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027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二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二十七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二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二十七卷目錄

 星變部彙考一

  新法曆書圖紫微垣 太微垣 天市垣 角宿 亢宿 氐宿 房宿 心宿

  尾宿 箕宿 斗宿 牛宿 女宿 虛宿 危宿 室宿 壁宿 奎宿 婁宿 胃宿

  昴宿 畢宿 觜宿 參宿 井宿 鬼宿 柳宿 星宿 張宿 翼宿 軫宿

  周禮春官保章氏

  春秋緯元命苞

  洛書緯甄耀度

  史記天官書

  漢書天文志 地理志

  淮南子天文訓

  越絕書列國分野

  後漢書天文志注

  晉書天文志

  唐書天文志

  地理通釋星土

  宋葉時禮經會元分星

  鄭樵六經奧論分野辨

  癸辛雜識辨分野

  圖書編星野合論 星度職方合論 分野總敘 星宿次度分屬天下州郡國邑考

  總論分野

  群書備考分野

  春明夢餘錄分野

  管窺輯要分野

  周天易覽二十八宿分野

  明一統志各直省分野

庶徵典第二十七卷

星變部彙考一编辑

《新法曆書》
编辑

《周天列宿圖》
编辑

按占星變者須先知經星緯星行度及等數然後可以占驗但緯星本輪周天曆家自有專書茲惟取三垣二十八舍分圖先列於前以備占驗家考證云

亢宿圖

亢宿圖

太微垣圖

太微垣圖

天市垣圖

天市垣圖

角宿圖

角宿圖

{{{2}}}

{{{2}}}

虛宿圖

虛宿圖

房宿圖

房宿圖

心宿圖

心宿圖

尾宿圖

尾宿圖

箕宿圖

斗宿圖

牛宿圖

女宿圖

女宿圖

{{{2}}}

{{{2}}}

觜宿圖

觜宿圖

室宿圖

室宿圖

壁宿圖

壁宿圖

奎宿圖

奎宿圖

婁宿圖

婁宿圖

胃宿圖

胃宿圖

昴宿圖

昴宿圖

畢宿圖

畢宿圖

{{{2}}}

{{{2}}}

軫宿圖

軫宿圖

井宿圖

井宿圖

鬼宿圖

鬼宿圖

柳宿圖

柳宿圖

星宿圖

星宿圖

張宿圖

張宿圖

翼宿圖

翼宿圖

{{{2}}}

{{{2}}}

按星變占驗皆當先定三垣二十八舍之分野然後占驗有準故星變部中先列圖于前次列諸家論分野者于事應之前庶占候家有所適從耳至于歷代輿地沿革不一諸家議論各異茲並採之以供考證云

《周禮》
编辑

《春官》
编辑

「《保章氏》以星土辨九州之地」,所封封域,皆有分星。

《星,土》星所主。土封,猶界也。訂義劉執中曰:「角亢氏兗州,房心豫州。尾箕幽州,斗牛女揚州,虛危青州。室壁并州。奎婁胃,徐州,昴畢冀州,觜參益州,井鬼

考證.svg

「雍州,柳星;張,三河,翼、軫、荊州。」 薛氏曰:「星土之說不明舊矣。有為北斗之說者,謂七星主九州,若雍屬魁星,冀屬樞星,兗、青屬機星,徐揚屬權星,荊屬衡星,梁屬開星,豫屬搖星之類是也。有為五行之說者,以為十二次主九州,若降婁、元枵主于岱,歲星位焉;鶉首、實沈主于華,太白位焉之類是也。以今攷之則不然。星土蓋分星之十二次分屬九州,十二次雖分十二土,然合而言之,為九州而已。成周盛時,諸侯封域棋布九州,大者百里,次者七十里,小者五十里,附庸小國又不能五十里者,固不容皆有分星之次」 ,大率所封之分星,皆以九州舉之。自春秋之時,不明九州之星土,即分星之所次,至韓、趙、魏三家分晉,而堪輿之說起,初分十二諸侯,上配天文十二次。彼戰國時,強者陵弱,大者并小,其分疆錯壤,雖連亙數千里,然侵奪去取,初無定論,果能盡合於天文之度乎?況星紀於天文在東北,乃以當東南之吳、越;鶉首於天文在東南,乃以當西北之嬴秦。周都關河,天地之中,而鶉火則南方之次;齊都營丘,實負東海,而《元枵》則北方之次,止分十二國,猶不當天地之度,況乎國千八百,欲盡以天文分星概之耶?先儒謂九州中諸國分星,其書亡矣。《堪輿》雖有郡國所入度,非古數也;謂堪輿非古數,是也;謂亡其分星之書,則未之思矣。豈知諸國之分星,即分其九州之星土,其為分星乎?吾固謂十二次「之星,麗於九州則為星土,分於天下諸侯則為分星。」 何則?青州之星土,則元枵也,齊之分星屬焉;揚州之星土,則星紀也,而吳越之分星屬焉。以至兗之壽星、荊之鶉尾,皆星土,而為鄭與楚之分星;雍之鶉首、冀之大梁,皆星土,而為秦與趙之分星。若夫梁州之實沈,其地入於雍、豫,則星土亦分於雍、豫,而為豫之分星。徐州之降婁,其地入於青、兗,則星土亦分於青、兗,而為魯之分星。今以《傳》論之,《左傳》昭公十年,「有星出於婺女。鄭裨竈曰:『今茲歲在顓帝之墟,姜氏、任氏實守其地』。」 釋云:「顓帝之墟,謂元枵也。」 則知元枵為齊之分星,而青州之星土也。《左傳昭公三十二年》夏,吳伐越。晉史墨曰:「不及四十年,越其有吳乎!越得歲而吳伐之,必受其凶。」 釋云:「歲在星紀」 ,故知星紀為越之分星。揚州之星土也。《爾雅》云:「析木謂之津。箕斗之間,漢津也。」 釋云:箕,龍尾。斗,南斗。天漢之津梁,為燕分而幽之星土也。《左傳》襄公九年曰:「陶唐氏之火正閼伯居商丘,祀大火,而火紀時焉。」 故商主大火,宋為商之後,故知大火為宋分,而豫州之星土也。《昭公十七年》,「星孛於大辰及漢。」 梓慎曰:「漢,水祥也。衛,顓頊之墟,故為帝丘,其星為大水。」 此娵訾為衛之分星,而冀州之星土也。《襄公二十八年》,梓慎曰:「歲在星紀,淫於元,枵蛇乘龍。」 龍,宋、鄭之星。故知壽星為鄭分,而豫州之星土也。《鄭語》周史曰:「楚重黎之後,黎為高辛氏」 火正,則知鶉尾為楚之分。《左傳昭元年》:鄭子產曰:「遷實沈於大夏,主參唐人。」 是因知實沈為晉分,而并州之星土也,皆分星之見於書傳可攷也。然諸國之封域既列於九州之內,則諸國之分星,即九州之星土,尚何泥於北斗五行之說乎?賈氏曰:「歲星或西或北,不依國地所在。以古之受封之月,歲」 星所在之辰屬焉耳。

以觀妖祥。

訂義黃氏曰:「日月五星,其動者二十八星,不動者二

十八星,各有所主。《後鄭》言古數之存者十二次之。」

分而已,唐僧一行分星度,豈非堪輿遺學與?其鑿亦甚。日月五星占其動,故言「觀天下之遷。」 二十八星占其不動,故言「九州之地,皆有分星。」 鄭云「主用客星彗孛之氣為象。」 恐非。彗孛五星之變,則其動者常,星自有變當占 。王昭禹曰:「以觀妖祥」 ,則分星所主在地者,妖祥兆乎天。以所主之分星觀之,則九州之妖祥灼然可見矣。

《春秋緯》
编辑

《元命苞》
编辑

「昴、畢間為天街,散為冀州,分為趙國,立為常山。牽牛 流為揚州,分為越國,立為揚山。」「軫星散為荊州,分為 楚國。荊之為言強也,陽盛物堅,其氣急悍也。虛、危之 精流為青州,分為齊國,立為萊山。天弓星流為徐州, 別為魯國,徐之言舒也,言陰牧內安詳也。五星流為 兗州,兗之言端也,言隄精端,故其氣纖殺。鉤鈐星別 為豫州,豫之為言序也,言陰陽分布,各得處也。」「東井 鬼星散為雍州,分為秦國,得東井動深之萌,其氣險 也。」「觜參流為益州,益之言隘也,謂物類並決,其氣急 切決列也。箕星散為幽州,分為燕國。營室流為并州, 分為衛國,并之為言誠也,精舍交并,其氣勇抗,誠信 也。」

《洛書緯》
编辑

===
《甄耀度》
===嶓冢山上為狼星。武開山為地門,上為天高星,主囹

圄。荊山為地雌,上為軒轅星。大別為地理,以天合地, 以通三危山在鳥鼠之西南,上為天苑星。「政山在崑 崙東南,為地乳,上為天糜星。汶山之地為井絡,帝以 會昌,神以建福,上為天井星。」桐柏為地穴,鳥鼠同穴, 山之幹也,上為掩畢星。「熊耳山,地門也,精上為畢附」 耳星。

《史記》
编辑

《天官書》
编辑

角、亢、氐,兗州。房、心,豫州。尾、箕,幽州。斗,江湖。牽牛、婺女, 揚州。虛、危,青州。營室至東壁,并州。奎、婁、胃,徐州。昴、畢, 冀州。觜觿、參,益州。東井、輿鬼,雍州。柳七星。張,三河。翼、 軫,荊州。七星為員官。辰星廟,蠻夷星也。

甲乙四海之外,日月不占。丙丁,江淮海岱也。戊己,中 州河濟也。庚辛,華山以西。壬癸,恆山以北。日蝕,國君; 月蝕,將相當之。

「二十八舍,主十二州。」斗秉兼之,所從來久矣。秦之疆 也,候在太白,占於狼弧。吳、楚之疆,候在熒惑,占於鳥 衡。燕、齊之疆,候在辰星,占於虛危。宋、鄭之疆,候在歲 星,占於房心。晉之疆,亦候在辰星,占於參罰。及秦并 吞三晉、燕、代,自河山以南者中國,中國於四海,內則 在東南為陽,陽則日歲星、熒惑、填星,占於街南,畢主 之;「其西北,則胡、狢、月氏諸衣旃裘引弓之民,為陰。陰 則月、太白、辰星。」「占於街北」,昴主之。

