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110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一百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十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一百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一百十卷目錄

 養生部彙考二

  遵生八牋四季攝生全錄

人事典第一百十卷

養生部彙考二编辑

《遵生八牋》
编辑

正月修養法编辑

孟春之月,天地俱生,謂之「發陽。」天地資始,萬物化生, 生而勿殺,與而勿奪,君子固密,毋泄真氣。卦值《泰》,生 氣在子,坐臥當向北方。

孫真人《攝生論》曰:「正月腎氣受病,肺臟炁微,宜減鹹 酸,增辛辣味,助腎補肺,安養胃炁。勿冒冰凍,勿太溫 煖,早起夜臥,以緩形神。」

《內丹祕要》曰:「陽出於地,喻身中三陽上升,當急駕河 車,搬回鼎內。」

《活人心書》曰:「肝主龍兮位號心,病來自覺好酸辛。眼 中赤色時多淚,噓之病去效如神。」

《靈劍子導引》,春孟月一勢,以兩手掩口,取熱氣津潤 摩面,上下三五十遍,令極熱,食後為之。令人華彩光 澤不皺。行之三年,色如少艾,兼明目,散諸故疾。從肝 臟中肩背行後,須引吸震方生炁,以補肝臟,行入下 元。凡行導引之法,皆閉氣為之,勿得開口,以招外邪, 入於肝臟。

陳希夷《立春正月節坐功》。

運主「厥陰初氣。」

時配手太陽三焦。

宜每日子丑時,疊手按髀,轉身拗頸,左右聳引,各三 五度,叩齒吐納漱嚥三次。

治病

風氣積滯,頂痛,耳後痛,肩臑痛,背痛,肘臂痛,諸痛悉 治。

雨水正月中坐功

運主「厥陰初炁, 時配三焦,手少陽相火。」

每日子丑時,疊手按䏶,拗頸轉身,左右偏引,各三、五 度,叩齒吐納漱嚥。

治病

三焦經絡留滯,邪毒嗌乾,及腫噦喉痹,耳聾汗出,目 銳眥痛,頰痛,諸候悉治。

二月修養法

仲春之月,號厭於日,當和其志,平其心,勿極寒,勿太 熱,安靜神氣,以法生成。卦大壯,言陽壯過中也。生氣 在丑,臥養宜向東北。

孫真人《攝養論》曰:「二月腎氣微,肝正旺,宜戒酸增辛, 助腎補肝。宜靜膈去痰水,小泄皮膚微汗,以散元冬 蘊伏之氣。」

《靈劍子》坐功一勢,正坐,兩手相叉,爭力為之。治肝中 風。以叉手掩項後,使面仰視,使項與手爭力,去熱毒, 肩痛,目視不明,積風不散元和,心氣棼之令出散,調 沖和之氣補肝,下氣海,添內珠爾。

又一勢,以兩手相重按䏶,拔去左右極力去腰腎風 毒之氣及胸膈,兼能明目。

《內丹祕要》曰:「仲春之月,陰佐陽炁,聚物而出,喻身中 陽火方半,氣候勻停。」

《法天生意》云:「二月初時,宜灸腳三里、絕骨對穴各七 壯,以泄毒氣。夏來無腳炁沖心之病。 春分宜採雲母石煉之,用礬石,或百草上露水,或五 月茅屋滴下簷水,俱可煉,久服延年。」

《濟世仁術》云:「庚子、辛丑日採石膽,治風痰最快。」

驚蟄二月節坐功

運主「厥陰初氣。」

時配手陽明太陽燥金。

每日丑寅時,握固轉頸,反肘後,向頗掣五六度,叩齒 六六,吐納漱嚥三三。

治病

腰膂肺胃蘊積邪毒,目黃口乾,鼽衂喉痹,面腫暴啞, 頭風牙宣,目暗羞明,鼻不聞臭,遍身疙瘡悉治。

春分二月中坐功

運主少陰二氣。

時配手陽明大腸燥金。

每日丑寅時,伸手過頭,左右挽引各六七度,叩齒六 六,吐納漱嚥三三。

治病

胸臆肩背經絡虛勞邪毒,齒痛頸腫,寒慄熱腫,耳聾 耳鳴,耳後、肩臑、肘臂外背痛,氣滿,皮膚殼殼然,堅而不痛,瘙癢。

三月修養法

季春之月,萬物發陳,天地俱生,陽熾陰伏,宜臥早起 早,以養臟炁。時肝臟炁伏,心當向旺,宜益肝補腎,以 順其時。卦值《夬夬》者,陽決陰也,決而能和之意。生炁 在寅,坐臥宜向東北方。

《孫真人》曰:「腎炁以息,心炁漸臨,木炁正旺,宜減甘增 辛,補精益炁,慎避西風,宜懶散形骸,便宜安泰,以順 天時。」

《靈劍子》曰:「補脾坐功一勢,左右作開弓勢,去胸脅膈 結,聚風炁,脾臟諸炁去來,用力為之。凡一十四遍,閉 口使心隨炁到以散之。」

清明三月節坐功

運主少陰二氣。

時配手太陽小腸寒水。

每日丑寅時,正坐定換手,左右如引硬弓,各七八度, 叩齒,納清吐濁,嚥液各三。

治病

腰腎腸胃虛邪積滯,耳前熱,苦寒,耳聾,嗌痛,頸痛不 可回顧,肩拔臑折,腰軟及肘臂諸痛。

穀雨三月中坐功

運主「少陰二炁 時,配手太陽,小腸寒水。」

每日丑寅時,平坐換手,左右舉托移臂,左右掩乳,各 五七度,叩齒,吐納漱嚥。

治病

脾胃結瘕瘀血,目黃鼻衄,頰腫頷腫,肘臂外廉腫痛, 臀外痛,掌中痛。

肝臟春旺論

肝屬木,為青帝卦,屬震。神形青龍,象如懸匏。肝者,幹 也,狀如枝幹,居在下少近心。左三葉,右四葉,色如縞 映紺。肝為心母,為腎子。肝中有二神,名曰爽靈,胎光 幽精也。夜臥及平旦,扣齒三十六通,呼肝神名,使神 清氣爽,目為之宮。左目為甲,右目為乙。男子至六十, 肝氣衰,肝葉薄,膽漸減,目即昏昏然,在形為觔。肝脈 合於木,魂之藏也,于液為淚。腎邪入肝,故多淚。六腑 膽為肝之府,膽與肝合也,故肝氣通則分五色,肝實 則目黃赤。肝合於脈,其榮爪也,肝之合也。筋緩脈而 不自持者,肝先死也。目為甲乙,辰為寅,卯音屬角,味 酸,其臭臊羶。心邪入肝,則惡羶。肝之外應東嶽,上通 歲星之精。春三月嘗存歲星,青氣入於肝,故肝虛者, 筋急也。皮枯者,肝熱也。肌肉斑點者,肝風也。人之色 青者,肝盛也。人好食酸味者,肝不足也。人之髮枯者, 肝傷也。人之手足多汗者,肝方無病。肺邪入肝則多 笑。治肝病當用噓為瀉,吸為補,其氣仁,好行仁惠,傷 憫之情,故聞悲則淚出也。故春三月木旺,天地氣生, 欲安其神者,當澤及「群芻,恩沾庶類,毋竭川澤,毋漉 陂塘,毋傷萌芽,好生勿殺,以合太清,以合天地生育 之氣」,夜臥早起,以合乎道。若逆之,則毛骨不榮,金木 相剋,而諸病生矣。

《相肝臟病法》
编辑

肝熱者,左頰赤。肝病者,目奪而脅下痛引小腹,令人 喜怒。肝虛則恐,如人將捕之。實則怒,虛則寒,寒則陰 氣壯,夢見山林。肝氣逆則頭痛脅痛,耳聾頰腫。肝病 欲散,急食辛以散,用酸以補之,當避風,肝惡風也。肝 病臍左有動氣,按之牢若痛,支滿,淋溲,大小便難,好 轉筋。肝有病,則昏昏好睡,眼生膜,視物不明,飛蠅上 下。肝內振睛。或生暈映冷淚。兩角赤癢。當服「升麻散。」

《修養肝臟法》
编辑

以春三月朔旦,東面平坐,叩齒三通,閉氣九息,吸震 宮青氣入口,九吞之,以補肝虛受損,以享青龍之榮。

六氣治肝法

治肝臟用噓法,以鼻漸漸引長氣,以口噓之。肝病用 大噓三十遍,以目睜起,以出肝邪氣去,肝家邪熱亦 去,四肢壯熱,眼昏努肉、赤紅風癢等證,數噓之,綿綿 相次不絕為妙,疾平即止,不可過多,為之則損肝氣, 病止又恐肝虛,當以「噓」字作吸氣之聲以補之,使肝 不虛而他臟之邪,不得以入也。大凡六字之訣,不可 太重,恐損真氣。人能常令心志內守,不為怒動而生 喜悅,則肝病不生。故春三月木旺,天地氣生,萬物榮 茂。欲安其神者,當止殺傷,則合乎太清,以順天地發 生之氣。夜臥早起,以合養生之道。

