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014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十四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十四卷目錄

 庶徵總部藝文三

  瑞異小序       元經世大典

  順大道疏          許衡

  四靈賦          林同生

  前題           林仲節

  賜劉基書         明太祖

  諫祀玉皇疏         商輅

  上封事者言兩漢賢良多因災變以詢訪闕政

  今國家受瑞建封不當復設遂詔罷制舉

               何喬新

  帝以災變避殿減膳徹樂王安石言於帝曰災

  異皆天數非人事得失所致   前人

  九水七旱論         徐芳

  奏修省自劾罷黜疏      呂柟

  弭災祛疾疏        鍾羽正

  懷郡三瑞集序        崔銑

  修省疏           鍾惺

 庶徵總部藝文四

  正旦大會行禮歌     晉成公綏

  水旱禱          唐蘇拯

  和容南韋中丞題瑞亭白燕白鼠六眸龜嘉蓮

                陳陶

  無客迴天意        宋邵雍

  宮詞           王仲修

  風雨歎         明李東陽

  感事           顧夢圭

  漷縣行           前人

  雷雪行二首         前人

  考芝宮          皇甫汸

  聞報            前人

  十月望十二月朔百舌群鳴連日臘朔之夜雷

  電徹曉大雨兩月鄉村人來說虎食人經秋不

  去             徐渭

 庶徵總部選句

 庶徵總部紀事一

庶徵典第十四卷

庶徵總部藝文三编辑

《瑞異小序》
元·經世大典
编辑

古人有災異,則謹書之,所以儆天戒而思患豫防也。 而祥瑞或缺,不書者,恐善佞者之生侈心焉。今「災祥」 並置,以考休咎之徵,故簡牘有存者,悉書之。

《順天道疏》
許衡
编辑

三代而下稱盛治者,無若漢之文景。然考之當時,天 象數變,如日食、地震、「山崩、水潰」、「長星」、彗星、孛星之類, 未易遽數。前此後此,凡若是者,小則有水旱之應,大 則有亂亡之應,未有徒然而已者。獨文景克承天心, 消弭變異,使四十年間海內殷富,黎庶樂業,移告訐 之風為醇厚之俗,且建立漢家四百年不拔之業。猗 「歟偉哉!未見其比也。」秦之苦天下久矣,加以楚漢之 戰,生民糜滅,戶不過萬。文帝承諸呂變故之餘,入繼 正統,專以養民為務。其憂也,不以己之憂為憂,而以 天下之憂為憂;其樂也,不以己之樂為樂,而以天下 之樂為樂。今年下詔勸農桑也,恐民生之不遂;明年 下詔減租稅也,慮民用之或乏。懇愛如此,宜其民心 得而和氣應也。臣竊見前年秋,孛出西方,彗出東方; 去年冬,彗見東方,復見西方,議者咸謂當除舊布新, 以應天變。臣謂與其妄意揣度,曷若直法文、景之恭 儉愛民為理,明義正而可信也。天之樹君,本為下民, 故孟子謂「民為重,君為輕。」《書》亦曰:「天視自我民視,天 聽自我民聽。」以是論之,則天之道恆在于下,恆在于 不足也。君人者,不求之下而求之高,不求之不足而 求之有餘,斯其所以召天變也。變已生矣,象已著矣, 乖戾之幾已萌而不可遏矣,猶且因仍故習,抑其下 而損其不足,謂之順天,不亦難乎。右六者《難》之目也。 舉其要,則修德、用賢、愛民三者而已,此謂治本。治本 立則紀綱可布,法度可行,治功可必。否則愛惡相攻, 善惡交病,生民不免于水火。以是為治,萬不能也。

《四靈賦》
林同生
编辑

乾清坤寧,聖作物睹,當四靈之畢來,知萬物之得所。 欽惟皇上,繩祖之武,敷和氣于兩間,播仁風于萬宇。 九淵之龍乍騰,高岡之鳳時翥,麒麟在郊,神龜在渚繄泰和元氣之所鍾,惟體信達順之所使。彼昭昭之 為靈,驗皇德之遐著。今夫神龍之英,鱗族莫前,或吟 於風,或奮於淵。昔龍師之紀號,彰瑞物於萬年;宣大 《易》之取象,首八卦而為乾。不有斯靈,象數何先?又若 鳴陽之鳥,集於高岡。五音雝雝,五采煌煌。阿閣之遊, 嶰谷之翔。雌雄和奏,自成宮商。使軒轅之作樂,成律 呂之短長。不有斯靈,制作未詳。又若神龜見洛,粲粲 朱衣。呼煙吸霧,靈液霏霏。綠文一出,為偶為奇。揭我 《九章》,示我民彝。不有斯靈,大範孰知。又若麒麟在郊, 萬毳之英,其象昭昭,其角振振,當《周南》之化美,訖《春 秋》之文成。或播之詩,或筆之經,不有斯靈,聖道何明? 雖然靈不自靈,因人而靈,聖人不作,靈物不興,千載 一時,見於當今,無為而化,至治惟馨。天不愛道,甘露 時零;地不愛寶,醴泉以生。四靈駢萃,宇宙文明。而且 賓興多士,霧集雲從,振關西之鳳,起南陽之龍。元龜 五總,舉真儒之用。麒麟在閣,圖當代之功。使盛德之 士,同乎「四靈」者,又可以彰聖治於無窮。

《四靈賦》
林仲節
编辑

維大鈞之播物,差變化之不同。雖偏塞之有間,亦和 粹之或鍾。伊百獸之孰靈,曰麟鳳兮龜龍。其靈伊何? 為瑞孔多。或出魯而降聖,或鳴岐而應和。或浮洛而 薦瑞,或出河而負圖。德感而應者,興《二南》之詠;樂成 而儀者,紀《帝典》之書。九江納錫,昭上貢之盛;六御時 乘,應乾德之符。其為物也,或毳而慈,或羽而儀;或鱗 「之長,或甲之奇。麟之為靈也,角不以觸,趾不以踶。蟲 有生而不踐,草必黃而後躋。麟兮麟兮,著于《春秋》兮 詠于詩。」鳳之為靈也,體乃象德,鳴兮應時。非竹實兮 不食,微岡梧兮曷棲。鳳兮鳳兮,文明之祥兮,匪德之 衰。龜龍之靈也,神以妙物,澤以及時。或守國以紹明, 或雲從而天飛。龜兮龍兮,神化之盛兮,稽《易》而可知。 粵若先民,傷時思昔。紀禮運以成書,表四靈之為德。 匪罝網之可求,豈阱擭之能執?若為畜而可馴,乃至 和而自獲。彼昏不知,孰明斯義?誇元狩之瑞,浪傳一 角之奇;紀五鳳之元,徒取羽毛之異。元君入夢,騁畸 說之荒唐夏櫝藏漦,涉紀聞之茫昧。下有繼誕之徒, 曲學之士,束脯而食。「語有奇而不稽;藻梲以居,禮雖 盛而匪智。引笙而下,料王子之空談;網梭而飛,嗤晉 人之妄議。蓋故實者,不求史傳之支離,而必明經典 之所指。乃知《禮經》之言,所以傷今思古,而想像乎四 者之為瑞也。」辭未竟,客有謂余者曰:「子徒知昔人傷 今思古,而不思推古以證今也。四靈以為畜,則王者 可制禮樂」,豈無其事而虛語哉?洪惟聖神,御四方而 正四國,張四維而立四極,居四大而順四時,敷四瑞 而體四德。乃若四者之應,則麟鳳之在郊,龜龍之在 沼,振振蹌蹌,蜲蜲蛇蛇,而不知其幾也。今子徒騁《五 經》之緒餘,而不睹文明之盛事,辨紀傳之荒誣,而不 鑒德盛之所致,誠下國之鄙人也。賦者于是逡巡而 起,改容而謝,乃續而為《四靈之歌》曰:「麟兮仁兮,鳳兮 文兮,龜龍神兮,今世之珍兮。禮樂斯興,道厥淳兮;於 赫盛德,維皇元兮。」

