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宮闈典/第124卷

明倫彙編 宮闈典 第一百二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二十四卷
明倫彙編 宮闈典 第一百二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宮闈典

 第一百二十四卷目錄

 宦寺部總論一

  穀梁傳閽弒吳子餘祭

  冊府元龜內臣部總序 恩寵 賢行 薦賢 忠直 才識 將兵 監軍 立

  功 幹事 翊佐 規諫 朋黨 恣橫 譴責 貪貨 誣搆

  通志宦官總論

宮闈典第一百二十四卷

宦寺部總論一编辑

《穀梁傳》编辑

《閽弒吳子餘祭》编辑

閽弒吳子餘祭。閽,門者也,寺人也。不稱名姓,閽不得 齊於人。不稱其君,閽不得君其君也。禮:君不使無恥, 不近刑人,不狎敵,不邇怨。賤人,非所貴也;貴人,非所 刑也;刑人,非所近也。舉至賤而加之吳子,吳子近刑 人也。閽弒吳子餘祭,仇之也。

釋曰:稟二儀之氣,須五常之性備。然後為人閽者,虧形絕嗣,無陰陽之會。故不復齊於人,以主門晨昏,開閉謂之閽。以是奄豎之屬,故又謂之寺人也。不狎敵,不邇怨者,言為人君之道。外不得狎敵,內不得近怨,何者。吳遏以狎敵蒙禍,餘祭以邇怨害身。故不可狎敵近怨也。賤人非所貴,謂卑賤之人,無高德者,不可卒。貴貴人非所刑,謂刑不上大夫,故不可刑之。刑人非所近,謂刑罪之人,不可信。近之今吳子以奄人為閽,是近之也。舉至賤而加之吳子,近刑人也。謂《經書》閽弒吳子餘祭者,譏其近刑人也。

