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025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二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二十五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二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二十五卷目錄

 月異部彙考一

  書經洪範

  詩經小雅漸漸之石

  禮記昏義

  易緯京房飛候

  春秋緯斗變

  呂子明理篇

  史記天官書

  漢書天文志

  晉書天文志

  隋書天文志 禮志

  宋史天文志

  婁元禮田家五行論月

  觀象玩占總敘 月雜變 月蝕占 飛流彗孛犯月占

  天元玉曆太陰体咎篇 月旁異氣篇 月旁雜氣篇 月暈諸氣篇 月蝕變異

  篇

 月異部彙考二

  周考王一則

  漢景帝二則 成帝建始一則 河平一則 哀帝元壽一則

  後漢光武帝建武三則 中元一則 順帝陽嘉一則 桓帝永壽一則 延熹一則

  靈帝一則 獻帝興平一則 後主建興一則

  晉懷帝永嘉一則 穆帝升平一則 安帝隆安一則 義熙二則

  宋孝武大明一則

  南齊高祖建元一則 武帝永明七則 永泰一則 永元一則

  梁武帝天監一則 普通一則 太清一則 簡文帝大寶一則

  北魏太祖天興一則 太延一則 太平真君一則 高宗太安一則 顯祖皇興一則

  高祖延興一則 太和十四則 世宗景明一則 正始一則 永平二則 延昌二則

  肅宗熙半二則 神龜一則 正光二則 孝昌一則 莊帝永安二則 前廢帝普泰一則

  後廢帝中興二則 出帝太昌一則 永熙一則 孝靜帝天平一則 元象一則 興和

  一則 武定一則

  北齊後主武平一則

  隋高祖仁壽一則

  唐太宗貞觀一則 高宗儀鳳一則 中宗嗣聖一則 元宗天寶一則 肅宗一則 代

  宗大曆一則 憲宗元和一則 文宗開成二則 武宗會昌一則 昭宗景福一則 天復

  一則 天佑一則

  後梁太祖開平一則 乾化一則

  後唐明宗天成一則

  後晉高祖天福一則 出帝開運一則

  後漢高祖天福一則

  遼穆宗應曆一則

  宋太祖開寶五則 太宗太平興國三則 雍熙三則 端拱一則 淳化四則 全道二

  則 真宗咸平六則 景德四則 大中祥符七則 天禧一則 仁宗天聖二則 慶曆三

  則 皇祐三則 至和一則 嘉祐七則 英宗治平二則 神宗熙寧八則 元豐八則

  哲宗元祐七則 紹聖二則 元符三則 徽宗崇寧四則 大觀二則 政和五則 重和

  一則 宣和三則 高宗建炎二則 紹興十七則 孝宗隆興一則 乾道六則 淳熙十

  二則 光宗紹熙四則 寧宗慶元四則 嘉泰一則 開禧一則 嘉定十四則 理宗寶

  慶二則 紹定五則 端平二則 嘉熙三則 淳祐八則 寶祐五則 開慶一則 景定

  三則 度宗咸淳五則

庶徵典第二十五卷

月異部彙考一编辑

《書經》
编辑

《洪範》
编辑

「庶民惟星,星有好風,星有好雨。」日月之行,則有冬有 夏;月之從星,則以風雨。

好風者箕星,好雨者畢星。月行東北入于箕,則多風;月行西南入于畢則多雨。

《詩經》
编辑

《小雅漸漸之石》
编辑

月離于畢,俾滂沱矣。

朱注《離》,月所宿也。月離畢,將,雨之驗也。大全朱子曰:「畢是漉魚底網,漉魚則其汁水淋漓而下若雨然。畢星名義蓋取此。今畢星上有一柄,下開兩叉,形亦類畢,故月宿之則雨。」新安胡氏曰:「畢星好雨,月水之精,離畢而雨,星象相感如此。」

《禮記》
编辑

《昏義》
编辑

「婦順」不修陰事,不得適見于天,月為之蝕。月蝕,則后 素服而修六宮之職,蕩天下之陰事。

《易緯》
编辑

《京房飛候》
编辑

正月有偃月,必有嘉王。

《春秋緯》
编辑

《斗變》
编辑

月之將蝕,則斗第二星變色微赤,不明而蝕。

==
《呂子》
==
考證.svg

《明理篇》
编辑

其月有薄蝕,有暈珥,有偏盲,有四月並出,有二月並 見,有小月承大月,有大月承小月,有月蝕星,有出而 無光。

《史記》
编辑

《天官書》
编辑

月行中道,安寧和平。陰間,多水、陰事。外北三尺陰星。 北三尺,太陰,大水兵。陽間,驕恣。陽星,多暴獄。太陽,大 旱喪也。

《索隱》曰:中道,房室星之中間也。房有四星,若人之房三間有四表然,故曰「房。南為陽間,北為陰間」,則中道,房星之中間也。故房是日月五星之常行道,然黃道亦經房心,若月行得中道,故陰陽和平。若行陰間,多陰事。陽間則人主驕恣,若歷陰星,陽星之南迫太陰。太陽之道,則有大水若兵,及大旱若喪也。太陽亦在陽間之南各三尺也。

角、天門十月為四月,十一月為五月,十二月為六月, 水發近三尺,遠五尺。

《索隱》曰:「謂月行入角與天門,若十月犯之,當為來年四月成災」 ,十一月則主五月也。

犯四輔,輔臣誅。

《索隱》曰:案:謂月犯房星也。四輔,房四星也。房以輔心,故曰「四輔」 也。

行南北河,以陰陽言,「旱、水,兵、喪。」月蝕歲星,其宿地饑, 若亡,熒惑也,亂,填星也,下犯上,太白也。彊,國以戰敗, 辰星也,女亂。蝕大角,主命者惡之。心則為內賊亂也。 列星,其宿地憂。

《正義》曰:孟康云:「凡星入月中,見月中,為星蝕月。月掩星,星滅,為月蝕星。」

月蝕始日,五月者六,六月者五,五月復六,六月者一。 而五月者凡五百一十三月而復始。

索隱曰:「始日」 ,謂蝕始起之日也。依此文計,唯有一百二十一月,與元數甚為懸校,既無《太初曆》術,不可得而推定。今以《漢志》統曆法計,則五月者七,六月者一,又五月者一,六月者五,五月者一,凡一百三十五月而復始耳。或術家各異,或傳寫錯謬,故此不同,無以明知也。

《漢書》
编辑

《天文志》
编辑

「日有中道,月有九行。」中道者,黃道,一曰光道。光道北 至東井,去北極近;南至牽牛,去北極遠;東至角,西至 婁,去極中。夏至至於東井北,近極,故晷短,立八尺之 表,而晷景長尺五寸八分;冬至至於牽牛,遠極,故晷 長,立八尺之表,而晷景長丈三尺一寸四分。春秋分 日至婁角,去極中,而晷中立八尺之表,而晷景長七 尺三寸六分,此日去極遠近之差,晷景長短之制也。 去極遠近難知,要以晷景。晷景者,所以知日之南北 也。日,陽也。陽用事則日進而北,晝進而長。陽勝,故為 溫暑。陰用事則日退而南,晝退而短,陰勝,故為涼寒 也。故日進為暑,退為寒。若日之南北失節,晷過而長 為常寒,退而短為常燠,此寒燠之表也。故曰:為寒暑。 一曰晷長為潦,短為旱,奢為扶。扶者邪,臣進而正臣 疏,君子不足,奸人有餘。月有九行者,黑道二,出黃道 北;赤道二,出黃道南;白道二,出黃道西;青道二,出黃 道東。立春、春分,月,東從青道;立秋、秋分,西從白道;立 冬、冬至,北從黑道;立夏、夏至,南從赤道。然用之一決 房中道,青赤出陽道;白黑出陰道。若月失節度而妄 行,出陽道則旱風,出陰道則陰雨。凡君行急則日行 疾,君行緩則日行遲。日行不可指而知也,故以二至 二分之星為候。日東行,星西轉,冬至昏奎八度中,夏 至氐十三度中;春分柳一度中,秋分牽牛三度七分 中,此其正行也。日行疾則星西轉疾,事勢然也。故過 中則疾,君行急之感也;不及中則遲,君行緩之象也。 至月行則以晦朔決之,日冬則南,夏則北,冬至於牽 牛,夏至於東井,日之所行為中道,月五星皆隨之也。 箕星為風,東北之星也。東北,地事天位也。故《易》曰:「東 北喪朋。」及巽在東南為風。風,陽中之陰,大臣之象也。 其星軫也,月去中道,移而東北入箕,若東南入軫,則 多風。西方為雨。雨,少陰之位也。月失中道,移而西入 畢,則多雨。故《詩》云:「月離于畢,俾滂沱矣。」言多雨也。《星 傳》曰:「月入畢,則將相有以家犯罪者。」言陰盛也。《書》曰: 「星有好風,星有好雨。」月之從星,則以風雨,言失中道 而東西也。故《星傳》曰:「月南入牽牛南,戒民間疾疫。月 北入太微,出坐北,若犯坐」,則下人謀上。一曰,月為風 雨,日為寒溫。冬至日南極,晷長,南不極則溫為害;夏 至日北極,晷短,北不極則寒為害。故《書》曰:「日月之行, 則有冬有夏也。」政治變於下,日月運於上矣。月出房 北,為雨為陰,為亂為兵;出房南,為旱為夭喪。水旱至 衝而應,及五星之變,必然之效也。

