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77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七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七十七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七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七十七卷目錄

 遇合部總論

  易經乾九五文言 睽九二

  呂氏春秋遇合

  說苑善說篇

  韓詩外傳遇合惟時

  論衡逢遇篇 累害篇

  抱朴子任命

  新論遇不遇

  冊府元龜不遇

 遇合部藝文一

  九章           周屈原

  弔屈原賦         漢賈誼

  惜誓            前人

  士不遇賦         董仲舒

  答客難          東方朔

  七諫            前人

  悲士不遇賦        司馬遷

  九懷            王褒

  九歎            劉向

  遂初賦           劉歆

人事典第七十七卷

遇合部總論编辑

易經编辑

乾九五文言编辑

《九五》曰:「飛龍在天,利見大人。」何謂也?子曰:「同聲相應, 同氣相求,水流濕,火就燥,雲從龍,風從虎。聖人作而 萬物睹。本乎天者親上,本乎地者親下,則各從其類 也。」

本義作,猶起也。睹,釋「利見」之意也。物各從其類。聖人,人類之首也,故興起於上,則人皆見之。大全《朱子》曰:天下所患無君,不患無臣,有如是君,必有如是臣,雖使而今無,少間也必有出來。雲從龍,風從虎,只怕不是真個龍虎,若是真個龍虎,必生風致雲也。

《睽九二》
编辑

九二。遇主於巷。無咎。《象》曰:「遇主於巷。」未失道也。

程傳二以剛中之德居下,上應六五之君,道合則志行,成濟睽之功矣。而居睽離之時,其交非固。二當委曲求於相遇,覬其得合也,故曰:「遇主於巷」,必能合而後無咎。巷者,委曲之途也。「遇」者,會逢之謂也。當委曲相求,期於會遇,與之合也。

呂氏春秋编辑

《遇合》
编辑

凡遇合也,時不合,必待合而後行,故比翼之鳥死乎 木,比目之魚死乎海。孔子周流海內,再干世主,如齊 至衛,所見八十餘君,委質為弟子者三千人,達徒七 十人。七十人者,萬乘之主,得一人用可為師,不為無 人,以此遊僅至於魯司寇,此天子之所以時絕也,諸 侯之所以大亂也。亂則愚者之多幸也,幸則必不勝 「其任矣。任久不勝,則幸反為禍。其幸大者,其禍亦大, 非禍獨及己也。故君子不處幸,不為苟,必審諸己,然 後任,任然後動。凡能聽說者,必達乎論議者也。」世主 之能識論議者寡所遇,惡得不苟。凡能聽音者,必達 於五聲;人之能知五聲者寡所善,惡得不苟。客有以 吹籟見越王者,羽、角、宮、徵、商不謬。越王不善為野音, 而反善之,說之道亦有如此者也。人有為人妻者,人 告其父母曰:「嫁不必生也,衣器之物,可外藏之,以備 不生。」其父母以為然,於是令其女常外藏。姑妐知之, 曰:「為我婦而有外心,不可畜。」因出之。婦之父母以謂 為己謀者以為忠,終身善之,亦不知所以然矣。宗廟 之滅,天下之失,亦由此矣。故曰:遇合也無常,說適然 也。若人之於色也,無不知說美者,而美者未必遇也。 故嫫母執乎黃帝,黃帝曰:「屬女德而弗忘,與女正而 弗衰,雖惡奚傷。」若人之於滋味,無不說甘脆,而甘脆 未必受也。文王嗜菖蒲葅,孔子聞而服之,縮頞而食 之,三年然後勝之。人有大臭者,其親戚兄弟妻妾知 識,無能與居者。自苦而居海上,海上人有說其臭者, 晝夜隨之而弗能去,說亦有若此者。陳有惡人焉,曰 敦洽讎糜,雄顙廣,顏色如浹赬,垂眼臨鼻,長肘而盭。 陳侯見而甚說之,外使治其國,內使制其身。楚合諸 侯,陳侯病不能往,使敦洽《讎糜》往謝焉。楚王怪其名 而先見之,客有進狀,有惡其名,言有惡狀。楚王怒,合 大夫而告之曰:「陳侯不知其不可使,是不知也;知而 使之,是侮也。侮且不智,不可不攻也。」興師伐陳,三月 然後喪。惡足以駭人,言足以喪國,而友之足於陳侯而無上也,至於亡而友不衰。夫不宜遇而遇者,則必 廢;宜遇而不遇者,此國之所以亂,世之所以衰也。天 下之民,其苦愁勞務從此生。凡舉人之本,「太上以志, 其次以事,其次以功。」三者弗能,國必殘亡。群孽大至, 身必死殃。年得至七十九十,猶尚幸賢聖之後,反而 孽民,是以賊其身,豈能獨哉?

說苑编辑

《善說篇》
编辑

《陳子》說梁王,梁王說而疑之曰:「子何為去陳侯之國, 而教小國之孤於此乎?」陳子曰:「夫善亦有道,而遇亦 有時。昔傅說衣褐帶劎,而築於秕傅之城。武丁夕夢 旦得之,時王也;甯戚飯牛康衢,擊車輻而歌,顧見桓 公得之,時霸也;百里奚自賣五羊之皮,為秦人虜,穆 公得之,時強也;論若三子之行,未得為孔子駿徒也。」 今孔子經營天下,南有陳、蔡之阨,而北干景公,三坐 而五立,未嘗離也。孔子之時不行,而景公之時怠也。 以孔子之聖,不能以時行,說之怠,亦獨能如之何乎?

韓詩外傳编辑

《遇合惟時》
编辑

孔子困於陳蔡之間,即《三經》之席,七日不食,藜羹不 糝,弟子有飢色,讀書習禮樂不休。子路進曰:「為善者, 天報之以福;為不善者,天報之以賊。今夫子積德累 仁,為善久矣,意者當遣行乎?奚居之隱也?」孔子曰:「由 來,汝小人也,未講於論也。居,吾語汝。子以知者為無 罪乎?則王子比干何為刳心而死?子以義者為聽乎?」 則伍子胥何為抉目而懸吳東門。子以廉者為用乎? 則伯夷、叔齊何為餓於首陽之山?子以忠者為用乎? 則鮑叔何為而不用?葉公子高終身不仕,鮑焦抱木 而泣,之推登山而燔。故君子博學深謀,不遇時者眾 矣,豈獨丘哉?賢不肖者材也,遇不遇者時也。今無有 時,賢安所用哉?故虞舜耕於歷山之陽,立為天子,其 遇堯也。傅說負土而版築以為大夫,其遇武丁也。伊 尹故有莘氏僮也,負鼎操俎,調五味而立為相,其遇 湯也。「呂望行年五十賣食棘津,年七十屠於朝歌,九 十乃為天子師」,則遇文王也。管夷吾束縛自檻車以 為仲父,則遇齊桓公也。百里奚自賣五羊之皮,為秦 伯牧牛,舉為大夫,則遇秦繆公也。虞丘於天下以為 令尹,讓於孫叔敖,則遇楚莊王也。伍子胥前功多,後 戮死,非知有盛衰也,前遇闔閭,後遇夫差也。夫驥罷 鹽車,此非無形容也,莫知之也。使驥不得伯樂,安得 千里之足?造父亦無千里之手矣。夫蘭茝生於茂林 之中,深山之間,人莫見之,故不芬。夫學者,非為通也, 為窮而不憂,困而志不衰,先知禍福之始而心無惑 焉。故聖人隱居深念,獨聞獨見。夫舜亦賢聖矣,南面 而治天下,惟其遇堯也。使舜居桀、紂之世,能自免於 刑戮之中,則為善矣,亦何位之有?桀殺關龍逢,紂殺 王子比干,當此之時,豈關、龍逢無知而王子比干不 慧乎哉?此皆不遇時也。故君子務學修身端行而須 其時者也,子無惑焉。《詩》曰:「鶴鳴于九皋,聲聞于天。」

論衡编辑

《逢遇篇》
编辑

「操行有常賢,仕宦無常遇。賢不賢,才也;遇不遇,時也。 才高行潔,不可保以必尊貴;能薄操濁,不可保以必 卑賤。」或高才潔行,不遇退在下流;薄能濁操,遇在眾 上。世各自有以取士,士亦各自得以進。進在遇,退在 不遇。處尊居顯,未必賢,遇也;位卑在下,未必愚,不遇 也。故遇或抱洿行,尊於桀之朝;不遇或持潔節,卑於 堯之廷,所以遇不遇非一也。或時賢而輔惡,或以大 才從於小才,或俱大才,道有清濁,或無道德而以技 合,或無技能而以色幸。伍員帛喜。宜讀作伯嚭字俱事夫差, 帛喜尊重,伍員誅死,此異操而同主也。或操同而主 異,亦有遇不遇,伊尹、箕子是也。伊尹、箕子才俱也,伊 尹為相,箕子為奴;伊尹遇成湯,箕子遇商紂也。夫以 賢事賢君,君欲為治,臣以賢才輔之,趨舍偶合,其遇 固宜;以賢事惡君,君不欲為治,臣以忠行佐之,操志 乖忤,不遇固宜。或以賢聖之臣,遭欲為治之君,而終 有不遇,孔子、孟軻是也。孔子絕糧陳、蔡,孟軻困於齊、 梁,非時君主不用善也,才下知淺,不能用大才也。「夫 能御驥騄者,必王良也;能臣禹、稷、皋陶者,必堯、舜也。 御百里之手,而以調千里之足,必有摧衡折軛之患; 有接具臣之才,而以御大臣之知,必有閉心塞意之 變。」故至言棄捐聖賢,距逆「非憎。聖賢不甘」,至言也;聖 賢務高,至言難行也。夫以大才干小才,小才不能受, 不遇固宜;以大才之臣,遇大才之主,乃有遇不遇。虞 舜、許由、太公、伯夷是也。虞舜、許由,俱聖人也,並生唐 世,俱面於堯;虞舜紹帝統,許由入山林;太公、伯夷俱 賢也,並出周國,皆見武王。太公受封,伯夷餓死。夫賢 聖道同,志合,趨齊,虞舜,太公行耦,許由、伯夷操違者, 生非其世,出非其時也。道雖同,同中有異;志雖合,合 中有離。何則?道有精粗,志有清濁也。許由,皇者之輔 也,生於帝者之時;伯夷,帝者之佐也,出於王者之世並由道德俱發,仁義主行道德,不清不留;主為仁義, 不高不止。此其所以不遇也。堯溷舜濁,武王誅「殘,太 公討暴,同、濁皆粗,舉措鈞齊,此其所以為遇者也。故 舜王天下,皋陶佐政,北人無擇,深隱不見;禹王天下, 伯益輔治,伯成、子高委位而耕。非皋陶才愈無擇,伯 益能出子高也。然而皋陶、伯益進用無擇,子高退隱, 進用行耦;退隱,操違也。退隱勢異,身雖屈,不願進,人 主不須其言廢之,意亦不恨,是」兩不相慕也。商鞅三 說秦孝公,前二說不聽,後一說用者,前二帝王之論, 後一,霸者之議也。夫持帝王之論,說霸者之主,雖精 見拒;更調霸說,雖粗見受。何則?精遇孝公所不得,粗 遇孝公所欲行也。故說者不在善,在所說者善之;才 不待賢,在所事者賢之。馬圄之說無方,而野人說之; 子貢之說有義,野人不聽。吹籟工為善聲,因越王不 喜,更為野聲,越王大說。故為善於不欲得善之主,雖 善不見愛;為不善於欲得不善之主,雖不善不見憎。 此以曲伎合,合則遇,不合則不遇。或無伎,妄以姦巧 合上志,亦有以遇者。「竊簪之臣,雞鳴之客」,是竊簪之 臣親於子反,雞鳴之客,幸於孟嘗,子反好偷臣。孟嘗 愛偽客也,以有補於人君,人君賴之,其遇固宜。或無 補益,為上所好,籍孺、鄧通是也。籍孺幸於孝惠,鄧通 愛於孝文,無細簡之才,微薄之能,偶以形佳骨嫺皮 媚色。穪夫好容,人所好也,其遇固宜。或以醜面惡色, 穪媚於上,嫫母、《無鹽》是也。嫫母進於黃帝,無鹽納於 齊王。故賢不肖可豫知,遇難先圖。何則?人主好惡無 常,人臣所進無豫,偶合為是,適可為上。進者未必賢, 退者未必愚,合幸得進,不幸失之。世俗之議曰:「賢人 可遇,不遇亦自其咎也。」生不希世,准主觀鑒治內,調 能定說,審詞際會,能進,有補贍主何不遇之有?今則 不然,作無益之能,納無補之說,以夏進鑪,以冬奏扇, 為所不欲得之事,獻「所不欲聞之語,其不遇禍幸矣, 何福祐之有乎?」進能有益,納說有補,人之所知也,或 以不補而得祐,或以有益而獲罪。且夏時鑪以炙濕, 冬時扇以翣火,世所希主,不可准也。說可轉能,不可 易也。世主好文,己為文,則遇主;好武,己則不遇主。好 辯有口,則遇主;不好辯己,則不遇文主不好武,武主 不好文;辯主不好行,行主不好辯。文與言尚可暴習, 行與能不可卒成。學不宿習,無以明名;名不素著,無 以遇主。倉猝之業,須臾之名,日力不足,不預聞,何以 准主而納其說,進身而託其能哉?昔周人有仕數不 遇,年老白首,泣涕於塗者。人或問之:「何為泣乎?」對曰: 「吾仕數不遇,自傷年老失時,是以泣也。」人曰:「仕奈何 不一遇也?」對曰:「吾年少之時,學為文,文德成就,始欲 仕宦。人君好用老,用老主亡,後主又用武,吾更為武, 武節始就,武主又亡,少主始立,好用少年,吾年又老, 是以未嘗一遇。仕宦有時,不可求也。夫希世准主,尚 不可為,況節高志妙,不為利動,性定質成,不為主顧 者乎?且夫遇也,能不預設」,說不宿具,邂逅逢喜,遭觸 上意,故謂之「遇。」如准推主調說,以取尊貴,是名為「揣」, 不名曰「遇。」春種穀生,秋刈穀收,求物得物,作事事成, 不名為遇。不求自至,不作自成,是名為遇。猶拾遺於 塗,摭棄於野,若天授地生,鬼助神輔,禽息之精陰慶, 鮑叔之魂默舉,若是者乃遇耳。今俗人既不能定遇、 不遇之論,又就遇而譽之,因不遇而毀之,是據見效 案成,事不能量,操審才能也。

