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175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七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一百七十五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七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一百七十五卷目錄

 鼠異部彙考一

  京房易飛候鼠異

  魏書靈徵志

  管窺輯要蛇占

  田家五行論祥瑞

  田家雜占

 鼠異部彙考二

  周簡王一則 敬王二則

  漢昭帝元鳳一則 成帝建始一則

  晉武帝泰康一則 惠帝永嘉一則 懷帝永嘉一則

  陳後主禎明一則

  北魏太宗永興二則 神瑞一則 泰常三則 世祖始光一則 太延一則 高祖太

  和一則 世宗景明一則 正始一則 肅宗熙平一則 出帝永熙一則

  唐高祖武德一則 太宗貞觀二則 高宗顯慶一則 龍朔一則 弘道一則 中宗景

  龍一則 睿宗景雲一則 元宗開元一則 天寶一則 代宗大曆五則 德宗貞元二則

   文宗太和一則 開成一則 懿宗咸通一則 僖宗乾符一則 乾寧一則

  後唐廢帝清泰一則

  宋太祖建隆二則 乾德一則 太宗太平興國一則 高宗紹興一則 孝宗乾道一則

   淳熙一則 光宗紹熙一則 寧宗慶元一則

  元世祖至元一則 成宗大德一則 順帝至正三則

  明太祖洪武一則 憲宗成化二則 孝宗弘治二則 世宗嘉靖三則 穆宗隆慶一則

   神宗萬曆四則 熹宗天啟一則 愍宗崇禎二則

 鼠異部藝文

  為建安王答王尚書書   唐陳子昂

  賀白鼠表          常袞

  為崔中丞進白鼠表      李丹

  化稻鼠          陸龜蒙

 鼠異部紀事

 鼠異部雜錄

庶徵典第一百七十五卷

鼠異部彙考一编辑

《京房易飛候》
编辑

《鼠異》
编辑

「鼠舞國門」,厥咎亡。「鼠舞於庭」,厥咎誅死。

《魏書》
编辑

《靈徵志》
编辑

《瑞圖》:「外鎮王公、刺史、二千石、令長酷暴百姓,人民怨 嗟,則白鼠至。」

《管窺輯要》
编辑

《蛇占》
编辑

蛇與鼠𩰚有盜賊火災。

《田家五行》
编辑

《論祥瑞》
编辑

鼠咬人,愨頭帽子衫領,主得財喜,百日內至。

半夜前作數錢聲者,主招財吉。

鼠狼來窟其家,必長吉。

《田家雜占》
编辑

《鼠》
编辑

《圍塍上》野鼠爬池,主有水,必到所爬處方止。

鼠咬麥苗主不見收,咬稻苗亦然。倒在根下主壟下 米貴;銜在洞口主囷頭米貴。

凡有鼠立,主大吉慶。

鐵鼠其臭可惡,白日銜尾成行而出。主雨。

鼠異部彙考二编辑

簡王二年魯鼷鼠食郊牛角编辑

按《春秋》,魯成公七年正月,鼷鼠食郊牛角,改卜牛。鼷 鼠又食其角,乃免牛。

按:《漢書五行志》:「成公七年正月,鼷鼠食郊牛角。」

《師古》曰:「鼷,小鼠也,即今所謂甘鼠者。」

改卜,牛又食其角。劉向以為近青祥,亦牛旤也。不敬 而備霿之所致也。昔周公制禮樂,成周道,故成王命 魯郊祀天地,以尊周公。至成公時,三家始顓政,魯將 從此衰。天愍周公之德,痛其將有敗亡之禍,故於郊 祭而見戒云。鼠,小蟲,性竊盜,鼷又其小者也。牛,大畜, 祭天尊物也。角,兵象,在上君威也。小小鼷鼠,食至尊 之牛角,象季氏乃陪臣盜竊之人,將執國命以傷君 威,而害周公之祀也。改卜牛,鼷鼠又食其角,天重語 之也。成公怠慢昏亂,遂至君臣更執於晉。至於襄公, 晉為溴梁之會,天下大夫皆奪君政。其後三家逐昭 公,卒死於外,幾絕周公之祀。董仲舒以為鼷鼠食郊牛,皆養牲不謹也。京房《易傳》曰:「祭天不慎,厥妖鼷鼠 齧郊牛角。」

