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061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六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六十一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六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六十一卷目錄

 風異部彙考二

  觀象玩占天門風占 三辰八角風占 四時干支所屬占 四時雜干支風起占

   四時候風知赦占 軍中風占 旋風占 軍中旋風占 風起雜占

  管窺集要總論 占法 占驗訣法 海運八卦時刻候風 占風歌

  田家五行論風

庶徵典第六十一卷

風異部彙考二编辑

《觀象玩占》
编辑

《天門風占》
编辑

天下多有出風之處,名山大川皆有風穴,惟天門所 出風可占。天門者,乾方也,戌亥同為乾方。

天門上發風,擺落木葉,而天氣晴明,日光輝盛者,天 子有德,令行天下,臣民皆喜。

天門上發風,去地尺餘不動塵土,拂拂然天色晴明。 黃赤雲遍天者,謂之「祥風。」天子欲有赦令,囚人出獄。 天門上發風,先急後慢,拂拂經時,黃雲遍天,忽夾微 雨。忠良在位,民安君樂。

天門上發風,初慢後急,吹沙走石,折木發屋,黑氣遍 天,經時而止,謂之「邪風。」佞臣在位,天子憂病,風止雨 降則解。

天門上,風微而漸大,擺樹有聲,如雷吼聲,經時乃止。 天子欲行,急令有赦,年豐熟,半日止。五穀成,賢人來, 天下安,一日止。有大赦,不出一年,一日半止。天子發 大使出,按邊行德令撫問之事,二日止。外國來朝貢, 天子國有大喜,二日半止。天子欲行南郊禮,大赦天 下,三日止。天下五穀成,遠裔入貢。若風帶熱氣,天下 穀蟲傷,一分帶冷氣,民勞。若風色黑慘,陰濁,天子有 憂。

《三辰八角風占》
编辑

「辱殺」 「反吉」 ,抵誕《忿爭》。

艮震巽離坤兌乾坎

巽離坤兌乾坎艮震

乾坎艮震巽離坤兌

坤兌乾坎艮震巽離

凡風從辱上來,國家恥辱之事。

從殺上來有暴相殺。若行道逢之,有相殺之事。 《從反》上來有反逆不順之事。

從《吉》上來,有喜慶事。行道逢之,有貴人君子相食,酒 食燕樂。

《從抵》上來有非理抵觸,王貴人相中人休廢,下人囚 死,罪人相連。

《從誕上來》。有妄誕之人相欺紿。

從《忿上來》,有非理忿爭之事。

從《爭》上來,有奸人來爭財物。

巳上「宮室之中旋風」,亦可用此占。

此條所載八方之風,各有性情不同,立表於前,疑四時之占各異,每行上應有「春夏秋冬」 之字,而舊本缺,今仍舊存之,以待參考。

《四時干支所屬占》
编辑

春三月:寅皇后,甲天子,卯太子,乙太子妃,辰太子吏, 巳司空,丙司徒,午太尉,丁太傅,未九卿,申司隸,庚詔 獄,酉庶民,辛卒徒。戌外國,亥宗廟,壬內相,子宮府,癸 內藏,丑大將軍。

夏三月巳皇后,丙天子,午太子,丁太子妃,未太子吏, 申司空,庚司徒,酉太尉,辛太傅,戌九卿,亥司隸,壬詔 獄,子庶民,癸卒徒。丑外國,寅宗廟,甲內相,卯宮府,乙 內藏,辰大將軍。

秋三月申皇后,庚天子,酉太子,辛太子妃,戌太子吏, 亥司空,壬司徒,子太尉,癸太傅,丑九卿,寅司隸,甲詔 獄,卯庶民,乙卒徒,辰外國,巳宗廟,丙內相,午宮府,丁 內藏,未大將軍。

冬三月亥皇后,壬天子,子太子,癸太子妃,丑太子吏, 寅司空,甲司徒,卯太尉,乙太傅,辰九卿,巳司隸,丙詔 獄,午庶民,丁卒徒,未外國,申宗廟,庚內相,酉宮府,辛 內藏,戌大將軍。

春,甲寅帝,乙卯王。庚申為詔獄,辛酉,為司空。

夏,丙午帝,丁巳王,癸亥為詔獄,壬子為司空。

秋,庚申帝,辛酉王,丁巳為詔獄,丙午為司空。

冬,壬子帝,癸亥王。戊戌為詔獄,戊辰為司空。

四季月戊戌帝,己未王,甲寅為詔獄,乙卯為司空。 又曰:「諸陽主長吏,陰主民間。」

春寅,為皇后。此日中暴怒勃亂之氣,從午上來,五日 以上,皇后有大憂,其氣溫,有乖,近期九日,遠九十日。 若風止大雨,則不占。餘倣此。

春丑為大將軍,此日有大風發屋折木,從丑上來四 日以上。丑有氣,將軍賀賜,無氣有罪。迅急,寒克大將 軍,有憂,近期八日,遠十日春丁巳,皆為三公。若風從丑上來,止於三公座上,天 色晴明,三公遷封受賀。風氣寒急,日色不明,三公退 免受誅。丑者,巳墓也。

春三月,天子在甲,在內,以占天子出入,在外。臨民,則 令長至二千石、使者、諸侯亦占之。凡君人者,上下同 占。假令春,天子在甲,有風從甲上來,時加甲,風止;寅, 天子入皇后宮中,甲來止;丑,天子入大將軍府,止;酉, 天子候白衣士,止;戌,天子入都市,止;辛,天子入人家, 甲來止;四季,天子出遊,止;四仲,出百里,止;四孟,出行 城郭,以占諸侯。二千石令長同法。從臣起,止於君位, 皆為臣上事。假令春,天子位在甲,風從未上來,止甲 為九卿上事入省;從丑上來,止申為大將軍上事入 省。餘倣此。

四時風從天子上來,視所止為詔書所加。風清和為 遷官,寒急昏濁為憂罪,止而雨,為事解。雨後仍有寒 風,為事不解。風過一日半日,從近期,三日以上從遠 期,卒暴從近期,遲緩從遠期。

諸寬大廉貞公正之日,有風從丑上來,視所止,為君 位所加,主有遷官賞賜,以四時位言其官。若大寒迅 急,君有暴令,視所止之位,當其禍。

凡大風折木,從辰上來,止君位,皆為臣上書奏事。溫 和清爽,不寒慘,為喜。若從刑殺上來,日光昏濁,為有 奸。假令廉貞寬大公正之日,其風清明,自辰上來,止 君位,其臣忠直,所奏公正,必受慶賞。若奸邪陰賊貪 狼之日,風氣寒冥者,必為叛逆。風一二時止,近臣也, 半日止五十里內貴客也,一日止百里內也,二日止 「千里客也,三日止外臺使也,四日止外州使也,五日 止,遠方使也。」

《四時雜干支風起占》
编辑

凡春甲、夏丙、秋庚、冬壬四季月。戊為四時天子,風在 歲月日時德合上來,止於德合時,方鳴條擺樹,不動 沙石,天氣溫和,日色明朗者,天子有德,天下治安,五 穀豐登,四裔聽順,國有大喜。