《賜劉基書》
明·太祖
编辑

皇帝手書付誠意伯劉基:「近西蜀悉平,稱名者悉俘 于京師。我之疆宇,比之中國,前王所統之地不少也, 奈何元以寬而失。朕收平中國,非猛不可。然歹人惡 嚴法,喜寬容,謗罵國家,扇惑是非,莫能治。即今天象 疊見,且天鳴巳及八載,日中黑子又見三年。今秋天 鳴震動,日中黑子或二或三,或一,日日有之,更不知 災禍自何年月日至卿山中,或有深知曆數者,知休 咎者,與之共論封來。前者舍人捧表至京,忙忘問卿 安否。今差剋期往卿住所,為天象事。卿年高,家處萬 峰之中,必有真樂。使者往而回,勿賚以物,荼飯發還。」 洪武四年八月十三日午時書。

《諫祀玉皇疏》
商輅
编辑

「竊惟聖上嗣守祖宗大業,十有三年,夙夜憂勤,圖惟 治理,天下之人,無不感仰聖德,視前代嗣統之君遠 過萬萬。是以天道協和,雨暘時若,休徵必應,而妖孽 不作也。夫何近年以來,災變日多。去歲宮門火災,秋 大雨水,一冬無雪。今春嚴寒,河冰重結。郊祀之祭,大 風怒號。二月朔望,日月連蝕;南京地震,陝西天鳴,即」 日乂有妖物害人之異,此皆陰盛陽微,非常之變也。 夫天道不遠,感召在人,觀此則今日人事不修,德政 之有虧,軍民之怨困莫伸,國家之事變叵測,不言可 知。此誠皇上側身修行之時,所宜深省遠慮,以安宗 社為念。增修德政,講求闕失,疏遠狎昵,節省冗費,以 回天意可也。

上封事者言兩漢賢良多因災變以詢訪闕政编辑

「今國家受瑞建封,不當復設。」 遂詔罷制舉。

何喬新

古之聖王,設諫鼓,立謗木,惟恐一德之未修,一政之 或闕也。帝舜之世,以言其治,則庶政惟和矣;以言其 民,則四方風動矣;以言其瑞應,則鳳凰來儀矣。然帝之命禹曰:「予違汝。」《弼》曰:「汝亦昌言。」曷嘗以治化已隆, 而忘求諫之誠哉?真宗之世,僅可為小康耳,一旦以 受瑞建封,遽罷直言極諫之科,何其不思也!且所謂 瑞者何瑞乎?以聖祖之降為瑞耶,則出於黥卒所言; 以天書之降為瑞耶,則出於憸人所造;以紫芝、白鹿、 嘉禾、瑞木為瑞耶,則出於諛臣所上。求所謂「庶政惟 和,四方風動,鳳凰來儀」者無有也。當是時,蝗飛翳空, 非災變乎?歲旱民饑,非災變乎?帝雖詢於芻蕘,未足 以消沴致和也。顧乃罷制舉以自塗其耳目,是猶尪 瘠之人黜和扁,屏藥石,而語人曰:「吾身康強耳。」嗚呼! 為此說者何人歟?殆孔子所謂「一言可以喪邦」也歟?

帝以災變避殿減膳徹樂王安石言於帝曰災编辑

《異》皆天數,非人事得失所致   ,前人

天人相與之際,未易言也。然《洪範》著休咎之徵,《春秋》 書災異之變,蓋欲君天下者睹災而思咎耳。古之英 君誼辟,一祲祥之見,輒惕然曰:「豈吾德之或愆乎?」一 草木之妖,輒矍然曰:「豈吾政之或缺乎?」曷嘗諉諸天 數而不知省哉?王安石以通經學古自負,其於《洪範》 《春秋》之旨考之熟矣。災變之來,君未知警,猶當胥誨 「胥告,使畏天威以保天命可也。」今者君有警懼之心, 而安石反進邪諂之說,是逢君之惡也,是婦寺之忠 也,豈古之大臣格王正事之道哉!嗚呼!安石背經叛 道如此,真聖門之罪人哉!

