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031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三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三十一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三十二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三十一卷目錄

 星變部彙考五

  宋史天文志

庶徵典第三十一卷

星變部彙考五编辑

《宋史》
编辑

《天文志二十八舍》
编辑

「東方,角宿二星為天關,其間天門也;其內天庭也。故 《黃道經》其中,七曜之所行也。左角為天田,為理,主刑; 其南為太陽道;右角為將,主兵;其北為太陰道。蓋天 之三門,猶房之四表。星明大吉,王道大平,賢者在朝; 動搖移徙,王者行;左角赤明,獄平;暗而微小,王道失。」 陶隱居曰:「左角天津、右角天門,中為天關。日蝕角宿」, 王者惡之。暈于角內,有陰謀,陰國用兵得地,又主大 赦。月犯角,大臣憂獄事,法官憂黜,又占:憂在宮中。月 暈,其分兵起;右角右,將災;左亦然,或曰:主水;色黃,有 大赦。月暈三重,入天門及兩角,兵起,將失利。歲星犯, 為饑。熒惑犯之,國衰兵敗;犯左角,有赦;右角,兵起;守 之,讒臣進,政事急;居陽,有喜。填星犯角,為喪;一曰兵 起。太白犯角,群臣有異謀。辰星犯,為小兵;守之,大水。 客星犯,兵起,五穀傷;守左角,色赤,為旱;守右角,大水。 彗星犯之,色白,為兵;赤所指破軍;出角,天下兵亂。星 孛于角,白,為兵;赤,軍敗;入天市,兵喪。流星犯之,外國 使來;入犯左角,兵起。雲氣黃白入右角,得地;赤入左, 有兵;入右,戰勝;黑白氣入于右,兵將敗。

按漢永元銅「儀,以角為十三度,而唐開元游儀,角二星十二度。舊經去極九十一度,今測九十三度半。距星正當赤道,其黃道在赤道南,不經角中。今測角在赤道南二度半,黃道復經角中,即與天象合。」 景祐測驗,角二星十二度,距南星去極九十七度,在赤道外六度,與《乾象新書》合。今從《新書》為正。

南門二星,在庫樓南,天之外門也,主守兵禁。星明,則 遠方來貢;暗,則叛。中有小星,兵動。客、彗守之,兵起。 庫樓十星,六大星庫也。南四星樓也,在角宿南,一曰 天庫,兵車之府也。旁十五星,三三而聚者,柱也。中央 四小星衡也。芒角,兵起;星亡,臣下;逆;動,則將行;實,為 吉;虛,乃凶。歲星犯之,主兵。熒惑犯之,為兵、旱。月入庫 樓,為兵。彗、孛入,兵饑。客星入,邊兵起。流星入,兵盡出。 赤雲氣入,內外不安。天庫生角,有兵。

平星二星,在庫樓北,角南,主平天下法獄,廷尉之象。 正,則獄訟平;月暈,獄官憂。熒惑犯之,兵起,有赦。彗星 犯,政不行,執法者黜。

平道二星,在角宿間,主平道之官。《武密》曰:「天子八達 之衢,主轍軾。明正,吉;動搖,法駕有虞。」歲星守,天下治。 熒惑、太白守,為亂。客星守,車駕出行。流星守,去賢用 姦。

天田二星,在角北,主畿內封域。《武密》曰:「天子籍田也。」 歲星守之,穀稔。熒惑守之,為旱。太白守,穀傷。辰星守, 為水災。客星守,旱、蝗。

天門二星,在平星北。《武密》云:「在左角南,朝聘待客之 所。」星明,萬方歸化;暗,則外兵至。月暈其外,兵起。熒惑 入,關梁不通;守之,失禮。太白守,有伏兵。客星犯,有謀 上者。

「進賢」一星,在平道西,主卿相舉逸材。明,則賢人用;暗, 則邪臣進。太陰、歲星犯之,大臣死。熒惑犯,為喪,賢人 隱。太白犯之,賢者退。歲星、太白、填星、辰星合守之,其 占為天子求賢。黃白紫氣貫之,草澤賢人出。

周鼎三星,在角宿上,主流亡。星明,國安;不見,則運不 昌;動搖,國將移。《乾象新書》引郟鄏定鼎事,以周衰秦 無道,鼎淪泗水,其精上為星。李太異曰:「《商巫咸星圖》 已有周鼎,蓋在秦前數百年矣。」

按《步天歌》,「庫樓十星,柱十五星,衡四星,平星、平道、天田、天門各二星,進賢一星,周鼎三星,俱屬角宿。」 而《晉志》以左角為天田,別不載天田二星,《隋志》有之。平道、進賢、周鼎,《晉志》皆屬太微垣,庫樓并衡星、柱星、南門、天門、平星皆在二十八宿之外,唐武密及《景祐書》乃與《步天歌》合。

亢宿四星,為天子內朝,總攝天下奏事聽訟,理獄錄 功,一曰疏廟,主疾疫。星明大,輔忠民安;動則多疾,為 天子正坐,為天符。秋分不見,則穀傷,糴貴。太陽犯之, 謀侯謀國,君憂。日暈,其分大臣凶,多雨,民饑疫。月犯 之,君憂,或大臣當之;左為水,右為兵。月暈,其分先起 兵者勝,在冬,大人憂。歲星犯之,有赦,穀有成;守之,有 兵,人多病;留三十日以上,有赦;又曰:犯,則逆臣為亂。 熒惑犯,居陽,為喜;陰,為憂;有芒角,大人惡之;守之久民憂,多雨水,又為兵。填星犯,穀傷,民亡;逆行,女專政, 逆臣為謀;守之,有兵。太白犯之,國亡,民災;逆行,為兵 亂;有芒角,貴臣戮;守之,有水旱災,或為喪。辰星犯之, 為水,又為大兵;守之,米貴,民疾,歲旱,盜起,民相惡。客 星犯,國不安;色赤,為兵、旱;黃,為土功;青黑,使者憂;守 之,穀傷;一云有赦令;黑,民流。彗犯,國災;出,則有水、兵、 疫,臣叛;白,為喪。星孛犯,國危,為水,為兵;入,則民流;出, 則其國饑。流星入,外國使來,穀熟;出,為天子遣使,赦 令出。李淳風曰:「流星入亢,幸臣死。雲氣犯之,色蒼,民 疫;白為土功;黑,水赤」,兵。一云:「白民虐疾。」黃土功。

右亢宿四星,漢《永元》銅儀十度,唐《開元》游儀九度。舊去極八十九度,今九十一度半。景祐測驗,亢九度,距南第二星去極九十五度。

大角一星,在攝提間,天王坐也,又為天棟,正經紀也。 光明潤澤,為吉;青,為憂;赤,為兵;白,為喪;黑,為疾;色黃 而靜,民安;動,則人主好游。月犯之,大臣憂,王者惡之。 月暈,其分人主有服。五星犯之,臣謀主,有兵。太白守 之,為兵。彗星出,其分主更改,或為兵。天子失仁則守 之。孛星犯,為兵;守之,主憂。客星犯、守,臣謀上;出,則人 主受制。流星入,王者惡之;犯之,邊兵起。雲氣青,主憂; 白,為喪;黃氣出,有喜。

折威七星,在亢南,主斬殺,斷軍獄。月犯之,天子憂。五 星犯,將軍叛。彗、孛犯,邊將死。雲氣犯,蒼白,兵亂;赤,臣 叛主;黃白,為和親;出,則有赦;黑氣入,人主惡之。 攝提六星,左右各三,直斗杓南,主建時節,伺禨祥。其 星為楯,以夾擁帝坐,主九卿。星明大,三公恣,主弱;色 溫不明,天下安;近大角,近戚有謀。太陰入,主受制。月 蝕,其分主惡之。熒惑、太白守,兵起,天下更王。彗孛入, 主自將兵;出,主受制。流星入,有兵;出,有使者出;犯之, 公卿不安。雲氣入,赤,為兵,九卿憂;色黃,喜黑,大臣戮。 陽門二星,在庫樓東北,主守隘塞,禦外寇。五星入,五 兵藏。彗星守之,外裔犯塞,兵起。赤雲氣入,主用兵。 《頓頑》二星,在折威東南,主考囚情狀,察詐偽也。星明 無咎,暗則刑濫。彗星犯之,貴人下獄。

按《步天歌》,大角一星,折威七星,左、右攝提總六星,頓頑、陽門各二星,俱屬角宿。而《晉志》以大角、攝提屬太微垣,折威、頓頑在二十八宿之外,陽門則見於《隋志》,而《晉史》不載。武密書以攝提、折威、陽門皆屬角、亢。《乾象新書》以右攝提屬角,左攝提屬亢,餘與武密書同。景祐測驗,乃以大角、攝提、頓頑、陽門皆屬於亢,其說不同。

氐宿四星,為天子舍室,后妃之府,休解之房。前二星 適也,後二星妾也,又為天根,主疫。後二星大則臣奉 度,主安;小則臣失勢,動則徭役起。日蝕其分卿相有 讒諛,一曰王者后妃惡之,大臣憂。日暈,女主恣,一曰 國有憂,日下興師。月蝕其宿,大臣凶,后妃惡之;一曰 糴貴。月暈,大將凶,人疫,在冬為水,主危,以赦解之。月 犯左、右郎將,有誅,一曰有兵。盜犯右星,主水;掩之,有 陰謀將軍當之。歲星犯,有赦或立后;守之,地動年豐; 逆行為兵。熒惑犯之,臣僭上。一云:「將軍憂;守有赦。」填 星犯左右郎將,有誅;守之,有赦;色黃,后喜,或冊太子; 留舍,天下有兵。齊明,赦。太白犯之,郎將誅;入其分疾 疫。或云:犯之拜將;乘右星,水災。辰星犯,貴臣暴憂;守 之,為水,為旱,為兵;入守,貴人有獄;乘左星,天子自將。 客星犯,牛馬貴;色黃白,為喜,有赦。或曰:邊兵起,後宮 亂;五十日不去,有刺客。彗星犯,有大赦;糴貴滅之,大 疫;入,有小兵。一云:「主不安。」孛星犯糴貴;出,則有赦;入, 為小兵;或云:犯之,臣干主。流星犯祕閣,官有事,在冬 夏為水旱。《乙巳占》:「後宮有喜,色赤黑後宮不安。雲氣 入,黃為土功,黑主水,赤為兵,蒼白為疾疫,白後宮憂。