《漢書》
编辑

《天文志》與天官書同獨干支分國異
编辑

甲齊。乙東夷,丙楚。丁南夷,戊魏己韓,庚秦。辛西夷,壬, 燕趙。癸北夷子周。丑翟寅趙卯鄭。辰邯鄲,巳衛。午秦。 未中山。申齊酉魯。戌,吳越。亥燕代。

《地理志》
编辑

秦地於《天官》東井,輿鬼之分野也。其界自弘農故關 以西,京兆、扶風、馮翊、北地、上郡、西河、安定、天水、隴西, 南有巴蜀、廣漢、犍為、武都,西有金城、武威、張掖、酒泉、 燉煌,又西南有牂牁、越巂、益州,皆宜屬焉。自井十度 至柳三度,謂之鶉首之次,秦之分也。

魏地,觜、觿、參之分野也。其界自高陵以東,盡河東、河 內,南有陳留及汝南之召陵、㶏疆、新汲、西華、長平,潁 川之舞陽、郾、許、傿陵,河南之開封、中牟、陽武、酸棗、卷, 皆魏分也。

周地,「柳七星,張之分野也。」今之河南、雒陽、穀城、平陰、 偃師、鞏緱氏,自柳三度至張十二度,謂之鶉火之次, 周之分也。

韓地,角、亢、氐之分野也。韓分晉,得南陽郡及潁川之 父城、定陵、襄城、潁陽、潁陰、長社、陽翟、郟,東接汝南,西 接弘農,得新安、宜陽,皆韓分也。及《詩風》,陳、鄭之國,與 韓同星分焉。鄭國,今河南之新鄭,本高辛氏火正祝 融之虛也。及成皋、滎陽,潁川之崇高、陽城,皆鄭分也。 自東井六度至亢六度,謂之壽星之次,鄭之分野,與 韓同分。

趙地,昴、畢之分野。趙分晉,得趙國。「北有信都、真定、常 山、中山,又得涿郡之高陽、鄭、州鄉;東有廣平、鉅鹿、清 河、河間,又得勃海郡之東平舒、中邑、文安、束州、成平、 章武,河以北也;南至浮水、繁陽、內黃、斥丘;西有太原、 定襄、雲中、五原、上黨。」上黨本韓之別郡也,遠韓近趙, 後卒降趙,皆趙分也。鴈門,於《天文》別屬燕。

燕地,尾、箕分野也。武王定殷,封召公於燕,其後三十 六世與六國俱稱王。東有漁陽,右北平、遼西、遼東,西 有上谷、代郡、鴈門,南得涿郡之易、容城、范陽,北新城、 固安、涿縣、良鄉、新昌,及渤海之安次,皆燕分也。樂浪、 元菟亦宜屬焉。自危四度至斗六度,謂之「析木之次」, 燕之分也。

齊地,虛、危之分野也。東有甾川、東萊、瑯琊、高密、膠東, 南有泰山、城陽,北有千乘,清河以南,渤海之高樂、高 城、重合、陽信,西有濟南、平原,皆齊分也。

魯地,奎、婁之分野也。東至東海,南有泗水,至淮,得臨 淮之下相、睢陵、僮、取慮,皆魯分也。

宋地,房、《心》之分野也。今之沛、梁、楚,山陽、濟陰、東平及 東郡之須昌、壽張,皆宋分也。

衛地,營室,東壁之分野也。今之東郡及魏郡、黎陽、河 內之野王朝歌,皆衛分也。

楚地,《翼》《軫》之分野也。今之「南郡、江夏、零陵、桂陽、武陵、 長沙及漢中、汝南郡,盡楚分也。」

吳地,斗分野也。今之會稽、九江、丹陽、豫章、廬江、廣陵、 六安、臨淮郡,盡吳分也。

粵地,牽牛、婺女之分野也。今之蒼梧、鬱林、合浦、交阯、 九真、南海、日南,皆粵分也。

《淮南子》
编辑

《天文訓》
编辑

星辰者,天之期也;虹蜺彗星者,天之忌也。天有九野, 九千九百九十九隅,去地五億萬里。五星、八風、二十

八宿、五官、六府、紫宮、太微、軒轅、咸池,四宮天阿。「何謂
考證.svg
九野?中央曰鈞天,其星角、亢、氐;東方曰蒼天,其星房、

心、尾;東北曰變天,其星箕、斗、牽牛;北方曰元天,其星 須女、虛、危、營室;西北方曰幽天,其星東壁、奎、婁;西方 曰昊天,其星胃、昴、畢;西南方曰朱天,其星觜巂、參;東 井;南方曰炎天,其星輿鬼、柳七星;東南方曰陽天,其 星張、翼、軫。何謂五星?東方木也,其神為歲星,其獸蒼 龍;南方火也,其神為熒惑,其獸朱鳥;中央土也,其神 為鎮星,其獸黃龍;西方金也,其神為太白,其獸白虎; 北方水也,其神為辰星,其獸元武。太」陰在四仲,則歲 星行三宿;太陰在四鉤,則歲星行二宿。二八十六,三 四十二,故十二歲而行二十八宿,日行十二分度之 一,歲行三十度,十六分度之七,十二歲而周。熒惑常 以十月入太微,受制而出行,列宿司無道之國,為亂 為賊,為疾為喪,為饑為兵,出入無常,辨變其色,時見 時匿。鎮星以甲寅元始建斗歲,「鎮行一宿,當居而弗 居,其國亡土;未當居而居之,其國益地」,歲熟。日行二 十八分度之一,歲行十三度百一十二分度之五,一 十八歲而周。太白。《元始》以正月甲寅,與熒惑晨出東 方,二百四十日而入,入百二十日而夕出西方,二百 四十日而入,入三十五日而復出東方。出以辰戌,入 以丑「未,當出而不出,未當入而入,天下偃兵;當入而 不入,當出而不出,天下興兵。」「辰星正四時,常以二月 春分,效奎、婁;以五月夏至,效東井、輿鬼;以八月秋分, 效角、亢;以十一月冬至,效斗、牽牛。出。以辰戌入,以丑 未出,二旬而入。晨候之東方,夕候之西方。一時不出, 其時不和;四時不出,天下大饑。」

太微者,天乙之庭也。紫宮者,太一之居也。軒轅者,帝 妃之舍也。咸池者,水魚之囿也。《天阿》者,群神之闕也。 四宮者,所以為司賞罰。太微者,主朱雀紫宮,執斗而 左旋。

《星分度》:角十二,亢九,氐十五,房五,心五,尾十八,箕十 一四分一,斗二十六,牽牛八,須女十二,虛十,危十七, 營室十六,東壁九,奎十六,婁十二,胃十四,昴十一,畢 十六,觜巂二,參九,東井三十三,輿鬼四,柳十五,星七, 張翼各十八,軫十七,凡二十八宿也。

星部地名,角亢、鄭、氏房、心、宋、尾箕、燕、斗、牽牛、越、須女、 吳虛危、齊、營室、東壁、衛、奎婁、魯、胃昴畢、魏、觜巂參趙、 東井、輿鬼、秦、柳七星,張、周、翼、軫、楚,歲星之所居,五穀 豐昌。其對為衝,歲乃有殃。當居而不居,越而之他處, 主死國亡也。

《越絕書》
编辑

《列國分野》
编辑

韓故治,今京兆郡。「角、亢」也。

《鄭》,故「治《角亢》」也。

燕故治,今上谷、漁陽、右北平、遼東、莫郡,尾箕也。 越故治,今大越山陰,南斗也。

吳故治西江都,牛須女也。

齊故治臨淄,今濟北、平原、北海郡、菑川、遼東、城陽、虛 危也。

衛故治濮陽,今廣陽、韓郡、營室、壁也。

魯故治太山東溫周固水,今魏東奎婁也。

梁故治,今濟陰、山陽、濟北、《東郡》,畢也。

晉故治,今代郡、常山、中山、河間、廣平郡,觜也。

秦故治雍,今內史也。巴郡、漢中、隴西、定襄、太原、安邑、 東井也。

周故治雒,今河南郡。「柳,七星,張也。」

楚故治郢,今南郡、南陽、汝南、淮陽、六安、九江、廬江、豫 章、長沙、翼、軫也。

趙故治邯鄲,今遼東、隴西、北地、上郡、鴈門、北郡、清河, 參也。

《後漢書》
编辑

《天文志注》
编辑

《星經》曰:「歲星主泰山、徐州、青州、兗州,熒惑主常山、揚 州、荊州、交州,鎮星主嵩高山、豫州,太白主華陰山、涼 州、雍州、益州,辰星主恆山、冀州、幽州、并州,歲星主角、 亢、氐、房、心、尾、箕,熒惑主輿鬼、柳七星,張、翼、軫。鎮星主 東井,太白主奎、婁、胃、昴、畢、觜、參,辰星主斗、牛、女、虛、危、 室、壁。璇璣者,謂北極也。玉衡者,謂斗九星也。玉衡第 一星主徐州,常以五子日候之,甲子為東海,丙子為 瑯琊,戊子為彭城,庚子為下邳,壬子為廣陵,凡五郡。 第二星主益州,常以五亥日候之,乙亥為漢中,丁亥 為永昌,己亥為巴郡、蜀郡、牂牁,辛亥為廣陵,癸亥為 犍為,凡七郡。第三星主冀州,常以五戌日候之,甲戌 為魏郡渤海,丙戌為安平,戊戌為鉅鹿、河間,庚戌為 清河、趙國,壬戌為恆山,凡八郡。第四星主荊州,常以 五卯日候之,乙卯為南陽,己卯為零陵,辛卯為桂陽, 癸卯為長沙,丁卯為武陵,凡五郡。第五星主兗州,常 以五辰日候之。甲辰為東郡、陳留,丙辰為濟北,戊辰 為山陽、泰山,庚辰為濟陰,壬辰為東平、任城,凡八郡。 第六星主揚州,常以五巳日候之。乙巳為豫章,辛巳 為丹陽,己巳為廬江,丁巳為吳郡、會稽,癸巳為九江凡六郡。第七星為豫州,常以五午日候之,甲午為潁 州,壬午為梁國,丙午為汝南,戊午為沛國,庚午為魯 國,凡五郡。」「第八星主幽州,常以五寅日候之。甲寅為 元菟,丙寅為遼東、遼西、漁陽,庚寅為上谷、代郡,壬寅 為廣」陽,戊寅為涿郡,凡八郡。第九星主并州,常以五 申日候之,甲申為五原鴈門,丙申為朔方雲中,戊申 為西河,庚申為太原定襄,壬申為上黨,凡八郡。璇璣 玉衡占色:春青黃,夏赤黃,秋白黃,冬黑黃,此是常明, 不如此者,所向國有兵殃起。凡有六十郡,九州所領, 自有分而名焉。

