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第114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一百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十四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一百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

 第一百十四卷目錄

 三恪部彙考六

  周五

  宋三

 三恪部總論

  禮記郊特牲

  杜佑通典三恪議

 三恪部藝文一

  守視晉宋齊諸陵詔     梁武帝

  微子廟碑記        唐賈至

 三恪部藝文二

  周頌振鷺一章

  有客一章

 三恪部紀事

 三恪部雜錄

官常典第一百十四卷

三恪部彙考六编辑

周五编辑

宋三编辑

敬王十一年,春,三月,晉人執宋仲幾於京師。

按《春秋》:定公元年。按《左傳》:元年,春,正月,孟懿子會 城成周,庚寅,栽,宋仲幾不受功曰:滕,薛,郳,吾役也。薛 宰曰:宋為無道,絕我小國於周,以我適楚,故我常從 宋,晉文公為踐土之盟曰:凡我同盟,各復舊職,若從 踐土,若從宋亦唯命,仲幾曰:踐土固然,薛宰曰:薛之 皇祖奚仲居薛,以為夏車正,奚仲遷於邳,仲虺居薛, 以為湯左相,若復舊職,將承王官,何故以役諸侯,仲 幾曰:三代各異物,薛焉得有舊,為宋役,亦其職也。士 彌牟曰:晉之從政者新,子姑受功歸,吾視諸故府,仲 幾曰:縱子忘之,山川鬼神,其忘諸乎,士伯怒謂韓簡 子曰:薛徵於人,宋徵於鬼,宋罪大矣,且己無辭而抑 我,以神誣我也。啟寵納侮,其此之謂矣,必以仲幾為 戮,乃執仲幾以歸,三月,歸諸京師,城三旬而畢,乃歸, 諸侯之戍齊高張後,不從諸侯,晉女叔寬曰:周萇弘, 齊高張,皆將不免,萇弘違天,高子違人,天之所壞,不 可支也。眾之所為,不可奸也。

敬王十四年,春,三月,劉子,晉侯,宋公,魯侯,蔡侯,衛侯, 陳子,鄭伯,許男,曹伯,莒子,邾子,頓子,胡子,滕子,薛伯, 杞伯,小邾子,齊國夏,會于召陵,侵楚。夏,五月,盟于皋 鼬。

按《春秋》:定公四年。按《左傳》:四年,春,三月,劉文公合 諸侯于召陵,謀伐楚也。

敬王十六年,秋,晉人執宋行人樂祁。

按《春秋》:定公六年。按《左傳》:六年,秋,八月,宋樂祁言 於景公曰:諸侯唯我事晉,今使不往,晉其憾矣,樂祁 告其宰陳寅,陳寅曰:必使子往,他日,公謂樂祁曰:唯 寡人說子之言,子必往,陳寅曰:子立後而行,吾室亦 不亡,唯君亦以我為知難而行也。見溷而行,趙簡子 逆而飲之酒於綿上,獻楊楯六十於簡子,陳寅曰:昔 吾主范氏,今子主趙氏,又有納焉。以楊楯賈禍,弗可 為也已,然子死,晉國子孫,必得志於宋,范獻子言於 晉侯曰:以君命越疆而使,未致使而私飲酒,不敬二 君,不可不討也。乃執樂祁。

敬王十八年,春,宋樂祁卒于晉。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定公八年,春,二月,趙鞅言於 晉侯曰:諸侯唯宋事晉,好逆其使,猶懼不至,今又執 之,是絕諸侯也。將歸樂祁,士鞅曰:三年止之,無故而 歸之,宋必叛晉,獻子私謂子梁曰:寡君懼不得事宋 君,是以止子,子姑使溷代子,子梁以告陳寅,陳寅曰: 宋將叛晉,是棄溷也。不如待之,樂祁歸卒於大行,士 鞅曰:宋必叛,不如止其尸,以求成焉。乃止諸州。 敬王十九年,春,宋使樂大心盟于晉,魯陽貨奔宋。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定公九年,春,宋公使樂大心 盟於晉,且逆樂祁之尸,辭,偽有疾,乃使向巢如晉盟, 且逆子梁之尸,子明謂桐門,右師出曰:吾猶衰絰,而 子擊鐘,何也。右師曰:喪不在此故也。既而告人曰:己 衰絰而生子,余何故舍,鐘子明聞之,怒言於公曰:右 師將不利戴氏,不肯適晉,將作亂也。不然無疾,乃逐 桐門右師。

按《史記·宋世家》:景公十六年,魯陽貨來奔,已復去。 敬王二十年,秋,宋樂大心,出奔曹。宋公子地,出奔陳。 冬,宋公之弟辰,暨仲佗石彄,出奔陳。

按《春秋》:定公十年。按《左傳》:十年,宋公子地嬖蘧富 獲,十一分其室,而以其五與之,公子地有白馬四,公 嬖向魋,魋欲之,公取而朱其尾鬣以與之,地怒,使其 徒抶魋而奪之,魋懼將走,公閉門而泣之目盡腫,母 弟辰曰:子分室以與獵也。而獨卑魋,亦有頗焉。子為 君禮,不過出竟,君必止子,公子地出奔陳,公弗止,辰為之請,弗聽,辰曰:是我迋吾兄也。吾以國人出,君誰 與處,冬,母弟辰,暨仲佗,石彄,出奔陳。