《晉書》
编辑

===
《天文志》
===月為太陰之精,以之配日,女主之象,以之比德,刑罰

之義,列之朝廷,諸侯大臣之類。故君明則月行依度, 臣執權則月行失道,大臣用事,兵刑失理則月行乍 南乍北,女主外戚擅權,則或進或退。月變色,將有殃。 月晝明,姦邪並作,君臣爭明,女主失行,陰國兵強,中 國饑,天下謀僭。數月重見,國以亂亡。

《隋書》
编辑

《天文志》
编辑

月者陰之精也,其形圓,其質清,日光照之則見其明, 日光所不照則謂之魄。故月朢之日,日月相望,人居 其間,盡睹其明,故形圓也。二弦之日,日照其側,人觀 其傍,故半明,牛魄也。晦朔之日,日照其表,人在其裡, 故不見也。其行有遲疾,其極遲則日行十二度強,極 疾則日行十四度半。極遲則漸疾,疾極漸遲,二十七 日半強,而遲疾一終矣。又月行之道,斜帶黃道,十三 日有奇,在黃道表;又十三日有奇,在黃道裡;極遠去 黃道六度,二十七日有奇,陰陽一終。張衡云:「對日之 衝,其大如日,日光不照,謂之闇虛。闇虛逢月則月蝕, 值星則星亡。」今曆家月朢行黃道,則值闇虛矣。值闇 虛有表裡深淺,故蝕有南北多少。以下與晉志同不重錄

《禮志》
编辑

太陰虧,皇后素服。

《宋史》
编辑

《天文志》
编辑

月為太陰之精,女主之象,一月一周天。君明,則依度; 臣專,則失道。或大臣用事,兵刑失理,則乍南乍北,或 女主外戚專權,則或進或退。月變色,為殃;青,饑;赤,兵 旱;黃,喜;黑,水。晝明,則姦邪作。

晦而明見西方曰朏;朔而明見東方曰「仄。」朏匿則政 緩;仄匿則政急。六日而弦,臣專政;七日而弦,主勝客; 八日而弦,天下安;十日不弦,將死戰不勝。兩月並見, 兵起,國亂,水溢。星入月中,亡國破將。白暈貫之,下有 廢主。白虹貫之,為大兵起。生齒,則下有叛臣;生足,則 后族專政。

「月蝕從上始,則君失道;從旁始,為相失道;令從下始」, 為將失法。

彗星入,或犯之,兵期十二年,大饑;貫月,臣叛主。流星 犯之,有兵;入無光,有亡國;在月上下,國將亂。月犯列 星,其國受兵。星蝕月,國相死。星見月中,主憂。

凡月之行歷二十有九日五十三分而與日相會,是謂合朔。當朔日之交,月行黃道,而日為月所揜則日蝕,是為陰勝陽,其變重,自古聖人畏之。若日月同度于朔,月行不入黃道,則雖會而不蝕。月之行在朢,與日對衝,月入于闇虛之內,則月為之蝕,是謂陽勝陰,其變輕。昔朱熹謂:「月蝕終亦為災,陰若退避,則不至」 相敵而蝕,所謂「闇虛。」 蓋日火外明,其對必有闇氣,大小與日體同。此日月交會薄蝕之大略也。「日蝕修德,月蝕修刑」 ,自昔人主遇災而懼,側身修行者此也。

《婁元禮田家五行》
编辑

《論月》
编辑

月暈主風,何方有闕,即此方風來。諺云:「月如挂弓,少 雨多風。月如偃瓦,不求自下。」月偃偃,水漾漾,月子側, 水無滴,新月落北,主米貴。諺云:「月照後壁,人食狗食。」

《觀象玩占》
编辑

《總敘》
编辑

「月者,太陰之精,積而成象,魄質含影,稟日之光以照 夜。以之配日,女主之象。比之君德,刑罰之義,列之朝 廷,諸侯大臣之數。」故近日則光斂,猶臣近君卑而屈 也;遠日則光滿,為其守道循法,蒙君榮華,而體勢伸 也;當日則蝕,猶臣僭君道,而禍至復殄滅也。盈極必 缺,示其不可久也。行有弦朢、晦朔、遲疾、陰陽、政刑之 等威也。日一日行一度,月一日行十三度十九分度 之七,一千三百四十分度之四百九十四,此平行之 大率也。人君有道,人臣奉法,則月行依度,臣執權,則 行失道;大臣用事,兵刑失理,則月行乍南乍北。女主 外戚擅權,則月行或進或退。此其大略也。若夫推求 晦朔弦朢等,皆注於曆法,此不勝載,獨取其占焉。

《月雜變》
编辑

月變色,其國有殃。青,為憂,為饑;赤,為爭,為兵;白,為喪, 為旱;黑,為水,為疫,為死喪;黃潤而明,則有喜;黃燥,為 風為旱。又曰:「月變將有殃。」

月始生而色青,其分有疾,五穀貴;赤色,其分君憂;色 黃,其分有立王;色白,其分亡地;色黑,其分有水。 月滿而色赤,為兵,為旱。月色如赭,大將死野。

月二十八日,色黃,客受殃。

兩軍相當,月生而色黃,主人受其殃。《河圖帝覽嬉》曰: 「月入而色黃,主人受殃;月出而色赤黃,客受殃;三日 不復生,主不勝。」

「月無光,臣作亂,其下國有死王;一曰君令不行,民饑, 國憂。」《乙巳占》曰:「人君宰相行令,不順四時,刑罰不中黜賢蔽能,則月無光,不救其行,五穀不成,六畜不生, 上下不從,盜賊並起;或日月無光,戰不勝。」京房曰:「月 無光,臣下作亂,政令不行,民饑亡;正月無光,兵起,人 多死;二月無光,有災異事;三月無光,火災、旱;六月無」 光,六畜貴;七月無光,蟲災、歲凶;八月無光,兵起;九月 無光,布帛貴;十月無光,六畜貴;十一月無光,魚鹽大 貴;十二月無光,五穀大貴。若九月至十二月,皆不光 明,穀大貴。

月生而無光,其下多死亡。

月暈而無光,是為「大盪」,其下有兵喪。

凡攻城,月小而無光,其城降;月大而無光,其城不降。 月光如張炬,其下國立王。

《乙巳占》曰:「月晝明,臣將與君爭能。人君宜黜強臣,去 奸佞,親忠直,絕女謁,則禍不至矣。」

月生三角,其中縵縵如絲布狀,其野虛,兵盡出,在外 主人不勝。

月出非其所行之路,皆女主失行,姦通內外,或陰謀, 小國兵強,中國民饑,下欲僭權。

天有三門,房星其準也。中央曰「天街」,南二星曰陽環, 南星之下曰太陽道,北二星曰陰環,北星之上曰太 陰道。由天街則天下和平,行太陽道則為旱,行太陰 道則為水。

月出地上,庶人出為天下王。

月生正偃,天下有兵。兵合無兵,人主凶。一曰:「無兵,則 兵出。」一曰「初生而偃,有水。」

月始生,正仰天下有兵,兵合,無兵人主凶。

月始生而南向,糴貴;其月有戰,則南方勝。一曰:「月生 南向,陰國亡地。」又曰:「南國有兵。始生而上大者,上旬 糴賤;下大者,下旬糴賤;初生小而形廣大者,水災。初 生而已半,女主強。」又曰:「陰國利。初生而見東方,天下 兵起。初生而見南方,米貴;在其月初生而盛明,女主 持政。」

