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162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六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一百六十二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六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一百六十二卷目錄

 神怪異部彙考一

  周禮秋官庭氏

  山海經西山經 東山經 中山經

  物類相感志

  管窺輯要地變占 神鬼占 宮室變異占

 神怪異部彙考二

  宋明帝泰豫一則

  陳武帝永武一則 宣帝太建一則

  北魏太宗泰常一則

  北齊武成帝河清一則 後主武平一則

  北周靜帝大象一則

  隋文帝仁壽一則 煬帝大業一則

  唐高祖武德一則 睿宗先天一則 代宗大曆一則

  遼太祖一則

  宋太祖乾德二則 神宗元豐一則 徽宗政和二則 宣和一則

  明太祖一則 洪武三則 宣宗宣德一則 憲宗成化三則 孝宗弘治一則 武宗正

  德三則 世宗嘉靖九則 穆宗隆慶二則 神宗萬曆六則 愍帝崇禎二則

庶徵典第一百六十二卷

神怪異部彙考一编辑

《周禮》
编辑

《秋官》
编辑

《庭氏》:「掌射國中之夭鳥。若神也,則以太陰之弓與枉 矢射之。」

神謂非鳥獸之聲,若或叫于宋太廟譆譆詘詘者。訂義鄭鍔曰:「太陰之弓,謂其弓純屬乎陰,《司弓矢》言枉矢利火射,說者謂象天枉矢之星,則枉矢者純屬乎陽可知。若夫太陰之弓,而先儒謂恆矢用此太陰之弓與枉矢,豈其陰陽之正足以威服百神歟?」王昭禹曰:「以此射之,亦以日月之精氣勝其夭也。」

《山海經》
编辑

《西山經》
编辑

槐江之山有天神焉,其狀如牛,而八足、二首馬尾,其 音如《勃皇》,見則其邑有兵。

《東山經》
编辑

自「尸胡之山至於無睪之山」,凡十九山,六千九百里。 其神狀皆人身而羊角。其祠用一牡羊,米用黍。是神 也,見則風雨水為敗。

《中山經》
编辑

《豐山神》,耕父處之,常遊清泠之淵,出入有光,見則其 國為敗。

《物類相感志》
编辑

《神》
编辑

「夷羊」,《淮南子》云:「夷羊在牧。」高誘「土神也。」「商之將亡」, 見於商郊野之地。

《管窺輯要》
编辑

《地變占》
编辑

「邑中鬼夜哭,不出一年」,天下爭喪亂,土人離散。 塚墓中鬼哭及夜行呼喚,不出一年,民棄其居而散。

《神鬼占》
编辑

神吟嘯,其國亡。

神降于國,其國將亡。一曰君死。《淮南子》曰:「夏桀亂政, 黃神吟嘯,鬼神失其臨也。」《左氏傳》曰:「有神降干莘,于 是虢亡。」

鬼扣人門擲人屋。《天鏡占》曰:「有疾疫人死,不出一年。」 鬼呼。《天鏡占》曰:「大人當之,是謂喪亡,不出一年,天下 爭地。」一曰:「民分散。」

鬼夜哭,《董仲舒》曰:「人君失禮于宗廟,咎及于外,則鬼 夜哭。」京房曰:「國空虛,臣尸祿,則鬼夜哭,鬼哭則其國 亡。」

鬼書人屋舍房壁有死喪。

鬼呼人名,子日損小口六畜,午日有詛咒,丑日老人 暴死,未日有小口災,寅日有驚恐妨小口,申日死亡, 卯日家有大災,酉日父母憂,辰日憂妊婦,戌日暴亡, 巳日憂父母,亥日兵傷。

