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宮闈典/第030卷

明倫彙編 宮闈典 第二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三十卷
明倫彙編 宮闈典 第三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宮闈典

 第三十卷目錄

 皇后部列傳一

  上古

  神農氏妃聽詙     黃帝妃嫘祖

  顓頊高陽氏二妃    帝嚳高辛氏四妃

  陶唐氏

  帝堯妃女皇

  有虞氏

  帝舜二妃

  夏

  禹妃塗山氏      帝少康妃二姚

  桀妃妺喜

  商

  湯妃有莘氏      紂妃妲己

  周

  太王妃太姜      季歷妃太任

  文王妃太姒      武王妃邑姜

  昭王后房后      宣王后姜后

  幽王后申后褒姒    桓王后季姜

  惠王后陳媯      襄王廢后隗氏

  靈王后齊姜

  漢一

  高祖呂皇后      惠帝張皇后

  文帝竇皇后      景帝王皇后

宮闈典第三十卷

皇后部列傳一编辑

上古编辑

神農氏妃聽詙编辑

按:《史記補三皇本紀》:「神農納奔水氏之女曰聽詙為 妃,生帝哀。」

按《帝王世紀》。「神農取奔水氏女曰聽詙。生帝臨魁。」 按《山海經》。炎帝之妻。赤水之子聽詙。生炎居。

黃帝妃嫘祖编辑

按《史記?五帝本紀》:「黃帝居軒轅之丘,而娶於西陵之 女,是為嫘祖。嫘祖為黃帝正妃,生二子,其後皆有天 下。其一曰元囂,是為青陽,青陽降居江水;其二曰昌 意,降居若水。昌意娶蜀山氏女,曰昌僕,生高陽。高陽 有聖德焉。」

按《外紀》:「命元妃西陵氏教民蠶。西陵氏之女嫘祖為 帝,元妃始教民育蠶,治絲繭以共衣服,而天下無皴 瘃之患,後世祀為先蠶。」

顓頊高陽氏二妃编辑

按《史記五帝本紀》不載按《通鑑前編》:「帝初娶鄒屠 氏之女,生駱明。又娶勝濆氏之女,生卷章,庶子曰窮 蟬,其不才子曰檮杌。駱明姒姓,生伯鯀,鯀生禹,是為 夏后氏;卷章妻曰女嬌,生黎及回,黎與回代為祝融 於高辛之世。吳回生陸終,陸終生子六人,曰樊、曰惠 連、曰籛鏗、曰會人,曰曹姓,曰季連。樊封於昆吾,籛鏗 封」於彭,是為彭祖。其孫元哲封於韋,是為《豕韋》。《昆吾》 《豕韋》當夏之世,代為侯伯。《季連》,羋姓,其後為楚。顓帝 之裔孫曰女修,生大業。大業之妻曰女莘,生大費,是 為伯益。佐禹治水有功,舜賜姓嬴氏。禹薦於天者,其 長子曰大廉,其後為秦為趙。

按《大戴禮記》,「顓頊娶於滕氏,滕氏奔之子謂之女祿 氏產老童,老童娶於竭水氏,竭水氏之子謂之高絅 氏產重黎及吳回,吳回氏產陸終,陸終氏娶於鬼方 氏,鬼方氏之妹謂之女隤氏產六子。」

帝嚳高辛氏四妃编辑

按:《史記五帝本紀》:「帝嚳娶陳鋒氏女,生放勛,娶」訾 氏女生摯。

正義曰:《帝王紀》云:「帝嚳有四妃,卜其子,皆有天下。」元妃有邰氏女,曰姜嫄,生后稷,次妃有娀氏女,曰簡狄,生卨次妃陳豐氏女,曰慶都,生放勛,次妃。《訾氏女》曰《常儀》,生帝摯也。帝摯之母於四人中班最在下,而摯於兄弟最長。

按《殷本紀》,「殷契母曰簡狄,有娀氏之女,為帝嚳次妃 三人行浴,見元鳥墜其卵,簡狄取吞之,因孕生契。」

《索隱》曰:譙周云:「契生堯代,舜始舉之,必非嚳子,以其父微,故不著名。其母娀氏女與宗婦三人浴於川,元鳥遺卵,簡狄吞之」,則簡狄非帝嚳次妃明也。

按《拾遺記》:「帝嚳之妃,鄒屠氏之女也。軒轅去蚩尢之 凶,遷其民善者於鄒屠之地,遷惡者於有北之鄉。其 先以地命族,後分為鄒氏、屠氏女行不踐地,常履風 雲,遊於伊洛,帝乃期焉,納以為妃。妃常夢吞日則生 一子,凡經八夢則生八子,世謂為八神,亦謂八翌。翌, 明也,亦謂八英,亦謂八力,言其神力英明,翌成萬象」,

億兆流其神睿焉
考證.svg

陶唐氏编辑

帝堯妃女皇编辑

按《大戴禮記》,帝堯娶於散宜氏之子,謂之女皇氏。 按《帝王世紀》,「堯娶散宜氏之女,曰女皇,生丹朱。又有 庶子九人,皆不肖。」

按《路史。帝堯紀》:「帝初娶富宜氏曰皇,生朱。」

有虞氏编辑

帝舜二妃编辑

按《尚書堯典》:帝曰:「咨四岳,朕在位七十載,汝能庸命 巽朕位。」岳曰:「否德忝帝位。」曰:「明明揚側陋,師錫。」帝曰: 「有鰥在下。」曰:「虞舜。」帝曰:「俞。予聞如何?」岳曰:「瞽子,父頑, 母嚚,象傲,克諧以孝,烝烝乂不格姦。」帝曰:「我其試哉。 女于時觀厥刑于二女,釐降二女于溈汭,嬪于虞。」帝 曰:「欽哉。」

蔡傳「二女」,堯二女,娥皇、女英也。

按:《史記五帝本紀》:「堯以二女妻舜,以觀其內,使九男 與處,以觀其外。舜居媯汭,內行彌謹。堯二女不敢以 貴驕事舜,親戚甚有婦道。」

正義曰:《通史》云:「瞽叟使舜滌廩,舜告堯二女女曰:『時其焚汝鵲,汝衣裳。鳥工往』。」舜既登廩,得免。舜穿井,又告二女,二女曰:「去汝裳衣。」龍工往。入井,瞽叟與象下土實井,舜從他井出去。二女,娥皇、女英也。娥皇無子,女英生商均。

按《大戴禮記》,「帝舜娶於帝堯之子,謂之女匽氏。」 按《列女傳》,有虞二妃,帝堯之二女也。長曰娥皇,次曰 女英。二女承事舜於畎畝之中,不以天子之女故,而 驕盈怠嫚,猶謙謙恭儉,思盡婦道。堯舉舜為相,攝行 王政,舜每事常謀於二女。舜受禪為天子,娥皇為后, 女英為妃,事瞽叟猶若初焉,天下稱二妃聰明貞仁。 舜陟方死,蒼梧二妃死於江湘之間,故謂之湘君。 又按瞽叟與象謀殺舜,使塗廩。二女曰:「往哉!」舜既治 廩,乃捐階,瞽叟焚廩,舜往飛去。象復與父母謀,使舜 浚井,二女曰:「往哉!」舜往浚井,格其出入,從掩舜潛出。 時既不能殺舜,瞽叟又速舜飲酒,醉,將殺之,二女乃 與舜藥浴注遂往。舜終日飲酒不醉。舜之女弟,繫憐 之與二嫂諧。

