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032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三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三十二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三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三十二卷目錄

 星變部彙考六

  宋史天文志

庶徵典第三十二卷

星變部彙考六编辑

《宋史》
编辑

《天文志·二十八舍》
编辑

觜觿三星,為三軍之候,行軍之藏府,葆旅收,斂萬物。 明,則軍糧足,將得勢;動,則盜賊行,葆旅起;暗,則不可 用兵。日蝕,臣犯主,戒在將臣。暈及三重,其下穀不登, 民疫;五重,大赦,期六十日。月蝕,為旱,大將憂,有叛主 者。正月月暈,有赦,外軍不勝,大將憂,偏裨有死者。歲 星犯之,其分兵起;守,則農夫失業,后有憂,丁壯多暴 死,下有叛者,民多疾疫;入,則多盜,天時不和;國君誅 伐不當,則逆行。熒惑犯之,其分有叛者,為旱,為火,為 兵起,為糴貴;與觜觿合,趙分相憂;入,則其下有兵。填 星入犯,為兵,為土功,其分失地;女主恣,則填星逆行 而色黃。太白犯之,兵起;守之,其分易令,大臣叛,物不 成,民疫。辰星犯之,不可舉兵;一曰趙地水,有叛者;守 之,趙分饑。客星出入其宿,青為憂,赤為兵,黑為水,白 為喪,黃白為吉。彗星犯之,兵起;出入其分,失地,民流。 星孛之,為兵亂,軍破,其色與客星同占。流星入犯之, 有叛者,有破軍。雲氣犯之,赤,為兵;蒼白,為兵、憂;黑,趙 地大人有憂;色黃,有神寶入。

按漢永元銅儀、唐開元游儀,皆以觜觿為三度。舊去極八十四度。景祐測驗,觜宿三星一度,距西南星去極八十四度,在赤道內七度。

坐旗九星,在司怪西北,君臣設位之表也。星明,則國 有禮。

司怪四星,在井鉞星前,主候天地、日月、星辰變異,鳥 獸、草木之妖,明王聞災,修德保福。星不成行列,宮中 及天下多怪。

按《步天歌》,坐旗、司怪俱屬觜宿,武密書及《乾象新書》皆屬於參。

參宿十星,一曰參伐,一曰天市,一曰大辰,一曰鐵鉞, 主斬刈萬物,以助陰陽;又為天獄,主殺,秉威行罰也; 又主權衡,所以平理也;又主邊城,為九譯,故不欲其 動。參為白獸之體,其中三星橫列者,三將也;東北曰 左肩,主左將;西北曰右肩,主右將;東南曰左足,主後 將軍;西南曰右足,主偏將軍。參應七將,中央三小星 曰伐,天之都尉,主鮮卑外國,不欲其明。七將皆明大, 天下兵精;王道缺,則芒角張;伐星明與參等,大臣有 謀,兵起;失色,軍散敗;芒角動,邊有急,兵起,有斬伐之 事;星移,客伐主;肩細微,天下兵弱;左足入玉井中,兵 起,秦有大水,有喪,山石為怪;星差戾,王臣貳;左股星 亡,東南不可舉兵;右股,則主西北。又曰參足移北為 進,將出有功;徙南為退,將軍失勢。三星疏,法令急。日 蝕,大臣憂,臣下相殘,陰國強。日暈,有來和親者,一曰 大饑。月蝕其度,為兵,臣下有謀,貴臣誅,其分大饑,外 兵大將死,天下更令。月暈,將死,人殃亂,戰不利。月犯, 貴臣憂,兵起,民饑;犯參伐,偏將死。歲星犯之,水旱不 時,大疫,為饑;守之,兵起,民疫;入,則天下更政。熒惑犯 之,為兵,為內亂,秦、燕地凶;守之,為旱,為兵,四方不寧; 逆行入,則大饑。填星犯之,有叛臣;守之,其下國亡,姦 臣謀逆,一云有喪,后、夫人當之;逆行留守,兵起。太白 犯之,天下發兵;守之,大人為亂,國易政,邊民大戰。辰 星犯之,為水,為兵,貴臣黜。辰星與參出西方,為旱,大 臣誅。逆守之,兵起。客星入犯之,國內有斬刈事;守之, 邊州失地;環繞者,邊將有斬刈事。彗星犯之,邊兵敗, 君亡,遠期三年;貫之,色白,為兵、喪。星孛於參,君臣俱 憂,國兵敗。流星入犯之,先起兵者亡。《乙巳占》曰:流星 出而光潤,邊安,有赦,獄空。青雲氣入犯之,天子起邊 臣;蒼白,為臣亂;赤,為內兵;黃色潤澤,大臣受賜;黑,為 水災,大臣憂。白雲氣出貫之,將死,天子疾。

按漢永元銅儀,參八度。舊去極九十四度。景祐測驗,參宿十星十度,右足入畢十三度。

玉井四星,在參左足下,主水泉,以給庖廚。動搖,為憂。 客星入,為水,為喪國失地;出,則國得地,一云將出。流 星入,為大水。雲氣入而色青,井水不可食。

屏二星,一作天屏,在玉井南,一云在參右足。星不具,人多 疾。不明,大人寢疾。星亡,主多病。月、五星犯之,為水。客 星出於屏,亦為大人有疾。彗星犯之,水旱不時。 軍井四星,在玉井東南,軍營之井,主給師,濟疲乏。月 犯,芻槁財寶出。熒惑入,為水,兵多死。太白入,兵動,民 不安。客星入,憂水害。廁四星,在屏星東,一曰在參右腳南,主溷。色黃,為吉, 歲豐;青黑,人主腰下有疾。星不具,則貴人多病。客星 入,為穀貴。彗、孛入,歲饑。青雲氣入,為兵;黑,為憂;黃,則 天子有喜。

天尿一星,在天廁南。色黃,則年豐。凡變色,為蝗,為水 旱,為霜殺物。常以秋分候之。星亡不見,天下荒;星微, 民多流。

按《步天歌》,玉井、軍井、廁各四星,屏二星,天尿一星,俱屬參宿。《晉志》玉井在參左足,武密書屬觜,《乾象新書》屬畢;軍井,《晉志》在玉井南,武密亦屬觜,《乾象新書》亦屬畢,唐開元游儀在玉井東南;屏、廁、天尿,《晉志》皆不載,《隋志》屏在玉井南,開元游儀在觜,《隋志》廁在屏東,尿在廁南,《乾象新書》皆屬參,與《步天歌》互有不合。

