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第068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六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六十八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六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

 第六十八卷目錄

 風部選句

 風部紀事一

乾象典第六十八卷

風部選句编辑

楚屈原《離騷》:後飛廉使奔屬飄風屯其相離兮。 《九歌》:嫋嫋兮秋風,洞庭波兮木葉下。令飄風兮先 驅乘回風兮載雲旗臨風怳兮浩歌與女遊 兮九河,衝風起兮橫波。東風飄兮神靈雨風颯 颯兮木蕭蕭。

《九章》:欸秋冬之緒風悲秋風之動容兮悲回風 之搖蕙兮,心冤結而內傷,物有微而隕性,聲有隱而 先倡。

《遠遊》:順凱風以從遊兮,至南巢而壹息風伯為予 先驅兮,氛埃辟而清涼軼迅風於清源兮。

《招魂》:光風轉蕙汎崇蘭些,經堂入奧朱塵筵些。 漢趙壹《迅風賦》:惟巽卦之為體,吐神氣而成風。纖微 無所不入,廣大無所不充。經營八荒之外,宛轉毫毛 之中。察本莫見其始,揆末莫睹其終。啾啾颼颼,吟嘯 相求,阿那徘徊,聲若歌謳。搏之不可得,繫之不可留。 劉歆《遂初賦》:猋風盲其飄忽兮,迴颭颭其泠泠。 晉陸機《演連珠》:烈火流金,不能焚影。沈寒凝海,不能 結風。

潘岳相《風賦》:棲靈烏於帝庭,似月離乎紫宮;飛輕羽 於竿杪,若鸞翔於雲中。廣莫興而習坎,景風發而溯 離,閶闔揚而西指,明庶起而東移。

左思《吳都賦》:翼颸風之GJfontGJfont。 江逌《風賦》:惟渾成之既載兮,統天地以資始;網宇宙 以結羅兮,洞萬形而通紀。莫適柔健,靡測陰陽,於音 罔徵,在體無方。假姿眾象,借韻宮商。若乃颸厲狂震, 觸物怒號,卷揚江海,迴拔陵崤,巨鶂迸懾以退翼,爰 居畏縮而遐逃。

李充《風賦》:尋之不見其終,迎之不知其來。四方為之 易位,八維為之輪迴。遊聚則天地為一,消散則六合 洞開。

晉王羲之《蘭亭集序》:天朗氣清,惠風和暢。

王凝之《風賦》:起元朔之重雲,驅東極之洪濤。越四溟 而蓬勃,經五嶺而蕭條。其鼓水也,無川不涉,靡流不 往,溟海天迴,江湖雲蕩。

陶潛《歸去來辭》:風飄飄而吹衣

陸沖《風賦》:爰太元之遐始,惟浮沉之剖分,詳乾坤之 至德,莫風氣之獨尊。配無形於大象,化萬品於絪縕, 釋凝潤於黃壤,降霈澤於蒼元。生無常域,潛無定棲, 擢昧聚發,尋虛散歸。肆六合以騁邁,括毫毛而徘徊。 引沉性於未萌,挫登形於已就。宣剛柔之流化,導四 氣之靈候。若乃祝融司節,炎精赫奕。斂朱脣而長嘯, 承音響而來薄。猥GJfont熠以盈扉,冽纏綿以結幕。九域 蕩搖,區宇揮霍。

齊王融《風賦》:奄兮日釆之既移,忽兮群景之將馳。靡 輕筠之碧葉,汎曾松之翠枝。縱高羽而蕭瑟,韻珠露 之參差。此烈士之英風,長寥亮其如斯。

梁沈約《擬風賦》:若夫搖玉樹、響金扉,拂九層之羽蓋, 轉八鳳之珠旂。時卷瑤臺翠帳,乍動佚女輕衣。此蓋 羽客之仙風也。

梁陶弘景《雲上之仙風賦》:縹緲遙裔,亙碧海而颺朝 霞,凌青煙而薄天際,出龍門而激水,度蔥關以飛雪。 於是漢區動御月軌,驚文浮虛入景,登空汎雲一舉, 萬里曾不浹辰。此列子有待之風也。若乃綿括宇宙, 包絡天維,周流八極,迴還四時。氣值節而動律,位涉 巽而離箕。徒見去來之緒,莫測終始之期。此太虛無 為之風也。

