以心發,故有先天後天之勤。言合天時,故有不 違奉天之文。《論語》曰:大哉。堯之為君。唯天為大,唯堯 則之。王者則天不違,奉天之義也。推自然之性,與天 合同,是則所謂大命文王也,自文王意,文王自為,非 天驅赤雀,使告文王,云當為王,乃敢起也。然則文王 赤雀,及武王白魚,非天之命,昌熾祐也。吉人舉事,無 不利者。人徒不召而至,瑞物不招而來,黯然諧合,若 或使之。出門聞告,顧睨見善,自然道也。文王當興,赤 雀適來;魚躍烏飛,武王偶見:非天使雀至、白魚來也, 吉物動飛,而聖遇也。白魚入於王舟,王陽曰:偶適也。 光祿大夫劉琨,前為弘農太守,虎渡河。光武皇帝曰: 偶適自然,非或使之也。故夫王陽之言適,光武之曰 偶,可謂合於自然也。

《新論》编辑

《通塞》
编辑

命有否泰,遇有屈伸,否與泰相翻,屈與伸殊貫。邀泰 遇伸,不盡叡智。遭否會屈,不專膚蔽。何者否泰。由命 屈伸在遇也。命至於屈,才通理壅。遇及於伸,才壅跡 通。通之來也,非其力所招壅之至也。非其智所迴勢, 苟就壅則口目雙掩,遇必屬通,則聲眺俱明。故處穴 大呼,聲鬱數仞,順風長叫,響通百里。入井望天,不過 圓蓋。登峰眺目,極於煙際。向在井穴之時,聲非卒嘎, 目非暴昧,而聞見局者,其勢壅也。及其乘風蹈峰,聲 非孟賁,目非離婁,而響徹眺遠者,其勢通也。買臣忍 饑而行歌,王章苦寒而坐泣,蘇秦握錐而憤懣,班超 執筆而慷慨,當彼四子勢屈之時,容色黧黑,神情沮 忸,言為瓦礫,行成狂狷,髮露心憂,影銷貌悴,引嘆而 雷,轉噴氣則雲湧。如騏驥之伏於鹽車,元猿之束於 籠圈。非無千里之駃,萬仞之捷,然而不異羸鈍者,無所肆其巧也。何異處穴而望,聲徹入井,而欲睇博哉。 及其勢伸志得,或佩錦而還鄉,或聲玉於廊廟,或合 縱於六國之內,或懸旌於崑崙之外。當斯之時也。容 彩光焲,神氣開發,言成金玉,行為世則乘肥衣,輕怡 然自得,漂若輕鷗之汎,長波沛若吞舟之颺。大壑何 異,順風而縱聲,登峰而長GJfont,人猶是也。而昔如彼,今 如此者,非謂昔愚而今賢,故醜而新美壅之與通也。 水之性清,動壅以堤則波紐,而氣腐決之使通,循勢 而行,從澗而轉,雖有朽骸爛卉,不能污也。非水之性 異,通之與壅也。人之通猶水之通也。德如寒泉,假有 沙塵,弗能污也。以是觀之,通塞之路,與榮悴之容,相 去遠矣。

