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第037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三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三十七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三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

 第三十七卷目錄

 月部彙考二

  羅雅谷月離曆指月離各種行度 日月視徑大小圖說 日月之視徑與

  實徑大小絕異 月天視七政天為小去人最近 求月之實徑圖說 定月實徑里數 總

  論月天象數 月行九道圖說 黃白道極圈圖說 月平行圈圖說 月自行輪周圖說

  月次輪圖說 月次輪高卑遠近圖說 論太陰晦朔伏見 月行黃道斜升正升圖說 月視

  行遲疾圖說 論月體 論月駁 月駁圖說 論月光 月受日光大半圖說 月近日受

  光分大遠日受光分小圖說 月去地有高卑人目所視有遠近圖說 月上下弦前後人所

  視有曲直線圖說 月光日所照與人所見時各不同圖說 每日月面光界圖說 月朢光

  色中邊有淺深圖說

  曆象圖說太陰次輪圖說 晦朔弦朢圖說

  曆象圖說舊本月道交周圖說 太陰次輪圖說 太陰高卑四限圖說 太

  陰遲疾大差圖說 闇虛蝕限圖說 里差時刻圖說

乾象典第三十七卷

月部彙考二编辑

《羅雅谷·月離曆指》
编辑

《月離各種行度》
编辑

月離行度與日躔異,日躔恆依黃道,其行度三而已。 隨宗動天西行一也,自行二也,最高行三也。若月離 則有七種,行度如左。

一曰隨行。隨行者,自東而西,依宗動天一日一周,七 政恆星共繇之。其起算之界為子正初點,或午正初 點,與太陽同。

二曰平行。一名本行平行者,月之本天自西而東,日平行 一十三度有奇,二十七日有奇而行天一周。其界有 二:一以太陽為界,從合朔起算,每日去離太陽若干 度分,以命太陰之本行度分累積之。一以宮次節氣, 為界。

宮次如降婁大梁等,節氣如春分秋分等。

從各初點起算,每日去離若干,以命太陰之本行度 分累積之,此行謂之交周。滿一周為交終,其初交曰 正交,其次交曰中交,其行各及半曰正半交,曰中半 交。○其兩界命兩種行度分,異名同理。

三曰自行。

一名本輪,舊名小輪也。因小輪非一,故改命之。

自行者,太陰之行不平不順,有時疾有時遲,既而紛 紜無憑布度。古曆因想近月四周有一本輪,太陰既 隨本天循交道即白道東行,右旋又依此輪自東而西左旋 一日行十三度有奇,二十七日有奇而行輪一周,此 亦平行也。而與交道平行參錯不一,所以下土視之, 時疾時遲矣。因其疾遲以別於交道之行,故彼名平 行,此名自行也。既曰自行,本輪則疾時與交行相合, 遲時與次行相背,亦宜如五緯之法,有逆行度分。此 獨言遲不言逆者,月行甚疾,但見其遲,不見其逆也。 此周謂之轉周,滿一周為轉。終分四象,限首限曰正 轉;二限曰正半轉,亦曰本輪之最高;三限曰中轉;四 限曰中半轉,亦曰本輪之最庳。曰最高衝或省曰高衝行 最高極,遲行最庳極疾也。

最高最庳之一周,又名不同心圈,其與本輪異名同理。

四曰次輪。次輪者,太陰之最高。既依白道行,則月離 最高時,其距地心之遠近宜等,迨測之則時時不等。 古曆又想本輪之周復有一次輪循,本輪左旋,月在 次輪之上循周右旋也。此法古曆所未有,以意命之。 其行次輪一周名為次轉終也。四分之則為小四象, 第一名正初象,第二名正半象,第三名中初象,第四 名中半象也。

五曰交行。交行者,從測候見太陰行白道。

古法月有九行殊謬,元授時曆廢不用,獨言白道交周是也,一名月道

出入黃道約五度有奇,不行黃道中線。

何名黃道中線,七政恆星皆循黃道行,而六曜皆有出入,如太白,最遠出入約六度。故黃道左右廣十二度,名為黃道帶,而太陽獨行其最中,故名中線也。黃道一名躔道。

而兩交於中線,兩交之點:一名正交亦曰羅GJfont,一名中交 亦曰計都。兩交之行自東而西,與他行異,亦名羅計行度 也。

六曰又次輪。古來無有也,萬曆間西史第谷測候極 密,得太陰行兩小輪其一本輪,其一次輪。其各兩半時兩小輪各有正 半中半之兩均數,與實測之度分往往未合,故知次輪 而外當有又次一輪。此之為數,微眇難分,其於曆法 未關損益,故無暇及也。

七曰面輪。面輪者,太陰既依本輪,又依次輪各周行, 即月面宜恆向次輪心,下土所見時時旋轉,須當不 一。若之何終古恆如是,故當復有本行,使面恆下向也。此亦未關疏密,不復備著。