敬王二十五年魯鼷鼠食郊牛编辑

按《春秋》,「魯定公十有五年春,鼷鼠食郊牛,牛死,改卜 牛。」

按:《漢書五行志》:定公十有五年正月,鼷鼠食郊牛,牛 死。劉向以為定公知季氏逐昭公,辠惡如彼,親用孔 子為夾谷之會,齊人來歸鄆讙、龜陰之田。聖德如此, 反用季桓子淫於女樂而退孔子,無道甚矣。《詩》曰:「人 而亡儀,不死何為?」是歲五月,定公薨,牛死之應也。京 房《易傳》曰:「子不子,鼠食其郊牛。」

二十六年,「魯鼷鼠食郊牛。」

按《春秋》,魯哀公元年正月,「鼷鼠食郊牛。」劉向以為天 意汲汲於用聖人,逐三家,故復見戒也。哀公年少,不 親見昭公之事,故見敗亡之異。已而哀不寤身奔於 粵,此其效也。

编辑

昭帝元鳳元年鼠舞编辑

按《漢書昭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元鳳元年九月, 燕有黃鼠銜其尾,舞王宮端門中。往視之,鼠舞如故。 王使夫人以酒脯祠,鼠舞不休,夜死,黃祥也。時燕刺 史王旦謀反將敗,死亡象也。其月發覺伏辜。《易傳》曰: 「誅不原情,厥妖鼠舞門。」

成帝建始四年鼠巢樹上编辑

按:《漢書成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建始四年九月, 長安城南有鼠銜黃蒿柏葉,上民冢,柏及榆樹上為 巢,桐柏尤多。」師古曰:「桐柏,亭名。巢中無子,皆有乾鼠 矢數十。時議臣以為恐有水災。鼠,盜竊小蟲,夜出晝 匿,今晝去穴而登木,象賤人將居顯貴之位也。」桐柏, 衛思后園所在也。其後趙皇后自微賤登至尊,與衛 后同類,趙后終無子而為害。明年有鳶焚巢殺子之 異也。天象仍見,甚可畏也。一曰,皆王莽竊位之象云。 京房《易傳》曰:「臣私祿罔辟,厥妖鼠巢。」

编辑

武帝太康四年彭蜞及蟹化為鼠编辑

按《晉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太康四年,會稽 彭蜞及蟹化鼠甚眾,復大食稻為災。」

惠帝永嘉元年獲白鼠编辑

按《晉書。惠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永嘉元年 五月,白鼠見東宮。皇太子獲以獻。」

懷帝永嘉五年蝘鼠出延陵编辑

按《晉書懷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五年,蝘鼠出延 陵,郭景純筮之曰:「此郡東之縣,當有妖人欲稱制者。」 亦尋自死矣。其後吳興徐馥作亂,殺太守元琇,馥亦 時滅。是其應也。

编辑

後主禎明二年有群鼠渡淮而死编辑

按:《陳書後主本紀》:「禎明二年夏四月戊申,有群鼠無 數,自蔡洲岸入石頭,渡淮,至於青塘兩岸,數日死,隨 流出江。」

按《隋書五行志》:「近青祥也。」京房《易飛候》曰:「鼠無故群 居不穴眾聚者,其君死,未幾而國亡。」

北魏编辑

太宗永興三年獲白鼠编辑

按:《魏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永興三年二月, 京師民趙溫家有白鼠以獻。春於北苑獲白鼠一,尋 死,剖之,腹中有三子,盡白。」

永興四年,獲白鼠。

按《魏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四年三月,上幸 西宮。獲白鼠一。八月,御府民張安獲白鼠一。」

神瑞二年獲白鼠编辑

按:《魏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神瑞二年五月, 帝獵於榼崙山,獲白鼠一。平城獲白鼠三。六月,平城 獲白鼠二。八月,豫章王夔獲白鼠一。」

泰常元年獲白鼠编辑

按《魏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泰常元年十一 月,京師民獲白鼠以獻。」

泰常二年,獲白鼠。

按《魏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二年六月,中山 獲白鼠二。」

《泰常》三年,獲白鼠。

按《魏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三年三月,京師 獲白鼠一。十一月,京師獲白鼠一。」

