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029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二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二十九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三十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二十九卷目錄

 星變部彙考三

  史記天官書

庶徵典第二十九卷

星變部彙考三编辑

《史記》
编辑

《天官書》
编辑

中宮天極星。

索隱曰:姚氏案:《春秋元命包》云:「宮之為言宣也,宮氣立精為神垣。」又《文耀鉤》曰:「中宮大帝,其精北極,星含元出氣,流精生一也。」《爾雅》云:「北極謂之北辰。」又《春秋合誠圖》云:「北辰,其星五,在紫微中。」《物理論》云:「北極,天之中,陽氣之北極也。」極南為太陽,極北為太陰,日月五星,行太陰則無光,行太陽則能照,故為昏明寒暑之限極也。

其一明者,太一常居也。

索隱曰:案《春秋合誠圖》云:「紫微大帝室,太一之精也。」 正義曰:泰一,天帝之別名也。劉伯莊云:「泰一,天神之最尊貴者也。」

旁三星,「三公」,或曰「子屬。」

《正義》曰:三公三星在北斗杓東,又三公三星在北斗魁西,並為太尉、司徒、司空之象。主變出陰陽,主佐機務。占以從為不吉,居常則安。金、火守之,並為咎也。

後句四星,末大星正妃,餘三星後宮之屬也。

索隱曰:句,音鉤,句曲也。《援神契》云:「辰極橫,后妃四星,端大妃光明。」 又按《星經》以後句四星名為四輔,其勾陳六星為六宮,亦主六軍,與此不同也。

環之匡衛十二星,藩臣,皆曰「紫宮。」

索隱曰:《元命包》曰:「紫之言此也,宮之言中也,言天神運動,陰陽開閉,皆在此中也。」 宋均又以為十二宮中外位各定,總謂之紫宮也。

前列直斗口,三星隨北端。《兌》,若見若不曰「陰德。」

索隱曰:劉氏直音如字,直當也,又音值。隨音他果反。北,一作「比。」 案《漢書天文志》「北」 作比,端作「耑」 ,「兌」 作銳,銳謂星形尖邪也。《文耀鉤》曰:「陰德為天下綱。」 宋均以為陰行德者,通常也。正義曰:《星經》云:「陰德二星,在紫微宮內,尚書西,主施德惠者,故贊陰德遺惠,周急賑撫。」 占以不明為宜,明新君踐極也。又云:「陰德星,中宮女」 主之象。星動搖,釁起宮掖,貴嬪內妾惡之。

或曰:「天一。」

正義曰:天一一星,疆閶闔外,天帝之神,主戰𩰚,知人吉凶。明而有光,則陰陽和,萬物成,人主吉。不然反是。太一一星,次天一南,亦天帝之神,主使十六神知風雨、水旱、兵革、饑饉、疾疫。占以不明及移為災也。《星經》云:「天一、太一二星,主王者即位,令諸立赤子而傳國位者。星不欲微,微則廢立不當其次,宗廟不享食矣。」

紫宮左三星曰天槍,右五星曰「天棓。」

《蘇林》曰:「音。」朾之。索隱曰:槍,音七庚反。棓音皮。韋昭音剖。《詩緯》云:「天槍三星,天棓五星,在斗杓左右,主槍人、棓人。」《石氏星讚》云:「天槍、天棓八星,備非常之變也。」正義曰:槍,龐掌反。天棓五星,在女床東北,天子先驅,所以禦兵者也。占星不具,國兵起也。

後六星絕漢抵營室,曰「閣道。」

《索隱》曰:「絕,度也。抵,屬也。」 又案《樂汁圖》云:「閣道,北斗之輔。」 石氏云:「閣道六星,神所乘也。」 《正義》曰:「漢,天河也。直度曰絕。抵,至也。」 營室七星,天子之宮,亦為元宮,亦為清廟,主上公,亦天子離宮別館也。王者道被草木,營室曆九象而可觀。閣道六星,在王良北,飛閣之道,天子欲遊別宮之道。占:一星不見,則輦路不通;動搖,則宮掖之內起兵也。

《北斗七星》,所謂「璇璣玉衡,以齊七政。」

《索隱》曰:《春秋運斗樞》云:「斗第一天樞,第二璇,第三璣,第四權,第五衡,第六開陽,第七搖光。第一至第四為魁,第五至第七為杓,合而為斗。」 《文耀鉤》云:「斗者,天之喉舌,玉衡屬杓,魁為璇璣。」 《整長曆》云:「北斗七星,星間相去九千里。其二陰星不見者,相去八千里也。」 《尚書》「璇」 作璿。馬融云:「璿,美玉也。璣,渾天儀,可轉旋,故曰璣」 衡。其中橫筩,以璿為璣,以玉為衡,蓋貴天象也。鄭元註《大傳》言「渾儀其中筩為璇璣,外規為玉衡」 者是也。《尚書大傳》云:「七政,謂春秋冬夏,天文、地理、人道,所以為政也。人道正而萬事順。」

成又馬融註《尚書》云:「七政者,北斗七星,各有所主:第一曰主日法天;第二曰主月法地。第三曰命火,謂熒惑也。第四曰煞土,謂填星也。第五曰伐水,謂辰星也第六曰危木,謂歲星也第七曰罰金,謂太白也。日月五星各異,故名曰七政也。」

杓攜龍角。

孟康曰:「杓,北斗杓也。龍角,東方宿也。」 攜,連也。《正義》曰:「按角星為天關,其間天門,其內天庭,黃道所經,七耀所行,左角為理,主刑;其南為太陽道;右角為將,主兵;其北為太陰道也。」 蓋天之三門,故其星明大則天下太平,賢人在位,不然反是。

衡殷南斗。

《晉灼》曰:「衡,斗之中央,殷中也。」 《索隱》曰:「宋均云殷,當也。」

《魁枕》參首。

正義曰:「枕之禁反。」 衡,斗衡也。魁,斗第一星也。言北方斗斗衡直當北之魁,枕於參星之首。北斗之杓,連於龍角。南斗六星為天廟,丞相太宰之位,主薦賢良,授爵祿,又主兵。天機南二星魁,天梁。中央一星天相,北二星天府庭也。占:斗星盛明,王道和平,爵祿行。不然反是。參主斬刈,又為天獄,主殺罰。其中三星橫列者,三將軍:東主後將軍;西南曰右足,主偏將軍。故《軒轅氏》占之。以北曰左肩,主左將軍;西北曰右肩,主右將軍;東南曰左足,應七將也。中央三小星曰伐,天之都尉也。主戎狄之國。不欲明。若芒角、張明,與參等,大臣謀亂,兵起,夷狄內戰。七將皆明,天下主兵振,王道缺。參失色,軍散敗;動搖,邊候有急。參左足入玉井中,及金火守,皆為起兵。

用昏建者杓。杓自華以西南。

孟康曰:《傳》曰:「斗第七星,法太白」 ,主杓,斗之尾也。尾為陰,又其用昏,昏陰位在西方,故主西南。《索隱》曰:《說文》云:「杓,斗柄。」 音匹遙反,即招搖也。正義曰:杓,東北第七星也。華,華山也。言北斗昏建用斗,杓星指寅也。杓,華山西南之地也。

夜半建者衡。

《徐廣》曰:「第五星。」

衡、殷中州河、濟之間。

孟康曰:「假令杓昏建寅,衡夜半亦建寅。」 《正義》曰:衡,北斗衡也。言北斗夜半建,用斗衡,指寅。殷,當也。斗衡,黃河濟水之間地也。

平旦建者,魁魁海岱以東北也。

孟康曰:《傳》曰:「斗第一星法於日」 ,主齊也。魁,斗之首。首,陽也。又其用在明,陽與明德在東方,故主東北齊分。《正義》曰:言北斗旦建用斗魁,指寅也。海岱,代郡也。言魁星主海岱之東北地也。隨三時所指,有前三建也。

斗為帝車,運於中央,臨制四鄉,分陰陽,建四時,均五 行,移節度,定諸紀,皆繫於斗。

《索隱》曰:姚氏案:宋均云「是大帝乘車巡狩,故無所不紀」 也。

《斗魁戴匡》六星,曰「文昌宮。」

晉灼曰:「似戴,故曰戴匡。」 《索隱》曰:《文耀鉤》云:「文昌宮為天府。」 《孝經援神契》云:「文者,精所聚;昌者,揚天紀,輔拂並居,以成天象,故曰文昌宮。」

一曰上將,二曰次將,三曰貴相,四曰司命,五曰司中, 六曰司祿。

索隱曰:《春秋元命包》曰:「上將建威武,次將正左右,貴相理文緒,司祿賞功進士。司命主災咎,司中主佐理也。」

「在《斗魁》中」,貴人之牢。

孟康曰:《傳》曰:「天理四星在斗魁中,貴人牢,名曰天理。」 索隱曰:《樂汁圖》曰:「天寶理,貴人牢。」 宋均曰:「以理牢獄也。」 《正義》曰:「占明及,其中有星,此貴人下獄也。」

魁下六星,兩兩相比者,名曰《三能》。

《蘇林》曰:「能音台。」

三能色齊,君臣和;不齊,為乖戾。

索隱曰:案《漢書》,東方朔願陳泰階六符。孟康曰:「泰階,三台也。台星凡六星。六符,六星之符驗也。」 應劭引《黃帝泰階六符經》曰:「泰階者,天子之三階。上階,上星為男主,下星為女主;中階,上星為諸侯三公,下星為卿大夫;下階,上星為士,下星為庶人。三階平,則陰陽和,風雨時;不平則稼穡不成。冬雷夏霜,天行暴令,好興」 甲兵,修宮榭,廣苑囿,則上階為之坼也。

《輔》星明近輔臣親,彊斥小疏弱。

孟康曰:「在北斗第六星旁。」 蘇林曰:「斥遠也。」 《正義》曰:「大臣象也。占:欲其小而明。若大而明,則臣奪君政;小而不明,則臣不任職;明大與斗合,國兵暴起;暗而遠斗,臣不死,則奪;若近臣專賞,用賢排佞,則輔生角;近臣擅國符印,將謀社稷,則輔生翼;不然則死。」