凡月生三日而見,三日不見,至七日始見,天下兵起; 十五日始見,國滅。

凡大月八日昏中,小月七日昏中,過度有兵,不及度 有喪。月三日、四日而昏中,天下有急,兵臣專恣。五日 而昏中,兵起在外。戰六日,將死,女主擅權,天下亂,宗 廟易。十二、十三日而昏中,下謀上,事成。

月生八日而上弦,天下大安。生八日而不弦,攻人城 者不勝。十日而不弦,戰不勝,將死。六日而弦,大臣專 政,不用主命。九日而弦以戰,主人勝,客不勝。月未當 弦而弦,兵大起。未當下弦而弦,臣下多奸。當弦而不 弦,國有大兵。

「月十五日而正朢,天下安寧;十四日而朢主,更令期 一年;十六日而朢,國不昌。」《河圖帝覽嬉》曰:「月未當朢 而朢,是謂促兵,宜攻他人。月當朢而不朢,攻人地者 有殃,所宿國亡地。」《乙巳占》云:「月末當朢而朢,為急兵, 大戰,兵破將死,大臣執政逼君,女主擅權,天下亂,宗 廟易。一曰:月朢而不滿,有兵;一曰:其分失地。」

月當盈而不盈,君侵臣,大旱之兆。未當盈而盈,臣欺 君,有兵。月生三日至七日而盈,兵大起;八日以後盈, 天下亂。十一日至十四日盈,其分君亡。

《月上弦,後盈》,明君無威德,君臣執政,民背其君,尊其 臣。

「月未當缺而缺,大臣滅女,主黜諸侯,《世家》絕。」「月當虧 而不虧,陰盛臣強君奪勢。月下弦而不弦,奸臣專國 政。」

月當晦而不盡所宿,國亡地。

月當出而不出,有陰謀,有死王,天下亂。月未當生而 生,臣下專恣。

月始生中,天,上謀下事不成。

月前朢而西缺,後朢東缺,名曰「反月。」臣不奉法,侵奪 主勢,天下有涌水,兵起。

月入八日北向陰,國亡地;不盡八日北向陽,國失地。 月大而體小者,旱。

月晦而見西方,謂之脁;朔而猶見于東方,謂之朒,又 謂之「仄匿。脁則侯王其舒,言政緩則陽行遲,陰行疾 也;仄匿則侯王其肅,言政急則陽行疾,陰行遲也。舒 者,臣強而專政;肅者,臣懼而太甚。」《荊州占》曰:「行疾,有 急事;行不及,多留事。月太盈,君惡之;太縮,臣惡之。 月再中,帝王窮;月出復沒,天下亂。」

「月毀為三四,天下分亂。」一曰「將相伐主。」「月毀為二,將 相有謀。月分為兩,無道之君失天下。」

「月墜于天,國有憂,大臣亡。」一曰「有道之臣亡。」

「兩月並出,相重,急兵至;一曰兩月並見,其下兵起,國 亂,地陷水湧,有亡國;一曰大臣爭權;亦曰後宮寵妾 亂政;一曰天下有兩主立,若相去二寸,臣滅其主。」《乙 己占》曰:「兩月並出,天下治兵,異姓大臣爭勢為害,王 者宜選賢授之。」又曰:「日月重出,皆為暴兵殘害,天下 將有亡,天下之象也。數月並出,國以亂亡。三、四、五、六」 月並見,天下爭立為帝。一曰諸侯大臣爭起,如月之數。《乙巳占》曰:「三月並見,其分有立,諸侯女主有競。月 在東方,有小月承大月,小國毀,大國伐之,為主凶;在 西方,小月承大月,大國勝;大月承小月,小國勝。 月兩弦中間,光盛而眾多,或二或三、四、五、六,以至十 月,天子政在諸侯,天下分裂。」

《月𩰚》,其下有流血。凡兩月三月皆有物如月,非真月 也。

「月中有非常氣色」,皆為妃后,有陰謀事。月中有如人 行者,兩主爭,客勝。

月始生,有黑雲貫月,名曰「繳雲。」或一二,或三四,不出 三日,有暴雨。

月朢而月中蟾兔不見者,所宿國大水,城陷,民流,亦 為女主宮中不安。

月生彗,其國昏亂。

月生芒,后族擅權,天子有憂。一曰:「月垂芒,其國亂。」月 上有黃芒,后有喜。

月生角,天下兵起,國受殃。月生四日而有兩角,刺如 矛狀,其國有弒逆。月上角,大主勝;下角,大賊勝。 月生牙齒,女主后妃亂,天下兵起。《黃帝占》曰:「大臣恣, 欺其君。」《荊州占》曰:「王者備左右;一曰妻妾黜,主滅歇; 一曰女主死;一曰群下相戮,有刺客。」

月生足,其下君憂。《河圖祕徵》曰:「帝失德,政不平,則月 生足,生赤足,臣有得罪者。」

月生爪,人君賞罰不公,偏任小人,以起兵亂,亦為有 刺,客在其分。《荊州占》曰:「月爪所指,其方煩擾,有土功 事。」《河圖祕徵》曰:「陪臣擅命,群下附和,則月舉足垂爪。 或曰:諸侯叛,則月生足爪。」

「月生刺,賊臣在中國;亦曰其宿國君防刺客,若有兵 在外,則主將防之。」《荊州占》曰:「月一日生刺,賊生中國; 二日生刺,女主有隱疾;三日生刺,是謂內傷;四日生 刺,是謂蔽光;五日生刺,有妖言;六日生刺,其國亡邑; 七日生刺,其地弱;八日生刺,其地割;九日生刺,其地 饑,有兵;十日生刺,女子執政;十一日生刺,其地有陰 死者;十二日生刺,其下國昏亂;十三日生刺,是謂始 強,得地;十四日生刺,不利女君;十五日生刺,是謂盛 強,其下多兵;十六日生刺,是謂內弱,臣叛其主;十七 日生刺,是謂滅法,有兵;十八日生刺,是謂溫死;十九 日生刺,是謂陽衰陰治,女子執事;二十日生刺,其分 有土功;二十一日生刺,千里外有聚」兵;二十二日生 刺,是謂始衰,貴人多死;二十三日生刺,是謂陰盛,女 子為王;二十四日生刺,中有大謀;二十五日生刺,是 謂陰隱,國有殃;二十六日生刺,多憂;二十七日生刺, 大饑;二十八日生刺,有攻城;二十九日生刺,是謂自 伐,其國有內亂。

常以月十四夜,候月中有氣如飛鳥,其地無居者, 月中有黑子,黑氣大如桃李,臣有蔽主明者。

月薄,女主憂,大臣失所。《志》曰:凡軍行而遇日月薄,宜 收軍,不利,有謀反。無交而蝕曰薄。或近朢陰氣侵迫, 赤黃無光者,慝氣薄月也。

月無雲而滅暗,謂之「夜冥。」人君昏聽不明,法令不行, 將有死亡之兆。若雜以殺氣寒慘者,必有大咎。三日 內有雨,則不占之。

《月蝕占》
编辑

月蝕者,陽侵陰,臣下有咎。董仲舒曰:「臣行刑執法不 忠,怨氣所積,則月為之蝕。月蝕之宿,其國貴人死。」或 曰:「月蝕則粟貴。」《荊州占》曰:「月蝕則失刑之國,當其咎。」 又曰:「月蝕,人主宜嚴號令,省刑罰。蝕後三日內有大 雨,則災解。」《乙巳占》曰:「凡月蝕,其鄉,有拔邑大戰之事。 凡師出門而月蝕當其國之野,軍大敗,將死。」