《宮室變異占》
编辑

宮庭內,鬼神若見,將失地

神怪異部彙考二编辑

明帝泰豫元年巨人跡見编辑

按:《南史宋明帝本紀》:「泰豫元年春正月丁巳,巨人跡 見西池冰上。」

编辑

武帝永定三年仙人見编辑

按《陳書武帝本紀》,「永定三年春正月甲午,歷州城西 道,入天井岡,仙人見于羅浮山寺小石樓,長三丈所, 通身潔白,衣服楚麗。」

宣帝太建十四年有妖見于御幄编辑

按《陳書。宣帝本紀》。不載 按《隋書五行志》。「陳太建十 四年三月。御座幄上。見一物。如車輪。色正赤。尋而帝 患無故。大叫數聲而崩。」

北魏编辑

太宗泰常四年帝薦熟于白登廟有神異编辑

按《魏書太宗本紀》,泰常四年九月,築宮于白登山。 按《禮志》,泰常四年八月,帝嘗於白登廟薦熟,有神異 焉。太廟博士許鍾上言曰:「臣聞聖人能饗帝,孝子能 饗親。伏惟陛下孝誠之至,通於神明。近嘗於太祖廟 有車騎聲從北門入,殷殷轞轞,震動門闕,執事者無 不肅慄,斯乃國祚永隆之兆。宜告天下,使知聖德之 深」遠。

北齊编辑

武成帝河清四年有神見於後園编辑

按《北史齊武成帝本紀》,「河清四年,有神見于後園萬 壽堂前山穴中。其體壯大,不辨其面,兩齒絕白,長出 于脣。帝直宿嬪御已下七百人咸見焉。帝又夢之。四 月傳位于皇太子,使內參乘子尚乘驛送詔書於鄴。 子尚出晉陽城,見人騎隨後,忽失之。尚未至鄴,而其 言已布矣。」

後主武平四年壇壝有車轍跡编辑

按:《北史齊後主本紀》:「武平四年夏四月癸丑,祈皇祠 壇,壝蕝之內,忽有車軌之轍,案驗旁無人跡,不知車 所從來。乙卯,詔以為大慶,班告天下。」

北周编辑

靜帝大象二年相州鬼哭编辑

按《周書靜帝本紀》,不載 按《隋書五行志》:「周大象二 年,尉迴敗于相州,坑其黨與數萬人于遊豫園,其處 每聞鬼夜哭聲。」《洪範五行傳》曰:「哭者,死亡之表,近妖 也。鬼而夜哭者,將有死亡之應。」京房《易飛候》曰:「鬼夜 哭,國將亡。」明年,周氏王公皆見殺,周室亦亡。

编辑

文帝仁壽 年鬼哭编辑

按《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仁壽中。仁壽宮 及長城之下。數聞鬼哭。尋而獻后及帝相次而崩于 仁壽宮。」

煬帝大業八年鬼哭编辑

按《隋書煬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大業八年,楊元 感作亂于東都,尚書樊子蓋坑其黨與長夏門外前 後數萬洎。于末年數聞其處鬼哭,有呻吟之聲。與前 同占。其後,王世充害越王侗于洛陽。」

编辑

高祖武德二年太行山響聞神言编辑

按《唐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武德二年三 月,安昌縣言太行山聖人崖響云,「唐國興治萬年。」

睿宗先天元年元宗即位白馬寺鐵像頭自落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舊唐書五行志》,「元宗初 即位,東都白馬寺鐵像頭無故自落於殿門外。其後 姚崇秉政,以惠範附太平弊,乃澄汰僧尼,令拜父母, 午後不出院,其法頗峻。」

代宗大曆十三年神像滴血编辑

按《唐書代宗本紀》。不載 按《舊唐書五行志》。大曆十 三年二月。太僕寺廨。有佛堂。堂內小脫空金剛。左臂 上忽有黑汗滴下。以紙承之。色即血也。明年五月代 宗崩。

编辑

太祖九年君基太乙神見编辑

按《遼史太祖本紀》:「九年,君基太一神數見,詔圖其像。」

编辑

太祖乾德五年老君像自動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乾德五年十一 月,許州開元觀老君像自動,知州宋偓以聞。」

乾德六年,佛像自動。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六年正月。簡州 普通院毗盧佛像自動。

神宗元豐元年佛像自動编辑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元豐元年,邕州 佛像動搖。初像動,夏人入寇;又動,而州大火。其後儂 智高叛,復動,于是知州錢師孟投其像于江中。」

