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080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七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八十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八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八十卷目錄

 雨異部彙考一

  觀象玩占雨異雜占

 雨異部彙考二

  夏后氏禹一則

  商帝辛一則

  周成王一則 襄王一則 威烈王一則 赧王一則

  秦二世一則

  漢惠帝三則 武帝建元一則 天漢二則 元帝永光一則 竟寧一則 成帝鴻嘉一

  則 哀帝建平一則 平帝元始一則

  後漢光武帝建武一則 和帝永和一則 桓帝建和一則

  晉武帝泰始一則 太康一則 惠帝永康一則 愍帝建興一則 穆帝永和一則

  梁武帝大同二則 簡文帝大寶一則

  陳後主至德一則

  北魏世祖太延一則 世宗景明一則 正始一則

  北齊武成帝河清二則

  北周靜帝大象一則

  隋高祖開皇三則

  唐太宗貞觀一則 高宗永歡一則 中宗嗣聖二則 神龍一則 景龍一則 元宗天

  寶一則 代宗大曆一則 德宗貞元四則 文宗太和一則 開成一則 懿宗咸通二則

   僖宗乾符一則 廣明一則 中和二則 光啟一則 昭宗天復一則 天祐一則

  後梁太祖乾化一則

  後周太祖廣順一則 世宗顯德二則

  遼道宗清寧一則 咸雍一則

  宋太宗淳化一則 仁宗慶曆二則 英宗治平一則 神宗熙寧四則 元豐四則 哲

  宗元祐二則 徽宗大觀一則 宣和一則 高宗建炎一則 紹興五則 孝宗乾道一則

   淳熙五則 光宗紹熙二則 寧宗慶元三則 嘉泰一則 嘉定七則 理宗紹定一則

   端平一則 嘉熙二則 淳祐二則 寶祐二則 開慶一則 景定一則 度宗咸淳一

  則 恭帝德祐一則

  金世宗大定四則 哀宗天興一則

  元世祖至元一則 成宗元貞一則 大德一則 仁宗皇慶二則 延祐一則 英宗至

  治二則 泰定帝致和一則 文宗天曆一則 至順一則 順帝元統一則 至元四則

  至正十三則

  明太祖洪武三則 憲宗成化五則 孝宗弘治八則 武宗正德四則 世宗嘉靖十七

  則 穆宗隆慶四則 神宗萬曆十三則 熹宗天啟一則 愍帝崇禎十五則

 雨異部總論

  王充論衡感虛

 雨異部紀事

庶徵典第八十卷

雨異部彙考一编辑

《觀象玩占》
编辑

《雨異雜占》
编辑

凡天雨下物,非人間所見者,皆大兵之兆,其災見所 主國分。

天雨土,君失封。《五行傳》曰:「是謂黃眚,土失其性也,百 姓勞苦而無功。」京房曰:「內淫亂,百姓勞,不肖者祿,則 天雨土;天雨土,下民叛,民人負子東西,莫知其鄉。」京 房《易飛候》曰:「主不安,外戚有謀。一曰:黃土臭,如硫黃, 國亡。」

「天雨石,為政者質信不施,偽詐妄行,國君死亡。一曰 天雨石,民流,兵起,君憂。」甘氏曰:「無雲而雷,墜石於地, 大及一丈,形如雞子,兩頭銳,名曰天鼓,其所下之邦, 必有大戰,伏尸數萬,不可救,近期三年,遠期七年。 天雨沙,民饑,君失國。」

「天雨灰,君暴虐無道,其國亡。」殷紂之時,天雨灰, 天雨禽獸,是謂不祥,不出三年,其下兵起。一曰:「民流 亡有喪。」

「天雨人」,是謂凶殃。不出一紀,天下易王。

天雨魚鱉,民流亡,臣專國政,有兵喪。

《天雨蟲,傳》曰:「人君暴虐,不親骨肉而親他人,蟲從天 而墜,其國兵災。」劉向曰:「刑罰暴虐,貪饕無厭,則天雨 蟲。」

「天雨骨,是謂陽消。王者德衰,政令不行,佞人進用,不 出三年,有兵事。」京房《易飛候》曰:「師將破亡。一曰其國 大饑,人相殺食。」

「天雨膏,將相敗,國有急兵。」一曰:「君暴虐,弼臣多貪,賢 士遠去。」

天雨肉,天不享其德,將易其君。一曰:「君無道,臣專政, 有兵亂,國亡。」

「天雨血,是謂天見,其妖不出三年,兵起。」京房曰:「臨獄 不解,茲謂追非,厥咎天罰,故天雨血,茲謂不親,民有 怨懟,不出三年,亡其宗人。」又曰:「功臣棄戮,奸人用,天 雨血。」或曰:「天雨血,不正之君,不得久居其位。」又曰:「民 勞苦則天雨血,其君死於兵刃。」《易妖占》曰:「王者不親九族,則天雨血。」

天雨筋,其國大饑。

「天雨毛,邪臣進,賢臣逃,貴臣出走。」京房曰:「天雨毛,貴 人憂,國易主,征役煩興,戶口離散,國饑民流,下,人相 食;一曰大風為災。」

「天雨羽,君德不道,逆施天下。」《天鏡》曰:「天雨毛羽,有喪, 不出九年,兵起。」京房《易飛候》曰:「天雨毛羽,大風為災; 天雨赤雪,有兵起,大戰,有亡國。」

天雨水銀,是謂水失其性,不出三年,兵喪並起,國亡 失地。或曰:「天雨物如水銀,兵將起,失道之君當之。」 天雨金鐵,是謂刑罰有餘,人君殘酷,賊殺無辜,不出 一年,兵起於朝。

天雨錢,其國大饑,有兵亂。或雨於人家,其家有大殃。 天雨金銀鐵花,兵將興,失道之君當之。

天雨絲綿,天下有兵喪,不出六年大亂。

「天雨絮」,兵起,國將喪,無後。

天雨績,狀如麻苧,脆若地毛。大饑,人流有積骸。 天雨布帛,兵喪並起,人流無所。

天雨墨,臣下有陰謀。一曰:「君無道,奸臣得志,不出其 年,國亡。」

天雨杵臼,其國饑。

天雨如釜甑,歲大豐稔。其形如小錢許大,或從地中 出,其中有如小麻,黍稷粟大熟,世人謂之「蒸餅」,豐稔 徵也。

天雨笠,國大饑。

《天雨戟》,不出三年兵起。凡言天雨器物,皆其形似,非 真此物也。曾見下黑雨,落地皆成墨,水麥遭之者皆 腐,此即所謂「雨墨」者也。

「天雨五糓,是謂禾不熟,人君賦斂重數,不出二年,國 乏糧食。」京房曰:「天雨五糓,是謂惡祥,不出一年,民流 亡。」又曰:「國君專祿失信,去賢用佞,民無所向,則天雨 五糓。」或曰:「天雨粟,不肖食祿,三公易位。 天雨黍,為政者去,大人出走,他國有將相。」

「天雨草,其歲人多兵死。」《墨子》曰:「國君失位,專祿去賢, 則天雨草。」京房曰:「君恡祿信,讒臣德衰,厥妖天雨草。」 又曰:「火失其性,則有草妖。」京房《易飛候》曰:「天雨草,國 有殃,民破亡。」

天雨木,君臣不和,讒臣進用,其歲多風,五糓傷,民多 死。一曰:「人多兵死。」

天雨花,國有喪。一曰:「淫侈大行,國以亂亡。」

「天雨蕊」,其國君有咎。

天雨冰,水失其性,有大疫。

天雨木冰,上陽施不下通,下陰弛不上達,故雨而木 為之冰。劉向曰:「冰,陰之盛而水滯。木者,少陽貴臣卿 大夫之象。陰氣脅木,木先寒,故得雨即冰」,其占為大 臣死。或謂之木介,介者,破甲之象也。按此占言或過當不必盡如所

