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第058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五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五十八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五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

 第五十八卷目錄

 星辰部藝文一

  週天大象賦        漢張衡

  星圖讚          晉郭璞

  星賦          梁陸雲公

  觀象賦         北魏張淵

  賀老人星表       北齊邢卲

  渾天賦          唐楊炯

  老人星賦          前人

  泰階六符賦         錢起

  老人星賦          郗昂

  星回于天賦         馮宿

  北斗賦           崔損

  眾星拱北賦         李程

  斗為帝車賦        白行簡

  眾星環北極賦        趙蕃

  賀老人星見表       李商隱

  天上種白榆賦        薛逢

  南郊享壽星賦        周鈐

  查客至斗牛賦       何類瑜

乾象典第五十八卷

星辰部藝文一编辑

《週天大象賦》
漢·張衡
编辑

垂萬象乎列星,仰四覽乎中極,一人為主,四輔為翼, 鉤陳分司,內座齊飭。華GJfont於是乎臨映,大帝於是乎 游息。尚書諮謀以納言,柱史記私而奏職。女史掌彤 管之調,御宮揚翠娥之色。陰德周給乎其隅,大理詳 讞乎其側。天柱司晦朔之序,六甲候陰陽之域。其文 煥矣,厥功茂哉。環藩衛以曲列,儼閶闔之洞開。北斗 標建車之象,移節度而齊七政。文昌制戴筐之位,羅 將相而枕三台。闢天床於玉闕,乃宴休之攸御;肅天 理於璇璣,執威權而是預。天槍天棓以相指,內廚內 階而分據。雙三夾斗而燮理,兩乙賓門而佐助。爾乃 天牢崇圉,設禁暴之隄防;太尊明位,擬聖公之寵章。 太陽接相以班跡,元戈撥杓而輝芒。勢微微而有象, 輔熠熠而流光。薦秋成於八穀,務春採於扶筐。天廚 廠兮供百宰,傳舍開兮通四方。偉天官之繁縟,立疏 廟之隆崇。何大角之皎皎,夾攝提之融融。七宿畫野 以分區,五宮立都而對雄。既以歷於中宮,乃回眸而 顧東。觀角亢於黃道,包分野於營中。開天門之燦耀, 揖進賢之雍容。是推紀於變節,是正綱於大同。其次 則梗河備預,招搖候敵,泛舟亢池,飛觴帝席,周鼎毓 神,天田豐籍。按三條於平道,賓萬國於天門。置平星 以決獄,列騎官而衛閽。陽門守於邊險,折威防於將 奔,頓頑司於五聽,車騎參於八屯。望南門之峻關,覿 庫樓之城府。偃蹇列於四衡,的歷分於五柱。或藏兵 而蓄銳,或重扃而禦侮。煥蒼龍之中宿,矚氐心以及 房。聽朝路寢,布政明堂。爰俾其地于宋之疆,粵若大 火,赫矣天王。鉤鈐儼於鳳闕,積卒穆於龍驤。天輻備 於輿輦,鍵閉守於關梁。騎陣啟將軍之位,從官主巫 醫之職。罰作贖刑,日為陽德。二咸防非而體正,七公 議賢而糾慝。陣車雷擊乎其南,天乳露滋乎其北。彼 貫索之為狀,實幽囹之取則。歷龍尾以及箕,跨北燕 而在茲。配四妃而有序,均九子以延慈。龜曳尾而波 泳,魚張鱗而水嬉。天江為太陰之主,傅說奉中闈之 祠。糠為簸揚之物,杵為舂臼之用。天鑰司其啟閉,丈 人存其播種。狗以吠盜,奸回靡縱,卻睇女床,前瞻天 紀。耀棘庭之金印,粲椒宮之玉齒。中有崇垣,厥名天 巿。車肆中衢以連屬,巿樓臨箕而鬱起。帝座類候而 獨尊,侯臣光熙而燮理。宗星派疏而遠集,宦者刑餘 而近侍。列肆與屠肆分行,宗正與宗人同峙。帛度立 象以量用,斗斛裁形而取擬。若乃眺北宮於元武,泊 南斗而牽牛。賦象通犧廟之類,司域應江淮之洲。建 星含曜於黃道,天弁寫映於清流。