《九水七旱論》
徐芳
编辑

災祥之生,其本在人,而天末焉。故「治世多休徵,亂世 多咎徵」,非獨氣數也,以其主德之修,悖氣之和,沴象 之喜怒而應殊焉。休咎之分,天之所以賞罰人主也。 世傳堯湯有水旱之患,而其為數,一九年,一七年。噫 何天之怒兩聖人如此也?堯以欽明恭讓之姿,為諸 侯所戴,用代摯位,置諫鼓謗木以達上下,宅羲和,巡 方岳,以若昊天,熙庶績。一民饑,曰「我饑之也;一民寒, 曰我寒之也。」其於圖治,可謂切矣。有夏昏虐,湯應徯 我。后之望出,生民塗炭,昧爽丕顯,作風愆之戒,儆於 有位。其欽崇天道,可云至矣。何不德以干天之怒如 此也。《書》記庶徵休咎,以恆雨歸之於狂,恆暘歸之於 僭,言水旱雨暘之恆可知矣。堯其為狂,湯其為僭乎? 且七年、九年,則咎又不止於恆也。堯、湯即不德,一二 年之災,足以儆矣。何天怒之深,而降之罰如此其極 也?《春秋》謹嚴天戒,故災異必書。漢儒董仲舒、劉向又 雜摭事應實之。如魯隱公九年「三月大雨」,以為公子 翬篡逆之兆;僖十一年「夏大旱」,以為作南門,勞民興 役之致。雖頗牽合,於義為近也。堯之時,協和矣,於變 矣,康衢歌而越裳貢矣。湯代虐以寬撫,綏訖萬方而 永懷在兆姓,於其時不可謂不治也,宜於氣有和而 無沴,於象有喜而無怒矣。而變若此,豈天人感應之 理,至兩聖人獨爽與?且災之類不一,水旱為大。《春秋》 二百四十年,書「旱雩十八,大水六」,凡皆日月之恆耳。 惟文《公二年》自「十二月不雨」,至「秋七月」則特書;《十年》 自「二月不雨」,至「七月」又特書,以其歷時久而災之甚 也。無論《春秋》自羲軒以來,今數千年未有水旱之患, 自二三年至七八年之久者,今以數千年昏朝暴主 所無之變,獨兩見於堯湯之世,何其待兩聖人偏苛, 而所以禍兩聖人之民者,偏苛且酷也。是數者,雖明 理洞數之儒,莫能得其解焉。即以問之天,天亦將無 以自解也。而竟有之,何耶?曰:非也。所云七年九年者 誤耳,曷為誤傳之者誤也。按《古史》:堯六十一載甲辰, 命崇伯鯀治水,閱九載,績用勿成。是歲黜之歲癸丑, 舉舜而後殛焉。是所謂九年水者,壅閈未乂之水,非 天災霪潦之水也。《商紀》:湯「乙未滅夏即位,至七祀辛 丑大旱,禱於桑林而雨。」是所謂七年之旱者。自乙未 至辛丑,當為七年,非自一至二歲歲相續之旱也。堯 十九年,嘗命共工治河矣。當元圭未錫之先,堯之天 下無歲無水患,不自九年始也。又十一年癸亥而告 成功,亦不自九年終也。堯在位百年,自始即位以逮 平、成,即謂堯有數十年之水可也。湯自桀三十八年 戊寅嗣侯,至乙未代夏,凡十八祀。辛丑大旱之歲,二 十四祀矣。以稱王之年累之數,當為七通侯服計之, 即謂湯有二十四祀之旱可也。世俗不察事之本末, 時之久近,差次貿然,無所尋繹,但於《書》得「九載罔績」 之說,則曰堯九年水矣;於《商史》得七年桑林之禱,則 曰「湯七年旱矣。」沿襲益久,訛謬益甚,有言災之甚者, 必舉此實之。夫使堯之時恆雨霪潦之患,果至九年 而鮮粒胥絕,民即勿問,而堯且不免於魚矣。亳都土 燥壤瘠,非荊、揚澤國之比。使湯之恆暘亢暵,歷二三 年,而人將相食,天下且胥鋌而走也,何待七年而湯 又得而治之哉?且遇災而懼中主猶然。湯七年始禱, 令旱止五六年而竟將無禱也,其玩天變亦甚矣,何 以法後世而稱敬天勤民之主耶?知傳者之誤,則向 之疑皆可釋矣。山氓有祀神者,一修髯,岐而五,曰伍 子胥;一婦人靚妝,曰「杜拾遺。」意以「胥」為須,遺為「姨」云。 以音言拾遺可姨,伍胥之須,宜岐而五也。堯、湯之九水七旱,是亦伍鬚、《十姨》之類也。

《奏修省自劾罷黜疏》
呂柟
编辑

臣伏睹皇上因天示戒,變服御門,令百官同加修省。 先日又傳聞皇上將端午諸戲令俱停罷。臣仰熹聖 心之畏天,俯懼臣職之未修。竊見自嘉靖元年以來, 「元日折象輦之軸,陰風拔獸吻之劍,臘月雷電交作, 新正南北同震,山陷地坼,晝晦天霾,委的變異非常, 不止久旱。宜廑大君之恐懼,乃示群臣以修省。」臣竊 惟天道與人事交通,主德與臣職相係,臣官階雖卑, 職在以經術道義輔主上於聖神。伏自供職以來,痛 加修省,不職者十有三事,謹列上陳,自求黜退。臣聞 學問常,天心亦悅,不常庶民且議。先皇帝經筵又日 講後被纔邪,聲色蠱惑,講論間斷,奸逆縱橫,社稷幾 危,而不知陛下所親見也。奈何今年「講書少於去年, 去年講書少於元年,今三月初講,四月罷講,若計一 歲不止,一暴十寒,陛下自視天資,比湯文孰優?湯且 日新,文王且不已。矧陛下年在幼沖,豈可作輟,違天 所眷。」臣自省講說不足以歆其好,忠誠不足以動其 樂,其不職一也。我明有天下者,皆仁祖淳皇帝后誕 育高皇帝之功,可當百世不遷之祖。每年四月十六 日、二十二日忌辰也。臣於元年二十二日適講《虞書》 《三禮》,口奏「是日講《書》,宜著黲服,罷酒飯,存忌辰。」其言 未行。當年六、七月間,鳳陽地方大風拔木數百,大水 漂人萬家。切近孝陵,至今為災不已。乃陛下尚不覺 悟,又於今十六日,百官朝服賀上章聖皇太后徽號。 夫仁祖、高祖之靈與天地通,其忌日不憂已矣,又以 為大樂,可乎?《書》曰:「高后丕乃,崇降弗祥。」其謂是哉。臣 痛自修省,是皆論說未能懇惻所致,不職二也。陛下 欲追祭本生皇考恭穆獻皇帝於奉先殿西側空室, 臣已嘗同侍讀湛若水等據經論奏。昨見切責,九卿 所議,至有「再違不饒」之語,禮、工二部懼而遵行。大學 士蔣冕執奏,又未即從。夫廟有定制,自虞、夏、商、周,至 今然也。空室之舉,既非七九之數,又非世室之名,必 欲行之,祖宗在天之靈,豈能安乎?漢光武立四親廟 於洛陽,一聞中郎將張純「為人後者為之子,降其父 母不得祭」之言,遂罷其廟,使守令侍祠。臣言不能如 張純之動主不職,三也。獻皇帝生有興國,社稷人民 受之祖宗者也。乃忽沒其邦名,如舊為士庶人。然雖 加殊號,卻是後來虛名。又字義興,起也,盛也,旺也。若 天默定,使陛下以有天下之地也。今而沒,吉兆恐不 可,且有二統之嫌。夫陛下入繼大宗,已考孝宗。今又 考獻皇帝詔書又加章聖皇太后聖母,凡兩聖字。昭 聖皇太后先有「聖母」字,後又沒之。輕大宗,重小宗,分 明二本。臣亦嘗同湛若水奏《明宗法》,其言反不如冷 褒、張純輩之能行不職,四也。往在正德間,用人惟貨 惟讒,故盜起奸橫,幾至亡國。陛下中興,似更新之矣。 乃治不加進,亂不加退,說者謂奔競之風,雖抑而未 息,節義之士,雖錄而不用。舉者或挾恩,劾者或帶讎, 柄用者或避怨,則亦不敢謂不然也。臣不能敷陳修 身取人之道,不職五也。孔子曰:「見義不為,無勇非其 鬼而祭之」,諂也。諂則不福,無勇則失義。傳聞有設齋 醮以惑陛下者,壞人心,杜聖道,傷國用,莫此為甚。臣 不能開崇正道,以勝其邪說,不職六也。召虎曰:「防民 之口,甚于防川,而況于防臣之口乎?」今諸臣言傷切 直者,或謫戍,或削籍,或罰俸。少忤其意,輒伺其私,雖 在師保,視若尋常。未幾一年,大臣去者六七。陽無誹 木諫鼓之設,陰有衛巫監謗之漸,結忠臣口,縮諍士 舌,禍患將興而不聞,危亂已萌而不知。譬之一身,氣 血不能周流,則肢體麻木;譬之兩儀,上下不能交泰, 故雨暘愆期。而「臣職在經幄,且不能以達,況彼疏遠 者哉?」痛自修省,不職七也。方今江淮、廬、鳳之間,水旱 相仍,饑饉連歲。父殺其兒而食其肉,子刃其母而嘬 其血。若乃兄弟刲割,夫妻吞噬,親戚剽餉,則以為常 矣。天理民生,斲喪無餘,古今罕見之災也。而賑濟之 權,假手於奸佞之輩。其地方貪黷,官吏敘遷如常,故 煮粥則粥殺人,散銀則銀誤人,積骸成丘,殘屍如莽, 報無虛日。《書》稱高后之言曰:「曷虐朕民」,臣手不能,如 鄭俠畫圖以獻,不職八也。夫民之貧困,至此極矣。故 雖漕運額米,亦折少半以濟荒。乃今戚畹、奄寺、土木 之役,動以千萬口,日三升,不及半歲,京、通二倉已耗 十三。今歲不雨,來牟不收,且勿論民庶人等,即百官 諸宦,豈能空腹以事陛下乎?臣頃分《足食》之書,瀕講 而罷,不能陳其故,以救餓殍,不職九也。夫民之無食, 猶其無衣也,奈何又差內使織造東南,是速之死也; 又行賬濟,是剜其腹心,補其爪髮,抽其皮骨,與之飲 食也。臣自修省,不能如仲山甫之舉德,以補袞衣之 闕,其不職十也。邦之刑法,所以懲不軌,詰奸慝也。今 或叛逆十惡,罪通於天,陰行賄賂,緩誅欲釋,使為善 不知勸,為惡不知畏,以致寒暑失正,風雷不時。《書》稱 「天討有罪」,臣誠未能講行其不職十一也。昔先皇帝 傳奉太濫,近衛之籍,動以萬計。陛下即位,已釐革其半;曾未幾時,仍開傳陞之門。非貴倖之弟姪,則勢要 之親屬也。故祿簿月增其數,倉算日減其儲。此輩勇 不足以敵愾,智不足以經國,乃使靡費民膏,如此,則 雖彼類之有勞績才略者,亦恥與伍。班臣不能講爵 罔及《惡德之書》,其不職十二也。內弭盜賊,外禦彊敵, 所恃者兵,兵之不壯,豈士卒之過哉?扣衣糧以折差, 出資裝以買閒,鬻首級以救生,一遇鉅敵,是夷其股 使跨馬,折其肱使彎弓,彼且不為賊擒者幾希。臣故 曰:「用千略不如用一廉,用百計不如用一慈。」然方欲 講足兵之書而未能上,其不職十三也。夫不職之事, 有一於此,皆即可黜罰,況臣所負至十有三事者乎? 或曰:階卑集議不及,任輕,言責不係,可自寬也。且修 撰十有七年矣,默待修書成而去亦可。但臣念官聯 史局,懼虧陛下他日之名;職在經筵,恐玷陛下今日 之德。故願如史佚,並周、召於成王之世,不敢為棸子、 皇甫,貽詩人之重刺也。故如臣者,先行罷黜,庶君德 有英俊,以成就天戒,即頃刻可消弭,而陛下亦不可 不以自為修省之實也。