《晉書》
编辑

《天文志》
编辑

十二次,班固取《三統歷》十二次配十二野,其言最詳。 又有費直說《周易》、蔡邕《月令章句》,所言頗有先後。魏 太史令陳卓更言郡國所入宿度,今附而次之。 自軫十二度至氐四度為壽星,于辰在辰。鄭之分野, 屬兗州。費直《周易分野》:「壽星起軫七度。」蔡邕《月令章 句》:「壽星起軫六度,自氐五度至尾九度為大火,于辰 在卯。」宋之分野,屬豫州。費直起氐十一度。蔡邕起亢 八度,自尾十度至南斗十一度,為「析木」,於辰在寅。燕 之分野,屬幽州。費直起尾九度。蔡邕起尾四度,自南 斗十二度至須女七度,為星紀,於辰在丑。吳越之分 野,屬揚州。費直起斗十度。蔡邕起斗六度,自須女八 度至危十五度,為「元枵」,於辰在子。齊之分野,屬青州。 費直起女六度。蔡邕起女二度,自危十六度至奎四 度為娵訾,於辰在亥。衛之分野,屬并州。費直起危十 四度。蔡邕起危十度,自奎五度至胃六度為降婁,於 辰在戌。魯之分野,屬徐州。費直起奎二度。蔡邕起奎 八度,自胃七度至畢十一度為大梁,於辰在酉。趙之 分野,屬冀州。費直起婁十度。蔡邕起胃一度,自畢十 二度至東井十五度,為實沈,於辰在申。魏之分野,屬 益州。費直,起畢九度。蔡邕起畢六度,自東井十六度 至柳八度,為鶉首,於辰在未。秦之分野,屬雍州。費直, 起井十二度。蔡邕起井十度,自柳九度至張十六度, 為鶉火,於辰在午。周之分野,屬三河。費直,起柳五度。 蔡邕起柳三度。自張十七度至軫十一度,為鶉尾,於 辰在巳,楚之分野,屬荊州。費直,起張十三度。蔡邕起 張十二度。

《州郡躔次》
编辑

陳卓、范蠡、鬼谷、張良、諸葛亮、譙周、京房、張衡並云: 「角、亢、氐。」鄭,兗州、東郡、入角一度。東平、任城、山陰、入角 六度。泰山,入角十二度。濟北、陳留,入亢五度。濟陰,入 氐二度。東平、入氐七度。

房、心,宋,豫州。潁川,入房一度。汝南,入房二度。沛郡,入 房四度。梁國,入房五度。淮陽,入心一度。魯國,入心三 度。楚國,入心四度。

尾、箕:燕、幽州、涼州,入箕中十度。上谷,入尾一度。漁陽, 入尾三度。右北平,入尾七度。西河、上郡、北地、遼西、東 入尾十度。涿郡,入尾十六度。渤海,入箕一度;樂浪,入 箕三度。元菟,入箕六度。廣陽,入箕九度。

斗、牽牛、須女。《吳、越揚州》:九江入斗一度。廬江入斗六 度。豫章入斗十度。丹陽入斗十六度。會稽入牛一度。 臨淮入牛四度。廣陵入斗八度。泗水入女一度。六安 入女六度。

虛、危,齊,《青州齊國入虛》六度。《北海·入虛》九度。《濟南入 危》一度。《樂安入危》四度。《東萊入危》九度。《平原入危》十 一度。《菑川入危》十四度。

營室、東壁,衛,并州,「安定入營室一度;天水入營室八 度;隴西入營室四度;酒泉入營室十一度;張掖入營 室十二度;武都入東壁一度;金城入東壁四度;武威 入東壁六度;燉煌入東壁八度。」

奎、婁、胃魯《徐州》,東海入奎一度;瑯琊,入奎六度。高密, 入婁一度。城陽入婁九度;膠東,入胃一度。

昴、畢,趙,冀州。魏郡,入昴一度;鉅鹿,入昴三度;常山,入 昴五度;廣平,入昴七度;中山,入昴一度;清河,入昴九 度;信都,入昴三度;趙郡,入畢八度;安平,入畢四度;河 間,入畢十度。真定,入畢十三度。

