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宮闈典/第031卷

明倫彙編 宮闈典 第三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三十一卷
明倫彙編 宮闈典 第三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宮闈典

 第三十一卷目錄

 皇后部列傳二

  漢二

  武帝陳皇后    武帝衛皇后

  昭帝上官皇后   宣帝許皇后

  宣帝霍皇后    宣帝王皇后

  元帝王皇后    成帝許皇后

  成帝趙皇后    平帝王皇后

宮闈典第三十一卷

皇后部列傳二编辑

漢二编辑

武帝陳皇后编辑

按《漢書·外戚傳》:孝武陳皇后,長公主嫖女也。曾祖父 陳嬰與項羽俱起,後歸漢,為堂邑侯。傳子至孫午,午 尚長公主,生女。初,武帝得立為太子,長主有力,取主 女為妃。及帝即位,立為皇后,擅寵驕貴,十餘年而無 子,聞衛子夫得幸,幾死者數焉。上愈怒。后又挾婦人 媚道,頗覺。元光五年,上遂窮治之,女子楚服等坐為 皇后巫蠱祠祭祝詛,大逆無道,相連及誅者三百餘 人。楚服梟首於市。使有司賜皇后策曰:皇后失序,惑 於巫祝,不可以承天命。其上璽綬,罷退居長門宮。明 年,堂邑侯午薨,主男須嗣侯。主寡居,私近董偃。十餘 年,主薨。須坐淫亂,兄弟爭財,當死,自殺,國除。後數年, 廢后乃薨,葬霸陵郎官亭東。

武帝衛皇后编辑

按《史記》:外戚世家衛皇后宇子夫,生微矣。蓋其家號 曰衛氏,出平陽侯邑。子夫為平陽主謳者。武帝初即 位,數歲無子。平陽主求諸良家子女十餘人,飾置家。 武帝祓霸上還,因過平陽主。主見所侍美人。上弗說。 既飲,謳者進,上望見,獨說衛子夫。是日,武帝起更衣, 子夫侍尚衣軒中,得幸。上還坐,驩甚。賜平陽主金千 斤。主因奏子夫奉送入宮。子夫上車,平陽主拊其背 曰:行矣,強飯,勉之。即貴,無相忘。入宮歲餘,竟不復幸。 武帝擇宮人不中用者,斥出歸之。衛子夫得見,涕泣 請出。上憐之,復幸,遂有身,尊寵日隆。召其兄衛長君 弟青為侍中。而子夫後大幸,有寵,凡生三女一男。男 名據。初,上為太子時,娶長公主女為妃。立為帝,妃立 為皇后,姓陳氏,無子。上之得為嗣,大長公主有力焉, 以故陳皇后驕貴。聞衛子夫大幸,恚,幾死者數矣。上 愈怒。陳皇后挾婦人媚道,其事頗覺,於是廢陳皇后, 而立衛子夫為皇后。陳皇后母大長公主,景帝姊也, 數讓武帝姊平陽公主曰:帝非我不得立,已而棄捐 吾女,壹何不自喜而倍本乎。平陽公主曰:用無子故 廢爾。陳皇后求子,與醫錢凡九千萬,然竟無子。衛子 夫已立為皇后,先是衛長君死,乃以衛青為將軍,擊 胡有功,封為長平侯。青三子在襁褓中,皆封為列侯。 及衛皇后所謂姊衛少兒,少兒生子霍去病,以軍功 封冠軍侯,號驃騎將軍。青號大將軍。立衛皇后子據 為太子。衛氏枝屬以軍功起家,五人為侯。及衛后色 衰,趙之王夫人幸,有子,為齊王。王夫人早卒。而中山 李夫人有寵,有男一人,為昌邑王。李夫人早卒,其兄 李延年以音幸,號協律。協律者,故倡也。兄弟皆坐姦, 族。是時其長兄廣利為貳師將軍,伐大宛,不及誅,還, 而上既夷李氏,後憐其家,乃封為海西侯。他姬子二 人為燕王、廣陵王。其母無寵,以憂死。及李夫人卒,則 有尹倢GJfont之屬,更有寵。然皆以倡見,非王侯有土之 士女,不可以配人主也。

按《漢書·外戚傳》:后入宮歲餘,不復幸。武帝擇宮人不 中用者斥出之,子夫得見,涕泣請出。上憐之,復幸,遂 有身,尊寵。召其兄衛長君、弟青侍中。而子夫生三女, 元朔元年生男據,遂立為皇后。先是衛長君死,乃以 青為將軍,擊匈奴有功,封長平侯。青三子在襁褓中, 皆為列侯。及皇后姊子霍去病亦以軍功為冠軍侯, 至大司馬驃騎將軍。青為大司馬大將軍。衛氏支屬 侯者五人。青還,尚平陽主。皇后立七年,而男立為太 子。後色衰,趙之王夫人、中山李夫人有寵,皆早卒。後 有尹倢GJfont、鉤弋夫人更幸。衛后立三十八年,遭巫蠱 事起,江充為姦,太子懼不能自明,遂與皇后共誅充, 發兵,兵敗,太子亡走。詔遣宗正劉長樂、執金吾劉敢 奉策收皇后璽綬,自殺。黃門蘇文、姚定漢輿置公車 令空舍,盛以小棺,瘞之城南桐柏。衛氏悉滅。宣帝立, 乃改葬衛后,追諡曰思后,置園邑三百家,長丞周衛 奉守焉。

昭帝上官皇后编辑

按《漢書·外戚傳》:孝昭上官皇后。祖父桀,隴西上邦人 也。少時為羽林期門郎,從武帝上甘泉,天大風,車不 得行,解蓋授桀。桀奉蓋,雖風常屬車;雨下,蓋輒御。上 奇其材力,遷未央GJfont令。上嘗體不安,及愈,見馬,馬多 瘦,上大怒:令以我不復見馬邪。欲下吏,桀頓首曰:臣 聞聖體不安,日夜憂懼,意誠不在馬。言未卒,泣數行下。上以為忠,由是親近,為侍中,稍遷至太僕。武帝疾 病,以霍光為大將軍,太僕桀為左將軍,皆受遺詔輔 少主。以前捕斬反者莽通功,封桀為安陽侯。初,桀子 安取霍光女,結婚相親,光每休沐出,桀常代光入決 事。昭帝始立,年八歲,帝長姊鄂邑蓋長公主居禁中, 共養帝。蓋主私近子客河間丁外人。上與大將軍聞 之,不絕主驩,有詔外人侍長主。長主內周陽氏女,令 配耦帝。時上官安有女,即霍光外孫,安因光欲內之。 光以為尚幼,不聽。安素與丁外人善,說外人曰:聞長 主內女,安子容貌端正,誠因長主時得入為后,以臣 父子在朝而有椒房之重,成之在於足下,漢家故事 常以列侯尚王,足下何憂不封侯乎。外人喜,言於長 主。長主以為然,詔召安女入為倢GJfont,安為騎都尉。月 餘,遂立為皇后,年甫六歲。安以后父封桑樂侯,食邑 千五百戶,遷車騎將軍,日以驕淫。受賜殿中,出對賓 客言:與我婿飲,大樂。見其服飾,使人歸,欲自燒物。安 醉則裸行內,與後母及父諸良人、侍御皆亂。子病死, 仰而罵天。數守大將軍光,為丁外人求侯,及桀欲妄 官祿外人,光執正,皆不聽。又桀妻父所幸充國為太 醫監,闌入殿中,下獄當死。冬月且盡,蓋主為充國入 馬二十匹贖罪,迺得減死論。於是桀、安父子深怨光 而重德蓋主。知燕王旦帝兄,不得立,亦怨望,桀、安即 記光過失予燕王,令上書告之,又為丁外人求侯。燕 王大喜,上書稱:子路喪姊,期而不除,孔子非之。子路 曰:由不幸寡兄弟,不忍除之。故曰:觀過知仁。今臣與 陛下獨有長公主為姊,陛下幸使丁外人侍之,外人 宜蒙爵號。書奏,上以問光,光執不許。及告光罪過,上 又疑之,愈親光而疏桀、安。桀、安寖恚,遂結黨與謀殺 光,誘徵燕王至而誅之,因廢帝而立桀。或曰:當如皇 后何。安曰:逐糜之狗,當顧菟邪。且用皇后為尊,一旦 人主意有所移,雖欲為家人亦不可得,此百世之一 時也。事發覺,燕王、蓋主皆自殺。語在霍光傳。桀、安宗 族既滅,皇后以年少不與謀,亦光外孫,故得不廢。皇 后母前死,葬茂陵郭東,追尊曰敬夫人,置園邑二百 家,長丞奉守如法。皇后自使私奴婢守桀、安蒙。光欲 皇后擅寵有子,帝時體不安,左右及醫皆阿意,言宜 禁內,雖宮人使令皆為窮GJfont,多其帶,後宮莫有進者。 皇后立十歲而昭帝崩,后年十四五云。昌邑王賀徵 即位,尊皇后為皇太后。光與太后共廢王賀,立孝宣 帝。宣帝即位,為太皇太后。凡立四十七年,年五十二, 建昭二年崩,合葬平陵。