《累害篇》
编辑

凡人仕宦,有稽留不進,行節有毀傷不全,罪過有累 積不除,聲名有暗昧不明。才非下,行非悖也;又知非 昏,策非昧也,逢遭外禍,累害之也。非唯人行,凡物皆 然。生動之類,咸被累害,累害自外,不由其內。夫不本 累害所從生起,而徒歸責於被累害者,智不明,闇塞 於理者也。物以春生,人保之;以秋成,人必不能保之。 卒然牛馬踐根,刀鎌割莖,生者不育,至秋不成。不成 之類,遇害不遂,不得生也。夫鼠涉飯中,捐而不食。捐 飯之味,與彼不污者鈞,以鼠為害,棄而不御。君子之 累害,與彼不育之物、不御之飯,同一實也。俱由外來, 故為累害。修身正行,不能來福;戰栗戒慎,不能避禍。 禍福之至,幸不幸也。故曰「『得非己力』,故謂之福;來不 由我,故謂之禍。不由我者謂之何由?」由鄉里與朝廷 也。夫鄉里有三累,朝廷有三害,累生於鄉里,害發於 朝廷。古今才洪行淑之人,遇此多矣。何謂三累三害? 凡人操行,不能慎擇,友友同心,恩篤異心,疏薄,疏薄 怨恨,毀傷其行,一累也;人才高下,不能鈞同,同時並 進,高者得榮,下者漸「恚,毀傷其行,二累也;人之交遊, 不能常歡,歡則相親,忿則疏遠,疏遠怨恨,毀傷其行, 三累也;位少人眾,仕者爭進,進者爭位,見將相毀,增 加傅致,將昧不明,然納其言,一害也;將吏異好,清濁 殊操,清吏增郁郁之白,舉涓涓之言,濁吏懷恚恨,徐 求其過,因纖微之謗,被以罪罰,二害也;將或幸佐吏 之身」,納信其言。佐吏非清節,必拔人越次,迕失其意, 毀之過度。清正之仕,抗行伸志,遂為所憎,毀傷於將三害也。夫未進也,身被三累;已用也,身蒙三害,雖孔 丘、墨翟不能自免,顏回、曾參不能全身也。動百行,作 萬事,嫉妒之人,隨而雲起。枳棘鉤,掛容體,蜂蠆之黨, 喙螫懷操,豈徒六哉?六者章章,世曾不見。夫不原士 之操行有三累,仕宦有三害,身完全者謂之潔,被毀 謗者謂之辱,官升進者謂之善,位廢退者謂之惡。完 全升進,幸也,而穪之毀謗廢退,不遇也,而訾之用心 若此,必為三累三害也。論者既不知累害者,行賢潔 也。以塗摶泥,以黑點繒,孰有知之?清受塵,白取垢,青 蠅所汙,常在練素處。顛者危,勢豐者虧。頹墜之類,常 在懸垂。屈平潔白,邑犬群吠,吠所怪也。非俊疑傑,固 庸能也。偉士坐以俊傑之才。坐讀為生「招致群吠之聲。」夫 如是,豈宜更勉奴下循不肖哉?不肖奴下,非所勉也, 豈宜更偶俗全身以弭謗哉?偶俗全身,則鄉原也。鄉 原之人,行全無闕,非之無舉,刺之無刺也。此又孔子 之所罪,孟軻之所愆也。古賢美極,無以衛身,故循性 行以俟累害者,果賢潔之人也。極累害之謗,而賢潔 之實見焉。立賢潔之跡,毀謗之塵,安得不生?絃者思 折伯牙之指,御者願摧王良之手。何則?欲專良善之 名,惡彼之勝己也。是故魏女色艷,鄭袖鼻之;朝吳忠 貞,無忌逐之。戚施彌妒,蘧除多佞。是故濕堂不灑塵, 卑屋不蔽風;風衝之物不得育,水湍之岸不得峭。如 是,牖里、陳、蔡可得知,而沉江蹈河也。以軼才取容媚 於俗,求全功名於將,不遭鄧析之禍,取子胥之誅,幸 矣。孟賁之尸,人不刃者,氣絕也;死灰百斛,人不沃者, 光滅也。動身章智,顯光氣於世,奮志敖黨,立卓異於 俗,固常通人所讒嫉也。以方心偶俗之累,求益反損, 蓋孔子所以憂心,孟軻所以惆悵也。德鴻者招謗,為 士者多口,以休熾之聲,彌口舌之患,求無危傾之害 遠矣。臧倉之毀,未嘗絕也;公伯寮之愬,未嘗滅也。垤 成丘山,汙為江河,毫髮之善,小人不得有也。以玷汙 言之,清受塵而白取垢;以毀謗言之,貞良見妒,高奇 見噪;以遇罪言之,忠言招患,高行招恥;以不純言之, 玉有瑕而珠有毀。焦,陳留君兄,名稱兗州,行完跡潔, 無纖介之毀。及其當為從事,刺史焦康絀而不用。夫 未進也,被三累;已用也,蒙三害,雖孔丘、墨翟不能自 免,顏回、曾參不能全身也。何則?眾好純譽之人,非真 賢也。公侯以下,玉石雜糅;賢士之行,善惡相苞。夫采 玉者破石拔玉,選士者棄惡取善。夫如是,累害之人 負世以行,指擊之者從何往哉?

抱朴子编辑

《任命》
编辑

《抱朴子》曰:「余之友人有居冷先生者,恬愉靜素,形神 相忘,外不飾驚愚之容,內不寄有為之心。遊精墳誥, 樂以忘憂。晝競羲和之末景,夕照望舒之餘耀,道靡 遠而不究,言無微而不研。然車跡不軔權右之國,尺 牘不經貴勢之庭,是以名不出蓬戶,身不離畎畝。」於 是翼亮大夫候而難之曰:「余聞淵蟠起則元雲赴道」, 化霑則逸才奮。故康衢有《角歌》之音,鼎俎發凌風之 跡。沽之則收不貲之賈,踊之則超在天之舉。輝逸景 於暘谷,播大明乎九垓。勳廕當時,聲揚罔極。故尋仞 之塗,甚近而弗往者,雖追風之腳不能到也;楹梲之 下,至卑而不動者,雖鴻鶤之翅未之及也。況乎寢足 於大荒之表,斂羽於幽梧之枝。安得「效迅以尋景,振 輕乎蒼霄哉?」年期奄冉而不久,託世飄迅而不再。智 者履霜則知堅冰之必至,處始則悟生物之有終。六 龍促軌於大渾,華顛倏忽而告暮。古人所以映順流 而寄歎,眄過隙而興悲矣。先生資命世之逸量,舍英 偉以邈俗,銳翰汪濊以波涌,六奇抑鬱而淵稸。然不 能淩扶搖以高竦,揚清耀於九元,器不陳於瑚簋之 末,體不免於負薪之勞,猶奏和音於聾俗之地,鬻章 甫於被髮之域,徒忘寤於翰林,銳意以窮神,崇琬琰 於懷抱之內,吐琳琅於毛墨之端。躬困屢空之儉,神 勞堅高之間。譬若埋尺璧於重壤之下,封文錦於沓 匱之中,終無交易之富,孰賞堙翳之珍哉。夫龍驥維 縶,無「以別乎蹇驢;赤刀韜鋒,則曷用異於鉛刃;鱣鮪 不居牛跡,大鵬不滯蒿林。願先生委龍蛇之穴,升利 見之塗,釋戶庭之獨潔,覽二鼠而遠寤。越窮谷以登 高,襲丹藻以改素,競驚飈於清晨,不盤旋以詣夜,收 名器於崇高,饗鐘鼎之慶祚柏成一介之夫,採薇何 足多慕乎居冷。」先生應曰:「蓋聞靈機冥緬,混芒眇眛, 禍福交錯乎倚伏之間,興亡𦆑綿乎盈虛之會,迅逝 者不能脫逐身之景,樂成者不能免理致之敗,匠流 末者,未若挺冶元兆之中,整已然者不逮原本乎元 朴之外。」是以學尺蠖者,甘屈保伸;識通塞者,不慘悅 於否泰。且夫洪陶範物,大象流形,躁靜異尚,翔沉舛 情。金寶其重,羽矜其輕,篤隘者執束於滓浧,達妙者 逍遙於元清。潢洿納行潦而潘噎,渤澥吞百川而不 盈。鮋蝦踊悅於泥濘,赤螭淩厲乎高冥。嚼香餌者,快 嗜欲而赴死;味虛淡者,含天和而趨生。識機神者,瞻 無兆而弗惑;闇休咎者,觸強弩而不驚。各附攸好,安肯改營。「吾聞五玉不能自剖於嵩岫,螣蛇不能無霧 而電征,龍」淵不能勿操而斷犀兕,景鐘不能莫扣而 揚洪聲。金芝須商風而激耀,倉庚俟煙熅而修鳴。騏 騄不苟馳以赴險,君子不詭遇以毀名。運屯則沉淪 於弗用,時行則高竦乎天庭。士以自衒為不高,女以 自媒為不貞。何必委洗耳之峻標,放負俎之千榮哉? 夫其窮也,則有虞婆娑而陶鈞。尚父見逐於愚嫗,范 生來辱於溺簀,弘式匿奇於耕牧。及其達也,則淮陰 投竿而稱孤,文種解屩而紆青,傅說釋築而論道,管 子脫桎為上卿。蓋君子藏器以有待也,稸德以有為 也。非其時不見也,非其君不事也。窮達任所值,出處 無所繫。其靜也則為逸民之宗,其動也則為元凱之 表。或運思於立言,或銘勳乎國器,殊塗同歸,其致一 焉。士能為可貴之行,而不能使俗必貴之也;能為可 用之才,而不能使世必用之也。被褐茹草,垂綸罝兔, 則心歡意得,如將終身;服冕乘軺,兼朱重紫,則若固 有之,此至人之用懷也。若席上之珍不積,環堵之操 不粹者,予之過也。知之者希,名位不臻,以玉為石,謂 鳳曰「鷃」者,非余「罪也。夫汲汲於見知,悒悒於否滯者, 常民之情也。浩然而養氣,淡爾而靡欲者,無悶之志 也。時至道行,器大者不悅。天地之間,知命者不憂。若 乃徇萬金之貨,索百十之售,多失骭毛,我則未暇矣。」

