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112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一百十二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十三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一百十二卷目錄

 豐歉部藝文一

  郡荒帖         晉王羲之

  論關中饑疏       唐張延珪

  賀麥登狀         張九齡

  為政事賀苗稼狀       蘇頲

  多稼如雲賦         王棨

  請救濟江淮饑民      宋包拯

  內中後殿設醮祈禱豐稔歲康保國安民青詞

               真德秀

  饑民圖說疏       明楊東明

  固邦本疏          楊爵

 豐歉部藝文二

  王風中谷有蓷三章

  小雅苕之華三章

  奉和聖製豐年多慶九日示懷

              唐權德輿

  前題           武元衡

  膏澤多豐年         闕名

  秋稼如雲          蔣防

  會昌丙寅豐歲歌      溫庭筠

  歲豐            邵謁

  歲儉吟          宋邵雍

  安樂窩銘          前人

  豐年謠五首         王炎

  被牒行縣因書所見呈寮友  歐陽修

  歌豐年          姜特立

  上元侍宴樓上呈同列三首   蘇軾

  豐年           范成大

  鬻孫謠           許方

  集民謠          元陳泰

  人啖人歌        明張明弼

  山西大飢人相食哀歎之餘漫成一律

               何喬新

  憫荒           范弘嗣

  豐年           徐夢豹

 豐歉部紀事

 豐歉部雜錄

庶徵典第一百十二卷

豐歉部藝文一编辑

《郡荒帖》
晉·王羲之
编辑

知郡荒,吾前東周旋五千里,所在皆爾,可歎。江東自 有大頓勢,不知何方以救其弊?民事自欲歎復為意, 卿示聊及。

《論關中饑疏》
唐·張延珪
编辑

臣聞「古有艱難興王,殷憂啟聖」者,皆以事危則志遠, 情迫則思深,故能自下登高,轉禍為福者也。伏見景 龍之末,中宗遇禍;先天之際,兇黨搆謀,社稷有危于 倒懸,國朝殆均于絕紐。陛下神武超代,精誠動天,再 掃氛沴,六合清朗。而後上順皇旨,俯念黔黎,高運璿 衡,光膺寶籙。日月所燭之地,書軌未通之鄉,無不霑 「霈渥恩,被服元化,十堯九舜,未足稱也。明明上帝,照 臨下土,宜錫介祉,以答鴻庥。」然屬頃歲以來,陰陽愆 候,九穀失稔,萬姓阻飢,關輔之間,更為尢劇,至有樵 蘇莫爨,糠麧靡資,不暇聊生,方憂轉死,偶會昌運,遘 茲艱否者。臣竊思之,皇天之意,將恐陛下春秋鼎盛, 神聖在躬,不崇朝而建大功,自藩邸「而陟元后,或簡 下濟之道,獨滿雄圖之志,輕虞舜而不法,思漢武以 自高。是故昭見咎徵,載加善誘,將欲大君日慎一日, 雖休勿休,永保大和,以固邦本也。」斯則皇天之於陛 下,睠顧深矣,陛下焉可不奉若休旨而寅畏哉!臣愚 誠願陛下約心削志,澄思勵精,考羲、農之書,敦朴、素 之道,登庸端士,放黜「佞人。屏退後宮,減徹外廐。場無 蹴鞠之翫,野絕從禽之賞。促石田之遠境,罷金甲之 懸軍。」惠恤嫠蠲,薄徭賦,去奇伎淫巧,捐和璧隨珠, 不見可欲,使心不亂,自然波清四海,塵銷九域,農夫 樂其業,餘糧棲其畝,則和氣上通于天,雖五星連珠, 兩曜合璧,未足多也。禎祥下降于地,雖鳳凰巢閣,麒 麟在郊,未足奇也。或謂天之鑒戒不足畏者,則將上 帝憑怒,風雨迷錯,荒饉尢甚,無以濟下矣。或謂人之 窮乏不足恤者,則將齊甿沮志,億兆攜離,愁苦怨極, 無以奉上矣。斯蓋安危所係,禍福之源,奈何朝廷曾 不是察。況今陛下受命伊始,敷政維新,卿士百寮,華 夷萬族,莫不清耳以聽,刮目以視,延頸企踵,冀有所聞,顒顒如也。何可怠棄典則,坐孤其望哉!

《賀麥登狀》
張九齡
编辑

右。今日高力士宣垂示臣等皇太子表,以嘉麥有成, 陛下躬執勞事,率先兆庶,皇太子以下,繼美聖功。臣 聞勤於稼穡,必有麰麥之慶;著在春秋,則非他穀之 比。伏惟陛下致敬宗廟,屬意黎元。春郊順時,則千畝 在御;禁園測候,則萬㝢皆豐。況云立訓天人,降尊農 務,上靈昭德,已聞瑞日增輝;當夏不疲,則有祥雲自 覆。是彰敦本之化,式旌造物之功。人謠在茲,天意可 鑒。且禹之盡力,堯實用心。史冊美談,帝王成範,未有 休徵神應,若斯之盛者也。以今況古,千載未聞。請付 史官,天下幸甚。臣等叨榮近侍,倍百恆情。無任感戴 抃躍之至。

《為政事賀苗稼狀》
蘇頲
编辑

右。臣等昨面奉聖旨,以近日暴風雨,恐麥有損。陛下 務農在候,輟膳終朝,憂勞之甚,起居不懌。臣等聞重 華之德,昌發用心,夏禹則為人先,成湯自以身禱。求 諸往事,未或前聞。天與聖符,風將雨止,杲杲之日,吐 扶桑而已霽;芃芃之野,合岐麥而皆秋。仍滋北里之 禾,更潤南山之豆。京城可望,不知日用之功;旒扆注 懷,尚切在予之念。臣叨陪近侍,親奉德音。上貽慮於 納隍,下增憂于折鼎。無任惶悚之至。

《多稼如雲賦》
王棨
编辑

暇日閒,望,秋田遠分。彼盈疇之多稼,乃極目以如雲。 墾隴畝以青連,乍凝散漫;疊菑畬而綠合,長帶氤氳。 豈不以膏澤調勻,薰風順適,致南畝以豐稔,若西郊 之重積。芒既抽而散紫,花已飛而帶白。幾多嘉穗,高 低稍類于垂天;無限芳田,遠近有同于抱石。傍觀夫 蔓衍平川,綿延大田。接層阜而如從岫出,極低空而 若與天連。農夫既愜于望歲,野老咸欣其有年。滿原 隰以蒼蒼,遙迷曉霧;被溝塍而彧彧,常混晴煙。有地 皆勻,無川不遍。何秋成之色可羨,疑暮斂之容斯見。 似能扶日,帝堯之日上臨;如欲隨風,后稷之風傍扇。 故得邨落心泰,田家景閒。競秀發于郊坰之外,同垂 陰于疆理之間。生因桀溺之耕,寧由「觸石。」起自《樊遲》 之學,豈「《思山》。匝高下以鮮若,冪東西而波委。苟含 潁以斯在,諒無心而若此。」不稂不莠,同玉葉以紛敷; 彌阜彌岡,異奇峰之邐迤。是知黍翼翼以相雜,麥芃 芃而不如。誠匪揠苗之後,猶疑荷鍤之初。若昧躬親, 奚百畝以斯盛;將其刈穫,獲千箱而有餘。且君之寶, 以穀而為;人之寶,惟食是假。觀稼盛于五地,若雲凝 乎四野。若不屬此以歌謠,終慮取嗤于樵者。

《請救濟江淮饑民》
宋·包拯
编辑

臣聞「天以五星為府,人以九穀為命。五星紊于上,則 災異起于下;九穀絕于野,則盜賊興于外。天之于人, 上下相應,故天變于其上,則人亂于其下,是天人相 與之際,甚可畏也。若變異上著,則恐懼修省以謝於 下;年穀不登,則賑貸予賚而恤其困。」蓋不使天有大 變而民有饑色,則君獲富壽,國享安寧矣。

