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060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五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六十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六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六十卷目錄

 風異部彙考一

  書經周書洪範

  禮記月令

  周禮春官保章氏

  史記天官書

  漢書五行志 翼奉傳

  易緯京房飛候

  觀象玩占風角候風之法 正月朔旦八方風占 八節八方風占 乙巳略例八

  節風附占 歲月日時方位吉凶占 風角五音占法 論五音次序 五音所屬 論五音

  起例 求日辰五音法一 求日辰五音法二 求日辰五音法三 求方位五音法 聽聲

  辨五音法 又五音占風 諸宮日風起占 五嶽之宮 諸徵日風起占 五嶽之徵 諸

  羽日風起占 五嶽之羽 諸商日風起占 五嶽之商 諸角日風起占 五嶽之角 風

  角六情占法 方位六情 日辰六情 六十甲子五音六情 貪狼日時之風 貪狼日風

  之時 貪狼日之時風 陰賊日時之風 陰賊日風之時 陰賊日之時風 廉貞日時之

  風 廉貞日風之時 廉貞日之時風 寬大日時之風 寬大日之時風 寬大日風之時

  奸邪日時之風 奸邪日風之時 奸邪日之時風 公正日時之風 公正日風之時

  公正日之時風 十干十二支大風占 八方暴風占

庶徵典第六十卷

風異部彙考一编辑

《書經》
编辑

《洪範》
编辑

曰《休徵》,曰《聖,時風若》。 曰《咎徵》,曰「《蒙,恆》風若。」

大全朱子曰:聖是通明,便自有爽快底意思,所以時風順應之。陳氏大猷曰:聖之反則蔽塞不通而為蒙,蒙則冥,其心思無所不入,故常風若。

「庶民惟星,星有好風,星有好雨。」日月之行,則有冬有 夏;月之從星,則以風雨。

蔡注「好風者,箕星」,月行東北,入於箕,則多風。大全《朱子》曰:「箕是簸箕,以其簸揚而鼓風,故月宿之則風。」

《禮記》
编辑

《月令》
编辑

孟春行秋令,則猋風暴雨總至。

陳注扶搖謂之猋風,風之回轉也,此申金之氣所傷。

孟夏行春令,則暴風來格。

陳注此「寅木之氣所淫也。」格,至也。大全方氏曰:「春於方為東,東方生風,故暴風來格。」

仲秋行冬令,則風災數起。

此子水之氣所洩也。

季秋行春令,則煖風來至。

「辰土」之氣所應也。

孟冬行夏令,則國多暴風。

巳火之氣所損也。

《周禮》
编辑

《春官》
编辑

《保章氏》「以十有二風察天地之和,命乖別之妖。」詳

訂義王昭禹曰:「十有二風,風之生於十二辰之位者也。」蓋天地六氣,合以生風,艮為條風,震為明庶風,巽為清明風,離為景風,坤為涼風,兌為閶闔風,乾為不周風,坎為廣莫風。八風本乎八卦,《傳》曰:「舞以行八風。」謂此也。四維之風,兼於其月,故艮為條風,而立春亦曰條風。巽為清明風,而立夏亦曰清明風。坤為涼風,而立「秋亦曰涼風。《乾》為不周風,而立冬亦曰不周風,故八風變而言之」,又謂十二風也。李嘉會曰:「八卦主八風,惟辰戌、丑、未之月,有立春、立夏、立秋、立冬在其中,故風無定風。」今註云十二風意者立春在前月則兼前月之風,在後月則兼後月之風,立夏、立秋、立冬皆然。或云:於乾坤艮巽既有定名之風,安「得云四立無定風?蓋四立有在前月法,有在後月法,以卦氣所屬參酌之,則可知矣。十二月之風,各應其月,為天地之和;不然,則為乖為別,而妖祥可得而命。」劉迎曰:「十二風以十二月占之,如風自東來為震,名明庶;南來為離,名景風。風蓋有八,以十二月占之則為十二風。先儒以十二辰皆有風,吹」律以知和否。若吹十二律以知十二風,則十二歲之相,五雲之物,又將吹何而觀之?此穿鑿之說。鄭鍔曰:「至治之世,天地之氣合以生風,風從律而不姦,則氣和可知。風氣不應,由陰陽不和;不和為乖,不應為別。見其乖別,可以命其妖祥。」王昭禹曰:「命以告人,使之知所備。」王氏曰:「乖別在人,妖祥先見」於風,亦人與天地同流通,萬物一氣故也。「《豐》荒」之祲象言「降」,「乖別」之妖祥言「命」,皆

《命而降之》,「命」 ,謂名言之。

《史記》
编辑

《天官書》
编辑

凡候歲美惡,謹候歲始。歲始或冬至日,產氣始萌。臘 明日,人眾卒歲,一會飲食,發陽氣,故曰初歲。正月旦, 王者歲首。立春日,四時之卒始也。四始者,候之日,而 漢魏鮮集。臘明正月旦,決八風。風從南方來,大旱;西 南小旱。西方有兵,西北戎菽,為小雨;趣兵北方為中 歲,東北為上歲;東方大水,東南民有疾疫,歲惡。故八 風各與其衝對課,多者為勝,多勝少,久勝亟,疾勝徐。 「旦至食為麥,食至日昳為稷,昳至餔為黍,餔至下晡 為菽,下晡至日入為麻。」欲終日有雨、有雲、有風、有日, 日當其時者,深而多實;無雲有風日,當其時,淺而多 實;有雲、風、無日,當其時,深而少實;有日、無雲、不風,當 其時者,稼有敗,如食頃小敗,熟五斗米;頃大敗,則風 復起,有雲「其稼復起。」各以其時,用雲色占種其所宜, 其雨雪若寒,歲惡。

正月上甲,風從東方,宜蠶,風從西方,若旦黃雲,惡。

《漢書》
编辑

《五行志》
编辑

《傳》曰:「思心之不。」是謂不聖,厥咎霿,厥罰恆風,厥極 凶短折。

京房《易傳》曰:「潛龍勿用,眾逆同志,至德乃潛,厥异風。 其風也,行不解,物不長,雨小而傷。政悖德隱茲謂亂, 厥風先風不雨,大風暴起,發屋折木。守義不進茲謂 耄,厥風與雲俱起,折五穀莖。臣易上政茲謂不順,厥 風大猋發屋。賦斂不理茲謂禍,厥風絕經緯,止即溫, 溫即蟲。侯專封茲謂不統,厥風疾而樹不搖,穀不成。」 辟不思道茲謂無澤,厥風不搖木,旱無雲,傷禾。公常 於利茲謂亂,厥風微而溫,生蟲蝗,害五穀。棄正作淫 茲謂惑,厥風溫,螟蟲起,害有益人之物。「侯不朝茲謂 叛,厥風無恆,地變赤而殺人。」

《翼奉傳上風角封事》
编辑

臣聞之於師治道,要務在知下之邪正。人誠鄉正,雖 愚為用;若乃懷邪,知益為害。知下之術,在於《六情》十 二律而已。北方之情,好也,好行貪狼,申子主之。

《孟康》曰:「北方水,水生於申,盛於子。水性觸地而行,觸物而潤,多所好則貪而無厭,故為貪狼也。」

東方之情,怒也。怒行陰賊,亥卯主之。

孟康曰:東方木,木生於亥,盛於卯。木性受水氣而生,貫地而出,故為怒。以陰氣賊害土,故「為陰賊」 也。

貪狼必待陰賊而後動,陰賊必待貪狼而後用。二陰 並行,是以王者忌子卯也。《禮經》避之,《春秋》諱焉。

李奇曰:「北方陰也,卯又陰賊,故為二陰。王者忌之,不舉樂。」 《春秋禮記》說皆同。賈氏說桀以乙卯亡,紂以甲子喪,惡以為戒。張晏曰:「子刑卯,卯刑子,相刑之日,故以為忌。」 而云夏以乙卯亡,殷以甲子亡,不推湯武以興,此說非也。

南方之情惡也,惡行廉貞,寅午主之。

《孟康》曰:南方火,火生於寅,盛於午。火性炎猛,無所容受,故為惡。其氣精專嚴整,故「為廉貞。」

西方之情喜也,喜行寬大,巳酉主之。

孟康曰:西方金,金生於巳,盛於酉。金之為物,喜以利刃加於萬物,故為喜。利刃所加,無不寬大,故曰「寬大」 也。

二陽並行,是以王者吉午酉也。《詩》曰:「吉日庚午」,上方 之情樂也。樂行姦邪,辰、未主之。

孟康曰:上方,謂北與東也。陽氣所萌生,故為上。辰,窮水也,未窮木也。《翼氏》《風角》曰:「木落歸本,水流歸東,故木利在亥,水利在辰,盛衰各得其所,故樂也。」 水窮則無隙不入,木上出,窮則旁行,故為姦邪。

下方之情哀也。哀行公正,戌丑主之。

孟康曰:下方,謂南與西也。陰氣所萌生,故謂下。戌,窮火也,丑窮金也。翼氏《風角》曰:「金剛火強,各歸其鄉,故火刑於午,金刑於酉。酉午,金火之盛也。盛時而受刑,至窮無所歸,故曰哀也。火性無所私,金性方剛,故曰公正。」

「辰未屬陰,戌丑屬陽,萬物各以其類應。今陛下明聖, 虛靜以待物至,萬事,雖眾何聞而不諭?豈況乎執十 二律而御六情,於以知下參實,亦甚優矣。萬不失一, 自然之道也。」乃正月癸未日加申,有暴風從西南來, 未主姦邪,申主貪狼。風以太陰下抵建前,是人主左 右邪臣之氣也。

張晏曰:「初元二年,歲在甲戌,正月二十二日癸未也。太陰在太歲後。」 孟康曰:「時太陰在未,月建在寅,風從未下,至寅南也。建為主氣,太陰臣氣也。加主氣,是人主左右邪臣驗也。」 晉灼曰:「癸未日,風未辰也,時加申。」 張說是也。

