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80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七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八十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八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八十卷目錄

 遇合部藝文四詩詞

  邶風北門三章

  飯牛歌          周甯戚

  龜山操           孔子

  息鄹操           同前

  槃操            同前

  猗蘭操           同前

  去魯歌           同前

  臨河歎           同前

  楚聘歌           同前

  丘陵歌           同前

  佹詩            荀卿

  與春申君書後賦       前人

  琴思楚歌         漢王逸

  見志詩二首       酈炎

  豫章行          魏曹植

  琴歌            阮瑀

  贈毋丘儉          杜摯

  贈毋丘荊州         前人

  答杜摯          毋丘儉

  贈山濤         晉司馬彪

  鞠歌行有序       陸機

  詠史詩二首       左思

  雜詩            張協

  擬古二首       宋鮑照

  種蘭            袁淑

  擬左記室思詠史      梁江淹

  初至壽春作         吳均

  示程伯達        北魏胡叟

  牆上難為趨       北周王褒

  東征歌          隋王通

  重酬范郎中并序    唐王維

  寄荊州張丞相        前人

  書情獻相公         嚴維

  放歌行          王昌齡

  歲暮歸南山        孟浩然

  古風四首        李白

  贈范金卿          前人

  奉贈韋丈左丞二十二韻    杜甫

  遣興            前人

  述古            前人

  短歌行贈王郎司直      前人

  寄狄明府          前人

  君不見GJfont蘇徯        前人

  投簡成華兩縣諸子      前人

  可歎            前人

  緩歌行           李頎

  懷哉行           薛據

  古興            前人

  送綦毋潛          盧象

  辭房相公          張偁

  雜體           韋應物

  贈康洽           李端

  失意歸吳因寄東臺劉侍郎   孟郊

  致酒行           李賀

  將歸故山留別杜侍郎     王建

  感興           明高岱

  送王明善有序以上詩  俞允文

  沁園春夢方孚若以上詞明劉潛夫

 遇合部紀事

人事典第八十卷

遇合部藝文四詩詞编辑

《邶風北門三章》
编辑

衛之賢者,處亂世事暗,君不得其志,故因出北門,而賦以自比。

出自北門,憂心殷殷,終窶且貧,莫知我艱,已焉哉,天 實為之,謂之何哉。

王事適我,政事一埤益我,我入自外,室人交遍GJfont我, 已焉哉,天實為之,謂之何哉。

王事敦我,政事一埤遺我,我入自外,室人交遍摧我, 已焉哉,天實為之,謂之何哉。

《飯牛歌》
周甯戚
编辑

《淮南子》曰:甯戚欲干齊桓公,困窮無以自達,於是為商旅,將任車,以商於齊,暮宿於郭門外。桓公郊迎客,夜開門,辟任車,爝火甚眾,越飯牛車下,擊牛角而疾商歌。桓公聞之,曰:異哉。非常人也。令後車載之,因授以政,蜩笑外稿云:此歌不類春秋時人語,蓋後世所擬者高誘,註《呂氏春秋》謂戚所歌乃

詩碩鼠之辭,雖未見所據,亦可見南山白石之歌,誘初未之見也,然其辭亦激烈,足以動人。

南山矸白石爛,生不逢堯與舜禪短,布單衣適至骭 從昏,飯牛薄夜,半長夜漫漫何時旦。

滄浪之水,白石粲中有鯉魚,長尺半弊,布單衣裁至 骭,清朝飯牛至夜半,黃犢上阪且休息,吾將捨汝相 齊國。

劉向別錄所載

出東門兮,厲石斑上有松柏,青且闌麤布衣兮,縕縷 時不遇兮,堯舜主牛兮,努力食細草,大臣在爾側,吾 當與爾適楚國。

《龜山操》
孔子
编辑

琴操曰:季桓子受齊女樂,孔子欲諫不得,退而望魯龜山,作此曲,以喻季氏之蔽魯也。

予欲望魯兮龜山蔽之手,無斧柯奈龜山何。

《息鄹操》
同前
编辑

《孔叢子》曰:趙GJfont子使聘夫子,將至焉。及河,聞鳴犢趙犨之見殺也。迴輿而旋之衛,息鄹,為操云云。《家語》曰:還息於鄹,作槃琴以哀之。即此歌也。

周道衰微禮樂陵遲,文武既墜,吾將焉歸,周遊天下, 靡邦可依,鳳鳥不識,珍寶梟鴟,眷然顧之,慘然心悲, 巾車命駕,將適唐都,黃河洋洋,攸攸之魚,臨津不濟, 還轅息鄹,傷予道窮,哀彼無辜,翱翔于衛,復我舊廬, 從吾所好,其樂只且。

《槃操》
同前
编辑

事與前同,又名息鄹操。

竭澤而漁,蛟龍不遊,覆巢毀卵,鳳不翔留,慘予心悲, 還轅息鄹。

《猗蘭操》
同前
编辑

琴操曰:孔子歷聘諸侯。諸侯莫能任,自衛反魯,隱谷之中,見薌蘭獨茂,喟然嘆曰:蘭當為王者香,今乃與眾草為伍。止車援琴歌之,自傷不逢時,託辭於蘭云。

習習谷風,以陰以雨,之子于歸,遠送于野,何彼蒼天, 不得其所,逍遙九州,無所定處,時人闇蔽,不知賢者, 年紀逝邁,一身將老。

《去魯歌》
同前
编辑

《史記》曰:孔子相魯。齊人遺女樂,季桓子受之,三日不聽政;郊,又不致膰俎於大夫。孔子遂行,宿乎屯。而師己送,曰:夫子則非罪。孔子曰:吾歌可夫。歌云云。桓子聞之,曰:夫子罪我以群婢故也。

彼婦之口,可以出走;彼婦之謁,可以死敗。優哉游哉, 維以卒歲。

《臨河歎》
同前
编辑

孔子適晉,臨河不濟,歎而作歌。

秋水衍兮風揚波,舟楫顛倒更相加,歸來歸來胡為 斯。

《楚聘歌》
同前
编辑

《孔叢子》曰:楚王使使奉金幣聘夫子,宰予冉有曰:夫子之道,至是行矣。遂請見,問曰:太公勤身苦志,八十而遇文王,孰與許由之賢乎。曰:許由,獨善其身者也。太公,兼利天下者也。然今世無文王。雖有太公,孰能識之。乃歌曰:

大道隱兮禮為基,賢人竄兮將待時,天下如一兮欲 何之。

《丘陵歌》
同前
编辑

《孔叢子》曰:哀公使以幣如衛迎夫子,而不能賞用也。故夫子作丘陵之歌。

登彼丘陵,峛崺其阪,仁道在邇,求之若遠,遂迷不復, 自嬰屯蹇,喟然迴慮,題彼泰山,鬱確其高,梁甫迴連, 枳棘充路,陟之無緣,將伐無柯,患茲蔓延,惟以永歎, 涕霣潺湲。

《佹詩》
荀卿
编辑

《佹詩》者,荀卿子之所作也,或曰:荀卿既為蘭陵令,客有說春申君者,曰:湯以亳,武王以鎬,皆有天下,今荀子賢而君借以百里之勢,臣為君危之。春申君乃謝荀子,荀子去之,趙人又說春申君曰:昔伊尹去夏入殷,殷王而夏亡,管仲去魯入齊,魯弱而齊彊賢者,所在其君,未嘗不尊榮也,今荀子天下賢士,君何為謝之。春申君又使人請荀子,荀子不還而遺之賦,即此《佹詩》也。