按漢《永元銅儀》、唐《開元游儀》,氐宿十六度,去極九十四度。《景祐測驗》與《乾象新書》皆九十八度。

「天乳一星,在氐東北,當赤道中。」明,則甘露降。彗、客入 天,雨。

將軍一星,騎將也,在騎官東南,總領軍、騎軍將部陣 行列。色動搖,兵外行。太白、熒惑、客星犯之,大兵出。 招搖一星,在梗河北,主北兵。芒角搖動,則兵大行;明, 則兵起。若與棟星、梗河、北斗相直,則北方當來受命 中國。又占:動,則近臣恣;離次,則庫兵發。色青,為憂;白, 為君怒;赤,為兵;黑,為軍破;黃,則天下安。彗星犯,北,邊 兵動;出其分裔兵大起。孛犯,蠻裔亂。客星出,蠻裔來 貢,一云:「北地有兵喪。」流星出,有兵。雲氣犯,色黃白,相 死;赤,為內兵亂;色黃,兵罷;白,大人憂。

「帝席」三星,在大角北,主宴獻酬酢。星明,王公災;暗,天 下安;星亡,大人失位;動搖,主危。彗犯,主憂,有亂兵。客 星犯,主危。

亢池六星,在亢宿北。亢,舟也;池,水也,主渡水往來送 迎。微細,凶;散,則天下不通;移徙不居其度中,則宗廟 有怪。五星犯之,川溢。客星犯,水,蟲多死。《武密》云:「主斷 軍獄,掌棄市殺戮。」與舊史異說。

騎官二十七星,在氐南,天子虎賁也,主宿衛。星眾,天
考證.svg
下安;稀,則騎士叛;不見,兵起。五星犯,為兵;客星守之,

將出,有憂,士卒發。流星入,兵起;色蒼白,將死。

梗河三星,在帝席北,天矛也,一曰「天鋒」,主北邊兵,又 主喪,故其變動,應以兵。喪星亡,國有兵謀。彗星犯之, 北兵敗。客星入,兵出,陰陽不和,一云北兵侵中國。流 星出,為兵。赤雲氣犯,兵敗;蒼白,將死。

車騎三星,在騎官南,總車騎將,主部陣行列。變色動 搖,則兵行。太白、熒惑、客星犯之,大兵出,天下亂。 陣車三星,在氐南,一云在騎官東北,革車也。太白、熒 惑守之,主車騎滿野,內兵無禁。

天輻二星,在房西斜列,主乘輿,若《周官》巾車官也。近 尾,天下有福。五星、客、彗犯之,則輦轂有變。一作「天福。」

按《步天歌》,已上諸星俱屬氐宿。《乾象新書》以「帝席」 屬角,亢池屬亢;武密與《步天歌》合,皆屬氐,而以「梗河」 屬亢。《占天錄》又以「陣車」 屬於亢,《乾象新書》屬氐,餘皆與《步天歌》合。

房宿四星為明堂,天子布政之官也。亦四輔也。下第 一星,上將也;次,次將也;次,次相也;上星,上相也。南二 星君位;北二星,夫人位。又為四表。中為天衢,為天關, 黃道之所經也。南間曰陽環,其南曰太陽。北間曰陰 環,其北曰太陰。七曜由乎天衢,則天下和平。由陽道 則旱喪,由陰道則水兵。亦曰天駟,為天馬,主車駕。南 星曰左驂,次左服,次右服,次左驂,亦曰「天廄」,又主開 閉,為畜藏之所由。星明,則王者明;驂大,則兵起;星離, 則民流;左驂服亡,則東南方不可舉兵;右亡,則西北 不可舉兵。日蝕,其分為兵,大臣專權。日暈,亦為兵,君 臣失政,女主憂。月蝕其宿,大臣憂,又為王者昏,大臣 專政。月暈,為兵,三宿主赦及五舍,不出百日,赦。太陰 犯陽道,為旱;陰道,為雨;中道,歲稔。又占:上將誅,當天 門、天駟,穀熟。歲星犯之,更政令,又為兵,為饑,民流;守 之,大赦,天下和平。一云「良馬出。」熒惑犯,馬貴,人主憂; 色青,為喪;赤,為兵;黑,將相災;白芒,火災;守之,有赦令; 十日勾己者,臣叛。填星犯之,女主憂;勾己,相有誅;守 之,土功興,一曰旱、兵,一曰有赦令。太白犯,四邊合從; 守之,為土功;出入,霜雨不時。辰星犯,有殃;守之,水災。 一云:「北兵起,將軍為亂。」客星犯,歷陽道,為旱;陰道,為 水,國空,民饑;色白,有攻戰;入,為糴貴。彗星犯,國危,人 亂,其分惡之。孛星犯,有兵,民饑,國災。流星犯之,在春 夏為土功;秋冬,相憂;入,有喪。《乙巳占》:「出其分天子恤 民,下」德令。雲氣入,赤黃,吉;如人形,后有子;色赤,宮亂; 蒼白氣出,將相憂。

按漢《永元銅儀》,唐《開元游儀》,房宿五度。舊去極百八度,今百十度半。景祐測驗,房距南第二星,去極百十五度,在赤道外二十三度。《乾象新書》,在赤道外二十四度。

鍵閉一星,在房東北,主關籥。明,吉;暗,則宮門不禁。月 犯之,大臣憂,火災。歲星守之,王不宜出。《填星占》同。太 白犯,將相憂。熒惑犯,主憂。彗星、客星守之,道路阻,兵 起,一云「兵滿野。」

鉤鈐二星,在房北。房之鈐鍵,天之管籥,王者至孝則 明。又曰:「明而近房,天下同心。」房、鉤鈐間有星及疏拆, 則地動河清。月犯之,大人憂,車駕行。日蝕其分,將軍 死。歲星守之,為饑;去其宿三寸,王失政,近臣起亂。熒 惑守之,有德令。太白守,喉舌憂。填星守,王失土。彗星 犯,宮庭失業。客星、流星犯,王有奔馬之敗。

東咸、西咸各四星,東咸在心北,《西咸》在房西北,日月 五星之道也,為房之戶,以防淫泆也。明,則信吉。東咸 近鉤鈐,有讒臣入;西咸近上及動,有知星者入,月、五 星犯之,有陰謀,又為女主失禮,民饑。熒惑犯之,臣謀 上。與太白同犯,兵起。歲星、填星犯之,有陰謀。流星犯, 后妃恣,王有憂。客星犯,主失禮,后妃恣。

「罰三星,在東、西咸正南,王受金罰贖。」曲而斜列,則刑 罰不中。彗星、客星犯之,國無政令,憂多枉法。

「日一星,在房宿南,太陽之精,主昭明令德」;明大,則君 有德令。月犯之,下謀上。歲星守,王得忠臣,陰陽和,四 夷賓,五穀豐。太白、熒惑犯之,主有憂。客星、彗星犯之, 主失位。

從官二星,在房宿西南,主疾病巫醫。明大,則巫者擅 權。彗、孛犯之,巫臣作亂。雲氣犯,黑,為巫神戮;黃,則受 爵。

按《步天歌》,以上諸星俱屬在房。日一星,《晉》《隋志》皆不載。以他書考之,雖在房宿南,實入氐十二度半。武密書及《乾象新書》惟以「東咸屬心,西咸屬房」 ,與《步天歌》不同,餘皆脗合。

心宿三星,天王正位也。中星曰「明堂」,天子位,為大辰, 主天下之賞罰。前星為太子,後星為庶子。星直,則王 失勢;明大,天下同心,天下變動。心星見祥;搖動,則兵 離,民流。日蝕其分,刑罰不中,將相疑,民饑兵喪。日暈, 王者憂之。月蝕其宿,王者惡之,三公憂,下有喪。月暈, 為旱,穀貴,蟲生,將凶。與五星合,大凶。太陰犯之,大臣 憂;犯中央及前後星,主惡之;出心大星北,國旱;出南君憂,兵起。歲星犯之,有慶賀事,穀豐,華夷奉化;色不 明,有喪、旱。熒惑犯之,大臣憂;貫心,為饑;與太白俱守, 為喪。又曰:「熒惑居其陽,為喜;陰,為憂。」又曰:守之,主易 政;犯,為民流,大臣惡之。守星南,為水;北,為旱;逆行,大 臣亂。填星犯之,大臣喜,穀豐;守之,有土功;留舍三十 日有赦;居久,人主賢;中犯明堂,火災;逆行,女主干政。 太白犯,糴貴,將軍憂,有水災,不出一年,有大兵;舍之, 色不明,為喪;逆行環繞,大人惡之。辰星犯明堂,則大 臣當之;在陽為燕;在陰為塞北;不則地動大雨;守之, 為水為盜。客星犯之,為旱;守之,為火災;舍之,則糴貴, 民饑。彗星犯之,大臣相疑;守之而出,為蝗、饑,又曰「為 兵。」星孛,其分有兵、喪民流。流星犯,臣叛;入之,外國使 來;色青,為兵,為憂;黃,有土功;黑,為凶。雲氣入,色黃,子 孫喜;白,亂臣在側;黑,太子有罪。

按漢《永元銅儀》、唐《開元游儀》,心三星皆五度,去極百八度。景祐測驗,心三星五度,距西第一星去極百十四度。

積卒十二星,在房西南,五營軍士之象,主衛士掃除 不祥。星小,為吉;明,則有兵;一星,亡,兵少出;二星,亡,兵 半出;三星,亡,兵盡出;五星守之,兵起;不則近臣誅。彗 星、客星守之,禁兵大出,天子自將。雲氣犯之,青赤,為 大臣持政,欲論兵事。

按《步天歌》,「積卒十二星屬心」 ,《晉志》在二十八宿之外,唐武密書與《步天歌》合。《乾象新書》乃以積卒屬房宿為不同,今兩存其說。

尾宿九星,為天子後宮,亦主后妃之位。上第一星,后 也;次三星夫人;次星,嬪妾也,亦為九子。均明,大小相 承,則後宮有序,子孫蕃昌;明,則后有喜,穀熟;不明,則 后有憂,穀荒。日蝕,其分將有疾,在燕,風沙兵喪,後宮 有憂,人君戒出。日暈,女主喪,將相憂。月蝕,其分貴臣 犯刑,後宮有憂。月暈,有疫,大赦,將相憂,其分有水災, 后妃憂。太陰犯之,臣不和,將有憂。歲星犯,穀貴人之 妾,為嫡臣專政;守之,旱,火災。熒惑犯之,有兵;留二十 日,水災;留三月,客兵聚入之,人相食,又云「宮內亂。」填 星犯之,色黃,后妃喜;入,為兵、饑,盜賊;逆行,妾為女主; 守之而有芒角,更姓易政。太白犯入,大臣起兵;久留, 為水災;出入舍守,糴,貴兵起,後宮憂,失行,軍破城亡。 辰星犯守,為水災,民疾,後宮有罪者兵起;入,則萬物 不成,民疫。客星犯入,宮人惡之;守之,賤女暴貴;出,則 為風為水,後宮惡之,兵罷,民饑,多死。彗星犯后惑,主 宮人出,兵起,宮門多土功;出入,貴臣誅,有水災。孛犯, 多土功,大臣誅;守之,宮人出;出,為大水,民饑。流星入 犯,色青,舊臣歸;在春夏,後宮有口舌;秋冬,賢良用事; 出,則後宮喜,有子孫;色白,後宮妾死;出入風雨,時穀 熟;入,后族進禒;青黑,則后妃喪;雲氣入,色青,外國來 降;出,則臣有亂;赤氣入,有使來言兵;黑氣入,有諸侯 客來。

