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065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六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六十五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六十六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六十五卷目錄

 雲氣異部彙考一

  周禮春官眂祲 保章氏

  易緯京房飛候 通卦驗

  春秋緯感精符

  孝經緯援神契

  六韜攻城行軍占

  越絕書外傳記軍氣

  史記天官書

  京房易傳候雨

  京氏易妖占雜占

  晉書天文志

  玉曆通政經冬至雲

  東方朔別占占長吏下車

  瑞應圖瑞雲

  隋書天文志

  唐邵諤望氣經雜占法

庶徵典第六十五卷

雲氣異部彙考一编辑

《周禮》
编辑

《春官》
编辑

眂祲掌十煇之法,以觀妖祥,辨吉凶。一曰祲,二曰象, 三曰鐫,四曰監,五曰闇,六曰瞢,七曰彌,八曰敘,九曰 隮,十曰想。掌安宅敘降。正歲則行事,歲終則弊其事。

故書「彌」作「迷」,「隮」作「資。」鄭司農云:「祲,陰陽氣相侵也。象者,如赤烏也。鐫,謂日旁氣四面反鄉,如煇狀也。監,雲氣臨日也。闇,日月食也。瞢,日月瞢瞢無光也。彌者,白虹彌天也。敘者,雲有次序,敘如山在日上也。隮者,升氣也。想者,煇光也。元謂鐫,讀如童子佩鐫」之鐫,謂日旁氣刺日也。監,冠珥也。彌,氣貫日也。隮,虹也。《詩》云:「朝隮于西。」想雜氣有似可形,想宅,居也。降,下也。人見妖祥則不安,主安其居處也。次序其凶禍。所下,謂禳移之弊斷也,謂計其吉凶然否多少。

保章氏以五雲之物辨吉凶水旱编辑

訂義鄭康成曰:「物,色也,視日旁雲氣之色。」 鄭司農曰:「以二至二分觀雲色,青為蟲,白為喪,赤為兵荒,黑為水,黃為豐。故《春秋傳》曰:『凡分至、啟閉,必書雲物,為備故也』。故曰:凡此五物,以詔救政。」

降「《豐》荒」之《祲》象。

訂義鄭康成曰:「降,下也,知水旱所下之國。」 李嘉會曰:「氣為祲,形為象。」 王昭禹曰:「『言降豐荒之祲象』,則與《眂祲》所謂敘降同矣。」蓋下其說於國,使民知之焉,故謂之降。事未至而使之備,患未至而使之防,先王所以仁民也,可謂厚矣。

《易緯》
编辑

《京房飛候》
编辑

「四方常有大雲五色具」,其下「賢人隱。」

青雲潤澤蔽日,在西北,為舉賢良。

視四方常有青雲,主豐。

雲:「在西南為舉士。」

凡候雨,以晦朔弦朢,雲漢四塞者,皆當雨如斗牛。彘 當雨,暴有異雲如水牛,不三日大雨。黑雲如群羊,奔 如飛鳥,五日必雨。雲如浮船,皆雨。北斗獨有雲,五日 大雨。四望見青白雲,名曰「天寒之雲」,雨徵蒼黑雲,細 如杼軸蔽日月,五日必雨。雲如兩人提鼓持桴,皆為 暴雨。

有雲大如車蓋十餘,此陽火之氣,必暑。有暍者。 《候雨法》,有黑雲如一匹帛于日中,即日大雨,二匹為 二日雨,三匹為三日雨。

黑雲如覆船,於日下立雨。

《通卦驗》
编辑

「震」,東方也。立春春分日,青氣出直震,此正氣也。氣出 右,物半死;氣出左,蛟龍出。震氣不出,則歲中少雷,萬 物不實,人民疾熱。

《離》,南方也,夏至日中赤氣出直離,此正氣也。氣出右, 萬物半死;氣出左,赤地千里。

《春秋緯》
编辑

《感精符》
编辑

《冬至》有雲迎送日者,來歲美。《宋忠注》曰:「雲迎日出,雪 送日沒也。」

《孝經緯》
编辑

《援神契》
编辑

「黃雲抱日」,輔臣納忠。

《六韜》
编辑

《攻城行軍占》
编辑

凡攻城圍邑,城之氣色如死灰,城可屠;城之氣出而 北,城可克;城之氣出而西,城可降;城之氣出而南,城 不可拔;城之氣出而東,城不可攻;城之氣出而復入, 城主逃;城之氣出而覆我軍之上,軍必病。城之氣出高而無所止,用兵長久。凡攻城圍邑過旬,不雷不雨, 必亟去之,城必有大輔。此所以知「可攻而攻,不可攻」 而不攻。