云「雨異皆凶」 ,而「雨釜甑」 ,何以獨為豐年之兆?禹時雨金三日,豈必刑罰殘酷之應?大抵人君遇變異而加修省可耳。《占書》所云「存其說」 ,可勿泥也。

雨異部彙考二编辑

夏后氏

禹八年雨金编辑

按《史記夏本紀》不載。 按《竹書紀年》:「禹八年夏六月, 雨金於夏邑。」

按《述異記》:「夏禹時,天雨金三日。」

编辑

帝辛五年雨土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不載。 按《竹書紀年》:「帝辛五年夏,雨 土於亳。」

编辑

成王三十四年雨金於咸陽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不載。 按《竹書紀年》云云。

按:《述異記》:「周成王時,咸陽雨金。」今咸陽有雨金原。

襄王二十八年宋雨螽编辑

按《春秋魯文公三年》「秋,雨螽於宋。」 按《左傳》,「墜而死 也。」 按《公羊傳》,「雨螽者何?死而墜也。何以書?記異也。 外異不書,此何以書?為王者之後,記異也。」 按《穀梁 傳》,外災不志,此何以志也?曰「災甚也。其甚奈何?茅茨 盡矣。著於上,見於下,謂之雨。」

按:《漢書五行志文公三年》「秋,雨螽於宋。」劉向以為,先 是宋殺大夫而無罪,有暴虐賦斂之應。《穀梁傳》曰:「上 下皆合,言甚。」董仲舒以為,宋三世內取大夫,專恣殺 生不中,故螽先死而至。劉歆以為,螽為穀災,卒遇賊 墜而死也。

威烈王七年雨金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不載。 按《封禪書》,「櫟陽雨金。秦獻公自以為得金瑞,故作畦畤櫟陽,而祀白帝。」按文獻通考作顯王

七年

赧王三十一年雨血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不載。 按《文獻通考》,赧王三十一年, 雨血。齊千乘、博昌之間,方數百里,雨血沾衣。時燕昭 王伐齊,齊湣王出奔,為楚將淖齒所弒。

编辑

二世元年雨金编辑

按《史記秦始皇本紀》不載。 按《述異記》:「二世元年,宮 中雨金,既而頃刻皆化為石。」

编辑

惠帝二年雨金编辑

按《漢書惠帝本紀》不載。 按《述異記》:「惠帝二年,宮中 雨黃金黑鍚。」

三年,桂宮陽翟雨米。

按《漢書。惠帝本紀》不載。 按五色線,伏虔《古今注》云: 「惠帝三年,桂宮、陽翟俱雨稻米。」

四年,雨血。

按《漢書惠帝本紀》,四年三月,宜陽雨血。 按《五行志》, 惠帝二年,天雨血於宜陽一頃所,劉向以為赤眚也。 時諸呂用事,讒口妄行,殺三皇子,建立非嗣及不當 立之王退、王陵、趙堯、周昌。呂太后崩,大臣共誅滅諸 呂,僵尸流血。京房《易傳》曰:「歸獄不解,茲謂追非,厥咎 天雨血,茲謂不親,民有怨心,不出三年,無其宗人。」又 曰:「佞人祿,功臣僇,天雨血。」按雨血宜陽紀作四年志作二年今從紀編次

武帝建元四年天雨粟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博物志》云云。

天漢元年雨白毛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天漢元年三月。 「天雨白毛。」

天漢三年,雨氂。

按《漢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三年八月,天雨 白氂。京房《易傳》曰:「前樂後憂,厥妖天雨羽。」又曰:「邪人 進,賢人逃,天雨毛。」

師古曰:「凡言氂者,毛之強曲者也,音力之反。」

元帝永光二年天雨草编辑

按《漢書元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永光二年八月, 天雨草,而葉相樛結,大如彈丸。京房《易傳》曰:「君吝於 祿,信衰賢去,厥妖天雨草。」

竟寧元年雨糓按漢書元帝本紀不載 按博物志竟寧元年南陽郡雨糓小者如黍粟而青黑味苦大者如大豆赤黃编辑

豆如麥,下三日生根、葉,狀如大豆,初生時也。

成帝鴻嘉四年雨魚编辑

按《漢書。成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鴻嘉四年,雨魚 於信都,長五寸以下。」

哀帝建平四年雨血编辑

按《漢書,哀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建平四年四月, 山陽湖陵雨血,廣三尺,長五尺,大者如錢,小者如麻 子。後二年,帝崩,王莽擅朝,誅貴戚丁、傅,大臣董賢等, 皆放徙遠方,與諸呂同象,誅死者少,雨血亦少。」

平帝元始三年天雨草编辑

按《漢書。平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元始三年正月, 天雨草,狀如永光時。京房《易傳》曰:「君吝於祿,信衰賢 去,厥妖天雨草。」

後漢编辑

光武帝建武三十一年雨糓按後漢書光武本紀建武三十一年陳留雨糓形如稗實编辑

和帝永和 年長安雨綿编辑

按《後漢書。和帝本紀》不載。 按五色線。伏虔《古今注》: 「漢帝永和年,長安雨綿皆白。」

桓帝建和三年雨肉编辑

按《漢書桓帝本紀》,「建和三年秋七月,北地廉雨肉。」 按《五行志》,「建和三年秋七月,北地廉雨肉,似羊肋,或 大如手。」近赤祥也。是時梁太后攝政,兄梁翼專權,枉 誅漢良臣故太尉李固、杜喬,天下冤之。其後梁氏誅 滅。

编辑

武帝泰始八年雨白毛编辑

按《晉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泰始八年五月, 蜀地雨白毛。此白祥也。是時益州刺史皇甫晏伐汶 山胡,從事何旅固諫,不從。牙門張弘等因眾之怨,誣 晏謀逆,害之。京房《易傳》曰:「前樂後憂,厥妖天雨羽。」又 曰:「邪人進,賢人逃,天雨毛。」《易妖》曰:「天雨毛羽,貴人出 走。」三占皆應。

太康七年雨赤雪编辑

按《晉書武帝本紀》:「太康七年十二月己亥,河陰雨赤 雪二頃。」

惠帝永康元年三月尉氏雨血编辑

按《晉書惠帝本紀》云云。 按《五行志》,「永康元年三月尉氏雨血。」夫政刑舒緩,則有常燠赤祥之妖,此歲正 月,送愍懷太子幽於許宮。天戒若曰,不宜緩恣姦人, 將使太子冤死。惠帝愚眊不寤,是月愍懷遂斃,於是 王室釁成,禍流天下。

愍帝建興元年十二月河東雨肉编辑

按:《晉書愍帝本紀》云云。

穆帝永和五年趙國雨血编辑

按《晉書穆帝本紀》,不載。 按《石遵載記》,「季龍以咸康 元年僭位,至永和五年,凡十五歲,於是世即偽位。石 遵聞季龍死,曜兵入鳳陽門,升太武前殿,假劉氏令, 以遵嗣位。遵偽讓再三,乃僭即尊位。雨血周遍鄴城。」

编辑

武帝大同元年雨土编辑

按《梁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隋書五行志》云云。 大同三年。天雨灰。

按《梁書武帝本紀》:「大同三年正月壬寅,天無雲,雨,灰 黃色。」

按《隋書五行志》:「三年,天雨灰,其色黃。」近黃祥也。京房 《易飛候》曰:「聞善不及,茲謂有知,厥異黃,厥咎聾,厥災 不嗣。蔽賢絕道之咎也。」時帝自以為聰明博達,惡人 勝己,又篤信佛法,捨身為奴。絕道蔽賢之罰也。

