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108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一百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八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一百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一百八卷目錄

 沐浴部彙考

  禮記玉藻

  周禮天官 春官

  儀禮聘禮

 沐浴部藝文一

  盥盤銘          周武王

  澡盤銘          晉傅元

 沐浴部藝文二

  沐浴子          唐李白

  河中城南姚家浴後題贈主人  呂溫

  沐浴           白居易

  香山寺石樓潭夜浴      前人

  新沐浴           前人

  詠浴            韓偓

  奉和扈從溫泉宮承恩賜浴  蔡希周

  浴罷          元僧宗衍

 沐浴部紀事

 沐浴部雜錄

 沐浴部外編

人事典第一百八卷

沐浴部彙考编辑

《禮記》
编辑

《玉藻》
编辑

日五盥,沐稷而GJfont粱,櫛用樿櫛,髮晞用象櫛,進機進 羞,工乃升歌。

盥,洗手也。沐稷,以淅稷之水洗髮也。GJfont粱,以淅粱之水洗面也。樿櫛,白木梳也。晞,乾也。象櫛,象齒梳也。髮濕則滑,故用木梳。乾則澀,故用象櫛也。沐而飲酒曰機。羞則GJfont豆之實也。工乃升歌,以琴瑟而歌焉。既充之以和平之味,又感之以和平之音,皆為新沐,氣虛致其養也。

浴用二巾,上絺下綌,出杅,履蒯席,連用湯,履蒲席,衣 布晞身,乃屨,進飲。

杅浴,盤也。履,踐也。蒯席,蒯草之席也。凍,洗也。履蒯席之上而以湯洗其足垢,然後立于蒲席,而以布乾潔其體,乃著屨而進飲也。

《周禮》
编辑

《天官》
编辑

宮人掌王之六寢之修,為其井匽,除其不蠲,去其惡 臭,共王之沐浴。

訂義鄭康成曰沐浴所以自潔清。賈氏曰宮人掌潔清之事,沐用潘,浴用湯。王氏詳說曰:鬯人云凡王之齋事,共其秬鬯。鄭氏謂以給沐浴,蓋齋日沐浴與平日之沐浴異。此所以必用秬鬯,然共其秬鬯,不言沐浴者,直謂共之于家人耳。

《春官》
编辑

女巫掌歲時祓除釁浴。

鄭康成曰歲時祓除,如今三月上巳,如水上之類。釁浴,謂以香薰草藥沐浴。賈氏曰一月有三巳,據上旬之巳而為祓除之事。見今三月三日水上戒浴是也。項氏曰釁器以厭妖,沐浴以去惡,若此者,歲時有之,女巫皆掌其事。