敬王二十一年,春,宋公之弟辰,及仲佗,石彄,公子地, 自陳入于蕭以叛。秋,宋樂大心自曹入于蕭。

按《春秋》:定公十一年。按《左傳》:十一年,春,宋公母弟 辰,暨仲佗,石彄,公子地,入于蕭以叛,秋,樂大心從之, 大為宋患,寵向魋故也。

敬王二十四年,春,衛趙陽出奔宋。秋,齊侯,宋公,會于 洮。衛蒯聵出奔宋。宋公之弟辰。自蕭奔魯。

按《春秋》:定公十四年。按《左傳》:十四年,春,衛侯逐公 叔戍與其黨,故趙陽奔宋,戍來奔。秋,齊侯,宋公,會于 洮,范氏故也。衛侯為夫人南子召宋朝,會于洮,太子 蒯聵獻盂于齊,過宋野,野人歌之曰:既定爾婁豬,盍 歸我艾豭,太子羞之,謂戲陽速曰:從我而朝少君,少 君見我,我顧乃殺之,速曰諾,乃朝夫人。夫人見太子, 太子三顧,速不進。夫人見其色,啼而走曰:蒯聵將殺 余,公執其手以登臺,太子奔宋,盡逐其黨,故公孟彄 出奔鄭,自鄭奔齊,太子告人曰:戲陽速禍余,戲陽速 告人曰:太子則禍余,太子無道,使余殺其母,余不許, 將戕於余,若殺夫人,將以余說,余是故許而弗為,以 紓余死,諺曰:民保於信,吾以信義也。

敬王二十五年,夏,鄭罕達帥師伐宋。齊侯,衛侯,次于 渠蒢。

按《春秋》:定公十五年。按《左傳》:十五年,夏,鄭罕達敗 宋師于老丘。齊侯,衛侯,次于蘧拏,謀救宋也。

敬王二十八年,孔子過宋。夏,宋樂髡帥師伐曹。 按《春秋》:哀公三年。

按《史記·宋世家》:景公二十五年,孔子過宋,宋司馬桓 魋惡之,欲殺孔子,孔子微服去。

敬王二十九年,春,宋人執小邾子。

按《春秋》:哀公四年。

敬王三十年,夏,齊侯伐宋。

按《春秋》:哀公五年。

敬王三十一年,冬,宋向巢帥師伐曹。

按《春秋》:哀公六年。

敬王三十二年,春,宋皇瑗帥師伐鄭。秋,宋人圍曹。冬, 鄭駟弘帥師救曹。

按《春秋》:哀公七年。按《左傳》:七年,春,宋師侵鄭,鄭叛 晉故也。秋,宋人圍曹,鄭桓子思曰:宋人有曹,鄭之患 也。不可以不救,冬,鄭師救曹,侵宋,初,曹人或夢眾君 子立於社宮,而謀亡曹,曹叔振鐸請待公孫彊,許之, 旦而求之曹,無之,戒其子曰:我死,爾聞公孫彊為政, 必去之,及曹伯陽即位,好田弋,曹鄙人公孫彊好弋, 獲白鴈,獻之,且言田弋之說,說之,因訪政事,大說之, 有寵使為司城以聽政,夢者之子乃行,彊言霸說於 曹伯,曹伯從之,乃背晉而奸宋,宋人伐之,晉人不救, 築五邑於其郊。曰:黍丘,揖丘,大城,鍾,邗。

敬王三十三年,春,正月,宋公入曹,以曹伯陽歸。 按《春秋》:哀公八年。按《左傳》:八年,春,宋公伐曹,將還, 褚師子肥殿,曹人詬之,不行,師待之,公聞之怒,命反 之,遂滅曹,執曹伯,及司城彊以歸,殺之。

按《史記·宋世家》:景公三十年,曹倍宋,又倍晉,宋伐曹, 晉不救,遂滅曹有之。

敬王三十四年,春,宋皇瑗帥師取鄭師于雍丘。秋,宋 公伐鄭。

按《春秋》:哀公九年。按《左傳》:九年,春,鄭武子賸之嬖, 許瑕求邑,無以與之,請外取,許之,故圍宋雍丘,宋皇 瑗圍鄭師,每日遷舍,壘合,鄭師哭,子姚救之,大敗,二 月,甲戌,宋取鄭師于雍丘,使有能者無死,以郟張與 鄭羅歸。夏,宋公伐鄭。晉趙鞅卜救鄭,遇水適火,占諸 史趙,史墨,史龜,史龜曰:是謂沈陽,可以興兵,利以伐 姜,不利子商,伐齊則可,敵宋不吉,史墨曰:盈,水名也。 子,水位也。名位敵,不可干也。炎帝為火師,姜姓其後 也。水勝火,伐姜則可,史趙曰:是謂如川之滿,不可游 也。鄭方有罪,不可救也。救鄭則不吉,不知其他,陽虎 以周易筮之,遇泰之需曰:宋方吉不可與也。微子啟, 帝乙之,元子也。宋,鄭,甥舅也。祉,祿也。若帝乙之元子, 歸妹而有吉祿,我安得吉焉。乃止。

