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第055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五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五十五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五十六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

 第五十五卷目錄

 星辰部彙考十二

  周禮春官保章氏

  禮記月令

  左傳昭公七年

  春秋緯元命苞 說題辭

  洛書緯甄耀度

  越絕書列國分野

  星經天棒 天維 天海

  史記天官書

  漢書天文志 地理志

  淮南子天文訓

  張河間集靈憲

  劉熙釋名釋天

  魏張揖博雅宿度 星

  吳徐整長曆星徑

  晉書天文志

  唐書天文志

  舊唐書天文志

  李石續博物志十二辰躔次

乾象典第五十五卷

星辰部彙考十二编辑

《周禮》
编辑

《春官》
编辑

「《保章氏》以星土辨九州之地」,所封封域,皆有分星。

《星,土》星所主。土封,猶界也。訂義劉執中曰:「角亢氐兗州,房心豫州,尾箕幽州,斗牛女揚州,虛危青州,室壁并州,奎婁胃徐州,昴畢冀州,觜參益州,井鬼雍州,柳星張三河,翼軫荊州。」 薛氏曰:「星土之說,不明舊矣。有為北斗之說者,以為七星主九州。若雍屬魁星,冀屬樞星,兗青屬機星,徐揚屬權星,荊屬衡星,梁屬開星,豫屬搖星之類是也。有為五行」之說者,以為十二次主九州,若「降婁、元枵主於岱,歲星位焉;鶉首、實沈主於華,太白位焉」之類是也。以今攷之則不然。星、土蓋分星之十二次分屬九州。十二次雖分十二土,然合而言之,為九州而已。成周盛時,諸侯封域棋布九州,大者百里,次者七十里,小者五十里。附庸小國又不能五十里者,固不容皆有分星之次。大率所封之分星,皆以九州舉之。自春秋之時,不明九州之星土,即分星之所次,至韓、趙、魏三家分晉,而堪輿之說起,初分十二諸侯,上配天文十二次。彼戰國時,強者陵弱,大者并小,其分疆錯壤,雖連亙數千里,然侵奪去取,初無定論,果能盡合于天文之度乎?況星紀于天文在東北,乃以當東南之吳、越;鶉首于天文在東南,乃以當西北之嬴秦。周都關河,天地之中,而鶉火則南方之次;齊都營丘,實負東海,而元枵則北方之次。止分十二國,猶不當天地之度,況乎國千八百,欲盡以天文分星概之邪?先儒謂九州中諸國分星,其書亡矣。堪輿雖有郡國所入度,非古數也;謂「堪輿」非古數是也;謂亡其分星之書,則未之思矣。豈知諸國之分星,即分其九州之星土,其為分星乎?吾固謂十二次之星,麗于九州則為星土,分于天下諸侯則為分星。何則?青州之星土,則元枵也,齊之分星屬焉;揚州之星土,則星紀也,而吳、越之分星屬焉。以至兗之壽星、荊之鶉尾,皆星土,而為鄭與楚之分星。雍之鶉首,冀之大梁,皆星土,而為秦與趙之分星。若夫梁州之實沈,其地入于雍、豫,則星土亦分于雍、豫,而為豫之分星。徐州之降婁,其地入于青、兗,則星土亦分于青、兗,而為魯之分星。今以《傳》論之,《左傳》昭公十年,有星出于婺女,鄭裨竈曰:「今茲歲在顓帝之墟,姜氏、任氏,實守其地。」釋云:「顓帝之墟,謂元枵也。」則知元枵為齊之分星,而青州之星土也。《左傳》昭公三十二年夏,吳伐越。晉史墨曰:「不及四十年,越其有吳乎!越得歲而吳伐之,必受其凶。」釋云:「歲在星紀」,故知星紀為越之分星。揚州之星土也。《爾雅》云:「析木謂之津。」箕斗之間,漢津也,釋云:箕,龍尾。斗,南斗。天漢之津梁,為燕分,而幽之星土也。《左傳襄公九年》曰:「陶唐氏之火正閼伯居商丘,祀大火,而火紀時焉。」故商主大火,宋為商之後。故知大火為宋分,而豫州之星土也。《昭公十七年》,「星孛于大辰及漢。」梓慎曰:「漢,水祥也。衛,顓頊之墟,故為帝丘,其星為大水。」此娵訾為衛之分星,而冀州之星土也。《襄公二十八年》,梓慎

曰:「歲在星紀,淫于元。枵蛇乘龍。」 龍,宋、鄭之星。故知壽星為鄭分,而豫州之星土也。《鄭語》周史曰:「楚重黎之後,黎為高辛氏火正。」 則知鶉尾為楚之分。《左傳》昭元年:鄭子產曰:「遷實沈于大夏主參、唐人。」 是因知實沈為晉分,而并州之星土也。皆分星之見于書傳可攷也。然諸國之封域,既列于九州之內,則諸國之分星,即九州之星土,尚何泥于《北斗五行》之說乎?

《禮記》
编辑

《月令》
编辑

季冬之月,星回于天。

二十八宿隨天而行,每日雖周天一匝,而早晚不同。至此月而復其故處,與去年季冬早晚相似,故云「回于天。」

《左傳》
编辑

《昭公七年》
编辑

日月之會是謂「辰」,故以「配日。」

一歲日月十二會所會謂之「辰。」

《春秋緯》
编辑

《元命苞》
编辑

「昴、畢間為天街,散為冀州,分為趙國,立為當山。牽牛 流為揚州,分為越國,立為楊山。」「軫星散為荊州,分為 楚國。荊之為言強也,陽盛物堅,其氣急悍也。虛、危之 精流為青州,分為齊國,立為萊山。《天弓》星流為徐州, 別為魯國。徐之言舒也,言陰牧內安詳也。五星流為 兗州,兗之言端也,言隄精端,故其氣纖殺。《鉤鈐》星別 為豫州,豫之為言序也,言陰陽分布,各得處也。」「東井 鬼星散為雍州,分為秦國,得東井動深之萌,其氣險 也。」「觜參流為益州,益之言隘也,謂物類並決,其氣急 切決列也。箕星散為幽州,分為燕國。營室流為并州, 分為衛國,并之為言誠也,精舍交并,其氣勇抗,誠信 也。」

《說題辭》
编辑

星之為言精也,陽之榮也。陽精為日,日分為星,故其 字「日」下生為星。

《洛書緯》
编辑

《甄耀度》
编辑

嶓冢山上為狼星。武開山為地門,上為天高星,主囹 圄。荊山為地雌,上為軒轅星。大別為地理,以天合地, 以通三危山在鳥鼠之西南,上為天苑星。政山在崑 崙東南,為地乳,上為天廩星。汶山之地為井絡,帝以 會昌,神以建福,上為天井星。桐柏為地穴,鳥鼠同穴, 山之幹也,上為掩畢星。「熊耳山,地門也,精上為畢附」 耳星。