天下不治,請陳佹詩,天地易位,四時易鄉,列星隕墜, 旦暮晦盲,幽暗登昭,日月下藏,公正無私,反見縱橫, 志愛公利,重樓疏堂,無私罪人,憼革二兵,道德純備, 讒口將將,仁人絀約,敖暴擅強,天下幽險,恐失世英, 螭龍為蝘蜓,鴟梟為鳳凰,比干見刳,孔子拘匡,昭昭 乎,其知之明也,郁郁乎,其遇時之不祥也,拂乎其欲, 禮義之大行也,闇乎天下之晦盲也,皓天不復憂無 疆也,千秋必反,古之常也,弟子勉學,天不忘也,聖人 共手,時幾將矣,與愚亦疑,願聞反辭,其少歌也,念彼 遠方,何其塞矣,仁人絀約,暴人衍矣,忠臣危殆,讒人般矣,璇玉瑤珠不知佩也,雜布與錦不知異也,閭娵 子奢莫之媒也,嫫母刀父是之喜也,以盲為明,以聾 為聰,以危為安,以吉為凶,嗚呼,上天曷維其同。

《與春申君書後賦》戰國策載小異
前人
编辑

寶珍隨珠,不知俾兮,褘衣與絲,不知異兮,閭姝子奢, 莫知媒兮,嫫母求之,又甚喜兮,以瞽為明,以聾為聰, 以是為非,以吉為凶,嗚呼,上天曷謂其同。

《琴思楚歌》
漢·王逸
编辑

盛陰修夜何難曉,思念糾戾腸摧繞,時節晚,莫年齒 老,冬夏更運,去若頹寒,來暑往難,逐追形容,減少顏 色虧時,忽晻晻若騖馳,意中私喜,施用為內,無所恃 失本義,志願不得,心肝沸憂,懷感結重,嘆噫歲月已 盡去奄忽亡官,失祿去家室,思想君命幸復位,久處 無成,卒放棄。

《見志詩》
二首         酈炎
编辑

大道夷且長,窘路狹且促,修翼無卑棲,遠趾不步,局 舒吾凌霄羽,奮此千里足,超邁絕塵驅,倏忽誰能逐 賢,愚豈常類,稟性在清濁,富貴有人,藉貧賤無天祿, 通塞苟由己志,士不相卜,陳平敖里社,韓信釣河曲, 終居天下,宰食此萬鍾祿,德音流千載,功名重山嶽, 靈芝生河洲,動搖因洪波,蘭榮一何晚,嚴霜瘁其柯, 哀哉二芳草不植泰山,阿文質道所貴,遭時用有嘉 絳,灌臨衡宰謂誼崇浮華,賢才抑不用,遠投荊南沙, 抱玉乘龍驥不逢,樂與和安得,孔仲尼為世,陳四科。

《豫章行》
魏·曹植
编辑

窮達難豫圖,禍福信亦然。虞舜不逢堯,耕耘處中田。 太公未遭文,漁釣終渭川。不見魯孔丘,窮困陳蔡間。 周公下白屋,天下稱其賢。

《琴歌》
阮瑀
编辑

《魏書》曰:太祖雅聞瑀名,辟之,不應,乃逃入山中。太祖使人焚山,得瑀。太祖時征長安,大延賓客,怒瑀不與語,使就技人列。瑀善解音,能鼓琴,撫絃而歌。為曲既捷,音聲殊妙,太祖大悅。

奕奕天門開,大魏應期運。青蓋巡九州,在東西人怨。 士為知己死,女為悅者玩。恩義苟潛暢,他人焉能亂。

《贈毋丘儉》
杜摯
编辑

《文章敘錄》曰:摯與毋丘儉鄉里相親,故為詩與儉,求仙人藥一丸,欲以相感切儉求助也。儉答以詩,然摯竟不得遷,卒于祕書。

騏驥馬不試,婆娑槽櫪間。壯士志未伸,坎軻多辛酸。 伊摯為媵臣,呂望身操竿。夷吾困商販,甯戚對牛歎。 食其處監門,淮陰飢不餐。買臣老負薪,妻叛呼不還。 釋之宦十年,位不增故官。才非八子倫,而與齊其患。 無知不在此,袁盎未有言。被此萬病久,榮衛動不安, 聞有韓眾藥,信來給一丸。

《贈毋丘荊州》
前人
编辑

鵠飛舉萬里,一飛翀昊蒼。翔高志難得,離鴻失所望。

《答杜摯》
毋丘儉
编辑

鳳鳥翔京邑,哀鳴有所思。才為聖世出,德音何不怡。 八子未際遇,今者遭明時。胡康出隴畝,楊偉無根基。 飛騰沖雲天,奮迅協光熙。駿驥骨法異,伯樂觀知之。 但當養羽翮,鴻舉必有期。體無纖微疾,安用問良醫。 聯翩輕棲集,還為燕雀嗤。韓眾藥雖良,恐便不能治。 悠悠千里情,薄言答嘉詩。信心感諸中,中賞不在辭。

《贈山濤》
晉·司馬彪
编辑

苕苕椅桐樹,寄生於南岳。上凌青雲霓,下臨千仞谷。 處身孤且危,於何託余足。昔也植朝陽,傾枝俟鸑鷟。 今世絕世用,倥傯見迫束。班匠不我顧,牙曠不我錄。 焉得成琴瑟,何由揚妙曲。冉冉三光馳,逝者一何速。 中夜不能寐,撫劍起躑躅。感彼孔聖歎,哀此年命促。 卞和潛幽冥,誰能證奇璞。冀願神龍來,揚光以見燭。

《鞠歌行》有序
陸機
编辑

序曰:按漢宮閣有含章鞠室靈芝鞠室,後漢馬防第宅,卜臨道連,閣通池鞠城,彌於街路,鞠歌將謂此也,又東阿王詩,連騎擊壤或謂蹙鞠乎,三言七言,雖奇寶,名器不遇知己,終不見重願,逢知己以託意焉。

朝雲升應,龍攀乘風遠遊,騰雲端鼓鐘,歇豈自歡急 絃高,張思和彈時,希值年夙愆,循己雖易人知難,王 陽登貢公歡,罕生既沒,國子嘆嗟,千載豈虛言邈矣。 遠念情愾然。

《詠史詩二首》
左思
编辑

主父宦不達,恩肉還相薄,買臣困樵採,伉儷不安宅。 陳平無產業,歸來翳負郭,長卿還成都,壁立何寥廓。 四賢豈不偉,遺烈光篇籍,當其未遇時,憂在填溝壑。 英雄有迍邅,由來自古昔,何世無奇才,遺之在草澤。

習習籠中鳥,舉翮觸四隅,落落窮巷士,抱影守空廬。 出門無道路,枳棘塞中塗,計策棄不收,塊若枯池魚。 外望無寸祿,內顧無斗儲,親戚還相蔑,朋友日夜疏。 蘇秦北游說,李斯西上書,俛仰生榮華,咄嗟復彫枯。飲河期滿腹,貴足不願餘,巢林棲一枝,可為達士模。

《雜詩》
張協
编辑

昔我資章甫,聊以適諸越。行行入幽荒,歐駱從祝髮。 窮年非所用,此貨將安設。瓴甋夸璵璠,魚目笑明月。 不見郢中歌,能否居然別。陽春無和者,巴人皆下節。 流俗多昏迷,此理誰能察。

《擬古二首》
宋·鮑照
编辑

魯客事楚王,懷金襲丹素。既荷主人恩,又蒙令尹顧。 日宴罷朝歸,輿馬塞衢路。宗黨生兆輝,賓僕遠傾慕。 富貴人所欲,道得亦何懼。南國有諸生,迷方獨淪誤。 伐木清江湄,設罝守毚兔。

十五諷詩書,篇翰靡不通。弱冠參多士,飛步游秦宮。 側睹君子論,預見古人風。兩說窮舌端,五車摧筆鋒。 羞當白璧貺,恥受聊城功。晚節從世務,乘障遠和戎。 解佩襲犀渠,卷GJfont奉盧弓。始願力不及,安知今所終。

《種蘭》
袁淑
编辑

袁淑從母兄劉湛,欲淑附己,而淑不為改意,由是大相乖失,淑乃賦詩,尋以病免。

種蘭忌當門,懷璧莫向楚。楚少別玉人,門非植蘭所。

《擬左記室思詠史》
梁·江淹
编辑

韓公淪賣藥,梅生隱市門,百年信荏苒,何用苦心魂。 當學衛霍將,建功在河源,珪組賢君眄,青紫明主恩。 終軍才始達,賈誼位方尊,金張服貂冕,許史乘華軒。 王侯貴片議,公卿重一言,太平多歡娛,飛蓋東都門。 顧念張仲蔚,蓬蒿滿中園。