敬王三十五年,夏,宋人伐鄭。

按《春秋》:哀公十年。

敬王三十六年,冬,衛世叔齊出奔宋。

按《春秋》:哀公十一年。按《左傳》:十一年,冬,衛太叔疾 出奔宋,初疾娶於宋子朝,其娣嬖,子朝出,孔文子使 疾出其妻而妻之,疾使侍人誘其初妻之娣,寘於犁, 而為之一宮,如二妻,文子怒,欲攻之,仲尼止之,遂奪 其妻,或淫於外州,外州人奪之軒以獻,恥是二者,故 出,衛人立遺,使室孔姞,疾臣向魋,納GJfont珠焉。與之城 鉏,宋公求珠,魋不與,由是得罪,及桓氏出,城鉏人攻 太叔疾,衛莊公復之,使處巢,死焉。殯於鄖,葬於少禘。 敬王三十七年,秋,魯侯,衛侯,宋皇瑗,會于鄖。宋向巢 帥師伐鄭。按《春秋》:哀公十二年。按《左傳》:十二年,夏,吳徵會於 衛,初,衛人殺吳行人且姚而懼,謀於行人子羽,子羽 曰:吳方無道,無乃辱吾君,不如止也。子木曰:吳方無 道,國無道,必棄疾於人,吳雖無道,猶足以患衛,往也。 長木之,斃無不摽也。國狗之瘈,無不噬也。而況大國 乎,秋,衛侯會吳于鄖,公及衛侯,宋皇瑗盟,而卒辭吳 盟,吳人藩衛侯之舍,子服景伯謂子貢曰:夫諸侯之 會,事既畢矣,侯伯致禮地主歸餼,以相辭也。今吳不 行禮於衛,而藩其君舍以難之,子盍見太宰,乃請束 錦以行,語及衛故,大宰嚭曰:寡君願事衛君,衛君之 來也緩,寡君懼,故將止之,子貢曰:衛君之來,必謀於 其眾,其眾或欲或否,是以緩來,其欲來者,子之黨也。 其不欲來者,子之讎也。若執衛君,是墮黨而崇讎也。 夫墮子者,得其志矣,且合諸侯而執衛君,誰敢不懼, 墮黨崇讎,而懼諸侯,或者難以霸乎,太宰嚭說,乃舍 衛侯,衛侯歸,效夷言,子之尚幼。曰:君必不免,其死於 夷乎,執焉。而又說其言,從之固矣。宋鄭之間,有隙地 焉。曰:彌作,頃丘,玉暢,嵒戈,鍚,子產與宋人為成曰:勿 有是,及宋平元之族,自蕭奔鄭,鄭人為之城嵒戈鍚, 九月,宋向巢伐鄭,取鍚,殺元公之孫,遂圍嵒,十二月, 鄭罕達救嵒,丙申,圍宋師。