平昌侯比三來見,臣皆以正辰加邪時,辰為客,時為 主人,以律知人情,王者之祕道也。愚臣誠不敢以語 邪人

張晏曰:「平昌侯欲依上來學為時邪也。風日加甲申,知祕道也。」 孟康曰:「謂乙丑之日也。丑為正日,加未而來,為邪時。」 晉灼曰:「奉以未為邪時,占知平昌侯為邪人。此當言皆以邪辰加邪,時字誤作正耳。下言大邪之見,辰時俱邪是也。」 《翼氏》曰:「五行動為五音,四時散為十二律也。」

上以奉為中郎,召問奉:「來者以善,日邪?時,孰與邪,日 善時?」奉對曰:「師法用辰不用日。」

孟康曰:「假令甲子日,子為辰,甲為日,用子不用甲也。」

辰為客,時為主人,見於明主,侍者為主人。

張晏曰:「《禮》,君燕見臣,使臣為主人,故侍者為主人。」

辰正時邪,見者正,侍者邪,辰邪時正,見者邪,侍者正。 忠正之見,侍者雖邪,辰時俱正。

孟康曰:「大正厭小邪也。凡辰時屬南與西為正,北與東為邪。」 《晉灼》曰:「以上占推之,南方巳午,西方酉戌,東北寅丑為正;西南申未,北方亥子,東方辰卯,為邪。」

大邪之見,侍者雖正,辰時俱邪。

孟康曰:「大邪,厭小正也。」

即以自知侍者之邪,而時邪辰正,見者反邪。

孟康曰:「凡占以見者為本,今自知侍者邪,而時復邪,則邪無所施,故屬見者。」 晉灼曰:「上言中正,客見侍者雖邪,辰時俱正,然則小邪屬主人矣。何以知之?見者以大正來,反我小邪故也。」

即以自知侍者之正,而時正辰邪,見者反正。

孟康曰:「已自知侍者正而時復正,則正無所施,辰雖邪,而見者更正也。」 晉灼曰:「上言大邪,客見侍者雖正,辰時俱邪,然則小正屬主人矣。以此法占之,即以自知主人之正,而時正辰邪矣。何以知之?見者以大邪來,反我小正故也。」

辰為常事,時為「一行。」

孟康曰:「假令甲子日,則一日一夜為子時,十二時也。日加之,行過也。」

辰疏而時精,其效同功,必參伍觀之,然後可知。故曰: 「察其所由,省其進退,參之六合五行,則可以見人性, 知人情。」難用外察,從中甚明。故《詩》之為學,情性而已。 「五性不相害,六情更興廢,觀性以歷。」

張晏曰:「性,謂五行也。歷謂日也。」 《晉灼》曰:「翼氏五性:肝性靜,靜行仁,甲己主之;心性躁,躁行禮,丙辛主之;脾性力,力行信,戊癸主之;肺性堅,堅行義,乙庚主之;腎性智,智行敬,丁壬主之也。」

觀情以律。

張晏曰:「情,謂六情,廉貞、寬大、公正、姦邪、陰賊、貪很也。律,十二律也。」

明主所宜獨用,難與二人共也。故曰:「顯諸仁,藏諸用, 露之則不神,獨行則自然矣。」唯奉能用之學者莫能 行。

《易緯》
编辑

《京房飛候》
编辑

「春冬乾王不」,《周風》用事,人君當興邊兵、治城郭,行刑, 斷獄訟、繕宮殿。

何以知聖人隱也?風清明,其來長久,不動搖物,此有 龍德在下也。

太平時,陰陽和,風雨咸同,海內不遍。地有險易,故風 有遲疾,雖太平之政,猶有不能均同也。唯「平均」乃「不 鳴條。」

《觀象玩占》
编辑

《風角候風之法》
编辑

凡候風,必於高平遠暢之地,立五丈竿,以雞羽八兩 為葆,屬竿上,候風吹羽,葆平直則占。或於竿首作槃, 上作三足烏,兩足連上,外立,一足繫下,內轉。風來則 烏轉,迴首向之,烏口銜花,花施則占之。羽必用雞,取 其屬巽而能知時。羽重八兩,以象八風;竿長五丈,以 法五音。烏者,日中之精,巢居知風,烏為其首也。今又 按《古書》云:「三丈五尺竿,以雞羽五兩繫其端」,羽平則 占。然則長短輕重,惟取適宜,不在過泥,但須出眾中, 不被隱蔽,有風即動,直而不激,便可占候。羽毛必須 五兩以上,八兩以下,蓋羽重則難舉,輕則易舉也。時 常占候,必須用烏。

凡風發,初遲后疾者,其來遠;初急后緩者,其來近。動 葉十里,鳴條百里,搖枝二百里,落葉三百里,折小枝 四百里,折大枝五百里,飛沙走石千里,拔大根三千 里。

凡發風,一日,為其縣二日,他縣三日,其郡四日,他郡 五日,其州六日,他州各以日數知災所及。

凡風,二日二夜,事及三千里外;一日一夜周時,事及 二千里;六時以上,事,及千里;半日三時以上,事及五 百里;一時以上,事,及百里。

凡大風拔木事及三千里外;折大枝事及二千里。若 風近城郭中,有急事,卒起宮宅為左右凡風起宮宅,天子占千步,諸侯去宅五百步,庶人去 家一百步。

《正月朔旦八方風占》
编辑

《漢魏》鮮正月朔旦決八風,風東北來,為上歲,行兵主 客俱不利:一曰:利客南來,大旱;一曰:為主吉;西南來, 小旱,有謀不成;一曰:主客俱不利,西來,有兵起,宜客; 西北來,戎菽成,小雨,則有兵,宜客;北來,為中歲,宜客; 東來,大水,宜主;東南來,人病,歲惡,宜主。

「八風,各以其衝對課,多勝少,疾勝徐,久勝急。自旦至 食時為麥,食至昳為稷,昳至餔為黍,餔時至下晡為 菽,下晡至日沒為麻。」欲終日有雨、有雲、有風、有日,日 當其時者,深而多實;無雲有風,日當其時,淺而多實; 有雲、風、無日,當其時者,深而少實;有日、無雲、不風,當 其時者,稼有敗。如食頃少敗,熟五斗米;頃,大敗,則風 復起。有雲「其稼復起。」

若風冷熱異常,暴急昏濁,又當以《京房八卦》暴風占 之。《京房占》曰:「正月朔候八風:乾來有憂兵;坎來大水; 艮來人疾疫,歲內有蝗;震來陽氣干,歲大旱有喪;巽 來年內多風,傷五穀;離來,歲旱大熟,多火災;坤來有 災疫道,多死人;兌來有兵事。」

《八節八方風占》
编辑

立春正月節,其日清明,有雲,歲熱,陰則旱,蟲傷禾豆; 風從《乾》來,暴霜殺物,穀卒貴;坎來,多寒,邊兵內侵;艮 來,五穀熟;震來,氣洩,物不成;巽來,多風,蟲生;離來,旱 傷物;坤來,春寒,六月大水,愁土工;兌來,早霜,兵起; 春分二月中,其日東方有雲,青色,歲熟;清明則物不 成。風從《乾》來,歲多寒,金鐵倍貴;坎來,豆菽不成,民流 疾;艮來,夏不熱,米貴一倍;震來,五穀成,亦兼盜賊;巽 來,蟲生四月多暴寒;離來,五月,先水後旱;《坤》來,小水, 人多瘧疾;《兌》來,春寒八月,有憂有兵。

立夏日,南方有赤雲,歲豐;清明,則旱。風從乾來,其年 凶饑,夏霜,麥不刈;坎來,多雨,雷不時擊物;艮來,山崩 地震,人疫;震來,雷擊非時;巽來,大熟;離來,夏禾旱焦; 坤來,萬物夭傷;兌來,蝗大作。

夏至日,南方有赤雲則熟,清明則旱。風從乾來,寒傷 萬物;《坎》來,寒暑不時,夏多寒多疾;艮來,山水暴出,蟲 傷禾;震來,八月,人多疾,旱潦不時;巽來,風落草木禾 焦;離來,五穀熟;坤來,六月,雨水兵旱;《兌》來,多雨霜; 立秋日,有白雲及小雨,則吉;清明則物不成。風從《乾》 來,甚寒多雨;《坎》來,冬多陰寒;《艮》來,秋氣不和;《震》來,多 暴雨,人不和,草木再榮,秋雨雹;巽來,內兵猝起;離來, 兵戎不利,多旱;坤來,五穀大熟;兌來,兵起將行, 秋分日西多白雲,吉,清明則物不成;風從乾來,人多 相掠;坎來,多水;艮來,十二月多陰寒;震來,人疫,再花 不實;巽來,十月多風;離來,兵動,國南七百里;坤來,土 工興作;兌來,五穀大收。

立冬日,清明,小寒,人君吉,天下喜。風從《乾》來,君令行, 天下安;坎來,冬寒,殺走獸;艮來,地氣洩,人多病;震來, 行人不安居,多寒;巽來,冬溫,明年夏旱,有雷,蟄出;離 來,明年五月大疫;坤來,水泛溢,魚鹽倍多;兌來,妖言 為幻,兵在山澤。

冬至日有雲,雪寒,明年大豐;清明,則物不成。風從乾 來,強國憂,多寒;坎來,歲美人安;艮來,正月多陰;震來, 雷發,大雨作;巽來,百蟲害物;離來,冬溫,乳母多死,水 旱人疫;坤來,蟲傷禾,多水;《兌》來,明年秋多雨,兵起。 立夏,《巽》卦,王風乾來,為一逆,小凶;立春,《艮》卦,王風坤 來,為二逆,兵起。立秋,《坤》卦,王風艮來,為三逆,穀不實; 立冬,乾卦,王風巽來,為四逆,人去其鄉。秋分,《兌》卦,王 風震來,為五逆,帶刀入市。冬至,坎卦,王風離來,為六 逆,人民潰散。夏至,離卦,王風坎來,為七逆,臣子為亂。 春分,《震》卦,王風兌來,為八逆,殿上有刺客。以上逆風, 若帶刑殺、昏寒,日色白濁,大凶。

