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174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七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一百七十四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七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一百七十四卷目錄

 犬異部彙考一

  山海經大荒西經

  漢書五行志

  管窺輯要犬占

  田家五行論祥瑞

 犬異部彙考二

  漢文帝一則 景帝一則 成帝河平一則 鴻嘉一則

  後漢靈帝熹平一則

  晉武帝太康一則 惠帝元康一則 永興一則 懷帝永嘉一則 愍帝建興一則 元

  帝太興二則 永昌一則

  宋武帝永初一則 文帝元嘉一則 孝武帝孝建一則 明帝泰始二則

  北魏高祖太和二則

  北齊文宣帝天保一則

  北周武帝保定一則

  唐高祖武德一則 中宗嗣聖二則 德宗貞元一則 武宗會昌一則 宣宗大中一則

   懿宗咸通一則 僖宗中和一則

  遼穆宗應曆一則

  宋高宗紹興一則 孝宗淳熙一則 寧宗慶元一則 恭帝德祐一則

  元成宗元貞一則 順帝至正二則

  明武宗正德一則 世宗嘉靖三則 神宗萬曆一則

 犬異部紀事

 犬異部雜錄

 豕異部彙考一

  漢書五行志

  魏書靈徵志

  管窺輯要豕占

 豕異部彙考二

  周莊王一則

  漢昭帝元鳳一則

  吳烏程侯寶鼎一則

  晉懷帝永嘉一則 元帝建武一則 成帝咸和一則 孝武帝太元二則

  北魏高祖延興一則 世宗景明一則 正始一則 延昌一則

  隋文帝開皇一則

  唐太宗貞觀一則 德宗貞元一則 憲宗元和一則 懿宗咸通一則 僖宗乾符一則

   廣明一則

  宋徽宗崇寧一則 高宗紹興一則 孝宗乾道一則 光宗紹熙一則 寧宗慶元二則

  元順帝至正三則

  明憲宗成化二則 孝宗弘治二則 武宗正德三則 世宗嘉靖五則 神宗萬曆四則

   愍帝崇禎一則

 豕異部紀事

庶徵典第一百七十四卷

犬異部彙考一编辑

《山海經》
编辑

《大荒西經》
编辑

大荒之中,有赤犬,名曰「天犬。」其所下者有兵。

《漢書》
编辑

《五行志》
编辑

《傳》曰:「言之不從,是謂不艾,厥咎僭,厥罰恆陽,厥極憂。」 時則有犬旤。 于《易》,「兌」為口,犬以吠守而不可信,言氣毀,故有犬旤。 一曰,旱歲犬多狂死及為怪,亦是也。

《管窺輯要》
编辑

《犬占》
编辑

犬妖。京房曰:「佞臣在側,則犬妖生,歲多蟲蝗,群物皆 傷,大兵且至。或曰:狗主守狗,為妖,則君失其守, 犬曍街巷中,有賊在邑,不出三年,一犬曍,群犬和之, 其地有兵;犬群曍城中,其國邑為墟,不出三年,犬上 屋,群曍有大喪,家國同。」《天鏡占》曰:「春曍室堂,男女有 喜;朝曍室中,父母喜;日中曍室中,男子得爵祿,女有 喜;夕」曍室中,長女死,犬曍晨夜,家破軍亡。 犬去其家,而群集于野,或人家,或街衢中。守禦之臣 叛,兵起,國亂。

犬忽上人床,其下謀主。犬窺井自照有姦事。犬作人 行,守臣謀叛。

犬逆吠其主,其主有殃,不宜遠行。見主呼不動。邑里 有賊,政令不行。

犬作人聲,「世主易。」犬呼其主,其主且亡。犬忽人悲,邑 有大喪。

「犬見鼠」,不動,有賊臣,國且敗亡。

犬入室中交,有女亂,其主亡。

犬與豕交,夫婦不嚴,有兵亂,家國同。一曰:「其邑國有 兵。」

犬無故多死,軍弱不可用。犬無故自死,當邑門,國失 其守。犬群入水中浴,兵大起。

《犬子》反哺其母,其家有大慶。

犬負其子,自外入國中。其國不用兵,而遠人來,負其子出國門,民去國。

犬生子于野,大夫有外謀,三年國亡。

犬自食其子。《天鏡占》曰:「國多盜賊。」一曰:「有牢獄事。」 犬戴人冠。京房曰:「君不正,臣欲謀篡,厥妖狗冠出朝 門。」

犬自地中出其邑,國君死,有大水。地坼出犬,名曰「地 狼」,其地有兵。若在人家,則其家有兵刃之災。

犬生角,下犯上。一曰:世主益地。京房曰:「君失政,小人 進,則犬生角。」

犬屎尿宮門及大道,或井側堂廟床席,皆大禍至;犬 糞床席釜竈暴病。犬屎尿邑社,五日以上,邑亡社移; 犬屎殿堂宮室,三日以上,君亡國空。屎君門內,外有 憂;群溺邑門外,內兵作。人家同。群犬皆屎大道中,邑 兵起。屎溺井中,其家空,邑國同之;犬溺人,其人亡,不 出三年。

犬尿土石,其國臣強君弱。犬屎金鐵邑,兵大作。犬屎 土國,邑益。犬屎五穀,邑昌,歲成。犬屎草木,國有大喪。 犬無故上屋,有火災。一曰:家有喪,主人失位,若登城 牆,賊來必破,兵將投降。

他犬自來,入室不去,憂官事。家犬無故亡,不還,有亡 命事,憂女子禍。

犬忽變毛色奇異理家者死,或被刑罰。

犬生子,三耳以上,邑有亂臣。一目,臣蔽主;三目以上, 邑臣謀主。二口,邑有憂。鼻一孔,邑有兵;三足以下,國 分;五足以上邑兵大行;二陰,其國君多子;二尾以上, 國君徙。

《犬生子》,口在背,有反臣。口在陰,其邑臣強,主命不行。 口在四肢,臣殺其君。口在腹,下及兩傍,邑有大憂。口 在腹,民大饑。鼻在四肢,邑有兵。足在腹,其邑有徙君。 足在背,有反臣。足在首,國君有大讎。尾在腹,臣謀主。 尾在背及四肢,國有爭。

