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第036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三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三十六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三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

 第三十六卷目錄

 宗藩部彙考二十八

  周十一

  衛二

官常典第三十六卷

宗藩部彙考二十八编辑

周十一编辑

衛二编辑

襄王元年,夏,宰周公,齊侯,宋子,魯侯,衛侯,鄭伯,許男, 曹伯,會于葵丘。秋,九月,戊辰,諸侯盟于葵丘。

按《春秋·僖公九年》。按《左傳》:九年,夏,會于葵丘,尋盟, 且修好,禮也。秋,齊侯盟諸侯于葵丘。曰:凡我同盟之 人,既盟之後,言歸於好。按《穀梁傳》:秋,九月,戊辰,諸 侯盟于葵丘,桓盟不日,此何以日,美之也。為見天子 之禁,故備之也。葵丘之盟,陳牲而不殺,讀書加於牲 上,壹明天子之禁。曰:毋雍泉,毋訖糴,毋易樹子,毋以 妾為妻,毋使婦人與國事。

襄王二年,春,正月,狄滅溫溫子奔衛。

按《春秋·僖公十年》。按《左傳》:十年,春,狄滅溫,蘇子無 信也。蘇子叛王即狄,又不能於狄,狄人伐之,王不救, 故滅,蘇子奔衛。

襄王四年,春,諸侯城衛楚丘之郛。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僖公十二年,春,諸侯城衛楚 丘之郛,懼狄難也。

襄王五年,春,狄侵衛。夏,四月,齊侯,宋公,陳侯,魯侯,衛 侯,鄭伯,許男,曹伯,會于鹹。

按《春秋·僖公十三年》。按《左傳》:十三年,夏,會于鹹,淮 夷病杞故,且謀王室也。

襄王七年,春,三月,齊侯,宋公,陳侯,魯侯,衛侯,鄭伯,許 男,曹伯,盟于牡丘,遂次于匡,魯公孫敖帥師,及諸侯 之大夫救徐。

按《春秋·僖公十五年》。按《左傳》:十五年,春,楚人伐徐, 徐即諸夏故也。三月,盟于牡丘,尋葵丘之盟,且救徐 也。孟穆伯帥師,及諸侯之師救徐,諸侯次于匡以待 之。

襄王八年,冬,十二月,齊侯,宋公,陳侯,魯侯,衛侯,鄭伯, 許男,邢侯,曹伯,會于淮。

按《春秋·僖公十六年》。按《左傳》:十六年,冬,十二月,會 于淮,謀鄫,且東略也。

襄王十年,春,正月,宋公,曹伯,衛人,邾人,伐齊。冬,邢人, 狄人,伐衛。

按《春秋·僖公十八年》。按《左傳》:十七年,冬,十月,乙亥, 齊桓公卒,易牙入,與寺人貂因內寵以殺群吏,而立 公子無虧,孝公奔宋,十八年,春,宋襄公以諸侯伐齊, 三月,齊人殺無虧。齊人將立孝公,不勝四公子之徒, 遂與宋人戰,夏,五月,宋敗齊師於甗,立孝公而還。秋 八月,葬齊桓公。冬,邢人,狄人,伐衛,圍菟圃,衛侯以國 讓父兄子弟,及朝眾曰:苟能治之,燬請從焉。眾不可, 而從師於訾婁,狄師還。

襄王十一年,秋,衛人伐邢。

按《春秋·僖公十九年》。按《左傳》:十九年,秋,衛人伐邢, 以報菟圃之役,於是衛大旱,卜有事於山川,不吉,甯 莊子曰:昔周饑,克殷而年豐,今邢方無道,諸侯無伯, 天其或者,欲使衛討邢乎,從之,師興而雨。

襄王十二年,秋,齊人,狄人,盟于邢。

按《春秋·僖公二十年》。按《左傳》:二十年,秋,齊狄盟于 邢,為邢謀衛難也。於是衛方病邢。

襄王十三年,春,狄侵衛。

按《春秋·僖公二十一年》。

襄王十四年,夏,宋公,衛侯,許男,滕子,伐鄭。

按《春秋·僖公二十二年》。

襄王十七年,春,正月,丙午,衛侯燬滅邢。夏,四月,癸酉, 衛侯燬卒。世子鄭立。秋,葬衛文公。冬,十二月,癸亥,魯 侯,衛子,莒慶,盟于洮。

按《春秋·僖公二十五年》。按《左傳》:二十四年,冬,衛人 將伐邢,禮至曰:不得其守,國不可得也。我請昆弟仕 焉。乃往得仕,二十五年,春,衛人伐邢,二禮從國子巡 城,掖以赴外,殺之,正月,丙午,衛侯燬滅邢,同姓也。故 名,禮至為銘曰:余掖殺國子,莫余敢止。冬,衛人平莒 於我,十二月,盟于洮,修衛文公之好,且及莒平也。 按《史記·衛康叔世家》:文公二十五年卒,子成公鄭立。 襄王十八年,春,正月,己未,魯侯,莒子,衛甯速,盟于向。 夏,衛人伐齊。

按《春秋·僖公二十六年》。按《左傳》:二十六年,春,王正 月,公會莒茲丕公,甯莊子盟于向,尋洮之盟也。夏,齊 孝公伐我北鄙,衛人伐齊,洮之盟故也。襄王二十年,春,晉侯伐衛。魯公子買戍衛,不卒戍,刺 之,楚人救衛。夏,四月,衛侯出奔楚。五月,癸丑,晉侯,齊 侯,宋公,魯侯,蔡侯,鄭伯,衛子,莒子,盟于踐土,六月,衛 侯鄭自楚復歸于衛,衛元咺出奔晉。冬,晉人執衛侯 歸之于京師,衛元咺自晉復歸于衛。

按《春秋·僖公二十八年》。按《左傳》:晉公子重耳之奔 狄。處狄十二年而行,過衛,衛文公不禮焉。出於五鹿, 乞食於野人,野人與之塊,公子怒,欲鞭之,子犯曰:天 賜也。稽首受而載之,二十四年,春,正月,秦伯納之,二 十七年,冬,楚子及諸侯圍宋,宋公孫固如晉告急,先 軫曰:報施救患,取威定霸,於是乎在矣,狐偃曰:楚始 得曹,而新昏於衛,若伐曹衛,楚必救之,則齊宋免矣, 二十八年,春,晉侯將伐曹,假道於衛,衛人弗許,還自 南河濟,侵曹,伐衛,正月,戊申,取五鹿,二月,晉郤縠卒, 原軫將中軍,胥臣佐下軍,上德也。晉侯,齊侯,盟於斂 盂,衛侯請盟,晉人弗許,衛侯欲與楚,國人不欲,故出 其君,以說於晉,衛侯出居於襄牛。公子買戍衛,楚人 救衛,不克,公懼於晉,殺子叢以說焉。謂楚人曰:不卒 戍也。晉侯圍曹,門焉多死,曹人尸諸城上,晉侯患之, 聽輿人之謀曰:稱舍於墓,師遷焉。曹人兇懼,為其所 得者,棺而出之,因其兇也而攻之,三月,丙午,入曹,數 之以其不用僖負羈,而乘軒者三百人也。且曰:獻狀, 令無入僖負羈之宮,而免其族,報施也。宋人使門尹 般如晉師告急,公曰:宋人告急,舍之則絕,告楚不許, 我欲戰矣,齊秦未可,若之何,先軫曰:使宋舍我而賂 齊秦,藉之告楚,我執曹君,而分曹衛之田,以賜宋人, 楚愛曹衛,必不許也。喜賂怒頑,能無戰乎,公說,執曹 伯,分曹衛之田,以畀宋人,楚子入居於申,使申叔去 穀,使子玉去宋。曰:無從晉師,晉侯在外,十九年矣,而 果得晉國,險阻艱難,備嘗之矣,民之情偽,盡知之矣, 天假之年,而除其害,天之所置,其可廢乎,軍志曰:允 當則歸,又曰:知難而退,又曰:有德不可敵,此三志者, 晉之謂矣,子玉使伯棼請戰。曰:非敢必有功也。願以 間執讒慝之口,王怒,少與之師,唯西廣東宮,與若敖 之六卒,實從之,子玉使宛春告於晉師。曰:請復衛侯, 而封曹,臣亦釋宋之圍,子犯曰:子玉無禮哉,君取一, 臣取二,不可失矣,先軫曰:子與之,定人之謂禮,楚一 言而定三國,我一言而亡之,我則無禮,何以戰乎,不 許楚言,是棄宋也。救而棄之,謂諸侯何,楚有三施,我 有三怨,怨讎已多,將何以戰,不如私許復曹衛以攜 之,執宛春以怒楚,既戰而後圖之,公說,乃拘宛春於 衛,且私許復曹衛,曹衛告絕於楚,子玉怒,從晉師,晉 師退,軍吏曰:以君辟臣,辱也。且楚師老矣,何故退,子 犯曰:師直為壯,曲為老,豈在久矣,微楚之惠不及此, 退三舍辟之,所以報也。背惠食言,以亢其讎,我曲楚 直,其眾素飽,不可謂老,我退而楚還,我將何求,若其 不還,君退臣犯,曲在彼矣,退三舍,楚眾欲止,子玉不 可,夏,四月,戊辰,晉侯,宋公,齊國歸父,崔夭,秦小子憖, 次於城濮,楚師背酅而舍,晉侯患之,聽輿人之誦。曰: 原田每每,舍其舊而新是謀,公疑焉。子犯曰:戰也。戰 而捷,必得諸侯,若其不捷,表裡山河,必無害也。公曰: 若楚惠何,欒貞子曰:漢陽諸姬,楚實盡之,思小惠而 忘大恥,不如戰也。晉侯夢與楚子搏,楚子伏己而盬 其腦,是以懼,子犯曰:吉,我得天,楚伏其罪,吾且柔之 矣,子玉使鬥勃請戰。曰:請與君之士戲,君馮軾而觀 之,得臣與寓目焉晉侯使欒枝對曰:寡君聞命矣,楚 君之惠,未之敢忘,是以在此,為大夫退,其敢當君乎, 既不獲命矣,敢煩大夫,謂二三子,戒爾車乘,敬爾君 事,詰朝將見,晉車七百乘,韅靷鞅靽,晉侯登有莘之 虛以觀師。曰:少長有禮,其可用也。遂伐其木,以益其 兵,己巳,晉師陳於莘北,胥臣以下軍之佐,當陳蔡,子 玉以若敖之六卒,將中軍。曰:今日必無晉矣,子西將 左,子上將右,胥臣蒙馬以虎皮,先犯陳蔡,陳蔡奔,楚 右師潰,狐毛設二GJfont而退之,欒枝使輿曳柴而偽遁, 楚師馳之,原軫,郤溱,以中軍公族橫擊之,狐毛,狐偃, 以上軍夾攻子西,楚左師潰,楚師敗績,子玉收其卒 而止,故不敗,晉師三日館穀,及癸酉而還,甲午,至于 衡雍,作王宮于踐土,五月,丁未,獻楚俘於王,駟介百 乘,徒兵千,鄭伯傅王,用平禮也。己酉,王享醴,命晉侯 侑,王命尹氏,及王子虎,內史叔興父策命晉侯為侯 伯,賜之大輅之服,戎輅之服,彤弓一,彤矢百,弓矢 千,秬鬯一卣,虎賁三百人。曰:王謂叔父,敬服王命,以 綏四國,糾逖王慝,晉侯三辭,從命。曰:重耳敢再拜稽 首,奉揚天子之丕顯休命,受策以出,出入三覲。衛侯 聞楚師敗,懼,出奔楚,遂適陳,使元咺奉叔武以受盟, 癸亥,王子虎盟諸侯于王庭,要言曰:皆獎王室,無相 害也。有渝此盟,明神殛之,俾隊其師,無克祚國,及其 元孫,無有老幼,或訴元咺於衛侯曰:立叔武矣,其子 角從公,公使殺之,咺不廢命,奉夷叔以入守,六月,晉 人復衛侯,甯武子與衛人盟於宛濮。曰:天禍衛國,君 臣不協,以及此憂也。今天誘其衷,使皆降心以相從也。不有居者,誰守社稷,不有行者,誰扞牧圉,不協之 故,用昭乞盟于爾大神,以誘天衷,自今日以往,既盟 之後,行者無保其力,居者無懼其罪,有渝此盟,以相 及也。明神先君,是糾是殛,國人聞此盟也。而後不貳, 衛侯先期入,甯子先,長牂守門,以為使也。與之乘而 入,公子歂犬,華仲,前驅,叔武將沐,聞君至,喜,捉髮走 出,前驅射而殺之,公知其無罪也。枕之股而哭之,歂 犬走出,公使殺之,元咺出奔晉。冬,會于溫,討不服也。 衛侯與元咺訟,甯武子為輔,鍼莊子為坐,士榮為大 士,衛侯不勝,殺士榮,刖鍼莊子,謂甯俞忠而免之,執 衛侯,歸之於京師,寘諸深室,甯子職納橐饘焉。元咺 歸於衛,立公子瑕。