簡文帝大寶元年雨沙编辑

按《梁書簡文帝本紀》。「大寶元年丁未。天雨黃沙。」 按《隋書五行志》。「大寶元年正月,天雨黃沙。二年簡文 帝夢丸土而吞之。尋為侯景所廢,以土囊壓之而斃, 諸子遇害。不嗣之應也。」

编辑

後主至德三年雨赤物编辑

按《陳書後主本紀》。不載 按《隋書五行志》。「至德三年 十二月。有赤物隕於太極殿前。初下時。鐘皆鳴。」

北魏编辑

世祖太延四年雨土编辑

按《魏書世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太延四年「正月 庚子。雨土如霧於洛陽。」

世宗景明四年雨土编辑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景明四年八月 辛巳,涼州雨土覆地如霧。」

正始二年雨土编辑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正始二年正月 辛丑,土霧四塞。」

北齊编辑

武成帝河清二年雨血编辑

按:《北齊書武成帝本紀》,「河清二年十二月,雨血於太 原。」

按《隋書五行志》:劉向曰:「血者,陰之精,傷害之象,僵尸 之類也。」明年,周師與突厥入并州,大戰城西,伏屍百 餘里。京房《易飛候》曰:「天雨血染衣,國亡君戮。」亦後主 亡國之應。

河清四年,雨赤物如漆鼓。

按《北齊書武成帝本紀》,「河清四年三月,有物隕於殿 庭,如赤漆鼓,帶小鈴。」

按《隋書五行志》。「河清四年。有物隕於殿庭。色赤。形如 數斗器。眾星隨者如小鈴。明年婁太后崩。」

北周编辑

靜帝大象二年正月雨土编辑

按《周書靜帝本紀》:大象二年「春正月戊申,雨雪。雪止 又雨細黃土,移時乃息。」

按《隋書五行志》:「大象二年正月,天雨黃土,移時乃息。」 與大同元年同占。時帝昏狂滋甚,期年而崩,至於靜 帝,用遜厥位,絕道不嗣之應也。

编辑

高祖開皇二年雨土编辑

按《隋書高祖本紀》,開皇二年二月庚子,京師雨土。 按《五行志》,開皇二年,京師雨土。是時帝懲周室諸侯 微弱以亡天下,故分封諸子並為行臺,專制方面。失 土之故,有土氣之祥。其後諸王各謀為逆亂。京房《易 飛候》曰:「天雨土,百姓勞苦而無功。」其時營都邑後,起 仁壽宮,頹山堙谷,丁匠死者大半。

開皇六年,雨毛。

按《隋書高祖本紀》:「六年秋七月乙丑,京師雨毛如馬 𩯣尾,長者二尺餘,短者六七寸。」 按《五行志》,京房《易 飛候》曰:「天雨毛,其國大饑。」是時關中旱,米粟涌貴, 開皇七年雨石。

按:《隋書高祖本紀》:「七年五月己卯,雨石於武安、滏陽 間十餘里。」按志作十七年事今從本紀編次

编辑

太宗貞觀七年雨土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貞觀七年二月丁卯,雨土。」

高宗永徽三年雨土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永徽三年三月辛巳,雨土。」

====中宗嗣聖四年即武后垂拱三年雨金====按《唐書武后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垂拱三年七月, 廣州雨金。金位正秋,為刑,為兵。占曰:「人君多殺無辜, 一年兵災於朝。」

嗣聖五年。即武后垂拱四年《雨桂子》。

按《唐書武后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垂拱四年三月, 雨桂子於台州,旬餘乃止。占曰:「天雨草木,人多死。」

神龍二年雨毛编辑

按:《唐書中宗本紀》:「神龍二年四月己亥,雨毛於鄮縣。」

按《五行志》占曰:「邪人進,賢人遁。」

景龍元年雨土编辑

按:《唐書中宗本紀》:「景龍元年六月庚午,雨土于陝州。 十二月丁丑,雨土。」

元宗天寶十三載雨黃土又雨紅雨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十三載「二月丁丑,雨黃土。」

按《瑯嬛記》:天寶十三載,宮中下紅雨,色若桃花。太真 喜甚,命宮人各以碗杓承之,用染衣裾,天然鮮艷,惟 襟上色不入處,若似「馬」字,心甚惡之。明年七月,遂有 馬嵬之變,血汙衣裾,與紅雨無二,上甚傷之。

代宗大曆七年雨土编辑

按《唐書代宗本紀》:「七年十二月丙寅,雨土。」

德宗貞元二年雨土编辑

按《唐書德宗本紀》:「貞元二年四月甲戌,雨土。」

貞元四年,「雨木,雨豬。」

按《唐書德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四年正月,雨木 于陳留十餘里,大如指,長寸餘,中空,所下者立,如植 木生于下而自上隕者,上下易位之象。碎而中空者, 小人象。如植者,自立之象。是歲宣州大雨震雷,有物 墮地如豬,手足各兩指,執赤班蛇食之。頃之雲合不 復見。」豕禍也。

貞元八年雨土。

按:《唐書德宗本紀》:「貞元八年二月庚子,雨土。」

貞元二十一年正月,雨赤雪。

按《唐書德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十一年正月 「甲戌,雨赤雪於京師。」

文宗太和八年十月甲子土霧晝昏至於十一月癸丑编辑

按《唐書文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開成元年七月雨土编辑

按:《唐書文宗本紀》云云。

懿宗咸通八年雨湯编辑

按《唐書懿宗本紀》,「咸通八年七月,雨湯於下邳。」 按 《五行志》:「八年七月,泗州下邳雨湯,殺鳥雀。」水沸於火, 則可以傷物,近火沴水也。雨者,自上而降。鳥雀,民象。 咸通十四年雨土。

按:《唐書懿宗本紀》:「咸通十四年三月癸巳,雨土。」

僖宗乾符二年雨土编辑

按《唐書僖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乾符二年二月, 宣武境內黑風雨土。」

廣明元年雨血於靖陵编辑

按:《唐書僖宗本紀》云云。

中和元年雨土编辑

按《唐書僖宗本紀》:「中和元年五月辛酉,大風,雨土。 中和二年雨土。」

按《唐書僖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光啟二年雨魚编辑

按《唐書僖宗本紀》不載。 按《文獻通考》:「光啟二年,揚 州雨魚。」

昭宗天復三年二月雨土天地昏霾编辑

按《唐書昭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天祐元年雨土编辑

按《唐書昭宗本紀》,「天祐元年四月甲辰,大風雨土。」 按《五行志》,「元年閏四月乙未朔,大風雨土。甲辰,大風 雨土。」

後梁编辑

太祖乾化四年閩國雨豆编辑

按《五代史梁太祖本紀》。不載 按《十國春秋。閩太祖 世家》。「乾化四年。天雨豆於境內。」

後周编辑

太祖廣順二年蜀國雨毛编辑

按《五代史周太祖本紀》。不載 按《十國春秋。後蜀後 主本紀》。「廣政十五年十二月。天雨毛。」

世宗顯德四年南唐國中雨沙编辑

按《五代史周世宗本紀》。不載 按陸游《南唐書》。「元宗 保大十五年三月辛亥。晝晦。雨沙如霧。」

顯德五年,「蜀國雨血。」

按《五代史周世宗本紀》。不載。 按《幸蜀記》。廣政二十 一年十一月。天雨血。

编辑

道宗清寧九年雨血编辑

按《遼史道宗本紀》,不載。 按《宗室列傳》:「重元,聖宗次 子。道宗即位,冊為皇太叔,免拜不名,為天下兵馬大元帥,復賜金券、四頂帽、二色袍,尊寵所未有。清寧九 年,車駕獵灤水,以其子涅魯古素謀,與同黨陳國王 陳六、知北院樞密事蕭胡睹等凡四百餘人,誘脅弩 手軍,陣於帷宮外。將戰,其黨多悔過效順,各自奔潰。 重」元既知失計,北走大漠,歎曰:「涅魯古使我至此!」遂 自殺。先是,重元將起兵,帳前雨赤如血,識者謂敗亡 之兆。

