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164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六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一百六十四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六十五卷


欽定古今曰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一百六十四卷目錄

 禽異部彙考一

  禮記月令

  周禮秋官庭氏

  詩緯含神霧

  春秋緯運斗樞

  禮緯稽命徵 斗威儀

  孝經緯援神契 左契

  山海經南山經 西山經 北山經 東山經

  宋書符瑞志

  宋俞誨百怪斷經鴉鳴占

  管窺輯要鳥部占 異鳥占 燕占 雀占 雉占 鳩占 鵲占 烏鴉占 水

  鳥占 鷙鳥占 伯勞占 雜鳥占 眾鳥雜占 異鳥占 軍中禽鳥占

  田家五行論飛禽 論祥瑞

庶徵典第一百六十四卷

禽異部彙考一编辑

《禮記》
编辑

《月令》
编辑

季夏行冬令,鷹隼蚤鷙。

得疾厲之氣也。「鷹隼蚤鷙」,季夏地氣殺害之象,地災也。

《周禮》
编辑

《秋官》
编辑

《庭氏》,掌射國中之夭鳥。

城郭人聚之處,不宜有夭鳥,故去之。訂義王昭禹曰:「夭鳥,謂呼鳴而為怪者。先王因人情之所惡,故在國中者皆庭氏射之。」 鄭康成曰:「夭鳥舊所無有,偶自遠而至此也。如鴝鵒來巢,魯舊無,今有之,故《春秋》書其異。」

「若不見其鳥獸」,則以救日之弓與救月之矢夜射之。

「不見鳥獸」,謂夜來呼鳴為怪者。訂義劉執中曰:「鳥獸為夭者,夜中聞其聲而不見其形,被其害而不見其跡者也。救日之弓者,乘日食時所造,陽乘于陰之器也。太陰之弓,月食時所造,陰勝陽所成也。以陰陽至盛之氣,攻暗昧不明之夭,罔不克矣。」鄭鍔曰:「昔歐陽修作《鬼車詩》中謂昔者周公夜呼庭氏,率屬彎弧,逐出九州之外,射之三發不中,天遣天狗投空囓之,落其一頭,清血常流。以晝藏夜伏,陰黑則飛,見火光則驚。墮血點污人家,其家必破。」由此言之,不設官以射之,為害豈小哉!

《詩緯》
编辑

《含神霧》
编辑

德化充塞,照潤八冥,則「鸞臻」也。

《春秋緯》
编辑

《運斗樞》
编辑

《天樞》得,則鸞集。

《禮緯》
编辑

《稽命徵》
编辑

祭五嶽四瀆,得其宜,則黃雀見。

《斗威儀》
编辑

「《君乘土》而王」,其政太平。鳳凰集于苑林。

《孝經緯》
编辑

《援神契》
编辑

德至鳥獸,則「鳳凰翔,鸞鳳舞,白鳥下。」

王者奉己節儉,臺榭不侈,尊事耆老,則白雀見。

《左契》
编辑

《赤雀》者,「王者孝,則銜書來。」

《孝悌》之至,通于神明,則鳳凰巢。

《山海經》
编辑

《南山經》
编辑

丹穴之山有鳥焉,其狀如雞,五采而文,名曰「鳳凰。」首 文曰「德」,翼文曰義,背文曰「禮」,膺文曰仁,腹文曰信。是 鳥也,飲食自然,自歌自舞,見則天下安寧。

《西山經》
编辑

女床之山有鳥焉,其狀如翟,而五彩文,名曰「鸞鳥。」見 則天下安寧。

鹿臺之山有鳥焉,其狀如雄雞而人面,名曰《鳧徯》,其 名「自叫」也。見則有兵。

鐘山其子曰「鼓」,其狀如人面而龍身。是與欽䲹殺葆 江于崑崙之陽,帝乃戮之鐘山之東曰徭崖。欽䲹化 為大鶚,其狀如鵰而黑文,白首赤喙而虎爪,其音如 晨鵠,見則有大兵。

