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第112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一百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十二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一百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

 第一百十二卷目錄

 三恪部彙考四

  周三

  宋一

官常典第一百十二卷

三恪部彙考四编辑

周三编辑

宋一编辑

成王三年,周公討武庚誅之,封微子啟于宋,以紹殷 後。

按《書經·微子》:微子若曰:父師,少師,殷其弗或亂正四 方,我祖底遂陳于上,我用沈酗于酒,用亂敗厥德于 下,殷罔不小大,好草竊姦宄,卿士師師非度,凡有辜 罪,乃罔恆獲,小民方興。相為敵讎,今殷其淪喪,若涉 大水,其無津涯,殷遂喪,越至于今。曰:父師,少師,我其 發出狂,吾家耄,遜于荒,今爾無指告予,顛隮若之何 其,父師若曰:王子,天毒降災荒殷邦,方興沈酗于酒, 乃罔畏畏,咈其耇長,舊有位人,今殷民,乃攘竊神祗 之犧牷牲用,以容將食無災,降監殷民用乂,讎斂,召 敵讎不怠,罪合于一,多瘠罔詔,商今其有災,我興受 其敗,商其淪喪我罔為臣僕,詔王子出迪,我舊云刻 子,王子弗出,我乃顛隮,自靖,人自獻于先王,我不顧 行遯。 按微子之命,王若曰:猷,殷王元子,惟稽古崇 德象賢,統承先王,修其禮物,作賓于王家,與國咸休, 永世無窮,嗚呼。乃祖成湯,克齊聖廣淵,皇天眷佑,誕 厥受命,撫民以寬,除其邪虐,功加于時,德垂後裔,爾 惟踐修厥猷,舊有令聞,恪慎克孝,肅恭神人,予嘉乃 德,曰篤不忘,上帝時歆,下民祗協,庸建爾于上公,尹 茲東夏,欽哉。往敷乃訓,慎乃服命,率由典常,以蕃王 室,弘乃烈祖,律乃有民,永綏厥位,毗予一人,世世享 德,萬邦作式,俾我有周無斁,嗚呼。往哉惟休,無替朕 命。

按《史記·周本紀》:武王封商紂子祿父殷之餘民。武王 為殷初定未集,乃使其弟管叔鮮、蔡叔度相祿父治 殷。武王崩,成王少,周公乃行政當國。管叔、蔡叔群弟 疑周公,與武庚作亂,畔周。周公奉成王命,伐誅武庚、 管叔,放蔡叔。以微子開代殷後,國于宋。 按《宋微子 世家》:微子開者,殷帝乙之首子而紂之庶兄也。紂既 立,不明,淫亂於政,微于數諫,紂不聽。及祖伊以周西 伯昌之修德,滅國,懼禍至,以告紂。紂曰:我生不 有命在天乎。是何能為。於是微子度紂終不可諫,欲 死之,及去,未能自決,乃問于太師、少師。太師、少師乃 勸微子去,遂行。周武王伐紂克殷,微子乃持其祭器 造于軍門,肉袒面縛,左牽羊,右把茅,膝行而前以告。 於是武王乃釋微子,復其位如故。武王封紂子武庚 祿父以續殷祀,使管叔、蔡叔傅相之。武王崩,成王少, 周公旦代行政當國。管、蔡疑之,乃與武庚作亂,欲襲 成王、周公。周公既承成王命誅武庚,殺管叔,放蔡叔, 乃命微子開代殷後,奉其先祀,作微子之命以申之, 國于宋。微子故能仁賢,乃代武庚,故殷之餘民甚戴 愛之。微子開卒,立其弟衍,是為微仲。

禮記曰:微子舍其孫腯而立衍也。鄭元曰:微子適子死,立其弟衍,殷禮也。索隱曰:家語微子弟仲思名衍,一名泄,嗣微子為宋公。雖遷爵易位,而班級不過其故,故以舊官為稱。故二子雖為宋公,猶微,至子稽乃稱宋公也。

厲王二十年,宋公鮒祀薨,子舉立。按宋自微仲至厲公皆無年可考自

釐公以後始紀年數今歷敘諸君而以釐公為編年之始

按《史記·宋微子世家》:微仲卒,子宋公稽立。宋公稽卒, 子丁公申立。丁公申卒,子湣公共立。湣公共卒,弟煬 公熙立。GJfont公即位,湣公子鮒祀弒煬公而自立,曰我 當立,是為厲公。厲公卒,子釐公舉立。釐公十七年,周 厲王出奔彘。

厲王四十八年,宋公舉薨,子GJfont立。 按《史記·宋微子世家》:釐公卒,子惠公GJfont立。惠公四年, 周宣王即位。

宣王二十七年,宋公GJfont薨,子哀公立。 按《史記·宋微子世家》:惠公三十年,卒,子哀公立。 宣王二十八年,宋公薨,子戴公立。

按《史記·宋微子世家》:哀公元年卒,子戴公立。

平王五年,宋公薨,子司空立。

按《史記·微子世家》:戴公二十九年,周幽王為犬戎所 殺,秦始列為諸侯。三十四年,戴公卒,子武公司空立。 平王二十三年,宋公司空薨,子力立。

按《史記·宋微子世家》:武公十八年,卒,子宣公力立。 平王四十一年,宋公力薨,弟和立。按《史記·宋微子世家》:宣公有太子與夷。十九年,宣公 病,讓其弟和,曰:父死子繼,兄死弟及,天下通義也。我 其立和。和亦三讓而受之。宣公卒,弟和立。

平王四十九年,秋,九月,魯及宋盟于宿。

按《春秋》:隱公元年。按《左傳》:惠公之季年,敗宋師于 黃,公立,而求成焉。元年秋九月,及宋人盟于宿,始通 也。

平王五十一年,秋,八月,庚辰,宋公和卒,立宣公之子 與夷。冬,十二月,癸未,葬宋穆公。

按《春秋》:隱公三年。按《左傳》:三年,秋,宋穆公疾,召大 司馬孔父而屬殤公焉。曰:先君舍與夷而立寡人,寡 人弗敢忘,若以大夫之靈,得保首領以沒,先君若問 與夷,其將何辭以對,請子奉之,以主社稷,寡人雖死, 亦無悔焉。對曰:群臣願奉馮也。公曰:不可,先君以寡 人為賢,使主社稷,若棄德不讓,是廢先君之舉也。豈 曰能賢,光昭先君之令德,可不務乎,吾子其無廢先 君之功,使公子馮出居于鄭。八月,庚辰,宋穆公卒,殤 公即位。按《公羊傳》:葬者曷為或日或不日,不及時 而日,渴葬也。不及時而不日,慢葬也。過時而日,隱之 也。過時而不日,謂之不能葬也。當時而不日,正也。當 時而日,危不得葬也。此當時,何危爾,宣公謂繆公曰: 以吾愛與夷,則不若愛女,以為社稷宗廟主,則與夷 不若女,盍終為君矣,宣公死,繆公立,繆公逐其二子 莊公馮,與左師勃。曰:爾為吾子,生毋相見,死毋相哭, 與夷復曰:先君之所為不與臣國,而納國乎,君者,以 君可以為社稷宗廟主也。今君逐君之二子,而將致 國乎與夷,此非先君之意也。且使子而可逐,則先君 其逐臣矣,繆公曰:先君之不爾逐,可知矣,吾立乎此, 攝也。終致國乎與夷,莊公馮殺與夷,故君子大居正, 宋之禍,宣公為之也。

桓王元年,夏,宋公,魯侯遇於清,宋公,陳侯,蔡人,衛人, 伐鄭。秋,宋公,陳侯,魯公子翬,蔡人,衛人,伐鄭。

按《春秋》:隱公四年。按《左傳》:四年,春,公與宋公為會, 將尋宿之盟,未及期,衛人來告亂。夏,公及宋公遇於 清。宋殤公之即位也。公子馮出奔鄭,鄭人欲納之,及 衛州吁立,將修先君之怨於鄭,而求寵於諸侯,以和 其民,使告于宋曰:君若伐鄭,以除君害,君為主,敝邑 以賦,與陳蔡從,則衛國之願也。宋人許之,于是陳蔡 方睦于衛。故宋公,陳侯,蔡人,衛人,伐鄭,圍其東門,五 日而還。秋諸侯復伐鄭,宋公使來乞師,公辭之。羽父 請以師會之,公弗許。固請而行。