《內中後殿設醮祈禱豐稔歲康保國安民青詞》
编辑

真德秀

伏以天作之君,實司民物之命;政失於下,斯盩隂陽 之和。迺者春夏以來,雨暘弗節。行都地震,駭變異之 非常;近甸水災,痛生靈之何辜。靜言咎證,實儆渺躬。 既克己以勵省修之誠,且多方以行寬恤之令。庶盡 弭災之實,嘿回眷命之祥。更演沖科,冀垂景貺。五風 十雨,長消乾溢之虞;四海九州,共洽豐穰之樂。控忱 以禱。得請是期,無任虔禱之至。

《饑民圖說疏》
明·楊東明
编辑

刑科右給事中臣楊東明謹題,為「中土民窮已甚,時 事萬分可虞,懇乞大溥皇仁,以奠民生、以培邦本事。 蓋自中州被災以來,諸當事臣所徼惠于皇上者,不 啻渥矣;臣亦何容置喙哉?顧臣河南人也,離家未久, 聞見頗真。欲默默無言,實戚戚在念。欲勉強言之,則 洒泣而筆不能下。恐皇上覽之,當亦潸焉出涕也。近」 廷臣自南來者,所傳光景益惡,而其禍將不獨在民 已也。臣為蒼赤抱痛,復為宗社懷憂,謹披瀝為皇上 陳之。粵惟去年五月,二麥已見垂成;忽經大雨數旬, 平地水深三尺;麥禾既已朽爛,秋苗亦復殘傷。且河 決隄潰,衝舍漂廬,沃野變為江湖,陸地通行舟楫。水 天無際,雨樹含愁。民乃既無充腹之資,又鮮安身之 地。于是扶老攜幼,東走西奔,饑餓不前,流離萬狀。夫 妻不能相顧;割愛離分,母子不能兩全。絕裾拋棄,老 羸方行而輒仆,頃刻身亡;弱嬰在抱而忽遺,伶仃待 斃。跋涉千里,若旅舍之難容;匍匐歸來,嘆故園之無 倚。投河者葬身魚腹,自縊者棄命園林:凡此皆臣居 鄉時聞且見者也。迨至今日,更不忍言。斷草萊以聊 生,刮樹皮以充腹。枯容黧面,人人俱是鬼形;恨天怨 地,個個求歸陰路。「向焉猶賣兒女,今則割兒女之尸 體;昔也但棄親身,今則食亡親之骨肉。」道路警急,行 旅戒嚴;村落蕭條,煙火斷絕。難支歲月,乃相約以捐生;無耐饑寒,遂結聚而為盜。晝則揭竿城市,橫搶貨 財;夜「則舉火郊原,強掠女子。據此洶洶靡寧之勢,已 有岌岌起變之形,此臣近日所聞,甚于昔日所見。過 此又不知何如也。臣聞君為民之父母,民為君之赤 子,今赤子既已無聊矣,而君父何忍坐視哉?」且民者, 君所恃以富貴者也。欲保富貴,不可使民饑而死;使 民饑而死,欲保富貴,得乎?故保民所以保「社稷,棄民 所以棄國家。今日保民之政,非大破拘攣之見,弘敷 曠蕩之恩,必無以拯阽危之民,而消隱伏之禍也。宜 下敕書一道,極言軫念之情。更遣近臣一員,授以宣 達之寄。然或委用不當,又徒騷擾地方。」巨博採輿論 之公,兼酌才品之當,有光祿寺寺丞鍾化民者,一任 縣令,兩任按差,到處皆能「救荒,至今人猶頌德。如令 奉命而往,必于荒政有裨,尤須假以便宜,方可展其 才略。蓋發帑金以緩須臾之死,遣使臣以聯攜貳之 心,弭變恤民,莫切于此。」嗟嗟!臣秉筆屬草之時,皆饑 民尞尞待斃之際,早一日則多活數千萬之生,遲一 日則多斃數千萬之命。臣望皇上速留意焉。臣識短 才疏,不能盡寫饑民之狀,因繪而為圖,附之以說,用 塵乙夜之觀,庶知萬民之苦。臣言有限,臣慮無窮。臣 之臨毫,一字一淚;臣之伏闕,萬懇萬哀。伏乞敕下該 部速議施行。萬民生死之關,邦家安危之本,在此舉 也。臣不勝涕血籲鳴,激切祈請之至。

《固邦本疏》
楊爵
编辑

《題為弭災變,安黎庶,以固邦本事》:臣於嘉靖八年十 月內承制往湖廣公幹,即今事完回還。臣知陛下哀 憫斯民之心,懸于閭閻之下,凡四民利病,民間休戚, 必欲聞之。故今謹述所過地方災傷生民可痛之狀, 為陛下言之:南、北、直隸、河南、山西、陝西等處地方,當 禾苗成熟之日,蝗蝻盛生,彌空蔽日,積于地者至三 「四寸厚,將禾根食之皆盡。居民往往率婦子將蝗蝻 所食禾苗,痛哭收割,以為草芻之用。其他蝗蝻稍少 之地,禾苗食有未盡者,頗有秋成之望矣。未及成熟, 嚴霜大降,一時盡皆枯槁。遭此災變,民失依倚。去年 冬月,民所資以為食者,皆其先時所捕曬之蝗蝻與 《木葉》《木皮》等物。」當此之時,民之形色「顛悴,雖甚可哀, 而死于道路者尚未多見。」比及今春,臣復經此地,每 見餓死屍骸,積于道路者,不可勝數。又見行者往往 割死者之肉,既道旁烹食之。又聞有父子相食者并 陘縣,一日而縣官獲殺人食者三人。臣聞之,拊膺大 痛,食不下咽,自謂有司必能具奏。聖明在上,聞有是 事,必至流涕。比臣到京,聞廟堂之上,救民之死,非其 所急,而所議者郊社之禮耳。微臣憂國愛民之心切 于中,而不能不有所言也。昔者漢文帝之時,家給人 足,海內富庶。賈誼上書,猶曰:「可為痛哭」,謂抱火厝之 積薪之下而寢其上,不可謂安。況于今日時勢當何 如也?古賢王之治天下也,生養遂而後教化行,教化 行而禮樂興。方今災傷之地,生民死亡十有六七,存 者起而為盜賊,雖稍有積蓄之家,亦難保於自食,其 勢渙散,不可收拾。朝廷之上,舍此不之憂,而議合祀 分祀之禮,是所謂「不能三年之喪,而緦小功之察。」《放 飯流》而問,無齒決也。夫民惟邦本,本固邦寧,民心 離散,邦本不固,土崩之勢,可以立待。縱使周公所制 禮文盡行于今日,亦何補于天下之亂乎?深念及此, 可為寒心,不知陛「下宵旰之際,亦嘗慮及于此乎?左 右謀國之臣亦嘗言及于此乎?且南北分祀,以復先 王之禮,非不可也,但今日救民死亡之日,而非興禮 樂之時也。自古國家衰亂,未有不由民窮盜起,而為 上者不知憂恤,遂至人心離叛,而天命亦去,宗社不 可復保矣。故臣之所憂者,不在府庫之財,不能遍濟 天下,而但恐陛下無憂勤斯民之心也。夫憂民即所 以憂國,治民即所以治國也。陛下日事經筵,雖隆寒 盛暑,未嘗少怠,臣知陛下銳志太平,而欲為」堯舜之 君矣。蓋堯舜之心急于救民,一民饑,曰「我饑之也」,一 民寒,曰「我寒之也。」假使當時餓死之民滿于溝壑,有 如今日,堯舜之心當何如哉?臣願陛下上畏天心之 儆戒,下憫斯民之死亡,不遑他務,專廣仁恩。移此議 禮之心,區畫賑濟之策,以長沃民生,則皇恩浩蕩,孰 不頌明明天子深仁廣被,在「在戴生我父母向之枵 腹待哺者,今有飽食之慶矣;向之妻子散離者,今有 室家之樂矣。民心已渙而復收,邦本雖搖而轉固;縱 值天時之災,鮮不以人力勝之也。海宇蒼生享太平 之福,聖子神孫纘萬年之緒者,端在此。」臣不勝戰慄 儆愓恐懼之至

豐歉部藝文二编辑

《王風中谷有蓷三章》
编辑

「凶年饑饉,室家相棄」 ,婦人覽物起興,而自述其悲嘆之詞也。

中谷有蓷,暵其乾矣。「有女仳離」,嘅其歎矣。嘅其歎矣! 遇人之艱難矣!興也

中谷有蓷,暵其修矣。有女仳離,條其歎矣。條其歎矣, 遇人之不淑矣!

