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026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二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二十六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二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二十六卷目錄

 月異部彙考三

  金熙宗天會一則 海陵天德二則 貞元二則 正隆三則 世宗人定七則 章宗明

  昌五則 承安四則 泰和七則 衛紹王大安一則 宣宗貞祐三則 興定五則 哀宗

  正大一則

 元仁宗延祐一則

  明太祖洪武二則 成祖永樂一則 英宗天順一則 穆宗隆慶二則 神宗萬曆三則

  熹宗天啟一則

 月異部藝文一

  救月圖贊         宋蘇軾

  月暈賦          楊萬里

  瑞雲承月賦        明夏言

 月異部藝文二

  月蝕詩          唐盧仝

  又             前人

  月蝕詩效玉川子作      韓愈

  月暈          宋梅堯臣

  次韻陳無逸中秋月蝕風雨不見

              元趙孟頫

  次韻和石永公七月十五夜月蝕詩

               明劉基

  再用前韻          前人

  月蝕            呂坤

 月異部紀事

 月異部雜錄

庶徵典第二十六卷

月異部彙考三编辑

编辑

熙宗天會十三年月蝕编辑

按《金史本紀》不載。 按《天文志》:「天會十三年十一月 乙酉,月蝕。命有司用幣以救,著為令。」

海陵天德三年二月丙辰月蝕编辑

四年十二月丙子,月蝕。

按:以上《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貞元元年十二月庚午月蝕编辑

二年三月辛巳,月蝕。十一月甲子,月蝕。

按:以上《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正隆三年二月辛巳月蝕编辑

五年正月甲午,月蝕。

六年七月乙酉,月蝕。

按:以上《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世宗大定四年十一月丙申月蝕既编辑

十六年三月庚申,月蝕。

十九年正月甲戌,月蝕既。

二十二年十一月辛巳夜,月蝕既。

二十三年五月己卯,月蝕既。

二十六年三月壬辰,月蝕。

二十九年十二月辛丑,月蝕既。

按:以上《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章宗明昌元年六月丁酉月蝕既十二月乙未月蝕二年六月壬辰月蝕编辑

三年四月丁巳,月蝕。

四年正月丙子,月有暈,白虹貫其中。九月戊申,月蝕。 五年十月癸卯,月蝕。

按:以上《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承安元年八月壬戌月蝕编辑

二年二月己未,月蝕既。

三年正月甲寅,月蝕。七月庚戌,月蝕。

五年五月庚午,月蝕。

按:以上《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泰和元年十一月辛酉月蝕编辑

二年五月己未,月蝕。

三年三月癸未,月蝕。

四年九月乙亥,月蝕。

五年三月壬申,月蝕。八月己巳,月蝕。

七年正月辛卯,月蝕。

八年正月丙戌,月蝕。

按:以上《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衛紹王大安元年六月丁丑月蝕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宣宗貞祐二年二月庚戌月蝕八月丁未月蝕编辑

三年八月辛丑,月蝕既。

四年二月己亥,月蝕。七月乙未,月蝕。

興定元年十二月戊午月蝕编辑

二年六月乙卯,月蝕。十一月壬子,月蝕既。

三年五月庚戌,月蝕既。十一月乙巳,月蝕。癸丑,白虹 二夾月,尋復貫之。

四年五月甲辰,月蝕。

六年四月癸亥,月蝕按以上《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哀宗正大七年十月己巳月暈至五更復有大連環貫之絡北斗內有戟氣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编辑