《觜參,魏益州》,廣漢入觜一度。《越巂入觜》三度。蜀郡入 參一度。犍為入參三度。《牂牁入參》五度。巴郡入參八 度。漢中入參九度。益州入參十度。

東井、輿鬼,《秦、雍州》,雲中入東井一度;定襄入東井八 度;鴈門入東井十六度;代郡入東井二十八度;太原 入東井二十九度;上黨入輿鬼一度。

柳、七星,張、周三輔。弘農、入柳一度;河南入七星三度; 河東入張一度;河內、入張九度。

翼,軫,楚,《荊州》:南陽《入翼》六度。南郡《入翼》十度。江夏《入 翼》十二度。零陵入軫十一度。桂陽《入軫》六度。武陵入 軫十度。《長沙入軫》十六度。

《唐書》
编辑

《天文志》
编辑

初,貞觀中,淳風譔《法象志》,因《漢書》十二次度數,始以
考證.svg
唐之州縣配焉。而一行以為「天下山河之象,存乎兩

戒。《北戒》自三危、積石負終南地絡之陰,東及太華,逾 河,並雷首、底柱、王屋、太行,北抵常山之右,乃東循塞 垣,至濊貊、朝鮮,是謂《北紀》,所以限戎狄也。《南戒》自岷 山、嶓冢負地絡之陽,東及太華,連商山、熊耳、外方、桐」 柏,自上洛南逾江漢,攜武當、荊山,至於衡陽,乃東循 嶺徼,達東甌閩中,是謂「南紀」,所以限邊裔也。故《星傳》 謂「北戒為胡門,南戒為越門。」河源自北紀之首,循雍 州北徼,達華陰,而與地絡相會,並行而東,至太行之 曲,分而東流,與涇、渭、濟、瀆相為表裏,謂之北河。江源 自南紀之首,循梁州南徼,達華陽,而與地絡相會,並 行而東,及荊山之陽,分而東流,與漢水、淮瀆相為表 裏,謂之「南河。」故於《天象》,則弘農分陝為兩河之會,五 服諸侯在焉。自陜而西為秦、涼,北紀山河之曲為晉、 代,南紀山河之曲為巴、蜀,皆負險用武之國也。自陝 而東,三川、中嶽為成周;西距外方、大伾,北至於濟,南 至於淮,東達鉅野為宋、鄭、陳、蔡;河內及濟水之陽為 鄁、衛;漢東濱淮水之陰為申、隨。皆四戰用文之國也。 《北紀》之東,至北河之北,為邢、趙。《南紀》之東,至南河之 南為荊、楚。自北河下流,南距岱山為三齊;夾右碣石 為北燕。自南河下流,北距岱山為鄒、魯;南涉江、淮為 吳、越。皆負海之國,貨殖之所阜也。自河源循寒垣北, 東及「海,為戎狄;自江源循嶺徼南,東及海,為蠻越。」觀 兩河之象與雲漢之所始終,而分野可知矣。於《易》,五 月一陰生,而雲漢潛萌於天稷之下,進及井鉞間,得 坤維之氣。陰始達於地上,而雲漢上升,始交於列宿, 七緯之氣通矣。東井據百川上流,故鶉首為秦蜀墟, 得兩戒山河之首。雲漢達坤維,右而漸升,始居列宿 上。觜、觿、參、伐,皆直天關表,而在河陰。故實沈下流得 大梁,距河稍遠,涉陰亦深,故其分野,自漳濱、郤負、恆 山居北紀眾山之東南,外接髦頭地,皆河外陰國也。 十月陰氣進踰乾維,始上達於天,雲漢至營室、東壁 間,升氣悉究,與內規相接。故自南正達於西正,得雲 漢升氣,為山河上流;自北正達於東正,得雲漢降氣, 為山河下流。陬訾在雲漢升降中,居水行正位,故其 分野當中州、河、濟間。且王良、閣道由紫垣絕漢,抵營 室,上帝離宮也,內接成周、河內,皆豕韋分。十一月一 陽生,而雲漢漸降,退及艮維,始下接於地。至斗建間, 復與列舍氣通。於《易》:「天地始交」,《泰》象也。踰析木津,陰 氣益降,進及大辰,升陽之氣究,而雲漢沈潛於東正 之中。故《易》:「雷出地曰豫,龍出泉為解」,皆房、心象也。星 紀得雲漢下流,百川歸焉;析木為雲漢末派,山河極 焉。故其分野,自南河下流,窮南紀之曲,東南負海,為 星紀;自北河末派,窮北紀之曲,東北負海,為析木。負 海者,以其雲漢之陰也。唯陬訾內接紫宮,在王畿河、 濟間。降婁、元枵,與山河首尾相遠,鄰顓頊之墟,故為 中州負海之國也。其地當南河之北,北河之南,界以 岱宗至於東海,自鶉首踰河戒,東曰鶉火,得重離正 位,軒轅之祇在焉。其分野自河、華之交,東接祝融之 墟,北負河,南及漢,蓋寒燠之所均也。自析木紀天漢 而南曰大火,得明堂升氣,天市之都在焉。其分野自 鉅野、岱宗,西至陳留,北負河、濟,南及淮,皆和氣之所 布也。陽氣自明堂漸升,達於龍角,曰壽星。龍角謂之 天關,於《易》氣以陽決陰,夬象也。升陽進踰天關,得純 乾之位,故鶉尾直建巳之月,內列太微為天庭,其分 野自南河以負海,亦純陽地也。壽星在天關內,故其 分野在商、亳西「南,淮水之陰,北連太室之東,自陽城 際之,亦《巽維》地也。夫雲漢自坤抵艮為地紀,北斗自 乾攜巽為天綱,其分野與帝車相直,皆五帝墟也。究 咸池之政而在乾維內者,降婁也,故為少昊之墟。葉 北宮之政而在乾維外者,陬訾也,故為顓頊之墟。成 攝提之政而在異維內者,壽星也,故為太昊之墟。布」 太微之政,而在巽維外者,鶉尾也,故為列山氏之墟。 得四海中,承太階之政者,軒轅也,故為有熊氏之墟。 木金得天地之微氣,其神治於季月。水火得天地之 章氣,其神治於孟月。故章道存乎至,微道存乎終,皆 陰陽變化之際也。若微者沈潛而不及,章者高明而 過亢,皆非上帝之居也。斗杓謂之外庭,陽精之所布 也;斗魁謂之會府,陽精之所復也。杓以治外,故鶉尾 為南方負海之國;魁以治內,故娵訾為中州四戰之 國。其餘列舍,在雲漢之陰者八,為負海之國;在雲漢 之陽者四,為四戰之國。降婁、元枵以負東海,其神主 於岱宗,歲星位焉;《星紀》鶉尾以負南海,其神主於衡 山,熒惑位焉。鶉首、實「沈以負西海,其神主於華山,太 白位焉;大梁、析木以負北海,其神主於恆山,辰星位 焉;鶉火、大火、壽星、豕韋為中州,其神主於嵩丘,鎮星 位焉。」近代諸儒言星土者,或以州,或以國。虞、夏、秦、漢 郡國廢置不同。周之興也,工畿千里;及其衰也,僅得 河南七縣。今又天下一統,而直以鶉火為周分,則疆 場舛矣。七國之初,天下地形,雌韓而雄魏。魏地西距 高陵,盡河東、河內,北固漳、鄴,東分梁、宋,至於汝南,韓據全鄭之地,南盡潁川、南陽,西達虢、略,距函谷,固宜 陽,北連上地,皆綿亙數州,相錯如繡。考雲漢山河之 象,多者或至十餘宿。其後魏徙大梁,則西河合於東 井;秦拔宜陽,而上黨入於輿鬼。方戰國未滅時,星家 之言,屢有明效,今在畿甸之中矣。而或者猶據《漢書· 地理志》推之,是守甘、石遺術,而不知變通之數也。又 古之辰次,與節氣相係,各據當時曆數,與歲差遷徙 不同。今更以七宿之中,分四象中位,自上元之首,以 度數紀之,而著其分野。其州縣雖改隸不同,但據山 河以分爾。須女、虛、危、元枵也。初,須女五度,餘二千三 百七十四,秒四少。中,虛九度。終,危十二度。其分野:自 濟北,東踰濟水,涉平陰,至於山茌,循岱岳眾山之陰, 東南及高密,又東盡萊夷之地。得漢、北海、千乘、淄川、 濟南、齊郡及平原、渤海、九河故道之南,濱於碣石。《古 齊紀》:祝淳、于萊、譚、寒及斟尋,有過有鬲、蒲姑氏之國。 其地得娵、訾之下流,自濟東達於河外,故其象著為 天津,絕雲漢之陽。凡司人之星與群臣之錄,皆主虛、 危,故岱宗為十二諸侯受命府。又下流得婺女,當九 河末派,比於星紀,與吳、越同占。營室、東壁、娵訾也。初, 危十三度,餘二千九百二十六,秒一太中,營室十二 度。終,奎一度。自王屋、太行而東,得漢河內,至北「紀之 東隅,北負漳、鄴,東及館陶、聊城。又自河、濟之交,涉滎 波,濱濟水而東,得東郡之地。古邶、鄘、衛、凡胙、邗、雍、共、 微觀、南燕、昆吾、豕韋之國。自閣道、王良至東壁,在豕 韋為上流。當河內及漳、鄴之南,得山河之會,為離宮。」 又循河濟而東,接元枵,為營室之分。奎、婁、降婁也。初, 奎二度,餘千二百一十七,秒十七少。中婁一度,終胃 三度。自蛇丘、肥成,南屆鉅野,東達梁父,循岱岳眾山 之陽,以負東海,又濱泗水。經《方輿》、沛、留、彭城,東至於 呂梁,乃東南抵淮,並淮水而東,盡徐夷之地。得漢東 平、魯國、瑯琊、東海、泗水、城陽、古魯、薛、邾、莒、小邾、徐、郯、 鄫、鄅、邳、邿、任、宿、須句、顓臾牢,遂鑄夷介、根牟及大庭 氏之國。奎為大「澤,在娵訾下流,當鉅野之東陽,至於 淮、泗。婁、胃之墟,東北負山,蓋中國膏腴地,百穀之所 阜也。」胃得馬牧之氣,與冀之北土同占。胃、昴、畢,大梁 也。初,胃四度,餘二千五百四十九,秒八太。中,昴六度。 終,畢九度。自魏郡濁漳之北,得漢趙國、廣平、鉅鹿、常 山,東及清河、信都,北據中山、真定,全趙之分。又北逾 「眾山,盡代郡、鴈門、雲中、定襄之地,與北方群狄之國。 《北紀》之東陽,表裏山河,以蕃屏中國,為畢分。」「循北河 之表,西盡塞垣,皆髦頭故地,為昴分。」冀之北土,馬牧 之所蕃庶,故天苑之象存焉。觜觿、參伐實沈也。初,畢 十度,餘八百四十一秒四之一,中參七度。終東井十 一度。自漢之河,東及上黨、太原,盡西河之地。古晉、魏、 虞、唐、耿、揚、霍、冀、黎、郇,與西河戎狄之國。西河之濱,所 以設險限秦、晉,故其地上應天闕,其南曲之陰在晉 地眾山之陽,南曲之陽在秦地眾山之陰,陰陽之氣 并,故與東井通。河東永樂、芮城、河北縣及河曲豐勝、 夏州,皆東井之分。參伐為戎,索為武政。當河東盡大 夏之墟,上黨次居,下流與趙、魏接,為觜、觿之分。東井、 輿鬼,鶉首也。初,東井十二度,餘二千一百七十二,秒 十五太。中,東井二十七度。終,柳六度。自漢三輔及北 地、上郡、安定,西自隴、坻至河右,西南盡巴、蜀、漢中之 地,及西南夷、犍為、越巂、益州郡,極南河之表。東至牂 牁,古秦、梁、豳、芮、豐、畢、駘、杠、有扈、密須、庸、蜀、羌、髳之國。 東井「居兩河之陰,自山河上流,當《地絡》之西北;輿鬼 居兩河之陽,自漢中東盡華陽,與鶉火相接,當地絡 之東南。鶉首之外,雲漢潛流而未達。故狼星在江、河 上源之西,弧矢犬雞皆徼外之備也。西羌、吐蕃、吐谷 渾及西南徼外夷人,皆占狼星。」柳、七星,張,鶉火也。初 柳七度,餘四百六十四,秒七少;中,七星七度。終,張,十 四度。北自滎澤、滎陽並京、索暨山,南得新鄭、密縣,至 外方東隅,斜至方城,抵桐柏。北自宛、葉,南暨漢,東盡 漢南陽之地。又自雒邑負北河之南,西及函谷,逾南 紀,達武當、漢水之陰,盡弘農郡,以淮源、桐柏、東陽為 限。而申州屬壽星,古成周、虢、鄭、管鄶、東虢、密、滑、焦、唐、 隨、申、鄧及祝融氏之都。新鄭為軒轅、祝融之墟,其東 鄙則入壽星。柳,在輿鬼東,又接漢源,當商、洛之陽,接 南河上流。七星係軒轅,得土行正位,中岳象也。河南 之分,張直南陽漢東,與鶉尾同占。翼、軫,鶉尾也。初張 十五度,餘千七百九十五,秒二十二太。中翼十二度。 終,軫九度。自房陵白帝而東,盡漢之南郡江夏,東達 廬江南部,濱彭蠡之西,得長沙、武陵,又逾南紀,盡鬱 林、合浦之地。自沅、湘上流,西達黔安之左,皆全楚之 分。自富、昭、象、龔、繡、客、白、廉州已西,亦鶉尾之墟。古荊、 楚、鄖、鄀、羅、權、巴、夔與南方蠻貊之國。翼與咮、張同象, 當南河之北。軫在天關之外,當南河之南,其中一星 主長沙,逾嶺徼而南,為東甌、青丘之分。安南諸州,在 雲漢上源之東陽,宜屬鶉火,而柳、七星、張皆當中州, 不得連負海之地,故麗於鶉尾。角、亢,壽星也。初軫十

度,餘八十七,秒十四少。中角八度。終氐一度。自原武
考證.svg
管城濱河、濟之南,東至封丘、陳留,盡陳、蔡、汝南之地,

逾淮源至於弋陽。西涉南陽郡,至於桐柏,又東北抵 嵩之東陽。中國地絡在南、北河之間,首自西傾,極於 陪尾。故隨、申、光皆豫州之分,宜屬「鶉火。古陳、蔡、許、息、 江、黃、道、柏、沈、賴、蓼、須、頓、胡、防、弦、厲之國。」氐涉壽星,當 洛邑眾山之東,與亳土相接。次南直潁水之間,曰「太 昊之墟」,為亢分。又南涉淮,氣連鶉尾,在成周之東陽, 為角分。氐、房、心,大火也。初,氐二度,餘千四百一十九, 秒五太;中,房二度。終,尾六度。自雍丘、襄邑、小黃而東, 循濟陰,界於齊、魯,右泗水,達於呂梁,乃東南接太昊 之墟,盡漢濟陰、山陽、楚國、豐、沛之地,古宋、曹、郕、滕、茅、 郜、蕭、葛、向城、偪陽、申父之國。商、亳負北河,陽氣之所 升也,為心分。豐、沛負南河,陽氣之所布也,為房分。其 下流與尾同。占。西接陳、鄭,為氐分。尾、箕,析木津也。初, 尾七度,餘二千七百五十,秒二十一少。中箕五度,終, 南斗八度。自渤海、九河之北,得漢河間、涿郡、廣陽及 上谷、漁陽、右北平、遼西、遼東、樂浪、元菟、古北燕、孤竹、 無終九夷之國。尾得雲漢之末派,龜、魚麗焉。當九河 之下流,濱於渤碣,皆《北紀》之所窮也。箕與南斗相近, 為遼水之陽,盡朝鮮、三韓之地,在吳、「越東南,斗、牽牛, 星紀也。」初,南斗九度,餘千四十二,秒十二太。中,南斗 二十四度。終,女四度。自廬江、九江負淮水,南盡臨淮、 廣陵,至於東海。「又逾南河,得漢丹陽、會稽、豫章,西濱 彭蠡,南涉越門,訖蒼梧、南海,逾嶺表。自韶、廣以西,珠 崖以東,為星紀之分也。」古吳、越、群舒、廬、桐、六、蓼及東 南百越之國。南斗在雲漢下流,當淮海間,為吳分。牽 牛去南河寖遠,自豫章迄會稽,南逾嶺徼,為越分。島 夷蠻貊之人,聲教所不暨,皆係於狗國云。