南方,東井八星,天之南門,黃道所經,七曜常行其中, 為天之亭候,主水衡事,法令所取平也。武密占曰:井 中為三光正道,五緯留守若經之,皆為天下無道。不 欲明,明則大水。又占曰:用法平,井宿明。鉞一星,附井 宿前,主伺奢淫而斬之;明大與井宿齊,則用鉞於大 臣。月宿,其分有風雨。日蝕,秦地旱,民流,有不臣者;暈, 則多風雨;有青赤氣在日,為冠,天子立侯王。月蝕,有 內亂,大臣黜,后不安,五穀不登,分有兵、喪。月暈,為旱, 為兵,為民流,國有憂,一曰有赦。陰陽不和則暈,暈及 三重,在三月為大水,在十二月日壬癸為大赦。月犯 之,將死於兵,水官黜,刑不平;犯井鉞,大臣誅,有水事。 歲星犯之,主急法,多獄訟,水溢,將軍惡之;犯井鉞,近 臣為亂,兵起;逆行入井,川流壅塞。熒惑犯之,兵先起 者殃,又曰天子以水敗;入守經旬,下有兵,貴人不安; 守三十日,成勾己,角動,色赤黑,貴人當之,百川溢,兵 起。填星入犯之,兵起東北,大臣憂;入井鉞,王者惡之; 在觜而去東井,其下亡地。太白犯之,咎在將;久守,其 分君失政,臣為亂。辰星犯之,星進則兵進,退則兵退, 刑法平,又曰北兵起,歲惡。芒角、動搖,色赤黑,為水,為 兵起。客星犯之,穀不登,大臣誅,有土功,小兒妖言。彗 星犯之,民讒言,國失政,一曰大臣誅,其分兵災。流星 犯之,在春夏則秦地謀叛,在秋冬則宮中有憂。《乙巳 占》:流星色黃潤,國安;赤黑,秦分民流,水災。蒼黑雲氣 入犯之,民有疾疫;黃白潤澤,有客來言水澤事。黑氣 入,為大水。常以正月朔日入時候之,井宿上有雲,歲 多水潦。

按漢永元銅儀,井宿三十度,唐開元游儀三十三度,去極七十度。景祐測驗,亦三十三度,距西北景去極六十九度。

五諸侯五星,在東井北,主斷疑、刺舉、戒不虞、理陰陽、 察得失,亦曰主帝心。一曰帝師,二曰帝友,三曰三公, 四曰博士,五曰太史,五者常為帝定疑議。星明大、潤 澤,則天下治。五禮備,則光明,不相侵陵;暗,則貴人謀 上;芒角,禍在中。歲星犯之,兵起三年。熒惑犯之,大臣 叛不成。太白犯之,諸侯興兵亡國;經天晝見,則諸侯 受誅。客星犯,王室亂,諸侯亡地,秦國殃;守之,諸侯親 屬失位。彗、孛犯之,執法臣誅,又曰貴臣當之,期一年。 雲氣犯之,色蒼白,諸侯有喪;不,則臣有誅戮。天下有 大水。

積水一星,在北河西北,所以供酒食之正也。不見,為 災。歲星犯之,水物不成,魚鹽貴,民饑。熒惑犯之,為兵, 為水。辰星犯之,為水、旱。客星犯之,兵起,大水,大臣憂, 期一年。蒼白雲氣入犯之,天下有水。

積薪一星,在積水東北,供庖廚之正也。星不明,五穀 不登。熒惑犯之,為旱,為兵,為火災。客星守之,薪貴。赤 雲氣入犯之,為水災。

南河三星,與北河夾東井,一曰天之關門也,主關梁。 南河曰南戍,一曰南宮,一曰陽門,一曰越門,一曰權 星,主火。兩河戍間,日、月、五星之常道也。河戍動搖,中 國兵起。河星不具,則路不通。水泛溢。月出入兩河間 中道,民安,歲美,無兵;出中道之南,君惡之,大臣不附。 星明,為吉;昏昧動搖,則邊兵起,遠人叛,主憂。月犯之, 為中邦憂,一曰為兵,為喪,為旱,為疫;行西南,為兵、旱; 入南戍,則民疫;暈,則為土功;乘之,四方兵起;經南戍 南,則為刑罰失。歲星犯之,北主憂。熒惑犯兩河,為兵; 守三十日以上,川溢;守南河,穀不登,女主憂;守南戍 西,果不成;在東則有攻戰。填星乘南河,為旱,民憂;守 之,為兵,道不通。太白舍三十日,川溢;一曰有奸謀;守 兩河,為兵起。客星守之,為旱,為疫。彗、孛出,為兵;守,為 旱。流星出,為兵、喪,邊戍有憂。蒼白雲氣入之,河道不 通;出而色赤,天子兵向諸侯。黃氣入之,有德令;出,為 災。

北河亦三星,北河曰北戍,一曰北宮,一曰陰門,一曰 胡門,一曰衡星,主水。五星出、入、留、守之,為兵起;犯之, 為女喪;乘之,為北主憂。歲星入北戍,大臣誅。熒惑從 西入北戍,六十日有喪;從東入,九十日有兵;一曰出 北戍北守之,邊將有不請於上而用兵外國者勝。填星守之,兵起,六十日內有赦,一曰有土功;若守戍西, 五穀不實。太白舍北戍,三十日為女喪,有內謀;守陰 門,不出百日天下兵悉起。辰星守之,外兵起,邊臣有 謀;留止,則兵起四方。客星入犯之,有喪於外,姦人在 中;入自東,兵起,期九十日;入自西,有喪,期六十日;守 之,為大水。流星經兩河間,天下有難;入,為北兵入中 國,關梁不通。雲氣蒼白入犯之,邊有兵,疾疫,又為北 主憂。