按《國語》:初,公子重耳過衛,衛文公有邢、翟之虞,不能 禮焉。甯莊子言於公曰:夫禮,國之紀也;親,民之結也; 善,德之建也。國無紀不可以終,民無結不可以固,德 無建不可以立。此三者,君之所慎也。今君棄之,無乃 不可乎。晉公子善人也,而衛親也,君不禮焉,棄三德 矣。臣故云君其圖之。康叔,文之昭。唐叔,武之穆也。君 之大功在武,天胙將在武族。苟姬未絕周室,而俾守 天聚者,必武族也。武族唯晉實昌,晉裔公子實德。晉 仍無道,天胙有德,晉之守祀,必公子也。若復而修其 德,鎮撫其民,必獲諸侯,以討無禮。君弗蚤圖,衛而在 討。小人是懼,敢不盡心。公弗聽。

襄王二十二年,秋,衛殺其大夫元咺,及公子瑕,衛侯 鄭歸於衛。

按《春秋·僖公三十年》。按《左傳》:三十年,夏,晉侯使醫 衍酖衛侯,甯俞貨醫,使薄其酖,不死,公為之請,納玉 於王,與晉侯,皆十玨,王許之,秋,乃釋衛侯。衛侯使賂 周歂,冶廑。曰:苟能納我,吾使爾為卿,周冶殺元咺,及 子適,子儀,公入祀先君,周冶既服將命,周歂先入,及 門,遇疾而死,冶廑辭卿。按《公羊傳》:二十八年,冬,晉 人執衛侯歸之于京師,歸之于者何,歸于者何,歸之 于者,罪巳定矣,歸于者,罪未定也。罪未定,則何以得 為伯討,歸之于者,執之於天子之側者也。罪定不定 已可知矣,歸于者,非執之於天子之側者也。罪定不 定未可知也。衛侯之罪何,殺叔,武也。何以不書,為叔 武諱也。春秋為賢者諱,何賢乎叔武,讓國也。其讓國 奈何,文公逐衛侯而立叔武,叔武辭立而他人立,則 恐衛侯之不得反也。故於是己立,然後為踐土之會, 治反衛侯,衛侯得反。曰:叔武篡我,元咺爭之曰:叔武 無罪終,殺叔武元,咺走而出,此晉侯也。其稱人何,貶, 曷為貶,衛之禍,文公為之也。文公為之奈何,文公逐 衛侯而立叔武,使人兄弟相疑,放乎殺母弟者,文公 為之也。衛元咺自晉復歸于衛,自者何,有力焉者也。 此執其君,其言自何,為叔武爭也。三十年,秋,衛殺其 大夫元咺及公子瑕衛侯未至,其稱國以殺何,道殺 也。衛侯鄭歸于衛,此殺其大夫,其言歸何,歸惡乎元 咺也。曷為歸惡乎元咺,元咺之事君也。君出則己入, 君入則己出,以為不臣也。

按《國語》:溫之會,晉人執衛成公歸之於周。晉侯請殺 之,王曰:不可。夫政自上下者也,上作政,而下行之不 逆,故上下無怨。今叔父作政而不行,無乃不可乎。夫 君臣無獄,今元咺雖直,不可聽也。君臣皆獄,父子將 獄,是無上下也。而叔父聽之,一逆矣。又為臣殺其君, 其安庸刑。布刑而不庸,再逆矣。一合諸侯,而有再逆 政,余懼其無後也。不然,余何私於衛侯。晉人乃歸衛 侯。 溫之會,晉人執衛成公歸之於周,使醫鴆之,不 死,醫亦不誅。臧文仲言於僖公曰:夫衛君殆無罪矣。 刑五而已,無有隱者,隱乃諱也。大刑用甲兵,其次用 斧鉞,中刑用刀鋸,其次用鑽笮,薄刑用鞭扑,以威民 也。故大者陳之原野,小者致之市朝,五刑三次,是無 隱也。今晉人鴆衛侯不死,亦不討其使者,諱而惡殺 之也。有諸侯之請,必免之。臣聞之:班相恤也,故能有 親。夫諸侯之患,諸侯恤之,所以訓民也。君盍請衛君 以示親於諸侯,且以動晉。夫晉新得諸侯,使亦曰:魯 不棄其親,其亦不可以惡。公說,行玉二十玨,乃免衛 侯。自是晉聘於魯,加於諸侯一等,爵同,則厚其好貨。 衛侯聞其臧文仲之為也,使納賂焉。辭曰:外臣之言 不越境,不敢及君。

按《史記·衛康叔世家》:成公三年,晉欲假道於衛救宋, 成公不許。晉更從南河度,救宋。徵師於衛,衛大夫欲 許,成公不肯。大夫元咺攻成公,成公出奔。晉文公重 耳伐衛,分其地予宋,討前過無禮及不救宋患也。衛 成公遂出奔陳。二歲,如周求入,與晉文公會。晉使人 鴆衛成公,成公私於周主鴆,令薄,得不死。已而周為 請晉文公,卒入之衛,而誅元咺,衛君瑕出奔。

襄王二十三年,冬,狄圍衛,十二月,衛遷于帝丘。 按《春秋·僖公三十一年》。按《左傳》:三十一年,冬,狄圍 衛,衛遷于帝丘,卜曰:三百年,衛成公夢康叔曰:相奪 予享,公命祀相,甯武子不可。曰:鬼神非其族類,不歆 其祀,杞鄫何事,相之不享,於此久矣,非衛之罪也。不可以間成王周公之命祀,請改祀命。

襄王二十四年,夏,衛人侵狄。秋,衛人及狄人盟。 按《春秋·僖公三十二年》。按《左傳》:三十二年,夏,狄有 亂,衛人侵狄。狄請平焉。秋,衛人及狄盟。

襄王二十六年,夏,晉侯伐衛。衛人伐晉。秋,魯公孫敖 會晉侯于戚。

按《春秋·文公元年》。按《左傳》:晉文公之季年,諸侯朝 晉,衛成公不朝,使孔達侵鄭,伐綿訾及匡,晉襄公既 祥,使告於諸侯,而伐衛及南陽,先且居曰:效尤,禍也。 請君朝王臣從師。晉侯朝王於溫,先且居,胥臣伐衛。 五月辛酉朔,晉師圍戚。六月戊戌,取之,獲孫昭子。衛 人使告於陳,陳共公曰:更伐之我,辭之衛。孔達帥師 伐晉,君子以為古。古者,越國而謀。秋,晉侯疆戚田,故 公孫敖會之。

襄王二十七年,夏,六月,陳侯為衛請成于晉執孔達 以說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文公二年,夏,六月,穆伯會諸 侯及晉司空士縠,盟于垂隴。晉討衛,故也。陳侯為衛 請成于晉,執孔達以說。

襄王二十八年,春,正月,魯叔孫得臣,會晉人,宋人,陳 人,衛人,鄭人,伐沈,沈潰。衛侯如陳拜成。

按《春秋·文公三年》:衛侯如陳,不書。按《左傳》:三年,春, 莊叔會諸侯之師伐沈,以其服於楚也。沈潰,衛侯如 陳,拜晉成也。

按《史記·衛康叔世家》:成公十二年,成公朝晉襄公。 襄王二十九年,春,晉人歸孔達于衛,夏衛侯如晉。秋, 衛侯使甯俞聘于魯。

按《春秋·文公四年》:晉歸衛孔達,衛侯如晉,不書。 按 《左傳》:四年,春,晉人歸孔達于衛,以為衛之良也,故免 之。夏,衛侯如晉,拜。秋,衛甯武子來聘,公與之宴,為賦 湛露及彤弓,不辭又不答賦,使行人私焉對曰:臣以 為肄業及之也。昔諸侯朝正於王,王宴樂之,於是乎 賦湛露,則天子當陽,諸侯用命也,諸侯敵王所愾而 獻其功,王於是乎賜之彤弓一,彤矢百,弓矢千,以 覺報宴,今陪臣來繼舊好,君辱貺之,其敢干大禮以 自取戾。