考證.svg
杓端有兩星:一內為矛,招搖。

孟康曰:「近北斗者招搖,招搖為天矛。」晉灼曰:「更河三星;天矛、天鋒,招搖一星耳。」索隱曰:案《詩紀歷樞》云:「更河中招搖為胡兵。」宋均云:「招搖星在更河內。」《樂汁圖》云:「更河,天矛星。」宋均以為更河名天矛,則更河是星名也。按:「更河」 ,古本作「梗河。」

一「外為《盾天鋒》。」

《晉灼》曰:「外遠,北斗也,在招搖南,一名元戈。」 《正義》曰:《星經》云:「更河星為戟劎之星。若星不見,或進退不定,鋒鏑亂起,將為邊境之患也。」

有句圜,十五星,屬杓。

《索隱》曰:句,音鉤。圜音員,其形如連環,即貫索星也。《正義》曰:屬音燭。

曰:「賤人之牢」,其牢中星實則囚多,虛則開出。

《索隱》曰:《詩紀歷樞》云:「賤人牢,一曰天獄。」 又《樂汁圖》云:「連營,賤人牢。」 宋均以為連營、貫索星也。《正義》曰:貫索九星,在七公前,一曰連索,一曰連營,一曰天牢。主法律,禁暴強,故為賤人牢也。牢口一星為門,欲其開也。占:星悉見則獄事繁,不見,則刑務簡;動搖則斧鉞用;中虛則改元;口開,則有赦,人主憂。若閉口及星入牢中,有自繫死者,常夜候之,一星不見,有小喜;二星不見,則賜祿;三星不見,則人主德令,且赦。遠十七日,近十六日。若有客星出見,其小大,大有大赦,小亦如之。

《天一》:槍棓、矛盾、動搖、角大,兵起。

李奇曰:「角,芒角。」

東宮蒼龍房,心心為明堂。

索隱曰:《文耀鉤》云:「東宮蒼帝,其精為龍。」 《爾雅》云:「大辰,房、心尾也。」 李巡曰:「大辰,蒼龍宿體最明也。」 《春秋說題辭》云:「房心為明堂,天王布政之宮。」 《尚書運期授》曰:「所謂房四表之道。」 宋均云:「四星問有三道,日月五星所從出入也。」

大星,天王前後星子屬。不欲直,直則天王失計。

索隱曰:《鴻範五行傳》曰:「心之大星,天王也,前星太子,後星庶子。」

《房》為府,曰「天駟。」

索隱曰:《爾雅》云:「天駟,房也。」 《詩紀歷樞》云:「房為天馬,主車駕。」 宋均云:房既近心,為明堂,又別為天府及天駟也。

其陰右驂,

《正義》曰:房,星君之位,亦主左驂,亦主良馬,故為駟。王者恆祠之,是馬祖也。

旁有兩星曰「衿。」

索隱曰:音其炎反。《元命包》曰:「鉤鈐兩星,以閑防神府,闓舒為主,鉤距以備非常也。」 正義曰:占,明而近房,天下同心。鉤鈐、房心之間,有客星出及疏拆者,皆地動之祥也。

北一星曰「舝。」

徐廣曰:音轄。正義曰:《說文》云:「舝,車軸。」 耑,鍵也,兩相穿背也。《星經》云:「鍵閉一星,在房東北,掌管籥也。」 占一反,不居其所,則津梁不通,宮門不禁。居則反是也。

東北曲十二星曰「旗。」

《正義》曰:「兩旗」 者,左旗九星,在河鼓左也,右旗九星,在河鼓右也。皆天之鼓旗,所以為旌表。占:欲其明大光潤,將軍吉;不然,為兵憂;及不居其所,則津梁不通;動搖,則兵起。

旗中四星曰「天市。」

《正義》曰:「天市二十三星,房心東北,主國市聚交易之所。一曰天旗。」 明則市吏急,商人無利;忽然不明,反是。市中星眾,則歲實;稀,則歲虛。熒惑犯,戮不忠之臣。彗星出,當徙市易都。客星入,兵大起;出之,有貴喪也。

《中六星》曰「市樓。」市中星眾者實,其虛則耗。

《正義》曰:「耗貧無也。」

房南眾星曰「騎官」,左角;李,右角將。

索隱曰:李即理法官也。故《元命包》云:「左角理物,以起右角將率而動。」 又石氏云:「左角為天田,右角為天門」 也。

《大角》者,天王帝廷。

索隱曰:《援神契》云:「大角為坐候。」 宋均云:「坐,帝坐也。」 正義曰:大角一星,在兩攝提間,人君之象也。占其明盛黃潤,則天下大同也。

其兩旁各有三星,鼎足句之,曰攝提。攝提者,直斗杓 所指,以建時節,故曰「攝提格。」

《晉灼》曰:「如鼎之句曲。」 《索隱》曰:《元命包》云:「攝提之為言提攜也,言能提斗攜角,以接於下也。」 《正義》曰:「攝提六星,夾大角,大臣之象,恆直斗杓所指,紀八節,察萬事者也。占色溫溫,不明而大者,人君恐客星入之,聖人受制也。」

「《亢》為疏廟」、主疾

索隱曰:《元命包》云:「亢四星為廟廷。」 《文耀鉤》為疏廟。宋均以為疏外也,廟或為朝也。正義曰:聽政之所也。其占,明大,則輔臣忠,天下寧。不然,則反是也。

其南北兩大星,曰「南門。」

《正義》曰:「南門二星,在庫樓南,天之外門。」 占:「明則氐羌貢,暗則諸彝叛。客星守之,外兵且至也。」

氐為天根,主疫。

正義曰:《星經》云:「氐四星,為露寢,聽朝所居。其占明大,則臣下奉度。」 《合誠圖》云:「氏為宿宮也。」 索隱曰:《爾雅》云:「天根氐也。」 孫炎以為,角亢下繫於氐,若木之有根。宋均云:「疫疾也。」 三月榆莢落,故主疾疫也。然此時物雖生,而日宿在奎,行毒氣,故有疫疾也。正義曰:氐、房、心三宿為災,於辰在卯,宋之分野。

尾為《九子》曰「君臣斥絕,不和。」

《索隱》曰:宋均云:「屬後宮場,故得兼子。」 子必九者,取尾有九星也。《元命包》云:「尾九星,箕四星,為後宮之場也。」 正義曰:尾、箕尾為析木之津,於辰在寅,燕之分野。尾九星為後宮,亦為九子星。近心第一星為后妃,次三星並為次三嬪,末二星為妾。占:均明,大小相承,則後宮敘而多子。不然,則不金、火守之,後宮兵起。若明暗不常,妃嫡乖亂,妾媵失序。

「箕為敖」,《客》曰「口舌。」

索隱曰:宋均云:「敖,調弄也。」 箕以簸揚調弄為象。箕又受物,有去去來來,客之象也。《詩》云:「維南有箕,載翕其舌。」 又《詩緯》云:「箕為天口,主出氣。」 是箕有舌,象讒言。故《詩》曰:「哆兮侈兮,成是南箕。」 謂為敖客行請謁也。正義曰:敖音傲。箕主八風,亦后妃之府也。移徙入河,國人相食。金火入守,天下亂。月宿其野為風起。

「火犯守角,則有戰房心」,王者惡之也。

《索隱》曰:韋昭曰:「火,熒惑。」 《正義》曰:熒惑犯守箕、尾,氐星自生芒角,則有戰陣之事。若熒惑守房心,及房心自生芒角,則王者惡之也。

南宮朱鳥。

索隱曰:《文耀鉤》云:「南宮赤帝,其精為朱鳥也。」 正義曰:「柳八星為朱鳥。咮,天之廚宰,主尚食和滋味。」

《權衡》:

孟康曰:「軒轅為權,太微為衡。」 《正義》曰:「權四星,在軒轅尾西,主烽火,備警急。」 占:以明為安靜,不明則警急;動搖、芒角亦如之。衡,太微之庭也。

衡太微三光之廷。

《索隱》曰:宋均曰:「太微,天帝南宮也。三光,日、月、五星也。」

「匡、衛」十二星藩臣。

《索隱》曰:《春秋合誠圖》曰:「太微主法式,陳星十二,以備武患也。」 《正義》曰:太微宮垣十星,在翼,軫地,天子之宮庭,五帝之坐,十二諸侯之府也。其外藩,九卿也。南藩中二星間為端門。次東第一星為左執法,廷尉之象。第二星為上相,第三星為次相,第四星為次將,第五星為上將。端門西第一星為右執法,御史大夫之象也。第二星為上將,第三星為次將,第四星為次相,第五星為上相。其東垣北,左執法上相兩星間名曰「左掖門」 ,上將兩星間名曰「東華門,上相次相、上將、次將間名曰太陽門。」 其西垣右執法上相間名曰「右掖門,上將間名曰西華門,次將次相間名曰中華門」 ,次相兩星間名曰「太陰門。」 各依其名,是其職也,占與《紫宮垣》同也。

西將,東相;南四星,執法;中端門;門左右掖門;門內六 星,諸侯。

《正義》曰:「內五諸侯五星,列在帝庭,其星並欲光明潤澤。若枯𠍴,則各於其處受其災變,大至誅戮,小至流亡。若動搖,則擅命以干主者,審其分以占之,則無惑也。」 又云:「諸侯五星,在東井北河,主判舉,戒不虞。」 又曰:「理陰陽,察得失。一曰帝師,二曰帝友,三曰三公,四曰博士,五曰太史。此五者,為天子定疑議也。」 占:明大潤「澤,大小齊等」 ,則國之福。不然,則上下相猜,忠臣不用。

其內五星五帝坐。

《索隱》曰:《詩·含神霧》云:「五精星坐其東,蒼帝坐,神名靈威仰精為青龍」 之類也。《正義》曰:黃帝坐一星,在太微宮中,含樞紐之神。四星夾黃帝坐。蒼帝東方,靈威仰之神。赤帝南方,赤熛怒之神。白帝西方,白昭矩之神。黑帝北方,葉光紀之神。五帝並設,神靈集謀者也。占:五座,明而光,則天子得天地之心;不然,則失位,金火來守,入太微。若順入軌道,司其出之,所守,則為天子所誅也。其逆入,若不軌道,以所犯名之「中坐成形。」