新論编辑

《遇不遇》
编辑

「賢有常質,遇有常分。賢不賢,性也;遇不遇,命也。性見 於人,故賢愚可定;命在於天,則否泰難期。命運應遇, 危不必禍,愚不必窮;命運不遇,安不必福,賢不必達。 故患齊而死生殊,德同而榮辱異」者,遇不遇也。春日 麗天而隱者不照,秋霜被地而蔽者不傷,遇不遇也。 昔韓昭侯醉臥而寒,典官加之衣,覺而問之,知典官 有愛於己也,以越職之故而加誅焉。衛之驂乘,見御 者之非,從後呼車,有救危之意,不蒙其罪。加之以衣, 恐主之寒,呼車憂君之危,忠愛之情是同,越職之愆 亦等。典官獲罪,呼車見德,遇不遇也。鴟墮腐鼠,非虞 氏之慢;鈃冰沃地,非射姑之穢。事出慮外,固非其罪。 而俠客大怒,虞氏見滅,邾君大怒,而射姑獲免,遇不 遇也。齊之華士,棲志丘壑,而太公誅之。魏之干木,遁 代幽居,而文侯敬之。太公之賢非有減於文侯,干木 之德非有逾於華士,而或榮或戮者,遇不遇也。董仲 舒智德冠代,位僅過士,田千秋無他殊操,以一言取 相,同遇明主而貴賤懸隔者,遇不遇也。莊姜適衛,美 而無寵;宿瘤適齊,醜而蒙幸;遇不遇,命也;賢不賢,性 也;怨不肖者,不通性也;傷不遇者,不知命也。如能臨 難而不懾,貧賤而不憂,可為達命者矣。

冊府元龜编辑

《不遇》
编辑

春秋之際,禮樂喪壞,列國爭霸,賢者不遇。故宣父之 言曰:「鳳鳥不至,河圖不出,吾已矣夫!」蓋困於歷聘,不 得行其道也。若乃望庶幾而出晝,謂濡滯而見譏。初 學少年,被毀於豪貴,不修威儀多為於排抵。矧復坐 衣冠之不整,為飢寒之所斃者哉!

遇合部藝文一编辑

《九章》
周屈原
编辑

惜誦

「惜誦以致愍兮,發憤以抒情。所非忠而言之兮,指蒼 天以為正。令五帝以折中兮,戒六神與嚮服。俾山川 以備御兮,命咎繇使聽直。竭忠誠以事君兮,反離群 而贅肬。忘儇媚以背眾兮,待明君其知之。言與行其 可跡兮,情與貌其不變。故相臣莫若君兮,所以証之 不遠。吾誼先君而後身兮,羌眾人之所仇也。專惟君 而無他兮,又眾兆之所仇也。一心而不豫兮,羌不可 保也。疾君親而無他兮,有招禍之道也。思君其莫我 忠兮,忽忘身之賤貧。事君而不貳兮,迷不知寵之門。 忠何辜以遇罰兮,亦非余之所志也。行不群以顛越 兮,又眾兆之所咍也。紛逢尤以離謗兮,謇不可釋也。 情沈抑而不達兮,又蔽而莫之白也。」心鬱邑余侘傺 兮,又莫察余之中情。固煩言不可結而詒兮,願陳志 而無路。退靜默而莫余知兮,進號呼又莫余聞。申《侘 傺》之煩惑兮,中悶瞀之忳忳。昔余夢登天兮,魂中道 而無杭。吾使厲神占之兮,曰:「有志極而無旁。」終危獨 以離異兮,曰:「君可思而不可恃。」故眾口其鑠金兮,初 若是而逢殆。懲熱羹而吹𩐋兮,何不變此志也?欲釋 階而登天兮,猶有曩之態也?眾駭遽以離心兮,又何 以為此伴也?同極而異路兮,又何以為此援也?晉申 生之孝子兮,父信讒而不好。行婞直而不豫兮,鯀功 用而不就?吾聞作忠以造怨兮,忽謂之過言。九折臂 而成醫兮,吾至今乃知其信然。矰弋機而在上兮,罻 羅張「而在下。誤張辟以娛君兮,願側身而無所。欲儃佪以干傺兮,恐重患而離尤。欲高飛而遠集兮,君罔 謂女何之?欲橫奔而失路兮,蓋堅志而不忍。背膺牉 以交通兮,心鬱結而紆軫。擣木蘭以矯蕙兮,糳申椒 以為糧。播江離與滋菊兮,願春日以為糗芳。恐情質 之不信兮,故重著以自明。撟茲媚以私處兮,願曾思 而遠身。」

涉江

「余幼好此奇服兮,年既老而不衰。帶長鋏之陸離兮, 冠切雲之崔嵬。被明月兮珮寶璐,世溷濁而莫余知 兮,吾方高馳而不顧,駕青虯兮驂白螭。吾與重華遊 兮瑤之圃,登崑崙兮食玉英。吾與天地兮比壽,與日 月兮齊光。哀南夷之莫吾知兮,旦余將濟乎江湘。乘 鄂渚而反顧兮,欸《秋冬》之緒風。步余馬兮山皋,邸余」 車兮方林。乘《舲船》余上沅兮,齊《吳榜》而擊汰。船容與 而不進兮,淹回水而凝滯。朝發枉陼兮,夕宿辰陽。苟 余心之端直兮,雖僻遠其何傷。人《漵浦》余儃佪兮,迷 不知吾所如。深林杳以冥冥兮,乃猨狖之所居。山峻 高以蔽日兮,下幽晦以多雨。霰雪紛其無垠兮,雲霏 霏其承宇。哀吾生之亡樂兮,幽獨處「乎山中。吾不能 變心以從俗兮,固將愁苦而終窮。接輿髡首兮,《桑扈》 臝行。忠不必用兮,賢不必以。伍子逢殃兮,比干葅醢。 與前世而皆然兮,吾又何怨乎今之人?余將董道而 不豫兮,固將重昏而終身。」《亂》曰:「鸞鳥鳳凰,日以遠兮; 燕雀烏鵲,巢堂壇兮。露申辛夷,死林薄兮,腥臊並御。 芳不得薄兮,陰陽易位。」「時不當兮」《懷信》《侘傺》忽乎吾 將行兮,

哀郢

「皇天之不純命兮,何百姓之震愆?」民離散而相失兮, 方仲春而東遷。去故鄉而就遠兮,遵江夏以流亡。出 國門而軫懷兮,甲之《晁吾》以行。發郢都而去閭兮,怊 荒忽其焉極?楫齊揚以容與兮,哀見君而不再得。望 長楸而太息兮,涕淫淫其若霰。過夏首而西浮兮,顧 龍門而不見。心嬋媛而傷懷兮,眇不知其所蹠。順風 波而從流兮,焉洋洋而為客。淩陽侯之氾濫兮,忽翱 翔之焉薄。心絓結而不解兮,思蹇產而不釋。將運舟 而下浮兮,上洞庭而下江。去終古之所居兮,今逍遙 而來東。羌靈魂之欲歸兮,何須臾而忘反。背夏浦而 西思兮,哀故都之日遠。登《大墳》以遠望兮,聊以舒吾 憂心。哀州土之平樂兮,悲江介之遺「風。當陵陽之焉 至兮,淼南渡之焉如。曾不知夏之為丘兮,孰兩東門 之可蕪?」心不怡之長久兮,憂與愁其相接。惟郢路之 遼遠兮,江與夏之不可涉。忽若去不信兮,至今九年 而不復。慘鬱鬱而不開兮,蹇侘傺而含慼。外承歡之 汋約兮,諶荏弱而難持。忠湛湛而願進兮,妬被離而 鄣之。彼堯舜之抗行兮,瞭杳杳其薄天。眾讒人之嫉 妬兮,被以不慈之偽名。憎慍惀之修美兮,好夫人之 慷慨。眾踥蹀而日進兮,美超遠而逾邁。《亂》曰:「曼余目 以流觀兮,冀一反之何時?鳥飛返故鄉兮,狐死必首 丘。信非吾罪而棄逐兮,何日夜而忘之!」

抽思

心鬱鬱之憂思兮,獨永歎乎增傷。思蹇產之不釋兮, 曼遭夜之方長。悲秋風之動容兮,何四極之浮浮。數 惟蓀之多怒兮,傷余心之懮懮。願遙赴而橫奔兮,覽 《民尢》以自鎮。結微情以陳詞兮,矯以遺夫美人。昔君 與我《成言》兮,曰「黃昏以為期。」羌中道而回畔兮,反既 有此他志。憍吾以其美好兮,覽余以其修姱。與余言 而不信兮,蓋為余而造怒。願承間而自察兮,心震悼 而不敢。悲夷猶而冀進兮,心怛傷之憺憺。茲歷情以 陳辭兮,蓀佯聾而不聞。固切人之不媚兮,眾果以我 為患。初吾所陳之耿著兮,豈不至今其庸亡。何獨樂 斯之謇謇兮,願蓀美之可完?望三五以為像兮,指彭 咸以為儀。夫何極而不至兮,故遠聞「而難虧。善不由 外來兮,名不可以虛作。孰無施而有報兮,孰不實而 有穫?」少歌曰:「與美人之抽思兮,并日夜而無正。憍吾 以其美好兮,敖朕辭而不聽。」倡曰:「有鳥自南兮,來集 漢北。好姱佳麗兮,牉獨處此異域?既惸獨而不群兮, 又無良媒在其側。道卓遠而日忘兮,願自申而不得。 望北山而流涕兮,臨流水而太息。望孟夏之短夜兮, 何晦明之若歲?惟郢路之遼遠兮,魂一夕而九逝。曾 不知路之曲直兮,南指月與列星。願徑逝而不得兮, 魂識路之營營。何靈魂之信直兮,人之心不與吾心 同。理弱而媒不通兮,尚不知余之從容。」《亂》曰:「長瀨湍 流,泝江潭兮。狂顧南行,聊娛心兮。軫石崴嵬,蹇吾願 兮。超」回志度,行隱進兮,低佪夷猶。宿北姑兮煩冤瞀 容,實沛徂兮愁歎苦。神。靈遙思兮路遠處幽,又無行 媒兮。道思作頌,聊以自救兮,憂心不遂,斯言誰告兮?