《肝臟導引法》
编辑

治肝以兩手相重按肩上,徐徐緩綟身,左右各三遍。 又可正坐,兩手相叉,飜覆向胸三五遍。此能去肝家 積聚風邪毒氣,不令病作。一春早暮,須念念為之,不 可懈惰,使一曝十寒,方有成效。

《春季攝生消息論》
编辑

春三月,此謂發陳。天地俱生,萬物以榮。夜臥早起,廣 步於庭,披髮緩行,以使志生。生而勿殺,與而勿奪,賞

而勿罰,此養氣之應,養生之道也。逆之則傷肝,肝木
考證.svg
味酸,木能勝土,土屬脾,主甘。當春之時,食味宜減酸

益甘,以養脾氣。春陽初升,萬物發萌,正二月間,乍寒 乍熱,高年之人,多有宿疾。春氣所攻,則精神昏倦,宿 病發動。又兼去冬以來,擁爐薰衣,啗炙炊煿成積,至 春因而發泄,致體熱頭昏,壅隔涎嗽,四肢倦怠,腰腳 無力,皆冬所蓄之疾,常當體候。若稍覺發動,不可便 行疏利之藥,恐傷臟腑,別生餘疾。惟用消風和氣,涼 膈化痰之劑,或選《食治方》中,性稍涼利飲食,調停以 治,自然通暢。若無疾狀,不可吃藥。春日融和,當眺園 林亭閣虛敞之處,用攄滯懷,以暢生氣。不可兀坐,以 生他鬱。飲酒不可過多。人家自造米麵團餅,多傷脾 胃,最難消化。老人切不可以飢腹多食,以快一時之 口,致生不測。天氣寒暄不一,不可頓去綿衣。老人氣 弱骨疏,體怯風冷,易傷腠裏。時備夾衣,遇煖易之,一 重漸減一重,不可暴去。

劉處士云:「春來之病,多自冬至後夜半一陽生,陽氣 吐,陰氣納,心膈宿熱與陽氣相衝,兩虎相逢,狹道必 鬥矣。至於春夏之交,遂使傷寒虛熱時行之患,良由 冬月焙火食炙,心膈宿痰流入四肢之故也。當服祛 痰之藥以導之,使不為疾,不可令背寒,寒即傷肺,令 鼻塞咳嗽,身覺熱甚,少去上衣,稍冷莫彊忍,即便加」 服。肺俞,五臟之表。胃俞,經絡之長。二處不可失寒熱 之節。諺云:「避風如避箭。避色如避亂。加減逐時衣。少 餐申後飯」是也。

春三月,六氣十八候,皆正發生之令,毋覆巢殺,毋破 卵,毋伐林木。

《千金方》云:「春七十二日,省酸增甘,以養脾氣。」

《金匱要略》云:「春不可食肝,為肝旺時,以死氣入肝,傷 魂也。」

《養生論》曰:「春三月,每朝梳頭一二百下,至夜臥時,用 熱湯下鹽一撮,洗膝下,至足方臥,以洩風毒腳氣,勿 令壅塞。」

《雲笈七籤》曰:「春正二月,宜夜臥早起。三月宜早臥早 起。」

又曰:「春三月,臥宜頭向東方,乘生氣也。」

春氣溫,宜食麥以涼之,不可一於溫也。禁吃熱物,併 焙衣服。

《參贊》曰:「春傷於風,夏必飧泄。」

《千金翼方》曰:「春甲乙日,忌夫婦容止。」

又曰:「春夏之交,陰雨卑濕,或飲湯水過多,令患風濕, 自汗體重,轉側不能,小便不利,作他治,必不救,惟服 五苓散效甚。」

春三二月,勿食小蒜、百草心芽。肝病宜食麻子、豆、李 子。禁辛辣。

三春合用藥方

細辛散

老人春時多昏倦當服。明目和脾,除風氣,去痰涎,男女通用。

細辛一錢,去土 川芎一錢 甘草炙,五分

作一服。水煎六分,熱呷。可常服。

菊花散

老人春時熱毒風氣,上攻頸項,頭痛面腫,及風熱眼澀。宜服:

甘菊花前胡旋復花芍藥元參防風各一兩

共為末,臨睡酒調二三錢送下。不能酒,以米湯飲下。

惺惺散

春時頭目不利,昏昏如醉,壯熱頭疼腰痛,有似傷寒,宜服《惺惺散》。

桔梗一兩, 細辛五錢, 人參五錢, 茯苓一兩, 瓜蔞仁五錢, 白朮土炒,一兩。

共為末,煉蜜為丸,如彈子大,每服一丸,溫湯化下。

神效散

《老人》春時多偏正頭風。

旋復花一兩,焙 白僵蠶微炒,去絲,六錢 石膏五 分

用蔥搗。同藥末杵為丸。桐子大。每用蔥茶湯下二丸。即效。

墜痰飲子

治老人春時胸膈不利,或時煩悶。

半夏山東出者,用白湯洗淋十餘次,為末 生薑一 大塊如指二節 棗子七枚

用半夏末二錢。入薑棗。用水二鍾。煎至七分。臨臥去薑棗服。

延年散

老人春時宜服,進食順氣。

廣陳皮四兩,浸洗去裏白衣 甘草二兩,為末 鹽 二兩半,炒燥

右三味,先用熱湯洗去苦水五六遍,微焙,次將甘草末并鹽蘸上,兩面焙乾,細嚼三二片,以通滯氣。

黃芪散

治老人春時諸般眼疾發動,兼治口鼻生瘡。

黃芪一兩 川芎一兩 防風一兩 甘草五錢 白蒺藜炒,去刺尖,一兩 甘菊花五分

共為末,每服二錢,空心早服,米湯飲下,日午臨睡三時服之。暴赤風毒,昏澀痛癢,並皆治之。外障久服方退,忌房室火毒之物。患眼切忌針烙出血,大損眼目。

黍粘湯

治老人春時胸膈不快,痰湧氣噎,咽喉諸疾。

黍粘子三兩,炒香為末 甘草半兩,炙

共為細末,每服一錢,食後臨臥服。

升麻子散

肝有病即目赤,眼中生努肉暈膜,視物不明,宜服之。

升麻、黃芩各八分, 山梔七分, 黃連七分, 決明 子、車前子各一錢, 乾薑七分, 龍膽草五分, 充 蔚子五分。

共為末,空心服二三錢,白湯下。

《膽腑附肝總論》
编辑

膽者,金之精,水之氣,其色青,附肝短葉。下膽者,敢也。 言人果敢重三兩三銖,為肝之腑。若㨿膽,當不在五 臟之數,歸於六腑。因膽亦受水氣,與坎同道,又不可 同六腑,故別立膽臟。人之勇敢,發於膽也,合於膀胱, 亦主毛髮。《黃庭經》曰:「主諸氣力攝虎兵,外應眼瞳鼻 柱間,腦髮相扶與俱鮮。」故膽部與五臟相類也。且膽 寄於坎宮,使人慕善知邪,絕奸止佞,敢行直道。膽主 於金,金主殺,故多動殺之氣,然而見殺則悲,故人悲 者,金生於水,是以目有淚也。心主火,膽主水,火得水 而滅,故膽大者心不驚,水盛火煎,故膽小者心嘗懼。 陰陽交爭,水勝於火,目有淚也。淚出於膽,發於肝,膽 水主目瞳,受肝木之精。二合男子五十目暗,腎氣衰, 膽水少耳可補。腎長於肝,欲安其神,當息忿爭,行仁 義道德,以全其生也。膽合於膀胱,主於毛髮,髮枯者, 膽竭也。爪乾者,膽虧也。髮燥毛焦者,有風也。好食苦 味者,膽不足也。顏色光白者,兼青色者,膽無病也。

修養膽臟法

當以冬三月,端居靜思,北吸元宮之黑炁入口,三吞 之,以補嘻之損,用益膽之津。

相膽病法

膽之有病,大率口苦嘔酸涎,心中驚恐,若人捕之者, 膽實精神不守,臥起無定。虛則傷寒,寒則畏恐,頭眩, 虛弱爪髮皆枯,目中出淚,膀胱連腰,小腹作痛。膽與 肝合道膽有藥,治與肝臟同方。