宣帝許皇后编辑

按《漢書·外戚傳》:孝宣許皇后,元帝母也。父廣漢,昌邑 人,少時為昌邑王郎。從武帝上甘泉,誤取它郎鞍以 被其馬,發覺,吏劾從行而盜,當死,有詔募下蠶室。後 為宦者丞。上官桀謀反時,廣漢部索,其殿中廬有索 長數尺可以縛人者數千枚,滿一篋緘封,廣漢索不 得,它吏往得之。廣漢坐論為鬼薪,輸掖庭,後為暴室 嗇夫。時宣帝養於掖庭,號皇曾孫,與廣漢同寺居。時 掖庭令張賀,本衛太子家吏,及太子敗,賀坐下刑,以 舊恩養視皇曾孫甚厚。及曾孫壯大,賀欲以女孫妻 之。是時,昭帝始冠,長八尺二寸。賀弟安世為右將軍, 與霍將軍同心輔政,聞賀稱譽皇曾孫,欲妻以女,安 世怒曰:曾孫迺衛太子後也,幸得以庶人衣食縣官, 足矣,勿復言子女事。於是賀止。時許廣漢有女平君, 年十四五,當為內者令歐侯氏子婦。臨當入,歐侯氏 子死。其母將行卜相,當大貴,母獨喜。賀聞許嗇夫有 女,迺置酒請之,酒酣,為言曾孫體近,下人,乃關內侯, 可妻也。廣漢許諾。明日嫗聞之,怒。廣漢重令為介,遂 與曾孫,一歲生元帝。數月,曾孫立為帝,平君為倢GJfont。 是時,霍將軍有小女,與皇太后有親。公卿議更立皇 后,皆心儀霍將軍女,亦未有言。上乃詔求微時故劍, 大臣知指,白立許倢GJfont為皇后。既立,霍光以后父廣 漢刑人不宜君國,歲餘乃封為昌成君。霍光夫人顯 欲貴其小女,道無從。明年,許皇后當娠,病。女醫淳于 衍者,霍氏所愛,嘗入宮侍皇后疾。衍夫賞為掖庭戶 衛,謂衍可過辭霍夫人行,為我求安池監。衍如言報 顯。顯因生心,辟左右,字謂衍:少夫幸報我以事,我亦 欲報少夫,可乎。衍曰:夫人所言,何等不可者。顯曰:將 軍素愛小女成君,欲奇貴之,願以累少夫。衍曰:何謂 邪。顯曰:婦人免乳大故,十死一生。今皇后當免身,可 因投毒藥去也,成君即得為皇后矣。如蒙力事成,富 貴與少夫共之。衍曰:藥雜治,當先嘗,安可。顯曰:在少 夫為之耳。將軍領天下,誰敢言者。緩急相護,但恐少 君無意耳。衍良久曰:願盡力。即擣附子,齎入長定宮。 皇后免身後,衍取附子并合大醫大丸以飲皇后。有 頃曰:我頭岑岑也,藥中得無有毒。對曰:無有。遂加煩 懣,崩。衍出,過見顯,相勞問,亦未敢重謝衍。後人有上 書告諸醫侍疾無狀者,皆收繫詔獄,劾不道。顯恐事 急,即以狀具語光,因曰:既失計為之,無令吏急衍。光 驚鄂,默然不應。其後奏上,署衍勿論。許后立三年而崩,諡曰恭哀皇后,葬杜南,是為杜陵南園。後五年,立 皇太子,迺封太子外祖父昌成君廣漢為平恩侯,位 特進。後四年,復封廣漢兩弟,舜為博望侯,延壽為樂 成侯。許氏侯者凡三人。廣漢薨,諡曰戴侯,無子,絕。葬 南園旁,置邑三百家,長丞奉守如法。宣帝以延壽為 大司馬車騎將軍,輔政。元帝即位,復封延壽中子嘉 為平恩侯,奉戴侯後,亦為大司馬車騎將軍。

宣帝霍皇后编辑

按《漢書·外戚傳》:孝宣霍皇后,大司馬大將軍博陸侯 光女也。母顯,既使淳于衍陰殺許后,顯因為成君衣 補,治入宮具,勸光內之,果立為皇后。初許后起微賤, 登至尊日淺,從官車服甚節儉,五日一朝皇太后於 長樂宮,親奉案上食,以婦道共養。及霍后立,亦修許 后故事。而皇太后親霍后之姊子,故常竦體,敬而禮 之。皇后轝駕侍從甚盛,賞賜官屬以千萬計,與許后 時縣絕矣。上亦寵之,顓房燕。立三歲而光薨。後一歲, 上立許后男為太子,昌成君者為平恩侯。顯怒恚不 食,歐血,曰:此乃民間時子,安得立。即后有子,反為王 邪。復教皇后令毒太子。皇后數召太子賜食,保阿輒 先嘗之,后挾毒不得行。後殺許后事頗泄,顯遂與諸 婿昆弟謀反,發覺,皆誅滅。使有司賜皇后策曰:皇后 熒惑失道,懷不德,挾毒與母博陸宣成侯夫人顯謀 欲危太子,無人母之恩,不宜奉宗廟衣服,不可以承 天命。嗚呼哀哉。其退避宮,上璽綬有司。霍后立五年, 廢處昭臺宮。後十二歲,徙雲林館,迺自殺,葬昆吾亭 東。初,霍光及兄驃騎將軍去病皆自以功伐封侯居 位,宣帝以光故,封去病孫山、山弟雲皆為列侯,侯者 前後四人。

宣帝王皇后编辑

按《漢書·外戚傳》:孝宣王皇后。其先高祖時有功賜爵 關內侯,自沛徙長陵,傳爵至后父奉光。奉光少時好 鬥雞,宣帝在民間數與奉光會,相識。奉光有女年十 餘歲,每當適人,所當適輒死,故久不行。及宣帝即位, 召入後宮,稍進為倢GJfont。是時,館陶王母華倢GJfont及淮 陽憲王母張倢GJfont、楚孝王母衛倢GJfont皆愛幸。霍皇后 廢後,上憐許太子蚤失母,幾為霍氏所害,於是乃選 後宮素謹慎而無子者,遂立王倢GJfont為皇后,令母養 太子。自為后後,希見無寵。封父奉光為邛成侯。立十 六年,宣帝崩,元帝即位,為皇太后。封太后兄舜為安 平侯。後二年,奉光薨,諡曰共侯,葬長門南,置園邑三 百家,長丞奉守如法。元帝崩,成帝即位,為太皇太后。 復爵太皇太后弟駿為關內侯,食邑千戶。王氏列侯 二人,關內侯一人。舜子章,章從弟咸,皆至左右將軍。 時成帝母亦姓王氏,故世號太皇太后為邛成太后。 邛成太后凡立四十九年,年七十餘,永始元年崩,合 葬杜陵,稱東園。奉光孫勳坐法免。元始中,成帝太后 下詔曰:孝宣王皇后,朕之姑,深念奉質共修之義,恩 結于心。惟邛成共侯國廢祀絕,朕甚閔焉。其封共侯 曾孫堅固為邛成侯。至王莽乃絕。