犬生子,無毛,其邑臣謀君。無目,主者病。無口鼻,民饑 無足,穀不成。無尾,民貧無頭,家亡。無頭足,世主將衰 之兆。

犬生人,國有兵,君失位。犬生人,形不具,邑有兵。生子, 人形而物不居其所,其國君亡。

犬生子人形畜獸身,有亡君,邑有大殃;犬生子人形 鳥身,有大災;犬生子人形魚身,有大災;生子人形鼠 身,其邑大枵。

犬生六畜,其國易命,有大事。生六畜,一首二身,國主 廢。生《六畜》,兩口三鼻以上,其國大臣為亂。生六畜,無 首,國有大凶;無耳,國君不用事。無目,邑兵出。無口鼻, 國民流亡,為亂。無四肢,國有亂兵。無陰,國君暴死。生 豕,歲熟。

犬生野獸,臣有外謀,不出三年,國亡。京房曰:「其邑大 凶;生野獸,且有人形,邑有大兵。」

犬生飛鳥,有大水,起大兵。一曰:「國有更令。」

犬生鼠,歲虛,民流亡。

犬生魚,《邑有大水》。

《犬生蟲蛇》,邑饑,人流亡。

犬生異物,或人形不具,或形體不居其所,皆為兵起。

《田家五行》
编辑

《論祥瑞》
编辑

犬生一子,其家興旺。諺云:「犬生獨家富足。」

犬異部彙考二编辑

文帝後五年齊有狗生角编辑

按《漢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文帝後五年六 月,齊雍城門外有狗生角。先是帝兄齊悼惠王亡後, 帝分齊地,立其庶子七人皆為王,兄弟並強,有炕陽 心,故犬禍見也。」犬守御角,兵象在前而上卿者也。犬 不當生角,猶諸侯不當舉兵鄉京師也。天之戒人蚤 矣,諸侯不寤。後六年,吳、楚畔,濟南、膠西、膠東三國應 之,舉兵至齊,齊王猶與城守,三國圍之。會漢破吳、楚, 因誅四王,故天狗下梁,而吳、楚攻梁,狗生角於齊,而 三國圍齊,漢卒破吳、楚于梁,誅四王于齊。京房《易傳》 曰:「執政失下,將害之,厥妖狗生角。君子苟免,小人陷 之,厥妖狗生角。」

景帝三年邯鄲狗與彘交编辑

按《漢書,景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景帝三年二月, 邯鄲狗與彘交。悖亂之氣,近犬豕之禍也。是時趙王 遂悖亂,與吳楚謀為逆,遣使匈奴求助兵,卒伏其辜。 犬,兵革失眾之占;豕,北方匈奴之象。逆,言夫聽交于 異類,以生害也。京房《易傳》曰:「夫婦不嚴,厥妖狗與豕 交。茲謂反德,國有兵革。」

成帝河平元年長安有狗為怪编辑

按:《漢書成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河平元年,長安 男子石良、劉音,相與共居,有如人狀在其室中,擊之 為狗,走出去後有數人被甲持兵弩至良家。良等格 擊,或死或傷,皆狗也。自二月至六月乃止。」

====鴻嘉 年狗與彘交====按《漢書成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鴻嘉中,狗與彘 交。」

後漢编辑

靈帝熹平 年狗冠帶入司徒府內编辑

按:《後漢書靈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熹平中,省內 狗冠帶綬,以為笑樂。有一狗突出,走入司徒府內。有 見之者,莫不驚怪。京房《易傳》曰:「君不正,臣欲篡,厥妖 狗冠出。」後靈帝寵用,便嬖子弟,永樂賓客,鴻都群小, 傳相汲引,公卿牧守,比肩是也。又遣御史于西邸賣 官,關內侯顧五百萬者,賜與金紫,詣闕上書,占令長。 隨縣好醜,豐約有賈,強者貪如豹虎,弱者略不類物, 實狗而冠者也。司徒,「古之丞相,壹統國政。天戒若曰, 宰相多非其人,尸祿素餐,莫能據正持重,阿意曲從。 今在位者皆如狗也,故狗入其門。」

编辑

武帝太康九年有犬鼻行地编辑

按《晉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晉書五行志》,「武帝太康 九年,幽州有犬鼻行地三百餘步。天戒若曰,是時帝 不思和嶠之言,卒立惠帝,以致衰亂。」是言不從之罰 也。

惠帝元康 年掘地獲犬子二编辑

按《晉書惠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惠帝元康中,吳 郡婁縣人家聞地中有犬子聲,掘之得雌雄各一,還 置窟中,覆以磨石,經宿失所在。天戒若曰,帝既衰弱, 藩王相譖,故有犬禍。」

永興元年犬生子無頭编辑

按《晉書惠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永興元年,丹陽 內史朱逵家犬生三子,皆無頭。後逵為揚州刺史曹 武所殺。」

懷帝永嘉五年狗人言编辑

按《晉書懷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孝懷帝永嘉五 年,吳郡嘉興張林家狗人言云天下人飢死。于是果 亂,天下饑荒焉。」

愍帝建興元年狗與豬交编辑

按《晉書,愍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建興元年,狗與 豬交。」按《漢書》,景帝時有此,以為悖亂之氣,亦犬豕禍 也。犬,兵之革占也。豕,北方匈奴之象也。逆言失聽,異 類相交,必生害也。

元帝太興 年地坼有犬子二编辑

按《晉書元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元帝太興中,吳 郡太守張懋聞齋內床下犬聲,求而不得,既而地自 坼,見有二犬子,取而養之,皆死。尋而懋為沈充所殺。」 京房《易傳》曰:「讒臣在側,則犬生妖。」

太興四年,地中獲犬子二。

按:《晉書元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太興四年,廬江 灊縣何旭家忽聞地中有犬子聲,掘之得一母犬,青 黧色,狀甚羸瘦,走入草中,不知所在。視其處有二犬 子,一雌一雄,哺而養之,雌死雄活。及長為犬,善噬獸。 其後旭里中為蠻所沒。」

永昌二年訛言以白犬膽療蟲病犬價暴貴编辑

按《晉書元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永昌二年大將 軍王敦下。據姑孰百姓訛言行蟲病。食人大孔。數日 入腹。入腹則死。療之有方。當得白犬膽以為藥。自淮 泗遂及京師。數日之間。百姓驚擾。人人皆自云己得 蟲病。又云始在外時。燒鐵以灼之。于是翕然被燒灼 者十七八矣。而白犬暴貴。至相爭奪。其價十倍。或有 自云能行燒鐵灼者,賃灼百姓,日得五六萬,憊而後 已,四五日漸靜。《說》曰:「夫裸蟲,人類,而人為之主。今云 蟲食人,言本同臭類而相殘賊也。自下而上,明其逆 也。必入腹者,言害由中,不由外也。犬有守衛之性,白 者金色而膽,用武之主也。帝王之運,王霸會於戌,戌 主用兵。金者《晉》,行火燒鐵以療疾者,言必去其類而 來,火與金合德,共除蟲害也。」按中興之際,大將軍本 以腹心受伊、呂之任,而元帝末年,遂改京邑。明帝諒 闇,又有異謀,是以下逆上,腹心內爛也。及錢鳳、沈充 等逆兵四合,而為王師所挫,踰月而不能濟水。北中 郎劉遐反,淮陵內史蘇峻率淮、泗之眾以救朝廷,故 其謠言首作於淮、泗。朝廷以弱制強,罪人授首,是用 《白犬膽》可救之效也。