《越絕書》
编辑

《外傳記軍氣》
编辑

夫聖人行兵,上與天合德,下與地合明,中與人合心。 義合乃動,見可乃取。小人則不然,以彊厭弱,取利於 危;不知逆順,快心於非。故聖人獨知氣變之情,以明 勝負之道。

凡氣有五色,青、黃、赤、白、黑。色。因有五變:人氣變,軍上 有氣,五色相連,與天相抵,此天應,不可攻,攻之無後, 其氣盛者,攻之不勝。

軍上有赤氣徑抵天者,軍有應於天,攻者其誅及身。 軍上有青氣盛照,從敵,其本廣末銳而來者,此逆兵 氣也,為未可攻,衰去乃可攻。

青氣在上,其謀未定;青氣在右,將弱兵多;青氣在後, 將勇穀少,先大後小;青氣在左,將少卒多,兵少軍罷; 青氣在前,將暴,其軍必來。

赤氣在軍上,將謀未定。其氣本廣末銳而來者,為逆 兵;氣衰去,乃可攻。

赤氣在右,將軍勇而兵少,卒彊,必以殺降。

赤氣在後,將弱卒彊,敵少攻之,殺將,其軍可降; 赤氣在左,將勇,敵多,兵卒彊。

赤氣在前,將勇兵少,穀多卒少謀不來。

黃氣在軍上,將謀未定。其本廣末銳而來者,為逆兵; 氣衰去,乃可攻。

黃氣在右,將智而明,兵多卒彊,穀足而不可降; 黃氣在後,將智而勇,卒彊,兵少穀少。

黃氣在左,將弱卒少,兵少穀亡,攻之必傷。

黃氣在前,將勇智卒多,彊穀足而多,為不可攻也。 白氣在軍上,將賢智而明,卒威力而彊。其氣本廣末 銳而來者為逆兵,氣衰去,乃可攻。

「白氣在右」,將勇而兵彊,兵多穀亡。

白氣在後,將仁而明,卒少兵多,穀少軍傷。

白氣在左,將勇而彊,卒多穀少,可降。

白氣在前,將弱卒亡。穀少攻之可降。

黑氣在軍上,將謀未定。其氣本廣末銳而來者,為逆 兵;氣衰去,乃可攻。

黑氣在右,將弱卒少,兵亡穀盡軍傷,可不攻自降。 黑氣在後,將勇卒彊,兵少穀亡,攻之殺將,軍亡; 黑氣在左,將智而勇,卒少兵少,攻之殺將,其軍自降。 黑氣在前,將智而明,卒少穀盡,可不攻自降。

故明將知氣變之形,氣在軍上,其謀未定;其在右而 低者,欲為右伏兵之謀;其氣在前而低者,欲為前伏 陣也;其氣在後而低者,欲為走兵陣也;其氣陽者,欲 為去兵;其氣在左而低者,欲為左陣;其氣間,其軍欲 有入邑。《右子胥》相氣,取敵大數,其法如是。

軍無氣,算於廟堂,以知彊弱。一五九,西向吉,東向敗, 亡無東。

二六十「南向吉;北向敗亡,無北。」

三七十一、「東向吉,西向敗,亡,無西。」

四八十二、「北向吉,南向敗亡,無南。」

此其用兵日月數吉凶所避也。「舉兵無擊」,太歲上物 卯也,始出各利,以其四時制日,是之謂也。

《史記》
编辑

《天官書》
编辑

兩軍相當曰「暈。」暈等力鈞;厚長大,有勝;薄短小,無勝; 重抱大破無。抱為和;背不和為分離;去直為自立,立 侯王。指暈,若曰殺將,負且戴,有喜。圜在中,中勝;在外, 外勝。青外赤中,以和相去;赤外青中,以惡相去。氣暈 先至而後去,居軍勝。先至先去,前利後病;後至後去, 前病後利;後至先去,前後皆病。居暈不勝,見而去,其 發疾,雖勝無功。見半日以上,功大。白虹屈短上下兌, 有者下大流血。日暈制勝,近期三十日,遠期六十日。 凡望雲氣。

正義曰:《春秋元命包》云:「陰陽聚為雲氣也。」《釋名》云:「雲,猶云眾盛也。氣猶餼然也,有聲即無形也。」

仰而望之,三四百里;平望在桑榆上,餘二千里。登高 而望之,下屬地者,三千里。雲氣有獸居上者勝。

正義曰:勝音升剌反。雲雨氣相敵也。《兵書》云雲,雄或如雄雞,臨城,有城必降。

自華以南,氣下黑上赤;嵩高三河之郊,氣正赤;恆山 之北,氣下黑上青;勃碣海岱之間,氣皆黑;江淮之間, 氣皆白。徒氣白,土功氣黃,車氣乍高乍下,往往而聚。 騎氣卑而布,卒氣摶。

如淳曰:「摶,專也。或曰摶音徒端反。」

「前卑而後高」者,疾;前方而高,後兌而卑者,郄。其氣平 者,其行徐;前高而後卑者,不止而反氣相遇者,卑勝 高。

索隱曰:「遇」 音偶,《漢書》作「禺。」

《兌》《勝》方氣來,卑而循車通者
考證.svg

《車通》車轍也。避漢武諱,故曰通。

「不過三四日,去之五六里見。氣來高七八尺者,不過 五六日,去之十餘二十餘里見;氣來高丈餘二丈者, 不過三四十日,去之五六十里見。」稍雲精白者,其將 悍,其士怯。其大根而前絕遠者,當戰;青白,其前低者, 戰勝;其前赤而仰者,戰不勝。陣雲如立垣杼,雲類杼 軸。