世祖始光三年獲白鼠编辑

按《魏書世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始光三年八月, 相州魏郡獲白鼠。」

太延元年獲白鼠编辑

按《魏書世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太延元年八月, 雁門獻白鼠。」

高祖太和二十三年八月京師獲白鼠编辑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云云

世宗景明四年獲白鼠编辑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景明四年,京師 獲白鼠。」 按《盧元傳》,盧敏弟昶,景明初,除中書侍郎, 遷散騎常侍兼尚書。時洛陽獲白鼠,昶奏曰:「謹案瑞 典,外鎮刺史二千石令長,不祗上命,刻暴百姓,人民 怨嗟,則白鼠至。臣聞禎不虛見,德必合符,妖不妄出, 咎彰則至。是以古之人君,或怠瑞以失德,或祗變而 立功」,斯乃萬古之殷鑒,千齡之炯誡。比者災氣作沴, 恆陽虧度,陛下流如傷之慈,降納隍之旨,哀百姓之 無辜,引在予之深責。舉賢黜佞之詔,道映於堯先;進 思納諫之言,事光於舜右。伏讀明旨,俯觀徵譴,敢布 庸瞽,以陳萬一。竊惟一夫之耕,食裁充口;一婦之織, 衣止蔽形。年租歲調,則惟常理,此外徵求,「於何取足?」 然自比年以來,兵革屢動,荊、揚二州,屯戍不息,鍾離、 義陽,師旅相繼。兼荊蠻兇狡,王師薄伐,暴露原野,經 秋淹夏。汝、潁之地,率戶從戎,河、冀之境,連丁轉運,又 戰不勝。加之逋負,死喪離曠,十室而九。細役煩徭,日 月滋甚。苛兵酷吏,因逞威福。至使通原遙畛,田蕪罕 耘,連村接閉,蠶飢莫食。而「監司因公以貪求,豪彊恃 私而逼掠。遂令鬻裋褐以益千金之資,制口腹而充 一朝之急」,此皆由牧守令長,多失其人,郡闕黃霸之 君,縣無魯恭之宰,不思所以安民,止思所以潤屋。故 士女呼嗟,相望於道路;守宰暴貪,風聞於魏闕。往歲 法官案驗,多挂刑網,謂必顯戮,以明勸誡。然後遣使 覆訊,公違「憲典。或承風挾請,徑樹私恩;或容情受賄, 輒施己惠。御史所劾,皆言誣枉;申雪罪人,更云清白。 長侮上之源,滋陵下之路。忠清之人,見之而自怠;犯 暴之夫,聞之以益快。《白鼠》之至,信而有徵矣。伏願陛 下垂叡哲之鑒,察妖災之起,延對公卿,廣詢庶政,引 見樞納,博求民隱;存問孤寡,去其苛碎;輕徭省」賦,與 民休息。貞良忠讜,置之於朝;姦回貪佞,棄之於市。則 九官勿戒而恆敬,百縣不嚴而自肅,士女欣欣,人有 望矣。詔曰:「朕纂承鴻緒,伏膺寶曆,思靖八方,惠康四 海。當必世之期,麟鳳不降;屬勝殘之會,白鼠告咎。萬 邦有罪,實維朕躬。尚書敷納機猷,獻替是寄,讜言有 聞,朕實嘉美。」

正始元年獲白鼠编辑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正始元年六月, 京師獲白鼠。」

肅宗熙平元年獲白鼠编辑

按《魏書肅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熙平元年四月, 肆州表送白鼠。」

出帝永熙三年群鼠浮河向鄴编辑

按《北史魏孝武帝本紀》云云。

编辑

高祖武德元年鼠去李密營编辑

按《唐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武德元年秋,李 密、王世充隔洛水相拒。密營中鼠,一夕渡水盡去。占 曰:「鼠無故皆夜去,邑有兵。」

太宗貞觀十三年建州鼠害稼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貞觀二十一年,渝州鼠害稼。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高宗顯慶三年有大鼠死於長孫無忌第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顯慶三年。長孫 無忌第。有大鼠見於庭。月餘。出入無常。後忽然死。」