《弭災祛疾疏》
鍾羽正
编辑

臣聞天事恆象,變不虛生。竊見近日災變,蓋至甚矣。 陰霾冥晦,亢旱驕陽,星隕大光,否塞昏瞀,天心仁愛, 豈其無因而有此警?陛下方以眩暈動火,朝講久虛, 雖聖諭諄諄,係心民瘼,然不聞出次當扆與三公九 卿面相儆戒,商確斡旋調燮之方。天道神明,固不可 以虛辭動也。日者在廷諸臣,竭誠進陳,陛下一切留」 中,人心眩惑,不知皇上有概於中耶?抑妄其言為不 足采耶?夫使群臣言而盡妄,不宜妄者之盈朝也。使 其不妄,而弭災祛疾,忠猷讜論皆在陳說中,陛下何 忍置之乎?陛下一聽臣言,臣竊謂弭災祛疾,原無二 道,勤政即所以保身,制情即所以養心。身心理而天 意民生皆可轉移,機相因也。請言《保身。臣敢以水喻。 夫水也,出山泉則清,達澗沚則清,激流波赴大壑則 益清。假令填閼下流,則塵濁聚沫,不能清矣。人身之 血脈,何以異此?是以人君晨朝聽政,清晝咨詢,凡以 鼓舞心神,節宣元氣,勿使有所壅閉湫底,爽其常度。 乃至日昃宵衣,而君體益康,壽源淳固,未聞以勤政 而致疾者也。今陛下「居重宮之中,享溫肥之奉,偃仰 逸豫,恬愉而不出。久之則血脈淟濁,噓唏煩酲,飲食 之滓液滯而不融,痰飲注於下,清氣遏於上,雖欲無 疾,不可得已。諸臣陳說,殆無虛日,而皇上一切不報, 則猶未知聖意所存。是以懷款款者,皆思一效其愚。 皇上何不翻然一旦聽納其言,數臨朝講,盡發留中 之疏,使人欣慰、恍如披雲霧、睹青天。傳之四方、書之 史冊、為萬世談頌美盛、不勝企望之至。

《懷郡三瑞集序》
崔銑
编辑

夫迅乎善之達也,珍乎吏之良也。積予二紀之所見, 懷民其殆矣哉!跐於寇虔,竭於官漁,劫於閹威,日者 人患少損,而天乃災之。旱靡遺畝,蝗靡餘穗,壯者樂 土是往,疫者連村或盡。己丑歲一泉王子宗周來守, 甫踰年而有瑞麥,乂踰時而有瑞禾瑞瓜。歲則熟,亡 則還,民乃興。王子立方而不執介而莫奪。宜民者 行,厲民者罷。體周物我,順洽遠近。災奄化祥,枹落聲 答,於是乎譽騰而寵錫。既而錄薦剡裒頌章,揖揖乎 成帙矣。嗟乎!造化之機,闔闢相推,則災祥日出。炎可 鑠金而姤生焉,寒適裂膚而復生焉。是故聖狂轉念 於杪忽,臧否改跡於云為,和戾易轍於茫昧,休咎交 徵於物類。王子慎守哉!

