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第031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三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三十一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三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

 第三十一卷目錄

 日月部藝文一

  日月如合璧賦       唐韋展

  日月如合璧賦        賈餗

  採日月華贊        宋蘇軾

  日升月恆賦       明姚希孟

 日月部藝文二

  玉牒辭          夏大禹

  三光篇          晉傅元

  月生           唐劉猛

  雜言           司空圖

  夕陽            鄭谷

  日月無情          徐夤

  日月吟          宋邵雍

  羲娥謠          楊萬里

  自集慶路入正大統途中偶吟 元文宗

  日夕觀山         許有壬

  二鬼           明劉基

  古詩            王景

  詠懷           何景明

  月夜登上方絕頂       王寵

  小遊仙           桑悅

 日月部選句

 日月部紀事

 日月部雜錄

 日月部外編

乾象典第三十一卷

日月部藝文一编辑

《日月如合璧賦》以應候不差如璧之合為韻
唐·韋展
编辑

國家纂弘天統,紹啟王跡。獵英華於百代,漱芳潤於 六籍。於是闡睿曆於疇人,鏡元象之冰釋。察運行之 盈縮,見分度之損益。五星同舍,狀自葉於連珠;兩曜 集晨,候不GJfont於合璧。是知陰陽卷舒,日月居諸。時會 而乍離乍合,順行而匪疾匪徐。徵於顓頊之法,考以 軒轅之書。百靈以之肅若,四海由其晏如。惟上元之 歲,時和氣茂。惟南至之辰,日月來就。朢烏兔之交集, 瞻斗牛而既覯。璧惟圓制,象其圓正之形。玉以貞稱, 表此貞明之候。可以襲承天意,可以敬授人時。觀臺 之瑞斯驗,馮相之言不欺。方見仲尼無得而踰矣,乃 知潘夏何足以當之。臨楚山豈和氏而能識,入秦野 非相如之見持。且夫日者,尊而有常;月者,謙而不雜。 每有德而昭感,必效靈而允答。分則列照於三無,聚 則和光於六合。徒觀夫炳煥可嘉,毫釐靡差。珥作如 虹之氣,波為旁達之華。映彼仙娥,有似夫佩而比德。 吐茲王字,更疑乎瑜不掩瑕。然則天垂象兮至明,曆 為功兮可久。重之斯實理本,輕之則為亂首。是以堯 之分命,典誥高其能然;魯也失官,春秋貶其誠不。吾 君之所懲勸,將永代而遵守。顧惟愚懵,竊睹嘉應。鉤 深索隱,雖無瞽史之才;頌德歌功,敢借詩人之興。

《日月如合璧賦》以天地交泰日月貞明為韻
賈餗
编辑

格天之功兮,不宰而成。麗天之象兮,乃合其明。躔次 無差,乃可立圭以辨。禎符既葉,必俟重璧而呈。於是 曜陰魄,騰陽精,將周旋而一體,異遠近之相傾。時也, 萬類昭融,四方清泰。激朝輝之杲杲,登夜色之藹藹。 懸異象于人間,吐榮光于天外。挺連城之價,誰敢指 瑕。居匹夫之懷,非同賈害。金烏共色,玉兔增鮮。麗萬 室兮,瑤臺共美。泛千林兮,瓊樹爭妍。變芳流于斜漢, 疊圓影于遙天。落照西沉,若欲抵于昧谷。澄暉東上, 又如返于虞泉。熒煌異質,燭耀非一。抱珥之彩潛,銷 如圭之容。闇失于以表,元象明陰騭。瑞至德于堯年, 契昌期于漢日。懿其經紀不忒,明宵有程。聯彩徘徊, 似有求于潘子。雙形宛轉,若可賜于虞卿。既同道以 GJfont合,亦相推而運行。見乎天則一人有慶,比於王則 百度惟貞。矧今馮相觀祲而罔愆,羲和敬授而無闕。 將冥照於幽昧,在宣精于日月。是以靈符必集,休祐 可包。不縮不盈,自契于三年之閏。無偏無黨,何憂乎 十月之交。豈止合釆呈姿,和光效異。陵珠星而掩縟, 逗洛水而增媚。東西並耀,疑夾鏡于長空。昇降相沿, 異藏珍于厚地。然後操觚進牘,賦邦家之盛事。

《採日月華贊》
宋·蘇軾
编辑

每日採日月華時,不能誦得古人咒語,以意撰數

句云。

我性真有,是身本空。四大合成,與天地通。如蓮芭蕉, 萬竅玲瓏。無道不入,有光必容。曈曈太陽,凡火之雄。 湛湛明月,眾水之宗。我爾法身,何所不充。不足則取, 有餘則供。取予無心,惟道之公。各忘其身,與道俱融。

《日升月恆賦》
明·姚希孟
编辑

猗璇圖之高揭兮,垂兩GJfont于萬方。抱赤精而含素輝 兮,受鼓韝于陰陽。共中天以炳靈兮,分宵旦之行藏。 麗八極而環四維兮,永終古以耀芒。維光華之烜爛兮,寧初繼其可量。望澄鮮于霄漢兮,眺晶瑩之未央。 或自潛以垂曜兮,或由晦而作章。驟熹微而欲吐兮, 忽騰踊以翱翔。想曈曨之方旭兮,與積朏而弓張。驚 蒼穹之散彩兮,劈混沌以呈祥。掣群晴使愕眙兮,恍 眾志其惶。乃若金支盡開,翠旂未卷;玉宇深沈,銀 河GJfont瀲。曦光催建章之葳蕤,暝色止長門之御輦。又 有丹鳳樓頭,元菟城角;朝霞薄曉霧以流金,碧海照 青天而成玨。東升之烏,共晨雉而朝飛。南栖之鵲,伴 昏鴉而夜啄。于是火珠吐燧,和璧藏鉤。起咸池而拭 浴,倚瑤臺以紆眸。驅GJfont軸于扶桑之嵿,轉冰輪于疏 圃之陬。其晝舒也,駕赭驎驂朱虯,群真絳節以前麾, 百神赤幘而鳴騶。其夜明也,弭素麛控玉GJfont,緱嶺吹 笙而度曲,霓裳振袂以揚謳。乃夫綺疏繡幕,乍白乍 紅。海山樓閣,可闢可封。自晻曀而晃耀,又靉靆而玲 瓏。每烘窗而射牖,且窺簾以映櫳。阿房曉鏡,盡作胭 脂之色。昭陽夜宴,疑在水晶之宮。吾不知其圓規闕 玦,與夫入西出東。但見蓄之無垠,攬之靡窮。方積微 以成鉅,亦由纖而啟洪。總為熾之始、壯之萌。而未可 以乘除消息,卜度于其中。于是陳犧罍、擊鳧鐘。酬以 三雅之爵,佐以九成之鏞。仰天喁喁,祝吾君之千萬 年,與日升月恆,而俱無終也。而吾甘為聖世之華封。 因曲終而奏曰:邈矣廣漠。承太清兮,維日與月。環貞 明兮,慮中而昃。虞虧盈兮,譬之茀祿。盛則傾兮,豈惟 膂斗。畏滿兮,皇矣吾后。五福軿兮,舜壽堯年。莫與 京兮,泰階肇開。六符迎兮,占厥運會。時方亨兮,初陽 麗空。晴暉瑩兮,清光半璧。含珠英兮,月閟其華。日藏 精兮,將來景爍。瀰八紘兮,厚蓄徐昌。悠久成兮,小臣 獻賦。喜起賡兮,惟繫星之粲天。借迭曜以分榮兮,願 我王其介福,臣且為卷阿之鳳鳴兮。