《初至壽春作》
吳均
编辑

桓譚不賣交,馮子任紆直,浮溺逐波影,飄揚恣風力。 北州少知舊,南陽寡相識,申駕每傾輪,當騫復摧翼。 望美無津梁,私自憐何極。

《示程伯達》
北魏·胡叟
编辑

叟,安定臨涇人。以姚氏將衰,入長安,沮渠,牧鞬遇之不重,乃為詩示所知廣平程伯達。歸魏,賜爵復始男。

群犬吠新客,佞暗排疏賓。直途既已塞,曲路非所遵。 望衛惋祝鮀,盻楚悼靈均。何用宣憂懷,託翰寄輔仁。

《牆上難為趨》
北周·王褒
编辑

昔稱梁孟子兼聞,魯孔丘訪政,聊為述問,陳豈相酬, 末代多僥倖,卿相盡經,由臺郎百金價,台司千萬求, 當朝少直筆,趨代多曲鉤,廷尉十年不得調,將軍百 戰未封侯,夜伏擁門作常伯,自有葡萄得涼州,白璧 求善價,明珠難暗投,高牆不可踐,井水自難浮,風胡 有年歲,銛利比吳鉤。

《東征歌》
隋·王通
编辑

文中子世家曰:隋仁壽三年,文中子西遊,長安見文帝,奏太平十有二策,帝下其議於公卿,公卿不悅,文中子知謀之不用,賦東征之歌而歸,帝聞而再徵之,不赴。

我思國家兮,遠遊京畿,忽逢帝王兮,降禮布衣,遂懷 古人之心兮,將興太平之基,時異事變兮,志乖願違, 吁嗟道之不行兮,垂翅東歸,皇之不斷兮,勞身西飛。

《重酬范郎中》并序
唐·王維
编辑

頃輒奉贈,忽枉見酬,敘末云且久,不還因而嘲及詩落,句云應同羅漢無名欲,故作,馮唐老歲年,亦解嘲之類也。

何幸含香奉,至尊多慚,未報主人恩,草木盡,能酬雨 露,榮枯安敢問乾坤,仙郎有意憐同舍,丞相無私斷 掃門,揚子解嘲,徒自遣馮唐已老,復何論。

《寄荊州張丞相》
前人
编辑

所思竟何在,悵望深荊門,舉世無相識,終身思舊恩。 方將與農圃,藝植老丘園,目盡南飛鴈,何由寄一言。

《書情獻相公》一本獻下有劉字
嚴維
编辑

年來白髮欲星星,誤卻生涯,是一經,魏闕望中,何日 見商歌,奏罷復誰聽,孤根獨棄,慚山木弱,質無成狀, 水萍今日更須,詢哲匠不應,休去老巖扃。

《放歌行》
王昌齡
编辑

南渡洛陽津,西望十二樓,明堂坐天子,月朔朝諸侯。 清樂動千門,皇風被九州,慶雲從東來,泱漭抱日流。 昇平貴論道,文墨將何求,有詔徵草澤,微誠將獻謀。 冠冕如星羅,拜揖曹與周,望塵非吾事,入賦且遲留。 幸蒙國士識,因脫負薪裘,今者放歌行,以慰梁甫愁。 但營數斗祿,奉養每豐羞,若得金膏遂,飛雲亦可儔。

《歲暮歸南山》
孟浩然
编辑

按《本傳》:王維私邀浩然入內署,俄而元宗至,浩然匿床下,維取實對,帝喜曰:朕聞其人而不見也。詔使出。帝問其詩,浩然再拜,自誦此詩,至不才明主棄之句,帝曰:卿不求仕,而朕未嘗棄卿,奈何誣我。因放還。

北闕休上書,南山歸敝廬,不才明主棄,多病故人疏。 白髮催年老,青陽逼歲除,永懷愁不寐,松月夜窗虛。

===
《古風四首》
李白
===抱玉入楚國,見疑古所聞,良寶終見棄,徒勞三獻君。

直木忌先伐,芳蘭哀自焚,盈滿天所損,沉冥道為群。 東海汎碧水,西關乘紫雲,魯連及柱史,可以躡清芬。

燕昭延郭隗,遂築黃金臺,劇辛方趙至,鄒衍復齊來。 奈何青雲士,棄我如塵埃,珠玉買歌笑,糟糠養賢才。 方知黃鶴舉,千里獨徘徊。

GJfont雙蛟龍,雪花照芙蓉,精光射天地,雷騰不可衝。 一去別金匣,飛沈失相從,風胡滅已久,所以潛其鋒。 吳水深萬丈,楚山邈千重,雌雄終不隔,神物會當逢。

郢客吟白雪,遺響飛青天,徒勞歌此曲,舉世誰為傳。 試為巴人唱,和者乃數千,吞聲何足道,歎息空凄然。

《贈范金卿》
前人
编辑

君子枉青盼,不知東走迷,離家未幾月,絡緯鳴中閨。 桃李君不言,攀花願成蹊,那能吐芳信,惠好相招攜。 我有結緣珍,久藏濁水泥,時人棄此物,乃與燕石齊。 摭拭欲贈之,申肩路無梯,遼東慚白豕,楚客羞山雞。 徒有獻芹心,終流泣玉啼,祇應自索漠,留舌示山妻。

《奉贈韋丈左丞二十二韻》
杜甫
编辑

GJfont不餓死,儒冠多誤身,丈人試靜聽,賤子請具陳。 甫昔少年日,早充觀國賓,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 賦料揚雄敵,詩看子建親,李邕求識面,王翰願卜鄰。 自謂頗挺出,立登要路津,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 此意竟蕭條,行歌非隱淪,騎驢三十載,旅食京華春。 朝扣富兒門,暮隨肥馬塵,殘杯與冷炙,到處潛悲辛。 主上頃見徵,欻然欲求伸,青冥卻垂翅,蹭蹬無縱鱗。 甚愧丈人厚,甚知丈人真,每於百寮上,猥誦佳句新。 竊效貢公喜,難甘原憲貧,焉能心怏怏,祇是走踆踆。 今欲東入海,即將西去秦,尚憐終南山,回首清渭濱。 常擬報一飯,況懷辭大臣,白鷗沒浩蕩,萬里誰能馴。

《遣興》
前人
编辑

豐年孰云遲,甘澤不在早,耕田秋雨足,禾黍已映道。 春苗九月交,顏色同日老,勸汝衡門士,勿悲尚枯槁。 時來展才力,先後無醜好,但訝鹿皮翁,忘機對芳草。

《述古》
前人
编辑

赤驥頓長纓,非無萬里姿,悲鳴淚至地,為問馭者誰。 鳳凰從天來,何意復高飛,竹花不結實,念子忍朝飢。 古時君臣合,可以物理推,賢人識定分,進退固其宜。

《短歌行贈王郎司直》
前人
编辑

王郎酒酣,拔劍斫地,歌莫哀我能拔爾抑塞,磊落之 奇才,豫章翻風,白日動鯨魚,跋浪滄溟開,且脫佩劍 休,徘徊西得諸侯棹錦,水欲向何門,趿珠履仲宣,樓 頭春色深,青眼高歌望,吾子眼中之人,吾老矣。