懷沙

「滔滔孟夏兮草木莽莽,傷懷永哀兮汨徂南土眴兮, 杳杳孔靜,幽默。鬱結紆軫兮,離慜而長鞠。撫情效志 兮俛首以自抑,刓方以為圜兮常度未替」,《易初》本迪 兮君子所鄙,章畫志墨兮前圖未改,內厚質正兮大人所晠,巧倕不斲兮孰察其揆正。元文處幽兮矇瞍 謂之不章,離婁微睇兮瞽以為無明,變白以為黑兮 倒上以為下。鳳凰在笯兮,雞鶩翔舞;同糅玉石兮,一 概而相量。夫惟黨人之鄙固兮,羌不知余之所臧。任 重載盛兮,陷滯而不濟。懷瑾握瑜兮,窮不知所示。邑 犬群吠兮,吠所怪也。非俊疑桀兮,固庸態也。文質疏 內兮,眾不知余之異采。材朴委積兮,莫知余之所有。 重仁襲義兮,謹厚以為豐。重華不可「遌兮,孰知余之 從容?古固有不並兮,豈知其何故?湯禹久遠兮,邈而 不可慕。懲違改忿兮,抑心而自強。離慜而不遷兮,願 志之有像。進路北次兮,日昧昧其將暮;舒憂娛哀兮, 限之以大故。」《亂》曰:「浩浩,沅、湘分流汨兮。修路幽蔽,道 遠忽兮。懷情抱質,獨無匹兮。伯樂既沒,驥焉程兮。民 生稟命,各有所錯兮。定心廣志,余何畏懼兮。《曾傷》爰 哀,永歎喟兮。世溷濁,莫吾知,人心不可謂兮。知死不 可讓,願弗愛兮。明告君子,吾將以為類兮。」

思美人

思美人兮,掔涕而佇眙。媒絕路阻兮,言不可結而詒。 《蹇蹇》之煩冤兮,淊滯而不發。申旦以舒中情兮,志沉 菀而莫達。願寄言於浮雲兮,遇豐隆而不將。因歸鳥 而致辭兮,羌迅高而難當。高辛之靈晟兮,遭元鳥而 致詒。欲變節以從俗兮,媿易初而屈志。獨歷年而離 愍兮,羌憑心猶未化。寧隱閔而壽考兮,何變易之可 「為?知前轍之不遂兮,未改此度。車既覆而馬顛兮,蹇 獨懷此異路。勒騏驥而更駕兮,造父為我操之。遷逡 次而弗驅兮,聊假日以須時。指嶓冢之西隈兮,與纁 黃以為期。開春發歲兮,白日出之悠悠。吾將蕩志而 愉樂兮,遵江夏以娛憂。掔大薄之芳茝兮,搴長洲之 宿莽。惜吾不及古之人兮,吾誰與玩此芳草。」《解篇》「薄 與雜菜兮,備以為交佩。佩繽紛以繚轉兮,遂萎絕而 離異。吾且儃佪以娛憂兮,觀南人之變態。竊快在其 中心兮,揚厥憑而不竢。芳與澤其雜糅兮,羌芳華自 中出。紛郁郁其遠烝兮,滿內而外揚。情與質信可保 兮,羌居蔽而聞章。令薜荔以為理兮,憚舉趾而緣木。 因芙蓉以為媒兮,憚」褰裳而濡足。登高吾不說兮,入 下吾不能固朕形之不服兮,然容與而狐疑。廣遂前 畫兮,未改此度也。「命則處幽吾將罷兮,願及白日之 未暮也。」獨《煢煢》而南行兮,思彭咸之故也。

惜往日

惜往日之曾信兮,受命詔以昭時。奉先功以照下兮, 明法度之嫌疑。國富強而法立兮,屬貞臣而日娭。祕 密事之載心兮,雖過失猶弗治。心純龐而不泄兮,遭 讒人而嫉之。君含怒以待臣兮,不清澂其然否。蔽晦 君之聰明兮,虛惑誤又以欺。勿參驗以考實兮,遠遷 臣而勿思。信讒諛之溷濁兮,晠氣志而過之。何貞臣 「之無罪兮,被讟謗而見尤。慚光景之誠信兮,身幽隱 而備之。臨沅湘之元淵兮,遂自忍而沉流。卒沒身而 絕名兮,惜廱君之不昭。君無度而弗察兮,使芳草為 藪幽。焉舒情而抽信兮,恬死亡而不聊。獨鄣廱而蔽 隱兮,使貞臣而無由。聞百里之為虜兮,伊尹烹於庖 廚。呂望屠於《朝歌》兮,甯戚歌而飯牛。」不逢湯武與桓 繆兮,世孰云而知之?吳信讒而勿味兮,伍胥死而後 憂。介子忠而立枯兮,文公寤而追求。封介山而為之 禁兮,報大德之優游。思久故之親身兮,因縞素而哭 之。或忠信而死節兮,或訑謾而不疑。弗省察而按實 兮,聽讒人之虛辭。芳與澤其雜糅兮,孰申旦而別之? 何芳草之早殀兮,微霜降而下戒。諒不聰明而蔽廱 兮,使讒諛而日得。自前世之嫉賢兮,謂蕙若其不可 佩。妒佳冶之芬芳兮,母姣而自好。雖有西施之美 容兮,讒妒入以自代。願陳情以白行兮,得罪過之不 意。情冤見之日明兮,如列宿之錯置。乘騏驥而馳騁 兮,無轡御而自載。乘氾泭以下流兮,無舟楫而自備。 背法度而心治兮,辟與此其無異。「寧溘死而流亡兮, 恐禍殃之有再。不畢辭以赴淵兮,惜廱君之不識!」

橘頌

后皇嘉樹,橘徠服兮。受命不遷,生南國兮。深固難徙, 更一志兮。綠葉素榮,紛其可喜兮。曾枝剡棘,圓果搏 兮。青黃雜糅,文章爛兮。精色內白,類任道兮。紛縕宜 修,姱而不醜兮。嗟爾幼志,有以異兮。獨立不遷,豈不 可喜兮。深固難徙,廓其無求兮。蘇世獨立,橫而不流 兮。閉心自慎,終不過失兮。秉德無私,參天地兮。願歲 「并謝,與長友兮。淑離不搖,梗其有理兮。年歲雖少,可 師長兮。行比《伯夷》,置以為像兮。」

悲回風

「悲回風之搖蕙兮,心冤結而內傷。物有微而隕性兮, 聲有隱而先倡。夫何彭咸之造思兮,暨志介而不忘。 萬變其情豈可蓋兮,孰虛偽之可長?」鳥獸鳴以號群 兮,草苴比而不芳。魚葺鱗以自別兮,蛟龍隱其文章。 故荼薺不同畝兮,蘭茝幽而獨芳。惟佳人之永都兮, 更統世以自貺。眇遠志之所及兮,憐浮雲之相羊。介

「眇志之所惑兮,竊賦詩之所明。惟佳人之獨懷兮,折
考證.svg
芳椒以自處。曾歔欷之嗟嗟兮,獨隱伏而思慮。涕泣

交而凄凄兮,思不眠以至曙。終長夜之曼曼兮,掩此 哀而不去。寤從容以周流兮,聊逍遙以自恃。」傷太息 之愍憐兮,氣於邑而不可止。糾思心以為纕兮,編愁 苦以為膺。折若木以蔽光兮,隨飄風之所仍存。髣髴 而不見兮,心踊躍其若湯。撫珮衽以案志兮,超惘惘 而遂行。歲曶曶其若頹兮,時亦冉冉而將至。薠《蘅稿》 而節離兮,芳已歇而不比。憐思心之不可懲兮,証此 言之不可聊。寧溘死而流亡兮,不忍此心之常愁。「《孤 子吟》而抆淚兮,放子出而不還。孰能思而不隱兮,昭 《彭咸》之所聞。」登石巒以遠望兮,路眇眇之默默;入景 響之無應兮,聞省想而不可得。愁鬱鬱之無快兮,居 戚戚而不可解。心鞿羈而不開兮,氣繚轉而自締。穆 眇眇之無垠兮,莽芒芒之無儀。聲有隱而相感兮,物 有純而不可為。邈漫漫之不可量兮,縹綿綿之不可 紆。愁悄悄之常悲兮,翩冥冥之不可娛。凌大波而流 風兮,託彭咸之所居。上高巖之峭岸兮,處雌蜺之標 顛。據青冥而攄虹兮,遂儵忽而捫天。吸湛露之浮涼 兮,漱凝霜之雰雰。依風穴以自息兮,忽傾寤以嬋媛。 馮崑崙以澂霧兮,隱「山以清江。」憚涌湍之磕磕兮, 聽波聲之洶洶。紛容容之無經兮,罔芒芒之無紀。軋 洋洋之無從兮,馳委移之焉止。漂翻翻其上下兮,翼 遙遙其左右。氾潏潏其前後兮,伴張弛之信期。觀炎 氣之相仍兮,窺煙液之所積。悲霜雪之俱下兮,聽潮 水之相擊。借光景以往來兮,施黃棘之枉策。求介子 之所存兮,見伯夷之放跡。心調度而弗去兮,刻《著志》 之無適。曰:「吾怨往昔之所冀兮,悼來者之」浮江 淮而入海兮,從子胥而自適。望大河之洲渚兮,悲申 徒之抗跡。驟諫君而不聽兮,任重石之何益?以《絓結》 而不解兮,思蹇產而不釋。

《弔屈原賦》
漢·賈誼
编辑

「恭承嘉惠兮,竢罪長沙。仄聞屈原兮,自湛汨羅。造託 湘流兮,敬弔先生。遭世罔極兮,迺隕厥身。嗚呼哀哉 兮,逢時不祥。鸞鳳伏竄兮,鴟鴞翱翔。闒茸尊顯兮,讒 諛得志。賢聖逆曳兮,方正倒植。謂隨夷溷兮,謂跖蹻 廉。莫邪為鈍兮,鉛刀為銛。于嗟默默,生之亡故兮,斡 棄周鼎。寶康瓠兮,騰駕罷牛。驂蹇驢兮,驥垂兩耳。服」 鹽車兮。章父薦屨,漸不可久兮。嗟若先生,獨離此咎 兮?誶曰「已矣!國其莫吾知兮,子獨壹鬱其誰語?鳳縹 縹其高逝兮,夫固自引而遠去。襲九淵之神龍兮,沕 淵潛以自珍。偭蟂獺以隱處兮,夫豈從蝦與蛭螾。」所 貴聖之神德兮,遠濁世而自臧。使麒麟可係而羈兮, 豈云異夫犬羊?般紛紛其離此郵兮,亦夫子之故也。 歷九州而相其君兮,何必懷此都也。鳳凰翔於千仞 兮,覽德輝而下之;見細德之險微兮,遙增擊而去之。 彼尋常之汙瀆兮,豈容吞舟之魚?橫江湖之鱣鯨兮, 固將制於螻螘。

《惜誓》
前人
编辑

「惜余年老而日衰兮,歲忽忽而不反。登蒼天而高舉 兮,歷眾山而日遠。觀江河之紆曲兮,臨四海之霑濡。 攀北極而一息兮,吸沆瀣以充虛。飛朱鳥使先驅兮, 駕太一之象輿。蒼龍蚴虯於左驂兮,白虎騁而為右 騑。建日月以為蓋兮,載玉女於後車。馳騖於杳冥之 中兮,休息虖崑崙之墟。樂窮極而不厭兮,願從容乎 神明。涉丹水而馳騁兮,右《大夏》之遺風。鴻鵠之一舉 兮,知山川之紆曲。再舉兮,睹天地之圜方。臨中國之 眾人兮,託回飆乎《尚羊》。乃至少原之壄兮,赤松、王喬 皆在旁。二子擁瑟而調均兮,余因稱乎清商。澹然而 自樂兮,吸眾氣而翱翔。念我長生而久僊兮,不如反 余之故鄉。黃鵠後時而寄處兮,鴟梟」群而制之。神龍 失水而陸居兮,為螻蟻之所裁。夫黃鵠神龍猶如此 兮,況賢者之逢亂世哉!壽冉冉而日衰兮,固儃回而 不息。俗流從而不止兮,眾枉聚而矯直。或偷合而苟 進兮,或隱居而深藏。若稱量之不審兮,同權概而就 衡。或推移而苟容兮,或直言之諤諤。傷誠是之不察 兮,并紉茅絲以為索。方世俗之幽昏兮,眩白黑之美 惡;放山淵之龜玉兮,相與貴夫礫石。梅伯數諫而至 醢兮,來革順志而用國。悲仁人之盡節兮,反為小人 之所賊。比干忠諫而剖心,箕子被髮而佯狂。水背流 而源竭兮,木去根而不長。非重軀以慮難兮,惜傷身 之無功。已矣哉!獨不見夫鸞鳳之高翔兮,乃集太皇 之壄;「循四極而回周兮,見盛德而後下。」彼聖人之神 德兮,遠濁世而自藏。使麒麟可得羈而係兮,又何以 異乎犬羊!