《地理通釋》
编辑

《星土》
编辑

鄭司農說星土,以《春秋傳》曰「參為晉星,商主大火。」《國 語》曰「歲之所在,則我有周之分野」之屬是也。康成謂 九州諸國中封域,於星亦有分焉,其書亡矣。堪輿雖 有郡國所入度,非古數也。今其存可言者,十二次之 分也。星紀,吳越也;元枵,齊也;娵訾,衛也;降婁,魯也;大 梁,趙也;實沈,晉也;鶉首,秦也;鶉火,周也;鶉尾,楚也;壽 星,鄭也;大火,宋也;析木,燕也。此分野之妖祥,主用客 星彗孛之氣為象。孔氏曰:「星紀在於東北,吳、越實在 東南,魯、衛,東方諸侯,遙屬戌亥之次。」又三家分晉,方 始有趙;而韓、魏無分,趙獨有之。《漢書·地理志》分郡國 以配諸次,其地分或多或少,鶉首極多,鶉火甚狹,徒 以相傳為說,其源不可得聞。於其分野或有妖祥,而 為占者,多得其效。蓋古之聖哲有以度知,非後人所 能測也。陳氏曰:「九州十二域,或繫之北斗,或繫之二 十八宿,或繫之五星。雍主魁,冀主樞,青兗主機,揚徐 主權,荊主衡,梁主開陽,豫主瑤光,此繫之北斗者也。」 《星紀》:吳、越元枵,齊娵訾,衛降婁,魯大梁,趙實沈,晉鶉 首,秦鶉火,周鶉尾,楚壽星鄭,大火宋析木燕,此繫之 二十八宿者也。歲星主齊吳,熒惑主楚越,鎮星主王 子,太白主大臣,辰星主燕趙代,此繫之五星者也。然 吳越南而星紀在丑,齊東而元枵在子,魯東而降婁 在戌,東西南北,相反而相屬,何耶?先儒以謂古者受 封之日,歲星所在之辰,其國屬焉。觀《春秋傳》凡言占 相之術,以歲之所在為福,歲之所衝為災。故師曠、梓 慎、裨竈之徒,以天道在西北而晉不害,歲在越而吳 不利,歲淫元枵而宋鄭饑,歲棄星紀而周楚惡,歲在 豕韋而蔡禍,歲及大梁而楚凶。則古之言星次者,未 嘗不視歲之所在也。梓慎曰:「龍,宋、鄭之星也;宋,大辰 之墟也;陳太皞之墟也;鄭祝融之墟也,皆」火房也。衛 高陽之墟也,其星為大水。以陳為火,則太皞之木為 火母故也;以衛為水,則高陽水行故也。子產曰:「遷閼 伯於商丘,主辰,商人是因,故辰為商星。遷實沈於大 夏,主參,唐人是因,故參為晉星。」然則十二域之所主 亦若此也。《易氏》曰:「在諸侯則謂之分星,在九州則謂 之星土。」九州星土之書亡矣。今其可言者,十二國之 分,考之傳記,烖祥所應,亦有可証而不誣者。昭十年, 有星出於婺女。鄭裨竈曰:「今茲歲在顓頊之墟,姜氏、 任氏實守其地。」釋者以顓頊之墟為元枵,此元枵為 齊之分星,而青州之星土也。昭三十二年,吳伐越,晉 史墨曰:「越得歲而吳伐之,必受其凶。」釋者以為歲在 星紀,此星紀為越之分星,而揚州之星土也。昭元年, 鄭子產曰:「成王滅唐,而封大叔焉。」故參為晉星,實沈 為參神。此實沈為晉之分星,而并州之星土也。襄九 年,晉士弱曰:「陶唐氏之火正閼伯居商丘,相土因之, 故商主大火。」此大火為宋之分星,而豫州之星土也。 昭十七年,星孛及漢。申須曰:「漢,水祥也。衛,顓頊」之墟, 故為帝丘,其星為大水。此娵訾為衛之分星,而冀州 之星土也。襄二十八年,「春,無冰。」梓慎曰:「歲在星紀,而 淫於元。枵蛇乘龍,龍,宋、鄭之星。」此壽星為鄭之分星, 而亦豫州之星土也。《鄭語周史》曰:「楚重黎之後也。」黎 為高辛氏火正。此鶉尾為楚之分星,而荊州之星土也。《爾雅》曰:「析木謂之津。」釋者謂天漢之津梁為燕,此 析木為燕之分星,而幽州之星土也。以至周之鶉火, 秦之鶉首,趙之大梁,魯之降婁,無非以其州之星土 而為其國之分星。所占災祥,其應不差。然亦有可疑 者:武王伐殷,歲在鶉火,伶州鳩曰:「歲之所在,我有周 之分野。」蓋指鶉火為西周豐、岐之地,今乃以當洛陽 之東周,何也?周平王以豐岐之地賜秦襄公,而其分 星乃謂之「鶉首」,又何也?如燕在北,而配以東方之析 木;魯在東,而配以西万降婁;秦居西北,而鶉首次於 東南;吳越居東南,而星紀次於東北。此皆稽之分野, 有不合者。賈氏以為古者受封之月,歲星所在之辰, 恐不其然。若謂受封之辰,則春秋、戰國之諸侯,以之 「占妖祥可也,後世占分野而妖祥亦應,豈皆古者受 封之辰乎?」此《堪輿》之書,雖足攷古,而言郡國所入之 度,則非古之法。《理道要訣》云:「季周上配天象,有十三 國。」呂氏云:「十二次。」蓋戰國言星者,以當時所有之國 分配之。唐氏云:「子產言封實沈於大夏,主參;封閼伯 於商丘,主辰。」則辰為商丘分,參為大「夏分」,其來已久, 非因封國始有分野。若封國歲星所在,即為分星,則 每封國自有分星,不應相土因《閼伯》,晉人因《實沈》矣。 漢魏諸儒,辰次度各用當時曆數,與歲差遷徙,非天 象度數之正。惟一行下觀山河兩戒,上考雲漢終始, 斗柄內外,定分星之次,更以七宿之中,分四象中位, 自上元之首,以度數紀之,著其分野,最得天象之正。

《宋葉時禮經會元》
编辑

分星编辑

「分野之疑何如乎?」曰:「二鄭之釋《周禮》也。案《大司徒》以 土宜之法,辨十有二土之名物,康成以為十二土分 野,十二邦繫,十二次,各有所宜。保章氏曰:『以星土辨 九州之地,所封封域,各有分星。司農引《春秋傳》曰『參 為晉星,商主大火』。《國語》曰『歲之所在,則我有周之分 野』是也』。康成則曰:『今其存可言者十二次之分也』。此」 分野之辯,所以紛紛而不一歟?自時厥後,或以十二 州配之,或以列郡配之,或以山河兩界配之,或以七 星主九州,或以七星主七國,或繫之二十八宿,或繫 之五星,紛紛異論,是以學者多疑焉。主分野之是者, 則曰自柳九度至張十六度為鶉火之次,當周之分, 武王克商,歲在鶉火。伶州鳩曰:「歲之」所在,則我有周 之分野。則周屬鶉火可知。自畢十二度至東井十五 度為實沈之次,當晉之分。晉文即位,歲在實沈。董固 曰:「實沈之次,晉人是居。」則晉屬實沈可知。自張十七 度至軫十七度,為鶉尾之次,當楚之分。魯襄公二十 八年,歲淫於元枵,而裨竈知楚子之將死,且曰:「歲棄 其次,而旅於明年之」次,以害鳥帑。周楚惡之。說者謂 帑,鳥尾也,則楚屬鶉尾可知。自氐五度至尾九度為 大火之次,當宋之分。昭公十七年,星見大辰,而梓慎 知宋之將火,且曰:「宋,大辰之墟,鄭,祝融之墟也,皆火 房也。」說者謂辰,大火也,則宋屬大火可知。此則分野 之說為不疑矣。辯分野之非者,則曰:「吳、越南而星紀 北,齊」東而元枵北,衛東而娵訾北,魯東而降婁西。周 宅中土,而柳星乃位乎南,以柳星為周可乎?秦在西 北,而井鬼乃在乎西南,以井鬼為秦可乎?觜參在西, 魏在東北,以觜參為魏可乎?角亢東宿,鄭在滎陽,而 屬於角可乎?昴畢西宿,趙居河朔,而屬於昴畢,可乎? 又曰:「牛女北也,《史記》謂之揚州。虛、危北也,《史記》謂之 青州;昴、畢西也,《史記》謂之冀州,奎、婁西也,《史記》謂之 徐州。」魏,冀州之國也,晉則不屬於冀而屬於益。魯,兗 州之國也,魯則不屬於兗而屬於徐。此則分野之說, 為可疑矣。然略分野之說而不信,則《周禮》不應有星 土之辨;拘分野之說以為驗,則《左氏》未免有傅會之 誣。更以《左氏》考之,無冰之災,何關於元枵、星紀?而梓 慎以為宋、鄭之饑?日蝕之變,何與於「豕韋、降婁」,而士 文伯以為魯、衛之惡?星紀果同為吳分,則吳亦得歲? 史墨何以謂之「越得歲,吳伐之必受其凶?」參墟果為 晉分,則實沈為星?子產何以謂之高辛之子,而能為 晉侯之祟?此《左氏》之說,又不足信也。又以史冊觀之, 四星聚牛、女而晉元王吳,四星聚觜、參而齊祖王魏; 彗星掃東井而苻堅亡秦,景星見箕、尾而慕容德復 燕,此又分野之驗,而未可以盡略之也。蓋星土分星, 本不可以州國拘也。且以《職方氏》言地理,必指其東 西南北之所在,山鎮川澤之所分,民畜穀利之所有。 獨於天文之紀,如司徒只言「十有二土」,未嘗斥言其 所應者何次。《保章氏》言「星土,辨九州之地」,不明言其 所辨者何星,是星土分星,不可以州國定名,亦明矣。 愚以《保章》觀之,隨其土之所屬,應其星之所臨,故謂 之「星土,辨九州之地」,非如鄭氏言「十二邦,繫十二次」 也。隨其國之所封,屬其星之所在,故謂之所封封域 皆有分星,亦非如賈氏言「受封」之日,歲星所在國屬 焉。夫九州上應星土,則三百餘度皆有其驗,豈特十 二次而已乎?封域皆有分星,則千八百國皆有所屬, 豈特十二國而已乎?「九州之土皆配星,九州之國皆有分,故因其星可以辨其州之地,因其分可以觀其 國之妖祥。」《保章》氏之說,如是而已,說者何必牽合傅 會,而定指後世郡國之名以求配之也。昔孔子作《春 秋》,日蝕星隕之變,無所不記,豈必皆周、魯之分而後 言之乎?五星聚東井,漢入秦之應也。崔浩嘗言其不 在十月。司馬公作《通鑑》,乃棄之而不取。而歐陽志唐 天文,凡日蝕星孛之變,一一記之,而獨不言其事應, 亦豈拘拘於分野之說哉?大抵《周官》所辨者,欲以觀 妖祥爾。天子之所觀,九州也;諸侯所觀,一國也。諸侯 一國,分星而驗一國,天子以九州星土而辨九州,諸 侯觀一國之妖祥,而為一國之備可也。天子可以諉 之一國分星之所屬,而不為之救政序事乎?知乎此, 則可以言「星土分星」之說矣。

