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007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七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七卷目錄

 庶徵總部彙考七

  唐李德裕窮愁志祥瑞 喜徵

  宋俞誨百怪斷經嚏噴占 眼跳占 心驚占 耳鳴占 耳熱占 鴉鳴占

  明婁元禮田家五行論日 論月 論星 論風 論雨 論雲 論霞

  論虹 論雷 論霜 論雪 論電 論氣候 論朔日 論旬中剋應 論甲子 論壬

  子 論甲申 論甲戊庚必變 論鶴神 論山 論地 論水 論潮 論草 論花 論

  木 論飛禽 論走獸 論龍 論魚 論祥瑞

  農政全書占四時 論雜蟲

  楊慎古今諺占候

庶徵典第七卷

庶徵總部彙考七编辑

《唐李德裕窮愁志》
编辑

《祥瑞》
编辑

夫天地萬物異於常者,雖至美至麗,無不為妖,睹之 宜先戒懼,不可以為禎祥。何以言之?桓靈之世多鸞 鳳,丘墳之上生芝草,神仙之物食之,上可以凌倒景, 次可以保永年,生於丘墳,豈得為瑞?若以孝思所致, 則瞽瞍之墓,曾晳之墳,宜生萬枝矣。何者為仁孝之 瑞?唯甘露降於松柏,皜鹿素烏,馴擾不去,皆有皜素 「之色,足表幽明之感。」貞元中,余在甌越,有隱者王遇, 好黃冶之術,暮年有芝草數十莖,產於丹竈之前,逾 月而遇病卒。齊中書抗有別業生芝草百餘莖,數月 而中書去世。又餘姚守盧君名從,在郡時有芝草生 於督郵屋梁上。其歲盧君為叛將栗鍠所害,置遺骸 於屋梁之下。並耳目所驗,非自傳聞。由是而言,則褒 姒、驪姬,皆為國妖,以禍周、晉;《綠珠》《窈娘》,皆為家妖,以 災喬、石,不可不察也。又「黃河清而聖人生」,徵應不在 於當世明矣。柳谷、元石為魏室之妖,啟將來之端,亦 不可不察也。是以宜先戒懼,以消《桑穀》雉雊之變耳。

《喜徵》
编辑

「陸賈偁《蟢子垂》而百事禁」,不徵,其故何也?凡人將有 喜兆,必垂于冠冕。余常思之,蓋以人肖圓方之形,稟 五行之氣,有生之最靈者也。如景如火,忽有歊然感 氣,發于圓首之上。其榮盛也,如陽氣發生,煙涵熅煦; 其變衰也,如秋氣索然,寂寞沈悴。雖不能自睹,其鑒 明者必可察之。唐舉、許負,疑用此術,所以望表而知 窮達。何以明之?「淑春愛景,必有蟢子垂於簷楹之間; 室有明燭膏爐必垂於屏幃之際。喜氣將盛,故集於 冠冕之上。以此推之,無所逃也。」

