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066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六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六十六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六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六十六卷目錄

 雲氣異部彙考二

  地鏡圖望氣

  月令占候圖占種植

  宋史天文志

  詞林海錯占兵

  海錄碎事城中氣

  田家五行論雲

  天元玉曆帝王氣象篇 猛將氣篇 軍勝氣篇 軍敗氣篇 城勝氣篇 屠城

  氣篇 伏兵氣篇 暴兵氣篇 戰陣氣篇 圖謀氣篇 軍營雜氣篇 吉凶氣篇

  圖書編風雨氣

  觀象玩占候氣之法 九土異氣 祥氣妖氣諸名 日月旁氣諸名 日旁雲氣

  占

庶徵典第六十六卷

雲氣異部彙考二编辑

《地鏡圖》
编辑

《望氣》
编辑

齊氣之見為牛, 青土地,為女人。黃金之見為火及 白鼠。 財在丘墟者為木變,故木有折枯者,其旁有 財,折所向在焉。其在南方,去木八尺;其在東方,去木 六尺。 望氣見人家。黃氣者,梔子樹也。 錢銅之氣, 望之如有青雲, 山畜財物,氣蔥盛 行沙出金, 斷岡伏礦,小 蘊玉有積輝。 銅器之精見為禺。 黃金之氣,赤黃,千萬斤以「上,光如大鏡盤, 銀氣夜 正白,流散在地,撥之隨手合, 草青莖赤秀,下有鉛」

天鼓動,王弩發,天下驚。按《地鏡圖》所載,多有訛舛。

《月令占候圖》
编辑

《占種植》
编辑

夏至之日,「《離》卦用事,日中時,南方有赤雲如馬者,《離》 氣至也。宜黍。」「立秋,《坤》卦用事,晡時,西南有黃雲如群 羊,宜粟穀。」

《宋史》
编辑

《天文志》
编辑

《周禮保章氏》以五雲之物辨吉凶水旱,降豐荒之祲 象。故魯僖公日南至,登觀臺以望,漢明帝升靈臺以 望元氣,吹時律,觀物變。蓋古者分至啟閉,必書雲物, 為備故也。迨乎後世,其法寖備。瑞氣則有慶雲、昌光 之屬,妖氣則有虹蜺、祥雲之類,以候天子之符應,驗 歲事之豐凶,明賢者之出處,占戰陣之勝負焉。 青氣「入勾陳」,大將憂。

雲氣入天皇大帝潤澤,吉;黃白氣入,連大帝坐,臣獻 美女。出天皇上者,改立王。

黃白氣入,四輔相有喜;白氣入,相失位。

雲氣入五帝內坐華蓋下,色黃,太子即位,期六十日, 赤黃,人君有異。

雲氣犯六甲,色黃,術士興;蒼白,史官受爵。

雲氣犯柱史,色黃,史有爵祿;蒼白氣入,左右史死。 雲氣犯天柱,赤黃,君喜;黑,三公死。

「雲氣犯女御」黃,為後宮有子,喜蒼白,多病。

雲氣入尚書星,黃,為喜;黃而赤,尚書出;鎮;黑,尚書有 坐罪者。

雲氣入《大理》,黃白,為赦;黑,法官黜。

「雲氣入陰德」,黃為喜,青黑為憂。

雪氣入天床,色黃,天子得美女,後宮喜有子;蒼白主 不安;青黑憂;白,凶。

雲氣入華蓋,黃白,主喜;赤黃,侯王喜。

「黑雲氣入傳舍」,北兵侵中國。

黑雲氣犯八穀,八穀不收。

赤雲氣犯天理,兵大起,將相行兵。

雲氣入太陽守星,黃,為喜;蒼,將死;赤,大臣憂。

「雲氣犯天一」;黃,君臣和;黑,宰相黜。

雲氣犯太一,黃白,百官受賜;赤,為兵、旱;蒼白,民多疫。 雲氣犯天棓,蒼白;黑,為凶。

「雲氣犯天戈」,黑,為北兵退;蒼白,北人病。

雲氣出入太微垣,色微青,君失位;青、白黑雲氣入左 右掖,為喪;出之無咎;赤氣入東掖門內起兵;黃白雲 氣入太微垣,人主喜年壽長;入左右掖門,天子有德 令;黑及蒼白氣入,天子憂;出則無咎;黑氣如蛇入垣 門,有喪。

