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第038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三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三十八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三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

 第三十八卷目錄

 月部總論

  揚子五百篇

  唐丘光庭兼明書辨月桂

  性理會通天文

  荊川稗編史伯璿月星不受日光辨 張行成論月行

 月部藝文一

  月賦          漢公孫乘

  月賦           宋謝莊

  初月賦         唐王泠然

  月臨鏡湖賦         陸贄

  玉鉤賦          張仲素

  破鏡飛上天賦        李程

  長安玩月詩序       歐陽詹

  長安雪下望月記      舒元輿

  月賦           宋吳淑

  記徐州對月         蘇軾

  月賦            汪莘

  賓月堂賦         林景熙

  月軒序          明莊GJfont

  月賦           馮時可

  西湖月觀         陳仁錫

  怨曉月賦         夏完淳

乾象典第三十八卷

月部總論编辑

《揚子》编辑

《五百篇》
编辑

月未朢則載魄於西,既朢則終魄於東,其溯於日乎。

愬,迎也。

《唐·丘光庭·兼明書》编辑

《辨月桂》
编辑

代人謂及第人謂折月桂者,明曰:昔者詵射策登 第,天子問之曰:卿自以為何如。對曰:臣以為桂林之 一枝,崑山之片玉。今人謂為折月桂,何其謬歟。且月 中無地,安得有桂。蓋以地影入于月中似樹形耳。

《性理會通》编辑

《天文》
编辑

朱子曰:月體常圓無闕,但常受日光為明。初三、四,是 日在下,照月西邊,明人在這邊望,只見在弦光。十五 六則日在地下,其光由地四邊而射出,月被其光,而 明月中是地影。月,古今人皆言有闕,惟沈存中云無 闕。

月無盈闕,人看得有盈闕,蓋晦日,則月與日相疊了。 至初三方漸漸離開去,人在下面側看,見則其光闕。 至朢日,則月與日正相對,人在中間正看,見則其光 方圓。

《曆家舊說》:月朔則去日漸遠,故魄死而明生。既朢則 去日漸近,故魄生而明死。至晦而朔,則又遠日而明 復生,所謂死而復育也。此說誤矣。若果如此,則未朢 之前,西近東遠,而始死之明,當在月東。既朢之後,東 近西遠,而未死之明,卻在月西矣。安得未朢載魄於 西,既朢終魄於東,面溯日以為明乎。故惟近世沈括 之說,乃為得之。蓋括之言曰:月本無光,猶一銀丸,日 耀之乃光耳。光之初生,日在其傍,故光側而所見纔 如鉤,日漸遠,則斜照而光稍滿,大抵如一彈丸以粉 塗其半,側視之,則粉處如鉤,對視之,則正圓也。近歲 王普又補其說,月生明之夕,但見其一鉤,至日月相 朢,而人處其中,方得見其全明。必有神人能凌倒景, 傍日月而往參其間,則雖弦晦之時,亦復見其全明, 而與朢夕無異耳。以此觀之,則知月光常滿,但自入 所立處視之有偏有正。故見其光有盈有虧,非既死 而復生也。若顧兔在腹之問,則世俗桂樹蛙兔之傳, 其惑久矣。或者以為日月在天,如兩鏡相照,而地居 其中,四傍皆空水也,故月中微黑之處,乃鏡中大地 之影,略有形似而非真有是物也。斯言有理,足破千 古之疑矣。

或問弦朢之義,曰:上弦是月盈及一半,如弓之上弦, 下弦是月虧了一半,如弓之下弦。又問:是四分取半 否。曰:如二分二至也。是四分取半,因說曆家,謂紓前 縮後,近一遠三,以天之圍言之,上弦與下弦,時日月 相看皆四分天之一。

問:月本無光,受日而有光。蔡季通云:日在地中,月行 天上,所以光者,以日氣從地四傍周圍空處迸出,故 月受其光。曰:若不如此,月何緣受得日光,方合朔時 日在上,月在下,則月面向天者有光,向地者無光,故 人不見及。至朢時,月面向人者有光,故見其圓滿,若 至弦時,所謂近一遠三,只合有許多光。又曰:月常有一半光,月似水,日照之,則水面光倒射壁上,乃月照 也。

問:月中黑影是地影否。曰:前輩有此說,看來理或有 之。然非地影,乃是地形倒去遮了他光耳。如鏡子中 被一物遮住其光,故不甚見也。蓋日以其光如月之 魄,中間地是一塊實底物事,故光照不透,而有此黑 暈也。問日光從四邊射入,月光何預地事而礙其光。 曰:終是被這一塊實底物事隔住,故微有礙耳。 問:月受日光,只是得一邊光。曰:日月相會時,日在月 上,不是無光,光都載在上面一邊,故地上無光,到得 日月漸漸相遠時,漸擦挫,月光漸漸見于下,到得朢 時,月光渾在下面一邊,朢後又漸漸光向上去。 問:月蝕如何。曰:至明中有暗虛,其暗至微。朢時月與 之正對,無分毫相差,月為暗虛所射,故蝕。雖是陽勝 陰,畢竟不好。若陰有退避之意,則不相敵,而不蝕矣。 西山真氏曰:月,太陰也。本有質而無光,其盈虧也,以 受日光之多少。月之朔也,始與日合。越三日而明生, 八日而上弦,其光半。十五日而朢,其光滿。此所謂三 五而盈也。既朢而漸虧,二十三日而下弦,其虧半。三 十日而晦,其光盡。此所謂三五而闕也。方其晦也,是 謂純陰,故魄存而光泯,至日月合朔,而明復生焉。 魯齋許氏曰:天地陰陽精氣為日月星辰,日月不是 有輪郭生成,只是至精之氣,到處便如此光明。陰精 無光,故遠近隨日所照。日月行有度數,人身血氣周 流亦有度數。天地六氣運轉亦如是。到東方,便是春, 到南方,便是夏。行到處,便主一時。日行十二時亦然。 萬物都隨他轉過去,便不屬他。

臨川吳氏曰:古今人率謂月盈虧,蓋以人目之所睹 者言,而非月之體,然也。月之體如彈丸,其溯日者常 明,常明則常盈,而無虧之時。當其朢也,日在月之下, 而月之明向下,是以下之人見其地之盈。及其弦也, 日在月之側,自下而觀者,僅得見其明之半,于是以 弦之月為半虧。及其晦也,日在月之上,而月之明亦 向上,自下而觀者,悉不見其明之全。于是以晦之月 為全虧。倘能飛步太虛,傍觀于側,則弦之月如朢,乘 凌倒景,俛視于上,則晦之月亦如朢,月之體常盈,而 人之目有所不見,以目所不見,而遂以為月體之虧, 可乎。知在天有常盈之月,則知人之曰盈曰虧皆就 所見而言耳。曾何損于月哉。