《越絕書》
编辑

《列國分野》
编辑

韓故治,今京兆郡。「角、亢」也。

《鄭》,故「治《角亢》」也。

燕故治,今上谷、漁陽、右北平、遼東、莫郡,尾箕也。 越故治,今大越山陰,南斗也。

吳故治西江都,牛須女也。

齊故治臨淄,今濟北、平原、北海郡、淄川、遼東、城陽、虛, 危也。

衛故治濮陽,今廣陽、韓郡、營室、壁也。

魯故治泰山東溫周固水,今魏東奎婁也。

梁故治,今濟陰、山陽、濟北、束郡,畢也。

晉故治,今代郡、常山、中山、河間、廣平郡,觜也。

秦故治雍,今內史也。巴郡、漢中、隴西、定襄、太原、安邑、 東井也。

周故治雒,今河南郡。「柳,七星,張也。」

楚故治郢,今南郡、南陽、汝南、淮陽、六安、九江、廬江、豫 章、長沙、翼、軫也。

趙故治邯鄲,今遼東、隴西、北地、上郡、鴈門、北郡、清河, 參也。

《星經》
编辑

《天棒》
编辑

天棒五星,在女床東北,主忿爭刑罰,以禦王難,備非 常。入箕八度,去北辰十二度。春夏火,秋冬水。主八風 之始。一名析木。

《天維》
编辑

天維三星,在尾北斗杓後。

《天海》
编辑

《天海》十星,在壁西南。已上三星諸史志所不載姑附于此以備參考

《史記》
编辑

《天官書》
编辑

角、亢、氐,兗州。房、心,豫州。尾、箕,幽州。斗,江湖。牽牛、婺女, 揚州。虛、危,青州。營室至東壁,并州。奎、婁、胃,徐州。昴、畢, 冀州。觜觿、參,益州。東井、輿鬼,雍州。柳七星。張,三河。翼、 軫,荊州。七星為員官。辰星廟,蠻夷星也。

「二十八舍,主十二州。」斗乘兼之,所從來久矣。秦之疆 也,候在太白,占于狼弧。吳、楚之疆,候在熒惑,占於島衡。燕、齊之疆,候在辰星,占于虛危。宋、鄭之疆,候在歲 星,占於房心。晉之疆,亦候在辰星,占于參罰。及秦并 吞三晉、燕、代,自河山以南者中國,中國于四海,內則 在東南為陽,陽則日、歲星、熒惑、填星,占于街南,畢主 之;「其西北,則胡、狢、月氏諸衣旃裘引弓之民,為陰。陰 則月、太白、辰星。」「占於街北」,昴主之。

紫宮、房、心、權衡、咸池、虛、危,列宿部星,此天之五官坐 位也。為《經》不移徙,大小有差,闊狹有常。

《漢書》
编辑

《天文志》
编辑

凡天文在圖籍昭昭可知者,「經星常宿中外官」,凡百 一十八名,積數七百八十三星,皆有州國官宮物類 之象。

《地理志》
编辑

秦地於《天官》東井,輿鬼之分野也。其界自弘農故關 以西,京兆、扶風、馮翊、北地、上郡、西河、安定、天水、隴西, 南有巴蜀、廣漢、犍為、武都,西有金城、武威、張掖、酒泉、 燉煌,又西南有牂牁、越巂、益州,皆宜屬焉。自井十度 至柳三度,謂之鶉首之次,秦之分也。

魏地,觜、觿、參之分野也。其界自高陵以東,盡河東、河 內,南有陳留及汝南之召陵、㶏彊、新汲、西華、長平,潁 川之舞陽、郾、許、傿陵,河南之開封、中牟、陽武、酸棗、卷, 皆魏分也。

周地,「柳七星,張之分野也。」今之河南、雒陽、榖城、平陰、 偃師、鞏、緱氏,是其分也。自柳三度至張十二度,謂之 鶉火之次,周之分也。

韓地,角、亢、氐之分野也。韓分晉,得南陽郡及潁川之 父城、定陵、襄城、潁陽、潁陰、長社、陽翟、郟,東接汝南,西 接弘農,得新安、宜陽,皆韓分也。及《詩風》,陳、鄭之國,與 韓同星分焉。鄭國,今河南之新鄭,本高辛氏火正祝 融之虛也。及成皋、滎陽,潁川之崇高、陽城,皆鄭分也。 自東井六度至亢六度,謂之壽星之次,鄭之分野,與 韓同分。

趙地,昴、畢之分野。趙分晉,得趙國。「北有信都、真定、常 山、中山,又得涿郡之高陽、鄚、州鄉;東有廣平、鉅鹿、清 河、河間,又得渤海郡之東平舒、中邑、文安、東州、成平、 章武,河以北也;南至浮水、繁陽、內黃、斥丘;西有太原、 定襄、雲中、五原、上黨。」上黨本韓之別郡也,遠韓近趙, 後卒降趙,皆趙分也。鴈門,于《天文》別屬燕。

燕地,尾、箕分野也。武王定殷,封召公于燕,其後三十 六世與六國俱稱王。東有漁陽,右北平、遼西、遼東,西 有上谷、代郡、鴈門,南得涿郡之易、容城、范陽、北新城、 故安、涿縣、良鄉、新昌,及渤海之安次,皆燕分也。樂浪、 元菟亦宜屬焉。自危四度至斗六度,謂之「析木之次」, 燕之分也。

齊地,虛、危之分野也。東有甾川、東萊、瑯琊、高密、膠東, 南有泰山、城陽,北有千乘,清河以南,渤海之高樂、高 城、重合、陽信,西有濟南、平原,皆齊分也。

魯地,奎、婁之分野也。東至東海,南有泗水,至淮,得臨 淮之下相、睢陵、僮、取慮,皆魯分也。

宋地,房、《心》之分野也。今之沛、梁、楚,山陽、濟陰、東平及 東郡之須昌、壽張,皆宋分也。

衛地,營室,東壁之分野也。今之東郡及魏郡、黎陽、河 內之野王朝歌,皆衛分也。

楚地,《翼》《軫》之分野也。今之「南郡、江夏、零陵、桂陽、武陵、 長沙及漢中、汝南郡,盡楚分也。」

吳地,斗分野也。今之會稽、九江、丹陽、豫章、廬江、廣陵、 六安、臨淮郡,盡吳分也。

粵地,牽牛、婺女之分野也。今之蒼梧、鬱林、合浦、交阯、 九真、南海、日南,皆粵分也。

《淮南子》
编辑

《天文訓》
编辑

星辰者,天之期也;虹蜺彗星者,天之忌也。天有九野, 九千九百九十九隅,去地五億萬里。五星、八風、二十 八宿、五官、六府、紫宮、太微、軒轅、咸池,四宮天阿。「何謂 九野?中央曰鈞天,其星角、亢、氐;東方曰蒼天,其星房、 心、尾;東北曰變天,其星箕、斗、牽牛;北方曰元天,其星 須女、虛、危、營室;西北方曰幽天,其星東壁、奎、婁;西方 曰昊天,其星胃、昴、畢;西南方曰朱天,其星觜、巂、參;東 井南方曰炎天,其星輿鬼、柳七星;東南方曰陽天,其 星張、翼、軫。」