膽腑導引法

可正坐,合兩腳掌,昂頭,以兩手挽腳腕,起搖動,為之 三五度。亦可大坐,以兩手拓地,舉身努力,腰脊三五 度,能去膽家風毒邪炁。

治膽腑吐納,用《嘻》法。

膽病以嘻出,以吸補之法當側臥,以鼻漸引長氣嘻 之,即以「嘻」字作微聲,同氣出之也。去膽病,除陰臟一 切陰乾盜汗,面無顏色,小腸膨脹,臍下冷痛、口乾舌 澀,數嘻之乃愈。

四月修養法

孟夏之月,天地始交,萬物並秀。宜夜臥早起,以受清 明之氣,勿大怒大泄。夏者,火也,位南方,其聲呼,其液 汗,故怒與泄為傷元氣也。卦值乾,乾者健也,陽之性, 天之象也。君子以自彊不息,生氣在卯,坐臥行功,宜 向正東方。

孫真人曰:「是月肝臟已病,心臟漸壯,宜增酸減苦,以 補腎助肝,調養胃氣。勿受西北二方暴風,勿接陰以 壯腎水,當靜養以息心火,勿與淫接,以寧其神,以自 彊,不息天地化生之機。」

《靈劍子》曰:「補心臟坐功之法有二:一勢正坐斜身,用 力偏敵,如排山勢,極力為之,能去腰脊風冷,宣通五 臟六腑,散腳氣,補心益氣。左右以此一勢行之,二勢 以一手按䏶,一手向上,極力如托石,閉氣行之,左右 同行,去兩脅間風毒,治心臟,通和血脈。」

《月令》曰:「君子齋戒,處必掩身,毋躁。止聲色,毋進御,薄 滋味,毋違和,節嗜慾,定心氣。」

《內丹祕要》曰:「姤月為一陰始生之月也。陰氣方生,喻 身中陰符起縮之地。靈丹養成入口中,當馴致其道, 遂歸丹田,不可慌忙急速。」

《保生心鑒》曰:「五月屬火,午火大旺,則金氣受傷。古人 於是時獨宿淡味,兢兢業業,保養生臟,正嫌火之旺 耳。」

《立夏》《四月節》坐功

運主少陰二氣。

時配手厥陰心胞絡風木。

每日以寅卯時閉息瞑目,反換兩手,抑掣兩膝,各五 七度,叩齒,吐納嚥液。

治病

風濕留滯經絡腫痛,臂肘攣急,腋腫,手心熱,喜笑不

休,雜證。

小滿四月中坐功

運主少陽三氣。

時配手厥陰心胞絡風木。

每日寅卯時正坐,一手舉托,一手拄按,左右各三五 度,叩齒,吐納嚥液。

治病

肺腑蘊滯邪毒。胸脅支滿。心中憺憺大動。面赤鼻赤 目黃。心煩作痛。掌中熱諸痛。

五月修養法

仲夏之月,萬物以成,天地化生。勿以極熱,勿大汗,勿 曝露星宿,皆成惡疾,忌冒西北風,邪氣犯人,勿殺生 命。是月肝臟已病,神氣不行,火氣漸壯,水力衰弱,宜 補腎助肺,調理胃氣,以順其時。卦值姤,姤者,遇也,以 陰遇陽,以柔遇剛之象也。生氣在辰,宜坐臥向東南 方。

孫真人曰:「是月肝臟氣休,心正旺,宜減酸增苦,益肝 補腎,固密精氣。臥早起早,慎發泄。五日尢,宜齋戒靜 養,以順天時。」

《保生心鑑》曰:「午火旺則金衰,於時當獨宿,淡滋味,保 養生臟。」

《靈劍子》坐功法:「常以兩手合掌向前築去臂腕,如此 七次,淘心臟風勞,散關節滯氣。」

《養生纂》曰:「此時靜養毋躁,止聲色,毋違天和,毋倖遇, 節嗜慾,定心氣,可居高明,可遠眺望,可入山林以避 炎暑,可坐臺榭空敞之處。」

芒種五月節坐功

運主少陽三氣。

時配手少陰心君火。

每日寅卯時,正立仰身,兩手上托,左右力舉,各五七 度,定息叩齒,吐納嚥液。

治病

腰腎蘊積,虛勞,嗌乾,心痛欲飲,目黃脅痛,消渴,善笑, 善驚,善忘,上咳吐下,氣泄,身熱而股痛,心悲,頭項痛, 面赤。

夏至五月中坐功

運主少陽三氣。

時配手少陰心君火。

每日寅卯時跪坐,伸手叉指,屈指腳換踏,左右各五 七次,叩齒,內清吐濁,嚥液。

治病

風濕積滯,腕膝痛,臑臂痛,後廉痛厥,掌中熱痛,兩腎 內痛,腰背痛,身體重。

六月修養法

季夏之月,發生重濁,主養四時,萬物生榮,增鹹減甘, 以資腎臟。是月腎臟炁微,脾臟獨旺,宜減肥濃之物, 益固筋骨。卦值遯,遯者,避也,二陰浸長,陽當避也。君 子莊矜自守,生氣在已,坐臥宜向南方。

《孫真人》曰:「是月肝炁微弱脾旺,宜節約飲食,遠聲色。 此時陰炁內伏,暑毒外蒸,縱意當風,任性食冷,故人 多暴泄之患。切須飲食溫軟,不令太飽,時飲粟米溫 湯,荳蔻熟水最好。」

《內丹祕訣》曰:「建未之月,二陰之卦」,是陰炁漸長,喻身 中陰符離去午位,收斂而下降也。

《靈劍子》坐功法:「端身正坐,舒手指直上反拘,三舉前 屈前後同行,至六月半後用之。」去腰脊腳膝痹風,散 膀胱邪氣。

小暑六月節坐功

運主少陽三氣。

時配手太陰,脾濕土。

每日丑寅時,兩手踞地,屈壓一足,直伸一足,用力掣 三五度,叩齒吐納嚥液。

治病

腿膝腰髀風濕,肺脹滿,溢乾喘咳,缺盆中痛,善啑,臍 右小腹脹引腹痛,手攣急,身體重,半身不遂,偏風健 忘,哮喘脫肛,腕無力,喜怒不常。

大暑六月中坐功

運,主「太陰四氣。」

時配手太陰,肺濕土。

每日丑寅時,雙拳踞地,返首向肩,引作虎視,左右各 三五度,叩齒,吐納嚥液。

治病

頭項胸背風毒咳嗽,止氣喘渴,煩心,胸膈滿,臑臂痛, 掌中熱,臍上或肩背痛,風寒汗出,中風小便數欠,淹 泄,皮膚痛,及健忘,愁欲哭,灑淅寒熱。

心臟夏旺論

心屬南方火,為赤帝神,形如朱雀,象如倒懸蓮蕊。心 者,纖也,所納纖微,無不貫注,變水為血也。重十二兩, 居肺下肝上,對尾鳩下一寸,色如縞映絳,中有七孔 三毛。上智之人,心孔通明,中智之人,五孔。心穴通氣下智無孔,炁明不通,無智狡詐。心為肝,子為脾母,舌 為之宮,闕竅通耳,左耳為丙,右耳為丁,液為汗。腎邪 入心則汗溢。其味苦。小腸為心之腑,與心合。《黃庭經》 曰:「心部之宅,蓮含花下,有童子丹元家。主適寒熱榮 衛和,丹錦緋囊披玉羅。」其聲徵,其嗅焦,故人有不暢 事,心即焦燥。心炁通則知五味。心病則舌焦捲而短, 不知五味也。其性禮,其情樂。人年六十,心炁衰弱,言 多錯忘。心脈出於中衝,生之本神之處也。主明運用。 心合於脈,其色榮也。血脈虛少,不能榮於臟腑者,心 先死也。心合辰之巳午,外應南嶽,上通熒惑之精。故 「心風」者,舌縮不能言也。血壅者,心驚也。舌無味者,心 虛也。善忘者,心神離也。重語者,心亂也。多悲者,心傷 也。好食苦者,心不足也。面青黑者,心炁冷也。容色鮮 好,紅活有光,心無病也。肺邪入心,則多言心通微,心 有疾,當用呵。呵者,出心之邪炁也。故夏三月,欲安其 神者,則含忠履孝,輔義安仁,定息火熾,澄和心神,外 絕聲色,內薄滋味,可以居高朗,遠眺望,早臥早起,無 厭於日,順於正陽,以消暑氣。逆之則腎心相爭,火水 相剋,火病繇此而作矣。

