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109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一百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九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一百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一百九卷目錄

 養生部彙考一

  禮記月令

  褚氏遺書受形 本氣 平脈 津潤 分體 精血 除疾 審微 辨書 問

  子

  酉陽雜俎叩齒

  天隱子養生書序 神仙 易簡 漸門 齋戒 安處 存想 坐忘 解

  神 後序

  保生要錄序 養神氣 論起居 論衣服 論飲食 論居處 藥枕方 論藥

  石

  保生月錄序 王君河車方 青精先生橓米飲方 龜臺王母四童方 彭君麋

  角粉方 風后四扇散 夏姬杏金丹 天地父母七精散 南嶽真人赤松子

  養生月錄四時養生方

  攝生要錄喜樂 忿怒 悲哀 思慮 憂愁 驚恐 憎愛 視聽 疑惑 談

  笑 津唾 起居 行立 坐臥 洗沐 櫛髮 大小腑 衣 食 旦暮

  癸辛雜識胎息

  三才圖會叩齒集神法 搖天柱法 舌攪漱咽法 摩腎堂法 單關轆轤法

  雙關轆轤法 托天按頂法 鉤扳法

人事典第一百九卷

養生部彙考一编辑

《禮記》
编辑

《月令》
编辑

仲夏之月,是月也,日長至,陰陽爭,死生分。君子齊戒, 處必掩身,毋躁,止聲色,毋或進,薄滋味,毋致和,節嗜 欲,定心氣。

仲冬之月,是月也,日短至,陰陽爭,諸生蕩。君子齊戒, 處必掩身,身欲寧,去聲色,禁嗜欲,安形性,事欲靜,以 待陰陽之所定。

此皆與《夏至》同,而有謹之至者。彼言止聲色而此言「去」,彼言「節嗜欲」而此言「禁。」蓋仲夏之陰猶微,而此時之陰猶盛,陰微則盛陽未至於甚傷,陰盛則微陽當在於善保故也。

《褚氏遺書》
编辑

《受形》
编辑

「男女之合,二情交暢,陰血先至,陽精後衝,血開裹精, 精入為骨,而男形成矣。陽精先入,陰血後參,精開裹 血,血入居本,而女形成矣。陽氣聚面,故男子面重,溺 死者必伏;陰氣聚背,故女子背重,溺死者必仰,走獸 溺死者,伏仰皆然。陰陽均至,非男非女之身,精血散 分,駢胎品胎之兆。父少母老,產女必羸;母壯父衰,生 男必弱。」古之良工,首察乎此。補羸女先養血壯脾,補 弱男則壯脾節色。羸女宜及時而嫁,弱男宜待壯而 婚。此疾外所務之本,不可不察也。

《本氣》
编辑

「天地之氣,周於一年,人身之氣,周於一日。」人身陽氣 以子中自左足而上,循左股,左手指左肩、左腦,橫過 右腦、右肩、右臂、手指脅足,則又子中矣。陰氣以午中 自右手心,通右臂右肩,橫過左肩、左臂、左脅、左足、外 腎、右足右脅,則又午中矣。陽氣所歷,充滿周流,陰氣 上不過腦,下遺指趾。二氣之行,晝夜不息,中外必遍。 「一為痰積壅塞,則疢疾生焉。」疾証醫候,統紀浩繁,詳 其本源,痰積虛耳。或痰聚上,或積留中,遏氣之流,艱 於流轉,則上氣逆上,下氣鬱下,臟府失常,形骸受害。 暨乎氣本虛弱,運轉艱遲,或有不周,血亦偏滯,風濕 寒暑,乘間襲之,所生痰疾,與痰積同。凡人之生熱而 汗,產而易,二便順利,則氣之通也。陽「虛不能運陰氣, 無陰氣以清其陽,則陽獨治而為熱;陰虛不能運陽 氣,無陽氣以和其陰,則陰獨治而為厥。」脾以養氣,肺 以通氣,腎以泄氣,心以役氣。凡臟有五,肝獨不與,在 時為春,在常為仁,不養不通,不泄不役,而氣常生。心 虛則氣入而為蕩,肺虛則氣入而為喘,肝虛則氣入 而目昏,腎虛則氣入而腰疼。四虛氣入,脾獨不與。受 食不化。氣將日微。安能有餘以入其虛。嗚呼。茲謂氣 之名理與。

《平脈》
编辑

脈分兩手,手分三部,隔寸尺者,命之曰「『關」,去肘度人 曰「尺』。關前一寸為寸。左手之寸極上,右手之尺極下。 男子陽順,自下生上,故極下之地,右手之尺,為受命 之根本,如天地未分,元氣渾沌也。既受命矣,萬物從 土而出,惟脾為先,故尺上之關為脾。脾土生金,故關 上之寸為肺。肺金生水,故自右手之寸,越左手之尺 為腎。腎水生木,故左手尺上之關為肝;肝木生火,故關上之寸為心。女子陰逆,自上生下,故極上之地,左 手之寸,為受命之根本。既受命矣,萬物從土而出,惟 脾為先,故左手寸下之關為脾。脾土生金,故關下之 尺為肺。肺金生水,故左手之尺,越右手之寸為腎。腎 水生木,故右手寸下之關為肝;肝木生火,故關下之 尺為心。」男子右手尺脈常弱,初生微眇之氣也;女子 尺脈常彊,心火之位也。非男非女之身,感以婦人,則 男脈應胗;動以男子,則女脈順指。不察乎此,難與言 醫。同化五穀,故胃為脾府,而脈從脾;同氣通泄,故大 腸為肺府,而脈從肺;同主精血,故膀胱為腎府,而脈 從腎;同感交合,故小「腸為心府,而脈從心;同以脈為 竅,故膽為肝府,而脈從肝。」澄生當後世傳其言而已 爾。初決其祕,發悟後人者,非至神乎?體修長者脈疏, 形侏儒者脈蹙。肥人如沉而正,沉者愈沉;瘦人如浮 而正,浮者愈浮。未燭斯理,曷愈眾疾?表裏多名,呼吸 定至,抑皆末也。世俗並傳,茲得略云爾。