《儀禮》
编辑

《聘禮》
编辑

卿館於大夫,大夫館於士,士館於工商,管人為客三 日具沐,五日具浴。

館者,必於廟,不館於敵者,之廟為大,尊也。管人,掌客館者也。

飧不致,賓不拜,沐浴而食之。

饔餼以束帛致之草,次饌飧具輕,不以束帛致賓,無拜受之文,沐浴自潔清,尊主國君賜也。

沐浴部藝文一编辑

《盥盤銘》
周武王
编辑

與其溺於人也,寧溺於淵。溺於淵猶可游也,溺於人 不可救也。

《澡盤銘》
晉·傅元
编辑

與其澡於水,寧澡於德。水之清猶可穢也,德之修不 可塵也。

沐浴部藝文二编辑

《沐浴子》
唐·李白
编辑

沐芳莫彈冠,浴蘭莫振衣。處世忌太潔,志人貴藏輝。 滄浪有釣叟,吾與爾同歸。

《河中城南姚家浴後題贈主人》
呂溫
编辑

新浴振輕衣,滿堂寒月色。主人有美酒,況是曾相識。

《沐浴》
白居易
编辑

經年不沐浴,塵垢滿肌膚。今朝一澡濯,衰瘦頗有餘。 老色頭鬢白,病形支體虛。衣寬有賸帶,髮少不勝梳。 自問今年幾,春秋四十初。四十已如此,七十復何如。

《香山寺石樓潭夜浴》
前人
编辑

炎光晝方熾,暑氣宵彌毒。搖扇風甚微,褰裳汗霢霂。 起向月下行,來就潭中浴。平石為浴床,窪石為浴觓。 綃巾薄露頂,草屨輕乘足。清涼詠而歸,歸上石樓宿。

《新沐浴》
前人
编辑

形適外無恙,心恬內無憂。夜來新沐浴,肌髮舒且柔。 寬裁夾烏帽,厚絮長白裘。裘溫裹我足,帽煖覆我頭。 先進酒一杯,次舉粥一甌。半酣半飽時,四體春悠悠。 是月歲陰暮,慘冽天地愁。白日冷無光,黃河凍不流。 何處征戍行,何人羈旅遊。窮途絕糧客,寒獄無燈囚。 勞生彼何苦,遂性我何優。撫心但自愧,孰知其所由。

《詠浴》
韓偓
编辑

再整魚犀攏翠簪,解衣先覺冷森森。教移蘭燭頻羞 影,自試香湯更怕深。初似洗花難抑按,終憂沃雪不 勝任。豈知侍女簾帷外,賸取君王幾餅金。

《奉和扈從溫泉宮承恩賜浴》
蔡希周
编辑

天行雲從指驪宮,浴日餘波錫詔同。彩鳳氤氳擁香 溜,紗窗宛轉閉和風。來將蘭氣衝皇澤,去引星文捧 碧空。自憐遇坎便能止,願託仙槎路未通。

《浴罷》
元·僧宗衍
编辑

浴罷振輕袂,漱齒汲石井。木落歲已秋,山深夜逾靜。 細詠餘幽響,清心寄真境。松門涼月陰,拄杖一僧影。

沐浴部紀事编辑

《路史·帝禹》:夏后氏不矜不伐,不自滿,假投,一饋而七 起,一沐而三捉髮,曰:予惟四海之士須於門,而四方 之民弗至也。

《書經·顧命》:惟四月哉生魄,王不懌,甲子,王乃洮水。 按注:王發大命,臨群臣必齋戒沐浴,今疾病危殆,故 但洮盥沬面。

《史記·魯世家》:周公戒伯禽曰:我一沐三捉髮,起以待 士,猶恐失天下之賢人。

《汲冢周書》:王會解堂後,東北為赤帟,焉浴盆在其中。 按注:雖不用而設之,敬諸侯也。

《齊語》:桓公自莒反于齊,使鮑叔為宰,辭曰:臣,君之庸 臣也。若必治國家者,則管夷吾乎。公使人請諸魯,魯 束縛以予齊使,齊使受而以退。比至,三釁、三浴之。桓 公親逆之于郊,而與之坐問焉。

《左傳》:僖公二十三年,晉公子重耳,及曹,曹共公聞其 駢脅,欲觀其裸,浴,薄而觀之。

楚送公子重耳于秦,秦伯納女五人,懷羸與焉。奉GJfont 沃盥,既而揮之。怒曰:秦晉匹也。何以卑我,公子懼,降 服而囚。

晉侯之豎頭須,守藏者也。其出也。竊藏以逃,盡用以 求納之,及入,求見,公辭焉以沐,謂僕人曰:沐則心覆, 心覆則圖反,宜吾不得見也。居者為社稷之守,行者 為羈絏之僕,其亦可也。何必罪居者,國君而仇匹夫, 懼者甚眾矣,僕人以告公,公遽見之。

二十八年,衛侯聞楚師敗,懼,出奔楚,使元咺奉叔武 以受盟,六月,晉人復衛侯,公子歂犬,華仲,前驅,叔武 將沐,聞公至,喜,捉髮走出,前驅射而殺之,公知其無 罪也。枕之股而哭之。