唐張說詔《宴薛王山池序》:城煙屢起而泊山,野風時 來而過水。

吳仲舒《南風之薰賦》:燠佳氣兮允塞,掃祥煙兮乍開。 早綻青門之柳,先驚上苑之梅,晦入陽春之曲,潛吹 玉管之灰。此亦韶年之麗景,GJfont有順時而豐財。或披 襟而乍對,或臨水而輕拂,承長養,則芳氣襲於一人; 闡煦嫗,則膏露霑於萬物。

宋蘇軾《赤壁賦》:清風徐來,水波不興。

明費元祿《轉情集》:風雨欲來林巒,變幻紫綠之色。盡 藏羽族驚翔,悲鳴之聲不一。千葉飛如落雁,萬松響 似急灘。園扉撼動,擺柳搖花。湖頭且罷垂綸,樓上 應無吹笛。漁人釣艇繫於蘆葦叢中,牧子牛衣避在 豆棚陰裏。

周荊軻歌:風蕭蕭兮易水寒。漢靈帝《招商歌》:涼風起兮日照渠。

蔡琰詩:北風厲兮肅泠冷疾風千里兮,揚塵沙 日暮風悲兮,邊聲四起東風應律兮,暖氣多,知是 漢家天子兮,布陽和。

古樂府:北風初秋至,吹我章華臺秋風蕭蕭愁殺 人故地多飆風,樹木何修修。

古詩:四顧何茫茫,東風搖百草迴風動地起,秋草 萋已綠孟冬寒氣至,北風何慘慄穆穆清風至, 吹我羅衣裾。

魏武帝詩:樹木何蕭瑟,北風聲正悲。

文帝詩:秋風蕭瑟天氣涼,草木搖落露為霜。

王粲詩:節運時氣舒,秋風涼且清。華館寄清流,豁 達來風涼瑟瑟谷中風。

阮瑀詩:臨川多悲風,秋日苦清涼。

嵇康詩:微風清扇,雲氣四除。

阮籍詩:清風吹我襟朔風厲嚴寒素風發微霜 驚風振四野。

晉張華詩:清風動帷簾。

何劭詩:秋風乘夕起。

左思詩:秋風何冽冽,白露為朝霜。

張載詩:秋風吐商氣,蕭瑟掃前林。

張協詩:秋夜涼風起,清氣蕩暄濁。金風扇素節 凄風為我嘯,百籟坐自吟。

陶潛詩:有風自南,翼彼新苗。凱風因時來,回飆開 我襟。向夕長風起,寒雲沒西山。蕤賓五月中,清 朝起南颸。不駛亦不遲,飄飄吹我衣。平疇交遠風, 良苗亦懷新。日暮天無雲,春風扇微和。

子夜歌:高堂不作壁,招取四面風。

宋武帝詩:願作石尤風,四面斷行旅。

謝靈運詩:騷屑出穴風早聞夕飆急朔風勁且 哀。

謝惠連詩:秋風落庭槐。析析振條風。

鮑照詩:野風吹草木,行子心腸斷。飂戾長風振,搖 曳高帆舉。疾風衝塞起,沙礫自飄揚。春風澹蕩 俠思多朔風蕭條白雲飛野風振山籟迴風 滅且起,卷蓬息復征。風起洲渚寒GJfont倦行風 戾戾旦風遒瑟瑟風發谷獵獵晚風遒風 動鳥傾翼振風搖地局瑟瑟涼海風春風掃 地起飛塵生綺疏春風夜GJfont九月寒陰合,悲 風斷君腸。愴愴秋風生沙風暗空起,離心眷鄉 畿。