四瀆四星,在東井南垣之東,江、河、淮、濟之精也。明大, 則百川決。

水位四星,在積薪東,一曰在東井東北,主水衡。歲星 犯之,為大水;一曰出南,為旱。熒惑守之,田不治。客星 犯之,水道不通,伏兵在水中;一曰客星若水、火,守犯 之,百川流溢。彗、孛出,為大水,為兵,穀不成。流星入之, 天下有水,穀敗民饑。赤雲氣入,為旱、饑。

天樽三星,在五諸侯南,一曰在東井北,樽,器也,主盛 饘粥,以給貧餒。明,為豐;暗,則歲惡。

闕丘二星,在南河南,天子雙闕,諸侯兩觀也。太白、熒 惑守之,兵戰闕下。

軍市十三星,狀如天錢,天軍貿易之市,有無相通也。 中星聚,則軍餘糧;小,則軍饑。月入,為兵起,主不安。五 星守之,軍糧絕。客星入,則刺客起,將離卒亡。流星出, 為大將出。

野雞一星,在軍市中,主變怪。出市外,天下有兵。守靜, 為吉;芒角,為凶。

狼一星,在東井東南,為野將,主侵掠。色有常,不欲動 也。芒角、動搖,則兵起;明盛,兵器貴;移位,人相食;色黃 白,為凶;赤,為兵。月犯之,有兵不戰,一曰有水事。月食 在狼,外國有謀。五星犯之,兵大起,多盜。彗、孛犯之,盜 起。客星守之,色黃潤,為喜;黑,則有憂。赤雲氣入,有兵。 弧矢九星,在狼星東南,天弓也,主行陰謀以備盜,常 屬矢以向狼。武密曰:天弓張,則北兵起。又曰:天下盡 兵。動搖明大,則多盜;矢不直狼,為多盜;引滿,則天下 盡為盜。月入弧矢,臣逾主。月暈其宿,兵大起。客星入, 南夷來降;若舍,其分秋雨雪,穀不成;守之,外夷饑;出 入之,為兵出入。流星入,北兵起,屠城殺將。赤雲氣入 之,民驚,一曰北兵入中國。

老人一星,在弧矢南,一名南極。常以秋分之旦見於 丙,候之南郊,春分之夕沒於丁。見,則治平,天子壽昌; 不見,則兵起,歲荒,君憂。客星入,為民疫,一曰兵起,老 人憂。流星犯之,老人多疾,一曰兵起。白雲氣入之,國 當絕。

丈人二星,在軍市西南,主壽考,悼耄矜寡,以哀窮人。 星亡,人臣不得自通。

子二星,在丈人東,主侍丈人側。不見,為災。

孫二星,在子星東,以天孫侍丈人側,相扶而居以孝 慈。不見,為災;居常,為無咎。

水府四星,在東井西南,水官也,主隄塘、道路、梁溝,以 設隄防之備。熒惑入之,有謀臣。辰星入,為水。客星入, 天下大水。流星入,色青,所主之邑大水;赤,為旱。

按《步天歌》自五諸侯至水府常星一十八坐,俱屬東井。武密書以丈人二星、子、孫各一星屬牛宿。《乾象新書》以丈人與子屬參、孫屬井;又以水府四星亦屬參。武密以水府屬井。餘皆與《步天歌》合。

輿鬼五星,主觀察奸謀,天目也。東北星主積馬,東南 星主積兵,西南星主積布帛,西北星主積金玉,隨變 占之。中央星為積尸,主死喪祠祀;一曰鐵鑕,主誅斬。 星明大,穀不成;不明,民散。鑕欲其忽忽不明,明則兵 起,大臣誅;動而光,賦重役煩,民懷嗟怨。日食,國不安, 有大喪,貴人憂。暈,則其分有兵,大臣有誅廢者。月食, 貴臣、皇后憂,期一年。暈,為旱,為赦。月犯之,秦分君憂, 一曰軍將死,貴臣、女主憂,民疫。歲星犯之,穀傷民饑, 君不聽事;犯鬼鑕,執法臣誅。熒惑犯之,忠臣誅,一曰 兵起,后失勢;入,則后及相憂,一曰賊在君側,有兵、喪; 勾己,國有赦;留守十日,諸侯當之;二十日,太子當之; 勾己環遶,天子失廟。填星犯之,大臣、女主憂;守之,憂 在後宮,為旱,為土功;入鑕,王者惡之;犯積尸,在陽為 君,在陰為后,左為太子,右為貴臣,隨所守惡之。太白 入犯之,為兵,亂臣在內,一曰將有誅;貫之而怒,下有 叛臣;久守之,下有兵,為旱,為火,萬物不成。辰星犯之, 五穀不登;守,為有喪,憂在貴人。客星犯之,國有自立 者敗,一曰多土功;入之,有詛盟祠鬼事。彗星犯之,兵 起,國不安。星孛,其下有喪,兵起,宜修德禳之。流星犯 鬼鑕,有戮死者;入,則四國來貢。白雲氣入,有疾疫;黑, 后有疾憂;赤,為旱;黃,為土功;入犯積尸,貴臣有憂;青, 為病。

按漢永元銅儀,輿鬼四度。舊去極六十八度。景祐測驗,輿鬼三度,距西南星去極六十八度。

爟四星,在鬼宿西北,一曰在軒轅西,主烽火,備邊亭 之警急。以不明為安,明大則邊有警。赤雲氣入,天下 烽火皆動。天狗七星,在狼星北,主守財。動移,為兵,為饑,多寇盜, 有亂兵。填星守之,人相食。客、彗守之,則群盜起。 外廚六星,為天子之外廚,主烹宰,以供宗廟。占與天 廚同。

積尸氣一星,在鬼宿中,孛孛然入鬼一度半,去極六 十九度,在赤道內二十二度,主死喪祠祀。

天紀一星,在外廚南,主禽獸之齒。太白、熒惑守犯之, 禽獸死,民不安。客星守之,則政隳。

天社六星,在弧矢南。昔共工氏之勾龍能平水土,故 祀之以配社,其精上為星。明,則社稷安;不明、動搖,則 下謀上。太白、惑熒犯之,社稷不安。客星入,有祀事于 國內;出,則有祀事于國外。