《士不遇賦》
董仲舒
编辑

「嗚呼嗟乎,遐哉邈矣!時來曷遲,去之速矣。屈意從人, 非吾徒矣。正身俟時,將就木矣。悠悠偕時,豈能覺矣? 心之憂歟,不期祿矣。皇皇匪寧,祇增辱矣。努力觸藩, 徒摧角矣。不出戶庭,庶無過矣。」重曰:「生不丁三代之 聖隆兮,而丁三季之末俗。以辯詐而期通兮,貞士耿 介而自束。雖日三省於吾身兮,猶懷進退之惟谷。彼實繁之有徒兮,指其白而為黑。目信嫮而視眇兮,口 信辯而言訥。鬼神不能正人事之變戾兮,聖賢亦不 能開愚夫之違惑。出門則不可以偕往兮,藏器又嗤 其不容。退洗心而內訟兮,亦未知其所從也。觀上古 之清濁兮,廉士亦煢煢而靡歸。殷湯有卞隨與務光 兮,周武有伯夷與叔齊。卞隨、務光遁跡於深淵兮,伯 夷叔齊登山而采薇。使彼聖人其猶周遑兮,矧舉世 而同迷?若伍員與屈原兮,固亦無所復顧。亦不能同 彼數子兮,將遠遊而終慕。於吾儕之云遠兮,疑荒途 而難踐。憚君子之於行兮,誡三日而不飯。嗟天下之 偕違兮,悵無與之偕返。孰若返身於素業兮,莫隨世 而輪轉?雖矯情而獲百利兮,復不如正心而歸一善。 紛既迫而後動兮,豈云稟性之惟褊。昭「同人而大有」 兮,明謙光而務展。遵幽昧於默足兮,豈舒采而蘄顯。 苟肝膽之可同兮,奚鬚髮之足辨也。

《答客難》
東方朔
编辑

客《難東方朔》曰:「蘇秦、張儀,一當萬乘之主,而都卿相 之位,澤及後世。今子大夫修先王之術,慕聖人之義, 諷誦《詩》《書》百家之言,不可勝數,著於竹帛,脣腐齒落, 服膺而不釋,好學樂道之效,明白甚矣。自以智能海 內無雙,則可謂博聞辯智矣。然悉力盡忠以事聖帝, 曠日持久,官不過侍郎,位不過執戟,意者尚有遺行 邪?同胞之徒無所容居,其故何也?」東方先生喟然長 息,仰而應之曰:「是故非子之所能備也。彼一時也,此 一時也,豈可同哉!夫蘇秦張儀之時,周室大壞,諸侯 不朝,力政爭權,相擒以兵,并為十二國,未有雌雄,得 士者強,失士者亡,故談說行焉,身處尊位,珍寶充內, 外有廩倉,澤及後世,子孫長享。今則」不然,聖帝流德, 天下震懾,諸侯賓服,威震四夷,連四海之外以為帶, 安於覆盂,天下平均,合為一家,動發舉事,猶運之掌, 賢不肖何以異哉?遵天之道,順地之利,物無不得其 所。故綏之則安,動之則苦;尊之則為將,卑之則為虜, 抗之則在青雲之上,抑之則在深泉之下,用之則為 虎,不用則為鼠。雖欲盡節效情,安知前後?夫天地之 大,士民之眾,竭精談說,並進輻輳者,不可勝數。悉力 慕之,困於衣食,或失門戶。使蘇秦張儀,與僕並生於 今之世,曾不得掌故,安敢望常?侍郎平《傳》曰:「天下無 害菑」,雖有聖人,無所施才;上下和同,雖有賢者,無所 立功。故曰時異事異。雖然,安可以不務修身乎哉!《詩》 云:「鼓鐘于宮,聲聞于外。鶴鳴于九皋,聲聞于天。」苟能 修身,何患不榮。太公體行仁義,七十有二,迺設用於 文武,得信厥說,封於齊,七百歲而不絕。此士所以日 夜孳孳,敏行而不敢怠也。辟若鴿飛且鳴矣。《傳》曰: 「天不為人之惡寒而輟其冬,地不為人之惡險而輟 其廣,君子不為小人之匈匈而易其行。天有常度,地 有常形,君子有常行;君子道其常,小人計其功。」《詩》云: 「禮義之不愆,何恤人之言?」故曰:「水至清則無魚,人至 察則無徒。冕而前旒,所以蔽明;黈纊充耳,所以塞聰。 明有所不見,聽有所不聞。舉大德,赦小過,無求備於 一人之義也。枉而直之,使自得之;優而柔之,使自求 之;揆而度之,使自索之。」蓋聖人之教化如此,欲其自 得之,自得之,則敏且廣矣。今世之處士,時雖不用,魁 然無徒,廓然獨居,上觀許由,下察接輿,計同范蠡,忠 合子胥,天下和平,與義相扶,寡耦少徒,固其宜也。子 何疑於我哉?若夫燕之用樂毅,秦之任李斯,酈食其 之下齊,說行如流,曲從如環,所欲必得,功若丘山,海 內定,國家安,是遇其時也。子又何怪之邪?《語》曰:「以筦 闚天,以蠡測海,以莛撞鐘。」豈能通其條貫,考其文理, 發其音聲哉?繇是觀之,譬猶鼱鼩之襲狗,孤豚之咋 虎,至則靡耳,何功之有?今以下愚而非處士,雖欲弗 困,「固不得已」,此適足以明其不知權變而終惑於大 道也。

《七諫》
前人
编辑

「平生於國兮長於原壄,言語訥譅兮又無彊輔,淺智 褊能兮聞見又寡。數言便事兮見怨門下。王不察其 長利兮,卒見棄乎原壄。伏念思過兮無可改者。群眾 成朋兮上侵以惑。巧佞在前兮賢者滅息。堯、舜聖已 沒兮孰為忠直?高山崔巍兮水流湯湯,死日將至兮 與麋鹿同坑,塊鞠兮當道宿。舉世皆然兮余將誰告?」 斥逐鴻鵠兮,近習鴟梟,斬伐橘柚兮,列樹苦桃。便娟 之修竹兮,寄生乎江潭,上葳蕤而防露兮,下泠泠而 來風。孰知其不合兮,若竹柏之異心。「往者不可及兮, 來者不可待,悠悠蒼天兮莫我振理。竊怨君之不寤 兮,吾獨死而後已。」

初放

惟往古之得失兮,覽私微之所傷。堯舜聖而慈仁兮, 後世稱而弗忘。齊桓失於專任兮,夷吾忠而名彰。晉 獻惑於驪姬兮,申生孝而被殃。偃王行其仁義兮,荊 文寤而徐亡。紂暴虐以失位兮,周得佐乎呂望。修往 古以行恩兮,封比干之丘壟。賢俊慕而自附兮,日浸 淫而合同。明法令而修理兮,蘭芷幽而有芳。苦眾人之妒予兮,箕子寤而佯狂。不顧地以貪名兮,心怫鬱 而內傷。聯蕙芷以為佩兮,過鮑肆而失香。正臣端其 操行兮,反離謗而見攘。世俗更而變化兮,伯夷餓於 首陽。獨廉潔而不容兮,叔齊久而逾明。浮雲陳而蔽 晦兮,使日月乎無光。忠臣貞而欲諫兮,讒諛毀而在 旁。秋草榮其將實兮,微霜下而夜降。「商風肅而害生 兮,百草育而不長。眾並諧以妒賢兮,孤聖特而易傷。 懷計謀而不見用兮,巖穴處而隱藏。成功隳而不卒 兮,子胥死而不葬。世從俗而變化兮,隨風靡而成行。 信直退而毀敗兮,虛偽進而得當。追悔過之無及兮, 豈盡忠而有功?廢制度而不用兮,務行私而去公。終 不變而死節兮,惜年齒之未央。將方舟而下流兮,冀 幸君之發矇。」痛忠言之逆耳兮,恨《申子》之沉江。願悉 心之所聞兮,遭值君之不聰。不開寤而難道兮,不別 橫之與縱。聽奸臣之浮說兮,絕國家之久長。滅規矩 而不用兮,背繩墨之正方。離憂患而乃寤兮,若縱火 於秋蓬。業失之而不救兮,尚何論乎禍凶。彼離畔而 朋黨兮,獨行之士其何望?日漸染而不知兮,秋毫微 哉而變容。眾輕積而折軸兮,原咎雜而累重。赴湘沅 之流澌兮,恐逐波而復東。懷沙礫而自沉兮,不忍見 君之蔽壅。

沉江

世沉淖而難論兮,俗岑峨而嵾嵯。清泠泠而殲滅兮, 溷湛湛而日多。梟鴞既以成群兮,元鶴弭翼而屏移。 蓬艾親入御於床第兮,馬蘭踸踔而日加。棄捐葯芷 與杜蘅兮,余奈世之不知芳。何周道之平易兮,然蕪 穢而險戲。高陽無故而委塵兮,唐虞點灼而毀議。誰 使正其真是兮,雖有《八師》而不可為。皇天保其高兮, 「后土持其久服。」清白以逍遙兮,偏與乎「《元英》異色。」「《西 施》《媞媞》」而不得見兮,母勃屑而日侍。桂蠹不知所 淹留兮,蓼蟲不知徙乎葵菜。處湣湣之濁世兮,今安 所達乎吾志?意有所載而遠逝兮,固非眾人之所識。 驥躊躕於弊輂兮,遇孫陽而得代。呂望窮困而不聊 生兮,遭周文而舒志。甯戚飯牛而商歌兮,桓公聞而 弗置。路室女之方桑兮,孔子過之以自侍。吾獨乖刺 而無當兮,心悼怵而耄思。思比干之《恲恲》兮,哀子胥 之慎事。悲楚人之和氏兮,獻寶玉以為石。遇厲武之 不察兮,羌兩足以畢斮。小人之居勢兮,視忠貞之何 若。改前聖之法度兮,喜囁嚅而妄作。親讒諛而疏賢 聖兮,訟謂閭娵為醜惡。愉近習而蔽遠兮,孰知察其 黑白。卒不得效其心容兮,安眇眇而無所歸薄。專精 爽以自明兮,晦冥冥而壅蔽。年既已過大半兮,然 《軻而留滯》。「欲高飛而遠集兮,恐離網而滅敗。獨冤抑 而無極兮,傷精神而壽夭。皇天既不純命兮,余生終 無所依。願自沉於江流兮,絕橫流而徑逝。寧為江海 之泥塗兮,安能久見此濁世?」

怨世

賢士窮而隱處兮,廉方正而不容。子胥諫而靡軀兮, 比干忠而剖心。子推自剖而飼君兮,德日忘而怨深。 行明白而日黑兮,荊棘聚而成林。「江離棄於窮巷兮, 蒺藜蔓乎東廂。賢者蔽而不見兮,讒諛進而相朋。梟 鴞並進而俱鳴兮,鳳凰飛而高翔。願一往而徑逝兮, 道壅絕而不通。」