索隱曰:姚氏案《兵書》云「營上雲氣如織,勿與戰也。」

雲搏兩端,《兌杓》,雲:「如繩者,居前亙天。」

索隱曰:劉氏杓音時酌反。《說文》音丁了反。許慎註《淮南》云「杓,引也。」

「其半半天」,其蛪者《類闕旗》。

《索隱》曰:蛪音五結反,亦作「蜺」 ,音同。

故《鉤》雲句曲。

《正義》曰:句音古侯反。

諸此雲見,以五色合占,而「《澤》《搏宓》。」

正義曰:崔豹《古今注》云:「黃帝與蚩尤戰於涿鹿之野,常有五色雲氣,金枝玉葉止于帝,上有花,蘤之象,因作華蓋也。」 京房《易兆候》云:「視四方常有火雲,五色見其下,賢人隱也。青雲潤蔽日,在西北,為舉賢良也。」

其見動人乃有占,兵必起,合𩰚其直,王朔所候,決於 日旁。日旁雲氣,人主象。

正義曰:《洛書》云:「有雲,象人,青衣,無孚,在日西」 ,天子之氣。

皆如其形以占,故「北裔之氣,如群畜穹閭。」

索隱曰:鄒氏云一作「弓閭」 ,《天文志》作「弓」 字,音穹。蓋謂以氈為閭崇穹然而宋均云「穹,獸名」 ,亦異說也。

南裔之氣,類舟船幡旗。大水處,敗軍場,破國之虛,下 有積錢。

徐廣曰:「『錢』古作「泉』字。」

金寶之上皆有氣,不可不察。海旁蜃氣,象樓臺,廣野 氣成宮闕然,雲氣各象其山川人民所聚積。

正義曰:《淮南子》云:「土地各以類生人,是故山氣多勇,澤氣多瘖,風氣多聾,林氣多躄,木氣多傴,石氣多力,險阻氣多壽,谷氣多痹,丘氣多狂,廟氣多仁,陵氣多貪,輕土多利,足,重土多遲,清水音小,濁水音大,湍水人重,中土多聖人。皆象其氣,皆應其類也。」

故候息耗者「入國邑,視封疆田疇之正治。」

如淳曰:「蔡邕云:『麻田曰疇』。」

城郭室屋門戶之潤澤,次至車服畜產,精華實息者 吉,虛耗者凶。若煙非煙,若雲非雲,郁郁紛紛,蕭索輪 囷,是謂「卿雲。」

《正義》曰:《卿》,音慶。

卿雲見,喜氣也。

京房易傳编辑

《候雨》
编辑

青白赤黑雲,在東西南北,名曰「四塞之雲」,見即有雨。 漢川有黑雲,大如席,不出五日必雨,名曰「海雲。」 赤雲如兔,蜀國當富。

京氏易妖占编辑

《雜占》
编辑

「天無雲,雲自出,有兵」;有水如箒如鳥,其下有兵。

《晉書》
编辑

《天文志》
编辑

瑞氣:一曰慶雲,亦曰景雲。此喜氣也,太平之應。二曰 歸邪,如星非星,如雲非雲。或曰:「星有兩赤彗,上向有 蓋,下連星,見必有歸國者。三曰昌光,赤如龍狀,聖人 起,帝受終則見。」

《妖氣》一曰「虹蜺,日旁氣也。斗之亂精,主惑心,主內淫, 主臣謀君,太子詘,后妃顓,妻不一。」二曰「牂雲如狗,赤 色長尾,為亂君,為兵喪。」

《周禮》:「眂祲氏掌十煇之法,以觀妖祥,辨吉凶。」一曰祲, 謂陰陽五色之氣祲淫相侵,或曰抱珥背璚之屬,如 虹而短是也。二曰象,謂雲氣成形,象如赤烏夾日以 飛之類是也。三曰鐫,日旁氣刺日形,如童子所佩之 鐫也。四曰監,謂雲氣臨在日上也。五曰闇,謂日月蝕, 或曰脫光也。六曰瞢,謂瞢瞢不光明也。七曰彌,謂白 虹彌天而貫日也。八曰序,謂氣若山而在日上,或曰 冠珥背璚,重疊次序在於日旁也。九曰隮,謂暈氣也; 或曰虹也,《詩》所謂「朝隮于西」者也。十曰想,謂氣五色 有形想也。青饑,赤兵,白喪,黑憂,黃熟;或曰,想,思也。赤 氣為人獸之形,可思而知其吉凶。