《津潤》
编辑

「天地定位而水位乎中,天地通氣而水氣蒸達,土潤 膏滋,雲興雨降而百物生化。」「人肖天地,亦有水焉,在 上為痰,伏皮為血,在下為精,從毛竅出為汗,從腹腸 出為瀉,從瘡口出為水。」痰盡死,精竭死,汗枯死,瀉極 死,水從瘡口出不止,乾即死。至於血充目則視明,充 耳則聽聰,充四支則舉動彊,充肌膚則身色白,漬則 黑,去則黃。外熱則赤。內熱則上蒸喉,或下蒸大腸為 小竅,喉有竅則咳血殺人,腸有竅則便血殺人。便血 猶可止,咳血不易醫。喉不停物,毫髮必咳。血滲入喉, 愈滲愈咳,愈咳愈滲。飲溲溺則百不一死;服寒涼則 百不一生。血雖陰類,運之者其和陽乎。

《分體》
编辑

耳、目、口、鼻、陰、尻,竅也;臂、股、指、趾,肢也;雙乳、外腎,關也; 齒、髮、爪甲,餘也;枝指、旁趾,附也。養耳力者常飽,養目 力者常瞑,養臂指者常屈伸,養股趾者常步履。夏臟 宜涼,冬臟宜溫。背陰肢末,雖夏宜溫。胸包心火,雖冬 難熱。熱作腫而竅塞,血不行而肢廢。餘有消長,無疾 痛附。有疾痛無生死。關。有生死疾痛無消長。有消長。 疾痛生死者。疣瘤而已。

《精血》
编辑

飲食五味,養髓骨肉血,肌膚毛髮。「男子為陽,陽中必 有陰,陰之中數八,故一八而陽精升,二八而陽精溢。 女子為陰,陰中必有陽,陽之中數七,故一七而陰血 升,二七而陰血溢。」陽精陰血,皆飲食五穀之實秀也。 方其升也,智慮開明,齒牙更始,髮黃者黑,筋弱者彊。 暨其溢也,凡充身肢體手足耳目之餘,雖針芥之瀝, 「無有不下。凡子肖形父母者,以其精血嘗於父母之 身,無所不歷也。是以父一肢廢,則子一肢不肖其父; 母一目虧,則子一目不肖其母。然雌鳥牝獸,無天癸 而成胎者,何也?鳥獸精血往來尾間也,精未通而御 女以通其精,則五體有不滿之處,異日有難狀之疾。 陰已痿而思色以降其精,則精不出」內敗,小便道澀 而為淋。精已耗而復竭之,則大小便道牽疼,愈疼則 愈欲大小便,愈便則愈疼。「女人天癸既至,踰十年無 男子合,則不調。未踰十年思男子合,亦不調。」不調則 舊血不出,新血誤行。或漬而入骨,或變而之腫,或雖 合而難子。合男子多,則瀝枯虛人,產乳眾則血枯殺 人。觀其精血,思過半矣。

《除疾》
编辑

除疾之道,極其候証,詢其嗜好,察致疾之由來,觀時 人之所患,則窮其病之始終矣。窮其病矣,外病療內, 上病救下,辨病藏之虛實,通病藏之母子,相其老壯, 酌其淺深,以制其劑,而《十全上功》至焉。制劑獨味為 上,二味次之,多品為下。酸通骨,甘解毒,苦去熱,鹹導 下,辛發滯。當驗之藥未驗,切戒急投,大勢既去,餘勢 「不宜再。藥修而肥者飲劑豐,羸而弱者受藥減。用藥 如用兵,用醫如用將。」善用兵者,徒有車之功;善用藥 者,薑有桂之效。知其才智,以軍付之,用將之道也;知 其方伎,以生付之,用醫之道也。世無難治之疾,有不 善治之醫;藥無難代之品,有不善代之人。民中絕命, 斷可識矣。

《審微》
编辑

疾,有誤涼而得冷證,有似是而實非,差之毫釐,損其 壽命。《浮栗經二氣篇》曰:「諸瀉皆為熱,諸冷皆為節。熱 則先涼藏,冷則先溫血。」《腹疾篇》曰:「乾痛有時當為蟲, 產餘刺痛皆變腫。」《傷寒篇》曰:傷風時疫,濕暑宿痰,作 瘧作疹,俱類傷寒。時人多瘧,宜防為瘧;時人多疹,宜 防作疹。春瘟夏疫,內證先出。中濕中暑,試之苓朮,投 之發散劑,吐汗下俱至。此證號「宿痰,失導必肢廢。」嗟 乎!病有微而殺人,勢有重而易治。精微區別,天下之 良工哉。

《辨書》
编辑

尹彥成問曰:「五運六氣,是邪非邪?」曰:「大撓作甲子,隸 首作數,志歲月日時遠近耳。故以當年為甲子歲,冬至為甲子月,朔為甲子日,夜半為甲子時,使歲月日 時積一十百千萬,亦有條而不紊也。配以五行,位以 五方,皆人所為也。歲月日時,甲子乙丑,次第而及。天 地五行,寒暑風雨,倉卒而變。人嬰所氣,疾作於身,氣 難預期,故疾難預定;氣非人為,故疾難人測。推驗多 舛,拯救易誤,俞扁弗議,淳華未稽,吾未見其是也。」曰: 「《素問》之書,成於黃岐,運氣之宗,起於《素問》」,將古聖哲 妄邪?曰:尼父刪經,三墳尢廢,扁鵲盧出,盧醫遂多,尚 有黃岐之醫籍乎?後書之託名於聖哲也?曰:「然則諸 書不足信邪?」曰:「由漢而上,有說無方」,由漢而下,有方 無說。說不乖理,方不違義,雖出後學,亦是良師。「固知 君子之言,不求貧朽,然於《武成》之策,亦取二三。」曰:「居 今之世,為古之工,亦有道乎?」曰:「師友良醫,因言而識 變。觀省舊典,假筌以求魚。博涉知病,多診識脈,屢用 達藥,則何愧於古人。」

《問子》
编辑

建平王妃姬等皆麗而無子,擇良家未笄女入御,又 無子。問曰:「求男有道乎?」澄對之曰:「合男女必當其年, 男雖十六而精通,必三十而娶;女雖十四而天癸至, 必二十而嫁。皆欲陰陽氣完實而後交,合則交而孕, 孕而育,育而為子,堅壯彊壽。今未笄之女,天癸始至, 已近男色,陰氣蚤洩,未完而傷,未實而動,是以交而 不孕,孕而不育,育而子脆不壽,此王之所以無子也。 然婦人有所產皆女者,有所產皆男者,大王誠能訪 求多男婦人,謀置宮府,有男之道也。」王曰:「善。」未再期 生六男。夫老陽遇少陰,老陰遇少陽,亦有子之道也。