桓王二年,秋,九月,邾人,鄭人,伐宋。冬,十二月,宋人伐 鄭,圍長葛。

按《春秋》:隱公五年。按《左傳》:五年,秋,九月,宋人取邾 田,邾人告于鄭曰:請君釋憾于宋,敝邑為道,鄭人以 王師會之,伐宋,入其郛,以報東門之役,宋人使來告 命,公聞其入郛也。將救之,問于使者曰:師何及,對曰: 未及國,公怒,乃止,辭,使者曰:君命寡人,同恤社稷之 難,今問諸使者。曰:師未及國,非寡人之所敢知也。冬 十二月,宋人伐鄭,圍長葛,以報入郛之役也。

桓公三年,冬,宋人取長葛,魯侯為周請糴于宋。 按《春秋》:隱公六年。按《左傳》:六年,秋,宋人取長葛。冬, 京師來告饑,公為之請糴于宋,衛,齊,鄭。

桓王四年,秋,七月,宋及鄭平,庚申,盟于宿,魯侯為宋 伐邾。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隱公七年,秋,宋及鄭平,七月, 庚申,盟于宿,公伐邾,為宋討也。

公距宋更與鄭平欲以鄭為援今鄭復與宋盟故懼而伐邾欲以求宋故曰為宋討

桓王五年,春,宋公,衛侯遇于垂。秋,七月,庚午,宋公,齊 侯,衛侯,盟于瓦屋。

按《春秋》:隱公八年。按《左傳》:八年,春,齊侯將平宋衛, 有會期,宋公以幣請于衛,請先相見,衛侯許之,故遇 于犬丘。齊人卒平宋衛于鄭,秋,會于溫,盟于瓦屋,以 釋東門之役。冬齊侯使來告成三國,公使眾仲對曰: 君釋三國之圖,以鳩其民,君之惠也。寡君聞命矣,敢 不承受君之明德。

桓王六年,宋公不王,鄭以王命討之。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隱公九年,宋公不王,鄭伯為 王左卿士,以王命討之,伐宋,宋以入郛之役怨公,不 告命,公怒,絕宋使。秋,鄭人以王命來告伐宋。冬,公會 齊侯于防,謀伐宋也。

桓王七年,夏,齊人,魯人,鄭人,伐宋。六月,魯侯敗宋師 于菅,辛未,取郜,辛巳,取防。

按《春秋》:隱公十年。按《左傳》:十年,春,王正月,公會齊 侯,鄭伯,于中丘,癸丑,盟于鄧,為師期。夏,五月,羽父先 會齊侯,鄭伯,伐宋。六月,戊申,公會齊侯,鄭伯,于老桃, 壬戌,公敗宋師于菅,庚午,鄭師入郜,辛未,歸于我,庚 辰,鄭師入防,辛巳,歸于我,蔡人,衛人,郕人,不會王命。 秋,七月,庚寅,鄭師入郊,猶在郊,宋人,衛人,入鄭,蔡人 從之,伐戴,八月,壬戌,鄭伯圍戴,癸亥,克之,取三師焉。宋衛既入鄭,而以伐戴召蔡人,蔡人怒,故不和而敗。 九月,戊寅,鄭伯入宋。

桓王八年,冬,十月,鄭伯伐宋,敗之。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隱公十一年,冬,十月,鄭伯以 虢師伐宋,壬戌,大敗,宋師以報其入鄭也。

桓王十年,春,正月,戊申,宋督弒其君與夷,及其大夫 孔父。三月,齊侯,魯侯,陳侯,鄭伯,會于稷,以成宋亂。 按《春秋》:桓公二年。按《左傳》:元年,宋華父督見孔父 之妻于路,目逆而送之。曰:美而艷。二年,春,宋督攻孔 氏,殺孔父而取其妻,公怒,督懼,遂弒殤公,會于稷,以 成宋亂,為賂故,立華氏也。宋殤公立,十年十一戰,民 不堪命,孔父嘉為司馬,督為太宰,故因民之不堪命, 先宣言曰:司馬則然,已殺孔父而弒殤公,召莊公于 鄭而立之,以親鄭,以郜大鼎賂公,齊陳鄭皆有賂,故 遂相宋公。按《公羊傳》:宋督弒其君與夷,及其大夫 孔父,及者何,累也。弒君多矣,舍此無累者乎。曰有,仇 牧,荀息,皆累也。舍仇牧荀息無累者乎。曰有,有則此 何以書,賢也。何賢乎孔父,孔父可謂義形于色矣,其 義形于色奈何,督將弒殤公,孔父生而存,則殤公不 可得而弒也。故于是先攻孔父之家,殤公知孔父死, 己必死,趨而救之,皆死焉。孔父正色而立于朝,則人 莫敢過而致難于其君者,孔父可謂義形于色矣。 桓王十九年,春,正月,齊人,衛人,鄭人,宋人,盟于惡曹。 秋,九月,宋人執鄭祭仲,宋公,陳侯,蔡叔,魯公子柔,盟 于折,宋公,魯侯會于夫鍾。冬,十二月,宋公,魯侯會于 闞。

按《春秋》:桓公十一年。按《左傳》:鄭昭公之敗北戎也。 齊人將妻之,昭公辭,祭仲曰:必取之,君多內寵,子無 大援,將不立,三公子皆君也。弗從。十年夏,鄭莊公卒, 初,祭封人仲足有寵于莊公,莊公使為卿,為公娶鄧 曼,生昭公,故祭仲立之,宋雍氏女于鄭莊公。曰雍姞, 生厲公,雍氏宗有寵于宋莊公,故誘祭仲而執之。曰: 不立突,將死,亦執厲公而求賂焉。祭仲與宋人盟,以 厲公歸而立之。按《公羊傳》:祭仲者何,鄭相也。何以 不名,賢也。何賢乎祭仲,以為知權也。其為知權奈何, 古者鄭國處于留,先鄭伯有善于鄫,公者,通乎夫人, 以取其國而遷鄭焉。而野留,莊公死已葬,祭仲將往 省于留,塗出于宋,宋人執之,謂之曰:為我出忽而立 突,祭仲不從其言,則君必死,國必亡,從其言,則君可 以生易死,國可以存易亡,少遼緩之,則突可故出,而 忽可故反,是不可得則病,然後有鄭國,古人之有權 者,祭仲之權是也。權者何,權者反于經,然後有善者 也。權之所設,舍死亡無所設,行權有道,自貶損以行 權,不害人以行權,殺人以自生,亡人以自存,君子不 為也。

桓王二十年,秋,七月,丁亥,宋公,魯侯,燕人,盟于穀丘。 八月,宋公,魯侯會于虛。冬,十一月,宋公,魯侯會于龜。 十二月,魯師,鄭師伐宋,丁未,戰于宋。

按《春秋》:桓公十二年。按《左傳》:十二年,夏,公欲平宋 鄭,秋,公及宋公盟于句瀆之丘,宋成未可知也。故又 會于虛,冬,會于龜,宋公辭平,故與鄭伯盟于武父,遂 帥師而伐宋,戰焉。宋無信也。

