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173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七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一百七十三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七十四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一百七十三卷目錄

 牛異部彙考一

  漢書五行志

  春秋緯潛潭巴

  魏書靈徵志

  管窺輯要牛占

  田家雜占論祥瑞

 牛異部彙考二

  周定王一則 簡王一則 敬王二則 東周君一則

  漢景帝一則

  後漢明帝永平一則 章帝建初二則

  晉武帝太康一則 元帝建武一則 太興二則 成帝咸和二則

  宋文帝元嘉二則 孝武帝大明一則

  陳宣帝太建一則

  北魏高祖太和一則 世宗景明一則

  北齊後主武平一則

  北周武帝保定一則 天和一則 建德一則

  隋煬帝大業一則

  唐高宗調露一則 中宗嗣聖一則 神龍二則 元宗開元一則 代宗大曆一則

  德宗貞元三則 僖宗光啟二則

  宋太祖乾德二則 開寶一則 太宗太平興國六則 雍熙二則 端拱一則 淳化四

  則 至道二則 真宗咸平五則 景德四則 大中祥符九則 天禧四則 徽宗大觀一

  則 政和一則 重和一則 宣和二則 高宗紹興五則 孝宗淳熙三則 寧宗慶元二

  則 理宗端平一則

  金熙宗皇統一則

  元世祖至元一則 成宗大德一則 武宗至大一則 泰定帝泰定一則 順帝至正四

  則

  明成祖永樂一則 憲宗成化一則 孝宗弘治一則 武宗正德二則 世宗嘉靖九則

   穆宗隆慶二則 神宗萬曆九則 熹宗天啟三則 愍帝崇禎二則

 牛異部藝文一

  為鳳閣李侍郎進瑞牛一頭額上有萬字蒙賜

  馬一匹表          唐李嶠

 牛異部藝文二

  民牛多疫死         宋楊億

 牛異部紀事

 牛異部雜錄

 羊異部彙考一

  漢書五行志

  魏書靈徵志

  管窺輯要羊占

 羊異部彙考二

  周敬王一則

  晉成帝咸和一則

  宋孝武帝大明一則

  北魏高祖太和一則 世宗正始二則 延昌一則

  隋文帝開皇一則 恭帝義寧一則

  唐睿宗先天一則 元宗開元二則 武宗會昌一則 懿宗咸通一則 僖宗乾符一則

  宋高宗紹興二則 寧宗嘉定一則

  金熙宗皇統一則

  明憲宗成化一則 世宗嘉靖一則 神宗萬曆二則

 羊異部藝文

  為留守奏羊乳麞表      唐張說

 羊異部紀事

庶徵典第一百七十三卷

牛異部彙考一编辑

《漢書》
编辑

《五行志》
编辑

《傳》曰:「思心之不容,是謂不聖,厥咎霿,厥罰恆風,厥極 凶短折。時則有脂夜之妖,時則有華孽,時則有牛禍。」 於《易》,坤為土為牛,牛大心而不能思慮,思心氣毀,故 有牛禍。一曰牛多死及為怪,亦是也。

《春秋緯》
编辑

《潛潭巴》
编辑

「宮有牛鳴政教衰,諸侯相并。」牛,兵之符也。

《魏書》
编辑

《靈徵志》
编辑

《鴻範論易》曰:坤為牛。坤,土也,土氣亂則牛為怪。一曰: 牛禍,其象宗廟將滅。一曰:轉輸煩則牛生禍。

《管窺輯要》
编辑

《牛占》
编辑

牛有上齒。《地鏡占》曰:「世主治而增也。」一曰:「世主凶。」 牛舞於國。《天鏡占》曰:「其國將亡;舞於軍中,兵解散; 牛悲鳴,政教衰,兵將起;牛無故夜鳴,有暴兵。」

牛哭於田,主憂民愁。牛作他畜啼,或向主悲啼垂淚, 縮鼻而鳴,皆為死喪凶事。

牛作人言,吉凶。如其言,又兵亂,其地流血。一曰:「水災。」 牛忽舐,主其人有殃。

牛合於馬,兵起。

牛無故自死欄中,其家有凶。

人家牛忽變異色,主有憂牛從土中出。《天鏡占》曰:「不出千日,有兵,民流亡。」《京房 占》曰:「邑國有兵,君有喪,不出三年。」

牡牛生子,其君無後。

「牛生子,一首二身,邑國分。一身二頭,天下分,生子三 角,其邑有兵;四角,天下有兵。」八足三首,君益地。四角 二足,君失國。二首八足二尾,邪人得志。三目以下,一 邑有賊臣。三鼻,邑有兵災。鼻一孔,作事不成。一耳,君 不聽事。「三耳以上,邑有亂兵。足五蹄,徭役大興。二尾, 邑有賊,臣多陰,其國君多子。」三足,國君有久病。五足, 「徭奪民時,兵起。八足,王侯大臣剋剝,百姓,不祗上命。」 無鼻,民愁怨。無首,邑無主。無尾,民貧兵弱。無陰,其君 無子。無足,其邑五穀不成。無毛,其邑君亡。「牛六足,及 上有齒,世主凶。足少臣劣,足多邪,人用牛生子。」「足在 腹,其邑徙。足在背,邑有大兵。」「四目在背,君用讒臣。目 在他處,其邑有凶。口在腹,或在頭上」,邑有大事。口在 四肢,其邑主亡。在背,其邑臣口舌生子。耳在腹,其地 大饑。鼻生四肢,邑有大賊。《耳》鼻在腹及背,君相相謀。 尾在腹,邑有大徭。尾在四肢,其邑主易。