襄王三十年,冬,晉陽處父聘于衛。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文公五年,冬,晉陽處父聘于 衛。

襄王三十二年,秋,八月,齊侯,宋公,魯侯,衛侯,陳侯,鄭 伯,許男,曹伯,晉趙盾盟于扈。

按《春秋·文公七年》。按《左傳》:七年,秋,八月,齊侯,宋公, 衛侯,陳侯,鄭伯,許男,曹伯,會晉趙盾盟于扈晉侯立 故也公後至

頃王元年春三月,楚人伐鄭,晉趙盾、宋華耦、魯公子 遂、衛孔達、許人救鄭。

按《春秋·文公九年》。按《左傳》:九年,春,三月,公子遂會 晉趙盾,宋華耦,衛孔達,許大夫,救鄭。不及楚師 頃王。五年,冬,魯侯,衛侯,會于沓。狄侵衛。

按《春秋·文公十三年》。按《左傳》:十三年,冬,公如晉,朝 且尋盟,衛侯會公于沓,請平於晉公,還,鄭伯會公于 棐,亦請平於晉公,皆成之。

頃王六年,夏,六月,宋公,陳侯,魯侯,衛侯,鄭伯,許男,曹 伯,晉趙盾,同盟于新城。

按《春秋·文公十四年》。按《左傳》:十四年,邾文公元妃 齊姜生定公,二妃晉姬生捷菑,文公卒,邾人立定公, 捷菑奔晉。夏,六月,同盟于新城,從於楚者服,且謀邾 也。秋七月,晉趙盾以諸侯之師八百乘,納捷菑于邾。 邾人辭曰:齊出貜且長。宣子曰:辭順而弗從,不祥,乃 還。

匡王三年,春,晉人,衛人,陳人,鄭人,伐宋。

按《春秋·文公十七年》。按《左傳》:十六年,冬,十一月,甲 寅,宋昭公將田孟諸未至,夫人王姬使帥甸攻而殺 之。十七年春,晉荀林父、衛孔達、陳公孫寧、鄭石楚伐 宋,討曰何故弒君,猶立文公而還。

匡王五年夏,晉放其大夫胥甲父于衛。秋,楚子、鄭人 侵陳,遂侵宋。晉趙盾帥師救陳,宋公、陳侯、衛侯、曹伯 會晉師于棐林,伐鄭。冬,晉人、宋人伐鄭。

按《春秋·宣公元年》。按《左傳》:文公十二年,冬,秦伯伐 晉,取羈馬,晉人禦之。趙盾將中軍,荀林父佐之,郤缺 將上軍,臾駢佐之,欒盾將下軍,胥甲佐之,范無恤御 戎,以從秦師于河曲。十二月戊午,秦軍掩晉,上軍趙 穿追之不及,反怒曰:裹糧坐甲,固敵是求,敵至不擊, 將何俟焉。軍吏曰:將有待也。穿曰:我不知謀。將獨出, 乃以其屬出。宣子曰:秦獲穿也。獲一卿矣。秦以勝歸, 我何以報。乃皆出戰,交綏,秦行人夜戒晉師曰:兩君 之士,皆未憖也,明日請相見也。臾駢曰:使者目動而 言肆,懼我也。將遁矣。薄諸河必敗之,胥甲、趙穿當軍 門呼曰:死傷未收而棄之,不惠也,不待期而薄人,於 險無勇也。乃止。秦師夜遁,復侵晉,入瑕。宣公元年夏, 晉人討不用命者,放胥甲父于衛,宋人之弒昭公也。晉荀林父以諸侯之師伐宋,宋及晉平,宋文公受盟 於晉,又會諸侯于扈,將為魯討齊,皆取賂而還。鄭穆 公曰:晉不足與也。遂受盟於楚。陳共公之卒,楚人不 禮焉。陳靈公受盟於晉。秋,楚子侵陳,遂侵宋,晉趙盾 帥師救陳宋,會于棐林,以伐鄭也。楚蒍賈救鄭遇於 北林,囚晉解揚,晉人乃還。

匡王六年,夏,晉人,宋人,衛人,陳人,侵鄭。

按《春秋·宣公二年》。按《左傳》:二年,春,鄭公子歸生受 命於楚,伐宋,宋華元,樂呂,禦之,二月,壬子,戰於大棘, 宋師敗績,秦師伐晉,圍焦,夏,晉趙盾救焦,遂自陰地, 及諸侯之師侵鄭,以報大棘之役。

定王四年,春,晉趙盾,衛孫免,侵陳。

按《春秋·宣公六年》。按《左傳》:六年,春,晉衛侵陳,陳即 楚故也。

定王五年,春,衛侯使孫良夫盟于魯。冬,晉侯,宋公,魯 侯,衛侯,鄭伯,曹伯,會于黑壤。

按《春秋·宣公七年》。按《左傳》:七年,春,衛孫桓子來盟, 始通,且謀會晉也。冬,盟于黑壤,王叔桓公臨之,以謀 不睦。

定王七年,秋,九月,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會于扈。 冬,十月,癸酉,衛侯鄭卒。

按《春秋·宣公九年》。按《左傳》:九年,秋,會于扈,討不睦 也。

定王八年,夏,四月,齊崔氏奔衛。六月,晉人,宋人,衛人, 曹人,伐鄭。

按《春秋·宣公十年》。按《左傳》:十年,夏,齊惠公卒,崔杼 有寵於惠公,高,國惡其偪也。公卒而逐之,奔衛,六月, 鄭及楚平,諸侯之師伐鄭,取成而還。

定王十年,冬,十二月,晉原縠,宋華椒,衛孔達,曹人,同 盟于清丘,宋師伐陳,衛人救陳。

按《春秋·宣公十二年》。按《左傳》:十二年,冬,晉原縠,宋 華椒,衛孔達,曹人,同盟于清丘。曰:恤病討貳,宋為盟 故,伐陳,衛人救之,孔達曰:先君有約言焉。若大國討, 我則死之。

定王十二年,春,衛殺其大夫孔達。

按《春秋·宣公十四年》。按《左傳》:十三年,清丘之盟,晉 以衛之救陳也。討焉。使人弗去。曰:罪無所歸,將加而 師,孔達曰苟利社稷,請以我說,罪我之由,我則為政, 而亢大國之討,將以誰任,我則死之,十四年,春,孔達 縊而死,衛人以說於晉,而免,遂告於諸侯曰:寡君有 不令之臣達,搆我敝邑於大國,既伏其罪矣,敢告,衛 人以為成勞,復室其子,使復其位。

定王十三年,潞,酆舒奔衛,衛人歸諸晉,晉人殺之。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潞子嬰兒之夫人,晉景公之 姊也。酆舒為政而殺之,又傷潞子之目,十五年,夏,晉 侯伐之,六月,癸卯,晉荀林父敗赤狄于曲梁,辛亥,滅 潞,GJfont舒奔衛,衛人歸諸晉,晉人殺之。 定王十五年,夏,六月,晉侯,魯侯,衛侯,曹伯,邾子,同盟 于斷道。