按漢永元銅儀,尾宿十八度,唐開元游儀同。舊去極百二十度,一云百四十度,今百二十四度。景祐測驗,亦十八度,距西行從西第二星,去極一百二十八度,在赤道外二十二度。《乾象新書》,二十七度。

神宮一星,在尾宿第三星旁,《解衣》之內室也。

天江四星,在尾宿北,主太陰。明動,則水兵起;星不具, 則津梁不通;參差,馬貴。月犯,為兵,為臣彊,河津不通。 熒惑犯,大旱;守之,有立主。太白犯,暴水。彗星犯,為大 兵。客星入,河津不通。流星犯,為水,為饑。赤雲氣犯,車 騎出;青,為多水;黃白,天子用事,兵起;入,則兵罷。 「傅說」一星,在尾後河中,主章祝官也;一曰後宮女巫 也,司天王之內祭祀,以祈子孫。明大,則吉。王者多子 孫輔佐,出不明,則天下多禱祠;亡則社稷無主;入尾 下,多祝詛。《左氏傳》「天策焞焞」,即此星也。彗星、客星守 之,天子不享宗廟。赤雲氣入,巫祝官有誅者。

魚一星,在尾後河中,主陰事,知雲雨之期。明大,則河 海水出;不明,則陰陽和,多魚亡,則魚少;動搖大,則水 暴出;出,則河大魚多死。月暈氣犯之,則旱、魚死。熒惑 犯,其陽,為旱;陰,為水。填星守之,為旱。赤雲氣犯,出,兵 起,將憂;入,兵罷。黃白氣出,兵起。

《龜》五星,在尾南,主卜,以占吉凶。星明,君臣和;不明,則 上下乖。熒惑犯,為旱;守,為火。客星入,為水,憂。流星出, 色赤黃,為兵;青黑,為水,各以其國言之。赤雲氣出,卜 祝官憂。

按《神宮》,傅說、魚各一星,天江四星,龜五星。《步天歌》與他書皆屬尾,而《晉志》列天江於天市垣,以傅說、魚、龜在二十八宿之外,其說不同。

箕宿四星,為後宮妃后之府,亦曰「天津」,一曰「天雞」,主 八風,又主口舌,主蠻裔。星明大,穀熟;不正,為兵;離徙, 天下不安。中星眾亦然,糴貴。凡日月宿在箕、壁、翼、軫 者,皆為風起;日動,三日有大風。日犯或蝕其宿,將疾, 佞臣害忠良,皇后憂,大風沙。日暈,國有妖言。月蝕,為 水旱,為饑,后惡之。月暈,為風,穀貴,大將易,又王者納

后。月犯,多風,糴貴,為旱,女主憂,君將死,后宮干政。歲
考證.svg
星入,宮內口舌,歲熟;在箕南,為旱;在北,為有年;守之,

多惡風,穀貴,民饑死。熒惑犯之,地動;入,為旱;出,則有 赦;久守,為水;逆行,諸侯相謀,人主惡之。填星犯,女主 憂;久留,有赦;守之,后喜,有土功;色黃光潤,則太后喜; 又占:「守,有水;守九十日,人流,兵起,蝗。」太白犯,女主喜; 入,則有赦;出,為土功,糴貴;守之,為旱,為風,民疾;出入 留箕,五穀不登,多蝗。辰星犯,有赦;守,則為旱;動搖,色 青,臣自戮;又占:為水溢、旱火災,穀不成。客星入犯,有 土功,宮女不安,民流;守之,為饑;色赤,為兵;守其北,小 熟,東大熟,南小饑,西大饑;出,其分民饑,大臣有棄者。 一云:守之,秋冬水災。彗星犯守,東裔自滅;出,則為旱, 為兵,北方亂;孛犯,為外邊亂;糴貴;守之,外邊災;出,為 穀貴,民死流亡;春夏犯之,金玉貴;秋冬土功興;入,則 多風雨;色黃,外裔來貢。雲氣出,色蒼白,國災除;入,則 蠻裔來見;出而色黃,有使者出;箕口斂,為雨;開,為多 風少雨。

按漢《永元銅儀》,箕宿十度,唐《開元游》儀十一度。舊去極百十八度,今百二十度。景祐測驗,箕四星十度,距西北第一星去極百二十三度。

「糠一星,在箕舌前,杵西北。」明,則豐熟;暗,則民饑流亡。 杵三星,在箕南,主給庖舂;動,則人失釜甑;縱,則豐;橫, 則大饑;亡,則歲荒;移徙,則人失業。熒惑守,民流。客星 犯守,歲饑。彗、孛犯,天下有急兵。

按《晉志》,糠一星、杵三星,在二十八宿之外。《乾象新書》與《步天歌》皆屬箕宿。

北方南斗六星,天之賞祿府,主天子壽筭,為宰相爵 祿之位。《傳》曰:「天廟也。」丞相太宰之位,褒賢進士,稟受 爵祿,又主兵。一曰天機。南二星魁,天梁也。中央二星 天相也。北二星天府庭也。又謂南星者,魁星也。北星 杓也。第一星曰北亭,一曰天開,一曰鐵鑕石。申曰魁。 第一主吳,二會稽,三丹陽,四豫章,五廬江,六九。江。星 明盛,則王道和平,帝王長齡,將相同心;不明,則大小 失次。芒角動搖,國失忠臣,兵起民愁。日蝕在斗,將相 憂,兵起,皇后災,吳分有兵。日暈,將相憂,宗廟不安。月 蝕,其分國饑,小兵,后夫人憂。月暈,大將死,穀不生。月 犯,將臣黜,風雨不時,大臣誅,一歲三入,大赦。又占:「入, 為女主憂,趙、魏有兵,色惡,相死。」歲星犯,有赦;久守,水 災,穀貴;守及百日,兵用,大臣死。熒惑犯,有赦,破軍殺 將,火災;入二十日,糴貴;四十日,有德令;守之,為兵盜; 久守,災甚;出斗上行,天下憂;不行,臣憂;入,內外有謀; 守七日,太子疾。填星犯,為亂;入,則失地;逆行,地動;出 入留二十日,有大喪;守之,大臣叛。又占:逆行,先水後 旱;守之,國多義士。太白犯之,有兵臣叛;留守之,破軍 殺將。與火俱入,白爍,臣子為逆;久則禍大。辰星犯,水 穀不成,有兵;守之,兵喪。客星犯,兵起,國亂;入,則諸侯 相攻,多盜,大旱,宮廟火,穀貴;七日不去,有赦。彗星犯, 國主憂;出,則其分有謀,又為水災。宮中火,下謀上,有 亂兵;入,則為火,大臣叛。孛犯入,下謀上,有亂兵;出,則 為兵,為疾,國憂。流星入,蠻裔來貢;犯之,宰相憂;在春, 天子壽;夏,為水;秋,則相黜;冬,大臣逆;色赤而出斗者, 大臣死。雲氣入,蒼白,多風;赤,旱;出,有兵起宮廟;火入, 有雨;赤氣,兵;黑,主病。

按漢永元銅儀,斗二十四度四分度之一,唐《開元游儀》,二十六度,去極百十六度,今百十九度。《景祐》測驗,亦二十六度,距魁第四星去極一百二十二度。

鱉十四星,在南斗南,主水族,不居漢中,川有《易》者。熒 惑守之,為旱。辰星守,為火。客星守,為水。流星出,色青 黑,為水;黃,為旱。《雲氣占》同。一曰「有星守之,白衣會」,主 有水。

天淵十星,一曰天池,一曰天泉,一曰天海,在鱉星東 南九坎間,又名太陰,主灌溉溝渠。五星守之,大水,河 決。熒惑入,為旱。客星入,海魚出。彗星守之,川溢,傷人。 狗二星,在南斗魁前,主吠守,以不居常處為災。熒惑 犯之,為旱。客星入,多土功,北邊饑;守之,守禦之臣作 亂。

建六星,在南斗魁東北,臨黃道。一曰「入旗」,天之都關, 為謀事,為天鼓,為天馬。南二星,天庫也;中二星,市也, 鐵鑕也。上二星為旗跗,斗建之間,三光道也,主司七 曜行度得失。十一月甲子,天正冬至,《大曆》所起宿也。 星動,人勞役。月犯之,臣更天子法;掩之,有降兵。月蝕, 其分皇后娣姪當黜。月暈,大將死,五穀不成,蛟龍見, 牛馬疫。月與五星犯之,大臣相譖有謀,亦為關梁不 通,大水。歲星守,為旱,糴貴,死者眾,諸侯有謀;入,則有 兵。熒惑守之,臣有黜者,諸侯有謀;糴貴;入,則關梁不 通,馬貴;守旗跗三十日有兵。填星守之,王者有謀。太 白守,外國使來。辰星守,為水災,米貴多病。彗、孛、客星 犯之,王失道,忠臣黜。客星守之,道路不通,多盜。流星 入,下有謀;色赤昌。

《天弁》九星。弁一作辨在建星北,市官之長,主列肆闤闠、市 籍之事,以知市珍也。明盛,則萬物昌;不明及彗、客犯之,糴貴;久守之,囚徒起兵。

天雞二星,在牛西,一在狗國北,主異鳥,一曰「主候時。」 熒惑舍之,為旱,雞多夜鳴。太白、熒惑犯之,為兵。填星 犯之,民流亡。客星犯,水旱失時;入,為大水。

狗國四星,在建星東南,主三韓、鮮卑、烏桓、玁狁、沃且 之屬。星不具,天下有盜;不明,則安;明,則邊寇起。月犯 之,烏桓、鮮卑國亂。熒惑守之,外邊兵起。太白守之,鮮 卑受攻。客星守,其王來中國。