桓王二十一年,春,二月,己巳,魯侯,紀侯,鄭伯,及齊侯, 宋公,衛侯,燕人,戰,齊師,宋師,衛師,燕師,敗績。

按《春秋》:桓公十三年。按《左傳》:十三年,春,宋多GJfont賂 于鄭,鄭不堪命,故以紀魯,及齊,與宋衛燕戰,不書所 戰,後也。

桓王二十二年,冬,十二月,宋人,齊人,蔡人,衛人,陳人, 伐鄭。

按《春秋》:桓公十四年。按《左傳》:十四年,冬,宋人以諸 侯伐鄭,報宋之戰也。焚渠門,入及大逵,伐東郊,取牛 首,以大宮之椽,歸為盧門之椽。

桓王二十三年,冬,十一月,宋公,魯侯,衛侯,陳侯,會于 袲,伐鄭。

按《春秋》:桓公十五年。按《左傳》:十五年,冬,會于袲,謀 伐鄭,將納厲公也。弗克而還。

莊王元年,春,正月,宋公,魯侯,蔡侯,衛侯,會于曹。夏,四 月,宋公,魯侯,衛侯,陳侯,蔡侯,伐鄭。

按《春秋》:桓公十六年。按《左傳》:十六年,春,正月,會于 曹,謀伐鄭也。夏,伐鄭。

莊王二年,秋,魯人,宋人,衛人,伐邾。

按《春秋》:桓公十七年。按《左傳》:十七年,秋,伐邾,宋志 也。

莊王五年,冬,十有二月,乙酉,宋公馮薨,子捷立。 按《春秋》:莊公二年。

莊王六年,夏,四月,葬宋莊公。

按《春秋》:莊公三年。

莊王八年,冬,魯侯,齊人,宋人,陳人,蔡人,伐衛。

按《春秋》:莊公五年。按《左傳》:五年,冬伐衛,納惠公也。 莊王十三年,春,二月,魯侯侵宋。三月,宋人遷宿。夏,六 月,齊師,宋師,次于郎,魯侯敗宋師于乘丘。按《春秋》:莊公十年。按《左傳》:十年,夏,六月,齊師,宋師, 次于郎,公子偃曰:宋師不整,可敗也。宋敗,齊必還,請 擊之,公弗許,自雩門竊出,蒙皋比而先犯之,公從之, 大敗宋師于乘丘,齊師乃還。

莊王十四年,夏,五月,戊寅,魯侯敗宋師于鄑。秋,宋大 水,魯使人往弔。

按《春秋》:莊公十一年。按《左傳》:十一年,夏,宋為乘丘 之役故,侵我,公禦之,宋師未陳而薄之,敗諸鄑,凡師, 敵未陳曰敗某師,皆陳曰戰,大崩曰敗績,得GJfont曰克, 覆而敗之曰取某師,京師敗。曰:王師敗績于某。秋,宋 大水,公使弔焉。曰:天作淫雨,害于粢盛,若之何不弔, 對曰:孤實不敬,天降之災,又以為君憂,拜命之辱,臧 文仲曰:宋其興乎,禹湯罪己,其興也悖焉。桀紂罪人, 其亡也忽焉。且列國有凶,稱孤禮也。言懼而名禮,其 庶乎,既而聞之曰:公子御說之辭也。臧孫達曰:是宜 為君,有恤民之心。乘丘之役,公以金僕姑射南宮長 萬,公右歂孫生搏之,宋人請之,宋公靳之。曰:始吾敬 子,今子魯囚也。吾弗敬子矣,病之。

莊王十五年,秋,八月,甲午,宋萬弒其君捷,及其大夫 仇牧。冬十月,宋萬出奔陳。

按《春秋》:莊公十二年。按《左傳》:十二年,秋,宋萬弒閔 公于蒙澤,遇仇牧于門,批而殺之,遇太宰督于東宮 之西,又殺之,立子游,群公子奔蕭,公子御說奔亳,南 宮牛,猛獲,帥師圍亳。冬,十月,蕭叔大心,及戴,武,宣,穆, 莊,之族,以曹師伐之,殺南宮牛于師,殺子游于宋,立 桓公,猛獲奔衛,南宮萬奔陳,以乘車輦其母,一日而 至,宋人請猛獲于衛,衛人欲勿與,石祁子曰:不可,天 下之惡一也。惡于宋而保于我,保之何補,得一夫而 失一國,與惡而棄好,非謀也。衛人歸之,亦請南宮萬 于陳以賂,陳人使婦人飲之酒,而以犀革裹之,比及 宋,手足皆見,宋人皆醢之。按《公羊傳》:及者何,累也。 弒君多矣。舍此無累者乎,孔父荀息,皆累也。舍孔父 荀息,無累者乎,曰有,有則此何以書,賢也。何賢乎仇 牧,仇牧可謂不畏彊禦矣。其不畏彊禦奈何,萬嘗與 莊公戰,獲乎莊公,莊公歸,散舍諸宮中,數月,然後歸 之,歸反為大夫于宋,與閔公博,婦人皆在側,萬曰:甚 矣。魯侯之淑,魯侯之美也。天下諸侯宜為君者,唯魯 侯爾,閔公矜此婦人,GJfont其言,顧曰:此虜也。爾虜焉故, 魯侯之美惡乎至,萬怒,搏閔公,絕其脰,仇牧聞君弒, 趨而至,遇之于門,手劍而叱之,萬臂摋仇牧,碎其首, 齒,著乎門闔,仇牧可謂不畏彊禦矣。

僖王元年,春,齊侯,宋人,陳人,蔡人,邾人,會于北杏。 按《春秋》:莊公十三年。按《左傳》:十三年,春,會于北杏, 以平宋亂。冬,宋人背北杏之會。

僖王二年,春,齊人,陳人,曹人,伐宋。夏,單伯會伐宋。冬, 單伯會齊侯,宋公,衛侯,鄭伯,于鄄。

按《春秋》:莊公十四年。按《左傳》:十四年,春,諸侯伐宋, 齊請師于周,夏,單伯會之,取成于宋而還。冬,會于鄄, 宋服故也。

僖王三年,春,齊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會于鄄。秋,宋 人,齊人,邾人,伐郳,鄭人,侵宋。

按《春秋》:莊公十五年。按《左傳》:十五年,春,復會焉。齊 始霸也。秋,諸侯為宋伐郳。鄭人間之而侵宋。

僖王四年,夏,宋人,齊人,衛人,伐鄭。冬,十二月,齊侯,宋 公,陳侯,魯侯,衛侯,鄭伯,許男,滑伯,滕子,同盟于幽。 按《春秋》:莊公十六年。按《左傳》:十六年,夏,諸侯伐鄭, 宋故也。冬,同盟于幽,鄭成也。

惠王二年,秋,魯公子結媵陳人之婦于鄄,遂及齊侯, 宋公,盟。冬,齊人,宋人,陳人,伐魯西鄙。

按《春秋》:莊公十九年。

惠王九年,秋,魯侯,宋人,齊人,伐徐。

按《春秋》:莊公二十六年。

惠王十年,夏,六月,魯侯,齊侯,宋公,陳侯,鄭伯,同盟于 幽。

按《春秋》:莊公二十七年。按《左傳》:二十七年,夏,同盟 于幽,陳鄭服也。

惠王十一年,秋,荊伐鄭,魯侯,齊人,宋人,救鄭。

按《春秋》:莊公二十八年。

惠王十五年,夏,宋公,齊侯,遇于梁丘。

按《春秋》:莊公三十二年。按《左傳》:三十二年,春,齊侯 為楚伐鄭之故,請會于諸侯,宋公請先,見于齊侯,夏, 遇于梁丘。

惠王十八年,春,正月,齊師,宋師,曹伯,次于聶北,救邢。 夏,六月,齊師,宋師,曹師,城邢。秋,八月,齊侯,宋公,魯侯, 鄭伯,曹伯,邾人,會于檉。

按《春秋》:僖公元年。按《左傳》:元年,春,諸侯救邢,邢人 潰,出奔師,師遂逐狄人,具邢器用而遷之,師無私焉。 夏,邢遷于夷儀,諸侯城之,救患也。

惠王十九年,秋,九月,齊侯,宋公,江人,黃人,盟于貫。 按《春秋》:僖公二年。按《左傳》:二年,秋,盟于貫,服江黃 也。惠王二十年,秋,齊侯,宋公,江人,黃人,會于陽穀。 按《春秋》:僖公三年。按《左傳》:三年,秋,會于陽穀,謀伐 楚也。

惠王二十一年,春,正月,齊侯,宋公,陳侯,魯侯,衛侯,鄭 伯,許男,曹伯,侵蔡,蔡潰,遂伐楚,次于陘。冬,十二月,魯 公孫茲帥師會齊人,宋人,衛人,鄭人,許人,曹人,侵陳。 按《春秋》:僖公四年。