蒼白氣抵內五帝座,天子有喪;青赤,近臣欲謀其主; 黃白,天子有子孫喜。雲氣入,黃,為喜;黑,為憂。

青赤氣入幸臣,近臣謀君不成。

赤氣入郎位,兵起;黃白吉;黑凶。

黃白氣入郎將,則郎將受賜。

雲氣入三台,蒼白,民多傷;黃白潤澤,民安君喜;黃,將 相喜;赤為憂;青黑,憂在三公;蒼白,三公黜雲氣入少微,色蒼白,賢士憂,大臣黜。

「雲氣入天市垣」,色蒼白,民多疾;蒼黑物貴,出物賤;黃 白物賤;黑為嗇夫死。

雲氣入貫索,色蒼白,天子亡;地青,兵起;黑獄多枉死; 白天子喜。

雲氣出女床,色黃,後宮有福;白,為喪;黑,凶;青,女多疾。 雲氣黃白入右角,得地;赤入左,有兵;入右,戰勝;黑白 氣入於右,兵將敗。

雲氣入庫樓,內外不安,天庫生角,有兵。

黃白紫氣貫進賢,草澤賢人出。

雲氣犯亢宿,色蒼,民疫;白為土功;黑水,赤兵。一云:「白 民疾,黃土功。」

雲氣抵大角,青主憂;白為喪;黃氣出,有喜。

雲氣犯,折威;蒼白,兵亂;赤,臣叛主;黃白,為和親;出,則 有赦;黑氣入,人主惡之。

雲氣入攝提,赤,為兵,九卿憂;色黃,喜黑,大臣戮。 赤雲氣入陽門,主用兵。

雲氣入氐宿,黃為土功,黑主水,赤為兵;蒼白為疾疫; 白,後宮憂。

雲氣犯招搖色,黃白,相死;赤為內兵亂;色黃,兵罷;白, 大人憂。

赤雲氣犯梗河,兵敗;蒼白,將死。

「雲氣入房宿」,赤黃,吉;如人形,后有子;色赤,宮亂,蒼白 氣出,將相憂。

雲氣犯日星,黑為巫祝戮;黃則受爵。

雲氣入心宿,色黃,子孫喜;白,亂臣在側;黑,太子有罪。 雲氣犯積卒,青赤,為大臣持政,欲論兵事。

雲氣入尾宿,色青,外國來降;出,則臣有亂;赤氣入,有 使來言兵;黑氣入,有諸侯客來。

赤雲氣犯天江,車騎出;青,為多水;黃白,天子用事,兵 起;入,則兵罷。

赤雲氣入,傅說巫祝,官有誅者。

赤雲氣犯魚星,出,兵起,將憂;入,兵罷;黃白氣出,兵起; 赤雲氣出龜星,卜祝官憂。

雲氣出箕宿,色蒼白,國災除;入,則蠻裔來見;出而色 黃,有使者出箕口。斂,為雨;開,為多風少雨。

雲氣入北方南斗,蒼白,多風赤,旱;出,有兵起,宮廟;火; 入,有雨;赤氣,兵;黑,主病。

雲氣犯鱉星,色青黑,為水;黃,為旱。

雲氣蒼白橫貫牛宿,有兵喪;赤,亦為兵;黃白氣入,牛 蕃息;黑,則牛死。

黃白雲氣入河鼓,天子喜;赤,為兵起;出,則戰勝;黑,為 將死;青氣入之,將憂;出,則禍除。

「雲氣入須女」,黃白,有嫁女事;白,為女多病;黑,為女多 死;赤,則婦人多兵死者。

赤雲氣入天津,為旱;黃白,天子有德令;黑,為大水色; 蒼,為水,為憂;出,則禍除。

「蒼白雲氣入匏瓜果不可食」;青,為天子攻城邑;黃,則 天子賜諸侯果;黑,為天子食果而致疾。

雲氣入虛宿,黃,為喜;蒼,為哭;赤火黑水;白,有幣客來。 赤雲氣掩天壘城,北方驚滅,有疾疫。

雲氣入危宿,蒼白,為土功;青為國憂;黑為水,為喪;赤 為火;白,為憂,為兵;黃出入,為喜。

雲氣入營室:黃為土功;蒼白,大人惡之;赤為兵民疫; 黑則大人憂。

雲氣入北落師門,蒼白,為疾疫;赤,為兵;黃白,喜;黑雲 氣入,邊將死。

雲氣蒼白入羽林軍,南后有憂,北諸侯憂;黑,太子諸 侯忌之,出則禍除;黃白,吉。

赤雲氣入壁宿,為兵;黑,其下國破;黃,則外國貢獻,一 曰「天下有列士立。」

赤雲氣入犯西方奎宿,為兵;黃,為天子喜;黑,則大人 有憂。

黃雲氣入土司空,土工興,移京邑。

「蒼白雲氣入附路」,太僕有憂;赤為太僕誅;黃白太僕 受賜;黑為太僕死。

白雲氣入閣道,有急事;黑,主有疾;黃,則天子喜; 青雲氣入犯,王良、近臣奉車憂;墜車雲氣赤,奉車有 斧鑕憂。

青赤雲氣入婁,為兵喪;黑,為大水。

蒼白雲氣入天倉,歲饑;赤,為兵旱,倉廩災;黃白,歲大 熟。

蒼白雲氣犯天,大將軍兵多疾;赤,為兵出。

「蒼白雲氣出入,犯胃宿」,以喪糴粟事;黑為倉穀散腐, 青黑,為兵,黃白,倉實。

青白雲氣入天囷,歲饑,民流亡。

蒼白雲氣犯大陵,天下兵喪;赤,則人多戰死。

蒼色雲氣犯積尸,人多死;黑為疫。

青雲氣入天船,天子憂,不可御;船;赤為兵船;用;黃白, 天子喜。

青雲氣入天,廩蝗,饑,民流;赤,為旱;黑,為水;黃,則歲稔;蒼赤雲氣犯昴宿,民疫;黑,則北主憂;青,為水,為兵;白, 人多喪;黃,則有喜。

赤雲氣犯芻槁,為火;黃,為喜。

雲氣入天苑,色黑,禽獸多死,黃則蕃息。

蒼白雲氣入畢宿,歲不收;赤,為兵、旱,為火;黃白,天子 有喜。

蒼白雲氣犯天高大旱。

白雲氣入五車,民不安;赤,為兵起。

雲氣蒼白或黑入天潢,為喪;赤為兵;白則天子有喜。 雲氣入咸池,色蒼白,魚多死;赤為旱;白為神魚見;黑 為大水。

雲氣犯參旗,色青,入自西北,兵來,期三年。

黃雲氣犯天關,四方入貢。

白雲氣犯天園,兵起。

「雲氣犯觜觿」赤,為兵;蒼白,為兵憂;黑,趙地,大人有憂; 色黃,有神寶入。

青雲氣入犯參宿,天子起邊城;蒼白,為臣亂;赤,為內 兵;黃色潤澤,大將受賜;黑,為水災,大臣憂;白雲氣出 貫之,將死,天子疾。

雲氣入玉井而色青,井水不可食。

青雲氣入廁,為兵;黑,為憂;黃,則天子有喜。

蒼黑雲氣入,犯南方東井,民有疾疫;黃白潤澤,有客 來言水澤事。黑氣入,為大水,常以正月朔日入時候 之。井宿上有雲,歲多水潦。

雲氣犯五諸侯,色蒼白,諸侯有喪;不則臣有誅戮,天 下有大水。

蒼白雲氣入犯積水,天下有水。

赤雲氣入犯,積薪,為水災。

蒼白雲氣入南河,河道不通;出而色赤,天子兵向諸 侯;黃氣入之,有德令,出,為災。

雲氣蒼白入河北邊,有兵疾疫,又為北主憂。

赤雲氣入水位,為旱,饑。

赤雲氣入狼星,有兵。

赤雲氣入弧矢,民驚。一曰:「北兵入中國。」

白雲氣入老人星,國當絕。

白雲氣入輿鬼,有疾疫;黑后有疾憂;赤,為旱;黃,為土 功;入犯積尸,貴臣有憂;青為病。

赤雲氣入《爟星》,天下烽火皆動。

赤雲氣入柳宿,為火;黃,為赦;黃白,為天子有喜,起宮 室。

赤雲氣入酒旗,君以酒失。

蒼白雲氣入七星,貴人憂;出,則天子用急使;赤入,為 兵;黑,為賢士死;黃,則遠人來貢;白,為天子遣使,賜諸 侯帛。

雲氣入天相,黃,為大臣喜;黑為將憂。

蒼白雲氣入張宿庭中,觴客有憂;黃白,天子因喜賜 客;黑,為其分水災;色赤,天子將用兵。

赤雲氣出入翼宿,有暴兵;黃而潤澤,諸侯來貢;黑,為 國憂。

赤雲氣掩器府,天下音樂廢。

凡黃氣環,在日左右為抱氣;居日上為戴氣,為冠氣; 居日下為承氣,為履氣;居日下左右,為紐氣,為纓氣。 抱氣則輔臣忠;餘皆為喜,為得地吉。一珥在日西,則 西軍勝;在東,則東軍勝;南北亦然,無兵,亦有拜將。兩 珥氣圜而小,在日左右,主民壽考。三珥,色黃白,女主 喜;純白,為喪;赤,為兵;青,為疾;黑,為水;四珥主立侯王, 有子孫喜。

日旁雲氣,白如席,兵眾戰死;黑有叛臣,如蛇貫之而 青,穀多傷;白為兵;赤,其下有叛;黃,臣下交兵;黑為水, 日始出,黑雲氣貫之,三日有暴雨;青雲在上下,可出 兵;有赤氣如死蛇,為饑,為疫;雜氣剌日,皆為兵。日暈, 七日內無風雨,亦為兵。甲乙憂火,丙丁臣下忠,戊己 后族盛,庚辛將利,壬癸臣專政。半暈,相有謀;黃則吉; 黑,為災;暈再重,歲豐;色青,為兵,穀貴;赤,蝗為災,三重 兵起,四重臣叛,五重兵饑,六重兵喪,七重天下亡。 白虹貫日,近臣亂。

日珥:甲乙,日有二珥、四珥而食;白雲中出,主兵;丙丁, 黑雲,天下疫;戊己,青雲,兵、喪;庚辛,赤雲,天下有少主; 壬癸,黃雲,土功。

月旁瑞氣,一珥,五穀登;兩珥外兵勝;四珥及生戴氣, 君喜國安;終歲不暈,天下偃兵。白暈貫之,下有廢主。 白虹貫之,為大兵起。

月珥背璚暈而珥六,十日兵起。珥青,憂;赤,兵;白,喪;黑, 國亡;黃,喜有背璚下弛縱欲相攻,殘賊不和之氣。暈 三重兵起,四重國亡,五重女主憂,六重國失政,七重 下易主,八重亡國,九重兵起亡地,十重天下更始。