日月視徑大小圖

日月視徑大小圖

日月視徑大小圖說

古史記日食既者,或言晝晦,恆星皆見,鳥棲獸宿,或 月不盡掩,日有金環。

如中圖,月全掩日,即其似徑與日似徑等,此則食既 於東,生光於西。既與甚同時不移晷也。如右圖:月體 不足掩日,則有金環月之,似徑為小。如三圖,則食既 以後,更有食甚,久而生光,月之似徑為大。所以然者, 日在最高,月在本輪最卑,日高故視徑小,月卑故視 徑大,則掩日有餘也。日在最卑,月在最高,日之視徑 大,月小,則掩日不足也。俱在最高,俱在最卑,故兩視 徑等,則掩日適足也。

《日月之視徑與實徑大小絕異》
编辑

是其徵有七,凡視徑與似徑同時見大時見小,必非其實 也,視也。一徵也。即有時等,而日在上,去人遠,月在下, 去人近,則日之實徑必大,月必小。二徵也。月掩日,下 土所見,九服各異。如此方此時日全食,南北相去四 五度二百五十里為一度,即不見全食,東西同時亦不見全食, 是則月入地球為小,地視日亦小,月視日更小。三徵 也。地景短,不能食熒惑,何GJfont歲星已上,則地小於日, 月過地景則食,食時見月小於地景,則更小於日。四 徵也。七政各有性情能力,施暨下土,其勢略等,乃其 視行有疾有遲。行遲者,其天周大,人見為遲,本行自 疾,所以然者,遠故也。近者行疾,其天周小,如舟行大 水,遠見行遲,近見行疾,因是能力所施,近而疾者,其 見功亟,遠而遲者,其見功緩。五徵也。月距日九十度, 其光過半圈,則發光之體大,受光之體小。六徵也。因 上推,月距地為地全徑者三十,日距地為地全徑者 六百○五,則日比月天,其大算周約二十倍。日本天半 度,月本天半度,則其比例為一與二十。七徵也。

《月天視七政天為小去人最近》
编辑

曷知之,以交食知之。凡言食者,物在於彼,有他物隔 焉。或虧或蔽,則謂之食。所食者必遠,能食者必近也。 所食者必在外,能食者必在內也。以球論,則內近心 者必小,外遠心者必大也。試觀月掩日,日為之食。日 外月內不待言矣。月掩恆星,星為之食,星外月內不 待言矣。獨月與五星,曆家言有時星食月,有時月食 星,亦未然也。夫星固未始有在月下者也。歷稽古史, 多言月食五星,而不言五星食月,斯著明已。

求月之實徑圖

求月之實徑圖

求月之實徑圖說

測月之實徑用地徑,古法也。今依歌白泥術,月平雨雷 際距地度為三十,地全徑又四之一,其視徑三十二 分二十八秒。推算如左:

如圖丁為地心,乙甲丙為月徑三十二分,丁甲為月 距地三十,地全徑成甲丁丙三角形,有角有邊,求乙 丙得千分地全徑之二百七十六弱。為月全徑約之, 得月一地三倍有半強。若以周徑法求之,則七徑也與 二十一周也,若六十○半地徑月天之半徑,與月天之周依法算得一百九十地徑。又七之一以三百六十天周平度 而一,得一度為三十六分地徑之一十九,次以六十 分為一率,六十分一度也三十六之一十九為二率,三十二 分為三率,求得二千一百六十分地徑之六百三十 六,約得二十四之七,或三有半之,一同上率。

若用月五限數所得,大數同上,零數小異,不足算。

《定月實徑里數》
编辑

天度里差,古今不一,今約定南北二百五十里而差 一度,以天周三百六十乘之得九萬里,求徑得二萬 八千六百四十八里。以日十數地一日五又百之四十三乘地徑 之里數,得日之實徑為一十五萬五千五百六十五 里,月之實徑為地徑千分之二百七十六,以乘地徑 之里數,得七千九百○七里。

《總論月天象數》
编辑

分別太陰象數,凡為球體者四:第一與第二為表裏, 皆與地同心,第一球之大圈一名中圈一名腰圈為白道,白道 與黃道兩交而分為斜角,兩交之處,一曰正交,一曰 中交,第二球者,復球也。復球以外,大球以內,函兩小 輪焉。小輪之大者,為第三球,名曰本輪,亦曰自行輪。 輪之徑為兩大球之距。小輪之小者,為第四球,名曰 次輪。

月行九道圖

月行九道圖

月行九道圖說

如圖,外大圈,白道也,又名月天大圈包他輪其中,又名斜 圈斜交于黃道,亦名交周,亦名龍頭龍尾之圈。

正交為龍頭,中交為龍尾,本圈兩交黃道,其兩交點,時時遷運。

亦名九道。

一白道也。在黃道之四方,皆有內外,并黃道為九焉。元以來不用此術。

表裏二天,中容小輪,一體左旋。如宗動天行與七政違行小輪從 之一日,行三分一十秒四十七微,一平年三百六十五日行 一十九度一十九分四十三秒,凡六千八百九十三 日有奇而一周。

黃白道極圈圖

黃白道極圈圖

黃白道極圈圖說

四球合體,總名曰月本天,其南北二極距黃道二極, 各五度有奇。

上論黃白道相距,或內或外,最遠者五度有奇。

夫黃道行天,不以黃道極為樞,而以赤道極為樞。故 黃道極去赤道極,二十三度有奇,而環行,名曰黃道 極圈。月道行天不以白道極為樞,而以黃道極為樞。 故白道極去黃道極,五度有奇,而環行,名曰白道極 圈。