惠王二十二年,夏,齊侯,宋公,陳侯,魯侯,衛侯,鄭伯,許 男,曹伯,會王世子于首止。秋,八月,諸侯盟于首止,鄭 伯逃歸,不盟。

按《春秋》:僖公五年。按《左傳》:五年,夏,會于首止,會王 太子鄭,謀寧周也。

惠王二十三年,夏,齊侯,宋公,陳侯,魯侯,衛侯,曹伯,伐 鄭,圍新城。秋,楚子圍許,諸侯遂救許。

按《春秋》:僖公六年。按《左傳》:六年,夏,諸侯伐鄭,以其 逃首止之盟故也。秋,楚子圍許,以救鄭,諸侯救許,乃 還。

惠王二十四年,秋,七月,齊侯,宋公,魯侯,陳世子款,鄭 世子華,盟于甯母。

按《春秋》:僖公七年。按《左傳》:七年,秋,盟于甯母,謀鄭 故也。

惠王二十五年,春,正月,王人,齊侯,宋公,魯侯,衛侯,許 男,曹伯,陳世子款,盟于洮,鄭伯乞盟。

按《春秋》:僖公八年。按《左傳》:八年,春,盟于洮,謀王室 也。鄭伯乞盟,請服也。

襄王元年,春,三月,宋公御說薨,子茲父立。夏,宰周公, 齊侯,宋子,魯侯,衛侯,鄭伯,許男,曹伯,會于葵丘。 按《春秋》:僖公九年。按《左傳》:初宋公疾,太子茲父固 請曰:目夷長且仁,君其立之,公命子魚,子魚辭曰:能 以國讓,仁孰大焉。臣不及也。且又不順,遂走而退。九 年,春,宋桓公卒,未葬,而襄公會諸侯,故曰子,凡在喪, 王曰小童,公侯曰子。宋襄公即位,以公子目夷為仁, 使為左師以聽政,於是宋治,故魚氏世為左師。 襄王五年,夏,齊侯,宋公,陳侯,魯侯,衛侯,鄭伯,許男,曹 伯,會于鹹。

按《春秋》:僖公十三年。按《左傳》:十三年,夏,會于鹹,淮 夷病杞故,且謀王室也。

襄王七年,春,三月,齊侯,宋公,陳侯,魯侯,衛侯,鄭伯,許 男,曹伯,盟于牡丘,遂次于匡,諸侯之大夫救徐。冬,宋 人伐曹,楚人敗徐于婁林。

按《春秋》:僖公十五年。按《左傳》:十五年,春,楚人伐徐, 徐即諸夏故也。三月,盟于牡丘,尋葵丘之盟,且救徐 也。孟穆伯帥師,及諸侯之師救徐,諸侯次于匡以待 之。冬,宋人伐曹,討舊怨也。

襄王八年,春,正月,戊申,隕石于宋五,六鷁退飛,過宋 都。冬,十二月,齊侯,宋公,陳侯,魯侯,衛侯,鄭伯,許男,邢 侯,曹伯,會于淮。

按《春秋》:僖公十六年。按《左傳》:十六年,春,隕石于宋 五,隕星也。六鷁退飛,過宋都,風也。周內史叔興聘于 宋,宋襄公問焉。曰:是何祥也。吉凶焉在,對曰:今茲魯 多大喪,明年齊有亂,君將得諸侯而不終,退而告人 曰:君失問,是陰陽之事,非吉凶所生也。吉凶由人,吾 不敢逆君故也。冬,十二月,會于淮,謀鄫,且東略也。城 鄫,役人病,有夜登丘而呼曰:齊有亂,不果城而還。 襄王九年,冬,十二月,齊公子昭奔宋。

按《春秋》:僖公十七年。按《左傳》:十七年,冬,十月,乙亥, 齊桓公卒,易牙入,與寺人貂因內寵以殺群吏,而立 公子無虧,孝公奔宋,十二月,乙亥,赴,辛巳,夜殯。 襄王十年,春,正月,宋公,曹伯,衛人,邾人,伐齊。夏,五月, 戊寅,宋師及齊師戰于甗,齊師敗績。

按《春秋》:僖公十八年。按《左傳》:十八年,春,宋襄公以 諸侯伐齊,三月,齊人殺無虧。齊人將立孝公,不勝四 公子之徒,遂與宋人戰,夏,五月,宋敗齊師于甗,立孝 公而還。

襄王十一年,春,三月,宋人執滕子嬰齊。夏,六月,宋公, 曹人,邾人,盟于曹南,鄫子會盟于邾,己酉,邾人執鄫 子用之。秋,宋人圍曹。

按《春秋》:僖公十九年。按《左傳》:十九年,春,宋人執滕 宣公。夏宋公使邾文公,用鄫子于次睢之社,欲以屬 東夷,司馬子魚曰:古者六畜不相為用,小事不用大 牲,而況敢用人乎,祭祀以為人也。民,神之主也。用人, 其誰饗之,齊桓公存三亡國,以屬諸侯,義士猶曰薄 德,今一會而虐二國之君,又用諸淫昏之鬼,將以求 霸,不亦難乎,得死為幸。秋,宋人圍曹,討不服也。子魚 言于宋公曰:文王聞崇德亂而伐之,軍三旬而不降, 退修教而復伐之,因壘而降,詩云:刑于寡妻,至于兄 弟,以御于家邦,今君德無乃猶有所闕,而以伐人,若 之何,盍姑內省德乎,無闕而後動。

襄王十三年,春,宋人,齊人,楚人,盟于鹿上。秋,宋公,楚 子,陳侯,蔡侯,鄭伯,許男,曹伯,會于盂,執宋公以伐宋。 冬,十二月,魯侯會諸侯盟于薄,釋宋公。按《春秋》:僖公二十一年。按《左傳》:二十年,秋,宋襄公 欲合諸侯,臧文仲聞之曰:以欲從人則可,以人從欲 鮮濟。二十一年,春,宋人為鹿上之盟,以求諸侯于楚, 楚人許之,公子目夷曰:小國爭盟,禍也。宋其亡乎,幸 而後敗。秋,諸侯會宋公于盂,子魚曰:禍其在此乎,君 欲已甚,其何以堪之,于是楚執宋公以伐宋,冬,會于 薄以釋之,子魚曰:禍猶未也。未足以懲君。按《公羊 傳》:冬,楚人使宜申來獻捷,此楚子也。其稱人何,貶,曷 為貶,為執宋公貶,曷為為執宋公貶,宋公與楚子期 以乘車之會,公子目夷諫曰:楚彊而無義,請君以兵 車之會往,宋公曰:不可,吾與之約以乘車之會,自我 為之,自我墮之。曰:不可,終以乘車之會往,楚人果伏 兵車,執宋公以伐宋,宋公謂公子目夷曰:子歸守國 矣,國,子之國也。吾不從子之言,以至此乎,公子目夷 復曰:君雖不言國,國固臣之國也。于是歸設守械而 守國,楚人謂宋人曰:子不與我國,吾將殺子君矣,宋 人應之曰:吾賴社稷之神靈,吾國已有君矣,楚人知 雖殺宋公,猶不得宋國,于是釋宋公,宋公釋乎執,走 之衛,公子目夷復曰:國為君守之,君曷為不入,然後 逆襄公歸,惡乎捷,捷乎宋,曷為不言捷乎宋,為襄公 諱也。此圍辭也。曷為不言其圍,為公子目夷諱也。十 有二月,癸丑,公會諸侯盟于薄。釋宋公,執未有言釋 之者,此其言釋之何,公與為爾也。公與為爾奈何,公 與議爾也。