文公十八年,齊懿公之為公子也,與邴歜之父爭田, 弗勝。及即位,乃掘而刖之。而使歜僕納閻職之妻而 使職驂乘。夏五月,公游于申池,二人浴于池,歜以扑 抶職,職怒。歜曰:人奪女妻而不怒一抶女庸何傷。職 曰:與刖其父而弗能病者,何如。乃謀弒懿公,納諸竹 中。

《莊子·田子方篇》:孔子見老聃,老聃新沐,方將被髮而 乾,慹然似非人。

《晏子·諫下篇》:景公之嬖妾嬰子死,公守之三日,不食。 膚著于席,不去。晏子入曰:有術客與醫俱言曰聞嬰 子病死,願請治之。公喜,遽起曰:病猶可為乎。晏子曰: 君請屏潔沐浴飲食,間病者之宮,彼亦將有鬼神之 事焉。公曰:諾。屏而沐浴。晏子令棺人入斂,已斂而復 曰:醫不能治病,已斂矣,不敢不以聞。

《琅嬛記》:西施舉體有異香,每沐浴竟,宮人爭取其水 積之甖瓮,用松枝灑于帷幄,滿室俱香。《禮記·檀弓》:石駘仲卒,無適子,有庶子六人,卜所以為 後者,曰:沐浴佩玉則兆,五人者皆沐浴佩玉,石祁子 曰:孰有執親之喪,而沐浴佩玉者乎,不沐浴佩玉,石 祁子兆,衛人以龜為有知也。

《韓子·內儲說》:昭僖侯浴,湯中有礫。僖侯曰:尚浴免,則 有當代者乎。左右對曰:有。僖侯曰:召而來。譙之曰:何 為置礫湯中。對曰:尚浴免,則臣得代之,是以置礫湯 中。

燕人李季好遠出,其妻私有通于士,季突至,士在內, 妻患之。其室婦曰:令公子裸而解髮,直出門,吾屬佯 不見也。于是公子從其計疾走出門。季曰:是何人也。 家室皆曰:無有。季曰:吾見鬼乎。婦人曰:然。為之奈何。 曰:取五姓之矢,浴之。季曰:諾。乃浴以矢。一曰浴以蘭 湯。

《史記·萬石君傳》:石奮子建為郎中令,每五日洗沐歸 謁親,入子舍,竊問侍者,取親中裙廁牏,身自浣滌。 《鄭當時傳》:當時孝景時為太子舍人。每五日洗沐,嘗 置驛馬長安諸郊。

《漢書·霍光傳》:光及上官桀受遺詔輔少主。光時休沐 出,桀輒入代光決事,由是與光爭權。燕王旦自以昭 帝兄,常懷怨望。桀與燕王旦通謀,詐令人為燕王上 書,言光專權自恣,疑有非常。伺光出沐日奏之。桀欲 從中下其事。書奏,帝不肯下。

《楊敞傳》:敞子惲為中郎將。郎官故事,令郎出錢市財 用,給文書,迺得出,名曰山郎。移病盡一日,輒償一沐, 或至歲餘不得沐。其豪富郎,日出游戲。貨賂流行,傳 相放效。惲為中郎將,罷山郎。其疾病休謁洗沐,皆以 法令從事。

《瑯嬛記》:卓文君閨中庭內有一井,文君手汲則甘香, 用以沐浴則滑澤鮮好,他人汲之與常井等,沐浴亦 不少異,至今尚存。即文君井也。

《後漢書·劉寬傳》:寬簡略嗜酒,不好盥浴,京師以為諺。 《雲仙雜記》:靈帝起裹游館千間,渠水遶砌,蓮大如蓋, 長一丈,其葉夜舒晝卷,名夜舒荷。宮人靚粧,解上衣 著內服,或共裸浴。西域貢茵墀香,煮湯,餘汁入渠,號 流香渠。