凡春甲子,夏丙子、秋庚子,冬壬子,四季月戊子,謂之 「天甲子。」春甲子日風雨,有赦;夏丙子日風雨,兵起,刑 獄興;秋庚子日風雨,有威賞之令;冬壬子日風雨,當 進賢人;四季戊子日風雨,歲熟,國安,有赦。

凡春丙丁,夏戊己,秋壬癸、冬甲乙日有暴風急雨寒 克者,賊兵起已,有賊必入界。若風至夜不止,必來圍 城。

凡春丙申、丁酉日,大風從西來;夏戊申、己亥日,大風 從北來;秋壬申、乙巳日,大風從南來;冬甲辰、戊午日, 大風從四維來,皆為大賊方起。若巳有賊,必來相攻。 凡乙卯日出時,大風從卯上來,為暴水。

凡春,甲乙寅卯日;夏,丙丁巳午日;秋,庚辛申酉日;冬, 壬癸亥子日,有風鳴條帶,雨不驟,民安物阜。

凡春庚辛申酉日,夏壬癸亥子日,秋丙丁巳午日,冬 戊己辰戌丑未日,有風擺樹鳴條,或夾雨雪,揚沙吹 塵,叫怒有聲,皆為人民不安,萬物不成。

凡春甲寅,夏甲子,秋甲申,冬甲戌日,天門乾上有風, 鳴條落葉,五穀熟。

立春正月戊申,二月己酉,三月庚戌,暴風從西方來。 立夏四月辛亥,五月壬子,六月癸丑,暴風從北方來。 立秋七月甲寅,八月乙卯,九月丙辰,暴風從東方來。 立冬十月丁巳,十一月戊午,十二月己未,暴風從南 方來。凡以上諸日辰風七日夜不止者,皆為兵起,即 起於風起之方,不出街為吉。

《壬子》《壬申》、壬辰、壬戌之日,有風從子上來,三日以上, 日色不明,此水中賊起,欲攻王國。大寒慘則夜至,從 王相之日賊發疾,從囚死日,賊發遲,近期七日,遠不 出三十日。

壬子、壬辰之日,風起,夜半,止夜半。占「皇后國兵大起」, 起日中,止日中。占「人君及大夫。」他倣此。

《庚子》陽宮之日,日中夜半,怒,風從子上來止辰,此為 宮動宮,止辰為入墓,中宮為君,期九日,遠九十日。 《庚午》陰宮之日,日中夜半,怒,風從午上來止午,若辰 後有暴卒,子來為喪,午來為「點上。」此有訛字辰為「入墓」,中 期九日遠,九十日風起三日以上至止者,乃以此占, 不三日為病。

癸丑日,風從未來,一日止丑,令長有喪。

《丙戌》日,風從未來止戌,小尉有喪。

凡六辛日,風起,宮宅中有人持酒食至。

「凡辰戌之日,及諸受商之日,風從戌上來;巳亥及諸 受商之日,風從亥上來;丑未寅申及諸受徵之日,風 從辰戌上來;辰午酉亥之日,風從辰午酉亥上來。已 上諸風,鳴條擺樹,乍起乍止,勃怒暴亂,天色昏冥,皆 為發火之候。二三刻止,火非遠也。半日止十里內,一 日止五十里,二日止百里,三日止千里外。」初疾後慢 非遠,初慢後疾遠。火王相時方,燒都市宮室官舍第 宅囚死,燒牢獄廟宇休廢,燒驛亭店舍鄉郭閒屋。 凡占火得寬大之日時,此誤燒也。得公正日時,此怨讎相燒,得廉貞,日時文書口舌相燒。貪狼日時賊攻 燒,主人陰賊之日時,惡人遞相燒,或促賊燒。奸邪,日 時小盜陰私相燒,日辰王相有氣,人事相燒;囚死無 氣,時加商角,鬼神所燒。

戊子、戊午、甲辰、甲戌四日,以四時候使者、州牧從事。 風從其上來,有氣為遷,無氣為退。假令春甲辰日,風 從辰上來,三日止甲,使者徵拜尚書;假令甲上來,三 日止辰,使者遷二千石,近期五日,遠二十七日,書到。 諸使者用事之日,風從徵上來,止辰,使者遷二千石; 止丑,使者公卿坐。其風清和,有遷賀吉。若大寒迅急, 為使者奏三公二千石令長,當退受罪,期二十日。 五辰日為府君,其日有風從辰上來,二日止午。清和 者,二千石表使者;寒急,二千石表刺史,更相奏上。有 氣者勝,無氣者凶。止辰上,為奏事不省,還受罪,近期 九日,遠期四十五日。

五丑為令長相奏日。五丑之日,有風從丑上來,大寒 急止。辰丑有氣,此令長奏府君止。午奏使者止,公座 則奏公座。此下與上官相奏,以寒溫決勝負。

五亥主諸丞。凡亥日,風從亥上來,亥有氣,丞遷賀;無 氣,丞免官。風半日止,「為郡丞,二日止,為府丞,三日止 為州治中,四日止,為公侯長吏,五日止為尚書正丞。 丁亥為二千石。」

五戌日為都尉日。丙戌日,有風從戌上來,戌有氣,都 尉遷,無氣免官。風半日,須臾為小尉,若溫和為遷賀, 寒急為免官。

辰戌丑未為四季日,主關梁、津渡、道路,主管鑰,主遠 方之客,主外國、外州、外界、外裔,各以風起之遠近、遲 疾、起止寒溫別之。

諸四季日暴風卒起,及遊風半日須臾止,為千里外 兵來,不則近界雜羌戎為變,事不成必在千里之外, 人亦可以應。其占,風小事小,風大事大。若滿九日,則 為萬里外兵,或羌戎居畿甸者,有變。

凡大風從四季上來,止子午,天色晴明,天氣和煖者, 皆為四方界分。欲來求和,隨日期占之。

壬辰、癸未、壬戌、癸丑四季之日,有風從申子亥卯上 來,迅急寒慘,比連三日至七日。此外界群賊屯聚,與 外國並勢,侵犯郡國,晝伏夜行,不出七日、十四日、七 十日。

凡四季受宮之日,風從四季上來,止君位,若太子位, 皆為客候主人之應。

以上雜干支占,舊本各以類分,或占三公,或占長吏,或云占疾病、占火災、占盜賊,或以人,或以事。然占候之法,多因時日以占事應,非按事以稽時日也。今凡五音六情不能分載者,總為「雜干支占。」 凡遇雜干支日風有異者,即觀此占。