牛生人。《京房占》曰:「民流亡。牛生人,一身二首,其邑昌; 一身三首,其邑有兵;一身三鼻,或無目,或一耳三耳, 皆為兵起。一身二首,無自一耳,相臣起兵;一身三首 二鼻,婦人持政;一身二首,無耳,或二口三口以上,民 大饑;一身三首,二口無耳,或一口在頂,民驚兵,君亂 亡;一身三首三耳無目,其邑兵起,民流亡;三頭三面」, 其邑軍人行。一首四面,其君失地。一首二口,其邑大 饑。一首三目或四目以上,天下有大爭。一首三耳以 上,其邑亂。二首以上,臣有反者,邑有大疾。三首以上, 民多相讒訐。三臂以上,其邑兵行。三陰以上,國人有 謀。

牛生人,目在腋下,其君凶。目在腹,天下諸侯雜居。目 在背,其邑臣謀叛。「目在足下,邑有大謀。」生人鼻在腋 下,主令不行。在足,人民哭。在腹,其邑穀不成;在背,民 將叛。生人口在腹,邑有火。在背,邑臣有凶。口在陰,其 君被賊。生人耳在背,其邑得賢。在腹,其國弱。四肢在 首,其邑大亂,君受殃。生人陰在腹背,其君有大事。 「牛生人,無鼻,邑有喪;《無耳》,有賊鬼驚人,國相出走。無 足,其邑不種;無臂,其邑疾疫;無體,邑有凶事。無腹,其 邑饑。

牛生人,人身獸面,臣下不受主命。人身鳥首,其邑有 兵;人面獸身,邑有兵。人面犬身,其邑大苦。人面魚身, 邑有水災。人身蛇首,其國亡地。蛇蟲身人首,其邑空。 牛生六畜,「其國君不安,兵且作。」《京房》曰:「國邑易主。」又 曰:「其國女子為王。」又曰:「君不安宅,則牛生馬。牛生馬, 兵將作,人零落。」

牛生六畜,且作人形,其邑君亡。牛生六畜,一身二首, 其君亡。二鼻二口以上,邑有兵。三耳三口以上,國失 地。生六畜,無口腹,君政亂。無目,令不行。生牛生野獸, 天下不通。生野獸,且作人形,其邑兵起。

「牛生鼠」,其邑兵起,貴人且賤。

牛生蜚鳥,「國有兵,大水為災。」

牛生魚,天下虛。一曰:「牛生犢,頭尾似魚,兵大起。」 牛生五穀,其邑大。穰生草木,其君死。

牛生土及屎土,其邑昌。生金石及屎金石,其邑兵強, 主武。

牛生布帛,天下有更令。

《田家雜占》
编辑

《論祥瑞》
编辑

凡牛退齒,凡人每不得而知見,凡有見其齒已脫在 口候而得之者,大吉利。主三年內大發。

牛異部彙考二编辑

定王元年魯郊牛口傷改卜牛牛死编辑

按《春秋》魯宣公三年「春正月,魯郊牛之口傷,改卜牛。 牛死,乃不郊,猶三望。」 按《公羊傳》:其言之何?緩也。曷 為不復卜?養牲養二卜。帝牲不吉,則板稷牲而卜之。 帝牲在千滌,三月於稷者唯具是視。郊則曷為必祭 稷?王者必以其祖配,王者則曷為必以其祖配?自內 出者無匹不行,自外至者無主不止。 按《穀梁傳》之 口,緩「辭也,傷自牛作也。改卜牛,牛死乃不郊,事之變 也。乃者,亡乎人之辭也。」 按《左傳》不郊而望,皆非禮 也。望,郊之屬也,不郊亦無望可也。

按:《漢書五行志》:宣公三年,「郊牛之口傷,改卜牛,牛死。」 劉向以為近牛禍也。是時,宣公與公子遂謀共殺子 赤而立,又以喪娶,區霿昏亂。亂成於口,幸有季文子 得免於禍,天尤惡之,生則不饗其祀,死則災燔其廟。 董仲舒《指略》同。

