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78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七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七十八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七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七十八卷目錄

 遇合部藝文二

  自陳疏         後漢馮衍

  顯志賦           前人

  自論            前人

  答賓戲           班固

  達旨            崔駰

  七辨            張衡

  應間有序附後      前人

  九思            王逸

  釋誨            蔡邕

  釋譏            郤正

  九愁賦          魏曹植

  應譏            陳琳

人事典第七十八卷

遇合部藝文二编辑

《自陳疏》
後漢·馮衍
编辑

臣伏念高祖之略,而陳平之謀,毀之則疏,譽之則親; 以文帝之明而魏尚之忠,繩之以法則為罪,施之以 德則為功。逮至晚世,董仲舒言道德,見妒於公孫弘; 李廣奮節於匈奴,見排於衛青。此忠臣之常,所為流 涕也。臣衍自惟微賤之臣,上無無知之薦,下無馮唐 之說,乏董生之才,寡李廣之勢,而欲免讒口,濟怨嫌, 「豈不難哉!臣衍之先祖,以忠貞之故,成私門之禍。而 臣衍復遭擾攘之時,值兵革之際,不敢回行,求時之 利,事君無傾邪之謀,將帥無虜掠之心。衛尉陰興,敬 慎周密,內自修敕,外遠嫌疑,故敢與交通。興知臣之 貧,數欲本業之。臣自惟無三益之才,不敢處三損之 地」,固讓而不受之。昔在更始,太原執貨財之柄,居倉 卒之間,據位食祿,二十餘年,而財產歲狹,居處日貧, 家無布帛之積,出無輿馬之飾。於今遭清明之時,飭 躬力行之秋,而怨讎叢興,譏議橫世。蓋「富貴易為善, 貧賤難為工」也。疏遠壟畝之臣,無望高闕之下,惶恐 自陳,以救罪尤。

《顯志賦》
前人
编辑

開歲發春兮,百卉含英。甲子之朝兮,汨吾西征。《發軔》 新豐兮,徘徊鎬京。陵飛廉而太息兮,登平陽而懷傷。 悲時俗之險阨兮,哀好惡之無常。棄衡石而意量兮, 隨風波而飛揚。紛綸流於權利兮,親雷同而妒異。獨 耿介而慕古兮,豈時人之所憙?沮先聖之成論兮,邈 名賢之高風。忽道德之珍麗兮,務富貴之樂耽。遵大 路而徘徊兮,履《孔德》之窈冥。固眾夫之所眩兮,孰能 觀於無形?行勁直以離尤兮,羌前人之所有。內自省 而不慚兮,遂定志而弗改。欣吾黨之唐虞兮,愍吾生 之愁勤。聊發憤而揚情兮,將以蕩夫憂心。往者不可 攀援兮,來者不可與期。病沒世之不稱兮,願橫逝而 無由。陟《雍畤》而消搖兮,超略陽而不反。念人生之不 再兮,悲六親之日遠。陟《九崚》而臨「嶭兮,聽涇渭之 波聲。顧鴻門而歔欷兮,哀吾孤之早零。何天命之不 純兮,信吾罪之所生。傷誠善之無辜兮,齎此恨而入 冥。嗟我思之不遠兮,豈敗事之可悔。雖九死而不瞑 兮,恐餘殃之有再。淚汍瀾而雨集兮,氣滂浡而雲披。 心拂鬱而紆結兮,意沈抑而內悲。瞰太行之嵯峨兮, 觀壺口之崢嶸。悼丘墓之蕪穢兮,恨昭穆之不榮。歲 忽忽而日邁兮,壽冉冉其不與。」恥功業之無成兮,赴 原野而窮處。昔伊尹之干湯兮,七十說而乃信。皋陶 釣於雷澤兮,賴虞舜而後親。無二士之遭遇兮,抱忠 貞而莫達。率妻子而耕耘兮,委厥美而不伐。韓盧抑 而不縱兮,騏驥絆而不試。獨慷慨而遠覽兮,非庸庸 之所識。卑衛賜之阜貨兮,高顏回之所慕;重祖考之 洪烈兮,故收功於此路。循四時之代謝兮,分五土之 刑德。相林麓之所產兮,嘗水泉之所殖。修神農之本 業兮,採軒轅之奇策。追周棄之遺教兮,軼范蠡之絕 跡。陟隴山以踰望兮,眇然覽於八荒。風波飄其並興 兮,情惆悵而增傷。覽河華之泱漭兮,望秦晉之故國。 憤馮亭之不遠兮,慍去疾之遭惑。流山岳而周覽兮, 徇碣石與洞庭;浮江河而入海兮,泝淮濟而上征。瞻 燕齊之舊居兮,歷宋楚之名都。哀群后之不祀兮,痛 列國之為墟。馳中夏而升降兮,路紆軫而多艱。講聖 哲之通論兮,心愊憶而紛紜。惟天路之同軌兮,或帝 王之異政。堯舜煥其蕩蕩兮,禹承平而革命。并日夜 而幽思兮,終悇憛而洞疑。高陽邈其超遠兮,世孰可 與論茲?訊夏啟於甘澤兮,傷帝典之始傾。頌成康之 載德兮,詠《南風》之歌聲。思唐虞之晏晏兮,揖稷、契與 為朋。苗裔紛其條暢兮,至湯、武而勃興。昔三后之純 粹兮,每季世而窮禍。弔夏桀於南巢兮,哭殷紂於牧 野。詔伊尹於亳郊兮,享呂望於酆州。功與日月齊光兮,名與三王爭流。楊朱號乎衢路兮,墨子泣乎白絲。 知漸染之易性兮,怨造作之弗思。美《關雎》之識微兮, 愍王道之將崩。拔周唐之盛德兮,捃桓文之譎功。忿 戰國之遘禍兮,憎權臣之擅彊。黜楚子於南郢兮,執 趙武於溴梁。善忠信之救時兮,惡詐謀之妄作。聘申 叔於陳蔡兮,禽荀息於虞虢。誅犁鉏之《介聖》兮,討臧 倉之《愬知》。愬子反於彭城兮,爵管仲於夷儀。疾兵革 之寖滋兮,苦攻伐之萌生。沉孫武於五湖兮,斬白起 於長平。惡叢巧之亂世兮,毒縱橫之敗俗。流蘇秦於 洹水兮,幽張儀於《鬼谷》。澄德化之陵遲兮,烈刑罰之 峭峻。燔商鞅之法術兮,燒韓非之《說論》。誚始皇之跋 扈兮,投李斯於四裔;滅先主之法則兮,禍寖淫而弘 大。援前聖以制中兮,矯二主之驕奢。饁女齊於絳臺 兮,饗椒舉於章華。摛道德之光耀兮,匡衰世之《眇風》。 褒宋襄於泓谷兮,表季札於延陵。摭仁智之英華兮, 激亂國之末流。觀鄭僑於溱洧兮,訪晏嬰於營丘。日 曀曀其將暮兮,獨於邑而煩惑。夫何九州之博大兮, 迷不知路之南北。駟素虯而馳騁兮,乘翠雲而相佯。 就伯夷而折中兮,得務光而愈明。款子高於中野兮, 遇伯成而定慮。欽真人之德美兮,淹躊躇而弗去。意 斟愖而不澹兮,俟回風而容與。求《善卷》之所存兮,遇 許由於負黍。軔吾車於箕陽兮,秣吾馬於潁滸。聞至 言而曉領兮,還「吾反乎故宇;覽天地之幽奧兮,統萬 物之維綱;究陰陽之變化兮,昭五德之精光;躍青龍 於滄海兮,豢白虎於金山;鑿巖石而為室兮,託高陽 以養仙;神雀翔於鴻厓兮,元武潛於嬰冥;伏朱樓而 四望兮,採三秀之華英;纂前修之姱節兮,曜往昔之 光勳;披綺季之麗服兮,揚屈原之靈芬。高吾冠之岌 岌兮,長吾佩之洋洋,飲六醴之清液兮,食五芝之茂 英,揵六枳而為籬兮,築蕙若而為室,播蘭芷於中庭 兮,列杜蘅於外術,攢射干而雜蘼蕪兮,搆木蘭與辛 夷,光扈扈而煬燿兮,紛郁郁而暢美,華芳曄其發越 兮,時怳忽而莫貴,非惜身之轗軻兮,憐眾美之顦顇, 遊精神於大宅兮,抗元玅之常操,處清靜以養志兮, 實吾心之所樂。山峨峨而造天兮,林冥冥而暢茂;鸞 回翔索其群兮,鹿哀鳴而求其友;誦古今以散思兮, 覽聖賢以自鎮;嘉孔丘之知命兮,太老聃之責元。德 與道其孰寶兮,名與身其孰親?陂山谷而閒處兮,守 寂寞而存神。」夫莊周之釣魚兮,辭卿相之顯位;於陵 子之灌園兮,似至人之髣髴。蓋隱約而得道兮,羌窮 悟而入術。離塵垢之窈冥兮,配喬松之妙節。惟吾志 之所庶兮,固與俗其不同。既俶儻而高引兮,願觀其 從容。