《四時候風知赦占》
编辑

春,甲寅帝,乙卯王。庚申為詔獄,辛酉,為司空。

夏,丙午帝,丁巳王,癸亥為詔獄,壬子為司空。

四季月戊午帝,己未王,甲寅為詔獄,乙卯為司空。 秋,庚申帝,辛酉王,丁巳為詔獄,丙午為司空。

冬,壬子帝,癸亥王。戊戌為詔獄,甲辰為司空。

四季以王相、囚死分屬,而四季月之帝,不用戊戌;冬司空不用己未、壬癸、丙丁,先後不同,或別有說,或字之訛,姑存以待參考。

常以帝旺之月酉日獄日,風從帝王上來,加獄時,或 止獄,皆有大赦,必鳴條以上乃占之。

凡風從詔獄上來,大赦;司空上來,小赦。

春甲寅日,時加申,風從庚上來,三日止申,其風溫和, 有大赦,期六十日。又云:「風從。」上來,有大赦。乙卯日 時加酉,風從申上來,止申,為小赦,期四十五日。 夏丙午日時加亥,風從丙上來,止亥,其風清和,有大 赦,期六十日。又云:「從壬上來,有大赦。」丁巳日時加午, 風從丙上來,止亥,有小赦,期四十五日。

四季月戊己日,時加寅,風從寅上來,止寅,有大赦;時 加卯,有小赦,期六十日內。四季王日,時加辰,風從辰 上來,有大赦;卯上來,有小赦;卯日未上來,亦有小赦。 秋庚申日,時加寅,風從庚上來,三日止於巳,其風溫 和,有大赦,期六十日。時加申子,為小赦。

冬壬子日,時加巳,風從壬上來,其風調和,有大赦;時 加申酉,有小赦;期六十日內。

冬至後,丙申日風從丙上來,有大赦,甲申、戊申、庚申 日風從丙上來,有赦;丁巳日風從巳上來,三日止,大 赦,一日一夜止,小赦。

四時占赦,只以帝王之日,風從帝王之方,止於詔獄司空,分赦小大。今支干同異不一,「冬至後」 一條,尤恐多誤,今姑存以備考。

春甲日,風從甲上來,止於庚,須臾止,有贖書;半日止, 府吏原罪;一日一夜止,州書原罪;三日止,使者原罪。

《軍中風占》
编辑

凡出軍日,風從五音相生之地來,生我者為母翊子, 我生者為子扶母。若天色清明,風勢條暢,不昏亂者前行必有大功。若天氣昏濁,風勢滃勃寒慘者,往必 有戰。以時方日辰分主客,以歲月日時德刑分勝負, 仍五音六情詳之。

凡兩軍相當,先以時方日辰分主客,次分八卦方位, 仍以五音六情、歲月日時刑德決之。

凡兩軍相當,未知勝負,以先舉入他人地為客,後舉 自居其地為主。常以日納音占客,以時及風起之方 占主。若有大風起,以五行刑剋決之。相刑則戰,比和 則不戰。若時方俱為納音所剋,先動急擊之,以應為 客;時方剋其納音,堅陳固守,以應為主。

凡太歲月日支辰所在風起其方急暴寒慘者,皆為 客勝主不勝。如「子年十一月子日子時,風起子方」之 類。他倣此。

凡兩敵相當,先分八卦之位:《乾》為折,風起西北;坎為 大罡,風起正北;艮為小罡,風起東北;震為究風,亦曰 嬰兒,風起正東;巽為小弱,風起東南;離為大弱,風起 正南;坤為諫,風起西南;《兌》為沖,風起正西。乾、坎、《艮》皆 利客,宜先舉;震、巽、離皆利主,利後舉。《坤》有謀不成,主 客俱不利。一曰:「主勝《兌》」,主客兵獲,主得糧。

凡欲知賊數多少,視風所從來之方為方期,以所乘 辰為道里,以起止時為人數,乘王氣十倍,相氣五倍, 休廢如數,囚死減半。假令風從坎來,起夜半止日中, 《坎》居子位,建子為十一月,賊當以十一月來。子數九, 在九十里或九百里內,半夜日中為子午數,賊九人 或九十人、九百人、九千人之類。餘可類推。支干之數, 即甲己子午九,乙庚丑未八之先天數也。

初出軍日,風從後來,沖霧捲雲,人壯馬嘶,旌旗前指, 鼓角響亮者勝。

風從旁來而向前者,得天之助,獲敵資糧,敵人來降, 出軍三日內及行次,風常逆來沖我,旗幟不舉,人氣 怯,馬不嘶,或前或後,或前後,旁起飛塵揚砂,滃滃勃 勃,人馬行無跡,此名「鬼風」,兵出必有挫,便當且觀便 宜。

出軍三日內,道逢急風雨,沾濕人馬,威不能振者,不 利出軍。連日昏霧沈沈,風聲錯亂,密雲不雨,皆防下 人有謀。

出軍之日,風雲不興,草木不動,賊不可擊。

出軍有飄風驟來,牙旗吹折,或繞旛杆不垂,有交戰 將死。

軍行,風吹旗指後者,兵不利。

出軍而風逆來,雨不沾衣,名曰「天泣」,軍必敗。

《交戰》,風雨從前驟來者,逆沖者謂之「落尸」;當其衝者, 必敗。

出軍初下營,旗鼓方張,而有暴風來掩軍幕,徹干戈 摧倒者,大凶。

出軍日,風從五音相生之地來。天氣晴和者吉。 凡諸宮日。以下原本闕

「凡四季受宮之日,丙戌、丙辰、辛未、辛丑是也。」風從寬 大或四季上來,皆為敵人來降。

「凡諸徵日,風猝起午上來止於亥,軍中左右必有謀 反之人。」《六甲窮月占》同。

凡徵日純徵,風起時加寬大,軍急退,不退不疾疫,死 則自潰。

凡諸羽日,風從宮羽上來,乍高乍下,乍南乍北,四面 分散,去復還者,敵詐降,因欲遁,期七日,若九日。 凡諸羽日,皆有大風折木,風從申子亥卯上來,日中 夜半益急者,期三七日,大賊至。一云,「諸商日亦如之。」 凡諸羽日,風從商上起揚砂,晝晦,有兵來攻城邑,若 至日中夜半,風怒,此時攻城不下,客軍必敗。蓋商金 羽水,子午宮,土生金制水,日中夜半,城中強,可固守, 外兵自敗。若冥冥昏霧,大兵周圍城,則客勝,期五日, 中則十日,遠一月。

凡諸商日時加宮,風從角上來,止於陰,賊大兵卒至, 主人軍中欲反,勿信左右。

凡諸商日大風折木,從丑未寅申上起,比連三日,客 軍大敗,將死。若主人力弱,客亦自退。

凡諸商日,有兵圍城,有風從丑上比,連三日已上,至 七日客軍敗退。丑,墓也。又為徵商金遇之,兵敗將死。 期七日中二十一日,遠則七十日。

商日怒風從陰賊上來,賊自殺其主將。

四季受商日,陰賊之日,風從陰賊上來,大寒慘者,賊 自相攻。

凡寬大之日,時加丑戌,風從寬大上來,止寬大者,賊 軍解散。

「凡寬大之日,時加巳酉,風從寬大上來,止於巳酉或 時方者」,皆賊解散。

凡寬大之日,風從巳酉或丑未上來,夜起晝止者,賊 眾欲解,而主將不欲。若風晝起夜止,氣色溫和者,上 下同心解散。凡遇解軍之風,其發時天色晴明,風氣 和暢,即不戰而解。若風氣寒慘,日光昏濁,此兵未解 必戰。若日辰受剋,則以敗退凡寬大受商之日,癸酉、辛亥、壬申、庚戌是也。有風從 酉上來,連三日至五日,天色晴明,民間兵散不出四 十日,遠七十日。