王微詩:鳴笙起秋風。

湯惠休詩:悲風盪帷帳。

齊王融詩:涼風吹鳳樓。

謝脁詩:切切陰風暮風光草際浮微風散清漪 愴愴緒風興春風搖蕙草。

梁武帝詩:晨風被庭槐。

簡文帝詩:風光水中亂清風吹人光照衣春風 復有情,拂幔且開楹。盈盈開碧煙,拂幔復垂蓮。偏使 紅花散,飄揚落眼前。避暑高梧側,輕風時入襟。 樹密風聲饒。

元帝詩:松風侵曉哀。

丘遲詩:向夕秋風起,野馬雜塵埃。

沈君攸詩:日暮野風生。

聞人蒨詩:澹蕩入簾風。

陳後主詩:風駛落花多日落夜風清。

徐陵詩:江風送上潮。

張正見詩:風幽谷自涼清風吹麥隴深松有勁 風。

顧野王詩:風吹梅逕香風輕鶯韻緩。

北齊邢卲詩:風輕麥候初。

GJfont詩:花隨少女風暮風吹竹起。 北周庾信詩:風晚細吹衣。

隋煬帝詩:松風動夜聲。

李德林詩:風高松易秋。

唐上官儀詩:鵲飛山月曙,蟬噪野風秋。

楊炯詩:池風泛早涼香逐便風來。

許稷詩:婀娜搖仙禁,繽紛映玉池。含芳煙乍合,拂砌 影初移。

王灣詩:風正一帆懸。

李白詩:海客乘天風蓮舟颺晚風春風拂面來, 由來亦相愛。

杜甫詩:微風燕子斜吹面受和風輕風生浪遲 喬木易高風從西萬里風。

獨孤及詩:東風滿帆來,五兩如弓絃。

岑參詩:雨過風頭黑。

司空曙詩:無將故人酒,不及石尤風。

王建詩:自是桃花貪結子,錯教人恨五更風。

韓愈詩:腥風遠更飄。

柳宗元詩:驚風亂颭芙蓉水。

張籍詩:野氣稻苗風。李賀詩:斜山柏風雨如嘯桐風驚心壯士苦鯉 魚風起芙蓉老。

元稹詩:暗風吹雨入寒窗三竿曉日GJfont斜風窗 來激箭風。

白居易詩:麥風吹冉冉,稻水平漠漠。菱風香散漫, 桂露光參差。花下忘歸因美景,樽前勸酒是春風。 開襟竹下風寒生六月風。

許渾詩:石燕拂雲晴亦雨,江豚吹浪夜還風。山雨 欲來風滿樓。

杜牧詩:落日樓臺一笛風千帆美滿風清風來 故人。

李商隱詩:衰荷一向風。

劉得仁詩:庭際微風度,高松韻自生。聽時無物見,盡 日覺神清。

項斯詩:松檜雨餘風。

薛能詩:入懷輕好可憐風。

王甚夷詩:荏弱看漸動,怡和吹不鳴。枝寒餘露濕,林 霽曉煙平。縹緲春光媚,悠揚景氣清。

劉滄詩:日西蟬噪古槐風。

李昌符詩:鳥倦花枝路,花殘野岸風。

方干詩:吹帆橘柚風窗戶涼生薜荔風。

韋紓詩:嫩葉含煙靄,芳柯振惠風。參差搖翠色,綺靡 舞晴空。

羅隱詩:亂鴉高避落帆風寒時百種風。

韓偓詩:欹枕捲簾江萬里,舟人不語滿帆風。清冷 侵肌水殿風。

宋晏殊詩:神絮池塘淡淡風。

蘇軾詩:清風定何物。可愛不可名。所至如君子,草木 有嘉聲。春風陌上驚微塵。

戴復古詩:芭蕉葉葉風。

陸游詩:江空裊裊釣絲風風從蘋末蕭蕭起。 范成大詩:吹酒小樓三面風。

惠洪詩:一川秋色稻花風。

元高士談詩:一簾紅雨杏花風。

方回詩:香透紗廚茉莉風。

陳旅詩:溪猿啼斷石楠風。

鮮于樞詩:蕭蕭修竹四山風。

張昱詩:瓜步帆檣上下風。

風部紀事一编辑

《呂子·古樂》:昔古朱襄氏之治天下也,多風而陽氣畜 積。萬物散解,果實不成。故士達作五絃瑟,以采陰氣, 以定群生。

《帝王世紀》:黃帝夢大風吹,天下之塵垢皆去。寤而歎 曰:風為號令,執政者也。垢去土,后在也。天下豈有姓 風名后者哉。於是依占而求之,得風后于海隅,登以 為相。

《通鑑前編》:黃帝命車區占風。