====徽宗政和元年黑眚見宮中====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元豐末嘗有物 大如席,夜見寢殿上,而神宗崩。元符末,又數見而哲 宗崩。至大觀間,漸晝見。政和元年以後大作,每得人 語聲則出。先若列屋推倒之聲,其形僅丈餘,髣髴如 龜,金眼,行動硜硜有聲。黑氣蒙之,下人了了。氣之所 及,腥血四洒,兵刃皆不能施。」又或變人形,亦或為驢。 自春歷夏,晝夜出無時,遇冬則罕見。多在掖庭宮人 所居之地,亦嘗及內殿,後習以為常,人亦不大怖。宣 和末,寖少而亂,遂作。

政和三年,天神降。

按:《宋史徽宗本紀》:政和三年十一月乙酉,「以天神降 詔告在位。」作《天真降臨示現記》。

宣和 年洛陽有黑色物為怪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宣和中,洛陽畿 府間忽有物如人,或蹲踞如犬,其色正黑,不辨眉目。 始夜則掠小兒食之,後雖白晝入人家為患,所至喧 然不安,謂之「黑漢。」有力者夜執槍棒自衛,亦有託以 作過者,如此二歲乃息。已而北征事起,卒成金人之 禍。

编辑

太祖吳元年太白神見编辑

按《名山藏典謨記》:吳元年正月,有一老人告省局匠 曰:「吳王即位三年,當平一天下。」匠驚問之,曰:「我太白 神也。」去不見。

按《明寶訓》:吳元年正月乙未,有省局匠告省臣曰:見 一老人,語之曰:「吳王即位三年,當平一天下。」問老人 為誰,曰:「我太白神也。」言訖,遂不見。省臣以聞,太祖曰: 「此妄誕不可信也。若太白神果見,當告君子,豈與小 人語耶?今後凡事涉怪誕者,勿以聞。」

洪武五年建昌有神見编辑

按《明寶訓》:洪武五年五月乙卯,中書右丞建昌王溥 遣人來言,「近督工取材木建昌蛇舌巖,眾見巖上有 衣黃衣者歌曰:『龍蟠虎踞勢岧嶢,赤帝重興勝六朝, 八百年終王氣復,重華從此繼唐堯』。其聲如鐘,歌已, 忽不見。太祖曰:『明理者非神怪可惑,守正者非讖緯 可干。漢之文成五利,足以為戒。事涉妖妄,豈可信耶』?」 洪武十一年,「安東沐陽多鬼。」

按明《昭代典則》,洪武十一年夏四月,御製敕文,諭祭 安東、沐陽二縣夜鬼。時永嘉侯朱亮祖奏:「安東、沐陽 二縣之野,暮夜多鬼,民人皆驚。」御製敕文遣使諭祭 之曰:「明有禮樂,幽有鬼神。國之有祀,以為民也。庶民 之祀,止于祖宗。非祖宗而祀,謂之非禮,神亦不享。其 岳鎮海瀆山川之神載之祀典者,莫不承上帝后土」 之命,以司福善禍淫之權。若禍福僭忒,不愜民心,且 將覆戾十天矣。今洪武十一年四月十四日,永嘉侯 遣人奏:「安東、沐陽二縣之野,夜持炬者數百,或成列, 或四散。民人相驚,逐之不見,擊之若有應者。朕不能 盡信,特致牲醴,會鬼神而敕問之。中原自有元失政, 生民塗炭,死者不可勝計。有覆宗絕祀者,有生離父 母妻子而死于非命者。爾持炬者,豈無主孤魂而欲 人之祀與?父母妻子之永隔而有遺恨與?無罪遭殺 而冤未伸與?或有司怠于歲祀而有忿與?四者必有 一焉。朕以四事問爾,爾果何為而然與?朕自即位以 來,祀神未嘗缺禮,然非當祀者,亦不敢佞。爾持炬者, 宜禍其宜禍者,而福」其應福者,勿妄為民害,自貽天 憲。

洪武三十年,安東鬼見。

按《江南通志》:「洪武三十年,安東郊外,日中鬼遊千百 有聲,高帝製文祭之,乃止。」

宣宗宣德九年黑眚見编辑

按《江南通志》:「宣德九年,常熟黑眚見。」

憲宗成化十二年黑眚見编辑

按《大政紀》,成化十二年七月庚戌,京師西城有黑眚 見,夜出傷人,巡城御史以聞,命設法捕之,仍戒人毋 得傳疑。大學士商輅因黑眚見,條弭災八事,上嘉納 之。輅言八事:曰「番僧國師不得重給符券,曰四方常 貢外勿受玩好,曰諸色人許直言自達,曰分遣部使 者錄囚以理冤抑,曰停不急營造,曰實三邊軍儲,曰 守緣邊關隘,曰增置雲南巡撫。」