《乙巳略例八節風附占》
编辑

《立春》。以下原本闕

立夏,兌巽。     夏至,震坤巽。

風去地尺餘,擺樹枝小有聲,不動塵,天氣和暖,紫赤 雲在日上下,或遍天,是謂「祥風。」應火之氣,則節令調 和,君明臣賢,萬物阜成,民安國昌。若風先慢後急,揚 砂揚塵,黑風漲天,則萬物不成,人多病。

立秋:乾震坤,     秋分兌巽艮。

風去地尺餘,擺樹鳴條,不動塵,蒼白雲滿天,是謂「和 風」,應金之氣,則時令調和,民物阜安,人主壽康,兵戎 不興。若走石吹沙,先慢後急,日光沈沒,天氣昏冥,來 年春人不安。

立冬:乾坤震,     冬至坎坤巽。

風去地尺餘,颯颯不動塵遍天,白黑薄雲,氣色和平, 是謂「德風。」應水之氣,則陰陽調和,萬物成熟,民安國 昌,四裔效順。若走石揚沙,先慢後急,日色晦冥,明年 損麥蟲生,五穀不實。

又曰:「凡八節之風,從三合及天門上來,皆為吉慶。」

===
《歲月日時方位吉凶占》
===

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干》德。年月日時方 甲庚丙壬戊,甲庚丙壬戊。

「甲德在甲」 ,陽德自處也。「乙德在庚,陰德在陽。」

《干》《合》。年月日時方 己庚辛壬癸,甲乙丙丁戊。

甲己化土,乙庚金,丙辛水,丁壬木,戊癸火。

《干》德。日方    寅申巳亥巳寅申巳亥巳 長生。年月日時方 亥午寅酉寅酉巳子申卯 祿年月日時方  寅卯巳午,巳午,申酉亥子。

「長生沐浴,冠帶臨官,帝旺衰病,死墓絕胎,養陽順行陰逆行。」 由帝旺而數之,得長生之位。又由長生數至臨官,即為祿鄉。

帝旺:    卯寅午巳午巳酉申子亥

五行各如本,性土與火同。

墓。年月日時方 未戌戌丑戌丑丑辰辰未。

《干刑》:年月日時方 戊己,庚辛,壬癸,甲乙丙丁。

取干所剋

七殺。年月日時方 庚辛,壬癸,甲乙,丙丁,戊己。

取剋我者,甲至庚第七位,故謂「七殺。」

死。年月日時方  午亥酉寅酉寅子巳卯申 絕。年月日時方  申酉亥子亥子寅卯巳午。

死絕俱按「長生順逆數。」

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天德》,月方    《巽》庚丁,坤壬辛,《乾》甲癸,艮丙乙,

本月內之方

《天德》合,    乙壬 丁丙 己戊 辛庚。

取天德干之所合,四卦在四隅無合。

月德:    壬庚丙甲壬庚丙甲,壬庚丙甲

月內日時方

月德合,   丁乙辛己丁乙辛己丁乙辛己

月內日時方,皆取月德《干》之所合。

支德。年月日時方 巳午未申酉戌亥子丑寅卯辰。

本支順行前五位「為德。」

驛馬。年月日時方 寅亥申巳,寅亥申巳,寅亥申巳。

取三合之對沖

三、合。年月日時方 申巳午亥申酉寅亥子巳寅卯 三合,        辰酉戌未子丑戌卯辰丑午未 六合。年月日時方 丑子亥戌酉申未午巳辰卯寅。

取月建與月將相合

《六沖》:年月日時方 午未申酉戌亥子丑寅卯辰巳 三刑。年月日時方 卯戌巳子辰申午丑寅酉未亥。

「我所刑者,為刑下禍淺。」 「刑我者為刑上禍深。」 「自刑者,無上下尤深」 ,刑上刑下。自刑曰「三刑相刑」 ,《自刑循環刑》,亦曰《三刑循環刑》者,丑刑戌、戌刑未,未刑丑之類。

支煞:年月日時方 未辰丑戌。未辰丑戌。未辰丑戌 呻吟煞。       巳丑酉巳丑酉。巳丑酉。巳丑酉。

月內日時方

支墓:年月日時方 辰丑戌未,辰丑戌未,辰丑戌未。

用三合五行之墓

六破:    未午巳辰卯寅丑子亥戌酉申。

宮 ,徵  羽 ,商 角。

《五音墓》:   辰戌 戌 辰 丑 未。

凡風從歲月日時德合方來,或乘旺相而來。日色清 明,風勢和緩,去地稍高,人心喜悅,是謂「祥風。」大抵為 天子親賢遠奸,德令下施,民安物阜之應。

凡風,頻從歲月日時刑沖上來,日冥氣昏,風聲聒耳 不調,是謂「妖風。」大抵為天子親小人,遠君子,旱澇災 凶之應。

凡風從歲月日時刑沖四殺五墓上來,或從休廢囚 死方來。日色白濁,天氣寒慘,風聲叫怒,拔木發屋,捲 石揚砂,是謂「災風。」大抵為盜賊暴兵謀害死傷之應。 仍詳五音定八方,觀其起止占之。

假令微風不動枝葉常從德合方來,有喜亦小;從刑 沖方來,有災亦小。必鳴條以上,至於發屋折木,走石 揚沙,乃可以言大災禍。

凡惡黑風,從刑衝破殺方來,當日有大雨,及三日內 有大雨,揚砂轉石,日光不變,是謂「吉風」,宜從吉占。若 刑風著地,吹塵漲天,轉石揚砂,蓬蓬勃勃,乍緊乍慢, 日光昏暗,是謂凶風,宜從凶占。

凡暴風忽起,擺樹鳴條,風勢緊急,未一二刻漸微而 止,其遠不過十里來。其占在近。當視風起之時。若在 刑沖方,則有賊盜至;在德方,則有祥異至。在合方,則 有人送信至。

凡風驟起,經半時止者,此風從三百里來。其占在民, 當視日辰,若在刑沖方,月內,米貴;若風色陰黑,飛沙 揚塵,不出兩月,民不安;若在日辰德合方,月內米賤; 在日辰本位上,民間有火風,所當處,即為災。

凡風驟起,吹沙走石,經一二時止。此風在五百里以 上,千里以下來,其占在大臣長吏,當視月建,若在刑 沖方來,其地長吏憂病出。若風帶熱吹,沙灰漲天,天 色陰慘,為長吏大臣死。若在月德方及月建本位上來,一日內長吏有賞賜加職遷官之喜。長吏者,一郡 一州之長官也。

凡風驟起,吹沙走石拔木,半日一日而止,其占在君 當視其太歲干支所在。若在刑沖上來,君怒欲行誅 殺,不出三日米貴,有旱澇之災;若在德合方來,不出 三月有德令。

凡風從歲刑來,有大兵,人馬死,不出一年,天下大喪; 從月刑來,為兵起在郡;從日刑來,不出三日兵起;從 時刑來,為賊;若在夜,主人兵敗。

凡刑:「金刑為兵」,金日庚辛申酉時也。「木刑為喪」,木日 甲乙寅卯是也;火刑為火,火日丙丁巳午是也;水刑 為水,水日壬癸亥子是也。

凡風從三刑上來,百事皆凶,兵戰尤重。刑上來發疾, 刑下來發遲。假令今日子時刑在卯,風從子來,為刑 上來;風從卯來,為刑下來;風從刑上來,為客利;從刑 下來,為主人利。餘倣此。辰午酉亥自刑之日,風從其 上來,客勝。若時加辰午酉亥,則主勝。

凡風從三刑上來,坐者速起,行者應走,賊必至,至必 交戰,有敗,宜固守,若戰將必死。月刑不出月,日刑不 出日,時刑不可不即備。

凡風從日刑來,猝暴者,賊必夜來攻人。風從刑上來, 相衝擊上起者,半路有突兵為應;風逆行者,伏兵起 軍中。

凡風行,風從歲月日時刑下來者,必有死將。若得王 相,客死、囚廢,主死。

凡風從刑來,時日循環,三刑大寒剋者,大戰流血,客 主俱傷。假如丑日時加戌,為丑刑戌,風又從未來,為 戌刑未,未又刑丑,三刑俱會,法主大戰流血也。申日 加寅,風從巳來,《同占》。

凡風從歲月日時刑沖上來,止於刑沖者,大臣災,蝗 蟲生,糴貴,有火災。以日占國。

風從五音,王相方來,止於王相,人主壽昌,百姓平安。 凡風從五墓上來,若止墓上,皆為死喪憂事。如宮墓 在辰宮日,風從辰來,或止辰,皆為疾病死喪,以日干 占,其人官主長吏。餘倣此。

凡風從墓來,或止墓,皆為死喪。若時加巳酉入止,王 相或帶合德,皆為死者,得生,囚者遇赦。他倣此。 凡風從本墓上來,或時加墓上來止,皆主大臣有死 喪疾病。時或黜或火起,若蓬勃有聲,吹沙走石,大凶。 三日內有雨,則災不成。

凡風從歲墓來,人君不安;刑上來,后不安。月建墓上 來,宰相大臣有病至死。日墓上來,以日占其分,長吏 死,民不安,米貴,應在刑月。本月內時墓上來,受風之 處,小兒多死。月建刑沖上來,受風之處,米貴人災。若 帶角徵日及時方,又加火災。以上蓬勃叫怒,吹沙走 石,天色晦暝乃占。若天清日明,氣色溫和,不揚塵走 石者。其風雖大。未可以此斷。