太微者,太乙之庭也。「紫宮」者,太乙之居也。軒轅者,帝 妃之舍也。《咸池》者,水魚之囿也。《天阿》者,群神之闕也。 四宮者,所以為司賞罰。太微者,主朱鳥紫宮,執斗而 左旋。

《星分度》:角十二,亢九,氐十五,房五,心五,尾十八,箕十 一四分一,斗二十六,牽牛八,須女十二,虛十,危十七, 營室十六,東壁九,奎十六,婁十二,胃十四,昴十一,畢 十六,觜巂二,參九,東井三十三,輿鬼四,柳十五,星七, 張翼各十八,軫十七,凡二十八宿也。

星部地名「角亢鄭、氐房、心宋、尾箕、燕、斗、牽牛、越須女吳虛危、齊、營室、東壁、衛、奎婁、魯、胃、昴畢、魏、觜巂參趙、 東井、輿鬼、秦、柳七星,張、周、翼、軫、楚。」

《張河間集》
编辑

《靈憲》
编辑

天有兩儀,以儛道中,其可睹,樞星是也。謂之「北極」,在 南者不著,故聖人弗之名焉。

「地有山嶽,以宣其氣,精種為星。」星也者,體生於地,精 成於天,列居錯跱,各有逌屬。紫宮為皇極之居,太微 為五帝之廷,明堂之房,大角有席,天市有坐,倉龍連 蜷於左,白虎猛據於右,朱雀奮翼於前,靈龜圈首於 後,黃神軒轅於中,六擾既畜,而狼蚖魚鱉罔有不具。 在野象物,在朝象官,在人象事,於是備矣。

眾星列布,其以神著,有五列焉,是為三十五名。一居 中央,謂之「北斗」,動變挺占,實司王命。四布於方,為二 十八宿。

中外之官,常明者百有二十四,可名者三百二十,為 星二千五百,而《海人》之占未存焉。徵星之數,葢萬一 千五百二十?庶物蠢蠢,咸得繫命。不然,何以總而理 諸?夫三光同形,有似珠玉,神守精存,麗其職而宣其 明。及其衰,神歇精斁於是乎有隕星。然則奔星之所 墜,至則石文曜麗乎天。

《劉熙釋名》
编辑

《釋天》
编辑

星,散也。《列位》。布散也。

宿,宿也。星各止宿其處也。

《魏張揖博雅》
编辑

《宿度》
编辑

東方七宿,七十五度,南方七宿,百一十二度,西方七 宿,八十度,北方七宿,九十八度四分度之一。四方凡 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一度二千九百三十二 里。二十八宿間相距積一百七萬九百一十三里,徑 三十五萬六千九百七十里。

《星》
编辑

角、亢、鄭、氐、房、心、宋、尾、箕、燕、斗、牽牛、嬃女,吳、虛、危,齊、營 室、東壁、衛、奎、婁、魯、胃、昴、畢、趙、觜、參、魏、東井、輿鬼、秦、柳 七星,張、周、翼、軫、楚。

《吳徐整長曆》
编辑

《星徑》
编辑

「大星徑百里,中星五十,小星三十里。」北斗七星間,相 去九千里,皆在日月下。

「星」者,元氣之英,水精也。

《晉書》
编辑

《天文志十二次度數》
编辑

班固取《三統歷》十二次配十二野,其言最詳。又有費 直說《周易》蔡邕《月令章句》,所言頗有先後。魏太史令 陳卓更言郡國所入宿度,今附而次之。

「自軫」十二度至氐四度,為「壽星」,於辰在辰,鄭之分野, 屬兗州。

費直《周易分野》,「壽星起軫七度。」 蔡邕《月令章句》,「壽星起軫六度。」

「自氐」五度至尾九度為「大火」,於辰在卯,宋之分野,屬 豫州。

《費直》,起氐十一度。《蔡邕》,起亢八度。

「自尾十度至南斗十一度為析木」,於辰在寅,燕之分 野,屬幽州。

《費直》,起尾九度。蔡邕,起尾四度。

「自南斗十二度,至須女七度,為星紀」,於辰在丑,吳越 之分野,屬揚州。

費直,起斗十度。蔡邕,起斗六度。

自「須女」八度至危十五度,為《元枵》,於辰在子,齊之分 野,屬青州。

《費直》起女六度。《蔡邕》起女二度。

自危十六度至奎四度為娵,訾於辰在亥,衛之分野, 屬並州。

費直,起危十四度。蔡邕,《起危》十度。

自奎五度至胃六度為「降婁」,於辰在戌,魯之分野,屬 徐州。

費直,起奎二度;蔡邕起奎八度。

自胃七度至畢十一度,為「大梁」,於辰在酉,趙之分野, 屬冀州。

「費直,起婁」 十度。蔡邕,起胃一度。

「自畢十二度至東井」十五度為實沈,於辰在申,魏之 分野,屬益州。

《費直》,起畢九度。蔡邕,起畢六度。

「自東井」十六度至柳八度,為鶉首,於辰在未,秦之分 野,屬雍州。

《費直》,起井十二度。《蔡邕》,起井十度。

自「柳」九度至張十六度,為鶉火,於辰在午,周之分野, 屬三河。

「《費直》《起柳》五度。」 《蔡邕起柳》三度。

自張十七度至軫十一度為鶉尾,於辰在巳,楚之分
考證.svg
野,屬荊州。

「費直起張」 ,十三度。蔡邕《起張》,十二度。

州郡躔次

陳卓、范蠡、鬼谷先生、張良、諸葛亮、譙周、京房、張衡並 云:

角、亢、氐,鄭,《兗州》,東郡,入角一度。東平、任城、山陰、入角 六度。泰山,入角十二度。濟北、陳留,入亢五度。濟陰,入 氐一度。東平,入氐七度。

房、心,《宋,豫州》。潁川,入房一度。汝南,入房二度。沛郡,入 房四度。梁國,入房五度。淮陽,入心一度。魯國,入心三 度。楚國,入房四度。

尾、箕:燕、幽州、涼州,入箕中十度。上谷,入尾一度。漁陽, 入尾三度。右北平,入尾七度。西河、上郡、北地、遼西、東 入尾十度。涿郡,入尾十六度。渤海,入箕一度;樂浪,入 箕三度。元菟,入箕六度。廣陽,入箕九度。

斗、牽牛、須女。《吳、越揚州》:九江入斗一度。廬江入斗六 度。豫章入斗十度。丹陽入斗十六度。會稽入牛一度。 臨淮入牛四度。廣陵入牛八度。泗水入女一度。六安 入女六度。