仁宗延祐二年三月丙辰太陰色赤如赭编辑

按《元史本紀》不載。 按《天文志》云云。

编辑

太祖洪武六年奏定月蝕不見免行禮编辑

按「《明會典》,凡日月蝕。洪武六年奏定,若遇雨雪雲翳, 則免行禮。」

二十六年,定「月蝕救護儀。」

按《明會典》,洪武二十六年,定日蝕救護儀。前期結綵 於禮部儀門及正堂,設香案於露臺上。向日設金鼓 於儀門內兩傍,設樂人於露臺下,設各官拜位於露 臺上下,俱向日立。至期,欽天監官報日初蝕,百官具 朝服,典儀唱「班齊」,贊禮唱「鞠躬」,樂作,四拜興,平身,樂 止。跪執事捧鼓詣班首前,班首擊鼓三聲,眾鼓齊鳴, 候欽天監官報復。圓贊禮唱「鞠躬」,樂作,四拜,平身,樂 止。禮畢。月蝕,儀同前,但百官青衣、角帶于中軍都督 府。救護都察院監禮《糾儀》。凡救護日、月蝕,糾儀御 史六員,鴻臚寺,日蝕、月蝕、救護,通贊鳴贊三員,對 贊鳴贊一員。陳設序班四員,執鼓侍班序班四員。齊 官員人等班次等項,序班共二十六員。五軍都督 府,「凡月蝕,文武官俱于本府行救護禮。」

成祖永樂元年正月月當蝕不蝕禮部尚書李至剛請賀弗許编辑

按《續文獻通考》:「永樂元年正月,月當蝕不蝕。時禮部 尚書李至剛請率百官稱賀,上曰:『王者能修德行政, 任賢去邪,然後日月當蝕不蝕,適以陰雨不見,豈果 不蝕耶?勿賀』。」

英宗天順四年月蝕编辑

按《明通紀》,天順四年閏十一月十六日早見月蝕,欽 天監失于推算,不行救護。上召大學士李賢曰:「月蝕 人所共見,欽天監乃失所推算如此。」因言「湯序掌監 事,凡有災異必隱蔽不言,或見天文有變,必曲為解 說。甚則書中所載不祥字語,多自改削而進。惟遇天 文喜事,卻詳書以進。且朝廷正欲知災異,以見上天 垂戒,庶知修省,而序乃隱蔽如此,豈是盡忠之道?」賢 曰:「自古聖帝明王皆畏天變,實同聖意。序若如此,罪 可誅也。」于是下序獄降職。

穆宗隆慶四年七月月蝕二分编辑

按:《續文獻通考》:四年七月十五日夜月蝕二分一十 三秒,照例免行救護。

隆慶六年,月晝見。

按《湖廣通志》:「隆慶六年五月,通山月光晝見,月下有 二星隨之。」

神宗萬曆四年題准月蝕救護遇日出之刻即止不待復圓编辑

按《明會典》云云。

萬曆二十年五月,月蝕。

按《續文獻通考》:萬曆二十年,禮部奏,「曆科題,五月十 六日晚月蝕誤認夜朢,乞行各衙門,于十五夜三更 赴中府救護。」先是,欽天監奏:三月十五日月蝕復圓 在于卯刻,救護宜在寅刻。