《後聚》一十,五星蔚然。

《徐廣》曰:一云《哀烏》。

曰「郎位」:

索隱曰:《漢書》作「哀烏」 ,則哀烏蔚然,皆星之貌狀其

考證.svg

星昭然,所以象郎位也。《正義》曰:「郎位五星,在太微中帝坐東北。周之元士,漢之光祿、中散、諫議,此三署郎中,是今之尚書郎。」 占,欲其大小均耀,光潤有之,吉也。

傍一大星,將位也。

索隱曰:宋均云「為群郎之將帥也。」 正義曰:「將,子象反。」 郎將一星,在郎位東北,所以為武備,今之左右中郎將。占:大而明,角,將恣不可當也。

月、五星順入軌道。

《索隱》曰:韋昭云:「謂循軌道,不邪逆也。」 「順入,從西入也。」 《正義》曰:謂月、五星順入軌道,入太微庭也。

「司其出所守」,天子所誅也。

《索隱》曰:宋均云:「司察日月五星所守列宿。若請官屬,不去十日者」 ,於是天子命使誅之也。

其逆入若不軌道,以所犯命之「中坐成形」,皆群下從 謀也。

晉灼曰:「中坐,犯帝坐也。成形,禍福之形見也。」 《索隱》曰:宋均云:「逆入,從東入,不軌道,不由康衢而入也。」 以其所犯命者,亦謂隨所犯之位,天子必命誅討其人也。《正義》曰:「命,名也。」 謂月、五星逆入,不依軌道,司察其所犯。太微中帝坐、帝坐,必成其刑戮,皆是群下相從而謀上也。

金火尤甚。

《索隱》曰:案火主銷物,而金為兵,故尤急則水土木為小變也。《正義》曰:「若金火逆入不軌道,犯帝坐,尤甚於月及水土木也。」

廷藩西有隋星五,曰「少微,士大夫。」

隋音他果反。《索隱》曰:宋均云「南北為隋。隋謂垂下也。」 《春秋合誠圖》云:「少微,處士位。」 又《天官占》云:「一名處士星也。」 《正義》曰:廷,太微;廷,藩衛也。少微四星,在太微南北列:第一星,處士也;第二星,議士也;第三星,博士也;第四星,大夫也。占以明大黃潤,則賢士舉;不明反是。月五星犯守,處士憂,宰相易也。

《權軒轅》,軒轅,黃龍體。前大星,女主象。旁小星,御者後 宮屬。

孟康曰:「形如騰龍。」 《索隱》曰:《援神契》曰:「軒轅十二星,后宮所居。」 《石氏星讚》以軒轅龍體,主后妃也。《正義》曰:「軒轅十七星,在七星北,黃龍之體,主雷雨之神,後宮之象也。陰陽交感,雷激為電,和為雨,怒為風,亂為霧,凝為霜,散為露,聚為雲氣,立為虹蜺,離為背璚,分為抱珥。」 二十四變,皆軒轅主之。其大星,女主也。次北星,夫人也。次北一星,妃也。其次諸星,皆次妃之屬,女主。南一小星,女御也。左一星少民,后宗也。占:欲其小黃而明,吉。大明則為後宮爭競;移徙則國人流迸。東西角,人張而振敗。水火金守軒轅,女主惡也。

月五星守犯者,如《衡占》。

《索隱》曰:《宋均》云:「責在后黨嬉讒賊,與占此祥,天子亦當誅之。」

《東井》為水事。

索隱曰:《元命包》云:「東井八星,主水衡也。」

其西曲星曰「鉞。」

《正義》曰:東井八星,鉞一星,輿鬼四星為質,一星為鶉首,于辰在未,皆秦之分野。一大星黃道所經,為天之亭候,主水衡事,法令所取平也。王者用法平,則井星明而端列。鉞一星,附井之前,主伺奢淫而斬之。占:不欲明與井齊,或搖動,則天子用鉞於大臣。月宿井,有風雨之變。

《鉞》:北,北河,南南河。

《正義》曰:南河三星,北河三星,分夾東井南北,置而為戒。一曰陽門,亦曰越門。北河北戒,一曰陰門,亦為胡門。兩戒間三光之常道也。占以「南星不見,則南道不通;北亦如之。動搖及火守,中國兵起也。」 又云:「動則胡越為變,或連近臣以結之。」

「兩河」天闕間為關梁。

《索隱》曰:宋均云:「兩河六星,知逆邪。」 言關梁之限,知邪偽也。《正義》曰:闕丘二星,在河南,天子之雙闕,諸侯之兩觀,亦象魏縣書之府,金火守之,主兵戰闕下也。

《輿鬼》,鬼祠事中白者為質。

《晉灼》曰:「輿鬼五星,其中白者為質。」 《正義》曰:「輿四星,主祠事天田也,主視明,察姦謀。東北星主積馬,東南星主積兵,西南星主積布帛,西北星主積金玉,隨其變占之。中一星為積屍,一名質,主喪死祠祀。占:鬼星明大,穀成;不明,百姓散;質欲其沒;不明;明則兵起,大臣誅,下人死之。」

火守南北河,兵起,榖不登,故德成衡,觀成潢。

《晉灼》曰:「日月五星不軌道也;衡,太微廷也;觀占也;潢,五帝車舍。」

《傷》成鉞。

《晉灼》曰:「賊傷之占,先成形於鉞。」 《索隱》曰:「案德成衡。」

衡則能平物,故有德公平者,先成形於衡。觀成潢,為帝車舍,言王者遊觀,亦先成形於潢也。「傷成鉞」 者,傷,敗也,言王者敗德,亦先成形於鉞,以言有敗亂,則有鉞誅之形。按《文耀鉤》則云:「德成潢,敗成鉞」 ,其意異也。又此下文「禍成井,誅成質」 ,皆是《東井》下義,總列於此也。

禍成《井》。

《晉灼》曰:「東井主水事,火入一星居其旁,天子且以火敗,故曰禍也。」

誅成質。

《晉灼》曰:「熒惑入輿鬼,天質。占曰:『大臣有誅』。」

柳為鳥注主木草。

索隱曰:案《漢書天文志》注作「喙。」 《爾雅》云:「鳥喙謂之柳。」 孫炎云「喙,朱鳥之口。柳,其星聚也。」 以注為柳星,故主草木也。正義曰:喙,丁救反,一作「注。」 柳八星,星一星;張六星,為鶉火,於辰在午,皆周之分野。柳為朱鳥,咮天之廚宰,主尚食,和滋味。占以順明為吉,金火守之,國兵大起。

「《七星》頸為員官」,主急事。

《索隱》曰:案宋均云:「頸,朱鳥頸也。」 員官,嚨喉也。物在嚨喉,終不久留,故主急事也。《正義》曰:七星為頸,一名天都,主衣裳文繡,主急事。以明為吉,暗為凶。金火守之,國兵大起。

《張素為廚主觴客》。

索隱曰:「素嗉也。」 《爾雅》云:「鳥張嗉。」 郭璞云:「鳥受食之處也。」 正義曰:張六星,六為嗉。主天廚飲食、賞賚觴客。占以明為吉,暗為凶。金、火守之,國兵大起。

翼為羽翮,主遠客。

《正義》曰:翼二十星,軫四星,長沙一星,轄二星,合軫七星,皆為鶉尾,於辰在巳,楚之分野。翼二十二星為天樂府,又主外國,亦主遠客。占:「明大,禮樂興,四夷服;徙則天子舉兵,以罰亂者。」

軫為車,主風。

《索隱》曰:宋均云:「軫四星居中。」 又有二星,為左右轄車之象也。軫與巽同位,為風,車動行疾,似之也。《正義》曰:軫四星,主冢宰輔臣,又主車騎,亦主風占。明大則車騎用。太白守之,天下學校散,文儒失業,兵戈大興。熒惑守之,南方有不用命之國,當發兵伐之。辰星守之,徐泗有戮之者。

其旁有一小星曰「長沙星。」

《正義》曰:「長沙一星,在軫中,主壽命。」 占:明主長壽,子孫昌也。

「星不欲明」,明與四星等,若五星入《軫星》中,兵大起。

《索隱》曰:宋均云:「五星主行使,使動,兵車亦動也。」

軫南眾星曰「天庫樓。」

《正義》曰:「天庫一星,主太白,秦也,在五車中。」

庫有五車車星角,若益眾及不具,無處車馬。

西宮《咸池》。

索隱曰:《文耀鉤》云:「西宮白帝,其精白虎。」 正義曰:咸池三星,在五車中,天潢南,魚鳥之所託也。金犯守之,兵起;火守之,有災也。

曰「天五潢。」五潢,五帝車舍。

索隱曰:案《元命包》曰:「咸池,主五穀。」 其星五者,各有所職。咸池言穀生於水,含秀含實,主秋垂,故一名五帝車舍,言以車載穀而販也。《正義》曰:五車五星,三柱九星,在畢東北,天子三兵車舍也。西北大星曰天庫,主太白,秦也。次東北星天獄,主辰燕、趙也。次東曰天倉,主歲;衛、魯也。次東南曰司空,主鎮楚也。次西南曰卿,主熒惑魏也。占:「五車均明。」 柱皆見,則倉庫實;不見,其國絕食,兵見起。五車、三柱有變,各以其國占之。三柱入出一月,米貴三倍,期二年;出三月,貴十倍一年。柱出,不與天倉相近,軍出米貴,轉粟千里;柱例出尤甚。火入,天下旱;金入兵,水入水也。

火入旱,金兵水,水中有三柱,柱不具,兵起。

《索隱》曰:謂火、金、水入五潢,則各致此災也。宋均云:「不言木、土者,木、土德星,於此不為害也。」

《奎》曰:「封豕,為溝瀆。」

《正義》曰:奎,苦圭反十六星。婁三星為降婁,于辰在戌,魯之分野。奎,天之府庫,一曰天豕,亦曰封豕,主溝瀆。西南大星,所謂「天豕目。」 占以明為吉星,不欲團圓,團圓則兵起,暗則臣干命之咎,亦不欲開闔無常,當有白衣稱命于山谷者。五星犯奎,臣主其德,權臣擅命,不可禁者。王者宗祀不潔,則奎動搖。若燄燄有光,則近臣謀上之應,亦庶人饑饉之厄。太白守奎,胡貊之憂,可以伐之。熒惑星主之,則有水之憂,連以三年。填星、歲星守之,中國之利,外國不利,可以興師動眾,斬斷無道。