龍朔元年洛州貓鼠同處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龍朔元年十一 月,洛州貓鼠同處,鼠隱伏,象竊盜,貓職捕嚙,而反與 鼠同處,象司盜者廢職容姦。」

弘道 年梁州群鼠嚙貓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弘道初,梁州倉 有大鼠,長二尺餘,為貓所嚙數百,鼠反嚙貓,少選聚 萬餘鼠,州遣人捕擊殺之,餘皆去。」

中宗景龍元年基州鼠害稼编辑

按《唐書中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睿宗景雲 年蛇與鼠𩰚按唐書睿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景雲中有蛇鼠𩰚於右威衛營東街槐樹蛇為鼠所傷𩰚者兵象编辑

元宗開元二年鼠害稼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開元二年,韶州 鼠害稼,千萬為群。」

天寶元年貓鼠同乳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天寶元年十月, 魏郡貓鼠同乳。同乳者甚於同處。

代宗大曆三年獲白鼠编辑

按:《唐書代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大曆三年九 月,宣州獲白鼠三,獻之。」

大曆八年,獲白鼠。

按:《唐書代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八年七月戊 戌,內侍省獲白鼠一,出示百寮。十月丁卯,鳳翔府獲白鼠,獻之。」

大曆九年,獲白鼠。

按:《唐書代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九年七月丁 酉,廬州獲白鼠二,獻之。」

大曆十二年,獲白鼠。

按《唐書代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十二年六月 癸未,苑內獲白鼠一,出示百寮。」

大曆十三年,貓鼠同乳。

按《唐書代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十三年六月,隴 右節度使朱泚於兵家得貓鼠同乳以獻。」

按《舊唐書五行志》:大曆十三年六月戊戌,隴右汧源 縣軍士趙貴家,貓鼠同乳不相害,節度使朱泚籠之 以獻,宰相常袞率百寮拜表賀,中書舍人崔祐甫曰: 「此物之失性也。天生萬物,剛柔有性,聖人因之,垂訓 作則。」《禮》:迎貓為食田鼠也。然貓之食鼠,載在祀典,以 其能除害利人,雖微必錄。今此貓對鼠,何異法吏不 勤觸邪,彊吏不勤捍敵。據禮部式錄三瑞,無「『貓不食 鼠』之目,以此稱慶,理所未詳。以劉向《五行傳》言之,恐 須申命憲司,察聽貪吏,誡諸邊境,無失儆巡,則貓能 致功,鼠不為害。」帝深然之。

德宗貞元十二年獲白鼠编辑

按《唐書德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貞元十二年 六月,京兆府進白鼠。」

貞元十五年,獲白鼠。

按《唐書德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十五年五月 庚寅,韓潭進白鼠。」

文宗太和三年成都貓鼠相乳编辑

按《唐書文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開成四年江西鼠害稼编辑

按《唐書文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懿宗咸通十二年鼠巢樹上编辑

按《唐書懿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咸通十二年正 月,汾州孝義縣民家,鼠多銜蒿芻巢樹上,鼠穴居,去 穴登木,賤人將貴之象。

僖宗乾符三年河東鼠為患编辑

按《唐書僖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乾符三年秋,河 東諸州多鼠,穴屋壞衣三月止。鼠盜也。天戒若曰,將 有盜矣。」

乾寧 年蛇鼠𩰚按唐書僖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乾寧末陝州有蛇鼠𩰚於南門之內蛇死而鼠亡去编辑

後唐编辑

廢帝清泰二年蛇鼠𩰚按五代史唐廢帝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晉高祖即位之前一年年在乙未鄴西有柵曰李固清淇合编辑

流在其側。柵有橋,橋下大鼠與蛇𩰚𩰚。及日之中,蛇 不勝而死。行人觀者數百。識者志之。後唐末帝果滅 於申。

编辑

太祖建隆元年鼠害苗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建隆元年春,均、房、商、洛鼠食苗。」 按《五行志》:「元年,相、金、均、房、商五州鼠食苗。」