《呂子·古樂》:帝歂頊生,自若木實處空桑,乃登為帝。惟 天之合正,風乃行其音,若熙熙凄凄鏘鏘,帝顓頊好 其音。乃令飛龍作,效八風之音,命之曰承雲,以祭上 帝。

《玉堂鑑綱》:顓頊命飛龍氏,會八風之音,為圭水之曲, 以召氣而生物。

《尚書·中候》:堯沉璧於河,白雲起迴風搖落。

《帝王世紀》:堯時,廚中自生肉脯,薄如翣。搖鼓則生風, 使食物寒而不臭,名翣脯。

《逸士傳》:許由手捧水飲,人遺一瓢。飲訖,掛木上,風吹 有聲。由以為煩,去之。

《尚書·舜典》:納於大麓,烈風、雷雨弗迷。

《呂子·音初篇》:夏后氏孔甲,田於東陽萯山,天大風晦 盲,孔甲迷惑。入於民室,主人方乳。或曰:后來見良日 也,之子是必大吉。或曰:不勝也,之子是必有殃。后乃 取其子以歸,曰:以為余子,誰敢殃之。子長成人,幕動 折撩,斧斫斬其足,遂為守門者。孔甲曰:鳴呼。有疾命 矣夫。乃作為破斧之歌,實始為東音。

《博物志》:夏桀之時,為長夜,宮於深谷之中,男女雜處, 十旬不出聽政。天乃大風揚沙,一夕填此宮谷。 《淮南子·覽冥訓》:武王伐紂,渡於孟津陽侯之波,逆流 而擊,疾風晦冥,人馬不相見。於是,武王左操黃鉞,右 秉白旄,瞋目而撝之曰:余任天下,誰敢害吾意者。於 是,風濟而波罷。

崔豹《古今注》:武王伐紂,大風折蓋,太公因折蓋之形 而制曲蓋。

《書經·周書·金縢》:武王既喪,管叔及其群弟乃流言於國曰:公將不利于孺子。周公乃告二公曰:我之弗辟, 我無以告。我先王周公居東二年,則罪人。斯得于後, 公乃為詩以貽王,名之曰鴟鴞。王亦未敢誚公。秋大 熟未穫,天大雷電以風,禾盡偃,大木斯拔,邦人大恐。 王與大夫盡弁以啟金縢之書,乃得周公所自以為 功代武王之說,二公及王乃問諸史,與百執事對曰: 信噫。公命,我勿敢言。王執書以泣曰:其勿穆上昔公 勤勞。王家惟予,沖人弗及知今。天動威以彰周公之 德,惟朕小子其新逆,我國家禮亦宜之。王出郊,天乃 雨反風,禾則盡起,二公命邦人,凡大木所偃,盡起而 築之,歲則大熟。

《尚書大傳》:成王時,越裳重譯而來朝曰:久矣,天之無 烈風迅雨。意中國有聖人乎。

《左傳》:僖公十六年春,六鷁退飛過宋都,風也六鷁 遇迅風而退飛,風高不為物害,故不記風之異。 《國語》:海鳥曰:爰居止於魯東門之外,三日臧。文仲使 人祭之,展禽曰:今茲海,其有災乎。夫廣川鳥獸恆知, 而避其災也。是歲也,海多大風。

《吳越春秋》:吳王既殺王僚,憂慶忌之在鄰國,子胥乃 見要離于王。王曰:子何為者。要離曰:臣國東千里之 人,細小無力,迎風則僵,負風則伏。大王患慶忌,臣能 殺之。願王戮臣妻子,斷臣右手,必信臣矣。王曰:諾。要 離乃奔如衛,見慶忌曰:闔閭無道,戮吾妻子。吳國之 事,吾知其情,願因王子之勇,闔閭可得也,何不與我 東之于吳。慶忌信之,將渡江于中流。要離力微,坐于 上風。因風勢以矛鉤其冠,順風而刺慶忌,慶忌顧而 揮之,三捽其頭于水中,乃加于膝上,慶忌死。

《韓非子》:魏文侯與虞人期獵。明日,會天疾風,左右止, 文侯不聽。曰:不可以風疾之故而失信,吾不為也。遂 自驅車往,犯風而罷虞人。

《述異記》:庶女者,齊之寡婦。養姑孝姑,女利母財,殺母, 以誣寡婦,婦不能自解。呼天而號,大風襲于齊殿。 《神仙傳》:老子將去周而出關,以升崑崙關,令尹喜占 風逆,知當有神人來過,乃掃道見老子,老子知喜命 應得道,乃停關下,以長生之術授之。