《玉曆通政經》
编辑

《冬至雲》
编辑

冬至之日,見雲,送迎,從下鄉來,歲美,民人和,不疾疫。 無雲送迎,德薄歲惡。故其雲赤者旱,黑者,水,白者為 兵,黃者,有土功。

《東方朔別占》
编辑

===
《占長吏下車》
===凡占長吏下車,當視天,有黃雲來覆,五穀大熟,青雲

致兵,白雲致盜,黑雲多水,赤雲多火。

《瑞應圖》
编辑

《瑞雲》
编辑

景雲者,太平之徵也。一曰「慶雲。」非煙非氣,五色絪縕, 謂之「慶。」

《梢雲》瑞雲,人君德至則出,若樹木梢梢然也。

《隋書》
编辑

《天文志》
编辑

自周以降,術士間出,今採其著者而言之。日:君乘土 而王,其政太平,則日五色。又曰:「或黑或青或黃,師破。」 遊氣蔽天,日月失色,皆是風雨之候。沈陰,日月俱無 光,晝不見日,夜不見星,皆有雲鄣之,兩敵相當,陰相 圖議也。日曚曚光,士卒內亂。日薄赤,見日中烏,將軍 出,旌旗舉,此不祥,必有敗亡。又曰:「數日俱出,若𩰚,天」 下兵大戰。日𩰚下有拔城。日戴者,形如直狀,其上微 起,在日上為戴。戴者德也,國有喜也。一云,立日上為 戴。青赤氣抱在日上,小者為冠,國有喜事。青赤氣小 而交於日下為纓;青赤氣小而圓,一二在日下左右 者為紐。青赤氣如小半暈狀,在日上為負,負者得地, 為喜。又曰,青赤氣長而斜倚日旁為戟。青赤氣,圓而 小,在日左右為珥,黃白者有喜。又曰:「有軍。」日有一珥, 為喜。在日西,西軍戰勝;在日東,東軍戰勝;南北亦如 之。無軍而珥,為拜將。又日旁如半環,向日為抱。青赤 氣如月初生,背日者為背。又曰,背氣青赤而曲,外向 為叛,象分為反城。璚者如帶。璚在日四方,青赤氣長 而立日旁為直。日旁有一直,敵在一旁欲自立,從直 所擊者勝。日旁有二直三抱,欲自立者不成。順抱擊 者勝,殺將。氣形三抱,在日四方為提,青赤氣橫,在日 上下為格,氣如半暈,在日下為承,承者,臣承君也。又 曰:「日下有黃氣三重,若抱,名曰承福,人主有吉喜,且 得地。」青白氣如履,在日下者為履。日旁抱五重,戰。順 抱者勝。日一抱一背為破走,抱者,順氣也,背者,逆氣 也。兩軍相當,順抱擊逆者勝,故曰「破走。」日抱,且兩珥, 一虹貫抱,抱至日順虹擊者勝。日重抱,內有璚,順抱 擊者勝。亦曰,軍內有欲反者。日重抱,左右二珥,有白 虹貫抱,順抱擊勝,得二將,有三虹,得三將。日抱,黃白 潤澤,內赤外青,天子有喜,有和親來降者,軍不戰,敵 降軍罷。色青,將喜,赤將兵爭;白將有喪,黑將死。日重 抱,且背,順抱擊者,勝得地,若有罷師。日重抱,抱,內外 有璚,兩珥,順抱擊者,勝破軍,軍中不和,不相信。日旁 有氣,圓而周帀,內赤而外青,名為暈。日暈者,軍營之 像,周環帀日,無厚薄,敵與軍勢齊等,若無軍在外,天 子失御,民多叛。日暈有玉「色,有喜;不得玉色,有憂。」 凡占,兩軍相當,必謹審日月暈氣,知其所起,留止遠 近,應與不應,疾遲大小,厚薄長短,抱背為多少,有無 實虛久亟,密疏澤枯,相應等者勢等,近勝遠,疾勝遲, 大勝小,厚勝薄,長勝短,抱勝背,多勝少,有勝無,實勝 虛,久勝亟,密勝疏,澤勝枯,重背大破,重抱為和親,抱 多親者益多;背為不和,分離相去。背於內者離於內, 背於外者離於外也。