《詞林海錯》
编辑

《占兵》
编辑

有雲如丹蛇,隨車後,大戰殺將。有雲如蛟龍,所見處, 將軍失魄。有雲如鵠尾,來蔭國,三日亡。

==
《海錄碎事》
==

《城中氣》
编辑

城中氣出東方,其色黃,名「天鉞」,不可攻。

《田家五行》
编辑

《論雲》
编辑

雲行占晴雨。諺云:「雲行東,雨無蹤,車馬通。雲行西,馬 濺泥,水沒犁。雲行南,雨潺潺,水漲潭。雲行北,雨便足, 好曬穀。上風雖開,下風不散,主雨。」《諺》云:「上風皇,下風 隘,無蓑衣,莫出外。雲若砲,車形起,主風起。」諺云:「西南 陣單過也落三寸。」言雲陣起自西南來者,雨必尋常 陰天,西南陣上亦雨。諺云:「太婆年八十八弗曾見,東 南陣頭發。」又云:「千歲老人不曾見東南陣頭雨沒子 田。」言雲起自東南來者,絕無雨。凡雨陳自西北起者, 必雲黑如潑墨。又必起作眉梁陣,主先大風而後雨, 終易晴。天河中有黑雲生,謂之河作堰,又謂之黑豬 渡河。黑雲對起,一路相接亙天,謂之女作橋。雨下闊 則又謂之合羅陣。皆主大雨立至,少頃必作滿天陣, 名通界雨,言廣闊普遍也。若是天陰之際,或作或止, 忽有雨作橋,則必有挂帆雨腳,又是雨腳將斷之兆 也,不可一例而取。凡雨陣雲疾如飛,或暴雨乍傾乍 止,其中必有神龍隱見。《易》曰「雲從龍」是也。諺云:「旱年 只怕沿江排,水年只怕北江紅。」一云太湖晴。上文言 亢旱之年,望雨如望「恩,纔是四方遠處雲生陣起,或 自東引而西,自西而東,俗所謂排也。則此雨非但今 日不至,必每日如之,即是久旱之兆也。」此吳語也,故 指北江為太湖。若是晚霽,必兼西天,但晴無雨。諺云: 「西北赤,好曬麥,陰天卜晴。」諺云:「朝要頭頂穿,暮要四 腳懸。」又雲:「朝看東南,暮看西北。」諺云:「魚鱗天不雨也 風顛。」此言細細如魚鱗斑者,一云老鯉斑雲障曬殺。 老和尚,此言滿天雲大片如鱗,故云老鯉。往往試驗 各有准。秋天雲陰,若無風則無雨。冬天近晚忽有老 鯉斑雲起,漸合成濃陰者,必無雨,名曰護霜天。

《天元玉曆》
编辑

《帝王氣象篇》
编辑

天子之氣,外黃內赤,氣多上達於天,見必在於王日, 如龜鳳龍馬人虎兮,鬱鬱然雜色橫天,如城門高樓 囷倉兮,森森然恒帶殺氣。或氣霧隱華蓋之形,或五 色如山鎮之勢,或象青衣人垂手在日西,皆帝王遊 幸之符瑞。

《猛將氣篇》
编辑

名將之氣,鬱鬱然與天連;猛將之氣,勃勃然如火煙。 內白而赤氣繞外,中黑而赤氣在前,森森如龍而似 虎,漸漸如霧而作山,形如反蛇,勢如張弩;其白如粉 絮囷倉,其氣如山林竹木,或紫黑如門上樓,或赤黑 如旌旗舉。並為猛將強卒,亦主深謀遠慮。

《軍勝氣篇》
编辑

軍勝之氣。覆軍似堤,若烏鳥之飛去,若旌旗之指。敵 氣如堤坡而前後摩地,雲如日月而赤氣繞之,徘徊 其上兮如飛鳥,赤白相隨兮如𩰚雞,如匹帛而後大, 前廣,如五馬而尾仰首低,如赤杵在烏雲之內,如烏 雲與赤氣相隨,如人持斧而望彼,如蛇舉首而向敵, 或如牽牛,或如覆舟,或象山坡之林木,或如虎豹之 潛伏,或粉沸如樓,緣以赤氣,或赤黃五色,上連天體, 或如華蓋之獨居,或如引索之不一,在吾軍速擊而 勿留,在敵上急去而勿擊。

《軍敗氣篇》
编辑

「氣色,囚廢枯散,占為軍敗之徵,如敗車繫牛壞屋,或 蓋道蔽蒙晝冥;黑如壞山墮於軍上;白如群鳥趨入 屯營,勃勃如燔生草,紛紛如轉枯蓬,類偃蓋偃魚照 臨于軍上;如群羊群豬在於氣中,氣出半絕而漸盡」; 或前高白而後青,如雞兔之臨陣,如馬羊之入軍;如 人形而無頭,如人頭而缺身,如雙蛇之委曲,如群鹿 以驚奔,有赤光從天流下,如氣發連夜照人,或如揚 灰,或如捲席,或如人臥,或如鳥飛,或如覆船車蓋,或 如敗決垣堤,或如霧始起而聚散,或如人叉手而頭 低,不為將敗軍北,必為降退逃歸。

《城勝氣篇》
编辑

雲青黃,臨城而城勝,色青白,中出而勿攻;白氣中出 而赤氣北入;赤氣如杵,而黑雲似星,青赤起暈內而 四外出,濛氣繞城外而不入,中白如旌旗而赤界,青 如牛頭而觸人,或氣無極而如煙火,或氣從中出而 入吾軍,或如雙蛇之氣,或分兩彗之雲,或平旦有雲 而色克其日,或欲攻擊而雷雨過旬,氣濛而人不相 「睹,可速引去而遠屯」,茲皆城勝之氣,不宜修樓櫓轒 轀。

《屠城氣篇》
编辑

氣如死灰,其城可克。赤氣臨城,而黃氣四繞,則將死 城降。氣聚如樓而出,見於外,則攻之可得。屈虹從外 入城,重暈,白虹貫日,濛霧圍城而入城。白氣繞城而 內入,或赤黑如狸皮。或雲氣如雄雉,赤似人頭飛鳥, 似敗車。氣出向東,回西而若北。或雲如立人五枚,或 如三牛,邊城圍,或攻城。城上無氣,或如白蛇以指城「或氣下白而上赤,或如日死而霧濛,或有氣出而後 入。皆屠城。」客勝之徵,智將勿疑而急擊。

《伏兵氣篇》
编辑

兩軍相當有赤氣,隨氣所在有伏兵雲:「綿綿絞絞兮, 車騎潛蹤,如布席蒿草兮,步卒匿形。」白氣粉沸而起, 如樓狀,黑氣渾渾而赤氣在中,或烏雲中之赤杵,或 赤雲內之烏人,或如數人之在黑氣,或如幢節之在 烏雲,或雲如山嶽在外,或前烏後白相鄰。此氣象之 所見,伏兵藏而莫聞。

《暴兵氣篇》
编辑

暴兵之氣。赤氣赫然,赤如旌旗,或四方遍滿,白如匹 布,或赤氣亙天,如瓜蔓而八九不斷,若仙衣而千萬 相連,或如方暈,或如赤虹,或如狗四枚相聚,或如人 行止不前,或如人行,或如艾虎,雲氣自中天而下吾 陣,黑雲從敵上而覆吾軍,有雲如人而赤色,無雲獨 見此黑雲,或如戎以列陣,或如人以執楯,或如執杵, 或如火雲,凡此氣之所起,有賊兵而暴臻。