编辑

禹妃塗山氏编辑

按《尚書虞書》:「娶於塗山,辛壬癸甲,啟呱呱而泣。予弗 子,惟荒度土功。」

蔡傳娶於塗山,國之女也。辛日娶妻,甲日復往治水。蓋其娶妻甫及四日,遂往從治水之勞,以拯生民之急也。《啟》呱呱而泣然不暇。子之惟荒,度土功之事也。

按:《史記夏本紀》:「夏后帝啟禹之子,其母塗山氏之女 也。」

按《吳越春秋》,禹三十未娶,行到塗山,恐時之暮,失其 度制,乃辭云:「『吾娶也必有應矣』。乃有白狐九尾造於 禹。禹曰:『白者,吾之服也。九尾者,王之證也』。」塗山之歌 曰:「綏綏白狐,九尾痝龐。我家嘉夷,來賓為王。成家成 室,我造彼昌。天人之際,於茲則行,明矣哉。」禹因娶塗 山,謂之女嬌。娶辛壬癸甲。禹行十月,女嬌生子啟。 按《列女傳》:「塗山氏長女,夏禹娶以為妃。既生啟,辛壬 癸甲,啟呱呱泣。禹去而治水,三過其家,不入其門,塗 山獨明教訓。及啟長,化其德而從其教,卒致令名。君 子謂塗山彊於教訓。」

按《楚辭注》,「禹引治水道,娶塗山氏之女,而通夫婦之 道於台桑之地。」禹治水道,娶者憂無繼嗣耳,故以辛 酉日娶,甲子日去,而有啟也。

按《帝王世紀》:禹始納塗山女曰女媧,合婚於台桑,有 白狐之瑞,至是為攸女。故《連山易》曰:「禹娶塗山之子, 名攸,曰生余」是也。

帝少康妃二姚编辑

按《史記夏本紀》不載。按《外紀》:「少康既長,為仍牧正。 澆使椒求之,奔有虞,為之庖正。虞君思妻之二姚,而 邑諸綸。」

按《路史帝少康紀》:「少康長為仍牧正,殊才異略,至德 宏仁,忌夏而能戒之奡使臣椒求之奔有虞,為之庖 正。姚思妻之二姚,而邑諸綸。」

桀妃妹喜编辑

按《史記夏本紀》不載。按《國語》:「桀伐有施,有施人以 妹喜女焉。」

按《河圖》始開圖,「孔甲見逢氏抱小女妹喜帝,孔甲悅 之,以為太子履癸妃。」

按《列女傳》:「妹喜者,夏桀之妃也。美於色,薄於德,亂孽 無道。女子行丈夫心,佩劍帶冠。桀既棄禮義,淫於婦 人,求美女積之於後宮,收倡優侏儒狎徒能為奇偉 戲者,娶之於旁,造爛漫之樂,日夜與妹喜及宮女飲 酒,無有休時。置妹喜於膝上,聽用其言。為酒池,可以 運舟,一鼓而牛飲者三千人。」其頭,而飲之於酒池。 醉而溺死者,妹喜笑之,以為樂。造瓊臺瑤室,以臨雲雨。殫財盡幣,而意尚不饜。

按《帝王世紀》:妹喜好聞裂繒之聲,為發繒裂之,以順 適其意。以人駕車,肉山脯林,以酒為池,一鼓而牛飲 者三千人醉而溺水,以虎入市而視其驚。

按《路史》:妹喜蠱惑,一笑百媚而色厲。少融好姣,反而 男行。弁服劍帶,而喜繒裂。桀溺徇之,每加諸己。遠味 四海,駕人車以奉之。廣優猱戲奇偉,作東哥而操北 里。大合桑林,驕溢妄行。於是群臣相持而唱於庭,靡 靡之音,人以龜其必亡。侈屋室,崇園囿,傾宮旋臺,汙 池土察。帶狐批狻,不足以攄志;市縱虥獸,以覲人之 「奔駭。」「廣池漾酒」,一鼓而飲者三千覘,其醉溺且多, 發帛以希妹喜之一嘽

编辑

湯妃有莘氏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阿衡欲干湯而無由,乃為有莘氏媵 臣。」

湯妃,有莘氏之女也。

按《列女傳》:「湯妃有莘之女也,德高而伊尹為之媵臣, 佐湯致王,訓正後宮,嬪御有序,咸無嫉妬逆理之人。 生三子:太丁、外丙、仲壬,教誨有成。太子早卒,丙、壬嗣 登大位。」

按《帝王世紀》,「湯娶有莘為正妃。」

紂妃妲己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紂嬖於婦人,愛妲己,妲己之言是從。 武王斬紂頭,懸之白旗,殺妲己。」

按《列女傳》:「妲己,殷紂之妃也。紂伐有蘇,有蘇女以妲 己美而辯,用心邪僻,夸比於禮,戚施於貌。紂好酒淫 樂,不離妲己,所譽者貴之,憎者誅之。」

按《外紀》:「甲寅八祀,伐有蘇氏,有蘇氏以妲己女焉。妲 己有寵,其言是從,所好者貴之,所憎者誅之。乃使師 延作朝歌,北鄙之音,北里之舞,靡靡之樂,造鹿臺為 瓊室玉門,其大三里,高千尺,七年乃成。」厚賦稅,以實 鹿臺之財,盈鉅橋之粟,燎焚天下之財,罷苦萬民之 力。故狗馬奇物,充牣宮室,以人食獸,廣沙丘苑,臺以 酒為池,懸肉為林,男女裸相逐於其間。宮中九市,為 長夜之飲。百姓怨望,諸侯有叛者。妲己以為罰輕誅 薄,故威不立。乃重為刑辟。為熨斗,以火燒燃,使人舉 之手爛。更為銅柱,以膏塗之,加於炭火之上,使有罪 緣之。紂與妲己以為大樂,名曰「炮烙之刑。」

编辑

太王妃太姜编辑

按《詩經大雅綿章》:「古公亶父,來朝走馬。率西水滸,至 于岐下。爰及姜女,聿來胥宇。」

率,循也。滸,水涯也。姜女,太姜也。胥,相宇,居也。「爰,於。」及,與。聿,自也。於是與其妃太姜自來相可居者,著太姜之賢知也。

按:《史記周本紀》:「古公有長子曰太伯,次曰虞仲。」

正義曰:《國語》云:「齊、許、申、呂四國,皆姜姓也。」四岳之後,太姜之家。太姜,太王之妃,王季之母。

按《列女傳》:「太姜,太王之妃有台之女,賢而有色,生太 伯、仲雍、王季,化導三子皆成賢。王有事,必諮謀焉。」

季歷妃太任编辑

按《詩經大雅大明》二章:「摯仲氏任,自彼殷商,來嫁于 周,曰嬪于京。乃及王季,維德之行。」

摯國,任姓之中女也。嬪婦,京大也。王季,太王之子,文王之父也。摯國中女曰大任,從殷商之畿內,嫁為婦於周之京,配王季而與之共行仁義之德,同志意也。毛以為,既言文王明德為天所與,故本其所由,言有摯國之中女,其氏姓曰任,從彼殷商之畿內,來嫁于周邦,既配王季為妻,曰「能盡婦道於大國。」乃與王季維於仁義之德共之而行,所以同志意。

《思齊首章》,「思齊大任」,文王之母。思媚周姜,京室之婦。

「齊、莊」,媚愛也。周姜,大姜也。「京室」,王室也。京,周地名也。「常思莊敬」者,大任也。乃為文王之母,又常思愛大姜之配,大王之禮,故能為京室之婦,言其德行純備,故生聖子也。大姜言周,《大任》言京,見其謙恭自卑小也。

按《史記·周本紀》:古公之妃太姜,生少子季歷。季歷娶 太任,皆賢婦人,生昌,有聖瑞。古公曰:「我後世當有興 者,其在昌乎?」

按《通鑑前編》:「太任,文王之母,摯任氏之仲女也。王季 娶以為妃。太任之性,端一誠莊,惟德之行。及其娠文 王,目不視惡色,耳不聽淫聲,口不出傲言。生文王而 明聖,太任教之,以一而識百,卒為周宗。君子謂太任 為能胎教。」