《宋俞誨百怪斷經》
编辑

《嚏噴占》
编辑

子時主酒食。     丑時主女思。

寅時:主女相和,    卯時主財喜。

辰時:主酒食。     巳時主人來財。

午時:主有客來。    未時主酒食。

申時:主驚,不利。    酉時,主文人來求。

戌時:主和合。     亥時主吉利。

《眼跳占》
编辑

子時, 左主貴,    右主酒食。

丑時。 「左主憂。    右主人思。」

寅時。 「左主行人」,   右主吉。

卯時: 「左主貴人,   右主平安。」

辰時: 「左主客來,   右主害。」

巳時, 左主酒食,   右主凶。

午時: 「左主得意,   右主凶。」

未時, 左主吉,    右主喜。

申時, 「左主財,    右主人思。」

酉時, 左主音信,   右主客至。

戌時: 左主他喜,   右主酒食。

亥時, 左主貴人,   右主官事。

《心驚占》
编辑

子時有女人思。    丑時惡事不利。

寅時有客來,     卯時有酒食。

辰時,有喜事。     巳時,有大獲。

午時主有酒食。    未時有女人思。

申時主喜事,     酉時主喜信。

戌時:有官客至    亥時,主惡服、夢怪,大凶。

《耳鳴占》
编辑

子時, 左主女思,   右主失財。

丑時, 左主他喜,   右主口舌。

「寅時」, 「左主失物,   右主心急。」

卯時, 左主坎坷,   右主客至辰時, 左主得意,   右主行人至。

巳時。 左主凶,    右主「大吉。」

午時, 「左主信,    右主親人至。」

未時, 左主他役,   右主遠人來。

申時, 「左主行人」,   右主吉。

酉時。 左主失財。   右主吉。

戌時。 「左主遠行。   右主康。」

亥時。 左主吉,    右主凶。

《耳熱占》
编辑

子時,主有僧道來議事。 丑時主有喜事,大吉。 寅時主有酒食吃。   卯時主有遠人來。

辰時主有喜事,大吉。  巳時主失財物,不利。 午時主有喜事來。   未時主有奇獲。

申時,主有客來酒食。  酉時主女子至婚事。 戌時主有爭訟口舌。  亥時主有詞訟口舌。

《鴉鳴占》
编辑

寅卯時, 正東送物,東南爭,正南吉,西南吉,正西外 人思,西北酒食,正北口舌,東北病。

辰巳時, 正東風雨,東南女客,正南相命,西南爭,正 西官訟,西北貴人至,正北相命,東北親至。

午時, 「正東爭」,東南親客,「正南爭」,西南不寧,正西送 物,西北酒食,正北六畜至,東北送物。

未申時, 正東凶,東南凶,信,正南,遠信,西南,大雨,正 西吉,西北親客,正北,失物在東北,客至。

酉時 正東公事,東南外服,正南故人,西南相召,正 西客至,西北失物,正北病,東北客至。

凡呼群喚子競食爭巢難以概占但其鳴異常者占之甚驗若在百步之外不必聽也

《明婁元禮田家五行》
编辑

《論日》
编辑

日暈則雨。諺云:「月暈主風,日暈主雨。」 日腳占晴雨。 諺云:「朝又天,暮又地,主晴。反此則雨。」 日沒後,起青 白光數道,下狹上闊,直起亙天,此特夏秋間有之,俗 呼青白路,主來日酷熱。 日生耳,主晴雨。諺云:「南耳 晴,北耳雨。」日生雙耳,斷風截雨。若是長而下垂通地, 則又名白日幢,主久雨。日出早主雨,出晏主晴。《老農》 云:「此特言久陰之餘,夜雨連旦,正當天明之際,雲忽 一掃而捲,即日光出,所以言早,少刻必雨,立驗。言晏 者,日出之後,雲晏開也,必晴亦甚準。蓋日之出入,自 有定刻,實無早晏也。」愚謂但當云晴得早主雨,晏開 主晴,不當言日出早晏也。占者悟此理,日外自雲障, 中起主晴。諺云:「日頭𨂝雲障,曬殺老和尚。」日「沒返照, 主晴,俗名為日返塢。」一云:「日沒臙脂紅,無雨也,有風。」 或問:二候相似,而所主不同,何也?老農云:「返照在日 沒之前,臙脂紅在日沒之後,不可不知也。」諺云:「烏雲 接日,明朝不如今日。」又云:「日落雲沒,不雨定寒。」又云: 「日落雪裏走,雨在半夜後。」已上皆主雨。此言一朵烏 雲漸起,而日正落其中者。諺云:「日落烏雲半夜枵,明 朝曬得背皮焦。」此言半天元有黑雲。日落雲外,其雲 夜必開散,明必甚晴也。又云:「今夜日沒烏雲洞,明朝 曬得背皮痛。」此言半天上雖有雲,及日沒下去,都無 雲,而見日狀如巖洞者也。已上皆主晴,甚驗。

《論月》
编辑

月暈主風,何方有闕,即此方風來。新月卜雨。諺云:「月 如挂弓,少雨多風。月如偃瓦,不求自下。」又云:「月偃偃, 水漾漾,月子側,水無滴。新月落北,主米貴荒。」諺云:「月 照後壁,人食狗食,作竊者易敗」,果驗。月初始生,前月 大盡,初二晚見,前小盡,初三晚見。諺云:「大二小三,初 五夜裏更半。月初八廿三上落,半夜十二夜裏天亮。 月,十三四大明月著地,十五十六正團圓,十七十八 正轟喧,十八九坐可守,二十二十一月上一更急,二 十二與三月上半闌殘,二十四五六月上好煮粥,二 十七與八日月東方一齊發,二十九夜略有上弦初 七八九,下弦二十二三四。」按此但言晦朔弦朢之候并志之以見田家之諺

《論星》
编辑

《諺》云:「一個星,保夜晴。」此言雨後天陰,但見一兩星,此 夜必晴。星光閃爍不定,主有風。夏夜見星密,主熱。《諺》 云:「明星照爛地,來朝依舊雨。」言久雨正當黃昏,卒然 雨住雲開,便見滿天星斗。則豈但明日有雨,當夜亦 未必晴。

《論風》
编辑

夏秋之交,大風及有海沙雲起,俗呼謂之風潮,古人 名之曰颶風。言其具四方之風,故名颶風。有此風必 有霖淫大雨同作,甚則拔木偃禾,壞房室、決堤堰。其 先必有如斷虹之狀者,見名曰颶母。航海之人見此, 則又名破帆風。凡風單日起,單日止,雙日起,雙日止。 諺云:「西南轉,西北,搓繩來絆屋。」又云:「夜半五更西,天 明拔樹枝。」又云:「日晚風和,明朝再多。」又云:「惡風盡日 沒。」又云:「日出三竿,不急便寬。」大凡風日出之時必略 靜,謂之風讓日。大抵風自日內起者必善,夜起者必 毒,日內息者必和,夜半息者必大凍。已上並言隆冬 之風。諺云:「風急雨落,人急客作。」又云:「東風急,備蓑笠風急雲起,愈急必雨。諺云:「東北風雨太公。」言艮方風 雨,卒難得晴,俗名曰「牛筋風雨」,指丑位故也。諺云:「行 得春風有夏雨。」言有夏雨應時,可種田也,非謂水必 大也。《經驗諺》云:「春風踏腳報」言易轉方,如人傳報不 停腳也。一云:既吹一日南風,必還一日北風。報答也。 二說俱應。諺云:「西南早到,晏弗動草。」言早有此風,向 晚必靜。諺云:「南風尾,北風頭。」言南風愈吹愈急,北風 初起便大。春南夏北,有風必雨。冬天南風,三兩日必 有雪。

《論雨》
编辑

諺云:「風打五更,日曬水坑。」言五更忽有雨,日中必晴, 甚驗。晏雨不晴,雨著水面,上有浮泡,主卒未晴。諺云: 「一點雨似一個釘落,到明朝也不晴;一點雨似一個 泡落,到明朝未得了。」諺云:「天下太平,夜雨日晴。」言不 妨農也。諺云:「上牽晝,暮牽齋,下晝雨,嚌嚌。」諺云:「病人 怕肚脹,雨落怕天亮。」亦言久雨,正當昏黑,忽自明亮, 則是雨候也。雨夾雪,難得晴。諺云:「夾雨夾雪,無休無 歇。」諺云:「快雨快晴。」《道德經》云:「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 日。」凡雨喜少惡多。諺云:「千日晴不厭,一日雨落便厭。」