编辑

武帝永初二年有狗人言编辑

按《宋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宋武帝永初二 年。京邑有狗人言。」

文帝元嘉二十九年狗與人交编辑

按《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元嘉二十九年。 吳興東遷孟慧度婢蠻與狗通好如夫妻。彌年。」

孝武帝孝建 年掘地得犬子编辑

按:《宋書孝武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孝武孝建初, 顏竣為左衛,于省內聞犬子聲在地中,掘焉,得烏犬 子。養久之,後自死。」

====明帝泰始二年狗與人交====按《宋書明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明帝初,晉安王 子勛稱偽號于尋陽。柴桑有狗與女人交,三日不分 離。」按志不載月日而晉安王子勛本傳以泰始二年即偽位故編于此 泰始 年,犬生豕子。

按《宋書明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泰始中,秣陵張 僧護家犬生豕子。」

北魏编辑

高祖太和二年泰州獻五色狗编辑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太和二年十一 月辛未,泰州獻五色狗。」

太和三年,齊州獻「五色狗。」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三年三月,齊州 獻五色狗,其五色如畫。」

北齊编辑

文宣帝天保四年犬與女子交编辑

按《北齊書文宣帝本紀》,不載。 按《隋書五行志》,後齊 天保四年,鄴中及頓丘並有犬與女子交。《洪範五行 傳》曰:「異類不當交而交,誖亂之氣。犬交人為犬禍。」犬 禍者,亢陽失眾之應也。時帝不恤國政,恩澤不流于 其國。

北周编辑

武帝保定三年有犬生子腰以後分為二身兩尾六足编辑

按:《周書武帝本紀》云云。

按《隋書五行志》:後周保定三年,有犬生子,腰已後分 為兩身二尾六足。犬猛畜而有爪牙,將士之象也。時 宇文護與侯伏、侯龍恩等有謀,懷二犬體後分。此其 應也。 又按志:鴈門百姓間,犬多去其主,聚于野,形 頓變如狼,而噉噬行人,數年而止。《五行傳》曰:「犬,守禦 者也,而今去其主,下臣不附之象。」形變如狼,狼色白, 為主兵之應也。其後帝窮兵黷武,勞役不息。「天戒若 曰,無為勞役,守禦之臣將叛而為害。」帝不悟,遂起《長 城》之役,續有西域、遼東之舉,天下怨叛。及江都之變, 並宿衛之臣也。

编辑

高祖武德三年夜聞犬曍不見犬按唐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武德三年突厥處羅可汗將入寇夜聞犬群曍而不見犬编辑

中宗嗣聖 年狗生子無首编辑

按《唐書武后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武后初,酷吏丘 神勣家狗生子,皆無首。當項有孔如口,晝夜鳴吠,俄 失所在。」

嗣聖十四年。即武后神功元年《犬生》兩首。

按《唐書武后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神功元年。安國 獻兩首犬。首多者上不一也。

德宗貞元七年犬乳犢编辑

按《唐書德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貞元七年。「趙州 柏鄉民李崇貞家黃犬乳犢。」

武宗會昌三年狗生角编辑

按《唐書武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會昌三年,定州 深澤令家狗生角。」

宣宗大中 年狗生角编辑

按《唐書宣宗本紀》不載。 按《文獻通考》,大中初,狗生 角。京房曰:「執政失將害之應。」又曰:「君子危陷,則狗生 角。」

懿宗咸通 年狗不能吠编辑

按:《唐書懿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咸通中,會稽有 狗生而不能吠,擊之無聲。狗職吠以守禦,其不能者, 象鎮守者不能禦寇之兆。」成汭為京南節度使,城中 犬皆夜吠,日者向隱以為城郭將丘墟。

僖宗中和二年秋丹徒狗與彘交编辑

按《唐書僖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按《文獻通考》:占曰:「諸侯有謀害國者。」

编辑

穆宗應曆十八年鵰生牝犬编辑

按《遼史穆宗本紀》:「應曆十八年六月甲戌,撻烈于鵰 窠中得牝犬來進。」

编辑

高宗紹興六年群犬自赴河死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紹興六年四月, 中京大雪,雷震犬數十,爭赴土河而死,可救者才二 三。」

孝宗淳熙元年雷震犬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淳熙元年六月。 饒州大雷。震犬于市之旅舍。

寧宗慶元二年撫州有犬坐于郡守之座编辑

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慶元二年。撫州 有犬若人坐于郡守之座。未幾郡守林廷彥卒于官。

恭帝德祐元年禁軍民蓄犬编辑

按《宋史恭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德祐元年五月 「壬申,揚州禁軍民毋得蓄犬,城中殺犬數萬,輸皮納官。」

编辑

成宗元貞二年有犬產子於瘡编辑

按《元史成宗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成宗元貞 丙申秋,大都南城武仲祥家有乳犬懷胎,左脅下忽 腫成瘡。六七日後,于瘡內生五子,色皆青蒼,每當脊 梁,自頂至尾,生逆毛一道,他無所異。又數日,瘡亦平 復。」

順帝至正二十一年產赤小犬编辑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永昌雜志》。「至正二十一 年。昆明縣玉案山下。產赤小犬。色如火。群吠遍野。」 至正二十二年。牡犬生子。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至正二十 二年八月,上海縣金壽一家已閹,雄狗生小狗八,其 一嘴爪紅如鮮血。然牡物而生兒,陽化陰也。又犬屬 火,一嘴爪紅,亦火也。豈非主兵火者歟?