萬曆四十八年,月變色。

按《雲南通志》:「萬曆四十八年乙丑夜,月變黃黑色,星 晦無光。」

熹宗天啟四年月暈珥编辑

按《山東通志》:「天啟四年十二月十七日夜,月有三暈, 色黑,暈外四珥白色皆外向。復有黑氣貫月者三。」

月異部藝文一编辑

《救月圖贊》
宋·蘇軾
编辑

癡蟆臠肉,睥睨天目。偉哉黑龍,見此蛇服。蟆死月明, 龍反其族。乘雲升天,雨我百穀。

東坡過余清虛堂,欲揮翰筆,誤落紙如蜿蜒狀,因點成眼目,畫缺月其上,名《救月圖》,并題此贊。偶爾遊戲,遂成奇筆。王鞏題。

《月暈賦》
楊萬里
编辑

楊子與客暮立于南溪之上,玩崩雲于秋疇,聽古樂 于涯水,快哉所忻,意若未巳。偶俗士之足音,予與客 而亟避,退而坐于露草之徑。衣上巳見月矣。寒空瑩 其若澄,佳月澈其如冰,一埃不騰,一氛不生。楊子喜 而告客曰:「吾聞東坡先生之夫人曰:『春月之可人,非 如秋月之凄人也』。吾亦曰:『今之時則夏矣,月尚春也』。」 言未既,微風颯然,輕陰拂然,驚五色之晃蕩,恍白虹 之貫天,使人目亂而欲倒,如觀江波之漩,而身亦與 之回旋。楊子懼而呼客曰:「月華方明,奚驟眩焉?組疋 方潔,奚忽變焉?」客曰:「適有薄雲,莫知所來,非北非南不東不西,起于極無之中,忽乎明月之依輪囷光怪 相薄相盪,而為此也。殆紫皇為之地,而風伯為之媒 歟?」楊子釋然曰:「所為月暈如蜺者,不在斯乎?不在斯 乎?」方詳觀而無厭,乃霍然而無見。蓋月以有雲而隱, 復以無雲而顯也。雲以二風而聚,還以一風而散也。 楊子若有感焉,乃告客曰:「天下之物,孰非月之暈耶? 暈之生也,其可洗耶?暈之消也,其可止耶?而天下之 士,以晉楚之富為無」竭,以趙孟之貴為有柢,其去則 持之而不忍,其來則居之而不恥,其癡黠何如也?客 未對,童子請曰:「人語既寂,子盍歸息?」楊子與客一笑 而作曰:「今夕何夕,見此奇特!」

《瑞雲承月賦》有序
明·夏言
编辑

「欽惟我皇上既事天于南郊,乃奉上帝神御位、皇祖配位于泰神殿。尋以未稱尊崇,乃恭建皇穹宇,聿嚴清閟,皇上尊天之誠意獨至矣。即嘉靖己亥八月二十日子刻,上躬詣南郊奏告。是夕秋空澄霽,瑩無纖雲,月朗霜清,河明斗揭。臣言時陪拜階戺,恭睹皇上對越孔嚴,啟奏虔肅,至誠沖穆,儼若天人之會。禮成」 駕還,時漏下四十刻。上恭拜大道堂畢,餘誠猶肅肅恭默思道日:竢天休時,則仰見月生圓暈,五采旋繞,祥光絢發,澹素雲承之,正應四方淑氣,移時乃散。明日,上降手札示臣言,臣言拜奏稱慶曰:「皇上事天之誠,感應如響,上帝歆和,皇祖昭格,頃刻之際,遂顯光華,以示嘉報。太陰映且,福益宮壼,西白呈祥,光聯東陛,實皇上萬壽康寧,皇太子千秋永慶,祚曆無疆,《泰》道文明之象也。臣敢不稽首颺言,以頌帝德。」 賦曰:

「惟神堯放勳兮,實敬天而首治,惟皇上紹堯兮,迺精 誠之獨至。面稽天若兮祖考悅豫,欽崇南郊兮復古 埽地。祈雪而雪,祈雨而雨,景星夕暉,慶雲朝麗。乃改 崇泰神兮薦名皇宇,見尊無二上兮禮嚴清閟,庶祖 神配享兮光靈永契。爰嘉靖己亥兮八月既朢,大駕 宵征兮虔告上帝。霜清閣道兮袞衣降輿,星朗周廬 兮元圭扣陛。時維穆穆兮駿奔皇皇。矩度恭嚴兮誠 意靡遑,百辟歡呼兮九霄回光。淑氣氤氳兮須臾禮 成。親基定命兮欽肅回輪,拜瞻大道兮畏敬猶存,恭 默思帝兮天心眷歆。」鳳寢之南兮龍樓之角,皎月在 天兮圓暈如束。盤旋五采兮英華絢發。承以嘉雲兮 金方應素。環以珠星兮諸垣隱輔。金「桂婆娑兮繡如 綺霞,銀蜍陸離兮文如翠圃。茲惟上天兮倏忽降神, 報我皇上兮一念精禋,沖穆會道兮瑞發高旻,和敬 上迎兮至祥倏臻,丕顯聖躬兮萬世尊親,光昭治象 兮葆舍帝馨,祥聯東陛兮福益神孫,太平天子兮四 海永貞。九廟歡歆兮百神效靈,千秋百世兮日月凝 精,顯休和命兮永荷天禎。輔臣陳辭兮,歌頌明徵。」