日月部藝文二编辑

《玉牒辭》
夏大禹
编辑

祝融司方,發其英。沐日浴月,百寶生。

《三光篇》
晉·傅元
编辑

三光垂象表,天地有晷度。聲和音響應,形立影自附。 素日抱元烏,明月懷靈兔。

《月生》
唐·劉猛
编辑

月生十五前,日朢光彩圓。月滿十五後,日畏光彩瘦。 不見夜光色,一樽成暗酒。匣中苔背鏡,光短不照空。 不惜補明月,慚無此良工。

《雜言》
司空圖
编辑

烏飛飛,兔蹶蹶,朝來暮去驅時節。女媧祇解補青天, 不解煎膠黏日月。

《夕陽》
鄭谷
编辑

夕陽秋更好,瀲瀲蕙蘭中。極浦明殘雨,長天急遠鴻。 僧窗留半榻,漁舸透疏篷。莫恨清光盡,寒蟾即照空。

《日月無情》
徐夤
编辑

日月無情也有情,朝升夕沒照均平。雖催前代英雄 死,還促後來賢聖生。三尺靈烏金借耀,一輪飛鏡水 饒清。憑誰築斷東溟路,龍影蟾光免運生。

《日月吟》
宋·邵雍
编辑

月明星自稀,日出月亦微。既有少正卯,豈無孔仲尼。

《羲娥謠》
楊萬里
编辑

中秋夜,宿辟邪市。詰朝早起,曉星已上。日欲出而月未落,光景萬變,蓋天下奇觀也。作羲娥謠以記之。

羲和夢破欲啟行,紫金畢逋啼一聲。聲從天上下人 世,千GJfont萬落雞爭鳴。素娥西征未歸去,簸弄銀盤浣 風露。一丸玉彈東飛來,打落桂枝雪毛兔。誰將紅錦 幕半天,赤光絳氣貫山川。須臾卻駕丹砂轂,推上寒 空碾蒼玉。詩翁已行十里強,羲和早起道無雙。

《自集慶路入正大統途中偶吟》
元·文宗
编辑

穿了氁衫便著鞭,一鉤殘月柳梢邊。二三點露滴如 雨,六七箇星猶在天。犬吠竹籬人過語,雞鳴茅店客 驚眠。須臾捧出扶桑日,七十二峰都在前。

《日夕觀山》
許有壬
编辑

林慮千仞翠巖巖,罨畫工夫在暮嵐。徙倚崇臺觀未 足,紅輪西北月東南。

《二鬼》
明·劉基
编辑

憶昔盤古初開天地時,以土為肉,石為骨,水為血,脈 天為皮,崑崙為頭顱,江海為胃腸,嵩岳為背膂,其外 四岳為四肢。四肢百體咸定位,乃以日月為兩眼。循 環照燭三百六十骨節、八萬四千毛竅,勿使淫邪發 洩,生瘡痍。兩眼相逐走不歇。天帝愍其勞逸不調,生 病患申,命守以兩鬼,名曰結璘與鬱儀。鬱儀手捉三足老鴉腳,腳踏火輪蟠九螭。咀嚼五色若木英,身上 五色光陸離。朝發暘谷暮金樞,清晨還上扶桑枝。揚 鞭驅龍扶海若,蒸霞沸浪煎魚龜。煇煌焜燿啟幽暗, 燠煦草木生芳蕤。結璘坐在廣寒桂樹根,漱嚥桂露 芬香菲。啖服白兔所擣之靈藥,跳上蟾蜍背脊騎。描 光弄影蕩雲漢,閃奎爍璧葩花摛。手摘桂樹子,撒入 大海中,散與蚌蛤為珠璣。或落岩谷間,化作珣玗琪。 人拾得吃者,胸臆生明翬。內外星官各職職,惟有兩 鬼兩眼晝夜長相追。有物來掩犯,兩鬼隨即揮刀鈹。 禁制蝦蟆與老鴉,低頭屏氣服役,使不敢起意為奸 欺。天帝憐兩鬼,暫放兩鬼人間娭。一鬼乘白狗,走GJfont 織女黃姑,磯槌河鼓褰兩旗。跳下皇初平牧羊群,烹 羊食肉口吻流膏脂。卻入天台山,呼龍喚虎聽指麾。 東岩鑿石取金卯,西岩掘土求瓊葳。岩訇洞砉石梁 折,驚起五百羅漢,半夜撥剌衝天飛。一鬼乘白豕,從 以青羊、青兔、赤鼠兒。便從閣道出西清,入少微,浴咸 池。身騎青田鶴,去採青田芝。仙都赤城三十六洞主, 騎鸞翳鳳來陪隨。神清唱毛女和,長煙裊裊飄熊 旂。蜚廉吹笙虎擊筑,罔象出舞奔馮夷。兩鬼自從天 上別,別後道路阻隔不得相聞知。忽聞寒山子,往來 說因依。兩鬼各借問,始知相去近不遠,何得不一相 見敘情詞。情詞不得敘,焉得不相思。相思人間五十 年,未抵天上五十炊。忽然宇宙變差異,六月落雪冰 天逵。黿鼉上山作窟穴,蛇頭生角角有岐。鱷魚掉尾 斫折巨鼇腳,蓬萊宮倒水沒楣。攙搶枉矢爭出逞,妖 怪或大如甕盎,或長如蛟蛇。光爍爍形躨躨,叫鹿豕 呼熊羆。煽吳回翔魌魑,天帝左右無扶持。蚊、GJfont、蚤、蝨、 蠅、蚋、蜞,噆膚咂血圖飽肥。擾擾不可揮筋節,解折兩 眼,不辨妍與媸。兩鬼大惕傷,身如受榜笞。便欲相 約,討藥與天帝毉。先去兩眼翳,使識青黃紅白黑。便 下夫潢天一水,洗滌盤古腸、胃、心、腎、肝、肺、脾。卻取女 媧所摶黃土塊,改換耳、目、口、鼻、牙、舌、眉。然後請軒轅, 邀伏羲風后,力牧老龍告泰山。稽命魯般詔工倕,使 豐隆役黔羸礪。斧鑿具、鑪鎚取,金蓐收伐材尾箕。修 理南極北極樞斡,運太陰太陽機。檄召皇地示,部署 岳瀆神,受約天皇墀。生鳥必鳳凰,勿生梟與鴟。生獸 必麒麟,勿生豺與狸。生鱗必龍鯉,勿生蛇與鴟。生甲 必龜貝,勿生蝓與蜞。生木必松楠,生草必薺葵。勿生 鉤吻含毒斷人腸,勿生枳棘覃利傷人肌。螟蝗害禾 稼,必絕其蝝蚔。虎狼妨畜牧,必遏其孕孳。啟迪天下 蠢蠢氓,悉蹈禮義尊父師。奉事周文公、魯仲尼、曾子 輿孔子思,敬習書易禮樂春秋詩。履正直屏邪欹,引 頑嚚入規矩。雍雍熙熙,不凍不饑,避刑遠罪趨祥祺。 謀之不能行,不意天帝錯怪,恚謂此是我所當為。眇 眇末兩鬼,何敢越分生思惟。呶呶向瘖盲,洩漏造化 微。急詔飛天神王,與我捉此兩鬼拘囚之,勿使在人 寰,做出妖怪奇。飛天神王得天帝詔,立召五百夜叉, 帶金繩將鐵網。尋蹤逐跡,莫放兩鬼走逸入嶮巇。五 百夜叉箇箇口吐火,搜天括地走不疲。吹風放火烈 山谷,不問杉、柏、樗、櫟,蘭、艾、蒿、芷、蘅、茅、茨,燔焱熨灼無 餘遺。搜到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仞幽徑底,捉住兩 鬼眼睛光活如琉璃。養在銀絲鐵柵內,衣以文采食 以糜。莫教突出籠絡外,踏折地軸傾天維。兩鬼亦自 相顧笑,但得不寒不餒,長樂無憂悲。自可等待天帝 息怒解猜惑,依舊天上作伴同遊戲。