按《春秋·宣公十七年》。按《左傳》:十七年,夏,會于斷道, 討貳也。盟于卷楚。

定王十六年,春,晉侯,衛世子臧,伐齊。

按《春秋·宣公十八年》。按《左傳》:十八年,春,晉侯,衛太 子臧,伐齊,至於陽穀,齊侯會晉侯盟於繒,以公子彊 為質於晉,晉師還。

定王十八年,夏,四月,丙戌,衛孫良夫帥師,及齊師戰 于新築,衛師敗績。六同,癸酉,晉郤克,魯季孫行父,臧 孫許,叔孫僑如,公孫嬰齊,衛孫良夫,曹公子首帥師, 及齊侯戰于GJfont,齊師敗績。秋,八月,庚寅,衛侯速卒。冬, 楚師,鄭師,侵衛。十一月,丙申,魯侯及楚人,秦人,宋人, 陳人,衛人,鄭人,齊人,曹人,邾人,薛人,鄫人,盟于蜀。 按《春秋·成公二年》。按《左傳》:二年,春,衛侯使孫良夫, 石稷,甯相,向禽,將侵齊,與齊師遇,石子欲還,孫子曰: 不可,以師伐人,遇其師而還,將謂君何,若知不能,則 如無出,今既遇矣,不如戰也。夏,有,闕文石成子曰:師敗 矣,子不少須,眾懼盡,子喪師徒,何以復命,皆不對,又 曰:子國卿也。隕子,辱矣,子以眾退,我此乃止,且告車 來甚眾,齊師乃止,次於鞫居,新築人仲叔于奚救孫 桓子,桓子是以免,既,衛人賞之以邑,辭,請曲縣繁纓 以朝,許之,仲尼聞之曰:惜也。不如多與之邑,唯器與 名,不可以假人,君之所司也。名以出信,信以守器,器 以藏禮,禮以行義,義以生利,利以平民,政之大節也。 若以假人,與人政也。政亡,則國家從之,弗可止也已, 孫桓子還於新築,不入,遂如晉乞師。臧宣叔亦如晉 乞師,皆主郤獻子,晉侯許之七百乘,郤子曰:此城濮 之賦也。有先君之明,與先大夫之肅,故捷,克於先大 夫,無能為役,請八百乘,許之,郤克將中軍,士燮將上 軍,欒書將下軍,韓厥為司馬,以救魯衛,臧宣叔逆晉 師,且道之,季文子帥師會之,及衛地,韓獻子將斬人, 郤獻子馳將救之,至,則既斬之矣,郤子使速以徇,告 其僕曰:吾以分謗也。師從齊師於莘,六月,壬申,師至于靡笄之下,齊侯使請戰。曰:子以君師,辱於敝邑,不 腆敝賦,詰朝請見,對曰:晉與魯衛,兄弟也。來告曰:大 國朝夕釋憾於敝邑之地,寡君不忍,使群臣請於大 國,無令輿師,淹於君地,能進不能退,君無所辱命,齊 侯曰:大夫之許,寡人之願也。若其不許,亦將見也。齊 高固入晉師,桀石以投人,禽之,而乘其車,繫桑本焉。 以徇齊壘。曰:欲勇者,賈余餘勇,癸酉,師陳于GJfont,邴夏 御齊侯,逄丑父為右,晉解張御郤克,鄭丘緩為右,齊 侯曰:余姑翦滅此而後朝食,不介馬而馳之,郤克傷 於矢,流血及屨,未絕鼓音。曰:余病矣,張侯曰:自始合, 而矢貫余手及肘,余折以御,左輪朱殷,豈敢言病,吾 子忍之,緩曰:自始合,苟有險,余必下推車,子豈識之, 然子病矣,張侯曰:師之耳目,在吾旗鼓,進退從之,此 車,一人殿之,可以集事,若之何其以病,敗君之大事 也。擐甲執兵,固即死也。病未及死,吾子勉之,左并轡, 右援枹而鼓,馬逸不能止,師從之,齊師敗績,逐之,三 周華不注,韓厥夢子輿謂己曰:且辟左右,故中御而 從齊侯,邴夏曰:射其御者,君子也。公曰:謂之君子而 射之,非禮也。射其左,越於車下,射其右,斃於車中,綦 毋張喪車,從韓厥曰:請寓乘,從左右,皆肘之,使立於 後,韓厥俛定其右,逢丑父與公易位,將及華泉,驂絓 於木而止,丑父寢於轏中,蛇出於其下,以肱擊之,傷 而匿之,故不能推車而及,韓厥執縶馬前,再拜稽首, 奉觴加璧以進。曰:寡君使群臣為魯衛請。曰:無令輿 師,陷入君地,下臣不幸,屬當戎行,無所逃隱,且懼奔 辟,而忝兩君,臣辱戎士,敢告不敏,攝官承乏,丑父使 公下如華泉取飲,鄭周父御佐車,宛茷為右,載齊侯 以免,韓厥獻丑父,郤獻子將戮之,呼曰:自今無有代 其君任患者,有一於此,將為戮乎,郤子曰:人不難以 死免其君,我戮之不祥,赦之以勸事君者,乃免之,齊 侯免,求丑父,三入三出,每出齊師以帥退,入於狄卒, 狄卒皆抽戈楯冒之以入於衛師,衛師免之,遂自齊 關入,齊侯見保者曰勉之,齊師敗矣,晉侯從齊師,入 自丘,輿擊馬陘,齊侯使賓媚人,賂以紀甗,玉磬,與地, 不可,則聽客之所為,賓媚人致賂,晉人不可。曰:必以 蕭同叔子為質,而使齊之封內,盡東其畝,對曰:蕭同 叔子非他,寡君之母也。若以匹敵,則亦晉君之母也。 吾子布大命於諸侯,而曰必質其母以為信,其若王 命何,且是以不孝令也。詩曰:孝子不匱,永錫爾類,若 以不孝令於諸侯,其無乃非德類也乎,先王疆理天 下,物土之宜而布其利,故詩曰:我疆我理,南東其畝, 今吾子疆理諸侯,而曰盡東其畝而已,唯吾子戎車 是利,無顧土宜,其無乃非先王之命也乎,反先王則 不義,何以為盟主,其晉實有闕,四王之王也。樹德而 濟同欲焉。五伯之霸也。勤而撫之,以役王命,今吾子 求合諸侯,以逞無疆之欲,詩曰:布政優優,百祿是遒, 子實不優,而棄百祿,諸侯何害焉。不然,寡君之命使 臣,則有辭矣。曰:子以君師辱於敝邑,不腆敝賦,以犒 從者,畏君之震,師徒橈敗,吾子惠徼齊國之福,不泯 其社稷,使繼舊好,唯是先君之敝器土地不敢愛,子 又不許,請收合餘燼,背城借一,敝邑之幸,亦云從也。 況其不幸,敢不唯命是聽,魯衛諫曰:齊疾我矣,其死 亡者,皆親暱也。子若不許,讎我必甚,唯子則又何求, 子得其國寶,我亦得地而紓於難,其榮多矣,齊晉亦 唯天所授,豈必晉,晉人許之,對曰:群臣帥賦輿,以為 魯衛請,若苟有以藉口,而復於寡君,君之惠也。敢不 唯命是聽,禽鄭自師逆公,秋,七月,晉師及齊國佐盟 于袁婁,使齊人歸我汶陽之田,公會晉師於上鄍,賜 三帥先路三命之服,司馬,司空,輿師,候正,亞旅,皆受 一命之服。秋,九月,衛穆公卒,晉二子自役弔焉。哭於 大門之外,衛人逆之,婦人哭於門內,送亦如之,遂常 以葬。宣公使求好於楚,莊王卒,宣公薨,不克作好,公 即位,受盟於晉,會晉伐齊,衛人不行使於楚,而亦受 盟於晉,從於伐齊,故楚令尹子重為陽橋之役以救 齊,將起師,子重曰:君弱,群臣不如先大夫,師眾而後 可,詩曰:濟濟多士,文王以寧。夫文王猶用眾,況吾儕 乎,且先君莊王屬之曰:無德以及遠方,莫如惠恤其 民而善其用之,乃大戶,已責,逮鰥,救乏,赦罪,悉師,王 卒盡行,彭名御戎,蔡景公為左,許靈公為右,二君弱, 皆強冠之,冬,楚師侵衛,遂侵我師于蜀,使臧孫往,辭 曰:楚遠而久,固將退矣,無功而受名,臣不敢,楚侵及 陽橋,孟孫請往賂之,以執斲執鍼織紝,皆百人,公衡 為質,以請盟,楚人許平,十一月,公及楚公子嬰齊,蔡 侯,許男,秦右大夫說,宋華元,陳公孫寧,衛孫良夫,鄭 公子去疾,及齊國之大夫,盟于蜀,卿不書匱盟也。於 是乎畏晉而竊與楚盟,故曰匱盟,蔡侯許男不書,乘 楚車也。謂之失位,君子曰:位其不可不慎也乎,蔡許 之君,一失其位,不得列於諸侯,況其下乎,詩曰:不解 于位,民之攸塈,其是之謂矣。按《公羊傳》:GJfont之戰,齊 師大敗,齊侯使國佐如師,郤克曰:與我紀侯之甗,反 魯衛之侵地,使耕者東畝,且以蕭同姪子為質,則吾舍子矣,國佐曰:與我紀侯之甗,請諾,反魯衛之侵地, 請諾,使耕者東畝,是則土齊也。蕭同姪子者,齊君之 母也。齊君之母,猶晉君之母也。不可,壹戰不勝,請再, 再戰不勝,請三,三戰不勝,則齊國盡子之有也。何必 以蕭同姪子為質,揖而去之,郤克眣齊衛之,使以其 辭而為之請,然後許之,逮于袁婁而與之盟。按《穀 梁傳》:季孫行父禿,晉郤克眇,衛孫良夫跛,曹公子手 僂,同時而聘於齊,齊使禿者御禿者,使眇者御眇者, 使跛者御跛者,使僂者御僂者,蕭同姪子,處臺上而 笑之,聞於客,客不說而去,相與立胥閭而語,移日不 解,齊人有知之者。曰:齊之患,必自此始矣,二年,夏,六 月,癸酉,季孫行父,臧孫許,叔孫僑如,公孫嬰齊帥師, 會晉郤克,衛孫良夫,曹公子手,及齊侯戰于GJfont,齊師 敗績,秋,七月,齊侯使國佐如師,己酉,及國佐盟于爰 婁,GJfont去國五百里,爰婁,去國五十里,一戰綿地五百 里,焚雍門之茨,侵車東至海,君子聞之曰:夫甚甚之 辭焉。齊有以取之也。齊之有以取之,何也。敗衛師于 新築,侵我北鄙,敖郤獻子,齊有以取之也。爰婁在師 之外,郤克曰:反魯衛之侵地,以紀侯之甗來,以蕭同 姪子之母為質,使耕者皆東其畝,然後與子盟,國佐 曰:反魯衛之侵地,以紀侯之甗來,則諾,以蕭同姪子 之母為質,則是齊侯之母也。齊侯之母,猶晉君之母 也。晉君之母,猶齊侯之母也。使耕者盡東其畝,則是 終土齊也。不可,請一戰,一戰不克,請再,再不克,請三, 三不克,請四,四不克,請五,五不克,舉國而授,於是與 之盟。

定王十九年,春,正月,晉侯,宋公,魯侯,衛侯,曹伯,伐鄭。 辛亥,葬衛穆公。秋,晉郤克,衛孫良夫,伐廧咎如。冬,十 一月,衛侯使孫良夫聘于魯。丁未,魯及孫良夫盟。 按《春秋·成公三年》。按《左傳》:三年,春,諸侯伐鄭,次于 伯牛,討邲之役也。遂東侵鄭,鄭敗諸丘輿,秋,晉郤克, 衛孫良夫,伐廧咎如,討赤狄之餘焉。廧咎如潰,上失 民也。冬,十一月,晉侯使荀庚來聘,且尋盟,衛侯使孫 良夫來聘,且尋盟,公問諸臧宣叔曰:中行伯之於晉 也。其位在三,孫子之於衛也。位為上卿,將誰先,對曰: 次國之上卿,當大國之中,中當其下,下當其上大夫, 小國之上卿,當大國之下卿,中當其上大夫,下當其 下大夫,上下如是,古之制也。衛在晉,不得為次國,晉 為盟主,其將先之,丙午,盟晉,丁未,盟衛,禮也。

定王二十一年,冬,十二月,己丑,晉侯,齊侯,宋公,魯侯, 衛侯,鄭伯,曹伯,邾子,杞伯,同盟于蟲牢。

按《春秋·成公五年》。按《左傳》:五年,冬,同盟于蟲牢,鄭 服也。

簡王元年,春,衛孫良夫帥師侵宋。

按《春秋·成公六年》。按《左傳》:六年,春,三月,晉伯宗,夏 陽說,衛孫良夫,甯相,鄭人,伊雒之戎,陸渾,蠻氏,侵宋, 以其辭會也。師于鍼,衛人不保,說欲襲衛。曰:雖不可 入,多俘而歸,有罪不及死,伯宗曰:不可,衛唯信晉,故 師在其郊,而不設備,若襲之,是棄信也。雖多衛俘而 晉無信,何以求諸侯,乃止,師還,衛人登陴。