《戰陣氣篇》
编辑

赤氣如傘以覆軍,千里內戰,則有慶;天;昏暗寒剋,則 遇敵相攻。氣青白如膏,則大戰,將勇。赤雲如狗以入 營,赤雲屈旋而不動,如丹蛇,如立蛇,如覆舟,如耕隴, 或白氣如車,入斗以轉遷。或日有白氣若蛇而交見, 氣如人以無頭,如死人以偃臥,或一玦四五白虹,此 並為交兵大戰。

《圖謀氣篇》
编辑

敵國圖謀,白氣群行,士卒內亂。「日月濛濛」,黑如幢節 而出於營,敵欲求戰而有謀詐。黑如車輪而臨我陣, 敵人謀亂,臣與賊通。晝陰,則君謀將出;夜陰則臣謀 乃興。或天氣陰沈,夜不見星而晝不見日,或連陰十 日,日月不見而亂風四起。並主君臣俱有陰謀,亦為 兩敵陰相圖議。黑含五色臨我軍,敵與臣謀,當自死。

《軍營雜氣篇》
编辑

兩軍相當,各占其氣,以高厚實長澤之類為勝,以下 薄虛短枯之類為北。氣安則軍安而治,氣散則軍亂 而躓。對敵有雲來,而其勢甚卑,是賊必大至,宜急起 嚴備。「將軍失魄兮,雲如蛟龍;軍士死亡兮,形如兔雉。 遇四方勝氣也,毋向而攻;遇四方死氣也,宜順而擊。」 赤氣隨日出,軍行有憂;赤氣隨日沒,外有告急;赤黑 氣並行。赤氣滅賊,可以獲赤氣。若獨行無黑氣,賊不 可得。被圍,則平日視圍救來處,其氣翕翕,新出軍行 占雲:「逆可屯而順可擊。」

《吉凶氣篇》
编辑

「五色氣兮,蕭索輪囷」,是為慶雲也。太平之應,大風將 至,則雲如亂穰;大雨將至,則雲甚重潤。將有喪,則青 氣東西極天;軍有喪,則白雲南北如陣。赤氣如血則 血流,黑氣如道則有赦,有雲如龍行,大水也,人亦流 亡。赤氣如火影,臣叛也,不過三月,賢人隱逸也。雲俱 備五色,而常有常存,大臣縱恣也。雲赤黃四塞,而終 日連夜。赤氣覆日而如血,火旱民饑。黑氣變化而更 移,外欺中國。雲如一匹布而行,君長憂焉。雲如氣也, 昧而濁,賢人去矣。

《圖書編》
编辑

《風雨氣》
编辑

風雨氣色如魚龍行,其色蒼潤,或黃氣蔽日,皆慘;或 如土,或如累盆,黃色潤厚,朝東夕西,壓日或掩之,皆 風雨之氣也。朝視日上有黑雲氣,如霧壓白,日光旁 射,其色慘淡,黃白者,其日有風雨。晚日欲入有之,則 夜有風雨。雲氣如亂穰,大風將至,視其從來避之。雲 甚而潤,大雨必暴。至四餘之日,有雲氣如陣,厚而潤 者,多雨。日始出,有暈氣如車蓋在日上者,其日雨。日 上下有黑雲氣如蛟龍者,必有風雨。雲氣如黑蛇衡 日,其下有大雨。月初生,色黃者,多晴,色青多雨,色潤 白者,大雨。蒼白色加北斗,多大風。黃雲氣蔽北斗,明 日雨。白氣掩北斗,不過三日雨。青雲掩北斗,五日內 必雨。天無雲,北斗上下獨有雲,五日內必大雨。日入 後有白光如氣,自地至天,直入北斗,所歷星皆失色, 其夜必大風。太白出氣,長數丈,多風雨,所指處兵大 起。辰星出氣,長一丈,大雨水。

《觀象玩占》
编辑

《候氣之法》
编辑

凡候氣之法,氣初出時,若雲非雲,若霧非霧,彷彿若 可見。初出森森,若在桑榆之上,高五六尺者,是千五 百里外,非霧氣也。平視則千里,舉目望則五百里。平 望桑榆間二千里,登高而望,下屬地者三千里。 凡氣欲似甑上炊氣,勃勃上升,積結成形,而後可占。 氣不積不結,不能為災祥,必須和雜殺氣,乃可論也。 凡候敵上氣:「敵在東,日出候之;在南,日中候之;在西, 日入候之;在北,夜半候之。」

凡欲知我軍,常以甲己日及庚子、戊午日、未亥日、八 月十八日,去軍十里,登高望之,「百人以上皆有氣。 凡軍城上氣安則人安,氣不安則人不安。氣盛則眾盛,氣衰則眾衰,氣散則眾散。」

凡氣得王相色吉,囚死色凶。

凡軍上氣,高勝下,厚勝薄,實勝虛,長勝短,澤勝枯。 凡占災祥,先推九宮分野、六壬月日,以驗陰霧風雨, 其應乃準。

凡候氣,常以平旦下晡,日出日沒之時。蓋氣多假日 光月曜照之而形,故暈珥抱背,皆出日月之旁,虹蜺 想像,莫不因日而見。是故晝候日旁,夜候月旁,輝光 所燭,無得而隱矣。凡氣見近三日,遠七日內,有大風 雨,則災不成。故曰:「風以散之,雨以解之。」

《九土異氣》
编辑

「海旁蜃氣象樓臺,廣野氣成宮闕。自華以南,氣上黑 下赤;嵩高三河氣正赤;恆山之北氣青;渤海之間氣 正黑;江淮之間氣正白。東海氣如篔簦,河水氣如引 布;江漢氣勁如杵;濟水氣如黑㹠;渭水氣如狼白尾; 淮南如白羊青尾;少室如白兔青尾;恆山氣如黑牛 青尾。東裔氣如樹,西裔如室屋;南裔氣如闉臺,或如 舟船旛旗。」北裔氣如群羊,如穹廬,韓雲如犬,《周》雲如 車輪,《秦》雲如行人,衛雲如犬,魏雲如鼠,齊雲如絳衣, 《越》雲如日,蜀雲如囷,《宋》雲如車形,《吳》雲如龍,當其地 而見者,不占。

《祥氣妖氣諸名》
编辑

祥氣,一曰「慶雲」,亦曰「矞雲」,若煙非煙,若雲非雲,郁郁 紛紛,蕭索輪囷,是謂「慶雲。」此喜雲也,太平之應。 二曰「昌光」,赤如龍狀。聖人起,帝受終則見。

《妖氣》一曰「虹蜺,日旁氣也。斗之亂精,主惑心內淫,主 臣謀君,太子黜,后妃專,妻不一。」

二曰牂雲,如狗,赤色長尾。見則為亂君,為兵喪。一曰 赤雲如狗,或二三,或四五,相從而行,所見之國,大兵。

《日月旁氣諸名》
编辑

一曰冠。青赤氣曲覆日月之上為冠。冠者,冠帶之象 也。天子當封建諸侯王以為藩屏,白為喪,純赤為兵。 《天文志》曰:「青赤氣抱在日上,小者為冠,見則國有喜 事。」

二曰戴。青赤氣橫在日月之上,隆隆微起,為戴。戴者, 德也,國有喜也。一曰氣立日月之上為戴,其分有益 土進爵推戴之事。五色鮮明潤澤則吉;純青為憂,赤 為兵,白為喪,黑為疾。《天文志》曰:「戴者,形如直,其上微 起。」《瑞應圖》曰:「人君德至於天,則日有戴氣。」

三曰珥。青赤氣短小,在日月左右,為珥;色黃白,女主 有喜。又曰:「青赤氣圓而小,在日之旁,為珥。」石氏曰:「兩 旁有氣,短赤小,中赤,外青,其名曰珥,言似珥在日兩 旁也。又有軍,日一珥為喜。在日西,西之軍戰勝;在日 東,東之軍勝;南北亦如之,無軍,珥為災。」