按《名山藏》,「成化十二年七月以黑眚見,祭告天地於 禁中。」

按明《昭代典則》,「成化十二年秋七月初旬,京師黑眚 見。時坊巷細民家男女多露宿,忽有一物負黑氣一 片而來,或自戶牖入,雖密室亦無不有,至則人皆昏 迷,或手足,或頭臉,或腹背被傷,出黃水。醒時覺傷亦 不甚痛。數日遍城驚擾。暮夜各持刃張燈自防,凡有 黑氣來,輒鳴金擊鼓以逐之。此怪初起於城西北,人」 莫敢言。及各城皆有被傷者,始各訴于兵馬司,巡城 御史拘審有驗,乃具以聞。止云「不知被何物所傷。」然 多有見者,云「黑而小,金睛修尾,狀類犬狸」,蓋不啻二 十餘枚,兼旬始息成化十四年,朝班聞有兵甲聲。

按《大政紀》:「成化十四年八月戊戌,早朝東班官驚喧, 若聞有甲兵聲者,因辟易不成列,衛士爭露刃以備 不虞,久之始定,莫知其故。上命究其事所從起,竟莫 能得也。」

成化二十二年,「黑眚見。」

按:《浙江通志》:「成化二十二年,嘉興黑眚見。」

孝宗弘治元年黑眚見编辑

按《湖廣通志》:「弘治元年,襄陽妖氣見市有黑色如霧, 恍如人形,觸人小兒中之死為罷市近黑眚。」

武宗正德五年黑眚見编辑

按《山西通志》:「正德五年,孟縣及汾州黑眚見,民擊銅 鐵器以捍之。」

正德七年,「黑眚見。」

按《畿輔通志》:「正德七年夏,黑眚見,其形黑小金睛,狀 若犬,遇者眩迷,至秋方息。」

按《山東通志》,正德七年六月,濟南州縣民言,黑眚見, 至冬乃息,時老幼皆擊銅器以自衛,通宵不寐。 按《山西通志》,正德七年,太原諸縣及霍州、潞州,黑眚 見。忻州、文水、太谷、交城、祁縣、霍州,黑氣成團,狀如貓 犬,夜行傷人,隨趕隨無,自北而南,時謂之眚,餘州縣 多有。

正德八年,「黑眚見。」

按《畿輔通志》:「正德八年夏,黑眚見,月餘方息。」

按《山西通志》:「正德八年五月,太原及介休黑眚見。」

世宗嘉靖二年黑眚見编辑

按《山西通志》:「嘉靖二年,洪洞黑眚見夜為祟,人多被 傷,流黃水,一月始息。」

嘉靖十六年,「黑眚見,海神見。」

按《山西通志》:「嘉靖十六年,大同黑眚見,遇之者病,傳 言畏馬,民居多以馬逐之。」

按《廣東通志》:「嘉靖十六年冬,瓊州海神見。瓊州諸生 應試渡海歸,見神人立於水面,高丈餘,朱髮長髯,冠 劍偉異,眾驚伏下拜,神掠舟而過。次日,三舟復見,諸 生大譟拒之,神忽不見。少頃,風大作,三舟皆覆溺。」 嘉靖十九年,水怪見。

按《太平府志》:「嘉靖十九年,牛渚磯下水沸,擁出一物, 形如牛背,大若覆舟,隱顯數次。近亦有水怪,屢擁潮 數尺,夜則入河,不見形狀,止見水長,倏然而退。 嘉靖二十三年,鬼入市。」