《冊府元龜》编辑

《內臣部總序》
编辑

古者聖人作事創制,仰則天象,故宮室之度,規於太 紫將相之位法乎。文昌洎甘石所紀,則纏次攸別名 品,斯著宦者,四星實在帝座之側。先王取象肇建厥 官,所以給事左右出入宮掖,典司糾禁宣傳命令。凡 中壼之庶務,禁庭之眾職,服位之別,囿遊之掌,靡不 領焉。然太古之世,湮滅罔絕夏商之際。簡冊散逸,典 職之制,其詳闕矣。周監二代,文物大備。建邦之訓備 於六典。天官冢宰之屬,有宮正掌王宮之戒。令糾禁 上士二人,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宮伯掌王宮之士庶 子,凡在板者,中士二人,下士四人,皆有府史胥徒為 之給役。又酒人、漿人、GJfont人、醢人、醯人、GJfont人之職,分掌 五齊三酒六飲,四GJfont四豆五齊七菹,巾GJfont之事,以奉 宗廟。天子皆以內臣參之,又有宮人掌王之六寢之 修,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內宰掌書版圖之法,以治王 內之政令。下大夫二人,上士四人,中士八人,亦皆有 府史胥徒之屬,又有內小臣掌王后之命,正其服位, 上士四人,有史徒焉。閽人之職掌,守王宮中門及囿 游之禁門,四人寺人掌王之內人,及女宮之戒,正內 五人,內豎掌內外之通,令倍寺人之數,內司服一人 掌王后之六服,縫人二人掌王宮之縫線。平王東遷, 諸侯力政霸者,間起多僭王制,晉宋齊楚魯衛諸國 皆有寺人。司宮巷伯太子內師大閽內豎之名,見於 載籍。而官號之次,即無聞焉戰國之際。趙有宦者,令 之職秦并天下,並建官號少府之屬,有中書謁者,黃 門鉤盾尚方御府永巷內者。宦者七官,令丞諸僕射 署長中黃門,皆屬焉其詹事之屬。又有中長秋私府 永巷,宮廄祠祀食官。令長丞諸官皆屬焉,又有將行 為皇后卿及中常侍之職。漢因秦制置中常侍,銀璫 左貂給事殿省諸署之號,悉仍其舊。及高后稱制以 張卿為大謁者,景帝中六年,更將行為大長秋。武帝 大初元年更永巷為掖庭。置八丞宦者,增置七丞鉤 盾,增置五丞兩尉,武帝好游宴,後庭或出豫離館,請 奏機事。多以中人主之,其中書謁者,遂典尚書奏事。 成帝建始四年,更中書謁者,令為中學音,令鴻嘉三 年又省皇后詹事官,并屬大長秋又加置太僕一人。 掌太后輿馬通謂之皇后,卿皆隨太后宮為官號,在 正卿上,然西京已來,宮府之職,猶復參用他士。世祖 中興悉任宦者名器之數,多所增益。少府屬官有中 常侍無員掌侍從,左右從入內宮,贊導內眾事。黃門 令主省中諸宦者,小黃門無員掌侍左右,受尚書事 上在內宮,關通中外,及中宮以下,眾事丞從丞各一 人,黃門畫室,玉堂署長各一人。丙署長七人中,黃門 冗從僕射一人,主中黃門冗從居則宿衛守門戶行 則騎從夾乘,輿車中黃門無員掌給事禁中掖庭令 一人掌貴人。采女事左右各一人,暴室丞一人,主中 婦人疾病就治,及鞫罪之事,永巷令一人典官。奴婢 侍使丞一人,御府令一人,典官婢作中衣服及補浣 之屬丞一人,織室丞一人,祠祀令一人,典中諸小祠 祀丞一人,鉤盾令一人,典諸近池苑囿游觀之處,丞 一人,永安丞一人,掌北宮東北永安宮,苑中丞一人,主苑中離宮果丞一人,主果園鴻池丞一人,南園丞 一人,湖熟監一人,濯龍監一人,直里監一人,中藏府 令一人,掌中幣帛金銀諸貨物丞一人,內者令一人, 掌中布張諸衣服左右丞各一人,尚方令一人掌上 手工,作御刀劍,諸好器物丞一人,其諸僮役即有員 吏從宮符詔騶僕射家巫從官錄事之名分,隸諸署 又有大長秋一人,職掌奉宣中宮命令。凡給賜宗親 當謁見者,關通之中,宮出則從丞一人,中宮僕一人, 主馭中宮謁者令一人,中宮謁者三人,主報中宮尚 書五人,主中文書中宮私府令一人,主中藏幣帛丞 一人,中宮黃門冗從僕射一人,丞一人,複道丞一人, 主中閤道中宮藥長一人,明帝永平中始定置常侍 員四人,小黃門員十人,和帝永元十四年以功封鄭 眾為鄛鄉侯中,人封侯。自此始也。殤帝延平之間,委 用漸大,而其員稍增,增中常侍至有十人,小黃門二 十人,改以金璫右貂兼領卿署之職。自後孫程立順 帝,曹騰建桓帝,續以五侯合謀,梁冀受戮,並賜封爵 侯者,益眾永壽三年初,以小黃門為守宮,令置冗從 僕射,又置顯陽苑丞靈帝。熹平四年改平準為中準, 使中人為令,列於內署。自是諸署悉以中人為令丞。 光和六年,始置圃囿署,以中人為令,中平五年,初置 西園八校尉,以小黃門蹇碩為上軍校尉。諸校尉皆 屬之魏文,下令限中人,不過諸署令為著令藏之屬, 有內侍黃門令,中常侍奉車都尉之職,吳唯有宦者 之名,晉受魏禪多循舊式,光祿勳之屬,有守宮黃門 掖庭清商華林園,暴室等令宋齊因之。