《酉陽雜俎》
编辑

《叩齒》
编辑

夫學道之人,須鳴天鼓,以召眾神也。左相叩,為天鐘, 卒遇凶惡不祥叩之。右相叩,為天磬,若經山澤邪僻, 威神大祝,叩之中央。上下相叩,名天鼓。存思念,當道 鳴之。叩之數,三十六,或三十二,或二十七,或二十四, 或十二。

《天隱子養生書》
编辑

《序》
编辑

天隱子,吾不知何許人。著書八篇,包括妙祕,殆非人 間所能力學。觀夫修煉形氣,養和心靈,歸根契於伯 陽,遺照齊於莊叟,長生久視,無出是書。予家君於大 暑中苦痢,諸藥不止,以意用乾葛,是承禎服疾道風。 惜乎世人夭促真壽,思欲傳之同志,使《易》而簡行,信 哉!自伯陽而來,惟天隱子而已矣。司馬承禎序。

《神仙》
编辑

人生時稟得靈氣,精明通悟,學無滯塞,則謂之神。宅 神於內,遺照於外,自然異於俗人,則謂之神仙。故神 仙亦人也,在於修我靈氣,勿為世俗所淪折,遂我自 然,勿為邪見所凝滯,則成功也。

《易簡》
编辑

《易》曰:「天地之道,易簡者也。」天隱子曰:「天地在我首之 上,足之下,開目盡見,無假繁巧而言,故曰易簡。簡者, 神仙之德也。然則以何道求之?」曰:「無求不能知,無道 不能成。凡學神仙,先知易簡,苟言涉奇詭,適足使人 執迷,無所歸本,此非言學也。」

《漸門》
编辑

《易》有漸卦,老氏有漸門。人之修真達性,不能頓悟,必 須漸而進之,安而行之。故設漸門:一曰齋戒,二曰安 處,三曰存想,四曰坐忘,五曰神解。何謂齋戒?曰澡身 虛心。何謂安處,曰深居靜室。何謂存想,曰收心復性。 何謂坐忘,曰遺形忘我。何謂神解?曰萬法通神。故習 此五漸之門者,了一則漸次至二,了二則漸次至三, 了三則漸次至四了,四則漸次至五,神仙成矣。

《齋戒》
编辑

齋戒者,非蔬茹飲食而已;澡身者,非湯浴去垢而已。 蓋其法在節食調中,磨擦暢外者也。夫人稟五行之 氣,而食五行之物,而實自胞胎有形也。呼吸精血,豈 可去食而求長生?但世人不知休糧服氣,道家權宜, 非永絕食粒之謂也。食之有齋戒者,齋乃潔淨之務, 戒乃節約之稱。有飢即食,食勿令飽,此所謂調中也。 百味未成熟勿食。五味太多勿食,腐敗閉氣之物勿 食,此皆宜戒也。手嘗磨擦皮膚溫熱,去冷氣,此所謂 「暢外」也。久坐、久立、久勞役,皆宜戒也。此是形骸調理 之法,形堅則氣全,是以齋戒為漸門之首也夫。

《安處》
编辑

「何謂安處?」曰:「非華堂邃宇,重裀廣榻之謂也。在乎南 向而坐,東首而寢,陰陽適中,明暗相半。屋無高,高則 陽盛而明多;屋無卑,卑則陰盛而暗多。故明多則傷 魄,暗多則傷魂。人之魂陽而魄陰,苟傷明暗,則疾病 生焉。所謂居處之室,尚使之然,況天地之氣,有亢陽 之攻肌,淫陰之侵體,豈不傷哉。修養之漸,儻法此,即」 安處之道術也。吾所居室,四邊皆窗戶,遇風即闔,風 息即開。吾所居坐,前簾後屏,太明則下簾以和其內 映,太暗則捲簾以通其外曜。內以安心,外以安目,心目皆安,則身安矣。明暗尚然,況太多情慾,太多事慮, 豈能安其內外哉?故學道以安處為次。

《存想》
编辑

「存」謂存我之神,「想」謂想我之身。閉目即見自己之目, 收心即見自己之心。心與目皆不離我身,不傷我神, 則存想之漸也。凡人目終日視他人,故心已逐外走; 終日接他事,故目亦逐外瞻。營營浮光,未嘗內照,奈 何不病且夭邪?是以歸根曰靜,靜曰復命,成性存存, 眾妙之門。此存想之漸,學道之功半矣。

《坐忘》
编辑

坐忘者,因存而忘也。行道而不見其行,非坐之義乎? 有見而不知其見,非忘之義乎?「何謂不行?」曰:「心不動 故。」「何謂不見?」曰:「形都泯故。」或問曰:「何由得心不動?」天 隱子默而不答。又曰:「何由得形都泯?」天隱子瞑而不 視。或問悟道,乃退曰:「道果在我矣,我果何人哉?天隱 子果何人也?」於是彼我兩忘,了無所照。

《解神》
编辑

齋戒謂之信解,安處謂之閑解;存想謂之慧解;坐忘 謂之定解,信定閑慧,四門通神謂之「身解。」故神之為 義,不行而至,不疾而速,陰陽變通,天地長久。兼三才 而言謂之《易》,齊萬物而言謂之「道德」,本一性而言謂 之「真如。」入四真如,歸於無為。故天隱子生乎《易》中,死 乎《易》中。動因萬物,靜因萬物。邪由一性,真由一性。是 以生死動靜邪真,吾皆以神而解之。在人謂之「仙」矣, 在天曰「天仙」,在地曰「地仙。」故神仙之道,《五歸一門》。

《後序》
编辑

昔謝自然欲過海求師,蓬萊至海中,或謂自然曰:「蓬 萊隔弱水,三十萬里,不可通。天台有司馬子微,身居 赤城,名在絳闕,可往從之。」自然乃還,受道於子微,白 日仙去。東坡《水龍吟》詞曰:「古來雲海茫茫,蓬山絳闕 知何處。人間自有赤城居士,龍蟠鳳舉,清淨無為,坐 忘遺照。」八篇奇語。觀此書,則此八篇當是子微所著, 而序乃云《天隱子》。不知何時人。意者不欲自顯其名 邪?紹興壬午從事郎知台州黃宕縣主學事勸農胡 璉跋。