《文獻通考》:後漢三月上巳,官民皆契于東流水上,曰 洗濯袚除,去宿垢疢為大絜。

《吳志·孫登傳》:初,登所生庶賤,徐夫人少有母養之恩, 後徐氏以妒廢處吳。徐氏使至,所賜衣服,必沐浴服 之。

《下帷短牒》:衛玠盥面用化玉膏及芹泥,故色愈明潤, 終不能枯槁。

《拾遺記》:石虎為四時浴室,用GJfont石斌GJfont為堤岸,或以 琥珀為缾,杓夏則引渠水以為池。池中皆以紗縠為 囊,盛百雜香漬於水中。嚴冰之時作銅屈龍數千枚, 各重數十斤,燒如火色,投於水中則池水恒溫,名曰 燋龍溫池。引鳳文錦步障縈蔽浴所,共宮人寵嬖者 解媟服宴戲,彌於日夜。名曰清嬉浴室浴罷洩水於 宮外,水流之所名溫香渠。渠外之大爭來汲取,得升 合以歸,其家人莫不怡悅。至石氏破滅,燋龍猶在鄴 城,池今夷塞矣。

《晉書·王恬傳》:恬性傲誕,不拘禮法。謝萬嘗造恬,既坐, 少頃,恬便入內。萬以為必厚待己,殊有喜色。恬久之 乃沐頭散髮而出,據胡床於庭中曬髮。

《張忠傳》:忠隱於太山。苻堅遣使徵之。使者至,忠沐浴 而起,謂弟子曰:吾餘年無幾,不可以逆時主之意。浴 訖就車。

《異苑》:北海任詡字彥期,從軍十年乃歸。臨還握粟出 卜,師云:非屋莫宿,非食時莫沐。詡結伴數十,共行。暮 遇雷雨,不可蒙冒,相與庇於巖下。竊意非屋莫宿戒, 遂負檐櫛休,巖崩壓,停者悉死。至家,妻先與外人通 情,謀共殺之。請以濕髮為識,婦宵則勸詡令沐,復憶 非食時莫沐之忌,收髮而止。婦慚愧負怍,乃自沐焉。 散髮同寢。通者夜來,不知婦人也,斬首而去。

《北齊書·房豹傳》:釋褐開府參軍,兼行臺郎中,隨慕容 紹宗。紹宗自云有水厄,遂於戰艦中浴,冀以厭當之。 豹曰:夫命也在天,豈人理所能延促。公若實有災眚, 恐非禳所能解;若其實無,何禳之有。紹宗笑曰:未能 免俗,聊復爾爾。

《周書·張元傳》:元年六歲,其祖以夏中熱甚,欲將元就 井浴。元固不肯從。祖謂其貪戲,乃以杖擊其頭曰:汝 何為不肯洗浴。元對曰:衣以蓋形,為覆其褻。元不能 褻露其體於白日之下。祖異而捨之。

《開元天寶遺事》:華清宮中除供奉兩湯外,別更有長 湯十六,所嬪御之類浴焉。

奉御湯中以文瑤密石,中央有玉蓮湯泉,湧以成池。 又縫錦繡為鳧雁於水中,帝與貴妃施鈒鏤小舟,戲 翫於其間。宮中退水出於金溝,其中珠纓寶絡流出 街渠,貧民日有所得焉。

辟寒,天寶六載,更溫泉曰華清宮湯,治井為池,環山列宮室上於華清,新廣一池,制度宏麗。祿山於范陽 以玉魚龍鳧雁石梁石蓮花以獻,雕鐫尤妙。上大悅, 命陳於湯中,仍以石梁橫於其上,而蓮花纔出於水 際。上因幸,解衣將入,而魚龍鳧雁皆奮鱗舉翼,狀若 飛動。上因恐,卻之。蓮花石至今在。