《婁》為聚眾。

《正義》曰:「婁三星為苑」 ,牧養犧牲,以共祭祀,亦曰「聚眾。」 占:動搖,則眾兵聚。金、火守之,兵起也。

考證.svg
胃為天倉。

正義曰:胃三星,昴七星,畢八星,為大梁。于辰在酉,趙之分野。胃主倉廩,五穀之府也。占:「明則天下和平,五穀豐稔,不然反是。」

其南眾星曰《廥積》。

如淳曰:「芻槁,積為廥也。」 《正義》曰:「芻槁六星,在天苑西,主積槁草者。不見,則牛馬暴死,火守,災起也。」

昴曰「髦頭」,胡星也。為「白衣會。」

《正義》曰:「昴一星為髦頭胡星,亦為獄事。」 明天下獄訟平;暗,為刑罰濫。六星明與大星等,大水日至,其兵大起。搖動若跳躍者,邊兵大起。一星不見,皆兵之憂也。

《畢》曰:「罕車為邊兵,主弋獵。」

索隱曰:《爾雅》云:「濁謂之畢也。」 孫炎為掩兔之畢,或呼為濁,因以名星也。正義曰:畢八星,曰罕車,為邊兵,主弋獵。其大星曰天高,一曰邊將,四夷之尉也。星明大,天下安,遠夷入貢;失色,邊亂,畢動,兵起。月宿則多雨毛萇,云畢,所謂掩兔也。

其大星旁小星為「附耳。」附耳搖動,有讒,亂臣在側。

《正義》曰:「附耳一星,屬畢」 ,大星之下。次天高東南隅,主為人主聽得失,伺𠍴過。星明則中國微,邊寇警;移動,則讒佞行;入畢,國起兵。

「昴畢間為天街」,其陰陰國,陽陽國。

索隱曰:《元命包》云:「畢為天階。」 《爾雅》云:「大梁,昴。」 孫炎云:「畢、昴之間,日月五星出入要道若津梁。」 《正義》曰:天街二星,在畢昴間,主國界也。街南為華夏之國地,街北為邊裔之國。土金守胡兵入也。孟康曰:「陰,西南,坤維,河山已北國。陽,河山巳南國。」

參為白虎。

《正義》曰:「觜三星,參三星,外四星為實沈,于辰,在申、魏之分野,為白虎形也。」

《三星》直者,是為衡石。

《孟康》曰:「參三星者,白虎宿中,西直,似稱衡。」

下有三星,《兌》,曰「罰」,為斬艾事。

孟康曰:「在參間,上小下大,故曰銳。」 晉灼曰:「三星少斜列,無銳形。」 《正義》曰:「罰亦作伐。」 《春秋運斗樞》云:「參伐事,主斬艾。」

其外四星,「左右肩股也。」小三星隅置,曰「觜」觿,為虎首, 主葆旅事。

如淳曰:「關中俗謂桑榆櫱生為葆。」 晉灼曰:「葆,菜也。野生曰旅。今之饑民,采旅生也。」 《索隱》曰:姚氏案宋均云「葆,守也。旅猶軍旅也,言佐參伐以斬除凶也。」 《正義》曰:觜,子思反。觿,胡規反。葆音保。觜觿為虎首,主收斂葆旅事也。葆旅,野生之可食也。占:金木來守,國易正,災起也。

其南有四星,曰「天廁。」

《正義》曰:「天廁四星在屏,主溷也。」 占:色黃,吉;青與白,皆凶;不見,則人寢疾。

「廁下一星曰天矢」,矢黃則吉,青、白黑,凶。

正義曰:「天矢一星,在廁南」 ,占與天廁同。

其西有句曲:

《正義》曰:句,音鉤。

九星《三處羅》,一曰「天旗。」

《正義》曰:「參旗九星,在參西,天旗也,指麾遠近以從命者。」 王者斬伐當理,則天旗曲直理順;不然,則兵動於外,可以憂之。若明而稀,則邊寇動;不然,則不

二曰《天苑》;

《正義》曰:「天苑十六星,如環狀,在畢南,天子養禽獸之所。稀暗,則多死亡。」

三曰《九游》:

徐廣曰:「音流。」 《正義》曰:「九游九星,在玉井西南,天子之兵旗,所以導軍進退,亦領州列邦,並不欲搖動。搖動則九州分散,人民失業,信命亦不通於中國,憂以金火守之,亂起也。」

其東有大星曰「狼。」狼角變色,多盜賊。

《正義》曰:狼一星,參東南。狼為野將,主侵掠。占:非其處則人相食。色黃白而明,吉;赤角,兵起。金、木、火。守,亦如之。

下有四星,曰「弧直狼。」

《正義》曰:「弧九星,在狼東南,天之弓也,以伐叛懷遠,又主備賊盜之知姦邪者。」 弧矢向狼,動移多盜,明大變色亦如之。矢不直狼,又多盜,引滿則天下盡兵也。

狼:比地有大星,曰「南極老人。」老人見,治安;不見,兵起。 常以秋分時候之於南郊,附耳。入畢中,兵起。

《晉灼》曰:「比地,近地也。」 《正義》曰:「老人一星,在弧南,一曰南極,為人主壽命延長之應。常以秋分之曙見於丙,春分之夕見於丁,見則國長命,故謂之壽昌,天下安寧;不見,人主憂也。」

北宮《元武》。

索隱曰:《文耀鉤》云:「北宮黑帝,其精元武。」 《爾雅》云:「元。」

枵,虛也。又云:「北陸虛也。」 解者以「陸」 為道。孫炎曰:「陸,中也,北方之宿中也。」 《正義》曰:南斗六星,牽牛六星,並北宮元武之宿。

虛危。

《正義》曰:虛二星,危三星,為元枵,於辰,在子齊之分野。虛主死喪哭泣事,又為邑居廟堂、祭祀禱祝之事,亦天之冢宰,主平理天下,覆藏萬物。占:動則有死喪哭泣之應。火守則天子將兵,水守則人饑饉。金守臣下兵起。危為宗廟祀事,主天市架屋。占:動則有土功,火守天下兵,水守下謀上也。

《危》為蓋室。

索隱曰:宋均云危上一星高,旁兩星隋下,似乎蓋屋也。《正義》曰:「蓋屋二星,在危南,主天子所居宮室之官也。」 占:「金、火守入,國兵起,孛、彗尤甚。危為架屋,自有星,恐文誤也。」

虛為哭泣之事。

索隱曰:姚氏案《荊州占》,以為「其宿二星,南星主哭泣,虛中六星不欲明,明則有大喪也。」

其南有眾星,曰「羽林天軍。」

《正義》曰:「羽林三十五星,三三而聚,散在壘壁南,天軍也,亦天宿衛之,兵革出,不見則天下亂,金、火、水入,軍起也。」

軍西為「壘」,或曰「鉞。」

《正義》曰:「壘壁陣十二星橫列,在營室南,天軍之垣壘。占之非,故,兵起,將軍死也。」

旁有一大星為「北落。」北落若微亡,軍星動角益希。及 五星犯北落,入軍軍起。火、金水尤甚。火,軍憂,水患;木 土,軍吉。

《漢書音義》曰:「木星、土星入北落,則吉也。」 《正義》曰:「北落師門一星,在羽林西南,天軍之門也。長安城北落門,以象此也。主非常,以候兵占。」 明則軍安,微弱則兵起。金火守,有兵為虜犯塞;土木則吉。

危東六星,兩兩相比,曰「司空。」

正義曰:比音鼻。比,近也。危東兩兩相比者,是司命等星也。司空唯一星耳,又不在危東,恐「命」 字誤為「空」 也。司命二星,在虛北,主喪送。司錄二星,在司命北,主官。司危二星在司錄北,主危亡。司非二星,在危北,主𠍴過。皆冥司之職。占:大為君憂,常則吉也。

營室為清廟,曰「離宮閣道。」

索隱曰:《元命包》云:「營室十里,挻陶精類,始立紀綱,包物為室。」 又《爾雅》云:「營室謂之定。」 郭璞云:「定,正也。天下作宮室,皆以營室中為正也。」 《荊州占》云:「閣道,王良旗也,有六星。」

漢中四星,曰「天駟。」

《索隱》曰:《元命包》云:「漢中四星,曰騎,一曰天駟也。」

旁一星曰王良,王良策馬,車騎滿野。

《索隱》曰:《春秋合誠圖》云:「王良主天馬也。」 正義曰:王良五星,在奎北河中,天子奉御官也。其動策馬,則兵騎滿野。客星守之,則津橋不通。金火守入,皆兵之憂也。策一星,在王良前,主天子僕也。占以動搖移易,在王良前,或居馬後,則為策馬。策馬而兵動也。按豫章周騰,字叔達,南昌人,為侍御史。桓帝當南郊,平明應出。騰仰觀曰:「夫王者象星,今宮中星及策馬星悉不動,上明日必不出。」 至四更,皇太子卒,遂止也。

旁有八星絕漢,曰「天潢。」天潢旁,江星。江星動,人涉水。

索隱曰:《元命包》曰:「潢主河渠,所以度神,通四方。」 宋均云:「天潢,天津也。津,湊也,主計度也。」 《正義》曰:天江四星,在尾北,主太陰也。不欲明,明而動,水暴出。其星明大,水不禁也。

杵臼四星,在危南。

《正義》曰:「杵臼」 三星,在丈人星旁,主軍糧。占:正下直臼,吉;與臼不相當,軍糧絕也。臼星在南,主舂。其占:「覆,則歲大饑;仰,則大熟也。」

《匏瓜》有青黑星守之,魚鹽貴。

索隱曰:《荊州占》云:「匏瓜,一名天雞,在河鼓東。匏瓜明,則歲大熟也。」 正義曰:匏,音白包反。匏瓜五星,在離珠,比,天子果園。占:「明大光潤,歲熟;不則包果之實不登,客守魚鹽貴也。」

