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033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三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三十三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三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三十三卷目錄

 星變部彙考七

  曆學會通古法占驗洪範八庶徵 乙巳占 紫微宮 太微宮 天市

  垣 中外宮占

  曆學會通中法占驗賢相通占

庶徵典第三十三卷

星變部彙考七编辑

《曆學會通古法占驗》
编辑

《洪範八庶徵》
编辑

八、庶徵:「曰雨,曰暘,曰燠,曰寒,曰風,曰時。」五者來備,各 以其敘,庶草蕃廡。

《一極》備凶,《一極》無凶。

曰休徵:曰肅,時雨若;曰乂,時暘若;曰哲,時燠若;曰謀, 時寒若;曰聖,時風若;曰咎徵:曰狂,恆雨若;曰僭,恆暘 若;曰豫,恆燠若;曰急,恆寒若;曰蒙,恆風若。

「歲月日時無易」,百穀用成,乂用明,俊民用章,家用平 康。

日月歲時既易,百穀用不成,乂用昏不明,俊民用微, 家用不寧,庶民惟星。星有好風,星有好雨。民有異情 日月之行,則有冬有夏。君臣有常職

月之從星,則以風雨。在上者當體恤下情

《書傳》言:「庶徵」 有繫一歲之利害,有繫一月之利害,有繫一日一時之利害,故分省之。王省惟歲,卿士惟月,師尹惟日。

《占書》云:「庶徵發於何方,見於何日,各從歲月日時刑 德來,則休咎一繫之。」又云:「年刑不出年,月刑不出月。」

刑德詳見風角

《乙巳占》
编辑

《經》星皆亙古不異,其不同者,或有氣映掩及遠近視 差耳,至有飛彗等異變。玩其星名,而占法自備。至黃 道內外近八度者,凌犯多變。詳見下卷。

《紫微宮》
编辑

「紫微北辰也,眾星拱之,天運無窮,三元迭運,而極星 不移。第一星主月太子;第二星最明者,天皇大帝北 辰之正位。第三星主五行庶子;第四星主日;第五星 不動者,天之柱為天心也。北極星亡,期八年,中無國 主,佞臣在位。大流星出入,為天子大使出入。客星出 入,帝不昌,大臣逆。以日占,國大臣死,君修德除咎。」客 星犯北辰,即占君,黑為憂,赤為兵,大臣逆,致死,白為 國有喪,青為國有賢臣匡佐,黃色帝道昌。彗孛出紫 微。宜用賢修德,除舊布新,以歲日占期。

勾陳主後宮,天帝正妃,萬物之母。六星則六宮也。明 大者曰正妃,又曰太后女主,餘者妃妾不欲甚。明星 大明,女主惡之。黃氣及流星黃色入之,後宮有子孫 之喜。黃星出勾陳傍,外國有進美女;黃氣亦然,亦後 宮有喜,又曰「立后妃。」彗干犯,閹臣死,妃有誅黜者,以 日為期。

天皇大帝一星,黑色,勾陳口中稍微者是。其神曰「耀 魄寶」,主御天下群靈,河洛之命皆稟焉。其光芒動,人 君治政,淫泆失常,宜正禮,用賢任能,即無災咎。星青 而有光,君信佞,宜黜之,吉。流星從大帝星出,為發大 使,小者小使。流星從他宿入,大帝星出,為發大使,君 心神恍惚,煩燥不安,察奸任賢,赦令即吉。客星干犯, 除舊布新之象,修德咎除,以日占國。彗孛干犯,大臣 以家坐罪,大臣死。犯帝座,宮中有謀,宜察之。

五帝內坐,各順方位之色,為五帝之神。客、彗干犯,斬 幸臣,大臣死,以日占國。

四「輔佐北極,不欲明,明動,大臣將死」,以月建占國。客、 彗犯,宰相死,又閹臣死,亦以日占國。

華蓋七星,下九星名「杠」,即蓋之柄,偃蓋大帝。共十六 星,狀如傘蓋座。正,吉;不正,為人君信邪。彗、客守犯,客 亂,天子不治朝,宜正之即安。

六甲,分陰陽,紀節候,布政教,授農時。流星、客、彗犯守, 太史官廢,亦水旱失節。

大理平刑斷獄之官,

「《女御》天子八十一」,御妻之象。

八穀:稻、黍、大小麥、大小豆、麻。

《扶筐》,盛桑之器。

《天廚造饌,百牢》之所。

內階、天階之屬。

「內廚」,六宮之內飲食廚,為太子妃后飲宴。

陰德明,太子代主。又云:「女主治天下。」

《女史》,主傳漏。

《尚書》,主納言。

《柱下史》,記過之史。

天柱建政,古帝以朔朢日懸禁令於天柱,示百司。 太乙天帝之神,主使十六神,知水旱風雨兵革饑饉天乙天帝之神,主戰𩰚,知人吉凶,治十二將,光明潤 澤,天子康寧。

文昌,在北斗魁前。天之六司,主集計天道。第一曰大 將軍,主建武威。第二曰次將,主尚書左右丞。第三曰 貴相,主太常卿,均禮樂。第四曰司祿,主賞罰功能。第 五曰司命、司怪,主占風雲氣候。第六曰司法,主刑法。 星搖動,以其所動之名不順,天子知而治之。如第六 星動,即司法不平之象。客、彗干犯,所犯者,君誅,除舊 布新,以日占國。