《保生要錄》
编辑

《序》
编辑

臣聞「松有千年之固,雪無一時之堅。若植松於腐壤, 不期而必蠹;藏雪於陰山,雖累而不消。違其性則堅 者脆,順其理則促者長。物情既爾,人理豈殊?」然則調 攝之術,又可忽乎?臣竊覽前人所撰《保生》之書,往往 拘忌太多,節目太繁,行者難之,在於崇貴尤不易為。 臣少也多病,留心養生,研究有年,編次成帙,為術易 簡,乘間可行,先欲固其神氣,次欲調其肢體。至於衣 服居處,藥餌之方,蔬果禽魚之性,有益者必錄,無補 者不書。古方有誤者重明,俗說或乖者必正,目之曰 《保生要錄》。雖無裨於聞道,聊有益於衛生。冒昧上獻, 伏深戰慄。臣蒲處貫敘。

《養神氣》
编辑

嵇叔夜云:「服藥求汗,或有弗獲。愧情一焦,渙然流離。」 情熱於中,汗形於外,則知喜怒哀樂,寧不傷人?故心 不撓者神不疲,神不疲則氣不亂,氣不亂則身泰。

《論起居》
编辑

「養生者形要小勞,無至大疲,故水流則清,滯則污。」養 生之人,欲血脈常行,如水之流,坐不欲至倦,行不欲 至勞,頻行不已,然亦稍緩,即是小勞之術也。故「手足 欲時其屈伸,兩臂欲左挽右挽如挽弓法,或兩手如 拓石法,或雙拳築空,或手臂前後左右輕擺,或頭頂 左右顧,或腰胯左右轉,時俯時仰,或兩手相促,細細」 捩如洗手法,或手掌相摩令熱,掩目摩面,事間隨意 為之,各十數過而已。每日頻行,必身輕目明,筋節血 脈調暢,飲食易消,無所壅滯,體中少不佳快,為之即 解。舊引方太煩,崇貴之人不易為也。今此術不擇時 節,亦無度數,乘間便作,而見效且速。

夫人夜臥欲自以手摩四肢胸腹十數遍,名為乾沐 浴,臥側而曲膝,益氣力,常時濁唾則吐,清津則嚥,常 以舌柱齶,聚清津而嚥之,潤五臟,悅肌膚,令人長壽 不老。《黃庭經》曰:為玉池,大和官,嗽嚥靈液災不干。又 曰:閉口屈舌食胎津,使我遂鍊獲飛仙,頻叩齒,令齒 勞,又辟惡。夫人春時暑月,欲得晚眠早起,秋欲早眠 早起,冬欲早眠晏起。早不宜在雞鳴前,晚不宜在日 旰後。熱時欲舒暢,寒時欲收密,此合四氣之宜,保身 益壽之道也。

《論衣服》
编辑

臣聞「衣服厚薄,欲得隨時合度。是以暑月不可全薄, 寒時不可極厚,盛熱亦必著單臥服,或腹脛已上,覆 被極宜人。冬月綿衣,莫令甚厚,寒則頻添數層,如此 則令人不驟寒驟熱也。故寒時而熱則減,則不傷於 溫;熱時而寒則加,則不傷於寒。寒熱不時,妄自脫著, 則傷於寒熱矣。寒欲漸著,熱欲漸脫,腰腹下至足脛」, 欲得常溫;胸上至頭,欲得稍涼。涼不至凍,溫不至燥衣為汗濕,即時易之。「熏衣,火氣未歇,不可便著。」夫寒 熱均平,形神恬靜,則疾疚不生,壽年自永。

《論飲食》
编辑

飲食,所以資養人之血氣,血則榮華形體,氣則榮衛 四肢。精華者為髓為精,其次者為肌為肉。常時不可 待,極飢而方食,極飽而方徹,常欲不飢不飽。青牛道 士云:「凡食太熱則傷骨,太冷則傷筋,雖熱不得灼脣, 雖冷不得凍齒,冷熱相攻而為患。凡食,熱勝冷,少勝 多,熟勝生,淡勝鹹。凡食汗出,勿令洗面,令人少顏色。」 食飽沐髮,作頭風。凡所好之物,不可偏耽,耽則傷心 生疾。所惡之物,不可全棄,棄則藏氣不均。是以天有 五行,人有五臟,食有五味。故肝法木,心法火,脾法土, 肺法金,腎法水。酸納肝,苦納心,甘納脾,辛納肺,鹹納 腎。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制土,土 制水,水制火,火制金,金制木,木制土。故四時無多食, 所制之味,皆能王之臟也。宜食相生之味,助王氣也。 五臟不傷,王氣增益,飲食合度,寒暑得宜,則諸疾不 生,遐齡自永矣。

《論居處》
编辑

《傳》曰:「土厚水深,居之不疾。」故人居處,隨其方所,皆欲 土厚水深。土欲堅潤而黃,水欲甘美而澄。常居之室, 極令周密,勿有細隙,致風氣得入。風者天地之氣也, 能生成萬物,亦能損人。初入腠理之間,漸至肌膚之 內,內傳經脈,達於臟腑,傳變尤甚。盛暑不可露臥,自 立春後至立秋前,欲東其首,立秋至立冬前,欲西其 首,常枕藥,枕其熱。藥性太熱,則熱氣衝上,太冷則冷 氣傷腦,唯理風平涼者,乃為得宜。

《藥枕方》
此枕治頭風目眩
编辑

蔓荊子八分, 甘菊花八分, 細辛六分, 吳白芷 六分, 芎藭六分, 白朮四分, 通草八分, 防風 八分, 槁本六分, 羚羊角八分, 犀角八分, 黑 豆五合,《揀擇令淨石上菖蒲》八分

右件藥細剉成碎末,相拌令均,以生絹囊盛之,欲其氣全。次用碧羅袋盛之,如枕樣,內藥直令緊實,置在盒子中,其盒形亦如枕內藥囊,令出盒子脣一寸半。晚來欲枕時,揭去盒蓋,不枕即蓋之,使藥氣不散。枕之日久漸低,更入藥以實之,或添黑豆令如初。三五月後藥氣歇,則換之。勿枕旬日或一月,耳中微鳴,是藥抽風之驗。

