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008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八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八卷目錄

 庶徵總部彙考八

  遵生八牋四時調攝箋

  曆學會通天地雨霜篇第一 太陽應瑞篇第二 太陽凶變篇第三 日旁異氣

  篇第四 日旁專氣篇第五 日旁雜氣篇第六 日暈篇第七 日暈別氣篇第八 日食

  變異篇第九 太陰休咎篇第十 月旁異氣篇第十一 月旁氣篇第十二 月暈諸氣并

  五星篇第十三 月食變異篇第十四 月凌犯五星篇第十五 歲星篇第十六 熒惑篇

  第十七 填星篇第十八 太白篇第十九 辰星篇第二十 五星凌犯篇第二十一 瑞

  星篇第二十二 妖星篇第二十三 歲星精變篇第二十四 熒惑精變篇第二十五 填

  星精變篇第二十六 太白精變篇第二十七 辰星精變篇第二十八 雜妖篇第二十九

   客星篇第三十 流星飛星篇第三十一附奔星 飛流異狀篇第三十三 隕墜晝見篇

  第三十四 帝王氣象篇第三十五 猛將氣篇第三十六 軍勝氣篇第三十七 軍敗氣

  篇第三十八 城勝氣篇第三十九 屠城氣篇第四十 伏兵氣篇第四十一 暴兵氣篇

  第四十二 戰陣氣篇第四十三 圖謀氣篇第四十四 軍營雜氣篇第四十五 吉凶氣

  篇第四十六 濛霧篇第四十七 虹霓篇第四十八 占風篇第四十九 八風篇第五十

   五音氣篇第五十一 六情風占篇第五十二 日辰大風篇第五十三 風占勝負篇第

  五十四 旋風占篇第五十五

 庶徵總部總論一

  易經坤卦 震卦 賁卦 繫辭上傳

  書經虞書大禹謨 商書湯誥 伊訓

  詩經小雅十月之交

  春秋四傳僖公十有六年 宣公十有五年

  禮記禮器

  關尹子二柱篇

  管子度地篇 七臣七主篇

  孔子家語五儀解

  子華子北宮意問 神氣

  文子精誠 十守 道德

  莊子胠篋

  墨子尚同中

  荀子富國 天論

庶徵典第八卷

庶徵總部彙考八编辑

《遵生八牋》
编辑

《四時調攝箋》
编辑

正月朔,忌北風,主人民多病;忌大霧,主多瘟災;忌雨 雹,主多瘡疥之疾;忌月內發電,主人民多殃;七日忌 風雨,主民災忌;行秋令,主多疫。

二月忌東北雷,主病,西北多疫;春分忌晴,主病。 三月朔忌風雨,主多病;忌行夏令,主多疫。

四月立夏日忌北風,主疫。

五月夏至忌東風,主病行;秋令主多疫。

六月行秋令,主多女災。

七月甲子日忌雷,主多暴疾;晦日忌風,主多癰。 八月秋分後忌,多霜主病。

九月忌行夏令,主多鼽嚏。

十月立冬日忌北風,主殃六畜。

十一月忌行夏令,主多疥癘之疾。

十二月朔日忌西風,主六畜疫;忌行春令,主多痼疾。

《曆學會通》
编辑

《天地雨霜篇第一》
编辑

惟天為大,惟君為最尊,政教兆於人,理祥變見於天。 文行有玷缺則日象顯示,天有妖孽則德宜日新。確 乎在上而晶明者天之體也。隤乎在下而安靜者地 之形云。地土忽陷,萬民離散;天色忽變,四方來侵。天 裂。是謂陽不足,君弱政亂。而土裂地震,是謂陰有餘。 臣專民擾而兵興,地鳴有聲,天子失國政,天鳴有聲, 至尊有憂,驚天雨草GJfont祿信衰所致。地生毛,人勞兵, 起之徵。地成泉,大水而兵亂,天雨石,大戰而君凶,天 陰晦而不雨者,內亂陰謀圖議。地坼裂而有聲者,大 兵失土,不寧。山鳴乃有大亂,天鼓乃有暴兵,地燃乃 專恣、自害之災,天火乃虛偽、侈靡之戒,民勞而祿不 肖,則天雨以土霾,賢滅而用小人,則地生乎光怪,下 人將起也。踊土如山,貴人將死也。木冰而介雨雹、雨 霰,外國侮而臣后專。山徙山崩,社稷亡而君道壞。雨 羽則人相殘食。雨毛則兵徭不息。雨金,鐵殘酷之由。 雨螽螟,貪苛之致。雨血,則君不親於民。雨肉,則天不 享其德,有暴政則天雨成灰多陰,謀則天雨成墨,雨 釜甑,歲穰之徵,降爵餳易王之異。雨物則其野大兵, 雨冰則其分大疫。無雲而雨者,封拜無功。非時而雷 也,賊臣將起。霜雪之降,苟非其時政在大臣,而不在 辟。

《太陽應瑞篇第二》
编辑

凡日之應主君司陽含王字和平之異,揚光耀德,政 之祥,聖人在上則五色燭,燿人君有德則四彗熒煌, 欲行再赦之恩,內出二彗將有封禪之慶,外有重光,黃氣潤於日上,宮中有喜。青雲澤於西北,國降賢良。 外國入貢也。若黃人守日而立,天下歸心也。如飛鳳 抱日而翔。

《太陽凶變篇第三》
编辑

切詳日久不明,上下蔽塞過中光暗,德政不明,日未 入而無光為喪之異日已出而光暗,主病之。徵色赤 如赭,將死。民怨而天下旱。色赤如血,有喪,臣叛而盜 賊生。雲全無而光暗者,臣叛。雲盡赤而光暗者,兵興 日中分再出再沒皆為亡土日消小飛鳥飛燕並主 君凶。日隕則為鼎立,而為失政;日GJfont則為兩競,而為 敵君。星月晝見,則為爭明,小國強而大國弱。飛流犯 日,則為易政,民流疫而王者崩妖日宵出兮,綱紀大 滅,眾日並出也,天下紛爭。又有當晝而冥晦者,陰反 為陽,而臣將制其主。日中有黑氣者,臣不掩惡而百 姓惡其君。黑子若黑氣,臣謀作亂。乍三若乍,五爵賞 不平。齒足俱見者,兵敗而將軍死。日月並出者,臣叛 而戎狄侵,號令害民。則日應之而赤,君弱下貧。則日 色白而青黃,則君聞善不舉;黑則君惡見於民。

《日旁異氣篇第四》
编辑

君不見國中之異事將有日旁之異氣焉。黑如龍銜 日而臣叛,青如龍守日而臣謀。臣將叛則黑氣如人 在日中,或如背臥。兵欲起則赤雲如輪在日側,亦如 相扶。將謀則日下雲如虎躅。兵起則日旁氣若冬株, 如人持,如人牽。在日下,臣將叛去若青鳥,若青馬,向 日下,主有憂虞。如車走日下者,軍敗如斧鉞。在日側 者,君憂。赤如杆以衝絕,其野萬人死而君惡。或如血, 以覆蔽其下千里旱而民流大戰之氣,掩日而如席, 如布兵傷之象,守日而如馬如牛日下雲如人垂衣。 天子之候。日出,雲如車張蓋雨澤之由。日上下青氣 來居,出軍乃吉日,出入黑雲橫貫望雨須周氣直立 於日旁宮內爭GJfont,或相交於日側,其下賊遊如人頭。 居日之旁,兵戰流血。若死蛇在日之下,饑疫多愁。左 右如烏而色赤者,君憂之咎。上下似龍而色黑者,風 雨之籌氣映日如旗,為兵流血。雲走日如帚,後起無 尤。二白雲扶日,國憂兵起。三赤烏啄日,必有戈矛。雲 如雞臨於日上,兵喪並起。氣如箭外向日下,兵出三 秋。伏虎守日也,將軍謀亂。曲雲向日也,自立王侯。氣 青黃赤白刺日,甲兵哭泣。雲如虹與,日俱出,國分兵。 憂日未出,赤雲在上,佞臣在側。氣相交貫,穿其日,將 相不儔。氣如蛇貫,當占其色,青疫白兵,赤為將叛,黃 乃交兵,其黑雨浮。