三公在北斗柄東,為太尉、司徒、司空之象,主贊揚帝 道,宣德化,理陰陽移徙,大臣公卿死,安靜,吉。彗、客守, 三公死,以日占國。

太尊在中台北,守常,吉。彗、客守犯,貴戚死。

天牢六星,在北斗魁下,與中台相對,為貴人牢。彗、客 流抵犯,大臣貴戚亡。黃、赤氣出,大赦。天牢出流星,有 赦令。

「北斗者,陰陽之元本。」亦曰「帝車之號令,建乎中央,以 齊七政,建四時,均八節,運五行,定綱紀。弼九重,施行 正化。」魁四星為璇璣,柄三星為玉衡。第一曰天樞正 星,主陽德,天子之象,主天,主秦國。第二曰天璇法星, 主陰刑,女主之象,主地,主楚國。第三曰璣令星,主禍, 主火,主梁國。第四曰權伐星,主伐無道之國,主水,主 吳國。第五曰玉衡,主中央土,助四方,伐有罪,主趙國。 第六曰開陽危星,天倉,主五穀,主木,主燕國。第七曰 瑤光部星,應星,主金,主齊國。又曰,華岐以北,龍門、積 石,南至三危,雍州,屬魁;太行以東,主碣石,至王屋底 柱,冀州,屬璇星。三河、雷澤,東至海、岱、兗、青州,屬璣星。 象山以東,至羽山南江,會震澤;徐、揚「州屬權星。」又東 至雲澤,九江衡山,荊州屬衡星。荊山西南至岷山,距 鳥鼠,涼州屬開陽星。外方,熊耳以東,至泗州,陪尾,豫 州,中原,屬杓星。天子不事名山,不敬鬼神,則第一星 不明。數土功,壞決山陵,逆地理,則第二星不明。天子 不憂百姓。殘暴酷虐,則第三星不明。發號施令,不從 四時,則第四星不明。用聲淫泆,則第五星不明;用法 不正,則第六星不明;不修江河淮濟之祠,則第七星 不明。君若明正,行法不私,用賢去佞,即北斗均明。 輔一星附北斗柄,第六星近密,大臣之位。明,大,賢不 任職。明與北斗齊或合,國兵暴起。暗而遠,大臣死。若 近粘北斗,臣專黨,非賢用佞。彗客犯將相。

《天理》在北斗魁中,執法之官。明及小星多者,貴人下 獄,靜即吉。

「天相」在北斗南,總領百司。明則宰相明,暗則宰相無 致治之道。

《勢》四星,在太陽守西北,閹臣之象。明,則閹臣蔽。主、客。 彗犯流星,抵閹臣死。

太陽守,在相星西北,大將軍大臣之象,主備不虞。 《天棓》五星,在女床東北,為天子之先驅,主刑罰,藏兵 禦難。明大及不具,國兵憂。

天槍三星,在北斗柄,主武備。亦曰「天鉞。」

《元戈》一星,在北斗柄星端,主北方。明則兵起。

三師星,即三公之位,在北斗魁西,主七政,宣德化,和 陰陽。占與三公同。

《傳舍》即今驛亭。

三台,亦三公之位,近文昌。二星為上台,為司命,主壽。 上星曰人主,下星曰女主,與軒轅相對。二星為中台, 主宗室,為司中。上星曰諸侯;下星卿大夫。抵太微二 星為下台,為司祿。上星元士,下星庶人,知陰陽。色齊 明,有行列,君臣魚水不明,乖戾。

《太微宮》
编辑

太微,在翼、軫北,天子正宮也。將相三公之府,九卿十 二諸侯之司也。南蕃東星曰左執法,廷尉之象。西星 曰右執法,御史大夫之象。執法所以刺奸也。兩星之 間,南端門也。左執法東,左掖門。右執法之西,右掖門 東蕃四星,南第一星曰上相。上相之北,東太陽門,第 二星曰次相。次相之北,東中華門,第三星曰次將。次 將之北,東太陰門第四星曰「上將」,所謂「四輔」也。西蕃 四星:南第一星曰上將,上將之北,西太陽門第二星 曰次將,次將之北,西中華門第三星曰次相,次相之 北,西太陰門第四星曰上相,亦為四輔也。