襄王十四年,夏,宋公,衛侯,許男,滕子,伐鄭。冬,十一月, 宋公及楚人,戰于泓,宋師敗績。

按《春秋》:僖公二十二年。按《左傳》:二十二年,夏,宋公 伐鄭,子魚曰:所謂禍在此矣。秋,楚人伐宋以救鄭,宋 公將戰,大司馬固諫曰:天之棄商久矣,君將興之,弗 可赦也已,弗聽。冬,十一月,己巳,朔,宋公及楚人戰于 泓,宋人既成列,楚人未既濟,司馬曰:彼眾我寡,及其 未既濟也。請擊之,公曰:不可,既濟而未成列,又以告, 公曰:未可,既陳而後擊之,宋師敗績,公傷股,門官殲 焉。國人皆咎公,公曰:君子不重傷,不禽二毛,古之為 軍也。不以阻隘也。寡人雖亡國之餘,不鼓不成列,子 魚曰:君未知戰,勍敵之人,隘而不列,天贊我也。阻而 鼓之,不亦可乎,猶有懼焉。且今之勍者,皆吾敵也。雖 及胡耇,獲則取之,何有于二毛,明恥教戰,求殺敵也。 傷未及死,如何勿重,若愛重傷,則如勿傷,愛其二毛, 則如服焉。三軍以利用也。金鼓以聲氣也。利而用之, 阻隘可也聲盛致志,鼓儳可也。按《公羊傳》:偏戰者 日爾,此其言朔何,春秋辭繁而不殺者,正也。何正爾, 宋公與楚人期戰于泓之陽,楚人濟泓而來,有司復 曰:請迨其未畢濟而擊之,宋公曰不可,吾聞之也。君 子不厄人,吾雖喪國之餘,寡人不忍行也。既濟未畢 陳,有司復曰:請迨其未畢陳而擊之,宋公曰:不可,吾 聞之也。君子不鼓不成列,已陳,然後襄公鼓之,宋師 大敗,故君子大其不鼓不成列,臨大事而不忘大禮, 有君而無臣,以為雖文王之戰,亦不過此也。按《穀 梁傳》:日事遇朔曰朔,春秋三十有四戰,未有以尊敗 乎卑,以師敗乎人者也。以尊敗乎卑,以師敗乎人,則 驕其敵,襄公以師敗乎人,而不驕其敵,何也。責之也。 泓之戰,以為復雩之恥也。雩之恥,宋襄公有以自取 之,伐齊之喪,執滕子,圍曹,為雩之會,不顧其力之不 足,而致楚成王,成王怒而執之,故曰:禮人而不答,則 反其敬,愛人而不親,則反其仁,治人而不治,則反其 知,過而不改,文之是謂之過,襄公之謂也。古者被甲 嬰胄,非以興國也。則以征無道也。豈曰以報其恥哉, 宋公與楚人戰于泓水之上,司馬子反曰:楚眾我少, 鼓險而擊之,勝無幸焉。襄公曰:君子不推人危,不攻 人厄,須其出,既出,旌亂于上,陳亂于下,子反曰:楚眾 我少,擊之,勝無幸焉。襄公曰:不鼓不成列,須其成列 而後擊之,則眾敗而身傷焉。七月而死,倍則攻,敵則 戰,少則守,人之所以為人者,言也。人而不能言,何以 為人,言之所以為言者,信也。言而不信,何以為言,信 之所以為信者,道也信而不道,何以為道,道之貴者 時,其行勢也。

襄王十五年,春,齊侯伐宋,圍緡。夏,五月,庚寅,宋公茲 父薨,子王臣立。

按《春秋》:僖公二十三年。按《左傳》:二十三年,春,齊侯 伐宋,圍緡,以討其不與盟于齊也。夏,五月,宋襄公卒, 傷于泓故也。

襄王十六年,秋,宋及楚平。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僖公二十四年,秋,宋及楚平, 宋成公如楚,還,入於鄭,鄭伯將享之,問禮於皇武子, 對曰:宋,先代之後也。于周為客,天子有事膰焉。有喪 拜焉。豐厚可也。鄭伯從之,享宋公有加,禮焉。

襄王十七年,夏,宋蕩伯姬逆婦于魯。宋殺其大夫。 按《春秋》:僖公二十五年。按《公羊傳》:二十五年,夏,宋 蕩伯姬來逆婦,宋蕩伯姬者何,蕩氏之母也。其言來 逆婦何,兄弟辭也。其稱婦何,有姑之辭也。宋殺其大夫,何以不名,宋三世無大夫,三世內娶也。

三世謂慈父王臣處臼也,內娶大夫女也。言無大夫者,禮不臣妻之父母,國內皆臣,無娶道,故絕去。大夫名正其義也。外小惡正之者,宋以內娶,故公族以弱妃黨益彊,威權下流,政分三門,卒生篡弒,親親出奔,疾其末故正其本。

襄王十八年,冬,楚人伐宋,圍緡。

按《春秋》:僖公二十六年。按《左傳》:二十六年,宋以其 善于晉侯也。叛楚即晉,冬,楚令尹子玉,司馬子西,帥 師伐宋,圍緡。

重耳之出也宋襄公贈馬二十乘

襄王十九年,冬,楚人,陳侯,蔡侯,鄭伯,許男,圍宋,十二 月,甲戌,魯侯會諸侯盟于宋。

按《春秋》:僖公二十七年。按《左傳》:二十七年,冬,楚子 及諸侯圍宋,宋公孫固如晉告急。

襄王二十年,夏,四月,己巳,晉侯齊師宋師秦師及楚 人戰于城濮,楚師敗績。五月,癸丑,晉侯,齊侯,宋公,魯 侯,蔡侯,鄭伯,衛子,莒子,盟于踐土。冬,晉侯,齊侯,宋公, 魯侯,蔡侯,鄭伯,陳子,莒子,邾人,秦人,會于溫。

按《春秋》:僖公二十八年。按《左傳》:二十八年,春,三月, 宋人使門尹般如晉師告急,公曰:宋人告急,舍之則 絕,告楚不許,我欲戰矣,齊秦未可,若之何,先軫曰:使 宋舍我而賂齊秦,藉之告楚,我執曹君,而分曹衛之 田,以賜宋人,楚愛曹衛,必不許也。喜賂怒頑,能無戰 乎,公說,執曹伯,分曹衛之田,以畀宋人,楚子入居于 申,使申叔去穀,使子玉去宋。曰:無從晉師,晉侯在外, 十九年矣,而果得晉國,險阻艱難,備嘗之矣,民之情 傷,盡知之矣,天假之年,而除其害,天之所置,其可廢 乎,軍志曰:允當則歸,又曰:知難而退,又曰:有德不可 敵,此三志者,晉之謂矣,子玉使伯請戰。曰:非敢必 有功也。願以間執讒慝之口,王怒,少與之師,戰于城 濮,楚師敗績。

襄王二十一年,夏,六月,王子虎,魯侯,晉人,宋人,齊人, 陳人,蔡人,秦人,盟于翟泉。

按《春秋》:僖公二十九年。按《左傳》:二十九年,夏,公會 王子虎,晉狐偃,宋公孫固,齊國歸父,陳轅濤塗,秦小 子憖,盟于翟泉,尋踐土之盟,且謀伐鄭也。

襄王二十七年,夏,六月,宋公,陳侯,鄭伯,晉士縠,魯公 孫敖,盟于垂隴。冬,晉人,宋人,陳人,鄭人,伐秦。

按《春秋》:文公二年。按《左傳》:二年,夏,六月,穆伯會諸 侯及晉司空士縠,盟于垂隴。晉討衛故也。冬,晉先且 居宋公子成陳轅,選鄭公子歸生,伐秦,取汪及彭衙 而還,以報彭衙之役。

襄王二十八年,春,正月,魯叔孫得臣,晉人,宋人,陳人, 衛人,鄭人,伐沈,沈潰。雨螽于宋。

按《春秋》:文公三年。按《左傳》:三年,春,莊叔會諸侯之 師伐沈以其服於楚也沈潰凡民逃其上曰潰在上 曰逃秋雨螽于宋隊而死也 按《公羊傳》:雨螽者何, 死而墜也。何以書,記異也。外異不書,此何以書,為王 者之後記異也。

襄王三十二年,夏,四月,宋公王臣薨,子杵臼立。宋人 殺其大夫。秋,八月,齊侯,宋公,魯侯,衛侯,陳侯,鄭伯,許 男,曹伯,晉趙盾,盟于扈。

按《春秋》:文公七年。按《左傳》:七年,夏,四月,宋成公卒, 於是公子成為右師,公孫友為左師,樂豫為司馬,鱗 矔為司徒,公子蕩為司城,華御事為司寇。昭公將去 群公子,樂豫曰:不可,公族,公室之枝葉也。若去之,則 本根無所庇廕矣。葛藟猶能庇其本根,故君子以為 比況國君乎。此諺所謂庇焉,而縱尋斧焉者也。必不 可,君其圖之,親之以德,皆股肱也。誰敢攜貳。若之何 去之。不聽。穆襄之族率國人以攻公,殺公孫固、公孫 鄭于公宮,六卿和公室,樂豫舍司馬,以讓公子卬。昭 公即位,而葬書曰:宋人殺其大夫,不稱名眾也。且言 非其罪也。秋八月,齊侯、宋公、衛侯、陳侯、鄭伯、許男、曹 伯,會晉趙盾,盟于扈,晉侯立故也。