五色線陳鴻長恨傳,貴妃賜浴華池,清瀾三尺中洗 明玉,正出水,力弱不勝羅綺。

《唐書·李白傳》:白供奉翰林。猶與飲徒醉於市。帝坐沈 香亭子,意有所感,欲得白為樂章;召入,而白已醉,左 右以水沬白,稍解,援筆成文,婉麗精切。

《李德裕傳》:元和後數用兵,宰相不休沐。德裕在位,雖 遽書警奏,皆從容裁決,率午漏下還第,休沐輒如令, 沛然若無事時。

《高駢傳》:駢篤意求神仙。棄人間事,絕妾媵,雖將吏不 得見。客至,先遣詣薰濯,詣方士祓除,謂之解穢。 《辟寒》:唐隱君子田游巖一日冬晴就湯泉沐髮,風於 朝暉之下,適所親者至,曰:高年豈不自愛而草草若 是耶。游巖笑而答曰:天梳日帽,他復何需。

《雲仙雜記》:石裕方明造酒,數斛。忽解衣入其中,恣沐 浴而出,告子弟曰:吾平生飲酒,恨毛髮未識其味,今 聊以設之,庶無厚薄。

《酉陽雜俎》:予門吏陸暢,江東人,語多差誤。輕薄者多 加諸以為劇語。予為兒時,常聽人說陸暢初娶童溪 女,每旦群婢捧GJfont以銀奩盛藻豆,陸不識,輒沃水服 之。其友生問君為貴門女GJfont,幾多樂事。陸云貴門禮 法甚有苦者。曰:俾予食辣GJfont,殆不可過。 《清異錄》:段文昌微時,貧幾不能自存,既貴,遂竭財奉 身。晚年尤甚。以木瓜益腳膝,銀稜木瓜胡樣桶濯足。 蓋用木瓜樹解合為桶也。

《孔帖》:梁太祖母生三子,其次太祖。后少寡,攜三子傭 食。蕭縣人劉崇家母時自為櫛沐,曰:朱三非常人也。 《北夢瑣言》:歸登尚書每浴必屏左右,自於浴斛中坐 移時,或有外窺者,見一巨龜吹水也。

《五代史·趙鳳傳》:于嶠者,自莊宗時與鳳俱為翰林學 士。嶠與鄰家爭水竇,為安重誨所怒,鳳即左遷嶠祕 書少監。嶠因被酒往見鳳,鳳知其必不遜,乃辭以沐 髮。

《清異錄》:郭尚賢嘗云服餌導引之餘,有二事乃養生 大要,梳頭浴腳是也。尚賢每夜先髮後腳方寢,自曰 梳頭浴腳長生事,臨臥之時小太平。

《孔帖》:南詔環王以麝塗身,日再塗,再澡。

《宋史·蒲宗孟傳》:宗孟以翰林學士出知河中,性侈汰。 常日盥潔,有小洗面、大洗面、小濯足、大濯足、小大澡 浴之別。每用婢十數人,一浴至湯五斛,他奉養率稱 是。

《夢溪筆談》:王荊公面黧黑,門人憂之,以問醫。醫曰:此 垢汙,非疾也。進澡豆令公沬面。公曰:天生黑於予,澡 豆其如予何。

《石林燕語》:王荊公性不善緣飾,經歲不洗沐,衣服雖 弊亦不浣濯。與吳沖卿同為群牧判官時,韓持國在 館中,三數人尤厚善,無日不過從。因相約每一兩月 即相率洗沐。定力院家各更出新衣為荊公,番號拆 洗王介甫云。出浴,見新衣輒服之,亦不問所從來也。 《拊掌錄》:沈括存中方就浴,劉貢父遽哭之曰:存中可 憐已矣。眾愕問,云:死矣,盆成括也。

《墨莊漫錄》:湯泉有處,甚多大熱而氣烈,乃硫黃湯。唯 利州平痾鎮湯泉溫,溫可探云,是朱砂湯。人傳昔有 兩美人來浴,既去,異香郁郁,累日不散。李端叔過浴 池上,作詩云華清賜浴記當年,偶託荒山結勝緣。未 必興衰異今昔,曾經天女卸金鈿。