建隆二年,商州鼠食苗。

按《宋史太祖本紀》,「二年春正月壬子,商州鼠食苗,詔 免賦。」

乾德五年九月金州鼠食苗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太宗太平興國七年鼠害稼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太平興國七年冬十月,岳州田鼠 食稼。」

高宗紹興十六年鼠害稼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紹興十六年,清 遠、翁源、真陽三縣鼠食稼,千萬為群。時廣東久旱,凡 羽鱗皆化為鼠。有獲鼠於田者,腹猶蛇文,漁者夜設 網,旦視皆鼠。自夏徂秋,為患數月方息,歲為饑。」近鼠 妖也。

孝宗乾道九年鼠害稼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乾道九年,隆興 府鼠千萬為群,害稼。」

淳熙五年鼠害稼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淳熙五年,福建興化軍水,通、泰、楚 州、高郵軍田鼠傷禾。 按《五行志》:「淳熙五年八月,淮 東通、泰、楚、高郵黑鼠食禾,既歲大饑。時江陵府郭外 群鼠多至塞路,其色黑白青黃各異,為車馬踐死者 不可勝計,踰三月乃息。」

光宗紹熙四年小鼠食牛角编辑

按《宋史光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紹熙四年,饒州 民家二小鼠食牛角,三徙牛牢,不免角穿肉瘠以斃。 近鼠妖也。

寧宗慶元元年貓哺鼠编辑

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慶元元年六月鄱陽縣民家一貓,帶數十鼠,行止食息皆同,如母子 相哺者。民殺貓而鼠䑛其血。鼠象盜貓,職捕而反相 與同處,司盜廢職之象也。」與唐龍朔洛州貓虎同占。

编辑

世祖至元二十二年田鼠食稼编辑

按《元史世祖本紀》:「至元二十二年夏六月,馬湖部田 鼠食稼殆盡,其總管祝之鼠悉赴水死。」

成宗大德二年鼠害稼编辑

按《元史成宗本紀》:「大德二年二月丙子,甘肅省沙州 鼠傷禾稼。」

順帝至正十五年有鼠數十萬渡洞庭湖编辑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至正十五 年。「湖廣群鼠數十萬。越洞庭湖。望四川而去。」

至正二十年,野鼠食稼。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至正二十年八 月,慶陽延安、寧安等州,野鼠食稼。初由鶉卵化生,既 成牝牡,生育日滋,百畝之田,一夕俱盡。」

至正二十六年,泗州鼠食禾。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十六年。泗州 瀕淮兩岸。有灰黑色鼠。暮夜出穴。成群覆地食禾。