《修省疏》
鍾惺
编辑

具官臣某一本為「景運方新,天心示警,懇乞聖明亟 為修省,以消隱患,以光初政」事。「臣聞天地人物之妖, 靈蠢動植之眚,自古有之。其情形不同,同謂之災,災 之不常有者謂之異。惟習之為常,則恬然不能有所 動;駭之為異,則瞿然足以有所惕。天之警人,不於其 常而必示之以異,自然之理也。」今皇上纘緒御極,雖 在泰昌元年之九月,其以天啟改元,則自今歲辛酉 始。辛酉之歲,曾幾何時,而遼東以日暈告矣,京師以 風霾告矣。臣不敢以占候家《幽賾》之言論論。其至顯 者。日,君之象也;暈則其徵為蒙為塞,何以不於京師 而於遼東也?若曰蒙塞之徵,極於邊疆,而其源始於 京師可知也。風,四方之象也;霾則其徵為昏為震,何 以不於四方而於京師也?若曰昏震之徵始於京師, 而其流必及於四方可知也。雖然,自神祖末年靜攝 已久,其妖變層見疊出,蓋有不止於今日。所告者,修 省之疏,中外臣工無時無之,亦無人無之,而淵默之 中,概乎其未有省也。其故何也?災異之事,一見則駭 目,至再至三,以至於「無數,則以習見而不之怪矣。修 省之言,初聞則悚聽,至再至三以至於無數,則以為 習聞而不之驚矣。今此二事者,交集於皇上改元之 初,異乎?不異乎改元之初,而且不出一二月之內,異 乎?不異乎?同一災異之興,神祖所習焉不以為異者, 恐皇上欲復狃之以為常而不可得也。除臣下痛自刻責,各修職業,各捐意見,務偕大道,以襄助盛治,開 濟時艱。」外,皇上但思日暈之在遼東者,乃天啟元年 一二月內之日變,而不敢以神祖時之《日變》視之;思 風霾之在京師者,乃天啟元年一二月內之風變,而 不敢以神祖時之《風變》視之。又思象見於遼東,其源 決不自遼東而起;象見於京師者,其流決不自京師 而止。雖《春秋》書「災異」不書事,應欲人君無所不謹。而 外計全遼之指歸,若何料理兵食,若何懷戢文武,若 何修明賞罰;內計畿輔之標本,若何撤宮府之藩,若 何破水火之形,若何妨釜竈之隔,又豈待臣言之畢 哉?皇上與諸臣工,勿謂探策方始,袞闕無多,不足以 致天變之踵至而厚集也;有「數十年之尤悔,一念成 之有餘;一二事之愧怍,千萬世補之不足。」交玩則妖 雖小,亦足為隱禍之伏;交警則變雖大,適乃為新政 之助。「敬怠治忽」之幾,是在皇上一轉念而已。臣某以 負乘留臺而代庖秩宗,修省固有同責,災祥尤得與 聞。謹效瑱規,自同芹獻。北面拜疏無任悚息危懼之 至。

庶徵總部藝文四编辑

《正旦大會行禮歌》
晉·成公綏
编辑

嘉瑞出,靈應彰。麒麟見,鳳凰翔。醴泉湧,流中唐。嘉禾 生,穗盈箱。降繁祉,祚聖皇。承天位,統萬國。受命應期, 授聖德。四世重光,宣開洪業。景克昌,文欽明,德彌彰。 肇啟晉邦,流祚無疆。

《水旱禱》
唐·蘇拯
编辑

禱祈勿告天,酒漿勿澆地。陰陽和也無妖氣,陰陽𠎝 期乃人致。病生心腹不自醫,古屋澄潭何神祟。

《和容南韋中丞題瑞亭白燕白鼠六眸龜嘉蓮》
编辑

陳陶

伏波恩信動南夷,交趾喧傳《四瑞詩》。燕鼠孕靈褒上 德,龜蓮增耀答無私。迴翔雪侶窺簷處,照映紅巢出 水時。盡寫流傳在軒檻,嘉祥從此百年知。

《無客迴天意》
宋·邵雍
编辑

無客迴天意,有人資盜糧。日中屢見斗,六月時降霜。 有書不暇讀,有食不暇嘗。食況不盈缶,書空堆滿床。

《宮詞》
王仲修
编辑

乘輿前殿退朝初,玉案焚香午漏餘。三省奏來祥瑞 事,編排付與內尚書。

《風雨歎》
明·李東陽
编辑

《壬辰》七月壬子日,大風東來吹海溢。崢嶸巨浪高比 山,水底長鯨作人立。愁雲壓地溼不翻,「六合慘澹迷 乾坤。陰陽九道錯白黑,烏兔不敢東西奔。里人蒼黃 神屨變,三十年前未曾見。東村西舍喧呼遍,牒書走 報州與縣。山豗谷洶豺虎嗥,萬木盡拔乘波濤。洲沈 島滅無所逃,頃刻性命輕鴻毛。我方停舟在江皋,披」 衣踞床夜復晝。忽掩青袍涕雙透,舉頭觀天恐天漏。 此時憂國況思家,不覺紅顏坐凋瘦。潼關以西兵氣 多,胡笳吹塵塵滿河。安得一洗空干戈?不然獨破杜 陵屋,猶能不廢嘯與歌。世間萬事不得意,天寒歲暮 空蹉跎,嗚呼奈爾蒼生何!

《感事》
顧夢圭
编辑

殷王禱桑林,斷爪念愆咎。《春秋》志災眚,法戒垂不朽。 臺市布貞純,何必生三秀。笥有千歲龜,不如人壽考。 煌煌寶鼎歌,詎協《咸》英奏。鶡雀為鸞鳳,伊人獨顏厚。

《漷縣行》
前人
编辑

入城半里無人語,枯水寒鴉幾茅宇。蕭蕭酒肆誰當 壚?武清西來斷行旅。縣令老羸猶出迎,頭上烏紗半 塵土。問之不答攢雙眉,但訴公私苦復苦。雨雹飛蝗 兩傷稼,春來況遭連月雨。綿城之西多草場,中官放 馬來旁午。中官占田動阡陌,不出官租地無主。縣中 里甲死誅求,請看荒墳遍村塢。

《雷雪行二首》
前人
编辑

昨夜雷轟今日雪,安德門前西路裂。河南檄報人食 子,更聞飛蝗滿江浙。千古高人魯兩生,漢文謙讓流 英名。精衛年年負木石,海中波浪何時平。

「群方水旱歲不虛,郡國正奈無倉儲。何人建議募輸 粟,只恐未來民半無。」天子親耕后親織,轉見民間多 菜色。「明堂清廟事且遲,一土一木民膏脂。」

《老芝宮》
皇甫汸
编辑

河清社鳴誕聖人,握符纘曆,靡瑞不臻。天垂卿雲景 星現,地出醴泉澤曼衍。導禾六穗麥兩岐,嘉瓜並蔕 連理枝。三足軒翥肉角嬉,龜鹿雀兔咸素姿。包匭驛 貢賮四馳,芝草凝祥處處生。獻廟忽產屋之楹,瑤光 瑩潔秀九莖。銅池芝房惡足稱。帝命作宮時享以報。 子孫千億,昌嗣允紹。