《古詩》
王景
编辑

明月出天東,團團歷東井。不因朝陽輝,何以散光景。 中涵古桂華,期與天地永。本體無盈虧,清明乃其性。 常恐中天雲,翳此山河影。有如濁水珠,棄置誰復省。 長風一埽蕩,恆若冰鑑炯。白玉十二樓,照耀蓬萊境。

《詠懷》
何景明
编辑

北陸無淹晷,歲邁陰已長。攝衣起中夜,凜凜悲嚴霜。 明月麗高隅,繁霜縱以橫。徘徊仰天漢,惋彼參與商。 形影永乖隔,萬里徒相望。

《月夜登上方絕頂》
王寵
编辑

大道無端倪,人世如蟻蝨。泠然御風行,天路非阡術。 朢舒稍西傾,東海已吐日。山川兩照曜,金波中蕩潏。 仙人夜行遊,巖坐汎寶瑟。吐故餐晨霞,乘露采芝術。 巉巉金庭山,中有煉藥室。卻笑尚子平,寧須婚嫁畢。

《小遊仙》
桑悅
编辑

白雲為被彩霞氈,高枕常凌倒景眠。卻怪兩燈常下 照,不知日月麗中天。

日月部選句编辑

楚屈原《天問》:日月安屬。

漢賈誼《惜誓》:建日月以為蓋兮,載玉女於後車。 劉向《九歎》:引日月以指極兮,少須臾而釋思。

揚雄《長楊賦》:西壓月GJfont,東震日域。 魏武帝《省西曹令》:日出於東,月盛於東。

曹植《慰子賦》:日晼晚而既沒,月代照而舒光。

王粲《寡婦賦》:日晻曖兮不昏,明月皎兮揚暉。

晉陸機《豪士賦》:日罔中而弗昃,月何盈而不闕。《演連珠》:准月稟水不能加涼,晞日引火不必增輝。 阮籍《大人先生傳》:佩日月以舒光兮,登徜徉而上浮。 木華《海賦》:大明鑣轡於金樞之穴,翔陽逸駭於扶桑 之津。

陶潛《閒情賦》:日負影以偕沒,月媚景於雲端。

宋謝莊《月賦》:日以陽德,月以陰靈。

謝靈運《江妃賦》:升月隱山,落日映嶼。

梁蕭統《銅博山香爐賦》:吐圓舒於東岳,匿丹曦於西 嶺。《答湘東王書》:曜靈既隱,繼之以朗月。

何遜《七召》:踆烏始照官,槐遽而欲舒。顧兔纔滿庭,英 紛而就落。

陶弘景《尋山誌》:日負山以共隱,月披雲而出山。 唐盧士開《日月如合璧賦》:穎曜相向,圓明比象。麗重 光於一軌,開混茫而精爽。:和陰陽而二儀交泰,辨 分至而九服融朗。

宋蘇轍《黃樓賦》:送夕陽之西盡,導明月之東出。 明王思任《泰山記》:吾登月觀日落,如車有日之觀。吾 登日觀月掛,如船有月之觀。雖不兩得,亦未兩失也。 李流芳《焦山小記》:孟陽云:吾嘗信宿茲山,每於夕陽 登嶺眺望,落景尚爛於西浦,望舒已升于東漵。琥珀 琉璃,和合成界。熠燿恍惚,不可名狀。

張京元《西湖小記》:湖心亭雄麗空闊,時晚照在山,倒 射水面。新月掛東,所不滿者半規。金盤玉餅重輪,交 網不覺,狂叫欲絕。

虞帝《卿雲歌》:日月光華,旦復旦兮。

《八伯歌》:日月光華,弘于一人。

《帝乃載歌》:日月有常,星辰有行。

許由《箕山歌》:日月運照,靡不記睹。

周《漁父歌》:日月昭昭,乎寖已馳。:日已夕兮,予心憂 悲。月已馳兮,何不渡為。

《漢書郊祀歌》:月穆穆以金波,日華耀以宣明。

蔡琰《胡笳十八拍》:日月居諸在戎壘。:日月無私兮, 曾不照臨。:日東月西兮徒相望。

魏武帝詩:明明日月光,何所不光照。

晉傅元詩:昭昭朝時日,皎皎晨明月。

宋謝靈運詩:我行乘日垂,放舟候月圓。:夕慮曉月 流,朝忌曛日馳。

謝惠連詩:落日隱簷楹,升月照簾櫳。

唐李白詩:窺日畏銜山,促酒喜得月。

宋范成大詩:斜陽猶滿地,片月早中天。

元張養浩詩:古今不卷江山畫,日月長開宇宙窗。 張翥詩:新月半天分落照,斷雲千里附歸風。

明祝允明詩:曜靈爍神燭,望舒循九行。

日月部紀事编辑

《竹書紀年》註:伊摯將應湯命,夢乘船過日月之傍。 《左傳》:成公十六年,晉楚遇干鄢陵。呂錡夢射月,中之。 占之曰:姬姓,日也。異姓,月也,必楚王也。及戰,射共王, 傷目。