《寄狄明府》
前人
编辑

梁公曾孫,我姨弟,不見十年官濟,濟大賢之,後竟陵 遲浩蕩,古今同一體,比者伯叔四十人,有才無命,百 寮底今者弟兄一百人,幾人卓絕,秉周禮在汝,更用 文章,為長兄白眉,復天啟汝門,請從曾公說太后,當 朝多巧計,狄公執政,在末年濁河中不污清濟,國嗣 初將付諸,武公獨廷諍守丹,陛禁中冊決詔房陵,前 朝長老皆流涕,太宗社稷一朝正,漢官威儀重,昭洗 時危始,識不世才,誰謂荼苦,甘如薺,汝曹又宜裂土, 食身使門戶多,旌棨胡為飄泊岷,漢間干謁王侯,頗 歷詆,況乃山高水有波,秋風蕭蕭,露泥泥,虎之飢下 巉巖,蛟之橫出清泚,早歸來黃污,人衣眼易眯。

《君不見簡蘇徯》
前人
编辑

君不見道邊廢棄池,君不見前者摧折,桐百年死,樹 中琴瑟一斛,舊水藏蛟龍,丈夫蓋棺事始,定君今幸 未成,老翁何恨憔悴在山中,深山窮谷不可處,霹靂 魍魎兼狂風。

《投簡成華兩縣諸子》
前人
编辑

赤縣官曹擁材傑軟裘快馬,當冰雪長安,苦寒誰獨 悲,杜陵野老骨欲折,南山豆苗早荒穢,青門瓜地新 凍裂,鄉里兒童項領成,朝廷故舊禮數絕,自然棄擲 與時異,況乃疏頑臨事拙,飢臥動即向一旬,弊裘何 止聯百結,君不見空牆日色晚,此老無聲淚垂血。

《可歎》
前人
编辑

天上浮雲如白衣,斯須改變如蒼狗,古往今來共一 時,人生萬事無不有,近者抉眼去其夫,河東女兒身 姓柳,丈夫正色動引經,酆城客子王季友,群書萬卷 常暗誦,孝經一通看在手,貧窮老瘦家賣屐,好事就 之為攜酒,豫章太守高帝孫,引為賓客敬頗久,問道 三年未曾語,小心恐懼閉其口,太守得之更不疑,人 生反覆看亦醜,明月無瑕豈容易,紫氣鬱鬱猶衝斗, 時危可仗真豪俊,二人得置君側否,太守頃者領山 南,邦人思之比父母,王生早曾拜顏色,高山之外皆 培塿,用為羲和天為成,用平水土地為厚,王也論道 阻江湖,李也疑丞曠前後,死為星辰終不滅,致君堯 舜焉肯朽,吾輩碌碌飽飯行,風后力牧長回首。

《緩歌行》
李頎
编辑

少年託身攀貴,遊傾財破,產無所憂,莫擬經過石渠。 暑朝將出入,銅龍樓結交,杜陵輕薄子,謂言可生復。 可死一沉一浮會有時,棄我翻然如脫屣,男兒立身 須自強,十年閉戶潁水陽,業就功成見明主,擊鐘鼎 食坐華堂二八蛾眉梳墮馬,美酒清歌曲,房下文昌 宮中賜錦衣,長安陌上退朝歸,五陵賓從莫敢視,三 省官僚揖者稀,早知今日,讀書是悔,作從來任俠非。

《懷哉行》
薛據
编辑

明時無廢人,廣廈無棄材,良工不我顧,有用寧自媒。 懷策望君門,歲晏空遲回,秦城多車馬,日夕飛塵埃。 伐鼓千門啟,鳴珂雙闕來,我聞雷雨施,天澤罔不該。 何意斯人徒,棄之如死灰,主好臣必效,時禁權不開。 俗流實驕矜,得志輕草萊,文王賴多士,漢帝資群才。 一言並拜將,片善咸居台,夫君何不遇,為泣黃金臺。

《古興》
前人
编辑

投珠恐見疑,抱玉但垂泣,道在君不舉,功成嘆何及。

《送綦毋潛》
盧象
编辑

夫君不得意,本自滄海來,高足未云騁,虛舟空復回。 淮南楓葉落,灞岸桃花開,出處暫為間,浮沉安在哉。 如何天覆初,還遣世遺才,欲識秦將漢,嘗聞王與裴。 離筵對寒食,別雨乘春雷,會有辟書至,荷衣莫漫裁。

《辭房相公》
張偁
编辑

秋風颯颯雨霏霏,愁殺栖遑一布衣,辭君且作隨陽 鴈,海內無家何處歸。

《雜體》
韋應物
编辑

同聲自相應,體質不必齊,誰知賈人鐸,能使大樂諧。 鏗鏘發宮徵,和樂變其哀,人神既昭享,鳳鳥亦下來。 豈非至賤物,一奏升天階,物情苟有合,莫問玉與泥。

《贈康洽》
李端
编辑

黃鬚康兄酒泉,客平生出入王侯宅,今朝醉臥有明 朝,忽憶故鄉頭已白,流年恍惚瞻西日,陳事蒼茫指 南陌,聲名恆壓鮑參軍,班位不過揚執GJfont,邇來七十 遂無機,空是咸陽一布衣,後輩輕肥賤衰朽,五侯門 館許因依,自言萬物有移改,始信桑田變成海,同時 獻賦人皆盡,共壁題詩君獨在,步出東城風景和,青 山滿眼少年多,漢家尚壯今則老,髮短心長知奈何, 華堂舉杯白日晚,龍鍾相見誰能免,君今已返我正 來,朱顏空笑幾能回,借問朦朧花樹下,誰家畚鍤築 高臺。

《失意歸吳因寄東臺劉侍郎》
孟郊
编辑

自念西上身,忽隨東歸風,長安日下影,又落江湖中, 離婁豈不明,子野豈不聰,至寶非眼別,至音非耳通, 因緘俗外調,仰寄高飛鴻。

《致酒行》
李賀
编辑

零落棲遲一杯酒,主人奉觴客長壽,主父西遊困不 歸,家人折斷門前柳,吾聞馬周昔作新豐客,天荒地 老無人識,空將箋上兩行書,直犯龍顏請恩澤,我有 迷魂招不得,雄雞一聲天下白,少年心事當拏雲,誰 念幽寒坐嗚呃。

《將歸故山留別杜侍郎》
王建
编辑

有川不得涉,有路不得行,沈沈百憂中,一日如一生。 錯來干諸侯,石田廢春耕,虎GJfont衛重門,何因達中誠。 日月俱照耀,山川異陰晴,如何百里間,開目不見明。 我今歸故山,誓與草木并,願君去丘GJfont,長使道路平。

《感興》
明·高岱
编辑

天員不中規,地方不中矩,人生天地間,安得無齟齬。 仲尼屢放逐,顏回苦貧窶,賢哲不偶時,古今那可數。 達士貴樂天,仁人亦安土,勉哉宣令德,庶以表千古。

《送王明善》有序
俞允文
编辑

王明善屢試不合,嘗鬱鬱不樂,遂以乙卯六月北轅朔都,以展所蓄積,且將復觀塞垣求古,興廢之所,由余謂以彼其才,而偃蹇若此,則雖君山放逐,亭伯流離殊未足,增其憤懣也,因寓於詞,以述乖離之思云爾。

威鳳集珍條,積風限高翔,巨鯤志江海,尺澤焉足量。 懿茲中林士,敷文聊頡頑,塊然寡徒偶,舉足蹈峻防。 伸眉竟何階,念之鬱中腸,抑我同心歡,乖離越他鄉。 他鄉三千里,道狹草木長,白露浩已盈,但恐霑衣裳。

《沁園春》夢方孚若
明·劉潛夫
编辑

何處相逢,登寶釵樓,訪銅雀臺,喚廚人斫,就東溟鯨 鱠圉,人呈罷,西極龍媒天下英雄,使君與操餘,子何 堪共酒杯,車千兩載,燕南代北,劍客奇材。 飲酣鼻 息如雷,誰信被晨雞輕喚回,歎年光過盡,功名未立, 書生老去,機會方來,使李將軍遇,高皇帝萬戶,侯何 足道哉,披衣起,但凄涼感,舊慷慨生哀。

遇合部紀事编辑

《淮南子·道應訓》:墨者有田鳩者,欲見秦惠王。約車申 轅,留于秦,周年不得見。客有言之楚王者,往見楚王, 楚王甚悅之。予以節,使于秦。至,因見。予之將軍之節。 惠王見而說之。出舍,喟然而歎,告從者曰:吾留秦三 年不得見,不識道之可以從楚也。物故有近之而遠, 遠之而近者。