《聞報》
前人
编辑

已報旱雲連薊北,更看洪水漲江東。天高未鑒《桑林》 禱,河決難成瓠子功。周制備荒儲九載,漢家聞異策 三公。小臣亦願輸餘稅,卻奈歸田歲不豐。

十月望十二月朔百舌群鳴連日臘朔之夜雷编辑

電徹曉,大雨兩月。鄉村人來說「虎食人」 ,經秋不

考證.svg

去             徐、渭。

《萬曆十八年十二月之朔》,「百舌聲聲叫如昨。如朋喚 友互答應,乃是氣機使然諾。百舌小鳥爾,顓頊使之 敢不聽。雷電本大物,蟄藏已久矣。何為十一月,徹夜 殷殷令人驚。電入我窗兩三劃,我疑是燈還未滅。起 看燈花已落油已乾。始知是電耳,非關燈之殘。氣候 變遷亦常事,山林老翁閑料理。十月十一月,連月苦」 大水。十二月來還未止,猛虎食人如食豕。百物價高 寧倍蓰,我亦左聽右出耳。信知十說九是詭,不飲不 啖拚已矣。賓來賓去無將迎,攜榼提壺見好情。謔談 不把蒼毛塵,偶語惟禁白玉京。几筵屏帳無家火,鞋 襪衣衫多補丁。噫嘻吁,百鳥之語誰能解?百舌鳴冬 或報瑞。年來世事恠,反常常反恠。安「得公冶來為鳥 譯出令人快,我所解者提胡盧,枝頭勸我鄰家沽。提 胡盧」「不知吾少青」蚨。

庶徵總部選句编辑

漢劉歆《甘泉宮賦》,「孔雀飛而翱翔,鳳皇止而集栖,甘 醴湧於中庭兮,激清流之瀰瀰,黃龍遊而蜿蟺兮,神 龜沈於玉泥。」

揚雄《羽獵賦》:「昔在二帝三王,宮館臺榭,沼池苑囿,林 麓藪澤,財足以奉宗廟,御賓客,充庖廚而已,不奪百 姓膏腴穀土桑柘之地,女有餘布,男有餘粟,國家殷 富,上下交足。故甘露零其庭,醴泉流其唐,鳳皇巢其 樹,黃龍游其沼,麒麟臻其囿,神爵棲其林。」上獵三 靈之光,下決醴泉之滋。發黃龍之穴,窺鳳皇之巢。臨 麒麟之囿,幸神雀之林。

《劇秦》美《新文》,來儀之鳥,肉角之獸,狙獷而不臻,甘露 嘉醴,景曜,浸潭之瑞潛,大茀經霣,巨狄,鬼信之妖發。 神歇靈繹,海水群飛。二世而亡,何其劇與!帝王之道, 兢兢乎不可離己。夫能貞而明之者,窮祥瑞;回而昧 之者,極妖愆。上覽古在昔,有憑應,而尚缺焉壞徹而 能全。

《連珠》「陽陰和調,四時不忒,年穀豐遂,無有夭折,災害 不生,兵戎不作,天下之樂也。」

後漢馬融《廣成頌》:「軼越三家,馳騁五帝,悉覽休祥,總 括群瑞。遂栖鳳皇於高梧,宿麒麟於西園,納僬僥之 珍羽,受王母之白環。」

晉成公《綏天地賦》,「若乃徵瑞表祥,災變呈異,交會薄 蝕,抱暈帶珥,流逆犯虛,譴悟焉事,蓬容著而妖害生, 老人形而主受喜,天矢黃而國吉祥,彗孛發而世所 忌。」

張協《七命》:「昆蚑感惠,無私不擾。苑戲九尾之禽,囿棲 三足之鳥。鳴鳳在林,夥於黃帝之園;有龍游淵,盈於 孔甲之沼。」

劉琨《勸進元帝表》:「符瑞之表,天人有徵;中興之肇,圖 讖垂典。」一角之獸,連理之木,以為休徵者,蓋有百 數。

宋謝莊《請封禪表》,「龍麟已至,鳳皇已儀,比李已實,靈 茅已茂,雕氣降雰於宮榭,珍露呈味於禁林,嘉禾積 穗於殿甍,連理合幹於園籞」, 梁昭明太子七契:「廚萐挺茂,階蓂吐芳,端鹿摛素,祥 熊耀黃,靈禽樂囿,儀鳳栖堂,太平之瑞,寶鼎,樂協之 應,玉羊,丹烏表色,玉露呈瀼,野絲垂木,嘉苗貫桑」, 簡文帝七勵,「德星夜映,慶」雲晝色。異草雙條。靈禽比 翼。狐尾既九。茅脊復三。金船漾寶。銀甕呈甘。

《大法頌》「龍翔鳳集,河溓海夷。露下若飴,泉浮如醴。桂 薪不斧,而丹甑自熟。玉膏詎率,而銀甕斯滿。河光似 幕,樹彩成車。氛氳四照,暉麗五色。神明磊硌,徵祥布 濩。」萬符集祉,百神啟祥。黑丹吐潤,朱草舒芳。珠懷 鏡像,星含喜光。液池下鶴,高梧集凰。赤熊旦繞,素雉 朝翔。

《南郊頌》:「嘉祥被,眾瑞登。金人澤馬,丹甑玉雞。三角九 尾,四眉六足。抽鋪地之九莖,發端門之連理。參差於 郊藪,布濩於宮闕。府無虛月,史弗能記。」

《菩提樹頌》,「嘉祥競發,寶瑞咸委。靈芝璚露,月萃郊園。 義鳳仁虎,日聞郡國。如珠如璧,既照燭於中畿;若雲 非雲,亦徘徊於宮雉。」

江淹《為蕭重讓揚州表》:「臣實空儒,伊何以勝?既誣人 文,將黷元緯。凌歷飛流之眚,懼失正和;晦裂蜺霧之 災,且濫世物。」

敕為朝賢《答劉休範書》,虹飲鼠舞之異,早見物徵;河 北隴上之謠,已露童詠。所謂「妖由人作,孽不可逃。」 北齊邢邵文宣帝哀策文:「地不掩瑞,天不愛寶。既丹 其雀,又朱其草。莫黑已素,莫赤自皓。百獸斯蹈,五靈 載擾。甘露瀼瀼,青龍矯矯。」

魏收《加齊王九錫冊文》:「天平地成,率土咸茂,禎符顯 見,史不停筆。既連百木,兼呈九尾,素過秦雀,蒼比周 烏北周庾信《華林園馬射賦》:「兵革無會,非有待於丹烏; 宮觀不移,故無勞於白燕。銀瓮金船,山車澤馬,豈止 竹葦兩草,共垂甘露,青赤一氣,同為景星。」

王褒《上祥瑞表》,「明王孝治,岳瀆所以效靈;至人澤及, 風雲以之懸感。是以若霧非霧,天道協至德之符;似 煙非煙,觸石表嘉祥之氣。元黃蕭索之輝,丹紫輪囷 之狀。豈止唐帝沈璧,氣合金方;姬后望河,形如車蓋。」 梁昭明太子詩:「班班仁獸集,匹匹翔鳳儀。霏霏慶雲 動,靡靡祥風吹。」