按《汝寧府志》:「商太任,平輿人。考《唐世系表》及《路史》諸 書,湯左相仲虺七世孫曰成,徙國於摯。摯,平也。再世 而生太任,為季歷元妃,實生文王。」

文王妃太姒编辑

按《詩經大雅大明》四章:「天監在下,有命既集。文王初
考證.svg
載,天作之合。在洽之陽,在渭之涘。文王嘉止,大邦有

子。」

集就、載、識,合,配也。洽,水也。渭,水也。涘,涯也。「《天監》視善惡」於下,其命將有所依就,則豫福助之於文王,為之生配於氣勢之處,使必有賢才。

又《五章》「大邦有子,俔大之妹。文定厥祥,親迎于渭。造 舟為梁,不顯其光。」

「天子造舟,諸侯維舟,大夫方舟,士特舟。」造舟,然後可以顯其光輝。迎大姒而更為梁者,欲其昭著,示後世敬昏禮也。不明乎其禮之有光輝,美之也。「天子造舟」,周制也,殷時未有等制。

又《六章》「有命自天,命此文王,于周于京。纘女維莘,長 子維行,篤生武王保右命爾,燮伐大商。」

纘,繼也。莘,大姒國也。長子,長女也。維行大任之德焉。篤厚,右助燮,和也。天為將命文王,君天下於周京之地,故亦為作合,使繼大任之女事於莘國。莘國之長女大姒,則配文王,維德之行。天降氣於大姒,厚生聖子,武王安而助之。又遂命之爾,使協和伐殷之事。協和伐殷之事,謂合位三五也。

又《思齊篇》首章:「大姒嗣徽音,則百斯男。」

《大姒》,文王之妃也。大姒十子,眾妾,則宜百子也。「徽」,美也。嗣,大任之美音,謂續行其善教令。

又《皇矣篇》二章:帝遷明德,串夷載路。天立厥配,受命 既固。

配,媲也。「天既顧文王,又為之生賢妃」,謂大姒也。其受命之道,巳堅固也。

按《大紀》:「昌為世子,取于有莘氏,曰太姒。」太姒不妬忌, 而西伯有內行,此德政之所以流布,而風化之所以 大興也。「太姒有子十,長曰伯邑考,蚤卒;次曰發,性慈 和,有聖德,西伯以為世子;次曰旦,師于虢叔,仁聖多 材藝,西伯任以政事。」

按《列女傳》,太姒者,武王之母,禹后有㜪姒氏之女,仁 而明道,文王嘉之,親迎于渭,造舟為梁。及入,太姒思 媚太姜、太任,旦夕勤勞以進婦道,太姒號曰文母。文 王理陽道而治外,文母理陰道而治內。太姒生有十 男,長伯邑考,次則武王發,次則周公旦,次則管叔鮮, 次則蔡叔度,次則曹叔振鐸,次則霍叔武,次則成叔 處,次則康叔封,次則《聃季載》。太姒教誨十子,自少及 長,未嘗見邪辟之事。及其長,文王繼而教之,卒成武 王、周公之德。

武王妃邑姜编辑

按《論語》。武王曰:「予有亂臣十人。」

十人,謂周公旦、召公奭、太公望、畢公、榮公大顛、閎夭、散宜生、南宮适。其一人蓋邑姜也。九人治外,邑姜治內。

按《左傳》子產曰:「當武王邑姜方娠,太叔夢帝謂己,余 命而子曰虞,將與之唐,屬諸參,而蕃育其子孫。及生, 有文在手曰虞,遂以命之。」

按《大紀》:「西伯納呂尚之女曰邑姜為妃。邑姜賢,立未 嘗倚,坐未嘗倨,怒未嘗厲,是年生子誦。」

按《帝王世紀》:「武王納太公之女曰邑姜,修教于內,生 太子。」

昭王后房后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不載。按《國語》,內史過曰:「昔昭王娶 于房,曰房后,實有爽德,協于丹朱,丹朱馮身以儀之, 生穆王焉。」

言房后之行有似丹朱,丹朱馮依其身而匹偶,以生穆王。

宣王后姜后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不載。按《外紀》:乙未二十有二年,王 嘗晏起。姜后脫簪珥,待罪於永巷,使其傅母通言於 王曰:「『妾不才,至使君王樂色而忘德,失禮而晏起,亂 之興自婢子始,敢請罪』。王曰:『寡人不德,實自生過,非 夫人之罪也』。」自是勤於政事,早朝晏罷,卒成中興之 名。

按《列女傳》:周宣姜后,齊侯之女也,賢而有德,事非禮 不言,行非禮不動。宣王嘗早臥而晏起,后夫人不出 於房。姜后既出,乃脫簪珥,待罪於永巷,使其傅母通 言於王曰:「妾不才,妾之淫心見矣。至使君王失禮而 晏朝,以見君王之樂色而忘德也。夫苟樂色必好奢, 好奢必窮樂。窮樂者,亂之所興也。」原亂之興,從婢子 「起。婢子生亂,當服其辜。敢請婢子之罪,唯君王之命!」 王曰:「寡人不德,實自生過。過從寡人起,非夫人之罪 也。」遂復姜后而勤於政事,早朝晏退,繼文、武之跡,興 周室之業,卒成中興之名,為《周世宗》。

幽王后申后褒姒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幽王三年,王嬖愛褒姒,生子伯服。幽 王欲廢太子,太子母申侯女而為后。後幽王得褒姒, 愛之,欲廢申后,並去太子宜臼,以褒姒為后,以伯服 為太子。周太史伯陽讀《史記》曰:「周亡矣,昔自夏后氏 之衰也,有二神龍止於夏帝庭而言曰:『余褒之二君夏帝卜殺之與去之與止之,莫吉。卜請其漦而藏之」, 乃吉。於是布幣而策告之。龍亡而漦在,櫝而去之。夏 亡,傳此器殷;殷亡,又傳此器周。比三代,莫敢發之。至 厲王之末,發而觀之,漦流于庭,不可除。厲王使婦人 裸而譟之,漦化為元黿,以入王後宮。後宮之童妾既 齔而遭之,既笄而孕。無夫而生子,懼而棄之。宣王之 時,童女謠曰:「檿弧箕服,實亡周國。」于是宣王聞之,有 夫婦賣是器者,宣王使執而戮之。逃於道而見鄉者, 後宮童妾所棄妖子出於路者,聞其夜啼,哀而收之。 夫婦遂亡,奔於褒。褒人有罪,請入童妾所棄女子者 於王以贖罪。棄女子出於褒,是為褒姒。當幽王三年, 王之後宮見而愛之,生子伯服,竟廢申后及太子,以 褒姒為后,伯服為太子。太史伯陽曰:「禍成矣,無可奈 何。」褒姒不好笑,幽王欲其笑萬方,故不笑。幽王為烽 燧大鼓,有寇至則舉烽火,諸侯悉至,至而無寇。褒姒 乃大笑。幽王說之,為數舉烽火。其後不信,諸侯益亦 不至。幽王以虢石父為卿用事,國人皆怨。石父為人 佞巧,善諛好利,王用之,又廢申后,去太子也。申侯怒, 攻幽王。幽王舉烽火徵兵,兵莫至,遂殺幽王驪山下, 擄褒姒,盡取周賂而去。於是諸侯乃即申侯,而共立 故幽王太子宜臼,是為平王。

按《列女傳》:「幽王出入與褒姒同乘弋獵,不時以適褒 姒」意。

桓王后季姜编辑

按《春秋》,「桓王十六年,桓公八年,祭公來,遂迎王后於 紀。九年,紀季姜歸於京師。」

杜注《祭公》,諸侯為天子三公者,王使魯主昏,故祭公來受命而迎也。天子無外,故因稱王。后卿不書,舉重略輕。 季姜,桓王后也。季,字;姜,紀姓也。書字者,伸父母之尊。

按《左傳桓公八年》:祭公來,遂迎王后於紀,禮也。九年 春,紀季姜歸於京師。凡諸侯之女行,唯王后書。

杜注天子娶於諸侯,使同姓諸侯為之主。祭公來受命於魯,故曰「禮 為書婦人」行例也。適諸侯,雖告魯,猶不書。林注「女子謂嫁曰有行。」此言凡諸侯之女嫁也。蓋以王后母儀天下,為天地宗廟社稷之主,不可不書。