簡王二年,秋,楚伐鄭。晉侯,齊侯,宋公,魯侯,衛侯,曹伯, 莒子,邾子,杞伯,救鄭,八月,戊辰,同盟于馬陵,冬,衛孫 林父出奔晉。

按《春秋·成公七年》。按《左傳》:七年,秋,楚子重伐鄭,師 于氾,諸侯救鄭,鄭共仲,侯羽,軍楚師,囚鄖公鍾儀,獻 諸晉,八月,同盟于馬陵,尋蟲牢之盟,且莒服故也。衛 定公惡孫林父,冬,孫林父出奔晉,衛侯如晉,晉反戚 焉。

簡王三年,冬,衛人媵于魯。

按《春秋·成公八年》。按《左傳》:八年,冬,衛人來媵,共姬。 簡王四年,春,正月,晉侯,齊侯,宋公,魯侯,衛侯,鄭伯,曹 伯,莒子,杞伯,同盟于蒲。

按《春秋·成公九年》。按《左傳》:九年,春,為歸汶陽之田, 故諸侯貳於晉,晉人懼,會于蒲,以尋馬陵之盟。 簡王五年,春,衛侯之弟黑背,帥師侵鄭。夏,五月,晉侯, 齊侯,宋公,魯侯,衛侯,曹伯,伐鄭。

按《春秋·成公十年》。按《左傳》:十年,春,衛子叔黑背侵 鄭,晉命也。

簡王七年,夏,晉侯,魯侯,衛侯,會于瑣澤。

按《春秋·成公十二年》。按《左傳》:十二年,夏,五月,晉士 燮會楚公子罷,許偃,癸亥,盟於宋西門之外。鄭伯如 晉聽成,會于瑣澤,成故也。

簡王八年,夏,五月,晉侯,齊侯,宋公,魯侯,衛侯,鄭伯,曹 伯,邾人,滕人,伐秦。

按《春秋·成公十三年》。按《左傳》:十三年,春,三月,公如 京師,及諸侯朝王,遂從劉康公,成肅公,會晉侯伐秦, 夏,五月,丁亥,晉師以諸侯之師,及秦師戰於麻隧,秦 師敗績。

簡王九年,夏,衛孫林父自晉歸于衛。冬,十月,庚寅,衛 侯臧卒。

按《春秋·成公十四年》。按《左傳》:十四年,春,衛侯如晉,晉侯強見孫林父焉。定公不可,夏,衛侯既歸,晉侯使 郤GJfont送孫林父而見之,衛侯欲辭,定姜曰:不可,是先 君宗卿之嗣也。大國又以為請,不許,將亡,雖惡之,不 猶愈於亡乎,君其忍之,安民而宥宗卿,不亦可乎,衛 侯見而復之,衛侯饗苦成叔,甯惠子相,苦成叔傲,甯 子曰:苦成家其亡乎,古之為享食也。以觀威儀,省禍 福也。故詩曰:兕觥其觩,旨酒思柔,彼交匪傲,萬福來 求,今夫子傲,取禍之道也。秋,九月,衛侯有疾,使孔成 子,甯惠子,立敬姒之子衎,以為太子,冬,十月,衛定公 卒。夫人姜氏既哭而息,見太子之不哀也。不內酌飲, 歎曰:是夫也。將不唯衛國之敗,其必始於未亡人,烏 呼,天禍衛國也。夫吾不獲鱄也。使主社稷,大夫聞之, 無不聳懼,孫文子自是不敢舍其重器於衛,盡寘諸 戚,而甚善晉大夫。

按《史記·衛康叔世家》:定公十二年卒,子獻公衎立。 簡王十年,春,二月,葬衛定公。三月,癸丑,晉侯,魯侯,衛 侯,鄭伯,曹伯,宋世子成,齊國佐,邾人,同盟于戚,夏,楚 子侵衛。冬,十一月,晉士燮,齊高無咎,宋華元,魯叔孫 僑如,衛孫林父,鄭公子GJfont,邾人,會吳于鍾離。 按《春秋·成公十五年》:楚侵衛,不書。按《左傳》:十五年, 春,會于戚,討曹成公也。執而歸諸京師,夏,楚子侵鄭, 及暴隧,遂侵衛,及首止。

簡王十一年,夏,衛侯伐鄭。晉侯使郤GJfont乞師于衛伐 楚及鄭。六月,甲午,晦,戰于鄢陵,衛師後期。秋,晉侯,齊 侯,魯侯,衛侯,宋華元,邾人,會于沙隨,七月,尹子,晉侯, 宋公,魯侯,衛侯,齊國佐,邾人,伐鄭,侵陳及蔡。

按《春秋·成公十六年夏》:衛伐鄭晉乞師衛師後期侵 陳及蔡不書。 按《左傳》:十六年,春,楚子自武城使公 子成,以汝陰之田,求成於鄭,鄭叛晉,子駟從楚子盟 於武城。夏,衛侯伐鄭,至於鳴雁,為晉故也。晉伐鄭,郤 GJfont如衛,遂如齊,皆乞師焉。戊寅,晉師起,鄭人聞有晉 師,使告於楚,楚子救鄭,五月,晉師濟河,六月,晉楚遇 于鄢陵,甲午,晦,楚晨壓晉軍而陳,敗之衛侯後。秋,會 于沙隨,謀伐鄭也。七月,公會尹武公,及諸侯伐鄭,諸 侯之師,次於鄭西,遷於制田,知武子佐下軍,以諸侯 之師侵陳,至於鳴鹿,遂侵蔡未反,諸侯遷於潁上,戊 午,鄭子罕宵軍之宋齊,衛皆失軍。

簡王十二年,春,衛北宮括帥師侵鄭。夏,尹子,單子,晉 侯,齊侯,宋公,魯侯,衛侯,曹伯,邾人,伐鄭。六月,乙酉,同 盟于柯陵。冬,單子,晉侯,宋公,魯侯,衛侯,曹伯,齊人,邾 人,伐鄭。

按《春秋·成公十七年》。按《左傳》:十七年,春,王正月,鄭 子駟侵晉虛滑,衛北宮括救晉侵鄭,至於高氏,夏,五 月,公會尹武公,單襄公,及諸侯伐鄭,自戲童至於曲 洧。六月,乙酉,同盟于柯陵,尋戚之盟也。楚子重救鄭 師於首止,諸侯還。冬,諸侯伐鄭,十月,庚午,圍鄭,楚公 子申救鄭,師於汝上,十一月,諸侯還。

簡王十三年,冬,十二月,晉侯,宋公,衛侯,邾子,齊崔杼, 魯仲孫蔑,同盟于虛朾。

按《春秋·成公十八年》。按《左傳》:十八年,冬,十二月,孟 獻子會于虛朾,謀救宋也。宋人辭諸侯,而請師以圍 彭城,孟獻子請於諸侯而先歸會葬。

簡王十四年,春,正月,晉欒黶,宋華元,魯仲孫蔑,衛甯 殖,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圍宋彭城。冬,衛侯使公 孫剽聘于魯。

按《春秋·襄公元年》。按《左傳》:元年,春,正月,己亥,圍宋 彭城,為宋討魚石,彭城降晉,冬,衛子叔,晉知武子,來 聘,禮也。凡諸侯即位,小國朝之,大國聘焉。以繼好結 信,謀事補闕,禮之大者也。按《公羊傳》:春,王正月,仲 孫蔑會晉欒黶,宋華元,衛甯殖,曹人,莒人,邾婁人,滕 人,薛人,圍宋彭城,宋華元曷為與諸侯圍宋彭城,為 宋誅也。其為宋誅奈何,魚石走之楚,楚為之伐宋取 彭城,以封魚石,魚石之罪奈何,以入是為罪也。楚已 取之矣,曷為繫之宋,不與諸侯專封也。

靈王元年,夏,六月,晉師宋師衛甯殖侵鄭。秋,七月,晉 荀罃,宋華元,魯仲孫蔑,衛孫林父,曹人邾人,會于戚。 冬,晉荀罃,齊崔杼,宋華元,魯仲孫蔑,衛孫林父,曹人, 邾人,滕人,薛人,小邾人,會于戚,遂城虎牢。

按《春秋·襄公二年》。按《左傳》:二年,秋,七月,庚辰,鄭伯 睔卒,於是子罕當國,子駟為政,子國為司馬,晉師侵 鄭,諸大夫欲從晉,子駟曰:官命未改,會于戚,謀鄭故 也。孟獻子曰:請城虎牢以偪鄭,知武子曰:善鄫之會, 吾子聞崔子之言,今不來矣,滕薛小邾之不至,皆齊 故也。寡君之憂,不唯鄭,罃將復於寡君,而請於齊,得 請而告,吾子之功也。若不得請,事將在齊,吾子之請, 諸侯之福也。豈唯寡君賴之。冬,復會于戚,齊崔武子, 及滕薛小邾之大夫皆會,知武子之言故也。遂城虎 牢,鄭人乃成。

靈王二年,夏,六月,己未,單子,晉侯,宋公,魯侯,衛侯,鄭 伯,莒子,邾子,齊世子光,同盟于雞澤,陳侯使袁僑如 會,戊寅,魯叔孫豹,及諸侯之大夫,及陳袁僑盟。按《春秋·襄公三年》。按《左傳》:三年,夏,六月,公會單頃 公及諸侯,己未,同盟于雞澤,楚子辛為令尹,侵欲於 小國,陳成公使袁僑如會,求成,晉侯使和組父告於 諸侯,秋,叔孫豹及諸侯之大夫,及陳袁僑盟,陳請服 也。

