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101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一百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一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一百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一百一卷目錄

 睡部彙考

  禮記曲禮

  釋名釋姿容

 睡部藝文

  嘲鼾睡二首        唐韓愈

  旅眠            元稹

  合衣寢           前人

  晝寐           李群玉

  醉眠            杜牧

  寢夜            前人

  春眠           白居易

  春寢            前人

  晝寢            前人

  臥小齋           前人

  晝臥            前人

  曉寢            前人

  獨眠吟二首       前人

  北亭臥           前人

  安穩眠           前人

  閒臥            前人

  臨池閒臥          前人

  偶眠一作醉眠      前人

  日高臥           前人

  水堂醉臥問杜三十一     前人

  閒臥            前人

  閒臥寄劉同州        前人

  曉眠後寄楊戶部       前人

  秋雨夜眠          前人

  閒眠            前人

  春眠            前人

  攲枕            鄭谷

  半睡            韓偓

  前題            前人

  晝寢            前人

  山中作        五代僧處默

  午窗坐睡         宋蘇軾

  午睡           葛長庚

  晝寢           晁說之

  午睡            前人

  五更睡          王禹偁

  晝眠呈夢錫        孔平仲

  晝寐            沈遘

  負暄閒眠          仲訥

  午枕           王安石

  南歸詩不寐二首   明李流芳

  山窗晝睡         祝允明

 睡部紀事

 睡部雜錄

 遊部彙考

  禮記月令

  忘懷錄遊覽物制

  洞天遊錄笠 杖 漁竿 舟 葉箋 葫蘆 瓢 藥籃 衣匣 疊桌 提盒

   提爐 備具匣 酒尊

 遊部總論

  淮南子俶真訓

人事典第一百一卷

睡部彙考编辑

《禮記》
编辑

《曲禮》
编辑

寢毋伏。

《釋名》
编辑

《釋姿容》
编辑

臥,化也。精氣變化,不與覺時同也。

寐,謐也。靜謐無聲也。

《寢權》假臥之名也。寢,侵也,侵損事功也。

眠。泯也。無知。泯泯也。

《覺》,告也。

寤,忤也。能與物相接忤也

睡部藝文编辑

《嘲鼾睡二首》
唐·韓愈
编辑

「澹師晝睡時,聲氣一何猥。頑飆吹肥脂,坑谷相嵬磊。 雄哮乍咽絕,每發壯益倍。有如阿鼻尸,長喚忍眾罪。 馬牛驚不食,百鬼聚相待。木枕十字裂,鏡面生痱癗。 鐵佛聞皺眉,石人戰搖腿。孰云天地仁,吾欲責真宰。 幽尋虱搜耳,猛作濤翻海。太陽不忍明,飛御皆惰怠。 乍如彭與黥,呼冤受葅醢。又如圈中虎,號瘡兼吼餒。」 雖令《伶倫》吹,苦韻難可改。雖令巫咸招,魂爽難復在。 何山有靈藥,療此願與採。

「澹公坐臥時,長睡無不穩。」吾嘗聞其聲,深慮五藏損。 黃河弄濆薄,梗澀連拙鯀。南帝初奮槌,鑿竅洩混沌。 逈然忽長引,萬丈不可忖。謂言絕於斯,繼出方袞袞。 幽幽寸喉中,草木森苯䔿。盜賊雖狡獪,亡魂敢窺閫。 鴻蒙總合雜,詭譎騁戾很。乍如鬥呶呶,忽若怨懇懇。 賦形苦不同,無路尋根本。何能堙其源,惟有土一畚。

《旅眠》
元·稹
编辑

內外都無隔,帷屏不復張。夜眠兼客坐,同在火爐床。

《合衣寢》
前人
编辑

「良夕背燈坐,方成合衣寢。」酒醉夜未闌,幾回顛倒枕。

《晝寐》
李群玉
编辑

筠桂晚蕭疏,任人嘲宰予。鳥驚林下夢,風展枕前書。 正作莊生蝶,誰知惠子魚。人間無樂事,直擬到華胥。

《醉眠》
杜牧
编辑

「秋醪雨中熟,寒齋落葉中。」幽人本多睡,更酌一樽空。

《寢夜》
前人
编辑

蛩唱如波咽,更深似水寒。露華驚敝褐,燈影挂塵冠。 故國初離夢,前溪更下灘。紛紛毫髮事,多少宦遊難。

《春眠》
白居易
编辑

新浴肢體暢,獨寢神魂安。況因夜深坐,遂成日高眠。 春被薄亦煖,朝窗深更閑。卻忘人間事,似得枕上仙。 至適無夢想,《大和》難名言。全勝彭澤醉,欲敵曹溪禪。 何物呼我覺,伯勞聲關關。起來妻子笑,生計春茫然。