河鼓進軍以嘈囋, 兩旗夾道以飛浮。天淵委輸於南海,狗國分權於北 幽。雞揚音而顧侶,鱉曜影而來遊。天田臨於九坎,羅 堰逼於天桴。是司溝洫,是制田疇。遂聳睇於漢陽,乃 攸窺於織女。引寶毓囿,搖機弄杼。輦道清塵而俟駕, 漸臺飛灰而候呂。可以嬉遊,可以臨處。瞻須女之繒 室,奄開邦於會稽。離珠耀珍於藏府,匏瓜薦果於宸 閨。离瑜佩瓊而衒服,敗瓜委蔓以分畦。其外鄭越開 國,燕趙鄰境,韓魏接連,齊秦悠永,周楚列曜,晉代分 問。天津橫漢以摛光,奚仲臨津而汎影。既編梁以虹 搆,亦裁輪而電警。列虛危於齊濟,職悲哀與宗廟。墳墓寫狀以孤出,哭泣含聲而相召。敗臼察災而揚輝, 天壘守夷而駢照。司命與可祿連彩,司危與司非疊 曜。伺禍褔之多端,總興亡之要妙。人掌詔以優游,儼 為人之質狀;鉤主震而屈曲,宛如鉤而取象。車府息 雷轂之聲,造父曳風鑾之響。杵軍給以標正,白年豐 而示仰;土吏設備以司,存斧鉞用誅之所掌。虛梁闃 寂以幽閟,蓋屋喧轟而宴賞。天錢納賮以山積,天網 憩輿而野饗。北落置候兵之門,八魁建張禽之網。瞻 廟府於室壁,諒有衛之封畿。布離宮之皎皎,散雲雨 之霏霏。霹靂交震,雷電橫飛。壘壁寫陣而齊影,羽林 分營而拆輝。土公司築而開務,天GJfont飛御而起機。騰 蛇宛而成質,水蟲總而攸歸。動則飛躍於雲外,止則 盤縈於漢沂。迤奎婁之分野,辨鄒魯之川陸。豢馴獸 於囿苑,隸封豕於溝瀆。左更處東而掌虞,右更居西 以司牧。立囷倉之儲聚,樹溷屏之重復。司空主土以 搜祥,鐵鑕縈芻而薦畜。軍南門列轅而遠出,天將軍 揚旗而示逐。伊王良之策馬,則車騎之滿野。蒙居河 而路塞,策裁鞭而電寫。閤道優游而據中,附路備闕 而居下。自胃倉而昴畢,實趙地之交衢。建旄頭而肅 引,畢罕車而迅驅。卷舌則天讒之表,附耳屬天高之 隅。天高望氣,天讒備巫。卷舌安其寂默,附耳矜其諂 諛。天船泛影乎清瀨,貯積水而窺害;大陵分光乎耀 虛,包積尸而如帶。礪石資乎鋸刃,月宿歸乎太陰。天 街畫於戎野,天河察於山林。天節宣威於邦域,天陰 進謀於腹心。天庾積粟以示稔,天廩備稷以祈歆。天 園曲列兮儲芳樹,天苑圓開兮畜異禽。芻槁遵納秸 之軌,殊國曉重譯之音。九游排鋒以進退,軍井依營 而淺深。天關嚴扃於畢野,諸王列藩於漢潯。何五車 之均明,而三柱之照煥。納五兵於藏府,圖七國之邦 貫。天潢利涉以淪漣,咸池浮中而渺漫。闢岷峨之沃 壤,晞觜參之曜形。示斬刈以明罰,收褒旅而獲寧。參 旗懾於邊寇,玉井通於水經。座旗肅穆以昭禮,司怪 幽求而發冥。屏嫌於客,廁咎於圊。亦有天屎,質黃效 靈。於是仰東井之輿鬼,覽西秦之伯邑。質明祀而變 生,鉞淬水而刑及。四瀆斷江淮之候,兩河占胡越之 域。水位瀉流而迅奔,天樽奠饌而翕集。軍巿通貨以 圓綴,五侯疑議而衡立。積水醞燕酬之勞,積薪備牲 庖之給。野雞俟兵而據巿,天狗吠盜而映漣。闕丘擬 乎兩觀,水府司乎百川。狼援戈而野戰,弧屬矢而承 天。老人作主而秋煥,丈人通臣而夜懸。子扶尊而眇 邈,孫孕緒而連綿。惟天社之赫若,實勾龍之神焉。爰 觀柳以及張,知周疆之爰啟。儼咮頸以分嗉,奉滋嘗 而賜醴。觀夫軒轅之宮宛,若騰蛇之體。交雷雨之靄 靄,列后妃之濟濟。酒旗緝醼以承歡,內平繩愆而執 禮,爟含烽而諜寇,實防邊之有俟。長垣崇司域之備, 少微彰處士之懿。外廚調列膳之滋,天相居大臣之 位。天紀錄禽而獻齒,天廣嚴嗣而毓粹。天稷播五稼 之勤,東甌表三夷之類。爰周翼軫,厥土惟荊。驅風驛 之千乘,奏雲門之六英。長沙明而獻壽,車轄朗而陳 兵。青丘廕於韓貊,器府總於琴笙。軍門坐甲於軍閫, 司空掌土於司平。矚太微之崢嶸,啟端門之赫奕。何 宮庭之宏廠,類乾坤之闔闢。五座參一帝之謀,九卿 踵三公之跡。儲以太子,參之幸臣。從官肅侍,謁者通 賓。郎將司戟於丹陛,郎位含香於紫宸。乃寄屏以持 法,控端門之內闉。明堂演化,靈臺候神。虎賁之徵猛 士,進賢之訪幽人。獻淵謀於諸侯,儼營衛於常陳。何 天漢之昭回,自東震而綿絡。北貫箕而聯斗,南經說 而緯籥。合乘津而浮瓜,分漂杵而泛閣。歷玉潢以汪 洋,淪七星而依泊。