元帝王皇后编辑

按《漢書·元后傳》:孝元皇后,王莽之姑也。莽自謂黃帝 之後,其自本曰:黃帝姓姚氏,八世生虞舜。舜起媯汭, 以媯為姓。至周武王封舜後媯滿於陳,是為胡公,十 三世生完。完字敬仲,奔齊,齊桓公以為卿,姓田氏。十 一世,田和有齊國,三世稱王,至王建為秦所滅。項羽 起,封建孫安為濟北王。至漢興,安失國,齊人謂之王 家,因以為氏。文、景間,安孫遂字伯紀,處東平陵,生賀, 字翁孺。為武帝繡衣御史,逐捕魏郡群盜堅盧等黨 與,及吏畏懦逗遛當坐者,翁孺皆縱不誅。它部御史 暴勝之等奏殺二千石,誅千石以下,及通行飲食坐 連及者,大部至斬萬餘人,語見酷吏傳。翁孺以奉使 不稱免,嘆曰:吾聞活千人有封子孫,吾所活者萬餘 人,後世其興乎。翁孺既免,而與東平陵終氏為怨,迺 徙魏郡元城委粟里,為三老,魏郡人德之。元城建公 曰:昔春秋沙麓崩,晉史卜之,曰:陰為陽雄,土火相乘, 故有沙麓崩。後六百四十五年,宜有聖女興。其齊田 乎。今王翁孺徙,正直其地,日月當之。元城郭東有五 鹿之虛,即沙鹿地也。後八十年,當有貴女興天下云。 翁孺生禁,字稚君,少學法律長安,為廷尉史。本始三 年,生女政君,即元后也。禁有大志,不修廉隅,好酒色, 多取傍妻,凡有四女八男:長女君俠,次即元后政君, 次君力,次君弟;長男鳳孝卿,次曼元卿,譚子元,崇少 子,商子夏,立子叔,根稚卿,逢時季卿。唯鳳、崇與元后 政君同母。母,適妻,魏郡李氏女也。後以GJfont去,更嫁為 河內苟賓妻。初,李親任政君在身,任懷任夢月入其懷。 及壯大,婉順得婦人道。嘗許嫁未行,所許者死。後東 平王聘政君為姬,未入,王薨。禁獨怪之,使卜數者相 政君,當大貴,不可言。禁心以為然,迺教書,學鼓琴。五 鳳中,獻政君,年十八矣,入掖庭為家人子。歲餘,會皇 太子所愛幸司馬良娣病,且死,謂太子曰:妾死非天 命,迺諸娣妾良人更祝詛殺我。太子憐之,且以為然。及司馬良娣死,太子悲恚發病,忽忽不樂,因以過怒 諸娣妾,莫得進見者。久之,宣帝聞太子恨過諸娣妾, 欲順適其意,迺令皇后擇後宮家人子可以虞侍太 子者,政君與在其中。及太子朝,皇后迺見政君等五 人,微令旁長御問知太子所欲。太子殊無意於五人 者,不得已於皇后,彊應曰:此中一人可。是時政君坐 近太子,又獨衣絳緣諸于,長御即以為是。皇后使侍 中杜輔、掖庭令濁賢交送政君太子宮,見丙殿。得御 幸,有身。先是者,太子後宮娣妾以十數,御幸久者七 八年,莫有子,及王妃壹幸而有身。甘露三年,生成帝 于甲館畫堂,為世適皇孫。宣帝愛之,自名曰驁,字太 孫,常置左右。後三年,宣帝崩,太子即位,是為孝元帝。 立太孫為太子,以母王妃為倢GJfont,封父禁為陽平侯。 後三日,倢GJfont立為皇后,禁位特進,禁弟弘至長樂衛 尉。永光三年,禁薨,諡曰頃侯。長子鳳嗣侯,為衛尉侍 中。皇后自有子後,希復進見。太子壯大,寬博恭慎,語 在成紀。其後幸酒,樂燕樂,元帝不以為能。而傅昭儀 有寵于上,生定陶共王。王多材蓺,上甚愛之,坐則側 席,行則同輦,常有意欲廢太子而立共王。時鳳在位, 與皇后、太子同心憂懼,賴侍中史丹擁右太子,語在 丹傳。上亦以皇后素謹慎,而太子先帝所常留意,故 得不廢。元帝崩,太子立,是為孝成帝。尊皇后為皇太 后,以鳳為大司馬大將軍領尚書事,益封五千戶。王 氏之興自鳳始。又封太后同母弟崇為安成侯,食邑 萬戶。鳳庶弟譚等皆賜爵關內侯,食邑。其夏,黃霧四 塞終日。天子以問諫大夫楊興、博士駟勝等,對皆以 為陰盛侵陽之氣也。高祖之約也,非功臣不侯,今太 后諸弟皆以無功為侯,非高祖之約,外戚未曾有也, 故天為見異。言事者多以為然。鳳于是懼,上書辭謝 曰:陛下即位,思慕諒闇,故詔臣鳳典領尚書事,上無 以明聖德,下無以益政治。今有茀星天地赤黃之異, 咎在臣鳳,當伏顯戮,以謝天下。今諒闇已畢,大義皆 舉,宜躬親萬機,以承天心。因乞骸骨辭職。上報曰:朕 承先帝聖緒,涉道未深,不明事情,是以陰陽錯繆,日 月無光,赤黃之氣,充塞天下。咎在朕躬,今大將軍迺 引過自予,欲上尚書事,歸大將軍印綬,罷大司馬官, 是明朕之不德也。朕委將軍以事,誠欲庶幾有成,顯 先祖之功德。將軍其專心固意,輔朕之不逮,毋有所 疑。後五年,諸吏散騎安成侯崇薨,諡曰共侯。有遺腹 子奉世嗣侯,太后甚哀之。明年,河平二年,上悉封舅 譚為平阿侯,商成都侯,立紅陽侯,根曲陽侯,逢時高 平侯。五人同日封,故世謂之五侯。太后同產唯曼蚤 卒,餘畢侯矣。太后母李親,苟氏妻,生一男名參,寡居。 頃侯禁在時,太后令禁還李親。太后憐參,欲以田蚡 為比而封之。上曰:封田氏,非正也。以參為侍中水衡 都尉。王氏子弟皆卿大夫侍中諸曹,分據執官滿朝 廷。大將軍鳳用事,上遂謙讓無所顓。左右常薦光祿 大夫劉向少子歆通達有異材。上召見歆,誦讀詩賦, 甚說之,欲以為中常侍,召取衣冠。臨當拜,左右皆曰: 未曉大將軍。上曰:此小事,何須關大將軍。左右叩頭 爭之。上於是語鳳,鳳以為不可,迺止。其見憚如此。上 即位數年,無繼嗣,體常不平。定陶共王來朝,太后與 上承先帝意,遇共王甚厚,賞賜十倍于它王,不以往 事為纖介。共王之來朝也,天子留,不遣歸國。上謂共 王:我未有子,人命不諱,一朝有它,且不復相見。爾長 留侍我矣。其後天子疾益有瘳,共王因留國邸,旦夕 侍上,上甚親重。大將軍鳳心不便共王在京師,會日 蝕,鳳因言日蝕陰盛之象,為非常異。定陶王雖親,於 禮當奉藩在國。今留侍京師,詭正今常,故天見戒。宜 遣王之國。上不得已於鳳而許之。共王辭去,上與相 對涕泣而決。京兆尹王章素剛直敢言,以為鳳建遣 共王之國非是,迺奏封事言日蝕之咎矣。天子召見 章,延問以事,章對曰:天道聰明,佑善而災惡,以瑞異 為符效。今陛下以未有繼嗣,引近定陶王,所以承宗 廟,重社稷,上順天心,下安百姓。此正議善事,當有祥 瑞,何故致災異。災異之發,為大臣顓政者也。今聞大 將軍猥歸日蝕之咎於定陶王,建遣之國,苟欲使天 子孤立於上,顓擅朝事以便其私,非忠臣也。且日蝕, 陰侵陽臣顓君之咎,今政事大小皆自鳳出,天子曾 不壹舉手,鳳不內省責,反歸咎善人,推遠定陶王。且 鳳誣罔不忠,非一事也。前丞相樂昌侯商本以先帝 外屬,內行篤,有威重,位歷將相,國家柱石臣也,其人 守正,不肯詘節隨鳳委曲,卒用閨門之事為鳳所罷, 身以憂死,眾庶愍之。