《自論》
前人
编辑

《馮子》以為大人之德,不碌碌如玉,落落如石,風興雲 蒸,一龍一蛇,與道翱翔,與時變化,夫豈守一節哉?用 之則行,舍之則藏,進退無主,屈伸無常。故曰:「有法無 法,因時為業,有度無度,與物趣舍。」常務道德之實,而 不求當世之名,闊略杪小之禮,蕩佚人間之事,正身 直行,恬然肆志。顧嘗好俶儻之策,時莫能聽用其謀, 喟然長嘆,自傷不遭,久棲遲於小官,不得舒其所懷。 抑心折節,意悽情悲。夫伐冰之家,不利雞豚之息;委 積之臣,不操市井之利。況歷位食祿,二十餘年,而財 產益狹,居處益貧。惟夫君子之仕,行其道也,慮時務 者不能興其德,為身求者不能成其功。去而歸家,復 羈旅於州郡。身愈據職,家彌窮困,卒「離飢寒之災,有 喪元子之禍。先將軍葬渭陵,哀帝之崩也,營之以為 園。」於是以新豐之東,鴻門之上,壽安之中,地埶高敞, 四通廣大,南望酈山,北屬涇渭,東瞰河華,龍門之陽, 三晉之路,西顧酆鄗,周秦之丘,宮觀之墟,通視千里, 覽見舊都,遂定塋焉。退而幽居,蓋忠臣過故墟而歔 欷,孝子入舊室而哀歎。每念祖考,著盛德於前,垂鴻 烈於後。遭時之禍,墳墓蕪穢,春秋蒸嘗,昭穆無列,年 衰歲暮,悼無成功,將西田牧肥饒之野,殖生產,修孝 道,營宗廟,廣祭祀,然後闔門講習道德,觀覽乎孔老 之論,庶幾乎松喬之福。上隴阪,陟高岡,游精宇宙,流 目八紘,歷觀九州山川之體,追覽上古得失之風,愍 道陵遲,傷德分崩,夫睹其終必原其始,故存其人而 詠其道,疆理九野,經營五山,眇然有思凌雲之意,乃 自賦自厲,命其篇曰《顯志》。顯志者,言光明風化之情, 昭章元玅之思也。

《答賓戲》有序
班固
编辑

永平中為郎,典校祕書,專篤志於儒學,以著述為業。或譏以無功,又感東方朔、揚雄自喻,以「不遭蘇、張、范、蔡之時,曾不折之以正道,明君子之所守,故聊復應焉。」 其辭曰:

賓戲主人曰:「蓋聞聖人有一定之論,烈士有不易之 分,亦云名而已矣。故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夫德 不得後身而特盛,功不得背時而獨彰。是以聖哲之 治,棲棲遑遑,孔席不暖,墨突不黔。由此言之,取舍者 昔人之上務;著作者前烈之餘事耳。今吾子幸游帝王之世,躬帶紱冕之服,浮英華,湛道德,矕龍虎之文」, 舊矣,卒不能攄首尾,奮翼鱗,振拔洿塗,跨騰風雲,使 見之者影駭,聞之者響震。徒樂枕經籍書,紆體衡門, 上無所蔕,下無所根,獨攄意乎宇宙之外,銳思於毫 芒之內,潛神默記,緪以年歲。然而器不賈於當已,用 不效於一世,雖馳辯如濤波,摛藻如春華,猶無益於 殿最也。意者且運朝夕之策,定合會「之計,使存有顯 號,亡有美諡,不亦優乎!」主人逌爾而笑曰:「若賓之言, 所謂見世利之華,闇道德之實,守窔奧之熒燭,未仰 天庭而睹白日也。曩者王塗蕪穢,周失其馭;侯伯方 軌,戰國橫騖。於是七雄虓闞,分裂諸夏,龍戰虎爭,游 說之徒,風颮電激,並起而救之。其餘焱飛景附,霅煜 其間者,蓋不可勝載。」當此之時,搦朽磨鈍,鉛刀皆能 一斷,是故魯連飛一矢而蹶千金,虞卿以顧盼而捐 相印。夫啾發投曲,感耳之聲,合之律度,淫鼃而不可 聽者,非《韶》《夏》之樂也。因勢合變,偶時之會,風移俗易, 乖迕而不可通者,非君子之法也。及至從人合之,衡 人散之,亡命漂說,羇旅騁辭,商鞅挾三術以鑽孝公, 李斯「奮時務而要始皇。彼皆躡風塵之會,履顛沛之 勢,據徼乘邪,以求一日之富貴,朝為榮華,夕為顦顇, 福不盈眥,禍溢於世。凶人且以自悔,況吉士而是賴 乎!」且功不可以虛成,名不可以偽立,韓設辯以激君, 呂行詐以賈國,說難既遒,其身乃囚,秦貨既貴,厥宗 亦墜。是以仲尼抗浮雲之志,孟軻養浩然之氣,彼豈 樂為迂闊哉?道不可以貳也。方今大漢灑掃群穢,夷 險芟荒,廓帝紘,恢皇綱,基隆於羲農,規廣於黃唐。其 君天下也,炎之如日,威之如神,涵之如海,養之如春, 是以六合之內,莫不同源其流,沐浴元德,稟仰太和, 枝附葉著,譬猶草木之植山林,鳥魚之毓川澤,得氣 者蕃滋,失時者零落。參天「地而施化,豈云人事之厚 薄哉?今吾子處皇代而論戰國,曜所聞而疑所覿,欲 從堥墩而度高乎泰山,懷汎濫而測深寺乎重淵,亦未 至也。」賓曰:「若夫鞅、斯之倫,衰周之凶人,既聞命矣。敢 問上古之士,處身行道,輔世成名,可述於後者,默而 已乎?」主人曰:「何為其然也?昔者咎繇謨虞,箕子訪周, 言通帝」王,謀合神聖。殷說夢發於傅巖,周望兆動於 渭濱,齊甯激聲於康衢,漢良受書於邳垠,皆俟命而 神交,匪詞言之所信,故能建必然之策,展無窮之勳 也。近者陸子優游,《新語》以興;董生下帷,發藻儒林;劉 向司籍,辯章舊聞;揚雄譚思,《法言》《太元》,皆及時君之 門闈,究先聖之壼奧,婆娑乎術藝之場,休息乎篇籍 之囿,以全其質而發其文,用納乎聖德,烈炳乎後人, 斯非其亞歟?若乃伯夷抗行於首陽,柳惠降志而辱 仕,顏潛樂於簞瓢,孔終篇於西狩,聲盈塞於天淵,真 吾徒之師表也。且吾聞之,一陰一陽,天地之方;乃文 乃質,王道之綱,有同有異,聖哲之常。故曰:「慎修所志, 守爾天符,委命供己,味道之腴,神之聽之,名其舍諸 賓。又不聞和氏之璧韞於荊石,隋侯之珠藏於蚌蛤 乎?歷世莫眂,不知其將含景曜,吐英精,曠千載而流 光也。應龍潛於潢汙,魚黿媟之不睹,其能奮靈德,合 風雲,超匆荒而躆昊蒼也。故夫泥蟠而天飛者,應龍 之神也;先賤而後貴者,和隋之珍也;時暗而久章者, 君子之真也。」若乃《牙曠》清耳於管絃,《離婁》眇目於毫 分,《逄蒙》絕技於弧矢,《般輸》摧巧於斧斤,《良樂》軼能於 相馭,《烏獲》抗力於千鈞,《和鵲》發精於鍼石,《研桑》心計 於無垠,《走亦》不任廁技於彼列,故密爾自娛於斯文。