《山陵雜記》:始皇墳周迴七百步,下周三泉,刻玉石為 松柏,以明月珠為日月。

《漢書·匈奴傳》:單于朝出營,拜日之始生,夕拜月。其坐, 長左而北向日。舉事,常隨月盛壯以攻戰,月虧則退 兵。

《洞冥記》:元封四年,修彌國獻駮騾。高十尺,毛色赤斑, 皆有日月之象。

《三國吳志·孫破虜吳夫人傳》注:初,夫人孕而夢月入 懷,既而生策。及權在孕,又夢日入其懷。以告堅,曰:昔 妊策,夢月入我懷。今也,又夢日入我懷,何也。堅曰:日 月者,陰陽之精,極貴之象,吾子孫其興乎。

《談藪》:齊松滋令蘭陵蕭叡明母患積年,叡明晝夜祈 禱。時寒凍,叡明下淚凝結如著,額上叩血成冰不溜。 忽有一人以石函授之,曰:此能治太夫人病。叡明跪 而受之,忽然不見。以函奉母,中惟三寸絹,丹書為日 月字,母病即愈。

《古鏡記》:隋汾陰侯生,天下奇士也。王度常以師禮事 之,臨終贈度以古鏡。大業八年四月一日,太陽虧。度 時在臺直,晝臥廳閣,覺日漸昏。諸吏告度以日蝕甚。 整衣時引鏡出,自覺鏡亦昏昧,無復光色。度以寶鏡 之作,合於陰陽光景之妙。不然,豈以太陽失曜,而寶 鏡亦無光乎。怪歎未已,俄而光彩出,日亦漸明。比及 日復,鏡亦精朗如故。自此之後,每日月薄蝕,鏡亦昏 昧。大業九年正月朔旦,有一僧行乞而至度家。弟勣 見之,僧曰:貧道受明錄祕術,頗識寶氣。檀越宅上,每 日常有碧光連日、絳氣屬月,此寶鏡氣也。貧道見之 兩年矣,今擇良日,故欲一觀。勣出之,僧跪捧欣躍,謂 勣曰:此鏡有數種靈相,皆當未見。但以金膏塗之,珠 粉拭之,舉以照日,必影徹牆壁。行之,無不獲驗。 《朝野僉載》:唐長安二年九月一日,太陽食盡,默啜賊 到并州。至十五日,夜月蝕盡,賊並退盡。《五國故事》:偽漢先主以治宮室為務,琢水精琥珀為 日月,列于東西玉柱之上。

《嬾真子》:洛中邵康節先生術數既高,而心術亦自過 人。所居有圭竇甕牖。圭竇者,牆上鑿門,上銳下方,如 圭之狀。甕牖者,以敗甕口安於室之東西,用赤白紙 糊之,象日月也。

《暇日記》:邵先生堯夫雍於所居作便坐,曰安樂窩。兩 旁開窗,曰日月牖。

《世說補》:王介甫嘗見舉燭,因言:佛書有日月燈光明, 佛燈光,豈得配日月。呂吉甫曰:日昱乎晝,月昱乎夜。 燈光昱乎晝夜,日月所不及。其用無差別。介甫大以 為然。

《桯史》:承平時國家與遼歡盟,文禁甚寬。輅客者,往來 率以談謔詩文相娛樂。元祐間,東坡寔膺是選,遼使 素聞其名,思以奇困之。其國舊有一對,曰三光日月 星。凡以數言者,必犯其上一字。於是遍國中,無能屬 者。首以請于坡,坡唯唯,謂其介曰:我能而君不能,亦 非所以全大國之體。四詩風雅頌,天生對也。盍先以 此復之介如言,方共歎愕。

《道山清話》:劉貢父一日問蘇子瞻:老身倦馬河堤永, 踏盡黃榆綠槐影。非閤下之詩乎。曰:然。貢父曰:是日 影耶。月景耶。子瞻曰:竹影金鎖碎,又何嘗說日月也。 二公大笑。

《遼史·太宗本紀》:以大聖皇帝宴寢之所號日月宮,因 建日月碑。

《耶律乙辛傳》:乙辛父迭剌家貧,服用不給,部人號窮 迭剌。乙辛幼慧黠,嘗牧羊至日昃。迭剌視之,乙辛熟 寢。迭剌觸之覺,乙辛怒曰:何遽驚我。適夢人手執日 月以食我,我已食月,啗日方半而覺,惜不盡食之。迭 剌自是不令牧羊。

《明通紀·傳信錄》:元主嘗召一術士,問以國祚。對云:國 家千秋萬歲,不必深慮。除日月並行,乃可憂耳。大明 兵興而元亡,蓋日月並行,乃明字隱語也。此術士亦 神奇矣,惜遺其名。

洪武元年八月十五,上夜夢當天兩日月齊出,諸雪 雜亂紛飛,倏爾底定。上謂徐達曰:此夢何解。徐達曰: 陛下夢兩日月齊出,即大明明字。諸雪雜亂紛飛,即 張陳等賊擾亂我中原。我明命將出師,一鼓而擒之, 即倏爾底定。此吉兆也。

王世貞《遊洞庭兩山記》:太湖五百里,中為山,大小七 十二,兩洞庭者冠之。前是,汪中丞伯要余往,弗果。居 九年而秋九月,余與弟敬美、謀挾、從季、瞻美、曹甥子 念、李生時養以遊,買湖船,抵石公。躡磴而上,至其GJfont 憩焉。日且息虞淵矣,大於紫金鉦。冉冉垂墮,僅餘一 線。迴光射波,波尚為沸。起霞綃霓旌之屬,扈於後者, 半猶亙空。少選月從東上,初為鉤,俄忽為玦為金鉦。 其色正黃,規不及日十之一。波得之蕩而為長燈,煜 煜不定。返顧鄔中,百棟如晝,湖中外諸峰盡出。其貓 鼠小島,汨沒不定。念吾生平所見亡踰者,急呼酒酹 之。

日月部雜錄编辑

《易經·乾文》言:夫大人者,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 明。

《恆彖》:日月得天,而能久照。

《豐彖》:日中則昃,月盈則食。

《書經·周書·泰誓》:鳴呼,惟我文考,若日月之照臨。 《秦誓》:我心之憂,日月逾邁,若弗云來。

《詩經·邶風·柏舟篇》:日居月,諸胡迭而微。

《日月篇》:日居月,諸照臨下土。:言日以照晝,月以照 夜,故得同曜齊明,而照臨下土。以興國君,視外治夫 人,視內政亦同德齊意,以治理國事也。朱注:莊姜不見 答於莊公,故呼日月而訴之也。