南斗為廟。

《正義》曰:「南斗六星,在南也。」

「其北建星」,建星者,旗也。

《正義》曰:「建六星,在斗北,臨黃道,天之都關也。斗建之間,七曜之道,亦主旗輅。占:動搖則人勞,不然則不。月暈,蛟龍見,牛馬疫。月、五星犯守,大臣相謀,為關梁不通,及大水也。」

《牽牛》為犧牲。

《正義》曰:「牽牛,為犧牲,亦為關梁。」 其北二星,一曰「即路,一曰聚火。」 又上一星主道路,次二星主關梁。占:明大,關梁通;不明;不通,天下牛疫死。移入漢中,天下乃亂也。

考證.svg
其北河鼓河鼓大星上將。左右左右將。

索隱曰:《爾雅》云:「河鼓謂之牽牛。」 孫炎云:「河鼓之旗十二星,在牽牛北」 ,故或名河鼓為牽牛也。正義曰:河鼓三星,在牽牛北,主軍鼓。蓋天子三將軍。中央大星大將軍,其南左星左將軍,其北右星右將軍,所以備關梁而拒難也。占:明大光潤,將軍吉;動搖差戾,亂兵起;直將有功,曲則將失計也。自昔傳牽牛、織女七月七「日相見」 此星也。

婺女:

索隱曰:《爾雅》云:「須女謂之務女。」 或作「婺女。」 正義曰:須女四星,亦婺女,天少府也。南斗、牽牛、須女皆為星紀,於辰在丑,越之分野,而斗牛為吳之分野也。須女,賤妾之稱,婦職之卑者。主布帛,裁製嫁娶。占:水守之,萬物不成。火守布帛,貴人多死;土守,有女喪;金守,兵起也。

「其北織女。」織女,天女孫也。

正義曰:「織女三星,在河北天紀東,天女也,主果蓏絲帛珍寶。」 占:王者至孝於神明,則三星俱明;不然,則暗而微,天下女工廢;明,則理;大;星怒而角,布帛涌貴;不見,則兵起。《晉書天文志》云:「晉太史令陳卓總甘、石、巫咸三家所著星圖,大凡二百八十三宮,一千四百六十四星,以為定紀。今略其昭昭者,以備天官云。」 徐廣曰:「孫,一作名。」 《索隱》曰:「《荊州占》云,織女一名天女,天子女也。」

察日月之行,以揆歲星順逆。

正義曰:晉灼云:「太歲在四仲,則歲行三宿;太歲在四孟四季,則歲行二宿,二八十六,三四十二,而行二十八宿。十二歲而周天。」 《索隱》曰:姚氏案《天官占》云:「歲星一曰應星,一曰經星,一曰紀星。」 《物理論》云:「歲行一次謂之歲星。」 則十二歲而星一周天也。

曰:「東方木,主春日甲乙義失者,罰出歲星。」

正義曰:《天官》云:「歲星者,東方木之精,蒼帝之象也。其色明而內黃,天下安寧。夫歲星欲春不動,動則農廢。歲星盈縮,所在之國不可伐,可以罰人;失次則民多病,見則喜。夫所居國,人主有福;不可以搖動,人主怒無光,仁道失。歲星順行,仁德加也。」 歲星農官,主五穀。《天文志》云:「春日甲乙,四時春也。五常仁,五事貌也。人」 主仁,虧貌失,逆時令,傷木氣,則罰見歲星。

「歲星《嬴縮》」,以其舍命國所在國不可伐,可以罰人。

索隱曰:案《天文志》曰:「凡五星早出為嬴,嬴為客。晚出為縮,縮為主人。五星嬴縮,必有天應,見杓也。」 正義曰:舍所止宿也。命名也。

其趨舍而前曰「嬴。」

《索隱》曰:「趨」 音聚,謂促也。

《退舍》曰:「縮嬴」,其國有兵,不復;「縮」,其國有憂,將亡。

《正義》曰:《將》音子匠反。

國傾敗。其所在五星皆從而聚于一舍,其下之國,可 以義致天下。

索隱曰:漢高帝元年,五星皆聚東井。《天文志》云「其年歲星在東井,故四星從而聚也。」

以「《攝提格》歲。」

索隱曰:太歲在寅,歲星正月晨出東方。按《爾雅》,「歲在寅為攝提格。」 李巡云:「言萬物承陽起,故曰攝提格。格,起也。」

歲陰左行在寅,歲星右轉居丑。正月,與斗、牽牛晨出 東方,名曰《監德》。

索隱曰:歲星在寅,正月晨見,東方之名。巳下皆出石氏《星經》文。云「星在斗、牽牛失次,應見於杓」 也。《漢書天文志》則載甘氏及《太初星曆》所在之宿不同也。

色蒼蒼有光,其失次有應見柳。歲早水,晚,旱。歲星出 東行十二度,百日而止。反逆行,逆行八度,百日復東 行。歲行三十度十六分度之七,率日行十二分度之 一,十二歲而周。天出常東方,以晨,入於西方,用昏單 閼歲。

索隱曰:在卯也。歲星二月晨出東方,《爾雅》云:「卯為單閼。」 李巡云:「陽氣推萬物而起,故曰單閼。」 單,盡也。閼,止也。

歲陰在卯,星居子。以二月與婺女、虛、危晨出,曰「降入。」

《索隱》曰:「即歲星三月晨見東方」 之名,其餘准此。

「大有光」,其失次,有應見張,名曰「降入」,其歲大水,執徐 歲。

索隱曰:《爾雅》「辰為執徐。」 李巡云:「伏蟄之物,皆振舒而出,故曰執徐。」 執,蟄也。徐,舒也。

歲陰在辰,星居亥,以三月居與營室、東壁晨出,曰青 章。青章甚章,其失次,有應見《軫》,曰青章。歲早,旱;晚,水 大荒。駱歲。

索隱曰:《爾雅》云:「在巳為大荒駱。」 姚氏云:「言萬物皆熾盛而大出,霍然落落,故曰荒駱也。」

歲陰在巳,星居戌。以四月與奎、婁、胃、昴晨出,曰《跰踵

徐廣曰。一曰路嶂。《索隱》曰:「《天文志》作路。」字詁云。今作踵也。《正義》曰:跰,白邊反。踵,之勇反。

熊熊,赤色有光。其失次,有應見亢敦牂歲。

索隱曰:《爾雅》云:「在午為敦牂。」 孫炎云:「敦,盛也。牂,壯也。言萬物盛壯。」 韋昭云:「敦音頓。」

歲陰在午,星居酉。以五月與胃、昴、畢晨出,曰《開明》。

徐廣曰:「一曰天津。」 《索隱》曰:「《天文志》作啟明。」

炎炎有光。

《正義》曰:炎,鹽驗反。

《偃兵》,唯利公王,不利治兵。其《失次》有,應見房。歲早旱 晚,水葉洽歲。

索隱曰:《爾雅》云:「在未為葉洽。」 李巡云:「陽氣欲化萬物,故曰協洽。」 協,和也。洽,合也。

「歲陰在未星居申」,以六月與《觜觿》。

《正義》曰:觜,子斯反。觿,胡規反。

《參:晨出》,曰「長列」,昭昭有光,利行兵。其失次,有應見箕、 涒灘歲。

索隱曰:《爾雅》云:「在申為涒灘。」 李巡云:「涒灘,物吐秀傾垂之貌。」 涒,他昆反。灘,他丹反。

歲陰在申,星居未。以七月與東井、輿鬼晨出,曰「大音。」 「昭昭白。」其失次,有應見牽牛,作《鄂歲》。

索隱曰:《爾雅》云:「在酉為作鄂。」 李巡云:「作鄂,皆物芒枝起之貌。」 鄂音愕。案:下文云「作,作有芒」 ,則李巡解亦近。《天文志》作詻,音五恪反,與《史記》及《爾雅》並異。

歲陰在酉,星居午。以八月與柳、七星、張晨出,曰「為長 王作。作有芒,國其昌,熟穀。」其失次,有應見危,曰「大章, 有旱而昌,有女喪,民疾,閹茂歲。」

索隱曰:《爾雅》云:「在戌曰閹茂。」 孫炎云:「萬物皆蔽冒,故曰閹茂。」 閹,蔽也。茂,冒也。《天文志》作「掩茂。」

歲陰在戌,星居巳。以九月與翼、軫晨出,曰《天睢》。

《索隱》曰:劉氏音吁唯反。

曰:「色大明」,其失次,有應。見「東壁」,「歲水」,女喪,大淵獻,歲。

索隱曰:《爾雅》云:「在亥為大淵獻。」 孫炎云:「淵,深也。大獻萬物於深,謂蓋藏之於外也。」

歲陰在亥,星居辰。以十月與角、亢晨出,曰《大章》。

徐廣曰:「一曰大星。」 《索隱》曰:「《天文志》亦作大星。」

蒼蒼然星,若躍而陰出旦,是謂「王平起師旅」,其率必 武,其國有德,將有四海。其失次,有應見「《婁》《困敦》歲。」

索隱曰:《爾雅》在子為「困敦。」 孫炎云:「困敦,混沌也。言萬物初萌,混沌於黃泉之下。」

歲陰在子,星居卯。以十一月與氐、房、心晨出,曰「天泉。」 元色甚明,江池,其昌,不利起兵,其失次,有應在昴,赤 奮若歲。

索隱曰:《爾雅》云:「在丑為赤奮若。」 李巡云:「言陽氣奮迅。若,順也。」

歲陰在丑,星居寅,以十二月與尾、箕晨出,曰《天皓》。

索隱曰:音昊。《漢志》亦作「昊。」

黫然黑色甚明。

《索隱》曰:「黫」 ,音烏閑反。

其失次,有應見《參》,當居不居,居之又左右搖,未當去, 去之與他星會,其國凶。所居久,國有德厚。其角動,乍 小乍大,若色數變,人主有憂。其失次舍以下,進而東 北,三月生天棓,長四丈,末《兌》。

索隱曰:《天文志》此皆甘氏《星經》文,而《志》又兼載石氏,此皆不取。石氏名申夫,甘氏名德。《正義》曰:「歲星之精散而為天槍、天棓、天衝、天猾、國皇、天攙及登天、荊真,若天猿、天垣、蒼彗,皆以應凶災也。」 天棓者,一名覺星。「本類星者,如末銳,長四丈,出東北方。西方,其出則天下兵爭也。」