按《晉志》,爟四星屬天市垣,天狗七星在七星北。武密以天狗屬牛宿,又屬輿鬼,《乾象新書》屬井。外廚六星,《晉志》在柳宿南,武密書亦屬柳,《乾象新書》與《步天歌》皆屬輿鬼。天紀一星,武密書及《乾象新書》皆屬柳,惟《步天歌》屬鬼宿。天社六星,武密書屬井,又屬鬼。《乾象新書》以西一星屬井,中一星屬鬼,末一星屬柳。今從《步天歌》,以諸星俱屬輿鬼,而備存眾說。

柳宿八星,天之廚宰也,主尚食,和滋味,又主雷雨。《爾 雅》曰:味謂之柳。柳,鶉火也。又主木功。一曰天庫,又為 鳥喙,主草木。明,則大臣謹重,國家廚食具;開張,則人 饑死;亡,則都邑振動;直,則為兵。日蝕,宮室不安,王者 惡之,廚官、橋道、隄防有憂。日暈,飛鳥多死,五穀不成; 三抱而戴者,君有喜。月蝕,宮室不安,大臣憂。月暈,林 苑有兵,天下有土功,廚獄官憂,又為兵,為饑,為旱、疫。 歲星犯之,國多義兵。熒惑犯之,色赤大而芒角,其下 君死,一曰宮中憂火災;守之,有兵,逆臣在側;逆行守 之,王不寧。填星犯守,君臣和,天下喜;石申曰:天子戒 飲食之官。出、入、留、舍,有急令。太白犯之,有急兵。逆行 勾己,臣謀主;晝見,為兵。辰星犯之,民相仇,歲旱,君戒 在酒食。客星犯之,咎在周國;守,則布帛、魚鹽貴。色蒼 白,殺邊地諸侯。彗星犯之,大臣誅,為兵,為喪。星孛于 柳,南夷叛,甘德曰:為兵,為喪。流星出犯之,周分憂;色 黃,為喜;入,則王者內有火災;《乙巳占》:出,則宗廟有喜, 賢人用;入,為天廚官有憂,木功廢。赤雲氣入,為火;黃, 為赦;黃白,為天子有喜,起宮室。

按漢永元銅儀,以柳為十四度,唐開元游儀十五度。舊去極七十七度。景祐測驗,柳八星一十五度,距西南第三星去極八十三度。

酒旗三星,在軒轅右角南,酒官之旗也,主宴享飲食。 星不具,則天下有大喪,帝王宴飲,沉昏非禮,以酒亡 國;明,則宴樂謹。五星守之,天下大酺,有酒肉賜宗室。 熒惑犯之,飲食失度。太白犯之,三公九卿有謀。客、彗 犯,主以酒過為相所害。赤雲氣入,君以酒失。

按《晉志》,酒旗在天市垣。《步天歌》以酒旗屬柳宿。以《通占鏡》考之,亦屬柳,又屬七星。《乾象新書》亦屬七星,與《步天歌》不同,今並存之。

七星七星,一名天都,主衣裳文繡,又主急兵。故星明, 王道昌;暗,則賢良去,天下空;動,則兵起;離,則易政。蓋 天曰:七星為朱雀頸。頸者,文明之粹,羽儀所承。日蝕 其宿,主不安,刑在門戶之神。又曰:文章士受誅,其分 兵起,臣為亂。日暈,周邦君憂;青色抱而順,在兵為東 軍吉。月蝕,后及大臣有憂,又為歲饑,民流,其國更政。 暈,其地旱,獄官凶。歲星犯之,主憂兵,五穀多傷。熒惑 犯之,橋梁不通;逆行,則地動為火災;出、入、留、舍,其國 失地,水決。填星犯守,世治平,王道興,后、夫人喜。太白 犯之,兵暴起,大臣為亂;經天,防詐偽。辰星犯之,賊臣 在側;守,則其分有憂,萬物不成,兵從中起,貴臣有罪, 民疫流亡。客星犯之,為兵,《荊州占》云:河水決,民流。彗 犯,有亂兵起,貴臣戮;武密曰:彗星出七星,狀如杵,為 兵。星孛于星,有亂兵起宮殿,貴臣戮,大臣相譖。流星 犯之,為兵、憂;又曰:入,則有急使來。《乙巳占》:流星入,庫 宮有喜,錦繡進,女工用。蒼白雲氣入,貴人憂;出,則天 子用急使。赤入,為兵;黑,為賢士死;黃,則遠人來貢;白, 為天子遣使賜諸侯帛。

按景祐測驗,七星七度,距大星去極九十七度。

軒轅十七星,在七星北,后妃之主,士職也。一曰東陵, 一曰權星,主雷雨之神。南大星,女主也;次北一星,夫 人也,屏也,上將也;次北一星,妃也,次將也;其次諸星, 皆次妃之屬也。女主南小星,女御也;左一星少民,后 宗也;右一星太民,太后宗也。欲其色黃小而明。武密 曰:后妃後宮之象,陰陽交合,感為雷,激為電,和為雨, 怒為風,亂為霧,凝為霜,散為露,聚為雲氣,立為虹蜺, 離為背璚,分為抱珥,此二十四變皆權主之。微細,則 皇后不安;黑,則憂在大人;移徙,則民流;東西角大張 而振,后族敗。月入之,女主失勢,或火災;犯左右角,大 臣以罪免;中犯乘守太民,為饑,太后宗有罪;守少民, 小有饑,女主失勢;守御女,有憂。月暈,女主有喪。月、五 星凌犯、環繞、乘守,皆為女主有禍。月蝕,女主憂。歲星犯之,女主失勢,一曰大臣當之;乘守太民,為大饑,太 后宗黜;中犯乘守少民,為小饑,後宮有黜者。熒惑犯 守勾己,后妃離德;犯御女,天子僕妾憂;犯太民、少民, 憂在后宗;守之,宮中有戮者。填星行其中,女主失勢, 有喪。太白犯之,后失勢。客星犯之,近臣謀滅宗族。彗、 孛犯,女主為寇,一曰兵起。流星入之,後宮多讒亂《乙 巳占》:流星出之,后有中使出。一曰天子有子孫喜。 天稷五星,在七星南,農正也,取五穀之長以為號。明, 則歲豐;暗,或不具為饑;移徙,天下荒歉。客星入之,有 祠事於內;出,有祠事於國外。