虛、危,齊,《青州齊國入虛》六度。《北海·入虛》九度。《濟南入 危》一度。《樂安入危》四度。《東萊入危》九度。《平原入危》十 一度。《菑川入危》十四度。

營室、東壁,衛,並州,「安定入營室一度;天水入營室八 度;隴西入營室四度;酒泉入營室十一度;張掖入營 室十二度;武都入東壁一度;金城入東壁四度;武威 入東壁六度;燉煌入東壁八度。」

奎、婁、胃魯《徐州》,東海入奎一度;瑯琊,入奎六度。高密, 入婁一度。城陽入婁九度;膠東,入胃一度。

昴、畢,趙,冀州。魏郡,入昴一度;鉅鹿,入昴三度;常山,入 昴五度;廣平,入昴七度;中山,入昴一度;清河,入昴九 度;信都,入昴三度;趙郡,入畢八度;安平,入畢四度;河 間,入畢十度。真定,入畢十三度。

《觜參,魏益州》,廣漢入觜一度。《越巂入觜》三度。蜀郡入 參一度。犍為入參三度。《牂牁入參》五度。巴郡入參八 度。漢中入參九度。益州入參十度。

東井、輿鬼,《秦、雍州》,雲中入東井一度;定襄入東井八 度;鴈門入東井十六度;代郡入東井二十八度;太原 入東井二十九度;上黨入輿鬼一度。

柳、七星,張、周三輔。弘農、入柳一度;河南入七星三度; 河東入張一度;河內、入張九度。

翼,軫,楚,《荊州》:南陽《入翼》六度。南郡《入翼》十度。江夏《入 翼》十二度。零陵入軫十一度。桂陽《入軫》六度。武陵入 軫十度。《長沙入軫》十六度。

《唐書》
编辑

《天文志》
编辑

初,貞觀中,淳風譔《法象志》,因《漢書》十二次度數,始以 唐之州縣配焉。而一行以為「天下山河之象,存乎兩 戒。《北戒》自三危、積石負終南地絡之陰,東及太華,逾 河,並雷首、底柱、王屋、太行,北抵常山之右,乃東循塞 垣,至濊貊、朝鮮,是謂《北紀》,所以限戎狄也。《南戒》自岷 山、嶓冢負地絡之陽,東及太華,連商山、熊耳、外方、桐」 柏,自上洛南逾江漢,攜武當、荊山,至于衡陽,乃東循 嶺徼,達東甌閩中,是謂「南紀」,所以限蠻夷也。故《星傳》 謂「北戒為胡門,南戒為越門。」河源自北紀之首,循雍 州北徼,達華陰,而與地絡相會,並行而東,至太行之 曲,分而東流,與涇、渭、濟、瀆相為表裏,謂之北河。江源 自南紀之首,循梁州南徼,達華陽,而與地絡相會,並 行而東,及荊山之陽,分而東流,與漢水、淮瀆相為表 裏,謂之「南河。」故于《天象》,則弘農分陝為兩河之會,五 服諸侯在焉。自陝而西為秦、涼,北紀山河之曲為晉、 代,南紀山河之曲為巴、蜀,皆負險用武之國也。自陝 而東,三川、中岳為成周;西距外方、大伾,北至于濟,南 至于淮,東達鉅野為宋、鄭、陳、蔡;河內及濟水之陽為 鄁、衛;漢東濱淮水之陰為申、隨。皆四戰用文之國也。 《北紀》之東,至北河之北,為邢、趙。《南紀》之東,至南河之 南為荊、楚。自北河下流,南距岱山為三齊;夾右碣石 為北燕。自南河下流,北距岱山為鄒、魯;南涉江、淮為 吳、越。皆負海之國,貨殖之所阜也。自河源循塞垣北, 東及「海,為戎狄;自江源循嶺徼南,東及海為蠻越。」觀 兩河之象與雲漢之所始終,而分野可知矣。于《易》,五 月一陰生,而雲漢潛萌于天稷之下,進及井鉞間,得 坤維之氣。陰始達于地上,而雲漢上升,始交于列宿, 七緯之氣通矣。東井據百川上流,故鶉首為秦蜀墟, 得兩戒山河之首。雲漢達坤維,右而漸升,始居列宿 上。觜、觿、參、伐,皆直天關表,而在河陰。故實沈下流得 大梁,距河稍遠,涉陰亦深,故其分野,自漳濱卻負恆 山,居北紀眾山之東南,外接髦頭地,皆河外陰國也。 十月陰氣進踰乾維,始上達于天,雲漢至營室、東壁 間,升氣悉究,與內規相接。故自南正達于西正,得雲 漢升氣,為山河上流;自北正達于東正,得雲漢降氣, 為山河下流。陬訾在雲漢升降中,居水行正位,故其分野當中州、河、濟間。且王良、閣道由紫垣絕漢,抵營 室,上帝離宮也,內接成周、河內,皆豕韋分。十一月一 陽生,而雲漢漸降,退及艮維,始下接于地。至斗建間, 復與列舍氣通。于《易》:「天地始交」,《泰》象也。踰析木津,陰 氣益降,進及大辰,升陽之氣究,而雲漢沈潛于東正 之中。故《易》:「雷出地曰豫,龍出泉為解」,皆房、心象也。星 紀得雲漢下流,百川歸焉;析木為雲漢末派,山河極 焉。故其分野,自南河下流,窮南紀之曲,東南負海,為 星紀;自北河末派,窮北紀之曲,東北負海,為析木。負 海者,以其雲漢之陰也。唯陬訾內接紫宮,在王畿內 河、濟間。