相心臟病法

心熱者,色赤而脈溢,口中生瘡,腐爛作臭,胸膈肩背、 兩脅兩臂皆痛。心虛則心腹相引而痛,或夢刀杖火 焰、赤衣紅色之物、爐冶之事,以恍怖人。心病欲濡,急 食鹹以濡之,用苦以補之,甘以瀉之。禁濕衣熱食,心 惡熱及水。心病當臍上有動脈,按之牢,若痛,更苦煩 煎,手足心熱,口乾舌強,咽喉痛,嚥不下,忘前失後,宜 服「五參丸。」

秦艽、人參、丹參、酸棗仁各七錢,元參一兩,乾薑三錢, 沙參四錢。

右為末,蜜丸,空心人參湯服三四十丸,日再服。

修養心臟法

當以四月五月弦朔清旦,面南端坐,叩齒九通,漱玉 泉三次,靜思注想,吸離宮赤炁入口,三吞之,閉炁三 十息,以補呵炁之損。

六氣治心法

治心臟用呵,以鼻漸長引炁,以口呵之,皆調炁如上, 勿令自耳聞之。若心有病,大呵三遍,呵時以手交叉 乘起,頂上為之。去心家勞熱,一切煩悶,疾愈即止,過 度即損,亦須以呼吸旺炁以補之。

心臟導引法

可正坐,兩手作拳,用力左右互築,各五六度。又以一 手向上拓空,如擎石米之重,左右更手行之。又以兩 手交叉,以腳踏手中,各五六度,閉炁為之,去心胸風 邪諸疾,行之良久,閉目三嚥津,叩齒三通而止。

夏季攝生消息論

夏三月屬火,主於長養,心炁火旺,味屬苦,火能剋金, 金屬肺,肺主辛,當夏飲食之味,宜減苦增辛以養肺, 心炁當呵以疏之,噓以順之。三伏內腹中常冷,特忌 下利,恐泄陰氣,故不宜針灸,惟宜發汗。夏至後夜半 一陰生,宜服熱物,兼服補腎湯藥。夏季心旺腎衰,雖 大熱不宜喫冷淘冰雪、蜜水涼粉、冷粥,飽腹受寒,必 起霍亂。莫食瓜茄生菜,原腹中方受陰炁。食此凝滯 之物,多為癥塊。若患冷炁痰火之人,切宜忌之,老人 尤當慎護。平居簷下過廊,衖堂破窗,皆不可納涼,此 等所在雖涼,賊風中人最暴。惟宜虛堂淨室,水亭木 陰,潔淨空敞之處,自然清涼。更宜調息淨心,常如冰 雪在心,炎熱亦於吾心少減,不可以「熱為熱,更生熱 矣。每日宜進溫補平順丸散,飲食溫暖,不令大飽,常 常進之,宜桂湯、荳蔻熟水。其於肥膩當戒不得於星 月下露臥,兼便睡著,使人扇風取涼,一時雖快,風入 腠裏,其患最深。貪涼兼汗,身當風而臥,多風痹,手足 不仁,語言蹇澀,四肢癱瘓。」雖不人人如此,亦有當時 中者,亦有不便中者,其說何也?逢年歲方壯,遇月之 滿,得時之和,即幸而免,至後還發。若或年力衰邁,值 月之空,失時之和,無不中者。頭為諸陽之總,尤不可 風,臥處宜密防小隙微孔,以傷其腦戶。「夏三月,每日 梳頭一二百下,不得梳著頭皮,當在無風處梳,自然 去風明目矣。」

《養生論》曰:「夏謂蕃秀,天地炁交,萬物華實,夜臥早起, 無厭於日。使志無怒,使華成實,使炁得泄,此夏炁之 應,長養之道也。逆之則傷心,秋發痎瘧,奉收者少,冬 至病重。」

又曰:「夏炁熱,宜食菽以寒之,不可一於熱也。禁飲溫 湯,禁食過飽,禁濕地臥,并穿濕衣。」

夏三月丁巳、戊申、己巳、丑未、辰日,宜煉丹藥。

夏三月頭臥宜向南,大吉。

夏三月六炁一十八候,皆正長養之,令勿起土,伐大 樹。

《千金方》曰:「夏七十二日,省苦增辛,以養肺炁。 《內經》曰:『夏季不可枕冷石并鐵物,取涼,大損人目』。」 陶隱居曰:「冰水止可浸物使驅日曬暑炁,不可作水服,入腹內冷熱相搏成疾。若多著飴糖拌食,以解酷 暑亦可。」

《書》曰:「夏至後、秋分前,忌食肥膩餅、霍、油酥之屬。此等 物與酒漿、瓜果極為相妨。夏月多疾以此。」

又曰:「夏勿露臥,令人皮膚成癬,或作面瘋。」

又曰:「夏傷暑熱,秋必痎瘧,忽遇大寒,當急時避,人多 率受時病由此而生。」

《參贊書》曰:「日色曬熱,石上凳上不可便坐,搐熱生豚 瘡,冷生疝炁。人自大日色熱處曬回,不可用冷水洗 面,損目。伏熱在身,勿得飲冷水及以冷物激身,能殺 人。」

《書》云:「五六月,深山澗中停水多有魚鱉精涎在內,飲 之成瘕。」

《養生論》曰:「夏日不宜大醉,清晨喫炒蔥頭酒一二杯, 令人血炁通暢。」 又曰:「風毒腳炁因腎虛而得。人生命門屬腎,夏月精 化為水,腎方衰絕,故不宜房色過度,以傷元炁。」 《金匱要略》曰:「夏三月不可食豬心,恐死炁犯我靈臺 耳。宜食苦蕒以益心。」 《千金翼方》曰:「夏三月丙丁日,忌夫婦容止。」