天籥八星,在南斗杓第二星西,主開閉門戶。明,則吉; 不備,則關籥無禁。客星、彗星守之,關梁閉塞。

農丈人一星,在南斗西南,老農主稼穡者,又主先農, 農正官。星明,歲豐;暗,則民失業;移徙,歲饑。客星、彗星 守之,民失耕,歲荒。

按《步天歌》,已上諸星皆屬南斗。《晉志》以狗國、天雞、天弁、天籥、建星皆屬天市垣,餘在二十八宿之外。《乾象新書》以天籥、農丈人屬箕,武密又以天籥屬尾,互有不同。

「牛宿六星,天之關梁,主犧牲事。其北二星,一曰即路」, 一曰「聚火」;又曰:「上一星主道路,次二星主關梁,次三 星主南越。」明大,則王道昌,關梁通,牛貴;怒則馬貴;動 則牛災多死。始出而色黃,大豆賤;赤則豆有蟲;青,則 大豆貴。星直,糴賤;曲則貴。日蝕,其分兵起。暈,為陰,國 憂,兵起。月蝕,有兵;暈,為水災,女子貴,五穀不成,牛多 「暴死,小兒多疾。」月暈在冬三月,百四十日外有赦;暈 中央大星,大將被戮。月犯之,有水,牛多死,其國有憂。 歲星入犯,則諸侯失期;留守,則牛多疫,五穀傷;在牛 東,不利小兒;西,主風雪;北,為民流;逆行,宮中有火;居 三十日至九十日,天下和平,道德明正。熒惑犯之,諸 侯多疾,臣謀主;守,則穀不成,兵起;入或出守斗南,赦。 填星犯之,有土功;守之,雨雪,民人牛馬病。太白犯之, 諸侯不通;守,則國有兵起;入,則為兵謀,人多死。辰星 犯,敗軍移將臣謀主。客星犯守之,牛馬貴,越地起兵 出,牛多死,地動馬貴。彗星犯之,吳分兵起;出,為糴貴, 牛死。孛犯,改元易號,糴貴,牛多死,吳越兵起,下當有 自立者。流星犯之,主欲改事,春夏穀熟,秋冬穀貴;色 黑,牛馬昌,關梁入貢。雲氣蒼白橫貫,有兵喪;赤,亦為 兵;黃白氣入,牛蕃息;黑,則牛死。

按漢《永元銅儀》,以牽牛為七度,唐《開元游儀》八度。舊去極百六度,今百四度。景祐測驗,牛六星八度,距中央大星去極百十度半。

天田九星,在斗南,一曰在牛東南,天子畿內之田。其 占與角北天田同。客星犯之,天下憂。彗、孛犯守之,農 夫失業。

「河鼓」三星,在牽牛西北,主天鼓,蓋天子及將軍鼓也。 一曰三鼓,主天子三軍。中央大星為大將軍,左星為 左將軍,右星為右將軍。左星,南星也,所以備關梁而 拒難也。設守險阻,知謀徵也。鼓欲正直而明,色黃光 澤,將吉;不正為兵憂。星怒則馬貴;動則兵起;曲則將 失計奪勢。有芒角,將軍凶,猛象也。動搖差度,亂兵起。 月犯之,軍敗亡。五星犯之,兵起。彗星、客星犯,將軍被 戮。流星犯,諸侯作亂。黃白雲氣入之,天子喜;赤,為兵 起;出,則戰勝;黑,為將死。青氣入之,將憂;出,則禍除。 左旗九星,在河鼓左旁。右旗九星,在牽牛北,河鼓西 南,天之鼓旗旌表也。主聲音設險,知敵謀。旗星明,大, 將吉。五星犯守,兵起。

織女三星,在天市垣東北,一曰「在天紀東,天女也,主 果蓏絲帛珍寶,王者至孝,神祇咸喜,則星俱明,天下 和平;星怒而角,布帛貴。」陶隱居曰:「常以十月朔至六 七日晨見東方,色赤精明者,女工善;星亡,兵起,女子 為候。」織女足常向扶筐則吉;不向,則絲綿大貴。月暈, 其分兵起。熒惑守之,公主憂,絲帛貴,兵起。彗星犯,后 族憂。星孛,則有女喪。客星入,色青,為饑;赤,為兵;黃,為 旱;白,為喪;黑,為水。流星入,有水盜,女主憂。雲氣入,蒼 白,女子憂;赤,則為女子兵死;色黃,女有進者。

「漸臺四星」,在織女東南,臨水之臺也,主晷漏、律呂事。 明,則陰陽調而律呂和;不明,則常漏不定。客星、彗星 犯之,陰陽反戾。

輦道五星,在織女西,主王者游嬉之道。漢輦道通南 北宮,其象也。太白、熒惑守之,御路兵起。

《九坎》九星,在牽牛南,主溝渠、導引泉流,疏瀉盈溢,又 主水旱。星明,為水災;微小,吉。月暈,為水;五星犯之,水 溢。客星入,天下憂。雲氣入,青,為旱;黑,為水溢。

《羅偃》三星,在牽牛東,拒馬也。主隄塘,壅蓄水源以灌 溉也。星明大,則水泛溢。

天桴四星,在牽牛東北,橫列,一曰「在左旗端,鼓桴也, 主漏刻。暗,則刻漏失時。」武密曰:「主桴鼓之用;動搖,則 軍鼓用。前近河鼓。若桴鼓相直,皆為桴鼓用。」太白、熒 惑守之,兵鼓起。客星犯之,主刻漏失時。

按《步天歌》,已上諸星俱屬牛宿。《晉志》以織女、漸臺、輦道皆屬太微垣,以河鼓、左旗、右旗、天桴屬天市垣,餘在二十八宿之外。武密以左旗屬箕,屬斗右。

考證.svg

旗亦屬斗,漸臺屬斗,又屬牛。餘與《步天歌》同。《乾象新書》則又以「左旗、織女」 、漸臺、輦道、九坎皆屬於斗。

須女四星,天之少府,賤妾之稱,婦職之卑者也,主布 帛,裁製嫁娶。星明,天下豐,女巧國富;小而不明,反是。 日蝕,在女戒,在巫祝,后妃禱祠;又占:越分饑,后妃疾。 日暈,後宮及女子憂。月蝕,為兵、旱,國有憂。月暈,有兵 謀不成;兩重三重,女主死。月犯之,有女惑,有兵不戰 而降,又曰將軍死。歲星犯之,后妃喜,外國進女;守之, 多水,國饑、喪,糴貴,民大災。熒惑犯之,大臣、皇后憂,布 帛貴,民大災;守之,土人不安,五穀不熟,民疾,有女喪, 又為兵;入,則糴貴;逆行犯守,大臣憂;居陽,喜;陰,為憂。 填星犯守,有苛政,山水出,壞民舍,女謁行,后專政,多 妖女;留五十日,民流亡。太白犯之,布帛貴,兵起,天下 多寡女;留守,有女喪,軍發。辰星犯,國饑,民疾;守之,天 下水,有赦,南地火,北地水,又兵起,布帛貴。客星犯,兵 起,女人為亂;守之,宮人憂,諸侯有兵,江淮不通,糴貴。 彗星犯,兵起,女為亂;出,為兵亂,有水災,米鹽貴。星孛, 其分兵起,女為亂,有奇女來進;出入,國有憂,王者惡 之。流星犯,天子納美女,又曰:「有貴女下獄,抵須女,女 主死。」《乙巳占》:「出入而」色黃潤,立妃后,白為後宮妾死。 雲氣入黃白,有嫁女事,白為女多病,黑為女多死,赤 則婦人多兵死者。

按漢《永元銅儀》,以「須女」 為十一度。《景祐測驗》,十二度,距西南星去極百五度,在赤道外十四度。

「十二國,十六星在牛女南,近九坎,各分土居,列國之 象。九坎之東一星曰齊,齊北二星曰趙,趙北一星曰 鄭,鄭北一星曰越,越東二星曰周,周東南北列二星 曰秦,秦南二星曰代,代西一星曰晉,晉北一星曰韓, 韓北一星曰魏,魏西一星曰楚,楚南一星曰燕,有變 動各以其國占之。」陶隱居曰:「越星在婺女南,鄭一星」 在越北,趙二星在鄭南,周二星在越東,《楚》一星在魏 西南,《燕》一星在楚南,韓一星在晉北,晉一星在代北, 代二星在秦南,《齊》一星在燕東。

《離珠》五星,在須女北,須女之藏府,女子之星也。又曰: 「主天子旒珠,后夫人環珮。」去陽,旱;去陰,潦。客星犯之, 後宮有憂。

《奚仲》四星,在天津北,主帝車之官。凡太白、熒惑守之, 為兵祥。

天津九星,在虛宿北橫河中,一曰「天漢」,一曰「天江」,主 四瀆津梁,所以度神通四方也。一星不備,津梁不通; 明,則兵起;參差馬貴;大則水災;移則水溢。彗、孛犯之, 津敗,道路有賊。客星犯,橋梁不修;守之,水道不通,船 貴。流星出,必有使出,隨分野占之。赤雲氣入,為旱;黃 白,天子有德令;黑,為大水;蒼色,為水,為憂;出,則禍除。 敗瓜五星,在匏瓜星南,主修瓜果之職。與《匏瓜》同占。 匏瓜五星。作瓠瓜在離珠北,天子果園也。其西觜星主 後宮;不明,則后失勢;不具或動搖,為盜;光明,則歲豐; 暗,則果實不登。彗、孛犯之,近臣僭,有戮死者。客星守 之,魚鹽貴,山谷多水;犯之,有游兵不戰。蒼白雲氣入 之,果不可食;青,為天子攻城邑;黃,則天子賜諸侯果; 黑,為天子食果而致疾。

「扶筐」七星,為盛桑之器,主勸蠶也。一曰「供奉后與夫 人之親蠶。」明,吉;暗,凶;移徙,則女工失業。彗星犯,將叛。 流星犯,絲綿大貴。

按《步天歌》,已上諸星俱屬須女,而十二國及「奚仲」 、匏瓜、敗瓜等星,《晉志》不載,《隋志》有之。《晉志》以離珠、天津屬天市垣,扶筐屬太微垣。《乾象新書》以周、越、齊、趙屬牛,秦、代、韓、魏、燕、晉、楚、鄭屬女。武密以「離珠、瓠瓜」 屬牛,女奚仲屬危。《新書》以離珠、匏瓜屬牛,敗瓜屬斗牛;以天津西一星屬斗,中屬牛,東屬女。

「虛宿二星,為虛堂,冢宰之官也,主死喪哭泣,又主北 方邑居、廟堂、祭祀祝禱事。」宋均曰:「危上一星高,旁兩 星下,似蓋屋也。蓋屋之下,中無人,但空虛,似乎殯宮, 主哭泣也。明,則天下安;不明,為旱;欹斜,上下不正,享 祀不恭;動,將有喪。」日蝕,其分其邦有喪。日暈,民饑,后 妃多喪。月蝕,主刀劎,官有憂,國有喪。月暈,有兵謀;風 起,則不成,又為民饑。月犯之,宗廟兵動,又國憂將死。 歲星犯,民饑;守之,失色,天王改服;與填星同守,水旱 不時。熒惑犯之,流血滿野;守之,為旱,民饑軍敗;入,為 火災,功成;見逐或勾己,大人戰不利。填星犯之,有急 令行疾,有客兵;入,則有赦,穀不成,人不安;守之,風雨 不時,為旱,米貴,大人欲危宗廟,有客兵。太白犯,下多 孤寡兵喪;出則政急;守之臣叛君;入則大臣下獄。辰 星犯,春秋有水;守之,亦為水災;在東為春水;南,為夏 水;西為秋水;北冬有雷雨水。客星犯,糴貴;守之,兵起, 近期一年,遠則二年,有哭泣事;出為兵喪。彗星犯之, 國凶,有叛臣;出,為野戰,流血;出入,有兵起;芒燄所指, 國必亡。星孛其宿,有哭泣事;出,則為野戰流血,國有 叛臣。流星犯,光潤,出、入,則冢宰受賞,有赦令;色黑,大 臣死;入而色青,有哭泣事;黃白,有受賜者;出,則貴人 求醫藥。雲氣黃,入,為喜;蒼,為哭;赤,火;黑,水;白,有幣客來。