如上圖,圖有兩黃道,其外則外天黃道或日天,或宗動任意取之。

月本天中,自有三行:一曰交行,二曰本輪自行,三曰 次輪自行。三行各有軌轍,其轍跡安在,在其大圜平 面也。何謂大圜平面,如本天白道為大圜球之腰圈最大,從 白道判本球為二,即所判之處,為兩大平面交行在 其周,本輪、次輪行皆在其面也。

兩交一名正交,一名中交。月在正交,向黃道內行九 十度,謂之正半交。此半周謂之陰曆。過半周為中交,向黃道外行九十度,謂之中半交,此半周謂之陽曆。 過半周而復於正交,為交終,西曆謂之龍頭龍尾。蓋 兩道間成蟠曲之形,腹粗末細有若蟲蛇,非謂有龍 食月,如俚俗之說也。又謂之登降之交。月行黃道內 自南之北,漸高於地平,則言升行。黃道外自北之南, 漸向地平,則言降,或稱外內,或稱上下,其義一也。若 羅GJfont計都之名,非古曆所有,疑出於九執唐人,再用 九執曆僧一行寫之,而未盡陳,元景爭之而不得。獨 兩交,猶仍其譯言耳。

月平行圈圖

月平行圈圖

月平行圈圖說

平行圈者,太陰全天,表裏二球之中圈也。與地同心, 為本輪心平行之軌道,故名負小輪圈。其行順七政 右旋自星紀至元枵也,其界有三:

第一、以節氣為界。如冬至春分等。或以宮次一日行一十 三度一十分三十五秒○一微,為月之距。節平行分 止右旋一行滿一周得二十七日三十○刻一十三分○ 五秒,為交終。

第二、以太陽經度為界,太陽平行經度日五十九分 ○八秒二十○微,月之日行多,太陽之日行少,以少 減多,得一日之相距一十二度一十一分二十三秒 四十九微。滿一周又逐及於日為朔策。

或會朢策○太陰距太陽行二十七日有奇,而一周其間。太陽亦行二十七度有奇。則太陰行一周外又二十七度有奇,而逐及於日,與之會,共為二十九日有奇也。

第三、以正交為界。正交逆行左旋,太陰順行右旋,一向左, 一向右,兩相違背,故距交一行謂之雜行。兩行相并,

正交行三分一十一秒,太陰行一十三度十分三十五秒。

得一十三度一十三分四十六秒。

月自行輪周圖

月自行輪周圖

月自行輪周圖說

自行輪周,為次輪心平行之軌道即本輪。次輪行於本 輪周左旋與七政違行,以本輪之最高為界,初逆行向左約九十度留際轉初,轉 順行向右至半周過最庳留際轉中,復逆行。如圖,月在次輪周從地 心作兩線切本輪周也。月在本輪上半周兩切線外,日逆下半周兩切線內,曰順 若月在心線從地心過本輪心是為本輪之最庳,兩行平行自行度分等若 在心線前或後,兩度視經度平行度必不等,次輪心從最高 算,日行一十三度三分五十三秒五十六微為轉度分,而一周為轉終 度分也。二十七日五十二刻一十一分五十四秒,為次輪心從最高行一周,而復于故處

月次輪圖

月次輪圖

月次輪圖說

次輪者,月體所行之軌道,其界向本輪心為最近,界 之衝為最遠。試以一線聯兩心,線即其界矣。如圖甲丙乙丁 線月體在次輪近地心半周,即月體逆經度行,而順 本輪行;若在其遠地心半周,即月體順經度行,而逆 本輪行。從本輪心出兩線切次輪兩旁,即定本輪心 第二均加減之界○如上測月行諸論以定朔朢,則 用一自行之均數足矣。為朔朢時,月體必在本輪內 甲乙丙丁圈上故也。去離朔朢,宜用兩均數,自朔至朢,朢至朔必行次輪一周而復,故月實行距太陽一 百八十度,行次輪一周三百六十度,而次輪周之日 行度必倍於距太陽之日行度,每日得二十四度二 十四分四十七秒三十微,行一周為一十四日七十 三刻七分有奇,半月之率也。天上周圈,不論大小,皆平分三百六十度 凡月行距日九十度兩弦,次圈周行半周在次輪最遠, 而距平行經度為極遠。如上圖,小輪上之月體所麗, 為視行平行之極大差。○因上兩小輪行度在本輪 有最高最卑,在次輪有最近最遠,定為自行之四限。

月次輪高卑遠近圖

月次輪高卑遠近圖

月次輪高卑遠近圖說

凡月在次輪上最遠遠近以去離本輪心論,次輪心又在本輪 之最高,則月距地心為極遠,圖為甲。月在次輪之最 遠,次輪心在本輪之最卑,則月距地心為極近,為乙。 若在次輪最近,本輪最高則為次遠,為丙。在次輪最 近本輪最卑,則為次近,為丁。因此四限屢變,視行之 勢也。惟朔朢時,月恆在次輪之最近。