按《公羊傳》:祭公者何?天子之三公也。何以不稱使?婚 禮不稱主人。遂者何?生事也。大夫無遂事,此其言遂 何?成使乎我也。其成使乎我,奈何使我為媒?可,則因 用是往逆矣。女在其國稱女,此其稱王后何?王者無 外,其辭成矣。紀季姜歸於京師,其辭成矣,則其稱紀 季姜何?自我言紀父母之於子,雖為天王后,猶曰吾 「季姜京。」師者何?天子之居也。京者何?大也。師者何?眾 也。天子之居,必以眾大之辭言之。

按:胡《傳》,往逆則稱王后,既歸何以書?季姜自逆者而 言,則當尊崇其匹內,主六宮之政,使妃妾不得以上 僭,故從天王所命而稱王后,示天下之母儀也。自歸 者而言,則當樛屈逮下,使夫人嬪婦皆得進御於君, 而無嫉妒之心,故從父母所子而稱季姜,化天下以 婦道也。其詞之抑揚上下,進退先後,各有所當而不 相悖。皆正始之道。王化之基。《春秋》之所謹也。

惠王后陳媯编辑

按《左傳》,莊公十八年「春,虢公、晉侯、鄭伯使原莊公逆 王后於陳。陳媯歸於京師」,實惠后。僖公五年夏,會於 首止,會王太子鄭,謀寧周也。

杜注虢、晉朝王,鄭伯又以齊執其卿,故求王為援,皆在周,倡義為王定昏。陳人敬從,得同姓宗國之禮。陳媯後號「惠后」,愛少子,亂周室。 惠王以惠后故,將廢太子鄭而立王子帶,故齊桓帥諸侯會王太子以定其位。

按《史記》:「惠王二十五年,王崩,子襄王鄭立。襄王母早 死,後母曰惠后。惠后生叔帶,有寵於惠王,襄王畏之。 三年,叔帶與戎翟謀伐襄王,襄王欲誅叔帶,叔帶奔 齊。」

襄王廢后隗氏编辑

按《左傳》僖公二十四年,鄭之入滑也,滑人聽命,師還 又即衛。鄭公子士洩、堵俞彌帥師伐滑。王使伯服游、 孫伯如鄭請滑。鄭伯怨惠王之入而不與厲公爵也, 又怨襄王之與衛滑也,故不聽王命而執二子。王怒, 以狄伐鄭,取櫟。王德狄人,將以其女為后。富辰諫曰: 「不可。臣聞之曰:『報者倦矣,施者未厭。狄固貪惏,王又 啟之。女德無極,婦怨無終,狄必為患』。」王又勿聽。初,甘 昭公有寵於惠后,惠后將立之,未及而卒。昭公奔齊, 王復之,又通於隗氏,王替隗氏。頹叔、桃子曰:「我實使 狄,狄其怨我。」遂奉大叔以狄師攻王。王御士將禦之。 王曰:「先后其謂我何?寧使諸侯圖之!」王遂出,及坎欿, 國人納之。秋,頹叔、桃子奉大叔以狄師伐周,大敗周 師,獲周公忌父、原伯、毛伯、富辰。王出適鄭,處於汜,大 叔以隗氏居於溫。二十五年夏四月丁巳,王入於王 城,取太叔於溫,殺之於隰城按《國語》十七年,王降翟師以伐鄭。王德翟人,將以其 女為后。富辰諫曰:「不可。夫婚姻禍福之階也。利內則 福由之,利外則取禍。今王外利矣,其無乃階禍乎?昔 摯疇之國也,由大任,杞、繒由大姒,齊、許、申、呂由大姜, 陳由大姬,是皆能內利親親者也。昔鄢之亡也,由仲 任,密須由伯姞,鄶由叔妘,聃由鄭姬,息由陳媯,鄧由 楚曼,羅由季姬,廬由荊媯,是皆外利離親者也。」王曰: 「利何如而內?何如而外?」對曰:「尊貴、明賢,庸勳、長老、愛 親,禮新、親舊。然則民莫不審」固其心力以役上,令官 不易方,而財不匱竭,求無不至,動無不濟,百姓兆民。 夫人奉利而歸諸上,是利之內也;若七德離判,民乃 攜貳,各以利退,上求不暨,是其外利也。夫翟無列于 王室,鄭伯南也,王而卑之,是不尊貴也;翟豺狼之德 也,鄭未失《周典》,王而蔑之,是不明賢也。平、桓、莊、惠皆 受鄭勞,王而「『棄之,是不庸勳也。鄭伯捷之齒長矣,王 而弱之,是不長老也。翟,隗姓也,鄭出自宣王,王而虐 之,是不愛親也。夫禮,新不間舊。王以翟女間姜任,非 禮且棄舊也。王一舉而棄七德,臣故曰利外矣。《書》有 之曰:『必有忍也』,若能有濟也』。王不忍小忿而棄鄭,又 登叔隗以階翟。翟封豕,豺狼也,不可厭也。」王弗聽。十 八年,王黜翟后,翟人來誅殺譚伯。富辰曰:「昔吾驟諫 王,王弗從,以及此難。若我不出,王其以我為懟乎?」乃 以其屬死之。初,惠后欲立王子帶,故以其黨啟翟人, 翟人遂入周。王乃出居於鄭,晉文公納之。

按《史記周本紀》:襄王十三年,王使游孫伯服請滑,鄭 人囚之。鄭文公怨惠王之入不與厲公爵,又怨襄王 之與衛滑,故囚伯服。王怒,將以翟伐鄭。十五年,王降 翟師以伐鄭。王德翟人,將以其女為后。富辰諫曰:「『平、 桓、莊、惠皆受鄭勞,王棄親親,翟不可從』。王不聽。十六 年,王絀翟后,翟人來誅殺譚伯。富辰曰:『吾數諫不從, 如是不出,王以為為懟乎』?」乃以其屬死之。初,惠后欲 立王子帶,故以黨開翟人,翟人遂入周。襄王出奔鄭, 鄭居王於汜。子帶立為王,取襄王所絀翟后與居溫。 十七年,襄王告急於晉,晉文公納王而誅叔帶。襄王 乃賜晉文公珪鬯弓矢為伯,以河內地與晉。

靈王后齊姜编辑

按《春秋》,襄公十五年「春,劉夏逆王后于齊。」

按《左傳襄公十二年》:「靈王求后於齊。齊侯問對於晏 桓子。桓子對曰:『先王之禮辭有之,天子求后於諸侯, 諸侯曰:『夫婦所生若而人』』。」不敢譽亦不敢毀故曰若如人妾婦之子 若而人。無女而有姊妹及姑姊妹,則曰:「先守某公之 遺女若而人。」齊侯許昏,王使陰里結之。陰里局大夫結成也十 五年,官師從單靖公逆王后於齊。卿不行,非禮也。