按:《四川總志》:嘉靖二十三年,「武隆鬼人市肩人。」 「嘉靖二十七年,黑眚見。」

按《湖廣通志》:「嘉靖二十七年二月,道州黑眚見。有黑 氣自廣東來,為螢為猴怪,無定形,四五日晝晦如夜。」 嘉靖三十五年,黑眚見。

按《山西通志》:嘉靖三十五年六月,蒲、解州縣黑眚見, 雖密室亦無不至,每夜張燈持刃,擊金鼓以防之。說 者謂地震壓死強魂,理或然也。

按《陜西通志》,「嘉靖三十五年,慶陽黑眚見,自山西漸 至慶陽,夜捕人作害,民多鳴金鼓驚之,旬餘乃息。」 按《福建通志》,嘉靖三十五年,民間訛言「有海騮精,狀 若螢,著人衣裾必死。城中家擊金鼓,若防巨寇,夜不 帖席,數道士市符治之。有司疑即道士所為也,將置 之法,道士逸去,怪亦絕。」

按《廣東通志》,嘉靖三十五年秋九月,惠州黑眚見。 按《廣西通志》,「嘉靖三十五年,黑眚見有物變幻不一, 拋擲瓦石,夜入人家為怪。人傳為馬騮精,家家守夜 達旦,以桃柳枝鳴鑼擊鼓逐之,平屬更多此妖自廣 東入賀富,至永衡而後滅跡。」

嘉靖三十六年,「妖眚」見。

按《廣西通志》:「嘉靖三十六年冬十月,橫州有妖眚。其 妖未審何物,傳自北而來,歷江西及廣東,遇夜入人 家淫穢,或如腥,或如蝠,或如猴,如犬,或有黑氣,似有 尾爪,能傷人,淫者當之輒斃。家家夜聚擊鑼鼓,持竹 柳枝以防之,來則聚擊之,散為星火,頃復堆為一毬, 沖簷而去。至三十七年二月,復轉至州境,村鄉騷擾」 如前,數月乃熄。

嘉靖三十七年,「黑眚見。」

按《湖廣通志》:「嘉靖三十七年,衡陽黑眚見魘及婦女, 即口流血而死。或現異狀,滅燈燭。」

嘉靖四十五年,「黑眚見。」

按《山西通志》:「嘉靖四十五年,沁州黑眚見,月餘乃止。」

穆宗隆慶元年黑眚見编辑

按《山西通志》:「隆慶元年夏四月,稷山黑眚見。」

隆慶六年,「黑眚」見。

按《明昭代典則》:「隆慶六年夏四月,浙江黑眚見。時杭 州府黑霧中一物,蜿蜒如車輪,目光掣電,冰雹隨之, 屋瓦皆震,林中鳥雀擊死無算。」

神宗萬曆七年黑眚見编辑

按《湖廣通志》:「萬曆七年,黑眚見靖州,狀似狐。」

萬曆二十八年,異物黑眚見按《山西通志》:「萬曆二十八年春正月十二日辰時中, 蒲縣白村忽大風聲,雲霧中有物狀如桶,長約丈餘, 其色黃,捲尾落嶺陽柳樹下,頃刻無蹤。」

按《廣東通志》:「萬曆二十八年春,廣州黑眚見,自省而 出,遍於鄉落。妖怪變幻不常,每乘暗中傷人,多不可 見,男女驚懼。夜則聚居一室,各執竹枝列火,環坐相 守,月餘乃息。」

萬曆二十九年,「黑眚」見。

按《江西通志》:「萬曆二十九年,贛州城黑眚見,形似狸 犬,夜間潛入人室,燈燭皆滅,邪氣觸人。」

萬曆三十六年十一月,「黑眚見。」

按:《福建通志》云云。

萬曆四十一年,「土地神生鬚。」

按《山西通志》:「萬曆四十一年秋,稷山土地神生鬚。 萬曆四十八年,黑妖見。」

按《湖廣通志》:「萬曆四十八年,衡州府黑妖見。」

愍帝崇禎十二年玉帝像自搖编辑

按《四川總志》:「崇禎十二年,省城東門外白城街東嶽 廟玉帝土像忽動搖不止,後遷廟于城中夏蓮池。 崇禎十六年鬼哭。」

按《潞安府志》:「崇禎十六年冬,鬼哭郡城東南隅,為閑 田曠野,素稱閴寂。至是每入夜,輒聞鬼哭聲,其聲甚 哀,千百為群,嚎啕斷續,漸遠漸微,陰晦尤甚,如是者 三月。越明年闖賊渡河,郡城不守。」

按《湖廣通志》:「崇禎十六年五月,黃州清涼門三日鬼 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