编辑

武宗正德四年犬人言编辑

按《廣東通志》:「正德四年夏,順德有犬禍。」《新志》:「羊頞盧 景春妻有母犬,能為人言,生二子,抱而乳之。近犬禍 也。」

世宗嘉靖十一年群犬驚吠编辑

按《福建通志》:「嘉靖十一年,里巷中群犬驚吠。」

嘉靖二十年,犬生,四目四耳八足。

按《山西通志》:「嘉靖二十年秋八月,異犬生耳目各四 足有八。」

嘉靖二十五年,犬緣城夜吠。

按《貴州通志》:「嘉靖二十五年秋七月,黎平野犬緣城 夜吠。」

神宗萬曆 年犬生角编辑

按《常熟縣志》:「萬曆初,尚墅犬生角。」

犬異部紀事编辑

《淮南子覽冥訓》:「夏桀之時,犬群吠而入淵。」

《文獻通考》:「威烈王二十年乙亥五月,絳有犬異三大 犬率眾犬數萬聚於絳,殺一犬於東方,一犬於西方。」 《漢書五行志》:「高后八年三月,祓霸上,還過枳道,見物 如倉狗,撠高后掖,忽而不見。卜之,趙王如意為祟,遂 病掖傷而崩。先是,高后鴆殺如意,支斷其母戚夫人 手足,搉其眼以為人彘。」

《昌邑王髆傳》:「髆子賀即位二十七日,大將軍霍廢賀, 賀歸故國,國除為山陽郡。初,賀在國時,數有怪,嘗見 白犬高三尺,無頭,其頸以下似人,而冠方山冠後見 熊,左右皆莫見。」

《五行志》:昌邑王賀為王時,又見大白狗,冠方山冠而 無尾,此服妖,亦犬旤也。賀以問郎中令龔遂,遂曰:「此 天戒,言在仄者盡冠狗也,去之則存,不去則亡矣。」賀 既廢數年,宣帝封之為列侯,復有辠死,不得置。後。又 犬旤無尾之效也。京房《易傳》曰:「行不順,厥咎人奴冠, 天下亂,辟無適,妾子拜。」又曰:「君不正,臣欲篡,妖狗冠 出朝門。」

《集異志》:「王莽居攝,東郡太守翟義知其將篡漢世,謀 舉義兵。兄宣教授諸生滿堂,群鵝鴈數十在中庭,有 犬從外入,囓之皆驚。比殺之,皆斷頭。狗走出門,求不 知處。宣大惡之。後數日,莽夷其三族。」

《風俗通·怪神篇》:謹按桂陽太守汝南李叔堅,少時為 從事,在家,狗人立行。家言當殺之。叔堅云:「犬馬諭君 子,狗見人行,效之何傷?」叔堅見縣令還,解冠榻上,狗 戴持走,家大驚。時復云誤觸冠,冠纓挂著之耳。狗于 竈前蓄火,家益怔忪。復云:「兒婢皆在田中,狗助蓄火, 幸可不煩鄰里。此有何惡?」里中相罵,不言無狗怪,遂 不肯殺。後數日,狗自暴死,卒無纖介之異。叔堅辟太 尉掾,固陵長、原武令,終享大位。子條,蜀郡都尉,威龍 司徒掾。凡變怪皆婦女下賤,何者?小人愚而善畏,欲 信其說,類復裨增,文人亦不證察,與俱悼懾,邪氣乘 虛,故速咎證。《易》曰:「其亡斯自取災。」若叔堅者,心固於 金石,妖至而不懼,自求多福,壯矣乎!

《晉書五行志》:「公孫文懿家有犬冠幘,絳衣上屋,此犬 禍也。屋上亢陽,高危之地,天戒若曰,亢陽無上,偷自 高尊狗而冠者也。」及文懿自立為燕王,果為魏所滅。 京房《易傳》曰:「君不正,臣欲篡,厥妖狗出朝門。」

魏侍中應璩在直廬,欻見一白狗,出門,問眾人,無見 者。踰年卒。近犬禍也。

《吳志諸葛恪傳》:「孫峻構恪欲為變,峻與孫亮謀置酒 請恪,恪將見之,趨出,犬銜引其衣。恪曰:『犬不欲我行 乎?還坐頃刻,乃復起,犬又銜其衣。恪令從者逐犬,遂

升車。及駐車宮門,峻伏兵于帷中,恪劍履上殿。酒數
考證.svg
行,亮還內,峻起如廁,解長衣,著短服,出,詔收恪

書蕉。晉元康中,吳郡婁縣懷瑤家忽聞地中有犬子 聲,掘』」地視之,得犬子雌雄各一,目猶未開,形大于常 犬也。哺之而食,左右咸往觀焉。長老或云:「此名犀犬, 得之者令家富昌。」太興中,吳郡府舍人又得二枚,物 如初。《尸子》曰:「地中有犬,名曰地狼;有人,名曰無傷。」《夏 鼎志》曰:「掘地而得狗,名曰賈;掘地而得豚,名曰邪;掘 地而得人,名曰聚。聚,無傷也。」

《晉書劉聰載記》:「聰時有犬與豕交于相國府門,又交 于宮門,又交司隸御史門。有豕著進賢冠,升聰坐,犬 冠武冠帶綬,與豕并升。俄而𩰚死殿上,宿衛莫有見 其入者,而聰昏虐愈甚,無誡懼之心。」

《異苑》:「東晉謝安字安石。於後府接賓,婦劉氏見狗御 謝頭來,久之乃失所在。婦具說之,謝容色無易,是月 而薨。」

《搜神後記》:代郡張平者,苻堅時為賊帥,自號并州刺 史。養一狗,名曰飛鷰,形若小驢,忽夜上聽事上行,行 聲如平常。未經年,果為鮮卑所逐,敗走,降苻堅,未幾 便死。

《異苑》:「晉孝武太元年,劉波字道則,移居京口。晝寢,聞 屏風外悒咤聲,開屏風,見一狗蹲地而語,語畢自去。 波,隗孫也,後為前將軍,敗見殺。」

《晉書五行志》:「桓元將拜楚王,已設拜席,群官陪位,元 未及出,有狗來便其席,莫不驚怪。元性猜暴,竟無言 者,逐狗改席而已。天意若曰:桓元無德而叨竊大位, 故犬便其席。示其妄據之甚也。」八十日,元敗亡。 北燕錄孫護事慕容氏為比部尚書,累遷尚書左僕 射。跋之潛至龍城也,匿于其室。及僭偽號,署為侍中 尚書令,封陽平公。護里有犬與豕交,護見而惡,召太 史令閔尚筮之。尚曰:「犬豕異類而交,違性失常,其於 《洪範》為犬禍,將悖亂失眾,以至敗亡。明公位極冢宰, 遐爾具瞻,諸弟並封列侯,貴傾王室,妖見里庭,不為 他也。願明公戒盈滿之失,修尚恭儉,則妖怪可消,永 享元吉。」護默然不悅。