日居月,諸下土是冒。

《雄雉篇》:瞻彼日月,悠悠我思。

《唐風·蟋蟀篇》:日月其除。:日月其邁。:日月其慆。: 慆,過也。

《小雅·天保篇》:如月之恆,如日之升。:恆,弦升出也。: 月上弦而就盈,日始出而就明。

《杕杜篇》:日月陽止。:十月為陽。

《小明章》:昔我往矣,日月方除。:日月方欲除陳生新, 二月之中也。

昔我往矣,日月方奧。:奧,煖也。

《周禮·春官·司常》:日月為常。訂義:胡伸曰:太常,王之旗也。 周以日月為常,日往月來,未嘗以止。惟其無常,可以 為常者道也。鄭鍔曰:有取於制字之意,日月得天而 能久照。王者之道,萬世有常而不易也。

《冬官·考工記》:輈人輪輻三十,以象日月也。:輪象日月者,以其運行也,日月三十日而合宿。

《儀禮·覲禮》:禮日於南門外,禮月與四瀆于北門外。 《禮記·曲禮》:名子者,不以國,不以日月。

禮器為朝夕,必放於日月。:大明生於東,月生於西, 此陰陽之分,夫婦之位也。

《郊特牲》:旂十有二,旒龍章而設日月,以象天也。 《祭義》:郊之祭大報天,而主日配以月。:祭日於壇,祭 月於坎。以別幽明,以制上下。祭日於東,祭月於西,以 端其位。

《經解》:天子者,與日月並明,明照四海而不遺微小。 《昏義》:天子之與后,猶日之與月,陰之與陽,相須而後 成者也。

《鄉飲酒義》:設介僎,以象日月。

《易乾鑿度》:雷木震,日月出入門者,日出震,月入於震。 澤金水兌,日月往來門,月出澤日入於澤。

《詩含神霧》:日月揚光者,人君之象也。

《春秋感精符》:人主,父天母地,兄日姊月。:兄日於東 郊,姊月於西郊。

《孝經·援神契》:天地至貴,精不兩明。:天精為日,地精 為月。

《三墳書·山墳》:象君日。:象臣月。

《形墳》:日天中道,月天夜明。:日地圜宮,月地斜曲。: 陽形日,天日昭明,地日景隨,日月從朔。山日沉西,川 日流光。雲日蔽霠,氣日昏蔀。:陰形月,天月淫,地月 伏輝,日月代明。山月升騰,川月東浮。雲月藏宮,氣月 冥陰。:日山危峰,月山斜GJfont:日川湖,月川曲池。: 日雲赤曇,月雲素雯。:日氣晝圍,月氣夜圓。

《素問·八正神明論》:岐伯曰:天溫日明,則人血淖液而 衛氣浮。故血易寫,氣易行。天寒日陰,則人血凝泣而 衛氣沈。月始生,則血氣始精,衛氣始行。月郭滿,則血 氣實肌肉堅。月郭空,則肌肉減經絡虛。衛氣去形獨 居,是以因天時而調血氣也。

《管子·牧民篇》:如日如月,唯君之節。

《白心篇》:化物多者,莫多於日月。

《形勢解》:日月昭察萬物者也,天多雲氣,蔽GJfont者眾,則 日月不明。人主猶日月也,群臣多姦立私,以擁蔽主, 則主不得昭察其臣下,臣下之情不得上通。故姦邪 日多而人主愈蔽。故曰日月不明,天不易也。

《版法解》:日月之明無私,故莫不得光。聖人法之,以燭 萬民,故能審察,則無遺善無隱姦。無遺善無隱姦,則 刑賞信必。刑賞信必,則善勸而姦止。故曰參於日月。 《家語》:子路對夫子曰:由願赤羽若日,白羽若月。 《莊子·逍遙遊》:堯讓天下於許由,曰:日月出矣,而爝火 不息。其於光也,不亦難乎。

《在宥篇》:廣成子曰:自而治天下,雲氣不待族而雨,草 木不待黃而落。日月之光,益以荒矣。

《齊物論》:至人神矣,乘雲氣騎日月。

《天運篇》:日月其爭於所乎。

《山木篇》:孔子圍於陳蔡,大公任往弔之。曰:子其昭昭 乎如揭日月,而行故不免也。

《揚子·修身篇》:日有光,月有明。三年不目,日視必盲。三 年不目,月精必朦。

《墨子·兼愛中篇》:昔者文王之治西土,若日若月。乍光 于四方,即此言。文王之兼愛天下之博大也,譬之日 月,兼照天下之無有私也。

《呂子慎·大覽察今篇》:審堂下之陰,而知日月之行、陰 陽之變。

《審分覽勿躬篇》:羲和作占日,尚儀作占月。:聖王之 德融乎,若月之始出,極燭六合而無所窮。屈昭乎,若 日之光,變化萬物而無所不行。

《史記·龜策傳》:六曰日月龜。

《淮南子·天文訓》:麒麟GJfont而日月蝕。 《地形訓》:東方川谷之所注,日月之所出。:西方高土, 川谷出焉,日月入焉。

《精神訓》:日中有踆烏,而月中有蟾蜍。

《繆稱訓》:日不知夜,月不知晝。日月為明,而弗能兼也。 《詮言訓》:天有明,不憂民之晦也。百姓穿戶鑿牖,自取 照焉。

《兵略訓》:輪轉而無窮,象日月之運行。:處于堂上之 陰,而知日月之次序。

《大戴禮·誥志》:日歸於西,起明於東。月歸於東,起明於 西。

《褚先生集·龜策列傳》:日為德,而君於天下,辱於三足 之烏。月為刑,而相佐見食於蝦蟆。

《白虎通·五行篇》:人目何法。法日月明也。日照晝,月照 夜。人目所不更照何法。法目亦更用事也。

《論衡·說日篇》:日晝行千里,夜行千里。麒麟晝日亦行 千里。然則日行舒疾,與麒麟之步相類似也。月行十 三度,十度二萬里,三度六千里。月一旦夜行二萬六 千里,與晨鳧飛相類似也。

《張衡·靈憲》:日匹火月匹水,火則外光,水則含影。《參同契》:乾坤設位章,坎戊月精,離己日光。日月為易, 剛柔相當。

《君臣御政章》:日合五行精,月受六律紀。

《養性立命章》:陽神日魂,陰神月魄。

《男女相胥章》:坎男為月,離女為日。日以耀德,月以智 光。月受日化,體不虧傷。陽失其契,陰侵其明。晦朔薄 蝕,掩冒相傾。

《獨斷·天子》:父事天母事地,兄事日姊事月。常以春分 朝日於東門之外,訓人民,事君之道也。秋夕夕月於 西門之外,別陰陽之義也。

《抱朴子·金丹篇》:岷山丹法道士張蓋GJfont,精思於岷山 石室中,得此方也。其法:鼓冶黃銅以作方諸,以承取 月中之水,以水銀覆之。致日精火其中,長服之不死。 《備關篇》:日月不能摛光于曲穴。