月異部藝文二编辑

《月蝕詩》
唐·盧仝
编辑

「《新天子》即位五年,歲次庚寅,斗柄插子律調黃鐘。森 森萬木夜殭立,寒氣贔屭頑無風。爛銀盤從海底出, 出來照我草屋東。天色紺滑凝不流,冰光交貫寒朣 朧。初疑白蓮花,浮出龍王宮。八月十五夜,比並不可 雙。此時怪事發,有物吞食來。輪如壯士斧,斫壞桂似 雪山風拉摧。百鍊鏡照見膽,平地埋寒灰。火龍珠飛」 出腦,卻入蚌蛤胎摧環破璧眼看盡當天一搭如煤。 「磨蹤滅跡須臾間,便似萬古不可開。不料至神物, 有此大狼狽。」星如撒沙出,爭頭事光大。奴婢炷暗燈, 揜菼如玳瑁。今夜吐燄長如虹,孔隙千道射戶外。玉 川子涕泗下,中庭獨自行。念此日月者,太陽太陰精。 皇天要識物,日月乃化生。走天汲汲勞,四體,與天作 眼行光明。此眼不自保,天公行道何由行。吾見陰陽 家「有說,望日蝕月月光滅,朔月掩日日光缺,兩眼不 相攻。此說吾不容。」又孔子師老子云:「五色令人目盲。 吾恐天似人,好色即喪明。幸且非春時,萬物不嬌榮。 青山破瓦色,綠水冰崢嶸。花枯無女艷,鳥死沈歌聲。 頑冬何所好,偏使一目盲。傳聞古老說,蝕月蝦蟆精。 徑圓千里入汝腹,汝此癡骸阿誰生?可從海窟來,便 解緣青冥。恐是眶睫間,揜塞所化成。黃帝有二目,帝 舜重瞳明。二帝懸四目,四海生光輝。吾不遇二帝,滉 漭不可知。何故瞳子上,坐受蟲豸欺。長嗟白兔搗靈 藥,恰似有意防奸非。藥成滿臼不中度,委任白兔夫 何為。」憶昔堯為天,十日燒九州。金爍水銀流,玉煼丹 砂焦。六合烘為窯,堯心增百憂,帝見堯心憂。勃然發 怒決洪流,立擬沃殺九日妖。天高日走沃不及,但見 萬國赤子𧥄𧥄生魚頭。此時九御導九日,爭持節幡 麾幢旒駕車,六九五十四頭蛟。螭虯掣電九火輈,汝 若蝕開齱齵輪。御轡執索相爬鉤,推蕩轟訇入汝喉。 紅鱗燄鳥燒口快,翎鬣倒側聲醆鄒。撐腸拄肚礧傀 如山丘。「自可飽死更不偷。不獨填饑坑,亦解堯心憂。 恨汝時當食,藏頭擫腦不肯食;不當食,張脣哆觜食 不休。食天之眼養逆命,安得上帝請汝劉。」嗚呼!人養