编辑

太祖洪武二年有白鼠渡江不絕编辑

按《廣西通志》:「洪武二年三月,太平府有白鼠渡江,自 南而北,晝夜不絕。」

憲宗成化十八年白鼠見编辑

按《陝西通志》:「成化十八年,寧夏白鼠晝遊。」

成化十九年,黑鼠食苗。

按《山東通志》:「成化十九年,兗州黑鼠食苗,旬日,入水 自死。」

孝宗弘治十三年鼠害稼编辑

按《廣西通志》:「弘治十三年九月,鼠殺稼。」

弘治十七年,鼠害稼。

按《湖廣通志》:「弘治十七年,漢陽群鼠害稼。」

世宗嘉靖二十四年鼠害稼编辑

按《廣西通志》:「嘉靖二十四年,富川縣鼠數百成群,食 田禾,是歲饑。」

嘉靖三十八年,鼠害稼。

按《全遼志》:「嘉靖三十八年,遼陽麥大熟。是秋大雨,復 生黑鼠,遍野,傷稼殆盡。」

嘉靖四十一年,鼠害稼。

按《福建通志》:「嘉靖四十一年,德化田鼠大作,一畝之 田至有數千。春食秧,冬食穀,畦畔介然鼠道,草為不 生。次年穀貴,人多饑死。」

穆宗隆慶五年鼠害稼编辑

按《湖廣通志》:「隆慶五年,武昌大水,異鼠見害麥禾。鼠 禿尾黑色,一穴數十,稻熟復聚食之。」

神宗萬曆元年鼠害稼编辑

按《湖廣通志》:「萬曆元年三月,黃州田鼠食禾殆盡。 萬曆二十四年,鼠害稼。」

按《雲南通志》:「萬曆二十四年,雲龍州碩鼠長尺餘,群 食禾稼俱盡。」

萬曆四十二年,群鼠渡江,害稼。

按《江南通志》:「萬曆四十二年,池州有鼠數百萬,銜尾 渡江,為田患害。尋有鳥如鶄鵝,食鼠,遂絕,鳥亦不見。 萬曆四十三年,群鼠渡江害稼。」

按《江西通志》:「萬曆四十三年,九江群鼠渡江而南,食 禾傷稼。」

熹宗天啟七年鼠害稼编辑

按《湖廣通志》:「天啟七年,蘄州田鼠害稼。」

愍宗崇禎十三年鼠食牛食嬰兒鼠𩰚按陝西通志崇禎十三年夏有大鼠成群食牛入人腹食嬰兒見骨编辑

按《廣西通志》:「崇禎丁丑至己卯,平樂城鄉鼠皆變為 臊鼠,身小眼細,每二三相角,其聲哫哫如蛩吟。 崇禎十四年,碩鼠見,白鼠見。」

按《山東通志》:「崇禎十四年,臨淄碩鼠見於城南十里 鋪,首尾長三尺。」

按《陝西通志》:「崇禎十四年,秦府白鼠晝游。」

鼠異部藝文编辑

《為建安王答王尚書書》
唐·陳子昂
编辑

使至辱書,知初出王龍,即擒白鼠,凶賊滅兆,事乃先 知,凡百士眾,莫不喜躍。鼠者坎精,穿竊為盜,夜遊晝 伏,乃是其常。今白日投營,素質委命,賊降之象,理必 無疑。近再有賊中信來,親離眾潰,期在旦夕。尚書宜 訓勵士卒,秣馬嚴威,因此凶亂之機,乘其敗亡之勢, 事同破竹,無待前茅。坐聽凱歌,預聞欣慰。

===
《賀白鼠表》
常袞
===臣某言:「今日內常侍吳承倩宣恩命,示臣咸陽縣所

進白鼠。臣聞王者將致無疆之休,必有非常之應。臣 竊謂鼠者陰類,四夷之象;白日金精,西方之色。」以西 方陰類,受制於近郊,得非諸戎有納款之誠,中國啟 受降之兆也。伏惟陛下俯憂黎獻,控馭蠻夷,能以禮 綏,孰云力競?而晝伏夜動,時擾於封疆;乘障安邊,尚 勞於師旅。今天且悔禍,戎將感恩,方委貢於蠻邸,遂 呈祥於咸邑。干戈既息,已有明徵,鳥雀之來,多慚遠 瑞。臣等忝居近侍,獲睹禎符,歡忭之誠,倍萬恆品。

《為崔中丞進白鼠表》
李丹
编辑

臣某言:以今月某日,於所部宣城縣謝亭鄉百姓姚 德家,獲曰鼠一,素毛毿然,淨若冰雪,體貌閑暇,異於 其倫。臣謂白者,少陰之色也;鼠者,陰奸人之象也。夫 以晝伏夜動之質,穴社穿墉之姿,而乃稟金方之正 色,投籠檻以馴擾。此蓋小人革性之瑞,西戎授首之 符。臣某《中謝》。臣又聞白虎白鼠,皆金行之祥也。且獸 之大者,莫勇於虎;獸之小者,莫怯於鼠。《前志》有之曰: 「用之則如虎,不用則如鼠。」則虎之與鼠,其類之極乎。 臣愚以為天之意者,又以鼠警陛下耳。夫犬戎猾夏 者,乘金方沴氣也。陛下若臨之以律,防之以時,則雖 強如虎,將弱如鼠矣。陛下若臨之失律,防之後時,則 雖弱如鼠,將強如虎矣。今犬戎未滅,秋律始行。伏願 陛下鑒上天之炯誡,納微臣之芻詞,考《金行》從革之 義,徵虎鼠強弱之勢,則當西極月窟,率來王矣。況復 蠢爾犬戎乎!