《尚博篇》:俗士多云:今日不及古日之熱,今月不及古 月之朗。

《博喻篇》:日月挾蟲鳥之瑕,不妨麗天之景。

《廣譬篇》:日月不能私其耀,以就曲照之惠。

《喻蔽篇》:羲和昇光以啟旦,朢舒耀景以灼夜。

《詰鮑篇》:景星摛光,以佐朢舒之耀。冠日含采,以表羲 和之晷。

《博物志》:東方少陽,日月所出。山谷清,其人佼好。:西 方少陰,日月所入。其土窈冥,其人高鼻深目多毛。 《荊州記》:巴陵南有青草湖,周迴百里,日月出沒其中。 《世說》:支道林曰:北人看書,如顯處視月。南人學問,如 牖中窺日。

時人目夏侯太初,朗朗如日月之入懷。

王司州至吳興印渚中,歎曰:非唯使人情開滌,亦覺 日月清朗。

《水經注》:自三峽七百里中,兩岸連山,略無闕處。重巖 疊嶂,隱天蔽日。自非停午夜分,不見曦月。

《元包》:既濟水火,胥納陰陽,不雜日之交、月之合。 未濟水火,相北陰陽,忒月之虧、日之蝕。

《酉陽雜俎》:天狐九尾金色,役于日月宮。有符有醮,日 可洞達陰陽。

提羅迦樹花,見日光即開。拘尼GJfont樹花,見月光即開。 《雲仙雜記》:胡陽白壇寺幡剎,日中有影,月中無影。不 知何故,因號怯夜幡。

《元真子·濤之靈篇》:日月之體有大小,諸星之位有廣 狹。若以遠近論小大,稽夫日也,失之於炎涼。若以炎 涼而語遠近,稽夫日也,失之於小大。乃知無遠近之 異。旁視仰觀,人目自爾。夫以百尺之竿,戴乎盤臥之 立之,近遠適等,而大小不同。信目之有夷險矣,在乎 東西不熾者。諒GJfont照而不正,自此地之陰氣得昇耳。 :日月有合璧之元,死生有循環之端。定合璧之元 者,知薄蝕之交有時。達循環之端者,知死生之會有 期。是故月之掩日而光昏,月度而日耀。日之對月而 明奪,違對而月朗。是故死之換生而魂化,死過而生。 來生之忘死而識空,失忘而死見。然則月之明,由日 之照者也。死之見,由生之知者也。非照而月之不明 矣,非知而死之不見矣。且薄蝕之交,不能傷日月之 體。死生之會,不能變至人之神。體不傷,故日月無薄 蝕之憂。神不變,故至人無死生之恐者矣。

《長安志》:結璘樓七聖紀曰:鬱華赤文與日同居,結璘 黃文與月同居。鬱華日精,結璘月精。又:太上黃庭內 景《玉經》曰:高奔日月吾上道,鬱儀結璘善相保。梁丘 子注曰:鬱儀,奔日之仙。結璘,奔月之仙。六典作結鱗, 未知從何字。

《漁樵對問》:日者,月之形也。月者,日之影也。

《易潛虛》:醜,友也。日月相友,群倫以明。

隸,臣也。月不日不能以光。

《雲笈七籤》:東華真人服日月之象,男服日象女服月 象。一日不廢,使人聰明,五藏生華。

凡入山,思日在面前,月在腦後。凡暮臥,思日在面上, 月在足後,赤氣在內,白氣在外。凡欲從人,各思日月 覆身,而往當無所畏。

銷珠者,服日之精,左目日也。水玉者,食月之精,右目 月也。食日之精,可以長生。緣茲上天,上謁道君。食月 之精,以養腎根。白髮復黑,齒落更生。

《東坡志林》:玉川子作月蝕詩,以謂蝕月者,月中之蝦 蟆也。梅聖俞作《日蝕》詩,云食日者,三足烏也。此固俚 說,以寓其意也。然《戰國策》曰:日月煇煇於外,其賊在 於內。則俚說亦尚矣。

《愛日齋藂抄》:范氏吳船錄記嘉州王波渡,云蜀中稱 尊老者為波。又有所謂天波、月波、日波者,皆尊之。稱 此王波,GJfont王老或王翁也。 《蠡海集》:月為陰,主乎水。日為陽,主乎氣。月行至於子 午之位則極盛,故潮汐生焉。日行至於子午之位則 極盛,故寒暑甚焉。

《容齋隨筆》:文士為文,有矜夸過實,雖韓文公不能免, 如石鼓歌極道宣王之事,偉矣。至云孔子西行不到秦,掎摭星宿遺羲娥。陋儒編詩不收拾,二雅褊迫無 委蛇。是謂三百篇皆如星宿,獨此詩如日月也。二雅 褊迫之語,尤非所宜。言今世所傳石鼓之詞尚在,豈 能出吉日車攻之右,安知非經聖人所刪乎。

《容齋續筆》:《莊子·外物篇》:利害相摩,生火甚多。眾人焚 和,月固不勝火。於是乎有隤然而道盡。注云:大而闇 則多累,小而明則知分。東坡所引乃曰:郭象以為大 而闇不若小而明,陋哉斯言也。為更之曰:月固不勝 燭,言明于大者必晦於小,月能燭天地,而不能燭毫 釐,此其所以不勝火也。然卒之火勝月耶。月勝火耶。 予記朱元成萍洲可談所載,王荊公在修撰經義局 因見舉燭,言:佛書有日月燈光、明佛燈光,豈足以配 日月乎。呂惠卿曰:日煜乎晝,月煜乎夜。燈煜乎日月 所不及,其用無差別也。公大以為然,蓋發言中理,出 人意表云。予妄意莊子之旨,謂人心如月,湛然虛靜。 而為利害所薄,生火熾然,以焚其和。則月不能勝之 矣,非論其明闇也。

《茅亭客話》:二十四化各有一大洞,或深廣千里、五百 里。其中有日月飛精,謂之伏辰之根。下照洞口,與人 間無異。

《捫蝨新話》:須彌山在四天下之中,山頂名忉利天,四 天王所居。山如腰鼓,當山腰,日月圈繞,照四天下更 為晝夜。此禹本紀所謂日月相隱,避為光明者也。 《江漢叢談》:柳子厚《述舊》詩云:衰榮困蓂莢,盈缺幾蝦 蟆。用日月事,而不明言日月。

《野客叢談》:《潘子真詩話》云:《陸賈·新語》曰:邪臣蔽賢,猶 浮雲之障日月也。太白詩總為浮雲能蔽日,長安不 見使人愁,GJfont用此語。余觀孔融詩曰讒邪害公正,浮 雲翳白日。曹植詩曰:悲風動地起,浮雲翳日光。傅元 詩曰:飛塵污清流,浮雲蔽日光。史記龜筴傳曰:日月 之明,蔽于浮雲。枚乘詩曰:浮雲蔽白日,游子不顧返。 此皆祖離騷雲容容而在下,杳冥冥兮羌晝晦。之意。 注:雲氣冥冥,使晝日昏暗,喻小人之蔽賢也。東方朔 七諫亦曰:浮雲蔽晦兮,使日月乎無光。又曰:何氾濫 之浮雲兮,蔽此明月。顧皓日之顯行兮,雲蒙蒙而蔽 之。皆指讒邪害忠良之意。苻堅時,趙整歌亦曰:不見 雀來入燕室,但見浮雲蔽白日。