敬王三十八年,春,鄭罕達帥師取宋師于嵒。

按《春秋》:哀公十三年。按《左傳》:十三年,春,宋向魋救 其師,鄭子賸使徇曰:得桓魋者有賞,魋也逃歸,遂取 宋師于嵒,獲成讙,郜延,以六邑為虛。

敬王三十九年,夏,五月,宋向魋入于曹以叛。六月,宋 向魋自曹出奔衛,宋向巢奔魯。

按《春秋》:哀公十四年。按《左傳》:十四年,夏,宋桓魋之 寵,害於公,公使夫人驟請享焉。而將討之,未及,魋先 謀公,請以GJfont易薄,公曰:不可,薄,宗邑也。乃益GJfont七邑, 而請享公焉。以日中為期,家備盡往,公知之,告皇野 曰:余長魋也。今將禍余,請即救,司馬子仲曰:有臣不 順,神之所惡也。而況人乎,敢不承命,不得左師不可, 請以君命召之,左師每食擊鐘,聞鐘聲,公曰:夫子將 食,既食,又奏,公曰:可矣,以乘車往。曰:跡人來告。曰:逢 澤有介麋焉。公曰:雖魋未來,得左師吾與之田,若何, 君憚告子,野曰:嘗私焉。君欲速,故以乘車逆子,與之 乘,至,公告之故,拜不能起,司馬曰:君與之言,公曰:所 難子者,上有天,下有先君,對曰:魋之不共,宋之禍也。 敢不唯命是聽,司馬請瑞焉。以命其徒攻桓氏,其父 兄故臣曰:不可,其新臣曰:從吾君之命,遂攻之子,頎 騁而告桓司馬,司馬欲入,子車止之。曰:不能事君,而 又伐國,民不與也。祗取死焉。向魋遂入于曹,以叛,六 月,使左師巢伐之,欲質大夫以入焉。不能,亦入于曹 取質,魋曰:不可,既不能事君,又得罪於民,將若之何, 乃舍之,民遂叛之,向魋奔衛,向巢來奔,宋公使止之。 曰寡人與子有言矣,不可以絕向氏之祀,辭曰:臣之 罪大,盡滅桓氏可也。若以先臣之故,而使有後,君之 惠也。若臣則不可以入矣,司馬牛致其邑與珪焉。而 適齊,向魋出於衛地,公文氏攻之,求夏后氏之璜焉。 與之他玉,而奔齊,陳成子使為次卿,司馬牛又致其 邑焉。而適吳,吳人惡之而反,趙簡子召之,陳成子亦 召之,卒於魯郭門之外,阬氏葬諸丘輿。

敬王四十年,夏,五月,鄭伯伐宋,熒惑守心。

按《春秋》:哀公十五年,熒惑守心。不書。

按《史記·宋世家》:景公三十七年,熒惑守心。心,宋之分 野也。景公憂之。司星子韋曰:可移於相。景公曰:相,吾 之股肱。曰:可移於民。景公曰:君者待民。曰:可移於歲。 景公曰:歲饑民困,吾誰為君。子韋曰:天高聽卑。君有 君人之言三,熒惑宜有動。於是候之,果徙三度。 敬王四十一年,春,二月,衛子還成出奔宋。

按《春秋》:哀公十六年。

敬王四十二年,冬,宋皇瑗奔晉。

按《左傳》:哀公十七年,冬,十月,宋皇瑗之子麋,有友曰 田丙,而奪其兄劖般邑,以與之,劖般慍而行,告桓司 馬之臣子儀克,子儀克適宋,告夫人曰:麋將納桓氏, 公問諸子仲,初,子仲將以杞姒之子,非我為子,麋曰: 必立伯也。是良材,子仲怒,弗從,故對曰:右師則老矣, 不識麋也。公執之,皇瑗奔晉,召之。

敬王四十三年,春,宋人殺皇瑗。

按《左傳》:哀公十八年,春,宋殺皇瑗,公聞其情,復皇氏 之族,使皇緩為右師。

元王三年,冬,十一月,越子歸吳所侵宋地。

按《通鑑前編》:元王三年,冬,十一月,越子滅吳,歸吳所 侵宋地。

元王四年,春,宋夫人景曹薨。

按《左傳》:哀公二十三年,春,宋景曹卒,季康子使冉有 弔,且送葬。曰:敝邑有社稷之事,使肥與有職競焉。是 以不得助執紼,使求從與人。曰:以肥之得備彌甥也。 有不腆先人之產馬,使求薦諸夫人之宰,其可以稱 旌繁乎。元王六年,夏,五月,衛侯奔宋。

按《左傳》:哀公二十五年,夏,五月,庚辰,衛侯出奔宋。 按《戰國策》:公輸般為楚設機,將以攻宋。墨子聞之,百 舍重藺,往見公輸般,謂之曰:吾自宋聞子。吾欲藉子 殺王。公輸般曰:吾義固不殺王。墨子曰:聞公為雲梯, 將以攻宋。宋何罪之有。義不殺王而攻國,是不殺少 而殺眾。敢問攻宋何義也。公輸般服焉,請見之王。墨 子見楚王曰:今有人於此,舍其文軒,鄰有敝輿而欲 竊之;舍其錦繡,鄰有裋褐而欲竊之;舍其粱肉,鄰有 糟糠而欲竊之。此為何若人也。王曰:必為有竊疾矣。 墨子曰:荊之地方五千里,宋方五百里,此猶文軒之 與敝輿也。荊有雲夢,犀兕麋鹿盈之,江、漢魚鱉黿鼉 為天下饒,宋所謂無雉兔鮒魚者也,此猶粱肉之與 糟糠也。荊有長松、文梓、楩、楠、豫章,宋無長木,此猶錦 繡之與裋褐也。臣以王吏之攻宋,為與此同類也。王 曰:善哉。請無攻宋。

梁襄王伐邯鄲,而徵師於宋。宋君使使者請於趙王 曰:夫梁兵勁而權重,今徵師於敝邑,敝邑不從,則恐 危社稷;若扶梁伐趙,以害趙國,則寡人不忍也。願王 之有以命敝邑。趙王曰:然。夫宋之不如梁也,寡人知 之矣。弱趙以強梁,宋必不利也。則吾何以告子而可 乎。使者曰:臣請受邊城,徐其攻而留其日,以待下吏 之有城而已。趙王曰:善。宋人因遂舉兵入趙境,而圍 一城焉。梁王甚說,曰:宋人助我攻矣。趙王亦曰:宋人 止於此矣。故兵退難解,德施於梁而無怨於趙。故名 有所加而實有所歸。