《志怪錄》:文獻公誕時,一蛇自屋陊于前,舉頭張喙,久 之方去。及七日浴,忽飄風暴雨劈其澡盆為二片,與 母俱無驚動。

《東坡志林》:元豐七年十二月,浴泗州雍熙塔下,戲作 《如夢》西闋云水垢何曾相受,細看兩俱無有。寄語揩 背人,盡日勞君揮肘,輕手,輕手,居士本來無垢。又云 自淨方能洗彼,我自汗流呀氣。寄語澡浴人,且共肉 身遊戲。但洗,但洗,俯為世間一切。

《老學庵筆記》:胡浚明酷好字說,嘗因浴,出大喜,曰:吾 適在浴室中有所悟字說,直字云在隱,可使十目視, 吾力學三十年,今乃能造此地。

《遂昌雜錄》:宋僧溫日觀居葛嶺瑪瑙寺,鮮于伯機父 愛之。溫時至其家,袖瓜啗其大龜抱軒前。支離叟或 歌或笑,每索湯浴,鮮于公必躬為進澡豆。其法中所 謂散聖者,其人也。按注:支離叟即伯機家所種松也。 《輟耕錄》:趙公琪字元德,飄然有神仙思。常使方士燒 水銀、硫黃、朱砂、黃金等物為神丹,以資服食。有玉溪 李簡易先生者,得道為神仙。數訪公,授以其術,久之 隱去。或以為不死。公思之,一日見其至,喜而固留之, 先生曰:吾遠來甚熱,請具浴。公即具浴,先生就浴室, 久之不聞聲,日且暮,公親候之,見有光昱然在水上,圓如初日,出不復見先生所在。

《蓼花洲閒錄》:西川費孝先,善軌革,世皆知名。有大名 人王旻因殖貨至成都,求為卦,孝先曰:教住莫住,教 洗莫洗。再三戒之,令誦此言,足矣。旻志之,及行,途中 遇大雨,憩一屋下,路人盈塞,乃思曰,教住莫住,得非 此耶。隨冒雨行,未幾屋顛覆,獨得免。焉旻之妻已私 鄰,比欲講終身之好俟。旋歸,將致毒謀旻。既至,妻約 其私人曰:今夕新沐者乃夫也,日欲晡,呼旻洗沐,重 易巾櫛。旻悟曰教洗莫洗,得非此也。堅不從,婦怒,不 省自沐,夜半反被害。

《癸辛雜識》:賈似道之為相也,學舍纖悉無不知之。雷 宜中長成均也,直舍浴堂久圮,遂一新之。或書其壁 云:碌碌盆盎中,忽見古罍洗,雷未之見也,一日見賈 語次,忽云碌碌盆盎中雷恍然不知所答,深用自疑, 久之,入浴堂,見之乃悟云。

《真臘風土記》:真臘地苦炎熱,每日非數次澡洗則不 可過。入夜亦不免一二次,初無浴室孟桶之類,但每 家須有一池,否則兩三家合一池,不分男女皆裸形 入池。惟父母尊年在池則子女卑幼不敢入,或卑幼 先在池則尊長亦迴避之。如行輩則無拘也,或三四 日,或五六日,城中婦女三三五五,咸至城外河中漾 洗。至河邊,脫去所纏之布而入水,會聚於河者動以 千數。雖府第婦女亦預焉,略不以為恥,自踵至頂皆 得而見之。城外大河無日無之。唐人暇日頗以此為 遊觀之樂。聞亦有就水中偷期者,水常溫如湯,惟五 更則微涼,至日出則復溫矣。

《元氏掖庭記》:順帝每遇上巳日,令諸嬪妃祓於內園, 迎祥亭,漾碧池,池之旁一潭曰香泉潭,至此日則積 香水以注於池,池中又置溫玉狻猊,白晶鹿,紅石馬 等。嬪妃澡浴之餘則騎以為戲。