《論雲》
编辑

雲行占晴雨。諺云:「雲行東,雨無蹤,車馬通。雲行西,馬 濺泥,水沒犁。雲行南,雨潺潺,水漲潭。雲行北,雨便足, 好曬穀。上風雖開,下風不散,主雨。」《諺》云:「上風皇,下風 隘,無蓑衣,莫出外。雲若砲,車形起,主風起。」諺云:「西南 陣單過也落三寸。」言雲陣起自西南者,雨必多,尋常 陰天,西南陣上亦雨。諺云:「太婆年八十八,勿曾見,東 南陣頭發。」又云:「千歲老人不曾見東南陣頭雨沒子 田。」言雲起自東南來者,絕無雨。凡雨陣自西北起者, 必雲黑如潑墨,又必起作眉梁。陳主先大風而後雨, 終易晴。天河中有黑雲生,謂之河作堰,又謂之黑豬 渡河。黑雲對起,一路相接亙天,謂之女作橋。雨下闊 則又謂之合羅陣。皆主大雨立至,少頃必作滿天陣, 名通界雨,言廣闊普遍也。若是天陰之際,或作或止, 忽有雨作橋,則必有挂帆雨腳,又是雨腳將斷之兆 也,不可一例而取。凡雨陣雲疾如飛,或暴雨乍傾乍 止,其中必有神龍隱見。《易》曰雲從龍是也。諺云:「旱年 只怕沿江挑,水年只怕北江紅。」一云太湖晴。上文言: 亢旱之年,望雨如望「恩,纔是四方遠處雲生陣起,或 自東引而西,自西而東,俗所謂排也。則此雨非但今 日不至,必每日如之,即是久旱之兆也。」此吳語也,故 指北江為太湖。若是晚霽,必兼西天,但晴無雨。諺云: 「西北赤,好曬麥,陰天卜晴。」諺云:「朝要頭頂穿,暮要四 腳懸。」又云:「朝看東南,暮看西北。」諺云:「魚鱗天不雨也 風顛。」此言細細如魚鱗斑者,一云老鯉斑雲障曬殺。 老和尚:此言滿天雲大片如鱗者,故云老鯉。往往試 驗各有准,秋天雲陰,若無風則無雨。冬天近晚忽有 老鯉斑雲起,漸合成濃陰者,必無雨。名曰護霜天。諺 云:「識每護霜天不識每著子一夜眠。」

《論霞》
编辑

諺云:「朝霞暮霞,無水煎茶主旱。」此言久晴之霞也。諺 云:「朝霞不出巿,暮霞走千里。」此皆言雨後乍晴之霞。 暮霞若有火焰形而乾紅者,非但主晴,必有久旱之 兆。朝霞雨後乍有定雨無疑,或是晴天隔夜雖無,今 朝忽有,則要看顏色斷之。乾紅主晴,間有褐色主雨, 滿天謂之霞得過主晴,霞不過主雨。若西方有浮雲 「稍厚,雨當立至。」

《論虹》
编辑

俗呼曰鱟。諺云:「東鱟晴,西鱟雨。」諺云:「對日鱟,不到晝。」 主雨。言西鱟也。若鱟下便雨,還主晴。

《論雷》
编辑

諺云:「未雨先雷,船去步來,主無雨。」諺云:「當頭雷無雨, 卯前雷有雨。」凡雷聲響烈者,雨陣雖大而易過。雷聲 殷殷然響者,卒不晴。雷初發,聲微和者,歲內吉,猛烈 者凶。甲子日尤吉。雪中有雷,主陰雨,百日方晴。東州 人云:「一夜起雷三日雨。」言雷自夜起必連陰。

《論霜》
编辑

每年初下只一朝,謂之「孤霜」,主來年歉。連得兩朝以 上主熟,上有鎗芒者吉,平者凶。春多主旱。

《論雪》
编辑

下雪而不消名曰「等伴」,主再有雪,久經日照而不消, 亦是來年多水之兆也。

《論電》
编辑

夏秋之間,夜晴而見遠電,俗謂之熱閃。在南主久晴, 在北主便雨。諺云:「南閃千年,北閃眼前。」北閃俗謂之 北辰閃,主雨立至。諺云:「北辰三夜無雨大怪」,言必有 大風雨也。

《論氣候》
编辑

凡春寒必多雨,諺云:「春寒多雨水。」元宵前後必有料 峭之風,謂之元宵風。凡春有二十四番花信風。二月 初有水,謂之春水。二月八日張大帝生日,前後必有 風雨極準。俗號為請客風、送客雨。正日謂之洗街雨初十謂之洗廚雨。社日多有微雨數點,謂社公不吃 乾糧,果驗。諺云:「清明斷雪,穀雨斷霜」,芒種後雨為黃 梅雨,夏至後為時雨。此時陰晴易變。諺云:「黃梅天氣 𨂝。」蒲間切「向老婆頭邊,也要擔了蓑衣箬帽去。」六月有 水,謂之賊水。八月十八日潮生,日前後有水,謂之橫 港水。九月初有雨,多謂之秋水。立冬前後起西北風, 謂之立冬信。月內風頻作,謂之十月五風信。

《論朔日》
编辑

晴主月內晴雨,謂之「交月。」雨主久陰雨,若此先連綿 有雨,反輕風吹。月建方位,主米貴。自建方來,為得其 正,萬物各得其所,晴雨各得其宜。

《論旬中剋應》
编辑

新月下有黑雲橫截,主來日雨。《諺》云:「初三月下有橫 雲,初四日裏雨傾盆。」月盡無雨則來,月初必有風雨。 《諺》云:「廿五廿六若無雨,初三初四莫行船。」廿五日謂 之月交日,有雨,主久陰。廿七日最宜晴。《諺》云:「交月無 過廿七晴。」