咸雍四年雨糓按遼史道宗本紀咸雍四年六月壬子西北路雨糓方三十里编辑

编辑

太宗淳化三年雨土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淳化三年正月 乙卯,京師雨土。占曰:「小人叛。」自後李順盜據益州。

仁宗慶曆元年雨藥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慶曆元年二月丙午,京師雨藥。」 慶曆三年,「雨赤雪。」

按《宋史仁宗本紀》:慶曆三年十二月「丁巳,河北雨赤 雪。」 按《五行志》:「慶曆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天雄軍、 德、博州天降紅雪盡,血雨。」

英宗治平元年雨土编辑

按《宋史英宗本紀》,「治平元年三月辛酉,雨土。十二月 乙巳,雨土。」 按《五行志》:「治平元年三月壬戌,雨土,十 二月己亥,雨黃土。」紀志日干不符故並存之

神宗熙寧元年雨毛编辑

按《宋史神宗本紀》,「熙寧元年三月丁酉,潭州雨毛。」 按《五行志》:「熙寧元年,荊襄間天雨白氂如馬尾,長者 尺餘,彌漫山谷。三月丁酉,潭州雨毛。」

熙寧五年,雨土。

按:《宋史神宗本紀》:「熙寧五年十二月癸未,雨土。」 「熙寧七年,雨土。」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七年三月戊午, 雨黃土。」

熙寧八年,雨土,雨黃毛。

按《宋史神宗本紀》:熙寧八年五月「丁丑,雨土及黃毛。」

元豐二年雨豆雨土编辑

按《宋史神宗本紀》:「元豐二年六月,忠州雨豆。秋七月, 南賓縣雨豆。十一月丁亥,雨土。」

元豐三年,雨「木子。」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三年六月己未, 饒州長山雨木子數畝,狀類如芋子,味香而辛,土人 以為桂子,又曰菩提子。明道中嘗有之,是歲大稔。 元豐五年雨土。」

按:《宋史神宗本紀》:「五年三月丙午,雨土。」按志作乙巳 元豐六年,雨土。

按:《宋史神宗本紀》:「元豐六年夏四月辛未,雨土。」

哲宗元祐三年雨黍编辑

按《宋史哲宗本紀》,元祐三年秋七月癸酉,忠州言,「臨 江塗井鎮雨黑黍。」 按《五行志》:「元祐三年六月,臨江 縣塗井鎮雨白黍,七月又雨黑黍。」

元祐七年,雨塵土。

按《宋史哲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元祐七年正月 戊午,天雨塵土,主民勞苦。」

徽宗大觀元年雨豆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大觀元年,廬州雨豆。」

宣和元年雨土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宣和元年三月 「庚午,雨土著衣,主不肖者食祿。」

高宗建炎二年雨紙錢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建炎二年,杜充 為北京留守,天雨紙錢於營中,厚盈寸。明日與金人 戰城下,敗績。」「紙,白祥也。」

紹興二年雨錢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年七月,天雨 錢。或從石甃中涌出,有輪廓,肉好不分明,穿之碎若 沙土。」

紹興八年,雨冰龜。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八年五月,汴京 太康縣大雷雨,下冰龜數十里,隨大小皆龜形,具手 足卦文。」

紹興十一年,雨黃沙。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紹興十一年三 月「庚申,涇州雨黃沙。」

紹興十六年,雨豆。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十六年正月辛 未,瀘州雨豆。」近草妖也。

紹興二十六年七月,雨水銀。

按:《宋史高宗本紀》云云。

孝宗乾道四年雨土雨米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四年三月己丑, 雨土若塵。春,舒州雨黑米,堅如鐵,破之,米心通黑

淳熙四年雨土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四年二月戊戌,雨土。」

淳熙五年,雨土。

按:《宋史孝宗本紀》:「五年二月甲申,雨土,夏四月丁丑, 雨土。」按五行志作二月壬午

淳熙六年,雨土。

按:《宋史孝宗本紀》:「六年十一月乙丑,雨土。」

淳熙十一年,雨土,雨黑水。

按《宋史孝宗本紀》,「淳熙十一年春正月辛卯朔,雨土。 甲寅,雨土。」 按《五行志》,十一年二月,臨安府新城縣 深浦天雨黑水終夕。

淳熙十三年,雨土。

按:《宋史孝宗本紀》:「十三年正月壬寅,雨土。」

光宗紹熙四年雨土编辑

按:《宋史光宗本紀》:「紹熙四年冬十月甲寅,雨土。 紹熙五年,雨土,雨木。」

按《宋史光宗本紀》,「五年四月癸卯雨土。」 按《五行志》: 「四年十一月雨土,是年行都雨木。」與《唐志》「貞元四年 陳留雨木」同占,木生於下而自上隕者,將有上下易 位之象。

寧宗慶元元年雨土编辑

按《宋史寧宗本紀》,「慶元元年十一月己丑,雨土。」 按 《五行志》:「慶元元年二月己卯,十一月己丑,天雨塵土, 慶元三年雨土。」

按《宋史寧宗本紀》:慶元三年夏四月丙午雨土。「十二 月甲申,雨土。」 按《五行志》:「三年正月丙子,四月丙午, 十二月甲申,天雨塵土。」

慶元六年,雨土。

按《宋史寧宗本紀》,慶元六年二月己巳,雨土。丁未,雨 土。五月壬申,雨土。冬十月辛丑,雨土。「十二月辛卯,雨 土。」 按《五行志》:六年正月己巳、閏月丁未、九月辛丑、 十月己丑、十一月辛卯,天雨塵土。