《史記·秦始皇本紀》:始皇浮江至湘山祠,逢大風幾不 得渡。上問博士曰:湘君何神。博士對曰:聞之堯女舜 之妻而葬此。於是始皇大怒,使刑徒三千人皆伐湘 山樹,赭其山。

《封禪書》:蓬萊、方丈、瀛州,此三神山者,其傳在渤海中, 去人不遠。患且至,則船,風引而去。蓋嘗有至者,諸僊 人及不死之藥皆在焉。其物禽獸盡白,而黃金銀為 宮闕。未至,望之如雲,及到,三神山反居水下。臨之風 輒引去,終莫能至。云世主莫不甘心焉。及至秦始皇, 并天下,至海上,則方士言之不可勝數。始皇自以為 至海上而恐不及矣。使人乃齎童男女入海求之,船 交海中,皆以風為解曰:未能至,望見之焉。

《漢書·高祖本紀》:漢王入彭城,項羽自以精兵三萬人 從魯出胡陵,擊漢軍睢水上,大破漢軍。圍漢王三匝, 大風從西北起,折木、發屋、揚砂石,晝晦。楚軍大亂,漢 王得與數十騎遁去。

《三輔黃圖》:長安宮南有靈臺,高十五仞,上有渾儀,張 衡所制。又有相風銅烏,遇風乃動。一曰長安靈臺上, 有相風銅烏,千里風至,此烏乃動。

《東方朔別傳》:漢武帝天漢三年,月氐國獻神香,使者 曰:國占東風入律,百旬不休;青雲干呂,經月不散,意 中國有好道之君,故來貢。

孝武坐未央前殿,天新雨。東方朔屈指獨語。上問之, 對曰:殿後柏枝有鵲立,東向鳴。視之,果然。上問:何以 知之。朔曰:風從東來,鵲尾長,當順風而立,是以知也。 《洞冥記》:漢宮人麗娟體弱,常恐,隨風輕舉,唱迴風曲, 庭葉翻落如秋。

《漢書·外戚傳》:孝昭上官皇后祖父桀,隴西上邽人也。 少時,為羽林期門郎。從武帝上甘泉。天大風,車不得 行,解蓋授桀,桀奉蓋,雖風常屬。雨下,蓋輒御。上奇其 材,力遷未央GJfont令。 《三輔黃圖》:成帝常以秋日與趙飛燕戲於太液池。以 沙棠木為舟,以雲母飾於鷁首,一名雲舟。又刻桐木 為虯龍,彫飾如真,夾雲舟而行,以紫桂為桅枻。及玩 擷菱蕖。帝每愛輕蕩以驚飛燕。命佽飛之士以金鎖 纜雲舟於波上,每輕風時至。飛燕殆欲隨風入水。帝 以翠縷結飛燕之裾。常曰:恐妾微賤何復得。預結纓 裾之遊。今太液池尚有避風臺,即飛燕結裾之處。 《後漢書·光武本紀》:王尋、王邑圍昆陽,光武乃與敢死 者三千人,從城西水上衝其中堅,莽兵大潰。會大雷 風,屋瓦皆飛,雨下如注,滍川盛溢,虎豹皆股戰。士卒 爭赴,溺死者以萬數,水為不流。

《劉昆傳》:昆字桓公,陳留東昏人。建武五年,舉孝廉不 行,遂逃,教授於江陵。光武聞之,即除為江陵令。時縣 連年火災,昆輒向火叩頭,多能降雨止風。徵拜議郎, 稍遷侍中弘農太守。先是崤黽驛道多虎災,昆為政三年,虎皆負子渡河,帝聞而異之。二十二年,徵代杜 林為光祿勳。詔問昆曰:前在江陵,反風滅火;後守弘 農;虎北渡河,行何德政而致是事。昆對曰:偶然耳。左 右皆笑其質訥。帝歎曰:此乃長者之言也。顧命書諸 策。