《論甲子》
编辑

諺云:「春雨甲子,乘船入巿;夏雨甲子,赤地千里。秋雨 甲子,禾頭生耳;冬雨甲子,飛雪千里。」一說甲子春雨, 主夏旱六十日,夏雨主秋旱四十日。此說蓋取其久 陰之後,必有久晴。諺云:「半年雨落半年晴。」甲子遇雙 日,是雌甲子,雖雨不妨。

《論壬子》
编辑

「春雨人無食,夏雨牛無食,秋雨魚無食,冬雨鳥無食。」 又云:「春雨壬子,秧爛蠶死。」又云:「雨打六壬頭,低田便 罷休。」一云:「更須看甲寅日,若晴,拗得過不妨。」諺云:「壬 子是哥哥,爭奈甲寅何。」若得連晴為上,不然,二日內 亦當以壬子日為主。一說:壬子雨,丁丑晴,則陰晴相 半。二日俱晴,六十日內少雨;二日俱雨,主六十日內 「雨多。」近聞此說,累試有驗。

《論甲申》
编辑

諺云:「甲申猶自可,乙酉怕殺我。」言申日雨尚庶幾,酉 上雨主久雨。一云:春甲申日則主米暴貴。又云:閩中 見四時,甲申日雨,則人家閉糴,價必踊貴也。吳地窳, 最畏此二日雨,故特以怕殺二字,表其可畏之甚也。 每試極准。

《論甲戊庚必變》
编辑

諺云:「久雨久晴,多看換甲。」又云:「甲午旬中無燥土。」又 云:「甲雨乙拗。」又云:「甲日雨,乙日晴,乙日雨,直到庚。」又 云:「久晴逢戊雨,久雨望庚晴。」又云:「逢庚須變,逢戊須 晴。」又云:「久雨不晴,且看丙丁。」又云:「上火不落,下火滴。 沰。」言丙丁日也。

《論鶴神》
编辑

己酉日下地東北方,乙卯轉正東,庚申轉東南,丙寅 轉正南,辛未轉西南,丁丑轉正西,壬午轉西北,戊子 轉正北。癸巳上天,在天上之北。戊戌日轉天上之南, 甲辰轉天上之東,己酉復下,周而復始。《括》云:「纔逢癸 巳上天堂,己酉還居東北方。」上天下地之日,晴主久 晴,雨主久雨,轉方稍輕,若大旱年,雖轉方天並不作 變。諺云:「荒年無六親,旱年無鶴神。」己亥、庚子、己巳、庚 午謂之水,主土多是值雨。庚申日晴,甲子必晴,丁未 日雨,殺百蟲。

《論山》
编辑

遠山之色,清朗明爽主晴,嵐氣昏暗主作雨。起雲主 雨,收雲主晴。尋常不曾出雲,小山忽然雲起,主大雨。 久雨在半山之上,山水暴發,一月則主山崩,卻非尋 常之水。

《論地》
编辑

地面濕潤甚者,「水珠出如流汗,主暴雨。」若得西北風 解散無雨,石磉水流亦然。四野鬱蒸亦然。

《論水》
编辑

夏初水底生苔,主有暴水。諺云:「水底起青苔,卒逢大 水來,水際生靛青,主有風雨。」諺云:「水面生青靛,天公 又作變。」諺云:「大水無過一周時。」諺云:「大旱不過周時 雨,大水無非百日晴。」言天道須是久晴,則水方能退 也。故論潮者云:「晴乾無大汛。」合而言之,可見水漲之 易,退之難也如此,凡東南風退水,西北反爾。此理蓋 只是吳中太湖,東南之常事。往年初冬大西北風,湖 水泛起,吳江人家俱浸水中,風息復平,謂之「翻湖水。」 纔是南風,連吹半月十日,便可退水三二尺,又不還 漲。水邊經行,聞得水有香氣,主雨水驟至極驗。或聞 水腥氣亦然。河內浸成包稻種,既沒復浮,主有水。

《論潮》
编辑

每半月逐日候潮,時有《詩訣》云:「午未未申申,寅寅卯 卯辰,辰巳巳午午,半月一遭輪。夜潮相對起,仔細與 君論。」十三、二十七,名曰水起。是為大汛,各七日。二十、 初五,名曰下岸。是為小汛,亦各七日。諺云:「初一月半 午時潮。」又云:「初五二十夜,岸潮天亮白遙遙。」又云:「下 岸三潮登大汛。」凡天道久晴,雖當大汛,水亦不長。諺 云:「乾晴無大汛,雨落無小汛。」按此秖言潮汐之常候然反此則異當備錄之

《論草》
编辑

《五穀草占》稻色草有五穗,近本莖為早色,腰末為晚 禾。隨其穗之美惡,以斷豐歉,未必極驗。但其草每年 根根相似,茆蕩內春初雨過菌生,俗呼為雷蕈,多則 主旱,無則主水。草屋久雨,菌生其上,朝出晴,暮出雨。 諺云:「朝出曬殺,暮出濯殺。」看窠草一名干戈,謂其有 刺故也。蘆葦之屬,叢生於地,夏月暴熱之時,忽自枯 死。主有水。諺云:「頭苧生子,沒殺二苧。二苧生子,旱殺 三苧。」茭草水草也。村人嘗剝其小白嘗之以卜水旱。 味甘甜。主水味。氣:主旱。