《論太陰晦朔伏見》
编辑

太陰晦朔伏見,古今立論疏密迥殊,漢儒洪範傳曰 晦而月見西方,謂之朏亦曰朓。朏者,政緩所致。朔而月 見東方,謂之側匿。側匿者,政急所致。夫晦在朔後,晦 失也,朔在晦前,朔失也。曆則失之,而歸咎于政,誣甚 矣。唐曆家以晦日之晨,月見東方,因立進朔之法,使 月隱晦晨,明藏朔夕,此則鉤索未能,而妄生遷變,使 月有兩朔,食乃在晦,將誰欺乎。宋元史皆非之,頗為 辨晰,然未能縷形其所以然也。夫月距晦朔見有疾 遲,因乎天度,因乎地度,即此方近處合朔于亥子之 交,而甲日之晨,乙日之夕,兩見微明亦時有之,此之 進退將安往焉。GJfont海以南數千里則有甲晨乙夕終 歲恆見者。漠以北數千里則有朔在午中,朝暮皆見 者,亦將使晨隱夕藏,其可得乎。今法若時若地,應速 應遲,皆從籌算可密推,用儀器可指數,先事可豫言, 臨時可確按,又何庸轉移避就為也。以此備述所繇 徵之度數如下論:

問:太陰合朔以後,恆以三日見於西方,亦有二日者, 其在晦以前亦如之,何故。曰:是其因有三。○一因赤 道上之黃道升降度有正有斜,正升則斜降,斜升則 正降,正升斜降者,秋半周六宮秋分左右各三宮是也。斜升 正降者,春半周六宮春分左右各三宮是也。皆論斜球非正平球正升 者,赤道之升度多,黃道之升度少;正降者,赤道之降 數多,黃道之降數少。斜升斜降則反是。

凡南極出地者與上論悉相反。

若太陰離正降六宮,則朔後疾見。若離斜降六宮,則 朔後遲見。其在晦前亦如之,離正升六宮,則遲隱,離 斜升六宮,則疾隱也。

月行黃道斜升正升圖

月行黃道斜升正升圖

月行黃道斜升正升圖說

如二圖,各有子午圈,有地平,有極出地等,有黃道宮。 次二圖,上圖月離大梁,為正降宮次,距太陽十五度。 日入月在地平上為十三度半,即能見。下圖月離大 火,為斜降宮次,距太陽十五度,日入月在地平上為 十度,即不能見。一也。

月視行遲疾圖

月視行遲疾圖

月視行遲疾圖說

一因白道南北,如圖。設月距黃道五度,距太陽皆十 五度,而緯分南北。

日月各有一日所行之軌道,即赤道,距等圈也。今如圖,設黃道左右五度,各一圈交於距等月,在焉兩月各至地平,其弧有大小,則入地有先後,人見有遲速。

若在北,即入地後,黃道疾見。若在南,即入地先,黃道 遲見。二也。○一因月視行度。若視行為遲段,則朔後 見月遲;為疾段,則朔後見月疾。三也。○右第一因月 之見界以十五度為限,其疾者朔後一日又四分日 之一而見也。若三因并合,又不待此,如合朔在亥子 間則甲日,太陽未出亦見東方;乙日,太陽已入亦見 西方。何以徵之,設月在黃道北五度,太陽躔實沈一 十五度,本地北極高四十度即晝長甲之日也五十九刻 日九十六刻加一日刻甲之夜乙之日共一百五十五刻甲晨至乙夕 於時月行,約得二十三度,平分之合朔前後得一十一度 半,以加實沈十五度,日躔也得實沈二十六度半,是乙 日日入時,月之距日經度也。以減十五度,得實沈三 度半,是甲日日未出,月之距日經度也。日躔實沈十 五度,其斜升五十三度一十三分,月離實沈三度半。 又北距五度其斜升三十六度半,日月兩升度相減, 得一十六度四十三分,為甲日之晨。日月赤道上出 地平之差月先日後,變時為月,出四刻半而日出,得見月 東方也。乙日太陽正降為九十五度,月離實沈二十 六度半,其正降為一百一十三度,兩降度相減得一 十八度,為乙日之夕日月赤道上入地平之差日先月後, 變時為日入五刻而月入,得見月西方也。○若日躔 冬至月離黃道南,推日月出入之差,不過八度,變時 為二刻,則不見。

一系凡極出地,愈高愈疾,見因斜升度之差為多,否 則遲見。

二系極甚高,朔後數日不見。

三系月距黃道南五度,若極出地六十二度,月盡夜 不見。

四系極甚高,合朔在午正,則一日之間晨見東方,夕 見西方。如極高五十二度,躔離度同上推得日月升 降差一十二度時為三刻,皆在月見界之內。

五系既定月之見界為距日十二升度,亦可推遲見 之日數。如極出地四十度,日躔降婁,月南距五度,推 得兩斜升差為一十二度,即得月距日之經度為四 十度,月行當三日有奇,則朔後三日有奇而見月西 方,晦前亦如之。