====簡王二年魯鼷鼠食郊牛角====
考證.svg
按《春秋》魯成公七年正月,鼷鼠食郊牛角,改卜牛。鼷

鼠又食其角,乃免牛。 按《穀梁傳》不言日,急辭也,過 有司也。郊牛日展斛角而知傷,展道盡矣,其所以備 災之道不盡也。又有繼之辭也。其緩辭也,曰:「亡乎人 矣。」非人之所能也,所以免有司之過也。乃者,亡乎人 之辭也。免牲者,為之緇衣纁裳,有司元端奉送至於 南郊,免牛亦然。免牲不曰「不郊」,免牛亦然。

按:劉向曰:「鼠,小蟲,性盜竊,鼷又其小者也。」牛,大畜,祭天尊物也。角,兵象,在上,君威也。小小鼷鼠,食至尊之牛角,象季氏乃盜竊之人,將執國命以傷君威,而害周公之祀也。改卜又食天,重譴之也。

按《漢書五行志》,成公七年正月,鼷鼠食郊牛角,改卜 牛又食其角。劉向以為近青祥,亦牛旤也。不敬而備 霿之所致也。昔周公制禮樂成周道,故成王命魯郊 祀天地,以尊周公。至成公時,三家始顓政,魯將從此 衰。天愍周公之德,痛其將有敗亡之旤,故於郊祭而 見《戒》云。「鼠,小蟲,性竊盜」,鼷又其小者也。牛,大畜,祭天 尊物也。角,兵象,在上君威也。小小鼷鼠食至遵之牛 角,象季氏乃陪臣盜竊之人,將執國命以傷君威,而 害周公之祀也。改卜牛,鼷鼠又食其角,天重語之也。 成公怠慢昏亂,遂君臣更執於晉。至於襄公。晉為湨 梁之會,天下大夫皆奪君政。其後三家逐昭公,卒死 於外,幾絕周公之祀。董仲舒以為鼷鼠食郊牛,皆養 牲不謹也。京房《易傳》曰:「祭天不慎,厥妖鼷鼠齧郊牛 角。」

敬王二十五年鼷鼠食郊牛编辑

按《春秋》魯定公十有五年春,「鼷鼠食郊牛,牛死,改卜 牛。」 按《公羊傳》:「曷為不言其所食?慢也。」 按《穀梁傳》: 「不敬莫大焉。」

定公不敬最甚,故天災最大。大全趙氏曰:「常怪鼷鼠食郊牛致死,上元二年,因避地旅於會稽,時牛災,小鼠噬牛,纔傷皮膚,無有不死者。」

按:《漢書五行志》,定公十五年正月,鼷鼠食郊牛,牛死。 劉向以為定公知季氏逐昭公,辠惡如彼,親用孔子 為夾谷之會,齊人來歸鄆讙、龜陰之田。聖德如此,反 用季桓子淫於女樂而退孔子,無道甚矣。《詩》曰:「人而 亡儀,不死何為?」是歲五月,定公薨,牛死之應也。京房 《易傳》曰:「子不子,鼠食其郊牛。」

二十六年,「魯鼷鼠食郊牛。」

按《春秋》,魯哀公元年春正月,魯鼷鼠食郊牛,改卜牛。 夏四月辛巳,郊。 按《穀梁傳》,此該郊之變而道之也。 於變之中又有言焉,鼷鼠食郊牛角,改卜牛,志不敬 也。郊牛日展斛角而知傷,展道盡矣。郊自正月至於 三月,郊之時也。夏四月郊,不時也。五月郊,不時也。夏 之始可以承春,以秋之末承春之始,葢不可矣。九月 用郊。用者,不宜用者也。郊,三卜,禮也;四卜,非禮也;五 卜,強也。卜免牲者,吉則免之,不吉則否。牛傷不言傷 之者,傷自牛作也,故其辭緩。全曰牲,傷曰牛,未牲曰 牛,其牛一也,其所以為牛者異,有變而不郊,故卜免 牛也。已牛矣,其尚卜免之,何也?《禮》與其亡也,寧有嘗 置之上帝矣,故卜而後免之,不敢專也。卜之不吉,則 如之何?不免安置之。繫,而待六月上甲始庀牲,然後 左右之。子之所言者,牲之變也,而曰「我一該郊之變 而道之」,何也?我以六月上甲始庀牲,十月上甲始繫 牲,十一月十二月,牲雖有變,不道也。待正月然後言 牲之變,此乃所以該郊郊享道也。貴其時,大其禮,其 養牲,雖小不備可也。子不忘三月卜郊,何也?郊自正 月至於三月,郊之時也。我以十二月下辛卜正月上 辛,如不從,則以正月下辛卜二月上辛;如不從,則以 二月下辛卜三月上辛;如不從,則不郊矣。