《漢書·金日磾傳》:日磾與母閼氏、弟倫俱沒入官,輸黃 門養馬,時年十四矣。久之,武帝游宴見馬,後宮滿側。 日磾等數十人牽馬過殿下,莫不竊視,至日磾獨不 敢。日磾長八尺二寸,容貌甚嚴,馬又肥好,上異而問 之,具以本狀對。上奇焉,即日賜湯沭衣冠,拜為馬監, 遷侍中駙馬都尉光祿大夫。

《晉書·華譚傳》:太康中,刺史嵇紹舉譚秀才,將行,別駕 陳總餞之,因問曰:思賢之主以求才為務,進取之士 以功名為先,何仲舒不仕武帝之朝,賈誼失分漢文 之時。此吳晉之滯論,可辨此理而後別。譚曰:夫聖人 在上,物無不理,百揆之職,非賢不居。故山林無匿景, 衡門不棲遲。至承統之王,或是中才,或復凡人,居聖 人之器,處兆庶之上,是以其教日頹,風俗漸弊。又中 才之君,所資者偏,物以類感,必于其黨,黨言雖非,彼 以為是。以所授有顏冉之賢,所用有廊廟之器,居官 者日冀元凱之功,在上者日庶堯舜之義,彼豈知其 政漸毀哉。朝雖有求賢之名,而無知才之實。言雖當, 彼以為誣;策雖奇,彼以為妄。誣則毀己之言入,妄則 不忠之責生。豈故為哉。淺明不見深理,近才不睹遠 體也。是以言不用,計不施,恐死亡之不暇,何論功名 之立哉。故上官昵而屈原放,宰嚭寵而伍員戮,豈不 哀哉。若仲舒抑於孝武,賈誼失於漢文,蓋復是其輕 者耳。故白起有云:非得賢之難,用之難。非用之難,信 之難。得賢而不能用,用而不能信,功業豈可得而成 哉。

《世說》:劉道真少時,常漁草澤,善歌嘯,聞者莫不留連。 有一老嫗,識其非常人,甚樂其歌嘯,乃殺豚進之,道 真食豚盡,了不謝。嫗見不飽,又進一豚。食半餘半,迺 還之。後為吏部郎,嫗兒為小令史,道真超用之,不知 所由,問母,母告之,於是齎牛酒詣道真。道真曰:去,去。 無可復用相報。

《梁書·范雲傳》:初,雲與高祖遇於齊竟陵王子良邸,又 嘗接里閈,高祖深器之。及義兵至京邑,雲時在城內。 東昏既誅,侍中張稷使雲銜命出城,高祖因留之,便 參帷幄。天監元年,高祖受禪,以佐命功封霄城縣侯。 雲以舊恩見拔,超居佐命,盡誠翊亮,知無不為。高祖 亦推心任之,所奏多允。

《唐書·馬周傳》:周至長安,舍中郎將常何家,貞觀五年, 詔百官言得失。何武人,不涉學,周為條二十餘事,皆 當世所切。太宗怪問何,何曰:此非臣所能,家客馬周 教臣言之。客,忠孝人也。帝即召之,間未至,道使者四 輩敦趣。及謁見,與語,帝大悅,詔直門下省,拜監察御 史。

《御史臺記》:唐辛郁舊名太公,弱冠,遭太宗于行,所問 何人。曰:辛太公。太宗曰:何如舊太公郁。曰:舊太公八 十始遇文王,今臣年適十八,已遇陛下,過之遠矣。太 宗悅,命值中書。

《唐書·王琚傳》:琚,懷州河內人。少孤,敏悟有才略,明天 文象緯。以從父隱客嘗為鳳閤侍郎,故數與貴近交。 時年甫冠,見駙馬都尉王同皎,同皎器之。會謀刺武 三思,琚義其為,即與周璟、張仲之等共計。事洩亡命, 自傭于揚州富商家,識非庸人,以女嫁之,厚給以貲, 琚亦賴以濟。睿宗立,琚自言本末,主人厚齎使還長 安。元宗為太子,間游獵韋、杜間,怠休樹下,琚以儒服 見,且請過家,太子許之。至所廬,乃蕭然窶陋。坐久,殺 牛進酒殊豐厚,太子駭異。自是每到韋、杜,輒止其廬。 初,太子在潞州,襄城張暐為銅鞮令,性豪殖,喜賓客 弋獵事,厚奉太子,數集其家。山東倡人趙元禮有女, 善歌舞,得幸太子,止暐第,其後生子瑛者也。太子已 平內難,召暐,拜宮門郎,與姜皎、崔滌、李令問、王守一、 薛伯陽等並侍左右。令問累擢殿中少監,守一太僕 少卿。此數人以東宮皆勢重天下。琚是時方補諸暨 縣主簿,過謝東宮,至廷中,徐行高視,侍衛呵止曰:太 子在。琚怒曰:在外惟聞太平公主,不聞有太子。太子 本有功于社稷,孝于君親,安得此聲。太子遽召見,琚 曰:韋氏躬行殺逆,天下動搖,人思李氏,故殿下取之 易也。今天下已定,太平專思立功,左右大臣多為其 用,天子以元妹,能忍其過,臣竊為殿下寒心。太子命 坐,且泣曰:計將安便。琚曰:昔漢蓋主供養昭帝,其後 與上官桀謀殺霍光,不及天子,而帝猶以大義去之。 今太子功定天下,公主乃敢妄圖,大臣樹黨,有廢立 意。太子誠召張說、劉幽求、郭元振等計之,憂可紓也。 太子曰:先生何以自隱而日與寡人游。琚曰:臣善丹 沙,且工諧隱,願比優人。太子喜,恨相知晚。翌日授詹事府司直、內供奉,兼崇文學士。日以諸王及姜皎等 入侍,獨琚常豫祕謀。不踰月,遷太子舍人,兼諫議大 夫。太子受內禪,擢中書侍郎。公主謀益甚,幽求、暐謀 先事誅之,侍御史鄧光賓漏謀,不克,皆得罪。久之,琚 見事迫,請帝決策。先天二年七月,乃與岐王、薛王、姜 皎、李令問、王毛仲、王守一以鐵騎至承天門。太上皇 聞外譁譟,召郭元振升承天樓,閉關以拒,俄而侍御 史任知古召募數百人于朝堂,不得入。少選,琚從帝 至樓下,誅蕭至忠、岑羲、竇懷貞,斬常元楷李慈北闕 下、賈膺福李猷于內客省。事平,琚進戶部尚書、封趙 國公,皎工部尚書、楚國公,毛仲輔國大將軍、霍國公, 守一太常卿、晉國公,各食實戶五百;令問殿中監、宋 國公,實戶三百。琚、皎、令問辭不就,以舊官增戶二百。 于是帝召燕內殿,賜金銀雜皿皆一床、帛二千、第一 區。帝于琚眷委特異,豫大政事,時號內宰相。

《北夢瑣言》:唐襄陽孟浩然與李太白交游,元宗徵李 入翰林,孟以故人之分,與有彈冠之望,久無消息,乃 入京謁之,一日元宗召李入對,因從容說及孟浩然, 李奏曰:臣故人也。見在臣私第上。令急召,賜對俾口 進佳,句孟浩然誦詩曰:北闕休上書,南山歸弊廬,不 才明主棄,多病故人疏。上意不悅乃曰:未曾見浩然 進書,朝廷退黜,何不云:氣蒸雲夢澤,波動岳陽城。緣 是不降恩澤。終於布衣而已。宣宗索趙嘏詩,其卷首 有題,秦皇詩其略云:徒知六國隨斤斧,莫有群儒定 是非。上不悅。