又鳳知其小婦弟張美人已嘗 適人,於禮不宜配御至尊,託以為宜子,內之後宮,苟 以私其妻弟。聞張美人未嘗任身就館也。且羌俗尚 殺首子以盪腸正世,況於天子而近已出之女也。此 三者皆大事,陛下所自見,足以知其餘,及它所不見 者。鳳不可令久典事,宜退使就第,選忠賢以代之。自 鳳之白罷商後遣定陶王也,上不能平。及聞章言,天 子感寤,納之,謂章曰:微京兆尹直言,吾不聞社稷計。且唯賢知賢,君試為朕求可以自輔者。於是章奏封 事,薦中山孝王舅琅邪太守馮野王先帝時歷二卿, 忠信質直,知謀有餘。野王以王舅出,以賢復入,明聖 主樂進賢也。上自為太子時數聞野王先帝名卿,聲 譽出鳳遠甚,方倚欲以代鳳。初,章每召見,上輒辟左 右。時太后從弟長樂衛尉弘子侍中音獨側聽,具知 章言,以語鳳。鳳聞之,稱病出就第,上疏乞骸骨,謝上 曰:臣材駑愚戇,得以外屬兄弟七人封為列侯,宗族 蒙恩,賞賜無量。輔政出入七年,國家委任臣鳳,所言 輒聽,薦士常用。無一功善,陰陽不調,災異數見,咎在 臣鳳奉職無狀,此臣一當退也。五經傳記,師所誦說, 咸以日蝕之咎在於大臣非其人,易曰折其右肱,此 臣二當退也。河平以來,臣久病連年,數出在外,曠職 素餐,此臣三當退也。陛下以皇太后故不忍誅廢,臣 猶自知當遠流放,又重自念,兄弟宗族所蒙不測,當 殺身靡骨死輦轂下,不當以無益之故有離寑門之 心。誠歲餘以來,所苦加侵,日月益甚,不勝大願,願乞 骸骨,歸自治養,冀賴陛下神靈,未埋髮齒,期月之間, 幸得瘳愈,復望帷幄,不然,必寘溝壑。臣以非材見私, 天下知臣受恩深也;以病得全骸骨歸,天下知臣被 恩見哀,重巍巍也。進退於國為厚,萬無纖介之議。唯 陛下哀憐。其辭指甚哀,太后聞之為垂涕,不御食。上 少而親倚鳳,弗忍廢,迺報鳳曰:朕秉事不明,政事多 闕,故天變屢臻,咸在朕躬。將軍迺深引過自予,欲乞 骸骨而退,則朕將何嚮焉。書不云乎。公毋困我。務專 精神,安心自持,期于亟瘳,稱朕意焉。于是鳳起視事。 上使尚書劾奏章知野王前以王舅出補吏,而私薦 之,欲令在朝阿附諸侯;又知張美人體御至尊,而妄 稱引羌胡殺子蕩腸,非所宜言。遂下章吏。廷尉致其 大逆罪,以為比上夷狄,欲絕繼嗣之端;背畔天子,私 為定陶王。章死獄中,妻子徙合浦。自是公卿見鳳,側 目而視,郡國守相刺史皆出其門。又以侍中太僕音 為御史大夫,列於三公。而五侯群弟,爭為奢侈,賂遺 珍寶,四面而至;後庭姬妾,各數十人,僮奴以千百數, 羅鐘磬,舞鄭女,作倡優,狗馬馳逐;大治第室,起土山 漸臺,洞門高廊閣道,連屬彌望。百姓歌之曰:五侯初 起,曲陽最怒,壞決高都,連竟外杜,土山漸臺西白虎。 其奢侈如此。然皆通敏人事,好士養賢,傾財施予,以 相高尚。鳳輔政凡十一歲。陽朔三年秋,鳳病,天子數 自臨問,親執其手,涕泣曰:將軍病,如有不可言,平阿 侯譚次將軍矣。鳳頓首泣曰:譚等雖與臣至親,行皆 奢僭,無以率導百姓,不如御史大夫音謹敕,臣敢以 死保之。及鳳且死,上疏謝上,復固薦音自代,言譚等 五人必不可用。天子然之。初,譚倨,不肯事鳳,而音敬 鳳,卑恭如子,故薦之。鳳薨,天子臨弔贈寵,送以輕車 介士,軍陳自長安至渭陵,諡曰敬成侯。子襄嗣侯,為 衛尉。御史大夫音竟代鳳為大司馬車騎將軍,而平 阿侯譚位特進,領城門兵。谷永說譚,令讓不受城門 職,由是與音不平,語在永傳。音既以從舅越親用事, 小心親職,歲餘,上下詔曰:車騎將軍音宿衛忠正,勤 勞國家,前為御史大夫,以外親宜典兵馬,入為將軍, 不獲宰相之封,朕甚慊焉。其封音為安陽侯,食邑與 五侯等,俱三千戶。初,成都侯商嘗病,欲避暑,從上借 明光宮。後又穿長安城,引內灃水注第中大陂以行 船,立羽蓋,張周帷,輯濯越歌。上幸商第,見穿城引水, 意恨,內御之,未言。後微行出,過曲陽侯第,又見園中 土山漸臺似類白虎殿。於是上怒,以讓車騎將軍音。 商、根兄弟欲自黥劓謝太后。上聞之大怒,迺使尚書 責問司隸校尉、京兆尹知成都侯商擅穿帝城,決引 灃水,曲陽侯根驕奢僭上,赤墀青瑣,紅陽侯立父子 臧匿姦猾亡命,賓客為群盜,司隸、京兆皆阿縱不舉 奏正法。二人頓首省戶下。又賜車騎將軍音策書曰: 外家何甘樂禍敗,而欲自黥劓,相戮辱於太后前,傷 慈母之心,以危亂國。外家宗族彊,上一身寖弱日久, 今將一施之。君其召諸侯,令待府舍。是日,詔尚書奏 文帝時誅將軍薄昭故事。車騎將軍音籍槁請罪,商、 立、根皆負斧質謝。上不忍誅,然後得已。久之,平阿侯 譚薨,諡曰安侯,子仁嗣侯。太后憐弟曼蚤死,獨不封, 曼寡婦渠供養東宮,子莽幼孤不及等比,常以為語。 平阿侯譚、成都侯商及在位多稱莽者。久之,上復下 詔追封曼為新都哀侯,而子莽嗣爵為新都侯。後又 封太后姊子淳于長為定陵侯。王氏親屬,侯者凡十 人。上悔廢平阿侯譚不輔政而薨也,迺復進成都侯 商以特進,領城門兵,置幕府,得舉吏如將軍。杜鄴說 車騎將軍音令親附商,語在鄴傳。王氏爵位日盛,唯 音為修整,數諫正,有忠節,輔政八年,薨。弔贈如大將 軍,諡曰敬侯。子舜嗣侯,為太僕侍中。特進成都侯商 代音為大司馬衛將軍,而紅陽侯立位特進,領城門 兵。商輔政四歲,病乞骸骨,天子憫之,更以為大將軍, 益封二千戶,賜錢百萬。商薨,弔贈如大將軍故事,諡 曰景成侯,子況嗣侯。紅陽侯立次當輔政,有罪過,語在孫寶傳。上迺廢立而用光祿勳曲陽侯根為大司 馬驃騎將軍,歲餘益封千七百戶。高平侯逢時無材 能名稱,是歲薨,諡曰戴侯,子買之嗣侯。綏和元年,上 即位二十餘年無繼嗣,而定陶共王已薨,子嗣立為 王。王祖母定陶傅太后重賂遺驃騎將軍根,為王求 漢嗣,根為言,上亦欲立之,遂徵定陶王為太子。時根 輔政五歲矣,乞骸骨,上迺益封根五千戶,賜安車駟 馬,黃金五百斤,罷就第。先是定陵侯淳于長以外屬 能謀議,為衛尉侍中,在輔政之次。是歲,新都侯莽告 長伏罪與紅陽侯立相連,長下獄死,立就國,語在長 傳。故曲陽侯根薦莽以自代,上亦以為莽有忠節,遂 擢莽從侍中騎都尉光祿大夫為大司馬。歲餘,成帝 崩,哀帝即位。太后詔莽就第,避帝外家。哀帝初優莽, 不聽。莽上書固乞骸骨而退。上迺下詔曰:曲陽侯根 前在位,建社稷策。侍中太僕安陽侯舜往時護太子 家,導朕,忠誠專壹,有舊恩。新都侯莽憂勞國家,執義 堅固,庶幾與為治,太皇太后詔休就第,朕甚憫焉。