胡傳鼷鼠食郊牛,改卜牛,志不敬也。夏,四月,郊書,不時也。四卜非禮,五卜強也。全曰「牲,傷曰牛。」已牛矣,其上卜免之,何也?嘗置之上帝矣,故卜而後免之,不敢專也。昔者,周公郊祀后稷以配天,此成王亮陰之時,位冢宰,攝國政,行天子之事也,魯何以得郊?成王追念周公有大勳勞於天下,而欲尊魯,故賜以重祭,得郊禘「大雩,然則可乎?」孔子曰:「魯之郊禘,非禮也。周公其衰矣,欲尊魯而賜以人臣,不得用之禮樂,豈所以康周公也哉?天子祭天地,諸侯祭社稷,大夫祭五祀,庶人祭先祖,此定禮也。今魯得郊,以為當事,《春秋》欲削而不書,則無以見其失禮。盡書之乎?則有不勝書者。故聖人因其失禮之中,又有失焉者,則」書於策,所謂「由性命而發言」也。聖人奚容心哉?因事而書,以誌其失,為後世戒,其垂訓之義大矣。

按:《漢書五行志》:「哀公元年正月,鼷鼠食郊牛。」劉向以 為天意汲汲於用聖人,逐三家,故復見戒也。哀公年 少,不親見昭公之事,故見敗亡之異,已而哀不寤身 奔於粵,此其效也。

東周君六年即秦孝文王元年秦牛生五足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不載 按《漢書五行志》:「秦孝文王五年,斿胊衍有獻五足牛者,劉向以為近牛旤也。先是 文惠王初都咸陽,廣大宮室,南臨渭,北臨涇,思心失, 逆土氣。足者,止也,戒秦建止奢泰,將致危亡。秦遂不 改。至於離宮三百,復起阿房,未成而亡。牛以力為人 用,足所以行也。其後秦大用民力轉輸,起負海至北 邊」,天下叛之。京房《易傳》曰:「興繇役,奪民時,厥妖牛生 五足。」

编辑

景帝中六年梁有牛足出背上编辑

按《漢書,景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景帝中六年,梁 孝王田北山,有獻牛,足上出背上,劉向以為近牛旤。 先是,孝王驕奢,起苑方三百里,宮館閣道相連三十 餘里,納於邪臣羊勝之計,欲求為漢嗣,刺殺議臣袁 盎,事發,負斧歸死。既退歸國,尢有恨心。內則思慮霿 亂,外則土功過制,故牛旤作,足而出於背下,奸上之 象」也。猶不能自解,發疾暴死,又凶短之極也。

後漢编辑

明帝永平十八年章帝即位牛疫编辑

按《後漢書章帝本紀》:「永平十八年八月,帝即位,是歲 牛疫。」 按《五行志》:「永平十八年,牛疫死。是歲遣竇固 等征西域,置郡護戊己校尉。固等適還而西域叛,殺 都護陳睦、戊己校尉關寵。於是大怒,欲復發興討,會 秋,明帝崩。」是思心不容也。

章帝建初元年牛疫编辑

按《後漢書章帝本紀》:建初元年「三月丙寅,詔曰:『比年 牛多疾疫,墾田減少,穀價頗貴,人以流亡。方春東作, 宜及時務。二千石勉勸農桑,弘致勞來,群公庶尹,各 推精誠,專急人事,布告天下,使明知朕意』。」

建初四年冬,京師牛大疫。

按《後漢書章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建初四年冬, 牛大疫。是時竇皇后以宋貴人子為太子,寵幸,令人 求伺貴人過隙,以讒毀之。」章帝不知竇太后不善,厥 咎霿也。或曰:是年六月,馬太后崩,土功非時興故也。

编辑

武帝太康九年塞北有死牛頭語编辑

按《晉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太康九年,幽州 塞北有死牛頭語,近牛旤也。是時帝多疾病,深以後 事為念,而託付不以至公,思瞀亂之應也。按師曠曰: 「怨讟動於人,則有非言之物。」而言,又其義也。京房《易 傳》曰:「殺無罪,牛生妖。」

元帝建武元年牛生犢兩頭编辑

按《晉書元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建武元年七月, 晉陵陳門才牛生犢,一體二頭。」按京房《易傳》言,「牛生 子,二首一身,天下將分之象也。」是時愍帝蒙塵於平 陽,尋為逆寇所殺。元帝即位江東,天下分為二,是其 應也。

太興元年牛生犢駢體共腹编辑

按《晉書元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太興元年,武昌 太守王諒,牛生子,兩頭八足,兩尾共一腹,三年後死。 又有牛一足三尾,皆生而死。按司馬彪說,「兩頭者,政 在私門,上下無別之象也。」京房《易傳》曰:「足多者所任 邪也,足少者不勝任也。」其後王敦等亂政,此其祥也。 太興四年,郊牛死。

按《晉書元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太興四年十二 月,郊牛死。按劉向說,《春秋》郊牛死,曰:宣公區霿昏亂, 故天不饗其祀。今元帝中興之業,實王導之謀也。劉 隗探會上意,以得親幸,導見疏外,此區霿不睿之禍。