進而東南,三月生彗星,長二丈,類彗星。

《正義》曰:「天彗」 者,一名「掃星」 ,本類星,末類彗。小者數寸長,長或竟天,而體無光,假日之光,故夕見則東指,晨見則西指。若日南北,皆隨日光而指,光芒所及為災變,見則兵起,除舊布新,彗所指之處弱也。

「退而西北,三月生天攙」,長四丈,末兌。

韋昭曰:「攙音參差之參。」 正義曰:「攙,楚咸反。天攙者,在西南,長四丈,末銳。」 京房云:「天攙為兵,赤地千里,枯骨籍籍。」 《天文志》云:「天攙主兵亂也。」

退而西南三月生天槍,長數丈,兩頭兌。

正義曰:槍,楚行反。天槍者,長數丈,兩頭銳,出西南方。其見不過三月,必有破國亂君,伏死其辜。《天文志》云:孝文時,天槍夕出西南。占曰:「為兵喪亂。」 其六年十一月,匈奴入上郡雲中,漢起兵以衛京師也。

謹視其所見之國,不可舉事用兵。其出如浮如沈,其 國有土功。如沈如浮,其野亡。色赤而有角,其所居國 昌迎。

《徐廣》曰:「迎,一作御。」

《角》而戰者,不勝。星色赤黃而沈,所居野大穰。

《正義》曰:穰,人羊反,豐熟也。

色青白而赤灰,所居野有憂。歲星入月,其野有逐相,

與「太白𩰚
考證.svg

韋昭曰:「星相擊為𩰚。」

「其野有破軍歲星,一曰攝提,曰重華,曰應星,曰紀星。」 營室為清廟,歲星廟也。

察剛氣以處熒惑。

徐廣曰:「剛,一作罰。」 《索隱》曰:按姚氏引《廣雅》,「熒惑謂之執法。」 《天官占》云:「熒惑方伯象,司察妖孽。」 則徐云察罰氣為是。《春秋緯文耀鉤》云:「赤帝熛怒之神為熒惑,位在南方,禮失則罰出。」 晉灼云:「嘗以十月入太微,受制而出,行列宿司無道,出入無常也。」

曰:「南方火,主夏。日丙丁,禮失罰。」出熒惑,熒惑失行是 也。出則有兵,入則兵散。以其舍命國。熒惑、熒惑為勃 亂,殘賊、疾喪、饑兵。

徐廣曰:以下云「熒惑為理,外則理兵,內則理政。」 正義曰:《天官占》云:「熒惑為執法之星,其行無常,以其舍命,國為殘賊,為疾,為喪,為饑,為兵。環繞旬曲,芒角動搖,乍前乍後,其殃逾甚。」 熒惑主死喪,大鴻臚之象;主甲兵,大司馬之義。伺驕奢亂孽。執法官也。其精為風伯惑,童兒歌謠嬉戲也。

反道二舍以上,居之三月有殃,五月受兵,七月半亡 地,九月太半亡地,因與俱出,入國絕祀,居之殃還至, 雖大當小。

《索隱》曰:案:還音旋。旋,疾也。若熒惑反道,居其舍,所致殃禍速疾,則雖大反小。

久而至,當小反大。

《索隱》曰:「久」 謂行遲也。如此,禍小反大,言久腊毒也。

其南為丈夫,北為女子喪。

《索隱》曰:宋均云:「熒惑守輿鬼,南為丈夫受其咎,北則女子受其凶也。」

若角動環繞之,及乍前乍後,左右殃益大,與他星𩰚。

《正義》曰:「凡五星𩰚,皆為戰𩰚,兵不在外,則為內亂。」 𩰚,謂光芒相及。

「光相逮,為害」;不相逮不害,五星皆從而聚於一舍,其 下國可以禮致天下。

《正義》曰:「三星若合,是謂驚位絕行,其國外內有兵與喪,人民饑乏,改立侯王。四星若合,是為大王,其國兵喪暴起,君子憂,小人流。五星若合,是謂易行,有德者受慶,奄有四方;無德者受殃,乃以死亡也。」

法出東行十六舍而止,逆行二舍,六旬復東行,自所 止數十舍,十月而入西方,伏。

《晉灼》曰:「伏不見。」

行五月,出東方,其出西方曰「反明」,主命者惡之。東行 急,一日行一度半,其行東西南北疾也。兵各聚其下。 用戰,順之勝,逆之敗。熒惑從太白,軍憂;離之,軍卻。出 太白陰,有分軍;行其陽,有偏將。戰。當其行,太白逮之, 破軍殺將。

《索隱》曰:宋均云「太白宿,主軍來衝拒也。」

其入守犯太微。

孟康曰:「犯,七寸已內光芒相及也。」 韋昭曰:「自下觸之曰犯,居其宿曰守。」

軒轅營室,主命惡之,心為明堂,熒惑廟也。

謹候此曆斗之會,以定填星之位。

索隱曰:晉灼曰:「常以甲辰之元,始建斗,歲鎮一宿,二十八歲而周天。」 《廣雅》曰:「鎮星,一名地侯。」 《文耀鉤》曰:「鎮,黃帝含樞紐之精,其體旋璣,中宿之分也。」

曰:「中央土,主季夏,日戊己」,黃帝主德,女主象也。歲填 一宿,其所居國吉。未當居而居,若已去而復還。還居 之,其國得土,不乃得女。若當居而不居,既已居之,又 西東去,其國失土,不乃失女,不可舉事用兵。其居久, 其國福厚,易,福薄。

《徐廣》曰:「易猶輕速也。」

其一名曰《地侯》,主歲。歲行十二度百十二分度之五, 日行二十八分度之一,二十八歲周天。其所居五星 皆從而聚於一舍,其下之國,可重致天下。

《正義》曰:重音逐嚨反。言五星皆從填星,其下之國,倚重而致天下。以填主木、土故也。

禮,德、義,殺,刑盡失,而填星乃為之動搖;嬴,為王不寧; 其縮,有軍不復。填星,其色黃,光芒音曰「黃鍾宮。其失 次上二三宿曰嬴,有主命不成;不乃大水。失次下二 三宿曰縮,有后戚,其歲不復;不乃天裂,若地動。」斗為 文。太室,填星廟,天子之星也。木星與土合為內亂,饑, 主勿用戰,敗;水,則變謀而更事。火為旱;金為白衣會。

正義曰:《星經》云:「凡五星,木與土合為內亂,饑;與水合為變謀更事;與火合為饑,為旱;與金合為白衣會也。」

若水金在南,曰「牝牡,年穀熟」,金在北,歲偏無。

索隱曰:晉灼曰:「歲,陽也。太白,陰也,故曰牝牡。」 正義曰:《星經》云:「金在南,木在北,名曰牝牡,年穀大熟。」 金在北,木在南,其年或有或無。

火與水合為「焠」;與金合為「鑠」為喪,皆不可舉事,用兵, 大敗;土為憂,主孽卿。

《晉灼》曰:「火入水,故曰焠。」 《索隱》曰:「案謂火與水俱從。」

填星合也。正義曰:焠,匆內反。《星經》云:「凡五星,火與水合為焠,用兵舉事大敗。與金合為鑠,為喪,不可舉事用兵,從軍為憂,離之軍卻;與土合為憂,生孽卿;與木合,饑戰敗也。」 《索隱》曰:《文耀鉤》云:「水土合則成鑪冶,鑪冶成則火興,火興則土之子焠金成銷鑠,金鑠則土無子,無子輔父則益妖孽,故子憂也。」

《大饑戰敗》為北軍。

《正義》曰:為北,軍北也。凡軍敗曰「北。」

軍困,舉事大敗。土與水合,穰而擁閼。

正義曰:擁,於拱反。閼,烏葛反。

有《覆軍》。

《徐廣》曰:「或云木火土三星若合,是謂驚位絕行。」

「其國不可舉事;出,亡地;入得地金,為疾,為內兵,亡地。」 三星若合,其宿地國外內有兵與喪,改立公王。四星 合,兵喪並起,君子憂,小人流。五星合,是謂易行,有德 受慶,改立大人,奄有四方,子孫蕃昌,無德受殃。若亡。 五星皆大,其事亦大;皆小,事亦小。蚤出者為嬴;嬴者 為客;晚出者為縮;縮者為主人,必有天應。見於杓星 「同舍為合,相凌為𩰚。」

孟康曰:「凌,相冒占過也。」 韋昭曰:「突掩為凌。」

七寸以內必之矣。

《索隱》曰:韋昭云:「必有禍也。」

五星色白圜,為喪旱;赤圜,則中不平,為兵;青圜,為憂 水;黑圜,為疾,多死;黃圜,則吉;赤角犯我城,黃角地之 爭,白角哭泣之聲,青角有兵憂,黑角則水意。

《徐廣》曰:「一作志。」

「行窮,兵之所終。」五星同色,天下偃兵,百姓寧昌。春風 秋雨,冬寒夏暑,動搖常以此。填星出百二十日而逆 西行,西行百二十日,反東行,見三百三十日而入,入 三十日復出東方。《太歲》在甲寅,鎮星在東壁,故在營 室。

察日行以處位太白。

索隱曰:「太白晨出東方曰啟明」 ,故察日行以處太白之位。《韓詩》云:「太白晨出東方為啟明,昏見西方為長庚。」 又孫炎註《爾雅》亦以為「晨出東方,高三丈,命曰啟明;昏見西方高三舍,命曰太白。」 正義曰:晉灼云:「常以正月甲寅,與熒惑晨出東方,二百四十日而入。又出西方,二百四十日而入,入三十五日而復出東方。出以寅戌,入以丑未。」 《天官占》云:「太白者,西方金之精,白帝之子,上公大將軍之象也。一名殷星,一名大正,一名熒星,一名官星,一名梁星,一名滅星,一名大囂,一名大衰,一名大爽,徑一百里。」 《天文志》云:「其日庚辛,四時秋也,五常義也,五事言也。人主義虧言失,逆時令,傷金氣,罰見太白。春見東方以晨,秋」 見西方,以夕也。

曰「西方秋司兵」,月行及天矢。

《正義》曰:「太白五芒出,早為月蝕,晚為天矢及彗,其精散為天杵。」天。「伏靈,大敗」,司姦,天狗,賊星,天殘,卒起星,是古曆星。若竹彗、牆星、猿星、白彗,皆以示變也。