《荊川稗編》编辑

《史伯璿月星不受日光辨》
编辑

史氏曰:天問夜光何德,死而又育,厥利惟何,而顧兔 在腹。《集註》答曰:云云。惟近世沈括之言曰:月本無光, 猶一銀丸,日耀之乃光耳。光之初生,日在其傍,故光 側而所見纔如鉤,日漸遠則斜照,而光稍滿,大抵如 一彈丸,以粉塗其半,側視之,則粉處如鉤,對視之,則 正圓也云云。性理會元文公曰:緯星是陰,中之陽經, 星是陽中之陰,蓋五星皆是土木火、土金水之氣上 結而成,卻受日光,經星卻是陽氣之餘凝結者,亦受 日光,但經星則閃爍開闢,其光不定,緯星則不然,縱 有芒角,其本體之光,亦自不虧。按沈氏之說,愚竊有 所未曉者,夫《集註》又曰:或者以為日月在天,如兩鏡 相照,而地居其中,四旁皆空水也。此乃實見,非臆度 之論。但曰月本無光,日耀之乃光,如此則日光必照 著月,月乃有光耳。若日光為物,所遮隔照不著月,則 月乃無以為光乎。今或者既曰:日月在天,如兩鏡相 照,而地居其中,則是日月之行,不免隔地之時。若日 光為地體所障,月體為地影所蔽,則月必無日光可 受,又將何以為光乎。愚嘗以此為月食之說,終是不 慊于心。何者。蓋地體甚大,若謂其有影,則凡物之影 必倍於形,地之與水豈無十萬里之廣厚,則對日之 衝,其影又當倍此,以天度言之,一度纔二千六百三 十二里有餘耳。九行與黃道近者,只在一度間,極遠 者,不過六度,便以六度計之,不過一萬五千七百九 十二里有餘而已。而地與水之影,在對日之衝者,乃 有一二十萬里之廣大,可以遮六七十度,不知月行, 入在此影中,日光亦能照及之否。故謂地為無影則 可,若不免有影,政恐月若本自無光,須待日耀之乃 光,則為地影所蔽,失光之時,豈一夕二夕而已。今則 月自生明之後,無夕不光,雖有時而食,亦不過一時 之頃而已。不知又何說也。又按文公星亦受日光之 說,朱子又嘗言天地間本無光,光皆是日之光,故月 與星有光者,皆是受日之光以為光,亦此意也。愚亦 有所未達者,夫既曰月與星皆受光,則月之生明必 在合朔之第三日。是時,月去日已三四十度矣。然始 生之明,不過一線之微耳,漸增以至於半,而弦漸增 至于滿而朢。朢後漸虧,以至于晦,亦然無明生頓滿 之理也。今經星、緯星,近日遠日,光皆圓滿,滿皆無以 漸者。姑以金星言之,金星附日而行,自距合後,進在 日前,只去日十八度,便夕見西方。或退在日後,亦只 去日十八度,便晨見東方。是時去日如此之近,皆一見便滿,不如月之生明,有漸亦不知此,何說也。愚竊 以意度之,夫星去日,雖近而光,亦滿不如月之生明 有漸,則似乎星自有光,不待受日光以為光者。星若 果自有光,烏知月之不亦自有光乎。若月之所以有 魄者,GJfont日月與星,雖總謂之三光,而陰陽大小則異 焉。是故日為太陽,猶四象之老陽,六十四卦之乾卦, 是純乎陽之象也。月為太陰,猶四象之老陰,六十四 卦之坤卦,是純乎陰之象也。日純乎陽,故其光獨盛, 而其體四面皆光。月純乎陰,故光不及日,其體半光 而半晦,光乃其面,晦乃其背,即所謂魄爾。日全體光 而月半體光者,陽全陰半之意也。至於星,則陰陽合 體而不純矣。文公謂緯星是陰中之陽,經星是陽中 之陰,陰中之陽,陽中之陰,猶四象之少陽少陰,六十 四卦中,凡陰陽合體之六十二卦,是不純乎陽,不純 乎陰之象也。不純乎陰,故其光皆全不如月之半明 半晦,不純乎陽,故其光雖全而不如日之獨盛也。三 光之體不同,恐或如此。星既本自有光,則近日遠日, 光皆圓滿,不必致疑,可也。獨月之近日遠日,而光有 盈虧之異,則未得其說。竊以為,日,君象,月,臣象,臣主 敬君,故月常面日而不敢背,此其光所以生而滿,自 滿而虧,皆以漸而進退也。此即沈氏彈丸以粉塗半 側,視對視之說。但彼主日耀之光,此主月自有光為 異耳。至于日君月臣,臣主敬君,月常面日之說,何以 知其然耶。曰:以九行與黃道離合遠近之勢而知之 也。觀九行與黃道相交相去之勢,則知月之光,月既 不敢當日道而行,又不敢去日道太遠,遠去不過六 度而已,甚則日失中道,則月亦變行,月于行之常變, 皆不違乎日。如此非臣敬君之意而何如。此則常面 日而不敢背,亦何足怪乎。既曰月自有光,則地影遮 隔之疑可釋矣。然則日月有時而食,何也。曰:月常面 日,魄乃其背,則朔月揜日,而日食亦自與先賢之說 不相背。但朢月之食,則張衡所謂對日之衝,有暗虛 者,月若朢,行黃道則適與之值,故為所揜而食耳。曰: 然則對日之衝,何故有暗虛在彼。曰:天象所有,有非 人所能盡知者,對日之衝,與太陽遠處,往往常自有 幽暗之象在焉。其大如日,與日同運,亦未可知也。既 不能凌倒景,傍日月以目擊其實,則只當以古人此 說為據而已。尚何言哉。鑿說謬妄,豈曰可信。疑不敢 蓄,姑筆于此,以俟知道云爾。或疑在易,坎為水,又為 月,水光在內,可以鑑形于內,而不可以照物于外,故 月之體如水之黑,非受日光,則無以照物于外。今曰 月自有光,則與水異矣。曰:日月,在天之象也。豈可以 為盡同于地之水火哉。假如日月盡同于水火,則合 朔月或食日之時,火何以不熄,水何以不燥,而日月 尚得兩無恙乎。況辰星明謂之水星,其體尚不如水 之黑而自有光,則月自有光又何可疑之有。

《張行成論月行》
编辑

觀物,張氏曰:日月冬至以後,行陽度而漸長,夏至以 後,行陰度而漸短。雖以陽臨陰,為客之體,亦不敢自 肆也。諸曆家說,月一日至四日行最疾,日夜行十四 度餘,五日至八日行次疾,日夜行十三度餘,自九日 至十九日,其行遲。日行十二度餘。二十日至二十三 日,行又小疾,日夜行十二度餘,二十四日至晦,行又 太疾,日夜行十四度餘。以一月均之,則日得十三度 十九分度之七也。遠日則明生,而行遲,近日則魄生, 而行疾,有君臣之義焉。

月部藝文一编辑

《月賦》
漢·公孫乘
编辑

月出皦兮,君子之光,雞舞于蘭渚,蟋蟀鳴于西堂。 君有禮樂,我有衣裳,猗嗟明月,當心而出,隱懸巖而 似鉤,蔽修堞而分鏡,既少進以增輝,遂臨庭而高映, 炎日匪明,皓璧非淨,躔度運行,陰陽以正,文林辯囿, 小臣不佞。

《月賦》
宋·謝莊
编辑

陳王初喪,應劉端憂,多暇。綠苔生閣,芳塵凝榭,悄焉 疚懷,不怡。中夜乃清。蘭路肅桂,苑騰吹寒,山弭。蓋秋 阪臨濬壑而怨遙,登崇岫而傷遠,于時,斜漢左界,北 陸南躔,白露曖空,素月流天,沈吟齊章,殷勤陳篇,抽 毫進牘,以命仲宣。仲宣跪而稱曰:臣東鄙幽介,長自 丘樊,昧道懵學,孤奉明恩,臣聞沈潛,既義高明,既經 日以陽德月,以陰靈擅扶桑于東沼,嗣若英于西冥, 引元兔于帝臺,集素娥于后庭,朒脁警闕,胐魄示沖, 順辰通燭,從星澤風,增華台室,揚彩軒宮,委照而吳 業昌,淪精而漢道融。若夫氣霽地表,雲斂天末,洞庭始波,木葉微脫,菊散芳于山椒,鴈流哀于江瀨,升清 質之悠悠,降澄暉之藹藹。列宿掩縟,長河韜映,柔祗 雪凝,圓靈水鏡,連觀霜縞,周除冰淨。君王乃厭晨歡 樂宵。宴收妙舞。弛清縣,去GJfont房,即月殿,芳酒登,鳴琴 薦,若乃涼夜,自淒風篁成韻,親懿莫從羈。孤遞進聆, 皋禽之夕,聞聽朔管之秋,引于是絃桐,練響音。容選 和徘徊,房露惆悵,陽阿聲林,虛籟淪池,滅波情紆。軫 其何託。愬皓月而長歌。歌曰:美人邁兮音塵闕,隔千 里兮共明月。臨風歎兮將焉歇。川路長兮不可越,歌 響未終,餘景就畢,滿堂變容,迴遑如失。又稱歌曰:月 既沒兮露欲晞,歲方晏兮無與歸,佳期可以還,微霜 霑人衣。陳王曰:善。乃命執事,獻壽羞璧,敬佩玉、音服 之無斁。