梁有大長秋 主,諸宦者以司宮闈統,黃門中署。奚官暴室華林等 署,陳氏之世遵用無改元魏之族。起於雲朔,從徙代 土終都雒邑。厥初草創官,名未具。太和定令職,制漸 備內官之品。則有中常侍、中尹、中黃門,令內者、令中 謁者,大夫中黃門、中謁者僕射、中黃門冗從僕射,中 謁者小黃門,謁者寺人。閽人及大長秋等職列於階 品。並置內氏長四人,掌顧問拾遺應對北齊有中侍, 中省掌出入門閤中,侍中二人,中常侍中給事中各 四人,中尚藥典御史及丞中謁者,僕射各二人。中尚 食局典御丞,各二人,監四人內謁者,局統丞各一人。 又有長秋等掌諸宮,閽卿中尹各一人,丞二人,亦有 功曹五官主簿,錄事員皆其吏屬。其所領中黃門,掖 庭晉陽宮中,山宮園池中,宮僕奚官等署令丞及暴 室局丞中黃門又別有冗從僕射,及博士四人。掖庭 晉陽中山等署,別有宮教博士二人,中山署又別有 麴豆,局丞園池署,別有乘黃局都尉。細馬車都尉,幸 府部丞奚官署,別有染局丞,然自元魏以來,中人多 授臺省官。及加封爵至高齊武成之間,有至儀同食 幹者,其後以至任參。宰相豫掌國政,後周六官之建, 有司內上士巷伯中士等官,隋革周制始置內侍省。 內省內常侍各二人,內給事四人,內謁者監六人,內 侍伯二人,內謁省十二人,寺人六人,伺非八人,領尚 食掖庭宮闈,奚官內僕、內府等及尚食置典御,史丞 各二人,餘各置令丞二人,宮衛內僕加置丞各一人, 掖庭別置宮教博士二人,煬帝大業三年,改內侍省 為長秋,監改內常侍為內承奉員二人。改內給事為 內承直員四人,罷內謁者,官又署內僕署所領,唯掖 庭宮闈奚官三署而已,後復置內謁者,員唐室之建, 多因隋制有增益,而有司之計,吏屬咸備垂為著令。 故用詳紀,內侍省,內省四人,內常侍六人,內給事八 人,主事二人,令史八人,書令史十六人,內謁者監六 人,內謁者十二人,內典引十八人,內寺伯二人,寺人 六人,亭長六人,掌故八人,掖庭局令二人,丞三人書 令史四人,書吏八人,計吏二人,宮教博士二人,監作 四人,典事十人,掌故四人,宮闈局令二人,丞二人,書 令史三人,書吏六人,內閽人二十人,掌扇十六人,內 給使無常員,掌故四人,奚官局令二人,丞二人,書令 史三人,書吏六人,典事四人,掌故四人,內僕局令二 人,丞二人,書令史二人,書吏四人,駕士一百四十人, 典事八人,掌故八人,內府局令二人,丞二人,書令史 四人,書吏四人,典事六人,掌故四人,太宗貞觀中定 制內侍等不置三品官,內侍為長官,階四品高宗龍 朔二年改內侍省為內侍監。咸亨初,復舊而定員之 外,復有品官給使之名。武后稱制,差增員位,光宅元 年改內侍省為宮臺。中宗神龍初,復舊號。是時中官 三千餘人,超授七品,已上員外官者,凡千餘人。然衣 朱紫者,尚寡。明皇尊重宮闈,中官稍稱旨者,即授三 品將軍門,施棨GJfont至於持節。討伐奉使,宣傳內主書 院殿頭供奉監軍入蕃教坊,武德主當率以中人,司 之其監軍之權,過於節使品官黃衣已上三千餘人。 衣朱紫者,不下千數。又有內坊單身給事無品之人, 開元二十七年,以太子內坊隸內侍省為局,肅宗至 德中始置觀軍。容宣慰處置使,以統行營,諸軍代宗 朝復有天下。觀軍容宣慰處置,使永泰二年始以中 人掌樞密用事。德宗貞元四年,增內給事二人,內謁者,監內寺伯各四員,十二年立左右神策護軍中尉 二員,中護軍二員,時天下軍鎮節度諸使,皆以內臣 一人監之。謂之監軍使。十五年又增內給事二員,二 十年增掖庭局,令四員憲宗元和中始置樞密使二 人,後有左右三軍,闢仗使十五年內省所管高品,品 官白身共四千六百一十八人。內一千六百九十六 人,高品諸司諸使并內養諸司判官等穆宗長慶中 始命中人監陣,文宗時又有供奉官。僖宗乾符中以 中人為排陣,使廣明中置左右觀軍容使蓋唐室中 葉之後,諸司諸使多以中人主之。又有樞密承旨之 名,朱梁革命並廢眾職,後唐莊宗即位。稍復本朝內 省舊官,時有內侍五百人,復以中人居樞密使副使。 宣徽內客省等使之任,增置內勾之目。以主天下錢 穀,詔諸道悉遣中人赴闕,至者僅千人。皆委之事務。 復有內供奉之職,明宗天成中,廢諸道監軍。并內勾 司自後樞密使專用士人,晉漢以來,宣徽院有內班 之名,周循其舊,而使闕官號原其親侍帷幄。掌事局 禁環拱天極,是為近臣。其有宣翊佐之績,著討伐之 效,彰幹蠱之業,擅薦能之美,規諫以救時政。忠亮以 罄臣節,內稟賢明之行動,昭淵穆之職,罔不克享榮 祿。終全令名至有靡遵,倫矩弗念兢厲。朋比相附,奢 縱踰度,貪昧無紀,誣罔造端,始搆厲階。終罹罪罟自 貽之戚,幸免蓋希。其有出總兵旅外,監閫政寔,分心 膂之,任以參師律之要。至於被寵獎之數,以申褒勸 蒙譴讓之典,以懲違失。皆用論次,垂之勸誡。