《風角五音占法》
编辑

《京房占》曰:「風角有推五音,有納音,木、金、水、火、土。有以 十二支配五音,有聽聲配五音。風所發,各以五音之 數,期風之遠近。宮風近十里,中百里,遠千里;徵風近 七里,中七十里,遠七百里;羽風近六里,中六十里,遠 六百里;商風近九里,中九十里,遠九百里;角風近八 里,中八十里,遠八百里。皆以五行成數推之,變通其」 數,「觸類而長」之風,從來二十四處,皆須明知發止,審 別支干八卦所發時早晚,來從何處,息在何時,回止 何辰,皆須知之,乃可以言。

《論五音次序》
编辑

李淳風曰:「按五音所主,以宮為體。蓋五行之內,土為 最尊。土即是地,地與天敵體,故宮於五音為君。土者, 火子也,君國者必立宗廟,行號令,徵為號令,故次之。 土以水為妻,故羽又次之;妻必有子,故商又次之。物 窮則變化而為鬼刑。土者木也,故以角終焉。」

一宮:子午 三徵,丑未寅申 五羽:卯酉 七、《商》辰戌 《九角》:巳亥 李先生曰:「『《洪範》傳五行之數,水、火、木、金、土』。蓋順理自 北徂南,先經而後緯。今五音則以宮徵羽商角宮為 聲主,以集五音,形其尊卑,故先緯後經,自南徂北,逆 順先後,蓋取聲形為質也。情動者逆行,性定者順入, 是以有逆順之理焉。」

「形性定故順,聲情動故逆。」 此段言與《洪範》順逆不同之故。

「數兼奇偶,陰偶陽奇」,聲為陽也;

此言用「一三五七九」 之故。

「徵」者,火也,居南方,體合二位,戊己土同在南方,五音 之配,故以二位成體,所以均互多少,遞標逆順,猶六 神之內,火兼二將者也。

此言一音,二辰獨徵,兼丑、未、寅、申之故。

五音不配五行,而始子午者,蓋子午為陰陽之始,象宮為君,日中夜半應在君后,故子午屬之,餘宮則以次而分也,子丑午未皆宜屬宮,因取子午最尊,故丑未寄於徵。陰陽家戊己與丙丁,同宮蓋土。

考證.svg

無定位。分旺四季。而季夏獨為土之本位。故土寄火。亦子從母之義也。以上泛論五音之序。

《五音所屬》
编辑

五音所主:宮為君,商為臣,角為事,徵為令,羽為物。宮 數一,為君身;徵數三,為宗廟先人,為鬼怪;羽數五,為 境界,為妻,為才;商數七,為子,為臣,為僕;角數九,為病, 為死,為喪。

《論五音起例》
编辑

《五音》有納音,以金木水火「土」定五音。此日辰五音有十二 辰配音。此十二方位之音《有聽》音,配五音:此聽風聲而分五音

《求日辰五音法一》
编辑

其法有三,其日之五音皆同此。以「八卦六屬納甲法」 求之。

庚屬震, 辛屬巽, 戊屬坎, 己屬離, 丙屬艮, 丁屬兌, 子午屬庚, 丑未屬辛, 寅申屬戊, 卯 酉屬己, 辰戌屬丙, 巳亥屬丁。

《乾》主甲子、壬午。甲為陽日之始,壬為陽日之終,子為 陽辰之始,午為陽辰之終。《乾》初在子,則四在午。《乾》主 陽,故內子外午,內為始,外為終。

《坤》主乙未、癸丑。乙為陰日之始,癸為陰日之終,丑為 陰辰之始,未為陰辰之終,《坤》初在未,則四在丑,《坤》主 陰,故內未外丑。

震主庚子庚午。震為長男。乾為主。甲對於庚。故震主 庚。以父授子。故主子午。與父同也。

《巽》主辛丑辛未。巽為長女,《坤》為主,乙對辛則巽主辛, 以母授女。故主丑未,與母同也。

《坎》主戊寅、戊申,《坎》為中男,故主戊寅、戊申。

《離》主己卯己酉,《離》為中女,故主己卯己酉。

《艮》主丙辰丙戌,《艮》為少男,《乾》上對丙,故主丙辰丙戌。 《兌》主丁巳丁亥,《兌》為少女,《坤》上主癸對丁,故主「丁巳 丁亥。」

此乃「八卦納音之法」 ,除乾坤為大父母不用,而用六子也。附《八卦納音圖》於後。

天干乾得甲壬坤得乙癸

丙戊庚    為大父母,不用《震》,長男得。

壬。甲    《乾》初爻,故屬庚。餘倣此。癸╍╍╍乙

丁巳辛

地支乾本卦陽順坤本卦陰逆分為六子則子丑陰

戌申、午  、辰、寅子陽相對,震長,得乾初四故。

乾        屬子午,餘倣此。

戌申午 酉亥丑 辰寅子 卯巳未

亥酉未 巳卯丑

又曰:「今月初分,於庚見《震象》,八日丁上見《兌象》,十五 日甲上見《乾象》,十六日平旦辛上見《巽象》,二十三日 旦丙上見《艮象》,晦日見《離象》,朔日見《坎》象,皆於戊己 中宮,此納音所由來也。」

按:此論「六子納甲之由,取方月體盈虧、昏旦所見方向」 ,今附其圖於後。

月體盈虧昏旦所見方向圖

月體盈虧昏旦所見方向圖

《求日辰五音法二》
编辑

以干支之數合而求之

以地支十二辰合十干,以十干所屬者命之,以其數 納其音,以主一日,日辰相配共得一音,此「納音」之法 也。

假令求甲子所屬,則子屬庚,便從甲數至庚得七,七 言商,則甲子屬商矣。「乙丑亦屬商」者,陰從陽也。兩干 兩支相為陰陽,而干支自各有陰有陽,然後備也。若 求丙寅,則寅屬戊,從丙數至戊得三,三言徵,故為火求「戊辰」,則辰屬丙,從戊數至丙得九,九言角,故為木。 餘准此。

陽宮日:

庚午 丙戌 戊申, 戊寅, 庚子 丙辰。

陰宮日:

辛未 丁亥 己卯 己酉 辛丑 丁巳。

陽徵日:

丙寅 戊子, 甲辰 甲戌, 丙申 戊午。

陰徵日:

丁卯 己丑 乙巳 乙亥 丁酉 己未。

陽羽日,

甲申, 壬辰, 丙午, 甲寅, 丙子, 壬戌。

陰羽日。

乙酉 癸巳 丁未 丁丑 乙卯 癸亥。

陽商日:

甲子, 壬申, 甲午, 庚辰, 壬寅, 庚戌。

陰商日:

乙丑 癸酉 辛亥 乙未 辛巳 癸卯。

陽角日:

戊辰, 庚寅, 壬午, 壬子, 戊戌, 庚申。

陰角日:

辛卯 癸未、 癸丑、 己亥、 辛酉、 己巳。

《求日辰五音法三》
编辑

「《洪範》納音」 之法:

先分先天數: 甲己子午九, 乙庚丑未八, 丙辛 寅申七, 丁壬卯酉六, 戊癸辰戌五, 己亥四。 次分五音數: 宮五十, 徵二七, 羽一六, 商四 九, 角三八。

求一日之音,必合一陰一陽兩日干支之數,得若干, 於《大衍》四十九數中減之,餘若干,又去其滿十之數, 取其零數,視其合於五音何數。又由所得之音,取其 所生,即為本日納音。

假如求甲子日納音,即合甲子、乙丑兩日之數,甲子 十八,乙丑十六,共得三十四,於《大衍》四十九數減之, 餘十五去十用五,得宮,音屬土,土生金,取其所生,則 商為納音。求乙丑日納音,亦合甲子之數,餘倣此。

《求方位五音法》
编辑

李先生曰:「自子至巳皆為陰律所生為陽;自午至亥 皆為陽律所生為陰。」

子為「陽宮土」,主帝王,主土工興造。正北

丑為陽徵火,主旱,主火災,主宮寺口舌。東北

「寅為陽徵火」,主旱,主火,主烽燧。東北

卯為陽羽水,主霖雨,主水主霧。正東

「辰為陽、商金」,主大水,主發兵。東南一曰:「主大將軍,主 吏士。」

「巳為《陽角》木」,主疾病,主憂患。東南

「午為陰宮土」,主后妃,主陰謀。正南

未為陰徵火,主庶人,主土工,主蜚蟲,主詔誥,主書檄, 主旱。西南

申為陰徵火,主郵驛,主災火。西南一曰主尉侯,主旱; 酉為陰羽水,主霜雪雷電,主陰沈,主雹。正西

戌「為陰商金」,主小兵刃刀鐵。西北一曰:主小將, 亥為陰角木,主死喪哭泣。西北

方位五音,又分陰陽。其陰陽與納音不同,方位有二十四。此統於十二支,即風所從起,分別五音陰陽,占其所主之事。今仍附《二十四山圖》於後。

二十四山方位圖

二十四山方位圖

《聽聲辨五音法》
编辑

李淳風曰:「凡占風,必知風之情,風之聲。五音者,五行 之聲,皆出於黃鍾之管。管長九寸,聲最濁而為宮,其 數九九八十一分增減以生上下。故三分減一分,餘 五十四;三分益一分,為七十二;三分減一,餘四十八; 三分益一,為六十四。以成五音之數。聽聲之法,必須 耳察。大小清濁,必以度數正之。度數正則聲亦正,不」 可以文載口諭,今言其梗概云。

宮聲風如牛鳴,穽中隆隆如雷鼓徵聲風如奔馬,如炎火,如縛彘駭走。

《羽聲》風,如擊濕鼓,如水揚波,激氣相磋,如麋鹿鳴。 商聲風,如離群羊,如扣鐘磬,如蜚羽之聲,如流水嗚 咽感人。

《角聲風》如千人叫嘯,言語琅琅然,如人悲,如人叫,啾 啾唧唧,如鳴雉伐木。

宮:風發屋折木,有土工。宮土,人君內煩。宮為君,怒則 自動其心,故內煩,不出十日,遠百日,宮數也。有所之, 風以動之,不安,故有所之,且有急令,風怒急也,貴臣 相捕斬,內主不安,有疑忌,天下兵起,上下不和,兵起, 盜賊滿市,人饑不救,國亂不相恤,車馳馬奔,流亡不 止。宮土動,故人君移也。