《日旁專氣篇第五》
编辑

日旁之氣青而且赤,形曲而向日者,為抱,為子喜而 為忠臣。形曲而背日者,為背,為臣反而為叛逆。圓而 小者,為珥,所臨者喜。長而立者,為直,下有自立。一珥 為拜將,而為戰攻。兩珥為壽考,而為勢。一三珥為喜 也,驗之女后。四珥為慶也,應於子息。類兩直而相交 者,為交,交淫內亂。形如背而中起者,為玦,玦敗傷北。 直橫於上下為格,格則為GJfont。交曲於左右為紐,紐則 為喜氣。小在日下而向上者為纓,為得地之歡。形直 在日上而微起者,為戴,有推戴之德。承者,承於日下, 喜且得地。冠者,包於日上,封建親戚開闢土地兮,日 上氣彎而如負,內外安寧也。日下氣立而如履,長而 斜倚日旁,為戟,戈戟相傷。赤而曲在日旁,為提,地亡 兵起。

《日旁雜氣篇第六》
编辑

事有異常,雜出日旁,重抱兩珥兮,人主喜。四珥兩抱 兮,子孫昌。三抱兩珥,是謂太和而喜慶。一抱一背,名 為破走而乖張。背而玦,大臣反叛。冠而抱,人主吉祥。 戴珥並出,天子有子孫之慶。冠纓俱見,善人出南北 之邦。叛逆皆除。冠紐兩珥,福祿並降。抱珥重光,二背 一直,大臣謀欲自立。一抱兩珥,至尊喜。且為常戴而 冠,至尊有喜。珥而戴,天下和平,君若私幸姦臣,則日 冠而紐。後宮將有喜事,則日珥而纓冠,珥而背,雜於 中主將亂國,背玦而直,交於丙。臣欲邪行,直少背多, 謀自立者必矣。抱多直少,欲有立者。無成,兩敵相當, 日旁雜見有抱者,宜從抱而擊,無抱者,當順虹而戰。

《日暈篇第七》
编辑

安居而日暈也,多成風雨;對敵而日暈也,尤主軍營。 色黑,則穀傷大水;色青,則糴貴大風;色赤,則暑雨霹 靂;色白,則當有暴兵;黃,則人君有喜,亦為時雨農功。 半暈所在之方,其軍戰勝。日上如車之蓋,有欲和親。 半暈再重,國民蕃息。兩畔相向其下,大風暈并垣車 輪兩敵,因兵以亡國。方暈聚而背於上,下人亡。將北 交暈如連環而貫日,兵起相爭。暈再重,人君有德。或 三四野有兵。戎暈三重,兵起穀傷,其下有失地。暈四 重軍敗於野,其下有叛臣;五則后憂;而六失政國弱 暈七八則民亂,而九荒擾,大亂十重。

《日暈別氣篇第八》
编辑

別有抱珥之屬,尤主軍兵之事。抱珥在暈內,圍城則 內人勝;抱珥在暈外,攻城者外人利。暈而直珥為破,軍。暈而抱背,為敗亡。日暈有玦,裂土立王。日暈而負, 得地之祥。暈兩珥而虹貫之,戰得將軍。暈兩珥而雲 貫之,年多病疾。暈四背,則為內亂,而為臣反。暈二背, 則無兵兵起,而有兵兵入。暈有抱珥,虹背玦,皆宜順 其抱而擊。暈有背珥直而虹並,宜順虹所指攻。暈四 抱,天子有喜。暈兩抱,天下和平。重暈背玦,叛從中起。 半暈背玦,臣謀不成。暈一冠一紐一珥,主有慶且有 所立。暈四珥四背四玦,臣有謀夷關不行。暈而負氣 著暈上負,為喜亦為得地。暈而白虹貫日體,近臣亂, 諸侯不忠。有軍。暈而珥外,軍有悔,無軍。暈而珥,宮中 忿爭。暈而抱,抱所臨,其軍戰勝。暈而背,背所在必有 反城。長大實有密曲遠厚澤而抱反,皆為必勝之兆。 短小虛無,疏直近薄,枯而背亟,并為必敗之徵。

《日食變異篇第九》
编辑

日食有數而推氣象,別出為異,王者惡於歲初,大人 憂其食,既食而大風,則宰相專權。食而大寒,則外國 兵至。臣不盡忠,則氣若虹霓,而或有黑雲。后妃有謀 則氣如暈,烏而或成暈珥。日食有氣如兔而守日不 移者,民叛兵興。日食兩珥、四珥而白雲中出者,以日 占事。

《太陰休咎篇第十》
编辑

月者,闕也。為陰,主臣。行陰道,則陰雨;行陽道,則旱風。 君有福昌黃芒或戴國有喜慶正月偃形月若變色 饑憂則青赤色為旱、為亂,黃則為德、為榮,黑為水而 為病,白為喪而為兵。初出光色甚明,女后專權執政。 當望蟾蜍,不見大水城陷流亡月無光則下有死亡, 臣不忠教令廢亂。月晝明則姦臣專政,中國饑陰國 兵強,臣下相殘。月傍生齒,國家昏亂。月底垂芒,分為 二道也,禍生僭逆,毀為數段也天下分張。月赤如赭 兮大將死,月自天墜兮大臣亡。月各角有一星有軍 在外而賊主。兩月數月並見,君弱陰盛而乘陽月見。 日中其下失土大星入月,野有兵喪。

《月旁異氣篇第十一》
编辑

臣下將殃,異雲在旁。雲如禽獸在中,所主之者受害。 氣如人隨月下,所當主者侯王其中。有如人行相爭, 客勝其旁。如杵抵月,將死軍亡。雲如人頭在旁,赤戰 白兵,黑雨雲氣,或有來刺。黑雨,赤戰白喪。黑如鳴雞, 飛鳥群羊群豕。不雨則匈奴兵起。雲生月側,一白三 蒼二黑貫月,則圍邑城降。

《月旁氣篇第十二》
编辑

珥占其色,青憂,赤兵,黃珥為喜,白喪,黑凶,昏時,月珥 國有半喜。夜半兩珥,邊地大驚。三珥忽見,國喜將見。 四玦俱出,臣謀不成。四提,天子無后。四珥,女主憂。生 兩珥無虹,為風雨。白虹貫之,為戰兵。珥且戴,主有吉 慶。背而玦,國有反城。暈日暈月,戰謀不決,而戰兵不 合。且抱且背,有欲為逆,而有欲為忠。

《月暈諸氣并五星篇第十三》
编辑

月暈受衝國不安無風雨臣下專權,天下偃兵,終歲 無暈。大風將至,月暈重圓,或三或九有失地受兵之 數。若四若八,有死王亡國之GJfont。暈五重則女后之憂, 七當易主暈,六重則政教之失,十乃更元,虹霓背玦 度暈中兵喪之象。若三若四,雲抵月以戰。勿當有背 玦而暈,不合謀叛自敗。有暈氣而霓指月,將殺軍傷。 暈而白氣從外入,拔城得將。暈而白氣從中出,圍城 自殃。雲來貫暈左右,吏死。白虹貫月,臣亂,於王后有 陰謀。暈連環而白虹連暈下,遭兵。革暈交貫而色赤 有光,暈而背,所臨者敗。暈而珥,時歲平康。暈色黃,將 軍益祿。暈有光,主有來降。二暈相連,而如環,兩國交 兵而爭地。連環及斗,天下兵火而大亂拔城。重暈於 魁,大臣下獄而流移千里。暈熒惑則大戰后憂。暈歲 星則主病糴貴。暈太白則其野受兵。暈辰星則其下 多水。暈填星則兵起於所在之鄉。暈客星則憂及於 所臨之國。流星入暈則大使來。流星出暈則貴人出。

《月食變異篇第十四》
编辑

月食有變為異,無變可以數窮暈歲星而食者,天下 大戰,暈填星而食者,天下興兵。暈熒惑而食,破軍亡 地;暈金水而食,大水兵喪;月食而GJfont,有軍必死;月食 而暈,其國君凶;食而氣入暈者,不宜為主。食而氣出 暈者,不利攻城。食而彗孛來入,當有哭泣之聲。