《化稻鼠》
陸龜蒙
编辑

乾符己亥歲,震澤之東曰「吳興」,自三月不雨,至於七 月。常時汙坳沮洳者,埃磕坌勃,櫂楫支派者,入扉履 無所汙。農民轉遠,流漸潤,稻本晝夜如乳,赤子欠欠 然,救渴不暇,僅得葩折穗結,十無一二焉。無何,群鼠 夜出,嚙而僵之,信宿食殆盡。雖廬守板擊毆而駭之, 不能勝若官督戶責,不食者有刑。當是而賦索愈急, 棘束械榜,箠木肌頸者無老壯。吾聞之於《禮》曰:「迎貓 為食田鼠也。」是禮缺而不行久矣。田鼠知之歟物有 時而暴歟,政沓貪而廢歟。《國語》曰:「吳稻蟹不遺種。」豈 吳之土鼠與蟹更伺其事而效其力殲其民歟?且《魏 風》以碩鼠刺重斂,碩鼠斥其君也。有鼠之名,無鼠之 實。詩人猶曰:「逝將去汝,適彼樂土。」況乎上招其財,下 啗其食,率一民而當二鼠,不流浪轉徙,聚而為盜,何 哉?《春秋》「螽、蝝生」、「大有年」皆書,聖人於豐凶不隱之驗 也。余通於《春秋》,又親蒙其災,於是乎記。

鼠異部紀事编辑

《後漢書五行志》注《古今注》曰:「光武建武六年九月,鼠 巢樹上。」

《晉書五行志》:「魏齊王正始中,王周南為襄邑長,有鼠 從穴出,語曰:『王周南,爾以某日死』。南不應,鼠還穴。後 至期,更冠幘皂衣出,語曰:『周南,汝日中當死。又不應。 鼠復入,斯須更出,語如向日。適欲日中,鼠入復出,出 復入,轉更數語如前。日適中,鼠曰:『周南,汝不應我,復 何道』!言絕,顛蹶而死,即失衣冠,取視,具如常鼠』。」案班 固說,此黃祥也。是時曹爽秉政,競為比周,故鼠作變 也。

《淳于智傳》:智善壓勝術。高平劉柔夜臥,鼠齧其左手 中指,以問智,智曰:「是欲殺君而不能,當為君使其反 死。」乃以朱書手腕橫文後三寸作田字,辟方一寸二 分,使露手以臥。明旦有大鼠伏死於前。

《異苑》:「晉隆安中,高惠清為太傅主簿。忽一日有群鼠 更相銜尾,自屋梁相連至地。清尋得瘂疾,數日而亡。」 《秦州記》:「乞伏乾歸未移枹罕金城,見鼠數萬頭,將諸 小鼠各銜馬屎群移而度洮、麗二水,悉至枹罕。自是 二年而乾歸徙焉。」

《冊府元龜》:「斛律光為丞相,封清河郡公,為祖珽所搆。 光將誅,其家三鼠常晝見光寢室,常投食與之,一朝 三鼠俱死。又床下有三物如黑豬,從地出走其穴膩 滑。大蛇屢見屋脊,其聲如彈丸落。」

齊王暕坐齋中,見群鼠數十至前而死,視皆無頭。暕 意甚惡之。尋為宇文化及所害。

《唐書崔義元傳》:義元,貝州武城人。隋大業亂,往見李 密,密不用。河內賊黃君漢為密守柏崖,義元見群鼠 渡河,槊刀有華文,曰:「此王敦亡兆也。」因說君漢以城 歸,乃拜君漢懷州刺史、行軍總管,以義元為司馬。 《路敬淳傳》:敬淳坐綦連耀交通,下獄死。弟敬潛,少與 敬淳齊名,亦坐耀獄免死,後為遂安令。先是,令多死, 敬潛欲辭,妻曰:「君不死獄而得令,非生死有命邪?」從 之。到官,有鼠數十走於前,左右驅之,擁杖而號,敬潛 不為懼。久之,遷衛令佐、中書舍人。

《王孝傑傳》:「契丹李盡忠叛,有詔起孝傑為清邊道總管,將兵十八萬討之。軍至東硤石谷,與賊接,道隘虜 眾,孝傑率銳兵先驅,出谷,整陣與賊戰。而後軍總管 蘇宏暉以其軍退,援不至,為虜所乘,軍潰,孝傑墮谷 死,士相蹂且盡。初,進軍平州,白鼠晝入營頓伏,皆謂 鼠坎精,胡象也。白質歸命,天亡之兆。」及戰,乃孝傑覆 焉。