《論花》
编辑

「梧桐花初生時赤色主旱,白色主水,匾豆五月開花 主水杞,夏月開結主水,藕花謂之水花魁,開在夏前 主水,野薔薇開在立夏前主水,麥花晝放主水,鳳仙 花開在五月主水。槐花開一遍,糯米長一遍價豐。」苦 水旱四等。《草花雜占》云:「薺菜先生歲欲甘,葶藶先生 歲欲苦,藕先生歲欲雨,蒺藜先生歲欲旱,蓬先生歲 欲荒」,「水藻先生歲欲惡。艾先生歲欲病。」皆以孟春占 之,係《江南農事》云。

《論木》
编辑

凡竹筍透林者,多有水。楊樹頭並水際根乾紅者主 水。此說恐每年如此,不甚應。

《論飛禽》
编辑

諺云:「鴉浴風,鵲浴雨,八八兒洗浴斷風雨。」鳩鳴有還 聲者,為之呼婦主晴,無還聲者,為之逐婦主雨。鵲巢 低主水,高主旱。俗傳鵲意既預知水,則云:終不使我 沒殺,故意愈低;既預知旱,則云:終不使我曬殺,故意 愈高。《朝野僉載》云:鵲巢近地,其年大水,海燕忽成群 而來,主風雨。諺云:「烏肚雨白肚風赤,老鴉含水叫。」雨 則未晴,晴亦主雨,老鴉作此聲者亦然。鴉若叫早主 雨,多人辛苦。叫晏晴,多人安閒。農作次第,夜間聽九 逍遙鳥叫卜風雨。諺云:「一聲風,二聲雨,三聲四聲斷 風雨。」鸛鳥仰鳴則晴,俯鳴則雨。鵲噪早報晴明曰乾 鵲。冬寒天雀群飛翅聲重必有雨雪。鬼車鳥即是九 頭蟲,夜聽其聲出入,以卜晴雨。自北而南,謂之出窠, 主雨。自南而北,謂之歸窠,主晴。《古詩》云:「月黑夜深聞 鬼車,吃鷦叫」,主晴。俗謂之「賣蓑衣𪃮叫。」諺云:「朝𪃮晴, 暮𪃮雨。」夏秋間雨陣將至,忽有白鷺飛過,雨竟不至, 名曰截雨。家雞上宿遲,主陰雨。燕巢做不乾淨,主田 內草多,母雞背負雞鶵,謂之雞䭾兒,主雨。𪃮字查字典不載乃 方言也音屋字亦係俗字

《論走獸》
编辑

獺窟近水主旱,登岸主水有驗;圍塍上野鼠爬沙主 有水,必到所爬處方止;鼠咬麥苗主不見收,咬稻苗 亦然,倒在根下主礱下米貴,銜在洞口主囷頭米貴; 狗爬地主陰雨,每眠灰堆高處亦主雨;狗咬青草吃 主晴;狗向河邊吃水主水退,鐵鼠其臭可惡,白日銜 尾成行而出主雨;貓兒吃青草主雨,絲毛狗褪毛不 盡,主梅水未止。

《論龍》
编辑

龍下便雨,主晴。凡見黑龍下,主無雨,縱有亦不多。白 龍下雨必到水。鄉諺曰:「黑龍護世界,白龍壞世界。」龍 下頻主旱。《諺》云:「多龍多旱龍陣雨始自何。」一路只多 行此路,無處絕無。諺云:「龍行熟路。」

《論魚》
编辑

魚躍離水面,謂之「秤水」,主水漲高多少,增水多少。凡 鯉鯽魚在四五月間得暴漲必散。子散不盡水未止, 盛散水聲必定。夏至前後得黃。魚甚散子時雨必 止,雖散不甚,水終未定。最緊車溝內,魚來攻,水逆上, 得鯰主晴,得鯉主水,諺云:「鯰乾鯉濕。」又鯽魚主水,鱨 魚主晴,黑鯉魚脊翼長接其尾,主旱。夏初食鯽魚,脊 骨有曲,主水。漁者網得死鱖,謂之水惡,故魚著網即 死也。口開主水立至易過,口閉來遲,水旱不定,蝦籠 中張得。魚:主風水。