凡公正之日,風從陰賊上來,止於奸邪,賊必破滅。 凡廉貞之日,風從巳酉寬大上來,天氣晴明者,敵兵。

以下原本闕

凡廉貞之日,風從四激上來,敵兵自退。四激者,春戌、 夏丑、秋辰、冬未也。

凡奸邪日風從貪狼上來,賊兵。以下原本闕

凡奸邪受宮之日,怒風從宮上來,止於四季,風氣寒 慘,城中兵亂,殺長吏,四出不禁,期七日,遠九十日。 凡陰賊日時加貪狼,風來寒急者,敵軍夜來襲人,急 宜備之。

凡陰賊日,風從陽角上來,賊欲來攻城,期九十日,或 四十日。

凡日中夜半,風從亥卯申子上來,夜發晝止。日中大 寒不解,賊必夜來攻城刦營,不避風雨,主將忌之,期 五日若十日。

凡四季之日,風從巳酉來,賊解散。

凡兩軍相當,風從歲月日時《刑》上來者,勢大而遲緩 者,宜備賊來,有大戰;風勢急速,乍起乍止者,有狂賊 至,小戰。以日納音與風時,方占其勝負。

兩軍相當,暴風從三刑五墓上來,昏塵蔽天,鮮葉茂 條皆落,乍起乍止者,後有伏兵,掩人不備。若天晴明, 風不寒克者,不成。

諸出軍行師,兩軍相守,有大風從《三刑》上來,不可戰; 五墓上來,避之。依《五音日數占》。

凡風從三刑來者,百事皆凶,兵戰尤重。刑上者發疾, 刑下來發遲。假風從子日發子,刑在卯,從子來為刑 上,卯來為刑下;從子來為刑上客利;卯來刑下,主利。 凡刑倣此。

凡風從三刑上來,坐者速起,行者速走。賊必至,至必 戰,戰必敗。月刑不出月,日刑不出日,時刑不出時。 凡風從日刑來,賊必夜來攻人。從刑上來,沖擊上起 者,半路有伏兵。風若逆行,伏兵起軍中。

凡軍行,風從歲月日時刑下來者,必有死將,得王相, 客死、囚廢,主人死。

辰午酉亥自刑之日,風從其上來,客勝。若時加辰午 酉亥,則主勝。

凡風來時日從循環三刑方。又大寒剋者,大戰流血, 客主俱傷。假如丑日時加戌,為丑刑戌,風又從未來, 為戌刑未,未又刑丑,三刑俱會,法主大戰流血也。申 寅巳三刑倣此。

凡軍相守未戰,忽有風自軍方來,初起蓬勃,及至我 軍而低小蕭條者,兵止十里外不戰。

凡軍行,右畔有風動塵土者,吏士多死傷。

凡大風揚旗幟,東西南北周旋四轉,將死軍覆。若風 繞旗杆,直而下垂者,戰大敗。

凡風驟從四維上來,翻覆回轉,城營中必有反者。 凡風驟從四維上來,乍高乍下,寒迅者,敵發山林有 伏兵。

凡風發屋折木,從四維上來,名曰「賊風。」兵從風所來, 東北來,不出八日八十日;東南不出四日四十日;西 南不出二日二十日;西北不出六日六十日。

凡風從西北,忽復東南,四轉五《復》者,主將貪虐,士卒 謀逆。

凡兩軍相當,風從離坎起,挾刑殺者,慎勿出戰,必大 敗。

凡軍入敵境,初下營,攻刦未定,若兩軍相當,有八難 風生,必須迴避,此時敵若來攻,軍必敗。「八難風」者,遍 歷八風,回旋不定,拔木發屋,吹塵蔽天。若在敵軍上, 宜急攻之。在我軍上,宜嚴備之。若軍在途,宜令弱兵 先退,奇兵漸退,強弩勁騎,向敵翼而迴之。

凡坐營相守,有急風從敵上來,正射我軍之上,上而 復下,止而復起,必有大兵欲來攻擊,宜早備之。若攻 人城邑未下而有此風,則有救兵自外至。若入敵界, 巳得城池,猶有未下邑壘,必有兵來。寒慘帶刑殺,必 須嚴備。

凡軍來風起,折旗鎗,將有憂。

凡大風黑雲綺錯臨軍者,軍有憂,五六日大憂,七八 日者,軍破滅。敵上有此,急攻之。

凡無兵之時,風雲交為雨;有兵之時,風雲交為戰。大 交大戰,風勝雲,主勝;雲勝風,客勝。風勢急大,雲氣薄 少,主勝;雲色濃,後來急,風微弱,客勝。

凡入敵境,三日有風雲雷電在我軍上發,入彼軍,為 龍助戰,我軍大勝。

凡軍行敵境,未遇敵人,忽有急風來射我軍,有雲「乍 西乍東,迅速奔走」者,急防兵來。

《八卦》風,乾為金,折衝風,主將憂死,勿戰,客小勝。坎為 水,大剛風,主人不利,為客不勝。艮為土,小剛風,為客 大勝,不利主。震為木元山風,為客不利,主人小勝。巽為木小弱風,為主勝客不利。離為火,大弱風,主勝客 不利。坤為土涼風,主勝客不利。兌為金小弱風,為客 大勝,前多伏兵,宜備之。

宮日占風,子為陽宮,午為陰宮,辰戌陽,丑未陰宮。日 子上風來,有賊欲來攻刦,當備之。申未之日,丑卯辰 巳風來,大賊必至,當防邊境。一云:「兵起。」戌上風來,賊 擬攻城。若從亥卯來,大將戰死。從歲刑上來,用兵不 利。

《商日占風》,辰陽戌陰。商日大風從丑上來,三日七日, 客軍退散,解兵不來。風從巳來,必有大戰;風從商來, 兵起西北;從亥來,內有謀反損士,警覺。《施德惠》。子午 風來,日中夜牛發屋折木,軍當潰散。日色無光,主客 俱亂,軍在王相之上者吉。

商日:大風折木,從寅丑來,三日七日,賊各自解,不用 交戰。何以知之?丑為商墓,他倣此。從角上來,寒慘急 者,賊在吾軍,有陰謀。

《徵日占風》,寅陽申陰,風從巳來,有賊將至,欲擬攻城。 徵日戌時戌上來,必有兵亂。從亥來,奸相謀,欲攻城, 當備之。

羽日占風,卯陽酉陰,風從辰巳卯來,有戰有喪賞勞 禳之。風從亥來,有敵圍城。申子上來,雨寒者,賊來欲 絕河糧,城毀將死之兆。

《角日占風》,巳陽亥陰。角日風從午來,急兵暴起,必有 喪亂。戌上來,亦有賊動,宜當准備之。甲子風來,或從 亥地,日中夜半寒冽,賊來攻城,將死城破;風從角來, 發屋折木。日中夜半,賊來圍城,主人奔走。