《春寢》
前人
编辑

「何處春暄來,微風生血氣。氣薰肌骨暢,東窗一昏睡。」 是時正月晦,假日無公事。爛熳不能休,自午將及未。 緬思少健日,甘寢常自恣。一從衰疾來,枕上無此味。

《晝寢》
前人
编辑

坐整白單衣,起穿黃草屨。朝餐盥漱畢,徐下階前步。 暑風微變候,晝刻漸加數。院靜地陰陰,鳥鳴新葉樹。 獨行還獨臥,夏景殊未暮。不作午時眠,日長安可度。

《臥小齋》
前人
编辑

《朝起視事畢》,晏坐飽食終。散步長廊下,臥退小齋中。 拙政自多暇,幽情誰與同。孰云二千石,心如田野翁。

《晝臥》
前人
编辑

抱枕無言語,空房獨悄然。誰知盡日臥,非病亦非眠。

《曉寢》
前人
编辑

轉枕重安寢,回頭一欠伸。紙窗明覺曉,布被煖知春。 莫強疏慵性,須安老大身。雞鳴一覺睡,不博早朝人。

《獨眠吟二首》
前人
编辑

夜長無睡起階前,寥落星河欲曙天。十五年來明月 夜,何曾一夜不孤眠。

《獨眠客》,夜夜可憐長寂寂。就中今夜最愁人,涼月清 風滿床席。

《北亭臥》
前人
编辑

「樹綠晚陰合,池涼朝氣清。蓮開有佳色,鶴唳無凡聲。 唯此閒寂境,愜我幽獨情。」「病假十五日,十日臥茲亭。 明朝吏呼起,還復視黎甿。」

《安穩眠》
前人
编辑

家雖日漸貧,猶未苦飢凍。身雖日漸老,幸無急病痛。 眼逢鬧處合,心向閒時用。既得安穩眠,亦無顛倒夢。

《閒臥》
前人
编辑

「盡日前軒臥,神閒境亦空。有山當枕上,無事到心中。」 簾卷侵床日,屏遮入座風。「望春春未到,應在海門東。」

《臨池閒臥》
前人
编辑

小竹圍庭匝,平池與砌連。閒多臨水坐,老愛向陽眠。 營役拋身外,幽奇送枕前。誰家臥床腳,解繫釣魚船。

《偶眠》
前人
编辑

放杯書案上,枕臂火爐前。老愛尋思事,慵多取次眠。 妻教卸烏帽,婢與展青氈。便是屏風樣,何勞畫「古賢。」

《日高臥》
前人
编辑

怕寒放懶日高臥,臨老誰言牽率身。夾幕繞房深似 洞,重裀襯枕煖於春。小青衣動桃根起,嫩綠醅浮竹 葉新。未裹頭前傾一醆,何如衝雪趁朝人。

《水堂醉臥問杜三十一》
前人
编辑

聞君洛下住多年,何處春流最可憐。為問魏王堤岸 下,何如同德寺門前。無妨水色堪閒翫,不得泉聲伴 醉眠。那似此堂簾幕底,連明連夜碧潺湲。

===
《閒臥》
前人
===薄食當齋戒,散班同隱淪。佛容為弟子,天許作閒人。

唯置床臨水,都無物近身。清風散髮臥,兼不要紗巾。

《閒臥寄劉同州》
前人
编辑

「軟褥短屏風,昏昏醉臥翁。鼻香茶熟後,腰煖日陽中。」 伴老琴長在,迎春酒不空。「可憐閒氣味,唯欠與君同。」

《曉眠後寄楊戶部》
前人
编辑

軟綾腰褥薄綿被,涼冷秋天穩煖身。一覺曉眠殊有 味,無因寄與早朝人。

《秋雨夜眠》
前人
编辑

涼冷三秋夜,安閒一老翁。臥遲燈滅後,睡美雨聲中。 灰宿溫瓶火,香添煖被籠。曉晴寒未起,霜葉滿階紅。

《閒眠》
前人
编辑

煖床斜臥日曛腰,一覺閒眠百病銷。盡日一餐茶兩 碗,更無所要到明朝。

《春眠》
前人
编辑

枕低被煖身安穩,日照房門帳未開。還有少年春氣 味,時時暫到夢中來。

《攲枕》
鄭谷
编辑

攲枕高眠日午春,酒酣睡足最閒身。明朝會得《窮通》 理,未必輸他馬上人。

《半睡》
韓偓
编辑

眉山暗淡向殘燈,一半雲鬟墮枕稜。四體著人嬌欲 泣,自家揉損砑繚綾。

《半睡》
前人
编辑

抬鏡仍嫌重,更衣又怕寒。宵分未歸帳,半睡待郎看。

《晝寢》
前人
编辑

碧桐陰盡隔簾櫳,扇拂金鵝玉簟烘。撲粉更添香體 滑,解衣唯見下裳紅。煩襟乍觸冰壺冷,倦枕徐攲寶 髻鬆。何必苦勞魂與夢,王昌只在此牆東。

《山中作》
五代僧處默
编辑

席簾高捲枕高攲,門揜垂蘿蘸碧溪。閒把史書眠一 覺,起來山日過松西。

《午窗坐睡》
宋·蘇軾
编辑

蒲團盤兩膝,竹几閣雙肘。此間道路熟,徑到無何有。 身心兩不見,息息安且久。睡蛇本亦無,何用鉤與手。 神凝疑夜禪,體適劇卯酒。我生有定數,祿盡空餘壽。 枯楊不飛花,膏澤回衰朽。謂我此為覺,物至了不受。 謂我今方夢,此心初不垢。非夢亦非覺,請問希夷叟。

《午睡》
葛長庚
编辑

簟織湘筠似浪,帳垂空翠如煙。一片睡魂驚散,綠槐 高處風蟬。

《晝寢》
晁說之
编辑

官曹無人吏休沐,閉門謝客車脫軸。門前經旬客不 至,苔色侵階春更綠。書堂蕭然白日靜,黃蜂收聲蜜 房足。楊花浩蕩天無風,簷端三尺朝陽紅。晴薰病眼 煖欲醉,臥搔短髮如飛蓬。枕書睡熟呼不醒,黃粱正 飯邯鄲翁。不知紛紛夢幾許,覺來煙際聞昏鐘。

《午睡》
前人
编辑

漸覺銅壺刻漏遲,捲簾花日弄晴輝。午窗睡美無人 喚,夢逐遊絲自在飛。

《五更睡》
王禹偁
编辑

數載值承明,寵深還若驚。趁朝雞喚起,殘夢馬馱行。 左宦離雙闕,高眠盡五更。如將閒比貴,此味敵公卿。

《晝眠呈夢錫》
孔平仲
编辑

百忙之際一閒身,更有高眠可詫君。春入四肢濃似 酒,風吹孤夢亂如雲。諸生絃誦何妨靜,滿座圖書不 廢勤。向晚欠伸徐出戶,落花簾外自紛紛。

《晝寐》
沈遘
编辑

衙退冠珮捐,吏休簿書卻。山城賓客希,永日臥高閣。

《負暄閒眠》
仲訥
编辑

茅簷晴日煖如春,一枕鈞天樂事新。滿眼繁華皆得 意,午眠安穩卻無人。

《午枕》
王安石
编辑

午枕花前簟欲流,日催紅影上簾鉤。窺人鳥喚悠颺 夢,隔水山供宛轉愁。

《南歸詩》不寐二首
明·李流芳
编辑

「天道有晝夜,動息兩不爭。喜晝而悲夜,無乃非人情。 嗟余嬰此患,何以處死生。衾裯既已溫,筦簟有餘清。 人皆樂睡鄉,胡我獨惺惺。自從出門來,十臥九不寧。 夜則搖其精,晝復勞其形。常恐大命至,奄忽道無成。」 公卿是何物,性命乃可輕。

「學道三十年,此心猶未安。輾轉一夕間,擾擾千萬端。 病以愛為本,憂怖乃相干。物生每徇性,夙習不可刊。 順或忘其源,逆則攖其湍。心跡既已違,調伏良亦難。」 逝將放吾意,俯仰得所歡。真際未可期,庶以澄內觀。