《東觀奏記》:敕鄉貢進士溫庭筠早隨計吏,夙蓍雄名, 徒負不羈之才,罕有適時之用,放騷人於湘浦,移賈 誼于長沙,尚有前席之期,未爽抽毫之思,可隨州隋 縣尉舍人,裴坦之詞也,庭筠字飛卿,彥博之裔孫也, 詞賦詩篇冠絕一時,與李商隱齊名,時號:溫李。連舉 進士竟不中第,至是謫為九品吏進士,紀唐夫嘆庭 筠之冤,贈之詩曰:鳳凰詔下,雖承命鸚鵡,才高卻累 身,人多諷誦上明主也。而庭筠反以才廢,制中自引 騷人長沙之事,君子譏之,前一年商隱以鹽鐵推官 死,商隱字義山,文學宏博,箋表尤著于人間,自開成 二年昇進士第至上,十二年竟不昇于王廷,而庭筠 亦恓恓不涉第,豈以文學為極致,已靳于此,遂于祿 位有所愛耶,不可得而問矣。

《北夢瑣言》:唐陝州廉使盧沆在舉場甚有時,稱曾於 滻水逆旅,遇宣宗,皇帝微行,意其貴人斂身迴避,帝 揖與相見,沆乃自稱進士盧,沆帝請詩卷袖之,乘騾 而去,他日對大臣語及盧沆,令主事擢第,沆不自安 恐,僭冒之辱,宰臣問沆與主上有何階緣,沆乃具陳 因由,時亦不訝以其文章,非叨忝也。沆後自廉察入 朝知舉,遇黃寇犯闕,不及終場,趙崇大夫戲之曰:出 腹不生養,主司也。初盧家未嘗知舉,盧相攜恥之,故 拔沆為主文,竟不果,賈島遇宣宗微行,問秀才名,對 曰:賈島。帝曰:久聞詩名。島曰:何以知之。後言於宰臣, 與平曾相,次謫授長沙尉,所謂不識貴人也。

舒溥者萬州人,粗解書記事,前恩州刺史李希元往 廣州謁嗣薛王歸,裝甚豐于時,蜀兵部毛文晏,侍郎 宣徽、宋光葆、開封府前陵州王洪,使君皆未宦達,舒 子竊資而奉之,爾後三人繼登顯,秩而恃此,階緣多 行無禮于恩,牧因笞而遣之,始依陵州王洪,奏授井 研令尋,為王公所鄙,次依宋開封亦以不恭見棄,轉 薦于嘉牧顧珣,珣承奉貴近誤,奏為團練判官,賜緋 轉員外郎,未久失意,復疏之俾其入貢,仍假一表,希 除畿邑,實要斥遠之,邸吏知意,表竟不行,淹留經年 乃經堂陳狀,只望本分入貢之恩澤,時相因依莫測, 本末優與擬議,轉檢校工部郎中,所謂三斥三遇也, 愚嘗覽吳武陵為李吉甫相所誤,致及第,因類而附 之。

《五代史·敬翔傳》:翔,字子振,同州馮翊人也,自言唐平 陽王暉之後。少好學,工書檄。乾符中舉進士不中,乃 客大梁。翔同里人王發為汴州觀察支使,遂往依焉。 久之,發無所薦引,翔客益窘,為人作牋刺,傳之軍中。 太祖素不知書,翔所作皆俚俗語,太祖愛之,謂發曰: 聞君有故人,可與俱來。翔見太祖,太祖問曰:聞子讀 《春秋》,《春秋》所記何等事。翔曰:諸侯爭戰之事耳。太祖 曰:其用兵之法可以為吾用乎。翔曰:兵者,應變出奇 以取勝,《春秋》古法,不可用于今。太祖大喜,補以軍職, 非其所好,乃以為館驛巡官。太祖與蔡人戰汴郊,翔 時時為太祖謀畫,多中,太祖欣然,以為得翔之晚,動 靜輒以問之。

《洛陽舊聞記》:梁祖之初,兼四鎮也,英烈剛狠視之,若 乳虎左右,小忤其旨立殺之,梁之職史,每日先與家 人辭訣而入,歸必相賀,賓客對之,不寒而慄,進士杜 荀鶴以所業投之,且乞一見掌客,以事聞於梁祖,默 無所報,荀鶴住大梁數月,先是凡有求謁梁祖,如已 通姓名而不得見者,雖踰年困躓于逆旅,中寒餓殊 甚,主者留之不令私去不爾,即公人輩及禍矣,荀鶴逐日詣客,次一日梁祖在便廳,謂左右曰:杜荀鶴何 在。左右以現在客次為對,未見間有馳騎者,至梁祖 見之,至巳午間方退,梁祖遽起歸宅,荀鶴謂掌客曰: 某飢甚。告欲歸,公人輩為設食且曰:乞命,若大王出 要見秀才。言已歸館舍,即某等求死不暇,至未申間, 梁祖果出,復坐於便廳,令取盆骰子來,既至梁祖擲 數十擲,意似有所卜,擲且久終不愜,旨怒甚屢,顧左 右怖懼縮頸,重足若蹈湯火,須臾梁祖取骰子在手, 大叫曰:杜荀鶴。遂擲之,視之六隻俱赤,乃連聲命屈。 秀才荀鶴為主客者引入,令趨驟至階陛下,梁祖言 曰:秀才不合趨階。荀鶴聲喏恐懼,流汗在背,敘謝訖 命坐,荀鶴慘悴戰慄,神不主體,梁祖徐曰:知秀才久 矣。荀鶴欲降階拜謝,梁祖曰:不可。於是再拜復坐,梁 祖顧視階下,謂左右曰:似有雨點下。令視之,實雨也, 然仰首視之天,無片雲雨,點甚大霑,階簷有聲,梁祖 自起熟視之,復坐謂杜曰:秀才曾見無雲而雨否。荀 鶴答言未曾見,梁祖笑曰:昔所謂無雲而雨,謂之天 泣,不知是何祥也。又大笑,命左右將紙筆來請秀才 題一篇無雲雨詩,杜始對,梁祖坐身如在燃炭之上, 憂悸殊甚,復令賦詩不敢,辭立成一絕,獻之,梁祖覽 之大喜,立召賓席共飲,極歡而散且曰:來日特為秀 才開一筵。復拜謝而退,杜絕句云:同是乾坤事,不同 雨絲飛,灑日輪中若,教陰朗都相。似爭表梁王造化 功,由是大獲見賞,杜既歸,驚惶成疾,水瀉數十度,氣 貌羸絕,幾不能起,客司守之,供侍湯藥,若事慈父母, 明晨再有主客者,督之且曰:大王欲見秀才,請速上 馬。不獲已巾櫛上馬,比至凡促召者五七輩,杜困頓 無力,趨進遲緩,梁祖自起大聲曰:杜秀才爭表梁王 造化功。杜頓忘其病,趨走如飛,連拜敘謝數四,自是 梁祖特設帳,賓館賜之,衣服錢物待之甚厚,福建人 徐夤下第,獻過梁郊賦,梁祖覽而器重之,且曰:古人 酬文士,有一字千金之語,軍督費用且多,今一字奉 絹一匹,留于賓館。厚禮待之。

《南唐書·劉洞傳》:洞,廬陵人,隱居廬山二十年,能詩長 於五字唐律,自言得賈島法,後主嗣位尤屬意詩文, 或以洞言者,洞遂獻詩百篇,卷首《石城》篇,其詞:石城 古波頭,一望思悠悠,幾許六朝事,不禁江水流。後主 讀之感愴不怡者久之,因棄不復觀,洞亦不復見,省 金陵受圍,洞猶在城中,國亡洞過故宮闕,徘徊賦詩, 多感慨悲傷,不以不遇故有怨懟語。

《東軒筆錄》:太祖幸西都肆,赦張文定公齊賢,時以布 衣獻策,太祖召至便坐,令面陳其事,文定以手畫地, 條陳十策,內四說稱旨,文定堅執其六說皆善,太祖 怒令武士拽出,及車駕還京,語太宗曰:我幸西都,唯 得一張齊賢耳,我不欲爵之以官,異時汝可收之,使 輔汝為相也。至太宗初即位,放進士榜,欲置子高等 而有司偶失掄選,置第三甲之末,太宗不悅,及注官 有旨一榜,盡與京官通判,文定釋褐將作監丞通判, 衡州十年果為相。