成帝咸和二年牛生犢兩頭六足编辑

按《晉書。成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咸和二年五月。 護軍牛生犢。兩頭六足。是冬蘇峻作亂。」

咸和七年,牛產犢,駢體共身。

按《晉書成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七年九月,袁榮 家牛產犢,兩頭八足,二尾共身。」

编辑

文帝元嘉三年牛自入廷尉寺编辑

按《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元嘉三年。司徒 徐羨之大兒喬之行欲入廣莫門。牛徑將入廷尉寺。 左右禁捉不能入。久方得出。明日被收。」

元嘉二十九年,牛角生右脅。

按《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十九年。晉陵 送牛。角生右脅。長八尺。明年二月。東宮為禍。

孝武帝大明三年水牛生三角编辑

按《宋書。孝武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大明三年。廣 州刺史費淹獻三角水牛。

编辑

宣帝太建七年豫州陳桃根獻青牛编辑

按:《南史陳宣帝本紀》:「太建七年夏四月,監豫州陳桃 根獻青牛,詔以還百姓。」

北魏编辑

高祖太和元年牛疫编辑

按《北史魏高祖本紀》,太和元年「三月景午,詔曰:『去年牛疫,死傷大半。今東作既興,人須肄業』。」

世宗景明二年牛生犢異形编辑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景明二年五月, 冀州上言,「長樂郡牛生犢,一頭、二面、二口,三目三耳。」

北齊编辑

後主武平二年牛生五足编辑

按《北齊書後主本紀》,不載 按《隋書五行志》。武平二 年,并州獻五足牛。牛旤也。《洪範五行傳》曰:「牛事應宮 室之象也。」帝尋大發卒於仙都苑穿池築山樓殿間, 窮華極麗,功始就而亡國。

北周编辑

武帝保定三年夏四月癸丑有牛足生於背编辑

按:《周書武帝本紀》云云。

天和六年牛疫编辑

按《周書武帝本紀》:「天和六年冬,牛大疫,死者十六七。」

建德六年有獸如牛𩰚死按周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隋書五行志建德六年陽武有獸三狀如水牛一黃一赤一黑赤者與黑者编辑

𩰚久之,黃者自傍觸之,黑者死。黃赤俱入於河,近牛 旤也。「黑者,周之所尚色;死者,滅亡之象。」後數載,周果 滅。而隋有天下,旗旌尚赤,戎服以黃。

编辑

煬帝大業 年牛膝上生蹄编辑

按《隋書煬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大業初,恆山有 牛。四腳。膝上各生一蹄。其後建東都。築長城。開溝洫。」

编辑

高宗調露元年牛疫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調露元年春,牛 大疫。」

中宗嗣聖十八年即武后長安元年牛生三足编辑

按《唐書武后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長安中有獻牛 無前膊、三足而行者。又有牛膊上生數足,蹄甲皆具 者。武太后從姊之子司農卿宗晉卿家,牛生三角。 按《朝野僉載》:武后元年,有獻三足牛者,宰相皆賀。侍 御史王求禮颺言曰:「凡物反常皆為妖,此鼎足非其 人,政教不行之象也。」太后為之愀然。

神龍元年牛疫编辑

按《唐書中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神龍元年春,牛 疫。」

神龍二年,牛大疫。

按《唐書。中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神龍二年冬。牛 大疫。先天初。洛陽市有牛。左脅有人手。長一尺。或牽 之以乞丐。

元宗開元十五年牛疫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開元十五年春, 河北牛大疫。」

代宗大曆八年牛生犢二首编辑

按《唐書代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大曆八年,武功 櫟陽民家牛生犢二首。」

德宗貞元二年牛疫编辑

按《唐書德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貞元四年,牛生犢,六足。

按《唐書。德宗本紀》。不載 按《舊唐書五行志》。「貞元四 年二月。太僕寺郊牛生犢。六足。太僕寺卿周皓白宰 相李泌。請上聞。泌笑而不答。」

貞元七年,牛疫。

按《唐書德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貞元七年,關輔 牛大疫,死者十五六。」

僖宗光啟元年牛人言编辑

按《唐書僖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光啟元年,河東 有牛,人言其家殺而食之。」

光啟二年,牛死復生。

按《唐書僖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年,延州膚施 有牛死復生。」

编辑

太祖乾德三年牛生二犢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乾德三年,眉州 民王進牛,生二犢。」

乾德四年,牛生二犢。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四年,南充縣民 馬全信及相如縣民彭秀等家,牛生二犢。」

開寶二年牛生二犢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開寶二年,九隴 縣民王達牛生二犢。」

太宗太平興國三年牛生二犢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太平興國三年, 流溪縣民白延進牛生二犢。」

太平興國五年,牛生二犢。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五年溫江縣民 趙進牛生二犢。」

太平興國六年。牛生二犢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六年。廣都縣趙 全。牛生二犢。

太平興國七年,牛生二犢。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七年,什邡縣民 王信、華陽縣民袁武等牛生二犢。」