《北山經》
编辑

景山有鳥焉,其狀如蛇,而四翼、六目、三足,名曰《酸與》。 其鳴「自詨」,見則其邑有恐。

《東山經》
编辑

盧其之山,沙水出焉,南流注于涔水,其中多鶘其狀如鴛鴦而人足,其鳴自䚯,見則其國多土功。

今鵜鶘,足頗似人腳形狀也。

《宋書》
编辑

《符瑞志》
编辑

鳳凰者,仁鳥也。不刳胎剖卵則至,或翔或集。雄曰鳳, 雌曰凰。蛇頭燕頜,龜背鱉腹,鶴頸雞喙,鴻前魚尾,青 首駢翼,鷺立而鴛鴛思,首戴德而背負仁,項荷義而 膺抱信,足履正而尾繫武。小音中鐘,大音中鼓,延頸 奮翼,五光備舉,興八風,降時雨,食有節,飲有儀,往有 文,來有嘉,遊必擇地,飲不妄下。其鳴,雄曰《節節》,雌曰 《足足》。晨鳴曰發明,晝鳴曰「上朔」,夕鳴曰「歸昌」,昏鳴曰 「固常」,夜鳴曰「保長。」其樂也,徘徘徊徊,雍雍喈喈。唯鳳 凰為能究萬物,通天祉,象百狀,達王道,率五音,成九 德,備文武,正下國。故得鳳之象,一則過之,二則翔之, 三則集之,四則《春秋》居之,五則終身居之。

「神鳥」者,赤神之精也,知音聲清濁和調者也。雖赤色 而備五采,雞身,鳴中五音,肅肅雝雝。喜則鳴舞,樂處 幽隱,風俗從則至。

《比翼鳥》,王者德及高遠則至。

《赤雀》,周文王時御,丹書來至。

《蒼烏》者,賢君修行孝慈于萬姓,不好殺生,則來。 赤烏,周武王時御穀,至兵不血刃而殷服。

《白燕》者,師曠時御丹書來至。

《三足烏》,「王者慈孝,天地則至。」

《白烏》,「王者宗廟肅敬則至。」

《白雀》者,「王者爵祿均則至。」

《白鳩》,成湯時來至。

《同心鳥》,王者德及遐方,四夷合同則至。

《宋俞誨百怪斷經》
编辑

《鴉鳴占》
编辑

寅卯時, 正東送物,東南爭,正南吉,西南吉,正西外 人思,西北酒食,正北口舌,東北病。

辰巳時, 正東風雨,東南女客,正南相命,西南爭,正 西官訟,西北貴人至,正北相命,東北親至。

午時, 「正東爭」,東南親客,「正南爭」,西南不寧,正西送 物,西北酒食,正北六畜至,東北送物。

未申時, 正東凶,東南凶,信,正南,遠信,西南,大雨,正 西吉,西北親客,正北,失物在東北,客至。

酉時 正東公事,東南外服,正南故人,西南相召,正 西客至,西北失物,正北病,東北客至。

凡鴉鵲之鳴,有呼群喚子者,有競食爭巢者,其音相 似,難以一概占。但其鳴向我,異于常鳴者,是鴉之報 也。是以占之甚驗。《經》曰:「鴉鵲不為世俗鳴,則占于無 益,乃為大德者所報。」凡占先要所在何方飛鳴而來, 卻看鳴時是何時辰,若在百步之外,不必聽也。

《管窺輯要》
编辑

《鳥部占》
编辑

鳥者,按《書》云:「兩足而羽謂之禽。」而人有變動之事,天 地祇使之告,聖賢驗之情類,即知吉凶,故為記錄耳。

《異鳥占》
编辑

「鳳凰降,帝德昌。」鳳者,赤精,四指、黃身,蛇頸,魚尾,鶯翼, 有五色。君有聖德而至,而飛可以上天也。

《比翼鳥》至王者德及幽隱。

五色鳥見《黃帝占》曰:「天下大凶,有雄名曰最,雌曰極。」

《燕占》
编辑

山出白燕。《京房》曰:「其地有貴女。」

白燕來巢。《地鏡》曰:「妾媵有別,則白燕來巢。白燕白首 赤喙,翼尾如素,眾燕隨之,年穀不登,發兵大行。 燕群見。」《地鏡》曰:「元鳥群飛,水大興,女主持政,兵起,王 道絕,不過四年。」