月蝕盡,君有殃;蝕不盡,臣當之。

「月蝕中分,不出五年,兵憂。」《乙巳占》曰:「月蝕盡無光,其 分君死。月蝕不盡,光輝散,臣憂之。月蝕分為八角,八 道兵起,賊欲發使。又曰卿相出走。」

「《月蝕大半》以上大水」,以日支占國。

月蝕以旦相及,太子當之;以夕,君當之。

「月蝕起南方,男子惡之;起東方,少壯者當之;起北方, 女子惡之;起西方,老者惡之;皆為疾疫死亡。」《河圖帝 覽嬉》曰:「月蝕從上始謂之失國,其君當之;從旁起謂 之失令,相當之;從下起謂之失律,將軍當之。」又曰:「從 上始為喪子;蝕其陰為女喪;蝕其陽為男喪。」

月蝕而青色,人多死,五穀傷;赤色,君為客,不出一年; 黃色,有立諸侯王者;白色,其國有喪,或失地;蝕盡,五 穀貴,其分國當之。一曰月已蝕而色青,為憂;赤為兵; 黃土功;白喪,黑水;一曰月蝕,色赤如血,有反臣。 月蝕東方,其月中有惡風;蝕西方,主人利。

月蝕而𩰚且暈,國君惡之,有軍必戰,無兵軍起,一日 隨所蝕伐之,利。

月蝕而有氣從外來,入月中,主人不利;從中出外者, 客不利。氣從南行,南軍不利行北,北軍不利,東西亦 如之。氣所止之方敗也。

月初生而蝕,將敗于野。初生三日而蝕,是謂大殃,其國有喪。十日至十四日,天下兵起,女主凶。

「月不朢而蝕,或朢後蝕,其國大水溢,大臣死,后妃有 憂。」以日占國,月蝕朢前,天子弱,大臣強,不能立功成 事。又曰:「月未盈而蝕,陰道消,女主憂;過盈蝕盡,宮中 有憂。」

月蝕而有暈氣,蒼色,蟲蝗生,大臣災,有大水,民災。以 日辰占其地。

「月春蝕,歲惡,將軍死,國憂;一曰穀貴。」《荊州占》曰:「月孟 春蝕,賤人當之;仲春蝕,貴人當之;季春蝕,人主憂;夏 蝕,旱;一曰國有大憂;一曰蟲生,秋禾不成;秋蝕,兵起; 一曰邊有兵,民不安,西方災。冬蝕,其國饑,有女喪;一 曰將有憂;一曰春多澇,女主憂。」已上皆以日辰占其 野。

月春蝕東方,夏蝕南方,秋蝕西方,冬蝕北方,皆以其 方兵起。《武密占》曰:「月正月蝕,有災旱;一曰米賤,齊國 惡,米貴;二月蝕,貴人病,魯國六畜災。三月蝕,大人憂, 楚國惡,絲棉貴;四月蝕,人饑,周國惡;五月蝕,旱,梁國 惡,六畜貴;六月蝕,旱,沛國惡,六畜貴;七月蝕,兵起,陳 國惡,絲棉貴;八月蝕,兵起,鄭國惡,魚鹽貴;九月蝕,兵」 起,韓國惡;十月蝕,兵起,衛國惡;十一月蝕,燕國惡,女 主喪。十二月蝕,有大水,秦國惡。

月以甲乙日蝕,年多魚,禾麥傷;丙丁日蝕,年豐;戊己 日蝕,下田凶;庚辛日蝕,高田凶;壬癸日蝕,歲和。一曰: 「戊日月蝕,大臣下獄」,又曰「大臣死。」一曰:「有自縊死者。」 己日月蝕,山崩壞城郭,大水溢,內臣出,后不安,臣災。 皆以日支占其國。

月蝕在辰巳地,來年麥傷;在未申地,秋稼凶;一曰午 未地,秋稼凶;在戌亥地,女主當之;一曰子午正,女子 當之。蝕在子午卯酉地,大水,損禾稼,壞城郭,有疾疫, 以日辰占其國。

「凡月蝕,無兵在外,殃在其國,兵將起;而月蝕所當之 國,戰不勝;若有軍在外而月蝕其國,有大戰拔城。月 蝕而出軍,其軍必敗;蝕而出戰,軍敗亡;邑蝕盡,將死; 蝕不盡,軍敗,將不死。」《荊州占》曰:「軍在外而月蝕,將還 其國,戰不勝。月蝕盡者,軍歸;不盡,軍自止。凡用兵從 蝕處擊之,勝。」

月蝕有星入月魄中,兵起。

《月蝕盡》在陽日占在大臣,陰日占在妃夫人。

凡月生三日無魄,其月必蝕。

月行與木同宿而蝕,粟貴,民相食,農官憂。

月行與土同宿而蝕,國以饑亡。

月行與火同宿而蝕,天下破亡有憂。

「月行與金同宿而蝕,強國戰不勝,亡城,大將有二心。」 月行與水同宿而蝕,其國以女亂亡。

《飛流彗孛犯月占》
编辑

流星入月中而無「光,兵起;有光不出三年,有亡國;星 出則復立。」又曰:「星入月中,女主病疾;一曰:君失地,將 軍戮死。」《荊州占》曰:「臣有謀;落月上下,國亂。客星入月 中,有兵喪,破軍殺將;一曰內亂,大臣死;一曰人主死, 不出三年。」京房曰:「臣弒君,奪其國;一曰臣害主。月下 有賊,星多賊星多賊多,星少賊少;與月同光,臣作威」, 民非其上。

「彗星入月中,兵大起,期十二年,大饑。」《海中占》曰:「彗星 入月而月無光,不出,其年國亡;星入而即出,則亡國 復立;又曰大兵,大饑,天下亂。彗星觸月,臣叛主;貫月, 臣謀主;拂月,兵大起,臣專政;有逐君,將死,國滅;出月 上,兵起;將死,四夷來侵。」

「月中有星,天下有賊。星多者,賊多也。」《孝經丙紀》曰:「一 星在月中,臣與君婦女共作姦。星在月角,臣與黃門 僮女人陰姦,為賊。兩星在月角,君與臣同作姦。一星 在月下,後宮女子要臣為姦。月兩角各有一星,有軍 在外者敗。」《洛書甄曜度》曰:「月右角有星,姦臣在西宮; 左角有星,姦臣在東宮;月上有星,姦臣在南宮;月下」 有星,姦臣在後宮。月兩角俱有星,為姦者敗。《河圖》曰: 「星出月,陰負海,國勝;出月下,光相接,其國君死人饑。」 大星與月同光,臣強;一曰:大臣爭競,與主爭明。

《天元玉曆》
编辑

《太陰休咎篇》
编辑

月者,闕也,為陰,主臣。行陰道則陰雨;行陽道則旱風, 君有福昌。黃芒或戴,國有喜慶。正月偃形,月若變色, 饑憂,則青赤色,為旱,為亂;黃則為德為榮;黑為水而 為病;白為喪而為兵。初出,光色甚明,女后專權,執政 當朢。蟾蜍不見,大水,城陷流亡。月無光,則下有死亡, 臣不忠,教令廢亂。月晝明,則姦臣專政,中國饑陰國 兵強,臣下相殘。月傍生齒,國家昏亂。月底垂芒,分為 二道也,禍生僭逆,毀為數段也,天下分張。月赤如赭 兮大將死。月自天墜兮大臣亡。月角各有一星,有軍 在外而賊主。兩月數月並見,君弱。陰盛而乘陽。月見 日中,其下失土。大星入月,野有兵喪。

《月旁異氣篇》
编辑

臣下將,殃異雲在旁,雲,如禽獸在中,所主之者受害氣如人隨月下,所當主者侯王,其中有如人行,相爭, 客勝;其旁如杵抵月,將死,軍亡。雲如人頭在旁,赤戰, 白兵,黑雨,雲氣或有來刺,黑雨,赤戰,白喪;黑如鳴雞, 飛鳥群羊群豕,不雨則匈奴兵起。雲生月側,一白三 蒼,二黑貫月,則圍邑城降。