太平興國八年,牛生二犢。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八年,彭州民彭 延、閬州民陳則、安樂縣民王公泰牛生二犢。」

太平興國九年,牛生三角。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九年七月,「知乾 州衛昇獻三角牛。」

雍熙三年牛生二犢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雍熙三年,果州 民李昭牛生二犢。」

雍熙四年,牛生二犢。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四年郪縣民鮮 于志「鮮于皋。眉山縣海羅參。仁壽縣民陰饒。成都縣 民李本。成紀縣民王和敏。牛生二犢。」

端拱元年牛生二犢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端拱元年,眉州 民陳希簡、晉原縣民張昭郁、魏城縣民鮮于郜、羅江 縣民袁旅、河陽縣民李美、曲水縣民曾處、梓潼縣民 文光懿、永泰縣民羅德、綿竹縣民陳洪牛生二犢。」

淳化元年牛生二犢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淳化元年,綿竹 縣民李昌遠簿逸、閬州民和中、惠州民王欽、眉州民 王圖、九隴縣民楊皋、元武縣民羊邁達牛生二犢。 淳化二年牛生二犢。」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年,永州民梁 行壽,縣民梁仁超,牛生二犢。」

淳化三年,牛生二犢。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三年,成都府民 彭齊卿、洪雅縣民程讓、永昌縣民田昭、巴州民杜文 宥、廬山縣民白閏牛生二犢。」

淳化四年,牛生二犢。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四年,成都府民 任順、曲水縣民張思方、彭山縣民李承遠牛生二犢。」

至道二年牛生二犢及三犢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至道二年,新都 縣民蹇成美牛生二犢。潁陽縣民馮延密牛生三犢, 其二額有白。」

至道三年,牛生二犢。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三年,新津縣民 文承富,赤水縣民蘇福,廣安軍吏胥仁迪牛生二犢。」

真宗咸平元年牛生二犢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咸平元年,眉山 縣民向瓊玖、陳元寶、丹陵縣民劉承鶚、通泉縣民王 居中、曲水縣民楊漢成、楊景歡、王思讓、眉山縣民陳 彥宥牛生二犢。」

咸平二年,牛生二犢。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年,濛陽縣民 杜摯、九隴縣民楊太、眉山縣民蘇仁義、洪雅縣吏陸 文贊牛生二犢。」

咸平三年,牛生二犢。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三年,敘浦縣民 戴昌蘊,牛生二犢。」

咸平四年,牛生二犢。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四年,流溪縣民 何承添、晉原縣民頗全、永昌縣民曾嗣、屖浦縣民何 福、彰明縣民王𤣱牛生二犢。 咸平六年,牛生二犢。」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六年,渠江縣民 王德進、魏城縣民蒲諫、王信、石照縣民仲漢宗、大足 縣民劉武牛生二犢。」

景德元年牛生二犢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景德元年,魏城 縣民閻明、彭州濛陽縣民郭琮牛生三犢。」

景德二年,牛生二犢。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年,三泉縣民 李景順、東海縣民時祐、小溪縣民劉可、赤水縣民羅 永並牛生二犢。」

景德三年,牛生二犢。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三年,長江縣民 于承琛,牛生二犢。」

景德四年,牛生二犢。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四年,相如縣民 楊漢卭州,安仁縣民羅榮、九隴縣民白彥成、渠江 縣民王繼豐家及順安軍屯田務牛生二犢。

大中祥符元年牛生四犢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大中祥符元年,

龔丘縣民李起牛生四犢,判州王欽若圖以獻
考證.svg
大中祥符二年,牛生二犢。」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年,立山縣民 盧仁依、銅山縣民勾熙正、什邡縣民杜陵族、南康縣 民陳邦並牛生二犢。」

大中祥符三年,牛生二犢。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三年,犍為縣民 陳知進牛生二犢。」

大中祥符四年,牛生二犢。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四年東關縣民 陳知進牛生二犢。」

大中祥符五年,牛生二犢。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五年,富順監些 井場官楊守忠、曲水縣民向平、蓬溪縣民蹇知密,牛 生二犢。」

大中祥符六年,牛生二犢。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六年,廣安軍依 政縣民李福、貴溪縣民徐志元牛生二犢。」

大中祥符七年,牛生二犢。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七年,雙流縣民 李福、姚彥信、涪城縣民張禮、嘉州龍游縣民張正、夾 江縣民郭升、天水縣民王吉牛生二犢。」

大中祥符八年,牛疫,牛生二犢。

按《宋史真宗本紀》,「大中祥符八年七月,以諸州牛疫, 免牛稅一年。」 按《五行志》:「八年,仁壽縣民何志、通泉 縣民羅永泰、成都縣民張進、華陽縣民楊承珂,牛生 二犢。」