燕群𩰚國兵起,內外饑于寇, 燕自經死。京房曰:「為政者凶,視其妖發之地。」

燕「自外銜土入,置之地,其國益地自內銜土出,置之 地,其邑亡。」

眾燕環城外降。

《雀占》
编辑

「《雀》忽眾多君無恩」,其地先水後旱,有兵。

客雀從外來,與土雀𩰚,歲中穀貴,人流亡; 雀忽不見,其歲饑。

《雀巢井中》,賊人伐君。

客雀從他邑,來歲饑民流。

雀巢木上。大水及大兵起。

雀與燕𩰚,內亂,鄰國,有兵起。 雀眾多,先水後旱,冬有兵,君無恩及人。

《雀下竹女》主將政憂水。

「《雀》無故穴居」,邑有兵。

水雀銜魚至宮室上。《地鏡》曰:「不出三年兵起,有大水, 壞城郭。」

《水:雀栖竹》,「女主執政,國憂,有水災。」

水雀栖木,君行陰道,不出三年兵起。

===
《雉占》
===「雉入宮室」,或止宮闕之上,君且去其宮。

「雉入人家宮署空,雉入國邑相賊𩰚」,人主失其國邑, 「雉入人家」,亦主有悲憂哭泣之事。

雉從宮室中飛出其所向,大凶。

雉自死宮中,君去宮,在人家則宅長當之,在官署則 長吏當之。

「雉群鳴國,中國將分。」一云兵動。

雉巢木上,大水至。

《雉巢》「邑其邑墟。」

《雉巢宮室》,宮室將空。

《鳩占》
编辑

鳩群集城屋,而鳴其邑墟。

《鳩》一首三身,其地大殃。

「鳩巢屋宇」,此謂「去常。君亡,其地有兵。」

「《白鳩》見君」,以新失舊。

《鵲占》
编辑

鵲夜鳴。京房曰:「其地有兵。」《地鏡》曰:「鵲夜飛鳴,兵且起, 其邑墟。」

「《鵲相𩰚》死」,其地兵起,邑空,死宮中,人主亡死人家,其 家有凶。

《鵲群下集地》而噪,其地有兵。

鵲群飲井中,水兵起邑墟。

《鵲無故自死》宮室,或人家門首,皆為有凶。

《野鵲》眾多,其地先水後旱,有兵。

白鵲見,有兵喪,不利攻伐。

烏鵲為巢,門向東開,則其歲多西風。餘方準此。若門 向天開,則四維八方皆有風,且多風而少雨。鵲巢於 穴,歲多大風。巢屋上,大水,民流散。

凡人欲行,忽有鵲在背後鳴者,勿行。若向人前鳴者, 行有喜。若飛鳴而橫過,大吉。

《烏鴉占》
编辑

群鴉聚散分合,如布陣勢,所見有兵。

群鴉集城營上,或鳴噪,有血流。

烏夜鳴,有征行,不然其地易主者。

眾鴉無故立成行,在人家屋上者,凶。

《水鳥占》
编辑

鴻鴈《鳧鷖》翔集宮闕之上,或一二日,群謀將起,大兵 且至。

鸛鳴人屋上及巢,大水至,巢人君宮室,人民流散,國 將亡滅。巢,殿門仝。

《水鳥銜魚》,置宮寺屋上,不出三年,有大水壞城郭。