天相三星,在七星北,一曰在酒旗南,丞相大臣之象。 武密曰:占與相星同。五星犯守之,后妃、將相憂。彗、客 犯之,大臣誅。雲氣入,黃,為大臣喜;黑,為將憂。

內平四星,在三臺南,一曰在中臺南,執法平罪之官。 明,則刑罰平。

按軒轅十七星,《晉志》在七星北,而列於天市垣;武密以軒轅屬七星,又屬柳;《乾象新書》以西八星屬柳,中屬七星,末屬張。天稷五星,《晉志》在七星南;武密亦以天稷屬七星,又屬柳;《乾象新書》以西二星屬柳,餘屬七星。天相三星,《晉志》在天市垣,武密書屬七星,《乾象新書》屬軫宿。內平四星,《晉志》在天市垣,武密書屬柳,《乾象新書》屬張,《步天歌》屬七星。諸說皆不同,今並存之。

張宿六星,主珍寶、宗廟所用及衣服,又主天廚飲食、 賞賚之事。明,則王行五禮,得天下之中;動,則賞賚不 明,王者子孫多疾;移徙,則天下有逆;就聚,則有兵。日 食,為王者失禮,掌御饌者憂。甘德曰:后失勢,貴臣憂, 期七十日。暈及有黃氣抱日,主功臣效忠。又曰:財寶 大臣黜,將相憂。月蝕,其分饑,臣失勢,皇后有憂。暈,為 水災。陳卓曰:五穀、魚鹽貴。巫咸曰:后妃惡之,宮中疫。 月犯之,將相死,其國憂。歲星入犯之,天子有慶賀事; 守之,國大豐,君臣同心;三十日不出,天下安寧,其國 升平。熒惑犯之,功臣當封;入,則為兵起;又曰色如四 時休王,其分貴人安,社稷無虞;又曰熒惑春守,諸侯 叛;逆行守之,為地動,為火災,又曰將軍驚,土功作,又 曰會則不可用兵。填星犯之,為女主飲宴過度,或宮 女失禮;入,為兵;出,則其分失地;守之,有土功。太白犯 之,國憂;守之,其國兵謀不成,石申曰:國易政。舍留,其 國兵起。辰星犯守,五穀不成,兵起,大水,貴臣負國,民 疫,多訟,芒角,臣傷其君;入,為火災;出;則有叛臣。客星 犯之,天子以酒為憂;守之,周、楚之國有隱士出;入於 張,兵起,國饑;舍留不去,前將軍有謀。又曰利先起兵。 彗星犯之,國用兵,民亡;守,為兵;出,為旱;又曰犯守,軍 欲移徙宮殿。星孛於張,為民流,為兵大起。《乙巳占》:流 星出入,宗社昌,有赦令,下臣入賀。蒼白雲氣入之,庭 中觴客有憂;黃白,天子因喜賜客;黑,為其分水災;色 赤,天子將用兵。

按漢永元銅儀,張宿十七度,唐開元游儀十八度。舊去極九十七度。景祐測驗,張十八度,距西第二星去極一百三度。

天廟十四星,在張宿南,天子祖廟也。明,則吉;微細,其 所有兵,軍食不通。客星中犯之,有白衣會,兵起。又曰 祠官有憂。武密曰:與虛梁同占。

按天廟十四星,《晉志》雖列於二十八宿之外,而亦曰在張宿南,與《隋志》所載同,兼與《步天歌》合。

翼宿二十二星,天之樂府,主俳倡戲樂,又主外夷遠 客、負海之賓。星明大,禮樂興,四國賓;動搖,則變夷使 來;離徙,天子將舉兵。日蝕,王者失禮,忠臣見譖,為旱 災。暈,為樂官黜;上有抱氣三,敵心欲和。月蝕,亦為忠 臣見譖,飛蟲多死,北方有兵,女主惡之,石申曰:大臣 有謀。月犯之,國憂,其分有兵,大將亡,女主惡之。歲星 犯,五穀為風所傷;守之,王道具,將相忠,文術用;逆行 入之,君好畋獵。熒惑犯之,其分民饑,臣下不從命,邊 兵起;出、入、留、舍,為兵;守之,佞臣為亂。填星犯之,大臣 憂;守之,主聖臣賢,歲豐,后有喜;出、入、留、舍,兵起;逆行, 則女主失政。太白入或犯之,皆為兵起;出、入、留、舍,大 風水災,其分君不安;舍左,為旱;守犯、勾己、凌突,則大 臣專君令。辰星合抵,下臣為亂伏誅;守之,旱,饑,民流, 龍蛇見;守其中,兵大起;同見西方,大臣憂。客星入犯 之,國有兵,大臣憂,一曰負海國有使來;守之,為兵起。 彗星犯之,大臣憂,國有兵、喪。星孛於翼,亦為大臣憂, 其分失禮樂;出,則其地有謀,下有兵、喪;芒所指,有降 人。流星犯之,亦為憂在大臣;出,則其下有兵;入,為貴 臣囚繫,《乙巳占》曰:流星入,天下賢士入見,南夷來貢, 國有賢臣。赤雲氣出入,有暴兵;黃而潤澤,諸侯來貢; 黑,為國憂。