大中祥符九年,牛生二犢。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九年,平定軍平 定縣民范訓、臨卭縣民楊暉,牛生二犢。」

天禧元年牛生二犢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天禧元年,開江 縣民冉津及澧州石門縣、層山縣牛生二犢。」

天禧二年,牛生二犢。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年,臨卭縣民 王道進、臨溪縣民王勝、西縣民韓光緒牛生二犢。 天禧四年牛生二犢。」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四年,貴溪縣民 葉政牛生二犢。」

天禧五年,牛生二犢。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五年巴西縣民 向知道牛生二犢。」

徽宗大觀元年牛產二犢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自天聖迄治平, 牛生二犢者三十二,生三犢者一。自熙寧二年距元 豐八年,郡國言民家牛生二犢者三十有五,生三角 者一。元祐元年距元符三年,郡國言民家牛生二犢 者十有五。大觀元年,閬州、達州言牛產二犢。四年三 月,帝謂起居舍人宇文粹中曰:「牛生二犢,亦載之起 居注中,豈若野蠶成繭之類,民賴其利,乃為瑞邪?」自 是,史官不復盡書。

政和五年牛生麒麟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政和五年七月, 安武軍言「郡縣民范濟家牛生麒麟。」

重和元年牛生麒麟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重和元年三月, 「陝州言牛生麒麟。」

宣和二年牛生麒麟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宣和二年十月, 尚書省言,「歙州歙縣民鮑琪家牛生麒麟。」

宣和三年,牛生麒麟。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三年五月,梁縣 民邢喜家牛生麒麟。」

高宗紹興元年牛戴刃逸入城市觸傷馬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紹興元年,紹興 府有牛戴刃突入城市,觸馬裂腹出腸。時衛卒多犯 禁屠牛,牛受刃而逸。近牛禍也。

紹興十六年,有奔犢觸死人。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十六年。靜江府 城北二十里。有奔犢。以角觸人於壁。腸胃出。牛狂走。 兩日不可執。卒以射死。

紹興十八年,牛生二犢。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十八年五月,「依 政縣牛生二犢。」

紹興二十一年,牛生二犢。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十一年七月, 「遂寧府牛生二犢者三。」

紹興二十五年,牛生二犢。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十五年八月, 漢中牛生二犢。」

孝宗淳熙十二年牛生二首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淳熙十二年,仁和縣良渚有牛生二首,七日而死。」餘杭縣有犢二首。 淳熙十四年牛疫。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文獻通考》,淳熙十四年 春,淮西牛大疫死。

淳熙十六年,牛狂走,觸人死。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十六年三月,池 州池口鎮軍屯,牛狂走觸人死。」

寧宗慶元元年牛疫编辑

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 按《文獻通考》:慶元元年,淮 浙牛多疫死。

慶元三年,牛生犢,異形。

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慶元三年,樂平 縣田家牛生犢,如馬,一角,麟身肉尾,農以不祥殺之, 或惜其為麐。」同縣萬山牛生犢,人首。

理宗端平元年牛生獨角编辑

按《宋史理宗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端平元年 八月,紹慶府黃登進對奏:「武泰本唐武泰軍節度使。 今陛下潛藩,陞為紹慶府。臣到任後,牛生獨角。」

编辑

熙宗皇統五年牛生麟编辑

按《金史熙宗本紀》:「皇統五年閏月戊寅,大名府進牛 生麟。」

编辑

世祖至元十六年牛生兩頭三尾编辑

按《元史世祖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至元十六年四 月,益都安樂縣朱五十家,牛生牸犢,兩頭四耳三尾, 其色黃,既生即死。」

成宗大德九年牛生麒麟编辑

按《元史成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大德九年二月, 大同平地縣迷兒的斤家牛生麒麟而死。」

武宗至大四年牛生麒麟编辑

按《元史武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至大四年,大同 宣寧縣民滅的家,牛生一犢,其質有鱗無毛,其色青 黃,類若麟,以其鞹上之。」

泰定帝泰定三年牛產異獸编辑

按《元史泰定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泰定三年九 月,湖州長興州民王俊家,牛生一獸,麟身牛尾,口目 皆赤,墮地即大鳴,母不乳之。」具圖以上,不知何獸。或 曰:「此瑞也,宜俾史臣紀錄。」

順帝至正九年牛產犢綠角綠毛编辑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至正九年三月, 陳州楊家莊上牛產黃犢。火光滿室,麻頂綠角,間生 綠毛,不食乳,二日而死。

至正十年,牛產犢,五足。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十年秋。襄陽車 城民家牛生犢。五足。前三後二。」

至正十六年,牛生犢,雙首。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至正十六年春。 汴梁祥符縣牛生犢。雙首。不及二日死。

至正二十八年,牛生犢,六足。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十八年五月。 東昌聊城縣錢鎮撫家牛生黃犢。六足。前二後四。」