靈王四年,夏,魯仲孫蔑,衛孫林父,會吳于善道。秋,晉 侯,宋公,魯侯,陳侯,衛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 伯,齊世子光,吳人,鄫人,會于戚,冬,楚公子貞帥師伐 陳,晉侯,宋公,魯侯,衛侯,鄭伯,曹伯,齊世子光,救陳。 按《春秋·襄公五年》。按《左傳》:五年,夏,吳子使壽越如 晉,辭不會于雞澤之故,且請聽諸侯之好,晉人將為 之合諸侯,使魯衛先會吳,且告會期,故孟獻子,孫文 子,會吳于善道。秋,楚人討陳叛故。曰:由令尹子辛,實 侵欲焉。乃殺之,九月,丙午,盟于戚,會吳,且命戍陳也。 冬,諸侯戍陳,子囊伐陳,十一月,甲午,會于城棣以救 之。

靈王六年,秋,魯季孫宿如衛。冬,十月,衛侯使孫林父 聘于魯,壬戌,魯及孫林父盟,十二月,晉侯,宋公,魯侯, 陳侯,衛侯,曹伯,莒子,邾子,會于鄬。

按《春秋·襄公七年》。按《左傳》:七年,秋,季武子如衛,報 子叔之聘,且辭緩報,非貳也。冬,十月,衛孫文子來聘, 且拜武子之言,而尋孫桓子之盟,公登亦登,叔孫穆 子相,趨進曰:諸侯之會,寡君未嘗後衛君,今吾子不 後寡君,寡君未知所過,吾子其少安,孫子無辭,亦無 悛容,穆叔曰:孫子必亡,為臣而君,過而不悛,亡之本 也。詩曰:退食自公,委蛇委蛇,謂從者也。衡而委蛇必 折。楚子囊圍陳,會于鄬以救之。

靈王七年,夏,晉侯,鄭伯,齊高厚,宋向戌,衛甯殖,魯季 孫宿,邾人,會于邢丘。

按《春秋·襄公八年》。按《左傳》:八年,夏,五月,甲辰,會于 邢丘,以命朝聘之數,使諸侯之大夫聽命,季孫宿,齊 高厚,宋向戍,衛甯殖,邾大夫會之,鄭伯獻捷於會,故 親聽命。

靈王八年,冬,晉侯,宋公,魯侯,衛侯,曹伯,莒子,邾子,滕 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齊世子光,伐鄭,十二月,己亥,同 盟于戲。

按《春秋·襄公九年》。按《左傳》:九年,冬,十月,諸侯伐鄭, 鄭人恐,行成,許之。十一月,己亥,同盟于戲,鄭服也。 靈王九年,春,晉侯,宋公,魯侯,衛侯,曹伯,莒子,邾子,滕 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齊世子光,會吳于柤。秋,晉侯,宋 公,魯侯,衛侯,曹伯,莒子,邾子,齊世子光,滕子,薛伯,杞, 伯,小邾子,伐鄭。冬,戍鄭虎牢。

按《春秋·襄公十年》。按《左傳》:十年,夏,六月,楚子囊,鄭 子耳,伐宋,師于訾毋,庚午,圍宋門于桐門。衛侯救宋, 師于襄牛,鄭子展曰:必伐衛,不然,是不與楚也。得罪 於晉,又得罪於楚,國將若之何,子駟曰:國病矣,子展 曰:得罪於二大國必亡,病不猶愈於亡乎,諸大夫皆 以為然,故鄭皇耳帥師侵衛,楚令也。孫文子卜追之, 獻兆於定姜,姜氏問繇曰:兆如山陵,有夫出征,而喪 其雄,姜氏曰:征者喪雄,禦寇之利也。大夫圖之,衛人 追之,孫蒯獲鄭皇耳於犬丘。秋,九月,諸侯伐鄭,己酉, 師於牛首。子駟尉止,禦之,冬,十月,諸侯之師,城虎牢 而戍之。

靈王十年,夏,四月,鄭公孫舍之帥師侵宋。晉侯,宋公, 魯侯,衛侯,曹伯,齊世子光,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 小邾子,伐鄭。秋,七月,己未,同盟于亳城北。楚子,鄭伯, 伐宋。晉侯,宋公,魯侯,衛侯,曹伯,齊世子光,莒子,邾子, 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伐鄭,會于蕭魚。

按《春秋·襄公十一年》。按《左傳》:十一年,春,宋向戍侵 鄭,大獲,夏,鄭子展侵宋。四月,諸侯伐鄭,己亥,齊世子 光,宋向戍,先至於鄭,門於東門,其莫,晉荀罃至於西 郊,東侵舊許,衛孫林父侵其北鄙,六月,諸侯會於北 林,師于向右,還次於瑣,圍鄭,觀兵於南門,西濟於濟 隧,鄭人懼,乃行成,秋,七月,同盟于亳,楚子囊乞旅於 秦,秦右大夫詹帥師從楚子,將以伐鄭,鄭伯逆之,丙 子,伐宋。九月,諸侯悉師以復伐鄭,鄭人使良霄,太宰 石GJfont,如楚,告將服於晉。楚人執之,諸侯之師觀兵於 鄭東門,鄭人使王子伯駢行成,甲戌,晉趙武入盟鄭 伯,冬,十月,丁亥,鄭子展出盟晉侯,十二月,戊寅,會于 蕭魚,庚辰,赦鄭囚,皆禮而歸之,納斥候,禁侵掠,晉侯 使叔肸告於諸侯。

靈王十三年,春,正月,晉士丐,魯季孫宿叔老,齊人,宋 人,衛人,鄭公孫蠆,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杞人,小 邾人,會吳于向。夏,四月,晉荀偃,魯叔孫豹,齊人,宋人, 衛北宮括,鄭公孫蠆,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杞人, 小邾人,伐秦。己未,衛侯出奔齊。冬,晉士丐,宋華閱,魯 季孫宿,衛孫林父,鄭公孫蠆,莒人,邾人,會于戚。 按《春秋·襄公十四年》。按《左傳》:十一年,冬,十二月,秦 伐晉戰於櫟,晉師敗績,十四年,春,吳告敗於晉,會于 向,為吳謀楚故也。夏,諸侯之大夫從晉侯伐秦,以報 櫟之役也。晉侯待於竟,使六卿帥諸侯之師以進,及涇不濟,叔向見叔孫穆子,穆子賦匏有苦葉,叔向退 而具舟,魯人,莒人,先濟,鄭子蟜見衛北宮懿子曰:與 人而不固,取惡莫甚焉。若社稷何,懿子說,二子見諸 侯之師,而勸之濟,濟涇而次,秦人毒涇上流,師人多 死,鄭司馬子蟜帥鄭師以進,師皆從之,至於棫林,不 獲成焉。荀偃令曰:雞鳴而駕,塞并夷GJfont,唯余馬首是 瞻,欒黶曰:晉國之命,未是有也余馬首欲東,乃歸,下 軍從之,左史謂魏莊子曰:不待中行伯乎,莊子曰:夫 子命從帥,欒伯吾帥也。吾將從之,從帥所以待夫子 也。伯游曰:吾令實過,悔之何及,多遺秦禽,乃命大還, 晉人謂之遷延之役,欒鍼曰:此役也。報櫟之敗也。役 又無功,晉之恥也。吾有二位於戎路,敢不恥乎,與士 鞅馳秦師死焉。士鞅反,欒黶謂士丐曰:余弟不欲往 而子召之,余弟死而子來,是而子殺余之弟也。弗逐, 余亦將殺之,士鞅奔秦,於是齊崔杼,宋華閱,仲江,會 伐秦,不書,惰也。衛獻公戒孫文子,甯惠子食,皆服而 朝,日旰不召,而射鴻於囿,二子從之,不釋皮冠而與 之言,二子怒,孫文子如戚,孫蒯入使,公飲之酒,使太 師歌巧言之卒章,太師辭,師曹請為之,初,公有嬖妾, 使師曹誨之琴,師曹鞭之,公怒,鞭師曹三百,故師曹 欲歌之,以怒孫子,以報公,公使歌之,遂誦之,蒯懼,告 文子,文子曰:君忌我矣,弗先,必死,并帑於戚,而入見 蘧伯玉曰:君之暴虐,子所知也。大懼社稷之傾覆,將 若之何,對曰:君制其國,臣敢奸之,雖奸之,庸知愈乎, 遂行,從近關出,公使子蟜,子伯,子皮,與孫子盟於丘 宮,孫子皆殺之,四月,己未,子展奔齊,公如鄄,使子行 於孫子,孫子又殺之,公出奔齊,孫氏追之,敗公徒於 阿澤,鄄人執之,初,尹公佗學射於庾公差,庾公差學 射於公孫丁,二子追公,公孫丁御公,子魚曰:射為背 師,不射為戮,射為禮乎,射兩軥而還,尹公佗曰:子為 師,我則遠矣,乃反之,公孫丁授公轡而射之,貫臂,子 鮮從公及竟,公使祝宗告亡,且告無罪,定姜曰:無神 何告,若有,不可誣也。有罪若何告無,舍大臣而與小 臣謀,一罪也。先君有冢卿以為師保,而蔑之,二罪也。 余以巾櫛事先君,而暴妾使余,三罪也。告亡而已,無 告無罪,公使厚成叔弔於衛曰:寡君使瘠聞君不撫 社稷,而越在他竟,若之何不弔,以同盟之故,使瘠敢 私於執事。曰:有君不弔,有臣不敢,君不赦宥,臣亦不 帥職,增淫發洩,其若之何,衛人使太叔儀對曰:群臣 不佞,得罪於寡君,寡君不以即刑而悼棄之,以為君 憂,君不忘先君之好,辱弔群臣,又重恤之,敢拜君命 之辱,重拜大貺,厚孫歸復命,語臧武仲曰:衛君其必 歸乎,有太叔儀以守,有母弟鱄以出,或撫其內,或營 其外,能無歸乎,齊人以郲寄衛侯,及其復也。以郲糧 歸,右宰穀從而逃歸,衛人將殺之,辭曰:余不說初矣, 余狐裘而羔袖,乃赦之,衛人立公孫剽,孫林父,甯殖, 相之,以聽命於諸侯,衛侯在郲,臧紇如齊唁衛侯,衛 侯與之言虐,退而告其人曰:衛侯其不得入矣,其言 糞土也。亡而不變,何以復國,子展,子鮮,聞之,見臧紇 與之言道,臧孫說,謂其人曰:衛君必入。夫二子者,或 輓之,或推之,欲無入得乎。師曠侍於晉侯,曰:衛人出 其君,不亦甚乎,對曰:或者其君實甚,良君將賞善而 刑淫,養民如子,蓋之如天,容之如地,民奉其君,愛之 如父母,仰之如日月,敬之如神明,畏之如雷霆,其可 出乎。夫君,神之主也。民之望也。若困民之主,匱神乏 祀,百姓絕望,社稷無主,將安用之,弗去何為,天生民 而立之君,使司牧之,勿使失性,有君而為之貳,使師 保之,勿使過度,是故天子有公,諸侯有卿,卿置側室, 大夫有貳,宗士有朋友,庶人工商皁隸牧圉,皆有親 暱,以相輔佐也。善則賞之,過則匡之,患則救之,失則 革之,自王以下,各有父兄子弟,以補察其政,史為書, 瞽為詩,工誦箴諫,大夫規誨,士傳言,庶人謗,商旅於 市,百工獻藝,故夏書曰:遒人以木鐸徇于路,官師相 規,工執藝事以諫,正月孟春,於是乎有之,諫失常也。 天之愛民甚矣,豈其使一人肆於民上,以從其淫,而 棄天地之性,必不然矣。晉侯問衛故於中行獻子,對 曰:不如因而定之,衛有君矣,伐之,未可以得志,而勤 諸侯,史佚有言曰:因重而撫之,仲虺有言曰:亡者侮 之,亂者取之,推亡固存,國之道也。君其定衛以待時 乎,冬,會于戚,謀定衛也。