《角》日,暴風卒起,揚旗發屋,必有大戰,流血橫尸,在九 日內。

角日,風從角地來,時加子午,若辰戌寒急者,攻城必 下。何以知之?子午是宮,辰戌亦宮,宮為土,角木剋之, 故攻城必下,近期九日,遠九十日。

《宮羽》日,風從宮上來,乍南乍北,或東或西,七日兵逃。 假令卯日寅時,風從卯上來,復轉從寅申上,日無光, 寒剋者,賊有反間在吾軍,不然欲叛。

羽商日,大風折木,從商上來者,日中夜半,城宜固守。 風若壯,攻不下,客敗。何以知之?羽商雖子母為強,水 畏土,勢不利,客自衰,近期九日,遠七十日應。

秋壬午、癸巳日,有大風從南來。冬甲辰、乙卯日,有風 從四維來而寒冽者,皆為賊起。已有賊動,必相攻擊, 亦主謀反之事。又云,「四時有上下八干日風,賊入界。 若晝夜三日內,必有賊圍城。」

凡軍在外,營陣即成,旗鼓既張,無故暴風卒起,卷幕 傾斜,旌旗頓倒。此風不祥,主將失位,兵人叛散,須犒 軍別擇吉地安之。

凡守城,風起西南來者,主人急固守勿動。

凡出軍之日,風雲相沖,必有大戰。風雲先止處為弱, 風來逆者,行而當止,賊多伏匿,戰而不勝;風忽前後 相迎,爭勝負。在兩陣之間,風隨其後,微吹旗幟,前而 指敵軍,必萬勝。忽有迴風入城營,先寒後溫,必有疾 疫,移營則吉。

風從離坎,與月殺同至,不利出戰,宜固守。風從歲殺 上來,軍必大敗;風從月殺上來,流血小破,不可興兵。 歲月德上風來敵強,歲月刑上風來賊弱,宜急攻之。 六癸風來,其賊可擒。六甲風來,賊不可擊,擊必軍破。 奸邪陰賊之日,風急賊當立至,不可以戰,宜固守。風 緩賊來遲,風起王相,賊來急;日色昏暗,賊可追之。 敵上風來寒冽急者,宜自固備,必欲攻我。若合三刑, 賊擬攻我,固守奇伏,待來擊之。歲刑風急,大賊迅來, 不利接戰,出軍遇此,不可前進,王相不利。客休囚主 凶。月刑風急,九日賊至,日刑立至,若無大戰,必主殘 掠。

「風從卯巳轉至申午,賊來必速。」時併刑殺囚死休廢, 吹砂走石,必大戰。

《乾》《坎》《艮》、震,風來,客勝;巽、離、坤、兌,風來,主勝。王相即吉, 休廢利亦不吉。假令日是戌,風從辰來,必有大戰,亦 主大災。

辰日:風從寅丑上來,折木發屋,有軍各迴,兩自歸解, 不利相守。

卯日寅時,風從卯上來,轉從申起,賊必有謀在我,密 宜覺之。

卯酉之日,辰戌風來,日中夜半,賊擬圍城,急宜固守, 七十日內,賊必自走,有風無塵,旗旛不動,有征無戰, 亦不可攻賊,兵強士勇出。寅之日倣此。

風忽卒起,忽動忽止,來往相沖,半道逢賊,先宜准備, 迴風急雨,擊裂軍幕,內有謀反,急宜警覺。

春丙丁,夏戊己,秋壬癸,冬甲乙,此日有風,賊來侵境, 兩軍相對,風從四維上來,軍營幕上者敗。春在未,夏 在戌,秋在丑,冬在辰也。

凡風晝止夜起,賊必夜至;晝動夜止,白日來至 歲上,風急,將軍死;時加丑戌亥卯,風起止於辰未,客 軍潰散,將死士亡凡歲前五辰,歲後五辰,風來,所攻必勝。

春甲寅日,風從申來,國內有喜,必有大赦。風從敵來, 入吾軍營,賊欲投降,將軍加秩,四方轉隨風動,賊來, 軍宜警備固守。

凡風乍來乍去,賊欲退警;風起忽東忽西,賊有伏兵, 三日內有雨,災免。

凡出軍日,風雨逆人,將士潰散,宜別擇日進之。 風雨相沖,必有謀反,士眾欲叛散,奸人相間。

風起西北,卻迴東南,四轉五復,將士貪欲謀將軍宜 警覺之。敵上風來,寒冽迅急,將軍不吉,抽迴禍止。 申日巳時,時或加酉,風起於戌,或曰其賊欲降。 《乾》上風來,溫我捷。《坤》上風冽,賊來侵刦,擬欲謀戰,勿 接之吉。離風客勝,賊不可攻,宜自固守。艮風卒起,而 合三刑,十日賊至,急宜准備。

凡風忽起,發於「水時火日,賊來敗之期;土日,賊到,軍 宜避之」,風止可以追賊。諸風倣此。

巳酉寅午丑戌之方,風從上來,賊必欲降。

逆風蓬勃,四方雨起,或上來觸地,不出月有賊,三日 內雨災消。

諸奸邪陰賊貪狼受商之日,有風從商上來,白濁,民 宜速避,三日已上,有大兵起,期四十五日,遠七十日。 丙辰、辛未、丙戌、辛丑,此四季受宮之日,風從四季上 來,折木五日以上,至九日,風止子午上者,此外國君 王萬里上貢,近九十日,遠百五十日。

凡軍營卒有暴風惡風氣,飛砂揚土,旗竿偃椏者,當 取四害上土作泥人,長三大尺,帶桃劍、桃弓蘆箭,披 髮向風,所起從來。咒曰:「天有四狗,以守四境,吾亦有 四狗,以守四隅」,以城為山,以池為河,寇賊不得過,來 者不得避,去者不得進。咒訖勿顧,若不能咒,棄四達 之道,殃除矣。

《旋風占》
编辑

飄風、回風、扶搖、羊角、焚輪,皆其類也。自下而上值於 天,亦有自上而下者,通謂「旋風。」

《旋風》所占,大抵應速事小。靜而宮室之中,動而行道之際,大者在軍旅之間,今各以類相從。

旋風卒起宮宅之內,或從外入,揚人衣物,發人屋宇, 皆為有卒暴事。若從歲月日時德合上來,或止於德 合之方,或日辰值德合之時,王相有氣,則有吉事。若 從歲月日時刑沖墓殺上來,或止刑沖墓殺之方,或 值貪狼陰賊奸邪,日時方皆為凶。又曰:「以六情清和 為吉,王相有氣亦吉,囚死凶。」

凡宮宅之內,西堂為父,東堂為母,邊為長子,房為婦 女,庭為眾,牆壁為少子,井臼為婢僕,門為賓客。回風 暴起或外入,皆以德刑,言其所主之人吉凶。一曰「西 堂為父,北堂為母,東堂為子,南堂為孫。」