杜注官師,劉夏也。天子官師,非卿也。劉夏獨過魯告昏,故不書單靖公。天子不親昏,使上卿逆而公監之,故曰:「卿不行,非禮也。」

漢一编辑

高祖呂皇后编辑

按《史記呂后本紀》:「呂太后者,高祖微時妃也,生孝惠 帝女魯元太后。及高祖為漢王,得定陶戚姬愛幸,生 趙隱王如意。孝惠為人仁弱,高祖以為不類我,常欲 廢太子,立戚姬子如意,如意類我。戚姬幸,常從上之 關東,日夜啼泣,欲立其子代太子。呂后年長,常留守 希見上,益疏如意,立為趙王。後幾代太子者數矣,賴 大臣爭之,及留侯策,太子得毋廢。」呂后為人剛毅,佐 高祖定天下,所誅大臣多呂后力。呂后兄二人皆為 將,長兄周呂侯死事,封其子呂台為酈侯,子產為交 侯,次兄呂釋之為建成侯。高祖十二年四月甲辰,崩 長樂宮,太子襲號為帝。是時高祖八子:長男肥,孝惠 兄也;異母肥為齊王;餘皆孝惠弟。戚姬子如意為趙 王,薄夫人子𢘆為代王,諸姬子子恢為梁王,子友為 淮陽王,子長為淮南王,子建為燕王,高祖弟交為楚 王,兄子濞為吳王,非劉氏功臣。番君吳芮子臣為長 沙王。呂后最怨戚夫人及其子趙王,乃令永巷囚戚 夫人,而召趙王。使者三反。趙相建平侯周昌謂使者 曰:「高帝屬臣趙王,趙王年少,竊聞太后怨戚夫人,欲 召趙王并誅之,臣不敢遣王,王且亦病,不能奉詔。」呂 后大怒,迺使人召趙相。趙相徵至長安,迺使人復召 趙王。王來未到,孝惠帝慈仁,知太后怒,自迎趙王霸 上,與入宮,自挾與趙王起居飲食。太后欲殺之,不得 間。孝惠元年十二月,帝晨出射趙王,少不能蚤起。太 后聞其獨居,使人持酖飲之。黎明,孝惠還,趙王已死, 於是乃徙淮陽王友為趙王。夏,詔賜酈侯父追諡為 令武侯。太后遂斷戚夫人手足,去眼、煇耳,飲瘖藥,使 居廁中,命曰人彘。居數日,迺召孝惠帝觀人彘。孝惠 見,問知其戚夫人,迺大哭,因病,歲餘不能起。使人請 太后曰:「此非人所為。臣為太后子,終不能治天下。孝 惠以此日飲為淫樂,不聽政,故有病也。」二年,楚元王、 齊悼惠王皆來朝。十月,孝惠與齊王燕飲太后前,孝 惠以為齊王兄,置上坐,如家人之禮。太后怒,迺令酌 兩巵,酌置前,令齊王起為壽。齊王起,孝惠亦起取巵欲俱為壽。太后乃恐,自起泛孝惠巵。齊王怪之,因不 敢飲,佯醉去。問知其酖,齊王恐,自以為不得脫長安, 憂。齊內史士說王曰:「太后獨有孝惠與魯元公主。今 王有七十餘城,而公主迺食數城。王誠以一郡上太 后,為公主湯沐邑,太后必喜,王必無憂。」於是齊王迺 上城陽之郡,尊公主為王太后。呂后喜,許之。迺置酒 齊邸,樂飲罷,歸齊王。三年方築長安城,四年就半,五 年、六年城就,諸侯來會。十月,朝賀。七年秋八月戊寅, 孝惠帝崩,發喪。太后哭泣不下。留侯子張辟彊為侍 中,年十五,謂丞相曰:「太后獨有孝惠,今崩,哭不悲,君 知其解乎?」丞相曰:「何解?」辟彊曰:「帝毋壯子,太后畏君 等。君今請拜呂台、呂產、呂祿為將,將兵居南北軍,及 諸呂皆入宮,居中用事。如此則太后心安,君等幸得 脫禍矣。」丞相迺如辟彊計,太后說,其哭迺哀。呂氏權 由此起。迺大赦天下。九月,辛丑,葬。太子即位,為帝,謁 高廟。元年,號令一出太后。太后稱制,議欲立諸呂為 王。問右丞相王陵。王陵曰:「高帝刑《白馬盟》,曰『非劉氏 而王,天下共擊之』。今王呂氏,非約也。」太后不說。問左 丞相陳平、絳侯周勃,勃等對曰:「高帝定天下,王子弟。 今太后稱制,王昆弟諸呂無所不可。」太后喜,罷朝。王 陵讓陳平、絳侯曰:「始與高帝啑血盟,諸君不在邪?今 高帝崩,太后女主欲王呂氏,諸君縱欲阿意背約,何 面目見高帝地下!」陳平、絳侯曰:「於今面折廷爭,臣不 如君。夫全社稷,定劉氏之後,君亦不如臣。」王陵無以 應之。十一月,太后欲廢王陵,乃拜為帝太傅,奪之相 權。王陵遂病免歸。迺以左丞相平為右丞相,以辟陽 侯審食其為左丞相。左丞相不治事,令監宮中,如郎 中令。食其故得幸,太后常用事,公卿皆因而決事。迺 追尊酈侯父為悼武王,欲以王諸呂為漸。四月,太后 欲侯諸呂,迺先封高祖之功臣郎中令無擇為博城 侯。魯元公主薨,賜諡為「魯元太后。」子偃為魯王,魯王 父宣平侯張敖也。封齊悼惠王子章為朱虛侯,以呂 祿女妻之。齊丞相壽為平定侯,少府延為梧侯。乃封 呂種為沛侯,呂平為扶柳侯,張買為南宮侯。太后欲 王呂氏,先立孝惠後宮子彊為淮陽王,子不疑為常 山王,子山為襄城侯,子朝為軹侯,子武為壺關侯。太 后風大臣,大臣請立酈侯呂台為呂王,太后許之。建 成康侯釋之卒,嗣子有罪,廢,立其弟呂祿為胡陵侯, 續康侯後。二年,常山王薨,以其弟襄城侯山為常山 王,更名義。十一月,呂王台薨,諡為肅王,太子嘉代立 為王。三年無事。四年,封呂嬃為臨光侯,呂他為俞侯, 呂更始為贅其侯,呂忿為呂城侯,及諸侯丞相五人。 宣平侯女為孝惠皇后時無子,佯為有身,取美人子 名之,殺其母,立所名子為太子。孝惠崩,太子立為帝。 帝壯,或聞其母死,非真皇后子,迺出言曰:「后安能殺 吾母而名我?我未壯,壯即為變。」太后聞而患之,恐其 為亂,迺幽之永巷中,言帝病甚,左右莫得見。太后曰: 「凡有天下治為萬民命者,蓋之如天,容之如地。上有 懽心以安百姓,百姓欣然以事其上,懽欣交通而天 下治。今皇帝病久不已,迺失惑惛亂,不能繼嗣奉宗 廟祭祀,不可屬天下,其代之!」群臣皆頓首言:「皇太后 為天下齊民計,所以安宗廟社稷甚深。」群臣頓首奉 詔。帝廢位,太后幽殺之。五月丙辰,立常山王義為帝, 更名曰弘。不稱元年者,以太后制天下事也。以軹侯 朝為常山王。置太尉官,絳侯勃為太尉。五年八月,淮 陽王薨,以弟壺關侯武為淮陽王。六年十月,太后曰 呂王嘉,居處驕恣,廢之。以肅王台弟呂產為呂王。夏, 赦天下。封齊悼惠王子興居為東牟侯。七年正月,太 后召趙王友,友以諸呂女為后,弗愛,愛他姬。諸呂女 妬,怒去,讒之於太后,誣以罪過,曰:「呂氏安得王?太后 百歲後,吾必擊之。」太后怒,以故召趙王。趙王至,置邸 不見,令衛圍守之,弗與食。其群臣或竊饋,輒捕論之。 趙王餓,乃歌曰:「諸呂用事兮,劉氏危。迫脅王侯兮,彊 授我妃。我妃既妬兮,誣我以惡。讒女亂國兮,上曾不 寤。我無忠臣兮,何故棄國?自決中野兮,蒼天舉直。于 嗟不可悔兮,寧蚤自財。為王而餓死兮,誰者憐之?呂 氏絕理兮,託天報讎。」丁丑,趙王幽死,以民禮葬之長 安民冢次。己丑,日食,晝晦。太后惡之,心不樂,乃謂左 右曰:「此為我也。」二月,徙梁王恢為趙王,呂王產徙為 梁王。梁王不之國,為帝、太傅。立皇子平昌侯太為呂 王。更名梁曰呂,呂曰濟川。太后女弟呂嬃有女為營 陵侯劉澤妻,澤為大將軍。太后王諸呂,恐即崩後劉 將軍為害,乃以劉澤為琅邪王,以慰其心。梁王恢之 徙王趙,心懷不樂。太后以呂產女為趙王后,王后從 官皆諸呂,擅權,微伺趙王,趙王不得自恣。王有所愛 姬,王后使人酖殺之。王乃為《歌〈詩〉》四章,令樂人歌之。 王悲,六月,即自殺。太后聞之,以為王用婦人棄宗廟 禮,廢其嗣。宣平侯張敖卒,以子偃為魯王,敖賜諡為 魯元王。秋,太后使使告代王,欲徙王趙。代王謝,願守 代邊。太傅產、丞相平等言:「武信侯呂祿上侯,位次第 一,請立為趙王。」太后許之,追尊祿父康侯為趙昭王九月,燕靈王建薨,有美人子,太后使人殺之,無後,國 除。