虎,被虎齧;天媚蟆,被蟆瞎。乃知恩非類,一一自作孽
考證.svg
吾見患眼人,必索良工訣。想天不異人,愛眼固應一。

安得嫦娥氏,來習扁鵲術。手操舂喉戈,去此「睛上物。 其初猶朦朧,既久如抹漆。但恐功業成,便此不吐出。」 玉川子又「涕泗下心禱,再拜額塌砂土中地上蟣虱 臣仝告愬帝天皇。臣心有鐵一寸可刳妖蟆癡腸。上 天不為臣立梯,磴臣血肉身無由飛上天。揚天光,封 詞付與小心風。」「排閶闔入紫宮,密邇玉几前,擘坼 奏上。」「臣仝頑愚胸敢死,橫干天代天謀其長。東方蒼 龍角插戟,尾捭風當心開明堂,統領三百六十,鱗蟲 坐理東方宮。月蝕不救援,安用東方龍?南方火鳥赤 潑血,項長尾短飛跋躠,頭戴井冠高逵枿。月蝕鳥宮 十三度,鳥為居停主人不覺察,貧向何人家行。赤口 毒舌毒蟲頭上喫」,卻月,不啄殺虛眨鬼眼明。鳥 罪不可雪,西方攫虎立踦踦。斧為牙,鑿為齒,偷犧牲, 食封豕。大蟆一臠,固當軟美,見似不見,是何道理?爪 牙根,天不念天,天若准擬錯准擬。北方寒龜被蛇縛, 藏頭入殼如入獄,蛇筋束緊束破殼。寒龜夏鱉一種 味,且當以其肉充臛。死殼沒信處。唯堪支床腳,不堪 鑽灼與天卜。歲星主福德,官爵奉董秦忍使。「婁生, 覆尸無衣巾。天失眼不弔,歲星胡其仁。」熒惑矍鑠翁, 執法大不中。月明無罪過,不糾蝕月蟲。年年十月朝 太微,支盧謫罰何災凶。「土星與土性相背,反養福德 生禍害。到人頭上死破敗,今夜月蝕安可會。」太白真 將軍,怒激鋒鋩生。恆州陣斬酈定進,項骨脆甚春蔓 菁。天唯兩眼失一眼,將軍何處行天兵。辰星任「廷尉, 天律自主持。人命在盆底,固應樂見天盲時。天若不 肯信,試喚皋陶鬼一問。」一如「今日三台文昌宮,作上 天紀綱。環天二十八宿,磊磊尚書郎。整頓排班行,劍 握他人將。一四太陽側,一四天市傍。操斧代大匠,兩 手不怕傷。」「弧矢引滿反射人,天狼呀喙明煌煌。癡牛 與騃女,不肯勤農桑。徒勞含淫」思,旦夕遙相望。蚩尤 簸旗弄旬朔,始搥天鼓鳴璫琅。枉矢能蛇行,眊目森 森張。天狗下舐地,血流何滂滂。譎險萬萬黨,架搆何 可當。眛目舋成就,害我光明王。請留「北斗一星相北 極,指揮萬國懸中央。此外盡掃除,堆積如山岡,贖我 父母光。」當時常星沒,殞雨如迸漿。似天會事發,叱喝 誅奸強。何故中「道廢,自遺今日殃。善善又惡惡,郭公 所以亡。願天神聖心,無信他人忠。」《玉川子》詞訖,「風色 緊格格。近月黑暗邊,有似動劎戟。須臾癡蟆精,兩吻 自決坼。初露半箇璧,漸吐滿輪魄。眾星盡原赦,一蟆 獨誅磔。腹肚忽脫落,依舊挂穹碧。光彩未蘇來,慘澹 一片白。奈何萬里光,受此吞吐厄。再得見天眼,感荷 天地力。」或問玉川子:「孔子修《春秋》,二百四十年,月蝕 盡不收。今子咄咄詞,頗合孔意不?」玉川子笑答,或請 聽逗留。孔子父母,魯,諱魯不諱,《周書》《外書》大惡,故月 蝕不見收。予命唐天,口食唐土,唐禮過三,唐樂過五, 小猶不說,大不可數。災沴無有小大瘉安得引衰周, 研覈其可否。日分晝,月分夜,辨寒暑。一主刑,二主德。 政乃舉,孰為人?面上一目偏可去。願天完,兩目照下 萬方土。萬古更不瞽。萬萬古。更不瞽,照萬古。

《月蝕詩》
前人
编辑

東海出明月,清明照毫髮。朱弦初罷彈,金兔正奇絕。 「三五與二八,此時光滿時。頗奈蝦蟆兒,吞我芳桂枝。 我愛明鏡潔,爾乃痕翳之。爾且無六翮,焉得升天涯。 方寸有白刃,無由揚清輝。如何萬里光,遭爾小物欺。」 卻吐天漢中,良久素魄微。日月尚如此,人情良可知。