《水經注》:不韋縣,故九隆哀牢之國也。漢建武二十三 年,王遣兵乘革船南下水攻。漢鹿崩,民鹿崩,民弱小 將為所擒。於是,天大震雷疾雨,南風漂起,水為逆流 波湧,二百餘革船沉沒,溺死數千人。

《後漢書·鄭弘傳注》:射的山南有白鶴山,此鶴為仙人 取箭。漢太尉鄭弘嘗采薪,得一遺箭。頃有人覓弘,還 之問何所欲。弘識其神人也,曰:常患若耶溪載薪為 難,願旦南風,暮北風。後果然。故若耶溪風至今猶然, 呼為鄭公風也。

《水經注》:太湖邪谿之東有寒谿,漢太尉鄭弘少以苦 節自居。恆躬采伐,用貿糧膳,每出入谿津,常感神風 送之。雖憑舟自運,無杖楫之勞。GJfont人貪藉風勢,常依 隨往還。有淹留者,徒輩相謂:汝不欲及鄭風耶,其感 致如此。

《後漢書·楊由傳》:由字哀,侯蜀郡成都人。少習風雲占 候,為郡文學掾。有風吹削哺,太守以問由。由對曰:方 當有薦木實者,其色黃赤。頃之,五官掾獻橘數包。 《王忳傳》:忳字少林,廣漢新都人。嘗詣京師。於空舍中 見一書生,疾困,愍而視之,書生謂忳曰:我當到洛陽 而被病,命在須臾,腰下有金十斤,願以相贈,死後乞 藏骸骨。未及問姓名而命絕。忳即鬻一斤營其殯葬, 餘金悉置棺下,人無知者。後歸數年,縣署忳大度亭 長。初到之日,有馬馳入亭中而止。其日,大風飄一繡 被,復墮忳前。即言之於縣,縣以歸忳。忳後乘馬到雒 縣,馬遂奔走,牽忳入它舍。主人見之喜曰:今禽盜矣。 問忳所由得馬,忳具說其狀。并及繡被,主人悵然,良 久乃曰:被隨旋風與馬俱亡,卿何陰德而致此二物。 忳自念有葬書生事,因說之。主人大驚,號曰:是我子 也,姓金名彥,前往京師,不知所在。何意卿乃葬之。大 恩久不報,天以此章卿德耳。因自與俱迎彥喪,餘金 俱存,忳由是顯名。

《拾遺記》:靈帝初平三年遊於西園,起裸遊館千間,采 綠苔而被階,引渠水以繞砌,周流澄澈。乘船遊漾,選 玉色宮人執篙楫。又奏招商之曲,以來涼風。歌曰:涼 風起兮日照渠,青荷畫偃葉夜舒。惟日不足樂有餘, 清絲流管歌玉鳧,千年萬歲喜難踰。

《後漢書·徐登傳》:趙炳,字公阿,東陽人,嘗臨水求度船。 人不和之,炳乃張蓋坐其中。長嘯呼風,亂流而濟。 《孝子傳》:管寧避地遼東,遇風船人危懼,皆叩頭悔過。 寧惟愆言咎念嘗如廁,不冠而已。向天叩頭,風亦尋 靜。

《交州記》:合浦東百里,有一杉樹,葉落,隨風入洛陽城 內。漢時有善相者,說此休徵當出王者。特遣人伐樹。 《三國魏志·管輅傳》:輅至典農王弘直。許有飄風,高三 尺餘。從申上來,在庭中幢,幢回轉息以復起。良久乃 止。直以問輅。輅曰:東方當有馬。吏至,恐父哭子如何。 明日,膠東吏到,直子果亡。直問其故。輅曰:其日乙卯, 則長子之候也。木落於申斗建申,申破寅死,喪之候 也。日加午而風發,則馬之候也;離為文章,則吏之候 也;申未為虎,虎為大人,則父之候也。輅又曰:夫風 以時動;又以象應。時者,神之驅使;象者,神之形表。其 道不足為難,王弘直亦大學問、有道術,皆不能精。問 輅:風之推變乃可爾乎。輅言:此但風之毛髮,何足為 異。若夫列宿不守,眾神亂行,八風橫起,怒氣電飛,山 崩石飛,樹木摧傾,揚塵萬里,仰不見天,鳥獸藏竄。兆 民駭驚。於是使梓慎之徒,登高臺,望風氣,分災異,刻 期日。然後知神思,遐幽靈風可懼。