凡占分離相去,赤內青外,以和相去,青內赤外,以惡 相去。日暈明久,內赤外青外人勝;內青外赤內人勝; 內黃外青黑內人勝;外黃內青黑外人勝;外白內青 外人勝;內白外青內人勝;內黃外青外人勝;內青外 黃內人勝。日暈周帀,東北偏厚,厚為軍福,在東北戰 勝,西南戰敗。日暈黃白不𩰚,兵未解;青黑和解,分地 色黃,土功動,人不安。日色黑,有水,陰,國盛。日暈七日, 無風雨,兵大作,不可起,眾大敗不反。日蝕日暈而明, 天下有兵,兵罷無兵,兵起不戰。日暈始起,前滅而後 成者,後成勝。日暈,有兵在外者,主人不勝。日暈內赤 外青,群臣親外;外赤內青,群臣親內。其日有朝夕暈, 是謂失地,主人必敗。日暈而珥,主有謀,軍在外,外軍 有悔。日暈抱珥上,將軍易。日暈而珥如井幹者,國亡, 有大兵交。日暈上西,將軍易,兩敵相當。日暈兩珥,平 等俱起而色同,軍勢等,色厚潤澤者賀喜。日暈有直 珥為破軍,貫至日為殺將。日暈員且戴,國有喜,戰從 戴所擊者勝,得地。日暈而珥背左右如大車輞者,兵 起,其國亡城,兵滿野而城復歸。日暈,暈內有珥一抱, 所謂圍城者在內,內人則勝。日暈有重抱,後有背,戰 順抱者勝,得地有軍。日暈有一抱,抱為順,貫暈內,在 日西,西軍勝,有軍。日暈有一背,背為逆,在日西,東軍 勝。餘方倣此。日暈而背,兵起,其分失城。日暈有背,背 為逆,有降叛者,有反城。在日東,東有叛。餘方倣此。日 暈背,氣在暈內,此為不和,分離相去,其色青外赤內, 節,臣受王命有所之。日暈上下有兩背,無兵兵起,有 兵兵入。日暈四背在暈內,名曰不和,有內亂。日暈而 四背如大車輞者,四提,設其國眾在外有反臣。日暈 四提,必有大將出亡者。日暈有四背,璚其背端,盡出 暈者,反從內起。日暈而兩珥在外,有聚雲在內與外, 不出三日,城圍出戰。日暈有背珥,直而有虹貫之者順虹擊之,大勝,得地。日暈有白虹貫暈,至日從虹所 指,戰勝,破軍殺將。日暈有虹貫暈,不至日,戰從貫所 擊之勝,得小將。日暈有一虹貫暈內,順虹擊者勝,殺 將。日暈二白虹貫暈,有戰,客勝。日重暈,有四五白虹 氣,從內出外,以此圍城,主人勝,城不拔。又日重暈,攻 城圍邑不拔。日暈二重,其外清內濁,不散軍會聚。日 暈三重,有拔城。日交暈,無厚薄,交爭力勢均厚者勝。 日交暈,人主左右有爭者,兵在外戰。日在暈上,軍罷。 交暈貫日,天下有破軍死將。日交暈而爭者先衰,不 勝即兩敵相向。交暈至日月順,以戰勝,殺將。一法,日 在上者勝。日有交者,赤青如暈狀,或如合背,或正直 交者,偏交也,兩氣相交也,或相貫穿,或相向,或相背 也。交主內亂,軍內不和。日交暈如連環,為兩軍兵起, 君爭地。日有三暈,軍分為三。日方暈而上下聚二背, 將敗人亡。日暈若井垣,若車輪,二國皆兵亡。

有軍,日暈不帀,半暈在東,東軍勝;在西,西軍勝;南北 亦如之。日暈如車輪,半暈在外者,罷。日半暈東向者, 西方羌人來入國;半暈西向者,東方人欲反入國;半 暈北向者,南方人欲反入國;半暈南向者,北方人欲 反入國。

軍在外。月暈師上,其將戰必勝。月暈黃色,將軍益秩 祿,得位。月暈有兩珥,白虹貫之,天下大戰。月暈而珥, 兵從珥攻擊者利。月暈有蜺雲,乘之以戰,從蜺所往 者大勝。月暈,虹蜺直指暈至月者,破軍殺將。按以上雜雲氣

占有雜見於《日異》《月異》《虹蜺異》等部者,茲並存之,以備考驗云。

天子氣,內赤外黃,正四方,所發之處,當有王者。若天 子欲有遊往處,其地亦先發此氣。或如城門,隱隱在 氣,霧中恆帶殺氣,森森然;或如華蓋,在氣霧中;或有 五色,多在晨昏見;或如千石倉,在霧中恆帶殺氣;或 如高樓,在霧氣中;或如山鎮,「蒼帝起,青雲扶日;赤帝 起,赤雲扶日;黃帝起,黃雲扶日;白帝起,白雲扶日;黑 帝起黑雲扶日。」或日氣象青衣人垂手在日西,天子 之氣也。敵上氣如龍馬,或雜色,鬱鬱衝天者,此帝王 之氣,不可擊。若在吾軍,戰必大勝。凡天子之氣,皆多 上達於天,以王相日見。

凡猛將之氣如龍,兩軍相當,若氣發其上,則其將猛 銳,或如虎在殺氣中。猛將欲行動,亦先發此氣,若無 行動,亦有暴兵起,或如火煙之狀,或白如粉沸,或如 火光之狀,夜照人。或白而赤,氣繞之,或如山林竹木, 或紫黑如門上樓,或上黑下赤,狀似黑旌,或如張弩, 或如埃塵,頭銳而卑,本大而高。兩軍相當,敵軍上氣 如《囷倉》正白,見日逾明,或青白如膏,將勇大戰,氣發 漸漸如雲,變作此形,將有深謀。