《山窗晝睡》
祝允明
编辑

身在雲房夢亦閒,松頭鶴影枕屏間。一聲隔谷鳴華 雉,信手推窗滿眼山

睡部紀事编辑

《高士傳》:「被衣者,堯時人也。堯之師曰許由,許由之師 曰齧缺,齧缺之師曰王倪,王倪之師曰被衣,齧缺問 道乎被衣,被衣曰:『若正汝形,一汝視,天和將至;攝汝 知,一汝度,神將來舍。德將為汝美,道將為汝居,汝瞳 焉如新生之犢,而無求其故』。言未卒,齧缺睡寐。被衣 大悅,行歌而去之曰:『形若槁骸,心若死灰,真其實知』」, 不以故自持,媒媒晦晦,無心而不可與謀。彼何人哉? 《左傳》宣公二年:「晉靈公不君,趙宣子驟諫,公患之,使 鉏麑賊之。晨往,寢門闢矣,益服將朝,尚早,坐而假寐。」 不解衣冠而睡麑退,嘆而言曰:「不忘恭敬,民之主也。賊民之 主,不忠;棄君之命,不信。有一於此,不如死也。」觸槐而 死。

《漢書禮樂志》:「魏文侯最為好古,而謂子夏曰:『寡人聽 古樂則欲寐,及聞鄭、衛,余不知倦焉』。」

《韓子外儲說篇》:「魏昭王欲與官事,謂孟嘗君曰:『寡人 欲與官事』。君曰:『王欲與官事,則何不試習讀法?昭王 讀法十餘簡而睡臥矣。王曰:『寡人不能讀此法。夫不 躬親其勢柄,而欲為人臣所宜為者也,睡不亦宜乎』』?」 《戰國策》,蘇秦讀書欲睡,引錐自刺其股,血流至踵。 《漢書陳萬年傳》:「萬年子咸有異材,抗直,數言事譏刺 近」臣。萬年常病,召咸教戒於床下。語至夜半,咸睡,頭 觸屏風,萬年大怒。咸叩頭謝曰:「具曉所言,大約教咸 諂也。」萬年乃不復言。

《瑯嬛記》:「呼子先夜不臥,惟倚藜杖,閉目少頃,即謂之 睡。」

《後漢書嚴光傳》:「光少有高名,與光武同遊學。及光武 即位,遣使聘之,車駕即日幸其館,光臥不起,帝即其 臥所撫光腹曰:『咄咄子陵,不可相助為理邪』?光又眠 不應。良久,乃張目熟視曰:『昔唐堯著德,巢父洗耳,士 故有志,何至相迫乎』?帝升輿歎息而去。復引光入,論 道舊故,因共偃臥,光以足加帝腹上。明日,太史奏客 星犯御座甚急。帝笑曰:『朕故人嚴子陵共臥耳』。」 《邊韶傳》:「韶字孝先,陳留浚儀人也,以文學知名,教授 數百人。韶口辯,曾晝日假臥,弟子私嘲之曰:『邊孝先, 腹便便,懶讀書,但欲眠』。韶潛聞之,應時對曰:『邊為姓, 孝為字。腹便便,五經笥,但欲眠,思經事。寐與周公通 夢,靜與孔子同意。師而可嘲,出何典記?嘲』」者大慚。 《世說》:魏武常云:「我眠中不可妄近,近便斫人,亦不自 覺,左右宜深慎。此」後陽眠,所幸一人竊以被覆之,因 便斫殺。自爾每眠,左右莫敢近者。

《蜀志楊洪傳》:「洪門下書佐何祗為廣漢太守。」按注:「祗 補成都令時郫縣令缺,以祗兼二縣。二縣戶口猥多, 切近都治,饒諸奸穢。每比人常眠睡,值其覺寤,輒得 奸詐,眾咸畏祗之發摘。」

《晉書景帝紀》:「景帝諱師,字子元,宣帝長子也。宣帝之 將誅曹爽,深謀祕策,獨與帝潛畫,文帝弗之知也。將 發夕乃告之,既而使人覘之,帝寢如常,而文帝不能 安席。晨會兵司馬門,鎮靜內外,置陣甚整。宣帝曰:『此 子竟可也』。」

《世說》:許侍中、顧司空俱作丞相從事,爾時已被遇,遊 宴集聚,略無不同。嘗夜至丞相許戲,二人歡極,丞相 便命使入己帳眠。顧至曉回轉,不得快熟,許上床便 咍臺大鼾。丞相顧諸客曰:「此中亦難得眠處。」

王右軍,年減十歲,時大將軍甚愛之,恆置帳中眠。大 將軍嘗先出,右軍猶未起。須臾,錢鳳入,屏人論事,都 忘右軍在帳中便言逆節之謀。右軍覺,既聞所論,知 無活理,乃剔吐汗,頭面被褥,詐熟眠,敦論事造半。方 意右軍未起,相與大驚曰:「不得不除之。」及開帳,乃見 吐唾縱橫,信其實熟眠,於是得全。於時稱其有智。 郗太傅在京口,遣門生與王丞相書,求女婿。丞相語 郗信:「君往東廂,任意選之。」門生歸,白郗曰:「王家諸郎, 亦皆可嘉,聞來覓婿,咸自矜持。唯有一郎,在東床上 坦腹臥,如不聞。」郗公云:「正此好。」訪之,乃是逸少,因嫁 女與焉。

桓公臥,語曰:「作此寂寂,將為文景所笑。」既而屈起坐 曰:「既不能流芳後世,亦不足復遺臭萬載邪!」按注《晉 陽秋》曰:「桓溫既以雄武專朝,任兼將相,其不臣之心, 形於音跡。曾臥對親僚,撫枕而起曰:『為爾寂寂,為文 景所笑』。眾莫敢對。」

《珍珠船》:夏侯隱每登山渡水,閉目美睡,同行聞其鼾 聲而不蹉跌,謂之「睡仙。」

《宋書檀道濟傳》:「道濟鎮廣陵,徐羨之將廢廬陵王義 真以告道濟。道濟意不同,屢陳不可,不見納。羨之等 謀欲廢立,諷道濟入朝。既至,以謀告之,將廢之夜,道 濟入領軍府,就謝晦宿。晦其夕竦動不得眠,道濟就 寢便熟,晦以此服之。」