《星圖讚》
晉·郭璞
编辑

茫茫地理,粲爛天文,四靈垂象,萬類群分,眇觀六沴, 咎徵惟君。

《星賦》
梁·陸雲公
编辑

漢武帝夜游昆明之池,顧謂司馬遷相如曰:星之明 麗矣。考之於歌頌,求之於經史,龍尾著於虢童,天漢 表於周士。既妖謠之體陋,嗟怨刺之蚩鄙。每鬱悒而 未攄思,命篇於二子。於是司馬遷對曰:臣代典天官, 緒由南正檢之圖籍,傳之視聽。臣聞連珠合璧,曜靈 之所起也。春鳥秋虛,曆數之所紀也。應黃鍾而正位, 建玉衡以辨方。五緯麗而周道,四野分而畫疆。至如 下方爽德,上元告變,或守位而易所,或凌光而掩炫。 故夫應若轉環,信如合契,俾明鏡與元龜,宜敕身而 炯戒。長卿操牋染翰思,溢情煩遷延奉筆。繼響而言 曰,日隱于西,月生于東。重輪晻而時缺,上枝棲而未 融。豈若帝車之獨運,隨圓GJfont而不窮。帝乃歌曰:白日 沒兮明月移,繁星曙兮情未疲。

《觀象賦》
北魏·張淵
编辑

《易》曰:天垂象,見吉凶。聖人則之。又曰: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然則三極雖殊妙,本同一顯,昧雖遐,契齊影響。尋其應感之符,測乎冥通之數。天人之際,可見明矣。夫機象冥緬,至理

幽元,豈伊管智所能究暢。然歌詠之來,偶同風人,日閱群宿,能不歌吟。是時也,歲次析木之津,日在翼星之分。閶闔晨鼓而蕭瑟,流火夕暵以摧頹,游氣眇其高塞,辰宿煥焉華布。睹時逝懷川上之感,步秋林同宋生之戚。歎巨艱之未終,抱殷憂而不寐。遂彷徨于窮谷之裏,杖策陟神巖之側。乃仰觀太虛,縱目遠覽,吟嘯之項,凜然增懷,不覽至理,拔自近情,常韻發于宵夜,不任詠吟之末,遂援管而為賦。其詞曰:

陟秀峰以遐眺,望靈象于九宵,睹紫宮之環周,嘉帝 坐上獨標,瞻華蓋之蔭藹,何虛中之迢迢。觀閣道之 穹隆,想靈駕之電飄。爾乃目遠覽,傍極四維,北鑒 璣衡,南睹太微。三台皦皦以雙列,皇座冏冏以垂暉。 虎賁執銳于前階,常陳屯聚于後闈。遂回情旋首,次 目文昌,仰見造父,爰及王良。傅說登天而乘尾,奚仲 托精于津陽。織女朗列于河湄,牽牛煥然而舒光。五 車亭柱于畢陰,兩河夾井而相望。灼灼群位,落落幽 紀。設官分職,罔不悉置,儲貳副天,庭延二吏,論道納 言,各有攸司。將相次序以衛守,九卿珠連而內侍。天 街分中外之境,四七列九土之異。左則天紀槍棓,攝 提大角,二咸防奢,七公理獄。庫樓炯炯以灼明,騎官 騰驤而奮足。天巿建肆于房心,帝座磥落而電燭。于 前則老人天社清廟所居,明堂配帝靈臺考符。丈人 極陽而慌忽,子孫嘒嘒于參嵎。天狗接狼以吠守,野 雞伺晨于參墟;右則少微軒轅,皇后之位,嬪御相次, 尊卑有秩,御宮典儀,女史執筆。內平秉禮以伺邪,天 牢禁愆而察失。于後則有車府傳舍匏瓜,天津扶筐 照曜。麗珠珮珍。人星麗元以閒逸,哭泣連屬而趨墳。 河鼓震雷以GJfont磕,騰蛇蟠縈而輪囷。于是周章高眄, 還旋辰極,既覿鉤陳中禁,復睹天帝休息。漸臺可升, 離宮可即。酒旗建醇醪之旌,女床列窈窕之色。輦道 屈曲以微煥,附路立于雲閣之側。其列星之表,五車 之間,乃有咸池,鴻沼玉井,天淵建樹,百果竹林在焉。 江河炳著于上穹,素氣霏霏其帶天。神龜曜甲于清 冷,龍魚摛光以映連。又有南門,鼓吹器府之官,奏彼 絲竹為帝娛。懽熊羆綿絡于天際,虎豹儵煜而暉爛。 弧精引弓以持滿,狼星搖動于霄端。其外則有燕秦 齊趙列國之名。雷電霹靂,雨落雲征。陳車策駕于氐, 南天駟騁,步于太清。園苑周回以曲列,倉廩區別而 殊形。內則尚書大理太一天一之宮柱,下著術傳示 無窮六甲,候大帝之所須。內廚進御膳于皇躬,天船 橫漢以普濟,積水候災于其中。陰德播洪施以恤不 足,四輔翼皇極而闡。元風恢恢,太虛寥寥。帝庭五座 並設,爰集神靈。乃命熒惑,伺彼驕盈,執法刺舉于南 端,五侯議疑于水衡。金火時出以成緯,七宿匡衛而 為經。暐GJfont昱其並曜粲,若三春之榮,睹夫天官之羅 布,故作則于華京。及其災異之興,出無常所,歸邪繽 紛,飛流電舉。妖星起則殃及晉平,蛇乘龍則禍連周 楚。或取正于逢公,或推變于衝午,乃有欽明光被,填 逆水府,洪波滔天,功隆大禹。此則冥數之大運,非治 綱之失緒。蓋象外之妙,不可以麤理。尋重元之內,難 以熒燎。睹至于精靈所感,迅踰駭響。荊軻慕丹則白 虹貫日而不徹;衛生畫策則太白食昴而摛朗。魯陽 指麾而曜靈為之回駕;嚴陵來游而客氣著于乾象。 斯皆至感動于神祇,誠應效于既往。爾乃四氣鱗次, 斗建辰移,雖無聲言,三光是知,星中定于昏明,影度 以之不差。測水旱于未然,占方來之安危。陰精乘箕 則大飆;暮鼓西南入畢則淫雨滂沱。譬猶晉鍾之應 銅山,風雲之從斑螭。若夫冥車潛駕,時乘六虯,大儀 回運,萬象俱流,北斗俄其西傾,群星忽以匿幽,望舒 縱轡以騁度,靈輪浹旦而過周。爾乃凝神遠矚,曬目 八荒,察之無象,視之眇茫。狀若渾元之未判別,又似 浮海而睹滄浪。幽遐迥以希夷,寸眸焉能究其旁。于 是乎,夜對山水栖心,高鏡遠尋,終古悠然,獨味美景, 星之繼晝,大唐堯之德盛,嘉黃星之靡鋒,明虞舜之 不競,疇呂尚之宵夢。善登輔而翼聖,欽管仲之察微, 見虛危而知命,歎熒惑之舍心。高宋景之守政,壯漢 祖之入秦,奇五緯之聚映。爾乃歷象既周,相佯岩際, 尋圖籍之所記,著星變乎書契。覽前代之將淪,咸譴 告于昏世。桀斬諫以星孛,紂酖荒而致彗。恆不見以 周衰,枉蛇行而秦滅。諒人事之有由,豈妖災之虛設。 誠庸主之難悛,故明君之所察。堯無為猶觀象,而況 德非乎先哲。

《賀老人星表》
北齊·邢卲
编辑

冥貺未已,靈應猶臻。以某夜老人星見,達旦揚光,經 旬未滅。雖三星共色,五老同遊,擬之於此,故無與匹。 自非元風感極聖,敬迴天何能使休。徵祕祉相尋而 至。故以朝夕相趨,史無停筆。

《渾天賦》
唐·楊炯
编辑

天之運也,一北而物生,一南而物死;地之平也,影長 而多暑,影短而多寒,太陰當日之衝也,成其薄蝕。眾星傅月之光也,因其波瀾。部之以三門,張之以八紀。 其周天也,三百六十五度;其去地也,九萬一千餘里。 二十八宿為群生之繫命,一十二次當下土之封圻。 中衡外衡,每不召而自至;黃道赤道,亦殊途而同歸。 天有北斗,杓攜龍角,魁枕參首;天有北辰,眾星環拱, 大帝威神。尊之以耀魄,配之以勾陳;有四輔之上相, 有三公之近臣。華GJfont巖巖,俯臨於帝座。離宮奕奕,旁 絕於天津。列長垣之百堵,啟閶闔之重闉。文昌拜于 大將,天理囚于貴人。泰階平而君臣穆,招搖指而天 下春。東宮則析木之津,壽星之野,箕為傲客,房為駟 馬。天王對於攝提,皇極臨於宦者。左角右角,兩曜之 所巡行;陰間陽間,五星之所次舍。後宮掌於燕息,太 子承於宗社;宗人宗正,內外惇敘於邦家;市樓巿垣, 貨殖畢陳於天下。北宮則靈龜潛匿,騰蛇伏藏。匏瓜 宛然而獨處,織女終朝而七襄。登漸臺而顧步,御輦 道而徜徉。聞雷霆之隱隱,聽枹鼓之硠硠。南斗主爵 祿,東壁主文章,須女主布帛,牽牛主關梁。羽林之軍 以除暴亂,壘壁之陣以備非常。西宮則天潢咸池,五 車三柱。奎為封豕,參為白虎,胃為天倉,婁為眾聚。旄 頭之北宰,制乎狴犴;天畢之陰蓄,洩其雷雨。大陵積 尸之肅殺,參旗九斿之部伍。樵蘇之地,出入於苑囿; 萬億之資,填積於倉庾。南宮則黃龍賦象,朱鳥成形。 五帝之座,三光之庭。傷成於鉞,誅成於質,禍成於井, 德成於衡。執法者,廷尉之曹,大夫之象;少微者,儲君 之位,處士之星。天弧直而狼顧,軍巿曉而雞鳴。三川 之郊,鶉火通其耀;七澤之國,翼軫寓其精。南河北河, 帝闕於是乎增峻;左轄右轄,邊荒於是乎自寧。乃有 金之散氣,水之精液。法渭水之橫橋,像昆池之刻石。 歲時占其水旱,滄溟應其潮汐。織女之室,漢家之使, 可尋飲牛之津,海上之人嘗覿。