《養生論》曰:「夏月宜用五枝湯洗浴,浴訖以香粉傅身, 能驅瘴毒,疏風炁,滋血脈,且免汗濕陰處,使皮膚燥 癢。」

五枝湯方

桑枝槐枝柳枝桃枝各一握麻葉半斤煎湯一桶,去 渣溫洗,一日一次。

傅身香粉方

用粟米作粉一斤,無粟米以葛粉代之。加青木香麻 黃根香附子炒甘松藿香零陵香。

已上各二兩,搗羅為末,和粉拌勻,作稀絹袋盛之,浴後撲身。

夏三月合用藥方

荳蔻散

治夏月多冷炁發動,胸膈炁滯噎塞,脾胃不和,不思飲食,服

草荳蔻四兩,同生薑四兩,炒香黃為度,去薑,用大麥 牙十兩,炒黃神麯四兩,炒黃甘草四兩,炙乾薑一兩, 炮

右為末,每服一錢,如點茶喫,不計時服。

蓯蓉丸

平、補下元,明目妙甚。

蓯蓉四兩,酒洗去心內白汁巴戟二兩菊花二兩枸 杞二兩

右煉蜜為丸,桐子大,每服二十丸,鹽湯下。

訶子散

脾胃忽生冷炁,腹脹滿疼悶,泄瀉不止。

訶子皮五箇,大腹五箇,去外皮甘草五錢,炙白朮五 錢,炒草荳蔻十四箇,麯包炒黃,去麯用人參五錢

右為末,每服二錢,水一盞,入棗二箇,生薑一小片,同煎至六分,溫服。

稜朮散

夏日因食冷物,炁積膈滯,或心腹疼痛等証,宜常服之。

用京三稜三兩,濕紙裹,煨熱透,另搗莪朮二兩,同上 製烏藥三兩,去皮甘草三兩,炙陳皮二兩,用厚朴亦 可

右為末,每服一錢,鹽湯調下,不拘時服。

四順方

治老人百疾

神麯四兩,入生薑二兩,去皮,一處杵作餅子,焙乾甘 草一兩,炙黃草荳蔻一兩五錢,先炮熟,去皮,細剉,用 大麥芽二兩,炒黃

右為末鹽湯服一錢

橘紅散

夏月消食和氣

廣陳皮用一斤,湯浸洗五七次,布包壓乾。又用生薑 半斤,取自然汁,將皮拌勻一宿,焙乾,秤一斤肉荳蔻 一兩甘草二兩

右將甘草同白鹽三四兩同炒,候鹽紅色、草赤色為度,共橘皮為末,用茶點服一錢一次。

脾臟四季旺論

脾臟,屬中央土,旺於四季,為黃帝,神肖鳳形。《坤》之氣, 土之精也。脾者,裨也,裨助胃氣。居心下三寸,重一斤 二兩,闊三寸,長五寸。脾為心子,為肺母,外通眉闕,能 制謀意,辯皆脾也。口為之宮,其神多嫉。脾無定形,主 土陰也。妒亦無准,婦人多妒,乃受陰氣也。食熟軟熱 物,全身之道也。故脾為五臟之樞,開竅於口,在形為 頰,脾脈出於隱白,脾乃肉之本意處也。穀氣入於脾, 於液為涎,腎邪入脾,則多涎。六腑胃為脾之腑,合為 五穀之腑也。口為脾之宮,氣通則口知五味,脾病則 口不知味。脾合於肉,其榮脣也。肌肉消瘦者,脾先死也。為中央,為季夏日,為戊己辰,為丑辰未,戌,為土。其 聲宮,其色黃,其味甘,其嗅香。心邪入脾,則惡香也。脾 之外應中嶽,上通鎮星之精。季夏并四季,各十八日, 存鎮星黃炁入脾中,連於胃上,以安脾神。脾為消穀 之腑,如轉磨然,化其生而入於熟也。脾不轉則食不 消也,則為食患,所以脾神好樂,樂能使脾動盪也。故 諸臟不調則傷脾,脾臟不調則傷質,質神俱傷,則人 之病速也。人當慎食硬物,老人尤甚。不欲食者,脾中 有不化食也。貪食者,脾實也。無宿食而不喜食者,脾 虛也。多惑者,脾不安也。色憔悴者,脾受傷也。好食甜 者,脾不足也。肌肉鮮白滑膩者,是脾無病徵也。肺邪 入脾則多歌,故脾有疾。當用呼,呼以抽其脾之疾也。 中熱亦宜呼以出之,當四季月後十八日,少思屏慮, 屈己濟人,不為利爭,不為陰賊,不與物競,不以自彊, 恬和清虛,順《坤》之德,而後全其生也。逆之則脾腎受 邪,土木相剋則病矣。

修養脾臟法

當以夏季之月朔旦,并三季後十八日,正坐中宮,禁 炁五息,鳴天鼓二十四通,吸坤宮黃炁入口十二,吞 之,以補呼之損也。

《註》曰:「鳴天鼓者,以兩手抱腦後,用中食二指,起復互換,各二十四下。」

相脾臟病法

脾熱者,鼻赤黃而肉臑。脾虛則腹脹鳴,成溏痢,食不 消化。脾風則多汗惡風,體上遊風。四肢無力,舉 動懈怠,不思飲食,足不能行,腳下脹痛,脾惡濕食,苦 以燥之。又云:「脾病欲緩實,甜以補之,苦以瀉之。」脾病 當臍下有動氣,按之牢若痛,若逆炁,小腸急痛,下泄, 足重脛寒,兩脅脹滿,時作嘔吐,炁滿充心,四肢浮腫, 宜服訶梨勒丸。

乾地黃、牡丹皮各一錢,薯蕷、澤瀉、茯苓、川芎各八分, 山茱萸九分,乾薑三分,訶梨勒皮、蓽撥三分。

右為末,煉蜜為丸如桐子大,空心地黃湯下二十丸。

六炁治脾法

治脾臟吐納,用呼法,以鼻漸引長炁以呼之。脾病大 呼三十遍,細呼十遍,呼時須撮口出之,不可開口。能 去冷炁,壯熱、霍亂、宿食不化、偏瘋麻痹、腹內結塊。數 數呼之,相次勿絕,疾退即止,過度則損。損有吸以補 之,法具前。

脾臟四季食忌

六月勿食吳茱萸,令人患赤白痢。四季勿食脾肝、羊 血。脾病宜食米、棗、葵,禁酸味。

導引法

可大伸一腳,以兩手向前,反掣三五度,又跪坐,以兩 手據地,回視,用力作虎視各三五度,能去脾家積聚 風邪毒炁,又能消食。

秋七月修養法

秋七月,審天地之氣,以急正氣,早起早臥,與雞俱起, 纔緩其形,收斂神炁,使志安寧。《卦》《否》,「否」者,塞也。天地 塞,陰陽不交之時也,故君子勿妄動。生氣在午,坐臥 宜向正南。

孫真人《養生》曰:「肝心少氣,肺臟獨旺,宜安靜性情,增 鹹減辛,助氣補筋,以養脾胃。毋冒極熱,勿恣涼冷,毋 發大汗,保全元氣。」

靈劍子導引法勢,以兩手抱頭項,宛轉回旋俯仰,去 脅肋胸背間風炁,肺臟諸疾,宜通項脈,左右同正月 法。又法,以兩手相叉頭上,過去左右伸曳之十遍,去 關節中風氣,治肺臟諸疾。

立秋七月節坐功

運,主「太陰四氣。」

「時配」足少陽,膽相火。

每日丑寅時正坐,兩手托地,縮體開息,聳身上踴,凡 七八度叩齒,吐納嚥液。

治病

補虛益損,去腰腎積氣,口苦善太息,心脅痛,不能反 側,面塵體無澤,足外熱,頭痛頷痛,目銳眥痛,缺盆腫 痛,腋下腫,汗出振寒。

處暑七月中坐功

運,主「太陰四氣。」

「時配」足少陽,膽相火。

每日丑寅時,正坐轉頭,左右舉引,就反兩手搥背,各 五七度,叩齒,吐納嚥液。

治病

風濕留滯,肩背痛,胸痛,脊膂痛,脅肋髀、膝經絡,外至 脛、絕骨、外踝前及諸節皆痛,少氣咳嗽,喘渴上氣,胸 背脊膂,積滯之疾。

秋八月修養法

仲秋之月,大利平肅,安寧志性,收斂神炁,增酸養肝, 毋令極飽,令人壅塞。是月宜祈謝求福,《卦觀》,觀者,觀 也,風在地上,萬物興昌之時也。生氣在未,坐臥宜向西南方,吉。

孫真人《攝養論》曰:「是月心臟氣微,肺金用事,宜減苦 增辛,助筋補血,以養心肝脾胃。勿犯邪風,令人生瘡, 以作疫痢。十八日乃天人興福之時,宜齋戒,存想吉 事。」

靈劍子坐功法勢。以兩手拳腳脛下十餘遍,閉炁用 力為之。此能開胸膊膈氣,去脅中炁,治肺臟諸疾。行 完,叩齒三十六通以應之。

《雲笈七籤》曰:「是月十五日,金精正旺,宜採銅鐵,鑄鼎 劍。」

《內丹祕要》曰:「觀者,四陰之卦也。斗杓是月戌時,指酉, 以月建酉也時焉。陰佐陽功以成萬物,故物皆縮小, 因時而成矣。喻身中陰符過半,降而入於丹田,吾人 當固養保元,以築丹基。」

《白露》《八月節坐功》

運,主「太陰四氣。」

時配足陽明胃燥金。

每日丑寅時正坐,兩手摟膝,轉頭推引,各三五度,叩 齒吐納嚥液。

治病

風氣留滯腰背經絡,灑灑振寒,苦伸數欠,或惡人與 火,聞木聲則驚狂瘧,汗出,鼽衂,口喎,脣胗,頸腫,喉痹, 不能言,顏黑,嘔,呵欠,狂歌上登,欲棄衣裸之。

秋分八月中坐功

「運王」陽明五氣。

時配足陽明胃燥金。

每日丑寅時,盤足而坐,兩手掩耳,左右反側,各三五 度,叩齒,吐納嚥液。

治病

風濕積滯,脅肋腰股腹大水腫,膝臏腫痛,膺乳氣衝 股,伏兔,䯒外廉,足跗諸痛,遺溺,失氣,奔響腹脹,脾不 可轉,膕以結䯒似裂,消穀善飲,胃寒喘滿。

九月修養法

季秋之月,草木零落,眾物伏蟄,氣清風暴為朗,無犯 朗風,節約生冷,以防厲病。二十八日,陽氣未伏,陰氣 既衰,宜進補養之藥以生氣。卦。剝,剝,落也。陰道將旺, 陽道衰弱,當固精斂神,生氣在申,坐臥宜向西南。 孫真人曰:「是月陽氣已衰,陰氣太盛,暴風時起。切忌 賊邪之風,以傷孔隙。勿冒風邪,無恣醉飽,宜減苦增 甘」,補肝益腎,助脾胃,養元和。