謂大尹曰:君日長矣,自知政,則公無事。公不如令楚 賀君之孝,則君不奪太后之事矣,則公常用宋矣。 宋與楚為兄弟。齊攻宋,楚王言救宋。宋因賣楚重以 求講於齊,齊不聽。蘇秦為宋謂齊相曰:不如與之,以 明宋之賣楚重於齊也。楚怒,必絕於宋而事齊,齊、楚 合,則攻宋易矣。按以上俱宋景公時事距梁趙二國及蘇秦事尚遠舛訛甚明姑附于此 元王七年,夏,五月,魯叔孫舒帥師會越,宋納衛輒。冬, 十月,宋公欒薨,國人立啟,啟奔楚,復立得。

按《左傳》:哀公二十六年,夏,五月,叔孫舒帥師會越皋 如,后庸,宋樂茷,納衛侯,宋景公無子,取公孫周之子 得,與啟,畜諸公宮,未有立焉。於是皇緩為右師,皇非 我為大司馬,皇懷為司徒,靈不緩為左師,樂茷為司 城,樂朱鉏為大司寇,六卿三族降聽政,因大尹以達, 大尹常不告,而以其欲,稱君命以令,國人惡之,司城 欲去大尹,左師曰:縱之,使盈其罪,重而無基,能無敝 乎,冬十月,公游于空澤,辛巳,卒於連中,大尹興空澤 之士千甲,奉公自空桐入,如沃宮,使召六子曰:聞下 有師,君請六子畫,六子至,以甲劫之。曰君有疾病,請 二三子盟,乃盟於少寢之庭。曰無為公室不利,大尹 立啟,奉喪殯於大宮,三日而後國人知之,司城茷使 宣言于國曰:大尹惑蠱其君而專其利,今君無疾而 死,死又匿之,是無他矣,大尹之罪也。得夢啟,北首而 寢於盧門之外,己為舄而集於其上,咮加於南門,尾 加於桐門。曰:余夢美,必立,大尹謀。曰:我不在盟,無乃 逐我,復盟之乎,使祝為載書,六子在唐盂,將盟之,祝 襄以載書告皇非我,皇非我因子潞,門尹得,左師謀 曰:民與我,逐之乎,皆歸授甲,使徇于國曰:大尹惑蠱 其君,以陵虐公室,與我者,救君者也。眾曰:與之,大尹 徇曰:戴氏,皇氏,將不利公室,與我者,無憂不富,眾曰: 無別,戴氏皇氏欲伐公,樂得曰:不可,彼以陵公有罪, 我伐公,則甚焉。使國人施於大尹,大尹奉啟以奔楚, 乃立得司城為上卿,盟曰:三族共政,無相害也。 按《史記·宋世家》:景公六十四年,宋公子特攻殺太子 而自立,是為昭公。特一作得昭公者,元公之曾庶孫也。昭 公父公孫糾,糾父公子秦,秦即元公少子也。景 公殺昭公父糾,故昭公怨殺太子而自立。

按《前編》:周元王七年冬十月,宋景公卒,大尹立啟,六 卿逐啟及大尹而立得。

威烈王四年,宋公得薨,子購由立。

按《史記·宋世家》:昭公四十七年卒,子悼公購由立。年表

云昭公在位四十九年

按《通鑑前編》:威烈王二十二年宋昭公卒在位六十五年子 購由嗣是為悼公。按《朱世家》昭公四十七年,應是周威烈王四年。按《前編》威烈王二十

二年,宋昭公卒,相去十八年之遠,無從稽考,存疑

威烈王十二年,宋公購由薨,子田立。

按《史記·宋世家》:悼公八年卒,子休公田立。索隱曰紀年為十八

威烈王十八年,晉擊宋。

按《通鑑前編》:威烈王十八年,晉魏斯擊宋。

安王十一年,宋公田薨,子辟兵立。

按《史記·宋世家》:休公二十三年卒,子辟公辟兵立。按:注

一云辟公兵。索隱曰:紀年作桓侯璧兵,則璧兵諡桓也。辟公誤。

安王十四年,宋公辟兵薨,子剔成立。

按《史記·宋世家》:辟公三年卒,子剔成立。

索隱曰王邵按:紀年云:宋剔成肝,廢其君璧而

自立。

按《戰國策》註:剔成,嗣辟公烈王七年立。

安王十七年,韓伐宋,齊攻宋。

按《通鑑綱目》:安王十七年,韓伐鄭,遂伐宋。

按《戰國策》:齊攻宋,宋使臧子索救於荊。荊王成大說, 許救甚勸。臧子憂而反。其御曰:索救而得,有憂色何 也。臧子曰:宋小而齊大。夫救於小宋而惡於大齊,此 王之所憂也;而荊王悅甚,必以堅我。我堅而齊敝,荊 之利也。臧子乃歸。齊王果,拔宋五城,而荊王不至。 顯王四年,魏伐宋。