黃帝在太微宮中,天子之正位,其星常明,合天地之 化。星微,求賢士自輔。四帝擁黃帝,各順其方,東青帝、 南赤帝,西白帝、北黑帝。五星明有光,天子得天地臣 民之心。

《屏》四星,在五帝座南,近於執法。別善惡。明潤,吉。 太子在帝座北,君有德,即星光而潤;不見星亡,即太 子有憂。

從官、幸臣各一,侍從太子之官。

「《常陳》七星」,在帝座北,天子之宿衛。動,主天子出,自明 盛,即武用也。

郎將左右為外御,亦主武備郎將之官。

郎位一十五位,在垣內,帝座東北,守衛之司,《周官》之元士。漢之光祿、中散,臺省不具,幸臣死,大臣不康,中 散、臺官亡。

五,諸侯在卿西,內侍天子,百辟之象不明,諸侯有黜, 內大臣死。

三公在《執法東》,三公、九卿、內侍、內省之職不明,內省 大臣死。

謁者在宮內執法,東贊賓客,辨疑惑,明如常。四夷來 貢。不明,亡失,四方不來。

虎賁侍衛之官。

《天市垣》
编辑

天市垣,天之都市,小星多市,有貨易。

「帝座在市中明潤」,即「天子令行。」

《宦者》為侍臣。

《候星》司候陰陽明即輔臣強。

《列肆》市肆之所。

斛斗量,平也。

「宗正」,即宗大夫。

《宗人》、宗星,皆帝之血脈宗族。

「屠肆」,主烹殺。

帛度,買賣貨易。

市樓主賈市,明則賦斂重。

《車市》:市中車馬人物。

《中外宮占》
编辑

《大角》亦為帝,

《梗河天矛》。

周鼎、神鼎。

《天田》,天子畿內躬耕之田。

《平道》,天子八達之道。

招搖主敵人,又曰「矛楯。」

「天門」在角北,天子宴樂之處。

《平星》,在角南。正紀綱,平獄訟。

南門,在庫樓南,天子外門,主守兵禁。

《頓頑》,獄中之吏,獄,官也。

陣車,革車也。

「《亢池》渡水」,迎送舟船津道。

《折威》,主斷軍獄斬戮。

陽門守隘口禦寇。

《騎官》,天子宿衛禁兵。

「騎陣將軍」,統押禁兵之首領。

車騎陣之將。

天乳明潤,即甘露降。

從官主天下疾病,巫醫人。

日星,太陽之精,主昭明令德。

「積卒掃除糞穢」,不祥。

《七公》,天之相,亦三公之相。

天紀九星主天心,九卿萬事之綱紀。

《罰》三星,主刑罰平,正令平,曲而斜,賞罰不平。

《女床》為後宮,御女之侍從。

魚在河中,知雲雨風氣。狀如雲大而明,風雨順,律呂 正。

天江不欲明,明即有大水。

《傅說》主後宮女巫之象。

《龜》主贊神明,定吉凶。

《糠在箕舌》口,主簸揚,給犬豕糠糟。明即時豐,暗即不 熟,不見天下無米。

天籥,主開閉門。

杵主舂杵。

《狗守御門》。

農丈人,在斗西南,主農正官明,農稔暗,民失業。 織女、天女,主瓜果絲帛珍寶。

《天弁入河中》辨別珍寶市中之老吏。

東西《咸》房之門戶,防淫泆。

「漸臺」,主晷漏律呂之事。星明即陰陽和而律呂正。 河鼓,天軍之豉。中央大星曰「大將軍。」左右小將軍,亦 名牽牛星。左右旗為河鼓旗表。

輦道,天子戲遊之道。

《天桴》,四時擊鼓知更漏。

《奚仲》,主御車之吏。

天津橫於河中。一星不傋,津道不通。

《瓠瓜》敗瓜,天子園內之屬。明即瓜熟,不明不登。 羅偃堤塘距馬官。

《離珠》女子之星,後宮之庫藏。

《九坎》主溝渠泉道。

十二國星應十二州。一星亡,其國荒饑。

《敗臼》,庶人之星,不見即人棄其鄉。

《離瑜》主婦人之服。

《天壘城》,「北方丁零匈奴之類。」

「哭泣」,大臣之象,主哭泣事。

人星,如人形狀,主奸人巧舌。星不見或亡,則奸人詐 行詔書。

《司命》掌死喪《司祿》掌祿料。

墳墓主兆域,以明喪葬之禮。流星出入,有葬事 司。掌危市中樓閣、宗廟。

司非,伺候內外,察《𠍴 鉤》九星,入河中,失道移徙,主地動。

車府,主車輦之官。

造父,主御天子御官也。

杵臼舂軍糧供廚。

《土公吏》《土公》皆主司過失。

《虛梁》,主國家丘陵禱祠。

「蓋屋」「治屋」之官:

天錢主賞罰。

《八魁》主張羅網捕禽之官,亦為五方之人。

北落師門,主北方蕃部之主,星常明。

敗臼左右擁蕃人部落參佐。

《天綱》北落下將帥統押。星不欲明,明則部落將帥死, 又為中原天子遊獵之舍。

鐵鑕主拒難刀斧之用。

雲雨霹靂電並為陰陽氣,擊作風雨之應。

《螣蛇》,如盤舌之狀,居河中天池也。主水蟲風雨之占。 移徙近南斗,大水。

《天廄》天馬之廄,今之驛亭。

「離宮六星」,兩兩而居,天子之別宮,御宮人之所, 大陵,主墓。

天船主船居。

《策星》,天子之僕,今之黃門。星亡,天子斬黃門。

「王良」,天子輦御之官。

閣道,主飛閣天子別宮之道。

附路,閣道之別道,又曰「太僕御風雨。」

「天大將軍」,用武兵中之統領。

《卷舌》主讒佞,明大天下主口舌。

南門,主出入定亂。星動搖,軍必行。

《左右更秦》爵名,牧養牛馬之官。

天溷,主糞穢,天子之溷廁。

「外屏」,以避天溷。

土司空,即「土功」之長吏。

鐵鑕:主斬芻,飼牛馬犧牲。

「天倉」,倉官也,逼迫小星多,天子倉廩盈。

《天廩》主畜積,養犧牲,亦主倉廩。

天陰,主天子密謀羽獵。

天囷,主倉囷。

天高,主登高察候。

積水,主候水災不明,明則雨水溢。

「月一星,主蟾蜍」,女主大臣之象。金火犯女,主大臣殃。 天街為陰陽之所。

諸王、王室《姪孫之象》:

《咸池魚雀》之官。

天潢,主河津濟渡。

參旗天弓弩,天子使用之弓矢。

《九州殊口》,能曉會九土方俗之語。

天節,主使臣遠方宣揚帝化。

「天苑」,天子養禽獸之所。

《天園》:天子菜果之園。

《九斿》,天子兵之旗。

「軍井」,主軍營中之井。

「玉井」軍出行之水泉。

矢主羽箭。

廁:主溷,又主腰之下疾。

《五車》:為大臣、邊將。五兵、五穀。

司怪,定陰陽,占風雲氣候,察天地草木之怪。

《座旗》辨君臣尊卑。

五、「諸侯主刺舉誡不虞,大小齊明大臣忠。」

天樽,主樽罍,天子酒器。

傳舍,賓客之館舍。

水位主水移徙近北河為大水。

南北兩河,地之關門。南北兩界,逆斜、彗、客犯,南河為 旱,北河為水。

積水:水官,供給酒食之司也。

「《積薪》外廚」,烹宰庖廚之官。

《水府》天子宮內水官,

泗、瀆、江、河、淮、濟之精氣明大,為大水。

《闕丘》,天子雙闕,諸侯之兩觀,主懸法象魏。

《軍市》,軍中之市,貨易買賣。

野雞在軍市中,掌野外之禽。鳴,則天下野雞盡雊。亦 曰:「知夜辰鳴」,則凡雞始鳴也。

《丈人》是民之父,子孫侍之。

弧主天子弓,以備賊盜。

天社祝祠之官,

《天狗占吠》,知天下皆旱。

《天記》「知禽獸歲齒,應天子御馬、醫獸之吏。」

「天相」,大臣之象,占與相星同天稷,農人之具。

《外廚》即烹雞魚、宰豬羊之所。

《酒旗》,造酒之官。

《少微》處士、卿士、太史之官。

《爟》,主烽火,備急,行邊庭,掌四時火變。

「《內平》執法平罪」之官,

長垣,主邊界城邑。

靈臺,主觀風雲氣候。

「明堂」,天子布政之宮。

《青丘主》,《南蠻君長》。

土司空,主南海君,亦曰「九域地界主領。」

軍門,天子六軍之門。

《東甌》《東越》《南蠻》《三夷》之君。

《器府》,掌絲竹之官。

「天廟」,天子之祖廟。

以上諸座,凡飛流、彗孛客星干犯,各依其位之所主 占之。青為憂,黃為喜,赤為兵旱,白為兵氣,黑為疾疫。 依歲月日時,刑德干支遠近占之,不可一途取。執 天漢天下江河淮濟海岳之氣,起東方尾箕之間,為 之漢津,分為兩道。其河南經傅說,魚尾、天江、天市,絡 輦道,漸道;河北經魚鱉貫箕南,斗柄、天籥、天弁、河鼓、 右旗、天津,下合南河西行,歷瓠瓜、人星、造父、螣蛇、王 良、附路。又西南行,經天狗、天記、大陵、天船、卷舌、五車, 南入東井、四瀆、天稷七星,南而沒,凡歷十九宿。

《曆學會通中法占驗》
编辑

《賢相通占》
编辑

「進賢星,主進賢。」明則賢人在朝,暗則不肖處位。木犯 賢進,火犯賢退,土犯拔賢者殃。日蝕,賢人應隱。月蝕 掩,則拔賢者慮之。

一平道西星明正則吉;動搖,則法駕有虞。木留,治道 平;火留,盜溢水陸;土留,天旱不雨;金留,干戈日益;水 留,水澇梁頹。日月蝕,主過當易。

一,角宿南星,為天關,三光之馳道。左蒼右黃,為得常; 白,凶。明大,帝道昌;動搖,則帝王行。木凌,民安;犯則田 豐;火凌,民災;犯則亢旱;土凌犯,旱災;留,則河梁不通; 金留,戈戟交爭。日蝕,賢人退位;月蝕,小人得志;土退, 津梁少利。

二「平道東星五星,占同西星。日蝕掩穀不登,月蝕掩 花果難成。」

二、角宿北星:木守賢人用,火守賢人隱,土守帝王新 業,金守儲君有榮,水守后妃將換,日蝕,樹木憂空,月 蝕,六畜有災;火犯守,賢士戮,土犯守,逆退;再犯后妃 成喜。

一,亢宿南第二星,為天子內庭,為宗廟。主占疾疫。明, 輔臣忠,天下安;否則反是。木留,宗廟將祠;火留,災害 萌;土留,輔臣不安;金留,大臣出鎮;水留,當有霜水。 二、亢南第一星。日蝕,王者小疹;月蝕,后妃憂懼;金犯, 天子有征伐;木犯,豐稔和平;土退犯,宮中有喜。 一,氐宿西南星,王者宿宮。明,則六宮奉職;前二星為 夫人,後「為妾。」日蝕,夫人災;木留守,大有年;火留守,股 肱奔走;土留守,儲副安寧;金留守,將軍受制;水留守, 訟獄沉滯。月蝕,生華,暈色,后宮有喜。

「四、氐宿西北星,日蝕,大官落職。月蝕,妾奪嫡權。木星 天下安,火星大臣罪,土星宮中昌,金星邊臣退。 二氐宿東南星,日蝕,妾災。」月蝕,同上。《五星占》同前。日 月蝕,君王之過也。日月蝕,復圓,有光暈生華者,宮中 喜。

三、氐宿東北星:日蝕,夫人災;月蝕,夫人妾災。五星占 同前。日蝕易新,月蝕中間查色。

一、西咸南,第一星。木星行過,歲稔;留,年豐;火行,順,無 愆;逆,天旱;留,地枯。土星留,年荒;金留,干戈;水留,用溢。 日月蝕,王者災;白色,主喪;赤災。暈而兼紅綠光明,主 宮中大喜;青黑,不祥。

一,「房宿南第一星,為明堂布政之宮,為四輔,為天駟。」 明,則群臣奉職;暗,則王道不行。日蝕,大臣咎。

三、房宿北第二星。流星出,天子當有房屋之事。木留, 臣下奉職;火留,房屋火災;土留,土動兵興。金水不與。 日蝕,天子命將伐國;月蝕,后妃不安。

三、房宿北第一星。木犯,大臣吉,火犯,房屋災。犯日看 甲子知。日。金犯,國有兵,水災,奸臣佞。日蝕,天子搖。月 蝕,貴人災。

鉤鈐星:木守,民安年豐;火守,草木焦;土守,口舌生;金 守,鋼鐵貴;水守,鹽不通。日蝕,年不年,月蝕,歲不歲。日 月頻會交,帝不安,征伐頻年。

鍵閉星,主關閉之事。明則王道昌,否則宮門不禁。木 星守,帝王吉。土星犯守,王者憂。火星犯守,關梁有失。 金星犯守,將軍吉。水星犯守,田野安。日蝕,銅鐵貴。月 蝕,鉛錫貴。

《罰星》下星,主罰金玉。直則法令平,曲則不平。

罰星上星,木犯守,科道行。火犯守,科道塞。土星犯守, 科道塞。日蝕掩,科道退。月蝕,科道進一,心宿西星二,為天王正位。中,天子前,太子後,庶子。 木留天子明,大臣用命。火留天子明,大臣誅。土留天 子暗,大臣佞。金留,干戈出。水留,水溢。日蝕,天子命侯 伐國。月蝕,太子庶子有議。

三、東咸第二星,流星出,國有使。客星辨高下。占:「高不 在天,如星高以咸斷,下以方斷。日月蝕,查干支論。」 四、東咸第一星,木星凌,將相憂,火凌,父子分張;土凌, 大兵興。