襄王三十三年,冬,宋殺其大夫司馬,宋司城奔于魯。 按《春秋》:文公八年。按《左傳》:八年,冬,宋襄夫人襄王 之姊也。昭公不禮焉。夫人因戴氏之族,以殺襄公之 孫孔叔。公孫鍾離及大司馬公子卬,皆昭公之黨也。 司馬握節以死,故書以官司城蕩,意諸來奔,效節于 府人,而出公,以其官逆之,皆復之,亦書以官,皆貴之 也。

頃王元年,春,楚人伐鄭。晉趙盾,宋華耦,魯公子遂,衛 孔達,許人,救鄭。

按《春秋》:文公九年。按《左傳》:九年,春,范山言于楚子 曰:晉君少,不在諸侯,北方可圖也。楚子師于狼淵,以 伐鄭,囚公子堅、公子尨及樂耳。鄭及楚平公子,遂會 晉趙盾、宋華耦、衛孔達、許大夫,救鄭,不及楚師。 頃王二年,冬,狄侵宋。宋公逆楚子田于孟諸。

按《春秋》:文公十年,田孟諸。不書。按《左傳》:十年,秋,陳 侯鄭伯會楚子于息。冬,遂及蔡侯,次于厥貉,將以伐宋。宋華御事曰:楚欲弱我也,先為之弱乎。何必使誘 我。我實不能,民何罪。乃逆楚子勞,且聽命,遂道以田 孟諸宋公為右盂,鄭伯為左盂,期思公復遂為右司 馬,子朱及文之無畏為左司馬,命夙駕載燧。宋公違 命,無畏抶其僕以徇。或謂子舟曰:國君不可戮也。子 舟曰:當官而行,何彊之有。詩曰:剛亦不吐,柔亦不茹。 毋縱詭隨,以謹罔極,是亦非辟彊也,敢愛死以亂官 乎。

頃王三年,秋,魯公子遂如宋。

按《春秋》:文公十一年。按《左傳》:十一年,秋,襄仲聘于 宋且言司城蕩意諸而復之因賀楚師之不害也 頃王六年,夏,六月,魯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許男,曹 伯,晉趙盾,同盟于新城。秋,九月,宋子哀奔于魯。 按《春秋》:文公十四年。按《左傳》:十四年,夏,六月,同盟 于新城,從于楚者,服且謀邾也。秋,有星孛入于北斗。 周內史叔服曰:不出七年,宋齊晉之君,皆將死亂。九 月,宋高哀為蕭封人以為卿,不義宋公而出,遂來奔 匡王。元年春三月,宋司馬華孫盟于魯。冬十一月,諸 侯盟于扈。

按《春秋》:文公十五年。按《左傳》:十五年,三月,宋華耦 來盟,其官皆從之。公與之宴,辭曰:君之先臣督,得罪 于宋,殤公名在諸侯之策,臣承其祀,其敢辱。君請承 命於亞旅,魯人以為敏。冬十一月,晉侯、宋公、衛侯、蔡 侯、鄭伯、許男、曹伯盟于扈,尋新城之盟,且謀伐齊也。 齊人賂晉侯,故不克而還,於是有齊難,是以公不會 匡王。二年冬十一月,宋人弒其君杵臼,弟鮑立。 按《春秋》:文公十六年。按《左傳》:十六年,宋公子鮑禮 于國人。宋饑,竭其粟而貸之。年自七十以上,無不饋 詒也。時加羞珍異,無日不數于六卿之門,國之材人, 無不事也。親自桓以下,無不恤也。公子鮑,美而艷,襄 夫人欲通之而不可。夫人助之施,昭公無道,國人奉 公子鮑,以因夫人。於是華元為右師,公孫友為左師, 華耦為司馬,鱗矔為司徒,蕩意諸為司城,公子朝為 司寇。初,司城蕩卒,公孫壽辭司城,請使意諸為之。既 而告人曰:君無道,吾官,近懼及焉。棄官,則族無所庇。 子身之貳也,姑紓死焉。雖亡子,猶不亡族。既夫人將 使公田孟諸而殺之,公知之,盡以寶行,蕩意諸曰,盍 適諸侯,公曰不能,其大夫至于君祖母,以及國人諸 侯,誰納我,且既為人君,而又為人臣,不如死。盡以其 寶賜左右,以使行。夫人使謂司城去。公對曰:臣之而 逃其難,若後君何。冬十一月甲寅,宋昭公將田孟諸, 未至,夫人王姬使帥甸攻而殺之,蕩意諸死之。文公 即位,使母弟須為司城。華耦卒,而使蕩虺為司馬。 匡王三年,春,晉荀林父,衛孔達,陳公孫寧,鄭石楚,伐 宋。夏,四月,復合諸侯于扈。

按《春秋》:文公十七年,復合。不書。按《左傳》:十七年,春, 晉荀林父,衛孔達,陳公孫寧,鄭石楚,伐宋討曰:何故 弒君,猶立文公。而還。夏四月,晉侯蒐于黃父,遂復合 諸侯于扈,平宋也。

匡王四年,冬,十二月,宋公殺其母弟須,及昭公子,出 武穆之族。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文公十八年,冬,宋武氏之族 道昭公子將奉司城,須以作亂。十二月,宋公殺母弟 須,及昭公子,使戴莊桓之族攻武氏于司馬子伯之 館,遂出武穆之族,使公孫師為司城。公子朝卒,使樂 呂為司寇,以靖國人。

匡王五年,秋,楚子鄭人侵陳遂侵宋,晉趙盾,帥師救 陳,宋公,陳侯,衛侯,曹伯,會晉師于棐林,伐鄭。冬,晉人 宋人伐鄭。

按《春秋》:宣公元年。按《左傳》:元年,宋人之弒昭公也。 晉荀林父以諸侯之師伐宋,宋及晉平,宋文公受盟 于晉,又會諸侯于扈,將為魯討齊,皆取賂而還,鄭穆 公曰:晉不足與也。遂受盟于楚,陳共公之卒,楚人不 禮焉。陳靈公受盟于晉,秋,楚子侵陳,遂侵宋,晉趙盾 帥師救陳宋,會于棐林,以伐鄭也。楚蒍賈救鄭,遇于 北林,囚晉解揚,晉人乃還。

匡王六年,春,二月,壬子,宋華元帥師,及鄭公子歸生 帥師,戰于大棘,宋師敗績,獲宋華元。夏晉人,宋人,衛 人,陳人,侵鄭。

按《春秋》:宣公二年。按《左傳》:二年,春,鄭公子歸生受 命于楚,伐宋,宋華元,樂呂,御之,二月,壬子,戰于大棘, 宋師敗績,囚華元,獲樂呂,及甲車四百六十乘,俘二 百五十人,馘百人,狂狡輅鄭人,鄭人入于井,倒戟而 出之,獲狂狡,君子曰:失禮違命,宜其為禽也。戎昭果 毅以聽之,之謂禮,殺敵為果,致果為毅,易之戮也。將 戰,華元殺羊食士,其御羊斟不與,及戰。曰:疇昔之羊, 子為政,今日之事,我為政,與入鄭師,故敗,君子謂羊 斟非人也。以其私憾,敗國殄民,於是刑孰大焉。詩所 謂人之無良者,其羊斟之謂乎,殘民以逞。宋人以兵 車百乘,文馬百駟,以贖華元于鄭,半入,華元逃歸,立 于門外,告而入,見叔牂。曰:子之馬然也。對曰:非馬也。其人也。既合而來奔,宋城,華元為植,巡功,城者謳曰: 睅其目,皤其腹,棄甲而復,于思于思,棄甲復來,使其 驂乘,謂之曰:牛則有皮,犀兕尚多,棄甲則那,役人曰: 從其有皮,丹漆若何,華元曰:去之。夫其口眾我寡。 定王元年,秋,宋師圍曹。

按《春秋》:宣公三年。按《左傳》:三年,宋文公即位,殺母 弟須,及昭公子,武氏之謀也。使戴桓之族,攻武氏於 司馬子伯之館,盡逐武穆之族,武穆之族,以曹師伐 宋,三年秋,宋師圍曹,報武氏之亂也。