三因之外又有兩因,一曰朦朦分即晨昏度,一名昧爽黃昏。日入 地平下一十八度為朧朧之未分,因升降有正斜,斜 又有大小,則月距日十二度有時得見,有時不得見。 一曰氣清濁差。如同是子正時,有時見極微之星,有 時不得見。四五等之星,氣則使之,其在月也亦然。

《論月體》
编辑

月體為圓球。何以知之,凡圓體於諸體中為最尊,如 天,如日月星,如地,亦於萬象中。為最尊,故應圓。凡物 之初體皆圓。如核如卵如胎諸大象皆始造時之初體故應 圓。又月之體半為明,半為魄。其明魄之界,時為弦直 線,時為弧曲線。若果平體,何從得生弧線。且既為平 面,日照之,宜全體發光如平面之鏡,一向日即全鏡 發光也。月為不然,則非平面。○試以人目,居中置一 燭,東方稍遠,置一球西方稍近,相參直即見球全受 光,次不動目燭,獨移球西南隅,即見球大半為明,小 半為魄;更移球正南,必明魄各半,其界為直線;更移, 得魄大明小;更移正東,必見全魄。燭為太陽,目為地, 為人,球為太陰,以近遠日為光大小,其明魄界半周 之間,為直線者一而已,餘皆弧線也。

論其體質,非清非純虛實雜也,故能映光不能透光, 能發光不能迴光。何謂透光,如水、如玻璃、水晶、金剛 石,皆純清,故能透光。不止映光非惟不能迴光,亦且 不能發光。何謂迴光,如明鏡為全實,故能迴光。不止 發光非惟不能透光,亦且不能映光。月皆不然,而虛 實疏密介在其間,故能映能發也。○然則何似稍似 於雲,雲掩日月皆能映光,質薄則光顯,質厚則光微, 早日未出,夕日巳入,照雲成霞,霞照下土。虹霓之屬, 本因雲氣而成光采,是為發光體。實則光大體虛則 光小月實,似之獨雲之映光多,發光少,月之映光少。 發光多,此為異耳。

《論月駁》
编辑

月面不純一色,如斑駁然,昔人以為山河大地之景, 不然也,山河大地之體,東西不等,云何月中之景時 時不變乎,然則如何此有二說。

月駁圖

月駁圖

月駁圖說

一曰月本圓體,特其體中疏密虛實不得純一,不能 如鏡光合體迴返所受之光,第因其本質所至,自為 發光,密實處發光大,虛疏處發光微。

如金剛石勝玻璃,玻璃勝水,其質疏密虛實不等故。

凡大光明中間有弱光可指,則曰大光中之駁點也。 如大赤霞中間有淡紅可指,則曰大赤中之駁點也。 是故名為月駁也。一曰月體如地球,實處如山谷土 田,虛處如江海,日出先照高山,光甚顯。次及田谷江 海,漸微。如人登大高山視下土,崇卑其明,昧互相容 也。試用遠鏡窺月,生明以後,初日見光界外別有光 明微點,如海中島嶼,然次日光長魄消。

日漸遠,明漸生,如人上山漸遠,漸見所未見。

則見初日之點,或合于大光,或較昨加大,或魄中更 生他點,如日出地,先照山顛,次照平疇等以光先後,知月面高卑,此 其徵已。

《論月光》
编辑

太陽為萬光之原本,其體至實。

光大小因體虛實,如煉鐵之光大于煉炭之光,鐵體實于炭也。

其質極純質不純者,光亦不純,則不能大,其體為全球曲面。

凡發光者,不論曲面直面,必須順平。若凹凸之面,不能發大光,稍有偏欹,光則相奪,亦不能大。

故在大圜中為大光之獨體,月及經緯諸星之光,皆 從稟受焉月借日光,古語則然。何以明之,如月食甚時,地球隔 太陽之光,露光極微,目所難見。一也。日食甚時,月在 日與人目之間,月之下魄不受日光,人目見之則為 黑色。二也。

問:月既無光,乃兩食甚時,亦有淡光,此為何故。曰:體 實無光,而能受光,而能發光。兩食之時,不受日光而 經緯諸星亦能映照,相受相發,因生微光矣。

月光有二,一為對日而發光,名曰正光。一為日光不 至,而從所受之處相映,發為微光,名曰次光。

月受日光大半圖

月受日光大半圖

月受日光大半圖說

問:月近日,人見光小;遠日,人見光大,何故。曰:月合朔 時,外大半受光。

日體大,月體小,則日必照月之大半。

人自下土,止視其內小半,則無光。既而生明,所見漸 大,至一象限,則已見其受光之大半,故漸遠漸大也。 何謂日照月之大半。如圖,甲為日,乙為月,戊丁、己丙、 兩光線切月體,從丙從丁向乙作兩垂線,成戊丁乙、 己丙乙兩直角,則丁乙、乙丙兩線不成一直線。何者, 凡一直線截平行兩線,其內兩角并與兩直角等,反 之若兩直線不平行,即一端漸近一端漸遠,其漸近 內兩角必大于兩直角。今設丁丙兩直角則丁乙,乙 丙不能以一直線與乙為角,若從乙心作徑線,必在 丁丙兩點之上,則丁、庚、丙必月周之大半矣。