八年十月,立呂肅王子東平侯呂通為燕王,封通 弟呂莊為東平侯。三月中,呂后祓,還過軹道,見物如 蒼犬,據高后掖,忽弗復見。卜之,云:「趙王如意為崇。」高 后遂病掖傷。高后為外孫魯元王偃年少,蚤失父母, 孤弱,迺封張敖前姬兩子,侈為新都侯,壽為樂昌侯, 以輔魯元王偃;及封中大謁者張釋為建陵侯,呂榮 為祝茲侯;諸中宦者令丞皆為關內侯,食邑五百戶。 七月中,高后病甚,迺令趙王呂祿為上將軍,軍北軍, 呂王產居南軍。呂太后誡產、祿曰:「高帝已定天下,與 大臣約曰:『非劉氏王者,天下共擊之』。今呂氏王,大臣 弗平,我即崩。帝年少,大臣恐為變,必據兵衛宮,慎毋 送喪,毋為人所制。」辛巳,高后崩。遺詔賜諸侯王各千 金,將、相、列侯、郎、吏皆以秩賜金。大赦天下。以呂王產 為相國,以呂祿女為帝后。高后已葬,以左丞相審食 其為帝。太傅。朱虛侯劉章有氣力,東牟侯興居,其弟 也,皆齊哀王弟,居長安。當是時,諸呂用事擅權,欲為 亂,畏高帝,故大臣絳、灌等未敢發。朱虛侯婦呂祿女, 陰知其謀,恐見誅,乃陰令人告其兄齊王,欲令發兵 西誅諸呂而立朱虛侯,欲從中與大臣為應。齊王欲 發兵,其相弗聽。八月,丙午,齊王欲使人誅相,相召平 乃反,舉兵欲圍王,王因殺其相,遂發兵東,詐奪琅邪 王兵,并將之而西。語在《齊王語》中。齊王乃遺諸侯王 書曰:「高帝平定天下,王諸子弟,悼惠王王齊。悼惠王 薨,孝惠帝使留侯良立臣為齊王。孝惠崩,高后用事, 春秋高,聽諸呂擅廢帝更立,又比殺三趙王,滅梁、趙、 燕以王諸呂,分齊為四。忠臣進諫,上惑亂,弗聽。今高 后崩,而帝春秋富,未能治天下,固恃大臣諸侯;而諸 呂又擅自尊官,聚兵嚴威,劫列侯忠臣,矯制以令天 下,宗廟所以危。寡人率兵入誅不當為王者。」漢聞之, 相國呂產等乃遣潁陰侯灌嬰將兵擊之。灌嬰至滎 陽,乃謀曰:「諸呂權兵關中,欲危劉氏而自立。今我破 齊還報,此益呂氏之資也。」乃留屯滎陽,使使諭齊王 及諸侯,與連和,以待呂氏變,共誅之。齊王聞之,乃還 兵西界待約。呂祿、呂產欲發亂關中,內憚絳侯、朱虛 等,外畏齊、楚兵,又恐灌嬰畔之,欲待灌嬰兵與齊合 而發,猶與未決。當是時,濟川王太、淮陽王武、常山王 朝名為少帝弟,及魯元王呂后外孫,皆年少未之國, 居長安。趙王祿、梁王產各將兵居南北軍,皆呂氏之 人。列侯群臣莫自堅其命,太尉絳侯勃不得入軍中 主兵。曲周侯酈商老病,其子寄與呂祿善。絳侯乃與 丞相陳平謀,使人劫酈商,令其子寄往。紿說呂祿曰: 「高帝與呂后共定天下,劉氏所立九王,呂氏立三王, 皆大臣之議。事已布告諸侯,諸侯皆以為宜。今太后 崩,帝少,而足下佩趙王印,不急之國守藩,乃為上將, 將兵留此,為大臣諸侯所疑。足下何不歸將印,以兵 屬太尉?請梁王歸相國印,與大臣盟而之國,齊兵必 罷,大臣得安,足下高枕而王千里,此萬世之利也!」呂 祿信然其計,欲歸將印,以兵屬太尉,使人報呂產及 諸呂老,人或以為便,或曰不便。計猶豫未有所決。呂 祿信酈寄,時與出游獵,過其姑呂嬃。嬃大怒曰:「若為 將而棄軍,呂氏今無處矣!」乃悉出珠玉寶器散堂下, 曰:「無為他人守也。」左丞相食其免。八月庚申旦,平陽 侯窋行御史大夫事,見相國產計事。郎中令賈壽使 從齊來,因數產曰:「王不蚤之國,今雖欲行,尚可得邪?」 具以灌嬰與齊、楚合從,欲誅諸呂告產,乃趣產急入 宮。平陽侯頗聞其語,乃馳告丞相、太尉。太尉欲入北 軍,不得入。襄平侯通尚符節,乃令持節矯內太尉北 軍。太尉復令酈寄與典客劉揭先說呂祿曰:「帝使太 尉守北軍,欲足下之國,急歸,將印辭去,不然禍且起。」 呂祿以為酈兄不欺己,遂解印屬典客,而以兵授太 尉。太尉將之入軍門,行令軍中曰:「為呂氏右襢,為劉 氏左襢。」軍中皆左襢。為劉氏。太尉行至將軍,呂祿亦 已解上將印去。太尉遂將北軍,然尚有南軍。平陽侯 聞之,以呂產謀告丞相平。丞相平迺召朱虛侯佐太 尉。太尉令朱虛侯監軍門。令平陽侯告衛尉毋入相 國產殿門。呂產不知呂祿已去北軍,迺入未央宮,欲 為亂,殿門弗得入,徘徊往來。平陽侯恐弗勝,馳語太 尉。太尉尚恐不勝,諸呂未敢訟言誅之。迺遣朱虛侯 謂曰:「急入宮衛帝。」朱虛侯請卒,太尉予卒千餘人入 未央宮門,遂見產廷中。日餔時,遂擊產,產走,天風大 起,以故其從官亂,莫敢鬥,逐產殺之。郎中府吏廁中 朱虛侯已殺產。帝命謁者持節勞朱虛侯,朱虛侯欲 奪節信,謁者不肯,朱虛侯則從與載,因節信馳走,斬 長樂衛尉呂。更始還,馳入北軍報太尉,太尉起拜賀。 朱虛侯曰:「所患獨呂產,今已誅,天下定矣。」遂遣人分 部悉捕諸呂,男女無少長皆斬之。辛酉,捕斬呂祿而 笞殺呂嬃,使人誅燕王呂通而廢魯王偃。壬戌,以帝 太傅食其復為左丞相。戊辰,徙濟川王王梁。立趙幽 王子遂為趙王。遣朱虛侯章以誅諸呂氏事告齊王, 令罷兵。灌嬰兵亦罷滎陽而歸。諸大臣相與陰謀曰「少帝及梁淮陽、常山王皆非真孝惠子也。呂后以計 詐名他人子,殺其母,養後宮,令孝惠子之立以為後 及諸王以彊呂氏。今皆已夷滅諸呂而置所立,即長 用事,吾屬無類矣。不如視諸王最賢者立之。」或言:「齊 悼惠王,高帝長子,今其適子為齊王。推本言之,高帝 適長孫可立也。」大臣皆曰:「呂氏以外家惡,而幾危宗 廟,亂功臣。今齊王母家駟鈞,駟鈞,惡人也,即立齊王, 則復為呂氏。」欲立淮南王以為少,母家又惡。迺曰:「代 王方今高帝見子,最長,仁孝寬厚。太后家薄氏謹良, 且立長故順,以仁孝聞於天下。」便迺相與共陰使人 召代王,代王使人辭謝,再反,然後乘六乘傳。後九月 晦日己酉,至長安,舍代邸。大臣皆往謁,奉天子璽上 代王,共尊立為天子。代王數讓,群臣固請,然後聽。東 牟侯興居曰:「誅呂氏吾無功,請得除宮。」迺與太僕汝 陰侯滕公入宮前,謂少帝曰:「足下非劉氏不當立。」乃 顧麾左右執戟者掊兵罷去,有數人不肯去兵,宦者 令張澤諭告,亦去兵。滕公迺召乘輿,車載少帝出。少 帝曰:「欲將我安之乎?」滕公曰:「出就舍,舍少府。」迺奉天 子法駕迎代王於邸,報曰:「宮謹除。」代王即夕入未央 宮,有謁者十人持戟衛端門,曰:「天子在也,足下何為 者而入?」代王迺謂太尉,太尉往諭,謁者十人皆掊兵 而去。代王遂入而聽政。夜,有司分部誅滅梁淮「陽、常 山王及少帝於邸,代王立為天子。」按《高祖本紀》,「漢 元年正月,項羽立沛公為漢王。八月,漢王用韓信之 計,從故道還,襲雍王章邯。邯迎擊漢陳倉,雍兵敗,還 走止戰好畤,又復敗,走廢丘。漢王遂定雍地,東至咸 陽,引兵圍雍王廢丘,而遣諸將略定隴西、北地、上郡。 令將軍薛歐、王吸出武關,因王陵兵南陽,以迎太公、 呂后於沛。」楚聞之,發兵距之陽夏,不得前。令故吳令 鄭昌為韓王,距漢兵。二年,漢王為義帝發喪,劫五諸 侯兵,遂入彭城。項羽聞之,乃引兵去齊,從魯出胡陵, 至蕭,與漢大戰彭城靈壁東睢水上,大破漢軍,多殺 士卒,睢水為之不流。乃取漢王父母妻子於沛,置之 軍中以為質。當是時,諸侯見楚彊,漢敗還,皆去。漢復 為楚塞。王欣亡入楚。呂后兄周呂侯為漢將兵,居下 邑。漢王從之,稍收士卒,軍碭。四年,項羽數擊彭越等, 齊王信又進擊楚。項羽恐,乃與漢王約,中分天下,割 鴻溝而西者為漢,鴻溝而東者為楚。項王歸漢王父 母妻子,軍中皆呼「萬歲。」