《月蝕詩效玉川子作》
韓愈
编辑

元和庚寅斗插子,月十四日三更中。森森萬木夜僵 立,寒氣屓奰。屓奰或作屓贔盧詩作贔屓「頑無風月,形如白盤完 完上天東。忽然有物來噉之,不知是何蟲。如何至神 物,遭此狼狽凶。星如撒沙出,攢集爭強雄。油燈不照 席,是夕吐燄如長虹。」玉川子,涕泗下中庭。《獨行》「念此 日月者,為天之眼睛。此猶不自保,吾道何由行。嘗聞 古老言,疑是蝦蟆精。徑圓千里納女腹,何處養女百 醜形。杷沙腳手鈍,誰使女解」緣。青冥黃帝有四目,帝王 世紀謂黃帝用力牧常先等分掌四方各如己視故號黃帝四目舊注以黃帝為堯非也「帝舜重 其明。今天祇兩目,何故許蝕使偏盲?堯呼大水浸十 日,不惜萬國赤子魚頭生。女於此時若食日,雖食八 九無嚵名。赤龍黑鳥燒口熱,翎鬣倒側相搪撐。婪酣 大肚遭一飽,飢腸徹死無由鳴。後時食月罪當死,天 羅磕帀何處逃?女形?」玉川子立於庭而言曰:「地行賤 臣仝,再拜敢告上天公。臣有一寸刃,可刳凶」蟆腸。無 梯可上天,天階無由有臣蹤。寄牋東南風,天門西北 祈風通。丁寧附耳莫漏洩,薄命正值飛廉慵。東方青 色龍,牙角何呀呀。從官百餘座,嚼啜煩。官家月蝕汝 不知,安用為龍窟。天河赤鳥司南方,尾禿翅觰沙。觰陟 加切角主張也月蝕於汝頭,汝口開呀呀。呀呀或作齖齖齒不正也音牙與開 口義不合此亦避重韻而誤改者也當從呀音呼加切「蝦蟆掠汝兩吻過,忍學 省事不以汝。」觜啄蝦蟆,於菟蹲於西,《旗旄衛》毿。「既 從白帝祠,又食於䄍禮有加。忍令月被惡物食,枉於 汝口插齒牙。烏龜怯姦怕寒,縮頸以殼自遮。終令夸蛾抉女出卜師,燒錐鑽灼滿板如星羅。此外內外官, 瑣細不足科。臣請悉掃除,慎勿許語令啾譁。併光全 耀歸我月,盲眼鏡淨無纖瑕。弊蛙拘送主府官,帝箸 下腹嘗其皤。依前使兔操杵臼,玉階桂樹閒婆娑。」姮 娥。還宮室,太陽有室家,天雖高,耳屬地。感臣赤心,使 臣知義。雖無明言,潛喻厥指。有氣有形,皆我赤子。雖 忿大傷,忍殺孩稚。還女月明,安行於次。盡釋眾罪,以 蛙磔死。

盧、韓二詩,必有所為而作,但未有以見其所指為何人何事耳。《新史》以為譏元和「逆黨」 ,然稽之歲月不合,未必然也。

《月暈》
宋·梅堯臣
编辑

月暈已知風,燈花先作喜。明日挂帆歸,春湖能幾里。

《次韻陳無逸中秋月蝕風雨不見》
编辑

元趙孟頫

《谿月》當圓夜,看雲起暮愁。曾陰連積水,伏雨暗清秋。 白璧難容玷,明珠不可求。每因觀節物,轉覺此生浮。

《次韻和石永公七月十五夜月蝕詩》
编辑

明劉基

招搖指坤月朢日,大月如盤海中出。不知妖怪從何 來,惝恍初驚天眼眣。兒童走報開戶看,城角咿嗚聲 未卒。蟾迯兔遁漠無蹤,璧隕珠沈一何疾。丈夫愕視 隘街巷,婦女喧呼動圭篳。輝輝稍辨河漢沫,耿耿漸 明荒冢漆。百官袍笏群吏趨,伐鼓撞鉦仍設韠。赤水 難令罔象求,澠池莫效相如叱。升簷變閣到空曠,壒 掩氛侵殊靡畢。廣寒桂樹劫火燼,借問嫦娥有何術。 今年下土困炎沴,草木焦枯野蕭瑟。漭號暍死龍甲 焮,赤熛當衢掛萍實。光芒照灼元武爛,誰復瑣瑣憐 蚌鷸。今夜慝作最差異,天道幽微孰能詰。太陰配日 宰臣象,無乃常形多縱軼。近來營壘遍宇內,羽林慘 澹空鈇鑕。荒郊廢市何所見,夔罔蛟蛇兼蚤蝨。此皆 在地不在天,未若蝦蟆狡而獝。黃文結璘上訴帝,賜 以小戎驂牡騭。剖蟆洗魄還月光,再起咎繇明典秩。 返蟾歸兔復纖阿,萬古游塵避清蹕。