四曰抱氣。青赤彎曲向日,為抱。扶抱,向就之象。日月 有抱,他國來降附,亦為有子孫之喜。王朔曰:「氣向日 月,如暈狀而短,為抱抱,多來親附者眾多也。」《天文志》 曰:「月旁氣如半環,向日,為抱,臣下忠誠輔主之象。兩 軍相當,得抱者勝。」

五曰背青赤。氣曲而背日月,背叛乖離之象。《天文志》 「日青赤氣如月初生,背日者謂之背,見則有反者,兩 軍相當,得背者敗。」

六曰璚,青赤氣曲向外,中有橫枝,欲似《山字》曰「璚缺, 傷之象也。一曰,形如帶璚,在日四方。」又曰:「如弓形而 有牙。其占為君臣不和,上下傷缺,兩軍相當,所臨者 敗。」王朔曰:「璚者,決也,臣下急也。形如背,微小而鉤,見 則有反者。」

七曰直赤青氣,長及丈,正立日之旁,曰直。其分有自 立為王者。又曰:「短為珥,長為直。」又曰,青赤氣長而立 旁,為直。旁欲自立,從直所擊者勝。旁有二直三抱,欲 自立者不成,順抱擊之,勝。

八曰「交。」青赤氣狀如兩直相交,在日月上下左右,曰 交。交者,淫悖氣也,主有淫行,則交氣見。恒以八月上 旬丙日候之。旁有交青赤雲,其下有兵。又曰,旁有兩 氣相交,相貫穿,或相向背,皆為內亂,兵起,軍不和。 九曰「提。」日旁有赤雲,屈曲向內,有牙出之,名曰「四提」, 如玦珥而曲長,不出其年兵起,王者死,亦為亡地,有 自立者。一曰氣形三角,在日月旁為提,日暈而提向 外,外臣叛;向內,內臣叛。《荊州占》曰:「日旁有四白雲,曲 而勾日四方,四提見,則有自立者。」

十曰「纓」,青赤氣小而交於日下為纓。

十一曰「紐」,青赤氣,兩邊交曲而雙垂,為紐,一曰青赤 氣,小而員,或一或二,在日下左右為紐,見則人君納 寵,妾纓同占。

十二曰「承」,青赤氣如半暈,在日下為承。承者,臣承君 也。又曰:「日月下有黃氣二三重,如抱狀,名曰『承』」,人主 有大喜,且得地。

十三曰履。青白或青赤如履,在日下為履;一曰,青赤 氣立日月下,為履。皆喜氣也。一曰「日下有赤黑氣如 履,謂之『履』。」見則天子有喜,外國來歸。

十四曰「格。」青赤氣橫,日月上下為格。格,𩰚之象,為兵戰。

十五曰「戟。」青赤氣長,而斜倚日旁為戟。戈戟相傷之 象,見則兵起。

十六曰「暈員氣,周匝圍繞日月,內赤外青,名曰暈,有 軍在外,則為軍營之象。對敵有暈,厚而鮮明,久留者 勝;在東,東軍勝;在西,西軍勝;南北如之。若周環匝日 而無厚薄,則彼與我軍勢相齊等也。無軍在外而暈 者,天子失御,人民將叛也。日月皆暈,共戰不合兵。凡 日月暈七日,無風雨,則兵起。」京房曰:「日暈,有兵在外」 者,客勝。夏氏曰:「日暈而明,有兵兵止;無兵兵起,不戰。 凡兵發而日月暈有厚薄,則得厚者勝;漸滅,則留者 勝。」

十七曰「負」,青赤如小半暈,在日上如抱而小為「負。」負 者,抱之類也。如抱而短小,見則人主得地,有喜。

《日旁雲氣占》
编辑

日有珥。《孝經內記》曰:「人主有喜,為拜將,若有子孫。一 曰日珥,有風,女主憂。」日朝有珥。甘氏曰:「純白為喪間, 赤為兵間,青為病間,黑為水間,黃為喜。」《乙巳占》曰:「朝 有珥,國主有耽樂之事,不可行;女主戒之,不則有憂。 日夕有珥,赤黑白,有大咎,有軍在外。而日珥,有喜,兩 軍相當,軍欲和解,珥所臨者,喜。在日東,東軍勝;日西」, 西勝,無軍在外珥為拜將。

日珥北方以及三方,必疾雷。

日左珥,人君有陰私事。右珥,色赤黑,裔人起兵,邊邑 有叛者。左右有黃珥,國有赦令。

「日珥而張」,人主有憂,聽於外。

日有兩珥,色黃白潤澤,有喜。

日有交珥,聚一方,眾兵皆起,軍在外者罷。

「日有四珥,天子立侯王,亦為有子孫喜,不出三年。」京 房曰:「日出四珥,將軍亡;日入四珥,有兵;一曰日珥四 面,色暈紅黃,不出一年,兵起,大旱火災。」

日有五珥,國憂,兵起;一曰朔一珥,主風雨;三珥,大風; 四珥,兵起,大旱,臣叛。日有六珥。《甘氏》曰:「是謂大提,不 出六十日,其分有喪。」有赤雲掩日,有亡國。日珥中有 赤雲貫日,名士死。