降婁、元枵與山河首尾相遠,鄰顓頊之墟,故 為中州負海之國也。其地當南河之北,北河之南,界 以岱宗至于東海,自鶉首踰河戒,東曰鶉火,得重離 正位,軒轅之祇在焉。其分野自河、華之交,東接祝融 之墟,北負河,南及漢,蓋寒燠之所均也。自析木紀天 漢而南曰大火,得明堂升氣,天市之都在焉。其分野 自鉅野、岱宗,西至陳留,北負河、濟,南及淮,皆和氣之 所布也。陽氣自明堂漸升,達于龍角,曰壽星。龍角謂 之天關,于《易》氣以陽決陰,夬象也。升陽進踰天關,得 純乾之位,故鶉首直建巳之月,內列太微,為天庭,其 分野自南河以負海,亦純陽地也。壽星在天關內,故 其分野在商、亳「西南,淮水之陰,北連太室之東,自陽 城際之,亦《巽維》地也。夫雲漢自坤抵艮為地紀,北斗 自乾攜巽為天綱,其分野與帝車相直,皆五帝墟也。 究《咸池》之政而在乾維內者,降婁也,故為少昊之墟。 葉北宮之政而在乾維外者,娵訾也,故為顓頊之墟。 成攝提之政而在巽維內者,壽星也,故為太昊之墟。」 布太微之政,而在巽維外者,鶉尾也,故為列山氏之 墟。得四海中,承太階之政者,軒轅也,故為有熊氏之 墟。木金得天地之微氣,其神治于季月。水火得天地 之章氣,其神治于孟月。故章道存乎至,微道存乎終, 皆陰陽變化之際也。若微者沈潛而不及,章者高明 而過亢,皆非上帝之居也。斗杓謂之外廷,陽精之所 布也;斗魁謂之會府,陽精之所復也。杓以治外,故鶉 尾為南方負海之國;魁以治內,故娵訾為中州四戰 之國。其餘列舍,在雲漢之陰者八,為負海之國;在雲 漢之陽者四,為四戰之國。降婁、元枵以負東海,其神 主于岱宗,歲星位焉;《星紀》鶉尾以負南海,其神主于 衡山,熒惑位焉;鶉首、「實沈以負西海,其神主于華山, 太白位焉;大梁、析木以負北海,其神主于恆山,辰星 位焉;鶉火、大火、壽星、豕韋為中州,其神主于嵩丘,鎮 星位焉。」近代諸儒言星土者,或以州,或以國。虞、夏、秦、 漢郡國廢置不同。周之興也,王畿千里;及其衰也,僅 得河南七縣。今又天下一統,而直以鶉火為周分,則 疆場舛矣。七國之初,天下地形,雌韓而雄魏。魏地西 距高陵,盡河東、河內,北固漳、鄴,東分梁、宋,至于汝南, 韓據全鄭之地,南盡潁川、南陽,西達虢略,距函谷,固 宜陽,北連上地,皆繩亙數州,相錯如繡。考雲漢山河 之象,多者或至十餘宿。其後魏徙大梁,則西河合于 東井,秦拔宜陽,而上黨入于輿鬼。方戰國「未滅時,星 家之言,屢有明效,今則同在畿甸之中矣。而或者猶 據《漢書·地理志》推之,是守甘、石遺術,而不知變通之 數也。又古之辰次,與節氣相係,各據當時曆數,與歲 差遷徙不同。今更以七宿之中,分四象中位,自上元 之首,以度數紀之,而著其分野。」其州縣雖改隸不同, 但據山河以分爾。須女、虛、危、元、枵也。初,須女五度,餘 二千三百七十四,秒四少。中,虛九度。終,危十二度。其 分野:自濟北,東踰濟水,涉平陰,至于山茌,循岱岳眾 山之陰,東南及高密,又東盡萊夷之地。得漢北海、千 乘、淄川、濟南、齊郡及平原、渤海、九河故道,之南,濱于 碣石。《古齊紀》:祝淳于萊、譚、寒及斟尋,有過,有鬲、蒲姑 氏之國,其地得娵。訾之下流,自濟東達于河外,故其 象著為天津,絕雲漢之陽。凡司人之星與群臣之錄, 皆主虛危,故岱宗為十二諸侯受命府。又下流得婺 女,當九河末派,比于星紀,與吳、越同占。營室、東壁、娵 訾也。初,危十三度,餘二千九百二十六秒一太中,營 室十二度。終,奎一度。自王屋太行而東,得漢河「內。至 《北紀》之東隅,北負漳、鄴,東及館陶、聊城。又自河、濟之 交,涉滎波,濱濟水而東,得東郡之地。古邶、鄘、衛,凡胙、 邘、雍、共、微、觀、南燕、昆吾、豕韋之國。自閣道、王良至東 壁,在豕韋為上流,當河內及漳、鄴之南,得山、河之會, 為離宮。」又循河濟而東,接元枵,為營室之分。奎、婁、降 婁也。初,奎二度餘千二百一十七,秒十七少。中婁一 度。終胃三度。自蛇丘、肥成南屆鉅野,東達梁父,循岱 岳眾山之陽,以負東海,又濱泗水。經《方輿》沛、留、彭城, 東至于呂梁,乃東南抵淮,並淮水而東,盡徐夷之地。 得漢東平、魯國、琅邪、東海、泗水、城陽、古魯、薛、邾、莒、小 邾、徐、郯、鄫、鄅、邳、邿、任、宿、須句、顓臾、牟,遂鑄夷介、根牟 及大庭氏之國。「奎為大澤,在娵訾下流,當鉅野之東 陽,至于淮、泗。婁、胃之墟,東北負山,蓋中國膏腴地,百