《集異志》:「李林甫有疾,晨起盥飾,將入朝,命取平日所 用書囊,忽覺重於平日,開視之,有二鼠出投於地,即 變為蒼狗,雄目張牙,仰視林甫。林甫取弓射之,隱然 即滅。林甫惡之,不踰月即卒。」

《冊府元龜》:乾元元年七月庚寅,朔方節度使郭子儀 奏,「東京上陽西金華門外仗舍下,見白鼠穴,穿之,得 天子信寶一枚。」

《唐書崔融傳》:「融曾孫能,能子彥,曾署張佛筵,液蜜為 人,一夕鼠齧,皆斷首。」

《括異志》:「天復中,隴右大饑。其年秋稼甚豐,將刈之間, 大半無穗。有就田畔斸鼠穴求之,所獲甚多。於是家 家窮穴,有獲五七斛者,相傳謂之劫鼠倉。饑民皆出 求食,濟獲甚眾。」

《稽神錄》:「盧嵩所居,釜鳴,竈下有鼠如人哭聲,因祀竈。 竈下有五大鼠,各如方色,盡食所祀之物,復入竈中。」 其年嵩選補興化尉,竟無怪。

《十國春秋·柴再用傳》:「武義時,再用常在聽事獨坐,忽 有鼠至庭下,拱立如拜揖狀。再用怒呼左右,左右皆 不至,即自起逐之,而屋梁頓朽,所坐床几盡糜碎。」 《談圃》:杜鎬龍圖,江南名士,植之祖也。初登第時,將試 之前夕,寤而燭之,見大鼠銜卷於前,視之乃《孝經正 義》。明日,果於《正義》中出題三道:

《宋史英宗本紀》:「慶曆八年四月戊寅,帝生於濮王宮, 祥光照室,群鼠吐五色氣成雲。」

《物異考》:「慶元中,鄱陽民家一貓,帶數十鼠,行止食息 皆同,如母子相哺。民惡貓殺之,鼠䑛其血。」 《續夷堅志》:「正大丙戌,內鄉北山農民告田鼠食稼,鼠 大如兔,十百為群,所過禾稼為空。獵戶射得數頭,有 重十餘斤者,毛色如水獺,未嘗聞如此大鼠也。」 《太倉州志》:「成化末,里人朱全家,白日群鼠與貓𩰚,貓 屢卻,全臥見之,以物投鼠不去,起而逐之,纔去。」 《陝西通志》:「李昌齡為山西猗氏縣時,黃鼠害稼,地多 菅草,蕪地萬頃,竭誠祈禱,霖雨時降令搆訟,有罪者 罰捕黃鼠若干,或罰鋤菅若干,不半載悉為良田。」 《田家雜占》:嘗聞余大父言,昔中年一元旦,曾於庭前 溝口獨見一鼠,對面拱立,心雖不以為怪,亦謂頗奇, 因向之曰:「爾亦知泰來之賀耶?」其鼠復如揖拜之狀 而去。大父晚年子孫蕃衍,家事從容,至老康健,壽享 八十九歲,可謂吉慶矣。因以此事問前輩,乃云:嘗於 雜書中曾見此說,名曰「狼恭鼠拱」,主大吉慶,必有陰 德所致而然。

鼠異部雜錄编辑

《易林》:「豕生如魴,鼠舞庭堂。雄侯施姜,上下昏黃,君失 其邦。」

《博物志》:「鼷鼠食郊牛。牛死鼠之類最小者,食物當時 不覺痛。」世傳云:「亦食人項肥厚皮處,亦不覺。或名甘 鼠,俗人諱此,所囓衰病之徵。」

《地鏡圖》黃金之見為火,及為白鼠。

《異苑義》:鼠形如鼠,短尾,每行遞相咬尾,三五為群,驚 之則散。俗云:「見之者當有吉兆。」成都有之。

《酉陽雜俎》:「人夜臥無故失髻者,鼠妖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