《南齊書蔡約傳》,「約領屯騎校尉。永明八年八月合朔, 約脫武冠,解劍於省,眠至下鼓不起,為有司所奏,贖 論。」

《南史江泌傳》:「泌少貧,夜讀書隨月光,光斜則握卷升屋,睡極墮地則更登。」

《到溉傳》:「溉為散騎常侍,侍中國子祭酒,特被武帝賞 接,每與對棋,從夕達旦,或復失寢,加以低睡。帝詩嘲 之曰:『狀若喪家狗,又似懸風槌』。」當時以為笑樂。 《袁天綱外傳》:「天綱精於相術。贊皇公李嶠詣天綱,天 綱曰:『郎君神氣清秀,而壽若不永,恐不出三十』。其母 大以為戚。又請同於書齋,連榻而坐寢,袁登床穩睡, 李獨」不寢,至五更忽睡。袁適覺,視嶠無喘息,以手候 之,鼻下氣絕。初大驚怪,良久偵候出入息,乃在耳中, 撫而告之曰:「得矣。」遂起賀其母曰:「數候之皆不得,今 方見之矣。郎君必大貴壽,是《龜息》也。」

《世說新語補》:「韋綬在翰林,德宗嘗至其院,韋妃從幸, 會綬方寢,學士鄭絪欲馳告之,帝不許。時適大寒,帝 以妃蜀纈,袍覆而去。」

《朝野僉載》:「王沂者,平生不解絃管。忽旦睡至夜,乃寤 索琵琶絃之,成數曲:一名《雀啅蛇》」,一名《胡王調》,一名 《胡瓜苑》。人不識,聞聽之者莫不流淚。

《聞見後錄》:孔戣《私紀》一編有云:「退之豐肥喜睡,每來 吾家,必命枕簟。」

《酉陽雜俎》:許州有一老僧,自四十已後,每寐熟即喉 聲如鼓簧,若成韻節。許州伶人伺其寢即譜其聲,按 之絲竹,皆合古奏。僧覺亦不自知,二十餘年如此。 《通鑑綱目》:吳越王鏐自少在軍中,夜未嘗寐,倦極則 就圓木小枕,或枕大鈴,寐熟輒攲而寤,名曰「警枕。」或 寢方酣,外有白事者,令侍女振紙即寤,時彈銅丸於 樓牆之外,以警直更者。

《北夢瑣言》:「王文公凝,清修重德,冠絕當時。每就寢息, 必叉手而臥,慮夢寢中見先靈也。」

《續博物志》:「陳希夷先生一睡或半歲,或三數月,近亦 不下。月餘留藏真息,飲納玉液,吾睡真睡也,曾與毛 女游。」

《清異錄》:華山陳真人隱於睡,馮翊士寇朝一常事真 人,得睡之崖略,後還鄉,惟睡而已。郡南劉垂範往謁, 其從以睡告,垂範坐寢外,聞齁鼾之聲,雄美可聽,退 而告人曰:「寇先生睡中有樂,乃華胥調《雙門曲》也。」或 曰:「未審譜記何如?」垂範以濃墨塗紙滿幅,題曰《混沌 譜》,云即此是也。

李愚告人:「予夙夜在公,不曾爛游華胥國,意欲於洛 陽買水竹作蝶庵,謝事居其間。庵未下手,銘已畢工。 庵中當以莊周為開山第一祖,陳摶配食,然忙者難 為注籍供職。」

《夢溪筆談》:「景德中,河北用兵,車駕欲幸澶淵,中外之 論不一,獨寇忠愍贊成上意。乘輿方渡河,虜騎充斥, 至於城下,人情恟恟。上使人微覘準所為,而準方酣 寢於中書,鼻息如雷。人以其一時鎮物,比之謝安。」 《歸田錄》:「華元郡王允良,燕王子也。性好晝睡,每自旦 酣寢,至暮始興。盥濯櫛漱,衣冠而出,燃燈燭,治家事, 飲食宴樂,達旦而罷,則復寢以終日,無日不如此。由 是一宮之人,皆晝睡夕興。允良不甚喜聲色,亦不為 佗驕恣,惟以夜為晝,亦有性之異,前世所未有也。」 《冷齋夜話》:「范堯夫謫居永州,閉門人稀識面。客苦欲 見者,或出則問寒暄而已,僮掃榻奠枕,於是揖客解 帶,對臥良久,鼻息如雷霆。客自度未可起,亦熟睡,睡 覺常及暮而去。」

《卻掃編》:「范忠宣謫居永州,客至必見之。對設兩榻,多 自稱老病不能久坐,徑就枕,亦授客一枕,使與己對 臥。數語之外,往往鼻息如雷。客待其覺,有至終日迄 不得交一談者。」

《調謔編》:東坡喜嘲謔,以呂微仲豐碩,每戲之曰:「公真 有大臣體,此《坤》六二所謂『直方大』」也。微仲拜相,東坡 當直,其詞曰:「果藝以達,有孔門三子之風;直大而方, 得《坤》爻六二之動。」一日東坡謁微仲,微仲方晝寢,久 而不出。東坡不能堪,良久見於便坐。有一菖蒲盆畜 綠毛龜,東坡云:「此龜易得,若六眼龜則難得。」微仲問: 六眼龜出何處?東坡曰:「昔唐莊宗同光中,林邑國嘗 進六眼龜。時伶人敬新磨在殿下,進《口號》曰:『不要鬧, 不要鬧,聽取這龜兒口號:六隻眼兒,分明睡一覺,抵 別人三覺』。」

東坡知湖州,嘗與賓客遊道場山,屏退從者而入。有 僧憑門熟睡,東坡戲云:「髡閫上困。」有客即答曰:「何不 用釘頂上釘?」

《畫墁錄》:有中官杜浙者,好與舉子同遊,學文談,不悉 是非。然居揚州,凡答親舊書,若此事甚大,必曰:「茲務 孔洪,如此甚多。」蘇子瞻過維揚,蘇子容為守,杜在坐。 子容少怠,杜遽曰:「相公何故溘然?」其後子瞻與同會 問典客曰:「為誰?」對曰:「杜供奉。」子瞻曰:「今日直不敢睡, 直是怕那溘然。」