定王五年,冬,晉侯,宋公,魯侯,衛侯,鄭伯,曹伯,盟于黑 壤。

按《春秋》:宣公七年。

定王七年,秋,九月,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會于扈。 冬,十月,宋人圍滕。

按《春秋》:宣公九年。按《左傳》:九年,秋,會于扈,討不睦 也。冬,宋人圍滕,因其喪也。

定王八年,夏,六月,宋師伐滕。晉人,宋人,衛人,曹人,伐 鄭。

按《春秋》:宣公十年。按《左傳》:十年,滕人恃晉而不事 宋,夏六月,宋師伐滕。鄭及楚平,諸侯之師伐鄭,取成 而還。

定王九年,春,楚人侵宋。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宣公十一年,春,楚左尹子重 侵宋,王待諸郔。

定王十年,冬,十二月,戊寅,楚子滅蕭。宋華椒,蔡人,救 蕭。晉原縠,宋華椒,衛孔達,曹人,同盟于清丘,宋師伐 陳,衛人救陳。

按《春秋》:宣公十二年,宋蔡救蕭。不書。按《左傳》:十二 年,冬,楚子伐蕭,宋華椒以蔡人救蕭,蕭宋附庸國晉原縠, 宋華椒,衛孔達,曹人,同盟于清丘。曰:恤病討貳,宋為 盟故,伐陳,衛人救之,孔達曰:先君有約言焉。若大國 討,我則死之。

定王十一年,夏,楚子伐宋。

按《春秋》:宣公十三年。按《左傳》:十三年,夏,楚子伐宋, 以其救蕭也。君子曰:清丘之盟,唯宋可以免焉。 定王十二年,秋,九月,楚子圍宋。

按《春秋》:宣公十四年。按《左傳》:十四年,夏,楚子使申 舟聘於齊。曰:無假道於宋,亦使公子馮聘於晉,不假 道於鄭,申舟以孟諸之役惡宋。曰:鄭昭,宋聾,晉使不 害,我則必死,王曰:殺女,我伐之,見犀而行,及宋,宋人 止之,華元曰:過我而不假道,鄙我也。鄙我,亡也。殺其 使者,必伐我,伐我,亦亡也。亡一也。乃殺之,楚子聞之, 投袂而起,屨及於窒皇,劍及於寢門之外,車及於蒲 胥之市,秋,九月,楚子圍宋。

定王十三年,春,魯公孫歸父會楚子于宋。夏,五月,宋 及楚平。

按《春秋》:宣公十五年。按《左傳》:十五年,春,公孫歸父 會楚子于宋。未人使樂嬰齊告急于晉,晉侯欲救之, 伯宗曰:不可,古人有言曰:雖鞭之長,不及馬腹,天方 授楚,未可與爭,雖晉之彊,能違天乎,諺曰:高下在心, 川澤納汙,山藪藏疾,瑾瑜匿瑕,國君含垢,天之道也。 君其待之,乃止,使解揚如宋,使無降楚。曰:晉師悉起, 將至矣,鄭人囚而獻諸楚,楚子厚賂之,使反其言,不 許,三而許之,登諸樓車,使呼宋人而告之,遂致其君 命,楚子將殺之,使與之言曰:爾既許不穀,而反之,何 故,非我無信,女則棄之,速即爾刑,對曰:臣聞之,君能 制命為義,臣能承命為信,信載義而行之為利,謀不 失利,以衛社稷,民之主也。義無二信,信無二命,君之 賂臣,不知命也。受命以出,有死無霣,又可賂乎,臣之 許君,以成命也。死而成命,臣之祿也。寡君有信臣,下 臣獲考,死又何求,楚子舍之以歸。夏,五月,楚師將去 宋,申犀稽首於王之馬前。曰:毋畏知死,而不敢廢王 命,王棄言焉。王不能答,申叔時僕曰:築室反耕者,宋 必聽命,從之,宋人懼,使華元夜入楚師,登子反之床, 起之曰:寡君使元以病告。曰:敝邑易子而食,析骸以 爨,雖然,城下之盟,有以國斃,不能從也。去我三十里, 唯命是聽,子反懼,與之盟,而告王,退三十里,宋及楚 平,華元為質,盟曰:我無爾詐,爾無我虞。按《公羊傳》: 夏,五月,宋人及楚人平,外平不書,此何以書,大其平 乎已也。何大乎其平乎已,莊王圍宋,軍有七日之糧 爾,盡此不勝,將去而歸爾,於是使司馬子反乘堙而 窺宋城,宋華元亦乘堙而出見之,司馬子反曰:子之 國何如,華元曰:憊矣。曰:何如。曰:易子而食之,析骸而 炊之,司馬子反曰:嘻,甚矣憊,雖然,吾聞之也。圍者柑 馬而秣之,使肥者應客,是何子之情也。華元曰:吾聞 之君子見人之厄,則矜之,小人見人之厄則幸之,吾 見子之君子也。是以告情於子也。司馬子反曰:諾,勉 之矣,吾軍亦有七日之糧爾,盡此不勝,將去而歸爾, 揖而去之,反於莊王,莊王曰:何如,司馬子反曰:憊矣。 曰:何如。曰:易子而食之,析骸而炊之,莊王曰:嘻,甚矣 憊,雖然,吾今取此,然後而歸爾,司馬子反曰:不可,臣已告之矣,軍有七日之糧爾,莊王怒曰:吾使子往視 之,則曷為告之,司馬子反曰:以區區之宋,猶有不欺 人之臣,可以楚而無乎,是以告之也。莊王曰:諾,舍而 止,雖然,吾猶取此然後歸爾,司馬子反曰:然則,君請 處於此,臣請歸爾,莊王曰:子去我而歸,吾孰與處於 此,吾亦從子而歸爾,引師而去之,故君子大其平乎 己也。此其大夫也。皆稱人何,貶,曷為貶,平者在下也。 定王十八年,秋,八月,壬午,宋公鮑薨,子瑕立。冬,十一 月,魯侯,蔡侯,許男,楚公子嬰齊,秦右大夫說,宋華元, 陳公孫寧,衛孫良夫,鄭公子去疾,齊人,曹人,邾人,薛 人,鄫人,盟于蜀。

按《春秋》:成公二年,蔡侯,許男。不書。按《左傳》:二年,秋, 八月,宋文公卒,始厚葬,用蜃炭,益車馬,始用殉,重器 備,槨有四阿,棺有翰檜,君子謂華元,樂舉,於是乎不 臣,臣,治煩去惑者也。是以伏死而爭,今二子者,君生 則縱其惑,死又益其侈,是棄君於惡也。何臣之為。宣 公使求好於楚,莊王卒,宣公薨,不克作好,公即位,受 盟於晉,會晉伐齊,衛人不行使於楚,而亦受盟於晉, 從於伐齊,故楚令尹子重為陽橋之役以救齊,將起 師,子重曰:君弱,群臣不如先大夫,師眾而後可,詩曰: 濟濟多士,文王以寧。夫文王猶用眾,況吾儕乎,且先 君莊王屬之曰:無德以及遠方,莫如惠恤其民而善 其用之,乃大戶,已責,逮鰥,救乏,赦罪,悉師,王卒盡行, 彭名御戎,蔡景公為左,許靈公為右,二君弱,皆強冠 之,冬,楚師侵衛,遂侵我師于蜀,使臧孫往,辭曰:楚遠 而久,固將退矣,無功而受名,臣不敢,楚侵及陽橋,孟 孫請往賂之,以執斲執鍼織紝,皆百人,公衡為質,以 請盟,楚人許平,十一月,公及楚公子嬰齊,蔡侯,許男, 秦右大夫說,宋華元,陳公孫寧,衛孫良夫,鄭公子去 疾,及齊國之大夫,盟于蜀。

定王十九年,春,正月,晉侯,宋公,魯侯,衛侯,曹伯,伐鄭。 二月,葬宋文公。

按《春秋》:成公三年。

定王二十年,春,宋公使華元來聘。

按《春秋》:成公四年。按《左傳》:四年,春,宋華元來聘,通 嗣君也。

定王二十一年,春,正月,魯仲孫蔑如宋。秋,八月,宋公 殺圍龜。冬,十二月,晉侯,齊侯,宋公,魯侯,衛侯,鄭伯,曹 伯,邾子,杞伯,同盟于蟲牢。

按《春秋》:成公五年,殺圍龜事。不書。按《左傳》:五年,春, 孟獻子如宋,報華元也。秋,八月,宋公子圍龜為質於 楚而歸,華元享之,請鼓譟以出,鼓譟以復入。曰:習攻 華氏,宋公殺之。冬,同盟于蟲牢,鄭服也。諸侯謀復會, 宋公使向為人辭以子靈之難。