《達旨》
崔駰
编辑

或說己曰:「《易》稱備物致用,可觀而有所合。故能扶陽 以出,順陰而入。春發其華,秋收其實,有始有極,爰登 其質。今子韞櫝六經,服膺道術,歷世而游,高談有日。 俯鉤深於重淵,仰探遠乎九乾,窮至賾於幽微,測潛 隱之無源。然下不步卿相之庭,上不登王公之門,進 不黨以讚己,退不黷於庸人,獨師友道德,合符曩真, 抱景特立,與士不群。蓋高樹靡陰,獨木不林,隨時之 宜,道貴從凡。」於時太上運天德以君世,憲王僚而布 官,臨雍泮以恢儒,疏軒冕以崇賢,率惇德以厲忠孝, 揚茂化以砥仁義,選利器於良材,求鏌鋣於明智。不 以此時,攀臺階,闚紫闥,據高軒,望朱闕。夫欲千里而 咫尺未發,蒙竊惑焉。故英人乘斯時「也,猶逸禽之赴 深林,蝱蚋之趨大沛,胡為默默而久沉滯也?」答曰:「有 是言乎?子苟欲勉我以世路,不知其跌而失吾之度 也。古者陰陽始分,天地初制,皇綱亡緒,帝紀乃設,傳 序歷數,三代興滅。昔《大庭》尚矣,赫胥罔識,淳樸散離, 人物錯乖,高辛攸降,厥趣各違。道無常稽,與時張弛, 失仁為非,得義為是。」君子通變,各審所履。故士或掩 目而淵潛,或盥耳而山棲;或草耕而僅飽,或木茹而 長飢;或重聘而不來,或屢黜而不去。或冒詢以干進, 或望色而斯舉;或以役夫發夢於王公,或以《漁父》見 兆於元龜。若夫紛繷塞路,凶虐播流,人有昏墊之戹, 主有疇咨之憂。條垂藟蔓,上下相求。於是乎賢人授

手,援世之災,跋涉赴俗,急斯時也。昔堯含慼而《皋陶
考證.svg
謨,高祖歎而子房慮,禍不散而曹絳奮,結不解而陳

平權。及其策合道從,克亂弭衝,乃將鏤元珪,冊顯功, 銘昆吾之冶,勒景襄之鐘。與其有事,則褰裳濡足,冠 挂不顧。人溺不拯,則非仁也;當其無事,則躐纓整襟, 規矩其步,德讓不修,則非忠也。是以險則救俗,平則 守禮,舉以公心,不私其體。今聖上之育斯人也,樸以 皇質,雕以唐文,六合怡怡,比屋為仁。壹天下之眾異, 齊品類之萬殊,參差同量,坏冶一陶,群生得理,庶績 其凝。家家有以樂和,人人有以自優。威械藏而俎豆 布,六典陳而九刑厝。濟茲兆庶,出於平易之路。雖有 力牧之略,尚父之厲,伊皋不論,奚事范、蔡。夫廣廈成 而茂木暢,遠求存而良馬縶,陰事終而水宿藏,場功 畢而大火入。方斯之際,處士山積,學者川流,衣裳被 宇,冠蓋雲浮。譬猶衡陽之林,岱陰之麓,伐尋抱不為 之稀,蓻拱把不為之數,悠悠罔極,亦各有得,彼採其 華,我收其實,舍之則藏,己所學也。故進動以道,則不 辭執珪而「秉柱國;復靜以理,則甘糟糠而安藜藿。」夫 君子非不欲仕也,恥夸毗以求舉;非不欲室也,惡登 牆而摟處。叫呼衒鬻,縣旌自表,非隋和之寶也;暴智 燿世,因以干祿,非仲尼之道也;游不倫黨,苟以徇己, 汙血競時,利合而友子,笑我之沉滯,吾亦病子屑屑 而不已也。先人有則,而我弗虧,行有枉俓而我非隨。 臧否在予,唯世所議。固將因天質之自然,誦上哲之 高訓,詠太平之清風,行天下之至順,懼吾躬之穢德, 勤百畝之不耘,縶余馬以安行,俟性命之所存。昔孔 子起威於夾谷,晏嬰發勇於崔杼,曹劌舉節於柯盟, 卞嚴克捷於彊禦,范蠡錯勢於會稽,伍貟樹功於柏 舉,魯連辯言以退燕,包胥單辭而存楚;唐且華顛以 悟秦,甘羅童牙而報趙,原衰見廉於壺飧,宣孟收德 於束脯,吳札結信於丘木,展季效貞於門女,顏回明 仁於度轂,程嬰顯義於趙武。僕誠不能編德於數者, 竊慕古人之所序。

《七辨》
張衡
编辑

無為先生祖述列仙,背世絕俗,唯誦道篇。形虛年衰, 志猶不遷。於是《七辨》謀焉曰:「無為先生淹在幽隅,藏 聲隱景,划跡窮居,抑其不韙,盍往辨諸?」乃偕而就之。 虛然子曰:「樂國之都,設為閒館,公輸制匠,詭譎煥爛。 重屋百層,連閣周漫。應門鏘鏘,華闕雙建。彫蟲彤綠, 螭虹蜿蜒。於是彈比翼,落鸝黃。加雙鶤,經鴛鴦。然後 櫂雲舫,觀中流。搴芙蓉,集芳洲,縱文身,搏潛鱗,探水 玉,拔瓊根。收明月之照曜,玩赤瑕之璘豳。此宮室之 麗也,子盍歸而處之乎?」

安存子曰:「《淮南清歌》,燕餘材舞,列乎前堂,遞奏代序。 結鄭衛之遺風,揚流哇而脈激楚。鼙鼓協吹,竽籟應 律,金石合奏,妖冶邀會。觀者交目,衣解忘帶。於是樂 中日晚,移即昏庭,美人妖服,變曲為清,改賦新詞,轉 歌流聲。此音樂之麗也,子盍歸而聽諸?」