庶徵總部紀事一编辑

《路史》:「大庭氏之膺籙也,適有嘉瑞,三辰曾輝,五鳳異 色。」

《群輔錄》:「伏羲六佐,視默主災惡。」

《宋書符瑞志》:「炎帝神農氏,母曰女登,遊於華陽,有神 龍首感女登於常羊山,生炎帝,人身牛首,有聖德,致 大火之瑞,嘉禾生,醴泉出。」

黃帝軒轅氏聖德光被,群瑞畢臻。有屈軼之草生於 庭,佞人入朝則草指之,是以佞人不敢進。有景雲之 瑞,有赤方氣與青方氣相連,赤方中有兩星,青方中 有一星,凡三星,皆黃色,以天清明時見於攝提,名曰 「景星。」黃帝黃服齋於中宮,坐於《元扈》洛水之上,有鳳 凰集,不食生蟲,不履生草,或止帝之東園,或巢於阿 「閣,或鳴於庭。其雄自歌,其雌自舞。麒麟在囿,神鳥來 儀。有大螻如羊,大蟥如虹。黃帝以土氣勝,遂以土德 王。」

帝摯少昊氏,母曰「女節」,見星如虹,下流華渚。既而夢 接意感,生少昊,登帝位。有鳳凰之瑞。

帝堯之母曰慶都,生於斗維之野,常有黃雲覆護其 上。及長,觀於三河,常有龍隨之。一旦,龍負圖而至,其 文曰:「亦受天祐。」眉八彩,鬢髮長七尺二寸,面銳上豐 下,足履翼宿。既而陰風四合,赤龍感之,孕十四月而 生堯於丹陵,其狀如圖。及長,身長十尺,有聖德,封於 唐。夢攀天而上。高辛氏衰,天下歸之。在帝位七十年, 景星出翼,鳳凰在庭,朱草生,嘉禾秀,甘露潤,醴泉出, 日月如合璧,五星如連珠。廚中自生肉,其薄如箑,搖 動則風生,食物寒而不臭,名曰「箑脯。」又有草夾階而 生,月朔始生一莢,月半而生十五莢,十六日以後日 落一莢,及晦而盡。月小則一莢焦而不落,名曰「蓂莢」, 一曰「曆莢。」歸功於舜,將以天下禪之。乃潔齋,修壇場 於河雒,擇良日,率舜等升首山,遵河渚,有五老遊焉, 蓋五星之精也。相謂曰:「《河圖》將來告帝,以期知我者。」 重瞳黃姚,五老因飛為流星,上入昴。二月辛丑,昧明 禮備,至於日昃,滎光出河,休氣四塞,白雲起,回風搖, 乃有龍馬銜甲,赤文綠色,臨壇而止,吐《甲圖》而去。甲 似龜,背廣九尺。其圖以白玉為檢,赤玉為文,泥以黃 金,約以青繩,檢文曰闓色。《授帝舜》言:「虞夏殷周秦漢 當授天命。」帝乃寫其言,藏於東序。後二年二月仲辛, 率群臣沈璧於洛。禮畢,退俟至於下昃,赤光起,元龜 負書而出,背甲赤文成字,止於壇。其書言當禪舜,遂 讓舜。

《路史》:「陶唐氏資有天下,制在一人,以德化為冠冕,以 稷偰為筋力,都俞吁咈於一堂之上。是以德政清平, 風教大洽,化格上下,而信孚於升潛,慶雲鮮菩,五緯 順軌,景星炳曜,甘露被野,神禾滋畝,朱草苗牧,澧泉 泆岫,倚翣生廚,蒲薤苗鳳,巢閣榮光,幕河,河馬輦籙, 一日而十瑞至。矢心與治,立於靈扉。」雲生牖,坐於華 「殿,松生棟。」萬物皆備於我,而亡黃屋之心。舉天下以 為社稷,非有利也。故垂襞幅,委輕裘而天下治。僥民 獻其《沒羽》,封人祝之壽富,翕然各以其所重報。是以 比僅伏羲,後世莫及。

《宋書符瑞志》:「帝舜有虞氏,母曰握登,見大虹,意感而 生舜於姚墟。目重瞳子,故名重華。龍顏大口,黑色,身 長六尺一寸。舜父母憎舜,使其塗廩,自下焚之。舜服 鳥工衣服飛去。又使浚井,自上填之以石。舜服龍工 衣,自傍而出,耕於歷夢,眉長與髮等。及即帝位,蓂莢 生於階,鳳凰巢於庭,擊石拊石,百獸率舞。景星出房」, 地出乘黃之馬,西王母獻白環玉玦。舜在位十有四 年,奏鐘石笙筦,未罷,而天大雷雨疾風,發屋拔木,桴 鼓播地,鐘磬亂行,舞人頓伏,樂正狂走。舜乃擁璿持 衡而笑曰:「明哉,夫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亦乃見於 鐘石笙筦乎?」乃薦禹於天,使行天子事。於時和氣普 應,慶雲興焉,若煙非煙,若雲非雲,郁郁紛紛,蕭索輪 囷,百工相和而歌《慶雲》,帝乃倡之曰:「慶雲爛兮,禮縵 縵兮,日月光華,旦復旦兮」,群臣咸進稽首曰:「明明上 天,爛然星陳,日月光華,弘予一人。」帝乃再歌曰:「日月 有常,星辰有行,四時從經,萬姓允誠,於予論樂,配天 之靈,遷於聖賢,莫不咸聽。鼚乎鼓之,軒乎舞之,精華 以竭,褰裳去之。」於是八風修通,慶雲叢聚,蟠龍奮迅 於其藏,蛟魚踊躍於其淵,龜鱉咸出其穴。遷虞而事 夏,舜乃設壇於河,依堯故事。至於下昃滎,光休氣至,

黃龍負圖,長三十二尺,廣九尺,出於壇畔,赤文綠錯
考證.svg
其文言當禪禹。

《墨子非攻下篇》:「昔者有三苗,大亂天命,殛之日,妖眚 出,雨血三朝,龍生廟,犬哭乎市,夏冰,地坼及泉,五穀 變化,民乃大振。高陽乃命元宮禹親把天之瑞令,以 征有苗。」

夏至桀,《天有》字典無音義缺「命,日月不時,寒暑雜至,五穀 焦死,鬼呼國鸖,鳴十夕餘。乃命湯於鑣宮,受夏大命。」 《路史》:「桀為長夜之宮,男女雜處,十旬不出。政一昔而 風沙邕之。方冬,穿陵毆以就之,酒渾而戮,刑殺彌厚, 滅皇圖,亂歷紀,玉瑞不行,朔不告。於是天不畀純祆 孛出,枉矢射地,震天血,迅雷黃霧,夏霜而冬露,大雨 水里,社坼因之以饑饉。」桀益重塞,好富忘貧,不肯慼 言於民。