《初月賦》
唐·王泠然
编辑

觀乎皎皎新月,含虛驚闕,伺海蛤而齊生,候階蓂而 俱發,既與物而盈偃,亦隨時而興歇。故其清光未滿, 斜半空,依稀破鏡。髣GJfont懸弓離畢墜雨,繞暈生風。 散微華于粉壁,集輕照于蘭叢,爾其狀也,皎皎的的 鏡丹霄而灼爍,鮮鮮綿綿點清漢而連娟。逢輕雲而 暫蔽,雜華星而共妍,感邊城之羈客,監珠箔之嬌絃, 思閨女之披幌,弄舟人于叩舷。若乃斷山,風入中天, 氣清雲徹,暮景霞開,晚晴望頹陽之西落,見微月之 孤生,出煙郊而漫漫,映江浦之亭亭,凝碧臺以光淨, 度青樓以色明。雖余情之斯得,停搴攬而不盈。俄而 涼夜。未幾,低輪半傾,墜斜光于森木,落餘照于城, 臨玉墀而不見,望亭閣而杳冥。余亦何為者。感在空 庭。

《月臨鏡湖賦》以風靜湖滿輕波不動為韻
陸贄
编辑

月配陽含虛而明,湖止水體柔而平,光無不臨,故麗 天並耀,清可以鑒,因取鏡表名。月包陰以成象,水稟 月而為精。兩氣相合,實不入而疑入,二美交映,伊本 清而又清,色皎潔而秋天愈靜,波演漾而宵風乍輕, 類泗濱之磬見,疑合浦之珠明。至明洞幽,至清無垢, 同元澤無遠,不遍等達人。以虛而受,滿不可恃,望之 足戒,以虧盈形,或未分鑒之,則辨其妍醜,輕靄不起, 纖塵莫過,沉璧彩而為鏡,碎金輝以成波。皓質未判, 空聞田鶴之唳,香風乍度,暗傳蓮女之歌。萬象皆總, 湛清光而不動,極望靡窮,凝虛皓而如空。照同心千 里之外,洞游鱗百丈之中。櫂影乍浮,如上天邊之漢, 桂華不定,多因蘋末之風。白晝誠窮,殘夜將短,臨遠 峰而欲落,沉餘景而猶滿。月之德也,朗而迥水之性 也。柔而靜照有餘暉,光無匿影。滿而將缺,顧兔自殊, 於太陽導之,則流無禽,豈同於舊井。原夫德無不應, 理必相符,湖以柔而藏月,月因朗而彰湖,不私其明, 明則有裕,無逆于物,物乃不孤,異投珠而按劍,等藏 冰而耀壺,惟水月之葉美,與君子而同塗。

《玉鉤賦》以常協正經故無脁朒為韻
張仲素
编辑

月以陰德,玉聞夜光,伊在天而成象,沓如鉤而可望。 每映樓而皎皎,類照廡之煌煌,隱見以時兮不愆,其 候虧全有節兮。此惟其常當其霽景,方晚清飆既涼 瑩,迢遞之初,魄出西南之一方,韜皎皎之輝尚潛,元 兔呈纖纖之狀詎,假白狼矧乃就盈之姿,曲成是愜, 從三讓而載吐,表四序之克協,侔雕瓊之異象,契舒 蓂之數葉。臨洞房之內,猶隔瑣窗,隱遙城之隅,乍明 粉堞。觀夫媚霜,煙挂遼敻,悟如珪之有始,知合璧之 將聖。既麗天而作,則亦順辰而為政,彎環而素彩,未 流蕭散而丹霞始淨,所以增思婦之獨愁,發詩人之 興詠,豈止生彼海澨煥乎。天經GJfont于玉以比德,復如 鉤而效靈,落魚浦之間,偏宜泛影,垂朱簾之側,宛似 分形,思其迥出,隴陰漸登雲路,每因躔而進晷,亦就 新而去故沉。澄寥之空,碧麗柔明之微,素曷娥眉之 足,儔豈玉璜之能,喻然而合其道也。則圓景不渝,順 其化也,而盈缺或殊,當未光之時,所明若昧,自哉。生 之外,其有如無,且色依微于林表,晦見西方之謂脁。 光掩映于暘谷,朔出東隅,以為朒。今異此而守,度諒 君明而臣肅,故其賦玉鉤之輝輝,誠可增金波之穆 穆。

《破鏡飛上天賦》以青天流魄玉戶失顏為韻
李程
编辑

何新月之嬋娟,如破鏡之上天,微茫而桂樹猶短,髣 GJfont而菱花不全。皓色減去,清光獨懸,謂是云非,開玉 匣而長在,自無而有指,金波而未圓,象則陵虛,名何 責實。伊酷似其素影,若同分于麗質,莫測潛化,空驚 迴出,憐此夕以孤飛,念誰家而暗失。GJfont夫微明,海澨 遠挂,關山感重,輪而易缺,思鞶帶而莫攀。姮娥掩色, 嫮女分顏,意迢遞而難明,半生象外,豈別離之可贈。 餘在人間霽景,澄寂泬寥凝碧,匪迴輝而照膽,徒向 晦而淪魄。洞房未掩,過臺上而不歸,斜漢欲低,入窗 中而猶隔,亦何辨夫鎔于火,化騭彼陰靈。比孤光于 珪白,喻片影之銅青。遙空絢練,遠色晶熒,爽氣共浮, 豈彩霞之能掩,芳塵不到,非素手之所經,觀夫漸倚 上元,迫于下土,瞻吳牛之罷喘,對孤鸞之欲舞,徵碎質以委地,有方輝而竟戶哉。生之後,從一氣以裁成。 埋照之時,豈五金而能補,正當殘夜,偏稱高秋,含煙 不隱,泛水如流,苟孕明于真宰,非稟質于人謀,似逃 秦殿,聊上庾樓,疑熠熠以從革,類纖纖而若鉤,異彼 妝奩,掩茲遊燭。方應候以戲珠,不GJfont容以銷玉。坐惜 雲曙,行愁漏促,暈猶未合,無陳方士之灰,點不可磨, 空負先生之局。

《長安玩月詩序》
歐陽詹
编辑

月可玩。玩月古也。謝賦鮑詩,脁之庭前,亮之樓中,皆 玩月也。貞元十二年,甌閩君子陳可封遊于秦,寓于 永崇里華陽觀,予與鄉人安陽邵楚長,濟南林蘊,潁 川陳詡,亦旅長安。秋八月十五日夜,詣陳之居,修厥 玩事。月之為玩,冬則繁霜大寒,夏則蒸雲大熱,雲蔽 月,霜侵人,蔽與侵俱害乎玩。秋之于時,後夏先冬。八 月于秋,季始孟終,十五于夜,又月之中。稽于天道,則 寒暑均取于月數。則蟾兔圓GJfont,埃壒不流,大空悠悠, 嬋娟徘徊,桂華上浮,昇東林,入西樓。肌骨與之疏涼, 神氣與之清冷。四君子悅而相謂曰:斯古人所以為 玩也。既得古人所玩之意,宜襲古人所玩之事。作玩 月詩云:八月三五夕,舊嘉蟾兔光,斯從古人好,共下 今宵堂。素魄皎孤凝,芳輝紛四揚,徘徊林上頭,泛灩 天中央。皓露助流華,輕飆佐浮涼,清冷到肌骨,潔白 盈衣裳。惜此苦宜玩,攬之非可將。含情顧廣庭,願勿 沉西方。