《論藥石》
编辑

或問曰:夫金石之藥,埋之不腐,煮之不爛,用能固氣, 可以延年。草木之藥,未免腐爛,焉有固駐之功?」答曰: 「夫金石之藥,其性慓悍,而無津液之潤,盛壯時未受 其害,及其衰弱,毒則發焉。夫壯年則氣盛而能制石, 滑則能行石,故不發也。及其衰弱則榮衛氣澀則不 能行石,弱則不能制石,無所制而行者留積,故人大 患焉。無益而損,何固駐之有?」或問曰:「亦有未虛而石 發者乎?」答曰:「憂恚在心而不能宣,則榮澀滯不能行, 石熱結積而不散,隨其積聚,發諸癰瘡。又有服石之 人,倚石熱而縱佚,恃石勢而行淫,乃不曉者,以為奇 效,精液焦枯,猛熱遂作,洞釜加爨,罕不焦然。」問曰:「金 石之為害若此,農皇何以標之於《本經》?答曰:「大虛積 冷之人,不妨暫服,疾愈而止,則無害矣。」又問云:「石勢 慓悍,臟衰則發,今先虛而服石者,豈能制其勢力乎? 且未見其害,何也?」答曰:「初服之時,石勢未積,又乘虛 冷之甚,故不發也。」又問曰:「草木自不能久,豈能固人 哉?」答曰:「服之不倦,勢力相接,積年之後,必獲大益。」夫 攻療之藥,以疾差而見功,固駐之方覺體安而為效。 形神既寧,則壽命日永矣。

《保生月錄》
编辑

《序》
编辑

昔巢居士事東海青童君,苦心屈節奉師,溽暑沍寒, 無懈無怠。僅二十年,乃口授八方,使八節制服,以應 八卦。若人未能跨鶴騰霄,優游於乾坤之內,守灝然 之氣,容色不改,壽滿百年,須服此藥。神仙祕妙,不可 輕泄,能久服必登上仙。

☶《艮》卦東北:

《王君河車方》
编辑

紫河車一具,首生併壯盛胞衣是也,挑血筋洗數十 遍,仍以酒洗陰乾者,和各藥 生地八兩,補髓血 牛膝四兩,主腰膝 五味三兩,主五臟 覆盆子四 兩,主陰不足 巴戟二兩,欲多世事加一兩,女子不 用 訶黎勒三兩,主胸中氣 鼓子花二兩,膩筋骨

苦耽二兩,治諸毒藥 ;澤瀉三兩,補男女人虛。

甘菊花三兩,去筋風 菖蒲三兩,益精神 乾漆三 兩,去肌肉五臟風炒黃 柏子仁三兩,添精用仁 白茯苓三兩,安神 黃精二兩,補脾胃 蓯蓉二兩, 助下元,女人不用 石斛二兩,壯筋骨 遠志二兩, 益心力不忘 杏仁四兩,炒黃去皮尖,去惡血氣 苣勝子四兩,延年駐形

一方有雲石英三兩縮腸。余曰:「不必加此。」

右二十二味,共搗為末,煉蜜如桐子大。酒下或鹽湯下。服三料,顏如處子。昔王仙君傳與蘇林子,「立盟歃血,不爾違太上之科。」

☳《震》卦正東。

《青精先生橓米飲方》
编辑

白粱米一石,南燭汁浸,九蒸九曝乾,可有三斗已上, 每日服一匙,飯過一月後服半匙,兩月後服三分之 一。盡一劑,則風寒不能侵,鬚髮如青絲,顏如冰玉。若 人服之,役使六丁,天兵侍衛。

☴《巽》卦東南:

《龜臺王母四童方》
编辑

辰砂四兩,本方原用伏火丹砂六兩,一時難得,且未 當輕用 胡麻四兩,淨,九蒸九曝,炒微黃 天門冬 四兩,去心 茯苓六兩 茯神六兩 黃精六兩 桃仁四兩,去皮尖

右七味,合為末,煉蜜為丸,搗萬餘下,夏月丸服,餘月散服,如桐子大。每二十丸,能服八年,顏如嬰童,肌如凝脂。不可漫傳,以獲天譴。

☲《離》卦正南。

《彭君麋角粉方》
编辑

「每用麋角。」註曰:「麋鹿之大者,角丫叉不齊,白如象牙, 出水澤中,非山獸也。大者二十斤一副,生海邊,取用 一兩,具解為寸段,去心中黑血色惡物,用米泔浸之, 夏三日,冬十日,一換泔。浸約一月已上,似欲軟,即取 出入甑中蒸之,覆以桑白皮,候爛如蒸芋,曬乾粉之。 入伏火硫黃一兩,以酒調三錢一服。」此方彭祖服之, 得壽成仙。有人於鵠鳴山石洞中得《石刻方》,與此同 也。

☷《坤》卦西南:

《風后四扇散》
编辑

五靈脂三兩,延年益命 仙靈皮三兩,強筋骨 松 脂二兩,去風癇 澤瀉二兩,強腎 白朮二兩,益氣 力 乾薑二兩,益氣 生地黃五兩,補髓血 石菖 蒲三兩,益心神 肉桂一兩,補不足 雲母粉三兩, 長肌肥白

右藥十物,如法搗洗一萬杵,煉蜜為丸,桐子大。每服三四十丸。

☱《兌》卦正西。

《夏姬杏金丹》
编辑

杏子六斗,煮水滾三四沸,放下杏子,以手或棍搥摩, 令皮去大。煮半晌,漉起放盆中,去核清汁,得若干。取 鐵鍋放糠火上,以羊脂油四斤,擦入釜中,擦之不已, 盡此四斤脂為止。下杏釜中熬之,糠火細細不斷,三 四日藥成,如金光五彩色。每服一二匙,服之變老成 少,顏色美好。夏姬服之上昇。

≡乾卦西北:

《天地父母七精散》
编辑

竹實三兩,九蒸九曝,主水氣,日精。 地膚子四兩,太 陰之精,主肝明目。 黃精四兩,戊己之精,主脾臟。 蔓菁子三兩,九蒸九曬,主邪鬼,明目。 松脂三兩,鍊 令熟,主風狂,脾濕。 桃膠四兩,五木之精,主鬼忤。 苣勝五兩,五穀之精,九曝。

右為末,煉蜜為丸,每服二三十丸,妙不可述。

≡《坎》卦正北:

《南嶽真人赤松子》
编辑

枸杞煎丸「枸杞子根三十斤,取皮九蒸九曝,搗為粉, 取根骨清水煎之,添湯煮去楂,熬成膏,和粉為丸桐 子大。」每服三五十丸,壽增無算。

《養生月錄》
编辑

《四時養生方》
编辑

黃帝曰:「春三月,此謂發陳,天地俱生,萬物以榮。夜臥 蚤起,廣步於庭,被髮緩形,以使志生,生而勿殺,予而 勿奪,賞而勿罰,此春氣之應,養生之道也。逆之則傷 肝,夏為寒變,奉長者少。」

凡春三月,男子有患五勞七傷,陰囊消縮,囊下生瘡,腰背疼痛,不得俯仰,筋脈痹冷,或時熱癢,或時浮腫,難以行步,因風淚出,遠視茫然,咳逆上沖,身體痿黃,氣脹臍痛,膀胱攣急,小便出血,莖管陰子疼痛,或淋瀝赤黃污衣,或夢寐多驚,口乾舌強,皆犯七傷,此藥主之。

茯苓五錢。食不消加一錢。 菖蒲五錢。患耳加一錢。

《括蔞》四錢。熱渴加五錢 。牛膝五錢。腰疼加一錢。

山茱萸五錢,身癢加一錢, 兔絲子五錢,陰痿加一 錢, 巴戟天四錢,陰痿加五分, 細辛四錢,「視茫」加 五分, 續斷五錢,有瘡加一錢, 防風五錢,風邪加 一錢 山藥五錢,陰濕癢加一錢, 天雄三錢,風癢 加五分, 蛇床子四錢,氣促加五分, 柏子仁五錢, 氣力不足加一錢, 遠志五錢,驚悸加一錢, 石斛 五錢,身皮痛加一錢, 杜仲五錢,「腸痛」加一錢, 《蓯 容》四錢,「陰痿」加一錢。

右一十八味,各依法製度,搗為細末,煉蜜為丸,如

考證.svg

蠶豆大。每服三丸。加至五七丸。三餐食前服之。服至一月。百病消滅。體氣平復。神妙無比。

《黃帝》曰:「夏三月,此謂蕃秀。天地氣交,萬物華實,夜臥 蚤起,無厭於日,使志無怒,使華英成秀,使氣得泄,若 所愛在外,此夏氣之應,養長之道也。逆之則傷心,秋 為痎瘧,奉收者少,冬至重病。」

凡夏三月,男子內虛,不能飲食,健忘,悲憂不樂,喜怒無常,四肢浮腫,小便赤黃,清濁淋漓絞痛,膀胱及痛,陰囊濕癢,口渴飲水腹脹,皆犯五勞七傷,宜服「內補茯苓丸。」

茯苓五錢。食不消加一錢。 杜仲五錢。腰痛加一錢。

肉桂三錢,顏色不榮加五分 。山茱萸四錢,濕癢。

加一錢, 「附子二錢,有風加五分, 山藥五錢,頭風 加一錢, 牡丹皮四錢,腹中遊風加一錢, 澤瀉三 錢,水氣加五分, 地黃四錢,虛弱加一錢, 細辛二 錢,目昏加一錢, 石斛四錢,陰濕加一錢, 蓯容三 錢,痿黃加一錢, 生薑二錢。」

右一十三味,共為末,煉蜜為丸,如桐子大。每服七丸,日再服。忌房事生冷豬魚等食。

《黃帝》曰:秋三月,此謂容平,天氣以急,地氣以明,蚤臥 蚤起,與雞俱興,使志安寧,以緩秋刑,收斂神氣,使秋 氣平,無外其志,使肺氣清,此秋氣之應,養收之道也。 逆之則傷肺,冬為飧泄,奉藏者少。

「凡秋三月,當服補腎茯苓丸。」 主治「腎虛五臟內傷,頭重足浮,皮膚燥癢,腰脊疼痛,心胃咳逆,口乾舌燥,痰涎流溢,惡夢遺精,尿血滴瀝,小腹偏急,陰囊濕癢,喘逆上壅,轉側不得,心常驚悸,目視茫茫,飲食無味,日漸羸瘦,醫不能治,此方奇效。」

茯苓一兩, 防風六錢, 白朮一兩, 細辛三錢, 山藥一兩, 澤瀉四錢, 《附子炮,便製》五錢, 紫菀 五錢, 獨活五錢, 芍藥一兩, 丹參五錢, 肉桂 五錢, 乾薑三錢, 牛膝五錢, 黃芪一兩, 苦參 三錢, 山茱萸肉五錢

右為末,蜜丸如桐子大。每服七丸,日再服。

《黃帝》曰:「冬三月,此謂閉藏,水冰地坼,無擾乎陽。蚤臥 晚起,必待日光,使志若伏若匿,若有私意,若已有得, 去寒就溫,無泄皮膚,使氣亟奪,此冬氣之應,養藏之 道也。逆之則傷腎,春為痿厥,奉生者少。」

凡冬三月,男子五勞七傷,兩目迎風淚出,頭風項強,迴轉不得,心腹脹滿,上連胸脅,下引腰背,表裏徹痛,喘息不得飲食,咳逆,面黃痿瘦,小便淋瀝,陰痿不起,臨爐不舉,足腫腹痛,五心煩熱,身背浮腫,盜汗不絕,四肢拘攣,或緩或急,夢寐驚悸,呼吸氣短,口乾舌燥,狀如消渴,急於喜怒,嗚咽悲愁,當服茯苓丸。

茯苓、山藥、肉桂、山茱萸、巴戟白木牛膝、兔絲子各一 兩乾薑、細辛、防風、柏子仁澤瀉、牡丹皮各五錢,附子 童便煮三次,用一兩一箇炒。

右為細末,蜜丸桐子大,空心鹽湯服七丸,日再服。

《攝生要錄》
编辑

《喜樂》
编辑

《淮南子》曰:大喜墜陽,唐柳公度年八十餘,步履輕健, 人求其術,曰:「吾無術,但未嘗以元氣佐喜怒,氣海常 溫耳。」

《忿怒》
编辑

《淮南子》曰:大怒,破陰 清涼。《書》云:「大怒傷目,令人目 暗多怒,百脈不定,鬢髮憔焦,筋萎為勞,藥力不及,當 食暴嗔,令人神驚,夜夢飛揚。」

《悲哀》
编辑

《書》云:「悲哀太甚,則胞絡絕而陽氣內動,發則心下潰 溲,數血也。 悲哀動中則傷魂,魂傷則狂妄不精,久 而愈縮,拘攣,兩脅痛不舉。」

《思慮》
编辑

彭祖曰:「凡人不能無思,當漸漸除之。人身虛無,但有 遊氣,氣息得理,百病不生,道不在煩,但能不思衣食, 不思聲色,不思勝負,不思得失,不思榮辱,心不勞,神 不極,但爾可得延年,謀為過當,飲食不節,養成大患 也。」