多珥臨日,有客來言北方事。

兩軍相當珥,等無相奈何。

日黃抱君,得地。《洛書摘亡辟》曰:「日抱,黃白潤澤,中赤 外青,天子喜,有來降者;軍在外,不戰,敵降,軍罷;色青, 將憂;色青赤,兵憂;白,有喪;黑將死。」

「日三抱」,天子喜,色赤黃白皆吉。

日「四旁各有重抱,《四方信附》。」

日「旁抱五重」,戰,順抱者勝。

日旁有黑抱,戰勝無軍,有欲和親者。甘氏曰:「兩軍相 當,日有兩抱相等,光衰者,敗;同時而消,則無勝負。 日旁有黃氣如人像者,人主有賢佐。」

日有背,其分有反逆,邊將欲去,背多者反多。

日四旁俱有背,四方俱有反者。

日有璚臣謀反,一璚,萬人死。其下四璚、五璚,反者,如 璚之數。

日旁有一直,有人欲自立,從其所擊者,勝。

日旁有一直,有一人自立。四旁皆有直,四方皆欲自 立。《夏氏占》曰:「黃直,君立臣;青直;赤直,臣自立。」又曰:「日 直,中赤外青,自立者不成,黃白潤澤成。」

日旁有交,從交所擊者勝。

日有四提,不出其年,大兵大饑,有大雨,則災不成。 日有六提,布貴,天下亂,人主惡之。

日暈有五色者喜,不得者憂。

日有黃暈,風雨以時,物賤人安;黃暈再重,公卿不職, 工役繁興,不出一年,穀傷兵起。

日有青暈,不出其旬,有大風大寒,米粟大貴,民疾疫, 一歲再見,貴再倍,五見五倍。青暈再重,不出六十日, 兵起。一曰:「外戚親族內亂,王者憂亡地。」

日有黑暈,大水傷穀,一曰「災在用事之臣。」黑暈再重, 內臣貪財;夏霜冬雷,國敗民流。

日有白暈,歲多暴風,春雪,民多病狂。白暈再重,所見 國多風雨,民不安,穀貴,不出九十日,有急兵。

日有赤暈,其日有大雨雷震,人畜大熱;赤暈再重,蝗 蟲百日旱,米貴,盜起;赤暈三重,兵大起;四重五重,天 下大饑,人主憂。

日暈,中赤外青,群臣親附。外赤《中青》,臣外其心。暈青 黑,女主憂。

日暈濁黑動搖,為惡風雨;不動搖,為憂病;不則有暴 令。

日暈色青,為饑,為憂;色赤,為旱,為兵;色白為喪;色黑, 為水,為病;色潤為喜;黃燥,為旱與風。

「日暈再重,其分有攻戰;一曰其國有憂;一曰天下有 立王,不則有伐城。」京房曰:「有德之君得天下。」夏侯氏 曰:「日重暈,攻城圍邑不拔。」

日重暈,中赤外青,臣有邪謀,不成。

日暈三重,諸侯王反,起兵穀傷,期三年。或曰「大兵拔城,期三日,有反臣。」

日暈四重,攻城圍邑,軍破敗,有反相,國亡主死。 日暈五重,國有女喪,是謂棄光,兵饑地亡,不出三年。 日暈六重,國政反常,兵起國亡。

日暈七重,中國弱,外國強,有急使至。

「日暈八重」,主大亂,天子傷。

日暈九重,天下亡。

「日暈十重,天下兵荒,改立君王。」以上各以所在日辰 及星宿國分占之。

日有交暈,立大夫為將軍。交暈無厚薄,交爭力勢均。 有厚薄,厚者勝。交暈居上者勝。一曰「日有交暈,人主 左右有爭,有兵在外,則戰。」又曰:「日有交暈而爭先,戰 不勝。」交暈貫日,其下有破軍殺將,客敗。交暈抱日,候 其先滅之處,攻之勝。交暈如連環,兩國爭地,國亡。兵 在外,則兩軍皆動。

「日暈兩旁不合」,《主謀不成》。

日暈不匝,在東東,軍勝;西南北方如之,當其空者,敗。 日兩旁暈相向者,風殘五穀。

日半暈,其國相有謀。半暈如鼎,蓋有欲和親者。半暈 東向西裔,欲反入中國;西向東裔,欲入中國,南北如 之。半暈再重,民和,歲吉,以日宿命國。半暈中央廣,兩 頭銳,從有處擊,無處勝。暈如車輪之半,軍在外者罷, 無軍在外,則兵起。

日暈如井,榦如車輪,其國以兵亡。

日暈有方,天下不和,兵起國敗。

日暈先起而先滅者,當其方者敗;後匝而後滅者,當 其方者勝。

日抱有一珥,色白潤澤,中赤外青,平旦至食時見,天 子有喜;日中至日入時見,色蒼白,為憂;從外來。以喜 事告者,不可信。

日珥外有抱,人主子孫昌。

日抱有兩珥,天子有喜。下有黃氣如月,名曰「遺德」,太 子有喜。一曰「重抱有珥」,在左右,有來降附者。

日抱三重,有兩方珥,色皆黃白潤澤,天子戰勝,外兵 來降。珥方者,兵也。

「日抱珥而順珥」,皆為喜。多抱珥,則國歡而和洽。 「日戴而珥」,天子有喜賀子孫之事。

日重戴,左右珥,天子得地,若有所立。

日戴且冠,不中日者,名曰「附。」中赤外青,色黃潤澤,天 子有臣暴得寵者。

日兩珥:有直出,珥中赤,外青,黃白潤澤,天子有珠寶, 喜立侯王。日纓而珥,後宮有喜。

《日》:「一抱一背為破走」,抱順而背逆。順抱擊者勝,無軍 在外。一抱一背者臣不和,有順有逆,抱所在順,背所 在逆也。

日重抱,且背順抱擊者,勝得地。

日背而內有璚色,中黑外赤,大臣及天子大憂,亂從 中起。

日有背璚在日南及三方國有反臣。

日「背璚重累」,小人略地,大人爭時。「背璚顛倒相貫」下 作亂,天子滅。

日有四背璚,臣射,主內亂,兵起。背璚有芒刺,向內為 外勝,向外為內勝。

日有二背一直,大臣欲自立。

「日有背璚四,直交其中,臣欲為邪色。中青外赤,有芒 刺為逆,中赤外青,無芒刺為謀,此氣數見則國危。」 日重抱,左右兩珥,有白虹貫日順抱擊者勝,一虹得 一將,二虹得二將。重抱,有三白虹貫抱,至日順虹擊 者破軍,二虹殺大將,一虹殺偏將。日重抱,左右有二 珥,有赤虹貫抱,順虹擊勝,二虹得二將,三虹得三將。 日有二直二抱,欲自立者不成,順抱擊之,勝。

日上有冠三重。日下有直虹,不出一年,穀貴人饑,其 年小熱,有兵。

日:「抱且背且璚」,逆順相參。抱多則順者多;背,璚多則 逆者多。抱明而久,背璚不明而先滅,則順勝。以是推 之,凡有抱者,以攻戰,從抱擊之,勝芒刺內則外勝,刺 外則內勝。抱明厚,有芒刺,則逆者滅;背璚明而抱先 去,則忠臣受殃。餘倣此。

日重抱,抱內外有珥且璚,軍中不和,以戰,順抱擊之, 勝。

日抱兩珥,且璚,二虹貫抱,至日,順虹擊者勝。凡虹貫 抱,皆為大戰流血。

日暈而珥,宮中多事;七日不雨,審察宮中。一曰「有拜 將,立侯王,天子更令。」一曰「主有謀,軍在外者有悔。」一 曰「貴人罷,有反者。」暈而珥於軍上,將軍易。一曰「有破 軍。」珥貫至日,有殺將。兩軍相當,先舉者敗。戰則所珥 之方勝。

日暈右珥,王侯有喜,人主有私,事在後宮。

日暈兩珥,不出六十日,有大喪,又曰「有謀反者。」兩珥 平等俱起而色同者,兩軍勢等。厚潤鮮明偏者,所當 有喜日暈而珥如車輪,其國兵亡。

「日暈而珥如井幹」,其國亂,有兵大戰。一珥為一國;二 珥二國;三珥三國兵同攻其國。一曰日暈,有珥在暈 中,一珥為一主將將,如珥之數。

日暈珥,有雲穿之,天下名士死,一曰「士卒多死亡。」 日暈珥,而白雲掩映,有大兵。

日暈而珥,下有黃雲,人主喜,期百二十日。

日暈而珥,黃雲貫之,不出三月,貴人有死者。

日暈兩珥,有青雲貫日出,國多妖孽,大喪大疫。 日暈兩珥聚雲其中,其城圍。兩珥在外,中有聚雲,不 出三日,城中出戰。

日暈中有四珥,將亡,改立侯王。一曰「有反者。」

日重暈兩珥,有兵事。一曰「天子有喜。」

日暈三重,兩珥,《國有喜》。一曰「有反者。」

日交暈而珥,天下兵起,一曰:「有兵則罷。」

日暈且冠,王者有拜謁,若立諸侯有德令,大赦。 日暈有戴,人主有德令。

「日暈而負」,其國有喜,得地。

日重暈,有四負,國內亂。三日內雨,不占。負者,赤青氣 如半暈,著暈上也。

日暈負且戴,國有喜,得地,戰從戴所擊者勝。

日暈而冠且戴,天下有立王侯。若自立者,其分益地。 日暈而冠三珥,天子有喜,有赦,又拜大將軍。

日暈,且戴,兩氣如珥形,中赤外青,其名曰「琪」,色皆黃 白潤澤,有獻寶玉奇璧者。

日暈而冠且纓,有喜。兩軍相當,則為和解。

日暈而冠,兩珥,有纓貫珥中,下交日下,天下名臣死, 不出三十日,有赦。

「日暈而冠珥且紐」,人主有喜。

日暈有抱,抱為順,人主有喜,子孫吉昌,政令行,兩軍 相當,得抱者勝。

日暈有抱二,有歸命者;四抱,天子有喜,將相和,遠人 歸。

日暈有璚,君臣乖離,兵起。或曰:「有逃臣。」兩軍相當,得 璚者敗。又曰:「有反臣。」其端出暈,反從內起。又曰:「萬人 戰死,先舉者敗。」又曰:「有列土立王。」

日暈四璚,外兵悉敗。

「日暈有背,兵起,其分失城。一曰,背所在有叛臣;背在 東,東叛;他如之。兩軍相當,背所在敗。」《乙巳占》曰:「軍不 合戰,將有叛。背在暈內內叛,在暈外外叛。一曰,背在 暈外,將兵者亡;背在暈內,其端出;暈反從內出事成; 端不出者事不成。」又曰:「日暈,背在暈中,是謂不和。其 色外青內赤,忠臣受主之命有所之。兩軍相當,則軍」 內有欲反於外者。