《鷙鳥占》
编辑

《鷹鷂入人家,有爭訟》。

《伯勞占》
编辑

伯勞聚居其地,歲中大水。

伯勞𩰚人屋上,及鳴呼不止。不出六十日禍起。

《雜鳥占》
编辑

白鶯來巢媵有別。穀不登,有兵。

鷃巢園樹。《京房》曰:「人安歲熟。」

《鶠鵡巢》「人君宮室,不出三年,外國內侵。」

「鵠巢樹」,此為五殺邑,亡其國,歲民多死巢殿上。世主 衰,國且伐。

《眾鳥雜占》
编辑

野鳥巢宮室,或門上,宮室將虛。一曰:「其宮室主者不 居。」又曰:「鳥巢君門殿屋,君出殿空。」又曰:「野鳥巢君宮 室,不出三年,狄人內侵。」

「鳥巢在人屋」,是謂「《易》常」民更改。

白鳥集庭,宮室將空。

《野鳥入人家》,勿殺之,殺之有殃。

野鳥宿人屋中,其地血流。

野鳥鳴君門上,作人聲,君亡。鳴官署,官署空,鳴人家, 其家主亡。

人家宅舍後禽鳥喧噪,不出一月有喪。

《鳥鳴》音如哭泣,有死喪。

《大鳥》,在王殿門上作巢,有夷人伐。

群鳥飛象人形者為兵,作蛟龍六畜形者皆為兵,作 蜂蠅形者有火災。

「鳥獸縱橫」,兵起。

眾鳥下飲人家井水者,家虛。

野鳥來邑中,生子民饑虛。

《鳥巢》城上及城下,不出一年,其城有兵圍。

眾鳥積水上,女持政,兵革興,不出四年王道絕。 鳥巢國中,樹歲熟,且安邑中,終年無事。

《野鳥來止》市中,屋舍《上邑大虛》。

《野鳥來》,止于市中,其地流血。

鳥鵲自死于室中及屋上,人君宮室門上,其地凶。 群鳥夜鳴,國邑不安,主有征行,分野易治,姦謀欲起, 野禽與家犬豕𩰚,賊將至, 眾鳥翔起障日,群下有謀,宜警備。

眾鳥宿城上,頭向城內,被圍向外,則破于眾兵。 眾鳥飛舞于市邑,有兵眾鳥飛入人家,大凶。

鳥與家雞淫,世主亂。外臣有橫逆,謀,兵將起。

「眾鳥無故下食于邑中」,民饑之兆。

《白鳥》城上東西顧望者,軍破城陷。

群鳥聚集或相噪,所見之處有流血。

非常之鳥,棲集城邑,此謂「劍吏」,其邑有兵。

野鳥宿邑中及附木,兵起邑空。

「鳥巢井中」,賊伐君。

眾鳥群下飲井。《地鏡》曰:「兵地,其邑為墟。」

「眾鳥集城邑,屋上立成行」,其城邑凶。

城邑中終歲無鳥雀兵起,其地故墟無人,忽有群鳥 日日來集其地,必復為邑。

眾鳥自相𩰚死,其地有兵戰,邑無人居;一曰:「鳥雀群 𩰚,其國兵起。 蜚鳥與走獸𩰚橫,兵方起。」京房曰:「國有殃,有兵戰; 鳥焚其巢,王者絕世。」京房曰:「君政暴虐,則鳥焚其巢。 野鳥無故自死宮庭之中,兵起,軍憂;死人家屋上,其 家有災;死營壘之中,軍凶。」