中谷有蓷,暵其濕矣。有女仳離,啜其泣矣。啜其泣矣, 何嗟及矣。

《小雅苕之華三章》
编辑

詩人自以身逢周室之衰,如苕附物而生,雖榮不久,故以為比,而自言其心之憂傷也。

「《苕之華》,芸其黃矣。」心之憂矣,維其傷矣。比也

《苕之華》,其葉青青。知我如此,不如無生。

「牂羊墳首,三星在罶。」人可以食,鮮可以飽。賦也

朱注《牂羊》,牝羊也。墳,大也。羊瘠則首大也。罶,笱也。罶中無魚而水靜,但見三星之光而已。言饑饉之餘,百物彫耗如此,苟且得食足矣,豈可望其飽哉。

《奉和聖製豐年多慶九日示懷》
编辑

唐權德輿

寒露應秋節,清光澄曙空。澤均行葦厚,年慶華黍豐。 聲名暢八表,宴喜陶九功。交麗日月合,樂和天地同。 聖言在推誠,臣職惟匪躬。瑣細何以報?翾飛淳化中。

《前題》
武元衡
编辑

令節寰宇泰,神都佳氣濃。賡歌禹功盛,擊壤堯年豐。 九奏碧霄裡,千官皇澤中。南山澹凝黛,曲水清涵空。 金玉美王度,歡康謠國風。睿文垂日月,永與天無窮。

《膏澤多豐年》
闕名
编辑

帝德方多澤,莓莓井逕同。八方甘雨佈,四遠報年豐。 廒慶千箱在,幽流萬壑通。候時勤稼穡,擊壤樂農功。 畎畝人無惰,田廬歲不空。何須憂伏臘,千載賀堯風。

《秋稼如雲》
蔣防
编辑

肆目如雲處,三田大有秋。蔥蘢初蔽野,散漫正盈疇。 稍混從龍勢,寧同觸石幽。紫芒紛幕幕,青穎澹油油。 始愜倉箱望,終無滅裂憂。《西成》知不遠,雨露復何酬。

《會昌丙寅豐歲歌》
溫庭筠
编辑

丙寅歲,休牛馬。風如吹煙日如渥赭。九重天子調天 下,春綠將年到西野。西野翁,生兒童,門前好樹青。 茸。《茸單衣》麥田路,村南娶婦桃花紅。新姑車右及 門柱,粉項韓憑雙扇中。喜氣自能成歲豐,農祥爾勿 來爭功。

《歲豐》
邵謁
编辑

皇天降豐年,本憂貧士食。貧士無良疇,安能得稼穡。 工傭輸富家,日落長嘆息。為供豪者糧,役盡匹夫力。 天地莫施恩,施恩強者得。

《歲儉吟》
宋·邵雍
编辑

歲儉心非儉,家貧道不貧。誰知天地外,別有好乾坤。

《安樂窩銘》
前人
编辑

安莫安於王政平,樂莫樂于年穀登。王政不平年不 登,窩中何由得康寧。

《豐年謠五首》
王炎
编辑

滿箔春蠶得繭絲,家家机杼換新衣。五風十雨天時 好,又見西郊稻秫肥。

縱橫南陌接東阡,婦餉夫耕望有年。前此丁黃飢欲 死,今年米賤不論錢。

洞丁猺戶盡歸耕,篁竹無人弄寸兵。要識二天恩德 廣,黃雲千里見秋成。

睡鴨陂塘水漫流,離離禾稼滿平疇。共言官府催科 緩,飽飯渾家百不憂。

稻如馬尾覆溝塍,桑柘陰中雞犬鳴。收穫登場便無 事,輸租人不入州城。

《被牒行縣因書所見呈寮友》
歐陽修
编辑

《周禮》恤凶荒,軺車出四方。土龍朝祀雨,田火夜驅蝗。 木落孤村迥,原高百草黃。亂鴉鳴古堞,寒雀聚空倉。 桑野人行饁,魚陂鳥下梁。晚煙茅店月,初日棗林霜。 墐戶催寒候,叢祠禱歲穰。不妨行覽物,山水正蒼茫。

《歌豐年》
姜特立
编辑

稔歲非常歲,時時霧雨并。陂塘留夜月,澗谷瀉秋聲。 臥裌驚宵冷,披紗怯曉清。水泉俱自足,阡陌更無爭。 荷鍤疏餘浸,腰鎌候小晴。秫材寒眼富,酒興老涎生。 便覺槽床注,還欣庾粟盈。新君鍾瑞慶,舊俗迓昇平。 賽社雞豚具,迎神笳鼓鳴。支離徒受粟,一飽愧斯氓。

《上元侍宴樓上三首呈同列》選一首
蘇軾
编辑

薄雪初消野未耕,賣薪買米看昇平。吾君勤儉倡優 拙,自是豐年有笑聲。

《豐年》
范成大
编辑

村村籬落總新收,處處田疇盡有秋。一段農家好風 景,稻堆高出屋山頭。

《鬻孫謠》
許方
编辑

白頭老翁髮垂領,牽孫與客摩孫頂。翁年八十死無
考證.svg
恤,憐汝童年困饑饉。去「年苦旱穀未熟,今年飛霜先

殺菽。去年饑饉猶一粥,今年饑饉無餘粟。」客謝老翁 牽孫去,淚下如珠不能語。零丁老病惟一身,獨臥茅 簷深夜雨。夢回猶自誤呼孫,縣吏催租正打門。

《集民謠》二首
元·陳泰
编辑

「苗青青,東陌西陌苗如雲。經年不雨過秋半,苗穗不 實空輪囷。田家留苗見霜雪,免使糴歲勞耕耘。縣官 催租吏胥急,糴粟輸官莫論值。勸農使,不汝恤, 蕨澄澄,新春食蕨留蕨根。凌晨斷根暮舂杵,瀲瀲大 甕流黃渾。常年春寒粉始凍,誰信秋暑霜翻盆。窮通 有數今已識,為死為生尚難測。」獨立蒼茫面如雪。

《人啖人歌》
明·張明弼
编辑

庚辛之際,客有為予言「齊、魯中州啖人」 之事者,因歌以當哭。

「泰山飛黃河塵,天子明聖人啖人。野草無根木無殼, 煮石作糜石難鑿。五日不食頤空嚼,飢兒語父飢媳 語姑。我死他人定我刳,餘骨烏鴞相歡噱。他人何親? 父姑何疏,願以吾肉存爾軀。所嗟餒久徒存膚,不能 充爾三日餔。父姑若念我,願將殘骨沈溝渠。勿令人 磨碎供夕餬。」前時流賊殺人三千,一燖一㸌忽爾盡 「焉。昨來土寇,掠人作糧。朝炊肋脅,暮膾膀胱。桁間懸 頭髮到地,碟底斷指如蔥長。但延顑頷腹,誰將滋味 詳。槁人怯食如針鎗,凶人慣食同牛羊。天下太平好 異味,烹男炮女請君嘗。餓鬼鬅。」出《湯火鬼》身,刻劃 聯刀。《人食》百物還食人,相生相啖誰能躲,天地無 人亦清彝。死不穿土壙,生不鋤土皮。但恐寂寞天地 悲,高山大澤盈狐狸。朝中夔契知不知,猶議催科法 未奇。