二心大星、木星徑,天子道昌,留守,年稔。火留守,諫臣 誅,賢良死,奸佞幸,天子孤,黎元苦。土留守,淩犯,聖主 將出,古天子有巡守者。金星犯守,大獸交走,食人。日 蝕,王者或革事。月蝕,后妃太子憂。

三心東星:木星犯守,則庶子黎民安樂;火犯凌,不利 庶子,民不安,黎元苦。土犯,歲饑。「日蝕在此,支不用六 數有六,不利於天子太子。月蝕在此,支不用九數有 九,不利于后宮支子。」

一、天江中下星四星,主太陰,明動大水;暗則津不通。 水犯守,魚鹽賤。火犯守,魚鹽貴。土犯守,水運不通。日 蝕,江水淺,月蝕,水溢。

二、《天江下星》。

三天江中上星。二占同前

四天江上星:木犯守,舟穩載;火犯守,舟傾覆。土犯守, 水淺難行;金犯水,溢殺人;水犯守,漂溢人苦。日蝕,文 臣不利;月蝕,武臣不利。彗、孛出此,高則河津,低則分 野。

一,箕宿西北星,星動搖,外有使來。又舌動,則大風。日 蝕,后妃災;月蝕,夫人災。火犯守,后妃憂;金犯守,后妃 喜。

《三斗杓》第一星:木凌犯,宗社安,天子壽,大臣吉;火犯, 宗社憂;土犯,臣憂君病,桑穀不成;金犯,主廟謀行;水 犯,賢良利;日蝕,不利主;月蝕,不利臣。

一、箕宿東北星:火犯,後宮災,蠻貊災,北人敗;金犯,蠻 貊起干戈。木土、水三星不犯日蝕,有廢立後宮事。月 蝕,后妃不利,看淺深論之。

二斗杓第二星:木星犯宗室吉,天子利大臣用命。火 犯,宗,臣不利,廟恐災。土犯,君暗臣佞;金犯,君明臣賢。 木星主薦賢,萬事和,民安年稔。日蝕,君過,月蝕,后災。 木留掩,爵祿盈溢。

一、斗杓第四星即杓三星木犯,君臣咸殃,又火災。金犯,臣 執權,天下官守法。日蝕,君有過。月蝕,大臣咎。木、土、水 三星不與。

四斗魁第三星,火犯守,宮室災。退、留、掩犯,宮殿災。金 犯守,將命大臣出鎮退守,將有廟謀。彗孛出,視高低, 高在郡,低在方,以日辰查遠近。日蝕,辰六數,干五數, 帝王過,木火土三星不與。

一、建星,西第一星、六星,天子之都梁關津,主三光。日 月五星行歷得失,靜則民安,動則多勞,以日辰查。木 犯守,閫內治;火犯守,關梁不通;土犯守,年不登。金水 犯,有年。日蝕,有憂。月蝕,民多勞。

六斗魁第一星:火犯守宮中走水。退留必走水,宮中 賊,年不稔,民流。金犯守宮中有喜;退留,必有大喜,宮 中靜,年豐民安。日蝕辰四千八帝王過。月蝕辰四千 八帝王過,后妃淫;時加酉尤甚。彗孛出,視高下,高在 郡,下在方。

五斗魁第二星,火犯守宮中災,金犯守宮中喜。木土 水三星不犯,日月蝕不與,彗孛災,吳低在方。

二建星西第二星:火犯北,戎侵中國,民饑歲荒。金星 犯守,民安歲稔。日蝕,民疫。月蝕,歲窮。

三建星西第三星,火犯,國門不通。金犯守,都門闔。四 星犯守黎頭喜,白首歡。木土不與日月蝕,視干支斷 之。六建東第一星,火犯守,都關災。金犯守,都關開。木 土不與,日月蝕不入。

「《二狗上星》、兩星,天子守禦之星。」失常則戒守禦之臣, 搖動,則庶臣為亂。土犯守,守禦之臣陰謀。火犯守,守 禦之臣異志。金水犯守,守禦之臣忠義。

一、《狗下星占》同。日蝕、月蝕干七辰八,則帝王有過,守 禦不忠。彗孛出入,則狗國災;如尾長,則《狗國異志》。 三,「牛宿西北星,為天關梁,五犧牲。」明,則王道昌。關通 暗,則牛疫死。火犯守,牛災;金犯守牛貴。日蝕,牛疫;月 蝕,牛貴。

一,牛宿大星,火犯守關梁難越,金犯守關梁通,水犯 守天下牛賤。日蝕忌干七辰八,牛疫民荒,月蝕忌干 七辰六,帝王有過。

二牛宿上東星:火犯守,牛貴有疫。金水犯守,牛多賤, 牛安,日月蝕不與。

四牛宿南星:「木犯守,歲豐大稔,狼虎為害;火犯守,六 畜多死。土犯守,賊臣犯主;金犯守,歲登,民富。水犯河, 壅決。」日蝕,盜賊生;月蝕,陰盛陽敗。

八牛宿下西星:占同前彗孛出牛,南都有事。

六、牛宿下東星:占同前

二羅堰下星主堤堰水潦。不欲明,明則水溢。木犯守風雨時若火犯守,池枯川竭。土犯,川流不通。金犯,田 苗昌;水犯,冰雪深。日蝕,川少水澤;月蝕,川水害民。 一,羅堰上星土星犯守,川澤難通。

十二國秦星:「木犯守,列國昌;火犯守,國衰;土犯守,秦 川竭;金犯守,秦礦開;水犯守,秦川溢。」日蝕,秦地咎;月 蝕,秦女咎;月掩,秦人謀。

十二國代星:火犯守代郡,宗人為政大不利。土犯守, 代郡病。金犯守代郡蒙恩同。火土退犯,則干戈起。水 犯守,代多水。月掩代人不利。日月蝕木星不與, 十二國星有變,各以國占之。五星先尋去極,次查黃 道南北,而定休咎。