月近日受光之分大,遠日受光之分小。

月體自無運動,曷知之人所恆見斑駁之象,終古不 易。

月近日受光分大遠日受光分小圖

月近日受光分大遠日受光分小圖

月近日受光分大遠日受光分小圖說

月朔時,上大半為明,下小半為魄;月望時,上小半為 魄,下大半為明,兩弦各明魄半也。如圖,甲為日,乙丙 丁戊為月本天,人在地為己。月或上或下,恆半為明, 半為魄。從人目作視線,自見月距日近光小,距日遠 光大。

從生明以後漸長,生魄以後漸消。

人止見月體之小半,人目一點也,從點作兩線,切一 圈兩切線之內,弧必圈之小半。如圖

如上言:日照月得大半,人見月得小半,則定朢前後 各數刻,月猶能發全光,滿大半之限,然後魄生而光 減,非若晦朔之間,一瞬即生明也。

月去地有高卑人目所視有遠近圖

月去地有高卑人目所視有遠近圖

月去地有高卑人目所視有遠近圖說

問:日照月,人見月,各幾何數。曰:日月去地、去人,各有 高卑,近遠不等。古法分月體周為三百六十度,折中 推得日照月為一百八十一度六分度之一,人目見 月為一百七十八度四分度之一,日照地為一百八 十○度二十五分半。

月體地球其周分為三百六十度與天等

如圖,甲為日,乙為月,己為地。日月之視徑約等月在最高 日在最高衝。人目在戊,則戊丙戊丁兩視線,定見月之丙 庚丁弧。從月心乙向丙、向丁作乙丙、乙丁兩垂線,成 乙丁戊丙斜方形,從乙戊平分之,作乙丁戊直角形, 形有丁戊乙角一十五分四十○秒。

日月視徑並約為三十一分二十秒

即丁乙戊角,必八十九度四十四分二十○秒。其丁 庚為見月之半弧,倍之得一百七十九度二十八分 四十○秒。

若月徑為二十八分,則所見弧之小餘三十二分。 若月徑為三十三分,則小餘二十七分。

因上圖,推合朔時日照丙辛丁弧,丙辛丁者,丙庚丁 之餘也。是為一百八十○度三十一分二十○秒。 用日距地之數及其比例,推得日照地為一百八十 ○度二十五分三十六秒。

月上下弦前後人所視有曲直線圖

月上下弦前後人所視有曲直線圖

月上下弦前後人所視有曲直線圖說

問:月生明後,其光曲抱月體至上弦下弦,明魄之界 則為直線。朢前朢後,明魄之界,又為弧曲之線,何故。 曰:月本球體,人目所見似為平面,其理正如平儀。然 儀之子午圈可當月周,皆大圈也。儀之極分交圈,可 當上下弦。明魄之界皆直線也。儀之時圈可當太陰。 每日距太陽漸長漸消。明魄之界皆弧曲線也。凡儀 上大圈皆分球為兩平分,其全見者獨子午圈耳。他 諸圈皆半見,半在儀之彼面。彼面者,在月則為上半 球也人所不見。平儀曲線即時線,本是大圈斜絡於球,止見 其半,故為不等撱圈之半。

人視之為撱圈漸消漸長故不等

月面中,明魄界之弧曲線,本亦大圈,因其斜絡,止見 為半,亦不等撱圈之半也。

其與平儀本理未能全合者,儀上圈皆分球為兩平 分。此依上言月受光者大半,不受者小半,則明魄之 照界,別成一小圈,為大圈之距等。而非月球之中圈。

中圈必大圈也分球為兩平分

人目所見之界,其直線則距等圈之似直線本是圈也,人視

為直。其弧曲線,則亦距等撱圈之半也。以此之故,朔後 三四日,新月之兩端,能過半周之界。

月光日所照與人所見時各不同圖

月光日所照與人所見時各不同圖

月光日所照與人所見時各不同圖說

問:月行每日去離太陽約十二度等也,然朔前後光 魄消長之分數少,兩弦前後消長之分數多,朢前後 復少,人於定朢前後一二日,見月光如不易,何故。曰: 月禮本圓,圓面之上必有兩圈,皆為明魄之界,一為 日所照之界,一為人所見之界,兩圈於定朔時,相合 為一。照與見相反定朢時,亦合為一。照與見相同過朔朢,漸相 離。

如兩交圈結於兩極,漸展漸離,相離之處,若黃赤二道之距遠度也。

兩界圈之距間,則人所見月體有光之分也。以此推 之,人目所見為球之正面,如平儀之極分交圈也。兩 界合圈,在球之側面,如平儀之子午圈也。初日相離 距度若干,人側視之則見少;如時圈之近子午度分 等,人側視之則見狹;兩弦時距度亦若干,人平視之 則見多;如時圈之近極分圈度分等,人平視之則見 廣也。故朔朢之消長,非少而見少;兩弦之消長,非多 而見多也。如圖,甲為日,乙為地,丙為月,丁、丙、戊、庚為 人所見月之半,己、丙、庚、丁為日所照月之半,丁庚為 兩界之距間,即本時,人見月體有光之面也。