《月旁雜氣篇》
编辑

《珥占》:其色青,憂;赤,兵;黃珥,為喜;白,喪;黑,雨。昏時月珥, 國有半喜;夜半兩珥,邊地大驚;三珥忽見,國喜將見; 四玦俱出,臣謀不成。四提,天子無后;四珥,女主憂生 兩珥無虹,為風雨;白虹貫之,為賊兵。珥且戴,主有吉 慶;背而玦,國有反城。暈日暈月,戰謀不決,而戰兵不 合;且抱且背,有欲為逆,而有欲為忠。

《月暈諸氣篇》
编辑

月暈受衝,國不安,無風雨,臣下專權,天下偃兵,終歲 無寧。暈,大風將至。月暈重圓,或三或九,有失地受兵 之數,若四若八,有死王亡國之愆;暈五重,則女后之 憂,七當易主;暈六重,則政教之失,十乃更元。虹霓背 玦度暈中,兵喪之象,若三若四,雲抵月,以戰勿當。有 背玦而暈不合,謀叛自敗。有暈氣而霓指月,將軍殺 傷。暈而白氣自外入,拔城得將。暈而白氣從中出,圍 城自殃。雲來貫暈,左右吏死。白虹貫月,臣亂于王,后 有陰謀。暈連環而白虹連暈,下遭兵革。暈交貫而赤 色有光。 暈而背,所臨者敗。暈而珥,時歲平 康。暈色黃,將軍益祿。暈有光,主有來降。二暈相連而 如環,兩國交兵而爭地。連環及斗,天下兵火而大亂 拔城。重暈于魁,大臣下獄而流移千里。暈客星,則憂 及于所臨之國。流星入暈則大使來。流星出暈則貴 人出。

《月蝕變異篇》
编辑

月蝕有變為異;無變,可以數窮。暈歲星而蝕者,天下 大戰;暈填星而蝕者,天下兵興;暈熒惑而蝕,破軍亡 地;暈金水而蝕,大水兵喪;月蝕而𩰚,有軍必戰。月蝕 而暈,其國君凶;蝕而氣入暈者,不宜為主;蝕而氣出 暈者,不利攻城。蝕而彗、孛來入,當有哭泣之聲。

月異部彙考二编辑

考王六年月蝕编辑

按:《史記年表》,「秦躁公八年。」

编辑

景帝二年秋月出北辰間编辑

按:《史記本紀》云云。

後三年十月,日月皆蝕,赤五日。

按:《史記本紀》云云。

成帝建始元年秋八月有兩月重見编辑

按《漢書本紀》云云。 按《五行志》。成帝建始元年八月 戊午,晨漏未盡三刻。有兩月重見。京房《易傳》曰:「婦貞 厲。月幾朢,君子征凶。言君弱而婦強,為陰所乘,則月 並出。晦而月見西方謂之朓。朔而月見東方,謂之仄 匿。仄匿則侯王其肅。朓則侯王其舒。」劉向以為朓者 疾也。君舒緩則臣驕慢。故日行遲而月行疾也。仄匿 者不進之意。君肅急則臣恐懼,故日行疾而月行遲, 不敢迫近君也。「不舒不急,以正失之」者,蝕朔日。劉歆 以為:舒者,侯王展意顓事,臣下促急,故月行疾也;肅 者,王侯縮朒不任事,臣下弛縱,故月行遲也。

河平元年二月夜月赤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哀帝元壽元年月行失道李尋上封事编辑

按《漢書》本紀不載。 按《李尋傳》:「哀帝即位,召尋待詔, 使侍中衛尉傅喜問尋。對曰:臣聞月者眾陰之長,銷 息見伏,百里為品,千里立表,萬里連紀,妃后大臣諸 侯之象也。朔晦正終始,弦為繩墨,望成君德。春夏南, 秋冬北。間者,月數以春夏與日同道,過軒轅上,后受 氣,入太微帝廷,揚光輝,犯上將近臣,列星皆失色,厭 厭」如滅,此為母后與政亂朝,陰陽俱傷,兩不相便。外 臣不知朝事,竊信天文,即如此,近臣已不足杖矣。屋 大柱小,可為寒心。唯陛下親求賢士,無彊所惡,以崇 社稷,尊彊本朝。

後漢编辑

光武建武八年三月庚子夜月暈五重编辑

按《後漢書》本紀。不載。 按《古今注》。「紫微青黃似虹。有 黑氣如雲。月星不見。丙夜乃解。」

十年閏月庚申,月在斗,赤如丹。

按《本紀》。不載。 按《古今注》云云。

十二年二月辛亥,月入氐,暈珥,圍角、亢、房。

按《本紀》。不載。 按《古今注》云云。

中元元年十一月甲辰月中星齒往往出入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古今注》云云。

順帝陽嘉 年月蝕既于端門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李固傳》,梁商以固為從事中郎,商
考證.svg
以后父輔政,災異數見,固欲令商先正風化,退辭高

滿,乃奏記曰:「近者月蝕,既于端門之側,月者大臣之 體也。夫窮高則危,大滿則溢,月盈則缺,日中則移,凡 此四者,自然之數也。天地之心,福歉亡盈,是以賢達 功遂身退,全名養壽,無有怵迫之憂,誠立王綱,一整 道行忠立,明公踵伯成之高,全不朽之譽,豈與此外 戚凡輩,耽榮好位者同日而論哉?」商不能用。

桓帝永壽三年十二月壬戌月蝕非其月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延熹八年正月辛巳月蝕非其月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靈帝 年月赤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志。「靈帝時。月出入去地二三丈。皆 赤如血者數矣。」

獻帝興平二年十二月月暈珥白氣貫月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袁山松書》,「二年十二月,月在太微 端門,中重暈二珥,兩白氣廣八九寸,貫月東西南北。」

後主建興元年十一月月暈北斗编辑

按《蜀志後主傳》。不載 按《晉書天文志》。魏文帝黃初 四年十一月。月暈北斗。《占》曰:「有大喪,赦天下。」七年五 月帝崩。明帝即位。大赦天下。

编辑

懷帝永嘉五年三月月蝕编辑

按《晉書》本紀不載。 按《天文志》:永嘉五年三月壬申 丙夜,月蝕既;丁夜,又蝕既。占曰:「月蝕盡,大人憂。」又曰: 「其國貴人死。」

穆帝升平元年六月秦地見三月並出编辑

按《晉書》本紀不載。 按《苻生載紀》:苻生壽光三年,太 史令康權言於生曰:「昨夜三月並出,孛星入於太微, 遂入於東井。兼自去月上旬沈陰不雨,迄至於今,將 有下人謀上之禍,深願陛下修德以消之。」生怒,以為 妖言,撲而殺之。是夜,清河王苻法等率壯士數百人 潛入雲龍門,苻堅率麾下繼進,引生置於別室,廢而 殺之。

安帝隆安五年三月甲子月生齒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志,安帝隆安五年三月甲子,月生 齒。占曰:「月生齒,天子有賊臣,群下自相殘。」桓元篡逆 之徵也。

義熙九年十二月辛卯朔月猶見東方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志》,義熙九年十二月辛卯朔,月猶 見東方,是謂之「仄匿」,則侯王其肅。是時劉裕輔政,威 刑自己,仄匿之應云。

十一年十一月,月暈于輿鬼。

按《本紀》不載。 按志,十一年十一月乙未,月入輿鬼, 見而暈。占曰:「主憂,財寶出。」一曰:「月暈有赦。」

编辑

孝武大明三年三月月在房犯鉤鈐因蝕九月月在胃而蝕既又於昴犯熒惑编辑

按:《宋書》本紀不載。 按《天文志》:三月,月在房,犯鉤鈐, 因蝕。占曰:「人主惡之,將軍死。」九月,月在胃而蝕,既又 於昴犯熒惑。占曰:「兵起,女主當之,人主惡之。」

南齊编辑

高祖建元四年七月月蝕编辑

按《南齊書》本紀。不載。 按《天文志》:「建元四年七月戊 辰,月在危宿蝕。」

武帝永明元年十一月月有珥抱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志》,「十一月己未,南北各生一珥,又 有一抱。」