《月凌犯五星篇第十五》
编辑

將有災眚,月犯五星,犯歲則饑荒而流落。乘之則相 死而拔城。月食歲星乃將相侯王之戮死,歲星食月 為君長女后之憂徵。多盜賊刑獄極繁,月凌歲側有 逐相人臣賊主。歲入月中,月與火光相及,其宿國兵 將起。犯之則貴人出。而有兵囓之則其師破而敗北。 火食月則讒臣貴而後宮憂。月食火則其地亂而白 衣會憂在宮中,非賊乃盜者,火順行而入焉。人主惡 之。讒臣用事,因逆犯而入矣。月犯土,主後宮下欲犯 上。土入月,有土功事,臣將賊主。月食土,其國之亡也。 以殺以伐。土食月,女主之凶也,有喪有黜。月犯金,強 侯作讎。金貫月,國有大兵。月食金,強國君憂,臣弒主,其臣亦死。金入月,大人為亂,將軍死,臣謀不成。月戴 金星,國有卒至之軍旅。太白蝕月,臣有篡弒之禍心。 太陰犯水,為兵起而上卿亡。水入月中,有水刑而臣 叛主。水食於月,大水橫流。月食於辰,女憂亡國。彗貫 月則臣謀君。彗入月則兵大起。流星衝月,大臣凶奔。 星入月則君失地。

《歲星篇第十六》
编辑

歲星為福,其占在春。白無光,風雨總至。赤有角,旱暖 早臻。色黑有非時之冷色青為應候之溫。初出小而 日益大,國利之本。初出大而日漸小,國耗之因。去其 舍而所去之國為兵,為饑;失地之害之他舍,而所之 之地為慶,為樂。得地之忻,所衝之方,乃有殃咎,所在 之國可以伐人。若自暈則為喪事,其晝見也為強臣。

《熒惑篇第十七》
编辑

熒惑主罰於時,為夏。色青而變者,暴風損苗;色白而 昧者,苦雨傷稼;色黑則雹凍變生;色赤則赫曦施化 赤如炬火兵喪因亂臣小人而生失度吐舌旱火從 宮殿高臺而發逆行。二舍之餘或火焚,或有女災,留 以庚辛之日,有大喪,而有戰伐。若反明者,為備為主, 惡有正旗也。為軍破將,殺晝見自暈,臣謀背於君王。 燒跡成勾,大凶旱,饑荒迫。

《填星篇第十八》
编辑

填星主德,占為夏季,跡陳於外,而咎發於中。居四方 之中,戊己之位,萬物因之以生,四氣據之而備。故星 之名曰填主德厚,安危存亡之機,以其屬土之行,而 動靜吉凶占於夏季。變白則水澇不熟,變青則國多 風雨。色黑為風寒不時,色黃為溽蒸當位。春不青,夏 不赤,秋不白,冬不黑,並為女后有憂;春色青,夏色赤, 秋色白,冬色黑,皆為女主有喜。白而闕芒,有子孫立。 王之慶黃而光耀更宮室土功之役如自暈亦為土 功。若角芒,則有爭地。色白則素服將集。餌魚則黃巾 將起。

《太白篇第十九》
编辑

太白兵候占之,素秋宰主生成。故為之將觀象察法, 因以為名青而昧者陽氣復退,黑而角者,雷乃先收。 色赤,則國有旱暵;色白,則其令蕭颼。初出小而後大 者,兵強而起。初出大而後小者,兵弱之愁失舍則為 破軍而亡國,天則為革命而民流行縮后族之患, 行盈將相之謀。行疾則速戰,行遲則可留出。西方為 刑,右之背之,而得吉出。東方為德,左之迎之,而獲休。 日暈則天下大赦,為有兵而有喜。晝見則兵喪,並起 為強后,而強侯炎然而上,兵起滿野;炎然而下,兵起 盈溝,光明見影者,歲豐戰勝。體小而昧者,國敗軍憂。

《辰星篇第二十》
编辑

辰星執刑於時為冬,色青,則凍閉不密;色赤,則流水 不冰;色白,則冰雪雜下;色黑,則寒氣嚴凝,有軍於野, 占為偏將,無軍於野,占為法刑。與太白各在一方,不 戰之象。抵太白,太白不去,將死之徵。在東而赤者,中 國勝。在西而赤者,外國亨,無軍於野。而赤兵將起,而 欲征。

《五星凌犯篇第二十一》
编辑

水火相近為戰旱饑蝕而掩國亡君,惡合而GJfont,殺將 憂賊。火觸木,子孫之慶。木觸火,國亂憂疾。木土合犯, 有兵戰,敵亦為謀更代之事,又為饑,內亂之異。歲白 同處,軍戰將死。木金相犯,臣黜女喪。合而交GJfont兮,軍 破將死而內亂。合而環繞兮,軍破相逐而亂亡。合鬥 於東,外有兵戰。合GJfont於西,內有死王。歲與辰合,內兵 來戰,有兵不利。先起亦為變謀更事。相犯為兵興,守 之憂賊至。熒惑合填為憂禍喪,亦為大人惡之。又為 舉事之殃。犯之旱亂大戰或為女子之當。火犯金,兵 起而至凶。金犯火,逆謀而主病。大戰殺兮,犯而或GJfont。 流血盈野兮,守而不動。水火相近,不宜用兵。火觸水, 僭叛世亂。水觸火,主哭於宮。若合,則赤地千里,相守 則國憂赦行。土金合也,其國亡地,為白衣而為疾苦, 為內兵而為水國有大兵則合於太微,天下謀則合 於營室。金干土,五穀不熟。金犯土,原本闕二字不利。土水 合處則為壅阻,不可用兵舉事或為更事變,謀戰之 客敗,或有陰謀國有憂懼。金火相留,金犯水,國家不 安之候。水犯金,將相傾敗之由。環繞或GJfont,或大亂而 為內亂。相合若旗,為變謀而為兵憂。辰星入太白而 上出為主者,破軍殺將。辰星入太白而下出為客者 亡地多愁。二星同度,遠則毋傷。三星若聚,改立侯王。 四星若合,是謂大盪,閉其關梁而兵喪並起。五星若 合,是謂易行,有德受慶,而無德受殃。

《瑞星篇第二十二》
编辑

帝王有德,天見其瑞。國有昌,周伯黃光。國有喜,天保 流墜不種而獲格澤之氣類火戎狄奉化含譽之耀 若彗。景星如月而助月,德厚合天,歸邪如雲而若星 慶,其歸國。按恒星之外而有客星皆主禍殃此占多獻諛者附會之說

《妖星篇第二十三》
编辑

人事有失,乖氣致異,芒光四出者,曰孛。偏指如帚者,曰彗。彗星為喪也。除舊布新,孛星為兵也。合謀闇蔽, 長星自三丈以至橫天,其形與彗孛略同而異。

《歲星精變篇第二十四》
编辑

天棓天槍之妖,本類星而末銳,東出為棓而主奪爭, 西出為槍而主捕制,國皇類南極而體大,主寇難而 為兵喪,天衝如蒼人而色赤為臣謀而主減位,蒼彗 之妖,占為不義。

《熒惑精變篇第二十五》
编辑

蚩尤類彗而委曲為旗,帝將暴虐而征伐不已。昭明 如太白而光芒不行,占以為起霸而或為起德司危 如太白而有目,臣行主德而國相殘賊,天欃出西方 而如劍,枯骨籍籍而赤地千里,五都滅亡。彗星再赤, 此火星之精流而為變者。

《填星精變篇第二十六》
编辑

五殘上有五枝乖士毀敗獄漢下有三彗逐王兵起 六賊星其類熒惑為兵喪。光動而赤茀星類茀殃占 宿地旬始近北斗而類雄雞。其怒如伏鱉而色黑,主 兵亂,且主改更,為暴屍而為積骨,忽爾黃彗見之,當 有女亂者矣。

《太白精變篇第二十七》
编辑

天狗星流止地為狗聲,所墜如火衝,天血盈野,伏屍 滿谷,白彗橫天,斬強是主。

《辰星精變篇第二十八》
编辑

枉矢若流而蛇行,色蒼黑如有毛目反兵合射而行, 誅以亂伐,亂而臣酷,上有權謀。黑色彗出五星之散 精而為妖期,應以衝處,則事舉。

《雜妖篇第二十九》
编辑

營頭如壞山以墜軍大流星如雷而晝出,所墜有大 戰而拔地有覆軍流血而積骨。長庚如布天鋒,似鋒 二星所見,皆為起兵,老子則淳淳然色白者,兵大起。 蓬星則熒熒然色青者,穀不登。赤氣竟天,格澤之氣, 伏屍之象,流血之徵。燭星上有二彗所見大盜不成。