穀之所阜也。胃得馬牧之氣,與冀之北上同占。」胃、昴
考證.svg
畢,大梁也。初,胃四度,餘二千五百四十九,秒八太。中,

昴六度。終,畢九度。自魏郡濁漳之北,得漢趙國、廣平、 鉅鹿、常山,東及清河、信都,北據中山、真定,全、趙之分。 「又北逾眾山,盡代郡、鴈門、雲中、定襄之地,與北方群 狄之國。《北紀》之東陽,表裏山河,以蕃屏中國,為畢分。」 「循北河之表,西盡塞垣,皆髦頭故地,為昴分。」冀之北 土,馬牧之所蕃庶,故天苑之象存焉。觜觿參伐實沈 也。初,畢十度,餘八百四十一秒四之一,中參七度。終 東井十一度。自漢之河,東及上黨、太原,盡西河之地。 古晉、魏、虞、唐、耿、揚、霍、冀、黎、郇,與西河戎狄之國。西河 之濱,所以設險限秦、晉,故其地上應天闕,其南曲之 陰在晉地眾山之陽,南曲之陽在秦地眾山之陰,陰 陽之氣并,故與東井通。河東永樂、芮城、河北縣及河 曲豐勝、夏州,皆東井之分,參伐為戎,索為武政。當河 東盡大夏之墟,上黨「次居,下流與趙、魏接,為觜、觿之 分。」東井、輿鬼,鶉首也。初,東井十二度,餘二千一百七 十二,秒十五太。中東井二十七度。終,柳六度。自漢三 輔及北地、上郡、安定,西自隴、坻至河右,西南盡巴、蜀、 漢中之地,及西南夷、犍為、越巂、益州郡,極南河之表。 東至牂、牁,古秦、梁、幽、芮、豐、畢、駘、杠、有扈、密、須、庸、蜀、羌、 髤之「國。東井居兩河之陰,自山河上流,當地絡之西 北。輿鬼居兩河之陽,自漢中東盡華陽,與鶉火相接, 當地絡之東南,鶉首之外,雲漢潛流而未達,故狼星 在江河上源之西,弧、矢、犬、雞,皆徼外之備也。」西羌、吐 蕃、吐谷渾及西南徼外夷人,皆占狼星。柳、七星、張,鶉 火也。初,柳七度,餘四百六十四,秒七少;中,七星,七度。 終,張,十四度。北自滎澤、滎陽並京、索暨山,南得新鄭、 密縣,至外方東隅,斜至方城,抵桐柏。北自宛、葉,南暨 漢,東盡漢南陽之地。又自雒邑負北河之南,西及函 谷,逾南紀,達武當、漢水之陰,盡弘農郡,以淮源、桐柏、 東陽為限。而申州屬壽星,古成周、虢、鄭、管鄶、東虢、密、 滑、焦、唐、隨、申、鄧及祝融氏之都。新鄭為軒轅、祝融之 墟,其東鄙則入壽星。柳在輿鬼東,又接漢源,當商、洛 之陽,接南河上流。七星係軒轅,得土行正位,中岳象 也。河南之分,張直南陽漢東,與鶉尾同占。翼、軫,鶉尾 也。初張十五度,餘千七日九十五,秒二十二太。中翼, 十二度。終軫九度。自房陵白帝而東,盡漢之南郡江 夏,東達廬江南部,濱彭蠡之西,得長沙、武陵,又逾南 紀,盡鬱林、合浦之地。自沅、湘上流,西達黔安之左,皆 全楚之分。自富、昭、象、龔、繡、容、白、廉州已西,亦鶉尾之 墟。古荊、楚、鄖、鄀、羅、權、巴、夔,與南方蠻貊之國。翼與咮、 張同象,當南河之北,軫在天關之外,當南河之南,其 中一星主長沙。逾嶺徼而南,為東甌、青丘之分。安南 諸州,在雲漢上源之東陽,宜屬鶉火,而柳、七星、張皆 當中州,不得連負海之地,故麗于鶉尾。角、亢,壽星也。 初軫十度,餘八十七,秒十四少。中角八度。終氐一度。 自原武管城,濱河、濟之南,東至封丘、陳留,盡陳、蔡、汝 南之地,逾淮源至于弋陽。西涉南陽郡,至于桐柏,又 東北抵嵩之東陽。中國地絡在南北河之間,首自西 傾,極于陪尾,故隨、申、光皆豫州之分,宜屬鶉火。古陳、 蔡、許、息、江、黃、道、柏、沈、賴、蓼、須、頓、胡、防、弦、厲之國。氐涉 壽星,當洛邑眾山之東,與亳土相接。次南直潁水之 間,曰「太昊之墟」,為亢分。又南涉淮,氣連鶉尾,在成周 之東陽,為角分。氐、房、心,大火也。初,氐二度,餘千四百 一十九秒五太;「中房」二度終尾六度。自雍丘、襄邑、小 黃而東,循濟陰,界于齊、魯,右泗水,達于呂梁,乃東南 接太。「之墟,盡漢濟陰、山陽、楚國、豐、沛之地,古宋、曹、 郕、滕、茅、郜、蕭、葛、向城、偪陽、申父之國。商、亳負北河,陽 氣之所升也,為心分;豐、沛負南河,陽氣之所布也,為 房分。」其下流與尾同占。西接陳、鄭,為氐分。尾、箕,析木 津也。初,尾七度,餘二千七百五十,秒二十一少;中箕 五度。終南斗八度。自渤海九河之北,得漢河間、涿郡、 廣陽及「上谷、漁陽、右北平、遼西、遼東、樂浪、元菟、古北 燕、孤竹、無終九夷之國。尾得雲漢之末派,龜、魚麗焉。 當九河之下流,濱于渤碣,皆《北紀》之所窮也。」箕與南 斗相近,為遼水之陽,盡朝鮮、三韓之地,在吳、越東南。 斗,牽牛星紀也。初,南斗九度,餘千四十二,秒十二太。 中,南斗二十四度。終,女四度。自廬江、九江負「淮水,南 盡臨淮、廣陵,至于東海,又逾南河,得漢丹陽、會稽、豫 章,西濱彭蠡,南涉越門,訖蒼梧、南海,逾嶺表。自韶、廣 以西,珠崖以東,為星紀之分也。」古吳、越群舒、廬、桐、六、 蓼及東南百越之國。南斗在雲漢下流,當淮海間,為 吳分。牽牛去南河濅遠,自豫章迄會稽,南逾嶺徼,為 越分。島夷蠻貃之人,聲教所不暨,皆係于「狗國」云。

《舊唐書》
编辑

《天文志》
编辑

游儀初成,太史所測二十八宿等,與《經》同異狀。角二 星,十二度,赤道黃道度與古同。舊經去極九十一度, 今則九十三度半。《星經》云:「角去極九十一度,距星正 當赤道,其黃道在赤道南,不經角中。今角在赤道南 二度半,黃道復經角中,即與天象符合。」亢四星,九度舊去極八十九度,今九十一度半。氐四星,十六度,舊 去極九十四度,今九十八度。房四星,五度。舊去極一 百八度,今一百一十度半。心三星,五度。舊去極一百 八度,今一百一十一度。尾九星,十八度。舊去極一百 二十度。一云一百四十一度今一百二十四度。箕四星,十一度。 舊去極一百一十八度,今一百二十度。南斗六星,二 十六度。舊去極一百一十六度,今一百一十九度。牽 牛六星,八度。舊去極一百六度,今一百四度。危、虛二 星,十度。舊去極一百四度,今一百一度。「北星舊圖入 虛宿,今測在須女九度。」危三星,十七度。舊去極九十 七度,今九十七度。「北星舊圖入危宿,今測在虛六度 半。」室二星,十六度。舊去極八十五度,今八十三度。東 壁二星,九度。舊去極八十六度,今八十四度。奎十六 星,十六度。舊去極七十六度。一云七十度今七十三度。東 壁九度,奎十六度。此錯以奎西大星為距,即損壁二 度,加奎二度。今取西南大星為距,即奎壁各不失本 度。婁三星,十三度。舊去極八十度,今七十七度。昴七 星,十一度。舊去極七十四度,今七十二度。畢八星,十 七度。舊去極七十八度,今七十六度。觜觿三度。舊去 極八十四度,今八十二度。畢赤道與「黃道度同。」觜,赤 道三度,黃道三度,其二宿俱當黃道。斜虛畢有十六 度,尚與赤道度同。觜總三度,黃道損加一度,此即承 前有誤。今測畢有十七度半,觜觿半度,並依天正。參 十星,舊去極九十四度,今九十三度。東井八星,三十 三度,舊去極七十度,今六十八度。輿鬼五度,舊去極 六十八度,今古同也。柳八星,十五度。舊去極七十七 度一云七十九度今八十度半柳,合用西頭第三星為距,此 來錯取第四星,今依第三星為正七星,十度。舊去極 九十一度一云九十三度今九十三度半,張六星,十八度。舊 去極九十七度,今一百度。張六星,中央四星為朱鳥, 咮外二星為翼。比來不取。「前為距錯,取翼星即張, 加三度半。」七星欠二度半,今依《本經》為定。翼二十二 星十八度,舊去極九十七度,今一百三度。軫四星,十 七度,舊去極九十八度,今一百度。文昌舊三星在鬼, 四星在井,今五星在柳,一星在鬼,一星在井。北斗魁 第一星,舊在七星一度,今在張十三度。第二星舊在 張二度,今在張十二度半。第三星舊在翼二度,今在 翼十三度。第四星舊在翼八度,今在翼十七度。太第 五星舊在軫八度,今在軫十度半。第六星舊在角七 度,今在角四度少。第七星舊在亢四度,今在角十二 度少。天關舊在黃道南四度,今當黃道。天江舊在黃 道外,今當黃道。天囷舊在赤道外,今當赤道。三台上 台舊在井,今測在柳。中台舊在七星,今在張。建星舊 去黃道北半度,今四度半。天苑舊在昴、畢,今在胃、昴。 王良舊五星在壁,今四星在奎,一星在壁外。屏舊在 觜,今在畢宿。雲雨舊在黃道外,今在黃道內七度。雷 電舊在赤道外五度,今在赤道二度。霹靂舊五星並 在赤道外四度,今四星在赤道內,一星在外。上公吏 舊在赤道外,今在赤道內六度。虛梁舊在黃道內四 度。「外屏舊在黃道外三度,今當黃道。八魁舊九星並 在室,今五星在壁,四星在室。」「長垣舊當黃道,今在黃 道北五度。」「《軍井淮經》在玉井東南二斗半。」天槨舊在 黃道北,今當黃道。天高舊在黃道外,今當黃道。狗國 舊在黃道外,今當黃道。維堰舊當黃道,今在黃道北。 開元十二年,詔太史交州測景使者大相元太云:「交 州望極,纔出地二十餘度。以八月自海中南望老人 星殊高。老人星下,環星燦然,其明大者甚眾,圖所不 載,莫辨其名。大率去南極二十度以上,其星皆見,乃 古渾天家以為常沒地中,伏而不見之所也。」