《搜神後記》:「晉穆哀之世,領軍司馬濟陽蔡詠家狗,夜 輒群眾相吠,往視便伏。後日使人夜伺,有一犬著黃 衣白帢,長五六尺,眾狗共吠之,尋迹定是詠家老黃 狗,即打死,吠乃止。」

隆安初,吳郡治下狗恆夜吠,聚高橋上人家。狗有限 而吠聲甚眾。或有夜覘視之,見一狗有兩三頭者,皆 前向亂吠。無幾,孫恩亂于吳會焉。是時輔國將軍孫 無終家于既陽,地中聞犬子聲。尋而地坼,有二犬子, 皆白色,一雄一雌,取而養之,皆死。後無終為桓元所 誅滅。案《尸子》曰:「地中有犬,名曰地狼。」《夏鼎志》曰:「掘地」 得犬,名曰賈。此蓋自然之物,不應出而出,為犬禍也。 《異苑》:「安國李道豫,元嘉中,其家狗臥於當路,蹴之,狗 曰:『汝即死,何以蹋我』?未幾,豫死。」

《搜神後記》:宋永初三年,謝南康家婢行逢一黑狗,語 婢云:「汝看我背後。」婢舉頭見一人,長三尺,有兩頭,婢 驚怖返走人,狗亦隨婢後至家庭中,舉家避走,婢問 狗:「汝來為何」,狗云:「欲吃食爾。」于是婢為設食並食,食 訖,兩頭人出,婢因謂狗曰:「人已去矣,正已復來。」良久 乃沒,不知所在。後家人死喪殆盡。

宋王仲文為河南郡主簿,居緱氏縣北。得休,因晚行 澤中,見車後有白狗,仲文甚愛之,欲取之。忽變形如 人,狀似方相,目赤如火,磋牙吐舌,甚可憎惡。仲文怖, 與奴共擊之,不勝而走告家人,合十餘人持刀捉火 自來,視之不知所在。月餘,仲文忽復見之,與奴並走, 未到家伏地俱死。

《冊府元龜》:「河東王譽為湘州刺史,以悖逆誅死。初,譽 之將敗,見白狗大如驢,從城而出,不知所在。」

《南史袁湛傳》:「湛弟子淑,淑兄洵。粲字景倩,洵弟子也。 齊高帝革命,粲既誅,小兒數歲乳母將投粲門生狄 靈慶,靈慶曰:『吾聞出郎君者有厚賞,今袁氏已滅,汝 匿之當誰為乎』?遂抱以首,乳母號泣呼天曰:『公昔于 汝有恩,故冒難歸汝,奈何欲殺郎君以求小利?若天 地鬼神有知,我見汝滅門』。」此兒死後,靈慶常見兒騎 大㲰狗,戲如平常。經年餘,𩰚場忽見一狗走入其家, 遇靈慶于庭,噬殺之。少時妻子皆沒。此狗即袁郎所 常馳也。

《梁宗室傳》:「鄱陽忠烈王恢,恢子範,範弟脩為梁、秦二 州刺史。在漢中七年,移風改俗,人號慈父。一夕,忽有 狗據脩所臥床而臥,脩曰:『此其戎乎』?因大脩城壘。承 聖元年,魏將達奚武來攻,脩遣記室參軍劉璠至益 州,求救于武陵王紀遣將楊乾運援之,拜脩隨郡王。 璠還至嶓冢,乃降于魏。乾運班師,璠至城下,說城中」 降魏。脩數之曰:「卿不能死節,反為說客邪?」命射之。間 信遣至荊州,元帝遣與相聞。脩中直兵參軍陳晷,甚 勇有口,求為覘候,見獲以辭烈被害。乃遣諮議虞馨 致武牛酒,武謂曰:「梁已為侯景所敗,王何為守此孤 城?」脩答「守之以死,誓為斷頭將軍。」魏相安定公宇文泰遣書喻之,力屈乃降。安定公禮之甚厚。未幾,令還 江陸,厚遣之,以文武千家為綱紀之僕。

《北齊書後幼主本紀》:後主狗飼以粱肉,馬及鷹。犬乃 有儀同郡君之號,故有赤彪儀同逍遙郡君、靈霄郡 君。高思好書所謂「駮龍逍遙」者也。犬于馬上設褥以 抱之,𩰚雞亦號開府。犬馬雞鷹多食縣邑,鷹之入養 者,稍割犬肉以飼之,至數日乃死。

《隋書五行志》:「後主時,犬為開府儀同,雌者有夫人郡 君之號,給兵以奉養,食以粱肉,藉以茵蓐。天奪其心, 爵加於犬,近犬禍也。天意若曰:卿士皆類犬。後主不 悟,遂以取滅。」

《物異考》:開皇中,繁昌楊悅見雲中二物,如羝羊,黃色, 大如新生犬,𩰚而墜。悅獲其一,養之數旬失去。 《朝野僉載》:宗楚客家畜一犬,一日忽戴楚客冠,人立, 楚客怒曰:「畜類敢作妖,僣越犯分殺之。」犬作人言曰: 「公亦作妖,僣越犯分」亦即見殺。未幾,韋氏敗,楚客被 斬。

《唐書五行志》:「天寶十一載,李林甫晨起盥飾,將朝,取 書囊視之,中有物如鼠躍於地,即變為狗。壯大雄目, 張牙視林甫。林甫射之,中殺然有聲,隨箭沒。」

《志怪錄》:「吏人蔡超家狗作怪,蹲於堂上,將拍板唱歌, 聲悲怨。又一旦覓頭巾不見,戴在竈上坐。其月,超遇 害。」

杜昭遠將失寵幸,家多妖物,晝見狗作雞鳴。

《冊府元龜》史:「翰為滑州節度使,白馬河決,翰自祭之, 見一狗有角浮於水,心甚惡之。後數月遘疾而死。」 《宣政雜錄》:「宣和五年間,每夜漏三鼓,街衢稍寂,滿耳 聞犬吠聲,勢若舉禁城內百萬之犬俱曍,無復聞人 聲。每深夜獨行,附近察遠,傾耳聽之,不見犬也。當時 已為異。及靖康末,人入京師,至今都之,始悟其異。」《晉 書》載。廬江何氏家。忽聞地中有犬聲。掘得一犬。并雌 雄二雛。後里中亦有禍。

《妖化錄》:「宣和五年,京師城北,乃官民牧養羊地。忽有 野犬不知所從來,入群羊中鳴叫,左右前後諸犬皆 往聚會,一羊間一犬,黑白交映。至次日,城內外諸犬 畢集,或縛者斷索而來,凡擾一兩日,犬多羊少,皆齧 殺其羊。識者知為不祥。」