《鄭樵六經奧論》
编辑

《分野辨》
编辑

案:保章氏以星土辨九州之地,所封封域,皆有分星。 如此,則分星之說,其來尚矣。然古之《星經》,至漢散亡, 保章氏分星不可考。今堪輿所載,雖有郡國所入度, 非古數也。鄭氏所引十二次之分,本《漢·地理志》,大略 見於《左氏》《國語》。然漢費直、班固、蔡邕、魏陳卓、唐李淳 風、僧一行諸家之說,大同小異,其為十二州之分星 明矣。然嘗疑之:青正東,元枵在正北,雍正西,「鶉首在 其南;揚在東南,而《星紀》在北;冀在東北,而《大梁》在正 西,徐在東,而降婁在西;豫與三河居天下之中,而大 火在正東,鶉火在西南:此其最差者也。并在北,而娵、 訾在北,荊正南,而鶉尾在南,此其正得躔次者也。益 在西南,而實沈在西;幽在東北,而析」木在東,兗在東 而差北,而壽星反在東北,其得躔次之微差者也,又 何耶?《國語》伶州鳩曰:「昔武王伐商,歲在鶉火。」周分又 云:「歲之所在,即我分野。」賈公彥取為《正義》曰:「分星者, 以諸國始分封之年,值歲星所在之辰,以為之分次。」 此說非不知國有分星,蓋古人封國之初,命以主祀 之意。昔堯舜封閼伯於商丘,主辰,則辰為商星,商人 是因。封實沈於大夏,主參,在參為夏星,唐人是因;唐 後為晉,參為晉星,如此則是古人始封國,命以主祀 之意無疑。辰為商星,參為晉星,其來久矣,非因封國 始有分星。使封國之時,歲星所在,即為分星,不應相 土因閼伯,晉人因實沈,其為封國命祀之意可考矣。 漢魏諸儒言星土者,或以州,或以國,辰次度數,各因 當時歷數,與歲星遷徙,亦非天文之正,不可為據。又 況魏徙大梁,則西河合於東井;秦拔宜陽,則上黨入 於輿鬼。方戰國未滅時,星象之言,要有明驗。今則同 在甸畿之內,或者又執《漢書》地理以求之,則非也。善 乎,唐一行之言十二次也,惟以雲漢始終言之,雲漢, 江河之氣也。認山河脈絡於兩戒,識雲漢升沈於四 維,下參以古漢郡國,其於區處分野之所在,如指諸 掌。蓋星有氣耳。雲漢也,北斗也,五星也,無非是氣也。 一行之學,其深矣乎!

《癸辛雜識》
编辑

《辨分野》
编辑

世以二十八宿配十二州分野,最為疏誕,中間僅以 畢昴二星管異域諸國。殊不知十二州之內,東西南 北不過綿亙一二萬里,外國動是數萬里之外,不知 幾中國之大。若以理言之,中國僅可配斗牛二星而 已。後夾漈鄭漁仲亦云:「天之所覆者廣,而華夏之所 占者,牛女下十二國中耳。牛女在東南,故釋氏以華」 夏為南贍部州。其二十八宿所管者,多十二國之分 野,隨其所隸耳。趙韓王嘗有《疏》云:「五星二十八宿在 中國而不在外國。」斯言至矣。

《圖書編》
编辑

《星野合論》
编辑

「今夫天,氣也而成文;地形也而有理。形不得不散而 為氣,氣不得不聚而成形。星辰者,地之精氣,上發於 天者也。天有三垣,旁列四隅。天中、極星,崑崙之墟也; 天門、明堂,太山之精也;汧岐、雷首、太嶽、砥柱,東方之 宿也,而蒼龍奠位於左矣;太行、常山、碣石、朱圉,北方 之宿也,而元武奠位於後矣;鳥鼠、太華、熊耳、桐柏,西」 方之宿也,而白虎奠位於右矣;荊山、大別、岷、衡、九江, 南方之宿也,而朱雀奠位於前矣。星官之書,自黃帝 始。嗣是而欽若天象者,代不乏人,顧金繩玉策之書, 不可得而窺也。所可傳者,天有十二次,而日月躔焉; 地有十二野,而郊圻畫焉。自今觀之,雍主魁,翼主樞, 青兗主機,而揚、徐、荊、梁、豫莫不有主「焉,此繫之北斗」 者也。「歲星主齊吳,熒惑主楚越,辰星主燕趙,代而鎮 而金,亦莫不有主焉,此繫之五星者也。角、亢、壽星,鄭 也;氐、房、心、大火,宋也;尾、箕、析木,燕也;斗牛、星紀,吳,楚 也;女虛、危、元枵,齊也;室壁、娵訾,衛也;奎、婁、降婁,魯也; 胃、昴、畢、大梁,趙也;觜參、實沈,晉也;井鬼、鶉首,秦也;柳 星、張、鶉火,周也;翼、軫」、鶉尾,楚也。此繫之二十八宿者 也。星有七,州有九,兗、青、徐、揚并屬二州。此七星所以 主九州,而七國亦在其中矣。然方隅躔次,東西南北每每相背者,則賈公彥謂「古者受封之月,歲星所在 之辰,其國屬焉」,似也。然有封國,自有分星,非因封國 而始有虞、夏。秦、漢郡國廢置,有前後狹廣之不齊,則 歲之所在,不可執泥以為常。晉屬實沈者,高辛之子, 主祀參星;宋屬大火者,閼伯之墟,主辰似也。然齊屬 元枵,逢公託食,既非所主之國,而吳、越同次,燕、陳共 分,又非所祀之專,則主祀之說,亦未敢以為然矣。善 乎唐一行有言:「星土以精氣相屬,而不係乎方隅,其 占以山河為限,而不係乎州國,庶幾為可」近焉。故地 有水火木金土之形,天有水火木金土之星,一形一 象,交而精氣自屬,非如地在北,而分星之在天者亦 居北;地在南,而分星之在天者亦居南也。同一中星 也一則取義之不同,蓋星適昏中,則以星言,如星虛、 星昴是也。星不當中,則以次言,如尾火是也。次不當 中,而適界乎兩次之間,則以象言,如星鳥是也。一則 所舉之不同者,蓋《書》言「分至之所中」,月之本也。故春 夏舉「鳥、火」,秋冬舉「虛、昴」是也;《月令》言昏旦之所見,月 之中也,故春夏舉弧、亢,秋冬舉「牛、壁」是也。夫天之高 也,星辰之遠也,觀緯而審禨祥者,恆推天以合人。然 天之理,即人之理也,因禨祥而修德政者,當以人而 合天。何者?「民之麗乎土,猶星之麗乎天也;君之統乎 民,猶北極之統乎星也。古之聖人有見乎此道之所 在,固嘗以經法天矣,而猶察昏見之辰,知緩急之序。 觀鳥中,則授民以種稷之時焉;觀火中,則授民以種 黍之時焉;觀虛中,則授民以種麥之時焉;觀昴中,則 授民以伐木之時焉;而順五行以理陰陽」,又剛克、柔 克,迭用以出治焉。始之乎情性之正,著之乎事為之 施,措之乎悠久之道,動之乎氣機之間,則天不愛道, 地不愛寶,《河》出《圖》而《洛》出《書》矣。此豈無自而然哉?若 宋有善言而退舍,齊無穢德而可禳,非無一事之徵, 終為適然之數,未敢以為應天之實也。

《星度職方合論》
编辑

《周禮》馮相保章氏司天察變,皆有定職,不可易也。自 是而後,各國代有其官,而占測之法,往往見諸史冊。 至漢諸家,濫觴愈極矣。且自星度言之,《靈憲論》曰:「中 外常明者百有二十四,可名者三百二十,為星二千 五百,微星之數萬有一千二百五十。」庶物蠢動,咸有 繫命,而星之變昭焉。三垣之外,有中星者,聖人南面 視四時之中以布政者也。詳著於《尚書》,鳥、火、虛、昴之 四宿,而《月令》之中星,與《大統》之中星,又不同焉。觀孔 穎達之疏陳詳導之書可見矣。至於經星,則二十八 宿之分,羅四方而奠其位;緯星則太白、辰星、填歲、熒 惑之別,盡周天以稽其行。經則隨天,而緯則順度。熒 惑者迭見,是咎之方尢,難豫定者也。至若瑞星,出於 《隋志》「景星,周伯含譽格澤」是也。而《中興志》「瑞十有二 焉」,何其多乎?或者謂元保以下悉係妖星,是則各窮 所見矣。而分野之疑,秦、漢郡國,李、唐州縣,或係之北 斗,或係之二十八宿,或係之五星,蓋因地制有殊,而 為星應之迥別耳。甚者緯象以迎占,移地以合術,而 吉凶之僭,其能一定乎?日有中道,月有九行,或出之 司天考,或詳之王朴之論,或定之王蕃之占,蓋因度 數不齊,而為運行之差異耳。甚者疑井寬而鬼狹,歲 疾而填遲,而占測之宜,其能的據乎?世久術湮,而象 緯之學得其要者蓋亦寡矣。自今觀之,盍因其故而 推之乎?是故中星也,察四仲則據《堯典》之詳,而孟季 則本《月令》之演經星也,觀方位則審一定之則,而羅 布則驗所繫之星。緯星也,而順逆休囚,旺相徵焉;瑞 星也,而遲速經歷,色象昭焉;九道也,據黃道以察其 紘,而七政不愆;分野也,據限度以明其地,而二十八 宿不亂。要而論之,各有一定之故。繫象環於九道,度 數錯於周天。吾知黃道大差,九道皆定,斯其簡明之 法耳。故先儒曰:「不難於規赤道,而難於規黃道。」亶其 然乎?能循其故而星變之周旋於外者,凌歷薄蝕,飛 孛順逆,雖若不齊,隨所值之方,察各分之地,一推筭 焉,而往來愆忒之應莫能逃矣,又何必稽之元遠,然 後謂之觀天文也哉?《周禮》司徒職方氏掌地制域,皆 有成規,不可易矣。自是而後,歷代互有攻伐,而經理 之宜,每每垂諸《編謨》。至元狩以來,土地愈廣矣。且自 外國言之,西盡于闃、龜茲,東極夫餘、挹婁,北窮樓蘭, 南究瘴海,疆域不下數萬餘里,釐為郡邑,設以關津, 而地之勢極焉。是故朝鮮破於漢高,至武帝開之,而 立元菟、樂浪之名,隋令漢王討之,唐令蘇定方征之, 至李勣滅其國而暫定焉。雖處置曲盡其方,而叛合 不常,終至疲中國而無尺寸之利。南越之地,漢分儋 耳、珠崖、南海、蒼梧、合浦、鬱林、九真、日南等郡,而以交 州刺史領之。武德有總管之稱,至德建都護之府,至 曲承美奪其地而賈亂焉。雖防禦各有其道,而繼代 不一,終至事遠征而無輸服之誠。左將之擊,可謂盡 制置之法矣,卒之夏參來降,而增真番臨屯之部,豈 中華之力果能致之乎?亦其敵之相疑成之耳。朱鎬