《再用前韻》
前人
编辑

虞淵谽谺納歸日,金樞吐月相承出。初離積水看若 飛,稍映微雲盻猶眣。是時蓐收肇視政,莎雞振羽鳴 蜩卒。姮娥靚粧覲玉帝,坎坷中途嬰禍疾。旅人苦熱 愛清涼,快睹光輝滿蓬蓽。願開寶鑑照覆盆,豈擬瘴 塵昏點漆。隋珠慚固重革櫃,和璧嗟蒙絳繒韠。吳罡 樹折不自謀,纖阿馬弱無人叱。三足蟾驚入坎窪,八 竅兔走陷羅畢。圍灰破暈謾傳方,屑玉補凹空著術。 雷公駭懼罷靈鼓,湘女幽憂舍鳴瑟。故老謂是蝦蟆 精,潛伏姦妖營口實。羲和尸位罔聞知,可以人而不 如鷸。往歲威弧弛其彀,蛇豕陸梁誰復詰。高牙大纛 擁藩垣,腸斷吞聲受陵軼。江淮洶湧湖浙沸,骸骨成 山連鬼鑕。萬姓喁喁釜裏魚,百官蠢蠢褌中蝨。黃茅 白葦棄賢良,赤紱元裳寵獰獝。昊穹示變盍警畏,惟 德動天天自騭。況今旱魃又為厲,東作西成不平秩。 安得緘辭伏閶闔,聖主如聞應駐蹕。

《月蝕》
呂坤
编辑

蝕弦豈不易,朢日減清輝。始知滿招損,天且弗能違。

月異部紀事编辑

《漢書韓延壽傳》:「延壽代蕭望之為左馮翊。望之遣御 史案東郡,具得延壽在東郡時取官銅物,候月蝕鑄 作刀劍鉤鐔,放效尚方事。於是望之劾奏延壽上僭 不道,延壽竟坐棄市。」

《晉書戴洋傳》:祖約表洋為下邑長。咸和初,月暈左角, 有赤白珥。約問洋,洋曰:「角為天門,開布陽道,官門當 有大戰。」俄而蘇峻遣使招約俱反,洋謂約曰:「蘇峻必 敗,然其初起兵鋒不可當,可外和內嚴,以待其變。」約 不從,遂與峻反。

《神仙傳》:尹思者,字小龍,安定人也。晉元康五年正月 十五夜坐屋中,遣兒視月中有異物否,兒曰:「今年當 大水,一人被蓑帶鋤,思自視之曰:『將有亂卒至』。」兒曰: 「何以知之?」曰:「月中人乃帶甲仗矛,當大亂,三十年復 當小清耳。」後果如其言。

《開元天寶遺事》:「長安城中每月蝕時,即士女取鑑向 月擊之,滿郭如是。」蓋云救月蝕也。

《唐書后妃列傳》:肅宗廢后庶人張氏,乾元二年,群臣 上帝尊號,后亦諷群臣尊己號「翊聖。帝問李揆,揆爭 不可。會月蝕,帝以咎在後宮,乃止。」

《李栖筠傳》:栖筠素方梃,無所屈。於是華原尉侯莫陳 怤以優補長安尉,當參臺,栖筠物色其勞,怤色動不 能對,乃自言為徐浩、杜濟、薛邕所引,非真優也。始,浩 罷嶺南節度使,以瓌貨數十萬餉元載,而濟方為京 兆,邕吏部侍郎。三人者皆載所厚,栖筠并劾之,帝未 決。會月蝕,帝問其故,栖筠曰:「月蝕修刑,今罔上行私