《石林燕語》:太宗時陳文忠公廷試第一,曾會第二,皆 除光祿寺丞直史館會,繼遷殿中丞知宣州賜,緋衣 銀魚,前無此比也。治平初,彭器資諒闇榜亦為進士 第一,乃連三任職官十年,而後始改太子中允,蓋器 資未嘗,求於當路代還多,自赴吏部銓然卒以是知 名,仕宦淹速信,不足較也。

《春渚紀聞》:先友郭照為京東憲日,嘗為先生。言其曾 大父中令公贄,初為布衣,時肄業京師皇建院,一日 方與僧對奕,外傳南衙大王至,以太宗龍潛日嘗判 開封府,故有南衙之稱,忘收棋局,太宗從容問所與 棋者,僧以郭對,太宗命召至,郭不敢隱,即前拜謁,太 宗見郭進趨詳雅,襟度朴遠,屬意再三,因詢其行卷, 適有詩軸在案間,即取以跪呈首篇,有《觀草書》詩云: 高低草木芳,爭發多少龍,蛇眼未開。太宗大加稱賞, 蓋有合聖意者,即載以後乘歸府第,命章聖出拜之, 不閱月而太宗登極,遂以隨龍恩命官,爾後眷遇益 隆,不十數年,位登公輔,蓋與孟襄陽賈長沙不侔矣。 《湘山野錄》:王尚書拱辰長安上事日,理掾撰樂詞,有 人間合作,大丞相天下,猶呼小狀元之句,又梅龍圖 摯餘杭上事日,一曹僚撰頭盞曲,有黃閣方開鼎和 羹正待梅之句,二吏因受知蒙,二公薦擢,不數年並 陞于臺閣。

《玉照新志》:韓子蒼駒本蜀人,父為峽州夷陵令,老矣, 有一妾子,蒼不能奉之,父怒逐出,內侍賈祥先坐罪, 竄是郡駒,父事祥甚謹,祥不能忘子蒼,父逐之後,走 京師,祥已收召大用事,子蒼往投之,祥不知其得罪 於其父也,獻其所業偶裕陵,忽問遷謫中有何人材, 祥即出子蒼詩,文以進首篇太乙真人之句,上覽奇 之,即批出賜進士及第,除祕書省正字,不數年遂掌 外制。

江緯字彥文,三衢人,元符中,為太學生,徽宗登極,應 詔上書,陳大中至正之道,言頗剴切,上大喜,召對稱旨,賜進士及第,除太學正,自此聲名籍甚,陸農師為 左丞,以其子妻之,政和末為太常少卿,蒙上之知,將 有禮簉之命,時陸氏已亡,再娶錢氏,秦魯大主女也, 偶因對揚奏畢,上忽問云:聞卿近納錢景臻女為室, 亦好親情。言訖微笑,是晚,批出改除宗正少卿,彥文 知非美意即丐外出,知處州,由是遂擯不復用。 元符末,巨公為太學博士輪對建言比因行事,太廟 冠冕皆前俯後仰,不合古制,詔行下,太常寺中奏云: 自來前仰後俯必是本官行禮之時,倒戴之誤。哲宗 顧宰臣笑曰:如此豈可作學官,可與一閑散去處。改 端王府記室參軍。未幾,端邸龍飛風雲,感會至登宰 席,寵祿光大,震耀一時,禍福倚伏,有如此者。

《宋史·蔡攸傳》:攸字君安,京長子也。元符中,監在京裁 造院。徽宗時為端王,每退朝,攸適趨局,遇諸塗,必下 馬拱立,王問左右,知為蔡承旨子,心善之。及即位,記 其人,遂有寵。

《揮麈後錄》:高俅者,本東坡先生小史,筆札頗工。東坡 自翰苑出帥中山,留以予曾文肅,文肅以史令已多 辭之,東坡以屬王晉卿。元符末,晉卿為樞密都承旨 時,祐陵為端王,在潛邸日,已自好文,故與晉卿善。在 殿廬待班,解后。王云:今日偶忘記帶篦刀子來。欲假 以掠鬢,可乎。晉卿從腰間取之。王云:此樣甚新可愛。 晉卿言:近創造二副,一猶未用,少刻當以馳內。至晚, 遣俅GJfont往。值王在園中蹴鞠,俅候報之際,睥睨不已。 王呼來前詢曰:汝亦解此技耶。俅曰:能之。漫令對蹴, 遂愜王之意,大喜,呼隸輩云:可往傳語都尉,既謝篦 刀之貺,井所送人皆輟留矣。由是日見親信。踰月,王 登寶位。上優寵之,眷渥甚厚,不次遷拜。其儕類援以 祈恩,上云:汝曹爭如彼好腳跡邪。數年間建節,循至 使相,遍歷三衙者二十年,領殿前司職事,自俅始也。 父敦復,復為節度使。兄伸,自言業進士,直赴殿試,後 登八座。子姪皆為郎,恩倖無比,極其富貴。

《玉照新志》:李漢老邴,少年日作漢宮春詞,膾炙人口, 所謂:問玉堂何似茅舍,疏籬者是也。正和間,自書省 丁憂歸山東,服終造朝,舉國無與立談者,方悵悵無 計,時王黼為首相,忽遣人招至東閣,開宴延之上坐, 出其家姬數十人,皆絕色也,漢老惘然,莫曉酒中,群 唱是詞,以侑觴漢老,私切自欣,除目可無慮矣,甚大 醉而歸,又數日有館閣之命,不數年,遂入翰苑。 話腴徽廟,一日幸來夫人閣,偶灑翰于小白團,扇書 七言十四字,而天思稍倦,顧在側璫云:汝有能吟之 客,可令續之。乃薦鄉里太學生,既宣入內侍省,恭讀 宸製不知指意,乞為取旨,或續句,呈或就書扇左上 曰:朝來不喜,餐必惡阻也。當以此為詞,以續于扇,續 進上大喜,會將策士生,時未奏名,徑使造廷賜以第 焉,上御詩曰:選飯朝來不喜粲御,廚空費八珍盤生。 續曰:人間有味都嘗遍,只許江梅一點酸。

《貴耳集》:道君幸李師師家,偶周邦彥先在焉,知道君 至,遂匿于床下,道君自攜新棖一顆云:江南初進來。 遂與師師謔語,邦彥悉聞之,檃括成少年遊云:并刀 如水,吳鹽勝雪,纖手破新棖。後云:嚴城上已三更,馬 滑霜濃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李師師因歌此詞,道 君問誰作,李師師奏云:周邦彥詞。道君大怒,坐朝宣 諭蔡京云:開封府有監稅周邦彥者,聞課額不登,如 何京尹不按發來。蔡京罔知所以奏云,容臣退朝呼, 京尹叩問續得復奏,京尹至蔡以御前聖旨諭之,京 尹云:惟周邦彥課額增,羨蔡云上意如此。只得遷就 將上得旨,周邦彥職事廢弛,可日下押,出國門,隔一 二日,道君復幸李師師家,不見李師師,問其家,知送 周監稅,道君方以邦彥出國門為喜,既至不遇坐久, 至更初李始歸,愁眉淚睫,憔悴可掬,道君大怒云:爾 去那裡去。李奏臣妾萬死,知周邦彥得罪,押出國門, 略致一杯相別,不知官家來,道君問曾有詞否,李奏 云:有《蘭陵王》詞,今柳陰直者是也。道君云:唱一遍看。 李奏云:容臣妾奉一杯,歌此詞為官家壽。曲終,道君 大喜,復召為大晟樂正,後官至大晟樂樂府待制,邦 彥以詞行當時,皆稱美,成詞殊不知美,成文筆大有 可觀,作《汴都》賦,如牋奏雜著皆是傑作,可惜以詞掩 其他文也,當時李師師家有二邦彥,一周美成,一李 士美,皆為道君狎客士美。因而為宰相,吁君臣遇合 于娼優,下賤之家,國之安危,治亂可想,而知矣。 《揮麈後錄》:蘇叔黨以黨禁屏處潁昌,極無憀。有泗州 招信士人李植元秀者,鄉風慕義,歲一過之,必遲徊 以師資焉,且致餽饟甚腆。叔黨懷之。宣和末,向伯恭 出為淮漕,自京師枉道以訪叔黨,留連請委,叔黨道 李之義風,而屬其左顧之。伯恭入境,首令訪問,加禮 以待。未幾,金虜南寇,高宗以元帥在河北,伯恭即命 李GJfont金帛往,訪問行府犒師,并上表勸進。行數程而 與前驅遇。已而飛龍御天,補承務郎,由是遂被眷知。 後來官職俱至列卿。