《長安雪下望月記》
舒元輿
编辑

今年子月月朢,長安重雪,終日玉花攪空,舞下散地。 予與友生喜之,因自所居,南行百許步,登崇岡,上青 龍寺門。門高出,絕寰埃,宜寫目放抱。今之日盡得雪 境,日既夕,為寺僧道深所留,遂引入堂中。初夜有皓 影入室,室中人咸謂雪光射來,復開門偶立,見冱雲 駮盡,太虛真氣,如帳碧玉,有月一輪,其大如盤,色如 銀凝。照東方,輾碧玉,上征不見轍GJfont。至乙夜,帖懸天 心。予喜。方雪而朢舒復至,乃與友生出大門恣視,直 前終南,開千疊屏風,張其一方東原接去,與藍巖驪 巒,群瓊含光北朝天宮,宮中有崇闕洪觀,如甃珪疊 璐,出空橫虛,此時定身周目,謂六合八極,作我虛室, 峨峨帝城,白玉之京,覺我五藏,出濯清光中,俗埃落 地,塗然寒膠,瑩然鮮著,徹入骨肉,眾骸躍舉,若生羽 翎,與神仙人遊,雲天汗漫之上,沖然而不知其足。猶 蹋寺地,身猶求世名。二三子相視,亦不知嚮之從何 而來,今之從何而遁,不諱言,不譆聲,復根還,始認得 真性,非天借靜象,安能輔吾浩然之氣,若是耶。且冬 之時,凝冱有之矣,若求其上月下雪中零清霜,如今 夕,或寡。某以其寡不易會,而三者俱白,故序之耳。

《月賦》
宋·吳淑
编辑

惟彼陰靈,三五闕而三五盈,流素彩而冰靜,湛寒光 而雪凝。顧兔騰精而夜逸,蟾蜍絢彩以宵驚。容仙桂 之托植,仰天星而助明。乍喜哉,生還欣始盈,經八日 而光就,歷三月而時成。呂錡射之而占姓,闞澤夢之 而見名。若夫西郊坎壇,秋分夕祭,類在水,故應于潮。 義在陰,故符于禮。取象后妃,視義卿士,故以為上天 之使,人君之姊,瞻瑞彩於重輪,共清光于千里爾。其 遊西園之飛,蓋騁東鄙之妍詞。會稽愛庭中之景,陸 機攬堂上之輝。圓光似扇,素魄如圭,同盛衰于蛤蟹, 等盈闕于珠龜。暈合而漢圍未解,影圓而虜騎初來。 若乃珥戴為瑞,胐魄示沖,為地之理,作陰之宗,降祥 符于漢室,通吉夢于吳宮,睹爪牙而為咎,見側匿而 為凶,觀其素景流天,方輝入戶,婦順苟或不修,王后 為之擊鼓,物惟徐孺之說,窟見揚雄之賦,彌關山而 布影,入廊櫳而積素,厥御兮維何,朢舒兮纖阿,垂藹 藹之澄輝,弄穆穆之金波,聞感精之女狄,傳竊藥之 嫦娥,皎兮麗天昭然,離畢應魚腦而無差驗,階蓂而 靡失,亦有畫蘆,灰而暈缺,捧陰燧而輝流,擣聞白兔, 喘見吳牛,乍認蛾眉,遙驚玉鉤,得不薦鳴琴而滅華 燭,翫清質之悠悠。

《記徐州對月》
蘇軾
编辑

僕在徐州,王子立子敏,皆館於官舍。而蜀人張師厚, 來過二生,方年少,吹洞簫,飲酒杏花下。明年,余謫黃 州,對月獨飲,嘗有詩云:去年花落在徐州,對月酣歌 美清夜。今日黃州見花發,小院閉門風露下。蓋憶與 二王飲時也。張師厚久已死,今年子立復為古人,哀 哉。

《月賦》有序
汪莘
编辑

余少時,讀謝希逸月賦,見其徵引陳熟,比興寒窘,大抵拙於文而乏於理。竊嘗以為恨,至今取而再三觀之,皆不能易少時所見。因搜其平生所得於月者,假唐太宗房元齡問對而為之賦云:

太宗與秦府十八學士講道於瀛洲之上,於時,宮壺 漏稀,月色如晝,憑欄四顧,河山若繡,太宗慨然謂元 齡曰:夫月何自生哉。元齡稽首而對曰:臣聞月生於 坎水,主內光在坎則隱,因離則彰。其闔處陰,其闢隨陽,魂生震始,魄露巽旁,二少分上下之弦,兩純括晦 朢之囊,八卦相禪為月,紀綱觀于卦畫,其義可詳。青 者月魂,黑者月魄,出扶桑而五彩,暨中天而迥白。此 月之變也。皆陰陽之相客。太宗曰:月之義既聞之矣, 然則月之運行如何。元齡曰:其始也,一氣茫然,有物 潛珍,兩儀洞開,望之如神,于是清風龍翔而啟塗,丹 霞鳳翥而扶輪,提白晝于既暝,GJfont東皇于未晨。按行 于二十八舍,周流于三百六旬,出天入地,自秋徂春, 橫碧落而孰禦,歷黃道而常新,斗車為之低昂,列宿 為之逡巡,此月之行也。臣又嘗縱觀焉,大,何天之不 罩,廣,何地之不籠,高,何崖之不挂,幽,何谷之不通。使 夫山海之間,共此燈而發蒙,霍然如攬白霓之駕,恍 然如泛驪龍之宮,若乃襯珠閣而泫露,鎮貝闕而含 風,藹玉圃之生煙,鬱瑤林之攄虹,亂芙渠之萬頃,繪 松柏之千重,餘輝半抹于城樓,曉色欲拂于天東,紛 金章而玉佩,雜天馬而雲驄,咸謁帝而待漏,殷殷乎 長樂之鐘。雖然此陛下之月也,臣請為陛下言士民 之月。臣為布衣,隻劍孤琴,出遊四方,歸憩家林,其觀 于月也。有不知所以獨舞,與不知所以長吟者矣。方 其射西山而散彩,委曲浦而遺陰,過銀沙而瑟瑟,度 金礫而駸駸,逐行舟而上下,與高浪而浮沉,因蒲帆 而舒卷,隨桂楫而淺深,入霜雪而英華秀發,混蘆荻 而蹤跡難尋,散千林而無定影,鎮九淵而有常心,或 出晚霽而疑于清曉,或當晨現而訝于黃昏,或顛倒 于山光水影,或披豁于地窟天根,或坐臣于偃竹之 窗,或挽臣於落梅之村,或送臣于小橋,或迎臣于柴 門,或帶苔紋而粘屐齒,或移花影而泛清樽。太宗曰: 噫。士民之月不亦樂哉。然則月之德性何如。元齡避 席而辭曰:大哉。陛下之問,臣不足以與此。太宗曰:卿 其勿辭。元齡乃言曰:月之德性至矣,妙矣,惜乎賦家 者流未有能聲條振理者也。夫太極肇判,天一生水, 天一之精凝為月體,仰射天外,下徹水底,洞照八荒, 晃不知其首尾,碎之自圓,撓之自止,執之若遠,睨之 復邇,體有盈虛,性無生死,胡為而虧,胡為而盈,臣以 是知生死之故,鬼神之情,然猶不足以言知月。臣愛 月者也,疇昔之夜,嘗夢焉弄月于雲葉之表,釣月于 浪花之端,種月于林泉之下,布月于天地之間,臣有 其志而未遂也。太宗乃掀虯鬚躍,龍顏大笑而曰:卿 之志朕知之矣。酌以樽罍食以鼎鼐,牽牛正中,再拜 而退。