一壘壁西第一星,大軍之營。明,則國安;暗則兵出。火 犯守,民貧軍饑。金犯守,民衣食足;水犯守,布綿貴。木、 土星、日月蝕不入,月掩,不利,命將出兵。

二壘壁西第二星。同前占

三壘壁西第三星:木犯守,軍國昌,絲綿賤;金犯守,國 恩行,五穀登。火犯守,城垣不固,大兵興。水犯守,武弁 雄,軍役充實。日蝕,土工作,賢人退。月蝕,君子閒居,小 人用事。月掩,兵家須忌。虛宿南星,為冢宰,主北方邑 居廟祠之事;靜常,天下安寧。火留守,南國兵動,赤地 千里,宮掖災,府庫傾。金犯守,年凶。

四「壘壁西第四星:木犯守,歲和年豐。火犯守,風雨失 常。土犯守,土工動有喪。金犯守,木花不成;水犯守,風 雪大作。日蝕,民饑;月蝕,牆頹。」

五壘壁西第五星:木犯守,皇宮安;火犯守,南國兵動; 土犯守,旱;金犯守,將軍罷戰;水犯守,丁壯盡役。日蝕, 男征女苦。月蝕,天下大水,泣下。星主喪亡弔祭之事; 暗吉;明凶。木留,民安國泰;火留,國亂民殃;土留,疾疫 橫尸;金留,喪弔連年;水留,小兒多死。日蝕,國有大喪。 月蝕,墳墓常新。

六壘壁陣第六星:水犯守,宮院多喜;火犯守,兵動米 貴。土犯守,掖庭災。金犯守,齊國人咎;水犯守,賊盜盈 野。日蝕,國多事;月蝕,邊壘傾。

七壘壁陣東第六星。木犯守,六軍將出;火犯守,五穀 不登;土犯守,花果大損;金犯守,一梗兩穗;水犯守,春 行冬令。日蝕,山東人饑。月蝕夏,月飛冰;羽林軍星,天 子禁兵安靜,吉;動搖芒角,凶。火犯守,天子禁屬人;土 犯守,宮中口舌;金犯守,疾疫;水犯守,禁兵出。日蝕,國 將命將。月蝕秋,防冬令。

八,壘壁陣第五星。木犯守,人多釋老。火犯守,妖狐橫。 土犯守,旱。金犯守,河南兵起。木犯守,兵犯遼左。日蝕, 金,革初起。月蝕,邊壁成空,羽林軍星。火犯守,都軍有 災,金退留,金,《革》不寧。水犯守,禁軍不出。日月蝕,木星 不入,例雲雨。西南星主雨澤,明則多雨,動則陰晦。木 犯,風雨順,百穀昌。火退留,非時雷電,不依祈禱。土犯 「守,井乾池涸。金犯守,夏月飛霜。水犯守,雨澤以時。日 蝕,秋雨傷禾。月蝕,風拔木。」

十二,壘壁陣東第四星:火犯守,城郭不守。金犯守,田 野不清。水犯守,人多病。日月蝕木土星不入例 九。壘壁陣東第三星:木犯守,后妃吉。火犯守,米貴。土 犯守,土工興。金犯,干戈不止。水犯守,城垣圮崩。日蝕, 五穀不熟。月蝕,花木零落。

十一、「壘壁陣,第二星:火犯守,賢人退。金犯守,小人持 勢。水犯守,天下修宅。木土星,日月蝕,不與。」

十壘壁東一星:木犯守,夫人安利;火犯守,年凶米貴; 土犯守,廣修殿閣;金退留,主將解甲;水犯守,勛戚憂 疾。日蝕,后妃憂慮。月蝕,秋菽不熟。

一、外屏西第一星,天子外廚。木犯守,牛羊繁息。火犯 守,牛羊時疫。土犯守,宗廟興工。金犯守,屠宰日易。水 犯守宗廟建新。日蝕,殿閣斥膳。月蝕,國亂刑。彗孛,文 武共敗,尾長另視支干。

「三外屏西三星:木犯守,有道方進用;火犯守,父子不 親;土犯守,穀貴水澇;金犯守,川澤溢;水犯守,臣下被 獄。」日蝕,文臣咎;月蝕,武臣咎。

「四外屏西四星:火犯,君不親臣,父不親子。」土星犯守, 年不登。金犯守,水出關梁。水星犯守,臣不受誅。木星、 日月蝕,不與。

二、婁宿西星為天獄,主苑牧、犧牲、郊祀,或興兵眾之 事。金犯守,干戈相爭,其他不入例。

天囷西南星,食廩之屬。明則熟;暗,饑。火犯守,米貴。金 犯守,米賤。水犯守,歲不稔。土木星、日月蝕,不入例。 天囷西星、火犯守,人死,兵交。金犯守,年荒。他星不入 例。

《天囷南星》,火犯守,倉廩虛,忌走水。金犯守,米貴,他星 不入例。

一「天陰下星,從天子弋獵官也。明則近言洩漏。木守 犯,歲荒人厄;火守犯獵人有罪;土守犯將軍陣亡;金 守犯年饑;水守犯,兵興水死。日蝕,天子獵苑,月蝕,人 食草木。」

一、天廩北第一星:火犯守,倉廩虛。金犯守,大兵將出。 他星日月蝕不入例二、昴宿星,為天子耳目,亦主匈奴及獄。明,則天下和 平;動搖,兵起鹵人。木犯守,王者嚴刑;火犯,戎,賊潛藏。 土犯守,將出西征;金犯守,戎馬爭騰。水犯守,執政遭 刑。日月蝕同下占。

三昴宿星:木犯,無,凌,鹵順;火犯守,狄王死,狄國亂。土 凌犯守,狄謀中國;金犯守,戍死鋒鏑;水犯守,狄國大 水,狄馬疫,狄人衰。日蝕,戍,主死。月蝕,戍,婦災。月掩昴, 狄必敗。

月,女主大臣之象。明則女主專政。暗吉。木犯守,美人 幸;火犯守,美人失愛;土犯守,后妃退,夫人廢;金犯守, 美人寵;水犯守,夫人進位。日蝕,美人失寵;月蝕,美人 失愛。