《客星篇第三十》
编辑

非其常有是為客星,體小去速者,事微而禍淺。芒角 見久者,事大而禍深。黃為土功而得地,赤為殺將而 侵城,青黑則其下多病,純白則其分多兵。周伯其色 枯黃,兵喪饑饉。王蓬狀如粉絮,饑儉,或兵溫。星之出 四隅所生如風搖動而白色人饑,大水而兵爭。

《流星飛星篇第三十一》附奔星
编辑

流星自上而降,飛星自下而昇,所之之地曰有使所 墜之下言有兵,姦事乃蛇行而曲,曲怒氣則聲震而 隆,隆奔星所墜,其下有兵。五星自流則帝王不安其 位,眾星並流則將軍並舉其兵。

《飛流異狀篇第三十三》
编辑

然曰:飛流過大則異如桃,則為使。行如甕,則謀爭起。 白光橫天者,將相當之。白氣曲環者,斬奪爵位。搖頭 而上下者,此謂降石而饑荒。有喙而赤黑者,名曰梁 星。而失地白化為雲名天滑,流血積骨於飛流。白若 周天,為查山兵戰流血於隕墜赤色而光照地者,所 往有兵。色白而前卑下者,所之削邑有謀策。則星自 敵來,兵敗散則星投於壘。帝王發使慰勞,散為八角, 將軍出疆割地,縵縵曲曲照地而流四方者,五穀不 豐。光而如布疋者,以色各異。

《隕墜晝見篇第三十四》
编辑

民離叛兮,星隕於天。天下亂兮,星墜於地。列宿所墜, 其下國亡。星墜為石,流血兵起。墜而如有人言者,善 惡如其言。墜而化為龍形者,將有哭泣事。為獸則國 有兵凶,為土則天下大水。化為金鐵,天下兵凶。變作 草木,干戈在國。墜為人形,粟麥飛蟲,皆為水旱兵饑 大起。星隕墜照人而沓聲如雷,為大戰覆軍,而血流 千里。夕見則臣有陰謀。夕墜則其下兵疲。星晝流而 光耀橫天,誅忠良而臣下圖議。若六七八九皆晝見 墜地,為喪旱兵饑而君憂逼弒。晝出而與日爭光,主 兵喪而傷,大水。常星不見及次舍動搖,君將崩亡,而 庶民勞役。

《帝王氣象篇第三十五》
编辑

天子之氣,外黃內赤,氣多上達於天,見必在於王日 如龜鳳龍馬人虎兮,鬱鬱然雜色,橫天如城門高樓 囷倉兮,森森然恒帶殺氣。或氣霧隱蓋之形,或五色 如山鎮之勢,或象青衣人垂手在日西。皆帝王起德, 遊幸之符瑞。

《猛將氣篇第三十六》
编辑

名將之氣,鬱鬱然,與天連;猛將之氣,勃勃然,如火煙: 內白而赤氣繞外,中黑而赤氣在前,森森如龍而似 虎,漸漸如霧而作山。形如反蛇,勢如張弩。其白如粉 絮囷倉,其氣如山林竹木。或紫黑如門上樓,或赤黑 如旌旗舉,並為猛將強卒,亦主深謀遠慮。

《軍勝氣篇第三十七》
编辑

軍勝之氣,覆軍似堤若烏,鳥之飛去,如旌旗之指敵 氣如堤坡而前後摩地,雲如日月而赤氣繞之,徘徊 其上兮,如飛鳥赤白相隨兮,如GJfont雞,如疋帛,而後大前廣如五馬而尾仰首低如赤杵在烏雲之內如烏 雲與赤氣相隨,如人持斧而望彼,如蛇舉首而向敵, 或如牽牛,或如覆舟,或象山坡之林木,或如虎豹之 潛伏,或粉沸如樓緣以赤氣,或赤黃五色上連天體, 或如華蓋之獨居,或如引索之不一,在吾軍急擊而 勿留,在敵上急去而勿擊。

《軍敗氣篇第三十八》
编辑

氣色囚廢枯散,占為軍敗之徵。如敗車擊牛壞屋,或 蓋道蔽蒙。晝冥黑如壞山墮於軍。白如群鳥趨入屯, 勃勃然如燔,生草紛紛,然如轉枯蓬,類偃蓋偃,魚臨 於軍上,如群羊群豬在於氣中,氣出半絕而漸盡,或 前高白而後青如雞兔之臨陣,如馬羊之入軍,如人 形而無頭,如人頭而缺身,如雙蛇之委曲,如群鹿以 驚奔,有赤光從天流下,如氣發連夜照之,或如揚灰, 或如捲席,或如人臥,或如鳥飛,或如覆船車蓋,或如 敗決垣堤,或如霧始起而聚散,或如人叉手而頭低, 不為將敗,軍北必為降退逃歸。

《城勝氣篇第三十九》
编辑

雲青黃,臨城而城勝。色青白,中出而勿攻。白雲中出, 而赤氣北入,赤氣如符而黑雲似星,青赤起暈內而 四外出濛氣,繞城外而不入。中白如旌旗而赤界青 如牛頭而觸人,或氣無極而如煙火,或氣從中出而 入吾軍,或如雙蛇之氣,或分兩彗之雲,或平旦有雲, 而色克其日,或欲攻擊而雷雨過旬,氣濛而人不相 睹,可速引去。而遠屯。茲皆城勝之氣,不宜修樓櫓轒 轀。

《屠城氣篇第四十》
编辑

氣如死灰,其城可克。赤氣臨城而黃氣四繞,則將死 城降。氣聚如樓而出見於外,則攻之可得。屈虹,從外 入城。重暈,白虹貫日,濛霧,圍城而入城。白氣繞城而 內入,或赤黑如貍皮,或雲氣如雄雉,赤如人頭飛鳥, 似敗車氣,出向東回,西而若北,或雲如立人,五枚或 如三牛,邊城圍或攻城,城上無氣,或如白蛇以指城, 或氣下白而上赤,或如日死而霧濛,或有氣出而復 入,皆屠城客勝之徵。智將勿疑而急擊。赤如人頭下原本有遺字

《伏兵氣篇第四十一》
编辑

兩軍相當,有赤氣,隨氣所在有伏兵,雲綿綿絞絞兮, 車騎潛蹤。如布席蒿草兮,步卒匿形。白氣粉沸而起 如樓狀,黑氣渾渾而赤氣在中,或烏雲中之赤杵,或 赤雲內之烏人,或如數人之在黑氣,或如幢節之在 烏雲,或雲如山嶽在外,或前烏後白相鄰,此氣象之 所見,伏兵藏而莫聞。

《暴兵氣篇第四十二》
编辑

暴兵之象,赤氣赫然,赤如旌旗,或四方遍滿,白如疋 布,或赤氣亙天,如瓜蔓而八九不斷,若仙衣而千萬 相連,或如方暈,或如赤虹,或如狗四枚相聚,或如人 行止不前,或如人行,或如伏虎,雲氣自中天而下,吾 陣黑雲從敵上而覆,吾軍有雲如人而赤色,無雲獨 見此黑雲,或如戎以列陣,或如人以執楯,或如執杵, 或如火雲,凡此氣之所形,有賊兵而暴臻。

《戰陣氣篇第四十三》
编辑

赤氣如傘以覆,軍千里內戰則有慶。天昏暗寒剋,則 遇敵相攻。氣青白如膏,則大戰將勇。赤雲如狗以入 營,赤雲屈旋而不動,如丹蛇,如立蛇,如覆舟,如耕隴, 或白氣如車入斗以轉遷,或日有白氣若虹而交見, 氣如人以無頭,如死人以偃臥,或一玦四五白虹,此 並為交兵大戰。

《圖謀氣篇第四十四》
编辑

敵國圖謀,白氣群行,士卒內亂,日月濛濛,黑如幢節 而出於營敵,欲求戰而有謀詐。黑如車輪而臨我陣, 敵人謀亂,臣與賊通。晝陰則君護將出,夜陰則臣謀 乃興。或天氣陰沉,夜不見星,而晝不見日,或連陰十 日不見日月,而亂風四起,並主君臣俱有,陰謀亦為 兩敵陰相圖議,黑含五色臨我軍,敵與臣謀,當自死。