日庚辛,主殺,殺失者罰出太白。《太白》失行,以其舍命 國。其出行十八舍,二百四十日而入,入東方。伏行十 一,舍,百三十日,其入西方。伏行三舍,十六日而出。當 出不出,當入不入,是謂「失舍。」不有破軍,必有國君之 篡,其紀上元。

《正義》曰:「其紀上元」 ,是星古曆初起上元之法也。

以攝提格之歲,「與《營室》晨出東方,至角而入,與營室 夕出西方,至角而入,與角;晨出入畢,與角;夕出入畢 與畢;晨出入箕,與畢;夕出入箕與箕;晨出入柳與箕; 夕出入柳與柳;晨出入營室,與柳;夕出入營室。」凡出 入東西各五,為八歲,二百三十日。

《徐廣》曰:「一云三十二日。」

「復與營室晨出東方。」其大率歲一周天。

《索隱》曰:案《上元》是古曆之名,言用上元紀曆法,則攝提歲而太白與營室晨出東方,至角而入;與營室夕出西方,至角而入。凡出入東西各五,為八歲。二百三十日復與營室晨出東方,大率歲一周天也。

其始出東方,行遲,率日半度,一百二十日必逆行一 二舍上極而反東行,行日一度半,一百二十日入其 庳。近日曰「明星」,柔,高;遠日曰「大囂」,剛。

《徐廣》曰:「囂,一作變。」

其始出西行疾。率日一度半,百二十日上極而行遲; 日半度,百二十日旦入必逆行一二舍而入。其庳。近 日曰「太白」,柔;高;遠日曰「大相」,剛。出以辰戌,入以丑未, 當出不出,未當入而入,天下偃兵。兵在外,入未,當出 而出,當入而不入,下起兵,有破國。其當期出也,其國 昌。其出東為東,入東為北方;出西為西,入西為南方。 所居久,其鄉利疾。

《蘇林》曰:「疾過也。」

其鄉,凶。出西,逆行至東,正西國吉。出東至西,正東國
考證.svg
吉。「其出,不經天」;經天,天下革政。

《索隱》曰:孟康曰:「謂出東入西,出西入東也。太白陰星,出東當伏東,出西當伏西,過午為經天。」 又晉灼曰:「日,陽也,日出則星沒。太白晝見午上,為經天也。」

「小以角動」,兵起始;出大後小,兵弱;出小後大,兵強;出 高用兵,深吉淺凶;庳淺吉深凶。日方南,金居其南;日 方北,金居其北,曰嬴。

正義曰:鄭元云:「方猶向也。謂晝漏半而置土圭,表陰陽審其南北也。影短於土圭,謂之日南,是地於日為近南也。長於土圭,謂之日北,是地於日為近北也。凡日影于地千里而差一寸。」 《周禮》云:「日南則影短多暑,日北則影長多寒。」 孟康云:「金謂太白也。影,日中之影也。」

侯王不寧,用兵進吉退凶。日方南,金居其北;日方北, 金居其南,曰「縮。」侯王有憂,用兵退吉進凶。用兵象太 白,太白行疾,疾行遲,遲行角敢戰,動搖躁躁,圜以靜, 靜順角所指,吉;反之,皆凶。出則出兵,入則入兵。赤角 有戰;白角有喪;黑圜角,憂,有水事;青圜小角,憂有木 事;黃圜和角,有土事有年。

《正義》曰:「太白星圓,天下和平。若芒角,有土事,有年」 ,謂豐熟也。

其已出三日而復有微入,入三日乃復盛出,是謂「耎。」

晉灼曰:「耎,退之不進。」 《索隱》曰:「耎音奴亂反。」

其下國有軍敗將北,其已入三日,又復微出,出三日 而復盛入,其下國有憂師,有糧食、兵革遺人用之。

正義曰遺唯季反

卒雖眾,將為人虜。其出西失行,外國敗;其出東失行, 中國敗。其色大圜黃滜,可為好事。其圜大赤,兵盛不 戰。太白白比狼,赤比心,黃比參左肩,蒼比參右肩,黑 比奎大星。

正義曰:比,卑耳反。下同。比,類也。《晉書天文志》云:「凡五星有色,大小不同,各依其行,而應時節。色變有類。凡青比參左肩,赤比心大星,黃比參右肩,白比狼星,黑比奎大星,不失本色,而應其四時者,吉。色害其行,凶也。」 參,色林反。下同。

「五星皆從《太白》而聚乎一舍」,其下之國,可以兵從天 下。

正義曰:《晉書天文志》云:「凡五星所出所直之辰,其國為得位者,歲星以德,熒惑為禮,鎮星有福,太白兵強,辰陰陽和,所直之辰,順其色而角者勝,其色害者敗。居實有得,居虛無得也。勝位勝色,行得盡勝也。」

「居實」,有得也,「居虛」,無得也。

《索隱》曰:實謂星所合居之宿。「虛」 謂嬴縮也。

行勝色,

晉灼曰:「太白行得度者,勝色也。」 《正義》曰:「勝,音升剩反,下同。」

色勝位,有位勝無位,有色勝無色行,得盡勝之。

《晉灼》曰:「行應天度,唯有色得位,行盡勝之,行重而色位輕。」 《星經》「得」 字作「德。」

出而留桑榆間。

《晉灼》曰:「行遲而下也。正出氣,言平正。出桑榆上者,餘二千里。」

疾其下國。

正義曰:「疾」 ,《漢書》作「病」 也。

上而疾未盡,其曰「過參天。」

《晉灼》曰:「三分天過其一,此在戌酉之間。」

疾其對「國。」

孟康曰:「謂出東入西,出西入東。」

上復下,下復上,有反將。其入,月將僇。金、木星合光,其 下戰不合,兵雖起而不𩰚。合相毀,野有破軍。出西方, 昏而出陰,陰兵彊。暮食出,小弱;夜半出,中弱;雞鳴出, 大弱,是謂陰陷於陽。其在東方,乘明而出陽,陽兵之 彊。雞鳴出,小弱;夜半出,中弱;昏出,大弱,是謂陽陷於 陰。太白伏也,以出兵,兵有殃。其出卯南,南勝北方;出 卯北,北勝南方,正在卯東,國利;出酉北,北勝南方;出 酉南,南勝北方,正在酉西,國勝。其與列星相犯,小戰, 五星大戰。其相犯,太白出其南,南國敗;出其北,北國 敗;行疾,武不行。文色白,五芒出蚤,為月蝕;晚,為天矢 及彗星將發,其國。出東,為德;舉事左之迎之,吉;出西, 為刑;舉事右之背之,吉;反之,皆凶。太白光見景,戰勝。 晝見而經天,是謂爭。明彊國弱;小國彊,女主昌。亢為 疏廟,太白廟也。太白,大臣也,其號上公,其他名殷星、 太正、營星、觀星、宮星、明星,大衰、大澤、終星、大相、天浩、 序星、月緯、大司馬位。

謹候此察日辰之會,以治辰星之位。

正義曰:《晉灼》云:「常以二月春分見奎、婁,五月夏至見東井,八月秋分見角、亢,十一月冬至見牽牛。出以辰、戌,入以丑、未,二旬而入。晨候之東方,夕候之西方也。」 《索隱》曰:「即正四時以治辰星之位」 是也。皇甫謐曰:「辰星,一名毚星,或曰鉤星。」 《元命包》曰「北方。」

辰星水,生物布其紀,故辰星理四時。宋均曰:「辰星正四時之法,得與北辰同名也。」

曰:「北方水,太陰之精,主冬,日壬癸,刑失者,罰出辰星。」

正義曰:《天官占》云:「辰星,北水之精,黑帝之子,宰相之祥也。一名細極,一名鉤星,一名」星一名伺祠,徑一百里。亦偏將廷尉象也。《天文志》云:「其日壬癸,四時冬也。五常智也,五事聽也。」人主智虧聽失,逆時令,傷水氣,則罰見辰星也。字,《字典》不載

以其宿命國,是正四時。仲春春分,夕出郊奎、婁、胃東 五舍,為齊;仲夏夏至,夕出郊東井、輿鬼、柳東七舍,為 楚;仲秋秋分,夕出郊角、亢、氐、房東四舍,為漢;仲冬冬 至,晨出郊東方,與尾、箕、斗、牽牛俱西,為中國。其出入 常以辰、戌、丑、未。其蚤為月蝕,晚為彗星及天矢。

孟康曰:「辰星月相凌不見者,則所蝕也。」 《索隱》曰:宋均云:「星辰與月同精,月為大臣,先期而出,是躁也;失則當誅。故月蝕者,所以為災祥也。辰星,陰也,彗亦陰,陰謀未成,故晚出也。」 張晏曰:「彗所以除舊布新。」

其時宜效。不效為失。

《正義》曰:效,見也。言宜見不見為失,罰之也。

「追兵在外,不戰,一時不出,其時不和,四時不出,天下 大饑」,其當效而出也。色白為旱,黃為五穀熟;赤為兵, 黑為水。出東方,大而白,有兵於外解。常在東方,其赤, 中國勝;其西而赤,外國利;無兵;於外而赤,兵起。其與 太白俱出東方,皆赤而角,外國大敗,中國勝。其與太 白俱出西方,皆赤而角,外國利。五星分天之中,積於 東方,中國利;積於西方,外國用者利。五星皆從辰星 而聚於一舍,其所舍之國,可以法致天下。辰星不出, 太白為客;其出,太白為主;出而與太白不相從,野雖 有軍不戰。出東方,太白出西方。若出西方,太白出東 方,為格,野雖有兵不戰。

《索隱》曰:謂辰星出西方。辰,水也。太白出東方,太白,金也。水生金,母子不相從,故上有軍不戰。今母子各出一方,故為「格。」 格謂不和同,故野雖有兵不戰也。

失其時而出,為當寒反溫,當溫反寒,當出不出,是謂 「擊卒」,兵大起。其入《太白》中而上出,破軍殺將,客軍勝; 下出,客亡地。辰星來抵太白,太白不去,將死。正旗上 出,破軍殺將,客勝;下出,客亡地。視旗所指,以命破軍。