按漢永元銅儀,翼宿十九度,唐開元游儀十八度。舊去極九十七度。景祐測驗,翼宿一十八度,距中行西南第二星去極一百四度。

東甌五星,在翼南,蠻夷星也。《天文錄》曰:東甌,東越也, 今永嘉郡永寧縣是也。芒角、動搖,則蠻夷叛。太白、熒惑守之,其地有兵。

按東甌五星,《晉志》在二十八宿之外,《乾象新書》屬張宿;武密書屬翼宿,與《步天歌》合。

軫宿四星,主冢宰、輔臣,主車騎,主載任。有軍出入,皆 占於軫。又主風,占死喪。明大,則車駕備;移徙,天子有 憂;就聚,則兵起。轄二星,傅軫兩旁,主王侯,左轄為王 者同姓,右轄為異姓。星明,兵大起;遠軫,凶;轄舉,南蠻 侵;車無轄,國有憂。日食,憂在將相,戒車駕之官,一曰 后不安。暈而生背氣,其下兵起,城拔,視背所向擊之 勝,又曰王者惡之。月食,后及大臣憂。月暈,有兵,歲旱, 多大風。歲星犯之,為火災,為民疫,大臣憂,主庫者有 罪;入,則其國將死;守之,國有喪;七日不移,有赦,又曰 君有憂。熒惑犯之,有亂兵;入軫,將軍為亂,水傷稼,民 多妖言;逆行,為火,為兵。填星犯之,為兵,為土功;入,則 兵敗;逆行,女主憂;出、入、舍、留,六十日兵起,大旱。太白 犯之,為兵起,得地;入,為兵;守之,亡地,將憂;起左角,逆 行至軫,失地;經天,則兵滿野。辰星犯之,民疫,大臣憂, 中國有貴喪;守之,大水;入,則天下以火為憂,一曰國 有喪。客星犯之,為兵,為喪;入,則有土功,糴貴,諸侯使 來;出,則君使諸侯;守之,邊兵起,民饑;守轄,軍吏憂。彗 星犯之,為兵,為喪;色赤,為君失道,又曰天子起兵,王 公廢黜。星孛於軫,亦為兵、喪,又曰下謀上,主憂。流星 犯之,有兵起,亦有喪,不出一年,庫藏空;春夏犯之,為 皮革用;秋冬,為水旱不調。

按漢永元銅儀,以軫宿為十八度。舊去極九十八度。景祐測驗,亦十八度,去極一百度。

長沙一星,在軫宿中,入軫二度,去極百五度,主壽命。 明,則君壽長,子孫昌。

青丘七星,在軫東南,蠻夷之國號。星明,則夷兵盛;動 搖,夷兵為亂;守常,則吉。

軍門二星,在青丘西,一曰在土司空北,天子六宮之 門。主營候,設豹尾旗,與南門同占。星非其故,及客星 犯之,皆為道不通。

器府三十二星,在軫宿南,樂器之府也。明,則八音和, 君臣平;不明,則反是。客、彗犯之,樂官誅。赤雲氣掩之, 天下音樂廢。

土司空四星,在青丘西,主界域,亦曰司徒。均明,則天 下豐;微暗,則稼穡不登。太白、熒惑犯之,男女廢耕桑。 客、彗犯之,為兵起,民流。

按《步天歌》,以左轄右轄二星、長沙一星、軍門二星、土司空四星、青丘七星、器府三十二星俱屬軫宿;《晉志》惟轄星、長沙附於軫,餘在二十八宿之外;《乾象新書》以軍門、器府、土司空屬翼,青丘屬軫;武密書以軍門屬翼,餘皆屬軫。今從《步天歌》,而附見諸家之說。

歲星為東方,為春,為木。於人五常,仁也;五事,貌也。超 舍而前為贏,退舍為縮。色光明潤,君壽民富。主福,主 大司農,主五穀。石申曰:歲星所在,國不可伐,如歲在 卯,不可東征。甘德曰:所去,國凶;所之,國吉;退行,為凶 災。主泰山、徐青兗及角、亢、氐、房、心、尾、箕。君令不順,則 歲星退行;入陰為內事,入陽為外事;行陰道為水,行 陽道為旱。星大,則喜;小,則牛馬多死,疾疫。初見小而 日益大,所居國利。初出大而日小,國耗。《荊州占》:歲星 色黑,為喪;黃,則歲豐;白,為兵;青,多獄;君暴,則色赤。熒 惑相犯,為大戰;相去方寸為犯,戰,客勝。食火,國亡。邊 侵曰食。守之為賊。居之不去為守。觸火,則國亂。兩體 俱動而直曰觸。合GJfont,為饑、旱。離復合、合復離曰GJfont。填 星相犯,退,犯填,太子叛。當東反西曰退。與填星合,為 內亂,民饑。芒角相及同光曰合。守填星,其下城敗。太 白相犯,大臣黜,女主喪。觸太白,則四邊來侵。守太白, 為四序不調。合GJfont,則大將死。辰星相犯,太子憂。觸辰, 主憂;守,憂賊。合,則君臣和。晝見,則臣強。他星犯之,主 不安。客星犯守,主憂。流星犯之,色蒼黑,大農死;赤,為 饑疫;黃,則歲豐。抵之,臣叛主。

熒惑為南方,為夏,為火。于人五常,禮也;五事,視也。晉 灼曰:常以十月入太微,受制而出,行列宿,司天道,出 入無常。二歲一周天。出,則有兵;入,則兵散。逆行一舍 二舍,為不祥,所舍國為亂、賊、疾、喪、饑、兵。或環遶勾己, 芒角、動搖、變色,乍前乍後,為殃愈甚。退行一舍,天下 有火災;五舍,大臣叛。《星經》曰:主霍山、揚、荊、交州,又輿 鬼、柳、七星。又主大鴻臚,又曰主司空,為司馬,主楚、吳、 越以南,司天下群臣之過失。東行,則兵聚東方;西行, 則兵聚西方。天下安,則行疾。與歲星相犯,主冊太子, 有赦。觸歲星,有子;守之,太子危。填星相犯,兵大起。入 填星,將為亂;觸之,有刀兵;守之,有內賊,太子危。與太 白相犯,主亡,兵起;守北,太子憂;南,庶子憂。環遶,偏將 死。與辰星相犯,兵敗。與辰星相會,為旱,秋為兵,冬為 喪;守之,太子憂,有赦。他星相犯,兵起,祆星犯之,為兵, 為火。

填星為中央,為季夏,為土。于人五常,信也;五事,思也。 常以甲辰元始之歲填行一宿,二十八歲而一周天。四星皆失,填為之動。所居,國吉,女子有福,不可伐。去 之,失地。天子失信,則填大動。盈則超舍,以德盈則加 福,刑盈則不復;縮則退舍不及常,德縮則迫慼,刑縮 則不育。《星經》曰:主嵩山、豫州,又主東井。行中道,則陰 陽和調。退行一舍,為水;二舍,海溢河決。經天退行,天 下更政,地動。巫咸曰:光明,歲熟。大明,主昌。小暗,主憂。 春青,夏赤,女主喜。春色蒼,歲大熟;色赤,饑。有芒,兵。與 歲星相犯相GJfont,為內亂;合,則野有兵。熒惑相犯,為兵、 喪;合,則為兵,為內亂,大人忌之。太白相犯,為內兵,有 大戰,一曰王者失地。合於太微,國有大兵,一曰國亡。 辰星犯,為兵,為旱。祅星犯,下臣謀上。流星犯,則民多 事。與月相犯,有兵。