《揮麈餘話》:陳彥育序,丹揚士子。從後湖蘇養直學詩,造其三昧。向伯恭為浙漕,訪養直于隱居,彥育適在 坐,一見喜之,邀與之共途,益以契合,遂以其愛姬寇 氏嫁之攜歸。逾年,伯恭登從班,乃啟于思陵云:寇氏, 萊公之元孫,其後獨有此一女,乞以一官與其夫。陳 序遂詔特補和州文學。伯恭為自製簪裳靴笏,令人 GJfont黃牒往併授之,并以白金為饟。彥育方教村童于 陋巷,持書人至,彥育疑非其所有。至出補牒,見其姓 名,始拜命。望踰意表,不勝驚喜。閭巷為之改觀。其後 終于刪定官。明清有其詩一帙,至今尚存也。

靖康初,秦會之自御史丐祠,歸建康,僦舍以居。適當 炎暑,上元宰張師言昌訪之。會之語師言:此屋觕可 居,但每為西日所苦,奈何。得一涼棚備矣。翌日未曉, 但聞斤斧之聲,會之起視之,則松棚已就。詢之,匠者 云:縣宇中方創一棚,昨日聞侍御之言,即輟以成此。 會之大喜。次年,會之入為中司,北去。又數年還朝,已 而拜相。時師言年逾七十,會之于是就官簿中減去 十歲,擢知楚州,把麾持節者又踰十年,然後挂冠,老 于潛、GJfont,近九十而終。師言詩文甚佳,多傳于外。 《揮麈三錄》:汪明遠澈任衢州教授,以母憂歸。從吉後 造朝,從秦會之仍求舊闕,詞甚懇到。秦問:何苦欲此。 汪云:彼中人情既熟,且郡有兩臺,可以求知。秦愈疑 之。不與,迺以沅州教授處之。既不遂意,而地偏且遠, 汪家素貧,稱貸赴官,極為不滿。到郡,見井邑之荒涼, 游從之寥落,尤以鬱陶。心竊怒秦而不敢言也。適万 俟元忠與秦異議,自參政安置秭歸,後徙沅江。汪因 謁之,投分甚懽。日夕往還,三載之間,益以膠固。万俟 還朝,繼而大拜。首加薦引,力為之地。入朝七年間,遂 登政府。事不可料,有如此者。

《貴耳集》:德壽丁亥,降聖遇,丙午,慶八十壽皇講行慶 禮,上尊號:周益公當國差,官撰冊文,讀冊書冊擬,楊 誠齋尤延之,各撰一本,預先進呈,益公與誠齋鄉人, 借此欲除誠齋一侍,從為潤筆冊文,壽皇披閱至,再 即宣諭益公、楊之文、太聱牙在御前讀,時生受不若 用尤之,文溫潤益公又思所以處誠齋,奏為讀冊官, 壽皇云:楊江西人,聲音不清,不若移作奉冊。壽皇過 內奏冊寶儀節,及行禮官,讀至楊某,德壽作色曰:楊 某尚在這裡,如何不去。壽皇奏云:不曉聖意。德壽曰: 楊某殿冊內,比朕作晉元帝,甚道理。楊即日除江東 漕,誠齋由是薄憾益公。

《談藪》:甄龍友雲卿永嘉人,滑稽辯捷為近世之冠樓, 宣獻自西掖出守以首春觴客,甄預坐席,間謂公曰: 今年春氣一何太盛。公問其故,甄曰:以果GJfont甘蔗,知 之根在公前而末已,至此公為罰掌吏。眾訾其猥,率 遊天竺寺,集詩句贊大士大書于壁云:巧笑倩兮,美 目盼兮,彼美人兮,西方之人兮。孝廟臨幸,一見賞之, 詔侍臣,物色其人,或以甄姓名聞曰:是溫州狂生,用 之且敗風俗。上曰:惟此一人,朕自舉之。甄時為某邑 宰,趣召登殿,上迎問曰:卿何故名龍友。甄罔然不知 所對,既退乃得之曰:君為堯舜之君,故臣得與夔龍 為友。由是不稱旨,猶得添倅,後至國子監。

《輟耕錄》:胡石塘先生嘗應聘入京,世皇召見于便殿, 趨進張皇不覺,笠子攲側,上問曰:秀才何學。對曰:修 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之學。上笑曰:自家一笠尚不端 正,又能平天下邪。然憐其貧,特授揚州路教授,吁以 先王之學,行而不見,遇于明君,是果命矣夫。

《剪勝野聞》:太祖嘗微行里市間,過國子監監生某者, 入酒坊,帝揖而問之曰:先生亦過酒家飲乎。對曰:旅 次草草聊寄食爾。帝因與之入,時坐客滿案,惟供司 土神几尚餘空,帝攜之在地曰:神姑讓我坐。乃與生 對席,問其鄉里,曰:某四川重慶府人也。帝因屬詞曰: 千里為重,重水重山,重慶府。生應聲曰:一人成大,大 邦大國,大明君。帝又舉翣几小木,命生賦詩,因喻己 意,其詩曰:寸木元從斧削成,每于低處立功名,他時 若得臺端用,要向人間治不平。帝私喜因探錢償酒 家,相別而去,生不知其為帝也,明日忽移名召生入 謁,生茫然自失,既至帝笑曰:秀才憶昨與天子對,席 乎。生惶恐謝罪又曰:汝欲登臺端乎。遂命除為按察 使。

太祖之封十王也,親草冊文,適李韓公北征,唐之淳, 在軍中曾為草露布,帝讀其文,嘉之問草者為誰,韓 公以之淳對,帝令飛騎召之,使者不諭旨,械繫之淳, 之淳以父肅得罪,悚慄不自保,至京師過其姑之門, 告使者止索,其姑出泣曰:善為我斂屍,姑乃大慟之。 行次東華門已閉,守者曰:有旨令以布裹,從屋上遞 入,纍纍傳易數遞,始至便殿,膏燈煌燿,帝坐閱書,之 淳俯首庭下,帝問曰:是汝草露布耶。之淳對曰:臣昧 死草之,良久,中侍以短几置之淳前,列燭,帝令膝坐, 以封王冊文一篇,授之曰:少為私潤之,之淳叩首曰: 臣萬死不敢,當帝曰:即不敢,姑旁注之。之淳如命,帝 令中侍續續報,定畢乃上之,遙望燭影下,帝微微喜, 次第下凡十篇,悉定之,每奏輒,嘉悅,奏畢時夜未央,帝令明日朝謁,復如故出,至姑家,姑尚守門,見之淳 相慶,幸具酒食沐具,及旦庭謁,帝問曰:汝世宦否。對 曰:臣父翰林應奉唐肅。即日命嗣父官。

《備遺錄》:胡公閏字松友,江西鄱陽人,嘗題竹詩于吳 芮祠壁間,太祖征陳友諒時,見之深加歎賞,陰記其 姓名,詩云:幽人無俗,懷寫此蒼,龍骨九天,風雨來飛, 騰作靈物。後以薦至闕。上識之曰:此題詩,鄱陽廟者 也。授都督府經歷。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