三、畢,右股北第二星,主邊兵弋獵。明,則天下太平。火 犯守,邊兵動;金犯守,邊兵晏然;水犯守,天下太平。日 蝕,邊兵不足恃;月蝕,邊兵饑。

一、畢北右股第一星。火犯守,邊兵大起;土犯守,王侯 誅;金犯守,兵出有赦;水犯守,邊城驚急。日蝕北,狄自 死;月蝕,狄婦東歸;彗出,狄窺中國。

一天街、下星、街,南中國,北狄邦。五星犯守地, 日月蝕上 街、下街占同。

三、天街上星:「木犯守下街之上,利中國;上街之上,利 狄國。」火守掩上街,戎主必死,萬不失一;金犯守,狄自 殘;水犯守,狄地,飛雪殺草。日蝕上街,狄王必死,狄國 弱,萬不失一。月蝕,戎婦死,狄無統。

五、畢宿一等大星:火犯守,邊兵大起,米貴;金犯守,命 將出兵,年荒穀貴;水犯守,邊城擾急,政刑不時。木星、 日、月蝕不入,占第視支干。

四、畢左股第一星,火犯守,道路不通,邊軍大惡。金犯 守,穀貴。月掩,邊軍疫。日蝕忌干五支,六主帝王過。月 蝕四支,八千亦然。

「畢宿附耳星」,主聽得失。守常吉;動搖,讒臣在側。月掩, 佞幸蔽主。火犯守,盜臣蔽上。金犯守,亂臣枉天子。 天高東星,主風雲;明吉;暗則陰陽不調。火犯守池枯, 金犯守歲和,其他不入占。

一、諸王西第二星,明則下附上,否則反是。木犯守,宗 室利;火犯守,不利宗室;土犯守,宗室得罪,金犯守,宗 室和;水犯守,天子發恩。

二諸王東第二星。占同前日蝕,宗室必有罪人。月蝕,郡 主必失志。「月掩,文臣有奏《宗室不法者》。」

《五車口》東南星,五車,兵舍,亦主五駕。動變各有所占, 以知其豐耗、傷敗,靜吉。中星繁盛,則兵車行。火犯守, 車駕驚恐;金犯守,兵車失次。日蝕,軍餉不接。月蝕,兵 革不進。

一、「諸王東第一星。」占同前天關星主邊防道路,明盛;芒 角兵起,木犯守邊關無恙,火犯守邊關少力,土犯守 邊軍躁,金犯邊關軍人信行,水犯軍人難行。

一、「司怪上星,主防奸宄災變不成列,宮中有大怪,或 天下多怪。木犯守,奸邪藏;火犯守,奸諂;土犯守,奸邪 得志;金犯守,奸邪匿。」

二、《司怪中星》占同前日蝕,奸邪死。月蝕,奸邪罪, 三司怪下星:火犯守,退留,蕭牆兵起;土犯,國破人驚, 家不安;金犯守,為政憂愁;水犯守,兵起,人離。日蝕,地 主將過。月蝕,後宮亦行。二字疑有訛日月蝕支,干數六。闕一 句萬無一失。

「井鉞」星,主斬淫奢。明與井齊,則人臣咎。木犯守,刑正。 火淫奢,土斬戮,金刑政,淫奢相當。水淫佚,多刑不正。 日蝕,天子刑淫。月蝕,大臣咎。

一、「井西扇北股第一星,主水衡,用法平,則井明。木犯 守,漕運穩,載火河渠壅阻水,天雨頻傾。日蝕,國有淫 刑,月蝕宮,妃將戮。」

二井西扇,北股二星:火犯守,井泉竭。土犯守,泉涸;金 犯守,禾稼盛;水犯守,陸行舟。日蝕日辰皆八地主將 過更新。

三井西扇,北股三星。火犯守,同類妒,讒佞生。金犯守, 禍生外國,閫內交接他星。日月蝕,不入例。

五井東扇北股一星:木犯守,訟接踵,大兵興。火犯守, 先旱後澇,先火災,後水災。土犯守,旱澇迭生。金犯闕, 下戰𩰚。水犯守,泛溢傷人。日蝕,國內大水傷稼。月蝕, 堂殿崩壞。

「六井東扇、北股二星:火犯守,魚蟲枯死;土犯守,鱗蟲 盡殃;金犯守,川澤通氣;水犯守,秋地氾溢。」日蝕,天將 久雨;月蝕,王法不平。

七井,東扇,北股三星。火犯守,淫泆暗幸,帷簿不修。金 犯守,王者法平,大臣守節。月掩津,候,《少通》三星,及日 月蝕不干。

五諸侯北股二星:木犯守,王者法行。火星守,津梁不 通,刑罰過差。土犯守,獄不平,民怨國愁。「金犯守,有年 無民。」水犯守,霖澇無秋,禾生耳。月掩,天子不得專征。 八井東扇南股一星。占同前「日蝕,《王者曲法》」;「月蝕,宰臣 有過失。」

四井、東扇、南股三星:木犯守,花果實;火犯守,禾稼難熟;土犯,民困流離;金犯守,歲有殃;水犯,江河溢。日有 蝕,秋水無魚;月蝕,大殃民疫。

「二天鐏四星,主爵祿官秩,明吉;暗,凶。」木犯守,爵賞,勸 民安樂。火犯守,刑不中,官失職,民不安。土犯守,五味 不和,四時不序。金犯守,尊者酖下民頑。水犯守,民困 薄恩。月掩,上下和,爵賞不行。日蝕,不利尊上。月蝕,宮 闕蠱魅。

三五諸侯,南二星,主斷獄理,陰陽明潤,大小相濟,諸 侯忠良,王道大興,不則下上相譖。火犯守,小人吉,大 人否亨,不亂群也。金犯守,無交害,匪咎;艱,則無咎。水 犯守,獄平,訟不可成也。月掩,君子以作事謀始。 四五諸侯第一星。木犯守,柔則吉,鳴謙終吉。火犯守, 不永所事,小有言,終吉。土犯守,或從王事無成。金犯 守,觀「我生」,觀民也。水犯守,休復之吉,以下仁也。月掩 中行獨復。日蝕,諸國事,休復,吉。月蝕,諸國來朝,敦復 無悔。