其 益封根二千戶,舜五百戶,莽三百五十戶。以莽為特 進,朝朔望。又還紅陽侯立京師。哀帝少而聞知王氏 驕盛,心不能善,以初立,故優之。後月餘,司隸校尉解 光奏:曲陽侯根宗重身尊,三世據權,五將秉政,天下 輻湊自效。根行貪邪,臧累鉅萬,縱橫恣意,大治室第, 第中起土山,立兩市,殿上赤墀,戶青瑣;遊觀射獵,使 奴從者被甲持弓弩,陳為步兵;止宿離宮,水衡共張, 發民治道,百姓苦其役。內懷姦邪,欲筦朝政,推親近 吏主簿張業以為尚書,蔽上壅下,內塞王路,外交藩 臣,驕奢僭上,壞亂制度。案根骨肉至親,社稷大臣,先 帝棄天下,根不悲哀思慕,山陵未成,公聘取故掖庭 女樂五官殷嚴、王飛君等,置酒歌舞,捐忘先帝厚恩, 背臣子義。及根兄子成都侯況幸得以外親繼父為 列侯侍中,不思報厚恩,亦聘取故掖庭貴人以為妻, 皆無人臣禮,大不敬不道。於是天子曰:先帝遇根、況 父子,至厚也,今迺背忘恩義。以根嘗建社稷之策,遣 就國。免況為庶人,歸故郡。根及況父商所薦舉為官 者,皆罷。後二歲,傅太后、帝母丁姬皆稱尊號。有司奏 新都侯莽前為大司馬,貶抑尊號之議,虧損孝道,及 平阿侯仁臧匿趙昭儀親屬,皆就國。天下多冤王氏。 諫大夫楊宣上封事言:孝成皇帝深惟宗廟之重,稱 述陛下至德以承天序,聖策深遠,恩德至厚。惟念先 帝之意,豈不欲以陛下自代,奉承東宮哉。太皇太后 春秋七十,數更憂傷,敕令親屬引領以避丁、傅。行道 之人為之隕涕,況於陛下,時登高遠望,獨不慚於延 陵乎。哀帝深感其言,復封商中子邑為成都侯。元壽 元年,日蝕。賢良對策多訟新都侯莽者,上於是徵莽 及平阿侯仁還京師侍太后。曲陽侯根薨,國除。明年, 哀帝崩,無子,太皇太后以莽為大司馬,與共徵立中 山王奉哀帝後,是為平帝。帝九歲,常年被疾,太后臨 朝,委政於莽,莽顓威福。紅陽侯立莽諸父,平阿侯仁 素剛直,莽內憚之,令大臣以罪過奏遣立、仁就國。莽 日誑燿太后,言輔政致太平,群臣奏請尊莽為安漢 公。後遂遣使者迫守立、仁令自殺,賜立諡曰荒侯,子 柱嗣,仁諡曰剌侯,子術嗣。是歲,元始三年也。明年,莽 風群臣奏立莽女為皇后。又奏尊莽為宰衡,莽母及 兩子皆封為列侯,語在莽傳。莽既外壹群臣,令稱己 功德,又內媚事旁側長御以下,賂遺以千萬數。白尊 太后姊妹君俠為廣恩君,君力為廣惠君,君弟為廣 施君,皆食湯沐邑,日夜共譽莽。莽又知太后婦人厭 居深宮中,莽欲虞樂以市其權,迺令太后四時車駕 巡狩四郊,存見孤寡貞婦。春幸繭館,率皇后列侯夫 人桑,遵霸水而祓除;夏遊篽宿、鄠、杜之間;秋歷東館, 望昆明,集黃山宮;冬饗飲飛羽,校獵上蘭,登長平館, 臨涇水而覽焉。太后所至屬縣,輒施恩惠,賜民錢帛 牛酒,歲以為常。太后從容言曰:我始入太子家時,見 於丙殿,至今五六十歲尚頗識之。莽因曰:太子宮幸 近,可壹往遊觀,不足以為勞。於是太后幸太子宮,甚 說。太后旁弄兒病在外舍,莽自親候之。其欲得太后 意如此。平帝崩,無子,莽徵宣帝元孫選最少者廣戚 侯子劉嬰,年二歲,託以卜相為最吉。迺風公卿奏請 立嬰為孺子,令宰衡安漢公莽踐阼居攝,如周公傅 成王故事。太后不以為可,力不能禁,於是莽遂為攝 皇帝,改元稱制焉。俄而宗室安眾侯劉崇及東郡太 守翟義等惡之,更舉兵欲誅莽。太后聞之,曰:人心不 相遠也。我雖婦人,亦知莽必以是自危,不可。其後,莽 遂以符命自立為真皇帝,先奉諸符瑞以白太后,太 后大驚。初,漢高祖入咸陽至霸上,秦王子嬰降於軹 道,奉上始皇璽。及高祖誅項籍,即天子位,因御服其 璽,世世傳受,號曰漢傳國璽。以孺子未立,璽藏長樂 宮。及莽即位,請璽,太后不肯授莽。莽使安陽侯舜諭 指。舜素謹敕,太后雅愛信之。舜既見,太后知其為莽 求璽,怒罵之曰:而屬父子宗族蒙漢家力,富貴累世, 既無以報,受人孤寄,乘便利時,奪取其國,不復顧恩義。人如此者,狗豬不食其餘,天下豈有而兄弟邪。且 若自以金匱符命為新皇帝,變更正朔服制,亦當自 更作璽,傳之萬世,何用此亡國不祥璽為,而欲求之。 我漢家老寡婦,旦暮且死,欲與此璽俱葬,終不可得。 太后因涕泣而言,旁側長御以下皆垂涕。舜亦悲不 能自止,良久迺仰謂太后:臣等已無可言者。莽必欲 得傳國璽,太后寧能終不與邪。太后聞舜語切,恐莽 欲脅之,迺出漢傳國璽,投之地以授舜,曰:我老已死, 知而兄弟,今族滅也。舜既得傳國璽,奏之,莽大說,迺 為太后置酒未央宮漸臺,大縱眾樂。莽又欲改太后 漢家舊號,易其璽綬,恐不見聽,而莽疏屬王諫欲諂 莽,上書言:皇天廢去漢而命立新室,太皇太后不宜 稱尊號,當隨漢廢,以奉天命。莽迺車駕至東宮,親以 其書白太后。太后曰:此言是也。莽因曰:此誖德之臣 也,罪當誅。於是冠軍張永獻符命銅璧,文言太皇太 后當為新室文母太皇太后。莽迺下詔曰:予視群公, 咸曰休哉。其文字非刻非畫,厥性自然。予伏念皇天 命予為子,更命太皇太后為新室文母太皇太后,協 於新室故交代之際,信於漢氏。哀帝之代,世傳行詔 籌,為西王母共具之祥,當為歷代為母,昭然著明。予 祗畏天命,敢不欽承。謹以令月吉日,親率群公諸侯 卿士,奉上皇太后璽紱,以當順天心,光於四海焉。太 后聽許。莽於是鴆殺王諫,而封張永為貢符子。初,莽 為安漢公時,又諂太后,奏尊元帝廟為高宗,太后晏 駕後當以禮配食云。及GJfont改號太后為新室文母,絕 之於漢,不令得體元帝。墮壞孝元廟,更為文母太后 起廟,獨置孝元廟故殿以為文母篹食堂,既成,名曰 長壽宮。以太后在,故未謂之廟。莽以太后好出遊觀, 迺車駕置酒長壽宮,請太后。既至,見孝元廟廢徹塗 地,太后驚,泣曰:此漢家宗廟,皆有神靈,與何治而壞 之。且使鬼神無知,又何用廟為。如令有知,我迺人之 妃妾,豈宜辱帝之堂以陳饋食哉。私謂左右曰:此人 嫚神多矣,能久得祐乎。飲酒不樂而罷。自莽篡位後, 知太后怨恨,求所以媚太后無不為,然愈不說。莽更 漢家黑貂,著黃貂,又改漢正朔伏臘日。太后令其官 屬黑貂,至漢家正臘日,獨與其左右相對飲酒食。太 后年八十四,建國五年二月癸丑崩。三月乙酉,合葬 於渭陵。莽詔大夫揚雄作誄曰:太陰之精,沙麓之靈, 作合於漢,配元生成。著其協於元城沙麓。太陰精者, 謂夢月也。太后崩後十年,漢兵誅莽。初,紅陽侯立就 國南陽,與諸劉結恩,立少子丹為中山太守。世祖初 起,丹降為將軍,戰死。上憫之,封丹子泓為武桓侯,至 今。