天文之為十二次,所以辨析天體,紀綱辰象,上以考 七曜之宿度,下以配萬方之分野,仰觀變謫,而驗之 於郡國也。《傳》曰:「歲在星紀,而淫於元枵。姜氏、任氏,實 守其地。」及七國交爭,善星者有甘德、石申,更配十二 分野,故有周、秦、齊、楚、韓、趙、燕、魏、宋、衛、魯、鄭、吳、越等圖, 張衡、蔡邕,又以漢郡配焉。自此因循,但守其舊文,無 所變革。且懸象在上,終天不易,而郡國沿革,名稱屢 遷,遂令後學難為憑准。貞觀中,李淳風撰《法象志》,始 以唐之州縣配焉。至開元初,沙門一行又增損其書, 更為詳密。既事包今古,與舊有異同,頗裨後學,故錄 其文著於篇。

須女《虛危元枵》之次子。初起女五度。

二千三百七十四分少

「中虛」九度。終危,十二度。其分野「自濟北郡東踰濟水, 涉平陰于《山荏》。」

漢太山郡山荏縣。屬齊州西南之界。

東南及高密。

漢高密國,今在密州北界。自此以上,元枵之分。

又東盡東萊之地。

漢之「東萊」 ,即及膠來國,今為萊州、登州也。

得漢之北海、千乘、淄川、濟南、齊郡。

今為淄、青、齊等州及濟州東界。

考證.svg
及平原、渤海,盡《九河》故道之南,濱于碣石。

今為德州、棣州、滄州。其北界自「九河故道」 之北,屬析木分也。

營室,東壁陬訾之次,亥初起危十三度;

二千九百二十六分太

中室十二度;

五百五十二十一半

終奎一度,其分野自王屋、太行而東,盡漢河內之地。

今為「懷州各衛所之西境。」

「北負彰鄴,東及館陶」聊城。

漢地自黎陽、內黃及鄴、魏武安東至館陶、元城,皆屬魏郡。自頓丘、三城、武陽東至聊城,皆屬東郡。今為相、魏衛州。

東盡漢東郡之城。

《漢東郡》清河西南至白馬、濮陽,東至東河、須昌,濱濟,至於鄆城。今為滑州、濮州、鄆州。其須昌、濟東之地屬降婁,非豕韋也。

奎婁及胃降婁之次,戌初起奎二度。

一千二百一十七少

中婁一度;

一千八百八十三

終胃三度。其分野南屆鉅鹿,東達梁父,以負東海。又 東至于呂梁,乃東南抵淮水,而東盡于徐夷之地。

東為降婁之次

得漢《東平、魯國》。

《漢東平國》在任城《平陸》,今在兗州。

「奎為大澤」,在陬訾之下流,濱于淮泗,東北負山,為婁 胃之墟。葢中國膏腴之地,百穀之所阜也。胃星得馬 牧之氣。與冀之北土同占。

昴畢大梁之次,畢酉初起胃四度。

二千五百四十九分太

中昴六度;

一百七十四分半

終畢九度。其分野自「魏郡濁漳之北,得漢之趙國、廣 平、鉅鹿、常山,東及清河、信都,北據中山、真定。」

今為洺、趙、邢、恆、定、冀、具、深八州。又分相、魏、博之北界與瀛州之西,全趙之分。

入北盡《漢岱郡》、鴈門、雲中、定襄之地,與北方群狄之 國,皆大梁分也。

「觜觿、參伐」,實沈之次也。申初起畢十度。

八百四十一十五太

《中參》七度。

一千五百二十六

終井十二度,其分野得漢河東郡。

今為蒲、絳、晉州,又得澤州及慈州界也。

及上黨。

今為澤、潞、儀、沁也。

太原。

今為並汾州

盡「西河之地。」

今為隰州、石州、嵐州。西涉河得銀州以北也。

《西河》,戎狄之國,皆實沉分也。

今河東郡、永樂、芮城、河北縣及河曲、豐勝、夏州,皆為實沉之次,河東之分也。

「參伐為《戎索》,為武政」,故殷河東盡大夏之墟,上黨次 居,下流與趙魏相接,為觜觿之分。

東井,輿鬼,鶉首之次也。未初起井十二度。

二千一百七十,二十五太。

中井二十七度;

二千八百二十八一半

終柳六度。其分野自漢之三輔,及北地、上郡、安定,西 自隴抵,至河右西南。巴、蜀、漢中之地,及西南夷犍 為、越巂,益州郡極南河之表,東至牂牁,皆鶉首分也。

三首之分,得《禹貢》雍、梁二州,其郡縣易知,故不詳載。

「狼星分野」,在江河上源之西,弧矢犬雞,皆徼外之象。

今西羌、吐蕃、吐谷渾及西南徼外夷,皆狼星之象。

柳星,張,鶉火之次,午初起柳七度。

四百六十四七少

中柳星七度;