怨思

居。愁懃其誰告兮,獨永思而憂悲。內自省而不慚兮, 操愈堅而不衰。隱三年而無決兮,歲忽忽其若頹。憐 余身不足以卒意兮,冀一見而復歸。哀人事之不幸 兮,屬天命而委之咸池。身被疾而不間兮,心沸熱其 若湯。冰炭不可以相並兮,吾固知乎命之不長。哀獨 苦死之無樂兮,惜予年之未央。悲不反余之所居兮, 「恨離予之故鄉。鳥獸驚而失群兮,猶高飛而哀鳴。狐 死必《首丘》兮,夫人孰能不反其真情?故人疏而日忘 兮,新人近而俞好。莫能行於杳冥兮,孰能施於無報? 若眾人之皆然兮,乘回風而遠遊。凌恆山其若陋兮, 聊媮娛以忘憂。悲虛言之無實兮,苦眾口之鑠金。」過 故鄉而一顧兮,泣歔欷而霑襟。厭白玉以為面兮,懷 《琬琰》以為心。邪氣入而惑內兮,施玉色而外淫。何青 雲之流瀾兮,微霜降之蒙蒙?徐風至而徘徊兮,疾風 過之湯湯。聞《南藩樂》而欲往兮,至會稽而且止。見韓 眾而宿之兮,問天道之所在。借浮雲以送予兮,載雌 霓而為旌。駕青龍以馳騖兮,班衍衍之冥冥。忽容容 其安之兮,超慌忽其焉如?苦眾人之難信兮,願離群 而遠舉。登巒山而遠望兮,好桂樹之冬榮。觀天火之 炎煬兮,聽大壑之波聲。引八維以自道兮,含《沆瀣》以 長生。居不樂以時思兮,食草木之秋實。飲菌若之朝 露兮,構桂木而為室。雜橘柚以為囿兮,列《辛夷》與椒 楨。鶤鶴孤而夜號兮,哀居者之誠貞。

自悲

「哀時命之不合兮,傷楚國之多憂。內懷情之潔白兮, 遭亂世而離尤。惡耿介之直行兮,世溷濁而不知。何 君臣之相失兮,上沅湘而分離。測汨羅之湘水兮,知時固而不反。傷離散之交亂兮,遂側身而既遠。處元 舍之幽門兮,穴巖石而窟伏。從水蛟而為徒兮,與神 龍乎休息。何山石之嶄巖兮,靈魂屈而偃蹇?含素水」 而蒙深兮,日耿耿而既遠。哀形體之離解兮,神罔兩 而無舍。惟椒蘭之不反兮,魂迷惑而不知路。願無過 之設行兮,雖滅沒之自樂。痛楚國之流亡兮,哀靈修 之過到。固時俗之溷濁兮,志瞀迷而不知路。念私門 之正匠兮,遙涉江而遠去。《念女》之嬋娟兮,涕泣流 乎於悒。我決死而不生兮,雖重追吾何及!戲疾瀨之 素水兮,望高山之蹇產。哀高丘之赤岸兮,遂沒身而 不反。

哀命

「怨靈修之浩蕩兮,夫何執操之不固?」悲太山之為隍 兮,孰江河之可涸?願承間而效志兮,恐犯忌而干諱。 卒撫情以寂寞兮,然怊悵而自悲。玉與石而同匱兮, 貫魚眼於珠璣。駑駿雜而不分兮,服罷牛而驂驥。年 滔滔而日遠兮,壽冉冉而俞衰。心悇憛而煩冤兮,蹇 超遙而無冀。固時俗之工巧兮,滅規矩而改錯。卻騏 驥而不乘兮,策駑駘而取路。當世豈無騏驥兮,誠無 王良之善馭。見執轡者非其人兮,故駒跳而遠去。不 量鑿而正枘兮,恐矩矱之不同。不論世而高舉兮,恐 操行之不調。弧弓弛而不張兮,孰云知其所至?無傾 危之患難兮,焉知賢士之所死?俗推佞而進富兮,節 行張而不著。賢良蔽而不群兮,朋曹比而黨譽。邪枉 說飾而多曲兮,正法弧而不公。直士隱而辟匿兮,讒 諛登乎明堂。棄彭咸之娛樂兮,滅巧倕之繩墨。「菎蕗 雜於叢蒸兮,機蓬矢以射革。駕蹇驢而無策兮,又何 路之能極?以直鍼而為釣兮,又何魚之能得?伯牙之 絕絃兮,無鍾子期而聽之。和抱璞而泣血兮,安得良 工而剖之?」同音者相「和兮,同類者相似。飛鳥號其群 兮,鹿鳴求其友。故叩宮而宮應兮,彈角而角動。虎嘯 而谷風生兮,龍舉而景雲往。」音聲之相和兮,言物類 之相感也。夫方圜之異形兮,勢不可以相錯。列子隱 身而窮處兮,世莫可以寄託。眾鳥皆有行列兮,鳳獨 翱翔而無所薄。經濁世而不得志兮,願側身巖穴而 自託。「欲闔口而無言兮,嘗被君之厚德。獨便悁而懷 毒兮,愁鬱鬱之焉極。念三年之積思兮,願一見而陳 詞。不及君而騁說兮,世孰可為明之?」身寢疾而日愁 兮,情沈抑而不揚。眾人莫可與論道兮,悲精神之不 通。

謬諫

《亂》曰:「鸞凰孔鳳日以遠兮,畜鳧駕鵝,雞鶩滿堂壇兮, 蛙黽遊乎華池,要褭奔亡兮,騰駕橐駝,鉛刀進御兮, 遙棄太阿,拔搴元芝兮,列樹芋荷,橘柚萎枯兮,苦李 旖旎。甂甌登於明堂兮,周鼎潛乎深淵。自古而固然 兮,吾又何怨乎今之人!」

《悲士不遇賦》
司馬遷
编辑

「悲夫士生之不辰,愧顧影而獨存。恆克己而復禮,懼 志行而無聞。諒才韙而世戾,將逮死而長勤。雖有形 而不彰,徒有能而不陳。何窮達之易惑,信美惡之難 分。時悠悠而蕩蕩,將遂屈而不伸。使公於公者,彼我 同兮,私於私者自相悲兮。天道微哉,吁嗟闊兮。人理 顯然,相傾奪兮。好生惡死,才之鄙也;好貴夷賤,哲之」 亂也。昭昭洞達,胸中豁也;昏昏罔覺,內生毒也。我之 心矣,哲已能忖。我之言矣,哲已能選。沒世無聞,古人 唯恥。朝聞夕死,孰云其否?逆順還周,乍沒乍起,無造 福先,無觸禍始,委之自然,終歸一矣。

《九懷》
王褒
编辑

匡機

極運兮不中,來將屈兮困窮。余深愍兮慘怛,願一列 兮無從。乘日月兮上征。顧遊心兮鄗酆,彌覽兮九隅。 彷徨兮蘭宮。芷閭兮葯房,奮搖兮眾芳。菌閣兮蕙樓, 觀道兮從橫。寶金兮委積,美玉兮盈堂。桂水兮潺湲, 揚流兮洋洋。蓍蔡兮踴躍,孔鶴兮回翔。撫檻兮遠望, 念君兮不忘。怫鬱兮莫陳,永懷兮內傷。

通路

天門兮,戶,孰由兮賢者。無正兮溷廁,懷德兮何睹。 假寐兮愍斯,誰可與兮寤語。痛鳳兮遠逝,畜鴳兮近 處。鯨鱏兮幽潛,從蝦兮遊陼。乘虯兮登陽,載象兮上 行。朝發兮蔥嶺,夕至兮明光。北飲兮飛泉,南采兮芝 英。宣遊兮列宿,順極兮彷徉。紅采兮騂衣,翠縹兮為 裳。舒佩兮綝纚,竦余劍兮干將。騰蛇兮後從,飛駏兮 步旁。微觀兮元圃,覽察兮瑤光。啟匱兮探筴,悲命兮 相當。紉蕙兮永詞,將離兮所思。浮雲兮容與,道余兮 何之?遠望兮阡眠,聞雷兮闐闐。陰憂兮感余,惆悵兮 自怜。

危俊

林不容兮鳴蜩,余何留兮中州。陶嘉月兮總駕,搴玉 英兮自修。結榮茝兮逶逝,將去烝兮遠遊。徑岱土兮 魏闕,歷九曲兮牽牛。聊假日兮相徉,遺光耀兮周流。

望太一兮淹息,紆余轡兮自休。晞白日兮皎皎,彌遠
考證.svg
路兮悠悠。顧列孛兮縹縹,觀幽雲兮陳浮。鉅寶遷兮

砏磤,雉咸雊兮相求。決莽莽兮究志,懼吾心兮懤懤。 「步余馬兮飛柱。覽可與兮匹儔。卒莫有兮纖芥。」永余 思兮《怞怞》。

昭世

世溷兮冥昏,違君兮歸真。乘龍兮偃蹇,高回翔兮上 臻。襲英衣兮緹「披華裳兮芳芬。登羊角兮扶輿,浮 雲漠兮自娛。握神精兮雍容,與神人兮相胥。流星墜 兮成雨,進瞵盼兮上丘墟。覽舊邦兮滃鬱,余安能兮 久居。」志懷逝兮心懰慄,紆余轡兮躊躇。聞素女兮微 歌,聽《王后》兮吹竽。魂悽愴兮感哀,腸回回兮盤紆。撫 余佩兮繽紛,高太息兮自憐。使祝融兮先行,令昭明 兮開門。馳六蛟兮上征,竦余駕兮入冥。歷九州兮索 合,誰可與兮終生?忽反顧兮西囿,睹軫丘兮崎傾。橫 垂涕兮泫流,悲余后兮失靈。

尊嘉

季春兮陽陽,列草兮成行。余悲兮《蘭生》,委積兮從橫。 江離兮遺損,辛夷兮擠臧。伊思兮往古,亦多兮遭殃。 伍胥兮浮江,屈子兮沈湘。運余兮念茲,心內兮懷傷。 望淮兮沛沛,濱流兮則逝。榜舫兮下流,東注兮磕磕。 蛟龍兮導引,文魚兮上瀨。抽蒲兮陳坐,援芙蕖兮為 蓋。水躍兮余旌,繼以兮微蔡。雲旗兮電騖,儵忽兮容 裔。河伯兮開門,迎余兮歡欣。顧念兮舊都,懷恨兮艱 難。竊哀兮浮萍,汎淫兮無根。

蓄英

秋風兮蕭蕭,舒芳兮振條。微霜兮眇眇,病殀兮鳴蜩。 元鳥兮辭歸,飛翔兮靈丘。望谿兮滃鬱,熊羆兮呴曍。 唐虞兮不存,何故兮久留?臨淵兮汪洋,顧林兮忽荒。 修余兮褂衣,騎霓兮南上,乘雲兮回回。亹亹兮自強, 將息兮蘭皋。失志兮悠悠,蒶蘊兮黴黧。思君兮無聊, 身去兮意存,愴悢兮懷愁。

思忠

登九靈兮遊神,靜女歌兮微晨。悲皇丘兮積葛,眾體 錯兮交紛。貞枝抑兮枯槁,枉車登兮慶雲。感余志兮 慘慄,心愴愴兮自憐。駕元螭兮北征,曏吾路兮蔥嶺。 連五宿兮建旄,揚氛氣兮為旌。歷廣漠兮馳騖,覽中 國兮冥冥。元武步兮水母,與吾期兮南榮。登華蓋兮 乘陽,聊逍遙兮播光,抽《庫婁》兮酌醴,援。瓜兮接糧。 畢休息兮遠逝,發玉軔兮西行。惟時俗兮疾正,弗可 久兮此方。寤《辟摽》兮永思,心怫鬱兮內傷。