《春渚紀聞》:「蘇先生臨錢塘郡日,先君以武學博士出 為徐州學官,待次姑蘇。公遣舟邀取,至郡留款數日, 約同劉景文泛舟西湖,酒酣,謂景文曰:『某今日餘生, 皆裕陵之賜也』。景文請其說,云:『某初逮繫御史獄,獄具奏上,是夕昏鼓既畢,某方就寢,忽見二人排闥而 入,投篋於地,即枕臥之。至四鼓,某睡中覺有撼體而』」 連語云學士賀喜者。某徐轉仄問之,即曰:「安心熟寢。」 乃挈篋而出。蓋初奏上,舒亶之徒力詆上前,必欲置 之死地,而裕陵初無深罪之意,密遣小黃門至獄中 視某起居狀,適某晝寢,鼻息如雷,即馳以聞。裕陵顧 謂左右曰:「朕知蘇軾胸中無事者。」於是有黃州之命。 《聞見後錄》:呂申公帥維揚,東坡自黃岡移汝海,經從 見之,申公置酒,終日不交一語。東坡昏睡,歌者唱:「夜 寒斗覺羅衣薄。」東坡驚覺,小語云:「夜來走卻羅醫博 也。」歌者皆匿笑。

《東坡志林》雲:「成老來雪堂,日日晝寢,會東坡作陂,喧 喧不能成寐,吾能於桔槔之上聽,打百回腰鼓一畔 齁。」且喫茶罷,當傳此法也。 《蔣氏日錄》:范德孺喜琵琶,暮年苦夜不得睡,家有琵 琶箏二婢每就枕,即便雜奏於前,至熟寢乃去。 《厚德錄》:張忠定公視事退後,有一廳子熟睡,公詰之: 「汝家有甚事?」對曰:「母久病,兄為客未歸。」訪之果然。公 翌日差場務一名給之,且曰:「吾廳上有敢睡者耶?此 必心極幽懣使之然爾,故憫之。」

《寓簡》蘇端明「平生寢臥時已就枕,則安然不復翻動, 至於終夕,亦有定力者。」

《齊東野語》:「姚孝錫登宣和六年第,調代州兵曹。金人 寇鴈門,州將恇怯議降,孝錫竟投床大鼾,不與其議。 既得脫去,遂往五臺,移疾不仕。」

《樂郊私語》:「相傳紹興間,有海鹽丞,簡傲不羈,志輕一 世。嘗謁一卿大夫,主人偶遲遲而出,丞故好睡,比至 主人出,則丞已鼾聲如雷矣。主人以客睡不敢呼,亦 復就睡。及丞覺,亦以主睡不敢呼,更復就睡如初。究 之,主客更相臥,醒至日沒,丞起而去,竟不交一言。趙 子固愛其事,為作圖紀其說於上,置之座右,曰:『此二 人大有《華胥》風氣,足以箴世之責望賓主者』。」

《雞肋篇》:趙叔問為天官侍郎,肥而喜睡,又厭賓客。在 省還家,常掛歇息牌於門首,呼為「三覺侍郎」,謂朝回 飯後歸第也。

《江行雜錄》:通判監酒趙詩者,昔在學校,嘗因齋生熟 寐,與眾戲以香燭、花果、楮錢之類,設供於臥榻前,而 潛伺之寢者。既覺,見之曰:「我已死邪?」因唏噓不已。少 頃復寐,久不起,視之,真死矣。乃徹供設之物,相與祕 之。斯人豈乍覺見此,神魂驚散,遂不復還體也邪?事 有不可知者。

《元史楊桓傳》:「桓字武子,兗州人。幼警悟,讀《論語》,至『宰 予晝寢』章,慨然有立志,由是終身非疾病未嘗晝寢。」 《明外史白圭傳》:「圭有器局,歷官中外,多勞績,性簡重, 公退即閉閣臥,請謁皆不得通,故時有酣睡不事事 之謗。」

《李濚傳》:中貴廖堂鎮河南,蔑視士大夫,獨心敬濚,間 為具召之。時賓客滿座,待濚舉酒,濚不得已往。酒一 再行,即據席睡,大鼾。堂慚,顧左右曰:「李公老人不勝 桮杓矣。」少頃起,拭目理髯,長揖竟去。

睡部雜錄编辑

《詩經國風氓蚩》篇:「夙興夜寐,靡有朝矣。」

《兔爰》篇:「我生之初,尚無造;我生之後,逢此百憂,尚寐 無覺。」

《小雅·北山》章,「或息偃在床。」

《斯干篇》:「下筦上簟,乃安斯寢,乃寢乃興,乃占我夢。」 《小宛篇》:「夙興夜寐,毋沗爾所生。」 《小弁篇》:「心之憂矣,不遑假寐。」

《淮南子覽冥訓》:「臥倨倨。」「《倨倨》臥」,無思慮。

《說苑說叢》篇:「喜夜臥者,不能早起。」

《新論崇學》篇:「有子惡臥,自碎其掌。蘇生患睡,親錐其 股。」

《續博物志》:「臥欲縮足,不欲左脅。」

東坡《志林》有二措大,相與言志。一云:「我生平不足,惟 飯與睡耳。他日得志,當喫飽,飯了便睡,睡了又喫飯。」 一云:「我則異於是,當喫了又喫,何暇復睡邪?吾來廬 山,聞馬道士嗜睡,於睡中得妙。然吾觀之,終不及彼 措大得喫飯三昧也。」

《老學庵筆記》:護聖楊老云:「平旦粥後就枕,則粥在腹 中,煖而宜睡,天下第一樂也。」予雖未之試,然覺其言 之有味。後讀李端叔詩云:「粥後復就枕,夢中還在家。」 則固有知之者矣。

《師友談記》:東坡謂廌與李祉言曰:「某平生於寢寐時 自得三昧,吾初睡時,且於床上安置四體,無一不穩 處。有一未穩,須再安排令穩。既穩或有些小倦痛處, 略按摩訖,便瞑目聽息。既勻直,宜用嚴整其天君。四 體雖復有痾癢,亦不可少有蠕動,務在定心勝之。如此食頃,則四肢百骸無不和通,睡思既至,雖寐不昏。 吾每日須於五更初起,櫛髮數百,沬面盡,服衣裳畢, 須於一淨榻上,再用此法,假寐數刻,其美無涯。平明 吏徒既集,一呼即興,率以為常。二君試用吾法,自當 識其非虛語也。」