《貧士傳》:王賓志不願仕,家貧無業,賣藥以資。郡守姚 善枉謁衡門,賓GJfont坐受拜,以道誨之若師弟子。姚少 師廣孝,貴,歸來訪,弗肯見,方盥掩面而走。

沐浴部雜錄编辑

《詩經·國風·伯兮篇》:豈無膏沐,誰適為容。

《小雅·都人士篇》:予髮曲局,薄言歸沐。

《禮記·曲禮》:居喪之禮,頭有創則沐,身有瘍則浴。 《內則》:適父母舅姑之所,進盥,少者奉槃,長者奉水,請 沃盥,盥卒,授巾。

子事父母,五日則燂湯請浴,三日具沐,其間面垢,燂 潘請GJfont,足垢,燂湯請洗,少事長,賤事貴,共帥時。按注: 燂,溫也。

外內不共井,不共湢浴。按注:湢,浴室。

《荀子·不苟篇》:新浴者振其衣,新沐者彈其冠,人之情 也。其誰能以己之僬僬,受人之掝掝哉。

《韓子·六反篇》:古者有諺曰:為政猶沐也,雖有棄髮,必 為之。愛愛棄髮之費而忘長髮之利,不知權者也。 《論衡·變動篇》:南方至熱,煎沙爛石,父子同水而浴。 《譏日篇》:《沐書》曰:子日沐,令人愛之。卯日沐,令人白頭。 使醜如嫫母,以子日沐,能得愛乎。使十五女子以卯 日沐,能白髮乎。且沐者,去首垢也。洗去足垢,盥去手 垢,浴去身垢,能去一形之垢,其實等也。洗、盥、浴不擇 日,而沐獨有日。如以首為最尊,尊則浴亦治面,面亦 首也。如以髮為最尊,則櫛亦宜擇日。櫛用木,沐用水, 水與木俱五行也。用木不避忌,用水獨擇日乎。 《孔帖》:大祀中祀,接神齋宮,祀前一日皆沐浴。

《癸辛雜識》:蜀人未嘗浴,雖盛暑不過以布拭之耳。諺 曰蜀人生時一浴,死時一浴。

沐浴部外編编辑

《侍兒小名錄拾遺》:前南鄭尉李雲于長安求納一姬, 其母未許,雲曰:予誓不婚,乃許之。號姬曰楚賓,數年 後姬卒,卒後經歲,遂婚前南鄭沈氏,及婚,雲浴于淨 室,見楚賓執一貼藥,末徑前謂雲曰:誓余不婚,今又 與沈家作GJfont,無物相奉,贈君香一貼以資沐浴。瀉藥 末入斛中,以釵攪水訖,而去。雲甚覺不安,羸困不能 出浴,遂死。支體如綿,筋骨並散。

《括異志》:有住庵僧王了因,事母至孝,母病危篤,日夜 禱于所事韋天護法神,誠意感格,忽神降其身作蠻 語云:憫汝孝誠,故救汝母。教以藥餌,遂愈。自是神常 降之,言人休咎,多驗。遠近趨之,一日有人請禱,僧不 謹,神怒責,遂發狂不可止,索浴。左右不得已,具湯。與 之。湯百沸猶以為冷,投于中宛轉為快,眾拜祈哀,神 曰:姑薄懲之爾。遂免,及出浴,舉體略無少損,病亦愈, 神不復降矣。

《高坡異纂》:李茂元,洛陽人。正德辛巳登進士,拜行人 嘗使陝,浴于故華清宮溫泉。其池中石座上有紅斑文俗訛傳為楊妃入月痕也。茂元見之,心動。浴罷登 輿,夜宿公館,有婦人至,容貌絕世而肌肉頗豐,自稱 太真,言君一念所及,幽明相感,不能忘情,遂惑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