《論詳瑞》
编辑

兩岐麥謂一稈而秀兩穗也。主時年祥瑞,又主其田 秋必倍收,其家日必驟進,又主太平之兆。《漢史》云:「桑 無附枝,麥秀兩岐。張君為政,樂不可支。」紫燕來巢,主 其家益富。此燕與烏燕同類而異凡,名曰舍鶘兒,又 名黃腰燕子,營巢卻與烏燕絕不相似。余所居村巷 有此燕巢者僅二家,一巷之最溫潤者,亦僅此二家。 又凡燕巢長及大者主吉祥,北向者令人家道興旺, 更利田蠶也。凡六畜自來占吉凶。諺云:「豬來貧,狗來 富,貓兒來,開質庫。」一云:「雞來貧。」蓋雞之得失,尋常有 之,何足為異?因豬雞音相近,俗傳之誤。昔有一人言: 其家主翁乃是富室長者,忽鄰家走一豬,入其豬闌 未遠,長者取之,長者故意妄言,多其豬數以攘其豬。 其人不敢索而去,富室遂致廢弛。破碗上下作兩截, 斷而齊者,名曰無底碗,大吉。往往以上截書古語於 其中,懸東壁,謂祥瑞也。近者一友人云:「數年前曾見 上洋高仲明家有一無底碗,謂其祥瑞,懸之東壁,其齊如截,愛若至寶。」不三年,其家財貨大進,田連阡陌。 今則為當地田戶,凡牛退齒,每每人不得而知見,若 有見其齒已脫在口候而得之者,大吉利,主三年內 大發。貓洗面至耳,主有遠親至之喜。黃昏雞啼,主有 天恩好事,或有減放稅糧之喜。臘月廿五日夜,赤豆 粥鑊滾,則三年大發。貓犬生子皆雄,主其家有喜事。 「三白大吉」,謂白雀巢簷,白鼠穿屋,白魚入舟也。鼠咬 人愨頭帽子衫領,主得財喜。百日內至半夜作數錢 聲者,主招財吉。鼠狼來窟其家,必長吉。犬生一子,其 家興旺。諺云:「犬生獨家富足。」春初獺祭魚,忽有人拾 得其遺殘者,食之大吉。鵲噪簷前,主有佳客至,及有 喜事。蛇蛻殼,人有見之者,主大發跡。燈花不可剔去, 至一更不謝,明日有吉事。半夜不謝,主有連綿喜慶 之事,或有遠親信物至。《諺》云:「燈花今夜開,明朝喜事 來。」久陰天息燈,燈煤如炭紅,良久不過明日,喜晴。諺 云:「火留星必定晴,久晴後火煤便滅」,主喜雨。長墩忽 然,門內泥土自然墳。去聲起成墩者,謂之「長墩主,其家 長進。」余嘗記幼時曾見東郊有一村店,始於賣酒營 生,僅以自給,忽門內泥土自然墳起,店主謂其祥瑞, 愛護不鋤,日見漸高,家亦日益,遂添賣香燭麩麪之 類,踰年愈高成墩,不勝添進。人口積蓄,米麥乃大興 販。京果、海錯、南貨等物,無所不有,雖百里之外,或富 室,或寺院,咸來垂顧,動以千緡。每殘年及春季,日有 數千緡交易,長夏門亦如巿,四方馳名,遠近自為巨 富。三十年後,墩漸平下,家亦暗消。凡見鼠立,主大吉 慶。嘗聞余大父言:昔中年一元旦,曾於庭前溝口,獨 見一鼠對面拱立,心雖不以為怪,亦謂頗奇,因向之 曰:「爾亦知泰來之賀耶?」其鼠復如揖拜之狀而去。大 父晚年子孫蕃衍,家事從容,至老康健,壽享八十九 歲,可謂吉慶矣。因以此事問前輩,乃云嘗於雜書中 曾見此說,名曰「狼恭鼠拱,主大吉慶,必有陰德所致 而然。」巳上數事,初非好奇以惑眾,皆以目擊耳聞實 確可考之言,始附卷末,以備田家五行中之一事云 爾。

《詳補拾遺》:凡出入遇合物及犬過橋大吉,所謀皆遂,錢穀豐盈。

《農政全書》
编辑

《占四時》
编辑

《上元日晴春少水括》云「上元無雨多春旱,清明無雨 少黃梅,夏至無雲三伏熱,重陽無雨一冬晴。」

雨水後陰多,主少水高下大熟。諺云:「正月罌坑好種 田。」

二月十二日夜宜晴,可折十二夜夜雨。二月怕夜雨, 若此夜晴,雖雨多亦無妨。越人陳元義云:「二月內得 十二個夜晴,則一年雨晴勻,更十二夜雨為潦年矣。」 十夜以上雨水,鄉人盡叫苦。

清明無雨少黃梅。

「雨打紙錢頭,麻麥不見收。雨打墓頭錢。今年好種田。」 清明午前晴。早蠶熟。午後晴,晚蠶熟。

《清明日喜晴,諺》云:「簷頭插柳青,農人休望晴。簷頭插 柳焦,農人好作橋。」

若清明寒食前後,有水而渾,主高低田禾大熟,四時 雨水調。

穀雨、日雨主魚生。諺云:「一點雨,一個魚。」

「穀雨前一兩朝霜」主大旱。是日雨則魚生,必主多雨。 二麥紅腐。不可食用。

月內有暴水,謂之「桃花水」,則多梅雨,無澇,亦無乾。雪 不消,則九月霜不降,雷多,歲稔。虹見九月,米貴。 夏至日風色看交時,最要緊,屢驗。

《月中看魚散子》占水黃梅時,水邊草上看魚子高低, 以卜水增止。

立夏日看日暈,有則主水。諺云:「一番暈添一番湖塘。」 是夜雨損麥。諺云:「二麥不怕神共鬼,只怕四月八夜 雨。」大抵立夏後,夜雨多便損麥,蓋麥花夜吐,雨多花 損,故麥粒浮秕也。

月內日暖夜涼,主少水。諺云:「日暖夜寒東海也。乾虹 見,米貴五月。」諺云:「初一雨落井泉浮,初二雨落井泉 枯,初三雨落連太湖。」又云:「一日值雨,人食百草。」又云: 「一日晴,一年豐,一日雨,一年歉。」

立梅,芒種日是也,宜晴。陰陽家云:「芒後逢壬立梅,至 後逢壬斷梅。」或云:「芒種逢壬是立梅。」按《風土記》云:「夏 至前芒種後雨,為黃梅雨。田家初插秧,謂之發黃梅。」 逢壬為是。

芒後半月內西南風,諺云:「梅裏西南時裏潭潭。」但此 風連吹兩日雨立至。

畏雷,諺云:「梅裏雷,低田折舍回。」言低田巨浸屋,無用 也,甚驗。或云聲多及震響反旱,往往經試,才有雷,便有兩遍插秧之患。大抵芒後半月,謂之禁雷天。又云: 「梅裏一聲雷,時中三日雨。」