《山西大飢人相食哀歎之餘漫成一律》
编辑

何喬新

春風不入野人家,白骨如丘事可嗟。小甕滿儲彭越 醢,輕車穩載德光羓。頭顱無復歸黃壤,腥腐猶能飽 暮鴉。立馬郵亭倍惆悵,幾行老淚洒煙霞。

《憫荒》
范弘嗣
编辑

道旁山積是枯骸,鎮日烏啼瘦似柴。西伯于今難再 得,髑髏滿地少人埋。

爺娘子婦競相吞,齒頰餘腥帶血痕。天道于今真大 變,坐令梟獍出家門。

《豐年》
徐夢豹
编辑

春深桑密正蠶肥,雲捲橫橋水拍扉。煖日花開鶯巧 語,輕風簾下燕初歸。

豐歉部紀事编辑

《書經》:金縢,秋大熟,未穫,天大雷電以風,禾盡偃,大木 斯拔,邦人大恐。王與大夫盡弁,以啟《金縢》之書,乃得 周公所自以為功,代武王之說。王執書以泣曰:「其勿 穆卜,惟朕小子其新逆。」王出郊,天乃雨反風,禾則盡 起,歲則大熟。

《左傳》:僖公十三年冬,晉薦飢,使乞糴于秦。秦伯謂子 桑:「與諸乎?」對曰:「重施而報,君將何求?重施而不報,其 民必攜;攜而討焉,無眾必敗。」謂百里「與諸乎?」對曰:「天 災流行,國家代有,救災恤鄰,道也,行道有福平。」鄭之 子豹在秦,請伐晉。秦伯曰:「其君是惡,其民何罪?」秦于 是乎輸粟于晉,自雍及絳相繼,命之曰汎舟之役。 十四年,秦飢,使乞糴于晉。晉人弗與。慶鄭曰:「背施無 親,幸災不仁,貪愛不祥,怒鄰不義,四德皆失,何以守 國?」虢射曰:「皮之不存,毛將安傅?」慶鄭曰:「棄信背鄰,患 孰恤之?無信患作,失援必斃,是則然矣。」虢射曰:「無損 于怨,而厚于寇,不如勿與。」慶鄭曰:「背施幸災,民所棄 也。近猶讎之,況怨敵乎?」弗聽。退曰:「君其悔是哉?」 十五年,是歲,晉又饑,秦伯又餼之粟,曰:「吾怨其君而 矜其民。且吾聞唐叔之封也,箕子曰:『其後必大』。晉其 庸可冀乎?」

文公十有六年,楚大饑。戎伐其西南,至于阜山。師于 大林。又伐其東南,至于陽丘,以侵訾枝。庸人率群蠻 以叛楚,麇人率百濮聚于選,將伐楚,于是申、息之北 門不啟。楚人謀徙于阪高。蒍賈曰:「不可。我能往,寇亦 能往,不如伐庸。夫麇與百濮謂我饑不能師,故伐我 也。若我出師,必懼而歸。百濮離居,將各走其邑,誰暇 謀人?」乃出師,旬有五日,百濮乃罷。自廬以往,振廩同 食,次于句澨。使廬戢黎侵庸,及庸方城。庸人逐之,囚 于揚窗,三宿而逸,曰:「庸師眾,群蠻聚焉,不如復大師, 且起王卒,合而後進。」師叔曰:「不可。姑又與之遇以驕 之。彼驕我怒,而後可克。先君蚡冒,所以服陘隰也。」又 與之遇,七遇皆北,唯裨鯈、魚人實逐之。庸人曰:「楚不 足與戰矣。」遂不設備。楚子乘驛會師于臨品,分為二 隊,子越自石溪,子貝自仞以伐庸。秦人、巴人從楚師, 群蠻從楚子盟,遂滅庸襄公二十九年,鄭子展卒,子皮即位。于是鄭饑而未 及麥,民病。子皮以子展之命,餼國人粟,戶一鍾,是以 得鄭國之民。故罕氏常掌國政,以為上卿。宋司城子 罕聞之曰:「鄰于善民之望也。」宋亦饑請于平公出公 粟以貸使大夫皆貸《司城氏》貸而不書為大夫之無 者貸宋無饑人叔向聞之曰:「鄭之罕宋之樂其後亡 者也。二者其皆得國乎!民之歸也。施而不德樂氏加 焉其以宋升降乎!」

《禮記·檀弓》:公叔文子卒,其子戌請諡于君。君曰:「昔者 衛國凶饑,夫子為粥與國之餓者,是不亦惠乎?」 齊大饑,黔敖為食於路,以待餓者而食之。有餓者蒙 袂輯屨,貿貿然來,黔敖左奉食,右執飲,曰:「嗟!來食!」揚 其目而視之曰:「『予唯不食嗟來之食以至於斯也』!從 而謝焉,終不食而死。曾子聞之曰:『微與!其嗟也可去, 其謝』」也可食。

《漢書嚴助傳》:建元三年,閩越舉兵圍東甌,告急於漢 武帝,遣兩將軍將兵誅閩越。淮南王安上書曰:「臣聞 軍旅之後,必有凶年。言民之各以其愁苦之氣,薄隂 陽之和,感天地之精,而災氣為之生也。」

《茹草紀事》《東觀漢記》曰:「王莽末,南方枯旱,民多餓,群 入野澤,掘鳧茨食之。」

《後漢書光武本紀》建武二年:「初,王莽末,天下旱蝗。黃 金一斤易粟一斛。至是,野穀旅生,麻尗尢盛,野蠶成 繭,被於山阜,人收其利焉。」

《明帝本紀》「永平十二年,天下安平,人無徭役,歲比登 稔,百姓殷富,粟斛三十,牛羊被野。」

《異苑》:「漢興平元年九月,桑再椹。時劉元德軍於沛,年 荒穀貴,士眾皆饑,仰以為糧。」

《述異記》:漢末大饑,江淮間童謠云:「太岳如市,人死如 林。持金易粟,貴於黃金。」

洛中童謠曰:「雖有千黃金,無如我斗粟。斗粟自可飽, 千金何所直。」

《耆舊說》:「桓靈之世,汝潁間桑麻為蒿莠,桃李不實,花 而復落,落而復花,而官倉有朽粟。」

袁紹在冀州時,滿市黃金而無斗粟,餓者相食。人為 之語曰:「虎豹之口,不如饑人。」劉備在荊州時,粟與金 同價。

《錄異記》:袁起者,後漢時湘中人,在鄉忽醉,三日始醒。 起吐皆聞酒氣,自云「起與天人共飲。」後任漢陽令,逆 說豐儉,有驗。

《宋書五行志》:「吳孫皓時,嘗歲無水旱,苗稼豐美而實 不成,百姓以饑,闔境皆然,連歲不已。吳人以為傷露, 非也。按劉向《春秋說》曰:『水旱當書水旱,而曰大無麥 禾者,土氣不養,稼穡不成。此其義也』。」皓初遷都武昌, 尋遷建業,又起新館,綴飾珠玉,壯麗過甚,破壞諸宮, 增修苑囿,犯暑妨農,官民疲怠。《月令》:「季夏不可以興」 土功,皓皆冒之。此治宮室飾臺榭之罰,與《春秋》魯莊 公三築臺同應也。班固曰:「無水旱之災,而草木百穀 不熟,皆為稼穡不成。」晉穆帝永和十年,三麥不登,至 關西亦然。自去秋至是夏,無水旱,無麥者如劉向說 也。又俗云:「多苗而不實為傷。」又其義也。