三、北河東星,火星入,有災。金犯守河中靜,月掩河梁, 起有人焉。

積薪星主烹飪,明則君增庖廚,暗則五穀不登。木犯 守井冽寒泉食,火犯守庖廚災。土犯守穀不登。金犯 守鼎耳革,失其義也。水犯守玉鉉在上,剛柔節也。月 掩薪貴,日蝕鼎無食,月蝕烹無鼎。

一,鬼宿西南星,主視明,察奸謀,隨有變占之。明則穀 熟;不明,民散。東南主積兵;西南主布綿。木犯守,大有 年;火犯守,歲荒民流;土布帛貴,金五穀熟,水民多亡。 二鬼宿西北星,主積金玉;東北主積馬。月掩主壅蔽。 日蝕,五穀不稔,六畜疫。月蝕日辰皆八數,國有喪。如 六辰五日,地主過而更新。

積尸氣星,主死喪誅斬;明,則兵起,大臣誅。木犯,天下 和平。火犯守,國有大喪,主民不安。土犯守,兵喪,歲饑。 金犯守,誅殺不當;水犯守,民流,兵喪。月掩,兵起,臣誅。 日蝕,大臣不安。月蝕,婦女多患。

「三鬼東北星:木犯守,馬懷二駒。火犯守,馬恆病疫;土 犯,六畜皆災。金犯守,黃裳元吉;水犯守,括囊無咎無 譽。」月掩,馬疫;日蝕,馬疫民怨;月蝕,歲饑,民流。

四鬼:東南星:木犯守,大有年。火犯守,履霜堅冰至,觀 君之德。土犯守,龍戰于野,其血元黃。金犯守,乘馬班 如,泣血漣如,年歲如是。水犯守,滔滔飄飄,民也。月掩, 人畜患。日蝕,人馬皆疫。月蝕,六畜患,年不豐。

十五軒轅右角星,女主之庭。欲黃而大明,則後宮爭譽; 細微不見,后妃不安;色黑,大凶;火往來;留犯,后妃不 安。金凌犯,宮女孕子。水凌犯,酒疾多。月掩,君臣酒色 有失。日蝕,君以酒賜臣;月蝕,君以美女賜臣。

十八軒轅南五星:火犯,絲綿貴。土犯守,機織艱。水犯守, 布帛貴。日蝕,布帛貴。月蝕,后妃不貴。

十四軒轅大星:木犯守,年豐;火犯守,年荒。土犯守,穀不 登。金犯守,六畜傷;水犯守,禾稼漂沒。月掩,絲綿布帛 俱貴。日蝕,穀不登;月蝕,中宮不利。

十六御女星:木犯守,中宮有喜;火留守,宮女有憂;土留 守,嬪御不利;金留守,嬪御當愁;水犯守,女御無慮。月 掩,妃嬪御女皆憂。日蝕,君王無恩於宮人;月蝕,后妃 亦憂嬪御。

十七少民、軒轅左角星:木犯守,後宮沾恩;火犯守,後庭 爭譽;土犯,后妃不爭;金犯守,宮人懷胎;水犯守,後宮 怪有妖。月掩不久天雨日蝕,君臣皆憂;月蝕,后嬪皆 惡。

二靈臺中星,主觀雲物災祥。土犯守,國有祥瑞。火犯 守,君將奠祀。木犯守,臣下有獻符瑞者;金犯守,天子 將幸勛戚家;水犯守,皇后有召命婦者。

一「靈臺上星月掩奸佞,有蔽聰明者。日蝕,君王有行 移;月蝕,大臣惡之。」

上將星主武臣,明則將勇,暗則弱,動搖則兵起。木犯 守,將有功;火犯守,將軍退舍;土犯守,用命無功;金犯 守,將果勇;水犯守,將退縮。月掩,將無力。日蝕,宜保守, 月蝕必見敵。

次將星,主從副武職。木犯守,為進賞;火犯守,進無功, 退罰;土犯守,邊城有遣;金犯守,將有威聲。月掩,君將 命將。日蝕,邊關有警;月蝕,則軍人憂。

明堂上星,主顯崇孝慈;明吉;暗凶。火犯守,天子廢祀。 「金犯守,天子有事于明堂;水犯守,后妃有事于太廟。」 日月蝕,土木星不與。

二「內屏西南星,主賤執法之官。」明則刑罰平,火退、留 犯守,賊臣在近,又且為佞。金犯守,佞幸近君;水犯守, 佞幸淫女在側。

一「內屏西北星,火犯守,盜臣亂君,金犯守,女寵近侍, 月掩賊謀覺,他星不干。」

右執法星,主舉刺奸凶。執法若移,刑罰尤急。木犯守, 法官用命,群邪避。火犯守,則法官受制而擢。土犯則 法官不利。金犯守,法官升平。水犯守,法官不法。日蝕, 法官退位。月蝕,法官有爭。月掩,法官當去。

四「《內屏》東南星:火犯守,賊在君側,金犯守,賊在傍,月掩賊,謀必成。」

三內屏東北星,金犯守刑明,國正月掩刑撓,他星不 干。

右執法:木犯守,法官奉命,奸盜咸憂;火犯守,法官失 勢,盜賊縱橫。土犯守,賊臣近君,正法不行。金犯守,民 安豐稔;水犯守,民饑國喪,兵火民讎。月掩,法官不如 意。日蝕,宰相當咎;月蝕,夫人不利。

上相星,主正品宰相。木犯守,宰相加品。火犯守,相憂。 土犯守,君憂臣慮。金犯守,大小官有喜有憂。月掩,宰 臣不利。日蝕,君臣咸憂。月蝕,執法司過。木掩土,土不 掩四星。火掩土,木,金掩土,木火水掩四星。金水入月、 入日為黑子。月掩五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