《命相》
编辑

命者生之本也。相者助命而成者也。命則有命,不形 於形。相則有相,而形於形。有命必有相,有相必有命, 同稟於天,相須而成也。人之命相,賢愚貴賤,修短吉 凶,制氣結胎,受生之時。其真妙者,或感五帝三光,或 應龍跡氣夢,降及凡庶,亦稟天命,皆屬星辰。其值吉 宿則吉,值凶宿則凶。受氣之始,相命既定,即鬼神不 能移,改而聖智,不能迴也。華胥履大人之跡,而生伏 羲女媧,感瑤光貫日而生。顓頊慶都,與赤龍合而生 唐堯握登見大虹而生,虞舜修紀見洞流星而生,夏 禹夫都見白氣,貫月而生。殷湯太妊夢見長人而生。 文王顏徵,感黑帝而生。孔子劉媼,感赤龍而生。漢祖 薄姬,感蒼龍而生。文帝微子,感牽牛星,顏淵感中台 星,張良感狐星,樊噲感狼星,老子感火星,若此之類, 皆聖賢受天瑞相而生者也。相者或見肌骨,或見聲 色,賢愚貴賤,修短吉凶,皆有表診。故五岳崔嵬,有峻 極之勢,四瀆皎潔,有川流之形。五色鬱然,有雲霞之 觀。五聲鏗然,有鐘磬之音。善觀察者,猶風胡之別。刃 孫陽之相馬,覽其機妙不亦難乎。伏羲日角,黃帝龍 顏,帝嚳戴肩,顓頊骿骭,堯眉八采,舜目重瞳,禹耳三 漏,湯肩二肘,文王四乳,武王齒,孔子返宇,顏回重 瞳,皋繇烏喙,若此之類,皆聖賢受天殊相而生者也。 舜目重瞳,是至明之相。而項羽、王莽亦目重瞳,子越 王句踐長頸烏喙,非善終之象。而夏禹亦長頸烏喙, 王莽之重瞳,譬駑馬有驥之一毛,而不可謂之驥也。 句踐長頸烏喙,猶蛇有龍之一鱗,而不可謂之龍也。 爰及眾庶,皆有診相,故穀子豐下,叔興知其有後。衛 青方顙,黥徒明其富貴。亞夫縱理,許負見其餓死。羊 鮒聲豺,叔姬鑒其滅族。命相吉凶懸之於天。命當貧 賤,雖富貴猶有禍患。命當富貴,雖欲殺之猶不能害。 夏孔甲畋於箕山,大風晦暝入於人家,主人方乳或 占之曰:后來而產,是子不勝終必有殃。孔甲取之曰: 苟以為余子,誰敢殃之。子長折薪斧,斬其左足,遂為 大閽。孔甲曰:嗚呼。有疾命矣。夫漢文以夢而寵,鄧通 相者,占通當貧餓死。帝曰:能富在我,何謂貧乎。與之 銅山,專得冶鑄。後假衣食寄死人家子文之生妘,子 棄之,虎乃乳之。遂收養焉。卒為楚相褒離,國王侍婢, 有娠王欲殺之。婢曰:氣從天來,故我有娠。及子之產, 捐豬圈中,豬以氣噓之,棄馬櫪中,馬復噓之。故得不 死,卒為夫餘之王。故善惡之命,若從天墮,若從地出, 不得以理數推,非可以智力要。今人不知命之有限, 而妄覬於分願,命在於貧賤,而穿鑿求富貴。命在於 短折,而臨危求長壽。皆惑之甚者也。

《文中子》编辑

《立命篇》
编辑

文中子曰:命之立也,其稱人事乎。故君子畏之,無遠 近高深,而不應也。無洪纖曲直,而不當也。故歸之於 天。易曰:乾道變化,各正性命。魏徵曰:書云惠迪,吉從 逆凶,惟影響詩云。不戢不難,受福不那,彼交匪傲,萬 福來求,其是之謂乎。子曰:徵其能自取矣。董常曰:自 取者,其稱人耶。子曰:誠哉。惟人所召。賈瓊進曰:敢問 死生有命,富貴在天,何謂也。子曰:召之在前,命之在 後。斯自取也。庸非命乎。噫。吾末如之何也巳矣。瓊拜 而出,謂程元曰:吾今而後,知元命可作,多福可求矣。 程元曰:敬佩玉音服之無斁。

《冊府元龜》编辑

《達命》
编辑

孔子罕言,命者以其幾微奧妙,寡能及之。非可容易 而譚也。又曰:不知命,無以為君子。蓋非君子人者,不 得與於斯矣。中古以還英偉間,出乃有。遭死生之變。 而泊然。無撓遘艱虞之會,而毅然有守。不溺於私愛, 不徇於拘忌,蒙謗毀而不自明。嬰禍患而不苟免。咎 徵集而不戚凶。怪至而自屏,斯皆宅純粹於心府,宴 得喪於道樞。安時處順以全其真,窮理盡性而達於 命者也。

《運命》
编辑

老子曰:命不可變。仲尼曰:其如命何故。聖人之罕言, 君子所以安之者也。若夫窮達之數,修短之運,豈有 真宰持之者焉。至乃德葉,人望才堪世,用將遭奇遇。而不克享。功宣定策,忠存官次。宜膺顯報而不能及。 形朝廷之歎息,增後來之慨慕。斯因命與時,戾事與 願乖,非可以究其所繇者已。

《侯城雜識》编辑

《安命》
编辑

士不可以不知命,人之所志,無窮而所得有涯者,命 也。使智而可得富貴,則孔孟南面矣。使德而可以致 富遠禍,則羑里匡人之厄無從至矣。使君子必為人 所尊,則賢者無不遇矣。命不與人謀也,久矣安之,故 常有餘違之,故常不足。

《清暑筆談》编辑

《論命》
编辑

世之言者曰:君相不言命。又曰:君相造命。此言君相 處時位之得,為凡事幾得失治,忽理亂,當責成於己, 不可諉命於天。非若制於時位者之可以言命也。若 曰:威福予奪,自恣而吾能。陶鑄人以是為造命而肆 然,物上則謬解矣。

人不能以勝,天力不可以制。命故壽夭,通塞豐約,自 其墮地之初,大分已定。如缾甖釜盎,各有分量。非人 所能置,力增損君子。惟慎德修業以聽,其自至若曰: 我命在天,措人事於不修,則又非修身,俟之之謂也。 故曰:君子不以在我者為命,而以不在我者為命。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