嘉泰元年雨土编辑

按《宋史寧宗本紀》,「嘉泰元年二月辛丑,雨土。九月己 未,雨土。」「十二月辛丑,雨土。」 按《五行志》,「嘉泰元年六 月己卯,九月己未、十二月辛丑,天雨塵土。」

嘉定三年雨土编辑

按:《宋史寧宗本紀》:「嘉定三年春正月丙午,雨土。 嘉定八年,雨塵土。」

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八年二月己未, 五月辛未,天雨塵土。」

嘉定九年雨土。

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九年十二月癸 巳,天雨土。」

嘉定十年雨土。

按:《宋史寧宗本紀》:「嘉定十年春正月癸巳,雨土。」 「嘉定十二年,雨土。」

按:《宋史寧宗本紀》:「嘉定十二年三月癸巳,雨土。」 「嘉定十三年,雨土。」

按:《宋史寧宗本紀》:「嘉定十三年三月辛卯朔,雨土。」 「嘉定十六年,雨土。」

按:《宋史寧宗本紀》:「嘉定十六年二月戊子,雨土。」

理宗紹定三年雨土编辑

按:《宋史理宗本紀》:「紹定三年三月丁酉,雨土。」

端平三年雨血编辑

按《宋史理宗本紀》:「端平三年秋七月甲申,雨血。」

嘉熙二年雨土编辑

按:《宋史理宗本紀》:「嘉熙二年夏四月己酉,雨土。」按志作四

月甲申

嘉熙三年,雨土。

按:《宋史理宗本紀》:「嘉熙三年三月辛卯,雨土。」

淳祐五年雨土编辑

按:《宋史理宗本紀》:「淳祐五年二月丙寅朔,雨土。」 「淳祐十年雨土。」

按:《宋史理宗本紀》:「十年二月乙卯,雨土。」

淳祐十一年,雨土。

按:《宋史理宗本紀》:「十一年三月乙亥,雨土。」

寶祐三年雨土编辑

按:《宋史理宗本紀》:「寶祐三年三月乙未,雨土。」

按《通鑑》,時雨土,侍御史洪天錫以其異為蒙,力言君 子小人之辨。又言:「蜀中地震,閩、浙大水,上下窮困,遠 近嗟怨,獨貴戚巨閹享富貴耳。舉天下窮且怨,陛下 能獨與數十人保其天下乎?」會吳民列愬,宦官董宋 臣奪其田,天鍚下其事有司,而御前提舉所謂田屬 御莊,不當白臺,儀鸞司亦牒常平。天錫謂:「御史所以 雪冤,常平所以均役,而中貴人得以控之,則內外臺 可廢,猶謂國有紀綱乎?」乃申劾宋臣併盧允升,疏六 七上,悉留中,天鍚遂去。宗正寺丞趙崇嶓移書責丞 相方叔,不能正救,而讒者又曰:「天鍚之論,方叔意也。」 於是監察御史朱應元論罷方叔及參知政事徐清 叟,宋臣、允升猶以為未快,厚賂人上書力詆天鍚、方叔,且乞誅之,使天下明知宰臣、臺諫之去出自獨斷, 於內侍初無預焉。

寶祐六年,雨土。

按:《宋史理宗本紀》:「六年二月壬辰,雨土。」

開慶元年雨土编辑

按:《宋史理宗本紀》:「開慶元年三月辛酉,雨土。」

景定五年雨土编辑

按:《宋史理宗本紀》:「景定五年二月辛未,雨土。」

度宗咸淳十年雨土编辑

按:《宋史度宗本紀》:「咸淳十年春正月乙巳,雨土。」

恭帝德祐元年雨土编辑

按《宋史瀛國公本紀》:「德祐元年三月庚寅,雨土。」 按 《五行志》:「德祐元年三月辛巳,終日黃沙蔽天,或曰喪 氛。」

编辑

世宗大定五年雨毛编辑

按《金史世宗本紀》:「大定五年六月丙午,雨毛。」

大定十二年三月庚寅,雨土。

按《金史世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大定十六年,雨豆。

按《金史世宗本紀》:「十六年三月戊申,雨豆於臨潢之 境。」 按《五行志》:「十六年三月戊申,雨豆於臨潢之境, 其形上銳而赤,食之味頗苦。」

大定二十三年,雨土。

按《金史世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十三年「三月 乙酉,氛埃雨土。四月庚子亦如之。」

哀宗天興三年雨血编辑

按《金史哀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天興三年正月 己酉,京、索之間雨血十餘里。」是日蔡城陷,金亡。

编辑

世祖至元二十四年雨土编辑

按《元史世祖本紀》:「至元二十四年十二月,諸王薛徹 都等所駐之地,雨土七晝夜,羊畜死不可勝計,以鈔 暨幣帛綿布雜給之,其直計鈔萬四百六十七錠。」

成宗元貞二年處州大雨米黑色编辑

按《元史成宗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云云。

大德十年雨沙编辑

按《元史成宗本紀》:「大德十年二月,大同平地雨沙黑 霾,斃牛馬二千人,亦有死者。」

仁宗皇慶元年天雨毛编辑

按《元史仁宗本紀》:「皇慶元年六月丁卯,天雨毛。」 「皇慶二年,雨毛。」

按《元史仁宗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二年八月, 「黃梅縣天雨毛。」

延祐七年英宗即位雨黑霜编辑

按《元史英宗本紀》:「延祐七年三月庚寅即位,十二月 癸酉,益津縣雨黑霜。」

英宗至治元年雨鐵编辑

按《元史英宗本紀》不載。 按《滇載記》,至治元年雨鐵, 民舍山石皆穿,人物值之多斃,謠俗號曰「鐵雨。」 至治三年雨土。

按《元史英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三年二月丙戌, 雨土。」

泰定帝致和元年雨霾编辑

按《元史泰定帝本紀》:「致和元年三月壬申,雨霾。」

文宗天曆二年雨土霾编辑

按《元史文宗本紀》:「天曆二年三月丁亥,雨土霾。」

至順二年三月雨土霾编辑

按《元史文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順帝元統二年雨血雨白毛编辑

按《元史順帝本紀》,元統二年正月庚寅朔,雨血於汴 梁,著衣皆赤。六月,彰德雨白毛。 按《五行志》:元統二 年正月庚寅朔,河南省雨血。是日眾官晨集,忽聞燔 柴煙氣,既而黑霧四塞,咫尺不辨,腥穢逼人,逾時方 息。及行禮畢,日過午,驟雨隨至,霑洒堊牆及衣裳皆 赤。六月,彰德雨白毛,俗呼云老君髯。民謠曰:「天雨氂, 事不齊。」

至元三年雨線编辑

按《元史順帝本紀》:「至元三年三月,天雨線。」 按《五行 志》:至元三年三月,彰德雨毛如綿而綠,俗呼云「菩薩 線。」民謠云:「天雨線,民起怨,中原地,事必變。」

至元四年,雨沙。

按《元史順帝本紀》:「四年四月辛未,京師天雨紅沙,晝 晦。」

至元五年二月,信州雨土。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至元六年,雨毛。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六年七月,延安 鄜州雨白毛如馬鬃。所屬邑亦如之。」

至正元年雨鐵编辑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至正元年 「𥔲嘉縣天雨鐵。民舍山石皆穿。人物遇之皆斃。」 至正五年。雨紅霧。雨土。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五年四月鎮江 丹陽縣雨紅霧。草木葉及行人裳衣皆濡成紅色」 按《續文獻通考》。五年春庚寅。信州雨土。

至正十一年,雨米,雨黑子麻豆。

按《元史順帝本紀》,「十一年十一月,雨黑子於饒州。」 按《五行志》:「十一年十月,衢州東北雨米如黍。十一月, 建寧浦城縣雨黑子如稗實。邵武大雨震電,雨黑黍 如蘆穄;信州雨黑黍。鄱陽縣雨菽豆。郡邑多有,民皆 取而食之。」

至正十二年,雨粉針。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十二年。湖 廣雨粉針。民家門戶壁柱間。有粉痕。如針樣無數。 至正十三年。雨白絲白毛。

按《元史順帝本紀》:「十三年七月丁卯,泉州天雨白絲。」

按:《五行志》:「十三年四月,冀寧榆次縣雨白毛如馬。」

鬃:

至正十五年,雨血。

按《元史順帝本紀》:「十五年三月,薊州雨血。」

至正十七年,雨黑雨。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十七年正月「己 丑。杭州降黑雨。河池水皆黑。」

至正十八年,雨白毛。

按《元史順帝本紀》。十八年五月。「天雨白毛。」 按《五行 志》。「十八年五月。益都雨白毛。」

按:《續文獻通考》:「十八年冬,衢處等州雨黑黍,內白如 粉,草木皆萌芽吐花。」

至正十九年,雨氂。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十九年三月,「遵 化路連日雨氂。」按續文獻通考作興化路

至正二十一年,雨鐵。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二十一年。 「昆明縣天雨鐵。傷禾稼。民居半圮。」

至正二十五年,雨氂,雨魚。

按《元史順帝本紀》。二十五年五月甲子。京師天雨氂。 長尺許。或言於帝曰:「龍絲也。」命拾而祀之 按《五行 志》。二十五年六月戊申。京師大雨。有魚隨雨而落。長 尺許。人取而食之。