按《通鑑綱目》云云。

顯王二十二年,宋公剔成弟偃,逐剔成而自立。 按《史記·宋世家》:剔成四十一年,剔成弟偃攻襲剔成, 剔成敗奔齊,偃自立為宋君。

按《通鑑綱目》:顯王四十年,宋君弟偃,逐其君剔成而 自立。《世家》《綱目》自弟偃篡位,及齊滅宋,年分總不侔,並存以待考 顯王三十三年,宋大丘社亡。

按《通鑑綱目》云云。

顯王三十三年,宋君偃自立為王。敗齊、楚、魏,而取其 地。

按《史記·宋世家》:君偃十一年,自立為王。東敗齊,取五 城;南敗楚,取地三百里;西敗魏軍,乃與齊、魏為敵國。 盛血以革囊,縣而射之,命曰射天。淫於酒婦人。群臣 諫者輒射之。於是諸侯皆曰桀宋。宋其復為桀所為, 不可不誅。告齊伐宋。

按《通鑑綱目》:慎靚王三年,宋稱王。

赧王十五年,齊與楚、魏滅宋。

按《戰國策》:宋康王之時,偃諡康王有雀生於城之陬。使 史占之,曰:小而生巨,必霸天下。康王大喜。於是滅滕 代薛,取淮北之地,乃愈自信,欲霸之速成,故射天笞 地,斬社稷而焚滅之,曰:威服天下鬼神。罵國老諫臣, 為無顏之冠,以示勇。剖傴之背,鍥朝涉之脛,而國人 大駭。齊聞而伐之,民散,城不守。王乃逃倪侯之館,遂 得而死。見祥而不為祥,反為禍。

無顏之冠冠不覆額

按《史記·世家王》:偃四十七年,齊湣王與魏、楚伐宋,殺 王偃,遂滅宋而三分其地。

按《通鑑綱目》:赧王二十九年,齊滅宋。

三恪部總論编辑

《禮記》

《郊特牲》
编辑

天子存二代之後,猶尊賢也,尊賢不過二代。

古春秋左氏說,周家封夏殷二王之後,以為上公。封黃帝堯舜之後,謂之三恪。恪者,敬也,敬其先聖,而封其後。大全眉山孫氏曰:立前代之後,以統承先王者,自古有此法也。有虞氏之時,棄為高辛之後,故得祭天。詩所謂后稷肇祀是也。丹朱為唐堯後,作賓於虞,書所謂虞賓在位是也。至夏后時,則丹朱商均之子孫,皆為二王後,湯為夏氏立後,經傳雖不載,然有商之興,固當以禹之裔為二王後,無疑矣。仲虺之誥,稱湯之德,有曰茲率厥典,言其能率循舊典,不易故常也。豈其於崇德象賢之事,獨不稽古乎。至周,則封微子於宋,至封舜後於陳,封東樓公於杞,亦必因成湯封舜禹之後,於陳杞可以推知也。

《杜佑·通典》编辑

《三恪議》
编辑

三恪二王之義,有三說焉。一云二王之前,更立三代 之後為三恪。此則據樂記武王克商,未及下車,封黃 帝、堯、舜之後;及下車,封夏、殷之後。通用六代之樂。一 云二王之前,但立一代,通二王為三恪。此據左傳但 云封胡公以備三恪,明王者所敬先王有二,更封一 代以備三恪。存三恪者,所敬之道不過于三,以通三 正。三云二王之後為一恪,妻之父母為二恪,外國之 君為三恪。此據王有不臣者三而言之。按梁崔靈恩 云:三義之說,以初為長。何者。禮記郊特牲云:存二王 之後,尊賢不過二代。又詩云二王之後來助祭。又春 秋公羊說曰:存二王之後,所以通三正。以上皆無謂 二王之後為三恪之文。若更立一代通備三恪者,則 非不過二代之意。左傳云封胡公以備三恪者,謂上 同黃帝、堯、舜,下同殷、夏,為三恪也。又按二王三恪,經 無正文。崔靈恩據禮記陳武王之封,遂以為通存五 代,竊恐未安。今據二代之後,即謂之二王;三代之後, 即謂之三恪。且武王所封,蓋以堯有則天之大德,人莫能名;黃帝列序星辰,正名百物,自以功齊萬代,師 範百王:故特封其後。偶契三二之數,實非歷代通法。 故記云尊賢不過二代,示敬必由舊,因取通已為三 正也。其二代之前,第三代者,雖遠難師法,豈得不錄 其後,故亦存之,示敬其道而已,因謂之三恪。故左傳 云封胡公以備三恪,足知無五代也;況歷代至今,皆 以三代為三恪焉。