者,未得天若以儆陛下邪!」繇是怤等皆坐貶
考證.svg
馬令《南唐書先主書》:昇元三年夏四月上辛,始郊祀

于圓丘,大赦境內。是夜,月當以子初沒,而升壇之際, 皎然如晝,眾咸異之。

《五代史康懷英傳》:晉王李克用卒,莊宗召周德威還 太原。太祖聞晉有喪,德威去,亦歸洛陽,而諸將亦少 弛。莊宗謂德威曰:「晉之所以能敵梁,而彼所憚者,先 王也。今聞吾王之喪,謂我新立,未能出兵,其意必怠。 宜出其不意以擊之,非徒解圍,亦足以定霸也。」乃與 德威等疾馳六日,至北黃碾。會天大昏霧,伏兵三垂 岡,直趨夾城,攻破之。懷英大敗,亡大將三百人。懷英 以百騎遁歸,詣闕請死。太祖曰:「去歲興兵,太陰虧蝕, 占者以為不利。吾獨違之而致敗,非爾過也。」釋之。 《王景仁傳》:開平四年,以景仁為北面招討使,將韓勍、 李思安等兵伐趙。行至魏州,司天監言太陰虧,不利 行師。太祖亟召景仁等還,已而復遣之。景仁已去,太 祖思術者言,馳使者止景仁于魏以待。景仁已過邢、 洺,使者及之,景仁不奉詔,進營于柏鄉。乾化元年正 月庚寅,日有蝕之,崇政使敬翔白太祖曰:「兵可憂矣。」 太祖為之旰食。是日,景仁及晉人戰,大敗于柏鄉。景 仁歸訴于太祖,太祖曰:「吾亦知之,蓋韓勍、李思安輕 汝為客而不從節度爾。」乃罷景仁就第。

《鄰幾雜志》:《己亥曆》曰:十一月大盡,契丹曆此月小。十 二月十四日夜纔昏月蝕。戎使言:「竊謂已朢。」時修《唐 書》問劉希叟,云:「見用《楚衍曆》差一日,《宣明曆》十一月 當小盡。」

《捫蝨新話》:世傳蔡相當國日,有二人求堂除,適有美 闕,二人競欲得之,且皆有薦拔也。蔡莫適所與,即謂 曰:「能誦盧仝《月蝕詩》乎?」內一耆年者,應聲朗念,如注 瓶水,音吐鴻暢,一坐盡傾。蔡喜,遂與美除。

《近異錄》:宋慶元二年十月二十夜三更後,月初出。時 臨安、嘉興兩邦人未寢者,皆見其團圓如朢夕。太史 奏「是為上瑞,其地當十歲大稔,其冬不雪,明春無雨, 民極以為憂。下詔惻怛懇祈中夏雨足,繼此必有望 也。」

趙清獻賜第,在京師府司巷,以暑月不寐,啟戶納涼, 見月滿中庭如晝,方歎曰:「大好月色。」俄庭下漸暗,月 痕稍稍縮小,斯須光滅,仰視星斗燦然,而是夕乃晦 日,竟不曉為何物光也。

《元史耶律楚材傳》,西域曆人奏,「五月朢夜月當蝕。」楚 材曰「否。」卒不蝕。明年十月,楚材言月當蝕,西域人曰 不蝕。至期果蝕八分。

月異部雜錄编辑

《周禮·秋官》:庭氏「掌射國中之夭鳥。若不見其鳥獸,則 以救日之弓與救月之矢射之。」

《淮南子說林訓》:「月照天下,蝕於詹諸。」

《草木狀》:「杜荊指,病自愈。節不相當者,月暈時刻之與 病人身齊等,置床下,雖危困亦愈。」

《荊州占》:「凡月蝕,后自提鼓階前,把槌擊鼓者三,中良 人、諸御者宮人皆擊杵救之。月已蝕后,乃入齊,服縞 素,三日不從樂,以應其祥。此先王之所以免天地之 誅,而解四境之患也。」

《酉陽雜俎》:「虎交而月暈。」

《續博物志》:「凡日月蝕而私之,生子則多疾。」

《物類相感志》:「日月蝕時飲,損牙。」

《仇池筆記》:玉川子《月蝕詩》,以蝕月者,月中蝦蟆也。梅 聖俞作《日蝕詩》,以蝕日者,三足烏也。此因俚說以寓 意。《戰國策》:「日月凋暉於外,其賊在內。」則俚說亦舊矣。 《野航史話》:今當事者堅言西域曆法精愚,未敢盡信 也。觀元時西域曆人有奏五月朢月當蝕者,楚材曰 否,卒不能蝕。明年十月,楚材言月當蝕,西域人言不 蝕,「卒蝕八分」,可以驗矣。

《金臺紀聞》:「嘗聞西域人算日月蝕者,謂日月與地同 大,若地體正掩日輪上,則月為之蝕。傳注家謂月蝕 為暗虛所射者,余未敢信以為然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