《蒙齋筆談》:「余中歲少睡,蓋老人之常態,無足怪者。每 夜寐過分,輒不能再睡,展轉一榻間,胸中既無纖物, 頗覺心志和悅,神宇凝靜,有不能名者。時聞鼠囓,唧 唧有聲,亦是一樂事。當門老僕鼻息如雷,間亦為囈 語,或悲或喜,或怒或歌。聽之每啟齒,意其亦必自以 為得,而余不得與也。常在潁州時,初自翰林免官,先」 君為倅歸,養居後圃,三間小室,旁無與鄰,左右惟一 黥,意況已如此。嘗有詩云:「城頭曉漏鳴丁丁,窗間月 落卻未明。衡陽歸鴈過欲盡,汝南荒雞初一鳴。悠悠 斷夢了不記,草草微吟還獨成。人生得意須幾許,一 睡稍足無餘情。」逮今四十年,了無異者。每余自料非 世間享福人。平生大得志處,類不過如是,但能保此 一知爾。佛《與波斯匿王論》見恆河性,有味其言也。 《齊東野語》:「飽食緩行初睡覺,一甌新茗侍兒煎,脫巾 斜倚繩床坐,風送水聲來枕邊。」丁崖州詩也。「細書妨 老讀,長簟愜昏眠。取簟且一息,拋書還少年。」半山翁 詩也。「相對蒲團睡味長,主人與客兩相忘。須臾客去 主人覺,一半西窗無夕陽」,放翁詩也。「讀書已覺眉稜 重,就枕方欣骨節和。睡起不知天早晚,西窗殘日已 無多。」吳僧有規詩也。「老讀文書興易闌,須知養病不 如閒。竹床瓦枕虛堂上,臥看江南雨後山。」呂滎陽詩 也。「紙屏瓦枕竹方床,手倦拋書午夢長。睡起莞然成 獨笑,數聲漁笛在滄浪。」蔡持正詩也。「余習懶成癖,每 遇暑晝」,必須偃息。客有嘲孝先者,我必以此自解。然 每苦枕熱,展轉數四。後見前輩言,荊公嗜睡,夏日常 用方枕。或問何意,公云:「睡氣蒸枕,熱則轉一方冷處。」 此非真知睡味,未易語此也。杜牧有睡癖,夏侯隱號 睡仙,其亦知此乎?雖然,宰予晝寢,夫子有朽木糞土 之語。嘗見侯白所註《論語》,謂晝字當作畫字,蓋夫子 惡其畫寢之侈,是以有朽木糞牆之語。然侯白隋人, 善滑稽,嘗著《啟顏錄》,意必戲語也。及觀昌黎《語解》,亦 云晝寢,富作畫,寢字之誤也。宰予四科十哲,安得有 晝寢之責?假或偃息,亦未至深誅。若然,則吾知免矣。 花竹幽窗午夢長,此中與世暫相忘。華山處士如容 見,不覓仙方覓睡方。然則睡亦有方邪?希夷之說,不 過謂舉世此為息魂離神不動耳。《遺教經》乃有「煩惱 毒蛇,睡在汝心,睡蛇既出,乃可安眠」之語。近世西山 蔡季通有《睡訣》云:「睡側而屈,覺正而伸,早晚以時。先 睡心,後睡眼。」晦菴以為此古今未發之妙。然睡心睡 眼之語,本出《千金方》,季通特引此說,晦菴偶未之記 耳。

《娛書堂詩話》:東坡謂晨飲為澆書,李黃門謂午睡為 攤飯,陸務觀嘗有絕句云:「澆書滿浥浮蛆甕,攤飯橫 眠夢蝶床。莫笑山翁見機晚,也勝朝侍一生忙。」 《桯史》:藝祖曰:天下一家,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邪? 《瑯嬛記》:夢神曰:「趾離,呼之而寢,夢清而吉。」有咒曰:「元 州牂管娶竺米題。」臨臥誦七遍吉。

《寓林清言》,予病中不成寐,因悟一法而睡,作《睡訣》,目 垂下,下無著。如觀鼻觀心之類心向內,內無法。如丹田數息之說不 思不想清淨樂,遺身遺心大和樂,

大賓辱語,予性不嗜睡,然睡則鼾齁之聲出於戶外, 初聞者甚訝之。及讀宋歐陽公《謝人送枕簟詩》有云: 「少壯喘息人莫聽,中年鼻鼾尤惡聲。癡兒掩耳謂作 雷,竈婦驚窺疑釜鳴。」則古人固嘗有此矣。 《駒陰冗記》:「吾饒有省祭,官京居日,頗苦塵勞,嘗作絕 句云:『碌碌庸庸立世間,朝來直到睡時閒。誰知夢裏 猶辛苦,千里家山一夜還』。」

《銷夏》東坡云:「南嶽李岩老好睡。眾人食飽下棋,岩老 輒就枕,閱數局,乃一展轉,云:『我始一局,君幾局矣』?」東 坡云:「岩老嘗用四腳棋盤,著一色黑子,昔與邊韶敵 手,今被陳摶饒先,著時自有輸贏,著了並無一物。」歐 公詩云:「夜涼吹笛千山月,路暗迷人百種花。棋罷不 知人換世,酒闌無奈客思家。」殆類是也。

岩棲幽事,焚香倚枕,人事都盡,夢境未來,僕於此時, 可名「臥隱。」便覺鑿坏住山,為煩

《野客叢談》:「宰予晝寢,夫子譏之。寢者,寑室也。蓋晝當 居外,夜當居內。宰我晝居內,未必留意於學,故夫子 譏之,非謂其晝眠也。游夫子之門,安有晝眠之理?《後 漢書》載:邊韶晝日假寐,弟子嘲之曰:『邊孝先,腹便便, 懶讀書,但欲眠』。韶聞而應之曰:『邊為姓,孝為字。腹便 便,五經笥,但欲眠。思經事』。」此雖一時戲語,以余觀之, 韶之為人計,每每好睡,故弟子有此嘲,非為其一時 假寐而為是言也。

《珍珠船箋》云:「睡是眼之食,七日不眠則眼枯

遊部彙考编辑

《禮記》:

《月令》
编辑

仲夏之月,可以遠眺望,可以升山陵。

《宋沈括忘懷錄》
编辑

《遊覽物制》
编辑

安車,「輪不欲高,高則搖。」車身長六尺,可以臥也。其廣 合轍輞,以蒲索纏之,索如錢大可也。車上設柱蓋,密 簟為之,紙糊黑漆,勿加校,恐太重又蔽眼,害於觀眺。 廂高尺四寸,設菵麤之外,可以飲馬。車後為門,前設 扶拔,加於廂上,在前可憑,在後可倚。臨時移徙以《鐵 跌》。「子,簪於兩廂之板上,可闊之餘,令可容書策及 看樽之數。廂下稱以一版,臥則障風。近後為窣尺,以 備。及臥。臨時以鐵跌之,簪於車蓋梁及廂下,無用則 卷之,立於車前,車後為納陛,令可垂足而坐。」要臥則 以版架之,令平。琴書、酒榼、扇帽之類。駐車攜蓋,間車 後皆可也。臥,觀山也。車後施幰幰,兩頭施輕如畫軸, 大如指,有雨則展之,傳於前柱。欲障風日,則半展,或 偏展一邊。

「游山客不可多,多則應接人事勞頓,有妨靜賞。」兼僕 眾所至擾人,令為三人具諸應用共物為兩扇,二人 荷之,操几杖,持蓋,雜使更三人足矣。肩輿者不預客 有所攜,則相照裁損,無浪重複,惟輕簡為便。器皿皆 木漆,輕而可負,唯酒杯或可用甕石,左几且倚,令人 不倦。仍可左右盤足,或枕檔角攲眠,無不適便。其座 方二尺,足高一尺八寸,檔高一尺五寸,從地至檔共 高三尺三寸。木製藤綳或竹為之,尺寸隨人所便,增 減為床,長七尺,廣三尺,高一尺八寸。自居以上別為 子面,嵌大床中間。子面廣二尺五寸,長三尺,皆木製。 靠坐欲澀欲眠,令身不褪,常下虛二寸。床下以板稱 之,勿令通風。又子面嵌下與大床平,「一頭施轉軸,中 間子面底設一拐,撐分五刻。子面首掛一枕,若欲危 坐即撐起,令子面直上,便可靠背,以枕承腦,欲稍偃 則退一刻,尺五刻即與大床平矣。凡飲酒不宜便臥, 常倚床而坐,稍倦則稍偃之,困即放平而臥,使一童 移撐,高下如意,不須移身,可以遂四體之適。大床兩 椽有二尺,前後鑿三」「孔,上為直孔二,其下為筍,欲 倚手則嵌凡于窌孔中。」觀雪床長九尺,闊八寸,高六 尺,以輕木為格,紙糊之,三面如枕,屏風上以一格覆 之,面前施夾幔,中間可容小坐床四具,不妨設火及 飲具,隨處移背風屏之迥地,即就雪中卓之,比之氈 帳,輕而開闊,不礙瞻眺,施之別用皆可,不獨觀雪也。 湯鍚溫酒為鎗,以銅深三寸,平底可貯一寸湯以酒 杯排湯中,酒溫即取飲之。冬時擁爐靜坐,免使童僕 紛紛,殊盡幽致。

「行具二,有甲肩一,左衣篋一,衣被、枕、盥漱具,手巾、足 布、湯瓶、梳鏡。右食具一行為之。」二隔,平底蓋為四食, 盤子三,每盤果子揲下矮酒榼一,可容數升,以備注 酒。匏一杯。三,涑筒合子,貯脯脩、乾果、嘉蔬各數品,餅 少許,以備飲食,不時以應倉卒。唯三餐盤相重為一 隔,其餘分任之,暑月果脩皆不須移。一肩竹隔二,下 為櫃,上為虛隔。左隔上層,書箱一,紙筆、墨硯、剪刀、《韻 略》、雜書數卷。櫃中碗、楪各六,匙箸各四,生果數品,削 果刀子。右隔上層,琴一,竹匣貯之。摺疊棋局一,中貯 棋子茶二三品。臘茶即煨熟者。盞托各三,杯、盂、瓢七 等,附帶雜物,小斧子、砟刀、斸藥、鋤子、蠟燭、拄杖、泥靴、 雨衣、繖、笠、食銚、虎子、急須子、油筒。

攲床,如今倚床也。但兩向施檔齊高,令曲而上平。僧 亦有偏禪,倚亦有反檔,然高低不等,難為攲倚。若背 倚左檔可,右檔亦可,凡臂倚左檔可,右檔則不可。 《藥井道》院中,擇好土地鑿一井,須至深而狹小,勿令 太大,即費藥。江南浙東以至遠方山間多紫白石英, 洞中多鍾乳。孔公糵投銀錢三千,使人腰之,操几杖 者「可兼也。」令人採掇各一二石,搗如豆粒,雜投井中 磁石亦好。雲母,廬山尤多。欲用之,須揀成塊者,勿擊 碎皆完。用之仍須先下雲母,乃以眾石蓋其上,深數 尺,蓋防雲母屑入水中,飲之有害故也。每日汲水飲, 或供烹茶釀酒作羹飲,皆用之,久極益人。唐李文饒 家藥井,仍用硃砂、硫黃、黃金、珠玉,如此尤好,但山家 不可致耳。其井須極深,深則容藥多,多則力盛而堪 久。仍以此井難即浚,須要一鑿便深,乃可久用。井上 設楹,常扃鎖之,恐蟲鼠墜其間,一或為庸人孺子所 褻。

芸草,古人藏書中謂之「芸香」是也。採置書帙中,即去 蠹;置席下,即去蚤虱。栽園庭間數十步,極可愛。葉類 豌豆,作小叢生。秋間葉上微白如粉汗,南人謂之「七 里香」,江南極多。大率香草多只是花香,過則已,縱有 葉香者,須採掇嗅之方香。此種十步外,此間已香,自 春至秋不歇,絕可翫也。

《洞天遊錄》
编辑

===
《笠》
===有細藤作笠,方廣二尺四寸,以皁絹蒙之,綴簷以遮

風日,名「雲笠」;有竹絲為之,上以檞葉,細密鋪蓋,名「葉 笠」;有竹絲為之,上綴鶴羽,名「羽笠。」三者最輕便,甚有 道氣。

《杖》
编辑

有方竹,上生九節,其崇不滿七尺。有棕竹、合竹之別。 竹俱可作杖。有三代時立鳩、飛鳩,杖頭周身金銀填 嵌,用以飾杖。上懸二、三寸長小葫蘆、小靈芝及《五岳 圖》卷,暮年攜之,探奇歷怪,多有相長之益。若萬歲藤, 藜藿為杖,形雖奇怪,此為老衲行具,恐非山人家扶 老也,姑置勿取。