《老人星賦》
前人
编辑

赫赫宗周,皇天降休,麗哉神聖。皇天降命,開綱布網, 發號施令。河出圖兮五雲集,天垂象兮三光映。南極 之庭,老人之星,煜煜爚爚,煌煌熒熒,秋分之旦,見乎 丙;春分之夕,人乎丁。配神山之呼萬歲,符水德之兆 千齡。晃如金粟,粲若銀燭。比秋草之一螢,狀荊山之 片玉。渾渾熊熊,懸紫貝於河宮;GJfontGJfont煒煒,曜明珠於 漢水。其光也,如丹;其大也,如李。稽元命之攸述,按星 經之所紀。見則化平主昌,明則天下多士。經始靈臺, 嵯峨崔嵬。星則唐都講藝,氣則王朔呈材。晝觀雲物, 夜察昭回,睹南郊之炳燿,欣北極之康哉。三公輔弼 庶官文武。獻仙壽兮祝堯,奏昌言兮拜禹。瞻太霄而 踴躍,伏前庭而俯僂,萬人于是和歌,百獸於焉率舞。 穆穆神皇受天之祥邈矣,台州之北窅然,汾水之陽 貞明也者。日月同光,貞觀也者。天地為常,有混成之 獨立,運元氣之茫茫。若夫大虹流渚,金天當宁,大電 繞樞,軒轅受圖,殷馗則黃星見楚,雷煥則紫氣臨吳。 青方半月,東井連珠。辰極之齊七政,泰階之平六符。 雖前皇之盛德,又何以加於此乎。至若甘露溢、醴泉 出,蓂莢生、嘉禾實。鳳凰丹彩,騶虞白質。南海無波,東 風入律。比夫皇穹之錫壽,何足以談其萬一。聖上猶 復招列仙擇群賢,日慎一日,元之又元,兵戈不起。至 德承天,臣炯作頌,皇家萬年。

《泰階六符賦》以元亨利貞為韻
錢起
编辑

考星象之躔次,探瑞氣之奧源,得泰階于前史,總六 符以為言。既出沒以候君德,又熒煌以麗乾元。元德 升聞,慶一人而祥發;白雲夜卷,映九霄而色繁。爾其 詳德而發,觀瑞而明。德正則正,俗平則平,何君王之 播理,俾品物以咸亨。股肱掩于稷契,輔翼賢于阿衡。 人GJfont其卑,憑至誠而上感。天象守默,因列宿而下呈。 配兩曜以齊美,非眾宿之敢爭。豈比夫聚彼德星,潁 上賢人所感,托於箕星岩間,傅說之精而已哉。故符 之粲兮有明義,符之爛兮有深意。其形昭晰,其理奧 祕,朝發于天而應于地。向夜月而滅沒,拂曙光而蒼 翠。上通其象,分三台而為六;下應於人,感一德之不 二。皆英主之所有,匪常君之能致。原其所出,將表上 帝之心;考其所歸,實惟天子之利爾。其臨大國,懸太 清,德之所感,符乃無情;既依高其託質,亦以數而為 名。與物無競,避太陽之光色;相時而作,表明王之利 貞;火映元天,似燭龍之銜吐;珠沈漢水,無巨蚌之虧 盈;豈光輝之足異,亦感應之可驚。忝觀光于上國,仰 宵漢以屏營。