《軍營雜氣篇第四十五》
编辑

兩軍相當,各占其氣以高,厚實長澤之類為勝以下 薄虛短枯之類為北氣安則軍安,而治氣散則軍亂。 而躓對敵有雲來而其勢甚卑,是賊必大至而急起。 嚴備將軍失魄兮,雲如蛟龍;軍士死亡兮,雲如兔雉。 遇四方勝氣也無向而攻遇四方死氣也,宜順而擊; 赤氣隨日出,軍行有憂;赤氣隨日沒,外有告急;赤黑 氣並行,赤氣滅,賊可以獲;赤氣若獨行,無黑氣,賊不 可得。被圍則平視圍救來處其氣翕翕新出軍行占 雲,逆可屯而順可擊。

《吉凶氣篇第四十六》
编辑

五色氣兮,蕭索輪囷,是為慶雲也。太平之應,大風將 至,則雲如亂穰;大雨將至則雲甚重潤。將有喪則青 氣東西極天,軍有喪則白雲南北如陣。赤氣如血則 血流,黑氣如道則有赦。有雲如龍行大水也,人亦流 亡,赤氣如火影,臣叛也,不過三月,賢人隱逸也。雲俱 備五色而常有常存,大臣縱恣也。雲赤黃四塞而終日連夜,赤氣覆日而如血,大旱民饑。黑氣變化而更 移,狄欺中國。雲如一疋布而行君長憂焉,雲如氣也。 昧而濁,賢人去矣。

《濛霧篇第四十七》
编辑

日月不見而在天者,為濛氣前後不見而在地者,為 霧冥霧大作,姦臣謀上。日不見,政令不明,臣志不伸。 晝明夜霧,臣志得伸。晝霧夜明,臣行邪政於百姓。霧 從夜半至日中,積日不解兮,天下分散。乍合乍散兮, 臣謀不臣。山中冬大霧十日不解,非國之災也,山將 欲崩。

《虹霓篇第四十八》
编辑

虹霓之占氣散之異,對日月則風雨將至而皆不為。 夾抱日月則黑白為喪,青黃為瑞,貫日月則秋為雨 而餘月喪,夜穿星則有陰謀而其地多水,晝霧而白 虹見則君憂,夜霧而白虹見則臣亂,后盛而君凶下 宮殿園池及井內出地中,其地大饑,出井中,國憂兵 起。赤虹如杵,則君凶而萬人死亡。白虹貫日則臣亂 而君憂逼弒。日出黑而虹貫之,君憂攻城邑。而虹不 匝可擊。虹霓見,三日占之,大風雨自然災釋。

《占風篇第四十九》
编辑

風氣汎常來往四方,其政鳴紊,啟坼其化,鼓舞飄揚, 頌平則清和明靜,政治則天氣溫涼,發屋折木者為 怒,楊砂轉石者為狂,勢紛錯交橫,任小人而疏君子。 聲啾唧慘切,不疾疫而必大喪。摵摵蓬勃,大兵將至。 炎炎恍惚,火旱為殃。大風黃霧兮,白日沉沉。主上昏 亂兮,政化未明。觸塵蓬勃者,為勃亂扶搖羊角者,為 飄風。凜冽而人懷戰慄,刑罰暴急卒起而南北不定, 上下不寧。

《八風篇第五十》
编辑

聖人在上時,風乃若賢人在朝。八風循道,立春有條, 風而艮生。春分有明,庶而東作,清明巽出。當立夏之 時,景風南來,入夏至之日立秋兮,西南涼風乍涼,秋 分兮西來,閶闔欲剝立冬乾來兮,不周冬至坎來兮, 廣莫正朔之風,立春同較。

《五音風篇第五十一》
编辑

何以別風之五音。宮則如牛鳴GJfont中急惡土工大興 宮來山摧岸崩。自角而來蟲蝗敗穀從商而至大水, 暴風發徵兮,蟲狼為害,起羽地大雨,寒陰如羊離群。 風聲入,商暴起有GJfont兵,急令商來必夷塞關津發宮 方邑有憂起角地,國有喪君。令行也,生於徵上。大雨 至也,來於羽方。如千人呼哨其風聲配角拔木,則賊 來GJfont戰。起角則急兵入郭。商則軍令起而暴兵來。宮 則貴人疾而土功作。羽來兮,人泣而其野饑。徵來兮, 絲貴而火爍爍。聲如縛彘,其音曰徵,發屋有急事。來 自徵,有火燄起角,則旱火發而土功。宮則寺舍災而 泣哭。商為急兵GJfont爭。羽為寶物出國揚波擊濕鼓孰 不謂之。羽急怒則糴貴而有兵起。羽則霜雹而大雨 從。商則兵GJfont將憂。自宮則暴寒傷物,徵來兮,臣民有 憂。角來兮,城圍不安。

《六情風占篇第五十二》
编辑

五音既定,參之六情。申子為貪狼,貪而無厭。寅午為 廉貞遷進專精。卯亥陰賊潛為寇盜。己酉,寬大酒食 歡榮。戌丑公正兮,悲哀而報仇諫諍。辰未奸邪也,淫 泆而狂詐虛驚。甲乙為本情而不動。丙丁合戊己則 參刑。庚辛沖壬癸取鉤情而須辨陰前陽後各三辰 是曰鉤名。

假令甲子日陽商貪狼,乙丑日陰商公正本情。丙寅日陽徵陰賊,丁卯日陰徵公正合情, 戊辰日陽角奸邪,己巳日陰角貪狼刑情。 庚午日陽宮貪狼,辛未日陰宮公正沖情。 壬申日陽商寬大,癸酉日陰商貪狼鉤情。

京房曰:六情者,好惡喜怒哀樂也。好行貪狼,主欺紿 不信,亡財遇盜,求物強取事;惡行廉貞,主賓客禮儀, 嫁娶圖議,為人誠信,主遷官事;喜見寬大,主爵祿賞 賜,聚集酒食慶賀事;怒行陰賊,主戰GJfont殺傷及叛逆 劫暴事;哀行公正,主報仇諫諍事;樂在奸邪,主淫泆 疾疫欺紿事。

《日辰大風篇第五十三》
编辑

風塵蔽天,干支共觀。甲則海中兵起;乙則戎狄侵邊; 丙丁旱疫而邊兵圍急;戊己糴貴而土功邑遷叫怒; 庚辛急備邊陲,無咎飛砂;壬癸北人侵境不寧;子為 兵起水中;丑為粟貴之徵;寅有赤氣則炎火;卯有黃 霧則蜚生;辰為將卒有行;巳為天下大旱;午為民散; 未為土功大興;申則盜攻穀貴也;酉作河瀆流溢;戌 則敵兵四起也;亥為兵賊相攻。三日有雨即解陽怒, 利以陰承。

《風占勝負篇第五十四》
编辑

兩軍相遇,風占勝負。先明其日納音次察起時方所 其日納音為客,時與來方為主時方制音利為主,而 後應納音反制宜為客,而先舉還若相生是為和睦。 逆風雨交戰則師徒大敗而名落屍,順風雨交戰則軍旅大捷而為得助受宮羽商。日風從四季來,或申 子亥卯時當子午戴刑殺急速而寒濁,有寇兵犯塞 而出沒。受角日,子午之時。季來,則將伐賊去受角日; 徵來,則火災受羽日;羽來,則暴雨自刑日;風來,徵兮 大火起災及貴府飄驟而牙旗折,交戰將死急惡而 軍幕傾,將卒皆惡暴風迅起於刑墓之方,宜防急賊 及伏兵掩覆。

《旋風占篇第五十五》
编辑

獨鹿盤桓風名曰旋入。吾寨急宜嚴備入敵,城急合 攻焉入宮宅屋室之內,決音情刑德,為先德,為喜慶。 刑作憂,煩入屋室,飛揚衣物,驚財耗不盜須燃凡行 次逆來,衝我宜迴避暫止,勿前。噫祥變無窮占書,雜 註余乃撮機要為集解之篇,舉宏綱為長短之句,士 乎。士乎志欲學匡國佐君之術,尤宜覽斯書,誦斯賦。