二年四月,月蝕。

按《本紀》不載。 按《志》,「永明二年四月丁巳,月在南斗 宿蝕。」

三年十一月,月蝕。

按《本紀》不載。 按《志》,三年十一月戊寅,月入東井曠 中,因蝕三分之一。

五年三月,月蝕;九月,又蝕。

按《本紀》不載。 按《志》,「五年三月庚子,月在氐宿蝕。九 月戊戌,月在胃宿蝕。」

六年九月,月蝕。

按《本紀》不載。 按《志》,「六年九月癸巳,月蝕在婁宿九 度,加時在寅之少弱,虧起東北角蝕十五分之十一。 十五日子時,蝕從東北始,至子時末都既,到丑時光 色還復。」

七年八月、十月,俱月蝕。

按《本紀》不載 按《志》,「七年八月丁亥,月在奎宿蝕。十 月庚辰月掩蝕熒惑。」

十年十二月,月蝕。

按《本紀》不載。 按《志》,「十年十二月丁酉,月蝕在柳度, 加時在酉之少弱。到亥時,月蝕起東角七分之二,至 子時光色還復。」

永泰元年夏四月月蝕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志》,永泰元年四月癸亥,月蝕,色赤如血,三日而大司馬王敬則舉兵,眾以為敬則祲烈 所感。

永元元年八月月蝕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志》,永元元年八月「己未,月蝕盡,色 皆赤。是夜始安王遙光伏誅。」

编辑

武帝天監六年三月庚申月蝕编辑

按《梁書》。本紀不載。 按《隋書天文志》云云。

普通六年三月庚申月蝕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隋志》云云。

太清二年五月兩月見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隋志》占曰:「其國亂。必見于亡國。」

簡文帝大寶元年正月丙寅月晝光見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隋志》占曰:「月晝光,有隱謀,國雄逃。」 又云:「月晝明,姦邪並作,擅君之朝。」其後侯景篡殺,皆 國亂亡君,大喪更政之應也。

北魏编辑

太祖天興四年三月甲子月生齒编辑

按《魏書》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占曰:「有賊臣五年十 一月,容秀胡帥前平原太守劉曜聚眾為盜,遣騎誅 之。」

太延五年六月甲午朔月見西方编辑

太平真君二年六月壬子朔月見西方编辑

高宗太安四年六月癸酉朔月生西方编辑

顯祖皇興元年十月癸巳月在參蝕编辑

按:以上《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云云。

高祖延興三年十二月戊午月蝕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蝕在七星,京師不見,統萬 鎮以聞。」

太和二年九月庚申月蝕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陰雲開合,月在昴蝕。」 四年二月壬午,月蝕。

按《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云云。

六年正月、七月皆月蝕。十一月,月寅見東方。

按《本紀》不載。按《天象志》,「正月辛未,月蝕。七月丁卯, 月蝕。十一月辛亥朔,月寅見東方。京師不見,平州以 聞。」

八年五月丁亥,月在斗,蝕盡。

按《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占曰:「饑。」十二月。詔以州鎮 十五水旱。民饑。遣使者循行。問所疾苦。開倉賑恤。 九年十一月戊寅月蝕。

十二年九月,月蝕盡。

按:以上《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云云。

十三年二月己丑,月蝕。八月丙戌,月蝕。

按《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十三年二月己丑,月在角, 十五分蝕七。八月丙戌,天有微雲,月在未蝕。占曰:「有 兵。」十四年四月,地豆于頻犯塞,詔征西大將軍陽平 王賾擊走之。

十五年正月己酉。月在張蝕。十二月辛卯。月蝕盡 按《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云云。

十六年十二月丁酉,月在柳蝕。

按《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占曰:「國有大事,兵起。」十七 年八月己丑,車駕發京師南伐,步騎三十餘萬。 十七年六月甲午,月在女蝕。

按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占曰:「旱。二十年。以南北州 郡旱。遣侍臣循察。開倉賑恤。」

十八年四月庚申,月在斗蝕。

十九年十月丙午,月在畢蝕。

按:以上《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云云。

二十二年二月丁卯,月在角蝕。

按《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占曰:「天子憂。」二十三年四 月,高祖崩。

二十三年二月壬戊,月在軫蝕。

按《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云云。

世宗景明元年正月丙辰月在翼蝕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十五分蝕三。

四年五月丁卯,月蝕。

按《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月在斗,從地下蝕,出十五 分,蝕十二。占曰饑。」正始四年八月,敦煌民饑,開倉賑 恤。

正始二年九月癸未月蝕十一月丙子月暈珥有虹有背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月在昴,十五分蝕十。」占曰 「饑。」四年九月,司州民饑,開倉賑恤。十一月丙子,月暈, 東西兩珥,內赤外青。東有白虹,長二丈許;西有白虹, 長一匹;北有虹,長一丈餘,外赤內青黃。虹北有背,外 赤內青黃。

三年三月庚辰,月在氐,蝕盡。

按《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云云。

永平二年正月月蝕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月在翼,十五分蝕十二
考證.svg
三年正月戊子,月在張蝕。閏月乙酉,月在危蝕。十二

月壬午,月在張蝕。」

按《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云云。

延昌二年四月己亥月蝕十月丙申月蝕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四月己亥,月在箕,從地下 蝕出,還生三分,漸漸而滿,占曰「饑。」三年四月,青州民 饑,開倉賑恤。十月丙申,月在參,蝕盡,占曰「軍起。」三年 十一月,詔司徒高肇為大將軍,率步騎十五萬伐蜀。 三年四月癸巳,月蝕。

按《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月在尾,從地下蝕,出十五 分,蝕十四。占曰旱饑。」熙平元年四月,瀛州民饑,開倉 賑恤。

肅宗熙平元年八月己酉月蝕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月在奎,十五分蝕八。」占曰: 「有兵。」神龜元年三月,南秦州氐反,遣龍驤將軍崔襲 持節喻之。

二年八月癸卯,月在婁,蝕盡。

按《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云云。

神龜二年十二月庚申月蝕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月在柳。十五分蝕十。」

正光元年十二月甲寅月蝕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占曰:「兵外起。」二年正月,南 秦州氐反,二月詔光祿大夫邴虯討之。

二年五月丁未,月蝕。十一月己酉,月在井蝕。

按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占曰:「旱饑。」三年六月。帝以 炎旱。減膳撤懸。

孝昌元年九月丁巳月蝕编辑

莊帝永安二年十月甲子月在參蝕编辑

按:以上《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云云。

三年五月甲申朢前,月蝕于午。

按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洪範傳》曰:「天子微弱。大法 失中。不能立功成事。則月蝕朢前。」時參朱榮等擅朝 也。

前廢帝普泰元年正月甲申月蝕盡编辑

後廢帝中興元年十一月甲申月暈编辑

二年四月戊寅,月在箕蝕。

出帝太昌元年六月癸未月戴珥十月丙子月在參蝕编辑

永熙三年三月戊戌月在亢蝕编辑

孝靜帝天平三年二月丁亥月蝕八月癸未月蝕编辑

元象元年六月癸卯月蝕编辑

興和元年十二月甲午月蝕编辑

三年四月壬辰,月蝕。

武定元年三月丙午月蝕编辑

七年十一月丁卯,月蝕。

按:以上《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云云。

北齊编辑

後主武平二年九月庚申月蝕既编辑

按《北齊書》本紀不載。 按《隋書天文志》:在婁蝕既至, 旦不復。占曰:「女主凶。」其三年八月,廢斛律皇后,立穆 后,四年,又廢胡后為庶人。

编辑

高祖仁壽四年六月庚午有星入於月中编辑

按《隋書》本紀不載。 按《天文志》占曰:「有大喪,有大兵, 有亡國,有破軍殺將。」甲辰,上疾甚,丁未,宮車晏駕。漢 王諒反,楊素討平之。

编辑

太宗貞觀 年突厥有三月並見编辑

按:《唐書本紀》不載。 按《天文志》,貞觀初,突厥有「三月 並見。」

高宗儀鳳二年正月甲子朔月見西方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志》,二年正月甲子朔,月見西方,是 謂朓。朓則侯王其舒。

中宗嗣聖 年月過朢不虧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志》,武后時,月過朢不虧者二。年月不詳

元宗天寶三載正月庚戌月有紅氣如垂帶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肅宗元年建子月月掩昴而暈建辰月月有冠暈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志》,建子月,月掩昴而暈,色白,有白 氣貫之。建辰月,月有黃白冠而暈,圍東井,五諸侯、兩 河及輿鬼。昴,胡也。東井,京師分也。白氣兵喪。