從目、日及月心,作甲乙丙三角平面,平分月體,則己、丁、庚、戊為圓面。

甲乙丙角形,有甲乙日距地心約一千二百地半徑,有乙 丙月距地心約六十地半徑,又有甲乙丙角為月距日之 度。試作癸子弧即得乙角之度求丙甲乙角。設月距日之乙角為 四十度,算得一度五十五分,以并四十度得四十一 度五十五分,又引長乙、丙、戊、甲、丙、辛外角,即與丁丙 庚角等。

庚、丁、壬、丁、壬、辛皆四分之一,各減共用之丁壬其兩餘等。

甲、丙、辛外角與相對之兩內角等,即丁庚弧亦與兩 內角等,則月距日四十度,人所見月體有光之分,約 得四十二度。

言約者,未定之辭也。如上論月體明魄兩界圈,似大圈而實,距等圈則有差。又約月距地為六十地半徑,然時多時少。日距地為一千二百地半徑,亦時多時少。又月經度距日四十度,或在南,或在北,亦有差,是故約言之。

若測得月體明魄兩界之比例,可推月距日之度,即 上圖說反用之。

每日月面光界圖

每日月面光界圖

每日月面光界圖說

欲圖某日之月光界,先求月距太陽若干度分,次依 上法,求月面半徑上明魄界若干度分,從兩極

月面上兩極,定為過白道兩極之大圈線,或與白道為直角。

作撱圈之半,乃本日所見月面有光之界也。若未至 九十度,光作角形。若過九十度,作未成圓形。如圖甲 丙為月之兩極,丁戊為明魄之界,甲戊丙線為本日 之月光界,甲戊丙丁為兩角之形,甲、戊、丙、乙為未成圓形。

用上法推凡日光界為全徑。

十分之一距日二十六度。

十分之二距日四十度半。

十分之三距日六十度。

十分之四距日七十二度半。

十分之五距日九十度弦也。

十分之六距日一百○七度半。

十分之七距日一百二十度。

十分之八距日一百三十五度半。

十分之九距日一百五十四度。

滿十分距日一百八十度朢也。

以上數,依目測為定。若推算,當求月高卑,求白道緯 度,當有微差。

月朢光色中邊有淺深圖

月朢光色中邊有淺深圖

月朢光色中邊有淺深圖說

問:月朢時,中心光色稍淺,四周光色特深,何故。曰:月 體圓中心體一分,發光一分;四周體三分,發光一分。 一分者,所受日光少,故發光淺。三分者,所受日光多, 故發光深。如圖甲,為月體,乙為目見月之角,從角分 為十分中一分,見月周一十一度有奇,旁一分見月 周二十五度有奇。

《曆象圖說》
编辑

太陰次輪圖四

太陰次輪圖四

太陰次輪圖二

太陰次輪圖二

太陰次輪圖三

太陰次輪圖三

{{{2}}}

{{{2}}}

太陰次輪圖說

均輪之心,行于本天。小輪之心,行于均輪。此各曜之 所同也。乃各曬光體,又行于次輪。而次輪之心,行于 小輪。惟太陰繫于小輪,而行者不以次輪之心,而以 次輪之邊。故其遲疾加減,與各曜有不同者,次輪起 于距日之遠近,亦各曜之所同也。乃五星之次輪,木、 火、土與日一合而行一周,金、水與日再合而行一周, 惟太陰次輪,與日一合而行再周。故其遲疾加減,與 各曜尤有不同者,次輪邊界從合朔起,繫于小輪為最近半周上弦,而至遠矣。一周復於近為朢,又半周 下弦而遠,再周復於近,而合朔矣。次輪以此朔朢點, 繫於小輪上,右轉周行,既倍於小輪心,行於均輪之 度,而月體之行於次輪周者,又一合朔而有再周。由 是均輪既有高卑,小輪又有遠近,次輪上復有朔朢、 二弦。而太陰之所在,測其經度而有遲疾,測其緯度 而有出入,測其光體周徑而有益損。象數可徵,皆古 法之所未備。如一圖,均輪心行至辰,小輪心自高行 至丙各一象限,次輪朔朢點,必自近至遠行一百八 十度,其平實之差,為一均數。若月在次輪弦點,則更 有實經之差。二三均當并於一均,為極大之減均也。古名 遲疾差二圖,均輪心行至戌小輪心,自卑行至辛,各一 象限,次輪朔朢點,必自近至遠,行一百八十度。其平 實之差,為一均數。若月在次輪弦點,則更有實經之 差,當并於一均,為極大之加均也。古名疾差三圖,均輪心 行至午小輪心,自高行至甲,各三十度。朒初限次輪朔 朢點,在小輪上,必自近至次,行六十度。其平實之差, 為一均數。若月在次輪,自次向弦行至月,則有實經 之差,當損其一均,餘平經之差為定減均也。四圖,均 輪心行至亥小輪心,自卑行至庚,各六十度。脁初限次 輪朔朢點,在小輪上,必自近至上行一百二十度。其 平實之差,為一均數。若月在次輪,自上行至月,則有 實經之差,當益其一均,得平經之差,為定加均也。