徵風發屋折木,有火災,不出三十日,吏憂自行,四方 告急事。或有大火,妖言為幻,百姓驚恐自亂。凡言「吏」 者,理人之官,上至三公皆是。徵主烽燧,故四方告急。 《羽風》。以下原本闕

商風發屋折木,不出七日,若七十日,有急令兵大起, 糴貴國門四閉,關梁塞,兵從中起。

商風發屋折木,不出九日,若九十日,有急令賊𩰚糴 大貴,民饑相食,有死喪疫癘。

已上繫《風聲占》,與日辰五音不同,然亦須以日辰來方相參課之。

《又五音占風》
编辑

謂「甲子、乙丑商,丙寅,丁卯徵」之類。他倣此。

宮日:大風,必有土功。若從申酉上來,有徵召事;卯酉 上來,施恩事;辰戌上來,多疾病;寅丑上來,有山崩;子 上來,有賊在北。

徵日,大風揚砂,子上來為符文書,卯酉上來為大火 災,辰上來為驚,巳亥上來人多死,午上來土功興,寅 丑上來亦為火災,申上來為賊,亥上來為客傷。 羽日,大風糴貴。以下原本闕

商日大風,子午上來,大兵入界;巳上來,有歸義人;未 上來,財物散;申上來,白衣會;酉上來,兵大戰;戌上來, 大兵至;亥上來,大喪;丑上來,有大災;辰上來,盜賊公 事;卯上來,有雨。一曰:凡商日風,邊將憂。

《角》日:風,皆為有兵;動徵,有大會聚斂人財;動羽上為 土工,若大雨;動商為大兵;動角,為邊兵;動宮有憂。

《諸宮日風起占》
编辑

宮日:風從子午宮來,為「宮動宮」,主人君出行,急風暴 起,有急令、慢風有喜令。以日干占知遠近。

宮日,風從陽宮來,山陵崩壞;人君出行,地動旱;有土 工從陰宮來,地震裂;若后出行,又為旱。一曰,陽宮之 日,風從子午宮來,君出行。陰宮之日,風從子午宮來, 后出行。

宮日,風從子午宮來,時加子午為重宮,君出行,大臣 走,又為風雨不調。

宮日,風從丑未寅申徵來,為宮動徵,有火災,有土工 寶物出,有兵時。加徵為重徵,為義兵行,有土工,有詔 令,謂之「義風。」

宮日,風從卯酉羽來,為宮動羽,主大雨,不則大臣出 走。又旱。宮君羽,臣,君怨臣走。宮土羽水,土盛水衰,則 火起為旱。若時加羽,為重羽,即有雨,五穀熟。

宮日:風從辰戌商來,為宮動商,有兵行,且有客兵來。 時加辰戌為重商,有兵殃。

宮日,風從巳亥角來,為宮動角,主戰,人主憂,客兵傷, 有喪。從陽角來,有邊兵戰,有大喪。宮為土、為君、為角、 為木。土動木不勝,故君凶。木主哭泣,故有喪。時加巳 亥,為重角,君不昌。

宮日:大風從乾來,有暴雨湧水,若風不揚,塵氣和暢, 日光明盛,不寒慘者,國有喜令。從艮來,山陵崩壞,人 君出行,水湧地裂。從巽來,蝗蟲生害五穀。從坤來,有 土工鳥獸為害。

《宮》日,「風鳴條」,以上止於宮,皆為人君出。從德鄉來,以 德事出;從刑鄉來,以刑事出;溫和清明,以喜事出;寒 慘白濁,以憂事出。宮風卒起,宮宅中皆為土工作,若 亂潰,則為聚眾。

宮日:風從徵、羽上來,皆為民不安。羽上來,為水澇。商 上來,為火須。蓬勃叫怒,吹砂走石,日光昏慘,乃占後 同。

諸宮日風頻起,白日沈冥,霧氣四塞,或熱或寒,邊境 不寧,臣下逆命。

宮日:寒風切切,人懷戰慄。人君用刑急刻,誅罰不忠。 宮日,亂風,啾唧有聲,令人悲慘。鳴條落葉,冷氣逼人。 有大喪,大臣殃。

宮日:瀟瀟習習,擺樹鳴條。去地稍高,不揚塵土。日色 清明,天氣和暢。或從歲月日德及合上來,謂之「德風。」 天子有德,大臣忠正,天下太平。

凡受宮之日,風從《乾》上天門起,鳴條以上,至發屋折 木,風氣清涼,止於合德,日光明潔,是謂「王風。」諸宮日 風起坤鳴條已上,不揚塵土,天氣清爽,日光明盛,是 謂「相風。」皆謂天子有德,臣子忠孝,歲熟民安,四裔臣服。

「庚子日,陽宮之日,夜半宮時,大風從子來,折木發屋, 止於辰」,此為宮入墓,天子有憂喪,大臣死,期九十若 九十日。

《庚午陰宮》之日,日中夜半,大風從子午起,折木發屋, 止於辰,此皇帝卒暴病,期九日,若九十日。

《庚子》陽宮之日,夜半風從酉上起,止於午,風調,不怒 不勃,天子有喜,若立皇后,期三九日。

《丙戌》陽宮之日,有風從未上來,止於戌,民憂疾病。以 日占國,此是刑例,其餘依此占之。

諸宮日時加子午,風從四季上來,有奸人來行間人 君左右親客內亂。若風勢勃怒,吼亂寒慘,吹沙漲天, 日色冥晦,或無刑殺,必有叛逆兵起。

丙辰、辛未、丙戌、辛丑,此四日為四季受宮之日,風從 四季上來,折木揚砂,五日以上至九日,風止子午,此 為外國君長萬里來朝,或遣使貢獻。近期五十日,中 百日,遠百五十日,天色和暖晴明乃至,寒慘昏濁不 至。

諸陽宮之日,風從陽徵上來,為詔書到。欲知何詔書, 以風至之時占之。時加寅午,遷除詔;時加巳酉,寬大 詔;時加申子,賦斂詔;時加亥卯,接章詔,事君詔;時加 辰未,嫁女詔。原闕詔「皆期九日,遠四十五日。」

諸陽宮之日,風從歲月刑上來,回止徵方,風火迅急, 此上官收,下官證對,無罪。

諸陽宮日,風從帝旺上來,或子午上來,俱為詔書。以 干支所加時日生死知書。所謂「若從相來,為公卿書。」 春甲、夏丙、秋庚、冬壬,俱天子所在。若風從其上來,時 加公正,此天子令也;時加姦邪,書不可信。

《五嶽之宮》
编辑

戊寅己卯東嶽之宮。帝不安其都,出行「有善令,以財 物賜庶人。」

丁巳庚午南嶽之宮,警暴亂,賞有功,逐佞人,封有德, 一曰「水,民移。」

《戊申己酉西嶽之宮》。臣爭財,不恤國。

丁亥,庚子,土工大起,兵行。

丙辰、丙戌、辛丑、辛未,有土工人流移牛羊疫。

《五嶽之宮》,以納音為論。若風發屋、折木、揚砂、走石,或 至三日以上,乃占不能發屋、折木、揚砂、走石,或不盈 時而止者,雖凶無害。

《諸徵日風起占》
编辑

《徵》日,風從陽宮來,土工起,大旱,火災頻起。宮寺從陰 宮來,太子有疾。時加徵,為重徵,有土工火災。

《徵》日:風從丑寅陽徵來,有火災,君有恐,走獸為人害, 宮寺多焚。從王相來,歲大旱,又為火災。從未申陰徵 來,人君有憂,走獸為害火災。一曰:「六畜多死。」

《徵》日:風從陽羽來,四鄰有事,寶物至。陰勝陽,且有雷 電霜雹,諸侯大臣多火災,四裔有兵。從陰羽來,寶物 出,多震電,四裔有事。

徵日:風從陽商來,有急兵。人主以兵自守,期七日,遠 七十日。從陰商來,邊有急兵戰。一曰:「風從陽商來,輔 臣強,大臣死,民有殃。」以日占國。

徵日,風從陽角來,有急兵。金剋木,木子火,反剋金,故 有兵,亦為有喪。從陰角來,邊兵大起,有火驚,春有喪。 徵日,風鳴條,巳上發,止於徵,卒起。宮宅之中,皆為失 火,口舌間事,追召之憂。若風徵來,時加徵,又止於徵 者。

徵日時加徵,怒風勃風從商上來,天色黃黑,疾作,火 燒倉庫,止於商徵者,疾。

徵日,時加羽勃,風從徵商角上來,天昏暝為燒市。 諸徵日,風從艮上起,天氣清涼,日色和暖,赤黃雲滿 天,天下和平,五穀豐熟,君安國昌。

徵日:風炎炎,熱氣逼人,或在徵上來,或止於徵,或帶 刑殺五墓,皆有火災,不出三日。

諸徵:日時加徵,暴風猝起,而天氣晴明者,有書檄至, 為風火事。近期三日,遠三十日,以日占國。

凡陽徵日,風從陽徵來,時加夜半,為都市中府寺火 起。風從陰徵來,為下停,鄉市及人間火起。

凡徵日起,風三日以上,天氣赤黃不解,至七日,此天 火災起,千里相望,近期三日,遠三十日。若風止即有 大雨,則解之。占火與使者檄書同占。

丙寅、丁卯之日,怒風從寅卯上來,為都市中火。所以 然者,丙丁火,寅卯木也。火得木而然,兩火共燒一木, 卯為都市。期三日或六日,或丙丁日應之。以日占其 國,期內大雨則止。