日暈有兩背,將相死,軍亡。背在暈中,臣背主命。 日方暈如井,幹而上下聚而二背,將反軍亡。

日暈而抱且珥,易主將;暈外有珥且抱,圍城且勝;暈 中有珥且抱,受圍者勝。

日暈,有六珥抱,黃白潤澤,內赤外青,天子有喜,軍不 戰來降;色青,將喜;色赤,將兵爭;白,將有喪;黑,將死;一 曰赤抱,有降者,攻城大勝。

日暈旁有兩珥,下有抱,天子有喜,得地。

日暈四背,白氣干之,其端青赤,妃與臣謀為逆。 日暈有直在兩旁,其國有自立為侯王者。針賞其左 右,兩軍相當。而日暈有直,直所在方勝,若戰,宜居其 厚,擊其薄者。又曰「軍有直為破軍」,貫日中為殺將。 日暈有二直,有二人欲自立。色明者成,不明者死。一 曰赤中青外者成,青中赤外者不成。

日暈外有直,直而有黃白氣承之,則為立王。

日暈而有三直,欲自立者不成。

日暈而《四提》,大將出奔。

日暈而抱且背者,得抱勝。又曰:「一抱一背為不和,信 者更逆,不信者順。」

日暈一抱一,璚,臣有反者;出暈則事成。

日暈有四背「璚在暈內,內臣叛;暈外,外臣叛。」

「日暈半一背一璚」,有邪謀不成。

日暈中兩背、兩璚,又有半暈臨日,《有反臣》,中起不成。 日暈,有三、四、五、六,背璚,其端盡出者,反從內起。 日暈而有戴,且有抱珥,其色皆內赤外青,黃色潤澤, 國有喜。

日暈而珥,有兩背璚在暈中,其國戰不勝,有反臣從 中起。

「《日重疊暈》,中有兩珥,《背璚叛》」,從中起,不成。

日暈,有四珥、四背、四璚,期六十日,臣有兵謀,有急事 閉關。

日暈上有珥,且背,有兵兵入,無兵兵起。

日暈而有赤雲,如破車輪,向日為「內提」,內臣叛;背日 為「外提」,外臣叛。

「日暈而抱且璚」,或重抱,內有璚兩珥,順抱擊者,勝。 日暈而抱且珥,或璚,有虹貫之,順虹擊者勝。

日暈而冠三重,日下虹長數丈,不出,其年有反者,兵饑。

日暈再重,有兩珥,白虹貫之,大兵大戰,天子憂。 日暈三重而珥,國有叛兵,亡市邑。

日有交暈而珥,天下兵起,兵在外者罷;交暈不匝當 空者敗。

日暈,有一抱、一直,一珥,人主有喜,有所立。

日暈而有抱、有背、有珥、有直,有虹貫之,軍從虹擊者 勝。

日暈有冠珥及纓者,皆為兩軍和解,抱戴則有喜。 日無精光,而有赤青暈虹蜺背璚,在心中度,是謂「大 盪」,必有大兵大喪。

日暈,有聚雲在旁,色黃白,吉;青白兵行,黑白內亂,青 赤兵解,青黑兵戰,流血。有雲氣從旁入,為有戰,隨雲 攻之勝。

日暈,有雲氣從外入者,外兵入;從中出者,內兵出。圍 城有雲氣從外貫暈入者,外兵勝;從內貫暈出者,城 中兵勝。五色同占。

日暈,有五色雲,如杵貫日,從外入,外人勝;從內出,內 人勝。無軍在外為兵,出入,亦為有相謀者。

日暈,有聚雲,不去,不出三日兵起;聚雲從外入,三日 城圍。

日暈,有雲如人在暈中,背日者,臣叛。暈合不得去,不 合脫去。

日暈,有雲聚,如羽如毛,臨日不去,其國大兵憂。 日暈,有雲如人,在暈中向日者,忠臣受命,出使還,在 暈外,遠使還。得王色者,有喜;不得王色,有憂。

日暈不合,有雲如人在暈外,似相就者,攻城不勝。 日暈,有雲氣如臥人,在暈土,其國敗;在暈中,君憂;在 外臣死。

日暈不合,有雲如牛,從暈外來,入暈中,有反臣。 日暈有雲氣如牛,入居暈中,不出三日,寇入城,無兵, 為姦客。

日暈中若外,或雲氣如死蛇,屬軍暈,大將死,不利先 舉者。

日暈有赤氣如戟臨日,其下兵起。

日暈有赤氣如四豹,交日中,《中國君亡》。

日暈有赤氣如建鼓貫日,大旱,三年。

日暈旁有赤雲氣,兩頭銳,其下萬人戰。

日暈旁有赤雲氣,如節如旗狀在外,亦曰「蚩尤旗,兵 且內起。」

日暈,有赤氣貫暈中,臣賊主;赤甚者以兵,不甚以藥。 日暈,再重,有赤氣從中出暈外,天下兵起。

日暈有黃氣承之,得地,不出其年。

日暈,有雲如錦文,潤澤從外入,有文書喜至,從中出, 天子喜,使以喜事出;枯乾不明,有憂事。

日暈,有雲氣如樹,居暈上,兵起,客勝。一曰:「不出三日, 兵入城。」

日暈旁有氣如懸鐘,將死;如幢,如節,如壞屋,所在方 軍散敗。

日暈,有白氣如《車葢》,臨其上者,攻城則城降。 日暈有白氣凌暈,有兵在外,大戰,順氣者勝。

日暈,有白氣抱暈,左右相對,兩軍不戰,各謀退。 日暈旁有雲氣,圓如日狀,內兵有謀叛者。

日暈旁有青黑氣來掩日,有賊來砍營,預備之勝。 日暈,有銳氣,如鋒四出,國君亡,地分裂,以日宿占之。 日暈有白虹貫日,虹所起有反者,圍城則客兵勝,兩 軍相當。從虹所起,擊其所止,破軍殺將。若虹貫暈不 至日,順虹擊之,得小將。虹貫出暈外,從所出處順虹 擊之,勝。

「日出而暈有虹,主人分地。」「入而暈有虹」,諸侯分地。 日暈有二三,青虹從外貫暈。順虹,戰勝。

日暈,有四五白虹從內出貫暈,城中人出戰勝。 日暈六七重,有白虹貫徹之,不可圍城,城中人出戰 勝。

日暈而日烏見,軍敗,君死,期三年。

日暈形,如人在旁,人主信讒用佞,而速賢人。

日食而有暈珥白雲氣冥冥者,后妃謀主,天下亂。 日暈隳邪,小人進用。

「日暈散如花」,其分破亡。

日暈上下,斷絕不續,將軍妄行刑罰,枉法於軍。 日暈曲下垂,軍中妖言,兵將相惑。

日暈如毛向外射,主勝客敗,軍多疫死。

日暈明而久,內赤外青外人勝,內青外赤內人勝,內 黃外黑內人勝,內黑外黃外人勝,外白內青外人勝, 內白外青內人勝,內黃外青外人勝,內青外黃內人 勝,內白外黃外人勝,內黃外白內人勝。