凡宮宅中庭為大眾,庭戶為四鄰,垣牆為小口,井竈 為婦人,碓磑為婢僕,倉廐為役隸,客堂為外人,門為 賓客,庭為諸公客。有風起止其地,時加奸邪陰賊,或 從奸邪陰賊上來,或從此起而止於奸邪陰賊之地, 各防其人有謀。若風起寒慘,帶刑殺剋害而來,有所 觸損者,各言其人有災。

凡宮宅中同坐,非止一人,或十餘人同行,而有旋風 相沖,未知在誰,當以風發之時及日辰推之。風從宮 來,即宮姓者當之。若同音者非一人,又以長幼別之。 孟為長年,寅申己亥主之;仲為中年,子午卯酉主之; 季為少年,辰戌丑未主之。若長幼又同者非一人,則 以休王別之。日辰王相,事在尊長貴人;休廢囚死,則 在卑幼賤人。又陽日取男,陰日取女,陽左陰右。若又 同,則取衣服之色:「宮黃,徵赤,羽黑,商白,角青。」或取其 所執之物以決之,即知其事在誰。若飄風起而止前 者,以時音占之,後來逐人而過去者,以日音期之。假 令今日音得角期九日。餘可類推。

宮日旋風起宅中,為𩰚訟,為囚繫,為縣官事連引,若 起道路,從內向外或衝上者吉。

徵日「憂火。」

羽日憂財物。

商日,「有人持酒肉來,不出三日。」

《角》日憂疾病。

《回風》暴風卒起,宮宅諸商,日時加寬,大風從角上來, 止於囚死休廢,為賓客作奸風,門外入門而止,於商 時亦然,加奸邪不覺公正。以下原本闕

《商》:日時加申,風從未上來,回入中門至堂邊,為長子 作盜入井,為婦女作奸,欲共讎人殺夫。

商日:日辰勝時下,風從純商來,為怪害人。

商日:「風純角入宅,為惡鬼入宅害人;日辰主為縣官; 從王鄉來,為家長;相鄉來,為子孫;休廢鄉來,為賓客; 囚死鄉來,為下賤;貪狼來,為盜賊;奸邪來,為淫婦;小 人;公正來,為讎人。餘各以類推之。」

陰賊之日,時加申子,風從奸邪來,止陰賊婦女,作奸 欺夫。

辛丑日,時加午,風入宮宅中從午上來,後三日有酒食。

凡旋風入宮中,一日再三,名曰「大傷。」戒不出一年兵 起。

凡宮宇廳院苑囿之中,有《旋風》分明依道,不急不惡, 清明和暢,漸向前來,多有賢人君子至,或為使者召 命喜慶之事。

旋風起坐席,君子失官,小人失財。入室飄衣物,有火 災,財物憂。

凡旋風從帝旺方來,入人家,止詔獄方,為有赦事。 凡旋風從歲月日時德上來,皆為有酒食喜慶事。假 令年在木鄉,有木器物;從北方來;在火鄉有銅瓦物; 從東方來;在土鄉有田宅物;從南方來;在金鄉有錢 物;從四季方來;在水鄉有酒肉六畜物;從西方來。四 孟之日,從四孟之上來,上官長吏有賜與;四仲之日, 從四仲上來,次官長吏有賜與。從四季上來,下官長 吏有賜與。若《音商》,得商時或商日辰,乂加有金銀銅 錫之物,得徵時或徵日辰,又加有文書采色之物,得 羽時或羽日辰,又加有酒。若水物,得角時或角日辰, 又加有木石穀粟繒布衣服之物,得宮時或宮日辰, 又加有土瓦陶器脯肉皮革之物,王相其物,良,休廢 囚死,則濫惡。

凡旋風從歲月日時墓上來,行者急走,坐者急起避 之。

凡旋風從人本命墓上來而值之,為疾病。假令時加 角,為從高墜下,若災足,竹木所傷;時加徵,為火燒災; 若見血;時加宮,為瘡腫;時加商,為金刃所傷;時加羽, 為沒溺壓死。

凡旋風從歲刑上來,為縣官召;月刑上來,為尉部鄉 亭;召日刑上來,戒爭訟;時刑上,有卒急公事,皆凶。 凡諸陰賊日,有飄風從四季上來,時加四季,或鳥飛 從四季方來。鬼風也,必有搜捕之事。欲知捕何人,視 時加丑戌為捕敵,又曰為怨讎。辰未為捕盜,以日時 支干休旺期之。

凡行道之次,忽暴風旋風,當以行年決之。若風來欲 突人,從廉貞公正寬大上來,與人本命相生,則為歡 喜酒食相迎。從奸邪陰賊貪狼上來,與人本命相妨, 有侵謀相害。若逢寒冥,又加刑殺,大禍即至。

凡旋風起東方,兩旁夾道,隨人行者,重吉。

凡行道見旋風正南來,有酒食。若時加巳酉,皆為大 吉。又曰:「行道見旋風從西方來,必有酒食。」

凡風從面來逆衝者,勿前,防伏匿相謀,以時下《五音》 占之。

凡旋風急從後逐人者,亦以其日支干納音時加刑 德、五音六情占之。又以清和為吉,寒濁為凶。

凡旋風旁起前行,或橫衝而過,皆凶。用日辰刑剋占 之。

凡行道,有回風四面覆人,宜避之。

宮日:行道遇回風災人,戒田宅,憂移徙,有爭訟,道上 遇之,宜為客衝外則吉。

徵日戒告訟文書,凶。若有失金錢事。

《羽》日入舟,行水防溺。若失財物,有聚眾事。

商日戒爭財,若入山墜下坡。又曰「防𩰚傷。」 《角》日有疾病,從角地來,為死喪哭泣。

《軍中旋風占》
编辑

凡軍行有大旋風,一日夜為邑,二日三日為州,四日 五日為國,六日七日為天下。營。中數有旋風,不出三 旬,軍當破敗,宜自固守,勿侵他境。

軍行有回風相觸者,中道而退,無功。

旋風從地中出,直注日下,帥死。

軍初出,有旋風從旁起,直至軍前飄轉引道者,師必 大勝。若從敵上來,宜急設備。

出軍,有大風隨後滅跡;軍不迴,亦名「鬼風。」

凡「扶搖、獨鹿」之風猝起,軍營中有反者。

旋風猝起,敵軍上急擊之,勝。

旋風自敵上入營中,敵欲降,如挾刑殺而來者,敵欲 攻我軍,宜備。

《旋風猝起》,而帶三刑五墓,賊有伏兵。

旋風直上沖天起,我軍中急戰大勝,將軍加賞獲敵 糧,增士卒。

旋風從營中頻起而出者,不可以戰,急移營去之,時 刑利主,日刑利客。

凡與敵相守營寨,有旋風歷過者,隨所歷有寇至,宜 急備之。

《旋風入營寨》,捲土發屋,倒戈徹幕,急備不虞。

《旋風》自外入彼城營,急從入處攻拔之。

旋風吹物入空中,城營中不利,固守為要。

旋風從三刑五墓上來,有伏兵,勿戰,戰必不勝。行者 值之急走,坐者起避。

《風起雜占》
编辑

凡風入骨,寒慘為雨。風作後雨者,不占。雨晴風起,則 占之凡風聲如雷,觸地而起者,其地大,兵起。

凡風雨大雷,皆為天子有德令。

凡風鼓塵,連日不散如霧,其色赤黑黃慘,有火災。 凡風聲怒鳴,氣勢慘凄,連日不止,有兵則敗於所鳴 之方,無兵則其地主民者有憂喪。赤為有火災。 凡大風發屋折木,天色赤者,兵大起,行千里。又曰:「蝗 蟲大起。」