按漢《永元》銅儀,以虛為十度,唐《開元》游儀同。舊去極百四度,今百一度。景祐測驗,距南星去極百三度,在赤道外十二度。

「司命」二星,在虛北,主舉過行罰,滅不祥,又主死亡。逄 星出司命,王者憂疾。一曰「宜防祅惑。」

「司祿」二星,在司命北,主增年延德,又主掌功賞、食料、 官爵。

司危二星,在司祿北,主矯失正下,又主樓閣臺榭、死 喪、流亡。

司非二星,在司危北,主司候內外,察愆尤,主過失。《乾 象新書》:「命祿危非八星,主天子已下壽命、爵祿、安危、 是非之事。明大為災,居常為吉。」

哭二星,在虛南,主哭泣、死喪。月、五星、彗、孛犯之,為喪。 泣二星,在哭星東,與哭同占。

天壘城一十三星,在泣南,圜如大錢,形若貫索,主鬼 方,北邊丁零類,所以候興敗存亡。熒惑入守,邊人犯 塞。客星入,北方侵。赤雲氣掩之,北方驚滅,有疾疫。 離瑜三星,在十二國東。《乾象新書》:「在天壘城南。」離,圭 衣也;瑜,玉飾,皆婦人見舅姑衣服也。微則後宮儉約; 明則婦人奢縱。客星、彗星入之,後宮無禁。

敗臼四星,在虛、危南,兩兩相對,主敗亡災害。《石申》曰: 「一星不具,民賣;甑釜不見,民出其鄉。五星入,除舊布 新。」客星、彗星犯之,民饑流亡。黑氣入,主憂。

按《步天歌》,「已上諸星俱屬虛宿。」 司命、司祿、司危、司非、離瑜、敗臼,《晉志》不載,《隋志》有之。《乾象新書》以「司命、司祿、司危、司非」 屬須女,泣星、敗臼屬危武密書與《步天歌》合。

危宿三星,在天津東南,為天子宗廟祭祀,又為天子 土功,又主天府、天市架屋受藏之事。不明,客有誅,土 功興動,或暗營宮室,有兵事。日蝕,陵廟摧,有大喪,有 叛臣。日暈,有喪。月蝕,大臣憂,有喪,宮殿圮。月暈,有兵 喪,先用兵者敗。月犯之,宮殿陷,臣叛,來歲糴貴,有大 喪。歲星犯守,為兵役徭,多土功,有哭泣事,又多盜。熒 惑犯之,有赦;守之,人多疾,兵動,諸侯謀叛,宮中火災; 守上星,人民死;中星,諸侯死;下星,大臣死,各期百日 十日;守三十日,東兵起,歲旱,近臣叛;入,為兵,有變更 之令。填星守之,為旱,民疾,土功興,國大戰;犯之,皇后 憂,兵喪;出入留舍,國亡,地有流血;入,則大亂,賊臣起。 太白犯之,為兵,一曰無兵兵起,有兵兵罷,五穀不成, 多火災;守之,將憂,又為旱,為火;舍之有急事。辰星犯 之,大臣誅,法官憂,國多災;守之,臣下叛,一云「皇后疾, 兵喪起。」客星犯,有哭泣,一曰多雨水,穀不收;入之有 土功,或三日有赦;出則多雨水,五穀不登;守之國敗 民饑。彗星犯之,下有叛臣,兵起;出則將軍出,國易政, 大水,民饑。孛犯,國有叛者,兵起。流星犯之,春夏為水 災,秋冬為口舌;入,則下謀,上抵危,北地交兵。《乙巳占》: 流星出入,色黃潤,人民安,穀熟,土功興;色黑,為水,大 臣災。雲氣入,蒼白,為土功;青,為國憂;黑,為水,為喪;赤, 為火;白,為憂,為兵;黃出入,為喜。

按漢《永元銅儀》,以危為十六度,唐《開元游儀》十七度。舊去極九十七度,距南星去極九十八度,在赤道外七度。

虛梁四星,在危宿南,主園陵寢廟、禱祝非人所處,故 曰「虛梁」,一曰宮宅、屋幃帳寢。太白、熒惑犯之,為兵。彗、 孛犯,兵起,宗廟改易。

天錢十星,在北落師門西北,主錢帛所聚為軍府藏。 明,則庫盈;暗,則虛。太白、熒惑守之,盜起。彗、孛犯之,庫 藏有賊。

墳墓四星,在危南,主山陵悲慘、死喪哭泣。大曰墳,小 曰墓。五星守犯,為人主哭泣之事。

「杵」三星,在人星東,一在臼星北,主舂軍糧。不具,則民 賣甑釜。

臼四星,在杵星下,一在危東。杵臼不明,則民饑;星眾, 則歲樂;疏,為饑;動搖,亦為饑;杵直下對臼,則吉;不相 當,則軍糧絕;縱,則吉;橫,則荒;又臼星覆,歲饑;仰,則歲 熟。彗星犯之,民饑,兵起,天下急。客星守之,天下聚會 米粟。

蓋屋二星,在危宿南九度,主治宮室。五星犯之,兵起。 彗、孛犯守,兵災尤甚。

造父五星,在傳舍南,一曰在騰蛇北,御官也,一曰「司 馬」,或曰伯樂,主御營馬廐,馬乘轡勒,移處,兵起,馬貴。 星亡,馬大貴。彗客人之僕御,謀主,有斬死者,一曰兵 起;守之,兵動,廄馬出。

人五星,在虛北,車府東,如人形,一曰「主萬民,柔遠能 邇。」又曰「臥星,主夜行,以防淫人。」星亡,則有詐作詔者, 又為婦人之亂。星不具,王子有憂。客、彗守犯,人多疾 疫。

車府七星,在天津東,近河。東西列,主車府之官,又主 賓客之館。光明潤澤,必有外賓,車駕華潔。熒惑守之,

兵動。彗、客犯之,兵車出
考證.svg
鉤九星,在造父西河中,如鉤狀。星直,則地動。他星守,

占同。一曰主輦輿服飾。明,則服飾正。

按《步天歌》,已上諸星俱屬危宿,《晉志》不載人星,車府、《隋志》有之。杵臼星,《晉》《隋志》皆無。造父、鉤星,《晉志》屬紫微垣。蓋屋、虛梁、天錢在二十八宿外。《乾象新書》以車府西四星屬虛,東三星屬危。《武密書》以造父屬危,又屬室,餘皆與《步天歌》合。按《乾象新書》又有天綱一星,在危宿南,入危八度,去極百三十二度,在赤道外四十一度。《晉》《隋志》及諸家星書皆不載,止載「危、室二宿,間與北落師門相近者。」 近世天文乃載此一星在鬼、柳間,與外廚天紀相近。然《新書》兩《天綱》雖同在危度,其說不同。今姑附于此。

營室二星,天子之宮,一曰元宮,一曰清廟,又為軍糧 之府,主土功事。一曰室一星為天子宮;一星為太廟, 為王者三軍之廩,故置羽林以衛;又為離宮閣道,故 有離宮六星在其側。一曰定室,《詩》曰「定之方中也。」星 明,國昌;不明而小,祠祀鬼神不享;動,則有土功事;不 具,憂子孫;無芒、不動,天下安。日蝕在室,國君憂,王者 將兵,一曰軍絕糧,士卒亡。日暈,國憂,女主憂黜。月蝕, 其分有土功,歲饑。月暈,為水,為火,為風。月犯之,為土 功,有哭泣事。歲星犯之,有急而為兵;入,天子有赦,爵 祿及下;舍室東,民多死;舍北,民憂;又曰守之,宮中多 火災,主不安,民疫。熒惑犯,歲不登;守之,有小災,為旱, 為火,糴貴;逆行守之,臣謀叛;入,則創改宮室成勾己 者,主失宮。填星犯,為兵;守之,天下不安,人主徙宮,后 夫人憂,關梁不通,貴人多死;久守,大人惡之,以赦解, 吉;逆行,女主出入恣;留六十日,土功興。太白犯五寸 許,天子政令不行;守,則兵大忌之,以赦令解。一曰太 子后妃有謀,若乘守勾己,逆行往來,主廢,后妃有大 喪,宮人恣;去室一尺,「威令不行;留六十日,將死;入,則 有暴兵。」辰星犯之,為水;入,則后有憂,諸侯發動于西 北。客星犯入,天子有兵事,軍饑,將離外,兵來;出於室, 兵先起者敗。彗星出,占同;或犯之,則弱不能戰;出入 犯之,則先起兵者勝。一曰:出室,為大水。孛犯或出入, 先起兵者勝;出,有小災,後宮亂。武密曰:「孛出,其分有 兵喪。」《道藏》所載,室專主兵。流星犯,軍乏糧;在春夏,將 軍貶;秋冬,水溢。《乙已占》曰:「流星出入,色黃潤,軍糧豐, 五穀成,國安民樂。雲氣入,黃為土功;蒼白,大人惡之; 赤,為兵民疫;黑,則大人憂。」

按漢《永元銅儀》,營室十八度,唐《開元游》儀十六度。舊去極八十五度。景祐測驗,室十六度,距南星去極八十五度,在赤道外六度。

「雷電六星,在室南」,明動,則雷電作。

離宮六星,兩兩相對為一坐,夾附室宿上星,天子之 別宮也,主隱藏止息之所。動搖,為土功不具,天子憂。 太白、熒惑入,兵起犯;或勾己環繞,為后妃咎。彗星犯 之,有修除之事。

壘壁陣十二星。一作壁壘在羽林北,羽林之垣壘,主天軍 營。星明,國安;移動,兵起;不見,兵盡出,將死。五星入犯, 皆主兵;太白、辰星尤甚。客星入,兵大起,將吏憂。流星 入南,色青,后憂;入北,諸侯憂;色赤黑;入東,后有謀;入 西,太子憂;黃白,為吉。