野鳥入廟堂中,有小人亂于宮中,人主女后皆惡之。 水鳥集於廟堂,執政者非其人。《京房》曰:「辟退有德,厥 妖水鳥集于國中。」

鳥鵲群鳴于朝,群臣交相為害。

燕雀生非其類,子不嗣世。《京房》曰:「賊臣在國家將授 于人,則有燕生雀,雀生燕。」一曰,燕生雀,諸侯鑠, 鳥卻飛,世主失國。

文鳥居野,不出三年,有死君。

「眾鳥群,下集地」,其地將墟。

國中樹終歲無鳥來,其地有兵。

白鳥來巢國中樹,歲熟人安。

《異鳥占》
编辑

鳥狀如梟,人面四目,有耳,其名曰「顒」,其名「自叫」,見則 天下大旱。

鳥狀如雄雉,人面,名曰「鳧傒。」其名自「叫」,見則其邑有 兵。

鳥狀如鳧,一翼一目,相得乃飛,名曰「蠻蠻」,見則《大水》。 鳥狀如雕,異文白首,赤喙虎爪,音如晨鵠,名曰「欽䲹」, 見則有大兵。

鳥狀如鴟,足赤而直喙,白首而黃文,其音如鵠,其名 曰「鵔。」見則邑大旱。

鳥狀如翟而赤,名曰「胜遇」,其音如錄,見則其邑大水。 鳥狀如鶴,一足,赤文,青質,白喙,名曰《畢方》,見則其國 邑多火災。

鳥狀如蛇,四翼、六目、三足,名曰《酸與》。其名自叫,見則 其國有恐。

鳥狀如雞而鼠毛,名曰。鼠也,見則大旱。 鳥狀如鳧而鼠尾,善登木,名「絜鉤」,見則國多疾疫。 鳥狀如鶚,而一足彘尾,名曰「跂踵」,見則大疫。

大鳥四目三足,鳴山林中,聲曰「繀。」平。見則國有兵,人 相食。

《軍中禽鳥占》
编辑

軍出郊野,有群鳥來迎而回止,是謂「受福。」敵人降伏, 軍行,有白鳥來迎軍,賊必歸命。大鳥朝迎,必有大功。 群鳥來迎而過軍上者,凶。

軍發之時,有烏鳥隨軍而行,未見敵防隱伏,見敵利 先戰。一曰,烏鳥結伴隨軍而行,其軍必得意,回 軍發之日,旗後有飛鳥鳴相隨者,戰必勝。

軍行有群鳥追軍,防暴,兵來不出三日。

軍初出城,有鳥從後來,鳴呼而向前引,是謂「天助」,戰 必大勝。軍初止,有鳥鳴呼從前來衝軍者,是謂「挫鋒, 戰不利。」

軍方行,群鳥集飛於前,左回繞軍行,其將亡;右回繞 軍,獲敵糧。若飛翔紛亂,必有暴兵,大戰,不出三日。 軍初出,有鳥相衝擊,一起一止者,半道有賊。

軍行:有鳥往來,相衝擊,有大戰。

軍初出,有鳥從西北來,客勝;東南來,主人勝。

軍行有野鳥飛入軍中,防奸謀。

軍出在野,有鳥不知入帳幕中,戰必敗,急徙避之。 飛鳥無故自入軍幕,姦人與外人交通,有暴兵,戰。一 曰「期三五日有反者。」

鷙鳥入軍中,防姦人刺客,防兵突至。猛獸同占, 軍行。烏鳥立旗竿上,當有姦人偷號斫營,宜防之。 軍初見小鳥𩰚,軍必無功,主半道回 軍初出有鳥在太歲前五辰上鳴者,戰不利。