凡大風入舍,發屋戶,不出六十日有相殺者。若入宮 殿,王者惡之。

凡暴風入宮,裂帷帳,君有憂。又軍幕折旗鎗,將有憂。 凡晝昏有風聲而無風,凶外至,臣欺君,不出十日。 凡風來色黑,不見人面,先緊後慢,經刻止者,主疾病。 推宮日直占在君,其下四日,以其日占其地,大臣死, 民流亡。期以干支合數。假令甲子日二九之數,近十 八日,遠百八十日,更遠九年。

諸風蓬勃四起,或自上下來觸地,名為「逆風」,有暴兵 起。平旦發,人民逆;食時發,賓客逆;日中發,婣親逆;晡 時發,臣下逆;黃昏發,賊隸逆;夜半發,同姓逆;雞鳴發, 妃后逆;皆大故,不出三十日。若風止,有大雨,則災不 成。風角相傳訛舛今皆訂正有昔合今分者五音六情區其條目以類相從是也有昔分今合者占火

占疾占三公長吏之類,今并入雜干支占是也。占者先論四時八節所宜,次較歲月日時方位刑德,詳之以五音六情。以支干方位起止所屬,分其類應。以風之大小,定事之大小。以風之緩急久暫定應之遠近。以時日支干休囚王相定人之老幼、事之盛衰。以日光明暗、風之溫寒和慘,決事之吉凶。

《管窺集要》
编辑

《總論》
编辑

李淳風曰:「按占風之家,多云發屋、折木、揚砂走石等 語,若每占中俱著此語,則又至繁,今輒以一家例之。 古云發屋、折木、揚沙、走石,今謂之怒風,多為不吉之 象。一日之內,三傳移風,古云四轉五復,今謂之亂風。 亂風者,狂風不定之象。天無雲晴爽,忽起大風,不經 刻而止,止復忽起,乍有乍無,今謂之暴風。暴主有卒」 暴事。鳴條擺樹,蕭蕭有聲,今謂之飄風。迅風觸塵蓬 勃,今謂之勃風。迴旋羊角,古謂扶搖羊角,今謂之迴 風。迴風卒起,而圜轉扶搖,有如羊角,向上輪轉。有自 上而下者,或磨地而起者,總謂之迴風,亦專有占,古 云暗冥濁寒剋者,今總謂之霾曀。

凡風,和暢清悅,溫良適時,塵埃不起,人情恬淡,是謂 「祥風。」天色晦冥,風氣昏濁,聲寒慘,塵埃蓬勃,是謂「災 風。」風勢紛錯交亂,乍起乍止,深藏難測,其聲聒耳,是 謂「小人魅惑風。」風勢暴起,南北不定,離合氛埃,是謂 「上下不寧之風。」風勢凜冽,人懷戰慄,是謂「刑罰慘刻 風。」風聲啾唧慘切,令人悲惜,為「大喪風。」風聲如火奔 馳,乍起乍息,為旱火風。

凡吉祥之風,日色清明,風勢和緩,從歲月日時德上 來,或乘旺相而來,去地稍高,不揚塵沙,人心喜悅,是 謂「祥風。」人君德令下施之應。凶災之風,日色白濁,天 氣昏寒,風聲叫怒,飛沙捲塵,乘刑殺而至,當詳五音, 定八方,觀起止占之。今略諸家寒剋白濁為例。諸稱 寒剋白濁,今謂之「災風。」諸稱大風,寒剋冥冥,日無光, 沈沒電氣。今云「昏氣。」

《占法》
编辑

《眊風》,惡風暴起,拔木發屋,主君蔽賢,兵火興災。 惡風暴風怒起,天氣昏暈,主國政昏亂,急兵殺。僇。 邪風,風鼓塵昏,連日不散,主國有兵災,殺傷人民。 寵風陰雲,風急連日不止,主天子偏愛人,怒兵起。 逆風旋風擾物,倏飛上天。主在朝防失土地,在衙防 失爵位,在家防盜侵害,在營防兵通敵。

《冤風》,旋風直沖,連日不止,下有冤枉,民流兵起。 哭風,風聲哀鳴,連日不止。主火災損人,兵敗將戮 敗風,風陣暴惡,急慢不均,主敵兵大敗,我收奇功 禍。風,風氣濕熱薰蒸煩躁,主旱蝗兵亂。

「流風風疾,吹木不搖,吹禾不傷。」主君不正道,民受困 厄。

亂風,熱氣生虫食人衣禾,主淫昏亂政,民饑兵起。 惑風,風濕不常,蝜虫暴生,主君嬖群小,政亂民災 叛。風,風急吹天,雨血。地水赤,主奸邪謀逆,兵起,人流 不順。風,惡風逆吹,發屋損物,主國政橫逆,人怨,兵起 不澤。風,木不搖動,水旱傷禾,主私利蔽公,民災國亡 報耳。風,暴風陡起,昏塵蔽天,主急兵卒至,宜防沖襲。 天根風旋風入營,吹倒兵器,急防沖襲,縱火攻營。 引兵風雲霧隨風旋繞入營,宜備精兵隨入擊之, 惡兆風,風暴入營,吹倒坐席,主兵士謀叛,重賞改過。 紅風風氣摶陣,紅赤可見,主賢士繫獄,強兵暴起; 黃風風陣吹來,昏黃團結,主奸邪妒害,強兵起亂; 黑風風陣吹來,昏黑結聚,主國君失政,蠻貊起兵; 神風風氣急吹,中有火光,主寇敗兵起,殺害賢良。 賊風暴風急起,災削損物,主賊兵劫寨,暗行沖襲。 煖風風氣吹來,如火烘熱,主人災物傷兵敗將死。 水風風氣寒逼,如水澆透,主國變兵起,上下同災。

《占驗訣法》
编辑

凡候風須明知八卦,審及干支,或上或下,或高或卑俱無乖起,然後可驗。若失之毫釐,差之千里,不可不 慎。今先定六十四卦,十二支辰,總二十四分,遞相沖 破,即知風之所發止,然後占之。

凡風從戌來,須抵辰至丑至未,直乙二十四方,先定 其沖,則來處明白。辰卦既明,自無失誤。

《黃帝占》曰:「凡風之動,皆不安之象也。若在山川海濱 空穴之間,風所出處,皆不必占,以為常式。若在宮宅 營寨之內,戰陣之所,風勢異常,揚砂走石,日光昏濁, 則必占之。」