《曲洧舊聞》:崇寧初,范致虛上言:「十二宮神狗居戌位, 為陛下本命,今京師有以豬狗為業者,宜行禁止。」因 降指揮,禁天下殺狗,賞錢至二萬。太學生初聞之,有 宣言于眾曰:「朝廷事事紹述熙、豐,神宗生戊子年,而 當年未聞禁畜貓也。」其間有善議論者密相語曰:「狗 在五行,其取類自有所在。今以忌器諛言,使之貴重」 若此,審如《洪範傳》所云,則其憂有不勝言者矣。 《輟耕錄》:「元貞丙申秋,大都南城武仲祥家有乳犬懷 胎在脅下,忽腫成瘡。六七日後,于瘡生五子,色皆青 蒼,每當脊梁,自頂至尾,生逆毛一道,他無所異。又數 日,瘡亦平復。」

《滇載記》:至治元年,玉案山產小赤犬,群吠遍野。占云: 「天狗墜地為赤犬,其下有大軍覆境。」

《輟耕錄》:「至正壬寅八月中,上海縣三十四保辰字圍 金壽一家已閹,雄狗生小狗八,其一嘴爪紅如鮮血。」 然犬之為妖,多見於占驗之書,而未有若此者。若男 變為女,男子孕育,則嘗聞之古昔。蓋陽衰陰盛,兵戈 亂離之兆。今夫牡物而生兒,陽化陰也。又犬屬火,一 嘴爪紅,紅亦火也,豈非主兵主火者與?

《湖廣通志》:「魯鐸,字振之,景陵人。舉弘治壬戌進士第 一,入翰林,遷國子司業,疏乞終養。時邑有犬而角,鐸 曰:『兵象也』。頃之,盜果起。」

《廣東通志》:「嘉靖丙戌,順德縣龍津民王伯先家,牝犬 生四蛇,併犬殺之。犬腹內有一蛇,又殺之,亦犬禍也。」 《通州志》:「萬曆三年,海門縣陸某家牆下聞犬聲,掘牆 得四犬,斃其三,一犬入地不見。」

犬異部雜錄编辑

《呂氏春秋明理篇》:「至亂之化,犬彘乃連。有豕生狗。」 《易林》:「狗無前足。陰雄叛北,為身害賊。」

「狗生龍馬」,公勞嫗苦。

狗冠雞步,君失其所。

豕異部彙考一编辑

《漢書》。

《五行志》
编辑

《傳》曰:「聽之不聰,是謂不謀,厥咎急,厥罰恆寒,厥極貧。 時則有鼓妖,時則有魚孽。」

于《易》:「坎為豕。」豕大耳而不聰察,聽氣毀,故有豕禍也。 一曰寒歲豕多死及為怪,亦是也。

《魏書》
编辑

===
《靈徵志》
===《京房傳》曰:凡妖象,其類足多者,所任邪也,《京房易妖》

曰:「豕生人頭豕身者,邑且亂亡。」

《管窺輯要》
编辑

《豕占》
编辑

豕入宮室。京房《易傳》曰:「眾心不安,君失政,厥妖豕入 宮室,有女亂,家國同。」占。一曰:「社稷易,君亡。」

「野彘」入人家,其人失宅;「入軍中」,其軍敗。

赤彘見,不出三年,國有大禍,野人為政。

豕突入人竈中,其家有爭。𩰚,刑傷。 豕無故同時晝夜鳴,是謂「哭主」,主有大喪。

「《豕》自食其尾」,歲且凶。

《豕》自食其子,其家破。

豕《登屋》,其邑國。《賢士》。

「《豕》言吉凶」,如其言。

豕生子,一首兩身、六足,臣下不祗,上命強,國凌其主。 生子鼻一孔,郡有九侯。生子三足,歲不熟;五足以上, 邑有大兵;二陰,君無後,國分。

《豕》:生子目在四肢,其國有兵;在腰下或腹內傍,國有 大咎。生子口在背,國主弱,臣執權,君令不行。口在腹, 其邑饑;在四肢,民饑,兵亂;在陰,國有大謀。生子耳鼻 在腹或在背,臣謀主;在四肢及在首上,兵起邑中。生 子足在首,社稷亡;在腹,國有大事;在背,民勞于兵。生 子尾在腹或在首,國有大事。

「《豕》生子無口」,其國亂。「無目」,臣奪主命。「無尾」,其國弱。無 毛有羽,其國亡。

豕:生人,其君失社稷。生人而有六畜形,其國亂亡。生 人而有飛鳥形,邑有大水。生人有野獸形,兵起。《生人》 形不具,或不居其所,其國失地。生子,人首豕身,其地 有亂。

豕生他畜,國易主。豕生狗,不出三年,國君走死。生他 畜,且有人形,有更令生他畜。一首,其國分二鼻以上 國兵行。二口以上有亂臣,國失地。三目三鼻以上國 有恐。

《豕》生六畜,無首,其國不安。無目,君令不行。無耳,國君 且不聽政。無口鼻,民流亡。無陰,國君絕嗣。無四肢,國 無良臣,其政亂。

豕生野獸,國饑有兵。

《豕生飛鳥》。

「豕生魚,水災。」豕生蟲蛇,民流亡。

豕屎金鐵,邑兵大作。

《豕屎土》國益地《屎石》國,兵大強。

豕屎「五穀歲熟,屎草木國有喪。」

豕異部彙考二编辑

莊王十一年魯侯見豕人立而嗁按春秋不書 按漢書五行志左氏傳曰嚴公八年齊襄公田於貝丘見豕從者曰公子彭生也公怒曰编辑

射之,豕人立而嗁。公懼,墜車,傷足喪屨。劉向以為近 豕禍也。先是齊襄淫於妹魯桓公夫人公子彭生殺 威公,又殺彭生以謝魯。公孫無知有寵於先君,襄公 絀之。無知帥怨恨之徒攻襄於田所。襄匿其戶間,足 見於戶下,遂殺之。傷足喪屨,卒死於足,虐急之效也。

编辑

昭帝元鳳元年燕王宮豕壞都竈銜鬴置殿前按漢書昭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昭帝元鳳元年燕王宮永巷中豕出圂壞都竈銜其鬴六七枚置殿编辑