《賓月堂賦》
林景熙
编辑

南鴈蕩葉君,堂于山之陽,野蔌盈俎,春醪在觴,索居 無朋,欲飲誰相,俄有客自天東駕五雲而來,水佩金 裳,冰姿玉質。初流光于簷楹,忽散彩于庭閾,不由介 儐竟造几席。主人見而異之曰:噫嘻,此隹賓也。揖與 同坐,清寒襲肌,于是撤觴,與俎挹沆瀣以為醴,攜斗 柄而酌之,匪曳裾而投轄,意炯炯以相依。主人謂賓 曰:古稱孟嘗三千珠履,勢交何常,合散如巿,生死翟 門,喜怒廉里,太行之山,灩澦之水。陶潛所以息交,劉 勝因而掃軌,乃若高照萬古,渺視九寰,不翻覆于雲 雨,豈遷變于燠寒。對之,可以增雙眸之碧,即之,可以 洞寸心之丹,若子者,予所樂賓,恨相見之晚也。賓冉 冉促膝,若復于主曰:當今非但主擇賓,賓亦擇主,尼 父所主,必非衛疽,宗元亦客,辱于王伾,開閣謾爾,入 幕何為,黃金之臺徒觀美,五花之館空遺嗤,自開闢 以至于今,閱人多矣,知愚好醜,淳澆臧繆,伏意廋情, 靡有遺照。乃若持玉斧兮掞河漢以為文,斫丹桂兮 梯層飆而絕塵,斯靈府中自具廣寒清虛也。而不然 者,豈予所屑賓。峨眉秋影,昔白之賓,今賓子乎。南樓 夜色,昔亮之賓,今賓子乎。主人聞賓言,再拜謝。顧影 復自笑曰:嘗聞天地間,萬物之逆旅,往過來續,寓形 幾何。吾方擾擾焉身自為賓,又安能賓夫賓也。雖然, 是當有耿耿者留天地間,萬古唯道不朽,天所以高, 地所以厚,象緯所以著明,誰實主之夫。豈以有限之 形,而欲結無窮之交哉。言未既,天雞咿喔,斗轉河低, 賓不答,去亦不辭。第見斜光回薄林,鳥驚棲,主人舉 手招賓,賓已在西山之西。

《月軒序》
明·莊GJfont
编辑

安仁艾君叔明,號月軒。夫月也,有詩人之月,有文人 之月,有詩顛酒狂之月,有自得性天之月。韓昌黎盛 山,十二詩序謂追逐雲月,文人之月也。杜子美詩謂: 思家步月青霄立,詩人之月也。李太白捉月采石,而 其詩又謂:醉起步溪月詩,顛酒狂之月也。黃山谷謂 周茂叔人品甚高,其人如光風霽月,自得于性天者 之月也。夫詩文人之月,無所真得,無所真見,口耳之 月也。詩顛酒狂之月,醉生夢死之月也,惟周茂叔之 月,寂乎其月之體,感乎其月之用,得夫性天之妙,而 見夫性天之真。自有不知其我之為月,而月之為我 也。所謂曾點之浴沂,孔子之老安少懷,二程子之吟 風弄月,傍柳隨花,朱紫陽之千葩萬蕊爭紅紫者,是 已。蓋與天地萬物為一體者也。上下與天地同流者也。所謂聖賢之月也。叔明之月,果何月哉。叔明深于 地理學,每以蔡牧堂自負,非得地理之性天者不能。 嗟夫。人之性天何往不在。牧堂之性天豈異于叔明 之性天。叔明之性天豈異于茂叔之性天哉。叔明于 吾茂叔之性天,不知果真得否也。叔明往來余溪山 雨閣最久,要之,當亦有得也。人凡有叩叔明之性天 于青囊者,不以曾楊廖賴之專,而視叔明可已。凡厚 叔明者,有詩月軒,而某于叔明尤厚,遂為之引。

《月賦》有序
馮時可
编辑

癸未秋夕,馮子獨坐,延首東望,月耿疏林。少焉,涼風媵之,直入余戶,岑寂無聊,萬慮填膺,跼天蹐地,偶東鄰沈生攜酒過,勞吐崢嶸之論,驅愁思於天外,頓令宇宙若闢,遂相與賡酹,不覺金樞之西矣。沈生乃唱韻,即席賦焉。

紫霞韜日,紺宇流月,孤蟾漸騰,六螭自沒,飛鏡花搖, 修蛾影越,的的寒池,冉冉叢樾,萬穎金射,一輪銀揭, 炯濯肺肝,光鑑毛髮,其德維何,示沖警闕,代明扶桑, 育靈溟渤,榮悴參差,朗照無別。漢宮如霜,楚臺似雪, 絕纓陸離,墮釵蹩躠,三星欲沈,九微未徹,皓彩佐豔, 幽光爭潔,班姬獨臥,飛燕初訣,庭柳葳蕤,階螢明滅。 蘭膏坐凝,桂影自孑,西園蓋飛,南皮席設。炮炙參差, 酒闌樂闋,興文如雲,縱橫稱傑。玉壺素心,相為昭晰, 潘生恨羈,謝監懷闊,思入鴈群,身濡魚沫,顧影自憐, 攬暉欲怛。若乃壯夫,寄命弦筈,雲陣祁連,星旗靺鞨。 秋入銅鐎,寒侵犀札,蒼茫月上,積光GJfont秸,思婦深閨, 腸轉車轄,嬋娟入帷,愁來難刷。合如三五,離如二八, 亦有征人,深夜攬轡。銀漢曳空,長煙羃地,旌心自懸, 蓬驅未次。清質忽覿,骨驚神悸,龍馬上都,笙竽甲第。 金埒銅池,擷芳矚麗,雲卷夕鱗,霧消輕翳,圓魄徐昇, 瀲灩天際,妖姬豔童,歌容舞袂。秦鉤遺歡,漢珠賞嬖, 陶陶永夕,指空為誓,明妃遠去,趙王初徙,都尉降北, 敬通歸里,孤舟仙客,空山廢士,愴新戀故,迫生憐死, 黃葉辭秋,搖風忽起,愁規自對,抆血相視,情條靡靡, 形骸頓委,別有招提,震旦是倚,摩尼夜出,照我濁世, 光侵僧磬,清傍佛几,五禪明慮,七覺蕩滓。水月成觀, 何愁何喜。噫嘻人生,忽如逆旅,畏塗多艱,苦海無涘, 牛喘猶餘,鮫淚幾許,僕本恨人,矧逢秋序,霜隕枯梢, 露凝叢楚,沉寒中夜,息籟幽渚,寥寥鴈飛,淒淒蟲語, 四顧無人,纖阿為侶,萬端崒來,千載獨佇,遙愬長想, 重嗟累涕,東鄰有生,焚枯酌醴。仰天大笑,謂予款啟, 翹然男子,一何泥泥,我攀朢舒,萬象如洗,發吾皓志, 祛我塵慮,飛廉為車,結璘為御,烈缺長鞭,欃槍高翥, 歷天捎星,萬里一去,夕禽秋引,轉淒為豫,僕始神王, 浮白相飫,軼埃滅暈,月亦予助,土豹殷聲,天雞催曙, 曜靈一起,光含明茹,吁嗟月德,孰為畀與。照而本空 晦而逾著,慘舒盈缺,道無常處,惟予與月,相知其庶, 李白何問,謝莊何譽。