凡氣上與天連,軍中有貞將,或云「賢將。」

凡軍勝氣如堤如坂,前後磨地,此軍士眾強盛,不可 擊。軍上氣如火光,將軍勇,士卒猛,好擊戰,不可擊。軍 上氣如山堤,山上若林木,將士驍勇。軍上氣如埃塵 粉沸,其色黃白,旌旗無風而颺,揮揮指敵,此軍必勝。 敵上有白氣粉沸如樓,繞以赤氣者,兵銳。營上氣黃 白色,重厚潤澤者,勿與戰。兩敵相當,有氣如人持斧 向敵,戰必大勝。兩敵相當,上有氣如蛇,舉首向敵者, 戰勝。敵上氣如一匹帛者,此勇軍之氣,不可攻。望敵 上氣如覆舟,雲,如牽牛,有白氣出,似旌幟,在軍上有 雲如𩰚雞,赤白相隨,在氣中或發黃氣,皆將士精勇, 不可擊。軍營上有赤黃氣上達於天,亦不可攻。 凡軍營上五色氣上與天連,此天應之軍,不可擊。其 氣上小下大,其軍日增益士卒。軍上氣如堤,以覆其 軍上,前赤後白,此勝氣。若覆吾軍,急往擊之,大勝。夫 氣銳,黃白團團而潤澤者,敵將勇猛,且士卒能強,戰 不可擊。雲如日月,而赤氣繞之,如日月暈狀有光者, 所見之地大勝,不可攻。

凡雲氣有獸居上者,勝。軍上有氣如塵埃,前下後高 者,將士精銳;敵上氣如乳虎豹伏者,難攻;軍上恆有 氣者,其軍難攻。軍上雲如華蓋者,勿往與戰。雲如旌 旗,如蜂向人者,勿與戰。兩軍相當,敵上有雲如飛鳥, 徘徊其上,或來而高者,兵精銳,不可擊。軍上雲如馬, 頭低尾仰,勿與戰。軍上雲如狗形,勿與戰。望四方有 氣如赤鳥,在烏氣中如烏人;在赤氣中如赤杵;在烏 氣中如人,十十五五,或如旌旗;在烏氣中,有赤氣在 前者,敵人精悍不可當;敵上有雲如山,不可說;有雲 如引素,如陣前銳,或一或四;黑色,有陰謀;赤色,饑;青 色,兵有反;黃色,急去。

凡氣,上黃下白,名曰「善氣。」所臨之軍,欲求和退。若氣 出北方,求退向北,其眾死散。向東則不可信,終能為 害。向南將死。敵上氣囚廢枯散。或如馬肝色,如死灰 色,或類偃蓋,或類偃魚,皆為將敗。軍上氣乍見乍不 見,如霧起,此衰氣,可擊。上大下小,士率日減。

凡軍營上十日無氣發,則軍必勝。而有赤白氣,乍出 即滅,外聲欲戰,其實欲退散。黑氣如壞山墮軍上者, 名曰「營頭之氣」,其軍必敗。軍上氣昏發連夜,夜照人, 則軍士散亂。軍上氣半而絕,一敗再絕再敗,三絕三敗。在東發白氣者,災深。軍上氣中有黑雲如牛形,或 如馬形者,此是瓦解之氣,軍必敗。敵上氣如粉如塵 者,勃勃如煙,或五色雜亂,或東西南北不定者,其軍 欲敗。軍上氣如群羊群豬在氣中,此衰氣,擊之必勝。 軍上有赤氣,炎炎於天,則將死,士眾亂。赤光從天流 下入軍,軍亂將死。彼軍上有蒼氣,須臾散去,擊之必 勝。在我軍上,須自堅守。軍有黑氣如牛形,或如馬形, 從氣霧中下,漸漸入軍,名曰「天狗。」下食血,則軍破。軍 上氣。或如群烏亂飛,或如懸衣,如人相隨,或紛紛如 轉蓬,或如揚灰,或雲如卷席,如匹布亂穰者,皆為敗 徵氣。乍見乍沒,乍聚乍散,如霧之始起,為敗氣。氣如 繫牛,如人臥,如敗車,如雙蛇,如飛鳥,如決堤垣,如壞 屋,如人相指,如人無頭,如驚鹿相逐,如兩雞相向,皆 為敗氣。

凡降人氣,如人,十十五五皆叉手低頭。《又》云:「如人叉 手相向。」白氣如群鳥趨入屯營,連結百餘里不絕,而 能徘徊。須臾不見者,當有他國來降。氣如黑山,以黃 為緣者,欲降服。敵上氣青而高,漸黑者,將欲死。散軍 上氣如燔生草之煙,前雖銳,後必退。黑氣臨營,或聚 或散,如鳥將宿,敵人畏我,心意不定,終必逃,背逼之, 大勝。