前,劉向以為近豕禍也。時燕王旦與長公主、左將軍 謀為大逆,誅殺諫者,暴急無道。竈者,生養之本,豕而 敗竈,陳於庭,鬴竈將不用,宮室將廢辱也。燕王不 改,卒伏其辜。京房《易傳》曰:「眾心不安,君失政,厥妖豕 入居室。」

编辑

烏程侯寶鼎元年野豕入軍營编辑

按《吳志孫皓傳》,不載。 按《宋書五行志》:孫皓寶鼎元 年,野豕入右司馬丁奉營。此豕禍也。後奉見遣,攻穀 陽,無功反。皓怒,斬其導軍。及舉大眾北出,奉及萬或 等相謂曰:「若至華里,不得不各自還也。」此謀泄,奉時 雖已死,皓追討穀陽事,殺其子溫,家屬皆遠徙,豕禍 之應也。龔遂曰:「山野之獸,來入宮室,宮室將空,又其 象」也。

编辑

懷帝永嘉  年壽春豕生兩頭编辑

按《晉書懷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永嘉中,壽春城 內有豕,生兩頭而不活,周馥取而觀之。時識者云:『豕, 北方畜兩頭者,無上也;生而死,不遂也。天戒若曰,勿 生專利之謀,將自致傾覆也』。」周馥不寤,遂欲迎天子, 令諸侯,俄為元帝所敗,是其應也。石勒亦尋渡淮,百 姓死者十有其九

元帝建武元年豕生八足编辑

按《晉書元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建武元年。有豕 生八足。」此聽不聰之罰。又所任邪也。是後有劉隗之 變。

成帝咸和六年豕生子人面编辑

按《晉書成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咸和六年六月, 錢塘人家猳豕產兩子,而皆人面,其身猶豕。京房《易 妖》曰:「豕生人頭豕身者,危且亂。」今此猳豕而產,異之 甚者也。

孝武帝太元十年有豕雙身编辑

按《晉書。孝武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太元十年四 月,京都有豚。一頭二脊八足。」

太元十三年,豕子八足。

按《晉書。孝武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十三年。「京都 人家豕產子。一頭二身八足。」並與建武同妖也。是後 宰相沉酗。不恤朝政。近習用事。漸亂國綱。至於大壞 也。

北魏编辑

高祖延興元年豕生子二身编辑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延興元年九月, 有司奏「豫州刺史臨淮公王讓表,有豬生子一頭,二 身八足。」

世宗景明四年犬豕交编辑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景明四年九月, 梁州上言,「犬豕交。」

正始四年豕生子二身编辑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正始四年八月, 京師豬生子,一頭四耳、兩身八足。」

延昌四年豕生子如人编辑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延昌四年七月, 徐州上言,「陽平戍豬生子,頭面似人,頂有肉髻,體無 毛。」靈太后、幼主傾覆之徵也。

编辑

文帝開皇 年有豕人言编辑

按《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開皇末,渭南有 沙門三人,行頭陀法於人場圃之上,夜見大豕,來詣 其所。小豕從者十餘,謂沙門曰:「阿練,我欲得賢聖道, 然猶負他一命。」言罷而去。賢聖道者,君上之所行也。 皇太子勇當嗣業,行君上之道,而被囚廢之象也。一 命者,言為隋帝所殺。 又按志:開皇末,渭南有人寄 宿他舍,夜中聞二豕對語,其一曰:「歲將盡,阿爺明日 殺我供歲,何處避之?」一答曰:「可向水北姊家。」因相隨 而去。天將曉,主人覓豕不得,意是宿客而詰之。宿客 言狀,主人如其言而得豕。其後蜀王秀得罪,帝將殺 之,平樂公主每匡救得全。後數年而帝崩,歲盡之應。

编辑

太宗貞觀十七年豕生豚駢體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貞觀十七年六 月。司農寺豕生子。一首八足。自頸分為二。」

德宗貞元四年豕生豚兩首编辑

按《唐書。德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貞元四年二月, 京師民家有豕生子。兩首四足。首多者上不一也。 按《舊唐書五行志》。貞元四年,「京師人家豕生子。兩首 四足。有司以白御史中丞竇參,請上聞,參寢而不奏。」

憲宗元和八年豕生豚三耳八足编辑

按《唐書憲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元和八年四月。 長安西市有豕生子。三耳八足,自尾分為二。足多者 下不一也。」

懿宗咸通七年豕舞豕自相噬囓编辑

按《唐書懿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咸通七年,「徐州 蕭縣民家豕出圂舞。又牡豕多將鄰里群豕而行。復 自相噬囓。」

僖宗乾符六年豕壞器用编辑

按《唐書僖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乾符六年。越州 山陰民家有豕入室內。壞器用。銜缶置於水次。

廣明元年豕生如人狀编辑

按《唐書僖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廣明元年,絳州 稷山縣民一豕生如人狀,無眉目耳髮,占「為邑有亂。」

编辑

徽宗崇寧元年豕生人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 按《甲申雜紀》,崇寧元年六 月,西京民家豬生二男、一女、一豬。

高宗紹興十年春有野豕入海州市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紹興十年春,有 野豕入海州,市民刺殺之。時州已陷,夏鎮江軍師王 勝攻取之。明年,以其郡屬金,悉空其民。」

孝宗乾道六年南雄州豕生人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乾道六年,南雄 州民家豕生人豚,首各具他獸形有類人者。

按:《文獻通考》占:「為邑有亂。」

====光宗紹熙二年群豕食常平倉穀====按《宋史光宗本紀》不載。 按《文獻通考》:紹熙二年三 月,辰州敘蒲縣常平倉廒,牆壁為群豕所穴,食倉穀 五十石。彘食人食,近豕禍也。

寧宗慶元元年豕生豚獸蹄编辑

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慶元初,樂平縣 民家有豕生豚,與南雄同,而更具他獸蹄。

慶元三年,豕生鹿,豕食嬰兒。

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三年四月,餘干 縣民家豕生八豚,其二為鹿。古田縣豕食嬰兒。」

编辑

順帝至正三年豕生豚雙身编辑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至正三年秋,建 寧蒲城縣民家。豕生豚。二尾八足。

至正十五年,豕生豚,如象。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十五年。鎮江民 家豕生豚。如象形。

至正二十四年,豕生豚雙身。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十四年正月。 保德州民家。豕生豚。一首二身。八蹄二尾。