之使,可謂得撫安之策矣,卒之黎桓肆虐,而言番禺
考證.svg
歐越之侵,豈朝廷之命不足制之乎?抑其蠻之習詐

致之乎?又外國地遠,而經略之久,得其實者,蓋亦鮮 矣,蓋因其勢而究之乎?是故量「遠邇之宜,守要害以 扼其衝,慎邊防以通其使,審內外之辨,富民力以固 其木,蒞中土以納其降。」或航海也,嚴太宗之禁,勿使 之知險夷虛實之情,而南、邕、鴨綠牙校不得以私通; 或諭蠻也,謹貞觀之符,勿使之行欺詐異同之術,而 渤海、交州夷使咸懷其至信。要而言之,各有不異之 勢也。若事外而忘內,虛己以制人,吾知眾不可使,地 不可耕,斯其財力俱困耳。故先儒謂「不難於勤遠,而 難於篤近」,信其然乎?能究其勢,而土地之控制於外 者,廣狹奢儉,理亂貧富,雖若不齊,隨五方之制,鑒絕 域之圖,一酌量焉,而緩急輕重之理莫能越矣。何必 謀之遐徼,然後謂之知地理也哉?是故天文之觀,觀 以故也,而莫詳於淳風之「渾儀」,一行之「游儀」而已矣。 其他隱樓覆矩,鐵極銅匭,各有一時之妙,而占測之 法,皆出二子技藝之餘。地理之察,察以勢也,而莫備 於商之《四方誥令》,周之《王會圖》而巳矣。其他拓邊啟 釁,事遠勤兵,各精一時之業,而綏懷之道,罕出二代 包羅之外。由是觀之,牽合事應之變,徼倖分外之圖, 皆昔人無益之舉耳,而豈所以垂謨後世也哉。

《分野總敘》
编辑

分野之說,蓋以星之在天者,而分在地之土也。觀《周 禮大司徒》言「土宜辨十二土」,未言所辨何土;《保章氏》 言「星土辨九州」,未言所辨何星。嘗以天象二十二州 之名考之,或者春秋戰國時因星土之義而詳其說 乎?但以列國差參不齊之地,而配乎在天一定之星, 諸家辨其非,誠有然者。《易》曰:「在天成象,在地成形。」雖 以列星、象官、象民、象物,且莫不驗也。況天地本一氣 也,謂其無所關焉可乎?惟唐僧一行,則以天下山川 之象,存乎兩界,而分野一以山川為界,不主封國郡 邑之名,庶乎近之。今載《二十八宿分應地理》,并存古 《九州分星圖》,合觀之分星分土,可得其概已。

《星宿次度分屬天下州郡國邑考》
编辑

「自軫」十二度為「壽星」,於辰在辰,鄭之分野,屬兗州。

費直起軫七度。蔡邕起軫六度。

「自氐」五度至尾九度為「大火」,於辰在卯,宋之分野,屬 豫州。

《費直》,起氐十一度。《蔡邕》,起氐九度。

自尾十度至斗十一度為「析木」,於辰在寅,燕之分野, 屬幽州。

《費直》,起尾九度。蔡邕,起尾四度。

「自斗十二度至女七度為星紀」,於辰在丑,吳越之分 野,屬揚州。

費直,起斗十度。蔡邕,起斗六度。

自「女」八度至危十五度為《元枵》於辰,在子齊之分野, 屬青州。

《費直》起女六度。《蔡邕》起女二度。

自危十六度至奎四度為娵,訾於辰在亥,衛之分野, 屬并州。

費直,起危十四度。蔡邕,《起危》十度。

自奎五度至胃六度為「降婁」,於辰在戌,魯之分野,屬 徐州。

費直,起奎六度;蔡邕起奎八度。

自胃七度至畢十一度,為「大梁」,於辰在酉,趙之分野, 屬冀州。

《費直》,起胃十度。蔡邕起胃一度。

「自畢十二度至東井」十五度為實沈,於辰在申,魏之 分野,屬益州。

《費直》,起畢九度。蔡邕,起畢六度。

自「井」十六度至柳八度,為鶉首,於辰在未,秦之分野, 屬雍州。

《費直》,起井十二度。《蔡邕》,起井十度。

自「柳」九度至張十六度,為鶉火,於辰在午,周之分野, 屬三河。

「《費直》《起柳》五度。」 《蔡邕起柳》三度。

自張十七度至軫十一度為鶉尾,於辰在巳,楚之分 野,屬荊州。

「費直起張」 ,十三度。蔡邕《起張》,十二度。

《總論分野》
编辑

「分野視分星」,古不謂地也。地有彼此之不齊,而分野 在天,則一定而不易。以彼此不齊之地,必欲求配於 在天十二次整然之分野,其說之難通也固宜。蓋天 有三垣,紫微、太微、天市是也。紫微、太微皆將相輔佐 之位,而天市下垣則列國星宿之所在,其星東南二 十二:宋、南海、燕、東海徐、吳、越、齊、中山、九河、趙、越、韓、楚、 巴、蜀、秦、周、鄭、晉、河間、河中。曰分野者,指列宿所屬之 分而言也。鄭氏所謂「星土,星所主土」是也。其國在此, 而星則在彼,彼此若不相配,而其為象未嘗不相屬。 非地之在北者,其分野在天亦居北;地之在南者,分 野在天亦居南也。列國之在天下,彼此縱橫之不齊猶犬牙然,而欲以其地之不齊者求合乎在天分野 之整,然彼此之不相配,無足怪者。甚者至於天之北 極,為天之首,其體反背,故有吳北魯東之差,其惑甚 矣。《易》不云乎:「在天成象,在地成形。水火金木土」,其形 在地者也,而天有其星焉。所謂象也,豈惟五星哉?凡 物莫不皆然矣。故夫齊、吳、燕、宋、韓、楚、周、秦、魏、趙諸國 之地,地之形也,而其星在天,象之謂也。地有是形則 天有是星,有是星則有是名,曰「齊、吳、燕、宋、韓、楚、周、秦、 魏、趙列國」者,非後世有是名而舉以為分野之名也。 何以知其然也?徵諸東海、南海、九河、河間、河中、巴蜀、 中山,有以知之也。東海、南海、九河、河間、河中非國,中 山、巴蜀非若諸國之顯也。故曰:「地有是形則天有是 星」,而分野者,指列星所屬之分而言也。或曰:「若然,則 十二次之說,將無所徵?」曰:「十二次所以驗天運之度 數,日躔之次舍,此蓋古法而曆家之所取驗者也。因 其度數次舍之所在,而妖祥見焉,則其所屬之地,從 亦可徵矣。」抑分野之說,豈專繫於是哉?又按宋葉時 《禮經會元》,其辨尢詳云。

《群書備考》
编辑

《分野》
编辑

《周禮保章氏》以星土辨九州之地,所封之域,各有分 星。《左氏》謂「熒惑守心,宋景禳其咎;實沈為祟,晉侯受 其殃。」妖祥驗於分星,蓋古有之。但《星經》散亡已久,獨 《漢地志》載分野為始詳,而鄭康成引十二次之分以 相屬,大率因之。按《晉天文志》言,班固取《三統曆》十二 次配十二野,其言最詳。又有費直《周易分野》,蔡邕《月 令章句》所言,頗有先後。魏太史令陳卓更分繫二十 八宿,而言「郡國所入宿度,其言為尢詳。自今觀之,壽 星,陳也;大火,宋也;析木,燕也;星紀,吳、越也;元枵,齊也; 娵訾,衛也;降婁,魯也;大梁,趙也;實沈,晉也;鶉首,秦也; 鶉火,周也;鶉尾,楚也。」然其間相配者少,相反者多,并 在北而娵訾在北,荊在南而鶉尾在南。此其躔次相 配可考也。青在東,元枵在北,雍在西,鶉首在南,揚在 東南,而星紀在北;冀在北,而大梁在正西。此其躔次 相反可疑者也。《國語》伶州鳩曰:「昔武王伐商,歲在鶉 火,周分。」又曰:「歲之所在,即我分野。」賈公彥取之,遂証 以古者封國之年、歲星所在以為之屬。鄭樵謂此則 主祀之意,非因封國始有分星。唐一行謂「分星有山 河脈絡之兩戒,雲漢升沈之四維,認而識之,可以見 其相配。」鄭樵取之,遂謂其區處分野,如措諸掌。近世 蘇平仲又指其疏遠,而謂分野、分星,古不謂地,又引 有分星而無分野之言,以證其不必盡泥。然以史冊 觀之,四星聚牛、女而晉元王吳,四星聚觜、參而齊祖 王魏,「彗星掃東井,而苻堅亡秦;景星見箕尾,而慕容 德復燕,此皆分野之驗,而未可盡略者也。」大抵一行 之說,勝諸家焉。其最不可曉者,莫如容、齊,謂娵、訾屬 衛、屬并。衛本受封河內,其郡邑皆在冀、兗之間,於并 州了不相干,而并州之下所列郡名,乃安定、天水等 六郡,自繫涼州耳。又魏分晉地,與益州亦不相關,而 雍州為秦,其下乃列雲中等郡,又屬并、幽耳。此則李 淳風不明地理之誤也。他若天市垣有列國星二十 二,起宋至河中。牛、女下又有十二國星,東起越,西至 鄭。五車五星,其次舍在畢宿,「星書以為主」,秦、趙、燕等 七國;「北斗七星,其次舍自張而角,星書以為主」,秦、楚 七國,此非其各有所屬而不容誣者耶。

《春明夢餘錄》
编辑

《分野》
编辑

分野之說,以中國之九州,應上天之十二次。丑星紀, 吳越也。子元枵,齊也。亥娵訾,衛也;娵訾,一名豕韋。戌 降婁,魯也。酉大梁,趙也。申實沈,晉也。未鶉首,秦也。午 鶉火,周也。巳鶉尾,楚也。辰壽星,鄭也。卯大火,宋也。寅 析木,燕也。按《晉語》云:「實沈之虛,晉人是居。」《周語》云:「歲 在鶉火,我有周之分野。」《左》襄九年,商主大火。昭元年, 參為晉星,二十八年,「龍宋、鄭之星。」又曰:「以害鳥帑,周、 楚惡之。」則分野之說,其來已久。然星紀在東北,而吳、 越實在東南。魯、宋、鄭相去甚邇,而分為四次。且娵、訾、 降婁、戌、亥之次也,而魯、衛屬之。三家分晉,始有趙,何 以大梁獨屬趙、韓、魏不聞《漢書地理》分郡國以配諸 次,其地分或多或少,鶉火極多,鶉首甚狹,徒祖相傳, 未聞源委。於其分野,或有妖祥,占者多效,皆聖哲度 知,非後人所能測也。《周官》九州分野,角亢氐兗州,房 心豫州,尾箕幽州,斗牛女揚州,虛危青州,室壁并州, 婁胃徐州,昴畢冀州,觜參益州,井鬼雍州,柳星張三 河,翼軫荊州。