《恩寵》
编辑

夫宦人之在王朝,其來舊矣。故天文著象則居皇位 之側,周禮設職乃掌女宮之戒。逮乎。漢氏而降侍衛, 黃闥宣傳密命,布列殿省分GJfont職任,則有定謀策以 扶宸。極豫盟誓以討凶慝,積宿衛之勞,守謹敏之節, 小心自處。勤事匪懈,故有苴茅分虎,以奠侯封銀璫, 左貂並處崇秩,開里第之賜,累千金之賞。寵及宗系 恩,加既往斯。可以獎專良之行,成親信之美。自非紀 意有守,初終克固者,亦何稱之哉。

《賢行》
编辑

夫居宮掖之職,親日月之光,宣達是司,出納惟允而 乃謙虛繇性仁恕成風,清約自居。謹厚有裕,斯固君 子之所尚識者之攸宗者也。歷代已還良史,所述事 行所異,斯可觀焉。

《薦賢》
编辑

古者稽象緯建官名,爰設內臣。用謹宮戒,秦漢仍襲 親任,以隆傅近帷幄之中,受宣機密之命。其有竭節 幹,用勤心納忠。夙懷永圖,克蘊明識,推擇髦俊,以揚 於王庭薦,述勳賢用熙乎。帝載致國富,良士野無遺 材,經濟大猷翊亮。鴻業所以能上應四星之象者,其 在是乎。

《忠直》
编辑

夫策名委質守節無二,便蕃左右盡規竭力皆忠之 屬也。周官寺人之職,蓋所以給事宮掖,周旋禁闥出 納王命為之密侍。所以親信者,焉而有天資直諒者, 居然異稟事,君盡禮抗直無撓,或託諷以補過,或盡 言而竭誠,以至保持正人。申其冤滯,輔翼儲貳,制其 動搖,或以成蕩寇之功,或以立去惡之效,伏節死難, 無所顧避。史所記皆可稱述焉。

《才識》
编辑

語曰:之才之美。又曰:多學而識若乃位居丹禁,職重 內庭,性識通明。學術優異,或精於明法,或審於音律, 或知星而察變,或制藝以濟時,信為道不群,故希世 而可貴者也。

《將兵》
编辑

夫近侍之臣,雖宣於命令。統帥之任,實寄於腹心。當 經略之未靖,惟才能之斯委。觀其漢氏中微元魏多 事,逮玆唐室薦罹寇難,GJfont縣挺災金革不息,乃有稟 忠厚之性,懷將領之材,或付之禁衛之師,或委之征 伐之任,或監示於方面,或扈從於乘輿,或能震耀天 威,恢張師律,克施拱極之效,聿成靖亂之勳論,而次 之垂諸簡冊,俾後之觀者,庶知前王之權略矣。

《監軍》
编辑

古稱兵者,凶器。戰者,危事。蓋不得已而用之也。觀夫 唐制,始自肅宗參用內臣,典制軍政或蒞戎於征討, 或護兵於鎮守,申嚴有翼,則往無不濟。愛克厥威,則 功或罔成,雖委以腹心,誠無外顧。而貞其師律,或爽 嘉猷信,利害之相兼否,臧之不一也。

《立功》
编辑

功名之立,君子之所尚也。故載之令甲,藏於盟府,以 垂乎不朽者焉。乃有列職禁闥祗事帝右忠而能力 勇,且知方或應變,矢謨克平於大憝,或從行執銳,屢 摧乎勁敵,或竭誠而濟難,或悉力以蕩寇用,能立事 當世,流芳策書,論而次之,固亦以勸事君者之忠,藎 爾。