騰蛇二十二星,在室宿北,主水蟲,居河濱。明而微,國 安;移向南,則旱;向北,大水。彗、孛犯之,水道不通。客星 犯,水物不成。

「土功吏二星,在壁宿南,一曰在危」東北,主營造宮室, 起土之官。動搖,則版築事起。

北落。師門一星,在羽林軍南,北宿在北方。落者,天軍 之番落也。師門猶軍門,長安城北門曰「北落門」,象此 也。主非常以候兵。星明大,安;微小、芒角,有大兵起。歲 星犯之,吉。熒惑入,兵弱不可用。客星犯之,光芒相及, 為兵,大將死;守之,邊人入塞。流星出而色黃,天子使 出;入,則天子喜;出而色赤,或犯之,皆為兵起。雲氣入, 蒼白,為疾疫;赤,為兵;黃白,喜。黑雲氣入,邊將死。 八魁九星在北,落東南,主捕張禽獸之官也。客、彗入, 多盜賊,兵起。太白、熒惑入守,占同。

《天綱》一星,在北落西南,一曰在危南,主武帳宮舍,天 子游獵所會。客、彗入,為兵起,一云「義兵。」

羽林軍四十五星,三三而聚,散出壘壁之南,一曰在 營室之南,東西布列,北第一行,主天軍軍騎翼衛之 象。星眾則國安;稀,則兵動。羽林中無星,則兵盡出,天 下亂。月犯之,兵起。歲星入,諸侯悉發兵,臣下謀叛,必 敗伏誅。太白入,兵起。填星入,大水。五星入,為兵。熒惑、 太白經過,天子以兵自守。熒惑入而芒赤,興兵者亡。 客星入,色黃白,為喜;赤,為臣叛。流星入南,色青,后有 疾;入北,諸侯憂;入東而赤黑,后有謀;入西,太子憂。雲 氣蒼白,入南,后有憂;北諸侯憂;黑,太子諸侯忌之;出, 則禍除;黃白,吉。

斧鉞三星,在北落師門東,芟刈之具也,主斬芻槁以 飼牛馬。明,則牛馬肥腯;動搖而暗,或不見,牛馬死。《隋 志》《通志》皆在八魁西北,主行誅、拒難、斬伐、奸謀。明大用兵將憂;暗,則不用;移動,兵起。月入,大臣誅。歲星犯, 相誅。熒惑犯,大臣戮。填星入,大臣憂。太白入,將誅。客、 彗犯,斧鉞用。又占:客犯,外兵被擒,士卒死傷,外國降; 色青,憂赤,兵,黃白吉。

按《步天歌》,已上諸星皆屬營室。雷電土功吏,斧鉞,《晉志》皆不載,《隋志》有之。壘壁陣,北落師門,天綱、羽林軍,《晉志》在二十八宿外,騰蛇屬天市垣,武密書以騰蛇屬營室,又屬壁宿。《乾象新書》以西十六星屬尾、屬危,東六星屬室;《羽林軍》西六星屬危,東三十九星屬室,以天綱屬危,斧鉞屬奎。《通占錄》又以斧鉞屬壁、屬奎,說皆不同。

壁宿二星,主文章,天下圖書之祕府。明大,則王者興, 道術行,國多君子。星失色,大小不同,王者好武,經術 不用,圖書廢。星動,則有土功。日蝕於壁,陽消陰壞,男 女多傷,國不用賢。日暈,名士憂。月蝕,其分大臣憂,文 章士廢,民多疫。月暈,為風水,其分有憂。月犯之,國有 憂,為饑,衛地有兵。歲星犯之,水傷五穀;久守或凌犯 勾己,有兵起。熒惑犯之,衛地憂;守之,國旱民饑,賢不 用;一占王有大災。填星犯守,圖書興,國王壽,天下豐, 國用賢;一占物不成,民多病;逆行成勾己者,有土功, 六十日天下立王。太白犯之一二寸許,則諸侯用命; 守之,文武並用,一曰有軍不戰,一曰有兵喪,一曰水 災,多風雨,一曰犯之,多火災。辰星犯,國有蓋藏保守 之事,王者刑法;急守之,近臣憂;一曰其分有喪,有兵, 姦臣有謀;逆行守之,橋梁不通。客星犯之,文章士死, 一曰有喪;入,為土功,有水;守之,歲多風雨;舍,則牛馬 多死。彗星犯之,為兵,為火,一曰大水,民流。孛犯,為兵, 有火水災。流星犯,文章廢。《乙巳占》曰:「若色黃白,天下 文章士用。」赤雲氣入之,為兵,黑,其下國破;黃則外國 貢獻。一曰「天下有烈士立。」

按漢《永元銅儀》,「東壁二星九度。」 舊去極八十六度。

《景祐測驗》,壁二星九度,距南星去極八十五度。 天廄十星,在東壁之北,主馬之官,若今驛亭也。主傳 令置驛,逐漏馳騖,謂其急疾與晷漏競馳也。月犯之, 兵馬歸。彗星入,馬廄火。客星入,馬出行。流星入,天下 有驚。

霹靂五星,在雲雨北,一曰在雷電南,一曰在土功西, 主陽氣大盛,擊碎萬物。與五星合,有霹靂之應。 雲雨四星,在雷電東,一云「在霹靂南」,主雨澤成萬物。 星明則多雨水。辰星守之,有大水。一占主陰謀殺事, 孳生萬物。

「鐵鑕五星,在天倉西南,刈具也」,主斬芻飼牛馬。明,則 牛馬肥;微暗,則牛馬饑餓。

按《步天歌》,壁宿下有鐵鑕五星,《晉》《隋志》皆不載。《隋志》,八魁西北三星曰鐵鑕,又曰「鐵鉞」 ,其占與《步天歌》室宿內「斧鉞」 略同,恐即是此誤重出之。霹靂五星,雲雨四星,《晉志》無之,《隋志》有之。武密書以「雲雨」 屬室宿。天廐十星,《晉志》屬天市垣,其說皆不同。

西方:奎宿十六星,天之武庫,一曰「天豕」,一曰「封豕」,主 以兵禁暴,又主溝瀆。西南大星曰「大豕目」,亦曰「大將」; 明動,則兵,水大出。日蝕,魯國凶,邊兵起及水旱。日暈, 為兵,為火。月蝕,聚斂之臣有憂。月暈,兵敗,糴貴將戮 人,疾疫。月犯之,其分亂。歲星犯之,近臣為逆;守之,蟲 為災,人民饑,盜起,多獄訟;久守,北兵降;色潤澤,大熟; 守二十日以上,兵起魯地;逆行守之,君好兵,民流亡。 熒惑犯之,環遶三十日以上,將相凶,大水,民流;守二 十日以上,魯地有兵;動搖進退,有赦;舍,歲大熟;留,臣 下專權,多獄訟;守百日以上,多盜。填星入犯,吳越有 兵,一曰齊魯,一曰兵、喪;守之,有貴女執政,出入水泉 溢。太白犯之,大水,有兵,霜殺物;入,則外兵入國;晝見, 將相死。辰星犯之,江河決,有兵,為旱,為火;守之,王者 憂,兵亂。客星犯,有溝瀆事;守則王者有憂,軍敗,賊臣 在側;入之破軍殺將;舍留不去,人饑;出則為謀臣惑 天子。彗犯,為饑,為兵、喪;出則有水災。星、孛之,其下兵 出,民饑,國無繼嗣;出則西北有兵起。流星入犯之,有 溝瀆事,破軍殺將。《乙巳占》:流星出入,色黃白光潤,文 昌武偃;赤如火光作聲,為弓弩用。一曰:入則有聚眾 事。赤雲氣入犯,為兵;黃為天子喜;黑則大人有憂。

按漢《永元銅儀》,以奎為十七度,唐開元游儀十六度。舊去極七十六度,《景祐測驗》同。

天溷七星,在外屏南,主天廁,養豬之所。一曰「天之廁 溷」也。暗,則人不安;移徙,則憂。

土。司空一星,在奎南,一曰「天倉」,主土事。凡營城邑、浚 溝洫、修隄防,則議其利,建其功,四方小大功課,歲盡 則奏其殿最而行賞罰。星大、色黃,天下安。五星犯之, 男女不得耕織。彗、客犯之,水旱,民流,兵大起,土功興。 客星守之,有土功、哭泣事。黃雲氣入,土功興,移京邑。 《策》一星,在王良北,天子僕也,主執策御。流星、彗、孛、客 星犯之,皆為大兵起,天子自將於野,近之,下有謀亂 者。

附:「路一星。」附一作傅在閣道南,旁別道也。一曰在王良東
考證.svg
主太僕,主禦風雨。芒角,則車騎在野;星亡,有道路之

變;不具,則兵起。太白、熒惑入,兵起。彗、孛犯之,道路不 通。客星入,馬賤。蒼白雲氣入,太僕有憂;赤,為太僕誅; 黃白,太僕受賜;黑,為太僕死。

「閣道」六星,在王良前,飛道也,從紫宮至河神所乘也。 一曰主輦閣之道,天子游別宮之道也。星不見,則輦 閣不通;動搖,則宮掖有兵。彗、孛、客星犯之,主不安國, 有喪。白雲氣入,有急事;黑,主有疾;黃,則天子有喜。 王良五星,在奎北,居河中,天子奉車御官也。其四星 曰「天駟。」旁一星曰「王良」,亦曰天馬星。動則車騎滿野。 一曰為天橋,主禦雨風水道。星不具,或客星守之,津 梁不通。與閣道近,有江河之變。星明,馬賤;暗,則馬災。 太白、熒惑入守,為兵。彗、客犯之,為兵、喪,天下橋梁不 通。流星犯,大兵將出。青雲氣入犯之,王良奉車憂,墜 車。雲氣赤,王良有斧鑕憂。

《外屏》七星,在奎南,主障蔽臭穢。

軍南門,在天大將軍南,天大將軍之南門也。主誰何 出入。星不明,外國叛;動搖,則兵起;明,則遠方來貢。

按《步天歌》,已上諸星俱屬奎宿。以《晉志》考之,王良附路閣道軍、南門策星,俱在天市垣,別無外屏、天溷、土司空等星,《隋志》有之。而武密以王良外屏、天溷皆屬于壁,或以外屏又屬奎。《乾象新書》以王良西一星屬壁,東四星屬奎;外屏西一星屬壁,東六星屬奎,與《步天歌》各有不合。