按《史記·衛康叔世家》:獻公十三年,公令師曹教宮妾 鼓琴,妾不善,曹笞之。妾以幸惡曹於公,公亦笞曹三 百。十八年,獻公戒孫文子、甯惠子食,皆往。日旰不召, 而去射鴻於囿。二子從之,公不釋射服與之言。二子 怒,如宿。孫文子數侍公飲,使師曹歌巧言之卒章。師 曹又怒公之嘗笞三百,乃歌之,欲以怒孫文子,報衛 獻公。文子語蘧伯玉,伯玉曰:臣不知也。遂攻出獻公。 獻公奔齊,齊置衛獻公於聚邑。孫文子、甯惠子共立 定公弟秋為衛君,是為殤公。殤公秋立,封孫文子林 父於宿。

靈王十五年,春,三月,晉侯,宋公,魯侯,衛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子,薛伯,杞伯,小邾子,會于溴梁,戊寅,大夫盟, 夏,五月,晉荀偃,鄭伯,魯叔老,衛甯殖,宋人,伐許。 按《春秋·襄公十六年》。按《左傳》:十六年,春,晉平公即 位,羊舌肸為傅,張君臣為中軍司馬,祁奚,韓襄,欒盈, 士鞅,為公族大夫,虞丘書為乘馬御,改服修官,烝於 曲沃,警守而下,會于溴梁,命歸侵田,以我故,執邾宣 公,莒犁比公,且曰:通齊楚之使,晉侯與諸侯宴於溫, 使諸大夫舞。曰:歌詩必類,齊高厚之詩不類,荀偃怒, 且曰:諸侯有異志矣,使諸大夫盟高厚,高厚逃歸,於 是叔孫豹,晉荀偃,宋向戍,衛甯殖,鄭公孫蠆,小邾之 大夫,盟曰:同討不庭。許男請遷于晉,諸侯遂遷許,許 大夫不可,晉人歸諸侯,鄭子蟜聞將伐許,遂相鄭伯 以從諸侯之師,夏,六月,次于棫林,庚寅,伐許,次于函 氏。

靈王十六年,夏,衛石買帥師伐曹。

按《春秋·襄公十七年》。按《左傳》:十七年,春,衛孫蒯田 于曹隧,飲馬于重丘,毀其瓶,重丘人閉門而詬之。曰: 親逐而君,爾父為厲,是之不憂,而何以田為,夏,衛石 買,孫蒯,伐曹,取重丘,曹人愬于晉。詬呼豆反罵也 靈王十七年,夏,晉人執衛行人石買。冬,十月,晉侯,宋 公,魯侯,衛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 邾子,同圍齊。

按《春秋·襄公十八年》。按《左傳》:十八年,夏,晉人執衛 行人石買于長子,執孫蒯于純留,為曹故也。冬,十月, 會于魯濟,尋溴梁之言,同伐齊,齊侯禦諸平陰,諸侯 之士門焉。齊人多死,齊侯登巫山以望晉師,畏其眾 也。乃脫歸,丙寅晦,齊師夜遁,十一月,丁卯,朔,入平陰, 遂從齊師,夙沙衛連大車以塞隧而殿,殖綽,郭最。曰: 子殿國師,齊之辱也。子姑先乎,乃代之殿,衛殺馬於 隘以塞道,晉州綽及之,射殖綽中肩,兩矢夾脰。曰:止, 將為三軍獲,不止,將取其衷,顧曰:為私誓,州綽曰:有 如日,乃弛弓自後縛之,其右具丙,亦舍兵而縛郭最, 皆衿甲面縛,坐於中軍之鼓下,晉人欲逐歸者,魯衛 請攻險,己卯,荀偃,士丐以中軍克京茲,乙酉,魏絳,欒 盈,以下軍克邿,趙武,韓起,以上軍圍盧,弗克,十二月, 戊戌,及秦周伐雍門之萩,范鞅門於雍門,其御追喜, 以戈殺犬於門中,孟莊子斬其橁,以為公琴,己亥,焚 雍門,及西郭,南郭,劉難,士弱,率諸侯之師,焚申池之 竹木,壬寅,焚東郭,北郭,范鞅門於揚門,州綽門於東 閭,左驂迫,還於東門中,以枚數闔,齊侯駕,將走郵棠, 太子與郭榮扣馬曰:師速而疾,略也。將退矣,君何懼 焉。且社稷之主,不可以輕,輕則失眾,君必待之,將犯 之,太子抽劍斷鞅,乃止,甲辰,東侵及濰,南及沂。 靈王十八年,春,正月,諸侯盟於祝柯,夏,衛孫林父帥 師伐齊。

按《春秋·襄公十九年》。按《左傳》:十九年,春,諸侯還自 沂上,盟于督揚,晉欒魴帥師從衛孫文子伐齊。衛石 共子卒,悼子不哀,孔成子曰:是謂蹶其本,必不有其 宗。

靈王十九年,夏,六月,庚申,晉侯,齊侯,宋公,魯侯,衛侯, 鄭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盟于澶 淵。

按《春秋·襄公二十年》。按《左傳》:二十年,夏,盟于澶淵, 齊成故也。衛甯惠子疾,召悼子曰:吾得罪於君,悔而 無及也。名藏在諸侯之策。曰孫林父,甯殖,出其君,君 入則掩之,若能掩之,則吾子也。若不能,猶有鬼神,吾 有餒而已,不來食矣,悼子許諾,惠子遂卒。

靈王二十年,冬,十月,晉侯,齊侯,宋公,魯侯,衛侯,鄭伯, 曹伯,莒子,邾子,會于商任。

按《春秋·襄公二十一年》。按《左傳》:二十一年,冬,會于 商任,錮欒氏也。齊侯,衛侯,不敬,叔向曰:二君者必不 免,會朝禮之經也。禮政之輿也。政身之守也。怠禮失 政,失政不立,是以亂也。

靈王二十一年,冬,晉侯,齊侯,宋公,魯侯,衛侯,鄭伯,曹 伯,莒子,邾子,薛伯,杞伯,小邾子,會于沙隨。

按《秋春》:襄公二十二年。按《左傳》:二十二年,冬,會于 沙隨,復錮欒氏也。

靈王二十二年,秋,齊侯伐衛。

按《春秋·襄公二十三年》。按《左傳》:二十三年,秋,齊侯 伐衛,先驅,穀榮御王孫揮,召揚為右,申驅,成秩御莒 恆,申鮮虞之傅摯為右,曹開御戎,晏父戎為右,貳廣, 上之登御邢公,盧蒲癸為右,啟,牢成御襄罷師,狼蘧 疏為右,胠,商子車御侯朝,桓跳為右,大殿,商子游御 夏之御寇,崔如為右,燭庸之越駟乘,自衛遂伐晉。 靈王二十三年,夏,齊烏餘奔晉,襲衛羊角取之,秋,八 月,晉侯,宋公,魯侯,衛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 伯,杞伯,小邾子,會于夷儀。

按《春秋·襄公二十四年》:齊烏餘襲衛羊角,不書。按 《左傳》:二十四年,秋,會于夷儀,將以伐齊,水不克。冬,楚 子伐鄭以救齊,門于東門,次于棘澤,諸侯還救鄭,夏, 齊烏餘以廩丘奔晉,襲衛羊角取之。襲羊角見二十六年傳靈王二十四年,夏,五月,晉侯,宋公,魯侯,衛侯,鄭伯,曹 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會于夷儀。秋,八 月,己巳,諸侯同盟于重丘,衛侯入于夷儀。

按《春秋·襄公二十五年》。按《左傳》:二十五年,夏,五月, 晉侯濟自泮,會于夷儀,伐齊以報朝歌之役,齊人以 莊公說,使隰鉏請成,晉侯許之,使叔向告於諸侯,晉 侯使魏舒,宛沒,逆衛侯,將使衛與之夷儀,崔子止其 帑,以求五鹿。秋,七月,己巳,同盟于重丘,齊成故也。八 月,衛獻公入于夷儀。冬,十二月,衛獻公自夷儀使與 甯喜言,甯喜許之,太叔文子聞之曰:烏乎,詩所謂我 躬不說,皇恤我後者,甯子可謂不恤其後矣,將可乎 哉,殆必不可,君子之行,思其終也。思其復也。書曰:慎 始而敬終,終以不困,詩曰:夙夜匪懈,以事一人,今甯 子視君,不如奕棋,其何,以免乎,奕者舉棋不定,不勝 其耦,而況置君,而弗定乎,必不免矣,九世之卿族,一 舉而滅之,可哀也哉。