《闕丘子》曰:「西施之徒,姿容修嫮,弱顏固植,妍姱閑暇。 形似削成,腰如約素。淑性窈窕,秀色美艷。鬒髮元髻, 光可以鍳。靨輔巧笑,清眸流盼。皓齒朱脣,的皪粲練。 於是紅華曼理,遺芳酷烈。侍夕先生,同茲宴衎。假明 蘭燈,指圖觀列。蟬綿宜愧,夭紹紆折。此女色之麗也, 子盍歸而從之?」

《空同子》曰:「交趾緅絺,筒中之紵;京城阿縞,譬之蟬羽, 製為時服,以適寒暑。駟秀騏之駮駿,載軨獵之輶車, 建采虹之長旃,系雌霓而為旗。逸駭飆于青丘,超廣 漢而永逝。此輿服之麗也,子盍歸而乘之?」

《雕華子》曰:「元清白醴葡萄醲。」「嘉肴雜醢,三臡七葅, 荔支黃柑,寒梨乾榛,沙餳石蜜,遠國儲珍,於是乃有 芻豢腯牲,麋麛豹胎,飛鳧棲鷩,養之以時,審其齊和, 適其辛酸,芳以薑椒,拂以桂蘭,會稽之菰,冀野之粱, 珍羞雜遝,灼爍芳香,此滋味之美也,子盍歸而食之?」 《依衛子》曰:「若夫赤松、王喬,羨門、安期,噓吸沆瀣,飲醴 茹芝,駕應龍,戴行雲,桴弱水,越炎氛。覽八極,度天垠。 上游紫宮,下棲崑崙。此神僊之麗也,子盍行而求之?」 先生乃興而言曰:「吁!美哉!吾子之誨,穆如清風。啟乃 嘉猷,實慰我心。」矯然傾首,邪睨元圃;軒臂矯翼,將飛 未舉。

髣?《無子》曰:「在我聖皇,躬勞至思,參天兩地,匪怠厥司。 率由舊章,遵彼前謀,正邪理謬,靡有所疑。旁窺八索, 仰鏡《三墳》,講禮習樂,儀則彬彬。是以英人底材,不賞 而勸,學而不厭,誨而不倦。於是二八之儔,列乎帝庭, 揆事施教,地平天成。然後建明堂而班辟雍,和邦國 而說遠人。化明如日,下應如神。漢雖舊邦,其政維新。」 而先生乃翻然迴面曰:「君子一言,於是觀智。先民有 言,談何容易。予雖蒙蔽,不敏指趣,敬受教命,敢不務 諸?」

《應間》有序附後
前人
编辑

有間。余者曰:「蓋聞前哲首務,務於下學上達,佐國理 民,有云為也。朝有所聞,則夕行之,立功立事,式昭德 音。是故伊尹思使君為堯舜,而民處唐、虞,彼豈虛言而已哉?必旌厥素爾。咎單、巫咸,實守王家;申伯、樊仲, 實幹周邦,服袞而朝,介圭作瑞,厥跡不朽,垂烈後昆, 不亦丕歟!且學非以要利,而富貴萃之,貴以行令,富」 以施惠。惠施令行,故《易》稱以大業,質以文美,實由華 興,器賴雕飾為好,人以輿服為榮。吾子性德體道,篤 信安仁,約己博藝,無堅不鑽,以思世路,斯何遠矣。曩 滯日官,今又原之。雖老氏曲全,進道若退,然行亦以 需。必也學非所用,術有所仰,故臨川將濟,而舟楫不 存焉。徒經思天衢,內昭獨智,固合理「民之式也。故嘗 見謗於鄙儒。深厲淺揭,隨時為義,曾何貪於支離,而 習其孤技邪?參輪可使自轉,木雕猶能獨飛,已垂翅 而還故棲,盍亦調其機而銛諸?昔有文王,自求多福, 人生在勤,不索何獲。曷若卑體屈己,美言以相剋;鳴 於喬木,乃金聲而玉振之。用後勳,雪前吝,婞佷不柔, 以意誰靳也?」應之曰:「是何觀同而見異也?君子不患 位之不尊,而患德之不崇,不恥祿之不夥,而恥智之 不博。是故藝可學而行可力也。天爵高懸,得之在命, 或不速而自懷,或羨旃而不臻,求之無益,故智者偭 而不思,阽身以徼幸,固貪夫之所為未得而豫喪也。 枉尺直尋,議者譏之;盈欲虧志,孰云非羞?於心有猜, 則簋飧饌餔猶不屑餐,旌瞀以之。意之無疑,則兼金 盈百而不嫌辭」,孟軻以之。「士或解裋褐而襲黼黻,或 委臿築而據文軒」者,度德拜爵,量績受祿也。輸力致 庸,受必有階,渾元初基,靈軌未紀,吉凶分錯,人用膧 朦,黃帝為斯深慘,有《風后》者是焉。亮之察三辰於上, 跡禍福乎下,經緯歷數,然後天步有常,則《風后》之為 也。當少昊清陽之末,實或亂德,人神雜擾,不可方物。 重黎又相顓頊而申理之,日月即次,則《重黎》之為也。 人各有能,因蓺受任。鳥師別名,四叔三正,官無二業, 事不並濟,晝長則宵短,日南則景北,天且不堪兼,況 以人該之。夫元龍迎夏,則凌雲而奮鱗,樂時也;涉冬, 則淈泥而潛蟠,避害也。公旦道行,故制典禮以尹天 下。懼教誨之不從,有人之不理。仲尼不遇,故論《六經》 以俟來辟。恥一物之不知,有事之無範。所考不齊,如 何可一。夫戰國交爭,戎車競驅,君若綴旒,人無所麗。 燭武懸縋而秦伯退師,魯連係箭而聊城弛柝。從往 則合,橫來則離,安危無常,要在說夫。咸以得人為梟, 失士為尤。故樊噲披帷,入見高祖,高祖踞洗,以對酈 生。當此之會,乃黿鳴而鱉應也。故能同心戮力,勤恤 人隱,奄受區夏,遂定帝位,皆謀臣之由也。故一介之 策,各有攸建,子長諜之,爛然有第。夫《女魃》北而應龍 翔,洪鼎聲而軍容息,溽暑至而鶉火棲,寒冰沍而黿 鼉蟄。今也皇澤宣洽,海外混同,萬方億醜,并質「共劑。 若修成之不暇,尚何功之可立?立事有三,言為下列, 下列且不可庶矣,奚冀其二哉?」於茲縉紳如雲,儒士 成林,及津者風攄,失塗者幽僻,遭遇難要,趨偶為幸。 世易俗異,事埶舛殊,不能通其變,而一度以揆之,斯 契船而求劍,守株而伺兔也。冒愧逞願,必無仁以繼 之,有道者所不履也。越王勾踐事此,故厥緒不永。捷 徑邪至,我不忍以投步;干進苟容,我不忍以歙肩。雖 有犀舟勁楫,猶人涉卬否,有須者也。姑亦奉順敦篤, 守以忠信,得之不休,不獲不吝,不見是而不惛,居下 位而不憂,允上德之常服焉。方將帥天老而友地典, 與之乎高睨而大談,《孔甲》且不足慕,焉稱殷彭及周。 聃與世殊技,固孤是求。子憂朱《泙曼》之無所用,吾恨 輪扁之無所教也。子睹木雕獨飛,愍我垂翅故棲;吾 感去蛙附鴟,悲爾先笑而後號也。斐豹以斃督燔書, 禮至以掖國作銘,弦高以牛餼退敵,墨翟以縈帶全 城,貫高以端辭顯義,蘇武以禿節效貞,蒲且以飛矰 逞巧,詹何以沈鉤致精,奕秋以棋局取譽,王豹以清 謳流聲。僕進不能參名於二立,退又不能群彼數子, 愍《三墳》之既頹,惜《八索》之不理,庶前訓之可鑽,聊朝 聽乎柱史,且韞櫝而待價,踵顏氏以行止,曾不慊夫 晉楚,敢告誠於知己。