陶壅

覽杳杳兮世惟,余惆悵兮何歸?傷時俗兮溷亂,將奮 翼兮高飛,駕八龍兮連蜷,建虹旌兮威夷,觀中宇兮 浩浩,紛翼翼兮上躋,浮溺水兮舒光,淹低佪兮京沚, 屯余車兮索友,睹皇公兮問師,道莫遺兮歸真,羨余 術兮可夷。吾乃逝兮南娛,道幽路兮九疑,越炎火兮 萬里,過萬首兮嶷嶷,濟江海兮蟬蛻,絕北梁兮永辭, 浮雲鬱兮晝昏。霾土忽兮塺塺,息陽城兮廣夏。衰色 罔兮中怠,意曉陽兮燎寤,乃息軫兮存茲。思堯舜兮 襲興,幸咎繇兮獲謀。悲《九州》兮靡君,撫軾歎兮作詩。

株昭

悲哉于嗟兮心內切,嗟欸冬而生兮凋彼葉柯,瓦礫 進寶兮捐棄隋和,鈆刀厲御兮頓棄太阿。驥垂兩耳 兮中坂蹉跎,蹇驢服駕兮無用日多。修潔處幽兮貴 寵沙劘,鳳凰不翔兮鶉鴳飛揚,乘虹驂蜺兮載雲變 化,鷦鵬開路兮後屬青蛇。步驟桂林兮超驤卷阿,丘 陵翔儛兮谿谷悲歌,神章靈篇兮赴曲相和,余私娛 玆兮,孰哉復加還。顧世俗兮壞敗罔羅卷,佩將逝兮 涕流滂沱。《亂曰》:「皇門開兮照下土,株穢除兮蘭芷睹。 四佞放兮後得禹,聖舜攝兮昭堯緒,孰能若兮願為 輔。」

《九歎》
劉向
编辑

逢紛

「伊伯庸之末冑兮,諒皇直之屈原。」云余肇祖於高陽 兮,惟楚懷之嬋連原生受命於貞節兮,鴻永路有嘉 名。齊名字於天地兮,並光明於列星。吸精粹而吐氛 濁兮,橫邪世而不取容。行叩誠而不阿兮,遂見排而 逢讒。后聽虛而黜實兮,不吾理而順情。腸憤悁而含 怒兮,志遷蹇而左傾。心戃慌而不我與兮,躬速速而 不吾親。辭《靈修》而隕意兮,吟澤畔之江濱。椒桂羅以 顛覆兮,有竭信而歸誠。讒夫藹藹而曼著兮,曷其不 舒。予情始結言於廟堂兮,信中塗而叛之。懷蘭蕙與 蘅芷兮,行中壄而散之。聲哀哀而懷《高丘》兮,心愁愁 而思舊邦。願承間而自恃兮,徑淫曀而道顏黴黧 以沮敗兮,精越裂而衰耄。裳襜襜而含風兮,衣納納 而掩露。赴江湘之湍流兮,順波湊而下降。徐徘徊於 山阿兮,飄風來之洶洶。馳余車兮元石,步余馬兮洞 庭。平明發兮蒼梧,夕,投宿兮石城。芙蓉蓋而蔆華車 兮,紫貝闕而玉堂。薜荔飾而陸離薦兮,魚鱗衣而白 蜺裳。登逢龍而下隕兮,違故都之漫漫。思南「郢之舊 俗兮,腸一夕而九運。揚流波之潢潢兮,體溶溶而東回。心怊悵以永思兮,意晻晻而自頹。白露紛紛以塗 塗兮,秋風瀏瀏以蕭蕭。身永流而不還兮,魂長逝而 常愁。」《歎》曰:「譬彼流水,紛揚磕兮,波逢洶涌,紛滂沛兮, 揄揚滌盪,漂流隕往,觸岑石兮,龍卭脟圈,繚戾宛轉, 阻相薄兮。遭紛逢凶。蹇離尤兮。垂文揚采遺將來兮。」

靈懷

「靈懷其不吾知兮,靈懷其不吾聞。」就《靈懷》之皇祖兮, 愬《靈懷》之鬼神。靈懷曾不吾知兮,即聽夫讒人之諛 辭。余辭上參於天墬兮,旁引之於四時。指日月使延 照兮,撫招搖以質正。立師曠俾端詞兮,命咎繇使並 聽。兆出名曰《正則》兮,封發字曰靈均。余幼既有此鴻 節兮,長愈固而彌純。不從俗而詖行兮,直躬指而信 志。不枉繩以追曲兮,屈情素以從事。端余行其如玉 兮,述皇輿之踵跡。群阿容以晦光兮,皇輿覆以幽辟。 「輿中塗以回畔兮,駟馬驚而橫奔。執組者不能制兮, 必折軛而摧轅。斷鑣銜以馳騖兮,暮去次而敢止。路 蕩蕩其無人兮,遂不禦乎千里。身衡陷而下流兮,不 可獲而復登。不顧身之卑賤兮,惜皇輿之不興。出國 門而端指兮,方冀壹寤而錫還。哀僕夫之坎毒兮,屢 離憂而逢患。九年之中不吾反兮,思彭咸之水遊。惜 師延之浮渚兮,赴汨羅之長流。遵曲江之逶迤兮,觸 石碕而衡遊。波澧澧而揚澆兮,順長瀨之濁流。淩黃 沱而下低兮,思還流而復反。元輿馳而並集兮,身容 與而日遠。櫂舟航以」橫濿兮,濟湘流而南極。立江界 而長吟兮,愁哀哀而累息。情恍惚以忘歸兮,神浮遊 以高厲。志蛩蛩而懷顧兮,魂眷眷而獨逝。歎曰:「余思 舊邦,心依違兮。日暮黃昏,嗟幽悲兮。去郢東遷,余誰 慕兮?讒夫黨旅,其以茲故兮。河水淫淫,情所願兮。顧 瞻郢路,終不返兮。」

離世

惟鬱鬱之憂毒兮,志坎壈而不違。身憔悴而考旦兮, 日黃昏而長悲。閔空宇之孤子兮,哀枯楊之冤鶵。孤 雌吟於高墉兮,鳴鳩棲於桑榆。元蝯失於潛林兮,獨 偏棄而遠放。征夫勞於《周行》兮,處婦憤而長望。申誠 信而罔違兮,情素潔於紉帛。光明齊於日月兮,文采 燿於玉石。傷壓次而不發兮,思沉抑而不揚。芳懿懿 而終敗兮,名糜散而不彰。背玉門以奔鶩兮,蹇離尤 而干詬。若龍逢之沈首兮,王子比干之逢醢。念社稷 之幾危兮,反為讎而見怨。思國家之離沮兮,躬獲愆 而結難。若青蠅之偽質兮,晉驪姬之反情。恐登階之 逢殆兮,故𨓆伏於末庭。孽子之號咷兮,本朝蕪而不 治。犯顏色而觸諫兮,反蒙辜而被疑。菀蘼蕪與菌若 兮,漸槁本於洿瀆。淹芳芷於腐井兮,棄雞駭於筐簏。 執棠谿以刜蓬兮,秉干將以割肉。筐澤瀉以《豹鞹》兮, 破荊和以繼築。時溷濁猶未清兮,世淆亂猶未察。欲 容與以竢時兮,懼年歲之既晏。顧屈節以從流兮,心 鞏鞏而不夷。寧浮沅而馳騁兮,下江湘以邅迴。《歎》曰: 「山中檻檻余傷懷兮,征夫皇皇,其孰依兮。經營原野, 杳冥冥兮。乘騏騁驥,舒吾情兮。歸骸舊邦,莫誰語兮。 長辭遠逝,乘湘去兮。」

怨思

志隱隱而鬱怫兮,愁獨哀而冤結。腸紛紜以繚轉兮, 涕漸漸其若屑。情慨慨而長懷兮,信上皇而質正。合 五嶽與八靈兮,訊九魁與六神。指列宿以白情兮,訴 五帝以置詞。「北斗為我質中兮,太一為余聽之云。」服 陰陽之正道兮,御后土之中和。佩蒼龍之蚴虯兮,帶 隱虹之逶蛇。曳彗星之皓旰兮,撫朱爵與鵔鸃。遊青 「霧之颯戾兮,服雲衣之披披。杖玉策與朱旗兮,垂明 月之元珠。與霓旌之墆翳兮,建黃昏之總旄。躬純粹 而罔愆兮,承皇考之妙儀。惜往事之不合兮,橫汨羅 而下厲。乘隆波而南度兮,逐江湘之順流。」赴陽侯之 潢洋兮,下石瀨而登州。陸魁堆以蔽視兮,雲冥冥而 闇前。山峻高以無垠兮,遂會閎而迫身。雪雰雰而薄 木兮,雲霏霏而隕集。阜隘狹而幽險兮,石嵾嵯以翳 日。悲故鄉而發怒兮,去余邦之彌久。背龍門而入河 兮,登《大墳》而望夏。首橫舟航而濟湘兮,耳聊啾而戃 慌。波淫淫而周流兮,鴻溶溢而滔蕩。路曼曼其無端 兮,周容容而無識。引日月以指極兮,少須臾而釋思。 水波遠以冥冥兮,眇不睹其東西。順風波以南北兮, 霧宵晦以紛闇。日杳杳以西頹兮,路長遠而窘迫。欲 酌醴以娛意兮,蹇騷騷而不釋。歎曰:「飄風蓬龍,埃拂 拂兮。草木搖落,時槁悴兮。遭傾遇禍,不可救兮。長吟 永欷,涕煢煢兮。舒情《敶詩》,冀以自免兮。頹流下逝,身 日以遠兮。」

遊逝

「悲余性之不可改兮,屢懲艾而不迻。」服覺酷以殊俗 兮,貌揭揭以巍巍。譬若王僑之乘雲兮,載赤霄而淩 太清。欲與天地參壽兮,與日月而比榮。登崑崙而北 首兮,悉靈圉而來謁。選鬼神於太陰兮,登閶闔於元 闕。回朕車俾西引兮,褰虹旗於玉門。馳六龍於三危

兮,朝四靈於九濱。結余軫於西山兮,橫飛谷以南征
考證.svg
「絕都廣以直指兮,歷祝融於朱冥。枉玉衡於炎火兮,

委兩館於《咸唐》。貫澒濛以東朅兮,維六龍於扶桑。周 流覽於四海兮,志升降以高馳。徵九神於回極兮,建 虹采以招指。駕鸞鳳以上遊兮,從元鶴與鷦朋。孔鳥 飛而送迎兮,騰群鶴於瑤光。排帝宮與羅囿兮,升縣 圃以眩滅。結瓊枝以雜佩兮,立長庚」以繼日。淩驚雷 以軼駭電兮,綴鬼谷於北辰。鞭風伯使先驅兮,囚靈 元於虞淵。「愬高風以徘徊兮,覽周流於朔方。就顓頊 而《敶詞》兮,考元冥於空桑。旋車逝於崇山兮,奏虞舜 於蒼梧。」楊舟於會稽兮,就申胥於五湖。見南郢之 流風兮,殞余躬於沅湘。望舊邦之黯黮兮,時溷濁猶 未央。《懷蘭》之芬芳兮,妒被離而折之。張絳帷以襜 襜兮,風邑邑而蔽之。日暾暾其西含兮,陽炎炎而復 顧。聊假日以須臾兮,何騷騷而自故?《歎》曰:「譬彼蛟龍, 乘雲浮兮。汎淫澒溶,紛若霧兮。潺湲轇轕,雷動電發, 馺高舉兮。升虛淩冥,沛濁浮清,入帝宮兮。搖翹奮羽, 馳風騁雨,遊無窮兮。」