立梅日早雨謂之迎梅雨。一云主旱,諺云:「雨打梅頭, 無水飲牛。雨打梅額,河底開坼。」一云主水,諺云:「迎梅一尺,送梅一尺。」《雜占》云:此日雨卒未晴,試以二日比 較,近年纔是無雨,雖有黃梅亦不多,不可不知也。 重五日只宜薄陰,但欲曬得蓬癟。步結切枯病也便好大晴, 主水雨,主絲綿貴。大風雨主田內無邊,帶風水多也。 至後半月為三時,頭時,三日中時,五日末時,七日頭 中時雨主大水,若末時縱雨亦善。《括》云:「夏至未過,水 袋未破。」諺云:「時裏一日西南風,准過黃梅兩日雨。」又 云:「時雨西南,老龍奔潭」,皆主旱,全不應晚轉東南必 晴。諺云:「朝西暮東風,正是旱天公。」

末時得雷,謂之送時,主久晴。諺云:「迎梅雨,送時雷。」送 了去,便弗回。諺云:「黃梅天日幾番顛。」

夏至端午前,叉手種田年。

「夏至日雨落」,謂淋。時雨主久雨,其年必豐。

《夏至》有雲「三伏熱,如吹西南風。急吹急沒。慢吹慢沒。 端午日雨來年大熟。」

分龍之日,農家於是日早以米篩盛灰藉之紙,至晚 視之,若有雨點跡,則秋不熟,穀價高,人多閉糶。 五月二十日大分,龍無雨而有雷,謂之鎖龍門。 《田家五行》曰:「至正壬辰,春末夏初水至,既非桃花,亦 非黃梅,去而復來,進退不已。」余家所種低田數多,正 苦於插種過時,田中積水,車浚未有乾期,此日尚且 勉強督工,喜晴固好,然八風周旋,正不知吉凶如何。 至申時,忽東南陣起,見掛帆雨,隨有雷三四聲,方且 驚愕,忽見一老農拱手仰天,且連稱慚愧不已。因問 其故,答云:「今日無雨而有雷,謂之鎖龍門。」復拱手相 賀喜躍。或問「此處無雨,他處卻雨,如何?」老農云:「晴雨 各以本境所致為占候也。」幼聞父老言,前宋時平江 府崑山縣作水災,鄰縣常熟卻稱旱。上司謂接境一 般高下之地,豈有水旱如此相背之理。不准。復申。其 里人直赴於朝,訴諸史丞相。丞相怪問,亦然。眾人因 泣下而告曰:「崑山日日雨,常熟只聞雷。」丞相謂有此 理,悉聽所陳。至今吳中相傳,以為古諺。又諺云:「夏雨 隔田晴。」又云:「夏雨分牛脊。」又云:「龍行熟路」,正此謂也。 其年果熟,晴多雨少,自此日至立秋,止雨兩番, 月內虹見,麥貴有三卯宜種稻,有應時雨。

諺云:「二十分龍廿一雨,戽車閣在衖堂裏。二十分龍 廿一鱟,拔起黃秧便種豆。」

六月初一一劑雨,夜夜風潮到立秋。按下條作初三一陣雨互異 《六月蓋夾被》,處處田裏不生米。

六月西風吹遍草,八月無風秕子稻。

處暑雨不通,白露枉相逢。

三「伏中大熱,冬必多雨雪。」

蝍蟟蟬叫稻生芒。

小暑日晴雨亦要,看交時最緊。

六月初三日,略得雨,主秋旱,收乾稻。《蘇秀人》云:「此日 略得雨,則西山及南海不斫簥竿。」

《初三日雨難槁稻》諺云:「六月初三晴,山篠盡枯零。六 月初三一陣雨,夜夜風潮到立秋。」

小暑日雨名黃梅顛倒轉,主水東南風,及成塊白雲 起至半月。舶棹風主水退兼旱,無南風則無舶棹風, 水卒不能退。諺云:「舶棹風雲起,旱魃精,空歡喜,仰面 看青天,頭巾落在麻坼裏。」東坡詩云:「三時已斷黃梅 雨,萬里初來舶棹風。」正此日也。

諺云:「六月不熱,五穀不結。」老農云:「三伏中槁稻,天氣 又當下壅,時最要晴,晴則熱故也。」又云:「六月蓋夾被 田裏,無粒米。言涼冷則雨多,雨多則大水沒田無疑 矣。」《月令》云:「季夏行秋令,則丘隰水潦,禾稼不熟。」又云: 「伏裏西北風,臘裏船不通。主冬冰堅,秋稻秕。」又云:「六 月無蠅,新舊相登米價平。」

夏秋之交,槁稻還水後喜雨。諺云:「夏末秋初一劑雨, 賽過唐南一囤珠。」言及時雨,絕勝無價寶也。

諺云:「秋前生蟲,損一莖,發一莖;秋後生蟲,損了一莖, 無了一莖」,螟蟊螣賊是也。

七月秋蒔到秋,六月秋便罷休。

朝立秋。涼颼颼。夜立秋。熱到頭。

立秋日天晴,萬物少得成熟,小雨吉。大雨主傷禾。《齊 民要術》云:「晴主歲稔。」未詳孰是。

有雷損晚稻。諺云。「秋霹靂。損晚穀。」大抵秋後雷多。晚 稻少收。非但忌此日。

喜西南風,主田禾倍收。諺云:「三日三石,四日四石。」 七月有雨名洗車雨。主八月有蓼花。諺云:「七月七無 洗車。八月八無蓼花。」

《八月》早禾怕北風,晚禾怕南風。

朔日晴,主冬旱,宜薑。略得雨,宜麥。一云:「風雨宜麥,主 布貴,麻子貴十倍。」又云:「凡朔要晴,唯此月要雨,好種 麥。」

白露雨為苦雨,稻禾沾之則白颯,蔬菜沾之則味苦。 諺云:「白露日,個雨來,一路苦一路。」又云:「白露前是雨, 白露後是鬼。」其時之雨,片雲來便雨,稻花見日吐出, 陰雨則收。正吐之時,暴雨忽來,卒不能收,遂至白颯