凡白氣從城中南北出者,不可攻城,不可屠。城中有 黑雲如星,名曰「軍精」,急解圍去,有突兵出,客敗。城上 白氣如旌旗,或青雲臨城,有喜慶;黃雲臨城,有大喜 慶。青色從中南北出者,城不可攻。或氣如青色,如牛 頭觸人者,城不可屠。城中氣出東方,其色黃,此《太一 城》。白氣從中出,青氣從城北入,反向還者,軍不得入, 攻城圍邑,過旬雷雨者,為城有輔,疾去之,勿攻。城上 氣如煙火,主人欲出戰。其氣無極者,不可攻。城上氣 如雙蛇者,難攻。赤氣如杵形,從城中向外者,內兵突 出,主人戰勝。城上有雲分為兩彗狀,攻不可得。赤氣 在城上,黃氣四面繞之,城中,大將死,城降。城上赤氣 如飛鳥,如敗車,及無雲氣,士卒必散。城營中有赤黑 氣,如貍皮斑,及赤者,並亡;城上氣上赤而下白色,或 城中氣聚如樓,出見於外城,皆可屠;城;營上有雲如 眾人頭,赤色,下多死喪流血;城上氣如灰,城可屠。氣 出而北,城可剋;其氣出復入,城中,人欲逃亡;其氣出 而覆其軍,軍必病;氣出而高無所止,用日久長。有白 氣如蛇來指城,可急攻。白氣從城指營,宜急固守。攻 城若雨霧,日死、風至,兵勝。日色無光,為日死。雲氣如 雄雉臨城,其下必有降者。濛氛圍城而入城者,外勝 得入。有雲如立人五枚,或如三牛,邊城圍。

凡軍上有黑氣,渾渾圓長,赤氣在其中,其下必有伏 兵。白氣粉沸起,如樓狀,其下必有藏兵,皆不可輕擊。 伏兵之氣,如幢節狀,在烏雲中,或如赤杵在烏雲中, 或如烏人在赤雲中。

凡暴兵氣,白如瓜蔓連結,部隊相逐,須臾罷而復出, 至八九來而不斷,急賊卒至,宜防固之。白氣如仙人 衣,千萬連結,部隊相逐,罷而復興,如是八九者,當有 千里兵來,視所起備之。黑雲從敵上來之我軍,上,欲 襲我,敵人告發,宜備不宜戰。壬子日,候四望無雲,獨 見赤雲如旌旗,其下有兵起,若遍四方者,天下盡有 兵。若四望無雲,獨見黑雲極天,天下兵大起。半天半 起,三日內有雨,災解。敵欲來者,其氣上有雲,下有氛 零,中天而下,敵必至。雲氣如旌旗,賊兵暴起。暴兵氣, 如人持刀楯。雲如人,赤色,所臨城邑有卒兵至,驚怖, 須臾去。赤氣如人持節,兵來未息。雲如方虹,有暴兵。 赤雲如火者,所向兵至。天有白氣,狀如匹布,經丑未 者,天下多兵。

凡戰氣,青白如膏,將勇。大戰氣如人無頭,如死人臥。 敵上氣如丹蛇,赤氣隨之,必大戰殺將。四望無雲,見 赤氣如狗入營,其下有流血。

凡連陰十日,晝不見日,夜不見月,亂風四起,欲雨而 無雨,名曰「蒙」,臣謀君。故曰:「久陰不雨,臣謀主。」霧氣若 晝若夜,其色青黃,更相掩冒,乍合乍散,臣謀君,逆者 喪。山中冬霧,十日不解者,欲崩之候。視四方常有大 雲,五色具者,其下有賢人隱也。青雲潤澤蔽日,在西 北,為舉賢良。雲氣如亂穰,大風將至,視所從來避之。 雲甚潤而厚,大雨必暴至。四始之日,有黑雲氣如陣, 厚重大者多雨氣,若霧非霧,衣冠不雨而濡,見則其 城帶甲而趨。日出沒時,有雲橫截之,白者喪,烏者驚。 三日內雨者各解。有黑氣入營者,兵相殘。有赤青氣 入營者,兵弱。有雲如蛟龍,所見處將軍失魄。有雲如 鵠尾,來蔭國上,三日亡。有雲如日月暈,赤色,其國凶; 青白色,有大水。有雲狀如龍行,國有大水,人流亡。有 雲赤黃色四塞,終日竟夜照地者,大臣縱恣。有雲如 氣昧而濁,賢人去,小人在位。