按《漢書外戚傳》:「高祖呂皇后,父呂公,單父人也,好相 人。高祖微時,呂公見而異之,乃以女妻高祖,生惠帝 魯元公主。高祖為漢王,元年,封呂公為臨泗侯。二年, 立孝惠為太子。後漢王得定陶,戚姬愛幸,生趙隱王 如意。太子為人仁弱,高祖以為不類已,常欲廢之而 立如意,如意類我。戚姬常從上之關東,日夜啼泣,欲」 立其子。呂后年長,常留守希見,益疏如意,且立為趙 王,留長安,幾代太子者,數賴公卿大臣爭之,及叔孫 通諫,用留侯之策,得無易。呂后為人剛毅,佐高帝定 天下。兄二人皆為列將,從征伐。長兄澤為周呂侯,次 兄釋之為建成侯,逮高祖而侯者三人。高祖四年,臨 泗侯呂公薨。高祖崩,惠帝立呂后為皇太后,迺令永 巷囚戚夫人,髡鉗,衣赭衣,令舂。戚夫人舂且歌曰:「子 為王,母為擄,終日舂薄暮,常與死為伍。相離三千里, 當誰使告女?」太后聞之,大怒,曰:「乃欲倚女子邪!」乃召 趙王誅之。使者三反,趙相周昌不遣。太后召趙相,相 徵至長安,使人復召趙王。王來。惠帝慈仁,知太后怒, 自迎趙王霸上入宮,挾與起居飲食數月。帝晨出射 趙王,不能蚤起。太后伺其獨居,使人持鴆飲之,遲帝 還,趙王死,太后遂斷戚夫人手足,去眼熏耳,飲瘖藥, 使居鞠域中,名曰人彘。居數月,乃召惠帝視《人彘》。帝 視而問,知其戚夫人,迺大哭,因病,歲餘不能起。使人 請太后曰:「此非人所為。臣為太后子,終不能復治天 下。」以此日飲為淫樂,不聽政,七年而崩。太后發喪,哭 而泣不下。留侯子張辟彊為侍中,年十五,謂丞相陳 平曰:「太后獨有帝,今哭而不悲,君知其解未?」陳平曰: 「何解?」辟彊曰:「帝無壯子,太后畏君等。今請拜呂台、呂 產為將,將兵居南北軍,及諸呂皆官居中用事,如此 則太后心安,君等幸脫禍矣。」丞相如辟彊計請之,太 后說其哭,乃哀。呂氏權由此起。迺立孝惠後宮子為 帝,太后臨朝稱制。復殺高祖子趙幽王友、共王恢及 燕靈王建。遂立周呂侯子台為呂王,台弟產為梁王, 建成侯釋之子祿為趙王,台子通為燕王。又封諸呂 凡六人,皆為列侯。追尊父呂公為呂宣王,兄周呂侯 為悼武王。太后持天下八年,病犬禍而崩。病困,以趙 王祿為上將軍,居北軍;梁王產為相國,居南軍。戒產、 祿曰:「高祖與大臣約,非劉氏王者,天下共擊之。今王 呂氏,大臣不平。我即崩,恐其為變,必據兵衛宮,慎毋 送喪,為人所制。」太后崩。太尉周勃、丞相陳平、朱虛侯 劉章等共誅產、祿,悉捕諸呂男女,無少長皆斬之,而 迎立代王,是為孝文皇帝。按《高帝本紀》,單父人呂 公,善沛令,避仇,從之客,因家沛焉。沛中豪傑吏聞令有重客,皆往賀。蕭何為主吏,主進,令諸大夫曰:進不 滿千錢,坐之堂下。高祖為亭長,素易諸吏,乃紿為謁 曰「賀錢萬」,實不持一錢。謁入。呂公大驚,起迎之門。呂 公者,好相人,見高祖狀貌,因重敬之,引入坐上坐。蕭 何曰:「劉季固多大言,少成事。」高祖因狎侮諸客,遂坐 上坐,無所詘。酒闌,呂公因目固留。高祖竟酒後,呂公 曰:「臣少好相人,相人多矣,無如季相,願季自愛。臣有 息女,願為箕箒妾。」酒罷,呂媼怒。呂公曰:「公始常欲奇 此女,與貴人沛令善。」公求之不與。何自妄許與劉季。 呂公曰:「此非兒女子所知。」卒與高祖。呂公女即呂后 也,生孝惠帝、魯元公主。高祖嘗告歸之田,呂后與兩 子居田中,有一老父過請飲,呂后因餔之。老父相后 曰:「夫人天下貴人也。」令相兩子見。孝惠帝,曰:「夫人所 以貴者,乃此男也。」相魯元公主亦皆貴。老父已去,高 祖適從旁舍來,呂后具言:「客有過,相我子母皆大貴。」 高祖問曰:「未遠。」乃追及,問老父,老父曰:「鄉者夫人兒 子皆以君,君相貴,不可言。」高祖乃謝曰:「誠如父言,不 敢忘德。」及高祖貴,遂不知老父處。