不臣二王後者,尊敬先王,通三正之義。故書有虞賓在位,詩云有客有客,亦白其馬,明天下非一家所有,敬讓之至,故封建之,使得服其正色,用其禮樂以事先祖。故孔子云:夏禮吾能言之,杞不足徵也;殷禮吾能言之,宋不足徵也。不臣妻父母者,妻之言齊,與己齊體,共承先祖,故尊其父母。春秋左氏傳云:紀季姜歸于京師。稱宗者,子尊不加父母,妻與己齊體,故夫不得臣之。四夷之君不臣者,尚書大傳曰:越裳氏獻白雉,周公辭不受,曰:正朔不施,則君子不臣也。

三恪部藝文一编辑

《守視晉宋齊諸陵詔》
梁·武帝
编辑

命世興王,嗣賢傳業,聲稱不朽,人代徂遷,二賓以位, 三恪義在,時事浸遠,宿草榛蕪,望古興懷,言念愴然。 晉、宋、齊三代諸陵,有職司者勤加守護,勿令細民妄 相侵毀。作兵有少,補使充足。前無守視,並可量給。

《微子廟碑記》
唐·賈至
编辑

昔高宗既歿,殷始錯命政,有斁倫敗,紀事有梗,神虐 天迄於獨夫,稔惡不悛。武庚不靖茅土,再血元鳥之 祀。宜其忽諸,噫湯德未衰,故微子復興於宋矣。微子 諱啟,實帝乙元子,帝乙懵立,賢之,故而神器不集於 君。君肅恭神人,恪慎克孝,才兼八元之偉,德首三仁 之列,始在擇嗣,箕子贊焉。尹茲東夏,周公嘉焉。歿而 不朽,仲尼稱焉。睹其進思盡忠,則忤主以竭諫。退將 保祀,則全身以逃難。去就生死之塗,沈吟出處之域。 有以見聖達之情也。若乃受為不道,暴殄天物,剖諫 輔之心,解忠良之骨。億兆墜於塗炭,宗祧困於臲卼。 而君崎嶇險阻,避跡藏時,免身龍戰之郊,解縛鷹揚 之帥。率能收復舊物,統承先祀,七百餘年,歆我神祗。 非明德至仁,其孰能與於此。於戲,國之興亡,不獨天 命。向使帝乙捨受而立啟,前箕子而後少師,則文王 未可專征於諸侯,武王未可誓師於牧野。雖周公之 聖,不過子產之相矣。太公之賢,不過穰苴之法矣。太 王立季歷而昌,帝乙捨微子而亡,其成敗所繫,不甚 昭彰乎。皇帝三十有一載,予作吏於宋,思其先聖遺 事,求於故老輿人,則得君之祠廟存焉。盛衰紛綸,年 祀超忽,喬木老矣。靈儀儼然,檀欒GJfont茨者月繼,蘋蘩 牲帛者日接。何百代之後,而仁風獨揚乎留連廟庭。 乃作頌曰:天革元命,皇符在木。元天降災,上慘下黷。 人怨神怒,川崩鬼哭。赫赫周邦,如臨深谷。逖矣微子, 逢時顛沛。居亡念存,處否求泰。諫以明節,仁而遠害。 作誥父師,全身而退。龍戰於野,鳥焚其巢。桓桓周王, 奄有商郊。面縛就執,牽羊投庖。祀商脩器,啟宋分茅。 嗟爾宋人,來蘇是仰。穆如雨潤,靄若春養。以戴以翼, 是宗是長。茫茫舊封,千載餘響。我來祠廟,永挹遺芳。 荒階蔓草,古木垂雲。惆悵懷賢,徘徊日曛。鑴石紀德, 用流斯文。

三恪部藝文二编辑

《周頌振鷺一章》
詩經
编辑

朱注此二王之後來助祭之詩。

振鷺于飛,于彼西雝我客戾止,亦有斯容。賦也在彼無 惡,在此無斁,庶幾夙夜,以永終譽。

《有客一章》
编辑

朱注此微子來見祖廟之詩。

有客有客,亦白其馬,有萋有且,敦琢其旅。賦也有客宿 宿,有客信信,言授之縶,以縶其馬。 薄言追之,左右 綏之,既有淫威,降福孔夷。

三恪部紀事编辑

《孔叢子》:陳王問太師曰:寡人不得為賢所推而得南 面稱孤,其幸多矣。今既賴二三君子,且又欲規長久 之圖,何施而可。答曰:信王之言,萬世之福也。敢稱古 以對昔周代殷,乃興滅繼絕以為政首,今誠法之,則 六國定不攜,抑久長之本,王曰:周存二代,別有三恪, 其事云何。答曰:封夏殷之後以為二代,紹虞帝裔備 為三恪,恪敬也。禮之如賓客也。非謂特有二代別有 三恪也。凡所以立二代者,備王道通三統也。王曰:三 統者何。答曰:各自用其正朔,二代與周,是謂三統。王 曰:六國之後君,吾不能封也。遠世之王,於我何有,吾 自舉不及於周,又安能純法之乎。