《述異記》:永嘉之亂,洛中饑荒,懷帝遣人觀市珠玉金 銀,闐委市中,而無粟麥。袁宏表云:「田畝由是丘墟,都 市化為珠玉。」是也。

《晉書高密文獻王泰傳》:「子南陽王模,進爵南陽王,永 嘉初,轉征西大將軍、開府,都督秦、雍、梁、益諸軍事,代 河間王顒鎮關中。模感丁邵之德,敕國人為邵生立 碑。時關中饑荒,百姓相噉,加以疾癘,盜賊公行。模力 不能制,乃鑄銅人鐘鼎為釜器以易穀。議者非之。」 《石季龍載記》:「時眾役煩興,軍旅不息,加以久旱穀貴, 金一斤直米二斗,百姓嗷然無生賴矣。」又納解飛之 說,於鄴正南投石於河,以起飛橋,功費數千億萬,橋 竟不成,役夫饑甚,乃止。使令長率丁壯隨山澤采橡 捕魚,以濟老弱,而復為權豪所奪,人無所得焉。又料 殷富之家,配饑人以食之,公卿以下出穀以助振給, 姦吏因之侵割無已,雖有貸贍之名,而無其實。 《搜神後記》:「廬陵巴丘人文晁者,世以田作為業,年常 田數十頃,家漸富。晉太和初,秋收已過,刈穫都畢。明 旦至田,禾悉復滿,湛然如初。即便更穫,所獲盈倉。於 此遂為巨富。」

《世說補》:「劉凝之隱居荊州,適歲儉,衡陽王餉錢十萬, 凝之大喜,持錢至市門,見有饑色者,悉分與之,俄頃 都盡。」

明山賓初臨青州,所部平陸縣,歲儉,啟倉出米,以瞻 貧民。後刺史以山賓為耗闕,有司追責,籍其宅入官。 山賓默不為理,更市地造宅。

《南史梁宗室傳》:「始興忠武王憺,文帝第十一子也。憺 子暎為吳興太守,郡累不稔。中大通三年,野穀生武 康,凡二十二處,自此豐穰。暎製《嘉穀頌》以聞,中詔稱 美。」

《梁書昭明太子傳》:「普通中,大軍北討,京師穀貴,太子
考證.svg
因命菲衣減膳,改常饌為小食。」

《南史吳明徹傳》:「明徹字通照,秦郡人也。父樹,梁右軍 將軍。明徹幼孤,性至孝。年十四,感墳塋未修,家貧無 以取給,乃勤力耕種。時天下亢旱,苗稼焦枯,明徹哀 憤,每之田中號泣,仰天自訴。居數日,有自田還者,云 苗已更生。明徹疑其紿己,及往如言,秋而大獲,足充 葬用。」

《北史趙逸傳》:「逸兄子琰,皇興中,京師儉,婢簡粟糶之, 琰遇見切責,敕留輕秕。」

《房法壽傳》:法壽族子景遠,好施與,頻歲凶儉,贍宗親, 又於道衢以飼餓者,存濟甚眾。平原劉郁經行齊兗 之境,忽遇劫賊,已殺十餘人。次至郁,呼曰:「與君鄉近, 何忍見殺。」賊曰:「若言鄉里,親親是誰?」郁曰:「齊州主簿 房陽是我姨兄。」陽是景遠小字。賊曰:「我食其粥得活, 何得殺其親?」遂還衣服,蒙活者二十餘人。

《郭祚傳》:「祚轉青州刺史,逢歲不稔,闔境饑斃,矜傷愛 下,多所振恤。」

《崔光傳》:「光子劼,修身厲節。自景明已降,頻歲不登,饑 寒請乞者,皆取足而去。」

《裴延㒞傳》:「延㒞從祖弟良,良從子慶孫,明帝末,立邵 郡,因以慶孫為太守。在郡日,逢歲饑凶,四方遊客恆 有百餘,慶孫自以家糧贍之。」

《羊祉傳》:「祉弟子敦,性清儉。屬歲饑,家餽未至,使人外 尋陂澤,採藕根食之,遇有疾苦,家人解衣質米以供 之。」

《李靈傳》:「靈曾孫元忠,元忠女曰法行,幼好道,遂為尼。 齊亡後,遭時大儉,施糜粥於路。」

《唐書王方翼傳》:「方翼遷肅州刺史。儀鳳間,河西蝗,獨 不至方翼境,而他郡民或餒死,皆重繭走方翼治下。 乃出私錢作水磑,簿其嬴以濟饑瘵,全活甚眾。」 《南楚新聞》:「德宗播遷,人多乏食,無釀酒者。後京師稍 寧,有一醉人聚觀,以為祥瑞。」

《世說》:補陽城,歲饑,屏跡不過鄰里,屑榆為粥,講論不 輟。有奴都兒化其德,亦方介自約。或哀其餒,與之食, 不納。後致糠覈數杯乃受。

《傳載略》:「唐光啟中,潤州大荒亂,有居民家蓄米絕多, 可一斗五百文。先定價,後人擁俟開倉,倉中悉化為 小螺子,人皆驚怪,有收盛分去者。至今有收得此螺 子。」余曾見

《北夢瑣言》:「黃巢自長安遁歸,與其眾屯於陳蔡間,溵 河下寨連絡,號八山營。於是蔡州秦宗權懼巢,以城 降之。時既饑乏,野無所掠,唯捕人為食,肉盡繼之以 骨。或碓搗,或磑磨,咸用充饑。天軍合攻,巢軍不利,其 黨駭散,頻為雷電大雨掩浸其營,乃與妻孥昆弟奔 於泰山狼虎谷,為外甥林言斬首送徐州。時浦下裨」 將《李師銳》函首送成都行在也。

《括異志》:「天復中,隴右大饑。其年秋稼甚豐,將刈之間, 大半無穗。有就田畔斸鼠穴求之,所獲甚多。於是家 家窮穴,有獲五七斛者,相傳謂之劫鼠倉。饑民皆出 求食,濟獲甚眾。」

《五代史馮道傳》:明宗拜道端明殿學士,遷兵部侍郎。 歲餘,拜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天成、長興之 間,歲屢豐熟,中國無事,嘗戒明宗曰:「『臣為河東掌書 記時,奉使中山,過井陘之險,懼為蹶失,不敢怠於銜 轡,及至平地,謂無足慮,遽跌而傷。凡蹈危者,慮深而 獲全;居安者,患生於所忽,此人情之常也』。明宗問曰: 『天下雖豐,百姓濟否』?」道曰:「穀貴餓農,穀賤傷農。」因誦 文士聶夷中《田家詩》,其言近而易曉。明宗顧左右錄 其詩,常以自誦。

《珍珠船》荊南孫儒之亂,米斗四十千,持金寶換易,纔 得一撮一合,謂之「通腸米。」言饑人不可食他物,惟煎 米飲之,可以稍通腸胃。

《遼史聖宗本紀》:「太平九年八月,東京舍利軍詳穩大 延琳僭位,號其國為興,遼年為天慶。初,燕仍歲大饑, 戶部副使王嘉獻計造船,使其民諳海事者漕粟以 賑燕民,水路艱險,多至覆沒,民怨思亂,故延琳乘之, 殺嘉以快其眾。」

《食貨志》:「太平初幸燕。燕民以年豐,進土產珍異,上禮 高年,惠鰥寡,賜酺連日。」

《耶律唐古傳》:「西番來侵,詔議守禦計。」命唐古勸督耕 稼,以給西軍,田於臚胊河側,是歲大熟。明年,移屯鎮 州,凡十四稔,積粟數十萬斛,斗米數錢。

《食貨志》:「道宗初年,西北雨穀三十里,春州斗粟六錢。 時西番多叛,唐古率眾田臚朐側,歲登上熟,移屯鎮 州,凡十四稔,積粟數十萬斛。」

《劉伸傳》:「伸致仕,適燕薊民饑,伸與致仕趙徽、韓造,日 濟以糜粥,所活不勝筭。」

《天祚帝本紀》:「天慶八年,時山前諸路大饑,乾、顯、宜、錦、 興中等路,斗粟直數縑,民削榆皮食之,既而人相食。」 《馬人望傳》:「人望遷保靜軍節度使,是歲諸處饑乏,惟 人望所治,粒食不闕,路不鳴桴《宋史宋璫傳》:「璫知陝州。淳化中,三吳歲饑,疾病,民多 死,擇長吏養治之,命璫知蘇州。璫體豐碩,素病足,至 州,地卑濕,疾益甚。人」或勸其謝疾北歸,璫曰:「天子以 民病俾我綏撫,我以身病而辭焉,非臣子之義也。」既 而太白犯南斗,曰:「斗為吳分,民方饑。天象如此,長吏 得無咎乎!」四年,卒。