一千一百三

終張十四度。其分野:「北自滎澤、滎陽並景、索暨山,南 行新鄭密縣,至於方陽。」

方陽之南,得漢之潁川郡。翟崇《高郟城》。襄城南,盡鄴縣,今為闕。汝、唐、仙四州界,又漢南陽郡,北自宛葉,南盡漢,東申、隋之地,大抵以淮源、桐柏、東陽為限。今之唐州,隨州屬鶉火,申州屬壽星。

又「自洛邑負河之南,西及函谷,《南紀》達武當漢水之 陰,盡弘農郡。」

漢弘農廬氏《陝縣》,今為虢、陝二州。上洛商洛為商州。丹水為均州。宜陽沔池新安陸渾今屬洛州。

古三「周、虢、鄭、管、鄶、東密、滑、焦、唐、申、鄧,皆鶉火分也,及

祝融氏之都。」

新鄭為祝融氏之墟,屬鶉火。其東鄙則入壽星。舊說皆在《函谷》,非也。

柳星,輿鬼之東,又接漢源,故殷商洛之陽,接南河之 上流。星上係軒轅,得土行之正位,中嶽象也,故為河 南之分。張星直河南漢東,與《鶉尾》同占。

翼軫鶉尾之次,巳初,起張十五度。

一千七百九十五,二十二少。

中翼十二度;

二千四百六十一八半

終軫九度。其分野自房陵、白帝而東,盡漢之南郡。

南郡巫縣今在蘄州,秭歸在四夷,陵在陝州,襄夔、郢、申在襄、郢界,餘為《荊州》。

江夏:

江夏竟陵今為復州安鄂縣。沔、黃五州,皆漢江夏界。

東達廬江南郡。

漢廬江之尋陽,今在江州,於山河之像,宜屬「鶉尾」 也。

濱彭蠡之西,得漢長沙、武陵、桂陽、零陵郡。

《零陵》今為首州,《永州》。《桂陽》今為柳州。大抵自沅、湘上流,西通黔安之左,皆楚之分也。

又「逾《南紀》」,盡鬱林、合浦之地。

《鬱林縣》,《貴州定林縣》,今在廉州,《合浦縣》,今為桂州,今自富、昭、蒙、龔、繡、容、白、罕八州以西,皆屬鶉尾之墟也。

荊楚、鄖、鄀、羅權巴夔,與南方蠻貊殷河南之南,其中 一星,主長沙國,逾嶺徼而南,皆東甌青丘之分。

今安南諸州,在雲漢上元之東,宜屬「鶉火。」

角亢壽星之次,辰初起軫十度。

八千七十四半

中角八度,

千百五十三十

終氐一度。其分野自原武、管城濱河、濟之南,東至封 丘、陳留,盡陳、蔡、汝南之地,逾淮源至於弋陽。

漢《陳留郡》自封丘、陳留已東,皆入大火之分。漢汝南今為豫州。《西華》南《項城縣》今為陳州。《汝陰縣》今在潁州。《弋陽縣》,在光州。

西涉南陽郡,至於桐柏,又東北抵嵩之東陽。

漢南陽郡春陵、湖陽、蔡陽,後分為春陵郡,後魏以為南荊州。今有舊義陽郡,在中國之東界,今為申州。按中國地終在河南、北河之間,故申、隨、光三州皆屬《禹貢》豫州之分,宜屬鶉火、壽星,非南方負海之地。

古陳、蔡、隨、許皆屬壽星分也。氐星涉壽星之次,故其 分野殷。雒邑眾山之東,與亳土相接。

「氐、房心」,大火之次也。卯初起氐二度。

一千四百一十九五太

《中房》二度;

二千八百五一半

終尾六度,其分野得漢之陳留縣。「自雍丘、襄邑、小黃 而東,循濟陰,界于齊、魯,右泗水達於呂梁。乃東南抵 淮,西南接太昊之墟,盡濟陰、山陽、楚國、豐、沛之地。」

濟陰縣之定陶、冤句、乘氏,今在東郡。大抵曹、宋、徐、亳及鄆州西界,皆屬大火分。

「自商、亳以負北河,陽氣之所升也,為心分。自豐、沛以 負南河,陽氣之所布也,為房分。」故其下流皆與尾星 同占。西接陳、鄭,為氐星之分。

尾箕,析木之次也。寅初起尾七度。

二千七百五十,二十一少。

中箕星五度;

三百七十六十七

終斗八度,其分野自渤海河之北,盡河間、涿郡、廣陽 國。

漢《渤海郡》浮陽,今為清池縣,屬滄州。《涿郡》之饒陽,今屬瀛州。涿縣良鄉,與《廣陽國》薊縣,今在《幽州》。

及上谷、漁陽、右北平、遼東、樂浪、元菟。

漁陽在幽州右。北平在白狼無終縣,隋代為漁陽郡,古孤竹國,後置北平郡,今為平州。遼東在無慮縣,即《周禮》毉無閭山。樂浪在朝鮮縣,元菟在高句驪縣,今皆在東夷也。

古之北燕、孤竹、無終,及東方九夷之國,皆析木之分 也。得雲漢之末流,《北紀》之所窮也。箕與南斗相近,故 其分野在吳、越之東。

「南斗」,牽牛星紀之次也。丑初,起斗九度。

一千四十二十二太

「中斗」二十四度。

一千七百八半

終女四度。其分野自廬江、九江負淮水之南,盡臨淮、

廣陵,至於東海
考證.svg

「野廬」 、「壽和」 、濠揚,皆屬「星紀」 也。

又逾南河,得漢丹陽、會稽、豫章郡,西濱彭蠡,南涉越 州,盡蒼梧南海。

又逾《嶺表》,自韶、廣、封、梧、藤、羅、雷州,南及珠崖,自北以東為《星紀》,其西皆屬鶉尾之次。

古吳、越及東南百越之國,皆星紀分也。南斗在雲漢 之流,當淮、海之間,為吳分。牽牛去南河寖遠,故其分 野自豫章東達會稽,南逾嶺徼,為越分。島夷蠻貃之 人,聲教之所不洎,皆係于狗國。

李淳風刊定《隨大志》「國」 ,頗為詳悉,所注郡邑多依用,其後州縣又隸「管屬」 不同,但據山河以分耳。

《李石續博物志》
编辑

《十二辰躔次》
编辑

丑為「星紀。」初斗十二度,終於婺女七度。子為《元枵》。初 婺女八度,終於危十五度。亥為《娵訾》。初危十六度,終 於奎四度。戌為降婁。初奎五度,終於胃六度。酉為大 梁。初胃七度,終於畢十一度。申為實沈。初畢十二度, 終於井十五度。未為鶉首。初井十六度,終於柳八度。 午為鶉火。初柳九度,終於張十七度。巳為鶉尾。初張 十八度,終於軫十一度。辰為壽星,初軫十二度,終於 氐四度。卯為大火,初氐五度,終於尾九度。寅為析木, 初尾十度,終於斗十一度。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