應間序

間者,觀余去史官五載而復還,非進取之勢也。唯衡 內識利鈍,操心不改,或不我知者,以為失志矣,用為 間余。余應之以時有遇否,性命難求,因茲以露余誠 焉,名之《應間》云。

《九思》
王逸
编辑

逢尤

悲兮愁,哀兮憂。天生我兮當闇時,被諑譖兮虛獲尤, 心煩憒兮意無聊。嚴載駕兮出戲遊,周八極兮歷九 州。求軒轅兮索重華。世既卓兮遠眇眇,握佩玖兮中 路躇。羨皋繇兮建典謨,懿風后兮受瑞圖。愍余命兮 遭六極,委玉質兮於泥塗。遽傽遑兮驅林澤,步屏營 兮行丘阿。車軏折兮馬虺頹,惷悵立兮涕滂沲。思丁 文兮聖明哲,哀平差兮迷謬愚。《呂傅》舉兮殷周興,《忌 嚭》專兮郢吳虛。仰長歎兮氣結《悒殟》絕兮活復蘇。 虎兕爭兮於廷中,豺狼鬥兮我之隅。雲霧會兮日冥

晦,飄風起兮揚塵埃。走鬯䟫兮作東西,欲竄伏兮其
考證.svg
焉如?念靈閨兮奧重深,輒願竭節兮隔無繇。望舊邦

兮路委隨,憂心悄兮志勤劬。魂煢煢兮不遑寐,目眩 眩兮寤終朝。

怨上

「令尹兮謷謷,群司兮譨譨。哀哉兮淈淈,上下兮同流。 菽藟兮蔓衍,芳䖀兮挫枯。朱紫兮雜亂,曾莫兮別諸。 倚此兮巖穴,永思兮窈悠。嗟懷兮眩惑,用志兮不昭。 將喪兮玉斗,遺失兮鈕樞。我心兮煎熬,惟是兮用憂。 集慕兮九旬,退顧兮彭務。擬斯兮二蹤,未知兮所投。 謠吟兮中野,上察兮璇璣。大火兮西睨,攝提兮運低。」 雷霆兮硠磕,雹霰兮霏霏。奔電兮光晃,涼風兮愴悽。 鳥獸兮驚駭,相從兮宿棲。鴛鴦兮噰噰,狐狸兮。 哀吾兮介特,獨處兮罔依。螻蛄兮鳴東,蟊蠽兮號西。 蛓緣兮我裳,蠋入兮我懷。蟲豸兮夾余,惆悵兮自悲。 佇立兮忉怛,《心結》縎兮折摧。

疾世

周徘徊兮漢渚,求水神兮靈女。嗟此國兮無良,謀女 詘兮謰謱。鷃雀列兮譁讙,鴝鵒鳴兮聒余。抱昭華兮 寶璋,欲衒鬻兮莫收。言逝邁兮北徂。叫我友兮配耦, 日陰曀兮未光闃雿兮靡睹,紛載驅兮高馳,將諮 詢兮皇羲。遵河皋兮周流,路變易兮時乖。濿滄海兮 東遊,沐盥浴兮天池。訪太昊兮道要,云靡貴兮仁義, 志欣樂兮反征。就周文兮邠岐。秉玉英兮結誓,日欲 暮兮心悲。惟天祿兮不再,背我信兮自違。踰隴堆兮 渡漠,過桂車兮合黎。赴崑山兮馽騄,從盧敖兮棲遲。 吮玉液兮止渴,齧芝華兮療飢。居嵺廓兮尟疇,遠梁 昌兮幾迷。望江漢兮濩渃,《心緊》豢兮傷懷。時朏朏兮 且旦,塵漠漠兮未晞。憂不暇兮寢食,吒增歎兮如雷。

憫上

哀世兮睩睩,諓諓兮嗌喔。眾多兮阿媚。骩靡兮成俗。 貪枉兮黨比,貞良兮煢獨,鵠竄兮枳棘,鵜集兮帷幄。 蘮蕠兮青䓗,槁本兮萎落。睹斯兮偽惑,心為兮隔錯。 逡巡兮圃藪,率彼兮畛陌。川谷兮淵淵,山峊兮硌硌。 叢林兮崟崟,林榛兮岳岳。霜雪兮漼溰,冰凍兮洛澤。 東西兮南北,罔所兮歸薄。庇廕兮枯樹,匍匐兮巖石。 踡跔兮寒局。數獨處兮志不申,年齒盡兮命迫促。魁 纍擠摧兮常困辱,含憂強老兮愁無樂。鬚髮蔓顇兮 顠鬢白,思靈澤兮一膏沐。懷蘭英兮把瓊若,待天明 兮立躑躅。雲濛濛兮電儵爍,孤鶵驚兮鳴呴呴。思怫 鬱兮肝切剝,忿悁悒兮孰訴告。

遭厄

「悼屈子兮遭厄,沈玉躬兮湘汨。何楚國兮難化,迄于 今兮不易。」士莫志兮羔裘,競佞諛兮讒鬩鬩。指正義 兮為曲,訿璧玉兮為石。鶻鵰遊兮華屋,鵔鸃棲兮柴 蔟。起奮迅兮奔走,違群小兮謑詬。載青雲兮上昇,適 昭明兮所處。躡天衢兮長驅,踵九陽兮戲蕩。越雲漢 兮南濟,秣余馬兮河鼓。霄霓紛兮晻翳,參辰回兮顛 「倒,逢流星兮問路,顧指我兮從左俓。」觜兮直馳,御 者迷兮失軌。遂蹋達兮邪造。與日月兮殊道。志閼絕 兮安如?哀所求兮不耦。攀天階兮下視。見《鄢郢》兮舊 宇。意逍遙兮欲歸,眾穢盛兮杳杳。思哽饐兮詰詘,涕 流瀾兮如雨。

悼亂

嗟嗟兮悲夫,殽亂兮紛挐,《茅絲》兮同。冠履兮共絇, 《督萬》兮侍宴。周邵兮負芻。白龍兮見射,靈龜兮執拘。 仲尼兮困厄,鄒衍兮幽囚。伊余兮念茲,奔遁兮隱居。 將升兮高山,上有兮猴猿。欲入兮深谷,下有兮虺蛇。 左見兮鳴鵙,右睹兮呼梟。惶悸兮失氣,踊躍兮距跳。 便旋兮中原,仰天兮增歎。菅蒯兮野莽,萑葦兮千眠。 鹿蹊兮貒貉兮蟫蟫,鸇鷂兮軒軒。鶉䳺兮甄甄。 哀我兮寡獨,靡有兮匹倫。意欲兮沈吟,迫日兮黃昏。 元鶴兮高飛,增逝兮青冥。鶬鶊兮喈喈,山鵲兮嚶嚶。 鴻鸕兮振翅,歸雁兮于征。吾志兮覺悟,懷我兮聖京。 垂屣兮將起,跓竢兮須明。