《西湖月觀》
陳仁錫
编辑

甲寅,居堯峰,登妙高,吸太湖,手煮寶雲泉,自龍洞下琅玕。夾流水,侵予枕簟,深夜鳥啼,四更吐月,游魚欲躍。假寐未遑,曉煙如抹,風急雨來,四山暝合,汎石湖楞伽間,十里嵐光,天長水遠,以此貪戀家山,唯西湖舊游小草未削。初夏日長,簡付劂氏嘗謂,游山水如睡臥,記述如作夢,當其夢時,好醜皆夢,一經改竄,情事倍佳,無乃非昔夢耶。既編補帆,為捃月觀,留作湖上一夢。

初四月紀

癸丑秋八月,暮,維舟棕毛場,步石函,俄見湖光逕櫂, 斷橋保叔,一峰送影。湖面紅衣落盡,遠水一枝藕花, 泊妓依稀。太守昔年,西泠橋下,問水雲寬窄。落日銜 山,波波擁紅,巒夾綠陰,斜入外湖,青蒼異狀,騰燄短 矣。月乍鉤,草欲碧,一半勾留逆鑑,上下極愛,雷峰蒼 立。

初五月紀

自溜水橋觀慶忌塔。昔要離誘入吳,因風勢以矛鉤 其冠而刺之,葬此。咸淳間,怪物浮水,若鐵棺。然其西, 鄴侯橋石函入,下湖問,趙宋諸貴人墅,僅餘花園老 卒。歌一篇耳。寶所山奔水導,逆以海潮。余坐落星石, 漱一勺泉,下大佛寺,萬柳成幕,橋左斷寶,雲山之東。 宋家花如錦曰:錦塢及上秋陽臺,凄神寒骨。海風四 起,月到望湖亭,誦前人語,西湖深靚空闊,納光景而 涵煙霏,GJfont衍而不迫紓,徐以成文,陰晴之中,各有奇 態,酒空。急抵昭慶岸沽酒。

初六月紀

汎曉湖及湖巒。光盡紫海,雲未斷出,寶佑橋即段橋、紅 袖、青旗、總宜園名、涵碧橋名彷彿睹之,孤山巋立,長煙初 淡,山水未深,余觀第三橋碑,不祀鄴侯。今與白蘇處 士四曰四賢祠。然范文正、張忠定、朱徽國、不宜入耶。 其GJfont歲寒,岩樂天就,四照為竹閣,而麗農樓,快雪閣 萃其勝。南陸宣公祠,又南六一泉,東坡先生、惠勤上 人哭歐陽公處也。孤山飯罷,送客上湧金門,泊藕莊,飲雷峰下,南屏披峻壁,翠落蓮花洞口。久之乃歸。皋 亭諸山,飛翥如亂雲,補兩湖之缺,斗折蛇行,與燈明 滅,在孤山語處士曰:有是哉,處于清濁之間。歐焉、蘇 焉、范焉、白焉、參寥焉、慧勤焉,甚之而韋后焉,賈似道 焉。

初七月紀

殘醉未醒,閉戶作句,客作竹就飲。池塘蕭條。夜深,與 客過溜水橋,月漸低,急放舟十錦塘,月影半浸湖,如 擎寶幢,即之微縮,斜下如懸指,漸一指片指,俄落寒 潭,光經時不散,桂輪自水中央,的爍兩峰高處,月在 天而半,在水而圓,比于山高月小,余進一籌矣。

初八月紀

行唐刺史九里松下,長晝風雷,江濤夜合,隔林先作 雨。昔吳說書額,高宗揮數十幅不能及。夭矯作勢,萬 乘辟易。松旁GJfont院,宋取金沙GJfont水釀官酒。由合澗上, 北自靈隱南自天竺登北高峰,山起歙出,睦跨富春,控餘杭、局 結錢塘,突為峰。雞鳴,見日升盤,三十六灣,而陟西望, 羅剎遙接海邑郡城。飛來峰樹,自崖谷擢起,根生石 上,翠蕤蒙羃,鳥悅。山客開洞曰龍泓,宋丁翰之月夜 集鸞處。問靈隱浦,惟流泉淙淙,跨澗一樓亭,冷泉于 巖面,寺暗林香,青林洞之北,昔人長嘯集猿,呼曰猿 父。為建飯猿臺,逐侶出雲,呼兒歸洞。最宜向包氏山 房,一聽猿啼松落。三竺之勝,亙數里。自飛來轉寺後, 如伏虯飛鳳稽留,峰介天竺之中,遙響飛空,歸流欲 瀉。大悲泉流講堂下,空巖懸乳,幽淙嶺。在其東南,深 壑巉巖,草叢石瘦,仰天一線,至捫壁嶺,左逼障,右臨 溪,而活沙塢滑善。崩上天門,湖海一色矣。自錦堤歸, 忙上保叔塔觀落日。山高峰蔽,略見紅霞數道。到寺 門,海日蒼黃倒影。余乃自梅花嶼之北,婆娑深樹,旋 下客舟,斷橋賓月,忽被孤山一角,水底影破,則狂叫 月。既下,偕琴僧過第三橋,道人臥,呼之不出。龍王廟 後一水臺,攀而上,彈雙清一曲,水靜夜寒,游魚不出, 波淺舟閣,一夜凍湖,心笑前人行過畫橋天忽曉,誰 似我中流自在。須臾,漁燈影綠樹,數峰欲青雲,起如 煙。易小艇,傍湖心亭,杲杲日出。

初九月紀是夜雨 是日觀百妓會禮十廟湖心亭看日出故亦書月

錢塘門百妓,會十萬人家,巿聲到海,皆成紅霧。俄見 飛騎者八,石榴裙擁。始由鎮海樓上子胥廟,山自天 日翔舞,而東瀦于鳳凰。薄湖掠江左,折吳山,江介海 門,昂首穹脊,掉尾內向,道士曰:晉天福江水,溢寶逵 咒,止之夢。偉人曰員聞命矣。余笑曰:豈有地老天荒, 數千年怒,不少殺而擊山破岸者哉。所至,前瞰江,後 俯湖,則三官廟最。風搖泉韻,淅淅出石罅,視之既靜, 其聽始遠,則青衣洞最。雲開山露,雨過竹涼,高見滄 溟,則雲居菴。最巖竇GJfont窱,秀石玲瓏,鶴髮龍骨,蹣跚 其頂,壽藤怪蔓,闕四字  干霄之木,根不土荄,寒泉 滴瀝,乍繁乍細,煮石篝燈,十宿洞中,不能言去,則瑞 石山紫陽菴最。昔人云,石者,山之骨相也。吾獨取夫 怪怪奇奇者焉。彼固化工之所深寶也。譬之于士,亦 豈以狂狷為非材也哉。峭削陵空,白露夜滴,則橐駝 峰雪風洞最。若夫三折肱而陵霄,則真人殿庭一樹 最。蓋仙窟云:丁野鶴蟬蛻,鬚眉尚奕奕,永樂間,御書 招張三丰不至。今塑三像祀之。坐立臥余謂:夜靜,何人 吹鳳管,三丰臥也。霜林葉盡,群峰出,三丰立也。肯與 冷泉作主,一百日不用,二十四考書中書,三丰坐也。

初十月紀

泊岳墳,三橋三騎,驕嘶綠楊,白衣躍上,捷如飛兔,為 浮數白。已送客湧金門,清波遠煙,一片紅粉銷。歸何 處,中流忽聽客呼,遂上其舟,又是一番泡影矣。

十一月紀

鎮海樓之南,為寶山誦子瞻詩:野客歸時山月上,棠 梨葉亂暝禽呼。及同秦仲二子游,云平明已報,百吏 散意,即其几席,湖山簿書魚鳥處也。元妙觀問洞賓 題蕉處,一龕煙火而已。白馬廟折而西,曰七寶山,少 游夢天女,求贊維摩像處。昔雲闍黎居山坡,入方丈 小院,見其隱几低頭讀書,與之語,漠然不對,蓋不出, 十五年矣,後贈以詩:有讀書常閉戶,客至不舉頭句。 余謂作吏如子瞻,可以游,釋如雲闍黎,可以從吏游。