太白為西方,為秋,為金。于人五常,義也;五事,言也。以 正月甲寅與火晨出東方,二百四十日而入。入四十 日又出西方,二百四十日而入。入三十五日而後出 東方。出以寅戌,入以丑未也。一年一周天。日方南太 白居其南,日方北太白居其北,為贏,侯王不寧,用兵 進吉退凶。日方南太白居其北,日方北太白居其南, 為縮,侯王有憂,用兵退吉進凶。《星經》曰:主華陰山、梁、 雍、益州,又主奎、婁、胃、昴、畢、觜、參。出西方,失行,外國敗。 出東方,失行,中國敗。若經天,天下革,民更主,是謂亂 紀,人眾流亡。晝見,與日爭明。強國弱,女主昌,又曰主 大臣。巫咸曰:光明見影,戰勝,歲熟。狀炎然而上,兵起。 光如張蓋,下有立王。凡與歲星相犯,兵敗失地。犯熒 惑,客敗主勝。犯填星,太子不安,失地。犯辰星,主兵。入 月,主死,其下兵。犯月角,兵起,在左則中國勝,在右則 外國勝。當見不見,失地破軍也。他星犯,其事急。祅星 犯,邊城有戰。客星犯,主兵將死。凡太白至午位,避日 而伏,若行至未,即為經天,其災異重也。

辰星為北方,為冬,為水。于人五常,智也;五事,聽也。常 以二月春分見奎、婁,五月夏至見東井,八月秋分見 角、亢,十一月冬至見牽牛。出以辰戌,入以丑未,二旬 而入。晨候之東方,夕候之西方也。一年一周天。出早 為月蝕,晚為彗星及天祅。一時不出,其時不和。四時 不出,天下大饑。《星經》曰:主常山、冀、并、幽州,又主斗、牛、 女、虛、危、室、壁。又曰主燕、趙、代,主廷尉,以比宰相之象。 石申曰:色黃,五穀熟;黑,為水;蒼白,為喪。凡與歲星相 犯,皇后有謀。熒惑犯,妨太子。填星犯,兵敗;太白亦然。 芒角及同光曰合,他星光耀相逮為害。客星、太陰、流 星相犯,主內患。

凡五星:歲星色青,比參左肩;熒惑色赤,比心大星;鎮 星色黃,比參右肩;太白色白,比狼星;辰星色黑,比奎 大星。得其常色而應四時則吉,變常為凶。木與土合 為內亂,饑;與水合為變謀而更事;與火合為饑,為旱; 與金合為白衣之會,合GJfont,國有內亂,野有破軍,為水。 太白在南,歲星在北,名曰牝牡,年穀大熟。太白在北, 歲星在南,其年或有或無。火與金合為爍,為喪,不可 舉事用兵,從軍為軍憂;離之,軍卻。出太白陰,分地;出 其陽,偏將戰。與土合為憂,主孽卿。與水合為北軍,用 兵舉事大敗。一曰,火與水合為焠,不可舉事用兵。土 與水合為壅沮,不可舉事用兵,有覆軍。一曰,為變謀 更事,必為旱。與金合為疾,為白衣會,為內兵,國亡地。 與木合國饑。水與金合為變謀,為兵、憂。木、火、土、金與 水GJfont,皆為戰,兵不在外,皆為內亂。三星合,是謂驚立 絕行,其國外內有兵與喪,百姓饑乏,改立侯王。四星 合,是謂大湯,其國兵、喪並起,君子憂,小人流。五星若 合,是謂易行,有德,受慶,改立王者,奄有四方,子孫蕃 昌;亡德受殃,離其國家,滅其宗廟,百姓離去,被滿四 方。五星皆大,其事亦大;皆小,事亦小。五星俱見,其年 必惡。凡五星與列宿相去方寸為犯,居之不去為守, 兩體俱動而直曰觸,離復合、合復離曰GJfont,當東反西 曰退,芒角相及同舍曰合。凡五星東行為順,西行曰 逆,順則疾,逆則遲,通而率之,終于東行。不東不西曰 留,與日相近而不見曰伏,伏與日同度曰合。凡金、水 二星,行速而不經天,自始與日合後,行速而先日,夕 見西方。去日前稍遠,夕時欲近南方則漸遲,遲極則 留,留而近日,則逆行而合日;在於日後,晨見東方。逆 極則留,留而後遲,遲極去日稍遠,旦時欲近南方,則 速行以近日,晨伏於東方,復與日合度。此五星合見、 遲疾、順逆、流行之大端也。

凡五星之行,古法:周天之數,如歲星謂十二年一周 天,乃約數耳。晉灼謂太歲在四仲則行三宿,在四孟、 四季則行二宿,故十二年而行周二十八宿。其說亦 非。夫二十八宿,度有廣狹,而歲星之行自有盈縮,豈 得以十二年一周無差忒乎。唐一行始言歲星自商、 周迄春秋季年,率百二十餘年而超一次,因以為常。 以春秋亂世則其行速,時平則其行遲,其說尤迂。既 乃為後率前率之術以求之,則其說自悖矣。今紹興 曆法,歲星每年行一百四十五分,是每年行一次之 外有餘一分,積一百四十四年剩一次矣。然則先儒 之說安可信乎。餘四星之行,固無逆順,中間亦豈無差忒。一行不復詳言,蓋亦知之矣。

景星

景星,德星也,一曰瑞星,如半月,住於晦朔,大而中空, 其名各異。曰周伯,其色黃,煌煌然,所見之國大昌。曰 含譽,光耀似彗,喜則含譽射。曰格澤,狀如炎火,下大 上銳,色黃白,起地上,見則不種而穫。曰歸邪,兩赤彗 向上,有蓋。曰天保星,有音,如距火下地、野雞鳴。皆五 行沖和之氣所生也。其王蓬芮、元保、昭明、昏昌、旬始、 司危、菟昌、地維臧光之類,亦皆為瑞星。然前志以王 蓬芮已下星為妖星。又奇星,古無所考,見於仁宗、英 宗之時,故附于景星之末云。