《高瓊傳》:瓊子繼勳知瀛州,時歲饑,募富人出粟以給 貧者。明年大稔,木生連理者四,郡人上治狀請留。 《王沿傳》:「沿子鼎知深州,明年,河北大饑,人相食,鼎經 營賑救頗盡力。」

《聞見前錄》:文潞公為成都日,多宴會。歲旱,公尚出游, 有村民持焦穀苗來訴,公罷宴,齋居三日,禱於廟中, 即日雨,歲大稔。

《宋史李中師傳》:中師為淮南轉運使,兩浙饑,移淮粟 振贍,僚屬議勿與,中師曰:「朝廷視民,淮、浙等爾。」卒與 之。

《浙江通志》:「宋熙寧末,浙西荒,杭州境內產物如珠,可 炊作飯。水產蔬如菌,可以為葅,民賴以充饑。」

《宋史范純仁傳》:「純仁加直龍圖閣,知慶州。秦中方饑, 擅發常平粟賑貸。僚屬請奏而須報,純仁曰:『報至無 及矣,吾當獨任其責』。或謗其所全活不實,詔遣使按 視。會秋大稔,民讙曰:『公實活我,忍累公邪』?晝夜爭輸 還之。使者至,已無所負。」

《甲申雜記》:「潤州金壇縣陳亢,熙寧八年,餓殍無數,作 萬人坑,每一屍設飯一甌,席一領,紙四帖,藏屍不可 紀。是歲生廓,又生度,皆為監司孫豋,仕者相繼 可談。黃州董助教甚富,大觀己丑歲歉,董為飯以食 饑者,又為糗餌飼小兒輩。方羅列分俵,饑人如牆而 進,不復可制。董仆於地,頗被毆踐,家人咸咎之,董不 介意。」明日又為具,但設欄楯,以序進退。時或紛然,迄 了餘日無倦色。黃岡村氓,閭丘十五,多積穀,每幸凶 歲即騰價,細民苦之。老年病且亟,不復飲食,但餐羊 屎。家人憐之,以米餌作羊屎狀,詒之,入手便投去,唯 食真者,數月方死。此氓媚佛,多施廬山僧供跡,亦內 懼禍至,冀事佛少逭責,此尤不可也。

《雞肋編》:「唐初賊朱粲以人為糧,置碓磨寨,謂啖醉人 如食糟豚。每覽前史,為之傷嘆。而自靖康丙午歲,金 狄亂華,六七年間,山東、京西、淮南等路,荊榛千里,米 斗至數十千,且不可得。盜賊、官兵至,以居民更互相 食,人肉之價,賤於犬豕,壯者一枚不過十五斤,軀暴 以腊。登州范溫率忠義之人,紹興癸丑歲汎海到錢」 塘,有至行在猶食者,老嫂、男子婦女更為之饒把火, 婦人少艾者,名之「下羹羊」,小兒呼為「和骨爛」,又通目 為兩腳羊。唐止朱粲一賊,今百倍於前,數殺戮焚溺 饑餓,疾疫陷墮,其死已眾,又加之以相食。杜少陵謂 「喪亂死多門」,信矣。不意以老眼親見此時。嗚呼痛哉! 《揮麈前錄》:「張逸字天隱,鄭州人。知益」州。歲饑,民多殺 耕牛食之,犯者皆配關中。逸奏:「民殺牛以活,將廢穡 事。今歲小稔,請一切放還,復其業。」報可。

《宋史宗室善譽傳》:「善譽字靜之,太宗之裔也,累遷大 理丞、湖北常平茶鹽提舉。會大旱,善譽通融諸郡常 平,計戶賑貸,嗣歲麥禾倍收,民爭負以償。」

《近異錄》:宋慶元二年十月二十夜三更後,月初出。時 臨安、嘉興兩郡人未寢者,皆見其團圓如望夕。太史 奏「是為上瑞,其地當十歲大稔,其冬不雪,明春無雨, 民極以為憂。下詔惻怛懇祈中夏雨足,繼此必有望 也。」

《山家清供》:「董真君未仙時,多種杏,歲稔則以杏易穀, 歲歉則以穀賤糶,時得活者甚眾,後白日升仙。」 《金史石土門傳》:「石土門,耶懶路完顏部人。耶懶歲饑, 景祖與之牛馬,為助糴費,使世祖往致之。會世祖有 疾,石土門日夕不離左右。世祖疾愈,辭歸,與握手為 別,約他日無相忘。」

《烏春傳》:「烏春,阿跋斯水溫都部人,以鍛鐵為業。因歲 歉,策杖負擔,與其族屬來歸。景祖與之處,以本業自 給。既而知其果敢善斷,命為本部長。」

《時立愛傳》:「立愛父承謙,以財雄鄉里,數饑發倉廩賑 貧乏,假貸者與之折券。」

《紇石烈良弼傳》:「良弼拜平章政事,封宗國公。上問宰 臣曰:『堯有九年之水,湯有七年之旱,而民不病饑。今 一二歲不登,而人民乏食,何也』?良弼對曰:古者地廣 人淳,崇尚節儉,而又惟農是務,故畜積多而無饑饉 之患也。今地狹民眾,又多棄本逐末,耕之者少,食之 者眾,故一遇凶荒而民已病矣。」上深然之,於是命有 司「懲戒荒縱不務生業者。」

《宗道傳》:「宗道知京兆府事時夏旱,俾長安令取太白 湫水,步迎於遠郊,及城而雨,是歲大稔。人以為精意 所感,刊石紀之。」

《續夷堅志》:「河東縣舜砦出麥,顆粒如常麥而無縫,又 色稍白,每斗得麪十三斤。此地二頃餘,農民數家主 之」,喻如今歲東家舜麥成,至明歲西家成熟,無有定處,然終不出二頃之外也。定襄周夢卿說。

燕南安州白洋淀,南北四十里,東七十里,舊為水所 占。近甲午歲,忽乾涸,淀中所有蛙黽,悉化黑鼠,囓茭 草根盡。土脈虛鬆,不待耕墾,投麥種即成熟。其生民 不勝舉,聽客戶收穫,但取課而已。此地山草根膠固 不受耕,其因鼠化得麥,亦異事也。淀有石刻云:「天荒 地亂,莫離此淀。有水食魚,無水食麪。」是則前此亦嘗 「得麥乎。」

《元史劉正傳》:正拜榮祿大夫、平章政事,歲大旱,野無 麥穀,種不入土,臺臣言:燮理非其人,姦邪蒙蔽,民多 冤滯,感傷和氣所致。有旨會議。平章李孟曰:「燮理之 責,儒臣獨孟一人,請避賢路。」平章忽都不丁曰:「臺臣 不能明察奸邪,臧否時政,可還詰之。」正言:「臺省一家, 當同心獻替,擇善而行,豈容分異耶。」孟搖首,竟如忽 都不丁言。

《輟耕錄》:「王義士天爵字仁傑,夏縣人。家饒於財,有善 行。以粟貸人,不圖重息。年豐僅取十之二三。稍饑,但 收其本,大凶則皆已之。鄉里不知字,咸稱義士云。每 值生身之辰,寢苫一月,以報父母。」