傷時

「惟昊天兮昭靈,陽氣發兮清明。風習習兮和煖,百艸 萌兮華榮。堇荼茂兮敷疏,蘅芷彫兮瑩嫇。愍貞良兮 遇害,將夭折兮碎糜。時混混兮澆饡,哀當世兮莫知。 覽往昔兮俊彥,亦詘辱兮係纍。管束縛兮桎梏,百貿 易兮傳賣。遭桓繆兮識舉,才德用兮列施。且從容兮 自慰,玩琴書兮遊戲,迫中國兮迮陿。吾欲之兮九夷」, 超五嶺兮嵯峨。觀浮石兮崔嵬,陟丹山兮炎野。屯余 車兮黃支,就祝融兮稽疑,嘉已行兮無為。乃回朅兮 北遊,遇神孈兮冥娭。欲靜居兮自娛,心愁慼兮不能。 放余轡兮策駟,忽風騰兮雲浮。蹠飛杭兮越海,從安 期兮蓬萊。緣天梯兮北上,登太一兮玉臺。使素女兮 鼓簧,乘戈和兮謳謠。聲噭誂兮清和,音晏衍兮要婬。 咸欣欣兮酣樂,余眷眷兮獨悲。顧《章華》兮太息,志戀 戀兮依依。

哀歲

旻天兮清涼,元氣兮高朗。北風兮潦烈,艸木兮蒼唐 吚吷兮噍噍,蝍蛆兮穰穰。歲忽忽兮惟暮,余感時兮 悽愴。傷俗兮泥濁,矇蔽兮不章。寶彼兮砂礫,捐此兮 夜光。椒瑛兮涅汙,枲耳兮充房。攝衣兮緩帶,操戈兮 墨陽。昇車兮命僕,將馳兮四荒。下堂兮見蠆,出門兮 觸蜂。巷有兮蚰蜒,邑多兮螳螂。睹斯兮嫉賊,心為兮 切傷。俛念兮子胥,仰憐兮比干。投劍兮脫冕,龍屈兮 蜿蟤。潛藏兮山澤,匍匐兮叢攢。窺見兮溪澗,流水兮 沄沄。黿鼉兮欣欣,鱣鯰兮延延。群行兮上下,駢羅兮 列陳。自恨兮無友,特處兮煢煢。冬夜兮陶陶,雨雪兮 冥冥。神光兮熲熲,鬼火兮熒熒。修德兮困控,愁不聊 兮遑生。憂紆兮鬱鬱,惡所兮寫情。

守志

「陟玉巒兮逍遙,覽高岡兮嶢嶢。桂樹列兮紛敷,吐紫 華兮布條。實孔鸞兮所居,今其集兮惟鴞,烏鵲驚兮 啞啞,余顧瞻兮怊怊。彼日月兮闇昧,障覆天兮祲氛。 伊我后兮不聰,焉陳誠兮效忠。攄羽翮兮超俗,遊陶 遨兮養神。乘六蛟兮蜿蟬,遂馳騁兮陞雲。揚彗光兮 為旗,秉電策兮為鞭。朝晨發兮鄢郢,食時至兮增泉。 繞曲阿兮北次,造我車兮南端。謁元黃兮納贄,崇忠 貞兮彌堅。歷九宮兮遍觀,睹祕藏兮寶珍。就傅說兮 騎龍,與織女兮合婚。舉天罼兮掩邪,彀天弧兮射姦。 隨真人兮翱翔,食元氣兮長存。望太微兮穆穆,睨三 階兮炳分。相輔政兮成化,建烈業兮垂勳。日瞥瞥兮 西沒,道遐迥兮阻嘆。志稸積兮未通」,悵敞罔兮自憐。 《辭》曰:「天庭明兮雲霓藏,三光朗兮鏡萬方。斥蜥蜴兮 進龜龍,策謀從兮翼機衡。配稷契兮恢唐功,嗟英俊 兮未為雙。」

《釋誨》
蔡邕
编辑

有務世,公子誨於華顛。胡老曰:「蓋聞聖人之大寶曰 位,故以仁守位,以財聚人。然則有位斯貴,有財斯富, 行義達道,士之司也。故伊摯有負鼎之衒,仲尼設執 鞭之言,甯子有《清商》之歌,百里有豢牛之事。夫如是, 則聖哲之通趣,古人之明志也。」夫子生清穆之世,秉 醇和之靈,覃思典籍,韞櫝《六經》,安貧樂賤,與世無營, 沈精重淵,抗志高冥,包括無外,綜析無形,其已久矣。 曾不能拔萃出群,揚芳飛文,登天庭,序彝倫,掃六合 之穢慝,清宇宙之埃塵,連光芒於白日,屬炎氣於景 雲,時逝歲暮,默而無聞。小子惑焉,是以有云。方今聖 上寬明,輔弼賢智,崇英逸偉,不墜於地。德弘者建宰 相而裂土,才羨者荷榮祿而蒙賜。盍「亦回塗要至,俛 仰取容,輯當世之利,定不拔之功,榮家宗於此時,遺 不滅之令蹤。夫獨未之思邪?何為守彼而不通此?」胡 老傲然而笑曰:「若公子所謂睹曖昧之利,而忘昭晰 之害,專必成之功,而忽蹉跌之敗者已。」公子謖爾斂 袂而興曰:「胡為其然也?」胡老曰:「居,吾將釋汝。昔自太 極,君臣始基,有羲皇之洪寧,唐虞之至時。三代之隆, 亦有緝熙;五伯扶微,勤而撫之。」於斯已降,天綱縱,人 紀弛,王塗壞,太極陁,君臣土崩,上下瓦解。於是智者 騁詐,辯者馳說,武夫奮略,戰士講銳。電駭風馳,霧散 雲披,變詐乖詭,以合時宜。或畫一策而綰萬金,或談 崇朝而錫瑞珪,連衡者六印磊落,合從者駢組流離。 隆貴「翕習,積富無崖,據巧蹈機,以忘其危。夫華離蔕 而萎,條去幹而枯,女冶容而淫,士背道而辜。人毀其 滿,神疾其邪。利端始萌,害漸亦芽,速速方轂,夭夭是 加,欲豐其屋,乃蔀其家。是故天地否閉,聖哲潛形,石 門守晨,沮溺耦耕。顏斶抱璞,蘧瑗保生。齊人歸樂,孔 子斯征。雍渠驂乘逝而遺輕。夫豈傲主而」背國乎?道 不可以傾也。且我聞之,日南至則黃鍾應,融風動而 魚上冰,蕤賓統則微陰萌,蒹葭蒼而白露凝。寒暑相 推,陰陽代興,運極則化,理亂相承。今大漢紹陶唐之 洪烈,盪四海之殘災,隆隱天之高,折緪地之基,皇道 惟融,帝猷顯丕,泜泜庶類,含甘吮滋,檢六合之群品, 濟之乎雍熙。群僚恭己於職司,聖主垂拱乎兩楹。君 臣穆穆,守之以平。濟濟多士,端委縉綎。鴻漸盈階,振 鷺充庭。譬猶鍾山之玉,泗濱之石,累珪璧不為之盈, 採浮磬不為之索。曩者洪源辟而四隩集,武功定而 干戈戢,獫狁攘而吉甫宴,城濮捷而晉凱入。故當其 有事也,則蓑笠並載,擐甲揚鋒,不給於務。當其無事 也,則舒紳緩佩,鳴玉以步,綽有餘裕。夫世守閥子,𣊓 御之族,天隆其祐,主豐其祿,抱膺從容,爵位自從,攝 須理髯,餘官委貴。其進取也,順傾轉圓,不足以喻其 便;逡巡放屣,不足以況其易。夫夫有逸群之才,人人 有優贍之智,童子不問疑於老成,瞳矇不稽謀於先 生,心恬澹於守高,意無為於持盈。粲乎煌煌,莫非華 榮。明哲泊焉,不失所寧。狂淫振蕩,乃亂其情。貪夫殉 財,夸者死權。瞻仰此事,體躁心煩。闇謙盈之效,迷損 益之數。騁駑駘於修路,慕騏驥而增驅,卑俯乎外戚 之門,乞助乎近貴之譽。榮顯未副,從而顛踣。下獲熏 胥之辜,高受滅家之誅。前車已覆,襲軌而騖。曾不鑒 禍,以知畏懼,予惟悼哉。害其若「是,天高地厚,跼而蹐 之,怨豈在明?患生不思,戰戰兢兢,必慎厥尢。且用之則行,聖訓也;舍之則藏」,至順也。夫九河盈溢,非一凷 所防;帶甲百萬,非一勇所抗。今子責匹夫以清宇宙, 寧可以水旱而累堯湯乎?懼煙炎之燬熸,何光芒之 敢揚哉?且夫地將震而樞星直,井無景則日陰食,元 首寬則望舒朓,「侯王肅則月側匿。是以君子推微達 著,尋端見緒,履霜知冰,踐露知暑,時行則行,時止則 止。消息盈沖,取諸天紀,利用遭泰,可與處否,樂天知 命,持神任己。群車方奔乎險路,安能與之齊軌?思危 難而自豫,故在賤而不恥。」方將騁馳乎典籍之崇塗, 休息乎仁義之淵藪,盤旋乎周孔之庭宇,揖儒墨而 與為友,舒之足以光四表,收之則莫能知其所有。若 乃丁千載之運,應神靈之符,闓閶闔,乘天衢,擁華蓋 而奉皇樞,納元策於聖德,宣太平於中區。計合謀從, 己之圖也。勳績不立,予之辜也。龜鳳山翳,霧露不除, 踊躍草萊,祇見其愚。不我知者,將謂之迂。修業思真, 棄此焉如。靜以俟命,不斁不渝。百歲之後,歸乎其居。 幸其獲稱,天所誘也,罕漫而已,非巳咎也。昔伯翳綜 聲於《鳥語》,葛盧辨音於鳴牛,董父受氏於豢龍,奚仲 供德於衡輈,倕氏興政於巧工,造父登御於驊騮,非 子享土於善圉,狼瞫取右於禽囚,弓父畢精於筋角, 佽飛明勇於赴流,壽王創基於格五,東方要幸於談 優,上官效力於執蓋,弘羊據相於運籌。僕不能參跡 於若人,故抱璞而優游。於是公子仰首降階,忸怩而 避。胡老乃揚衡含笑,援琴而歌。歌曰:「練余心兮浸太 清,滌穢濁兮存正靈。和液暢兮神氣寧,情志泊兮心 亭亭,嗜欲息兮無由生。踔宇宙而遺俗兮,眇翩翩而 獨征。」