《江表傳》:赤壁戰日,黃蓋取輕利艦,載燥荻枯柴,灌以 魚膏。時東南風急,中江舉帆,蓋舉火。眾兵同時發火, 火烈風猛,燒盡北船,曹兵退走。

《建康實錄》:吳孫權與關羽戰,羽乞降。孫權以問趙達。 達曰:彼有走氣,言降,詐也。權使人路邀之。趙達曰:雖 走,必不脫。時午時,有風觸幃,達撫手曰:羽至矣。果獲 羽。

《世說》:陵雲臺樓觀精巧,先稱平眾木輕重,然後造構, 乃無錙銖相負揭。臺雖高峻,常隨風搖動,而終無傾 倒之理。

《晉書·王濬傳》:濬將至秣陵,王渾遣信要令暫過論事, 濬舉帆直指。報曰:風利,不得泊也。

《世說》:滿奮畏風,在晉武帝坐,北窗作琉璃,屏實密似 疏。奮有寒色,奮曰:臣猶吳牛,見月而喘。

《晉書·夏統傳》:太傅賈充謂曰:卿能作卿土地間曲乎。 統於是以足叩船,引聲喉囀,清激慷慨,大風應至。 《張翰傳》:翰,字季鷹,齊王冏辟為大司馬。東曹掾冏時 執權。翰因見秋風起,乃思吳中菰菜。蓴羹鱸魚膾曰: 人生貴得適志,何能羈宦數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駕而歸,俄而,冏敗,人皆謂之見機。

《王導傳》:庾亮雖居外鎮,而執朝廷之權。既據上流,擁 彊兵,趨向者多歸之。導不能平,常遇西風,塵起,舉扇 自蔽。徐曰:元規塵污人。

《世說》:王世將高朗豪,率王丞相、庾太尉遊於石頭。會 世將至。爾日,迅風飛颿,世將倚船樓長嘯。神氣甚逸。 《續仙傳》:吳猛嘗遇大風,書符置屋上,有青鳥銜去,風 即止。

《晉書·孟嘉傳》:嘉為征西桓溫參軍,九月九日溫燕龍 山,寮佐畢集。有風至,吹嘉帽墮落。嘉不之覺,溫使左 右勿言。欲觀其舉止,嘉良久如廁。溫令取還之,命孫 盛作文嘲嘉,著嘉坐處。嘉還見,即答之,其文甚美,四 坐嗟歎。

《謝安傳》:安嘗與孫綽等汎海,風起浪湧。諸人並懼。安 吟嘯自若,舟人以安為悅,猶去不止。風轉急,安徐曰: 如此,將何歸耶。舟人承言即迴,眾咸服其雅量。 《顧愷之傳》:愷之,字長康,為殷仲堪參軍。仲堪在荊州, 愷之嘗因假還仲堪,特以布帆借之,至破冢,遭風大 敗。愷之與仲堪牋曰:地名:破冢,真破冢而出,行人安 穩,布帆無恙。

《世說補》:褚公與孫興公同遊曲阿後湖中流,風勢猛 迅,舫欲傾覆。褚公已醉,乃曰:此舫人皆無可以招天 譴者,唯孫興公,多塵滓,正當以厭天欲耳。便欲捉擲 水中,孫遽無計,唯大啼曰:季野卿念我。

《荊州記》:宮亭湖廟甚靈,塗旅經過無不祈禱,能使湖 中分風而帆南北。

《晉書·陶潛傳》:潛嘗言夏月虛閒,高臥北窗之下,清風 颯至,自謂羲皇上人

晉陽秋劉裕平、慕容超將鎮下邳,聞廬循反,何無忌 敗。乃還次山陽造揚子江,問人曰:朝廷如何。對曰:劉 公尚未至,劉公若還,無所憂也。裕將濟,而風急,眾咸 難之。裕曰:吾有天命,風當自息,如天不助,覆溺何足 可怯。竟登舟,移舟而風止。