成帝許皇后编辑

按《漢書·外戚傳》:孝成許皇后,大司馬車騎將軍平恩 侯嘉女也。元帝悼傷母恭哀后居位日淺而遭霍氏 之辜,故選嘉女以配皇太子。初入太子家,上令中常 侍黃門親近者侍送,還白太子懽說狀,元帝喜謂左 右:酌酒賀我。左右皆稱萬歲。久之,有一男,失之。及成 帝即位,立許妃為皇后,復生一女,失之。初后父嘉自 元帝時為大司馬車騎將軍輔政,已八九年矣。及成 帝立,復以元舅陽平侯王鳳為大司馬大將軍,與嘉 並。杜欽以為故事后父重於帝舅,乃說鳳曰:車騎將 軍至貴,將軍宜尊重之敬之,無失其意。蓋輕細微眇 之漸,必生乖忤之患,不可不慎。衛將軍之日盛於蓋 侯,近世之事,語尚在於長老之耳,唯將軍察焉。久之, 上欲專委任鳳,迺策嘉曰:將軍家重身尊,不宜以吏 職自絫。賜黃金二百斤,以特進侯就朝位。後歲餘薨, 諡曰恭侯。后聰慧,善史書,自為妃至即位,常寵於上, 後宮希得進見。皇太后及帝諸舅憂上無繼嗣,時又 數有災異,劉向、谷永等皆陳其咎在於後宮。上然其 言。於是省減椒房掖庭用度。皇后迺上疏曰:妾誇布 服糲食,加以幼稚愚惑,不明義理,幸得免離茅屋之 下,備後宮埽除。蒙過誤之寵,居非命所當託,洿穢不 脩,曠職尸官,數逆至法,踰越制度,當伏放流之誅,不 足以塞責。迺壬寅日大長秋受詔:椒房儀法,御服輿 駕,所發諸官署,及所造作,遺賜外家群臣妾,皆如竟 寧以前故事。妾伏自念,入椒房以來,遺賜外家未嘗 踰故事,每輒決上,可覆問也。今誠時世異制,長短相 補,不出漢制而已,纖微之間,未必可同。若竟寧前與 黃龍前,豈相放哉。家吏不曉,今壹受詔如此,且使妾 搖手不得。今言無得發取諸官,殆謂未央宮不屬妾, 不宜獨取也。言妾家府亦不當得,妾竊惑焉。幸得賜 湯沐邑以自奉養,亦小發取其中,何害於誼而不可 哉。又詔書言服御所造,皆如竟寧前,吏誠不能揆其 意,即且令妾被服所為不得不如前。設妾欲作某屏 風張於某所,曰故事無有,或不能得,則必繩妾以詔 書矣。此二事誠不可行,唯陛下省察。宦吏忮佷,必欲 自勝。幸妾尚貴時,猶以不急事操人,況今日日益侵, 又獲此詔,其操約人,豈有所訴。陛下見妾在椒房,終 不肯給妾纖微內邪。若不私府小取,將安所仰乎。舊故,中宮乃私奪左右之賤繒,及發乘輿服繒,言為待 詔補,已而貿易其中。左右多竊怨者,甚恥為之。又故 事以特牛祠大父母,戴侯、敬侯皆得蒙恩以太牢祠, 今當率如故事,唯陛下哀之。今吏甫受詔讀記,直豫 言使后知之,非可復若私府有所取也。其萌牙所以 約制妾者,恐失人理。今但損車駕,及母若未央宮有 所發,遺賜衣服如故事,則可矣。其餘誠太迫急,奈何。 妾薄命,端遇竟寧前。竟寧前於今世而比之,豈可邪。 故時酒肉有所賜外家,輒上表迺決。又故杜陵梁美 人歲時遺酒一石,肉百斤耳。妾甚少之,遺田八子誠 不可若是。事率眾多,不可勝以文陳。俟自見,索言之, 唯陛下深察焉。上於是采劉向、谷永之言以報曰:皇 帝問皇后,所言事聞之。夫日者眾陽之宗,天光之貴, 王者之象,人君之位也。夫以陰而侵陽,虧其正體,是 非下陵上,妻乘夫,賤踰貴之變與。春秋二百四十二 年,變異為眾,莫若日蝕大。自漢興,日蝕亦為呂、霍之 屬見。以今揆之,豈有此等之效與。諸侯拘迫漢制,牧 相執持之也,又安獲齊、趙七國之難。將相大臣褢誠 秉忠,唯義是從,又惡有上官、博陸、宣成之謀。若乃徒 步豪桀,非有陳勝、項梁之群也;外邦、邊域,非有冒頓、 郅支之倫也。方外內鄉,百蠻賓服,殊俗慕義,八州懷 德,雖使其懷挾邪意,猶不足憂,又況其無乎。求於邊 域無有,求於臣下無有,微從宮也當,何以塞之。日者, 建始元年正月,白氣出於營室。營室者,天子之後宮 也。正月於尚書為皇極。皇極者,王氣之極也。白者西 方之氣,其於春當廢。今正於皇極之月,興廢氣於後 宮,視后妾無能懷任保全者,以著繼嗣之微,賤人將 起也。至其九月,流星如瓜,出於文昌,貫紫宮,尾委曲 如龍,臨於鉤陳,此又章顯前尤,著在內也。其後則有 北宮井溢,南流逆理,數郡水出,流殺人民。後則訛言 相傳驚震,女童入殿,咸莫覺知。夫河者水陰,四瀆之 長,今乃大決,沒漂陵邑,斯昭陰盛盈溢,違經絕紀之 應也。迺昔之月,鼠巢於樹,野鵲變色。五月庚子,鳥焚 其巢太山之域。易曰:鳥焚其巢,旅人先笑後號咷。喪 牛于易,凶。言王者處民上,如鳥之處巢也,不顧卹百 姓,百姓畔而去之,若鳥之自焚也,雖先快意說笑,其 後必號而無及也。百姓喪其君,若牛亡其毛也,故稱 凶。泰山,王者易姓告代之處,今正於岱宗之山,甚可 懼也。三月癸未,大風自西搖祖宗寢廟,揚裂帷席,折 拔樹木,頓僵車輦,毀壞檻屋,災及宗廟,足為寒心。四 月己亥,日蝕東井,轉旋且索,與既無異。己猶戊也,亥 復水也,明陰盛,咎在內。於戊己,虧君體,著絕世於皇 極,顯禍敗及京都。於東井,變怪眾備,未重益大,來數 益甚。成形之禍月以迫切,不救之患日寖婁深,咎敗 灼灼若此,豈可以忽哉。書云高宗肜日,粵有雊雉。祖 已曰:惟先假王正厥事。又曰雖休勿休,惟敬五刑,以 成三德。即飭椒房及掖庭耳。今皇后有所疑,便不便, 其條刺,使大長秋來白之。吏拘於法,亦安足過。蓋矯 枉者過直,古今同之。且財幣之省,特牛之祠,其於皇 后,所以扶助德美,為華寵也。咎根不除,災變相襲,祖 宗且不血食,何戴侯也。傳不云乎。以約失之者鮮。審 皇后欲從其奢與。朕亦當法孝武皇帝也,如此則甘 泉、建章可復興矣。世俗歲殊,時變日化,遭事制宜,因 時而移,舊之非者,何可放焉。君子之道,樂因循而重 改作。昔魯人為長府,閔子騫曰:仍舊貫如之何。何必 改作。蓋惡之也。詩云:雖無老成人,尚有典刑,曾是莫 聽,大命以傾。孝文皇帝,朕之師也。皇太后,皇后成法 也。假使太后在彼時不如職,今見親厚,又惡可以踰 乎。皇后其刻心秉德,毋違先后之制度,力誼勉行,稱 順婦道,減省群事,謙約為右。其孝東宮,毋闕朔望,推 誠永究,爰何不臧。養名顯行,以息眾讙,垂則列妾,使 有法焉。皇后深惟毋忽。是時大將軍鳳用事,威權尤 盛。其後,比三年日蝕,言事者頗歸咎於鳳矣。而谷永 等遂著之許氏,許氏自知為鳳所不佑。久之,皇后寵 亦益衰,而後宮多新愛。后姊平安剛侯夫人謁等為 媚道祝詛後宮有身者王美人及鳳等,事發覺,太后 大怒,下吏考問,謁等誅死,許后坐廢處昭臺宮,親屬 皆歸故郡山陽,后弟子平恩侯旦就國。凡立十四年 而廢,在昭臺歲餘,還徙長定宮。後九年,上憐許氏,下 詔曰:蓋聞仁不遺遠,誼不忘親。前平安剛侯夫人謁 坐大逆罪,家屬辛蒙赦令,歸故郡。朕惟平恩戴侯,先 帝外祖,魂神廢棄,莫奉祭祀,念之未嘗忘於心。其還 平恩侯旦及親屬在山陽郡者。是歲,廢后敗。先是廢 后姊寡居,與定陵侯淳于長私通,因為之小妻。長 紿之曰:我能白東宮,復立許后為左皇后。廢后因 私賂遺長,數通書記相報謝。長書有誖謾,發覺,天子 使廷尉孔光持節賜廢后藥,自殺,葬延陵交道GJfont西。