《脈望》:諸天日月為飛精,諸洞日月為伏根,人間日月 為明輪。若吞明輪者為仙,GJfont服日月光華,各有法能, 潤五藏澤顏容。東方甲乙之地,乃日月所出之門戶, 地祇於此旦望迎送鬱儀、結璘之神。

宿有房日兔,畢月烏。《丹書》云日烏月兔,謂日月之交 也。兔自日屬,所謂月中兔者,月中日光也。借此以喻 神入GJfont中,猶日光照入月內。乃以兔屬月,以為法象 金丹四旨字內。日魄玉兔脂,月魄金烏髓,是正言之 耳。注者反迂其說,可笑哉。

《御龍子集》:日東月西,根離坎也,離虛坎實,抱坤乾也。 日其坤精之宅耶,育乎陽而流光。月其乾精之宅耶, 成乎陰而不同受其光。

日之稱烏,其畢之來乎。月之稱兔,其房之往乎。房離 而畢坎,其氣化有象耶。

烏其性夫慈耶,母之道。兔其性夫健耶,父之道。其取 類深乎造化之自然耶。後世之強名耶。

日月其不麗乎天也,麗則不離,離則霣月之掩日。月 離天矣,胡不霣。

陽健而陰緩,日疾而月遲也。日月右行乎。右則陽緩 而陰健矣,性耶。

日者以五星之行右曰順、左曰逆,而別進退遲速焉。 是蟢子逆沿磨石也。天之體,確如堅石耶。不則何帶 右行者俱左耶。

月行九道,太陰之性其多岐乎。而總之不遠于黃道, 陰避陽而不能離乎陽也歟。

《見聞搜玉》:宋太祖《詠月》詩曰未離海底千山暗,纔到 中天萬國明。又《初日》詩:欲出未出光赫赫,千山萬山 如火發。一輪頃刻上天衢,逐退群星與殘月。後人以 為明太祖詩,誤矣。

《滇行紀略》:滇南最為善地,日月與星比別處,倍大而 更明。

《胡敬齋集》:程朱說日月各不同,程子言日月乃陰陽 氣之盛處,運行不息,行到子上則光在子,行到午上 則光在午,本無一定之形象。月虧盈之說,以為月近 日則威損而氣衰,故光虧月遠。日則勢盛而氣盛,故 光盈。朱子用先儒之言,以日月有一定之形影,如丸 如毬,乃陰陽之精。運行不息,日速月遲,是以或近或 遠。月受日光體魄常全,受光常滿。本無死生虧盈,乃 人見之則有正側不同。正則見其光全,側則見其光 缺。日月近則人在下見其側,遠則人在中間見其正。 會而正交,則月掩日而日蝕。朢則正對,則日射月而 月蝕。二說不同,朱子近是。以書之旁死魄哉生明論 之,則程子亦有理。

《邵二泉集》:日行於天之內,故天舒於日,數也。月行于日之內,故日揜於月,亦數也。數徵於象,人得而推之, 亦得而見之。然理行於氣,人得而與焉,不得而見也。 是故陰不能勝陽,其常也。故當食不食,於數為變,於 理為常。陽不能勝陰,其變也。故當蝕不蝕,於數為常, 於理為變。故曰十月之交,交言數也。又曰彼月而微, 此日而微。微言氣也。

《來瞿唐集》:或問:宋儒以月本無光,受日之光以為光, 程子、邵子、朱子、張子皆如是說。而今獨以為非受日 光,何也。曰:此正未達造化大頭腦而有此新巧之說 也。蓋天地既有此陰陽,就有往來、有生死、有盛衰、有 寒暑、有長短、有常變,此必然之理數也。GJfont月乃陰精, 既屬陰,則月之中有昏黑之狀者,此定理也。有盈有 虧者,亦定理也。孔子曰懸象著明,莫大乎日月。日自 為日,月自為月,豈有月受日光之理哉。至若朢日酉 時,日月固相對矣。至于半夜,日在地之中,月在天之 中。有許大山河,大地相隔,月豈能受日之光乎。譬如 置一鏡于桌上,置一鏡于桌下,乃以桌上之光受桌 下之光,雖三尺之童,亦不信也。朱子乃以地在天中 不甚大,四邊空有,時月在天中央,則光從四旁上受 于月。蓋朱子篤信之,過信沈存中之言爾。既然地不 甚大,月在天中央,日在地中央。光從四旁上可以受 于月,宜乎月之光,夜夜滿矣。何以十七十八,月即缺 哉。且月本有圓缺,聖人已先說矣。如曰天道虧盈而 益謙,此聖人之言也。日中則昃,月盈則蝕。此聖人之 言也。天秉陽垂日星,地秉陰竅于山川。和而后月生 也。是以三五而盈,三五而缺。此聖人之言也。哉生明, 既生魄,旁死魄。此聖人之言也。聖人明說生、說死、說 盈、說缺,乃不信經而信沈存中之言,何哉。朱子又以 經星緯星亦受日光,如說二星亦受日光,則當每月 三十、初一、初二月缺將盡之。時星亦當缺,其光而不 見矣,何以星常常如此明也。看來朱子說日蝕、並月 受日光,皆信曆家之言耳。

《偶談》:陽而陰者日乎。故能獨照而不能納形。陰而陽 者月乎。故能納形而不能獨照。

《丹鉛總錄》:甘氏曰:日一星,在房之西、氐之東。日者,陽 精之宗也。為雞二足,為烏三足。雞在日中,而烏之精 為星,以司太陽之行度。日生於東,故於是位焉。月一 星,在昴畢間,故昴畢之間為天街,黃道之所經也。月 者,陰精之宗也。為兔四足,為蟾蜍三足。兔在月中,而 蟾蜍之精為星,以司大陰之行度。月生于西,故於是 在焉。日精在氐房,月精在畢昴,自司其行度。而氐房 昴畢,乃黃道之所經,不得而司之。

范育曰:日出於卯,卯之屬為兔,而兔之宅,乃在月中。 月出于酉,酉之屬為雞,而雞之宅,乃在日中。是謂陰 陽之精,互藏其宅。

劉禹錫《生公講堂》詩:高坐寂寥塵漠漠,一方明月可 中亭,山谷、須溪皆稱其可字之妙。按佛祖統祖載,宋 文帝大會沙門,親御地筵。食至良久,眾疑日過中,僧 律不當食。帝曰:始可中耳。生公乃曰:白日麗天,天言 可中,何得非中。遂舉箸而食。禹錫用可中字本此,GJfont 即以生公事詠生公堂,非杜撰也。彼言白日可中,變 言明月可中,尤見其妙。