至正二十六年,隕魚。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丙午八月 辛酉。上海縣浦東俞店橋南牧羊兒三四。聞上恰恰 有聲。仰視之。流光中隕一魚。刺成二創。其狀不常見。 自首至尾根僅盈尺。是日晴無陰雲。亦無鵰鸛之類。 甚可怪也。日將晡。縣市人鬨然指流星自南投北。即 此時也。橋下一細民家欲取烹食。其妻鹽而藏之。來 者多就觀焉。或曰:「《志》有之,天隕魚,人民失所之象。」 至正二十七年,雨白氂

按《元史順帝本紀》。二十七年夏五月。「山東雨白氂。」 按《五行志》。二十七年五月。益都雨白氂。

编辑

太祖洪武六年雨米编辑

按《廣東通志》:「洪武六年夏六月,廣州天雨米。」舊志:「六 月十九日未時,廣州天雨米,如早白穀米,身粗小長 黑色,如火燒米。炊烝之為飯,甚柔軟。人爭掃拾,有取 至二三斗者。」

洪武十年,雨黑水。

按《江南通志》:「洪武十年,應天雨如墨汁。」

按《湖廣通志》:「洪武十年正月,黃梅夜雨,黑水如墨。 洪武二十二年雨米。」

按《湖廣通志》:「洪武二十二年七月,荊州雨米約二石 餘,形似小麥,色淡黃,炊為飯,香甜。」

憲宗成化元年雨黍编辑

按:《續文獻通考》:「成化元年二月,天雨黑黍於襄陽。」按通

紀作二年

成化二年,雨米。

按《廣東通志》:成化二年夏六月,順德天雨米。舊志:「六 月十七日辰時,邑大澍雨,雨兼以米。米色黧黑,形小 而粒堅,鳥鵲皆食,人掃拾之,有聚升斗者。咸以為時 和歲豐之瑞也。」

成化六年,雨霾。

按《名山藏》,「成化六年三月庚辰,京師雨霾,晝晦。 成化七年雨霾。」

按《明昭代典則》:「成化七年夏四月己卯,雨土霾; 成化十三年,雨血雨錢。」

按《大政紀》,「成化十三年六月,京師雨錢。」

按:《續文獻通考》:「十三年春,山陰雨血射人。」

孝宗弘治元年雨稷编辑

按《四川總志》:「弘治元年,富順縣雨稷,若馬鬃然,白緇 色。」

弘治二年,雨豆按《湖廣通志》:「弘治二年三月,漢陽應山雨豆,種之蔓 生不實。」

弘治三年雨石。

按《續文獻通考》:「弘治庚戌歲三月,陝西慶陽府雨石 無數,大者如鵝鴨卵,小者如雞頭實,皆作人語,說長 短。」

弘治六年,雨黑水。

按《浙江通志》:「弘治六年,蘭谿雨黑水。」

弘治七年雨紅雪,雨豆。

按《江南通志》:「弘治七年二月,廬州雨雪,色微紅,又雨 豆茶黑褐三色。池州雨黑豆。」

弘治八年雨豆,雨黃土。

按:《續文獻通考》:「八年六月,黟縣雨豆。」

按《浙江通志》:「弘治八年,蘭谿雨黃土。」

弘治十五年,雨黑黍。

按《四川總志》:「弘治十五年九月,忠州雨黑黍,白仁可 食。」

弘治十八年,雨粉。

按《江南通志》:「弘治十八年,蘇州雨粉。」

武宗正德三年雨黑黍雨黑子编辑

按《江西通志》,「正德三年七月,東鄉餘干雨黑黍。」 按《湖廣通志》,「正德三年九月,咸陽雨黑子,至積十日。」 正德四年,雨魚,雨黑糓,雨桂子。 按《山西通志》,「正德四年冬十月,岢嵐州雨魚州南川 口天雨小魚數千尾,食之殺人。」

按《江西通志》:正德四年,高安縣雨黑糓。 按《湖廣通志》:「正德四年,興國旱,天雨黑糓如棗核。七 月,祁陽夜雨桂子,狀如皂角子較大,有糞草處獨多。」 又云,「娑羅樹子取種之,葉似橄欖,長六七寸即壞。 正德五年雨黍。」

按《湖廣通志》:「正德五年,巴陵雨黍。」

正德八年,雨魚,雨黑子。

按《山西通志》:「正德八年,代州雨魚八角。諸境雨魚,色 皆黑,小者寸許,大者二三尺。」

按《湖廣通志》:「正德八年九月,祁陽雨黑子,狀若皂角 子,堅如石。」

世宗嘉靖二年雨血编辑

按《廣東通志》:「嘉靖二年,新寧雨血。」

嘉靖六年,雨錢,雨血,雨土,雨桂子。

按《永陵編年史》:「嘉靖六年五月甲午,京師雨錢。秋七 月壬辰,南京雨血。」

按《山西通志》:「嘉靖六年三月,平定雨土,越一日,復雨 土。」

按《貴州通志》:「六年省城雨桂子。」

嘉靖八年雨沙。

按《山西通志》:「嘉靖八年春正月朔,太平雨黃沙; 嘉靖九年雨蕎子。」

按《陝西通志》:「嘉靖九年夏,漢中雨如蕎子,化為蟲,食 禾。」

嘉靖十三年,雨黑水。

按《湖廣通志》:「嘉靖十三年二月,昧𤕤,安仁雨黑水。」 「嘉靖十七年,雨糓。」 按《湖廣通志》:嘉靖十七年,南漳雨糓細粒,如五糓狀。 嘉靖三十年,雨石。

按《福建通志》:「嘉靖三十年,雨石於連江,有聲如雷。 嘉靖三十一年,雨霰,雨黑豆。」

按《山東通志》:「嘉靖三十一年四月,府城近郭,雨霰數 寸。」

按《江南通志》:「嘉靖三十一年,常州雨黑豆。」

嘉靖三十二年雨血。

按《廣東通志》:「嘉靖三十二年冬十二月,新會雨血; 嘉靖三十四年,雨黑子,雨赤豆。」

按《山西通志》:「嘉靖三十四年,澤州雨黑子如蠶沙。」 按《太倉州志》:「嘉靖三十四年,天雨如赤豆,又如椎碎 瑪瑙,或間青白。」

嘉靖三十五年,雨黑水。

按《河南通志》,「嘉靖三十五年,南陽天雨黑水如墨。」 按《浙江通志》,嘉靖三十五年,慈谿雨黑水。

嘉靖三十九年,雨毛。

按《福建通志》:「嘉靖三十九年夏五月,興化府城中雨 毛。」

嘉靖四十年雨黑水,雨毛。

按《湖廣通志》:「嘉靖四十年,棗陽雨黑水池魚死,食之 多殺人。」

按《福建通志》:「嘉靖四十年夏,興化府雨毛。」

嘉靖四十一年「雨麻子蕎麥。」

按《河南通志》:「嘉靖四十一年五月五日,偃師雨麻子 蕎麥。」

嘉靖四十二年,「雨粟、豆、蕎麥。」

按《河南通志》:「嘉靖四十二年,南陽雨粟豆蕎麥著地 能生牲畜,不食嘉靖四十四年,雨蕎麥黑豆。」

按《湖廣通志》:「嘉靖四十四年秋,襄陽大風雨蕎麥黑 豆。」

嘉靖四十五年,雨黑水。

按《山西通志》:「嘉靖四十五年秋,洪洞、趙城大雷雨,其 色如墨,日夜方止,禾稼浥爛,次年大饑。」

穆宗隆慶二年雨黑豆雨土编辑

按《明外史周弘祖傳》:「弘祖,麻城人,嘉靖三十八年進 士,授御史。隆慶改元之明年,言:近者天雨黑豆,此陰 盛之徵也。陛下嗣位二年,未嘗接見大臣,咨訪治道。 邊患孔棘,備禦無方,事涉內庭,輒見阻撓。如閱馬核 庫,詔出復停。皇莊則親收子粒,太和則榷取香錢,織 造之使累遣,糾劾之疏,留中,內臣爵賞謝辭,溫旨遠 出《六卿》上,尤祖宗朝所絕無者。」疏入,不報。