惜賢

覽屈氏之《離騷》兮,心哀哀而怫鬱。聲嗷嗷以寂寥兮, 顧僕夫之憔悴。撥諂諛而匡邪兮,切淟涊之流俗。盪 渨涹之姦咎兮,夷蠢蠢之溷濁。懷芬香而挾蕙兮,佩 江蘺之菲菲。握申椒與杜若兮,冠浮雲之峨峨。登長 陵而四望兮,覽芷圃之蠡蠡。遊蘭皋與蕙林兮,睨玉 石之嵾嵯。揚精華以眩燿兮,芳鬱渥而純美。結桂樹 「之旖旎兮,紉荃蕙與辛夷。芳若茲而不御兮,捐林薄 而菀死。驅子僑之奔走兮,申徒狄之赴淵。若夷田之 純美兮,介子推之隱山。晉申生之離殃兮,荊和氏之 泣血。吳子胥之抉眼兮,王子比干之橫廢。欲卑身而 下體兮,心隱惻而不置。方圜殊而不合兮,鉤繩用而 異態。欲竢時於須臾兮,日陰曀其將」暮。時遲遲其日 進兮,年忽忽而日度。妄周容而入世兮,內距閉而不 開。竢時風之清激兮,愈氛霧其如塺。進雄鳩之耿耿 兮,讒紛紛而蔽之。默順風以偃仰兮,尚由由而進之。 心悢以冤結兮,情舛錯以曼憂。搴薜荔於山野兮, 采撚枝於中州。望高丘而歎涕兮,悲吸吸而長懷。「孰 契契而委棟兮?日晻晻而下頹。」《歎》曰:「油油江湘,長流 汨兮,挑揄揚波,盪迅疾兮,憂心展轉。愁怫鬱兮,冤結 未舒,長隱忿兮,丁時逢殃。孰可奈何兮,勞心涓涓,涕 滂沲兮。」

憂苦

「悲余心之悁悁兮,哀故邦之逢殃。辭九年而不復兮, 獨煢煢而南行。思余俗之流風兮,心紛錯而不受。遵 野莽以呼風兮,步從容於山藪。巡《陸夷》之曲衍兮,幽 空虛以寂寞。倚石巖以流涕兮,憂憔悴而無樂。登《巑 岏》以長企兮,望南郢而闚之。山修遠其遼遼兮,塗漫 漫其無時。聽元鶴之辰鳴兮,于高岡之峨峨。」獨憤積 而哀娛兮,翔江洲而安歌。三鳥飛飛以自南兮,覽其 志而欲北。願寄言於三鳥兮,去飄疾而不可得。欲遷 志而改操兮,心紛結而未離。外彷徨而遊覽兮,內惻 隱而含哀。聊須臾以時忘兮,心漸漸其煩錯。願假簧 以舒憂兮,志紆鬱其難釋。嘆《離騷》以揚意兮,猶未殫 於九章。長噓吸以於悒兮,涕橫集而成行。傷明珠之 赴泥兮,魚眼璣之堅藏。同駑騾與乘駔兮,雜斑駮與 闒葺。葛藟虆於桂樹兮,鴟鴞集於木蘭。偓促談於廊 廟兮,律魁放乎山間。惡虞氏之《簫韶》兮,好遺風之激 楚。潛周鼎於江淮兮,爨土鬵於中宇。且人心之有舊 兮,而不可保長。邅彼南道兮,以征夫宵行。思念郢路 兮,還顧睠睠。涕流交集兮,泣下漣漣。歎曰:「登山長望, 中心悲兮。菀彼青青,泣如頹兮。」留思北顧,涕漸漸兮。 折銳摧矜,凝氾濫兮。念我煢煢,魂誰來兮?僕夫慌悴, 散若流兮。

愍命

昔皇考之嘉志兮,喜登能而亮賢。情純潔而罔薉兮, 姿盛質而無愆。放佞人與諂諛兮,斥讒夫與便嬖。親 忠正之悃誠兮,招貞良與明智。心溶溶其不可量兮, 情澹澹其若淵。回邪辟而不能入兮,誠願藏而不可 遷。逐下袟於後堂兮,迎宓妃於伊雒。刜讒賊於中廇 兮,選呂、管於榛薄。叢林之下無怨士兮,江河之畔無 隱。夫三苗之徒以放逐兮,伊皋之倫以充廬。今反表 以為裡兮,顛裳以為衣。戚宋萬於兩楹兮,廢周邵於 遐夷。卻騏驥以轉運兮,騰驢騾以馳逐。蔡女黜而出 帷兮,戎婦入而綵繡服。慶忌囚於阱室兮,陳不占戰 而赴圍。破伯牙之號鐘兮,挾人箏而彈緯。藏瑉石於 金匱兮,捐赤瑾於中庭。韓信蒙於介冑兮,行夫將而 攻城。《莞芎》棄於澤洲兮,蠹於筐簏。麒麟奔於九 皋兮,熊羆群而逸囿。折芳枝與璚華兮,樹枳棘與薪 柴。握荃蕙與射干兮,耘藜藿與蘘荷。惜今世其何殊 兮,遠近思而不同。或沉淪其無所達兮,或清激其無 所通。哀余生之不當兮,獨蒙毒而逢尤。雖謇謇以申 志兮,君乖差而屏之。誠惜芳之菲菲兮,反以茲為腐 也。懷椒聊之藹藹兮,乃逢紛以罹詬。歎曰:「嘉皇既沒終不返兮。山中幽險,郢路遠兮。讒人諓諓,孰可愬兮? 征夫罔極,誰可語兮?行唫累欷,聲喟喟兮。懷憂含戚, 何侘傺兮?」

思古

「冥冥深林兮,樹木鬱鬱。山參差以嶄巖兮,阜杳杳以 蔽日。」悲余心之悁悁兮,日眇眇而遺泣。風騷屑以搖 木兮,雲吸吸以啾戾。悲予生之無歡兮,愁倥傯於山 陸。旦俳徊於長阪兮,夕彷徨而獨宿。髮披披以鬤鬤 兮,躬劬勞而瘏悴。魂俇俇而南行兮,泣霑襟而濡袂。 心嬋媛而無告兮,口噤閉而不言。違郢都之舊閭兮, 回湘沅而遠遷。念余邦之橫陷兮,宗鬼神之無次。閔 先嗣之中絕兮,心遑惑而自悲。聊浮游於山陿兮,步 周流於江畔。臨深水而長嘯兮,且徜徉而氾觀。興《離 騷》之微文兮,冀靈修之壹悟。還余車於南郢兮,復往 軌於初古。道修遠其難遷兮,傷余心之不能已。背三 五之典刑兮,絕《洪範》之辟紀。播規矩以背度兮,錯權 衡而任意。操繩墨而放棄兮,傾容幸而侍側。甘棠枯 於豐草兮,藜棘樹於中庭。西施斥於北宮兮,仳倠倚 於彌楹。烏獲戚而驂乘兮,燕公操於《馬圉》。《蒯瞶》登於 清府兮,咎繇棄於壄外。蓋見茲以永歎兮,欲登階而 狐疑。乘白水而高鶩兮,因徙弛而長詞。歎曰:「徜徉壚 陂沼水深兮,容與漢」渚,涕淫淫兮。「鍾牙已死,誰為聲 兮。纖阿不遇,焉舒情兮。曾哀悽欷,心離離兮。還顧高 丘,泣如灑兮。」

《遂初賦》
劉歆
编辑

《遂初賦》者,劉歆所作也。歆少通詩書,能屬文,成帝召為黃門侍郎,中壘校尉,侍中,奉車都尉,光祿大夫。歆好《左氏春秋》,欲立於學官,時諸儒不聽,歆乃移書太常博士,責讓深切。為朝廷大臣非疾求出,補吏為河內太守。又以宗室不宜典三河,徙五原太守。是時朝政已多失矣,歆以論議見排擯志,竟不得之官。經歷故晉之域,感今思古,遂作斯賦,以歎往事,而寄己意。

「昔遂初之顯祿兮,遭閶闔之開通。蹠三台而上征兮, 入北辰之紫宮。侍列宿於鉤陳兮,擁太常之樞極。總 六龍於駟房兮,奉華蓋於帝側。惟太階之侈闊兮,機 衡為之難運。懼魁杓之前後兮,遂隆集於河濱。遭陽 侯之豐沛兮,乘素波以聊戾。得元武之嘉兆兮,守五 原之烽燧。二乘駕而既俟,僕夫期而在塗。馳太行之」 嚴防兮,入天井之喬關。歷岡岑以升降兮,馬龍騰以 起攄。舞雙駟以優遊兮,濟黎侯之舊居。心滌蕩以慕 遠兮,迴高都而北征。劇彊秦之暴虐兮,弔趙括於長 平。好周文之嘉德兮,躬尊賢而下士。駕駟馬而觀風 兮,慶辛甲於長子。哀衰周之失權兮,數困辱而莫扶。 執孫蒯於屯留兮,救王師於余吾。過《下虒》而歎息兮, 悲平公之作臺。背宗周而不卹兮,苟偷樂而情怠。板 葉落而不省兮,公族闃其無人。曰不悛而愈甚兮,政 委棄於家門。載約屨而正朝服兮,降皮弁以為履。寶 礫石於廟堂兮,面隋和而不視。始建衰而造亂兮,公 室繇此遂卑。憐後君之寄寓兮,唁靖公之銅鞮。越侯 田而長驅兮,釋叔向之飛患。悅善人之有救兮,勞祁 奚於太原。何叔子之好直兮,為群邪之所惡。賴祁子 之一言兮,幾不免乎徂落。䨥美不必為偶兮,時有羞 而不相及。雖韞寶而求價兮,嗟千載其焉合?昔仲尼 之淑聖兮,竟隘窮乎陳蔡。彼屈原之貞專兮,卒放沉 於湘淵。何方直之難容兮,柳下黜而三辱。蘧瑗抑而 再奔「兮,豈材知之不足。」揚蛾眉而見妒兮,固醜女之 情也。曲木惡直繩兮,亦小人之誠也。以夫子之博觀 兮,何此道之必然。空下時而矔世兮,自命己之取患。 悲積習之生常兮,固明智之所別。叔群既在皁隸兮, 六卿興而為桀。荀寅肆而顓恣兮,吉射叛而擅兵。憎 人臣之若茲兮,責趙鞅於晉陽。軼中國之「都邑兮,登 句注以陵厲。歷雁門而入雲中兮,超絕轍而遠逝。濟 臨沃而遙思兮,忽垂意乎邊都。埜蕭條以寥廓兮,陵 谷錯以盤紆。飄寂寥以荒昒兮,沙埃起而杳冥。迴風 育其飄忽兮,迴颭颭之泠泠。薄涸凍之凝滯兮,茀谿 谷之清涼。漂積雪之皚皚兮,涉凝露之隆霜。揚雹霰 之復陸兮,慨原泉之凌陰。」激流澌之漻淚兮,窺九淵 之潛淋。颯悽愴以慘怛兮,慼風漻以冽寒。獸望浪以 穴竄兮,鳥脅翼之浚浚。山蕭瑟以鶤鳴兮,樹木壞而 哇唫。地坼裂而憤急兮,巨石破之《喦喦》。天烈烈以厲 高兮,廖窗以梟牢。雁邕邕以遲遲兮,埜鸛鳴而嘈 嘈。望亭隧之皦皦兮,飛旂幟之翩翩。回百里之無家 兮,路修遠之綿綿。於是勒障塞而固守兮,奮武靈之 精誠。攄趙奢之策慮兮,威謀完乎金城。外折衝以無 虞兮,內撫民以永寧。既邕容以自得兮,唯惕懼於竺 寒。攸潛溫之元室兮,滌濁穢於太清。反情素於寂寞 兮,居華體「之冥冥,玩書琴以條暢兮,考性命之變態。 運四時而覽陰陽兮,總萬物之珍怪。雖窮天地之極 變兮,曾何足乎留意?長恬澹以懽娛兮,固聖賢之所 喜。」《亂》曰:「處幽潛德,含聖神兮,抱奇內光,自得真兮。寵幸浮寄,奇無常兮,寄之去留,亦何傷兮!大人之度,品 物齊兮,舍位之過,忽若遺兮。求位得位,固其常兮。守 信保己,比老彭兮。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