代宗大曆十年月暈有黑白氣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志,月暈熒惑畢昴參東及五車,暈 中有黑氣,乍合乍散。十二月丙子,月出東方,上有白 氣十餘道,如匹練,貫五車及畢觿觜、參、東井、輿鬼、柳、 軒轅,中夜散去。占曰:「女主凶。」白氣為兵喪,五車主庫 兵,軒轅為後宮,其宿則晉分及京師也。

憲宗元和十一年有虹貫月於營室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文宗開成四年閏正月甲申朔乙酉日月在營室正偃魄====按《本紀》不載。 按《志》,「四年閏正月甲申朔乙酉,日月 在營室,正偃魄,質成早也。為臣下專恣之象。」

五年正月,日月昏而中。

按《本紀》不載。 按《志》,「五年正月戌寅朔甲申,日月昏 而中未弦而中早也。」占同上。

武宗會昌五年二月月出無光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志》。「五年二月丁亥。月出無光。犯熒 惑于太微。頃之稍有光。遂犯左執法。」

昭宗景福二年十一月有白氣如環貫月编辑

天復二年十二月甲申月有三暈裡白中赤黃外綠==天祐三年二月丙申,月暈熒惑。==编辑

按以上本紀俱不載 按志云云

後梁:编辑

太祖開平四年十二月庚午,月有蝕之。编辑

按五代史本紀不載 按司天考云云

乾化三年三月戊申。月有蝕之。九月甲辰。月有蝕之按《本紀》。不載 按《司天考》云云。编辑

《後唐》:编辑

明宗天成元年十月己丑至庚子,日月赤而無光。十一月丁丑,月暈匝火、木。编辑

按五代史本紀不載 按司天考云云

三年十二月乙卯月有蝕之

按本紀不載 按司天考云云

四年六月癸丑月有蝕之十二月庚戌月有蝕之 按本紀不載 按司天考云云

後晉:编辑

高祖天福二年七月丙寅,月有蝕之。编辑

按五代史本紀不載 按司天考云云

出帝《開運》元年九月丙戌,月有蝕之。编辑

按本紀不載 按司天考云云

後漢:编辑

高祖天福十二年十二月乙未,月有蝕之。编辑

按五代史本紀不載 按司天考云云

《遼》。编辑

穆宗《應曆》十七年,司天臺奏:「月當蝕不虧。」编辑

按遼史本紀十七年冬十一月庚子司天臺奏月當 蝕不虧上以為祥歡飲達旦

宋:编辑

太祖開寶元年十一月庚寅,月蝕。编辑

二年十月戊子月蝕

三年四月乙酉月蝕

五年八月壬寅月蝕

七年八月庚寅月當蝕不蝕

按以上宋史本紀不載 按天文志云云

按志自建隆元年迄開寶末凡珥一十九煇氣一十 三暈二十九重暈半暈一十四交暈二紐氣二

太宗太平興國二年六月甲辰,月蝕,既。十一月壬寅,月蝕。编辑

三年十月丙寅月蝕雲陰不見

五年八月乙卯月蝕既

雍熙元年正月丙寅,月蝕。编辑

二年七月戊午月當蝕不蝕

四年五月丁丑月蝕

端拱二年三月丁酉,月當蝕不蝕。编辑

淳化元年正月庚寅,月蝕。编辑

二年八月壬午月蝕既

三年正月癸卯月蝕八月丙子月蝕雲陰不見 五年六月乙未月蝕十二月癸巳月蝕既

至道元年六月己丑,月蝕,雲陰不見。十二月丁亥,月蝕。编辑

二年十月辛亥月蝕

按以上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按志太平興國元年迄至道末凡冠氣一珥六煇氣 五赤氣二抱氣一暈八半暈三背氣一

真宗咸平元年十月庚子,月蝕。编辑

二年九月乙未月蝕

三年二月壬戌月蝕八月庚申月蝕

四年八月甲寅月蝕

五年正月辛亥月蝕七月戊申月蝕

六年正月甲辰月蝕七月壬寅月蝕

按以上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景德元年十一月乙丑,月蝕。编辑

二年正月丙寅白氣貫月黑氣環之五月壬戌月蝕 十月庚寅月蝕

三年丙辰白氣貫月四月癸卯黃氣如柱貫月 四年四月庚寅白氣如布襲月五月辛卯月蝕雲陰 不見九月戌寅月當蝕不蝕

按以上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大中祥符元年九月,月蝕。十月,月有黃光。编辑

按《本紀》,元年十月辛亥,月有黃光。按《志》,九月癸酉, 月蝕二年九月丁卯,月當蝕不蝕。

三年閏二月甲子,月蝕。

按:以上《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四年二月辛酉,月重輪。

按《本紀》,「祀后土地祇是夜月重輪。」

五年正月甲申,月蝕,陰翳不見。七月庚辰,月蝕。十二 月丁丑,月蝕。

八年十月辛卯,月蝕。

九年四月己丑,月蝕,雲陰不見。

天禧元年四月壬午月蝕十月庚辰月蝕编辑

三年二月壬寅,月蝕。四月,黃氣如柱貫月。

四年四月乙酉,西南方兩月重見。八月癸巳,月蝕 按以上《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按《志》,「咸平元年迄乾興末,凡重輪三,珥一百二十,冠 氣十二,暈氣十二,承氣八,抱氣三,戴氣九,赤黃氣十 七,五色氣十一,青赤氣二,紅黃氣一,暈三百九十四。」

仁宗天聖二年五月壬寅月當蝕不蝕编辑

四年五月戊子,月蝕。

慶曆二年六月丁亥月蝕编辑

五年四月庚子,月蝕。九月戊戌,月蝕。

六年九月壬辰,月蝕。

皇祐二年七月庚子月蝕编辑

四年十一月丙辰,月蝕。

五年十月辛亥,月蝕。

至和二年九月庚午月蝕编辑

嘉祐元年八月甲子月蝕既编辑

二年二月壬戌,月蝕。八月戊午,月蝕。

三年閏十二月辛巳,月蝕。

四年六月戊寅,月蝕。十二月乙亥,月蝕既。

按:以上《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按《綱目》,秋七月,放宮人。帝以月蝕幾盡,修陰教以應 天變,前後出宮女幾五百人。時後宮得幸者十人,謂 之十閣。而劉氏、黃氏在十閣中尤驕恣,通請謁。御史 中丞韓絳密以聞,帝曰:「非卿言,朕不知也,當審驗之。」 遂并出二人。

五年十二月己巳,月蝕。

七年十月己丑,月蝕。

八年十月癸未,月蝕既。

按:以上《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按《志》,「天聖元年訖嘉祐末,凡揚光一,光芒氣一,紅光 煇氣一,煇氣五,五色煇氣一,暈二百五十七,周暈三 十三,交暈四,連環暈一,珥七十二,冠氣五,戴氣一十 三,承氣五,背氣一,白虹貫月一,黃虹貫月二。」

英宗治平元年四月庚辰月蝕编辑

四年二月甲午,月蝕。十月庚申夜,黃氣貫月。

按:以上《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按《志》,「治平元年訖四年,凡五色煇氣一,五色暈氣一, 暈五十一,珥一十五,冠氣一,戴氣四,背氣二。」

神宗熙寧元年七月乙酉月蝕编辑

二年閏十一月丁未,月蝕。

三年五月乙巳,月當蝕,雲陰不見。

四年五月己亥,月蝕。十一月丙戌,月蝕。

六年三月戊午,月蝕。九月乙卯,月蝕。

七年九月己酉,月蝕既。

九年正月壬申,月蝕,雲陰不見。

十年正月丙寅,月蝕。七月癸亥,月蝕。雲陰不見。

元豐元年正月庚申月當蝕有雲障之六月戊午月蝕编辑

二年六月壬子,月當蝕,雲陰不見。

三年十月甲戌,月蝕,雲陰不見。

四年四月辛未,月蝕既。十月己巳,月蝕。

五年十月癸亥,月蝕。

六年八月丁亥,月當蝕不蝕。

七年二月乙酉,月蝕,雲陰不見。八月辛巳,月蝕,雲陰 不見。

八年八月丙子,月蝕既。

按:以上《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按《志》:「自治平四年訖元豐末,凡五色煇氣十一,五色 暈氣六,暈四百二十三,周暈二百四十七,交暈二,珥 一百三十四,冠氣七,戴氣五十,承氣五,背氣一十,白 虹貫月五,貫珥一。」