按:《續文獻通考》:「隆慶二年四月,御史周弘祖言,天雨 黑豆。又漢中南鄭縣雨土。」

按《湖廣通志》:「隆慶二年,南漳天雨子如豆,人可食。 隆慶三年,雨桂子。」

按《湖廣通志》:「隆慶三年四月,祁陽夜雨桂子,狀如正 德間所落。」

隆慶四年,雨黑雨、紅雨。

按《浙江通志》:「隆慶四年,象山降黑雨。」

按《四川總志》:「隆慶四年夏四月,彭水縣天降紅雨點, 人衣盡赤。」

隆慶五年,雨蕎豆。

按《河南通志》:「隆慶五年春,內鄉雨蕎豆。」

神宗萬曆四年雨米编辑

按《廣東通志》:「萬曆四年,天雨米於連州。」

萬曆五年,雨黑糓。 按《江西通志》,萬曆五年,奉新雨黑糓。 萬曆六年,雨黑水。雨黑糓。 按《浙江通志》:萬曆六年,衢州雨黑水。

按《江西通志》:「萬曆六年,寧州雨黑糓。 萬曆十一年,雨鹹水。」

按《山東通志》:「萬曆十一年秋,雨鹹水,殺禾稼。」

萬曆十四年,雨沙。

按《山西通志》:「萬曆十四年,猗氏雨沙」

萬曆十五年,雨「黑豆。」

按《陝西通志》:「萬曆十五年四月,雨黑豆於鎮城地。」 「萬曆十六年,雨豆,雨雪磚。」

按《江西通志》:「萬曆十六年,南昌府雨豆,或黑或斑,味 如銀杏。」

按《湖廣通志》:「萬曆十六年四月,潛江雨雪磚。」

萬曆二十二年,雨黑水。

按《同安縣志》:萬曆二十二年甲午二月初八日,雨黑 水。

萬曆三十三年,雨桂子。

按《貴州通志》:「萬曆三十三年夏四月,雨桂子。」

萬曆三十四年,雨沙。

按《山西通志》:「萬曆三十四年春,聞喜雨沙,其色黃。 萬曆三十七年雨粟。」

按《湖廣通志》:「萬曆三十七年,鍾祥天雨粟。」

萬曆三十九年五月,雨毛。

按:《福建通志》云云。

萬曆四十年,雨毛。

按《福建通志》:「萬曆四十年夏,雨毛。」

熹宗天啟二年雨土编辑

按《浙江通志》:「天啟二年,瑞安雨土。」

愍帝崇禎元年雨豌豆粉编辑

按《陝西通志》:「崇禎元年七月二十四日,藍田絳村天 雨如碗豆,應手成粉。」

崇禎二年,雨血。

按《福建通志》:「崇禎二年七月二十日,興化府雨血。 崇禎四年雨土石。」

按《山西通志》:「崇禎四年春三月,沁州雨土石。初四日, 天忽暗,天雨土石。」

崇禎五年,雨粟。雨黑糓,雨黑水。 按《浙江通志》:「崇禎五年,遂昌雨粟,形如黑黍。」

按《江西通志》:「崇禎五年六月二日,袁州雨黑糓,人爭 拾之以食。」

按《湖廣通志》:「崇禎五年九月,雨黑水。」

崇禎七年,雨血,雨泥,雨黑豆。

按《綏寇紀略》:「崇禎七年二月,海豐雨血,黃梅縣天雨 黑子如粟。」

按《陜西通志》:「崇禎七年二月,文縣雨泥。」

按《湖廣通志》:「崇禎七年二月,京山雨黑豆,四月雨血。 崇禎八年雨灰。」

按《陝西通志》:「崇禎八年,鳳翔縣雨灰三日。」

崇禎九年,雨毛。

按《綏寇紀略》:「崇禎九年,松江繡野橋雨毛。」

崇禎十年八月,雨血雨蟲按《綏寇紀略》:「崇禎十年八月山東雨血。黃州天雨蟲, 色黑,大如菽,蠕蠕動食苗俱盡。」

崇禎十一年雨土,雨黑水。

按《浙江通志》:「崇禎十一年,處州雨土。」

按《綏寇紀略》:「崇禎十一年,新鄉雨黑水。」

按《湖廣通志》:「崇禎十一年正月,德安雨,土地浸白。 崇禎十二年,雨豆。」

按《福建通志》:「崇禎十二年九月,興化府雨豆。」

崇禎十三年,雨魚,雨麥,雨土,雨豆,雨黑粟,雨紅雨。 按《綏寇紀略》:「崇禎十三年,德安府天雨魚,吳郡雨麥, 關中渭南郡天雨蕎麥。」

按《湖廣通志》:「崇禎十三年五月,蘄州雨土,黃霧四塞, 旬日始霽。」

按《同安縣志》,「崇禎十三年正月初七夜,雷鳴雨注,感 化里及西南隅約二十里許,雨豆扁而細,或黑或黃, 里民有掃之盈升者。」按天雨五糓,乃土失其職而天 下侵象,為臣失其職而君下勞,宜恐懼修省也。 按《福建通志》,崇禎十三年七月,將樂天雨黑粟。 按《四川總志》,崇禎十三年六月,安岳縣雨淡紅色,著 物亦俱紅。

崇禎十四年,雨土雨泥。

按《陝西通志》,「崇禎十四年三月二十三日,富平雨土。」 按《福建通志》,「崇禎十四年正月二十八日,雨水如黃 泥。」

崇禎十五年,雨紅水。

按《福建通志》:「崇禎十五年,雨水如血,紅白不一。 崇禎十六年,雨血,雨綿,雨黑黍,雨絲。」

按《綏寇紀略》:「崇禎十六年,繡野橋雨血。仲夏,京師大 雨,沾衣如血。十月十五日,汝寧光州雨綿如絮,飛田 野者殆遍。」

按《山東通志》,崇禎十六年三月,昌邑柳畽雨血甚腥。 按《江西通志》,崇禎十六年春,德興雨黑黍,形如苜蓿。 按《福建通志》,崇禎十六年五月,興化府雨絲。

崇禎十七年,雨黑沙。

按《江西通志》:「崇禎十七年,臨江雨黑沙,望之如霧,撲 人面目,著物皆丹。」

雨異部總論编辑

王充《論衡》。

《感虛》
编辑

《傳書》,言「倉頡作書,天雨粟,鬼夜哭。」此言文章興而亂 漸見,故其妖變致天雨粟,鬼夜哭也。夫言「天雨粟,鬼 夜哭」,實也;言其應倉頡作書,虛也。夫河出圖,洛出書, 聖帝明王之瑞應也。圖書文章,與倉頡所作字畫何 以異?天地為圖書,倉頡作文,字業與天地同指,與鬼 神合,何非何惡,而致雨粟神哭之怪?使天地鬼神,惡 人有書,則其出《圖書》非也。天不惡人有書,作書何非 而致此?或時倉頡適作書,天適雨粟,鬼偶夜哭而 雨粟。鬼神哭,自有所為。世見應書而至,則謂作書生 亂敗之象,應事而動也。天雨糓,論者謂之從天而下 變而生。如以雲雨論之,雨糓之變,不足怪也。何以驗 之?夫雲雨出於丘山,降散則為雨矣。人見其從上而 墜,則謂之天雨水也。夏日則雨水,冬日天寒則雨凝 而為雪,皆由雲氣發於丘山,不從天上降集於地明 矣。夫《糓》之雨,猶復雲布之亦從地起,因與疾風俱飄, 參於天,集於地,人見其從天落也,則謂之天雨糓。建 武三十一年中,陳留雨糓,糓下蔽地,案視榖形,若茨 而黑,有似於稗實也。此或時夷狄之地生出此糓,夷 狄不粒食,此糓生於草野之中,成熟垂委於地,遭疾 風暴起吹揚,與之俱飛,風衰糓集,墜於中國。中國見 之,謂之「雨糓。」何以效之?野火燔山澤,山澤之中草木 皆燒其葉為灰,疾風暴起吹揚之,參天而飛,風衰葉 下,集於道路。夫天雨糓者,草木葉燒,飛而集之類也。 而世以為雨糓,作傳書者以變怪。天主施氣,地主產 物,有葉實可啄食者,皆地所生,非天所為也。今糓非 氣所生,須土以成。雖云「怪變」,怪變因類。生地之物,更 從天集;生天之物,可從地出乎?地之有萬物,猶天之 有列星也。星不更生於地,糓何獨生於天乎?