婁三星,為天獄,主苑牧犧牲,供給郊祀,亦為興兵聚 眾。明大,則賦斂以時;星直,則有主執命者;就聚,國不 安。日蝕于婁,宰相、大人當之,郊祀神不享。日暈,有兵, 大人多死。月蝕,其分后妃憂,民饑。月暈,在春百八十 日有赦,又為糴貴,三日內雨解之。月犯,多畋獵,其分 憂,將死,民流,一曰多冤獄。歲星犯之,牛多死,米賤,有 赦;守之,國安;一曰民多疫,六畜貴,有兵自罷。熒惑犯 守,為旱,為火,穀貴;又曰守二十日以上,大臣死;星動, 人多死;若逆行入成勾己者,國廩災。填星犯之,天子 戒邊境不可遠行,將兵凶;守之,穀豐民樂;若逆行,女 謁行留舍於婁,外國兵來。太白犯之,有聚眾事;守之, 期三十日,有兵,民饑。辰星犯之,刑罰急,多水旱,大臣 憂,王者以赦除之。守而芒角動搖,色赤黑者,臣下起 兵。客星犯,為大兵;守之,五穀不成;又曰臣惑,主專政, 歲多獄訟;環繞三日,大赦。彗星犯之,民饑死;出,則先 旱後水,穀大貴,六畜疾,倉庫空,又曰國有大兵。星孛, 其分為兵,為饑。流星出犯之,有法令清獄。青赤雲氣 入,為兵、喪;黑,為大水。

按漢《永元銅儀》,以婁為十二度,唐《開元游儀》十二度。舊去極八十度。景祐測驗,婁宿十二度,距中央大星去極八十度,在赤道內十一度。

天倉六星,在婁宿南,倉穀所藏也,待邦之用。星近而 數,則歲熟粟聚;遠而疏,則反是。月犯之,主發粟。五星 犯,兵起,歲饑,倉粟出。熒惑、太白合守,軍破將死。熒惑 入,軍轉粟千里;近之,天下旱。太白犯之,外國人相食, 兵起;西北。辰星守之,大水。客、彗犯,五穀不成。客星入, 歲饑,糴貴。流星入,色赤,為兵;犯之,粟以兵出;色黃白, 歲大稔;蒼白雲氣入,歲饑;赤,為兵旱,倉廩災;黃白,歲 大熟。

右更五星,在婁西,秦爵名,主牧師官。星不具,天下道 不通。太白、熒惑犯守三澤,兵起。

左更五星,在婁東,亦秦爵名,山虞之官,主山澤林藪 竹木蔬菜之屬,亦主仁智。占同右更。

天大將軍十一星,在婁北,主武兵。中央大星,天之大 將也;外小星,吏士也。動搖,則兵起,大將出。小星動搖, 或不具,亦為兵旗;直揚者,隨所擊勝。五星犯守,大將 憂。客星守之,大將不安,軍吏以饑敗。流星入,大將憂。 蒼白雲氣犯之,兵多疾;赤,為兵出。

天庾四星,在天倉東南,主露積。占與天倉同。

按《晉志》,天倉、天庾在二十八宿之外,天大將軍屬天市垣,左更、右更,惟《隋志》有之。《乾象新書》以天倉屬奎,武密亦以屬奎,又屬婁。《步天歌》皆屬婁宿。

「胃宿三星,天之廚藏,主倉廩,五穀府也。」明,則天下和 平,倉廩實,民安;動,則輸運;暗,則倉空;就聚,則穀貴民 流。中星,眾穀聚;星小,穀散;芒,則有兵。日蝕,大臣誅,一 曰乏食,其分多疾,穀不實,又曰有委輸事。日暈,穀不 熟。月蝕,后王有憂,將亡,亦為饑,郊祀有咎。月暈,兵先 動者敗,妊婦多死,又曰國主死。天多雨,或山崩,有破 軍。歲星在暈內,天下有德令。月暈在四孟之月,有赦。 熒惑在暈中,為兵。月犯之,鄰國有暴兵,天下饑,外國 憂,穀不實,民多疾;變色,將軍凶。歲星犯之,大人憂,兵 起;守,則國昌;入則國令變更,天下獄空;若逆行,五穀 不成,國無積蓄。熒惑犯之,兵亂,倉粟出,貴人憂;守之, 旱,饑,民疫,客軍大敗;入,則改法令,牢獄空;進退環繞 勾己,凌犯及百日已上,天下倉庫並空,兵起。填星犯, 大臣為亂;守之,無蓄積,有德令,歲穀大貴;若逆行守 勾己者,有兵;色赤,兵起,流血;青,則有德令。辰星犯,其分不寧;守之,有兵,國有立侯。巫咸曰:「為旱,穀不成,有 急兵;又逆行守之,倉空水災。」客星犯之,王者憂,倉廩 用;退行入,則有赦;守之,強臣凌國,穀不熟;乘之為火; 舍而不去,人饑;出,其分君有憂。彗星犯之,兵動臣叛, 有水災,穀不登;星孛,其分兵起,王者惡之。流星犯之, 倉庫空;色赤,為火災。蒼白雲氣出入犯之,以喪糴粟 事;黑,為倉穀散腐;青黑,為兵;黃白,倉實。

按漢《永元銅儀》,胃宿十五度。《景祐測驗》,十四度。

天囷十三星,如乙形,在胃南,倉廩之屬,主給御廩粢 盛。星明,則豐稔;暗,則饑。月犯之,有移粟事。五星犯之, 倉庫空虛。客、彗入,倉庫憂,水火焚溺。青白雲氣入,歲 饑,民流亡。

大陵八星,在胃北,亦曰「積京」,主大喪也。中星繁,諸侯 喪,民疫,兵起。月犯之,為兵,為水旱,天下有喪。月暈前 足,大赦。五星入,為水旱,兵喪。熒惑守之,天下有喪。客、 彗入,民疫。流星出犯之,其下有積尸。蒼白雲氣犯之, 天下兵喪;赤,則人多戰死。

「積尸」一星,在大陵中。明,則有大喪,死人如山。月犯之, 有叛臣。五星犯之,天下大疾。客、彗犯,有大喪。蒼色雲 氣入,犯之多死;黑,為疫。

天船九星,在大陵北,河之中,天之船也,主通濟利涉。 石申曰:「不在漢中,津河不通。明,則天下安;不明及移 徙,天下兵喪。」月犯之,百川流溢,津梁不通。五星犯之, 水溢,民移居。彗星犯之,為大水。客星犯,為水,為兵。青 雲氣入,天子憂,不可御船;赤,為兵船用;黃白,天子喜。 天廩四星,在昴宿南,一曰天廥,主蓄黍稷,以供享祀, 《春秋》所謂「御廩北」之象也。又主賞功,掌九穀之要。明, 則國實歲豐;移則國虛;黑而稀,則粟腐敗。月犯之,穀 貴。五星犯之,歲饑。客星犯,倉庫空虛。流星入,色青,為 憂;赤,為旱,為火;黃白,天下熟。青雲氣入,蝗,饑,民流;赤, 為旱;黑,為水;黃,則歲稔。

「積水」一星,在天船中,候水災也。明動上行,舟船用。熒 惑犯,有水。

按《晉志》,大陵、積尸、天船、積水俱屬天市垣。天囷、天廩在二十八宿之外,武密以天囷、大陵屬婁,又屬胃;天船屬胃,又屬昴。《乾象新書》:「天囷五星屬婁,餘星屬胃;大陵西三星屬婁,東五星屬胃。」 與《步天歌》互有不同。

昴宿七星,天之耳也,主西方及獄事。又為旄頭,北星 也,又主喪。昴畢間為天街,天子出旄頭,旱畢以前驅, 此其義也。黃道所經明,則天下牢獄平。六星皆明,與 大星等,為大水;七星皆黃,兵大起。一星亡,為兵喪;搖 動,有大臣下獄,及有白衣之會。大而數盡動,若跳躍 者,北兵大起。一星獨跳躍而動,北兵欲犯邊。日蝕,王 者疾,宗姓自立,又占:邊兵起。日暈,陰國失地,北主憂, 趙地凶,又云「大饑。」月蝕,大臣誅,女主憂,為饑,邊兵起, 將死,北地叛。月、歲三暈,弓弩貴,民饑;暈在正月上旬, 有赦;犯之,為饑,北主憂,天子破北兵;變色,民流,國亡, 下有暴兵,有赦;出昴北,天下有福;乘之,法令峻,大水 穀不登。歲星犯之,獄空;乘之,陰國有兵,北主憂;守之, 主急刑罰,獄空,一曰臣下獄有解者;守其北,有德令, 又曰水物不成;久守,大臣坐法,民饑;留守,破軍殺將。 熒惑犯守,為兵,為旱饑;守東,齊、楚、越地有兵;守南,荊 楚有兵;西,則兵起秦、鄭;北,則兵起燕、趙,又為貴人多 死,北地不寧;入,則有喜,有赦,天下無兵;守而環遶勾 己,為赦;久守,糴貴。填星犯或出入守之,北地為亂,有 土功,五穀不成,水火為災,民疫;又為女主失勢;入,則 地動水溢,宗廟壞;留,則大將出征。太白入犯之,大赦; 在東,六畜傷;在西,六月有兵;又曰:守之北,兵動,將下 獄;晝見,邊兵起。出入留在舍南,為男喪;北,為女喪。辰 星犯,北主憂;守之,穀不成,民饑;久守,為水,為兵。客星 犯,貴人有急,北兵大敗。讒人在內;守之,臣叛主,兵起; 入,則其分有喪。彗星犯之,大臣為亂;北,則邊兵起,有 赦。星孛,其分臣下亂,有邊兵,大臣誅。流星出入犯之 裔兵起。《乙已占》:流星入,北方來朝;出,則天子有赦令 恤民。蒼赤雲氣犯之,民疫;黑則北主憂;青為水,為兵; 青白,人多喪;黃則有喜。

按漢《永元銅儀》,昴宿十二度,唐《開元游儀》十一度。舊去極七十四度。景祐測驗,昴宿十一度,距西南星去極七十一度。

芻槁六星,在天苑西,一曰在天囷南,主積槁之屬,一 曰「天積」,天子之藏府。星明,則芻槁貴;星盛,則百庫之 藏存;無星,則百庫之藏散。月犯之,財寶出。辰星、熒惑 犯之,芻槁有焚溺之患。赤雲氣犯之,為火;黃,為喜。 天陰五星,主從天子弋獵之臣;不明,則為吉;明,則禁 言泄。

天河一星:一作大河在天廩星北。《晉志》:「在天高星西,主察 山林妖變。五星、客、彗犯之,主妖言滿路。」

「卷舌」六星,在昴北,主樞機智謀,一曰主口舌語,以知 讒佞。曲而靜,則賢人升;直而動,多讒人,兵起,天下有

口舌之害。徙出漢外,則天下多妄說;星繁,人多死。月
考證.svg
犯之,天下多喪。五星犯,佞人在側。彗、客犯,侍臣憂。

《天苑》十六星,在昴、畢南,如環狀,天子養禽獸之苑。明, 則禽獸牛羊盈;不明,則多瘠死;不具,有斬刈事。五星 犯之,兵起。客、彗犯,為兵,獸多死。流星入,色黑,禽獸多 死;黃,則蕃息。《雲氣占》同。