《憂愁》
编辑

《書》云:「憂傷,肺氣閉塞而不行, 遇事而憂不止,遂成 肺勞,胸膈逆滿,氣從胸達背,隱痛不已。 女人憂思 哭泣,令陰陽氣結,月水時少時多,內熱苦渴,色惡,肌 枯黑。」

《驚恐》
编辑

《淮南子》曰:「大怖生狂。」 《書》云:「驚則心無所依,神無所 歸,慮無所定,氣乃亂矣。大恐傷腎,恐不除則志傷,恍 惚不樂,非長久之道。臨危冒險則魂飛,戲狂禽異獸 則神恐。」

《憎愛》
编辑

《淮南子》曰:「好憎者,使人心勞,弗疾去,其志氣日耗,所 以不能終其壽。 憎愛損性傷神,心有所憎,不用深憎,常運心於物平等,心有所愛,不用深愛。如覺偏頗, 尋即改正,不然損性傷神。」

《視聽》
编辑

孫真人曰:「極目遠視,夜讀註疏,久居煙火,博奕不休, 飲酒不已,熱餐麪食,抄寫多年,雕鏤細巧,房室不節, 泣淚過多,刺頭出血,迎風追獸,喪明之由。」《書》云:「心之 神發乎目,久視則傷心;腎之精發乎耳,久聽則傷腎。」

《疑惑》
编辑

《國史補》云:「李蟠常疑遇毒,鎖井而飲,心靈府也,為外 物所中,終身不痊,多疑惑,病之本也。昔有飲廣客酒 者,壁有雕弓,影落盃中,客疑蛇也,歸而疾作,後飲其 地,始知弓也,遂愈。又僧人入暗室,踏破生茄,疑為物 命,念念不釋。夜有扣門索命者,僧約明日薦拔,天明 視之,乃茄也。疑之為害如此。」

《談笑》
编辑

《書》云:「談笑以惜精氣為本。多笑則腎轉腰痛。多笑則 神傷,神傷則悒悒不樂,恍惚不寧。多笑則臟傷,臟傷 則臍腹痛,久為氣損。行語令人失氣,語多須住乃語。」

《津唾》
编辑

《書》云:「唾者,溢為醴泉,聚流為華池府,散為津液,降為 甘露,溉臟潤身,宣通百脈,化養萬神,肢節毛髮堅固。」 長春 人骨節中有涎,所以轉動滑利,中風則涎上 潮,咽喉裏響,以藥壓下,俾歸骨節可也。若吐其涎,時 間快意,枯人手足,縱活,亦為廢人。小兒驚風,亦不可 吐涎。

《起居》
编辑

《書》云:「起居不節,用力過度,則絡脈傷,傷陽則衂,傷陰 則下,甚,勞則喘息汗出,損血秏氣。」

《行立》
编辑

《書》云:「久行傷筋,勞於肝;久立傷骨,損於腎。」 《養生》云: 「行不疾步,立不至疲,立不背日。」 《真人》云:「夜行常啄 齒,殺鬼邪。」 《書》云:「行汗勿跂床懸腳,久成血痹,足痛 腰疼。」 大霧不宜遠行,行宜飲少酒,從禦瘴。

《坐臥》
编辑

書云:「久坐傷肉,久臥傷氣。坐勿背日,勿當風濕成勞。 坐臥於塚墓之傍,精神自散, 寢不得言語。五臟如 懸磬,不懸不可發聲, 臥不可戲,將筆墨畫其面。魂 不歸體, 臥魘不語,是魂魄外遊,為邪所執。宜暗喚, 忌以火照,則神魂不入,乃至死於燈前。魘者本由明 出,不忌火,不宜近喚及急喚,亦恐失神魂也。」隱居云: 「臥處須當傍爐歇,烘焙衣衾常損人。」

《洗沐》
编辑

《書》云:「新沐髮勿令當風,勿濕縈髻,勿濕頭臥,令人頭 風昡悶,及生白屑,髮禿面黑,齒痛耳聾。 炊湯經宿, 洗頭成癬,洗面無光,作甑哇瘡。」 《閉覽》云:「目疾切忌 浴,令人目盲。」

《櫛髮》
编辑

真人曰:「髮多櫛,去風明目,不死之道也。」又曰:「頭髮梳, 百度 安樂。」《詩》云:「髮是血之餘,一日一次梳,通血脈, 散風濕。」

《大小腑》
编辑

《書》云:「忍尿不便成五淋,膝冷成痹,忍大便成五痔, 努小便,足膝冷,呼氣,努大便,腰疼目澀。」

《衣》
编辑

《書》云:「春米汁泮,衣欲下厚上薄,養陽收陰,繼世長生。」 大汗偏脫衣,得偏風,半身不遂,酒醉汗出,脫衣靴鞋 當風取涼,成腳氣。《瑣碎錄》云:「若要安樂,不脫不著。」

《食》
编辑

《書》云:「善養性者,先渴而飲,飲不過多,多則損氣,渴則 傷血。先飢而食,食不過飽,飽則傷神,飢則傷胃。」又云: 「夜半之食宜戒,申酉前晚食為宜。」

《旦暮》
编辑

書云:「早出含煨生薑少許,避瘴開胃。又旦起空腹,不 用見屍,臭氣入鼻,舌白起口臭,欲見宜飲少酒。」 真 人曰:「平明欲起時,下床先左腳一日無災咎,去邪兼 辟惡。如能七星步,令人長壽樂。 旦無嗔恚,暮無大 醉,勿遠行。」 《書》云:「夜行用手掠髮,則精邪不敢近。常 啄齒,殺鬼邪。 夜臥,二足屈伸不並,無夢泄,有教入 廣者。朝不」可虛,暮不可實。