凡暴風忽起東南巽方,燒木悲鳴,聲如搖火。有火災, 不出三日,風二三刻止。火非遠,半日止十里內,一日 止五十里,二日止百里,三日止千里外。初疾後慢,期 近,初慢後疾遠。王相時,方燒都市囚死,燒牢獄廟宇 休廢,燒亭驛店舍鄉郭閒屋。

凡占火,得寬大之日時,此誤燒也。公正為怨仇相燒, 廉貞因文書口舌相燒,貪狼為賊攻燒,陰賊為惡人遞相燒,或促賊燒,姦邪為陰私小盜相燒。日辰王相 有氣者,人事相燒。囚死無氣,時加商角,鬼神所燒。

《五嶽之徵》
编辑

《丙寅丁卯,東嶽之徵》,有妖言。鬼神之書作妖,有火災。 《乙巳戊午,南嶽之徵》,國有邊鄙之害,遠人謀。

《丙申丁酉西嶽之徵》,內臣謀逆。

《乙亥戊子北嶽之徵》,皇后憂,太子有暴喪。

甲辰甲戌己丑己未,「《中嶽之徵》,山賊出流言,而民恐 怖逃亡。」

《諸羽日風起占》
编辑

羽日,風從陽宮來,有財物聚,君有使令,邊兵起,土工 興,將受命,有集會,有寒雪。雹從陰宮來,雹寒傷物,有 水,有土工。

《羽》日風,從陽徵來,主有兵,有急令臣有憂,關梁塞,道 路不通。從陰徵來,邊臣憂。

羽日,風從羽來,有白衣聚,有大喪,大寒雪雹,期五日, 遠五十日,且有大雨從南方來,國有憂,人多病。雨從 北方來,賊聚水中,且有雪雹。陽羽日興,陰羽夜應。 羽日,風從商來,有兵圍城,不戰,邊有急,關梁不通。大 雨,客軍不利。金水相和,故不戰。羽為商,除害,象臣為 君討賊,故動必大雨,不出戰故也。

《羽》日:「風從角來。」以下原本闕

羽日,風鳴條已上發止於羽,及卒起宮宅之中,皆為 聚眾。若寶物出入,船渡水物變之事。若風從羽來時, 加羽,又止於羽者,有大雨水,亦為酒食。

《羽》日時加羽,風從徵商角上來。以下原本闕

羽日時加羽,風起羽,有疾疫,以風止處為災。止之月, 如止寅,則正月止。

《羽》日,「風從陽商角上來,起時加徵者,月內米貴,人不 安。」

諸羽日,風從坤上來,鳴條以上,至發屋折木,白氣溫 和,天色清爽,白雲滿天,天下安寧,人主壽昌。

羽日疾風,天下人大疾疫,多盜賊。

羽日,風起羽時,又加羽,有疾疫,以風止處為災。止之 月如寅,則正月止也。

羽日,風從商角上起,時加徵者,月內米貴,人不安。 壬戌、癸亥、乙卯、壬辰、甲申、丁未,六受羽日,有風從亥 子申卯上來,或辰未上來,水中兵起相殺,近期五日, 遠期五十日。

《諸羽》日,大風昏霧,夜半從申子上來,陰寒迅急,當雨 不雨,水賊攻絕,津梁道路不通,期五日或十日。 《諸羽》日,風從卯酉上來,天雲清潤,人心悲慘,連三日 者,必有暴雨,大水驟至。若風來帶刑殺,及貪狼奸邪 陰賊之日,時則有水中賊起害人。若風從卯酉來,時 加卯酉,風氣蕭蕭,調習潤氣濡物者,雨即止。

《五嶽之羽》
编辑

《甲寅》、乙卯,《東嶽之羽》,有暴霜雹、水災、蝗蟲。

「癸巳、丙午,《南嶽之羽》,有江海賊,或水中船害人。 甲申、乙酉,《西嶽之羽》」,霜雹非時,秋水災,兵動,水賊起, 民疾病,五穀不熟。

癸亥丙子,北嶽之羽,蝗蟲卒起,霧傷萬物。

壬戌、壬辰、丁丑、丁未,《中嶽之羽》,民妖言,有流移之災。

《諸商日風起占》
编辑

商日,風從陽宮來,戒太子忌怨,人臣,有急兵。宮土傷 金,母憂其子,故為太子,亦為人主有疾。從陰商來,庶 子有憂,有急變,兵起北方。

《商》日,風從徵來,國受令,兵行將在外,兵還不戰,臣受 兵令。徵為號令,商為兵,受徵克,故兵退且有旱。時加 徵為重徵,有大旱。

商日:「風從羽來。」以下原本闕

商日,風從陽商來,有白衣聚,且大雨,關梁不通,大將 死;出忌外兵,邑有小寇,小人君有憂,國門閉,兵在西 方;從陰商來,國有大殃,粟貴,有兵;風起期七日,遠七 十日有急令。商為金,二金並行,故有大喪。

商日:風從陽角來,有猝兵,有急令;從陰角來,有喪,有 土工。

商日,風鳴條,已上發止於商,及卒起。宮宅之中皆為 宮,宅內有兵傷。若日納音剋時,外人來傷主人,時剋 納音,主傷客。若風從商來,時加商,又止於商,即宮宅 中必有自傷者。一曰,陽傷之月,兵起於外,陰商之日, 兵內起。

《商》日:「風從徵,角商起粟貴,且火災。」

商日,風從商角上來,粟貴,人疫。

《商》日:風從徵上起火災,亦為粟貴。或時加商角,或從 他處起而止於商徵,皆為有災。

諸商日,「風從巽上起,鳴條巳上」,天日清明,氣色和好, 白雲遍天,天下安寧,人主壽昌。

諸商日,時在奸邪,風從貪狼或陰賊上來,日白濁若 昏霧,比連三日若七日,盜賊屯聚攻城,不出一月,遠 不過七十日。

諸商日,夜半風猝起大霧,至日中不解,兵起四季受商之日,怒氣四季上來,時加子午,外界民為 賊,屯聚相攻,關梁塞道,路絕,不出七十日。

諸商角之日,怒風從奸邪、陰賊貪狼上來,日光白濁 昏迷,比連三日以上,必有大兵起。以日辰占何方,近 三十五日,遠七十日。

庚辰、乙未、庚戌、乙丑為四季受商之日,時加商,風從 亥卯辰未上來,止於子午,滿五日以上,至九日,風怒 不解,外國兵起。風中止,更轉巳酉上來,賊必自解,近 期七十日,中九十日,遠百日。若風來不滿者,賊中道 離散。

四季受商之日,怒風從四季上來,此外國賊欲屯聚 相攻,不出七十日。若風從四季上,不滿日復從四季 上轉,從陰賊方來,寒慘迅急,日冥無光,此外國兵中 道自相殺,不至近九十日,遠一百二十日。

奸邪公正,受商之日,大風勃怒暴亂,從奸邪公正上 來,為邊兵入塞。十日不止,千里來,二十日不止,三千 里來,期七十日。

《五嶽之商》
编辑

壬寅癸卯,東嶽之商,國有大兵攻伐,賊出燕趙。 辛巳甲午,南嶽之商,國之大臣新用事,人民強亂。 壬申癸酉,西嶽之商,軍民內移出乘舟沒溺,凶。 辛亥甲子,北嶽之商,外兵為患,水中賊起。

庚辰、庚戌、乙未、乙丑,中嶽之商,五穀不熟,民多死。一 曰:「風多災死。」

《諸角日風起占》
编辑

《角》日,風從陽宮來,兵從中起,君憂,國門四閉。從陰宮 來,有大喪,貴人多病,有土工。宮為君角,主死喪,故有 大喪。

《角》日,風從徵來,大臣災,亦防火蟲生,穀貴。一曰:有兵, 倉粟寶物出。

《角》日,風從羽上來,有大雨,土工興,邊有兵,卿大夫多 口舌病,亦為夷人相奪。

《角》日,風從商來,有急兵。一曰:「臣不忠。」

角日,風從陽角來,邊兵起,人主憂,有賊至,戰不勝,多 死亡;從陰角來,有大喪;一曰:「遠喪至。」時加角,有喪,有 邊兵戰,盜賊起,粟貴,民饑,野多死人。角主死喪,重角 尢甚。

角日,風鳴條已上發,止於角,及卒起宮宅之中,皆為 疾,不出八年,削地奪國。若風從角來,時加角,又止於 角,皆為喪,期九日若九十日。若時加王為君長,相為 臣子及妻死。休囚以下賤,以風起止之方決其人及 所在。

角雜羽為水死,雜徵為燒死,雜商為兵死,雜宮為囚 死,雜角為病死。

諸角日,風從乾上鳴條,已上天氣清爽,日色明盛,黃 雲遍天,君令大行,百姓安,五穀熟。

「角日疾風,天下昏,兵大起」,期二十七日,以日占其地, 舉此為例。凡五音之墓,皆準此也。

四季受角之日,風從未上來,連三日至九日,人疾病。 若風從巳上來,寒慘;止於未者,人死喪。以日占。國期 九日,若二十七日。五音日皆準此。

《己巳受角》之日,風從巳亥上來,止於亥酉巳者,為大 夫長吏客喪,亦為民殃。以日占國。

《角》日:「風從商角上來,火災」,亦為粟貴。或時加角徵,或 從他處起而止於角徵,皆為有火災。

「四季,受角之日,戊辰、癸未、戊戌、癸丑」是也。時加日中, 夜半怒,風從四季上來,五日而止。四季者,中國有伐 外國之事。辰主東裔,風從辰起或辰止,五日以上,東 裔兵起,期五十日。未主南裔,風從未起或未止,五日 以上,南蠻內侵,期七十日。戌主西裔,風從戌起或戌 止,五日以上,西戎反叛,期五十日。丑主北裔,風從丑 起,或丑止五日以上,匈奴大入,期二十四日,遠八十 日。風勃怒叫吼,則占「風止,有大雨不成。」