《墨子非攻下篇》:「商王紂,天不序其德,祀用失時。兼夜 中十日雨。王於薄,九鼎遷止,婦妖眚出,有鬼宵吟,有 女為男。天雨肉棘,生乎國道,王兄自縱也。赤烏銜珪, 降周之岐社,曰天命。周文王伐殷有國,泰顛來賓,河 出綠圖,地出乘黃。武王踐功,夢見三神曰:『予既沈漬殷 紂於酒德矣,往攻之,予必使汝大堪之』。武王乃攻」狂 夫,反商之周。

《荀子儒效篇》:「武王之誅紂也,行之日以兵忌,東面而 迎太歲,至汜而圮,至懷而壞,至共頭而山隧。霍叔懼 曰:『出三日而三災至,無乃不可乎』?周公曰:『刳比干而 囚箕子,飛廉惡來知政,夫又惡有不可焉』?」遂選馬而 進,朝食於戚,暮宿於百泉,厭旦於牧之野,鼓之而紂 卒易鄉,遂乘殷人而進誅紂。蓋殺者非周人,因殷人 也。故無首虜之獲,無蹈難之賞。反而定三革,偃五兵, 合天下,立聲樂。於是《武》《象》起而《韶》《濩》廢矣。

《新序》:「武王勝殷,得二俘而問焉,曰:『而國有妖乎』?一俘 答曰:『吾國有妖,晝見星而雨血,此吾國之妖也』。一俘 答曰:『此則妖也。雖然,非其大者也。吾國之妖,其大者 子不聽父,弟不聽兄,君令不行,此妖之大者也』。」 《亢倉子政道篇》:「亢倉子居息壤五年,靈王使祭公致 篚帛與紉璐,曰:『余末小子,否德沗位,水旱不時,藉為 人君』」,何以禳之?《亢倉子》曰:「水陰沴也,陰於國政類刑, 人事類私。旱陽過也,陽於國政類德,人事類盈。」楚以 為凡遭水旱,天子宜正刑修德,百官宜去私戒盈,則 以類而消,百福日至矣。

《荀子哀公篇》:魯哀公問《舜冠》於孔子,孔子不對。三問 不對。哀公曰:「寡人問《舜冠》於子,何以不言也?」孔子對 曰:「古之王者,有務而拘領者矣,其政好生而惡殺焉。 是以鳳在列樹,麟在郊野,鳥鵲之巢,可俯而窺也。君 不此問而問舜冠,所以不對也。」

《說苑》:趙簡子問於翟封荼曰:「吾聞翟雨穀三日,信乎?」 曰:「信。」「又聞雨血三日,信乎?」曰:「信。」「又聞馬生牛,牛生馬, 信乎?」曰:「信。」簡子曰:「大哉妖亦足以亡國矣!」對曰:「雨穀 三日,䖟風之所飄也;雨血三日,鷙鳥擊於上也;馬生 牛,牛生馬,雜牧也。此非翟之妖也。」簡子曰:「然則翟之 妖奚也?」對曰:「其國數散,其君幼弱,其諸卿貨,其大夫 比黨以求祿爵,其百官肆斷而無告,其政令不竟而 數化,其士巧貪而有怨」,此其妖也。

楚莊王見天不見妖,而地不出孽,則禱於山川,曰:「天 其忘予歟?」此能求過於天,必不逆諫矣。安不忘危,故 能終而成霸功焉。

齊景公為露寢之臺,成而不通焉。柏常騫曰:「為臺甚 急,臺成,君何為不通焉?」公曰:「然。梟昔者鳴,其聲無不 為也,吾惡之甚,是以不通焉。」柏常騫曰:「臣請禳而去 之。」公曰:「何具?」對曰:「築新室為置白茅焉。」公使為室成, 置白茅焉。柏常騫夜用事,明日,問公曰:「今昔聞梟聲 乎?」公曰:「一鳴而不復聞。」使人往視之,梟當陛布翼,伏 地而死。公曰:「予之道若此其明也,亦能益寡人壽乎?」 對曰:「能。」公曰:「能。益幾何?」對曰:「天子九,諸侯七,大夫五。」 公曰:「亦有徵兆之見乎?」對曰:「得壽,地且動。」公喜,令百 官趣具騫之所求柏常騫出,遭晏子於塗,拜馬前辭 曰:「『騫為君禳梟而殺之。君謂騫曰:『子之道若此其明 也,亦能益寡人壽乎』?」騫曰:「能』。今且大祭,為君請壽,故 將往以聞。」晏子曰:「嘻!亦善矣,能為君請壽也。雖然,吾 聞之,惟以政與德順乎神為可以益壽。今徒祭,可以 益壽乎?然則福名有見乎?」對曰:「得壽,地將動。」晏子曰: 「騫!昔吾見維星絕,樞星散,地其動,汝以是乎?」柏常騫 俯有間,仰而對曰:「然。」《晏子》曰:「為之無益,不為無損也。 薄賦斂,無費民,且令君知之。」

景公出獵,上山見虎,下澤見蛇。歸,召晏子而問之曰: 「今日寡人出獵,上山則見虎,下澤則見蛇,殆所謂不 祥也?」晏子對曰:「國有三不祥,是不與焉。夫有賢而不 知,一不祥;知而不用,二不祥;用而不任,三不祥也。所 謂不祥,乃若此者,今上山見虎,虎之室也;下澤見蛇, 蛇之穴也。如虎之室蛇之穴,而見之,曷為不祥也?」 《吳越春秋》大夫計𥓋曰:「候天察地,紀歷陰陽,觀變參 災,分別妖祥。日月含色,五精錯行,福見知吉,妖出知 凶,臣之事也。候天察地,參應其變,則可戰。天變地應人道便利,三者前見則可。」王曰:「明哉!」

賈誼《新書耳痺篇》:「夫差即位,乃與越人戰江上,栖之 會稽。越王之窮,至乎吃山草,飲腑水,易子而食,於是 履甓戴璧,號唫,告毋罪,呼皇天,使大夫種行成於吳 王,吳王將許,子胥曰:『不可。越國之俗,勤勞而不慍,好 亂勝而無禮,谿徼而輕絕俗,好詛而倍盟。放此類者, 鳥獸之儕徒,狐狸之醜類也。生之為患,殺之無咎,請 無與成』。」大夫種拊心嗥啼沫泣而言信,割白馬而為 犧,指九天而為證,請婦人為妾,丈夫為臣,百世名寶。 因間官為積孤,身為關內諸侯,世為忠臣。吳王不忍 結師與成還謀而伐齊。子胥進爭不聽,忠言不用。既 得成,稱善累聽,以求民心。於是上帝降禍,絕吳命乎 直江,君臣乖而不調,置社稿而分裂,容臺振而掩敗。 犬群嗥而入淵,彘銜菹而適奧。燕雀剖而《蚖蛇生》食。 「菹而蛭口,浴清水而遇蠆,伍子胥見事之不可為 也,何籠而自投水,自抉而掛東門,身鴟夷而浮江?懷 賊行虐,深報而殃不辜,禍至乎身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