軍行,猝聞鳥鳴,一聲軍吉;三聲軍有驚,亦為賊有伏 兵;五鳴聞賊不戰;七鳴戰大勝;九鳴軍有疾病,戰不 利。

軍行,有鷹、鶚、鶻、雞前飛引者,戰勝。

軍發之時,前有烏鳥群噪,防伏兵遇敵,宜緩應之,不 可先戰。

軍行,見鷹立於前,不出三日,有戰將死。

軍行逢鷙鳥擊禽,大勝軍行有大鳥覆營上,有急兵來攻,宜以皂旗黃旛引 禳之吉。

軍行,伯勞當前叫噪,大凶。一曰:「伯勞來鳴」,防姦伏,宜 分兵兩道防之。

兩軍相當,有飛鳥來而漸高,有銳兵來,宜備之,不可 與戰。

兩軍相當,有飛鳥來入營陣城壘,皆凶,宜急徙之。 眾鳥四向鳴噪,軍上有暴兵,戰不出五日。

眾鳥徊翔軍上,有暴兵來,不出五日。

「眾鳥相迎於軍中」,有暴兵起,戰有功。

眾鳥起軍左,還向軍右,有伏兵,宜察之。

大鳥逆衝軍陣而來,有急兵至。

兩兵將戰,有群鳥從軍後來,宜擊之;從前來,宜避之。 一曰:「轉兵旁向」,戰吉。臨陣,鳥在西北或正鳴,客勝;西 南、東北、正東、正南鳴,主人勝。

兩兵相交,鳥在頭上噪者,敗。在彼軍上或向彼軍鳴 者,宜急擊之。

兩軍交戰,有飛鳥聚鳴之方,出兵戰吉。

軍始下營,有鳥立牙旗上,三日內防兵憂。若眾鳥來 集牙旗上者,大凶。

軍始下營,眾鳥來集營中,防外來有內應,宜急徙之。 賊營之上,群鳥來集鳴噪,其下有血流。

野鳥散入城營中,其地欲空。

「群鳥集軍前後」,其軍凶。

眾鳥在城營上交飛,相擊有戰。

群鳥來集城壘之閒,無故忽然驚起叫噪,不出三日 有賊兵,不然則有大災。

《群鳥》飛去又來,防急兵軍中有憂。

《群鳥叫噪而過》城營防急兵。

城營內,烏鳥忽然驚起防姦人。

「軍營內烏鳥成群相打」,有姦謀,宜斬斷罪囚,懲惡警 慢,以審察之。

兩軍對壘,營中有鳥出捕外鳥,戰勝;營中鳥為外鳥 所捕者敗。

敵人營壘,或陣上有禽鳥四面來向我軍者,不可與 戰。若從我營陣向彼者,急擊之勝。

敵人營壘群鳥出,高飛衝天者,其中有雄兵。

《眾鳥圍營》,敵人來攻。

野鳥集將軍旗上,軍有慶。一曰:「軍營中有白鳥立旂 竿上,將軍有慶。」

「鳥集軍旂頭上,將軍死。」鵲同。

《圍城》而烏鳥群噪城上,城必陷。

城內群鳥出牆而頭向外者,有突兵出,急防之。 軍營中有鷹鷂入,兄弟交友有相圖謀者。

《鷂捉禽入營》,有奸謀陰禍,不宜交戰。

鷹鸇飛舞,在軍前後。不出三日,大戰獲大將。

城營上有鶉聚壁柵上,十五日破城。

城營內,忽有鴛鴦,防奸人,不然有朋謀害。

城營上伯勞群集,叫噪在南北,敵欲來襲我東西,有 虛驚。又曰:「伯勞入軍中,鳴軍,疾病。」

城營上,忽有水鳥銜魚來止,防水災。

城營上有梟來集,在德方宜分隊伍,在刑方防驚奔。 城營中有鳩夜鳴,宜防暴兵。一曰「眾鳩集軍營,賊至 不出三日。」

城營中有鶖入有疾疫、兵災。

有鷁飛來,遨游軍中。有降將軍受封。

城營中鳥,沿牆屋叫噪,在歲月日時刑墓方凶,德方 吉。刑德俱無者不占。又當以五氣消息之。

群鵲噪城營中,頭向敵,我戰勝;向我叫鬧者,有驚。《京 房》曰:「城營中有鳥鵲集聚,將軍宜出令增秩以應之, 吉。」

「雉入城壘」,將軍有憂。

《白鵲》、白鴿飛入城營,軍中防有變。

城營內,燕鵲群𩰚有爭戰。 城營內,燕忽然皆去,不有兵戰,有火災。

城營中雞半夜鳴,有進兵;黃昏鳴,有退兵。

城營中有赤烏入,防火災,宜以皂旗厭之。

城營內有黃鳥赤頭,入之有官災。又曰:「三日內有叛 者。」

城營內有野鳥來與雞𩰚,有戰,野鳥勝,客勝,雞勝,主 人勝。

《伯勞》聚軍營中,水大至,宜急徙之。

城郭營壘有禽來巢忽拆去者,兵起,其地空。

「鵲巢軍營」,其營將空;鳥巢軍營,其將死;燕巢軍幕,其 軍敗。

《白鵲》,「軍中巢」,宜急去之,若巢城中,兵起。

群鳥相連於軍上,有暴兵至,主有攻戰,翻覆相擊,逐 者大戰流血。

「群鳥立軍門上」,其軍死。

軍出交,野鳥逆之,是謂「受福。」敵人服降,白鳥迎賊歸 命,大鳥朝迎,有功軍將戰,有群鳥後來,急擊勝從前者,有賊,宜備之。 眾鳥徘徊於軍上,必有暴兵至,不出三日,鵲凶尢甚。 凡大鳥殺物於軍前後,有大功。