靈王二十五年,春,二月,辛卯,衛甯喜弒其君剽,衛孫 林父入于戚以叛,甲午,衛侯衎復歸于衛。秋,晉人執 衛甯喜。

按《春秋·襄公二十六年》。按《左傳》:二十六年,春,衛獻 公使子鮮為復,辭,敬姒彊命之,對曰:君無信,臣懼不 免,敬姒曰:雖然,以吾故也。許諾,初,獻公使與甯喜言, 甯喜曰:必子鮮在,不然,必敗,故公使子鮮,子鮮不獲 命於敬姒,以公命與甯喜言曰:苟反,政由甯氏,祭則 寡人,甯喜告蘧伯玉,伯玉曰:瑗不得聞君之出,敢聞 其入,遂行,從近關出,告右宰穀,右宰穀曰:不可,獲罪 於兩君,天下誰畜之,悼子曰:吾受命於先人,不可以 貳,穀曰:我請使焉而觀之,遂見公於夷儀,反曰:君淹 恤在外,十二年矣,而無憂色,亦無寬言,猶夫人也。若 不已,死無日矣,悼子曰:子鮮在,右宰穀曰:子鮮在何 益,多而能亡,於我何為,悼子曰:雖然,弗可以已,孫文 子在戚,孫嘉聘於齊,孫襄居守,二月庚寅,甯喜右宰 穀伐孫氏,不克,伯國傷,甯子出舍於郊,伯國死,孫氏 夜哭國人召甯子,甯子復攻孫氏,克之,辛卯,殺子叔 及太子角,孫林父以戚如晉,甲午,衛侯入,大夫逆於 竟者,執其手而與之言道,逆者自車揖之,逆於門者 頷之而已,公至,使讓太叔,文子曰:寡人淹恤在外,二 三子皆使寡人,朝夕聞衛國之言,吾子獨不在寡人, 古人有言曰非所怨勿怨寡人怨矣,對曰:臣知罪矣, 臣不佞,不能負羈絏以從扞牧圉,臣之罪一也。有出 者,有居者,臣不能貳,通外內之言以事君,臣之罪二 也。有二罪,敢忘其死,乃行,從近關出,公使止之。衛人 侵戚東鄙,孫氏愬于晉,晉戍茅氏,殖綽伐茅氏,殺晉 戍三百人,孫蒯追之,弗敢擊,文子曰:厲之不如,遂從 衛師,敗之圉雍鉏,獲殖綽,復愬于晉。晉人為孫氏故, 召諸侯,將以討衛也。夏,中行穆子來聘,召公也。六月, 公會晉趙武,宋向戍,鄭良霄,曹人,于澶淵,以討衛,疆 戚田,取衛西鄙懿氏六十,以與孫氏,於是衛侯會之, 晉人執甯喜,北宮遺,使女齊以先歸,衛侯如晉,晉人 執而囚之,於士弱氏,秋,七月,齊侯,鄭伯,為衛侯故如 晉,晉侯兼享之,晉侯賦嘉樂,國景子相齊侯,賦蓼蕭, 子展相鄭伯,賦緇衣,叔向命晉侯拜二君。曰:寡君敢 拜齊君之安,我先君之宗祧也。敢拜鄭君之不貳也。 國子使晏平仲私於叔向。曰:晉君宣其明德於諸侯, 恤其患而補其闕,正其違而治其煩,所以為盟主也。 今為臣執君,若之何,叔向告趙文子,文子以告晉侯, 晉侯言衛侯之罪,使叔向告二君,國子賦轡之柔矣, 子展賦將仲子兮,晉侯乃許歸衛侯,叔向曰:鄭七穆, 罕氏其後亡者也。子展儉而壹。衛人歸衛姬于晉,乃 釋衛侯。

按《史記·衛康叔世家》:殤公十二年,甯喜與孫林父爭 寵相惡,殤公使甯喜攻孫林父。林父奔晉,復求入故 衛獻公。獻公在齊,齊景公聞之,與衛獻公如晉求入。 晉為伐衛,誘與盟。衛殤公會晉平公,平公執殤公與 甯喜而復入衛獻公。獻公亡在外十二年而入。獻公 後元年,誅甯喜。

靈王二十六年,夏,晉趙武,魯叔孫豹,楚屈建,蔡公孫 歸生,衛石惡,陳孔奐,鄭良霄,許人,曹人,會于宋。衛殺 其大夫甯喜。衛侯之弟鱄出奔晉。秋,七月,諸侯之大 夫盟于宋。

按《春秋·襄公二十七年》。按《左傳》:衛甯喜專,公患之, 二十七年,春,公孫免餘請殺之,公曰:微甯子不及此, 吾與之言矣,事未可知,祗成惡名,止也。對曰:臣殺之, 君勿與知,乃與公孫無地,公孫臣謀,使攻甯氏,弗克, 皆死,公曰:臣也無罪,父子死余矣,夏,免餘復攻甯氏, 殺甯喜及右宰穀,尸諸朝,石惡將會宋之盟,受命而 出,衣其尸,枕之股而哭之,欲斂以亡,懼不免,且曰:受 命矣,乃行,子鮮曰:逐我者出,納我者死,賞罰無章,何 以沮勸,君失其信,而國無刑,不亦難乎,且鱄實使之, 遂出奔晉,公使止之,不可,及河,又使止之,止使者而 盟於河,託於木門,不鄉衛國而坐,木門大夫勸之仕,不可。曰:仕而廢其事,罪也。從之,昭吾所以出也。將誰 愬乎,吾不可以立於人之朝矣,終身不仕,公喪之,如 稅服終身,公與免餘邑六十,辭曰:唯卿備百邑,臣六 十矣,下有上祿,亂也。臣弗敢聞,且甯子唯多邑故死, 臣懼死之速及也。公固與之,受其半以為少師,公使 為卿,辭曰:太叔儀不貳,能贊大事,君其命之,乃使文 子為卿。宋向戍善於趙文子,又善於令尹子木,欲弭 諸侯之兵以為名,如晉,告趙孟,趙孟謀於諸大夫,許 之,如楚,楚亦許之,如齊,齊人許之,告於秦,秦亦許之, 皆告於小國,為會於宋,五月甲辰,晉趙武至於宋,丙 午,鄭良霄至,六月戊申,叔孫豹,齊慶封,陳須無,衛石 惡,至,甲寅,晉荀盈從趙武至,丙辰,邾悼公至壬戌,楚 公子黑肱先至,成言於晉,丁卯,宋向戍如陳,從子木 成言於楚,戊辰,滕成公至,子木謂向戍,請晉楚之從, 交相見也。庚午,向戍復於趙孟,趙孟曰:晉,楚,齊,秦,匹 也。晉之不能於齊,猶楚之不能於秦也。楚君若能使 秦君辱於敝邑,寡君敢不固請於齊,壬申,左師復言 於子木,子木使驛謁諸王,王曰:釋齊秦,他國請相見 也。秋,七月,戊寅,左師至,是夜也。趙孟及子GJfont盟,以齊 言,庚辰,子木至自陳,陳孔渙,蔡公孫歸生,至,曹許之 大夫皆至,以藩為軍,晉楚各處其偏,乙酉,宋公及諸 侯之大夫盟于蒙門之外。按《公羊傳》:夏,衛殺其大 夫甯喜,衛侯之弟鱄出奔晉,衛殺其大夫甯喜,則衛 侯之弟鱄,曷為出奔晉,為殺甯喜出奔也。曷為為殺 甯喜出奔,衛甯殖,與孫林父,逐衛侯而立公孫剽,甯 殖病將死,謂喜曰:黜公者非吾意也。孫氏為之,我即 死,女能固納公乎,喜曰:諾,甯殖死,喜立為大夫,使人 謂獻公曰:黜公者非甯氏也。孫氏為之,吾欲納公,何 如,獻公曰子苟納我,吾請與子盟,喜曰:無所用盟,請 使公子鱄約之,獻公謂公子鱄曰:甯氏將納我,吾欲 與之盟,其言曰無所用盟,請使公子鱄約之,子固為 我與之約矣,公子鱄辭曰:夫負羈縶,執鈇鑕,從君東 西南北,則是臣僕庶孽之事也。若夫約言為信,則非 臣僕庶孽之所敢與也。獻公怒曰:黜我者非甯氏與 孫氏,凡在爾,公子鱄不得已而與之約,已約,歸至,殺 甯喜,公子鱄挈其妻子而去之,將濟于河,挈其妻子 而與之盟。曰:苟有履衛地食衛粟者,昧雉彼視。按 《穀梁傳》:夏,衛殺其大夫甯喜。衛侯之弟專出奔晉。稱 國以殺,罪累上也。甯喜弒君,其以累上之辭言之,何 也。嘗為大夫,與之涉公事矣,甯喜由君弒君,而不以 弒君之罪罪之者,惡獻公也。專,喜之徒也。專之為喜 之徒,何也。己雖急納其兄,與人之臣謀弒其君,是亦 弒君者也。專其曰弟,何也。專有是信者,君賂不入乎 喜而殺喜,是君不直乎喜也。故出奔晉織絇邯鄲,終 身不言衛,專之去合乎春秋。

靈王二十七年,夏,衛石惡出奔晉。

按《春秋·襄公二十八年》。按《左傳》:二十八年,夏,衛人 討甯氏之黨,故石惡出奔晉,衛人立其從子圃,以守 石氏之祀,禮也。

靈王二十八年,夏,五月,庚午,衛侯衎卒。子惡立。晉荀 盈,齊高止,宋華定,魯仲孫羯,衛世叔儀,鄭公孫段,曹 人,莒人,滕人,薛人,小邾人,城杞。秋,九月,葬衛獻公。 按《春秋·襄公二十九年》。按《左傳》:晉平公,杞出也。故 治杞,二十九年,夏,六月,知悼子合諸侯之大夫以城 杞,吳公子札,適衛,說蘧瑗,史狗,史GJfont,公子荊,公叔發, 公子朝。曰:衛多君子,未有患也。自衛如晉,將宿於戚, 聞鐘聲焉。曰:異哉,吾聞之也。辯而不德,必加於戮。夫 子獲罪於君以在此,懼猶不足,而又何樂。夫子之在 此也。猶燕之巢於幕上,君又在殯,而可以樂乎,遂去 之,文子聞之,終身不聽琴瑟。

按《史記·衛康叔世家》:獻公三年,吳延陵季子使過衛, 見蘧伯玉、史GJfont,曰:衛多君子,其國無故。過宿,孫林父 為擊磬,曰:不樂,音太悲,使衛亂乃此矣。是年,獻公卒, 子襄公惡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