十二月紀

清波門折而東南,曰鳳凰山。左江右湖,千山軒翥,其 麓為萬松嶺。唐宋州治,即錢王故宮,云宋邇大內,碧 瓦鱗次,植日本松,作觀堂三,茅觀鐘鳴。觀堂之鐘應 之,則駕興山背芙蓉閣,風帆沙鳥,一溪通小西湖,亭 曰清漣。萬松入蟠,介亭諸勝,皆列皇城之外。江干皆 禁GJfont,紹興福解陳修表:蔥嶺金堤不日復廣輪之大, 太山玉牒何時清封禪之塵。高宗手書懸壁。然淳熙 間,孝宗及皇太子朝上皇德壽宮,為汎湖觀潮,亦盛 事云。嗟乎,韋后不挽欽宗之輪,而一目存誓,嗤于道 人,及乳母抱度宗行廊廡,手一塔影。歎宋家無復 生氣。弔閻貴妃詩:南宋可憐無故主,西山空自夢朝 雲。悲夫。自梵天寺而北,折而西,為勝果禪寺,臨江突兀,南連秦望,東亙吳山,笑語落。GJfont陽月巖,最善中秋, 清輝滿隙如合璧。左為中峰宋殿,前司營在其右,石 筍林立,錢曰排衙,白塔小竹,石壁夾道,古石衕云,雨 散雲收,虹殘水照,歸由湧金喚渡,得月柳州亭,白雲 滿川,飛浮來往,水皆縹碧。

十三月紀

參寥泉舊在孤山徙築于此有泉出寺後仍名參寥焉西,為宋布衣岳琚祠, 又西為錦塢。其GJfont初陽臺,葛洪吸日月于此。驚飆作 危墮勢,峰拔地削立,數千百尺,龍爪挐攫鐫,洗萬古 如新。每作雨,崖鐵色,紫陽先生嘗提舉。浙東法得祀, 祀其下。葛嶺之上,舊招賢寺,白樂天詩:雖在人間人 不識,與君名作紫陽花。子瞻入壽星院,悟前身曾到 此,昔似道婉儀彌遠,架廊疊磴,而趙紫芝與葛仙翁 並墓,其下不知,後人如何作眼。寇萊公集妓,賞綾千 段,蒨桃獻詩,萊公默然。及貶嶺南,道杭州,桃疾曰:葬 我天竺山下。樂天拈花為喻,子瞻拈身為喻,蒨桃拈 織為喻,皆老禪也。又聞坡公仇池筆記,杭人喜食鵝, 日屠百,湖上夜歸,百鵝皆號,若有所訴。嘉靖間,侍御 令巡官日報屠鵝之數,日屠一千三百有奇。噫。坡倅 杭時,戲語酒食地獄。高穀繼之,獄為一空。今鵝獄亦 宜空矣。晚上湧金酒舟歸,自昭慶步月曲港,湖草層 委,聽小橋流澗,立斷橋,湖舟不行,穿瑪瑙寺,抵石函 橋,皆作響,湖水空明,荇藻交橫。

十四月紀

從野堂諸君子與偕儀伯季生、元暉君翰修,止曰放 星芝子懸,約余由昭慶寺後,取徑桑堤,山閨樹周,西 湖如豔妝。山陰如翠幃,深處此中,蘭湯浴罷。時也,月 皎甚。移席廣庭,山如碁布,瞰巖而峙,為態舒緩,草木 蒙籠,空青微出,飛鳥時歸,紛紛點石,儀伯歌與偕和。 出門,四山如畫,風露浩然,行一里至渡頭,返。曉起,讀 行卷,唱吳琚海門飛上明月。

十五月紀是日觀潮

浙潮銀山雪屋,有頭數丈,或曰浙去潮近。赭龕兩山, 橫鎖江口,衝突飆激。他江去潮,遠湧水而已。余觀潮 兵馬司前,目逆海門,兩山嚙合,士女雜浪花中。日下, 舂玉抹煙屏,如鷺一行,憩萬松嶺絕巘。左,一亭秀出, 巖阿俯湖瀕海,西湖雷峰如坐如臥,松濤峻絕,若斷 齶逶迤。表忠觀讀子瞻所書記,余謂千古絕。得意之 文。其次,謀止高麗王獻金塔疏,莊嚴有體,二文並得 之湖,文章有神矣。古云:胸中無萬卷書,眼中無天下 奇山川,未必能文,縱能,亦兒女語耳。坐靈芝寺門,即錢 王祠水流寂寂,俄見紫雲萬重,荇藻鷗鳧,皆染絳色,數 聲鐘磬,千頃箜篌,放舟錦堤,樓舫齊垂楊亂拂,紅妝 吳姬半醉,清謳陵于波上,櫂湖心亭。吳越勝人,各集 豔姬嬌兒。未幾,歌漸杳,月影在地,繽紛殊狀。余乃偕 客自六一泉步西泠橋,選樹四橋以下,湖光深靚,漁 不張燈,金沙灘口,微聞木魚,五橋更籌亂六橋。淨慈 鳴鐘,堤有行人,還第三橋,保叔昭慶,鏜鍠相答,行十 二里而天曉,遠煙微出海面。

十六月紀

由延祥觀眺竹閣故基。移自孤山昔人祀樂天,以杭妓故 園。沉紅GJfont綠。樂天去後,倩妓傳詩耳。西為宋洪忠宣 祠,又西鳳林寺,鳥窠談禪處也。余笑白蘇兩公,目與 湖上人家雜處,不辨官長,湖光瀲灩,如几案間物。鳥 窠猶向樂天愁,心火相構,識浪不停,豈其胸中著一 西湖耶。棲霞嶺下,弔岳武穆王。閱新碑,獄卒隗順,負 屍踰城,至九曲叢祠,潛瘞之。以玉環殉樹,雙橘識焉。 今并祠云。其又西,張憲墓。夜闌,飲垂虹橋。須臾移第 二橋,斜望,西泠孤山霞起,空山響木魚,海天欲紅是 夜游裏六橋。

十七月紀

仙姑山入青芝塢,觀魚玉泉寺,泉溉千頃。靈鷲寺在 其後,北為法華山,而西溪秦亭。則法華之分支也。自 行春橋出,蒼煙老木間,為九里松。余與客品松選奇, 輒狂呼。林谷浪花,仰激琮琤GJfont豁。其南,為仙芝嶺,而 合澗橋峙,飛來峰路口,冷泉一亭,清輝如昔,偶憶樂 天招韜光入城,光不赴,答詩及黃紙。詔下僧徒悵望, 歎達官不下山,山僧不入城,便是清涼世界。始從岣 嶁山,房山半峰,高百盤,泉數十折,長松夾道,引竹流 泉,散如飛雨。豈紅薑紫芽能教月下碧天哉。菴有金 蓮池,純陽殿,觀滄海日出,階前秀靈草,芙蓉數朵開。 屋薄老楓,落紅滿地,世外春秋。草木自寒煖。塑像絕 佳仙,自塗抹雲氣。自此陟風篁嶺,林壑深沉,流淙活 活,自龍井而下,四時不絕,嶺故叢薄荒密。元豐中,辨 才淬治潔楚坡云:天竺已幽阻,風篁更盤紆者也。片 雲石之上,曰獅子峰。高出群岫,可瞰江滸,天竺諸峰 疊繡如畫。辨才送子瞻,過嶺,有過溪嶺。辨才老焉。曰 歸隱橋。語坡云:與子成二老,來往亦風流。曰二老巖。 其下,宋陳剛中墓。建炎議恢復,與張子韶等七人共 謫,詩云:同日七人俱去國,何時萬里許還家。蓋足壯 也。片雲與眾二亭,甃池搆石,彈碁流水,龍井大樾,幽古石鑑平。開閒花寂草,延緣其傍,鳥韻相答。水東出 茅家埠入湖。古人云:西湖之西,浙江之北,風篁嶺之 上,深山亂石之間,盤幽宅阻,嶺之左右,大率多泉者 也。其左為神運石。龍井之上為老龍井,人煙曠絕。一 泓寒碧盃大海塊,長江、西湖如鬚髮。諸峰膝行匐伏, 僅見天目翔舞,一帶人家,茫茫煙雲海氣。煙霞石屋, 十里桂花,撲人游裾,道旁狼藉,亂插枝頭,士女賤如 土。已薄暮,道太子灣,西玉岑赤山之間。惠因澗,鐵欞 鎖蛟,高麗王子導澗中水。甃池轉輪,色如藍。獅象含 雲氣。定香橋至四橋,月上,全湖金紫垂虹。喚渡,抵昭 慶。