《索隱》曰:案旗蓋太白,芒角似旌旗。《正義》曰:旗,星名。有九星。言辰星上則破軍殺將,客勝也。

其「繞環太白,若與𩰚大戰,客勝,免過太白。」

索隱曰:案《廣雅》云「辰星謂之免星」 ,則辰星之別名。「免」 或作「毚」 也。

間可。劍。

《蘇林》曰:音函。函,容也。其間可容一劍。《索隱》曰:「案蘇所說。則」字本有函音,故字從「咸」也。《正義》曰:《漢書》云:「辰星過太白間」,太白可。《劍明》《廣雅》是也。

小戰,客勝免。居太白前,軍罷。出太白左,小戰摩太白, 有數萬人戰,主人吏死。出太白右,去三尺,軍急約戰。 青角,兵憂,黑角,水赤行,窮兵之所終免。七命曰:「小正 辰星、天攙,安周星、細爽,能星、鉤星。」

《索隱》曰:「謂免星凡有七名。命者名也,小正」 一也,辰星二也,天攙三也,安周星四也,細爽五也,能星六也,鉤星七也。

「其色黃而小,出而易處,天下之文,變而不善矣。免五 色,青圜憂,白圜喪,赤圜中不平,黑圜吉。赤角犯我城, 黃角地之爭,白角號泣之聲。」其出東方,行四舍四十 八日,其數二十日而反入於東方。其出西方,行四舍 四十八日,其數二十日而反入於西方。其一候之,營 室、角、畢、箕、柳,出房、心間,地動。辰星之色,春青黃,夏赤 白;秋青白而歲熟;冬黃而不明,即變其色,其時不昌。 春不見,大風,秋則不實;夏不見,有六十日之旱、月蝕; 秋不見,有兵;春則不生;冬不見,陰雨六十日,有流邑; 夏則不長。

角、亢、氐,兗州。房、心,豫州。尾、箕,幽州。斗,江湖。牽牛、婺女, 揚州。虛、危,青州。營室至東壁,并州。奎、婁、胃,徐州。昴、畢, 冀州。觜、觿、參,益州。

正義曰:《括地志》云:「漢武帝置十三州,改梁州為益州廣漢。廣漢,今益州咎縣是也。分今河內、上黨、雲中。」 然按《星經》,益州,魏地,畢、觜、參之,分今河內、上黨、雲中,是未詳也。

東井、輿鬼,雍州。柳七星、張、三河,翼、軫,荊州。七星為員 官。辰星廟,蠻夷星也,兩軍相當。日暈。

如淳曰:「暈讀曰運。」

暈等,力鈞。厚長大,有勝;薄短小,無勝。重抱大破無,抱 為和;背不和為分離。相去直為自立,立侯王。指暈,若 曰殺將,負且戴,有喜。圜在中,中勝;在外,外勝。青外赤 中,以和相去;赤外青中,以惡相去。氣暈先至而後去, 居軍勝。先至先去,前利後病;後至後去,前病後利;後

至先去,前後皆病。居暈不勝,見而去,其發疾,雖勝無
考證.svg
功。見半日以上功,「太白虹屈短。」

李奇曰:「屈或為尾也。」 韋昭曰:「短而直。」

「《上下兌》有」者,下大流血,日暈制勝,近期三十日,遠期 六十日。其食,食所不利復生,生所利而食益盡,為主 位。以其直及日所宿,加以日時,用命其國也。

月行中道,安寧和平,陰間多水,陰事。外北三尺,陰星 北三尺。

《索隱》曰:案:中道,房室星之中間也。房有四星,若人之房三間有四表然,故曰「房。南為陽間,北為陰間」 ,則中道,房星之中間也。故房是日月五星之常行道,然黃道亦經房心,若月行得中道,故陰陽和平。若行陰間,多陰事。陽間則人主驕恣。若歷陰星,陽星之南,迫太陰太陽之道,則有大水若兵,及大旱若喪也。太陽亦在陽間之南各三尺也。

「太陰大水,兵。」陽間驕恣,陽星多暴獄。太陽大旱喪也。

《索隱》曰:「太陰、太陽皆道也,月行近之,故有水旱兵喪也。」

角、天門十月為四月,十一月為五月,十二月為六月, 水發近三尺,遠五尺。

《索隱》曰:「謂月行入角與天門,若十月犯之,當為來年四月成災」 ,十一月則主五月也。

犯四輔,輔臣誅。

《索隱》曰:案:謂月犯房星也。四輔,房四星也。房以輔心,故曰「四輔」 也。

行南北河,以陰陽,言旱水兵喪。

《正義》曰:「南河三星,北河三星,若月行北河以陰,南河以陽,則水旱兵喪也。」

「月蝕歲星,其宿地饑若亡。」熒惑也,亂,填星也,下犯上, 太白也,彊國以戰敗。辰星也,女亂。

《正義》曰:孟康云:「凡星入月見月中,為星蝕月。月掩星,星滅,為月蝕星也。」

食大角。

徐廣曰:一云「食於大角。」 《正義》曰:大角一星,在兩攝提間,人君之象也。

主命者惡之,心則為內賊亂也。列星其宿地憂。

《索隱》曰:「謂月蝕列星,二十八宿,當其分地有憂。」 憂謂兵及喪也。

國皇星。

《正義》曰:「皇星者,大而赤,類南極老人。去地三丈,如炬火。見則內外有兵喪之難。」

大而赤,

孟康曰:「歲星之精,散所為也。五星之精,散為六十四變,記不盡。」

狀類《南極》。

《徐廣》曰:「南極老人星。」

所出:其下起兵;兵彊,其衝,不利。

昭明星。

索隱曰:案《春秋合誠圖》云「赤帝之精,象如太白,七芒。」 《釋名》為筆星氣有一枝,末銳似筆,亦曰日華星也。

大而白,無角,乍上乍下。

《孟康》曰:「形如三足機,機上有九彗上向,熒惑之精。」

所出國起兵多變。

五、《殘星》:

《索隱》曰:孟康云:「星表有青氣暈有毛,填星之精也。」 《正義》曰:五殘,一名五鋒,出正東東方之分野。狀類辰星,去地可六七丈,則見五分,毀敗之徵,大臣誅亡之象。

「出正東東方之野」,其星狀類辰星,去地可六丈大。

《徐廣》曰:「大一作六。」

《賊星》:

孟康曰:「形如彗九尺,太白之精。」 《正義》曰:「大賊星者,一名六賊,出正南南方之野。星去地可六丈,大而赤,數動有光,出則福合天下。」

出正南,南方之野。星去地可六丈,大而赤,數動,有光。 「司危星。」

孟康曰:「星大而有尾,兩角,熒惑之精也。」 《正義》曰:「司危者,出正西,西方分野也。大如太白,去地可六丈。見則以天子不義,失國而豪傑起。」

出正西西方之野。星去地可六丈,大而白,類太白 獄漢星。

孟康曰:「青中赤表,下有二彗縱橫,亦填星之精。」 《漢書·天文志》:「獄漢一名咸漢。」

出正北,北方之野。星,去地可六丈,大而赤,數動,察之 中青。此四野星所出,出非其方,其下有兵,衝不利。 《四》填星所出四隅,去地可四丈。

《地維》《咸光》,

《正義》曰:「四鎮星出四隅,去地可四丈。地維《咸光》星」 ,亦出四隅,去地可三丈。若月始出,所見下有亂者亡,有德者昌也。

亦出四隅,去地可三丈。若月始出,所見下有亂,亂者亡,有德者昌。

燭星,狀如太白。

《孟康》曰:「星上有三彗上出,亦填星之精。」

其出也不行,見則滅。所燭者,城邑亂,如星非星,如雲 非雲,命曰「歸」邪?

李奇曰:「邪音蛇。」 孟康曰:「星有兩赤彗上向,上有蓋,狀如氣,下連星。」

「《歸》邪」出,必有歸國者。

星者金之散氣。本曰「火。」

孟康曰星名

星眾,國吉;少則凶。

《漢》者,亦金之散氣。

索隱曰:案:木生金,散氣即水氣。《河圖括地象》曰:「河精為天漢」 也。

其本曰「水漢星多」,多水少則旱。

孟康曰:「漢,河漢也。水生於金。多少,謂漢中星。」

其《大經》也。

《天鼓》有音如雷,非雷音在地而下及地,其所往者,兵 發其下。

天狗狀如大奔星。

《孟康》曰:「星有尾,旁有短彗,下有如狗形者,亦太白之精。」

有聲其下止地,類狗所墮,及炎火。望之如火光,炎炎 衝天,其下圜如數頃田。處。《上兌》者,則有黃色,千里破 軍殺將。

《索隱》曰:「炎」 ,音艷。

《格澤星》者。

《索隱》曰:《格澤》,一音《鶴鐸》,又音《格澤》。格,胡客反。

如炎火之狀,黃白起地而上下大上兌。其見也,不種 而穫,不有土功,必有大害。

蚩尤之旗。

孟康曰:熒惑之精也。晉灼曰:「《呂氏春秋》曰:其色黃,上下白。」

類彗而後曲,象旗。見則王者征伐四方。

旬始出於北斗旁。

《徐廣》曰:蚩尤也。旬一作「營。」

「狀如雄雞」,其怒青黑,象伏鱉。

李奇曰:「怒當音帑。」 晉灼曰:「帑,雌也。」 或曰怒色青。

枉矢,類大流星,蛇行而蒼黑,望之如有毛羽然。 《長庚》如一匹布著天。

《正義》曰:著音直略反。

此星見,兵起;星墜至地,則石也。

正義曰:《春秋》云「星隕如雨」 是也。今吳郡西鄉見有落星石,其石天下多有也。

河、濟之間,時墜星。

「天精而見景星」,景星者,德星也。其狀無常,常出於有 道之國。

孟康曰:「精,明也。有赤方氣與青方氣相連,赤方中有兩黃星,青方中一黃星,凡三星,合為景星。」 《索隱》曰:韋昭云:「精謂青朗。《漢書》作牲,亦作腥。」 郭璞註《三蒼》云:「腥,雨止無雲也。」 《正義》曰:景星狀如半月,生於晦朔,叨月為明。見則人君有德,明聖之慶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