杜楊父友開,江陰人。隱居教授,妻吳辟纑以資之。大 曆間,浙右菑荒,米價騰踴,學徒散去,困於饑餓。吳之 兄弟屢勸斬丘木、鬻基地,以少延餘息,楊父堅持不 可繼,欲挈吳歸。吳曰:「夫既盡孝,妾獨以不義自處,寧 不食若粟。」遂相枕籍而卒。

後至元間,同知兩浙都轉運鹽使司事趙君伯常休, 日與書吏談官府政事,因曰:「吾曩為中書提控掾史 時,夜坐私第一室,忽有兩隸來前,傳都堂鈞旨呼喚, 遂即上馬。隸前導,至一官府,樹木陰翳,大官危坐聽 事,上問曰:『河南饑,省咨至,乃緩七日不報,彼處死者 甚眾,汝知之乎』?吾答曰:『某提控耳。該掾稽遲之罪,已』」 嘗呈舉官沈思良久,曰:「非汝過也。汝退,又命前隸曰: 『可急追該掾某人來』」,吾遂夢覺也。明日晨起,令人覘 之,夜暴死矣。人命至重,爾輩慎之。

《明外史。太祖孝慈高皇后傳》:「后遇歲凶,則設麥飯野 羹。帝或告以賑卹,后曰:賑卹不如蓄積之先備也。」 《明通紀》:「宣德三年三月,工部尚書李新自河南還,言 山西民饑,流徙至南陽諸郡,不下十萬餘口。有司軍 衛,各遣人捕逐,民死亡者多。」上諭戶部尚書夏原吉 曰:「民饑流移,豈其得已,仁人君子所宜軫念。昔富弼 知青州,飲食、居處、醫藥皆為區畫,山林湖泊之利,聽 民取之不禁,所活至五十餘萬人。今乃驅逐,使之失 所,不仁甚矣。可即遣官各往布政司及府縣官,加意 撫綏,發廩給之,隨所至居住,有捕治者罪之。」

《明外史劉天和傳》:「天和加工部右侍郎。故事,河南八 府歲役民治河,不赴役者,人出銀三兩。天和因歲饑, 請盡蠲旁河受役者課,遠河未役者半之。」詔可。 《齊之鸞傳》:「之鸞遷寧夏僉事,饑民採蓬子為食,之鸞 為取二封,一進於帝,一以貽閣臣,且言時可憂者三, 可惜者四,語極切,帝付之所司。」

《魏元傳》:康永韶為御史,有直聲。及是見帝惑左道,權 倖用事,乃更迎合取寵,占候多隱諱,甚者以災為祥。 陝西大饑,永韶言今春星變當有大咎,賴秦民饑死 足當之,誠國家無疆福。帝甚悅,中旨擢禮部右侍郎, 仍掌監事。

《吳儼傳》:「正德十二年,武宗北巡,儼抗疏切諫。明年復 偕諸大臣上疏曰:臣等初聞駕幸昌平,會具疏極論, 不蒙採納。既聞出居庸,幸宣大,宰輔不及知,群臣不 及從,三軍之士不及衛,京師內外人心動搖。徐淮以 南,荒饉千里,去冬雨雪為災,民無衣食,安保其不為 盜?所禦之寇,尚遠隔陰山,而不虞之禍或卒起於肘 掖,臣所大懼也。」不報。

《虎薈》嘉靖丙午,杭之屬縣有山處,虎成群,白日入民 家,傷人道路,獨不敢行,雖附城之市井亦至也。死者 不可計,且不可獵。餘杭尤盛,地名上皋,有土神徐令 公,每附人言,禍福最靈。縣尉許賽豬羊捕之,旬日,得 六虎焉,遂宰牲以祭。然牲既殺而毛不能去,眾方駭 之,巫忽作神語曰:「上天降災,吾為民逆天遭譴,本所 甘心,部下壯士,寧不使一飽耶?牲禮非數百斤不可 也。」於是復益而後享。予意連荒二年,丙午秋少熟,又 多虎災,觀令公之言,豈非其數乎?

《青州府志》:萬曆二十二年,安丘大荒,民皆絕食,米貴 如珠,盜賊蜂起。本年二月內,海水退十里,居民下海 拾取海菜,諺云:「拾海」

《湖廣通志》:「任遇隆字衡雲,蒲圻人。以歲薦授長沙司 訓。日與諸生坐論嶽麓書院,遷臨武諭,以詩上太守 云:『苜蓿羞年儉,石魚銜歲豐』。太守問之,曰:『昨泛湘江, 見二石魚,一銜萱草,一銜蓮花,知歲豐矣。後果然,太 守異之』。」

《鎮江府志》:天啟丁卯冬,江南大饑,有道士過嘉山,指 道旁石曰:「此觀音粉也。碎之,和以麥屑或糯粉,可作 餅充饑。」語畢,道士忽不見。眾如言取之,果可食。明年麥熟,即堅不可食矣。

《廣平府志》:「永年姚御史三讓按陝西,時值歲荒,淳化 山有老翁取石授採蔬婦,曰:『是可煮食。忽不見,婦從 之,傳者四訖,人競披山取石以療饑,三讓乃獻石於 朝,以為神異』。」

豐歉部雜錄编辑

《詩經小雅雨無正章》:「降喪饑饉,斬伐四國,戎成不退, 饑成不遂。」

《楚茨章》:「我黍與與,我稷翼翼。」

《信南山章》。「疆場翼翼,黍稷彧彧。」

《甫田章》「倬彼甫田,歲取十千。我取其陳,食我農人。自 古有年,今適南畝,或耘或耔,黍稷薿薿。」

「我田既臧」,農夫之慶。

「《禾易》長畝」,終善且有。

曾孫之稼,如茨如梁。曾孫之庾,如坻如京。乃求千斯 倉,乃求萬斯箱,黍稷稻粱。農夫之慶,報以介福,萬壽 無疆。

《大田》章,「播厥百穀。既庭且碩,曾孫是若。」

既方既皁,既堅既好。

《苕之華章》,「牂羊羵首,三星在罶。人可以食,鮮可以飽。」 言饑饉之餘,百物凋耗,如此苟且得食足矣,豈可 望其飽哉。

《大雅雲漢章》:「天降喪亂,饑饉薦臻。」

《召旻章》「瘨我饑饉,民卒流亡,我居圉卒荒。」

《周頌臣工章》「於皇來牟,將受厥明。明昭上帝,迄用康 年。」

《豐年章》「豐年,多黍多稌。亦有高廩,萬億及秭。為酒為 醴,烝畀祖妣。以洽百禮,降福孔皆。」

《載芟章》「播厥百穀,實函斯活。驛驛其達,有厭其傑。厭 厭其苗,綿綿其麃。載穫濟濟,有實其積,萬億及秭。 匪且有且,匪今斯今,振古如茲。」

《良耜章》,其崇如墉,其比如櫛,以開百室。

《桓章》「綏萬邦,屢豐年。」大軍之後,必有凶年,而武王 克商,則除害以安天下,故屢獲豐年之祥,《傳》所謂「周 饑,克殷而年豐」是也。

《商頌烈祖章》「自天降康豐年,穰穰。」

《禮記·王制》:「祭,豐年不奢,凶年不儉。」

《樂記》:「天子之為樂也,以賞諸侯之有德也。五穀時熟, 然後賞之以樂。」

寒暑不時則疾,風雨不節則饑。

民有德而五穀昌。

《周禮·春官·玉府》:「祭天之司祿而獻穀數,則受而藏之。」 訂義司祿,主年穀凶登之神。

《左傳》桓公六年:隨季梁曰:「奉盛以告曰:『絜粢豐盛,謂 其三時不害而民和年豐也』。」

僖公十九年,《甯莊子》曰:「昔周饑,克殷而年豐。」

譬如農夫,是穮是蔉,雖有饑饉,必有豐年。

國無道而年穀和熟,天贊之也,鮮不五稔。

《管子立政篇》:「決水潦,通溝瀆,使時水雖過度,無害於 五穀;歲雖凶旱,有所扮穫,司空之事也。」

《五輔》篇:「纖嗇省用,以備饑饉。」

《樞言》篇:「一日不食比歲歉,三日不食比歲饑,五日不 食比歲荒。七日不食無國土,十日不食無儔類,盡死 矣。」

《老子》上篇:「大軍之後,必有凶年。」

《關尹子二柱》篇:「五雲之變,可以卜當年之豐歉。」 《墨子辭過》篇:「夫婦節而天地和,風雨節而五穀熟。」 《韓非子六反》篇:「相憐以衣食,相惠以佚樂,天饑歲荒, 嫁妻賣子者,必是家也。」