《老人星賦》
郗昂
编辑

魯大夫登大庫,觀上元端北辰以正象,望南極之穹 天,辨列宿之高映,見丈人之獨懸。色熒煌以奪目,形 皎潔而臨邊,候德至而浮彩,副時和而應躔爾。其元 鳥司分,蒼龍御歷。節春秋而隱見,當丙丁而的爍。且 遺光以表慶,亦應祉而純錫。故《經》曰:其國泰,其星明, 天垂象物與,禎循晷度而靡,替順璇衡而則。呈其座 也一符,帝者之一位。其義也壽契烝哉之壽名。元武 宵中,偵西陸以凝質;白藏氣杪,直南郊以散精。夫有開必先,無福不應。若政事中律,則嘉祥葉證。五緯分 影而交朗,九月騰華而吐孕。此乃王澤,弘天瑞作。恆 星轉耀而同煥,布景搖輝以相薄。初昇穹昊月,午而 孤燭猶燃,末映疏林,夜久而圓珠未落。景貺繁集,靈 機眾夥。臣望氣以敷,奏君向陽而拱坐。雖戩穀而自 天實,休徵之在我。騂芒下射,滅草莽之飛螢,紫燄旁 融,掩榆關之流火。老人彰矣,成此乾文;老人出矣,贊 此明君。書玉牒以垂範,紀緗圖而播芬。自古為天官 者,莫不察時變、紀殊尤。唐昧擅譽於南,楚史佚專美 于西,周宋則子韋遐鑒,鄭乃裨GJfont深求。殷馗縱眺,識 曹公之肇GJfont;李郃凝目,知漢使之將遊。余非曩昔之 群彥,愧懵學于前修徒,循甘石之遺旨,願獻祐而歸 休。

《回星于天賦》以數將巳終歲且更始為韻
馮宿
编辑

天其運乎,歲聿云暮。彼星回而斗,建實維新而去。故 攝提克正,無聞黍累之差;懸象著明,不忒陰陽之數。 仰觀蒼蒼,悠久且長。一十二分,終而復始;二十八宿, 循而有常。各安其位,各正其方。每披雲而見質,恆耿 漢而流光。凌霜晰晰,燭夜煌煌。瞻彼星之回復,知改 歲之方將。豈不以式遵晷度,無失綱紀。縱橫其狀,逐 青陽而左旋;璀璨其容,候招搖而東指。匝四氣而為 度,臨萬戶而可視。聖人所以參象於躬,考正極中天, GJfont高而道遠,星且回於歲終。悠悠積氣,奕奕長空,潛 應曆以相授,若循環之不窮。且運故無窮,時亦有替。 三光垂其極,四序成其歲。必當觀大象以立規;驗周 星而取制。方今時惟行夏令無苟。且帝感於天而克 保休祥;星回於天而不乖次舍。故得律應時,貞昭回 上,清星歸其本,歲亦將更,遵舊紀而無謬,反初元而 作程。則有博古之士,學於太史,觀歲杪而星窮,知有 卒而有始。於是徵月令以揮翰,談天經而賦美。

《北斗賦》以成象在天維北有斗為韻
崔損
编辑

倬垂象以昭回,惟帝居之曰斗,壯魁台以立極,建衡 杓而為首,齊七政而均序五行,臨四海而橫制九有, 所以附乾樞壓坤紐。攜龍枕參,左槍右棓,總列宿而 環衛中宮,體群臣而輔弼元后。範圍六合,紀綱四維, 其道不昧,其照無私。若乃銅渾,作式未央。取則其變 可考,其動可測。履端於始,當獻歲以指南;舉正於中, 在陰方而主北。觀夫崢嶸纚聯,若綴若懸。揭西柄以 戒滿,拱北辰而處偏,乘三台而斡運,齊七曜而迴旋。 酌天地之心,豈酒漿之可挹。分寒暑之氣,較釣石而 罔愆。躔次靡失曆數,斯在晝。其隱也,不爭曜於太陽。 昏必見焉,能藏暉於真宰。照萬國兮猶魚從網,宗百 川兮比朝于海。參差北斗,闌干太清。環帝座之焜燿, 薄河漢之縱橫。不應豐以中見,每居次而自明。總五 緯於天統,行四時而歲成。非止雄橋梁於巴蜀,壯都 邑於咸京而已。於是萬人攸仰,萬物取象,實星之長。