《靈劍子坐功法》勢。「九月十二日已後用,補脾。以兩手 相叉於頭上,與手爭力,左右同法行之。治脾臟四肢, 去脅下積滯風氣,使人能食。」

《寒露》,九月節坐功。

運主陽明五氣。

時配足太陽膀胱寒水。

每日丑寅時,正坐,舉兩臂,踴身上托,左右各三五度, 叩齒,吐納嚥液。

治病

諸風寒濕邪,挾脅腋經絡,動衝頭痛,目似脫,項如拔, 脊痛腰折,痔,瘧,狂顛痛,頭兩邊痛,頭囟頂痛,目黃淚 出,鼽衂,霍亂諸疾。

《霜降》,九月中坐功。

運主陽明五氣。

時配足太陽膀胱寒水。

每日丑寅時平坐,紓兩手,攀兩足,隨用足間力,縱而 復收,五七度,叩齒,吐納嚥液。

治病

風濕痹入腰腳,髀不可曲,膕結痛,目裂痛,項背腰尻 陰股膝髀痛,臍反蟲,肌肉痿,下腫,便膿血,小腹脹痛, 欲小便不得,藏毒,筋寒腳氣,久痔,脫肛。

肺臟秋旺論

肺,屬西方金,為白帝神,形如白虎,象如懸磬,色如縞 映紅,居五臟之上,對胸若覆蓋然,如為華蓋。肺者,㪍 也,言其氣㪍鬱也。重三觔三兩,六葉兩耳,總計八葉。 肺為脾子,為腎母,下有七魄如嬰兒,名尸狗、伏尸、雀 陰、吞賊、非毒、除穢、辟臭,乃七名也。夜臥及平旦時,叩 齒三十六通,呼肺神及七魄名,以安五臟,鼻為之宮, 左為庚,右為辛,在氣為咳,在液為涕,在形為皮毛也。 上通氣至腦戶,下通氣至脾中,是以諸氣屬肺,故肺 為呼吸之根源,為傳送之宮殿也。肺之脈出於少商, 又為魄門。久臥傷氣,腎邪入肺則多涕。肺生於右,為 喘咳。大腸為肺之府,大腸與肺合,為傳瀉行導之府。 鼻為肺之宮,肺氣通則鼻知香臭。肺合於皮,其榮毛 也。皮枯而毛落者,肺先死也。肺納金,金受氣於寅,生 於巳,旺於酉,病於亥,死於午,墓於丑。為秋日,為庚辛, 為申酉。其聲商,其色白,其味辛,其臭腥,心邪入肺,則 惡腥也。其性義,其情怒。肺之外應五嶽,上通太白之 精。千秋之王日,存太白之氣,入於肺,以助肺神。肺風 者,鼻即塞也。容色枯者,肺乾也。鼻癢者,肺有蟲也。多 恐懼者,魄離於肺也。身體黧黑者,肺氣微也。多怒氣者,肺盛也。不耐寒者,肺勞也。肺勞則多睡。好食辛辣 者,肺不足也。腸鳴者,肺炁壅也。肺邪自入者,則好吸。 故人之顏色瑩白者,則肺無病也。肺有疾,用呬以抽 之,無故而呬,不祥也。秋三月,金旺主殺,萬物枯損,故 安其魄而存其形者,當含仁育物,施惠斂容,藏陽分 形,萬物收殺,雀臥雞起,斬伐草木,以順殺氣。長肺之 剛,則邪氣不侵,逆之則五臟乖而百病作矣。

相肺臟病法

肺病熱,右頰赤。肺病色白而毛稿,喘咳炁逆,胸背四 肢煩痛,或夢美人交合,或見花旛、衣甲日月雲鶴貴 人相臨。肺虛則炁短不能調息,肺燥則喉乾,肺風則 多汗畏風,欬如炁喘,旦善暮甚,病炁上逆,急食苦以 泄之。又曰:「宜酸以收之,用甜以補之,苦以瀉之。」禁食 寒,肺惡寒也。肺有病不聞香臭,鼻生瘜肉,或生瘡疥, 皮膚燥癢。炁盛咳逆。唾吐膿血。宜服「排風散。」

排風散

用治「皮膚瘡癬疥癩。氣滿咳嗽。涕唾稠嚴。」

人參、防風、秦艽、山茱萸、羌活各三錢丹參五分天麻 六錢天雄三錢,炮沙參二錢,虎骨酥炙,五錢山藥五 錢

右為末,食前米飲調服三錢,為丸亦可。

修養肺臟法

當「以秋三月朔朢旭旦,向西平坐,鳴天鼓七,飲玉泉 三,然後冥目正心,思吸兌宮白炁入口,七吞之,閉氣 七十息。」此為調補神氣,安息靈魄之要訣也,當勤行 之。

《註》云:「飲玉泉者,以舌抵上齶,待其津生滿口,嗽而嚥之,凡三次也。」

六氣治肺法

用呬,以鼻微長引炁,以口呬之,勿令耳聞,先須調氣 令和,然後呬之。肺病甚,大呬三十遍,細呬三十遍,去 肺家勞熱,炁壅咳嗽,皮膚燥癢,疥癬惡瘡,四肢勞煩, 鼻塞,胸背疼痛,依法呬之,病去即止,過度則損。呬時 用雙手擎天為之,以導《肺經》。

肺臟導引法

可正坐,以兩手據地,縮身曲脊,向上三舉,去肺家風 邪積勞,又當反拳搥背上,左右各三度,去胸臆閉炁, 風毒為之,良久,閉目叩齒而起。

秋季攝生消息論

秋三月,主肅殺,肺炁旺,味屬辛,金能剋木,木屬肝,肝 主酸。當秋之時,飲食之味,宜減辛增酸,以養肝氣,肺 盛則用呬以泄之。立秋以後,稍宜和平將攝。但凡春 秋之際,故疾發動之時,切須安養,量其自性將養。秋 間不宜吐并發汗,令人消爍,以至臟腑不安。惟宜鍼 灸下痢,進湯散以助陽氣。又若患積勞、五痔、消渴等 病,不宜喫乾飯炙煿,并自死牛肉、生鱠、雞豬濁酒、陳 臭鹹醋,粘滑難消之物,及生菜瓜果鮓醬之類。若風 氣冷病痃癖之人,亦不宜近。若夏月好喫冷物過多, 至秋患赤白痢疾兼瘧疾者,宜以童子小便二升,并 大腹檳榔五箇,細剉和便煎取八合,下生薑汁一合, 和收起臘雪水一盞,早朝空心分為二服,瀉出三兩 行。夏月所食冷物,或膀胱有宿水冷膿,悉為此藥祛 逐,不能為患。此湯名「承炁」,雖老人亦可服之,不損元 氣,止秋痢。又當其時,此藥又理腳氣,諸炁,悉可取服。 丈夫瀉後兩三日,以韭白煮粥,加羊腎同煮,空心服 之,殊勝補藥。又當清晨睡覺,閉目叩齒二十一下,嚥 津,以兩手搓熱熨眼,數多於秋三月行此,極能明目。 又曰:秋季謂之容平,天炁以急,地炁以明,早臥早起, 與雞俱興,使志安寧,以緩秋形,收斂神炁,使秋炁平。 無外其志,使肺炁清,此秋炁之應,養收之道也。逆之 則傷肺,冬為飧泄,奉藏者少。秋炁燥,宜食麻以潤其 燥,禁寒飲并穿寒濕內衣。《千金方》曰:「三秋服黃芪等 丸一」二劑,則百病不生。

《金匱要略》曰:「三秋不可食肺。」

《四時纂要》曰:「立秋後宜服張仲景八味地黃丸,治男 女虛弱百疾,醫所不療者。久服身輕不老。」

熟地黃八兩薯蕷四兩肉桂一兩山茱萸四兩,湯泡 五遍附子童便製炮,一兩茯苓牡丹皮澤瀉各二兩

右為細末,蜜丸如桐子大。每日空心酒下二十丸,或鹽湯下。稍覺過熱,用涼劑一二帖以溫之。

《雲笈七籤》曰:「秋宜凍足凍腦,臥,以頭向西,有所利益。」 《養生論》曰:「秋初夏末,熱氣酷甚,不可脫衣裸體,貪取 風涼。五臟俞穴皆會於背,或令人扇風,夜露手足,此 中風之源也。若覺有疾,便宜服八味地黃丸,大能補 理臟腑禦邪。仍忌三白,恐衝藥性。」

秋三月臥時頭要西,作事利益。

《本草》曰:「入秋小腹多冷者,用古時磚煮汁熱服之,又 用熱磚熨肚,三五度,瘥。」

《書》曰:「秋炁燥,宜食麻以潤其燥。禁寒餘食,禁早服寒 衣。」

「秋三月,六炁十八候,皆正收斂之」,令人當收斂身心勿為發揚馳逞。

《書》曰:「秋傷於濕,上逆而咳,發為痿厥。」

又曰:「立秋日勿宜沐浴,令人皮膚麤燥,因生白屑。」 又曰:「八月朢後少寒,即用微火煖足,勿令下冷。」 《養生書》曰:「秋穀初成,不宜與老人食之,多發宿疾。」

秋三月合用藥方

七寶丹

治久患瀉痢,療不瘥者,服之即效。老人反脾洩滑,正宜服此。

附子童便和黃泥炮,五錢當歸一兩乾薑五錢吳茱 萸厚朴薑汁炒花椒各三錢舶上硫黃八錢此物最 少,出倭夷海船上,作灰塗縫者佳。人不多見,俱以市 硫有油者用之。舶硫打開,儼若水晶有光,全非鬆脆, 性如石硬者真。