成帝趙皇后编辑

按《漢書·外戚傳》:孝成趙皇后,本長安宮人。初生時,父 母不舉,三日不死,迺收養之。及壯,屬陽阿主家,學歌 舞,號曰飛燕。成帝嘗微行出,過陽阿主,作樂。上見飛燕而說之,召入宮,大幸。有女弟復召入,俱為倢GJfont,貴 傾後宮。許后之廢也,上欲立趙倢GJfont。皇太后嫌其所 出微甚,難之。太后姊子淳于長為侍中,數往來傳語, 得太后指,上立封趙倢GJfont父臨為成陽侯。後月餘,乃 立倢GJfont為皇后。追以長前白罷昌陵功,封為定陵侯。 皇后既立,後寵少衰,而弟絕幸,為昭儀。居昭陽舍,其 中庭彤朱,而殿上GJfont漆,切皆銅沓冒黃金塗,白玉階, 壁帶往往為黃金釭,函藍田璧,明珠、翠羽飾之,自後 宮未嘗有焉。姊弟顓寵十餘年,卒皆無子。永年,定陶 王來朝,王祖母傅太后私賂遺趙皇后、昭儀,定陶王 竟為太子。明年春,成帝崩。帝素彊,無疾病。是時楚思 王衍、梁王立來朝,明旦當辭去,上宿供張白虎殿。又 欲拜左將軍孔光為丞相,已刻侯印書贊。昏夜平善, 鄉晨,傅GJfontGJfont欲起,因失衣,不能言,晝漏上十刻而崩。 民間歸罪趙昭儀,皇太后詔大司馬莽、丞相大司空 曰:皇帝暴崩,群眾讙譁怪之。掖庭令輔等在後庭左 右,侍燕迫近,雜與御史、丞相、廷尉治問皇帝起居發 病狀。趙昭儀自殺。哀帝既立,尊趙皇后為皇太后,封 太后弟侍中駙馬都尉欽為新成侯。趙氏侯者凡二 人。後數月,司隸解光奏言:臣聞許美人及故中宮史 曹宮皆御幸孝成皇帝,產子,子隱不見。臣遣從事掾 業、史望驗問知狀者掖庭獄丞籍武,故中黃門王舜、 吳恭、靳嚴,官婢曹曉、道房、張棄,故趙昭儀御者于客 子、王偏、臧兼等,皆曰宮即曉子女,前屬中宮,為學事 史,通詩,授皇后。房與宮對食,元延元年中宮語房曰: 陛下幸宮。後數月,曉入殿中,見宮腹大,問宮。宮曰:御 幸有身。其十月中,宮乳掖庭牛官令舍,有婢六人。中 黃門田客持詔記,盛綠綈方底,封御史中丞印,予武 曰:取牛官令舍婦人新產兒,婢六人,盡置暴室獄,毋 問兒男女,誰兒也。武迎置獄。宮曰:善臧我兒胞,丞知 是何等兒也。後三日,客持詔記與武,問兒死未。手書 對牘背。武即書對:兒見在,未死。有頃,客出曰:上與昭 儀大怒,奈何不殺。武叩頭啼曰:不殺兒,自知當死;殺 之,亦死。即因客奏封事,曰:陛下未有繼嗣,子無貴賤, 惟留意。奏入,客復持詔記予武曰:今夜漏上五刻,持 兒與舜,會東交掖門。武因問客:陛下得武書,意何如。 曰:也。武以兒付舜。舜受詔,內兒殿中,為擇乳母,告 善養兒,且有賞。毋令漏洩。舜擇棄為乳母,時兒生八 九日。後三日,客復持詔記,封如前予武,中有封小綠 篋,記曰:告武以篋中物書予獄中婦人,武自臨飲之。 武發篋中有裹藥二枚,赫蹄書,曰告偉能:努力飲此 藥,不可復入。女自知之。偉能即宮。宮讀書已,曰:果也, 欲姊弟擅天下。我兒男也,額上有壯髮,類孝元皇帝。 今兒安在。危殺之矣。奈何令長信得聞之。宮飲藥死。 後宮婢六人召入,出語武曰:昭儀言女無過。寧自殺 耶,若外家也。我曹言願自殺。即自繆死。武皆表奏狀。 棄所養兒十一日,宮長李南以詔書取兒去,不知所 置。許美人前在上林涿沐館,數召入飾室中若舍,一 歲再三召,留數月或半歲御幸。元延二年褱子,其十 一月乳。詔使嚴持乳醫及五種和藥丸三,送美人所。 後客子、偏、兼聞昭儀謂成帝曰:常紿我言從中宮來, 即從中宮來,許美人兒何從生中。許氏竟當復立耶。 懟,以手自擣,以頭擊壁戶柱,從床上自投地,啼泣不 肯食,曰:今當安置我,欲歸耳。帝曰:今故告之,反怒為。 殊不可曉也。帝亦不食。昭儀曰:陛下自知是,不食謂 何。陛下常自言約不負女,今美人有子,竟負約,謂何。 帝曰:約以趙氏,故不立許氏。使天下無出趙氏上者, 毋憂也。後詔使嚴持綠囊書予許美人,告嚴曰:美人 當有以予女,受來,置飾室中簾南。美人以葦篋一合 盛所生兒,緘封,及綠囊報書予嚴。嚴持篋書,置飾室 簾南去。帝與昭儀坐,使客子解篋緘。未已,帝使客子、 偏、兼皆出,自閉戶,獨與昭儀在。須臾開戶,呼客子、偏、 兼,使緘封篋及綠綈方底,推置屏風東。恭受詔,持篋 方底予武,皆封以御史中丞印,曰:告武:篋中有死兒, 埋屏處,勿令人知。武穿獄樓垣下為坎,埋其中。故長 定許貴人及故成都、平阿侯家婢王業、任孋、公孫習 前免為庶人,詔召入,屬昭儀為私婢。成帝崩,未幸梓 宮,倉卒悲哀之時,昭儀自知罪惡大,知業等故許氏、 王氏婢,恐事洩,而以大婢羊子等賜予業等各且十 人,以慰其意,屬無道我家過失。元延二年五月,故掖 庭令吾丘遵謂武曰:掖庭丞吏以下皆與昭儀合通, 無可與語者,獨欲與武有所言。我無子,武有子,是家 輕族人,得無不敢乎。掖庭中御幸生子者輒死,又飲 藥傷墯者無數,欲與武共言之大臣,驃騎將軍貪耆 錢,不足計事,奈何令長信得聞之。遵後病困,謂武:今 我巳死,前所語事,武不能獨為也,慎語。皆在今年四 月丙辰赦令前。臣謹案永光三年男子忠等發長陵 傅夫人冢。事更大赦,孝元皇帝下詔曰:此朕不當所 得赦也。窮治,盡伏辜,天下以為當。魯嚴公夫人殺世 子,齊桓召而誅焉,春秋予之。趙昭儀傾亂聖朝,親滅 繼嗣,家屬當伏天誅。前平安剛侯夫人謁坐大逆,同產當坐,以蒙赦令,歸故郡。今昭儀所犯尢誖逆,罪重 於謁,而同產親屬皆在尊貴之位,迫近帷幄,群下寒 心,非所以懲惡崇誼示四方也。請事窮竟,丞相以下 議正法。哀帝於是免新成侯趙欽、欽兄子成陽侯訢, 皆為庶人,將家屬徙遼西郡。時議郎耿育上疏言:臣 聞繼嗣失統,廢適立庶,聖人法禁,古今至戒。然太伯 見歷知適,逡循固讓,委身吳粵,權變所設,不計常法, 致位王季,以崇聖嗣,卒有天下,子孫承業,七八百載, 功冠三王,道德最備,是以尊號追及大王。故世必有 非常之變,然後迺有非常之謀。孝成皇帝自知繼嗣 不以時立,念雖末有皇子,萬歲之後未能持國,權柄 之重,制於女主,女主驕盛則耆欲無極,少主幼弱則 大臣不使,世無周公抱負之輔,恐危社稷,傾亂天下。 知陛下有賢聖通明之德,仁孝子愛之恩,懷獨見之 明,內斷於身,故廢後宮就館之漸,絕微嗣禍亂之根, 刀欲致位陛下以安宗廟。愚臣既不能深援安危,定 金匱之計,又不知推演聖德,述先帝之志,迺反覆校 省內,暴露私燕,誣汙先帝傾惑之過,成結寵妾妒媚 之誅,甚失賢聖遠見之明,逆負先帝憂國之意。夫論 大德不拘俗,立大功不合眾,此迺孝成皇帝至思所 以萬萬於眾臣,陛下聖德盛茂所以符合於皇天也, 豈當世庸庸斗筲之臣所能及哉。且褒廣將順君父 之美,匡捄銷滅既往之過,古今通義也。事不當時固 爭,防禍於未然,各隨指阿從,以求容媚,晏駕之後,尊 號已定,萬事已訖,迺探追不及之事,訐揚幽昧之過, 此臣所深痛也。願下有司議,即如臣言,宜宣布天下, 使咸曉知先帝聖意所起。不然,空使謗議上及山陵, 下流後世,遠聞百蠻,近布海內,甚非先帝託後之意 也。蓋孝子善述父之志,善成人之事,唯陛下省察。哀 帝為太子,亦頗得趙太后力,遂不竟其事。傅太后恩 趙太后,趙太后亦歸心,故成帝母及王氏皆怨之。哀 帝崩,王莽白太后詔有司曰:前皇太后與昭儀俱侍 帷幄,姊弟專寵錮寢,執賊亂之謀,殘滅繼嗣以危宗 廟,誖天犯祖,無為天下母之義。貶皇太后為孝成皇 后,徙居北宮。後月餘,復下詔曰:皇后自知罪惡深大, 朝請希闊,失婦道,無共養之禮,而有狼虎之毒,宗室 所怨,海內之讎也,而尚在小君之位,誠非皇天之心。 夫小不忍亂大謀,恩之所不能已者義之所割也,今 廢皇后為庶人,就其園。是日自殺。凡立十六年而誅。 先是有童謠曰:燕燕,尾涎涎,張公子,時相見。木門倉 琅根,燕飛來,啄皇孫。皇孫死,燕啄矢。成帝每微行出, 常與張放俱,而稱富平侯家,故曰張公子。倉琅根,宮 門銅鍰也。