附占

風從德合上來吉,刑衝上來凶。

干德

甲甲 乙庚 丙丙 丁壬 戊戊 己甲 庚庚 辛丙 壬壬 癸戊

支德

子巳 丑午 寅未 卯申 辰酉 巳戌 午亥 未子 申丑 酉寅 戌卯 亥辰

三合

申子辰 亥卯未 巳酉丑 寅午戌

刑衝

子卯 卯子 丑戌 戌未 未丑 寅巳 巳申 申寅 辰午酉亥自刑

子午 丑未 寅申 卯酉 辰戌 巳亥衝

木未 火戌 土辰 金丑 水辰

太歲為天子,月建為大臣,日為師尹,時為庶民。

庶徵總部總論一编辑

《易經》

《坤卦》
编辑

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

大全東萊呂氏曰:善如何得積。惡如何得不積。肉羶則蟻集,醯酸則蚋聚,皆胸中有容著善處,善自然積,胸中無容著惡處,惡自然不積。

《震卦》
编辑

象曰:洊雷,震;君子以恐懼修省。

程傳君子畏天之威,則修正其身,思省其過咎而改之,不唯雷震,凡遇驚懼之事,皆當如是。大全建安丘氏曰:君子於恐懼之後,必以修省繼之者,所以盡畏天之實也。徒恐懼而不修省,則變至而憂變已而休猶無懼耳,恐懼者憂其變之來;修省者,思其變之弭誠齋楊氏曰:恐懼以先之,修省以繼之,修省者恐懼之,功用也。修其身,省其過,則恐無恐懼,無懼矣。瀘川毛氏曰:恐懼者作於其心,修省者見於行事。

《賁卦》
编辑

彖曰: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程傳天文謂日月,星辰之錯列,寒暑陰陽之代變,觀其運行,以察四時之遷改也。

《繫辭上傳》
编辑

天垂象,見吉凶,聖人象之。

大全雙湖胡氏曰:象謂日月、星辰循度失度,而吉凶見。

《書經》编辑

《虞書·大禹謨》
编辑

禹曰:惠迪吉,從逆凶,惟影響。

蔡傳惠,順迪道也。逆,反道者也。惠迪從逆,猶言順善從惡也。禹言天道可畏,吉凶之應,於善惡猶影響之出於形聲也。大全朱子曰:迪字或解為道,或解為行,疑只是順字以逆對,迪可見書中,迪字皆用得輕也,問須得邵堯夫之術。曰:吾之所知者,惠迪吉從逆凶滿招損,謙受益,若明日晴,明日雨,吾安能知耶。

《商書·湯誥》
编辑

天道福善禍淫。

《伊訓》
编辑

嗚呼。古有夏先后,方懋厥德,罔有天災,山川鬼神,亦 莫不寧,暨鳥獸魚鱉咸若,于其子孫弗率,皇天降災, 假手于我有命,造攻自鳴條,朕哉自亳。

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

《詩經》编辑

===
《小雅·十月之交》
===日月告凶,不用其行。四國無政,不用其良。彼月而食,

則惟其常。此日而食,于何不臧。

朱注凡日月之食皆有常度矣,而以為不用其行者月不避日,失其道也。然其所以然者,則以四國無政,不用善人故也,如此則日月之食皆非常矣,而以月食為其常,日食為不臧者,陰亢陽而不勝,猶可言也,陰勝陽而掩之不可言也,故春秋日食必書,而月食則無紀焉,亦以此耳。

GJfontGJfont震電,不寧不令。百川沸騰,山冢崒崩。高岸為谷, 深谷為陵。哀今之人,胡憯莫懲。

朱注GJfontGJfont電光貌震雷也寧安徐也令善沸出騰乘也山頂曰冢,崒崔嵬也。高岸崩陷,故為谷深,谷填塞,故為陵憯,曾也言非但日食而已,十月而雷電,山崩水溢,亦災異之甚者,是宜恐懼修省,改紀其政,而幽王曾莫之懲也。大全疊山謝氏曰:災異如此,幽王之心曾不懲創詩,人不指幽王而曰:哀今之人,微而婉也。 華谷嚴氏曰:十月雷電,天道乖矣。川沸山崩,陵谷遷變地,道亂矣。胡為莫懲創也。

《春秋四傳》编辑

《僖公十有六年》
编辑

《春秋》:春,王正月,戊申朔,隕石于宋五,是月,六鷁退飛, 過宋都。

《公羊傳》:十有六年,春,王正月,戊申,朔,霣石于宋五。是 月,六鷁退飛,過宋都,曷為先言霣而後言石,霣石記 聞,聞其磌然,視之則石,察之則五,是月者何,僅逮是 月也。何以不日,晦日也。晦則何以不言晦,春秋不書 晦也。朔有事則書,晦雖有事不書,曷為先言六而後 言鷁,六鷁退飛,記見也。視之則六,察之則鷁,徐而察 之則退飛,五石六鷁,何以書,記異也。外異不書,此何 以書,為王者之後,記異也。

《穀梁傳》:十有六年,春,王正月,戊申,朔,隕石于宋。五,先 隕而後石,何也。隕而後石也。于宋,四竟之內曰宋,後 數,GJfont辭也。耳治也。是月,六鷁退飛,過宋都,是月者。決 不日而月也。六鷁退飛過宋都,先數,聚辭也。目治也。 子曰:石無知之物,鷁微有知之物。石無知,故日之,鷁 微有知之物。故月之,君子之於物,無所苟而已,石鷁 且猶盡其辭,而況於人乎。故五石六鷁之辭,不設,則 王道不亢矣。民所聚曰都。

《胡傳》:隕石自空凝結而隕也,退飛有氣逆驅而飛也, 石隕鷁飛而得其數,與名在春秋時,凡有國者,察於 物象之變,亦審矣。此宋異也,何以書于魯史,亦見當 時諸國有非所當告而告者矣。

大全劉氏曰:人君遇怪異非常之變,當內自省而已,非所以告同盟也。同盟有救患、分災之義,故水火兵戎之為害,則告,告則弔之,此所待於外也。奇物祅變之至,則天之所以警人君,雖有堯湯之智,反而責其躬,此無待於外者也。何赴告之,有春秋,因而書之,以見人君之莫能畏天命,乃反以責於己者,望於人也。

何以不削乎聖人,因災異以明天人感應之理,而著 之於經,垂戒後世,如隕石於宋,而書曰:隕石,此天應 之也。和氣致祥,乖氣致異,人事感於下則天變應於 上,苟知其故,恐懼修省變可消矣。宋襄公以亡國之 餘欲圖霸業,五石隕六,鷁退飛不自省其德也。後五 年有盂之執。又明年,有泓之敗,天之示人顯矣,聖人 所書之義明矣,可不察哉。

大全星隕為石,不祥也。鷁退飛,不順也。宋襄欲圖霸而無其德,故天出怪異以警畏之。或問洪範配合庶徵有理否。胡氏曰:但不可泥,如漢儒牽合附會。

《宣公十五年》
编辑

《春秋》:六月,癸卯,晉師滅赤狄潞氏,以潞子嬰兒歸。 《左傳》:伯宗曰:天反時為災,地反物為妖,民反德為亂, 亂則妖災生,故文反正為乏。

正義曰:據其害物謂之災,言其怪異謂之妖,時由天物在地故屬災於天,屬妖於地,其實民有亂德,感動天地天地為之見,變妖災,因民而生天地共為之耳。非獨天為災而地為妖,民謂人也,感動天地皆是人君感之非庶民也。釋例曰:物者,雜而言之則昆蟲草木之類也,大而言之則歲時日月星辰之謂也。歲者,水旱饑饉也;時者,寒暑風雨雷電雪霜也;日月者,薄食夜明也;星辰者,彗孛霣錯失其次也;山崩地震者,陽伏而不能出陰迫而不能升也。凡天反其時,地反其物,以害其物,性皆為妖災是言妖災皆通天地共為之也,此傳地反物者唯言妖耳。洪範五行傳則有妖孽禍痾眚祥六者之名以積,漸為義。漢書五行志說此六名云凡草木之類謂之妖,妖猶夭胎,言尚微也。蟲豸之類謂之孽,孽則牙孽矣。及六畜謂之禍,言其著也。及人謂之痾,痾病類言浸深也。甚則異物生,謂之眚,自外來謂之祥。是六名以漸為稱,唯眚祥有外內之異耳,大旨皆是妖也,許慎說文序云:蒼頡之初,