《釋譏》
郤正
编辑

正為祕書令。性澹於榮利,而尢耽意文章,自司馬、王、揚、班、傅、張、蔡之儔,遺文篇賦及當世美書善論,益部有者則鑽鑿推求,略皆寓目。自在內職,與宦人黃皓比屋,周旋經三十年。皓從微至貴,操弄威權。正既不為皓所愛,亦不為皓所憎,是以官不過六百石而免於憂患。依則先儒,假文見意,號曰《釋譏》。其文繼於崔駰達旨。其辭曰:

或有譏余者曰:「聞之前記,夫事與時並,名與功偕。然 則名之與事,前哲之急務也。是故創制作範,匪時不 立;流稱垂名,匪功不記。名必須功而乃顯,事亦俟時 以行止,身沒名滅,君子所恥。是以達人研道,探賾索 微,觀天運之符表,考人事之盛衰,辨者馳說,智者應 機,謀夫演略,武士奮威,雲合霧集,風激電飛,量時揆」 宜,用取世資,小屈大伸,存公忽私,雖尺枉而尋直,終 揚光以發輝也。今三方鼎跱,九有未乂,悠悠四海,嬰 丁禍敗。嗟道義之沉塞,愍生民之顛沛,此誠聖賢拯 救之秋,烈士樹功之會也。吾子以高朗之才,珪璋之 質,兼覽博闚,留心道術,無遠不致,無幽不悉,挺身取 命,幹茲奧祕,躊躇紫闥,喉舌是執,九「考不移,有入無 出。究古今之真偽,計時務之得失。雖時獻一策,偶進 一言,釋彼官責,慰此素飧,固未能輸竭忠款,盡瀝胸 肝,排方入直,惠彼黎元,俾吾徒草鄙並有聞焉也。盍 亦綏衡緩轡,回軌易塗,輿安駕肆,思馬斯徂。審厲揭 以投濟,要《夷庚》之赫憮,播秋蘭以芳世,副吾徒之彼 圖,不亦盛與!」余聞而嘆曰:「嗚呼,有若云乎耶!夫人心 不同,實若其面。子雖光麗,既美且艷,管闚筐舉,守厥 所見,未可以言八紘之形埒,信萬事之精練也。」或人 率爾仰而揚衡曰:「是何言與!是何言與!」余應之曰:「虞 帝以面從為戒,孔聖以說己為尢。若子之言,良我所 思,將為吾子論而釋之。昔在洪荒,矇昧肇初,三皇應 籙,五」帝承符,爰暨夏、商,前典攸書。姬衰道缺,霸者翼 扶,嬴氏慘虐,吞嚼八區。於是縱橫雲起,狙詐如星,奇 邪蜂動,智故萌生。或飾真以讎偽,或挾邪以千榮,或 詭道以要上,或鬻技以自矜。背正從邪,棄直就佞,忠 無定分,義無常經。故「鞅法窮而慝作,斯義敗而姦成, 呂門大而宗滅,韓辯立而身刑。夫何故哉?」利回其心, 寵耀其目。赫赫龍章,鑠鑠車服。媮幸苟得,如反如仄。 淫邪荒迷,恣雎自極。和鸞未調,而身在轅側;庭宁未 踐,而棟折榱覆。天收其精,地縮其澤。人弔其躬,鬼芟 其額。初升高岡,終隕幽壑。朝為榮潤,夕為枯魄。是以 賢人君子,深圖遠慮,畏彼咎戾,超然高舉。寧曳尾於 途中,穢濁世之休譽。彼豈輕主慢民,而忽於時務哉? 蓋《易》著「行止」之戒,《詩》有「靖恭」之歎,乃神之聽之,而道 使之然也。自我大漢,應天順民,政治之隆,皓若陽春, 俯憲坤典,仰式乾文,播皇澤以熙世,揚茂化之醲醇。 君臣履度,各守厥真。上垂詢納之弘,下有匡救之責, 士無虛華之寵,民有一行之跡,粲乎亹亹,尚此忠益。 然而道有隆窳,物有興廢,有聲有寂,有光有翳,朱陽 否於素秋,元陰抑於孟春,羲和逝而望舒係,運氣匿 而耀靈陳沖質不永,桓、靈墜敗,英雄雲布,豪傑蓋世。 家挾殊議,人懷異計,故從橫者欻披其胸,狙詐者暫 吐其舌也。今天網已綴,德樹西鄰,丕顯祖之宏規,縻 好爵於士人。興五教以訓俗,豐九德以濟民,肅「明祀以礿祭,幾皇道以輔真。雖跱者未一,偽者未分,聖人 垂戒,蓋均無貧。故君臣協美於朝,黎庶欣戴於野,動 若重規,靜若疊矩。」濟濟偉彥,元凱之倫也;有過必知, 顏子之仁也;侃侃庶政,冉季之治也;鷹揚鷙騰,伊望 之事也;總群俊之上略,含薛氏之三計,敷張陳之祕 策,故力征以勤世,援華英而不遑,豈暇修枯籜於榛 穢哉?然吾不才,在朝累紀,託身所天,心焉是恃,樂滄 海之廣深,嘆嵩嶽之高峙,聞仲尼之贊商,感鄉校之 益己,彼平仲之和羹,亦進可而替否。故矇誦瞽說,時 有攸獻,譬遒人之有采於市閭,游童之吟詠乎疆畔, 庶以增廣福祥,輸力規諫。若其合也,則以闇協明,進 應靈符;如其違也,自我常分,退守己愚,進退任數,不 矯不誣,循性樂天,夫何恨諸?此其所以既入不出,有 而若無者也。狹屈氏之常醒,濁漁父之必醉,溷柳季 之卑辱,褊夷叔之高懟,合不以得,違不以失,得不充 詘失,不慘悸不樂,前以顧軒,不就,後以慮輊,不粥譽 以干澤,不辭愆以忌絀?何責之釋,何飧之恤,何方之 排,何直之入,九考不移,固其所執也。方今朝士山積, 髦俊成群,猶鱗介之潛乎巨海,毛羽之集乎鄧林,游 禽逝不為之尟,浮魴臻不為之殷。且陽靈幽於唐葉, 陰精應為商時,陽盱請而洪災息,桑林禱而甘澤滋, 行止有道,啟塞有期,我師遺訓,不怨不尢,委命恭己, 我又何辭?辭窮路單,將反初節,綜《墳》典之流芳,尋孔 氏之遺藝,綴微辭以存道,憲先軌而投制,韙叔肹之 優游,美疏氏之遐逝,收止足以言歸,汎浩然以容裔, 欣環堵以恬娛,免咎悔於斯世,顧茲心之未泰,懼末 途之泥滯,仍求激而增憤,肆中懷以告誓。昔九方考 精於至貴,秦牙沉思於殊形,薛燭察寶以飛譽,瓠梁 託弦以流聲,齊隸拊髀以濟文,楚客潛寇以保荊。雍 門援琴而挾說,韓哀秉轡而馳名。盧敖翱翔乎元闕, 若士竦身於雲清。余實不能齊技於數子,故乃靜然 守己而自寧。