彗星

彗星,小者數寸,長者或竟天。見則兵起,大水,除舊布 新之兆也。其體無光,傅日而為光。故夕見則東指,晨 見則西指。光芒所及則為災。有五色,各依五行本精 所生。孛星,彗屬。偏指曰彗,芒氣四出曰孛。孛者,孛孛 然,非常惡氣之所生也。主大亂,主大兵,災甚於彗。旄 頭星,《玉冊》云:亦彗屬也。

客星

客星有五:周伯、老子、王蓬絮、國皇、溫星是也。周伯,大 而黃,煌煌然,所見之國,兵喪,饑饉,民庶流亡。老子,明 大純白,出則為饑,為凶,為善,為惡,為喜,為怒。王蓬絮, 狀如粉絮,拂拂然,見則其國兵起,有白衣之會。國皇, 大而黃白,有芒角,主兵起,水災,人主惡之。溫星,色白, 狀如風動搖,常出四隅。皆主兵。此五星錯出乎五緯 之間,其見無期,其行無度,各以其所在分野而占之。 又四隅各有三星:東南曰盜星,主大盜;西南曰種陵, 出則穀貴;西北曰天狗,見則天下大饑;東北曰女帛, 主大喪。

流星

流星,天使也。自上而降曰流,東西橫行亦曰流。流星 有八,曰天使,曰天暉,曰天鴈,曰天保,曰地鴈,曰梁星, 曰醟頭,曰天狗。流星之為天使者,有祥有妖,為天暉、 天鴈、夜隕而為天保,則祥;若夜隕而為地鴈、梁星,晝 隕而為醟頭,則妖。流星之大者為奔星,夜隕而為天 狗,厥妖大。自下而升曰飛。飛星有五,亦有妖祥之分, 飛星化而為天刑則祥;為降石,為頓頑,為解銜,為大 瀆,則為妖。

妖星

妖星,五行乖戾之氣也。五星之精,散而為妖星,形狀 不同,為殃則一。各以其所見日期、分野、形色,占為兵、 饑、水、旱、亂、亡。星長三尺至五尺,期百日,等而上之,至 一丈期一年,三丈期三年,五丈期五年,十丈期七年, 十丈以上,不出九年。蓋妖星長大則期遠而殃深,短 小則期近而殃淺。天棓星乃歲之精,主奮爭。天槍星 彗,出西方,長二三尺,名天槍,主破國。天猾主招亂。天 欃出西方,長數丈,主國亂。蚩尤旗類彗而後曲,主兵。 天衝狀如人,蒼衣赤首,不動,主下謀上,滅國。國皇大 而赤,去地三丈,如炬火,主內寇。及登主夷分,主恣虐, 旦見則主弱。昭明如太白,光芒不行,主兵、喪。司危,《天 官書》如太白,有目,去地可六七丈,大而白,其下有兵, 主擊強。五殘如辰星,去地六七丈,其下有兵,主奔亡。 六賊去地六丈,大而赤,有光,出非其方,下有兵、喪。獄 漢青中赤表,下有三彗,去地可六丈,大而赤,數動。天 賁主滅邪暴兵。燭星主滅邪。絀流主伏GJfont。茀星、昴、孛 星主災。旬始出北斗旁,如雄雞,見則更主。擊咎主大 兵,有反者,大亂。天杵主牂羊。天柎主擊殃。伏靈見則 世亂。大敗主GJfont衝。司奸主見怪。天狗有毛,旁有短彗, 下如狗形,見則兵饑。天殘主貪殘。卒起有謀反,主驚 亡。枉矢色黑,蛇行,望之如有毛日,長數匹者,見則兵 起,破女君臣憂,上下亂。拂樞主制時。滅寶主伐亂。繞 綎主亂孳。驚理主相屠。大奮祀主昭邪。天鋒彗象,形 似矛鋒,見則兵起,有亂臣。昭星有三彗,兵出,有大盜 不成,又主滅邪。蓬星大如二斗器,色白,出東南方,東 北主旱,或大水。長庚星如一匹布著天,見則兵起。四 填大而赤,可二丈,為兵。地維臧光星如月,始出,大而 赤,去地二丈,東南,旱;西北,兵;出東北,大水。老子星色 白,為善為惡,為饑為凶,為喜為怒。醟頭星有雲如壞 山墜,所墜下有覆軍流血。積陵出西南,長三丈,主兵, 小饑。昏昌出西北,氣青赤色,中赤外青,主國易政。華 星出西北,狀如環,大則諸侯失地。白星如削瓜,主南 喪。菟昌有赤青環之,主水,天下改易。濛星赤如牙旗, 長短四面,西南最多,亂之象。長星出西方。歲星之精, 化為天棓、天槍、天滑、天衝、國皇、及登,蒼彗。火星之精, 化為昭旦、蚩尤之旗、昭明、司危、天欃,赤彗。土星之精, 化為五殘、六賊、獄漢、大賁、昭星、絀流、茀星、旬始、蚩尤, 虹蜺、擊咎,黃彗。太白之精,化為天杵、天柎、伏靈、天敗、 司奸、天狗、天殘、卒起,白彗。辰星之精,化為枉矢、破女、 拂樞、滅寶、繞綎、驚理、大奮祀,黑彗。而月旁妖星,亦各 有所生。天槍、天荊、真若、天榬、天樓、天垣,歲星所生也, 見以甲寅日,有兩青方在其旁。天陰、晉若、官張、天惑、天雀、赤若、蚩尤,熒惑所生也,出在丙寅日,有兩赤方 在其旁。天上、天伐、縱星、天樞、天翟、天沸、荊彗,填星所 生也,出在戊寅日,有兩黃方在其旁。若星、GJfont星、若彗、 竹彗、牆星、權星、白雚,太白所生也,出在庚寅日,有兩 白方在其旁。天美、天毚、天社、天林、天庥、天嵩、端下,辰 星所生也,出以壬寅日,有兩黑方在其旁。見則為水、 旱、兵、喪、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