作書蓋依類象形,謂之文,其後形聲相益,謂之字。文者,物象之本;字者,孳乳而生。是文謂之字也,制字之體,文反正為乏服虔云言,人反正者皆乏絕之道也,人反德則妖災生,妖災生則國亡,滅是乏絕之道也。

《禮記》编辑

《禮器》
编辑

升中於天,而鳳凰降,龜龍假。

功成而太平,陰陽氣和而致象物。

饗帝于郊,而風雨節,寒暑時。

五帝主五行,五行之氣和,而庶徵得其序也。五行,木為雨,金為暘,火為燠,水為寒,土為風。

是故聖人南面而立,而天下大治。

南面而立者,視朝。聖人南面而立而天下大治者,以其陰陽相合,嘉瑞並來,以是之故,聖人但南面而立,朝夕視朝,而天下大治。

《關尹子》编辑

《二柱篇》
编辑

五雲之變可以卜當年之豐歉,八風之朝可以卜當 時之吉凶。是知休咎在災祥一氣之運爾,渾人我同 天地而彼私智認而己之。

《管子》编辑

《度地篇》
编辑

善為國者,必先除其五害。人乃終身無患害而孝慈 焉。桓公曰:願聞五害之說。管仲對曰:水,一害也。旱,一 害也。風霧雹霜,一害也。厲,一害也。蟲,一害也。此謂五 害。五害之屬,水最為大。五害已除,人乃可治。

《七臣七主篇》
编辑

四禁者何也。春無殺伐,無割大陵,GJfont大衍,伐大木,斬 大山,行大火,誅大臣,收穀賦。夏無遏水,達名川,塞大 谷,動土功,射鳥獸。秋無赦過釋罪緩刑。冬無賦爵賞 祿,傷伐五穀故春政不禁,則百長不生,夏政不禁,則 五穀不成。秋政不禁,則姦邪不勝。冬政不禁,則地氣 不藏。四者俱犯,則陰陽不和,風雨不時,大水漂州流 邑,大風漂屋折樹,火暴焚地燋草。天冬雷,地冬霆。草 木夏落而秋榮,蟄蟲不藏。宜死者生,宜蟄者鳴,苴多 螣蟆,山多蟲。六畜不蕃,民多夭死,國貧法亂,逆氣 下生,故曰臺榭相望者,亡國之廡也。馳車充國者,追 寇之馬也。羽GJfont珠飾者,斬生之斧也。文采纂組者,燔 功之窯也。明王知其然,故遠而不近之也,能去此取 彼,則人主道備矣。

《孔子家語》编辑

《五儀解》
编辑

哀公問於孔子曰:夫國家之存亡禍福,信有天命,非 唯人也。孔子對曰:存亡禍福,皆己而已,天災地妖,不 能加也。公曰:善。吾子之言,豈有其事乎。孔子曰:昔者 殷王帝辛之世,有雀生大鳥於城隅焉,占之曰:凡以 小生大,則國家必王而名必昌。於是帝辛介雀之德, 不修國政,亢暴無極,朝臣莫救,外寇乃至殷國以亡, 此即以己逆天時,詭福反為禍者也。又其先世殷王 太戊之時,道缺法圮,以致妖孽、桑穀於朝,七日大拱, 占之者曰:桑穀野木而不合生朝,意者國亡乎。太戊 恐駭,側身修行,思先王之政,明養民之道,三年之後, 遠方慕義重譯至者,十有六國,此即以己逆天時,得 禍為福者也。故天災地妖,所以儆人主者也;寤夢徵 怪,所以儆人臣者也;災妖不勝善政,寤寐不勝善行, 能知此者,至治之極也,唯明王達此。公曰:寡人不鄙 固此,亦不得聞君子之教也。

《子華子》编辑

《北宮意問》
编辑

北宮意問曰:上古之世,天不愛其寶,是以日月淑清 而揚光,五星循晷而不失。其次鳳凰至蓍龜兆甘露 下竹實滿流黃出,朱草生,敢問何所修為而至于是 也。子華子曰:異乎吾所聞夫,禎祥瑞應之物有之,足 以備其數;無之不缺于治也。聖王不識也,君子不道 也,治世所無有也,上古之世居有以虛宰多以少,所 以同於人者用舍也,所以異於人者神明也。神明之 運其由也,甚微其效也,甚徑與變相蕩遷與化相推 移陰陽不能更四序。不能虧洞於纖微之域通於恍 惚之庭挹之而不沖,注之而不滿,彼其視鳳凰麒麟 也豢牢之養,爾彼其視醴液甘露也,甽澮之寫爾彼 其視芝房竹實凡草木之異者畦圃之毓爾彼其視 玉石GJfont怪凡種種之族者篋襲之藏爾故曰:聖王不 識也君子不道也,治世所無有也。昔者有虞氏彈五 絃之琴以歌南風之詩,而光被四表格于上下。周公 之佐成王也,希膳不徹于前,鐘鼓不解于懸,而歌雍 詠勺六服承德凡禎祥瑞應之物有之足以備其數, 無之不缺于治。聖王已沒,天下大亂,父子質性,君臣 失紀,未有甚于今日也。然且日月星辰衡陳于上,與 治世同焉而已矣。故曰:天道遠人道邇待蓍龜而襲 吉福之未也顛蹶望拜而謁焉。其待則薄矣。故聖王不識也,君子不道也,治世所無有也,吾恐後世之人 主方且雎雎盱盱唯此之事,而為人臣者巧詐誕譎 以容悅於其君,舍其所當治而責成天借,或氣然而 數繆也。忽有鍾其變者,色澤狀貌非耳目之所屬也, 於是奉以為祥。君臣動色,士庶革聽,以至作為聲歌 而薦之於郊廟,錯采繢畫而以夸諸其臣,民奄然以 為後世,莫我之如也。彼其卻數於上世,其所謂豢牢 之養也,甽澮之寫也,畦圃之毓也,篋襲之藏也,章章 焉如日星之在上也。乃始矜跂而以為希有之事,夷 世而不可以幸。冀者也甚矣。其亦弗該於帝王之量 者矣。

《神氣》
编辑

夫神氣之所以動可謂微矣,日月薄食,虹蜺晝見,五 緯相凌,四時相乘,水竭山崩,宵光晝冥,石言大痾,夏 霜冬雷,繆盩之族,諸禍之物,不約而總至。所以然者, 氣之所成故也。夫神氣之所以動,可謂微矣。故曰:天 之與人,其有以通此之謂也。

《文子》编辑

《精誠》
编辑

老子曰:天設日月,列星辰,張四時,調陰陽,日以暴之, 夜以息之,風以乾之,雨露以濡之,其生物也,莫見其 所養而萬物長;其殺物也,莫見其所喪而萬物亡。此 謂神明。是故聖人象之其起福也,不見其所以而福 起其除禍也,不見其所由而禍除。稽之不得察之,不 虛日計,不足歲計,有餘寂然,無聲一言而動,天下是 以無心動化者也。故精誠,內形氣動于天景,星見,黃 龍下,鳳凰至,醴泉出,嘉穀生,河不滿溢,海不波湧。逆 天暴物,即日月薄蝕,五星失行,四時相乖,晝冥宵光 山崩川涸,冬雷夏霜,天之與人,有以相通。故國之殂 亡也天文變世惑亂。虹蜺見,萬物有以相連,精氣有 以相薄。故神明之事不可以智巧為也,不可以強力 致也。故大人與天地合德,與日月合明,與鬼神合靈, 與四時合信,懷天心,抱地氣,執,含和,不下堂而行 四海變易,習俗民化,遷善若出諸己,能以神化者也。

《十守》
编辑

人與天地相類而心為之主耳。目者,日月也;血氣者, 風雨也。日月失行,薄蝕無光,風雨非時,毀折生災。五 星失行,州國生受其殃,天地之道,至閎以大尚猶節 其章光愛其神明,人之耳目何能久燻而不息。神精 何能馳騁而不乏。是故聖人守內而不失外。