===
《幹事》
===內臣之職,載於周官。見於左氏,秦漢而下,乃有性質

忠厚,智識開敏,或居出納之任,或釐中外之務,而能 力心王室,恪居官次,夙夜匪懈,風雨不已。提綱而眾 目皆治,投刃而盤根必解,職修而事舉功成,而名著 易曰:貞固足以幹事,其斯之謂矣。

《翊佐》
编辑

夫垂統繼世,荷三靈之睠,協力諫議,資中人之助,自 炎漢甫定外戚擅權,積成姦威,幾易皇胄,賴其忠言。 響應群疑冰釋,輔正神器,翊登天極。降及於後,益濟 其美,首公竭節,扶危成安。昭諸信書,厥有丕績者焉。

《規諫》
编辑

夫邇臣盡規不專在於守和而,已繇東京以來,乃有 列宮省之任,在皇位之側,處乎近習,便審左右而植 性忠厚,飭躬方雅。詳知前訓,通曉吏事,辯邪正之攸 趣,明理亂之所急,繇是奮勵,悃幅敷陳當否。斥姦佞 之首,敘政治之失,防禁非辟,保全良俊,建讜議以興 國贊,經典以愛人,或形於奏書辭義,可舉,或備於進 對亮直,不回。斯足以參乎密侍,而資乎訪問者也。

《朋黨》
编辑

夫親丹扆游,黃閣上應躔。次下聞謀議,其來久矣。自 兩漢之季,五代已往,或值王道。浸衰朝綱靡振,本以 宮闈之職,遂參樞衡之任,共相樹置遞為表裏,乃有 擢自行伍膺節制之權,拔於寒微。踐公台之貴,吹噓 所至,羽翼斯生。故無益於為邦,但有紊於政治,觀夫 賢愚之用,舍乃知時運之污隆耳。

《恣橫》
编辑

周禮建寺人之官,掌女宮之戒,自茲厥後,命數寖隆 宣帷幄之勤。豫臺省之務,其有任居要近性異專良 忘兢慎之規,昧真素之理,專與奪之柄,總營衛之威, 謝任恩親。光寵支附,非復掖庭黃闥之職,正內永巷 之任,亦有忌刻。不顧崇侈滋豐,獨坐之謗,以興鉤黨 之誣,斯起招釁罹患,蓋自取焉。

《譴責》
编辑

周官寺人列職於正內,漢制常侍分任於黃闥。自茲 厥後名數寖擾,或兼總於官常,亦間領於兵政,若奉 命之不謹。暨行己之違,方官謗既興吏議,攸屬自貽 譴累,用干刑書,采諸簡編,咸用論次。

《貪貨》
编辑

夫天象著明,四星侍於皇位,周官作則,五人典於正 內。沿襲既多,登用亦廣,增金璫右貂之貴,豫紫闈清 禁之謀,有匪其人,不稱是職。因緣權寵寖恣驕貪,前 史必書不無其跡,後人斯覽足戒其非。

《誣搆》
编辑

皇居上體乎。環極邇臣內法乎。四星由古以還典,掌 有序,兩漢而下,寵任彌渥,或參居重職,或分幹諸局。 惟忠信所以絜矩,惟謹厚可以守官。在視聽而必公 實聰明之攸,賴而有履,用弗率愛。惡相攻,萌邪僻之 端,恣驕吝之氣。罔懲私忿,寖成厚誣,素業用隳鄙志 是逞,消鑠媒孽,枝葉生於謀議,朋比締搆機GJfont浚於 城府,觸類而長,何可勝言。虞典曰:朕堲讒說,殄行其 來遠矣。

《通志》编辑

《宦官總論》
编辑

臣謹按心平者,然後可以語道氣和者,然後可以論 人。論人之道不可偏徇,仰觀諸天,則帝坐之旁,有宦 者之星,遠稽諸古,則周官之書,有寺人之職,而先儒 之論,直欲無宦者,可乎人之邪。正色色有之言,宦寺 之中,而無正人乎。司馬遷、班固不立《宦者傳》。特取數 人在《佞倖篇》。如此是絕人為善之路也。且巷伯之辭, 著於風雅勃鞮之忠,載於春秋。繆賢之賢,能薦相如。 韓談之勇,能刃趙高,西都則張澤安劉之功,參乎平 勃,東京則欒巴按節之義,間乎陳竇,歷世班班皆有 其人。惜乎史家略之不得而記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