日月部外編编辑

《山海經·大荒東經》:東海之外,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大 言,日月所出。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合虛,日月所出。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明星,日月所出。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鞠陵,于天東極離瞀,日月所出。 名曰折丹,東方曰折來。風曰俊,處東極以出入風。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猗天,蘇門,日月所生。

東荒之中,有山名曰壑明、俊疾,日月所出。

有女和月母之國,有人名曰鵷。北方曰鵷來之風曰 ,是處東極隅,以止日月。使無相間出沒,司其短長。 :言鵷主察日月出入,不令得相間錯,知景之短長。 《大荒西經》:有國名曰淑士,有人名曰石夷。來風曰韋, 處西北隅,以司日月之長短。:言察晷度之節。 大荒之中有方山者,上有青樹名曰柜格之松,日月 所出入也。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豐沮,玉門,日月所入。

大荒之中,有龍山,日月所入。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日月山,天樞也。吳姖天門,日月 所入。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鏖鏊,鉅日月所入者。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常陽之山,日月所入。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大荒之山,日月所入。

《起世經》:日天宮殿正方如宅,遙看似圓。一面兩分,皆 天金。成一面一分天頗梨。成有五種,風吹轉而行,一 持、二住、三隨順轉、四波羅呵迦、五將行。月天宮殿,純 以天銀、天青、琉璃而相間錯。二分天銀,一分天青、琉璃。亦為五風,攝持而行。

《洞冥記》:黃安坐一神龜,廣二尺,人問:子坐此龜幾年 矣。對曰:昔伏羲始造網罟,獲此龜以授吾。吾坐龜背 已平矣,此蟲畏日月之光,二千歲即一出頭。

《拾遺記》:帝堯登位,有巨查浮于西海。羽人棲息其上, 群仙含露以漱日月之光。

瀛洲懸火精為日,刻黑玉為烏。以水精為月,青瑤為 蟾兔。于地下為機GJfont,以測昏明,不虧弦朢。 《雲笈七籤》:黃氣陽精,三道順行。經曰:日,陽之精,德之 長也。縱廣二千三十里,金物水精暈於內,流光照於 外。其中有城郭人民,七寶浴池,池生青、黃、赤、白蓮花。 人長二丈四尺,衣朱衣之服。其花同衰同盛。日行有 五風,故制御日月星宿遊行,皆風梵其綱。金門之上, 日之通門也。金門之內有金精冶鍊之池,在西關左 之分。故立春之節,日更鍊魄於金門之內,耀其光於 金門之外,四十五日乃止。順行之洞陽宮。洞陽宮,日 之上館也。立夏之日,止於洞陽宮,吐金冶之精,以灌 於東井之中,沐浴於晨暉。收八素之氣,歸廣寒之宮 也。月暉之圍,縱廣二千九百里,白銀、GJfont璃、水精映其 內。城郭人民,與日宮同,有七寶浴池、八騫之林生乎 內。人長一丈六尺,衣青色之衣,常以一日至十六日, 採白銀、GJfont璃鍊於炎光之冶,故月度盈則光明。比十 七日至二十九日,於騫林樹下採三氣之華,拂日月 之光也。秋分之日,月宿東井之地,上廣靈之堂。乃沐 浴於東井之池,以鍊日魂。明八朗之,芒受陽精。日暉 吐黃氣於玉池,諸天人悉採玉樹之華,以拂日月之 光。月以黃氣灌天人之容,故秋分是天人會月之日 也。

《老子·歷藏中經》:日月者,天地之司徒司空也。日姓張, 名表,字長史;月姓文,名申,字子光。

西王母夫人兩乳者,萬神之精氣、陰陽之津汋也。左 乳下有日,右乳下有月。

西王母字偃昌,在目為日月,左目為日,右目為月。 兩目神六人,日月精也。

《裴君傳》:太素真人教裴君二事,為真人之法曰:旦視 日初出之時,臨目閉氣十息。因又咽日光十過當存, 令日光霞使入口中,即而吞之,畢仍存。青帝君從日 光中來,在我之左次存。赤帝君從日光中來,在我之 右次存。白帝君從日光中來,在我之背次存。黑帝君 從日光中來,在我之左手上次存。黃帝君從日光中 來,在我之右手上。五帝都來,乃又存陽燧絳雲之車 駕。九龍從日光中來到我之前,仍與五君共載而奔 日也。裴君止于空山之上,修行精思。一年之中,髣GJfont 形象。二年之中,五帝俱乘日形,見在左右。三年之中, 終日而言語笑樂。五年之中,五帝日君遂與裴君驂 乘飛龍之車。東到日窟之天、東蒙長丘大桑之宮、八 極之城。登明真之臺,坐希琳之殿,授裴君以揮神之 章、九有之符。食青精日GJfont,飲雲碧元腴。于是與五帝 日君日日而遊,此所謂奔日之道也。日中亦有五帝, 一曰日君。《太上隱書中篇》曰:子欲為真,當存日君,駕 龍驂鳳,乘天景雲。東遊希琳,遂入帝門。精思仍得,要 道不煩,名上清靈。列位真官,乃執鬱儀文。第二事為 真人之法,日夕視月,臨目閉氣九息,因又咽月光九 過當存。月光使入口中,即而吞之,畢仍存。青帝夫人 從月光中來,在我之左次又存。赤帝夫人從月光中 來,在我之右次又存。白帝夫人從月光中來,在我之 背次又存。黑帝夫人從月光中來,在我左手上次又 存。黃帝夫人從月光中來,在我右手上。五帝夫人都 來,乃又存流鈴飛雲之車駕。十龍從月光中來到我 之前,仍存五夫人共載而奔月也。裴君止于空山之 上,修行精思。一年之中,髣GJfont姿容。二年之中,五夫人 遂俱乘月形,見在左右。三年之中,並共笑樂言語。五 年之中,五帝月夫人遂與裴君共乘飛龍之車,西到 六嶺之門、八絡之丘、協晨之宮、八景之城。登七靈之 臺,坐太和之殿,授裴君流星夜光之章、十明之符。食 黃琬、紫精之GJfont,飲月華雲膏。於是與五夫人夕夕共 遊。此所謂奔月之道也。月中亦有五帝夫人。《外經》云: 日君月夫人者,是少有髣GJfont也。《太上隱書中篇》曰:子 欲昇天,當存月夫人,駕十飛龍,乘我流鈴。西到六嶺, 遂入帝堂。精思乃見,上朝天皇,乃執結璘章。裴君白 日精思,對日存日中五帝君。夜則精思對月,存月中 五夫人。五年之中,日月精神並到,共乘飛龍,上遊太 元。

《珍珠船》:東華真人服日月之象。男服日象,女服月象, 日夜不廢。使人聰明,五藏生華。太虛真人曰:以月五 日夜半,存日象在心中。日從口入,使照一心之內。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