编辑

憲宗成化二十年豕生子如象编辑

按《陝西通志》:「成化二十年,寧夏豬生子如象。」

成化二十二年,黑豬變白。

按《陝西通志》:「成化二十二年,寧夏黑豬變白。」

孝宗弘治十二年白豕見编辑

按:《河南通志》云云。

弘治 年,豕生子「人首。」

按《吳縣志》:「弘治間,胥門韓氏畜母豬,生子豕身人首。」

武宗正德二年豕生子一目编辑

按《深澤縣志》:「正德二年,民間豕生一子,色白無毛,一 目出頂上,鼻如象。」

正德十年,豕生象。

按《大政紀》:「正德十年十一月,江西豕生象,宸濠諷三 司稱賀,左布政使張嵿以義折群議止之。」

正德十一年,豕生象。

按《湖廣通志》:「正德十一年,荊州豕生象。」

世宗嘉靖二十一年豕形如人编辑

按《湖廣通志》:「嘉靖二十一年五月,平江民家豕有異 形,面足似人。」

嘉靖二十七年,豕生子,異形。

按《湖廣通志》:「嘉靖二十七年三月,麻城豕生子異形, 一牛首,項頂有肉角,一猿首,一豕首。」

嘉靖二十八年,豕產子駢體豕疫。

按《山西通志》:「嘉靖二十八年春三月,猗氏豬異,二郎 坡民家豬產子,二頭八足,少頃而死。是年五六月,境 內豬死殆盡。」

嘉靖三十七年,豬蛻殼。

按《福建通志》:「嘉靖三十七年,豬蛻殼色如丹。」

嘉靖四十年豕生六足。

按《福建通志》:「嘉靖四十年,興化府城東關外,豕生一 頭六足。」

神宗萬曆十五年豕生八足编辑

按《江南通志》:「萬曆十五年,松江生八足豕。」

萬曆三十一年,豕生子,雙身共尾。

按《雲南通志》:「萬曆三十一年三月,臨安東關產一豕, 兩首二身,八足一尾。」

萬曆三十八年,豕生子如象。

按《四川總志》:「萬曆三十八年八月,遵義縣民戴明高 家產豚子八,其一形如象,長鼻,口有二牙,渾身無毛, 四蹄類鹿。是年全蜀荒旱,殍死無數。」

萬曆四十年,豕生六足。

按《福建通志》:「萬曆四十年,府城東關外,豕生一頭六 足。」

愍帝崇禎十一年豕生子異形野彘入城编辑

按《束鹿縣志》,「崇禎十一年,東花里莊馬君仕家產一 豬兩頭。」

按《湖廣通志》,「崇禎十一年秋,黃安有野彘突入城。」 按《廣東通志》,「崇禎十一年,樂昌產異豬。蘇氏豬生一 子,豬身獅頭,兩眼環大,鼻勾無孔,額有赤角如筍,直 上,耳尖正圓,脣紅,上下各三齒,眾聚觀,久之乃斃。」

豕異部紀事编辑

《淮南子覽冥訓》:「夏桀之時,豕銜蓐而席澳。」

《搜神記》:「周哀王九年,晉有豕生人。」

《左傳》:莊公八年冬十二月,齊侯游於姑棼,遂田於貝 丘,見大豕,從者曰:「公子彭生也。」公怒曰:「彭生敢見!」射 之。豕人立而啼。公懼,墜於車,傷足喪屨。反誅屨於徒 人費,弗得,鞭之,見血,走出,遇賊于門,劫而束之。費曰: 「我奚御哉?」袒而示之背,信之。費請先入,伏公而出,𩰚 死於門中,石之紛如,死於階下。遂入,殺孟陽於床,曰「非君也,不類見公之足於戶下。」遂殺之。

《劉聰載記》:「聰時有犬與豕交於相國府門,又交於宮 門,又交於司吏御史門。有豕著進賢冠,升聰坐,犬冠 武冠帶綬,與豕并升。俄而𩰚死殿上,宿衛莫有見其 入者,而聰昏虐愈甚,無誡懼之心。」

《物異考》:「成帝咸和中,豕生兩子,面如人狀,其身則豕。」 《晉書·呂光載記》:光死,子纂僭即位。道士句摩羅耆婆 言於纂曰:「潛龍屢出,豕犬見妖,將有下人謀上之禍, 宜增修德政,以答天戒。」纂納之。

《伽藍記》:孝義里東市北植貨里,里有太常民劉胡兄 弟四人,以屠為業。永安年中,胡殺豬,豬忽唱乞命聲, 及四鄰人謂胡兄弟相𩰚而來,觀之,乃豬也。即捨宅 於歸覺寺,合家人入道焉。

《物異考》:隋開皇末,渭南有沙門三人,行法於場圃之 上,大豕與小豕十餘,謂沙門曰:「阿練,我欲得賢聖道。」 又有人家寄宿,聞其家二豕,對語,其一曰:「『歲將盡,阿 爺將殺我,何處避之』?其一答曰:『可向水北姊家』。」因相 隨而去。明日客告主人,如其言覓之,得二豕。

《雲仙雜記》:「白浦民割豬肝,肝中有一紙大如手,色如 新書,云煙蒼蒼」,明年無糧。次年巢寇起,州郡多荒。 樂郊私語:「己亥冬十二月,有州東趙氏家屠豕,脫治 已竟,既出肺腸,其腸忽蜿蜒疾行,雖健蛇不若也。主 人追之不能及,遂出城,遇海而止。此葢國家有心腹 腎腸之人,歸向寬大容蓄之象也。」

《客退紀談》:豬突入人家,必割其耳,黃昏雞鳴必殺之, 以為不祥,俗忌也。王隆家方割豬耳,適有神降於伍 氏,隆往問曰:「豬入門可乎?」神答曰:「豬入門,百福臻。」又 問曰:「割其耳何如?」曰:「割豬傷於矢。」隆明日觀射,果傷 其臂,里中異之。適有沈氏黃昏雞鳴,問之,答曰:「定昏 雞啼,百福日躋。」於是沈氏日昌盛,自是人家惟恐豬 不入門,雞不黃昏啼耳,俗人貪利如是。

《癸辛雜識》:至元癸巳十二月內村落間忽偽傳官司 不許養豬,於是所有悉屠而售之,其價極廉,不知何 祥也。

《輟耕錄》:「至正辛卯春,江陰永寧鄉陸氏家一豬產十 四兒,內一兒人之首面手足而豬身。」

《續文獻通考》:「海鹽趙氏營室以居宰豬落成,小腸皆 已修治,忽如蛇蜿蜒而走,將及里許而止。」

《廣東通志》:「萬曆壬辰,南海民家豕自外歸,皮爪光潔, 如屠刷然。家人驚駭,出視之,見其皮爪蛻於堤上,觀 者填門殺豕乃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