惠帝張皇后编辑

按《漢書外戚傳》:「孝惠張皇后,宣平侯敖尚帝姊魯元 公主,有女。惠帝即位,呂太后欲為重親,以公主女配 帝為皇后。欲其生子,萬方終無子,乃使陽為有身,取 後宮美人子名之,殺其母,立所名子為太子。惠帝崩, 太子立為帝四年,迺自知非皇后所出,言曰:『太后安 能殺吾母而名我?我壯即為所為』。太后聞而患之,恐」 其作亂,乃幽之永巷,言帝病甚,左右莫得見,太后下 詔廢之,語在《高后紀》,遂幽死。更立恆山王弘為皇帝, 而以呂祿女為皇后,欲連根固本,牢甚然而無益也。 呂太后崩,大臣正之,卒滅呂氏。少帝、恆山、淮南、濟川 王皆以非孝惠子誅。獨置孝惠皇后,廢處北宮。孝文 後元年薨,葬安陵,不起墳。

孝文帝竇皇后编辑

按《史記外戚世家》:竇太后,趙之清河觀津人也。呂太 后時,竇姬以良家子入宮侍太后,太后出宮人以賜 諸王各五人,竇姬與在行中。竇姬家在清河,如趙近 家,請其主遣宦者吏:「『必置我籍趙之伍中』。宦者忘之, 誤置其籍代伍中。」籍奏,詔可,當行,竇姬涕泣,怨其宦 者,不欲往相彊,迺肯行。至代,代王獨幸竇姬,生女嫖, 後生兩男而代王。王后生四男,先代王未入立為帝, 而王后卒後,代王立為帝,而王后所生四男更病死。 孝文帝立數月,公卿請立太子,而竇姬長男最長,立 為太子。立竇姬為皇后,女嫖為長公主。其明年,立少 子武為代王。已而又徙梁,是為梁孝王。竇皇后親早 卒,葬觀津。於是薄太后乃詔有司,追尊竇后父為安 成侯,母曰安成夫人,令清河置園邑二百家,長丞奉 守,比靈文園法。竇皇后兄竇長君,弟曰竇廣國,字少 君。少君年四五歲時,家貧,為人所略,賣其家,不知其 處。傳十餘家,至宜陽,為其主入山作炭,寒臥岸下百 餘人,岸崩,盡壓殺臥者。少君獨得脫,不死。自卜數日 當為侯。從其家之長安。聞竇皇后新立,家在觀津,姓 竇氏。廣國去時雖小,識其縣名及姓,又常與其姊採 桑墮,用為符信,上書自陳。竇皇后言之於文帝,召見 問之,具言其故,果是。又復問他何以為驗?對曰:「姊去 我西時,與我決於傳舍中,丐沐,沐我請食飯,我乃去。」 於是竇后持之而泣,泣涕交橫下。侍御左右皆伏地 泣,助皇后悲哀,乃厚賜田宅金錢,封公昆弟家於長 安。絳侯、灌將軍等曰:「吾屬不死,命乃且縣此兩人。兩 人所出微,不可不為擇師傅賓客,又復效呂氏大事 也。」於是乃選長者士之有節行者與居。竇長君、少君 由此為退讓君子,不敢以尊貴驕人。竇皇后病失明。 文帝幸邯鄲慎夫人、尹姬,皆毋子。孝文帝崩,孝景帝 立,乃封廣國為章武侯。長君前死,封其子彭祖為南 皮侯。吳楚反時,竇太后從昆弟子竇嬰任俠自喜,將 兵,以軍功為魏,其侯竇氏凡三人為侯。竇太后好黃 帝、《老子》言,帝及太子諸竇不得不讀黃帝、《老子》,尊其 術。竇太后後孝景帝六歲,建元六年崩,合葬霸陵。遺 詔盡以東宮金錢財物賜長公主嫖

景帝王皇后编辑

按《史記外戚世家》:王太后,槐里人,母曰臧兒。臧兒者, 故燕王臧荼孫也。臧兒嫁為槐里王仲妻,生男曰信 與兩女。而仲死,臧兒更嫁長陵田氏,生男蚡、勝。臧兒 長女嫁為金王孫婦,生一女矣。而臧兒卜筮之,曰:「兩 女皆當貴。」因欲奇兩女,乃奪金氏。金氏怒,不肯予決, 乃內之太子宮。太子幸愛之,生三女一男。男方在身 時,王美人夢日入其懷,以告太子,太子曰:「此貴徵也。」 未生而孝文帝崩。孝景帝即位,王夫人生男。先是臧 兒又入其少女兒姁兒,姁生四男。景帝為太子時,薄 太后以薄氏女為妃。及景帝立,立妃曰薄皇后。皇后 毋子毋寵。薄太后崩,廢薄皇后。景帝長男榮,其母栗 姬,栗姬齊人也。立榮為太子。長公主嫖有女,欲予為 妃。栗姬妒,而景帝諸美人皆因長公主見景帝得貴幸,皆過栗姬。栗姬日怨怒,謝長公主,不許。長公主欲 予王夫人,王夫人許之。長公主怒而日讒栗姬短於 景帝,曰:栗姬與諸貴夫人幸姬會,常使侍者祝唾其 背,挾邪媚道。景帝以故望之。景帝嘗體不安,心不樂, 屬諸子為王者於栗姬,曰:「百歲後,善視之。」栗姬怒不 肯應,言不遜,景帝恚心嗛之而未發也。長公主日譽 王夫人男之美,景帝亦賢之。又有曩者所夢日符,計 未有所定。王夫人知帝望栗姬,因怒未解,陰使人趣 大臣立栗姬為皇后。《大行奏》事畢,曰:「子以母貴,母以 子貴。今太子母無號,宜立為皇后。」景帝怒曰:「是而所 宜言邪?」遂案誅大行而廢太子為臨江王。栗姬愈恚 恨,不得見,以憂死。卒立王夫人為皇后,其男為太子。 封皇后兄信為蓋侯。景帝崩,太子襲號為皇帝,尊皇 太后母臧兒為平原君。封田蚡為武安侯,勝為周陽 侯。景帝十三男,一男為帝,十二男皆為王。而兒、姁早 卒,其四子皆為王。王太后長女號曰平陽「公主」,次為 南宮公主,次為林慮公主。蓋侯信好酒。田蚡勝貪,巧 於文辭。王仲早死,葬槐里,追尊為共侯,置園邑二百 家。及平原君卒,從田氏葬長陵,置園比共侯園。而王 太后後孝景帝十六歲,以元朔四年崩,合葬陽陵。王 太后家凡三人為侯。

按褚先生曰:臣為郎時,問習漢家故事者鍾離生曰: 王太后在民間時所生子女者,父為金王孫。王孫已 死,景帝崩後,武帝已立,王太后獨在。而韓王孫名嫣, 素得幸武帝,承間白言太后有女在長陵也。武帝曰: 「何不早言?」乃使使往先視之,在其家。武帝乃自往迎 取之。蹕道先驅旄騎出橫城門,乘輿馳至長陵,當小 市西入里,里門閉,暴開門,乘輿直入此里。通至金氏 門外止使武騎圍其宅,為其亡走,身自往取,不得也。 即使左右群臣入呼求之。家人驚恐,女亡匿內中床 下,扶持出門,令拜謁。武帝下車泣曰:「嚄大姊,何藏之 深也?」詔副車載之,迴車馳還,而直入長樂宮。行詔門 著,引籍。通到,謁太后。太后曰:「帝倦矣,何從來?」帝曰:「今 者至長陵,得臣姊與俱來。」顧曰:「謁太后。」太后曰:「女某 邪?」曰:「是也。」太后為下泣,女亦伏地泣。武帝奉酒前為 壽,奉錢千萬,奴婢三百人,公田百頃,甲第以賜姊。太 后謝曰:「為帝費焉。」於是召平陽主、南宮主、林慮主三 人俱來謁見姊,因號曰脩成君。有子男一人,女一人。 男號為脩成子仲,女「為諸侯王王后。此二子非劉氏, 以故太后憐之。脩成子仲驕恣陵折,吏民皆患苦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