《宋書·宗GJfont傳》:GJfont,字元幹,叔父炳高尚不仕,GJfont年少時, 炳問其志,GJfont曰:願乘長風破萬里浪。 《廣東通志》:陳茂,字若恩,汝南人。容止儼恪,鬚眉甚偉, 為交趾別駕從事,並有奇績。舊令刺史行部不涉海。 永初中,盜賊橫行海濱,皆震刺史。周敞渡海巡,方遇 大風,船欲覆,茂按劍呵水神,風即止。海上人望之如 神明。

《宋書·朱修之傳》:修之北伐,陷沒後奔馮弘,魏屢伐弘。 或說弘遣修之歸求救,遂遣之泛海。至東萊,遇猛風, 柁折垂以長索船,乃復正。海師望見飛鳥,知其近岸, 須臾至東萊。

《虞愿傳》:明帝性猜忌,體肥憎風,夏月常著皮小衣。拜 左右二人為司風令史,風起方面輒先啟聞。

《湖廣通志》:南北朝陸法和侯景遣任約伐湘東王於 江陵。至赤沙湖,與任約相對,法和乘輕舟去,約軍一 里,縱大舫於前。風逆不便,法和執白羽扇以麾風,風 勢即返約,眾皆見梁軍步於水上,大潰投水。

《梁書·陶弘景傳》:弘景特愛松風,每聞其響,欣然為樂, 有時獨遊泉石,望見者以為仙人。

《芸窗私志》:元帝時,臨池觀竹既枯,后每思其響,夜不 能寢。帝為作薄玉龍數十枚,以縷線懸於簷外。夜中 因風相擊,聽之與竹無異。民間效之,不敢用龍,以駿 代,今之鐵馬,是其遺制。

《五代新說》:梁袁光祿昂母憂將柩,過江而遇風,乃縛 衣著柩,誓同沉溺,餘舟皆沉,唯昂舟獨獲全。

《魏書·韓茂傳》:茂年十七,膂力過人,尤善騎射。太宗曾 親征丁零,翟猛茂為中軍。執幢時有風。諸軍旌旗皆 偃仆,茂於馬上持幢,初不傾倒。太宗異而問之,徵茂 所屬,具以狀對。太宗謂左右曰:記之。尋徵詣行,在所 試以騎射,太宗深奇之,以茂為虎賁中郎將。

《王早傳》:早與客清晨立於門內,遇有卒風振樹。早語 客曰:依法,當有千里外急使,日中將有兩匹馬,一白 一赤,從西南來,至即取我。逼我。不聽。與妻子別,語訖, 便入召家人鄰里辭別。語訖,浴,帶書囊,日中出門候 使。如期,果有二馬,一白一赤,從涼州而至,即促早上 馬。遂詣行宮時,世祖圍涼州未拔,故許彥薦之早彥 師也。及至詔,問何時當得此城,早對曰:陛下但移據 西北角,三日內必剋。世祖從之,如期而剋。

《水經注》:天池方里餘,古老相傳,言嘗有人乘車於池 側,忽遇大風飄之於水,獲其輪於桑乾泉。

狼山縣風井山迴曲,有異勢,穴口大如盆,袁崧云夏 則風出,冬則風入,春秋分則靜。余往觀之,其時四月 中,去穴數丈,須臾,寒慄卒至;六月中,尤不可當。往人 有冬過者,置笠穴中。風吸之,經月還,步楊溪得其笠, 從平樂順流五六里,東亭村北山甚高峻,上合下空, 東西廣二丈許,高起如屋,中有石林,甚整頓,傍生野 韭。人往乞者,神許,則風吹別分隨,偃而輸不得過越, 不偃而輸輒凶。《北齊書·張子信傳》:武衛奚永洛與子信對坐時,有鵲 鳴於庭樹,GJfont而墜焉。子信曰:鵲言不善。向夕,若有風 從西南來,歷此樹拂堂角。則有口舌事。今夜有人喚, 必不得往。雖敕亦以病辭。子信去後,果有風如其言。 是夜,琅邪王五使切召永洛,且云敕喚,永洛欲起,其 妻苦留之。稱墜馬腰折,詰朝而難作。

《北史齊神武本紀》:芒山之役,風從西來入營。李業興 曰:小人風來,當大勝。神武曰:若勝,以爾為本州刺史。 後果驗。

《清異錄》:隋煬帝泛舟,忽陰風頗緊。歎曰:此風可謂跋 扈將軍。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