凡鳥從德鄉來利;刑鄉來,凶。歲月刑德,前五辰也。 大鳥逆行,陣卒過,有伏兵。

眾烏鳥四向鳴,軍中有暴兵,戰不出一月。

飛鳥千萬數,止軍上,將軍死。

軍營中有眾鳥紛泊,兵馬必去,恐賊潛伏,鳥驚之處, 賊多隱伏。

「《鳥》鳴」,軍中一聲有喜;五聲戰必大勝;三聲有驚,急固 備之,吉。

屯營之處,有白鳥鵲雀等,此是兵災,軍當破亡。白鳥 群飛,遨遊旗上,將軍加秩,敕賜優賞。

群鳥交飛,爭泊,立軍鼓之上者,其將病死,宜謹身修 德,免災。

《鳩鴿鳴》軍中,暴賊欲至,三日五日,奇伏備之。

鷹鸇之類入軍中捕鳥,有奸人謀反欲殺害將軍宜 固守,防奸人刺客。

「鳥逐行軍後,鳴逐軍而過前」者,此得天之助,送以喜 聲,不鳴而過前,亦吉。

有鳥飛旋回繞於軍之左,戰必大勝,獲敵軍糧。 小鳥𩰚於軍前,攻擊不獲,亦主軍退。 鳥鳴來逆行軍,是謂挫鋒之應,不宜攻城、合戰、堅守, 還軍吉。

《鳥鳴》飛於軍前,左回繞於軍右,戰之不克,或主將喪 亡。一云「有伏兵。」

《博勞》鳥飛於軍營前後,賊欲屠吾軍,勿令士卒相通, 軍分之象。

鳥從敵陣上來,宜收軍不戰,固守之吉。

鳥集軍營之上,此是不利之兆,將宜改令,撫眾吉。 鷹鶻鸇鷂之屬,飛過軍營,或遨其上,或捕鳥空中,賊 有虜掠之謀,宜固備之。

有鳥赤頭黃身,飛入軍中,有降城拔邑之兆,宜備急 攻之,大勝。

《鳥飛入》軍中,人皆不識。此熒惑入營,不移軍敗。 有鳥飛翔,來於軍上,或起或止,相擊相攻,半道有賊, 宜自防備。

鳥飛亂隊于軍前,必有急兵暴至,與賊戰,不出三四 日。

眾鳥來圍營,暴賊密來至,不出三四日,宜固守,先防 之。

《群鳥》,先在彼,防敵人有謀潛伏,分騎備之。

鳥鳴營上,奸人入軍,嚴切備守,勿令外內相通,此破 軍之象,急移之吉。

《有鳥》千萬從敵上來,逆過我軍而去。「我軍先進而後 必退。」

鳥從彼軍來,飛而漸高,敵人兵銳,勿與攻戰,吉。 眾鳥圍賊之營,急攻賊破。惡鳥入營軍敗。賞勞士卒, 警備之吉。

急有群鳥而來,逆過軍行,其軍必敗。

營多鳥集,將軍宜施恩急賞,士眾欲擬謀將軍, 群鵲所向,隨鵲攻勝。天之引軍,神道相應。

群鳥鳴,軍欲過,千里去,人難迴。

群鴉集聚城營流血,城破可以取之。在我軍急宜優 恤賞賜之,吉。

大鳥飛來,遊我軍中,敵人欲降,將軍封秩,必立大功。 軍發在路,飛鳥來多,敵有騎馬相蹉,急宜備之。 鳥起軍左,還泊軍右,賊有伏兵,急宜探候,隨鳥捕之, 賊可擒首。

鳥入軍幕,內與外謀敵,親人背叛,欲屠其將,戰必敗, 宜徙避之。

《野鳥入營》,敵來殺將。警察備之,敵人卻往。

黃鳥赤首,入吾軍營。一云:「熒惑軍將敗賊,賊欲詐降, 防備即吉。」

《雉飛》軍中,看其來處。「德鄉加秩,刑殺防備。」

凡鳥四孟鳴,宜為主人。鳥鳴四季,兩陣相傷。鳥鳴四 仲,為客者勝。

《鳥鳴丑》上為客墓,客凶;鳴未上,為主人墓,主人凶。

《田家五行》
编辑

《論飛禽》
编辑

諺云:「鴉浴風,鵲浴雨,八哥兒洗浴斷風雨。」鳩鳴有還 聲者,謂之呼婦,主晴;無還聲者,謂之逐婦,主雨。鵲巢 低主水,高主旱。俗傳鵲意既預知水,則云:終不使我 沒殺,故意愈低;既預知旱,則云:「終不使我曬殺」,故意 愈高。《朝野僉載》云:鵲巢近地,其年大水,海燕忽成群 而來,主風雨。諺云:「烏肚雨白肚風赤,老鴉含水叫。」雨 則未晴,晴亦主雨,老鴉作此聲者亦然。鴉叫早主雨, 雨多人辛苦叫,晏晴多人安閑。農作次第,夜間聽九 逍遙鳥叫卜風雨。諺云:「一聲風,二聲雨,三聲四聲斷 風雨。」鸛鳥仰鳴則晴,俯鳴則雨。鵲噪早報晴明曰乾

鵲。冬寒天雀群飛翅聲重必有雨雪。鬼車鳥即是九
考證.svg
頭蟲,夜聽其聲出入,以卜晴雨。自北而南,謂之出窠,

主雨。自南而北,謂之歸窠,主晴。《古詩》云:「月黑夜深聞 鬼車,鷦鷯叫。」主晴。俗謂之「賣蓑衣𪃮叫。」諺云:「朝𪃮晴, 暮𪃮雨。」夏秋間雨陣將至,忽有白鷺飛過,雨竟不至, 名曰截雨。家雞上宿遲,主陰雨。燕窠做不乾淨,主田 內草多,母雞背負雞雛,謂之雞跎兒,主雨。

《論祥瑞》
编辑

鵲噪簷前,主有佳客至,及有喜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