《道德》
编辑

積道德者,天與之,地助之,鬼神輔之,鳳凰翔其庭,麒 麟遊其郊,蛟龍宿其沼。故以道蒞天下,天下之德也, 無道蒞天下,天下之賊也。

《莊子》编辑

《胠篋》
编辑

上誠好知而無道,則天下太亂矣。何以知其然耶。夫 弓弩畢弋機變之知多,則鳥亂於上矣;鉤餌網罟罾 笱之知多,則魚亂於水矣;削格羅落罝罘之知多,則 獸亂於澤矣;知詐漸毒、頡滑堅白、解垢同異之變多, 則俗惑於辯矣。故天下每每大亂,罪在於好知。故天 下皆知求其所不知而莫知求其所已知者。皆知非 其所不善而莫知非其所已善者,是以大亂。故上悖 日月之明,下爍山川之精,中墮四時之施;喘耎之蟲, 肖翹之物,莫不失其性。甚矣夫好知之亂天下也。

《墨子》编辑

《尚同中》
编辑

夫既尚同乎天子,而未尚同乎天者,則天菑將猶未 正也。故當若天降寒熱不節,雪霜雨露不時,五穀不 熟,六畜不遂,疾菑戾疫、飄風苦雨,薦臻而至者,此天 之降罰也,將以罰下人之不尚同乎天者也。故古者 聖王,明天鬼之所欲,而避天鬼之所憎,以求興天下 之利除天下之害。是以率天下之萬民,齋戒沐浴,潔 為酒醴粢盛,以祭祀天鬼。

《荀子》编辑

《富國》
编辑

高者不旱,下者不水,寒暑和節,而五穀以時熟,是天 下之事也。若夫兼而覆之,兼而愛之,兼而制之,歲雖 凶敗水旱,使百姓無凍餒之患,則是聖君賢相之事 也。

《天論》
编辑

天行有常,不為堯存,不為桀亡。應之以治則吉,應之 以亂則凶。彊本而節用,則天不能貧;養備而動時,則 天不能病;修道而不貳,則天不能禍。故水旱不能使 之饑渴,寒暑不能使之疾,祅怪不能使之凶。本荒而 用侈,則天不能使之富;養略而動罕,則天不能使之 全;倍道而妄行,則天不能使之吉。故水旱未至而饑 渴,寒暑未薄而疾,祅怪未至而凶,受時與治世同,而 殃禍與治世異,不可以怨天,其道然也。故明於天人 之分,則可謂至人矣。不為而成,不求而得,夫是之謂 天職。如是者,雖深、其人不加慮焉;雖大、不加能焉;雖精、不加察焉,夫是之謂不與天爭職。天有其時,地有 其財,人有其治,夫是之謂能參。舍其所以參,而願其 所參,則惑矣。列星隨旋,日月遞照,四時代御,陰陽大 化,風雨博施,萬物各得其和以生,各得其養以成,不 見其事,而見其功,夫是之謂神。皆知其所以成,莫知 其無形,夫是之謂天。唯聖人為不求知天。天職既立, 天功既成,形具而神生,好惡喜怒哀樂藏焉,夫是之 謂天情。耳目鼻口形能各有接而不相能也,夫是之 謂天官。心居中虛,以治五官,夫是之謂天君。財非其 類以養其類,夫是之謂天養。順其類者謂之福,逆其 類者謂之禍,夫是之謂天政。暗其天君,亂其天官,棄 其天養,逆其天政,背其天情,以喪天功,夫是之謂大 凶。聖人清其天君,正其天官,備其天養,順其天政,養 其天情,以全其天功。如是,則知其所為,知其所不為 矣;則天地官而萬物役矣。其行曲治,其養曲適,其生 不傷,夫是之謂知天。故大巧在所不為,大智在所不 慮。所志於天者,已其見象之可以期者矣;所志於地 者,已其見宜之可以息者矣;所志於四時者,已其見 數之可以事者矣;所志於陰陽者,已其見知之可以 治者矣。官人守天,而自為守道也。治亂,天耶。曰:日月 星辰瑞曆,是禹桀之所同也,禹以治,桀以亂;治亂非 天也。時耶。曰:繁啟蕃長於春夏,畜積收藏於秋冬,是 又禹桀之所同也,禹以治,桀以亂;治亂非時也。地耶。 得地則生,失地則死,是又禹桀之所同也,禹以治,桀 以亂;治亂非地也。詩曰:天作高山,大王荒之。彼作矣, 文王康之。此之謂也。天不為人之惡寒也而輟冬,地 不為人之惡遼遠也而輟廣,君子不為小人匈匈也 而輟行。天有常道矣,地有常數矣,君子有常體矣。君 子道其常,小人計其功。詩曰:何恤人之言兮。此之謂 也。楚王後車千乘,非知也;君子啜菽飲水,非愚也;是 節然也。若夫心意修,德行厚,知慮明,生於今而志乎 古,則是其在我者也。故君子敬其在己者,而不慕其 在天者;小人錯其在己者,而慕其在天者。君子敬其 在己者,而不慕其在天者,是以日進也;小人錯其在 己者,而慕其在天者,是以日退也。故君子之所以日 進,與小人之所以日退,一也。君子小人之所以相懸 者,在此耳。星墜木鳴,國人皆恐。曰:是何也。曰:無何也。 是天地之變,陰陽之化,物之罕至者也。怪之,可也;畏 之,非也。夫日月之有蝕,風雨之不時,怪星之常見,是 無世而不常有之。上明而政平,則是雖並世起,無傷 也;上闇而政險,則是雖無一至者,無益也。夫星之墜, 木之鳴,是天地之變,陰陽之化,物之罕至者也;怪之, 可也;畏之,非也。物之已至者,人祅則可畏也:楛耕傷 稼,耘耨失薉,政險失民;田稼薉惡,糴貴民饑,道路有 死人:夫是之謂人祆。政令不明,舉錯不時,本事不理, 夫是之謂人祅。禮義不修,內外無別,男女淫亂,則父 子相疑,上下乖離,寇難並至:夫是之謂人祅。祅是生 於亂。三者錯,無安國。其說甚邇,其菑甚慘。勉力不時, 則牛馬相生,六畜作祅,可怪也,而不可畏也。傳曰:萬 物之怪書不說。無用之辯,不急之察,棄而不治。若夫 君臣之義,父母之親,夫婦之別,則日切磋而不舍也。 雩而雨,何也。曰:無何也,猶不雩而雨也。日月食而救 之,天旱而雩,卜筮而後決大事,非以為得求也,以文 之也。故君子以為文,而百姓以為神。以為文則吉,以 為神則凶。在天者莫明於日月,在地者莫明於水火, 在物者莫明於珠玉,在人者莫明於禮義。故日月不 高,則光輝不赫;水火不積,則煇潤不博;珠玉不睹乎 外,則王公不以為寶;禮義不加於國家,則功名不白。 故人之命在天,國之命在禮。君人者,隆禮尊賢而王, 重法愛民而霸,好利多詐而危,權謀傾覆幽險而盡 亡矣。大天而思之,孰與物畜而制之。從天而頌之,孰 與制天命而用之。望時而待之,孰與應時而使之。因 物而多之,孰與騁能而化之。思物而物之,孰與理物 而勿失之也。願於物之所以生,孰與有物之所以成。 故錯人而思天,則失萬物之情。百王之無變,足以為 道貫。一廢一起,應之以貫,理貫不亂。不知貫,不知應 變。貫之大體未嘗亡也。亂生其差,治盡其詳。故道之 所善,中則可從,畸則不可為,匿則大惑。水行者表深, 表不明則陷。治民者表道,表不明則亂。禮者,表也。非 禮,昏世也;昏世,大亂也。故道無不明,外內異表,隱顯 有常,民陷乃去。萬物為道一偏,一物為萬物一偏。愚 者為一物一偏,而自以為知道,無知也。慎子有見於 後,無見於先。老子有見於詘,無見於信。墨子有見於 齊,無見於畸。宋子有見於少,無見於多。有後而無先, 則群眾無門。有詘而無信,則貴賤不分。有齊而無畸, 則政令不施,有少而無多,則群眾不化。書曰:無有作 好,遵王之道;無有作惡,遵王之路。此之謂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