哲宗元祐元年十二月戊戌月當蝕雲陰不見编辑

三年六月庚寅,月蝕既。十二月丁亥,月當蝕,雲陰不 見。

四年五月甲申,月蝕,雲陰不見。

五年五月戊寅,月蝕,雲陰不見。

六年四月癸卯,月蝕,雲陰不見。

七年三月戊戌,月蝕既。

八年九月己丑,月蝕,雲陰不見。

紹聖三年七月癸卯月蝕雲陰不見编辑

四年正月庚子,月蝕,雲陰不見

元符元年五月壬戌月當蝕不蝕编辑

二年五月丙辰,月蝕既。十月甲寅,月蝕既。

十年十月戊申,月蝕。

按:以上《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按《志》:「自元豐八年三月五日至元符三年正月十二, 凡五色暈氣九,暈八十九,周暈二百五十一,重暈一, 交暈三,珥一百三,冠氣七,戴氣一十七,背氣八,白虹 貫月二,貫珥一。」

徽宗崇寧二年二月甲子月蝕既八月辛酉月蝕既三年二月己未月蝕八月丙辰月蝕编辑

四年十二月戊寅,月蝕。

五年六月乙亥,月蝕。十二月壬申,月蝕既。

大觀三年十月丙戌月蝕编辑

四年四月甲申,月蝕既。九月庚辰,月蝕既。

政和元年三月戊寅月蝕九月甲戌月蝕编辑

三年二月丁酉,月蝕。十月甲午,月蝕。

四年正月辛卯,月蝕既。

六年十一月乙巳,月蝕。

七年十一月己亥,月蝕。

重和元年五月丙申月蝕编辑

宣和二年三月丙辰月蝕编辑

三年九月庚辰夜,有蒼白氣貫月。壬午夜,蒼白氣長 三丈,貫月。

六年正月癸亥,月蝕。十二月戊午,月蝕既。

按:以上《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按《志》:「自元符三年正月迄靖康二年四月,凡暈五,暈 川二,五色暈五,珥一,暈冠一,交暈一,重暈一,白虹貫 月一。」

高宗建炎三年二月壬午月蝕於軫编辑

四年十月己卯,暈生五色。

紹興元年八月己卯月當蝕雲陰不見编辑

二年二月丙子,月未當闕而闕,體如蝕,色黃白。五月 乙亥,暈生五色。七月甲戌,月蝕於室,既。

三年七月戊辰,月蝕於危。

四年六月壬午,暈生。十二月庚寅,月蝕於井。

五年十一月乙酉,月蝕於井,既。

六年五月辛巳,月蝕于南斗。十一月己卯,月當蝕,雲 陰不見。

八年三月辛丑,月當蝕,雲陰不見。九月丁酉,月當蝕, 雲陰不見。

九年九月壬辰,月蝕于胃,既。

十一年七月丙午,月蝕,雲陰不見。

十二年六月庚子,月蝕既。十二月戊戌,月當蝕,雲陰 不見。

十四年六月甲午,月蝕于女。

十五年五月己未,當蝕,陰雲不見。

十六年四月甲寅,月蝕。

二十一年二月丙辰朢,月當蝕,陰雲不見。

二十五年五月壬戌朢,月當蝕,以山色遮映,不見虧 分。

二十七年九月丁丑,月蝕。

三十年正月甲午,月當蝕,陰雲蔽之。

按:以上《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孝宗隆興二年五月己亥月當蝕陰雲蔽之编辑

乾道元年四月甲午月當蝕陰雲蔽之编辑

三年五月,生黃白暈珥。

四年二月丁未,月蝕既。三月壬寅,生黃白暈,周匝。 五年二月辛丑,月當蝕,陰雲不見。三月庚子,黃白暈, 周匝。

六年十一月辛酉,月當蝕,陰雲不見。

八年六月壬子,月當蝕,陰雲不見。

淳熙元年四月壬申月當蝕陰雲不見编辑

二年四月丙寅,月蝕于房,既。九月癸亥,月當蝕,雲掩 不見。

三年三月庚申,月當蝕,雲陰不見。

五年二月己卯,月當蝕,雲陰不見。

六年正月甲戌,月蝕既。

八年十一月丁亥,月蝕。

九年十一月辛巳,月蝕。

十年五月己卯,月蝕。

十二年三月戊戌,月蝕。九月乙未,月當蝕,雲陰不見。 十三年三月壬辰,月當蝕,陰雲不見。八月庚寅,月蝕, 既。

十四年八月甲申,月當蝕,陰雲不見。

十六年十二月辛丑,月當蝕,陰雲不見。

按:以上《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光宗紹熙元年六月丁酉月當蝕陰雲不見十一月乙未亦如之编辑

二年六月壬辰,月當蝕,陰雲不見。

三年四月乙巳,月當蝕,陰雲不見。

五年九月癸卯,月當蝕,陰雲不見按以上《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寧宗慶元二年八月壬戌月蝕编辑

三年七月己未,月蝕既。

四年七月庚戌,月蝕。

六年五月庚午,月當蝕,陰雲不見。

嘉泰二年五月己未月蝕编辑

三年三月癸未,月當蝕,陰雲不見。七月壬午,白虹暈 貫月中。

開禧元年三月壬申月當蝕陰雲不見閏八月己巳月當蝕陰雲不見编辑

三年正月壬辰,月蝕。七月戊子,月蝕。

嘉定元年正月丙戌月當蝕陰雨不見十二月庚辰月蝕编辑

二年六月丁丑,月蝕。

三年十一月己亥,月蝕。

五年十月戊子,月蝕。

七年二月庚戌,月蝕。八月丁未,月蝕。

八年八月辛丑,月蝕既。

九年二月己亥,月當蝕,雲陰不見。閏七月乙未,月當 蝕,雲陰不見。

十年十二月戊午,月蝕。

十一年六月乙卯,月蝕。十二月壬子,月蝕既。

十二年五月庚戌,月蝕。

十三年五月甲辰,月當蝕,雲陰不見。

十四年十月丙寅,月蝕。

十五年三月癸亥,月當蝕于氐,《既》雲陰不見。

十六年正月丁巳,月當蝕,雲陰不見。

按:以上《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理宗寶慶元年正月丁丑月蝕七月癸酉月蝕陰雨不見编辑

二年七月戊辰,月蝕,陰雨不見。

紹定元年十一月甲申月蝕编辑

二年十一月己卯,月蝕。

四年四月庚午,月蝕。

五年三月乙未,月蝕。

六年二月庚寅,月蝕。

端平二年十二月癸卯月蝕编辑

三年十二月丁酉,月蝕。

嘉熙元年六月乙未月蝕编辑

三年四月甲寅,月蝕。

四年四月戊申,月蝕。

淳祐元年九月庚子月蝕编辑

四年七月癸丑,月蝕。

五年七月戊申,月蝕。

六年閏四月辛丑,暈。

七年五月丁卯,月蝕。十月辛丑,生珥。

八年二月戊子,暈生黃白。十月己丑,月蝕。

十一年三月乙亥,月蝕。九月壬申,月蝕。

十二年八月丙寅,月蝕。

寶祐二年閏六月丙戊月蝕编辑

三年十二月丁丑,月蝕。

四年三月乙卯,四月庚午,暈周匝。

五年十月丁酉,月蝕。

六年四月癸巳,月蝕。十月辛卯,月蝕。

開慶元年四月戊子月蝕十月乙酉月蝕编辑

景定二年七月甲戌月蝕编辑

三年十月甲子、十二月辛酉,暈周匝。

四年二月戊午,暈周匝。

按:以上《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度宗咸淳二年六月丁丑月蝕十一月甲辰月蝕编辑

四年七月癸亥,月蝕。

五年九月丁巳,月蝕。

六年三月乙卯,月蝕。九月辛亥,月蝕。

九年正月戊辰,月蝕。十二月壬戌,月蝕。

按:以上本紀不載 「按志」云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