雨異部紀事编辑

《淮南子》:「蒼頡作書,而天雨粟。」《書契》成,詐,偽萌生。天 知其將餓,故為「雨粟。」

《述異記》:大禹時天雨稻。古詩云:「安得天雨稻,飼我天 下民。」

《新序》:武王勝殷,得二俘而問焉,曰:「而國有妖乎?」一俘 答曰:「吾國有妖,晝見星而雨血,此吾國之妖也。」一俘 答曰:「此則妖也。雖然,非其大者也。吾國之妖,其大者 子不聽父,弟不聽兄,君令不行,此妖之大者也《說苑》:趙簡子問於翟封荼曰:「吾聞翟雨糓三日,信乎?」 曰:「信。」「又聞雨血三日,信乎?」曰:「信。」「又聞馬生牛,牛生馬, 信乎?」曰:「信。」簡子曰:「大哉妖!亦足以亡國矣!」對曰:「雨糓 三日,䖟風之所飄也;雨血三日,鷙鳥擊於上也;馬生 牛,牛生馬,雜牧也。此非翟之妖也。」簡子曰:「然則翟之 妖奚也?」對曰:「其國數散,其君幼弱,其諸卿貨,其大夫 比黨以求祿爵,其百官肆斷而無告,其政令不竟而 數化,其士巧貪而有怨,此其妖也。」

《述異記》:「古說雍州雨魚,長八尺許。」

周時,成陽雨錢,終日而絕。

《耆舊》說:「周秦間,河南雨酸棗,遂生野棗」,今酸棗縣是 也。

呂太后三年,天雨粟。

漢武帝時,廣陽縣雨麥。

漢宣帝時,江、淮饑饉,人相食,雨穀三日。秦、魏地亡穀 二十頃。

漢成帝末年,宮中雨一蒼鹿,殺而食之,其味甚美。 王莽時,未央宮中雨五銖錢,既而至地,悉為龜兒。 漢世翁仲儒家,人貧力作,居渭川,一旦天雨金十斛 於其家。

河間有「雨錢城」,漢世天雨鉛錫於此。

漢世潁川民,家雨金銖錢。

吳桓王時,金陵雨五穀於貧民家,富者則不雨矣。 魏武帝末年,鄴中雨五色石。

魏文帝「安陽殿前,天降朱李八枚,啖一枚,數日不食。」 今李種有安陽李,大而尤甘者,即其種也。

《晉書劉聰載記》:「聰改年建元,雨血於其東宮延明殿, 徹瓦在地,下深五寸。後又雨血于東宮,廣袤丈餘。聰 死,粲嗣偽位,晨夜烝淫干內,誅其太宰、上洛王劉景 等。靳準勒兵入宮,執粲,數而殺之。劉氏男女無少長 皆斬于市。」

《石虎載記》:「石遵自立,雨血周遍鄴城。」

《慕容超載記》:「超敗在旦夕」,「東萊雨血。」

《異苑》:「張仲舒為司空,在廣陵城北。以元嘉十七年七 月中,晨夕間,輒見門側有赤氣赫然,後空中忽雨絳 羅于其庭,廣七八分,長五六寸,皆以箋紙繫之,紙廣 長亦與羅等,紛紛甚駛。仲舒惡而焚之,猶自數生。府 州多相傳示。張經宿暴疾而卒。」

《述異記》:「魏時河間王子元家,雨中有小兒八九枚墮 于庭前,長六七寸許,自言家在河東南,為風所飄而 至于君庭。」與之言,甚有所知,如史傳所述。

《魏世》,「河內冬雨棗。」

《唐書突厥傳》:「處羅可汗謀取并州,會天雨血三日,國 中大夜群號,求之不見,遂有疾。」

《冊府元龜》:高駢為淮南節度使。僖宗光啟二年九月, 暴雨霽,溝竇中忽有小魚,其大如指,蓋雨魚也。占者 曰:「有兵喪。」駢果為畢師鐸所殺。

《十國春秋吳越僧行修傳》:「天寶時,行修至四明山中, 獨棲松下說法,天花紛雨。」

《泊宅編》:「宣和己亥夏,吳中雨下如黑色,明年乃有青 溪之變。」

《輟耕錄》:「至正壬辰春,自杭州避難居湖州。三月二十 三日,黑氣亙天,雷電以雨,有物若果核,與雨雜下,五 色間錯,光瑩堅固。破其實食之,似松子仁,人皆曰『娑 婆樹子』。閏月十二日復雨。八月過杭州,因知三月十 八日亦雨如湖州,郡人初不以為異。及九月十日,紅 巾犯省治,雨核之地悉被兵火無有處,屋宇如故。余」 弗之信。九月二十六日,湖州陷,儀鳳橋四向焚戮特 甚。追思雨核時,橋四向為最多,信前言不誣也。後聞 池州亦然,與杭日同。池州之禍,尤可慘也。按《白樂天 詩集》載,「月中嘗墜桂子於天竺寺。」葉石林《玉澗雜書》 亦云:「仁宗天聖中,七月、八月、兩月之望,有桂子從空 降如雨,其大如豆,雜黃白黑三色,食之味辛。」寺僧道 或取以種,得二十五本,二書豈盡妄耶?此理殊不可 曉,但今又為時讖,尤可異也。

《癸辛雜識》:「辛卯三月初六日甲辰,黃霧四塞,天雨塵 土,入人鼻,皆辛酸,几案瓦壟間如篩灰,相去丈餘,不 可相睹。日輪如未磨鏡,翳翳無光采,凡兩日夜。是夜 二鼓,望仙橋東牛羊司前居民馮家失火,其勢可畏, 凡數路分火沿燒,至初七日勢益盛,而塵霧愈甚,昏 翳慘淡,雖火光煙氣皆無所睹,直至午刻方息。南至」 太廟牆,北至太平坊南街,東至新門,西至舊祕書省 前,東南至小堰門吳家府,西南至宗正司、吳山、上嶽 廟、皮場、星宿閣、伍相公廟,東北至通和坊,西北至舊 十三灣開元宮門樓,所燒踰萬家,至今恰一甲子矣。 客云:「漢武帝建始元年,後周宣帝、陳後主禎明中,皆 有黃霧之變,未及考也。」

「至元丙申三月十八日,永嘉天雨黑米,粒小而多飯, 可食。泉州雨紅豆,亦可為飯,其色如丹砂,前未見也。 乙未歲,江西歉甚,時天亦雨米,貧者得濟,富家所雨 則雪也。」此又異甚《太倉州志》:「正德十一年三月三日,張寅後園天雨紅 雨,開門見簷溜盡赤,以甌盛,色久不變。數日,寅母卒。」 《同安縣志》:「崇禎十六年,紅雨降於」從順里西塘,張玠 盛之,色如朱,是年獲雋,其孫金友以是年誕。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