簡王元年,春,二月,衛孫良夫帥師侵宋。秋,魯仲孫蔑, 叔孫僑如,帥師侵宋。

按《春秋》:成公六年。按《左傳》:六年,春,三月,晉伯宗,夏 陽說,衛孫良夫,甯相,鄭人,伊雒之戎,陸渾,蠻氏,侵宋, 以其辭會也。夏,子叔聲伯如晉,命伐宋,秋,孟獻子,叔 孫宣伯,侵宋,晉命也。

簡王二年,秋,晉侯,齊侯,宋公,魯侯,衛侯,曹伯,莒子,邾 子,杞伯,救鄭,八月,同盟于馬陵。

按《春秋》:成公七年。按《左傳》:七年,秋,楚子重伐鄭,師 于氾,諸侯救鄭,鄭共仲,侯羽,軍楚師,囚鄖公鍾儀,獻 諸晉,八月,同盟于馬陵,尋蟲牢之盟,且莒服故也。 簡王三年,春,宋公使華元聘于魯。夏,宋公使公孫壽 納幣于魯。

按《春秋》:成公八年。按《左傳》:八年,春,宋華元來聘,聘 共姬也。夏,宋公使公孫壽來納弊,禮也。

簡王四年,春,正月,晉侯,齊侯,宋公,魯侯,衛侯,鄭伯,曹 伯,莒子,杞伯,同盟于蒲。二月,魯伯姬歸于宋。夏,季孫 行父如宋致女。

按《春秋》:成公九年。按《左傳》:九年,春,二月,伯姬歸於 宋。夏季文子如宋致女,復命,公享之,賦韓奕之五章, 穆姜出於房,再拜曰:大夫勤辱,不忘先君,以及嗣君, 施及未亡人,先君猶有望也。敢拜大夫之重勤,又賦 綠衣之卒章而入。

簡王五年,夏,五月,晉侯,齊侯,宋公,魯侯,衛侯,曹伯,伐 鄭。

按《春秋》:成公十年。

簡王六年,秋,宋華元合晉楚之成。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成公十一年,秋,宋華元善於 令尹子重,又善於欒武子,聞楚人既許晉糴茷成,而 使歸復命矣,冬,華元如楚,遂如晉,合晉楚之成。 簡王七年,春,華元克合晉楚之成。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成公十二年,春,宋華元克合 晉楚之成,夏,五月,晉士燮會楚公子罷,許偃,癸亥,盟 于宋西門之外。曰:凡晉楚無相加戎,好惡同之,同恤 菑危,備救凶患,若有害楚,則晉伐之,在晉,楚亦如之, 交贄往來,道路無壅,謀其不協,而討不庭,有渝此盟, 明神殛之,俾隊其師,無克胙國,鄭伯如晉聽成,會于瑣澤,成故也。

簡王八年,夏,五月,晉侯,齊侯,宋公,魯侯,衛侯,鄭伯,曹 伯,邾人,滕人,伐秦。

按《春秋》:成公十三年。

簡王十年,春,三月,癸丑,晉侯,魯侯,衛侯,鄭伯,曹伯,宋 世子成,齊國佐,邾人,同盟于戚。夏,六月,宋公固薨,子 成立。秋,八月,庚辰,葬宋共公。宋華元,出奔晉,自晉歸 于宋,宋殺其大夫山,宋魚石出奔楚。冬,十一月,晉士 燮,齊高無咎,宋華元,魯叔孫僑如,衛孫林父,鄭公子 GJfont,邾人,會吳於鍾離。 按《春秋》:成公十五年。按《左傳》:十五年,春,公會於戚, 討曹成公也。執而歸諸京師,諸侯將見子臧於王,而 立之,子臧辭曰:前志有之曰:聖達節,次守節,下失節, 為君,非吾節也。雖不能聖,敢失守乎,遂逃奔宋。夏,六 月,宋共公卒。秋,八月,葬宋共公,於是華元為右師,魚 石為左師,蕩澤為司馬,華喜為司徒,公孫師為司城, 向為人為大司寇,鱗朱為少司寇,向帶為太宰,魚府 為少宰,蕩澤弱公室,殺公子肥,華元曰:我為右師,君 臣之訓,師所司也。今公室卑而不能正,吾罪大矣,不 能治官,敢賴寵乎,乃出奔晉,二華,戴族也。司城,莊族 也。六官者,皆桓族也。魚石將止華元,魚府曰:右師反 必討,是無桓氏也。魚石曰:右師苟獲反,雖許之討,必 不敢,且多大功,國人與之,不反,懼桓氏之無祀於宋 也。右師討,猶有戊在,桓氏雖亡,必偏,魚石自止華元 於河上,請討,許之,乃反,使華喜,公孫師,帥國人攻蕩 氏,殺子山,魚石,向為人,鱗朱,向帶,魚府,出舍於睢上, 華元使止之,不可,冬,十月,華元自止之,不可,乃反,魚 府曰:今不從,不得入矣,右師視速而言疾,有異志焉。 若不我納,今將馳矣,登丘而望之,則馳騁而從之,則 決睢澨,閉門登陴矣,左師,二司寇,二宰,遂出奔楚,華 元使向戌為左師,老佐為司馬,樂裔為司寇,以靖國 人。

簡王十一年,夏,四月,鄭公子喜帥師侵宋。秋,晉侯,齊 侯,魯侯,衛侯,宋華元,邾人,會于沙隨。

按《春秋》:成公十六年。按《左傳》:十六年,夏,四月,鄭子 罕伐宋,宋將鉏,樂懼,敗諸汋陂,退舍於夫渠,不儆,鄭 人覆之,敗諸汋陵,獲將鉏樂懼,宋恃勝也。秋,會于沙 隨,謀伐鄭也。

簡王十二年,夏,尹子,單子,晉侯,齊侯,宋公,魯侯,衛侯, 曹伯,邾人,伐鄭。六月,乙酉,同盟于柯陵。冬,單子,晉侯, 宋公,魯侯,衛侯,曹伯,齊人,邾人,伐鄭。

按《春秋》:成公十七年。

簡王十三年,夏,楚子,鄭伯,伐宋,宋魚石復入于彭城。 冬,楚人鄭人侵宋。十二月,晉侯,宋公,衛侯,邾子,齊崔 杼,魯仲孫蔑,同盟于虛朾。

按《春秋》:成公十八年。按《左傳》:十八年,夏,六月,鄭伯 侵宋,及曹門外,遂會楚子伐宋,取朝郟,楚子辛,鄭皇 辰,侵城郜,取幽丘,同伐彭城,納宋魚石,向為人,鱗朱, 向帶,魚府焉。以三百乘戍之而還,宋人患之,西鉏吾 曰:何也。若楚人與吾同惡,以德于我,吾固事之也。不 敢貳矣,大國無厭,鄙我猶憾,不然,而收吾憎,使贊其 政,以間吾釁,亦吾患也。今將崇諸侯之姦,而披其地, 以塞夷庚,逞姦而攜服,毒諸侯而懼吳晉,吾庸多矣, 非吾憂也。且事晉何為,晉必恤之。秋,七月,宋老佐,華 喜,圍彭城,老佐卒焉。冬十一月,楚子重救彭城伐宋, 宋華元如晉告急,韓獻子為政。曰:欲求得人,必先勤 之,成霸安疆,自宋始矣,晉侯師于台谷以救宋,遇楚 師于靡角之谷,楚師還。十二月,孟獻子會于虛朾,謀 救宋也。宋人辭諸侯,而請師以圍彭城,孟獻子請于 諸侯而先歸會葬。

簡王十四年,春,正月,晉欒黶,宋華元,魯仲孫蔑,衛甯 殖,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圍宋彭城。秋,楚公子壬 夫帥師侵宋。

按《春秋》:襄公元年。按《左傳》:元年,春,己亥,圍宋彭城, 非宋地,追書也。于是為宋討魚石,故稱宋,且不登叛 人也。謂之宋志,彭城降晉,晉人以宋五大夫在彭城 者歸,寘諸瓠丘,齊人不會彭城,晉人以為討,二月,齊 太子光為質于晉。秋,楚子辛救鄭,侵宋呂留,鄭子然 侵宋,取犬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