《漁竿》
编辑

江上一蓑,釣為樂事。釣用綸竿,竿用紫竹,綸不欲大, 竿不宜長,但絲長則可釣耳。豫章有叢竹,其節長而 直,為竿最佳,長七八尺。敲針作鉤,「釣出滄浪月,釣出 千秋萬古心」,是樂志也。意不在魚,或於紅蓼灘頭,或 在青林古岸,或值西風撲面,或教飛雪打頭,於是披 羽蓑,頂羽笠,執竿煙水,儼在米芾《寒江獨釣圖》中。比 之「嚴陵、《渭水》」,不亦高哉。

《舟》
编辑

形如划船,底惟平,長可三丈有餘,頭闊五尺,內容賓 主六人,僮僕四人。中倉「四柱結頂,幔以篷簟,更用布 幕走簷罩之。兩傍朱欄,欄內以布絹作帳,用蔽東西 日色,無日則懸鉤高捲,中置桌凳,列筆床、香鼎、盆玩、 酒具、花尊之屬。後倉以藍布作一長幔,兩邊走簷,前 縛船尾,釘兩圈處,以蔽僮僕風日。用二面槳泛湖棹」 溪,更著茶竈,起煙一縷,恍若畫圖中一孤航也。別置 小船如葉,繫於柳浪陰處,時平閒暇,執竿把釣,放於 中流。或於雪霽月明,桃紅柳媚之時,放舟當溜,吹紫 簫,鼓鐵笛,以動天籟,使孤鶴乘風唳空。或扣舷而歌, 飽餐風月,回舟返棹,歸臥松窗,逍遙一世之情,何其 樂也!

《葉箋》
编辑

取吳中羅紋長箋為之,以蠟板砑「肖葉,紋用剪裁成 紅色者肖紅葉,綠色者象蕉葉,黃色者肖貝葉。」山遊 時偶得絕句,書葉投空,隨風飛颺,泛舟付之中流,逐 水浮沉,自多幽趣。

《葫蘆》
编辑

有天生一寸小葫蘆,用以綴為衣紐,又可懸於念珠, 有物外風致。若用杖頭挂帶盛藥二、三寸葫蘆亦妙。 其長腰鷺鷥葫蘆,可懸藥籃左畔,右可為鷺瓢吸飲。 小匾葫蘆可為冠。及瓢俱以生相周匝,摹弄精神,無 汗氣,方妙。

《瓢》
编辑

有癭瓢,其形如芝如瓠者,山人攜以飲泉,大不過四 五寸,而小者半之。惟以水磨其中,布擦其外,光彩如 漆,明亮燭人,雖水濕不變,塵污不染,庶入精鑒。有小 匾葫蘆,可作瓢,須摹弄瑩潔方妙。

《藥籃》
编辑

即水火籃也。有以二匾瓢為之,有退紅漆者,上開一 蓋,放丹爐一箇,內實應驗藥膏藥,以便隨處濟人。山 童攜之,有物外風致。

《衣匣》
编辑

以皮護杉木為之,高五六寸,蓋底不用板幔,惟布裏 皮面,軟而可舉,長闊如氈包式,少長一二寸。攜於春 時,內裝綿夾便服,以備風寒之變。夏月裝以夾衣,秋 與春同。冬則綿服煖帽圍頂等件。匣中更帶搔背竹 鈀并鐵如意,以便取用。

《疊桌》
编辑

二張一張高一尺六寸,長三尺二寸,闊二尺四寸,作 二面折腳活法,展則成桌,疊則成匣,以便攜帶席地 用此抬合,以供酬酢。其小几一張,同上《疊式》,高一尺 四寸,長一尺二寸,闊八寸,以水磨楠木為之,置之坐 外,列爐焚香,置瓶插花,以供清賞。

《提盒》
编辑

深夫所製,高總一尺八寸,長一尺二寸,入深一尺,式 如小廚,為外體也。下留空,方四寸二分,以板閘住,作 一小倉,內裝酒杯六、酒壺一,著子六、勸杯二,空作六 格,如方盒,底每格高一寸九分,以四格,每格裝碟六 枚,置果殽供酒觴。又二格,每格裝四大碟,置鮭菜供 饌。著外總一門,裝卸即可關鎖。遠宜提甚輕便,足以 供六賓之需。

《提爐》
编辑

式如提盒,亦深夫製,高一尺八寸,闊一尺,長一尺二 寸,作三撞。下層一格如方匣,內用銅造水火爐,身如 匣方,坐嵌匣內,中分二孔,左孔炷火,置茶壺以供茶; 右孔注湯,置一桶子,小鑊有蓋,頓湯中煮酒,長日午 餘此鑊可煮粥供客。傍鑿一小孔,出灰進風,其壺鑊 迥出爐格上,太露,不雅。外作如下格方匣一格,但不 用底以罩之,便壺鑊不外見也。一虛一實,共二格,上 加一格置底,蓋以裝炭,總三格成一架,上可箾關,與提盒作一付也。

《備具匣》
编辑

近製以輕木為之,外加皮包,厚漆如拜匣,高七寸,闊 八寸,長一尺四寸,中作一替,上淺下深。置小梳匣一、 茶琖四,骰盆一,香爐一,香盒一,茶盒一,匙著瓶一,上 替內小硯一,墨一,筆二,小水注一,水洗一,圖書小匣 一,骨牌匣一,骰子枚馬盒一,香炭餅盒一,文具匣一。 內藏裁刀、錐子、《穵耳》、挑牙、消息、修指甲、刀銼、髮刡等 件:酒牌一,詩韻牌一,詩筒一。內藏紅葉各牋以錄詩。 下藏梳具匣者,以便山宿,外用關鎖以啟閉。攜之山 遊,亦似甚備。

《酒尊》
编辑

注酒《遠遊》,古有窯器甚佳,銅提次之,近以錫造者惡 甚。余意磁者負重,銅者有腥,不若蒲蘆作具,內用光 漆,挾之遠遊,似甚輕便。山遊當與以上三物,束以二 架,共作一肩,彼此助我逸興。

遊部總論编辑

《淮南子》。

《俶真訓》
编辑

「聖人內修道術,而不外飾仁義,不知耳目之宜,而遊 於精神之和。若然者,下揆三泉,上尋九天,橫廓六合, 揲貫萬物,此聖人之遊也。若夫真人,則動溶於至虛, 而遊於滅亡之野,騎蜚廉而從敦圄,馳於方外,休乎 宇內,燭十日而使風雨。臣雷公,役夸父,妾宓妃,妻織 女,天地之間,何足以留其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