之患。若連朝雨反不為災,不免擔閣吐秀,有皮殼厚
考證.svg
之病。

秋分要微雨,或陰天最妙,主來年高低,田大熟, 喜雨。諺云:「麥秀風搖,稻秀雨澆。」此言將秀得雨,則堂 肚大,穀穗長。秀實之後,雨則米粒圓。

畏旱。諺云:「田怕秋乾,人怕老窮。」秋熱損稻,旱則必熱, 怕秋水撩稻。諺云:「雨水淹沒產,全收不見半。」

重九日晴,則冬至、元日、上元、清明四日皆晴,雨則皆 雨,又主竈荒。《括》云:「重陽無雨一冬晴。」 諺云:「九日雨,米成脯。」又云:「重陽濕漉漉,穰草千錢束。」 十月立冬,晴則一冬多晴,雨則一冬多雨,亦多陰寒。 諺云:「賣絮婆子看冬朝,無風無雨哭號咷。」

立冬日,西北風,主來年旱,天熱。

《晴過寒諺》云:「立冬晴過寒弗要。」《柴積》又主有魚, 雨主無魚。諺云:「一點雨,一個摸魚。」字。字音義俱無可考。 「冬前霜多主來年旱。冬後多晚禾好。」

十六日為寒婆生日,晴主冬暖。此說得之崇德舉人 徐伯和自江東石洞秩滿而歸云:「彼中客旅遠出,專 看此日。若晴暖,則但隨身衣服而已,不必他備言」,極 有准也。

月內有雷,主災疫。諺云:「十月雷人死,用耙推。」有霧,俗 呼曰沫露,主來年水大,仍相去二百單五日水至,老 農咸謂極驗。或云:要看霧,著水面則輕,離水面則重。 諺云:「十月沫露塘瀊,十一月沫露塘乾。」

十一月冬至。古語云:「明正暗至。」又諺云:「晴乾冬至濕。」 年。二說相反。諺云:「乾冬濕年,坐了種田。」又云:「鬧熱 冬至冷淡年。」蓋人人向冬欲晴故也。或云:「冬至雨年 必晴,冬至晴年必雨。」此說頗准。

沈存中《筆談》云:「是月中遇東南風,謂之歲露,有大毒。 若飢感其氣,開年著瘟病。」又云:「風色多與下年夏至 相對。」

《農桑輯要》云:「欲知來年五穀所宜,是日取諸種各平 量一升,布囊盛之,埋窖陰地。後五日發取量之息多 者,歲所宜也。」

月內雨雪多,主冬。春米賤,有雷主春米貴。冬至前米 價長,後必賤,落則反貴。諺云:「冬至前米價長,貧兒受 長養。冬至前米價落,貧兒轉蕭索。」有霧主來年旱。諺 云:「一日折過,十月內三日。」闕二字風雨來,春少水, 十二月立春在殘年,主冬暖。諺云:「兩春夾一冬,無被 暖烘烘。」

至後第三戌為臘,臘前三兩番雪,謂之臘前三白,大 宜菜麥。《諺》云:「若要麥見三白。」又云:「臘雪是被,春雪是 鬼。」又主來年豐稔。《諺》云:「一月見三白,田翁笑嚇嚇。」又 主殺蝗子。

《占風驗》云:「今夜東北,明年大熟。」

月內有霧主來年有水;風雨主來年六月七月內「橫 水。」

十二月裏霧,無水,做「酒庫霧」,主半月旱,准十月內五 日霧。此條疑有訛字

冰結後水落,主來年旱。冰結後水漲,名「上水冰」,主水。 若緊厚,來年大水。

《論雜蟲》
编辑

「水蛇蟠」在蘆青高處,主水高若干,漲若干,回頭望下 水即至,望上稍慢。

水蛇及白鰻入蝦籠中,皆主大風水作。

春暮暴暖,屋木中出飛蟻,主風雨。平地蟻陣作亦然。 鱉探頭占晴雨。諺云:「南望晴,北望雨。」

田角小螺兒名曰「鬼螄」,浮於水面,主有風雨。

石蛤,蝦蟆之屬,叫得響亮,主晴。諺云:「杜蛤叫三通,不 用問家公」言報晚晴有准也。

田雞噴水叫主雨。

蚱蜢、蜻蜓、黃蝱等蟲,在小滿以前生者,主水,俗呼「是 魚,口中食」,謂其纔經風雨,俱死於水故也。

黃梅三時內,蝦蟆尿曲有雨,大曲大雨,小曲小雨。 二蠶初出,變化得多,主水。

蚯蚓俗名「曲蟺」,朝出晴,暮出雨。

《夏至日》蟹到岸。《夏至後》水到岸。

《楊慎古今諺》
编辑

《占候》
编辑

山抬風雨來,海嘯風雨多。

早霞紅丟丟,晌午雨瀏瀏,晚來紅丟丟,早晨大日頭, 樓梯天曬破磚。

日出早。雨淋腦。日出晏。曬殺鴈。

魚兒秤水面,水來渰高岸。

「蜻蜓高。」榖子焦。蜻蜓低。一壩泥。

春寒四十五,窮漢出來舞。窮漢且莫誇,且過桐子花。 戊午己未甲子齊,便將七日定天機。七日有雨兩月 泥,七日無雨兩月灰。

「甲寅乙卯晴」,四十五日放光明。甲寅乙卯雨,四十五 《日看泥水》。

三月三日晴。桑上掛銀瓶。三月三日雨,桑葉生苔菩。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