《管窺輯要》
编辑

《分野》
编辑

「角、亢、氐分野」,今之開封、河南汝寧是也。

「房心」今南京之徐州。

尾箕屬幽州,即今之順天、北京、保定、河間、永平、遼東、 朝鮮。

斗牛女,今之南京、江浙、福建、廣西、梧州
考證.svg
「虛危」,當青州,今山東之濟南、東昌、青州、登、萊州。

《室壁》:今之河南之衛輝、彰德、懷元,北京之大名。 奎婁當古之徐州,今山東之兗州。

胃、昴、畢今北京之真定、順德、廣平,山西大同。

《觜參》,今之山西、太原、平陽、遼州、沁洛、澤貴宣慰程番。 《井鬼》:即今之陝西、四川、雲貴之宣慰程番。

《柳星張》今之河南、洛陽,南陽湖。陽襄之均州光化, 谷城,《棗陽》,德之隨州應山。

《翼軫》今之湖廣、廣東廉州,川之夔州,貴之銅仁、黎平、 廣西。

《周天易覽》
编辑

《二十八宿分野》
编辑

角。

十一至一,兗州之滋、濟、曹、單、魚、金、鄒、滕、城、嶧、泗寧、曲阜。

亢, 初度入卯。

《九至一》「兗州之費,沂、壽、穀、平、汶、鄆、鉅嘉、郯。」

氐:

十六至一徐沛

「房」 二度入寅。

五至一,鹽城、清河,沐桃,安東。

《心》。

五至一,淮安,宿、邳,贛海。

尾:

十六至「一順」 永平、保定及河間之西鄙州縣。

箕, 四度三十分,入丑。

三至一河間近海州縣 ,十至四山海遼藩。

斗。

十二十四至二十一,福建 二十至十五,江西十四至八,浙江 七至一,南直江南州縣;

《牛》, 一度二分,入子。

一至七廣東海北七府

女:

十至九,東昌府,聊、博冠、茌 ;八至二,濟南府 ;一,廣東瓊州。

虛。

《九至》五,青州北縣 ;「四至一」 ,東昌之朝邑、范縣及濮州臨清、高唐之屬縣。

《危》, 一度八十分,入亥。

十五至十一《萊州 》,十至四《登州 》,一至三《青州》之《南州縣》。

「室」, 十一度七十分,入戌。

十六七懷慶 ,十四五衛輝 ,十二三彰德 ,十一至九歸德 ,八至一開封。

壁。

九至六大名府 ,五至一「汝寧府。」

奎。

十六至一鳳陽

婁, 二度二分,入酉。

「十」 「二」 至九「滁州 」 ,八至一「廬州。」

胃。

十四至十一「順德 」 ,十至一「真定。」

昴, 五度一十三分,入申。

十一至五「大同府 」 ,四至一「廣平府。」

畢。

十六至八「平陽府 」 ,七至一「太原府。」

《觜》。

二至一潞安府

參 九度入未:

九至一潞安府

《井》, 二十九度九十分,入午。

三十一至二十九,貴州 ;二十八至二十一,雲南。

二十至十四川 ,九至一陝西。

鬼。

二至一貴州

柳:

十「一」 至十「南陽府 」 ,九至一「河南府。」

星, 七度九十分,入巳。

六至一南陽

《張》。

「十六至十一德安 。」 十至五襄陽 。四至一鄖陽。

《翼》, 十一度三十二分,入辰。

十九十八貴州 十七六四川 。十五,承天 ;十二三四,黃州 十一漢陽 ;九十武昌 ;七八,永州 六,衡州 五,常德 四,寶辰 三,長沙 二,岳州 一,荊州。

《軫》。

十九至三「廣西 」 ,二至一《廣州府》。

《明一統志》
编辑

京師 尾箕昴畢室壁编辑

順天府。  尾箕,       保定府。  尾箕兼昴畢河間府。  尾。箕,       真定府。  昴畢, 順德府。  昴,        廣平府。  昴, 大名府。  室。壁,       永平府。  尾, 延慶州。  尾,        保安州。  尾, 萬全都司。 尾。今宣德府

「南京 斗牛」 房《心》。

應天府  斗,        鳳陽府  斗, 蘇州府  斗,        松江府  斗, 常州府  斗,        鎮江府  斗, 廬州府  斗,        安慶府  斗, 揚州府  斗牛,       淮安府  斗牛, 太平府  斗,        寧國府  斗牛, 池州府  斗,        徽州府  斗, 廣德州  斗,        和州   斗, 滁州   斗,        徐州   房心。

山西 昴、畢、觜參井。

太原府  參井。       「平陽府  觜參」 「大同府  昴畢。」       潞安府  參井。 汾州   參。        遼州   參井。 沁州   參。        澤州   觜參。

山:東 :箕尾,虛,危室奎婁。

濟南府  危,        兗州府  奎,婁。 東昌府  危,室。       青州府  虛,危。 登州府  危,        萊州府  危。 遼東都司 箕尾。

河南 :「角,亢,氐,房,心,室,壁,柳,張。」

開封府  角亢。       歸德府  房,心, 彰德府  室壁,       衛輝府  室「壁」, 懷慶府  室「壁」,       河南府  柳, 南陽府  「張」,        汝寧府  角亢,「氐」, 汝州   心。

陜西 「井《鬼翼》軫」 :

西安府  井鬼?       鳳翔府  井鬼。 漢中府  井鬼?「翼軫。」     平涼府  井鬼? 鞏昌府  井鬼?       臨洮府  井鬼? 慶陽府  井鬼。       延安府  井鬼。 寧夏衛  井鬼?       寧夏中衛 井鬼? 洮州衛  井鬼?       岷州衛  井鬼? 河州衛  靖虜衛

陝西都司 《井鬼》。

浙江 斗牛女

杭州府  斗,        嘉興府  斗, 湖州府  斗牛,       嚴州府  牛女, 金華府  牛女,       衢州府  牛女。 處州府  斗,        紹興府  牛女, 寧波府  牛女,       台州府  牛女, 溫州府  斗牛女。

江西 斗牛

南昌府  斗,        饒州府  斗, 廣信府  斗,        南康府  斗, 九江府  《斗牛》,       建昌府  斗, 撫州府  斗,        臨江府  斗, 吉安府  斗,        瑞州府  斗, 袁州府  斗,        贛州府  斗, 南安府  斗。

湖廣 翼軫

武昌府  翼軫,       漢陽府  翼軫, 承天府  翼軫,       襄陽府  翼軫, 鄖陽府  翼軫,       德安府  翼軫, 黃州府  翼軫,       荊州府  翼軫, 岳州府  翼軫,       長沙府  翼軫, 寶慶府  軫,        衡州府  翼軫, 常德府  翼軫,       辰州府  翼軫, 永州府  翼軫,       靖州   軫, 郴州   翼軫,       施州衛  翼 容美宣撫司,         永順宣慰司翼軫, 保靖州宣慰司,        五寨長官司, 湖廣都司。

四川 :「觜參井鬼翼軫」

成都府  井鬼。       保寧府  井鬼。 順慶府  參井。       敘州府  井鬼。 重慶府  井鬼。       夔州府  翼軫, 馬湖府  鬼。        龍安府  井鬼。 鎮雄府  井鬼。       潼川州  井鬼。 眉州   井鬼。       嘉定州  井鬼。 邛州   井鬼。       瀘州   井鬼。 雅州   井鬼。       東川軍民府參。 烏蒙軍民府井鬼。       烏撒軍民府井鬼。 播州宣慰司井鬼。即遵義州 永寧宣撫司井鬼, 天全討招司井鬼,       思曩日安撫司,

黎州安撫司井鬼,       平茶洞安長官司軫
考證.svg
松潘指揮使司觜參,       疊溪千戶所觜參,

四川都司 井鬼。

福建 牛女

福州府  牛女,        泉州府  牛女, 建寧府  女,         延平府  牛女, 汀州府  牛女,        興化府  牛女, 邵武府  牛女,        漳州府  牛女, 福寧州

《廣東 翼》《軫牛女》。

廣州府  牛女,        韶州府  牛女, 南雄府  牛女,        惠州府  女, 潮州府  牛。         肇慶府  牛女, 高州府  牛女,        廉州府  翼「軫」, 雷州府  牛女,        瓊州府  牛女。

《廣西 翼》《軫牛女》。

桂林府  翼軫,        柳州府  「翼軫」, 慶遠府  「翼軫」,        平樂州  「翼軫」, 梧州府  《牛女》,        潯州府  「翼軫」, 南寧府  「翼軫」,        太平府 思明府            思恩軍民府, 鎮安府            田州。

泗城州。            利州。

奉議州。            《向武州》。 《都康州》。            《龍州》。

江州,             上隆州, 果化州,            恩城州, 歸德州,            歸順州, 思陵州,            「上林長官司, 安隆長官司,          程縣。」

五屯千戶所。

雲南 井鬼

雲南府  井鬼。        大理府  井鬼。 臨安府  井鬼。        楚雄府  井鬼。 澂江府  井鬼。        蒙化府、 景東府、            廣南府、 廣西府、            鎮沅府、 永寧府、            順寧府、 曲靖軍民府井鬼。        姚安

鶴慶             武定   《井鬼》 尋甸             嚴江   《井鬼》 元江             永昌。

北勝州,            新化州, 者樂甸長官司,         瀾滄衛 騰衝 俱指揮         車里。

《木邦》             孟養。

緬甸、             八百大甸、 老撾、             大古剌, 麓川             底馬撒,  俱宣慰司。 孟定府、            孟浪府 南甸、             千崖。

隴州 俱宣撫司。        威遠州 灣甸州            鎮康州 大候州            鈕兀

孟璉             《茶山》:

麻里、             芒部  俱長官司。

貴州 :參、井、鬼星、翼、軫。

「貴陽府  參井」,        「貴州宣慰司, 思州府,            思南府, 鎮遠府,            石阡府, 銅仁府  星,         黎平府 翼軫, 普安府  井鬼,        永寧府, 鎮寧府,            安順府 金筑安撫司,          普定衛, 新添衛,            平越衛, 龍里衛,            都勻府 畢節衛,            威清衛, 平壩衛,            安南衛。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