諸角之日,暴風,從丑未寅申徵上,乍止乍疾,時加夜 半,火起宮寺院廟。

辰午酉亥四日為「自刑日」,其日受角,而風從徵來。辰 日加辰,燒左部二千石、傳舍、大臣將相之宅。午日加 午燒。闕二字廷尉舍大夫官吏之宅。酉日加酉,燒官府 傳舍、廚庫、貴人店肆。亥日燒喪家并牢獄,若囚徒之 家。大寒迅急,則燒殺人。溫和但燒屋不殺人,風止雨 下,有雷乃已,不然,雖期日有雨,火亦必起。

四季受角之日,「怒風從四季上來,止子午者,下停鄉 市火,有文書三日至,期內雨不發。」

諸亥卯受角之日,怒氣從辰未上來,時加申子,此賊 以火攻,主人寒急者,殺人財出。若時加廉貞公正,此 怨仇相殺,不出三日與六日。

諸角日大風從亥上來,二日止未,二千石有死喪,期 九日或二十七日。

《壬午角》日,風從未上來,三日止,使者、州刺史有喪。 巳亥受角之日,風從巳亥起,止巳亥,長吏客喪,近期 三日,遠九日四季受角之日,風從未上來,比連三日,民大疫。若風 巳亥上來,止未,民大死喪,期二十七日。

《五嶽之角》
编辑

《庚寅》、辛卯,東嶽之角,國有大寇,人疾疫。

己巳壬午,南嶽之角,牛羊疫,魚死水中,民移動。 庚申辛酉,西嶽之角,貴人有災,使者至,奸兵起。 己亥壬子,三公憂喪,人疾疫。北嶽之角。

戊辰、戊戌、癸丑、癸未,「《中嶽之角》,外國兵起,胡人作亂, 寶物出。」

《風角六情占法》
编辑

五音占定,參之六情,古注云:「二者必參而用之也。」 申子為貪狼,主貪財、嗜利、強奪、橫欺、詐騙、攻劫、盜竊 之事。

亥卯為陰賊,主陰謀、陷害、屈曲、邪佞、叛逆、戰𩰚、暴戾、 殺傷之事。

寅午為廉貞,主賓客、禮儀、嫁娶、燕享、圖議忠信、舉用 賢良、遷官、慶賞之事。

《巳酉》為「寬大」,主福祿酒食施予、貴人君子,聚集宴會、 君恩賞賚之事。

辰未為奸邪,主欺紿不信,淫佚邪慝,蔽善興惡,奸私 疾病之事。

《丑戌》為公正,主報怨復仇、諫諍驚恐、興兵誅暴、告訐 之事。

《方位六情》
编辑

北方之情,好水也,好行貪狼,申子主之。水生於申,盛 於子,其情趨下,浸淫漸漬,觸物能潤,故其情為好。好 而無厭,則為貪婪,故謂「貪狼。」

東方之情,怒木也。怒行陰賊,亥卯主之。木生於亥,盛 於卯,其性曲屈,受水而生,貫土而出,陰映閉匿,故其 性為怒,而還賊所養,故謂「陰賊。」

南方之情,惡火也。惡行廉貞,寅午主之。火生於寅,盛 於午,其情猛烈,無所容納,故其性為惡。惡則忿惡嫉 邪,不染污穢,故謂「廉貞。」

西方之情,喜金也。喜行寬大,巳酉主之。金生於巳,盛 於酉,其性剛利,如刃加物,無不寬大,故其情喜悅,主 秋成。乾天體大,故謂「寬大。」

上方之情樂,樂行奸邪,辰未主之。上方,北方與東也, 陽氣之所萌生,故謂之上方。辰窮水也,未窮木也,木 落歸本,水流歸東,木利在亥,水利在申,利而無阻,故 樂。水性智,窘則奸,木性上出,窘則旁行,故謂奸邪。 下方之情哀,哀行公正,丑戌主之。下方南與西也,陰 氣之所萌,故謂下方。戌窮火也,丑窮金也,金火各強, 各歸其鄉。火行於午,金行於酉,午與酉火,金之盛也。 盛時受制,至窮而無所歸,故「哀。」火性無私,金性至剛, 故謂「公正。」

《日辰六情》
编辑

甲乙主本情,用本日支辰 ;丙丁主合情,用本日辰 所合 ;戊己主刑情,用本日支辰所刑 ;庚辛主沖 情,用本日支辰所沖 ;壬癸主鉤情,陽日用支後第 三辰,陰日用支前第三辰。

假如甲子日甲主本情,則子用子即為貪狼。丙寅日 丙主合情,寅與亥合,用亥即為「陰賊。」戊辰日戊主刑 情,辰午酉亥皆自刑,用辰即為「奸邪。」己巳日己用刑 情,巳刑申,用申即為貪狼。辛未日辛用沖情,丑未沖 用丑即為公正。壬申日用鉤情,陽日用支後三辰用 巳即為寬大。癸酉日用鉤情,陰日用支前三辰用子 即為「貪狼」,餘倣此。

《六十甲子五音六情》
编辑

甲子。陽商,貪狼。    乙丑陰商,公正。

丙寅陽徵,陰賊。    丁卯陰徵,公正。

戊辰陽角,奸邪。    己巳陰角,貪狼。

庚午陽宮《貪狼》、    辛未陰宮公正。

壬申。陽商寬大。    癸酉。「陰商貪狼。」

甲戌:陽徵,公正。    乙亥陰徵、陰賊。

丙子「《陽羽》公正」,    丁丑「《陰羽》貪狼。」

戊寅陽宮寬大、    己卯陰宮《貪狼》。

庚辰「陽商,公正」,    辛巳陰商,「陰賊。」

壬午陽角陰賊,    癸未陰角公正。

甲申陽羽,「貪狼」,    乙酉陰羽,寬大。

丙戌陽宮陰賊,    丁亥陰宮廉貞。

戊子陽徵、陰賊。    己丑陰徵,公正。

庚寅陽角貪狼。    辛卯陰角寬大。

壬辰《陽羽》公正,    癸巳《陰羽》貪狼。

甲午陽商,廉貞。    乙未陰商,奸邪。

丙申陽徵,寬大。    丁酉陰徵,奸邪。

戊戌陽角奸邪。    己亥陰角陰賊。

庚子陽宮「廉貞」,    辛丑陰宮「奸邪。」

壬寅陽商陰賊,    癸卯陰商廉貞。

甲辰陽徵,奸邪。    乙巳陰徵,寬大。

丙午陽羽奸邪。    丁未陰羽廉貞。

戊申陽宮廉貞,    己酉陰宮寬大庚戌陽商奸邪,    辛亥陰商寬大。

壬子陽角寬大。    癸丑陰角奸邪。

甲寅,陽羽廉貞,    乙卯陰羽陰賊。

丙辰:陽宮《寬大》、    丁巳陰宮《貪狼》。

戊午陽徵,廉貞。    己未陰徵,公正。

庚申,陽角,廉貞。    辛酉陰角,陰賊。

壬戌陽羽奸邪。    癸亥陰羽廉貞。

《貪狼日時之風》
编辑

《六情占法》:貪狼之日,貪狼之時,當視其風來方位。貪狼之日,貪狼方之風,當視其風起之時,風之所起,或鳥鳴其方,心怦怦動,則皆有占時,當王相事大,休囚事小。

風從貪狼上來,則有盜賊劫奪人財,禍起北方,寒急 昏慘則傷人,不則小盜。一曰:不出七日,關梁驚,或自 兵往攻他界。

風從公正上來,則有報仇怨者,揚兵相擊。歲月在丑 未,大凶。

奸邪上來,有惡人持物而至。

《廉貞上來》,有人持物相賂。

「《寬大》上來。」有持物相候,欲求財物者。

陰賊上來,有人以陰賊事相連,不則出為禽獸所傷。

《貪狼日風之時》
编辑

時加申子王相,當有群賊攻劫,休囚廢死,當有言盜 賊事。

時加寅午,有善人說攻劫事。

時加巳酉,有酒食,言攻劫事。

時加丑、戌,有盜賊詞訟,或文書追盜賊。

時加亥卯,王相則有群賊攻劫,休囚則為小盜; 時加辰未,有婦人說盜賊事。

《貪狼日之時風》
编辑

《貪狼》之日,時加奸邪陰賊,或風從奸邪陰賊上來,必 有盜賊劫殺之事。

《陰賊日時之風》
编辑

風從陰賊上來,有賊格𩰚在所部內,必傷人。又曰:「有 陰賊入營斫寨。」

「貪狼上來」,有賊自爭,其財相殺。

公正上來外謀內,

《寬大上來》,有告密行財與人。

「《廉貞》上來」,有巢穴之事,為人所劫。一曰士人行劫。 「《奸邪》上來」,有婦人從東而來。若東家婦人勾之,伺隙 而為淫者。

《陰賊日風之時》
编辑

時加亥卯,王相群賊大戰,囚死,吏逐,賊相害,有爭𩰚, 相殺傷事。

時加寅午,有婦人𩰚傷事; 時加辰未,有婦女奸事𩰚傷; 時加巳酉,有酒食相傷。

時加丑戌,有吏逐賊相害。

時加申子,有兩賊自相攻劫。

《陰賊日之時風》
编辑

陰賊之日,時加貪狼,風從奸邪上來,或止貪狼陰賊, 必有陰賊逆亂,殺人之事。

陰賊之日,時加公正,風從陰賊上來,止於奸邪;或從 奸邪上來,止於陰賊,皆為賊勝,長吏敗。

「陰賊」日有飄風,從四季辰戌丑未方來,時加四季,或 群鳥飛從四季上來,時加四季,皆有閉關搜索之事, 值休廢囚死,即在近道。假令今日風起市中,或群鳥 疾飛從其方來,即時搜索,則賊可得。若欲知所捕何 事,時加丑戌,賊是仇怨。辰未則是盜或殺人賊。亥卯 王相,是大賊。