晦朔弦朢圖

晦朔弦朢圖

晦朔弦朢圖說

月借日光,故與日同度,則人見其相合而晦。自朔後 漸遠於日而生明。與日近一遠三,則半明半晦,為上 弦。與日對度則全體皆明,為朢。自此漸追及日而生 魄,迨與日遠三近一,又半明晦,為下弦。及再追及日 而與之合度,則又一晦明矣。

《曆象圖說舊本》
编辑

月道交周圖

月道交周圖

月道交周圖說

月道斜交黃道,交初,入黃道北;至交半,緯度極大,乃 向黃道行至交中;出黃道南極,於交半緯度又最大, 又向黃道行至交初,而一周。每周退天之度,為交差。 ○黃鐘曆議云今書傳官本,有圖為圜規者,九而重 疊相錯。先儒所傳九道,蓋如此。以理究之,月道如今 纏線於彈丸上,線道雖重,然止一縷,往來未嘗斷絕。 果如九規,則斷而不相屬,此可見九行之說非也。每 一交之終,退天一度餘,凡二百四十九交有奇,退天 一周。終而復始。故舊曆所謂九道,元人一之名曰白 道○鄭世子以月道出入黃道之差,譬黃道交於赤 道之差。其說已當。然以今曆之理揆之,則月道之交 差者,月退也。黃道之交差者,恆星進也。而日度不移, 此其所異也。月之為體最近,其行度最著。故推日星 之理者,自月始,由其交周,可知天日之有歲差矣。由 其遲疾,可知日星之有盈縮矣。由其月孛之行,可知 日最高之有移度矣。由其倍離合日,而又有遲疾加 減之分,可知五星之有歲輪矣。

太陰次輪圖

太陰次輪圖

太陰次輪圖說

五星皆以次輪心行於本輪之周,月則以次輪最近 點行於本輪之周。朔朢起最近,每本輪心離日一度, 則次輪最近,行於本輪周,亦一度。而月在次輪,則行 兩度。朔朢至弦離日九十度,而月行次輪一百八十 度,至最遠。弦至朔朢亦行一百八十度,復至最近。故 一月行兩周。所以知者,高卑視徑遲疾視行皆至兩弦,則其差倍增,而朔朢則平也

太陰高卑四限圖

太陰高卑四限圖

太陰高卑四限圖說

本輪最高,又遇次輪最遠,為極高。本輪最高,遇次輪 最近,為次高。本輪最卑,遇次輪最近,為次卑。本輪最 卑,又遇次輪最遠,為極卑。高則去地遠,視徑小。卑則 去地近,視徑大。

<h3 id="太陰遲疾大差圖亦分四限" style="text-align: center">太陰遲疾大差圖亦分四限
太陰遲疾大差圖〈亦分四限〉

太陰遲疾大差圖說

自本輪最高行,滿朒初九十度,至留際遲,積度五度 奇。自最卑行,滿脁初九十度,至留際疾,積度亦五度 奇。是為本輪上遲疾大差,朔朢用之。若本輪行至留 際,又遇次輪之最遠,則其遲疾各得七度四十分,以 為大差,兩弦用之。是為遲疾大差之四限。

闇虛蝕限圖

闇虛蝕限圖

闇虛蝕限圖說

闇虛徑大於月約將三倍。又各以去日遠近為大小。 正當交道,則蝕有五限。月東輪切闇虛,西輪為初虧。西輪齊為食既。中徑齊為食 甚。東輪齊為生光。月西輪切闇虛,東輪為復圓偏而蝕於陰陽者,分三限。初虧、 食甚、復圓起復方位,與日蝕反。日遲而月來揜之,故起於西。闇虛遲而月來就揜,故 起於東緯度多,則蝕分少。緯度少,則蝕分多。○古人指 日中之暗為闇虛。鮑雲龍《天原發微》比於離坎中之 陰陽,宋濂謂月蝕為地影之所隔。魏文魁作曆測疑 其說出於西域,然南齊書已言之,且漢張衡亦曰當 日之衝光,常不合者,蔽於地也。是謂闇虛斯言甚明。 獨以為在星,星微與今說異,月近地星遠,地日照地 成影,闇虛有盡,不能及星也。

里差時刻圖

里差時刻圖

里差時刻圖說

北極高下殊,而地有南北之緯差。時刻早晚異,而地 有東西之經差。測經差時刻者,用月蝕。月蝕普天同 見,而見之者,西方覺早,東方覺遲,知相距幾何里,即 差幾何刻,則推之四表,莫不皆然。蓋東之午,南視為 卯,南之午,西視為卯,而東巳視為酉西之午,南視為 酉,而東必以為子。各據日輪。南照為午,而在左、在右, 初不知時刻之潛移也。○《堯典》分宅四方,《周官》以日 南、日北、日東、日西參互測驗,誠曆象之至要。後世率 就,一隅立法,故用之他方,隔閡難通也。耶律楚材創 里差法,郭守敬廢而不用,雖分道測候,而所定授時, 僅可行於大都。元統強以用之江南,止改其晝夜刻, 疏謬已甚。其後都北平臺官一守元統之舊,又襲南 方之晷漏,而不知變曆象之難明也。如此。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