《癸辛雜識》
编辑

《胎息》
编辑

東坡云:「養生之方,以胎息為本。」此固不刊之語,更無 可議。但以氣若不閉,任其出入,則渺綿滉漭,無卓然 近效。待其兀然自往,恐終無此期。若閉而留之,不過 三五十息,奔突而出,雖有微暖,養下丹田,此一於迂, 決非延世之術。近日沉思,似有所得,蓋因看孫真人 《養生門》中調氣第五篇,反復尋究,恐是如此。其略曰: 「和神之道,當得密室閉戶,安床煖席,枕高二寸半,正 身偃臥,瞑目閉氣於胸膈間,以鴻毛著鼻上而不動。 經三百息,耳無所聞,目無所見,心無所思,則寒暑不 能侵,蜂蠆不能毒,壽三百六十歲,此鄰於真人也。」此一段要訣,且靜心細意,字字研究看。既云閉氣於胸 膈中,令鼻端鴻毛不動,初學之人,安能持三百息之 久哉?恐是元不閉鼻中氣,只以意堅守此氣於胸膈 中,令出入息似動不動,氤氳縹緲,如香爐蓋上煙,湯 瓶觜上氣,自在出入,無呼吸之重煩,則鴻毛可以不 動。若心不起念,雖過三百息可也。仍須一切依此本 訣,臥而為之。仍須真以鴻毛粘著鼻端,以意守氣於 胸中,遇欲吸時,不免「微吸,及其呼時,不免微呼。俱任 其氣氤氳縹緲,微微自出。盡氣平,則又呼吸如此。出 入元不斷,而鴻毛自不動,動亦極微。覺其極微動,則 又加意則勒之,以不動為度。雖云則勒,然終不閉至 數百息。出者多,則內守充盛,血脈流通,上下相灌輸, 而生理備矣。」予悟此元意,甚以為奇。

又記張安道《養生訣》云:「此法比之服藥,其力百倍,非 言語所能形容。」其訣大略具於左。

每日以子時後。三更三四點至五更以來。披衣坐。床上擁被坐亦可面東或南,盤足坐,叩齒三十六通,握固。兩拇指掐第三指手文或以四指都握拇指兩手拄腰腹間可也閉息。閉息最是道家要妙先須閉目靜慮掃除滅妄想使心源湛然諸念不起自覺出入調勻細微即閉口并鼻不令出氣方是工夫《內視五臟》,肺白肝青,脾黃心赤,腎黑。當先求五臟圖或煙蘿之類常掛於壁上使日常熟識五臟六腑之形似也次想心為炎火,光明洞徹,入下丹田中。丹田在臍下三寸是待腹滿氣極。則徐徐出氣。不得令耳聞聲候出息勻調。即以舌攪脣齒。內外。漱煉津液。有若鼻涕亦須漱煉不可嫌其鹹漱煉良久自然甘美此即真氣也未得嚥下,復前法閉息內觀,納心丹田,調息漱津,皆依前法,如此者三,津液滿口,即低頭嚥下,以氣送下丹田中。須用意精猛,令津與氣谷,谷然有聲,徑入丹田中。又依前法為之,凡九閉息,三嚥津而止,然後以左右手熱摩兩腳心。此涌泉穴上徹頂門氣訣之妙及臍下腰脊間。皆令熱徹。徐徐摩之微汗出不妨不可喘次以兩手摩熨眼面耳項,皆令極熱,仍按捏鼻梁,左右五七次,梳頭百餘梳,散髮而臥,熟寢至明。

右其法至簡易,惟在長久不廢,即有深功。且試行二十日,精神便自不同,覺臍下實熱,腰腳輕快,面目有光,久之不已,去僊不遠。但當存閉息,使漸能持久,以脈候之,五至為一息,某近來漸閉得漸久,每一閉一百二十至而開,蓋已閉得二十餘息也。又不可強閉多時,使氣錯亂,或奔突而出,則反為害也,慎之慎之。又須常節晚食,令腹中寬虛,氣得回轉。晝日無事,亦時時閉目內觀,漱煉津液嚥之,摩熨耳面,以助真氣。但清淨專一,即易見功矣。神僊至術,有不可學者三:一忿躁;二陰險;三貪慾。道家胎息之法,以元牝為鼻。鼻者,氣之所由出入以為息也。佛藏中有《安盤守意經》云:「其法始於調身簡息。」 以謂凡出「入鼻中而有聲者,風也;雖無聲而結滯不通者,喘也;雖無聲亦不結滯,而猶粗悍不細者,氣也。去是三者,乃謂之息。然後自鼻端至臍下,一二數之,至於十,周而復始,則有所繫而趨於定,則又數以心隨息聽其出入。如是反復調和,一定而不亂,則生滅道斷,一切三昧無不見。」 前道士陳彥真常教人「令常寄其心,納之臍中,想心火烈烈然下注丹田,如是坐臥起居不廢,行之既久,覺臍腹間如火,則舊疾盡去矣。」

《三才圖會》
编辑

《叩齒集神法》
编辑

《叩齒集神》三十六,兩手抱崑崙,雙手擊天鼓二十四。 右法先須閉目,冥心,盤坐,握固靜思,然後叩齒集神。 次叉兩手向項後,數九聲,勿令耳聞,乃移手各掩耳, 以第二指壓中指,擊彈腦後,左右各二十四次。

《搖天柱法》
编辑

左右手搖天柱各二十四。

右法,「先須握固,乃搖頭,左右顧,肩膊隨動」,二十四。

《舌攪漱咽法》
编辑

《左》右舌攪上齶三十六,漱三十六,分作三口,如硬物 嚥之,然後方得行火。

右法以舌攪口齒并左右頰,待津液生方漱之,至滿 口方嚥之。

《摩腎堂法》
编辑

「兩手摩腎堂三十六」,以數多更妙。

右法「閉氣,搓手令熱,後摩腎堂」,如數畢,仍收手握固, 再閉氣,想用心火下燒丹田,覺熱極即止。

《單關轆轤法》
编辑

左右單關轆轤三十六。

右法須俯首擺撼左肩三十六次,右肩亦三十六次。

《雙關轆轤法》
编辑

雙關轆轤三十六。

右法兩肩並擺撼至三十六數,想火自丹田透雙關, 入腦戶,鼻引清氣,後伸兩腳。

《托天按頂法》
编辑

兩手相搓,當呵五呵,後叉手托天按頂,各九次。

===
《鉤扳法》
===以兩手如鉤,向前扳雙腳心十二,再收足端坐。

右法以兩手向前扳腳心十二次,乃收足端坐,候口 中津液生,再漱再吞,一如前數,擺肩并身二十四,及 再轉轆轤二十四次,想丹田火自下而上,遍燒身體, 想時口鼻皆須閉氣,少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