《廉貞日時之風》
编辑

風從廉貞上來,清和條暢,有貴人慶賀燕樂。又曰:「有 長者千里來相慶賀。」若帶刑殺,或昏冥寒慘,則因而 生怒。又曰:「有相辨怨之事。」

貪狼上來,有人爭財。一曰:有客來求其財物。

寬大上來,有遷官、召命貴客酒食宴樂。一曰:有以財 物來求好。

公正上來,貴客人有事相問。一曰有報讎怨者; 奸邪上來,有人上符文召發事,不則有奸人設計相 紿。

陰賊上來,有賊欲劫竊,不帶刑殺無害。

《廉貞日風之時》
编辑

時加寅午,王相當言,長吏休廢,囚死,當有諫諍事。 時加巳酉,有遠書至。

時加申子:有酒食爭財物事。

時加辰未,有婦私口舌。

時加丑戌,有酒食。

時加亥卯,有以酒食起相殺。

《廉貞日之時風》
编辑

若廉貞之日,時加寬大,風從廉貞,或寬大上來,或止 寬大,有貴人以酒食來相樂也

《寬大日時之風》
编辑

風從寬大上來,有喜飲食賜予。又曰:「兵在外不戰。」 奸邪上來,有妖人為怪,婦人欺夫。一曰:「有乘我不虞 以為欺者。」

貪狼上來,有爭財者。一曰有惡人相遺物。

《廉貞》上來,有《遷官賞賜》。

「陰賊上來」,防陰謀詭計。

公正上來,貴人召問。

《寬大日之時風》
编辑

寬大之日,若時加廉貞,或寬大風從廉貞寬大上來, 有貴客至,有喜慶。

寬大之日,時加寬大,風從帝旺方來,止寬大,或時加 商,風從寬大方來,止四時詔獄,方三日方止,當有赦。 諸陽宮寬大之日,有大風從寬大上來,止三公之位, 為三公入賀,近期一日或九日,丙辰、戊辰是。

《寬大日風之時》
编辑

時加巳酉,王相當,主為長吏休廢、囚死,當有喜。一曰 「有酒食。」

時加寅午,有酒食辭讓者。

時加丑戌,有酒食、口舌、爭訟之事。

時加亥卯,有以酒食相謀害者。

時加辰未,有酒食,女人口舌。

時加申子:有酒食、爭財。

《奸邪日時之風》
编辑

風從奸邪上來,主人見謀,若出遇疾病。又曰:「七日內 有賊,若陰人誑詐虛驚。」又曰:風晴和,帶德,則為婚姻 往來。寒慘帶殺,則為陰為賊。

陰賊上來,有宿怒者,相攻有流血。

「《公正》上來」,有人來欲報仇怨。

「廉貞上來有文書」,若以奸盜相引。

《貪狼上來》,有賊謀,持物而去。

《寬大》上來,有人相請,因酒食生病。

《奸邪日風之時》
编辑

時加辰未,王相當有長吏來捕奸詐;休死,當有口舌 事起。

時加寅午有謙恭,人言奸淫。

時加巳酉,有酒食,陰私事。

時加丑戌,有吏來捕,奸邪謀事。

時加申子,有陰爭𩰚劫盜事; 時加亥卯,有賊兵來害事。

《奸邪日之時風》
编辑

奸邪之日,時加陰賊,有風從寬大上來,有人持酒禮 相候,謀賊害者。

《公正日時之風》
编辑

風從公正上來,吏人相爭仇怨。又曰:「有忠臣直諫,國 有喜報,有功,兩軍相守,大將來降,不出七日,敵兵自 敗。」

《陰賊上來》,下人凌上人。

「《奸邪》上來,有人欲告言,部吏之下私賂財物者。」 「《貪狼》上來,有巳失逐蹤相牽引,有吏人爭,財物相傷。 《廉貞》上來,有遷官。」

《寬大》上來,有酒食。

《公正日風之時》
编辑

時加戌丑,王相有長吏公正之事,休囚,當有文吏來 慰問。

時加巳酉,公正酒食賜予。

時加寅午,有公正辭讓慶賞。

時加辰未,有吏來說「陰私盜賊事。」

時加亥卯。原本闕

時加申、子。原本闕

《公正日之時風》
编辑

公正之日,時加廉貞,風從奸邪上來,有誠信之士報 仇而來詐人。

諸公正之日,風從公正方來,止於寬大,為長吏勝賊 敗討賊,則從此占。

《十干十二支大風占》
编辑

巫咸曰:「諸甲日大風,丙丁日必雨,不則海中兵起; 乙日大風,粟貴,邊裔內侵。」

丙日,大風,有猝兵來圍城。

丁日,大風,人畜俱疫,有旱,有喪。

戊己日,大風,土工興,食物貴,又曰「邑遷。」

庚辛日大風,蟲生,人病,宜急防邊兵起。

壬癸日,大風,兵起水中,一曰:《北鹵侵》。

子日,大風,兵起水中。

丑日大風,粟猝貴。一曰:「子丑」為得賢臣,決冤獄。 寅日大風,黃氣四塞,有水災,又曰火災。

卯日,大風黃霧,蝗蟲起。又曰:「寅卯盜賊兵起。」

辰日,大風,人民移堡居集。又曰「大將出行。」

巳日大風,蓬勃,大旱。又巳酉為「恩宥。」

午日大風,暴賊攻劫,穀貴;又曰「人民流散。」又亥子為 陰謀干上,邊事急;未日大風,百果不實,水災;又曰日無光,土工大作。 申日大風,兵起,金鐵米猝貴,又曰「盜攻。」

酉日大風,大水災。

戌日,大風,邊兵大起,又曰「塵霧。」

亥日,大風,兵賊相攻,人民哭泣。

以上不論五音六情,但「風起鳴條」以上,叫怒蓬勃,揚 沙走石,折木發屋,吹塵漲天,日色昏沈,天氣寒慘,則 依此占。仍以久暫言其大小,若三日內有雨則解。

《八方暴風占》
编辑

北方坎風,名曰廣莫風,又曰「大剛風,主冬至四十五 日。」京房曰:「四時暴風起於北方,盜賊起,兵動疾疫,令 人滯不能起居,水中盜賊興。」

東北方艮風,名曰條風,主立春四十五日。京房曰:「四 時暴風起東北,為鬼門風。鬼行人道,多旱疫,天下水, 令人疾洩,變起冬春之交。」

東方震風,名曰「明庶風」,主春分,四十五日,四時暴風 起東方,人流,盜賊起相攻,天下旱,早霜,歲饑,令人病 節,四肢不可動搖。

東南巽風,名曰「清明風」,主立夏四十五日,四時暴風 起東南方,人多病洩痢,乳婦暴病死。

南方離風,名曰「景風」,主夏至,四十五日,四時暴風起, 南方有災,火為害,來年旱,人多病熱,生瘡,目盲。《離》為 目。

西南坤風,名曰涼風,主立秋四十五日,四時暴風起 西南方,天下兵動,日月失色,令人食不入口,病腰脊 膝肩背腫。坤為眾,故兵動;陽衰,故日月失色。

西方兌風,名曰「閶闔風」,主秋分;四十五日,四時暴風 起西方,主秋旱霜,天下兵動。日月食,人多患疥瘡癬。 西北乾風,名曰「不周風」,主立冬。四十五日,四時暴風 起西北方,天下大饑,有盜賊相攻,人流亡,有神不起。 日月失色,地動,人多病疽疥癘,惡瘡,疾疫死喪。 以上八風,折木發屋,飛砂走石。三日不雨,則占。大凡 風為陽,雨為陰,陽怒得陰則解,風怒得雨則解。 乾為折風,一曰衝風。坎為大剛風。艮為凶風。震為嬰 兒風。巽為弱風。離為大弱風。坤為陰謀,一曰諫風。兌 為小弱風。

京房曰:「八方風候及八卦風氣,春白、夏黑、秋赤、冬黃, 皆為下逆上,兵革動,各隨其節日辰占之。」

凡乾為天門,風起蓬勃,乍緊乍慢,天色黃黑,為火,為 旱,為疾疫,為米貴。又曰:王相徵,大旱,百果不成。王相 角,疾疫;王相商,兵動,物貴;王相羽蟲生,人饑;王相宮, 君有德,令萬物成。

「《巽》為地戶」,風起吹砂走石,有聲如雷如牛吼,有大水 一日以上止,西南方多疾疫,東南方人半疫,虎蟲傷 人二日止,來年國有大水災。

《坤》為人門,風出地尺餘,不動塵沙,風氣清爽,日光明 潔,遍天有黃赤雲,國有大喜。大抵坤上風吉多凶少, 有非常之風,又當以《五音六情刑德》論。

「《艮》為鬼門」,有風吹砂走石,有聲如牛鳴,萬人呼,風氣 昏黑,天色晦暝,人多疾疫,牛馬疫死,五穀不成,應在 本年。西南為坤方,人病死,鬼出人見之。

凡戊己屬中宮,無刑沖,寄於乾坤艮巽,皆有土位。若 戊己日發於乾坤艮巽辰戌丑未之時,又止於辰戌 丑未之方,則為天子有德,令天下安寧,歲美人樂。 凡風常發坤方,其氣暄熱,主旱。常發艮方,其氣凄涼, 主陰雨。

凡《乾》坎艮巽上,風起,颯颯鳴條,拂樹落葉雜微雨,或 有一二聲雷者,亦曰「祥,五穀成,天下安。」

凡四季月,風從乾坤來;丙丁日,風從乾,庚辛日,風從 艮;壬癸日,風從巽;戊己日,風從坤來。動葉鳴條,去地 尺餘,不揚塵沙,風氣清和,民安國昌,五穀蕃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