凡人君理順四時,則「春無凄風,夏無苦雨。」先王之治, 以天下為家,兆民為子。風起異常,用意察之,如紛錯 交橫,乍起乍止,儒墨深藏,智者緘默。

凡風暴疾,南北無定,交錯離合,氛埃相經,此風應在 人主。

李淳風曰:「《巽》為風,風占災異最驗。」

凡候風,須築臺二十四尺,于上設竿,令其四達,無隱 則遠,皆知期刻不爽。

凡鳴條以上,怒風起止,皆詳其五音與歲月日時刑 德合沖墓殺,五行生剋,王相囚死,以占吉凶,仍以六 情推之。大凡年月日時,四殺五墓,風從上來,白濁昏 寒,皆為凶風。其日三刑最急,坐不及起,有暴賊至。若 行師,即防伏兵。平時無兵,防人謀害,興兵動眾,逢之 急整武備。

凡兩軍相當,欲分主客,以日辰所得納音為客,以時 下十二辰與風所來方為主。若日辰納音能剋時辰 及方,則客勝;時下支辰及風來方,能剋納音,則客敗, 主人勝。《尋常家居》,亦以此分內外。

凡惡風、黑雲,《三刑沖破》墓殺風,當日有大雨,及三日 大雨者,其災散。一曰:宮風當日雨,徵風三日雨,羽風 五日雨,商風七日雨,角風九日雨,得雨則解。

凡風自沖來者,為殃,為喪,為兵火,為大臣死。以日占 何國。若當時有大雨,即不占。凡風滾雨及風後降雨, 皆雨氣也,不占。

凡風從太歲上來,鳴條擺樹,而天色清爽。日光明盛, 著體清涼溫和者,祥風也。天子有德令,法不私親,大 臣畏懼,國昌民安之象。若風勢蓬勃,揚塵蔽天,著人 寒慘,日白無光,三刑帶殺,則國有暴令。月建為大臣, 日為令長,時來為民。

凡風,溫熱逼人著地,走石飛沙,鳴條落葉,為囚風。以 日辰占何國饑荒人不安。風勢和煖,不揚塵土,氣色 清溫,日光皓潔,則以日辰占何國,歲美人安。

凡風把歲月日時德上來,鳴條落葉,及宮日宮時天 時乾上來發風,皆為吉風。五音之日,風起歲月日時 刑上,黑色勃勃,經刻冥冥,不見人形,是謂妖風。宮日 為君,以下四日為大臣死,不然其分民災,以日占國。 凡風起三刑而鄰於德,不可分辨。刑與德者,以風言 之,德鳴條索索,雖擺枝落葉,乍起乍止,而去地尺外 不動,塵埃不揚,砂走石,日光不變,是謂「吉風」,宜從吉 占。刑風著地,吹塵漲天,轉石揚砂,蓬蓬勃勃,乍緊乍 慢,日光昏暗,是謂「凶風」,宜從凶占。

大凡風起,止日時方位,徵多為火,羽多為水,商多為 兵,為粟貴,角多為疾病,宮多為吉。須鳴條。已上落葉 揚塵,吹沙搖樹,乃占。

凡五音之日,風來色黑,不睹人面,先緊後慢,經刻止 者,主疾病。惟宮日占在君,其下四日以日占其地,大 臣死,民流亾。期以干支合數。假令甲子日二九之數, 近十八日,遠百八十日,更遠九年。

風聲悲鳴,連日不止,有兵則敗於所鳴之方,無兵者 則長民者有死喪憂戚,亦為有火災。

暴風忽起東北,其聲凄涼,主水災;起西南方而溫,為 旱。

暴風起,音如「破鼓」,有兵在外者敗。

軍中忽有疾風,勢如過箭,便無蹤跡,急防賊來,夜中 尢甚。

軍出在外,有風,夜起晝止,宜防賊人夜動偷劫營寨。

《海運八卦時刻候風》
编辑

看定風旗,風從何方來,查驗防避,吉凶先知。

乾風,辰未申巳午吉,寅卯凶;坎風,辰未寅卯申吉,巳 午未凶;艮風,寅卯巳午吉,辰未凶;震風,申午亥子吉, 辰戌丑未凶;巽風,寅卯辰吉,申酉凶;離風,子丑寅卯 辰吉,申酉凶;坤風,寅卯巳午吉,亥子凶;兌風,巳午辰 戌未吉,寅卯凶。

《占風歌》
编辑

「魁罡氣白黃,隄防風勢狂。早間日曬耳,狂風即時起。 早白與春赤,飛砂及走石。午前日忽昏,北方風怒嗔, 午後日昏暈,風起須當慎。日月忽後圓,風來不等閒, 雲掩日不動,風勢如山重,反照色黃光,明朝風必狂。」 天道忽昏慘,狂風時下感。天色赤與黃,頃刻大風狂。 黑雲片片生,眼底主狂風。黑紫雲如牛,狂風急似流 雲,勢若魚鱗來。朝風不輕,黑雲北方突。暴頻風大毒,

黑雲半開閉,大颶隨風至,雲起亂行急,風勢難當抵
考證.svg

原本闕五字狂風來不少,「辰闕電光飛,大颶必可期。」連日 雨朦朧,必定起狂風。星辰若晝見,頃刻狂風變。

《田家五行》
编辑

《論風》
编辑

夏秋之交,大風及有海沙雲起,俗呼謂之風潮,古人 名之曰颶風。言其具四方之風,故名颶風。有此風必 有霖淫大雨同作,甚則拔木偃禾,壞房室、決堤堰。其 先必有如斷虹之狀者,見名曰颶母。航海之人見此, 則又名破帆風。凡風單日起,單日止;雙日起,雙日止。 諺云:「西南轉,西北,搓繩來絆屋。」又云:「半夜五更西,天 明,拔樹枝。」又云:「日晚風和,明朝再多。」又云:「惡風盡日 沒。」又云:「日出三竿,不急便寬。」大凡風日出之時必略 盡,謂之風讓日。大抵風自日內起者必善,夜起者必 毒,日內息者亦和,夜半息者必大凍。已上並言隆冬 之風。諺云:「風急雨落,人急客作。」又云:「東風急,備蓑笠。」 風急雲起,愈急必雨。諺云:「東北風雨太公。」言艮方風 雨,卒難得晴,俗名曰「牛筋風雨」,指丑位故也。諺云:「行 得春風有夏雨。」言有夏雨應時,可種田也,非謂水必 大也。《經驗諺》云:「春風踏腳報」言易轉方,如人傳報不 停腳也。一云:既吹一日南風,必還一日北風。報答也。 二說俱應。諺云:「西南早到,晏弗動草。」言早有此風,向 晚必靜。諺云:「南風尾,北風頭。」言南風愈吹愈急,北風 初起便大。春南夏北,有風必雨。冬天南風,三兩日必 有雪。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