平帝王皇后编辑

按《漢書·外戚傳》:孝平王皇后,安漢公太傅大司馬莽 女也。平帝即位,年九歲,成帝母太皇太后稱制,而莽 秉政。莽欲依霍光故事,以女配帝,太后意不欲也。莽 設變詐,令女必入,因以自重,事在莽傳。太后不得已 而許之,遣長樂少府夏侯藩、宗正劉宏、少府宗伯鳳、 尚書令平晏納采,太師光、大司徒馬宮、大司空甄豐、 左將軍孫建、執金吾尹賞、行太常事太中大夫劉歆 及太卜、太史令以下四十九人賜皮弁素績,以禮雜 卜筮,太牢祠宗廟,待吉月日。明年春,遣大司徒宮、大 司空豐、左將軍建、右將軍甄邯、光祿大夫歆奉乘輿 法駕,迎皇后於安漢公第。宮、豐、歆授皇后璽紱,登車 稱警蹕,便時上林延壽門,入未央宮前殿。群臣就位 行禮,大赦天下。益封父安漢公地滿百里,賜迎皇后 及行禮者,自三公以下至騶宰執事長樂、未央宮、安 漢公第者,皆增秩,賜金帛各有差。皇后立三月,以禮 見高廟。尊父安漢公號曰宰衡,位在諸侯王上。賜公 夫人號曰功顯君,食邑。封公子安為褒新侯,臨為賞 都侯。后立歲餘,平帝崩。莽立孝宣帝元孫嬰為孺子, 莽攝帝位,尊皇后為皇太后。三年,莽即真,以嬰為定 安公,改皇太后號為定安公太后。太后時年十八矣, 為人婉瘱有節操。自劉氏廢,常稱疾不朝會。莽敬憚 傷哀,欲嫁之,乃更號為黃皇室主,令立國將軍成新 公孫建世子襐飾將醫往問疾。后大怒,笞鞭其旁侍 御。因發病,不肯起,莽遂不復彊也。及漢兵誅莽,燔燒 未央宮,后曰:何面目以見漢家。自投火中而死。 按《王莽傳》:莽既尊重,欲以女配帝為皇后,以固其權, 奏言:皇帝即位三年,長秋宮未建,液液與掖同廷尉媵未 充。乃者,國家之難,本從亡嗣,配取不正。請考論五經, 定取禮,正十二女之義,以廣繼嗣。博采二王後及周 公孔子世列侯在長安者適子女。事下有司,上眾女 名,王氏女多在選中者。莽恐其與己女爭,即上言:身 亡德,子材下,不宜與眾女並采。太后以為至誠,乃下 詔曰:王氏女,朕之外家,其勿采。庶民、諸生、郎吏以上 守闕上書者日千餘人,公卿大夫或詣廷中,或伏省 戶下,咸言:明詔聖德巍巍如彼,安漢公盛勳堂堂若 此,今當立后,獨柰何廢公女。天下安所歸命。願得公 女為天下母。莽遣長史以下分部曉止公卿及諸生,而上書者愈甚。太后不得已,聽公卿采莽女。莽復自 白:宜博選眾女。公卿爭曰:不宜采諸女以貳正統。莽 白:願見女。太后遣長樂少府、宗正、尚書令納釆見女, 還奏言:公女漸漬德化,有窈窕之容,宜承天序,奉祭 祀。有詔遣大司徒、大司空策告宗廟,雜加卜筮,皆曰: 兆遇金水王相,卦遇父母得位,所謂康強之占,逢吉 之符也。信鄉侯佟上言:春秋,天子將娶於紀,則褒紀 子稱侯,安漢公國未稱古制。事下有司,皆曰:古者天 子封后父百里,尊而不臣,以重宗廟,孝之至也。佟言 應禮,可許。請以新野田二萬五千六百頃益封莽,滿 百里。莽謝曰:臣莽子女誠不足以配至尊,復聽眾議, 益封臣莽。伏自惟念,得託肺腑,獲爵土,如使子女誠 能奉稱聖德,臣莽國邑足以共朝貢,不須復加益地 之寵。願歸所益。太后許之。有司奏故事,聘皇后黃金 二萬斤,為錢二萬萬。莽深辭讓,受四千萬,而以其三 千三百萬予十一媵家。群臣復言:今皇后受聘,踰群 妾亡幾。有詔,復益二千三百萬,合為三千萬。莽復以 其千萬分予九族貧者。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