《漢書·王莽傳》:建國元年春正月朔,莽帥公侯卿士奉 皇太后璽韍,上太皇太后,順符命,去漢號焉。大赦天 下。莽乃策命孺子曰:咨爾嬰,昔皇天右乃太祖,歷世 十二,享國二百一十載,歷數在於予躬。詩不云乎。侯 服于周,天命靡常。封爾為定安公,永為新室賓。於戲。 敬天之休,往踐乃位,毋廢予命。又曰:其以平原、安德、 漯陰、鬲、重丘,凡戶萬,地方百里,為定安公國。立漢祖 宗之廟於其國,與周後並,行其正朔、服色。世世以事 其祖宗,永以命德茂功,享歷代之祀焉。又曰:帝王之 道,相因而通;盛德之祚,百世享祀。予惟黃帝、帝少昊、 帝顓頊、帝嚳、帝堯、帝舜、帝夏禹、皋陶、伊尹咸有聖德, 假于皇天,功烈巍巍,光施于遠。予甚嘉之,營求其後, 將祚厥祀。惟王氏,虞帝之後也,出自帝嚳;劉氏,堯之 後也,出自顓頊。於是封姚恂為初睦侯,奉黃帝後;梁 護為脩遠伯,奉少昊後;皇孫功隆公千,奉帝嚳後;劉 歆為祁烈伯,奉顓頊後;國師劉歆子疊為伊休侯,奉 堯後;媯昌為始睦侯,奉虞帝後;山遵為褒謀子,奉皋 陶後;伊元為褒衡子,奉伊尹後。漢後定安公劉嬰,位 為賓。周後衛公姬黨,更封為章平公,亦為賓。殷後宋 公孔弘,運轉次移,更封為章昭侯,位為恪。夏後遼西 姒豐,封為章功侯,亦為恪。四代古宗,宗祀於明堂,以 配皇始祖考虞帝。周公後褒魯子姬就,宣尼公後褒 成子孔鈞,已前定焉。莽又以漢高廟為文祖廟。曰:予 之皇始祖考虞帝受嬗於唐,漢氏初祖唐帝,世有傳 國之象,予復親受金策於漢高皇帝之靈。惟思褒厚 前代,何有忘時。漢氏宗祖有七,以禮立廟於定安國。 其園寢廟在京師者,勿罷,祠薦如故。予以秋九月親 入漢氏高、元、成、平之廟。諸劉更屬籍京兆大尹,勿解 其復,各終厥身,州牧數存問,勿令有侵冤。

《晉書·荀奕傳》:奕,補散騎常侍、侍中。時將繕宮城,尚書 符下陳留王,使出城夫。奕駁曰:昔虞賓在位,書稱其 美;詩詠有客,載在雅頌。今陳留王位在三公之上,坐 在太子之右,故答表曰書,賜物曰與。此古今之所崇, 體國之高義也。謂宜除夫役。時尚書張闓、僕射孔愉 難奕,以為:昔宋不城周,春秋所譏。特蠲非體,宜應減 夫。奕重駁,以為:春秋之末,文武之道將墜于地,新有 子朝之亂,於時諸侯逋替,莫肯率職。宋之於周,實有 列國之權。且同己勤王而主之者晉,客而辭役,責之 可也。今之陳留,無列國之勢,此之作否,何益有無。臣 以為宜除,于國職為全。詔從之。

《北齊書·魏收傳》:收,轉中書。監詔議二王三恪,收執王 肅、杜預義,以元、司馬氏為二王,通曹備三恪。詔諸禮 學之官,皆執鄭元五代之議。孝昭后姓元,議恪不欲 廣及,故議從收。

三恪部雜錄编辑

《聞見後錄》:堯舜禪讓之事,尚有幽囚野死之駭。言賴 孔子得無完書耳。況其假堯舜以為禪讓者,欲其臣 主俱全,難矣。獨漢獻帝,自初平元年庚午即位,至延 康元年庚子遜位於魏王曹丕,實在位三十年,丕奉 帝為山陽公,邑萬戶,位在諸侯王上,奏事不稱臣,受 詔不拜,以天子車服郊祀天地宗廟祖臘,皆如漢制。 黃初七年丙午,曹丕死,曹叡立。青龍二年甲寅,山陽 公薨,距遜位後十四年矣。叡變服,率群臣哭盡哀,遣 使弔祭,監護喪事,諡孝獻皇帝。冊曰:曹叡云:用漢天 子禮儀,葬禪陵。後五年,曹叡死,齊王芳立。四年,廢高 貴鄉公,髦立。五年死,陳留王奐立。景元元年庚辰,山 陽公夫人節薨,王臨於華林園,使使持節,追諡獻穆 皇后,及葬車服制度,皆如漢氏故事。後四年,陳留王 禪位於晉,是魏之尊,奉漢帝后與其國相始終也。視 晉以降,曰禪讓者,豈不為盛德事乎。史臣不知此義, 尚貶曹丕無曠大之度,予故表而出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