十八月紀

九溪十八澗,僻江干,游屐鮮至,古無詠者。九溪在老 龍井之南,其西為十八澗,蓋煙霞嶺之西,溪環者九, 水出江,而北遶龍井。十八澗則徑通五雲山雲棲寺。 昔柳子厚記楚山石曰:以慰夫賢而辱于此者。又曰: 其氣之靈,不為偉人,而獨為是物。故楚之南,少人而 多石。余怪其言。若杭固多名人,即賢而辱于此者,豈 在石下哉。是日也,憩漾碧軒,金蓮數畝,有鳴榔載紅 裙。曉渡,驚破白鷗。徐行定香橋,張伯雨搆水軒。夾赤 山,浴鵠溪水。下煙霞嶺,即山左麓,闢犖确為徑,杭越 諸峰,江湖海門,在指掌,洞口水樂。泉自頂下山之窪, 伏流飛注,水波皺而聲漸激,東坡詩:慣見山僧已厭 聽,惟餘海月空留照。熙寧間,鄭獬名其洞云:旁小築 幽絕水樂洞。在煙霞石屋之上,惠因澗北,為于忠肅 墓,蒼松一帶,間以疏篁。自六通入定光寺,飲卓錫泉。 出麥嶺,有冰雪堂,再經龍井,歷九溪峰,窮水盡,白雲 自開,山如落雁蹲鴻。每一澗鼻口相呀,蹄股交峙,岸 之突而出者,水瀠之如蒼龍蛻骨,環數小橋。峰若起 若斷,草樹蔽翳,巖下磈GJfont,多千年積雪,有門半掩,竹 數畝。法雲泉自嶺下凝乳花,泉甚白,庋閣數楹小龕, 坐臥佛石居焉。出沒煙霏間,而光影在澗,出,復尋澗 往,山容舒卷,澗分近遠,履平地如深洞,陵高則作琴 筑聲。麓漸平,潮泥浸野田,江尚蔽,顧洶湧作遠勢。出 六和塔,則越山樹木人家。影江而方候潮。乘間入虎 跑泉,宋學士以僧披法衣,焚咒久之,泉乃出。為作記。 不審南岳童子,遣虎移泉,視性空權力何如哉。出六 和塔口,初由月輪望潮頭,余從橋上觀,自六和至白 塔嶺,立峰際,百越出窮,潮頭九折,天風吹海。立擘赭 龕直入富陽,銀龍砰砅右望,則大山蔽江,一面直掠 而上,猛過西陵。潮頭漸隱,目送數十里外,知是嚴灘, 氣始平。江舟盡泊六和口,魚麗朝蹴起,一江秋雪。余 乃赴客招,且暮。以炬上慈雲嶺。其南為龍山,自天目 分支,沿江而東,局結于此。望太極亭,八卦田,王伯安 書院。伯安寄汝中,盛稱天真之樂。以此至湧金,輿人 呼渡,余不可。中途異風作,湖為推浪,絕行舟。道錢塘 門,月上。

十九月紀

客邀上青翰舫,抵湧金,燈火遶問水亭。晚渡極喧,榜 其亭云:平沙水月三千頃,畫舫笙歌十二時。余笑云: 只有六時耳。那得有十二時。夜訪小蓬萊,飲極,酣臥 舫,推簾拾斷橋殘月。

二十月紀

曉入靈芝寺,為錢玉故苑。憩彭祖菴。故宋聚景樓前, 學士橋鐵嶺諸山之水。出錢塘門。輸委西湖,必經橋 下,其傍,仙姥墩姥採百花釀酒,仙後十餘年。賣酒洞 庭云:南屏山羅漢室,錢王夢十八巨人隨行,一僧手 像五百尊而化去,宋表五山,淨慈其一。丞相鄭清之 記,雙井理宗書額,古車輦經行處也。蓮花洞口,居然 一亭,湖山在睫,萬工池千年古樹,交柯積蔭,旁激洞 石如砰雷。宋乾淳舊賞曰:小蓬萊在雷峰塔畔,故內 侍甘昇園,峰類削雲,喬木欒櫨。槎于石膚,有理宗御 愛松。由藕花居而出,林亭幽雅,兩山岸湖皆饒,別搆 北山,雜市廛中,如石函橋,石确水瀏,居人架木,幾不 辨山水。南屏一望,垂楊蕭疏可愛。余又臥青翰舫,居 荇藻中,以此酣適之味,令人意遠。折問水亭而南,為 孫忠烈祠。宿舫中。四更,高嘯月臺,晨起掠,草滿湖,長 堤如煙雨,微見保叔崚嶒湖面。

二十一月紀

櫂昭慶,看錦堤,走馬堤,盡一亭出。憩金沙灘。西湖以 諸泉勝。泉以龍井勝。故金沙一帶,皆流泉邃境。第三 橋歸,追月玉蓮亭,宋競渡奪標,所笑此游,春水梅花, 輸一著耳。然當以九溪十八澗勝之,應為西湖樹。我 一標。

《怨曉月賦》
夏完淳
编辑

美人二八兮卷珠箔,明月三五兮流華閣。迴颸動兮 玉櫳寒,素河橫兮露華薄。林騷騷而烏啼,沙皚皚而 雁落。懷耿耿兮獨不寐,恨盈盈兮將誰託。卷翠被而 凝妝,掩蓮帳而清酌。蚖膏銷兮銀缸,蘭燼灰兮瑤筐, 憐玉腕兮相思,苦怨愁人兮知夜長。何朢舒之元轡, 流清景而逸光,午徘徊而入戶,忽朦朧其在梁。既宛轉其侵幕,復飄颻而去床。玉壺寂寞,銀箭丁當,夢回 遠塞,淚滿空房。萬里關山之月,千家砧杵之霜。度七 襄之不夜,斷九折之迴腸。望門前之烏GJfont,焚帳底之 胡香。懸夜光而盈室,徂清夜兮未央。逗瑤波而微見, 澹荒荒其映牆。銀河渡兮漏永,玉斗轉乎雲間。荒雞 鳴而尚戢,宿鳥翔而復還。天將曙而漠漠,夜若歲其 茫茫。獨搴錦帳,靜撫雕闌,仰視月兮髣GJfont,弄清質之 潺湲,隱簾櫳兮玉鏡,隔煙霧兮紅顏。澹參差其欲下, 蹇微茫其未安。衰芙蓉兮江上,落梧桐兮井欄。忽眾 星之零亂,獨孤月之微含。宛瑤華而若漢,映瓊田而 苦寒。風蕭蕭兮雲漫漫,寒煙古兮木葉乾。按瓊笙兮 為誰響,抱銀箏兮不忍彈。思蕩子兮行路難,念征夫 兮衣裳單。明月入地兮夜在天,夫君悠悠兮何時還。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