《天讒》一星,在《卷舌》中,主巫醫。暗,則為吉;明盛,人君納 佞言。

月一星,在昴宿東南,蟾蜍也,主日月之應,女主臣下 之象,又主死喪之事。明大,則女主大專。太白、熒惑守 之,臣下起兵為亂。彗、客犯之,大臣黜,女主憂。

礪石四星,在五車星西,主百工磨礪鋒刀,亦主候伺。 明,則兵起;常,則吉。熒惑入,邊兵起;守之,諸侯發兵。客 星守之,為兵。

按《晉志》,天河、卷舌、天讒俱屬天市垣。天苑在二十八宿之外,芻槁、天陰、月礪石,《晉志》不載,《隋史》有之。武密又以「芻槁」 屬胃,卷舌屬胃,又屬昴。《乾象新書》以「芻槁」 屬婁;卷舌西三星屬胃,東三星屬昴;天苑西八星屬胃,南八星屬昴。《步天歌》以上諸星皆屬昴宿,互有不合。

畢宿八星,主邊兵弋獵,其大星曰天高,一曰邊將,主 四夷之尉也。《天官書》曰:「畢為罕車;明大,則遠人來朝, 天下安;失色,邊兵亂;一星亡,為兵喪」;動搖,則邊兵起; 移徙,天下獄亂;就聚,則法令酷。日蝕,邊王死,軍自殺; 其主遠國有謀亂。日暈,有邊兵;下,則北主憂,又占有 風雨。月蝕,有赦;趙分,有兵,或趙君憂。月暈,兵亂、饑;喪; 暈三重,邊有叛者,七日內風雨解之;又為陰國有憂, 天下赦。犯畢,大星下犯上,大將死,陰國憂;入畢口,多 雨;穿畢,歲饑,盜起。失行;離於畢,則雨;居中,女主憂。《乂》 曰:「犯北,則陰國憂;南,則陽國憂。」歲星犯之,冬多風雨。 又曰:「為水」;入畢口,邊兵起,民饑,有赦;守三十日,客兵 起;出陽,為旱;陰,為水。熒惑犯右角,大戰;左角,小戰;入, 則邊兵憂;守之,為饑,有赦;成勾己環繞,大赦;一曰入 畢中,有兵兵罷;又曰守之,有畋獵事,北主憂,天下道 路不通;入畢口,有赦;逆行至昴,為死喪;已去還守,貴 臣憂;舍畢口,趙國憂。填星犯之,兵起西北,不戰;守之, 兵有降軍,有赦;一曰土功徭,役煩,兵起;入,則地震水 溢;守畢口,大人當之;出、入、留、舍,其野兵起,客軍死。太 白犯右角,戰敗,將死;入畢口,將相為亂,大赦,國易政 令,諸侯起兵,為水,五穀不成;貫畢,倉廩空,四國兵起。 辰星犯之,邊地災;入畢口,國易政;守之,水溢,民病;物 不成,邊兵起;守畢口,人為亂。客星犯之,大人憂,無兵 兵起,有兵兵罷;入,則多獄事;守之,為饑,邊兵起;出,為 車馬急行。彗星犯之,北地為亂,人民憂。星孛,其分土 功興,多徭役;色蒼,為饑,破軍;黃,則女為亂;白,為兵喪; 黑,為水。流星犯之,邊兵大戰;赤色貫之,戎兵大至;入 而復出,為赦;入而黃白有光,外人入貢;蒼白雲氣入, 歲不收;赤,為兵、旱,為火;黃白,天子有喜。

按漢《永元銅儀》,畢十六度。舊去極七十八度;景祐測驗,畢宿十七度,距畢口北星去極七十七度。

天節八星,在畢、附耳南,主使臣持節宣威四方。明大, 則使忠;不明,則奉使無狀。熒惑守之,臣有謀逆,或使 臣死。太白守之,大將出。客、彗犯之,法令不行。客星守, 持節臣有憂。

《九州殊口》九星,在天節南下,曉方俗之官,通重譯者 也。常以十一月候之。亡一星,一國憂;二星以上,天下 亂,兵起。太白、熒惑守之,亦為兵。客星入,民憂。水負海, 國不安,有兵。

「附耳」一星,在畢下,主聽得失,伺愆邪,察不祥也。星盛, 則中國微,有盜賊,邊候警,外國反。動搖,則讒臣在君 側。歲星犯之,有兵將相喪。太白犯之,佞臣在側。 《九游》九星,在玉井西南,一曰在九州殊口東,南北列, 主天下兵旗,又曰天子之旗也。太白、熒惑犯之,兵騎 滿野。客星犯,諸侯兵起,禽獸多疾。

天街二星,在昴、畢間,一曰在畢宿北,為陰陽之所分。 《大象占》:「近月星西街,南為華夏街,北為外邦。又曰,三 光之道,主伺候關梁中外之境。明則王道。」正月犯天 街中為中平,天下安寧;街外為漏泄,讒夫當事,民不 得志。不由天街,主政令不行。月暈其宿,關梁不通。熒 惑守之,道路絕;久守,國絕禮。歲星居之,色赤,為殃,或 「大旱。」太白守之,兵塞道路,六夷旄頭滅,一曰「民饑。」 天高四星,在坐旗西。《乾象新書》:「在畢口東北,臺榭之 高,主望八方。雲霧氛氣,今仰觀臺也;不見為失禮;守 常則吉;微暗,陰陽不和。」月、五星犯之,則水旱不時;乘 之,外臣誅。月暈不出,六月有喪。熒惑入,十日為小赦; 留三十日,大赦。客、彗守之,大旱。蒼白雲氣犯,亦然, 諸王六星,在五車南,主察諸侯存亡。明,則下附上;不 明,則下叛,不見宗廟,危四方兵起。熒惑入之,諸王妃 恣,為下所謀;守之,下不信上。太白、熒惑犯,諸王當之, 一曰宗臣憂。客、彗守,諸侯黜。

「五車五星,三柱九星,在畢宿北,五帝坐也,又五帝之 車舍也」,主天子兵起,又主五穀豐耗。一車主蕡麻,一車主麥,一車主豆,一車主黍,一車主稻米。「西北大星 曰天庫」,主太白,秦分及雍州,主豆。「東北一星曰天獄」, 主辰星,燕、趙分及幽冀,主稻。「東南一星曰天倉」,主歲 星,魯分,徐州、衛分,并州,主麻。「次東南一星曰司空」,主 「填星。楚分,荊州,主黍粟。次西南一星曰卿,主熒惑;魏 分,益州,主麥。」《天文錄》曰:「太白,其神令尉;辰星,其神風 伯;歲星,其神雨師;熒惑,其神豐隆;填星,其神雷公。此 五車有變,各以所主占之。三柱,一曰天淵,一曰天休, 一曰天旂,欲其均明闊狹有常,星繁則兵大起。」石申 曰:「天庫星中河而見,天下多死人,河津絕。」又曰:「天子 得靈臺之禮,則五車、三柱均明有常。」天旂星不見,則 大風折木;天休動,則四國叛。一柱出或不見,兵半出; 三柱晝出及不見,兵亦盡;出柱外,出一月,穀貴三倍; 出二月、三月,以次倍貴;外出不盡兩間,主大水。月犯 天庫,兵起,道不通;犯天淵,貴人死,臣踰主。月暈,女主 惡之;在正月為赦;暈一車,赦小罪;五車俱暈,赦殊罪; 四、七、十月暈之,為水暈。十一月、十二月,穀貴。五星犯, 為旱、喪;犯庫星,為兵起。歲星入之,糴貴。熒惑入之,為 火。或與歲星占同。填星入天庫,為兵,為喪;舍中央為 大旱,燕、代之地當之。舍東北,畜蕃帛賤;舍西北,天下 安。太白入之,兵大起;守五車,中國兵所向慴伏。舍西 北,為疾疫,牛馬死,應酒泉分。辰星入舍為水,犯之兵 以水潦起。客星犯則人勞。庚寅日候近之,為金車,主 兵。甲寅日候近之,為木車,主槥增價。戊寅日候近之, 為土車,主土功。丙寅日候近之,為火車,主旱。壬寅日 候近之,為水車,主水溢;入之色青,為憂;赤為兵;守天 淵,有大水;守天休,左為兵,右為喪;黃為吉。彗、孛犯之, 兵起,民流。流星入甲子日,主粟;丙午日主麥;戊寅日 主豆;庚申日主蕡;壬戌日主黍。各以其日占之,而粟 麥等價增。白雲氣入,民不安;赤為兵起。

天潢五星,在五車中。主河梁津渡。星不見,則津渡不 通。月入天潢,兵起。五星失度,留守之,皆為兵。熒惑、填 星入之,為大旱,為火。熒惑舍之,牛馬疫,為兵。辰星出 天潢,有赦。客星入,為兵;留守,則有水害。蒼白或黑雲 氣入,為喪;赤,為兵;白,則天子有喜。

「咸池」三星,在天潢南,主陂澤、池沼、魚鱉、鳧鴈。明大,則 龍見,虎狼為害。星不見,河道不通。月入,為暴兵。五星 入,為兵,為旱,失忠臣,君易政;守之,為饑,為兵。客星入, 天下大水。流星入,為喪;出,則兵起。雲氣入,色蒼白,魚 多死;赤,為旱;白,為神魚見;黑,為大水。

參旗九星,一曰天旗,一曰天弓,司弓弩,候變禦難。星 如弓張,則兵起;明,則邊寇動;暗,為吉。又曰:天弓不具, 天下有兵。五星犯之,兵起。熒惑守之,下謀上,諸侯起 兵,一曰有邊兵。太白守之,兵亂。客星守,天下憂。流星 入,北兵起。雲氣犯之,色青;入自西北,兵來,期三年。 天關一星,在五車南,亦曰天門,日月之所行,主邊方, 主關閉。星芒角,為兵,不與五車合,大將出。月、歲三暈, 有赦;犯之,有亂臣更法。五星守之,貴人多死。歲星、熒 惑守之,臣謀主,為水,為饑。太白、熒惑守之,大赦,關梁 有兵。太白入,則大亂。填星守,王者壅蔽;犯之,臣謀主。 太白失行,兵起。客星犯之,民多疾,關市不通;又曰諸 侯不通,民相攻。客星入,多盜。流星犯之,天下有急,關 梁不通,民憂多盜。黃雲氣犯,四方入貢。

《天園》十三星,在天苑南,植菜果之處。曲而鉤,菜果熟。 白雲氣犯之,兵起。

按《步天歌》,已上諸星皆屬畢宿。《武密書》以天節屬昴,參旗、天關、五車、三柱皆屬觜,與《步天歌》不同。《乾象新書》以天節、參旗皆屬畢,天園西八星屬昴,東五星亦屬畢,五車北西南三大星屬畢,東二星及三柱屬參,說皆不同,今皆存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