右七味,為末,米醋和成兩團,以白麪和作外衣,裹藥在內,如燒餅包糖一般。文武火鍛,麪熟,去麪,搗為末,蜜丸桐子大。諸痢瀉,米湯下二十丸,空心日午服。宿食炁痛不消,以薑鹽湯下。

攝脾丸

治「秋來臟腑虛冷,泄瀉不足。」

木香訶子炮,去核厚朴生薑汁炒五倍子微炒白朮 土炒,各等分

右為末,炊糯米飲為丸,桐子大,每服十丸,米飲送下。

葳靈僊丸

治「老壯肺氣壅滯,涎漱間作,胃脘痰塞,痞悶不怏。」

龍腦薄荷一兩,皂角一斤,不蛀,肥者用河水浸洗去 黑皮,用砂器中揉擦作稠水,去渣筋熬成膏,多少取 用。葳靈僊洗去土,焙用,四兩。

三味共和為丸,桐子大。每三十丸,臨臥生薑湯下。

保救丹

治「秋後發嗽,遠年冷嗽,遇秋又發,并勞嗽痰壅。」

蛤蚧一箇,「男服雄腰上一截,女用雌腰下一截。」地黃 熟爛如飴,一錢皂角不蛀的,酥炙去黑皮,用二定杏 仁二錢,童便浸一週時,去皮尖,炒黃半夏三錢,水煮, 內不見白五味子二錢丁香三錢

為末,蜜丸桐子大。食前一服五丸,薑湯下。

二仁膏

治老人膈滯,肺疾痰嗽。又名「生薑湯。」

杏仁四兩,去皮尖桃仁五錢,去皮生薑六兩,去皮,切 之甘草一錢鹽五錢

右以二仁同薑濕紙裹包,研細,入甘草與鹽,瓶內收貯,用湯點服。

十月修養法

孟冬之月,天地閉塞,水凍地坼,早臥晚起,必候天曉, 使至溫暢,無泄大汗,勿犯冰凍雪積,溫養神氣,無令 邪氣外入。卦《坤》,坤者,順也,以服健為正,故君子當安 於正,以順時也。生氣在酉,坐臥宜向西方。

孫真人《修養法》曰:「十月心肺氣弱,腎氣強盛,宜減辛 苦,以養腎氣,毋傷筋骨,勿泄皮膚,勿妄針灸,以其血 澀,津液不行。十五日宜靜養獲吉。」

《內丹祕要》曰:「太陰之月,萬物至此,歸根復命,喻我身 中陰符窮極,寂然不動,反本復靜。此時塞兌垂簾,以 神光下照於坎宮,當夜氣未央,凝神聚氣,端坐片時, 少焉神氣歸根,自然無中生有,積成一點金精。蓋一 陽不生於復而生於坤,陰中生陽,實為產藥根本。」 靈劍子導引法勢,以兩手相叉,一腳踏之,去腰腳拘 束,腎氣冷痹,膝中痛諸疾。

又法:正坐伸手指,緩拘腳指五七度。治腳氣諸風注 氣,腎臟諸毒氣,遠行腳痛不安,並可治之,常行最妙。 人之一身元氣亦有升降,子時生於腎中,此即天地 一陽初動,感而遂通,乃《復》卦也。自此後漸漸升至泥 丸,午時自泥丸下降於心,戌亥歸於腹中,寂然不動, 乃《坤》卦也。靜極復動,循環無端,其至妙又在《坤》《復》之 交,一動一靜,即亥末子初之時。《陰符經》曰:「自然之道 靜,故天地萬物生養。」生者當順其時而行。《坤》復二卦 之功,正在十月之間。

「《立冬》十月節」 坐功。

運主陽明五氣。

時配足厥陰肝風木。

每日丑寅時正坐,一手按膝,一手挽肘,左右顧,兩手 左右托三五度,吐納叩齒嚥液。

治病

胸脅積滯,虛勞邪毒,腰痛不可俛仰,嗌乾面塵脫色, 胸滿嘔逆,飧泄,頭痛,耳無聞,頰腫肝逆,面青目赤腫 痛,兩脅下痛引小腹,四肢滿悶,眩冒,目瞳痛。

小雪十月中坐功

運主「太陽終氣。」

時配足厥陰肝風木。

每日丑寅時正坐,一手按膝,一手挽肘,左右爭力,各 三五度,吐納叩齒嚥液

治病

脫肘,風濕熱毒,婦人小腹腫,丈夫㿉疝,狐疝,遺溺閉, 癃血,睪腫睪疝,足逆寒,胻,善瘈,節時腫,轉筋,陰縮,兩 筋攣,洞泄,血在脅下,喘,善恐,胸中喘,五淋。

十一月修養法

仲冬之月,寒氣方盛,勿傷水凍,勿以炎火炙腹背,毋 發蟄藏,順天之道。卦《復》,復者,反也。陰陽於下,以順上 行之義也。君子當靜養以順陽生,是月生氣在戌,坐 臥宜向西北。

孫真人《修養法》:「是月腎臟正旺,心肺衰微,宜增苦味, 絕鹹,補理肺胃,閉關靜攝,以迎初陽,使其長養,以全 吾生。」

《靈劍子導引法》勢以一手托膝反折,一手抱頭,前後 左右為之,凡三五度,去骨節間風,宣通血脈膀胱腎 臟之疾。

「是月也,一陽來復,陽氣始生。」喻身中陽氣初動,火力 方微,要不縱不拘,溫溫柔柔,播施於鼎中,當撥動頂 門,微微挈之,須臾火力熾盛,逼出真鉛氣,在箕斗東 南之鄉,火候造端之地。

《大雪》《十一月節》坐功

運主「太陽終氣。」

時配足少陰腎君火。

每日子丑時,起身仰膝,兩手左右托,兩足左右踏,各 五七次,叩齒嚥液吐納。

治病

腳膝風濕毒氣,口熱舌乾,咽腫,上氣,嗌乾及腫,煩心 心痛,黃疸,腸癖,陰下濕,飢不欲食,面如漆,咳唾有血, 渴喘,目無見,心懸如飢,多恐,嘗若人捕等證。

冬至十一月中坐功

運主「太陽終氣。」

時配足少陰腎君火。

每日子丑時平坐伸兩足,拳兩手,按兩膝,左右極力 三五度,吐納叩齒嚥液。

治病

手足經絡寒濕,脊股內後廉痛,足痿厥,嗜臥,足下熱, 臍痛,左脅下背痛,髀間痛,胸中滿,大小腹痛,大便難, 腹大頸腫,咳嗽,腰冷如冰,反腫,臍下氣逆,小腹急痛, 泄瀉腫,足胻寒而逆,凍瘡下痢,四肢不收。

十二月修養法

季冬之月,天地閉塞,陽潛陰施,萬物伏藏,去凍就溫, 勿泄皮膚大汗,以助胃氣,勿甚溫煖,勿犯大雪,宜小 宣,勿大全補,眾陽俱息,勿犯風邪,勿傷筋骨,卦臨,臨 者,大也,以剛居中,為大亨而利於貞也。生氣在亥,坐 臥宜向西北。

孫真人曰:「是月土旺,水氣不行,宜減甘增苦,補心助 肺,調理腎臟。勿冒霜雪,勿洩津液及汗。初三日宜齋 戒靜居,焚香養道,吉。」

靈劍子導引法勢。以兩手聳上,極力三五遍,去脾臟 諸疾不安,依春法用之。

《小寒》《十二月》節坐功。

運主「太陽終氣。」

時配足太陰脾濕土。

每日子丑時正坐,一手按足,一手上托挽首,互換極 力三五度,吐納、叩齒、漱嚥。

治病

榮衛氣蘊,食即嘔,胃脘痛,腹脹噦瘧,飲發,中滿,食減, 善噫,身體皆重,食不下,煩心,心下急痛,溏瘕泄,水閉, 黃疽,五泄注下五色,大小便不通,面黃口乾,怠惰嗜 臥搶心,心下痞苦,善飢善味,不嗜食。