日暈黃白,兵不戰而未解;青黑,為「和解」,分地;純黃,為 土工,人不安;色黑,有水,陰國勝。

日暈,外青內赤為順,宜戰;內青外赤為逆,宜守。 日暈周匝為勢均,偏厚為偏,有福厚在東,東軍勝,他 如之日暈有雲從外入,攻城者隨雲攻之勝。若有雲從中 穿暈而出,則宜防城中兵出。

日暈四時壬癸日皆為大水。

日暈吐紫黃氣,或黃赤氣立日上,或繞日,或日出入。 常有紫雲或黃雲氣光輝射地,日光大明,皆為君安 國昌之象。

日暈者,精盛而抱日,故有王色,即為喜氣。月為女主 承君,陰勝則侵陽,非常之氣,不宜常見,是故喜在後 宮,非社稷之福也。

「凡兩軍相當,必謹審日月暈氣,知其所起止,遠近,應 與不應,長短抱背,多少,遲疾,厚薄,大小枯澤,長短,有 無,虛實久極,疏密相應者勢等。」近勝遠,大勝小,厚勝 薄,長勝短,澤勝枯,抱勝背,多勝少,有勝無,實勝虛,久 勝亟,密勝疏,重背大破,重抱為和親,抱多則相親者 益多,背多為天下不和。背於外者離於外;背於內者, 「離於內。」凡占,分離相去,內赤外青,以和相去;內青外 赤,以惡相去。

「日中有雲氣如人行」者,臣謀主,兩主爭帝。

日旁有雲氣,如龍銜日,如人臥背日,其下有反臣。 「日旁雲氣相交如蛇」,其下有賊,宜防。

「日旁雲氣如臥」,人有死將。

日旁雲氣,如牛守日,其國兵亂。

日旁雲氣,如人相持,或如人牽日,其下臣叛。

日旁雲氣如馬守日,有兵戰;如青鳥守日,司徒欲為 不道;如虎守日,天子貪淫,大將謀亂;如牛守日,國發 兵;如天馬守日,傷百姓;如青龍守日,天子慎飲食。 日旁有雲氣,如人行,兩國兵爭,臣謀主。

日旁雲氣如獸,向日開口,有篡弒之事。

日旁雲氣,如赤蛇貫日,下有反者;黃蛇貫日,交兵;黑 蛇貫日,雨水。

日旁雲氣,狀似蛇,如馬,中青,有反者。

日旁雲氣如人臥,如懸鐘,下有死將。

日旁有氣,青白如鏡,圓明,下有賢人隱。

「日旁雲氣如人頭」,旌旗皆兵起,流血。

日旁雲氣,如人持斧向日,君以無禮受殃。

日下雲氣,如兩青鳥相向,人主憂,一日臣恣暴,大兵 起。

日下雲氣,如青赤馬,敵人謀伐。

「日下黑雲氣如龍蛇,其日有雨」,在日上者同。

日下漠漠,有氣如車馬鳥蛇,或如人披甲而走,或如 虎躅,皆為大將叛。

日下雲氣如箭向外,三日兵出。

日上下四旁雲氣如車相隨,大水。

「日上下四旁雲氣,如博局」,小臣謀主,期一年。

日上下青雲氣,可以出軍,戰必勝。

日旁赤氣如席,萬人戰死其下。

日旁赤雲,曲如車輪,其下有兵,亡城。

「日旁赤雲如箒」,夾日其下,不宜先舉兵。 「日旁赤雲兩頭銳」,其下,不宜先舉兵。

日旁赤雲氣,如眾樹,兵起,客勝。

日旁赤雲二道向日,不出三年,其分有自立者。 日上赤雲如雄雞,不出三日,其分兵喪。

日上赤氣,客軍將死。

日下有赤雲氣,如死蛇,其分大疫,大饑。

日下赤雲,形如懸鏡,先舉兵者敗。

日下赤氣如鋒刃,在兩旁,破軍殺將,主人受殃。 日將出時,赤雲氣在上側,有佞臣。

青雲潤澤,從西北來蔽日,必舉賢良。

青氣疾來縱橫在,日有奸人入城營。

青氣三道貫日,國有讒人,將軍失位。

赤雲如虹,與日俱出,所臨之國有兵起。

「赤雲如布掩日」,為「大戰」,以日宿占其分,兩軍相當,則 其地應之。

赤雲如鳥啄日,兵起,國君惡之。如兩鳥夾日,其國君 亡。

赤雲夾日,其下兵起。掩日,不有亡國,必有大戰。 赤雲相交,隨日而曲如車輪,臣背其主。又曰:「其年兵 起。」

赤雲直日,宮中有𩰚,君亡。 黃氣抱日,輔臣納忠。日上有黃氣,君有喜。

日將出,未出,上有黃氣如半暈覆日,人主有德令。 黃氣貫日,二子爭興,禍凌天子。

白雲氣,廣二尺,在日東西;不去,兵起國憂。

白雲自下,上沖日君憂。

白氣圍日,有亡城。

日下有白氣,如揚旗幟,天子有喜,其分君亦有喜。 日下白雲氣如懸弓,大亂,兵起,一道一亂,以數占之。 白氣貫日,軍在外,將死,無軍,人主當之。

「白氣交錯,貫日而過」,軍不和,失律。

黑雲氣貫日,臣謀逆,有軍在外,客將死。

黑雲氣如貍皮掩日,臣專權,軍在外,戰不利,有屠城黑雲氣入日,有大雨。

日始出,有黑雲氣貫之,或一或二三,必有暴雨,不則 有害主者。甘氏曰:「常以九月上丙日,候日旁有交雲, 其下兵興。四方五色雲皆見,下國有謀。」

日四旁有氣直立貫日,皆為宮中有𩰚。 雲氣如杵,長七八尺及丈,撞日,臣犯主;入之,其分主 死;色赤,以兵。

雲氣如錐刺日,君弒於賊。日旁有赤黑氣數條,王者 客死。

四時王日,有雲氣,如虎守日,以五色占。如色克其時 令者,臣不利于君。

「日出沒時,有雲氣橫截之,白為喪,黑為驚」,三日內有 雨則解。

赤氣隨日出,軍有憂;隨日沒,外告急。

日旁氣如虹貫日,青,為疫,五穀傷;赤,為臣有欲反者; 白,為兵起;黃,交爭;黑,大水。一曰「白氣如虹貫日,君亡 臣代主。」五色氣如虹貫日,為白衣會其下謀亂;赤氣 則殃甚。

青赤氣如虹,與日俱出,所臨國有大憂。赤青黃氣如 虹,在日旁屈屈如車輪,如或二或三四五六,此天之 殺氣也,名曰「天決」,其國兵、旱疾疫。

赤青氣暈,如《十字界》日,不出五十日,外兵伐中,國君 出走。

日垂氣如虹,中天而下至地,其所下兵大起。

「日垂青足。」其下有疫。黑足將軍凶。

日已出,欲入天,雲皆赤色,其名曰「日空」,其下必有移 民去者。

日入照天雲,四方盡赤,大旱,兵起;久旱而有赤雲遍 天,照映山谷,來日有雨。一曰:「日旁雲氣掩日,所照皆 黃,亂兵起。」

日影如蛇,國家敗亡。

凡日月旁氣,去疾者禍福皆輕,留漸久者漸重,竟日 連夜則愈重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