《詩小序》:「《中谷有蓷》,閔周也。夫婦日以衰薄,凶年饑饉, 室家相棄爾。」

《華黍》,時和歲豐,宜黍稷也。有其義而亡其辭。

《楚茨》,刺幽王也。政煩賦重,田萊多荒,饑饉降喪,民卒 流亡,祭祀不饗,故君子思古焉。

《詩說:中谷》,「民饑而流,夫婦不保,君子閔之而作是詩, 興也。」

《詩傳》:「京師饑,民流而怨,賦中谷。」

《焦氏易林》:「蒙之《震》陽淫旱病,傷害稼穡。喪刈病來,農 人無食。」

《需》之《咸》,早霜晚雪,傷害禾麥。損功棄力,饑無所食。 《師》之《坎》,國亂不安,兵革為患。掠我妻子,家中饑寒。 鹽鐵論散不足篇。「凶年不備豐年補」,敗仍舊貫而不 改作。

古聖人勞躬養神,節欲適情,尊天敬地,履德行仁,是 以「上天歆焉,永其世而豐其年。」

《論菑》篇:「霜雪晚至,五穀猶成。」

《非鞅篇》:「夫李梅實多者,來年為之衰;新穀熟者,舊穀為之虧。自天地不能兩盈,而況於人事乎?」

《潛夫論本政》篇:「天心慰則陰陽和,陰陽和則五穀豐 而民眉壽。」

《愛日》篇:「穀之所以豐殖者,以有人功也。」

《論衡治期》篇:「世稱五帝之時,天下太平,家有十年之 蓄,人有君子之行。或時不然,世增其美,亦時政致。何 以審之?夫世之所以為亂者,不以賊盜眾多,兵革並 起,民棄禮義,負畔其上乎?若此者,由穀食乏絕,不能 忍饑寒。夫饑寒並至,而能無為非者寡,然則溫飽並 至,而能不為善者希。《傳》曰:『倉廩實,民知禮節;衣食足, 民知榮辱』。」讓生於有餘,爭起於不足。穀足食多,禮義 之心生;禮豐義重,平安之基立矣。故饑歲之春,不食 親戚;穰歲之秋,召及四鄰。不食親戚,惡行也;召及四 鄰,善義也。為善惡之行,不在人質性,在於歲之饑穰。 由此言之,禮義之行,在穀足也。案穀成敗,自有年歲。 年歲水旱,五穀不成,非政所致,時數然也。必謂水旱 政治所致,不能為政者,莫過桀、紂,桀紂之時,宜常水 旱。案桀紂之時,無饑耗之災,災至自數,或時反在聖 君之世。

「五穀生地,一豐一耗;穀糶在市,一貴一賤。豐者未必 賤,耗者未必貴。豐耗有歲,貴賤有時。時當貴豐穀價 增;時當賤耗穀直減。」夫穀之貴賤,不在豐耗,猶國之 治亂,不在善惡。

《獨斷太祝》「掌六祝順祝、順豐年也。」

劉子《貴農》篇:「假使天下瓦礫悉化為和璞,砂石皆變 為隋珠,如值水旱之歲,瓊粒之年,則璧不可以禦寒, 珠不可以充饑也。」

《齊諧記》:吳興故鄴縣東三十里有梅溪山,山根直豎 一石可高百餘丈,至青而圓,如兩間屋大,四面斗絕, 仰之干雲,外無登陟之理。其上復有盤石,圓如車蓋, 恆轉如磨,聲若風雨,土人號為「石磨」,轉快則年豐,轉 遲則歲儉,欲知年之豐儉,驗之無失。

《文中子魏相》篇:子曰:「年不豐,兵不息,吾已矣夫!」 譚子鉛丹術有火鍊鉛丹以代穀食者,其必然也。然 歲豐則能飽,歲儉則能饑,是非丹之恩,蓋由人之誠 也。

《遵堯錄》:太宗嘗語近臣曰:「國之上瑞,惟在豐年。頃來 五穀屢登,人無疾疫,朕求治雖切,然而德化未孚。天 貺若此,能勿懼乎。」

《迃書》:「迃叟曰:天之所不能為而人能之者,人也;人之 所不能為,而天能之者,天也;稼穡,人也;豐歉,天也。」 《卜記》鳥卜者,《隋書》曰:「女國在蔥嶺之南,其國俗事阿 修羅神及樹神。歲初以人祭,或用獮猴,祭畢,入山祝 之,有一鳥如雌雉,來集掌上,破其腹而視之,有粟則 年豐,沙石則有災,謂之鳥卜。」開皇六年,遣使朝貢,其 後遂絕。

竹卜者,《荊楚歲時記》曰:「秋分以牲祠社,具供帳,盛於 仲春之月。社之餘胙,悉貢饋鄉里,周於族。社餘之會, 其在茲乎?」此其會也,擲筊於社神,以占來歲豐歉。或 折竹以十。《楚詞》曰:「索瓊茅以筵篿人」,折竹結草以十, 謂為壽也。

《雞肋編》:「按《天官歷》:曆日中治水龍數,乃自元日之後 逢辰為支節,是得寅卯在六日,為豐年之兆。」

《容齋三筆》:自古凶年饑歲,民無以食,往往隨所值以 為命。如范蠡謂吳人就蒲蠃於東海之濱,蘇子卿掘 野鼠,齧雪與旃毛并咽之。王莽教民煮水為酪,南方 人饑餓,群入野澤掘鳧茨,鄧禹軍士食藻菜。建安中, 咸陽人拔取酸棗藜藿以給食。晉郗鑒在鄒山,兗州 百姓掘野鼠蟄燕,幽州人以桑椹為糧,魏道武亦以 供軍。岷蜀食芋,如此而已。《吾州》外邑,「崌山」在樂平 德興境,「季羅萬斛山」在浮梁樂平、鄱陽境,皆綿亙百 餘里,山出蕨萁。乾道辛卯,紹熙癸丑,歲旱,村民無食, 爭往取其根,率以昧旦荷鉏往掘,深至四五尺,壯者 日可得六十斤。「持歸搗取粉,水澄細者,煮食之,如粔 粉狀。每根二斤,可充一夫一日之食。冬晴且暖,田野 間無不出者。或不遠數十里,多至數千」人,自九月至 二月終。蕨抽拳,則根無力,於是始止。蓋救餓羸者半 年。天之生物,為人世之利至矣。古人不知用之,《傳記》 亦不載,豈他邦不產此乎?

《農田餘話》:吳下大水歲饑,多是納音。蜀土之歲,如至 順庚午、至元戊寅、至正丁亥、洪武丙辰,理不可曉。 《范竹溪集》:「師曠曰:『歲欲豐,甘草先生,甘草薺也。歲欲 苦,苦草先生,苦草葶藶也。歲欲惡,惡草先生,惡草水 藻也。歲欲旱,旱草先生,旱草蒺藜也。歲欲疫,病草先 生,病草艾也。歲欲流,流草先生,流草蓬也』。」

家,則一遇凶歉之歲,田租既難取盈,國賦又不可負, 自非大損,侈用浮文,恐不足支。凡家之用度及交際 禮儀,非大不得已者,悉宜簡節。蓋古者凶年殺禮,所 以慎天懼災,與上下同其苦厄,亦消眚保福之一道 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