大寒十二月中坐功

運主「厥陰初氣。」

時配足太陰脾濕土。

每日子丑時。兩手向後踞床跪坐。一足直伸一足。用 力左右各三五度。叩齒漱嚥吐納。

治病

經絡蘊積諸氣,舌根彊痛,體不能動搖,或不能臥彊 立,股膝內腫,尻陰臑胻足背痛,腹脹腸鳴,食泄不化, 足不收行,九竅不通,足胻腫,若水脹。

腎臟冬旺論

《內景經》曰:「腎屬北方水,為黑帝,生對臍,附腰脊,重一 觔一兩,色如縞,映紫,主分水氣,灌注一身,如樹之有 根,左曰腎,右名命門,生氣之府,死氣之廬。守之則存, 用之則竭。為肝母,為肺子,耳為之官,天之生我,流氣 而變謂之精,精氣往來為之神。神者,腎藏其情智。左 屬壬,右屬癸,在辰為子亥,在氣為吹,在液為唾,在形」 為骨,久立傷骨,為損腎也;應在齒,齒痛者腎傷也,經 於上焦,榮於中焦,衛於下焦,腎邪自入則多唾。膀胱 為津液之府,榮其髮也。《黃庭經》曰:「腎部之宮元闕圓, 中有童子名上元」,主諸臟腑九液源,外應兩耳百液 津,其聲羽,其味鹹,其臭腐。心邪入腎則惡腐。凡丈夫 六十腎氣衰,髮變齒動,七十形體皆「困,九十腎氣焦枯。骨痿而不能起床者,腎先死也。腎病則耳聾骨痿。」 腎合於骨,其榮在髭。腎之外應北嶽,上通辰星之精, 冬二月存辰星之黑氣,入腎中存之。人之骨疼者,腎 虛也。人之齒多齟者,腎衰也。人之齒墮者,腎風也。人 之耳痛者,腎氣壅也。人之多欠者,腎邪也。人之腰不 伸者,腎乏也。人之色黑者,腎衰也。人之容色紫而有 光者,腎無病也。人之骨節鳴者,腎羸也。肺邪入腎則 多呻。腎有疾當吹以瀉之,吸以補之。其氣智腎氣沉 滯,宜重吹則漸通也。腎虛則夢入暗處,見婦人僧尼、 龜鱉、駝馬、旂鎗,自身兵甲,或山行,或溪舟。故冬之三 月,乾坤氣閉,萬物伏藏,君子戒謹,節嗜慾,止聲色,以 待陰陽之定,無競陰陽以全其生,合乎太清。

相腎臟病法

腎熱者頤赤。腎有病,色黑而齒槁,腹大體重,喘咳汗 出,惡風。腎虛則腰中痛。腎風之狀,頸多汗,惡風,食欲 下,隔塞不通,腹滿脹。食寒則泄,在形黑瘦,腎燥,急食 辛以潤之。腎病堅,急食鹹以補之,用苦以瀉之,無犯 熱食,無著煖衣。腎病臍下有動氣,按之牢若痛,苦食 不消化,體重骨疼,腰膝膀胱冷痛,腳疼或痹,小便餘 瀝。疝瘕所纏。宜服「腎氣丸」

腎氣丸

乾地黃薯蕷各一兩牡丹皮茯苓各六錢澤瀉山茱 茰各七錢桂心五錢附子《小便炮製》,四兩

右搗為永,蜜丸桐子大,空心酒下三四十丸,日再服。

修養腎臟法

當以冬三月,面北向平坐,鳴金梁七,飲玉泉,三更北 吸元宮之黑氣入口,五吞之,以補吹之損。

六氣治腎法

治腎臟吐納,用吹法,以鼻漸長引氣,以口吹之。腎病 用大吹三十遍,細吹十遍,能除腎家一切冷氣,腰疼 膝冷沉重,久立不得,陽道衰弱,耳內蟲鳴,及口內生 瘡,更有煩熱,悉能去之。數數吹去,相繼勿絕,疾瘥則 止,過多則損。

腎臟導引法

可正坐,以兩手聳托,右引脅三五度,又將手返著膝, 挽肘,左右同,綟身三五度,以足前後踏,左右各數十 度,能去腰腎風邪積聚。

冬季攝生消息論

冬三月,天地閉藏,水冰地坼,無擾乎陽,早臥晚起,以 待日光,去寒就溫,毋泄及膚,逆之腎傷,春為痿厥,奉 生者少,斯時伏陽在內,有疾宜吐,心膈多熱,所忌發 汗,恐泄陽氣故也。宜服酒浸補藥,或山藥酒一二杯, 以迎陽氣,寢臥之時,稍宜虛歇,宜寒極方加綿衣,以 漸加厚,不得一頓便多,惟無寒即已,不得頻用大火 烘炙,尤甚損人手足應心。不可以火炙手,引火入心, 使人煩燥。不可就火烘炙食物。冷藥不治,熱極熱藥 不治,冷極水就濕,火就燥耳。飲食之味,宜減鹹增苦, 以養心氣。冬月腎水味鹹,恐水剋火,心受病耳,故宜 養心。宜居處密室,溫煖衣衾,調其飲食,適其寒溫。不 可冒觸寒風,老人尤甚。恐寒邪感冒,「多為嗽逆、麻痹、 昏眩等疾。」冬月陽氣在內,陰氣在外,老人多有上熱 下冷之患,不宜沐浴,陽氣內蘊之時,若加湯火所通, 必出大汗。高年骨肉疏薄,易於感動,多生外疾。不可 早出,以犯霜威。早起服醇酒一杯以禦寒,晚服消痰 涼膈之藥以平和心氣,不令熱氣上湧。切忌房事。不 可多食炙煿肉、麪、餛飩之類。 《雲笈七籤》云:「冬月夜臥,叩齒三十六通,呼腎神名,以 安腎臟。晨起亦然。」《書》云:「冬時忽大熱作,不可忍受,致 生時患。」故曰:「冬傷於汗,春必瘟病。」

又云:「大雪中跣足做事,不可便以熱湯浸洗,觸寒而 回。寒若未解,不可便喫熱湯熱食,須少頃方可。」 《金匱要略》曰:「冬夜伸足,臥則一身俱煖。」

《七籤》曰:「冬夜臥,被蓋太煖,睡覺即張目吐氣,以出其 積毒,則永無疾。」

又曰:「冬臥頭向北,有所利益,宜溫足凍腦。」

冬夜漏長,不可多食硬物,并濕軟果餅,食乾須行百 步,摩腹搖動令消方睡,不爾後成腳氣。

《本草》云:「惟十二月可食芋頭,他月食之發病。」

《千金方》曰:「冬三月宜服藥酒一二杯,立春則止,終身 嘗爾,百病不生。」

《纂要》曰:「鍾乳酒方,服之補骨髓,益氣力,逐寒濕。」其方 用地黃八兩巨勝子一升,熬搗爛牛膝四兩五加皮 四兩地骨皮四兩桂心二兩防風二兩僊靈皮三兩 鍾乳粉五兩甘草湯浸三日,更以牛乳一碗,將乳石 入瓷瓶浸過,於飰上蒸之,乳盡傾出,暖水淘淨,碎研 右諸藥為末,入絹囊盛,浸好醇酒三斗,罎內五日後 可取服之。十月初一日服起。至立春日止。

冬氣寒,宜食黍。以熱性治其寒,焚炙飲食,并火焙衣 服。

「冬三月,六氣十八候,皆正養藏之」,令人當閉精塞神以厚斂藏。

《瑣碎錄》曰:「冬月勿以棃攪熱酒飲,令人頭旋,不可枝 梧。」

《金匱要略》曰:「冬三月,勿食豬羊等腎。」

《七籤》曰:「冬夜不可以冷物鐵石為枕,或焙煖枕之,令 人目暗。」

《本草》曰:「冬月不可多食蔥,令人發疾。」

冬三月合用藥方

陳橘丸

治大腸風燥氣祕等疾

陳橘皮去白,一兩檳榔木香羌活青皮各五錢枳殼 麩炒,五錢不蛀皁角兩挺,去皮郁李仁去皮尖炒黃, 一兩牽牛炒,二兩

右為末,研細,蜜丸如桐子大。每服二十丸,食前薑湯下,未利加至三十丸,以大便通利為度。

搜風順氣牽牛丸

治熱湧滯不快,大腸祕結,熱毒生瘡。

牽牛二兩,飯蒸木通一兩青橘一兩,去穰桑皮一兩 木香五錢赤芍一兩,炒

右為末,蜜丸桐子大,酒下十五丸至二十丸止,婦人血氣,醋湯下。

解老人熱祕方

大附子一箇,八九錢重者,燒過存性,研為末。每服一 錢,熱酒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