凡遇四方盛氣,無向之戰。甲乙日青氣在東方,丙丁 日赤氣在南方,庚辛日白氣在西方,壬癸日黑氣在 北方,戊己日黃氣在中央。四季戰當此日氣,背之吉。

日中有黑氣,君有小過而臣不諫,又掩君惡而揚君
考證.svg
善,故日中有黑氣不明也。

「凡海傍蜃氣象樓臺,廣野氣成宮闕;北裔之氣如牛 羊群畜穹閭;南裔之氣類舟船幡旗。自華以南,氣下 黑上赤;嵩高三河之郊,氣正赤;恆山之北,氣青;勃碣 海岱之間,氣皆正黑;江湖之間,氣皆白;東海如圓簦; 附漢河水,氣如引布;江漢氣勁如杼;濟水氣如黑㹠; 滑水氣如狼白尾;淮南氣如帛;少室氣如白兔青尾; 恆山氣如黑牛青尾,東裔氣如樹,西裔氣如室屋,南 裔氣如闍臺,或類舟船,陣雲如立垣;《杼軸》雲類軸搏 兩端;《兌杓》雲如繩,居前亙天,其半半天,其蛪者類闕 旗,故鉤雲勾曲。」諸此雲見,以五色占,而澤摶密,其見 動人,及有兵,必起合𩰚,其直雲氣如三匹帛,廣前兌 後,大軍行氣也。韓雲「如布」,趙雲「『如牛』,楚雲如日,宋雲 如車,魯雲如馬,衛雲如犬,周雲如車輪,秦雲如行人, 魏雲如鼠,鄭齊雲如絳衣,越雲如龍,蜀雲如囷車。」氣 乍高乍下,往往而聚。騎氣卑而布。卒氣摶,前卑後高 者,疾;前方而高,後兌而卑者,卻。其氣平者,其行徐,前 高後卑者,不止而返。校騎之氣,正蒼黑,長數百丈。遊 兵之氣,如彗埽,一云「長數百丈,無根本,喜氣上黃下 白,怒氣上下赤,憂氣上下黑,土功氣,黃白,徒氣白。」 凡候氣之法,氣初出時,若雲非雲,若霧非霧,髣髴若 可見。初出森森然,在桑榆上,高五六尺者,是千五百 里外。平視則千里,舉目望則五百里。仰瞻中天,則百 里內,平望桑榆間二千里;登高而望,下屬地者,三千 里。

凡欲知我軍氣,常以甲己日及庚、子、辰、戌、午、未、亥日, 及八月十八日,去軍十里許,登高望之可見,依《別記》 占之,百人以上皆有氣。

凡占災異,先推九宮分野,六壬日月,不應陰霧風雨, 而陰霧者,乃可占。對敵而坐,氣來甚卑下,其陰覆人, 上掩溝蓋道者,是大賊必至。敵在東,日出候在南,日 中候在西,日入候在北,夜半候王相色吉;囚死色凶。 凡軍上氣,高勝下,厚勝薄,實勝虛,長勝短,澤勝枯。我 軍在西,賊軍在東,氣西厚東薄,西長東短,西高東下, 「西澤、東枯」,則知我軍必勝。

凡氣初出,似甑上氣勃勃上升,氣積為霧,霧為陰,陰 氣結為虹蜺暈珥之屬。

凡氣不積不結,散漫一方,不能為災。必須和雜殺氣, 森森然疾起,乃可論。占軍上氣安則軍安,氣不安則 軍不安,氣南北則軍南北,氣東西則軍亦東西,氣散 則為軍破敗。候氣常以平旦、下晡、日出沒時處氣見, 占期內有大風雨,久陰則災不成。故風以散之,陰以 諫之,雲以幡之,雨以厭之。

《唐邵諤望氣經》
编辑

《雜占法》
编辑

凡望氣占侯,皆在子午卯酉之時。太乙初移宮,皆有 氣見,可以測之。夕則日入時,朝則日出時,夜則夜半 時,中則午時。

天無言,以七曜垂文。地無言,以五雲騰氣。四時無言, 以寒暑變節。「六甲無言,以孤虛定位。」

晉氣之雲,白潤精明,楚雲如日,渤海碣岱之間,雲氣 正黑色,魏雲如鼠,越雲如龍,荊雲如犬,秦雲如行人, 周雲如車輪。華山河南,氣色下黑上赤,韓雲似布,幽 薊之氣如蛇形,宋雲如車,魯雲如馬,蜀雲如囷輦,乍 高乍下;濟水之雲如黑豬,東齊之雲如青靛。淮水之 間,氣如瀑布,渭水之象如白狼尾,東海之氣如懸燈 煙附漢,亦如圖畫;江漢之氣如搖杵;東齊吳鄭之間, 氣如絳衣。趙冀氣如黑牛尾;燕趙之間,上青下黑。北 裔氣如穹廬狀也。北狄之氣,如牛羊之群來而不斷 也。南蠻之氣,如船如閣,亦如旌旗搖動。東裔氣如樹。 西戎氣如屋宅之狀。海傍蜃氣如樓閣。廣野之氣如 宮闕,千歲靈龜,上有白雲常聚。雲氣「多黑潤者,其下 有潛龍。」

《二分二至,必占》雲氣:「黃雲如覆車,五穀大熟;青雲致 蟲,白雲致盜烏;黑雲多水,赤雲有火;鬱鬱蔥蔥,隱隱 隆隆,佳氣也;綿綿絞絞,條條片片,兵氣也;澤澤燄燄, 女子氣也;如藤蔓掛樹者,寶氣也;紫氛如樓者,玉氣 也;赩氣有銅,紅氣,有瓊,為璘褐色,為鐵赭色。雲氣下 垂,不可以掘。」

山雲草莽,水雲魚鱗,旱雲煙火,涔雲波水,陣雲如立 垣,杼雲類軸,杓雲如繩蜺。史記作蛪者雲類闕旗,勝兵;雲 氣如織,敗兵;雲氣如枯。

「若煙非煙若雲非雲。郁郁紛紛蕭索輪囷。」是曰:史記作謂 《卿雲》,「卿雲」者。史記作見喜氣也。「若霧非霧,若蒙非蒙,著。」史記 無此六字《衣冠》而不濡,見則其國。史記作域被甲而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