《九愁賦》
魏·曹植
编辑

「嗟離思之難忘,心慘毒而含哀。踐南畿之末境,越引 領之徘徊。眷浮雲以太息,顧攀登而無階。匪徇榮而 愉樂,信舊都之可懷。恨時王之謬聽,受奸枉之虛辭。 揚天威以臨下,忽放臣而不疑。登高陵而反顧,心懷 愁而荒悴。念先寵之既隆,哀後施之不遂。雖危亡之 不豫,亮無遠君之心。」刈桂蘭而秣馬,舍余車於西林。 「願接翼於歸鴻。嗟高飛而莫攀,因流景而寄言。響一 絕而不還,傷時俗之趨險,獨悵望而長愁。感龍鸞而 匿跡,如吾身之不留。竄江介之曠野,獨眇眇而沈舟。 思孤客之可悲,改予身之翩翔。豈天監之孔明,將時 運之無常。謂內思而自策,算乃昔之愆殃。以忠言而 見黜,信毋負於時王。俗參差而不齊,豈毀譽之可同, 兢昏瞀以營私」,害予身之奉公,共朋黨而妒賢,俾予 濟乎長江,嗟大化之移易,悲性命之攸遭,愁慊慊而 繼懷,怛慘慘而情挽,曠年載而不回,長去君兮悠遠, 御飛龍之蜿蜒,揚翠霓之華旌,絕紫霄而高騖,飄弭 節於天庭,披輕雲而下觀,覽九土之殊形,顧南郢之 邦壤,咸蕪穢而倚頓,「驂盤桓而思服。仰御驤以悲鳴, 紆予袂而長涕,僕夫感以失聲,履先王之正路,豈淫 徑之可遵,知犯君之招咎,恥干媚而求親,顧旋復之 無軏,長自棄於遐濱,與麋鹿以為群,宿林藪之葳蓁, 野蕭條而極望,曠千里而無人。民生期於必死,何自 苦以終身?寧作清水之沉泥,不為濁路之飛塵。踐蹊 隧之」危阻,登岧嶢之高岑。見失群之離獸,覿偏棲之 孤禽。懷憤激以切痛,苦回忍之在心。愁戚戚其無為。 遊綠林而逍遙。臨白水以悲嘯,猿驚聽而失條。亮無 怨而棄逐,乃余行之所招。

《應譏》
陳琳
编辑

客有譏余者云:「聞君子動作周旋,無所苟而已矣。今 主君鍾陰陽之美,總賢聖之風,固非世人所能及。遭 豺狼肆虐,社稷隕傾,既不能抗節服義,與主存亡,而 背枉違難,耀茲武功,徒獨震撲山東,剝落元元,結疑 本朝,假拒群奸,使己蒙噂㳫之謗,而他人受討賊之 勳,捐功棄力,以德取怨。今賤文德而貴武勇,任權譎 而背舊章,無乃非至德之純美,而有闕於後人哉?」主 人曰:「是何言也!夫兵之設亦久矣,所以威不軌而懲 淫慝也。夫申鳴違父,樂羊食子,季友鴆兄,周公戮弟, 猶忍而行之,王事所不得已也。而況將避讒慝之嫌, 棄社稷之難,愛暫勞之民,忘永康之樂,此庸夫猶所 不為,何有冠世之士哉?昔洪水淊天」,汎濫中國,伯禹 躬之,過門而不入,率萬方之民致力乎溝洫。及至《簫 韶》九成,百獸率舞,垂拱無為,而天下宴如,夫豈前好 勤而後媮樂乎?蓋以彼勞求斯逸也。夫世治責人以 禮,世亂則考人以功,斯各一時之宜。故有論戰陣之 權於清廟之堂者狂矣,陳俎豆之器於城濮之墟者, 則悖矣。是以達人君子,必相時以立功,必揆宜以處 事。孝靈既喪,妭官放禍,棟臣殘酷,宮室焚火,主君乃 芟凶族,夷惡醜,蕩滌朝奸,清澄守職也。既乃卓為封蛇,幽鴆帝后,強以暴國,非力所討,違而去之,宜也。是 故天贊人和,無思不至,用能合師百萬,若運諸掌者, 義也。今人主以寬弘為宇,仁義為廬,若地之載,如天 之幬,「故當其聞管籥之聲,則恐民之病也;見羽毛之 美,則懼士之勞也;察稼穡之不時,則推民之匱也;臨 臺觀之崇高,則恤役之病也。是以虛心恭己,取人之 謨,闢四門,廣諫路,貴讜言,賤巧偽,慮不專行,功不擅 美,咨事若不及,求愆恐不聞,用能使賢智者盡其策, 勇敢者竭其身,故舉無遺闕,而風烈宿宣」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