《眾星拱北賦》以人歸政德如彼眾星為韻
李程
编辑

為章于天,惟彼辰極。環眾星於庶位,標帝座于有北。 故昭回之設象,俾聖哲而取。則鉤陳就列,等營衛於 宸宮;閶闔旁連,類藩屏於王國。煥乎布彩,儼若受職。 念精氣之無親,葉天地之輔德,仰圓象之炯爾,嘉清 輝之曒如。昭明有融,不韜光於隱晦;悠久斯在,豈隨 運以盈虛。戒彼不恆其德,故能奠厥攸居。當其天宇 廓清,元緯交映。若萬物之調玉燭,猶聖人之握金鏡。 守寶位而厚群生,在璇璣而齊七政。麗天之象,拱北 辰以是依。率土之俗,亦向化而無違。契一人之有慶, 同萬姓以知歸。不然,何躔次縈乎黃道,周廬匝乎紫 微。乍合彩以呈質,竟同耀而分輝。俾夫左之右之,莫 不具爾;無小無大,曷惟嘒彼。考時變兮是察,知天成 兮在此。仰觀或辨其晦明,內附寧阻其遐邇。是以纚 連清漢點綴,蒼旻流彩未停。蜀郡猶占,二使圓光,既 聚,潁川,應會賢人。則知居之者,安輔之者。眾輻其轂, 不足以喻其周;環斗在天,孰可以齊其比。諷亦猶元 聖立極,群后來庭。登三傑而漢道斯盛,致多士而文 王以寧,倘匡聖之有日,願在位於恆星。

《斗為帝車賦》以運乎中央臨制四海為韻
白行簡
编辑

惟斗之列,在天之中。象其車之為用,明乎運而不窮。 爛然有光,隨月建而不忒;循環靡定,轉天道而潛通。 爾其自彼元功,彰乎真宰。輻輳而眾星有次,環回而 周天可待。將臨無極,同樂御之在君;隨轉無窮,異月 輸之生海。故得四時式序,九有皆臨。順乎軌而克陰 陽之分,比于轂而正天地之心。宛轉潛移,循環微至。 周行不失於紀綱,順動罔差於躔次。何有象而著天, 何無跡而行地。是使星辰日月之度,光不失三;春夏 秋冬之期,時不愆四。懿夫拱極昭彰,垂精耀芒,將侔 功於引重,在載德以知方。莫測車行式,瞻其上象,遙 觀帝座,宛在彼中央。是動不過位,止無其常。作解疑 夫,轞轞有耀,想乎煌煌。然則七星所臨,下土之分,度 數必循於厚載,經行用昭其廣運。是以義將德比,動 與化俱,廣覆之恩,既博致遠之道。斯殊輪不摧兮,展 雲峰而罔懼;駕非馬也,歷天險而無虞。所以取轅轂喻璿樞,見維北之運矣。豈指南而已乎。猶一人之在 上,而萬國之是制。規圓而輪轉罔差,鱗次而運行無 替,遵不已之道,豈念窮途。駕自然之車,寧愁輿曳。是 則天衢可陟,雲路有勢。幸見殊於輪扁之徒,不可使 其功而效藝。

《眾星環北極賦》
趙蕃
编辑

惟極天之樞,惟星日之餘。日散精而外布,天樞要以 高居。的然守中,昭上元之道著。爛兮繁會,助下濟以 光舒。況乎有條不紊,既明且疏。雖貫珠而奚擬,縱編 貝而豈如周流無窮。隨五緯之軌道,運行有度。參兩 曜之居諸,疑徐而速。若動而息,不騫不崩,匪差匪忒。 俱遞遷而序別,各有位而分職。瞻言粲粲何三五之 在東,嘒彼累累亦四七而朝北。是知統太一而為眾, 處天心而稱極。故能縱懸象之綱,作垂光之則。不然, 何以探天之賾,何以表天之闢。必得一以含默,乃聚 黃以修繹。明夫,據會者靜而處輔,相者動而順靜,乃 常德不離,動惟適道。無吝。然後眾星熠熠,外辨方而 不迷;一極煌煌,中居所而作鎮。是以仲尼譬為政之 德,羲和時敬授之信。則天道恆象,人事或遵。北極足 以比聖,眾星足以喻臣。惟臣不矜德,合星之夕惕;惟 聖不伐道,配極之日新。故得肅清黃道,利貞紫宸。豈 惟大邦是控,臨朝御眾而已。實將先天稽極,後極立 經。仰觀其動靜,旁暢其儀形,然後為政。同乎北極來 方,類乎眾星。斯乃先哲之臣,是崇是奉。皋陶所以邁 德,虞舜所以垂拱。不然,比眾星之環北,又奚足以為 重。

《賀老人星見表》
李商隱
编辑

司天監奏八月六日寅時,老人星見于南極,其色黃 明潤大者。聖惟合德,神實效祥。必垂有爛之文,以表 無疆之祚。臣聞元象示人,昊穹凝命,曜為經而宿為 紀。則曰:常名斗挹酒而牛服箱,或摽虛稱未若候時 而出,有道則彰。居五福之先,在三辰之列。伏惟皇帝 陛下昭明,老契游泳,莊寰式是。中秋呈茲上瑞。況見 於午位,又屬寅時,仰考元符,乃有深意。自南耀彩將 弘解慍之風,近曉流光欲助無私之日。皇心載裕,靈 鑒孔昭。凡居率土之濱,皆慶後天之壽。臣誤蒙重寄, 實遠清光,送元燕于梁間;傷時自切,望白榆于天上。 厥路無出,賀聖戀恩,無任蹈舞屏營之至。

《天上種白榆賦》以垂陰天上歷代不凋為韻
薛逢
编辑

象帝之先,種白榆于自然。布歷歷之真質,遍高高之 遠天。攀折何因,杳在寰區之外;陰陽不測,永無彫落 之年。徒觀夫夾帝座以分行,直天街而互對。婆娑乎 黃道之側,蔭映乎端門之內。匪據險以稱關,詎臨戎 而設塞。星槎去日曾莫問其短長;鶴駕來時又不言 乎年代。易古移今,煙濃霧深,當空耀本。向日舒陰,攢 柯于貝闕之前。圓光靄靄,倒影于瑤池之上。寒彩沉 沉,輪囷既出于中台,偃蹇亦臨乎上將。分土明得地 之勢,編珠表連理之狀。或全或缺,陋蟾桂于月中;莫 往莫來,鄙蟠桃于海上。美素莢之規規,狀列錢之離 離,苒蒻雲竦,玲瓏露垂。崇朝而顥氣常積,永夜而元 風自吹。發端既異于乾行,成象固殊于隰有。曲直之 號,徒爾斤斧之虞,則否始或叢,丘墟依培,塿與槎GJfont。 混枯朽歎頹齡之日,既不殊桑充燧火之時。焉能異 柳夫如是,又安得越漢排霄。含芳振條,壅靈根而萬 古長爛,披素葉而千霜不彫。所謂向晦而明,終天而 覿,衰榮不繫乎寒暑,運動罔差乎經歷。榆之壽兮,誠 大椿之莫敵。

《南郊享壽星賦》
周鈐
编辑

玉露初降金風,正秋有壽星之發。彩出離方而若浮。 太史於是奏時令,贊天休,謂三光之丕顯,蓋萬乘之 勤修。天子乃命有司,灌鬱鬯登靈壇以蕆事,敬南極 而延望。當其氣氛,寢煙霞曠。循大象之昭回,見孤光 之寥亮。月來歲往,常居赤帝之前;目擊心祈,空仰碧 霄之上。所欲精誠斯感,GJfont蠁潛交。矚神靈兮,心馳箕 斗;奠椒漿兮,酌滿陶匏。事異乞言,殊養老於東序;祭 惟合禮,同祀月於西郊。時也陰陽正位,晝夜平分,思 薦祉於人壽。遂大享乎天文,則知秩天宗,用郊祀,斯 祭也。象在角亢,壇當戊巳。月皎皎而清漢波流,夜蕭 蕭而白榆風起。齋心常潔,蘋蘩之薦已;申壽域光,開 龜鶴之年可。俟祀事既道之南,恍惚兮光臨俎豆;依 稀兮氣動煙嵐。由是見星躔之不爽,知君德之相參。 彼牛女迢遞以增思,參商隱見而差失。處圓靈兮徒 分炳煥,於敬授兮未為真吉。曷若我冠眾星而稱老, 當三秋而迥出,既有補於乾坤,詎廢書於時日。是宜 執犧象,展雞彝,召馮相而司曆,命祝史以陳辭。如此 則所謂一人有慶,兆民賴之。

《查客至斗牛賦》
何類瑜
编辑

客有遠人,寰家海泬,聲銷GJfont卷,兌塞巧絕。浩然太素 之和氣,勁然喬松之全節。當鬱島以閒安,就靈濤以 怡悅。喜仙查之千里,每秋風之八月。知必至之不欺, 乃乘流以長發爾。乃制芰俶蒙,舂菰裹糧。以晝以夜若行若藏。沉浮于渤潏之中央,蕩搖乎聱軋之大方。 豈靈怪之歷討,實險阻之備嘗。獨出于有間之世,轉 入于無何之鄉。聽不聞其聲,類馮異之依大樹,久乃 有所遇,若伊尹之在空桑。乘悠遠兮不知其行,道渺 瀾兮無遺其GJfont。人與木兮俱浮,天與海兮同碧。次黃 道之的的,穿白榆之歷歷。反不記其所從,又焉知其 所適。飲牛于津者,誰子。弄杼于室者,何人。軋軋有聲, 繽綺縞兮如雪;盈盈不語,粲明眸兮若神。忽愕眙以 相顧,雖婉奕而不親。既持石以贈子,令致問于嚴遵。 當是時也,星則知客犯爾位,客不知星則吾身。何碧 空之無涯,乃飄然而獨往。非智力之所及,實風波而 是仰。昔未乘查也,則在地而成形;今之乘查也,則在 天而成象。若不資巨浪之潛運,安得排青冥而直上。 倬彼星漢自天而垂,澹橫河之清淺,皎列宿以參差。 客無查徒勞勤,而事何可濟,查非客,雖往來,而世莫 之知。信其致人于霄漢者,不必輕舟迅楫之力;忘情 于夷險者,亦無波臣川后之欺。吾既異此事,乃斯焉 而賦斯。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