编辑

成祖永樂元年牛疫编辑

按《大政紀》:「永樂元年三月壬午,命法司治鄧州有司 責民償疫死官牛之罪,仍令疫死者免償,其已鬻男 女以償者,官贖還之。」

憲宗成化七年牛生麟编辑

按《湖廣通志》:「成化七年秋,武陵牛生麟。民馮貴家牛 產一犢,麇身馬蹄,周身麟甲,輝映信宿。民怪而殺之, 有司以聞。」

孝宗弘治十六年考城牛生犢一身二首编辑

按:《河南通志》云云。

武宗正德十三年牛生二面三目三鼻编辑

按《江西通志》:「正德十三年,浮梁縣民余丘家,產牛,二 面三目、三鼻。」

正德十六年,牛生鱗。

按《陝西通志》:「正德十六年五月,西安府牛生犢,遍身 有鱗,類麟,人以為異,遂鞭斃之。」

世宗嘉靖五年牛生犢兩身兩首编辑

按《續文獻通考》:「嘉靖五年,河南南陽縣牛生犢,一首 兩身。是年禮部尚書席春奏,有牛產犢,一身二首,腹 內心肺膽各二。」

嘉靖十一年,牛生鱗。

按《續文獻通考》:「嘉靖十一年,貴州銅仁府平山衛軍 餘范璽家,於二月三十日,黃牸牛生犢,頭額豐滿,牙 齒巉巖,前二膝至足並尾俱成鱗甲,甲內有毛,渾身 有文,落地而死。」

嘉靖十九年,牛生二犢。

按《四川總志》:「嘉靖十九年,民韓愷家牛生二犢。」

嘉靖三十三年,牛生犢,駢體
考證.svg
按《雲南通志》:「嘉靖三十三年,通禦王家營牛產一犢,

雙首八足。」

嘉靖三十八年,牛生犢,駢體。

按《雲南通志》:「嘉靖三十八年,通海西屯民家牛生一 犢,雙頭兩尾,八足。」

嘉靖三十九年,牛生六足。

按《湖廣通志》:「嘉靖三十九年,鍾祥民家牛生,六足。 嘉靖四十年,牛生犢,三目三角。」

按:《續文獻通考》:「嘉靖四十年,福建漳浦縣牛生犢,三 目三角,人以為牛妖。」

嘉靖四十三年,牛生三首。

按《江南通志》:「嘉靖四十三年,通州民家牛生三首。 嘉靖   年,順寧牛產麟。」

按《順寧府志》:「嘉靖間,郡舊城人楊俠家牛產一犢,色 青毛拳,不甚類牛,火光燭室,舉家驚走,以為匪吉,爭 投石擊殺之。蓋不知其為麟也。」

穆宗隆慶三年有牛生犢眼出於頂尾生於鼻编辑

按:《興化縣志》云云。

隆慶五年,安陸牛生五足。

按:《湖廣通志》云云。

神宗萬曆七年牛生兩犢编辑

按《廣西通志》:「萬曆七年,荔浦有牛生兩犢。」

萬曆十九年,牛生犢,七足。

按《江南通志》:「萬曆十九年,三山民家牛生一黃犢,七 足,腹下四足,脊上三足,皆軟,前後竅各二。」

萬曆二十一年,牛產麟。

按《江南通志》:「萬曆二十一年,丹徒民家牛產麟; 萬曆二十二年,牛產麟。」

按《江南通志》:「萬曆二十二年,丹徒民家牛產麟。 萬曆二十五年,牛生二犢。」

按《四川總志》:「萬曆二十五年,蒲江民曹承高牛生三 犢。」

萬曆二十九年,牛生二犢。

按《雲南通志》:「萬曆二十九年,鎮南牛生二犢。」

萬曆三十六年,牛產麟。

按《湖廣通志》:「萬曆三十六年,羅田鄉民家牛產麟,肉 角文身,金光滿室,怪而鋤斃之。」

萬曆三十七年,牛產麟。

按《畿輔通志》:「萬曆三十七年,獻縣農家牛產麟,火從 麟出,人駭而斃之。」

萬曆四十八年,「牛生」二首。

按《雲南通志》:「萬曆四十八年,騰越產牛,二首四目四 耳。」

熹宗天啟三年牛產犢駢體编辑

按《湖廣通志》:「天啟三年,辰州府民家有牛產犢,異形、 四目、四耳、八足、二尾。」

天啟四年,產雙頭牛。

按《山西通志》:「天啟四年夏,陽城牛異安陽里產雙頭 牛。」

天啟七年,牛生犢,異形。

按《湖廣通志》:「天啟七年,武陵縣民家有牛生犢,異形, 自脊以前岐為二,兩項兩頭,四足一尾。初生時,二口 俱食。」

愍帝崇禎十三年牛生犢兩頭编辑

按《湖廣通志》:「崇禎十三年春,襄陽民家產牛,兩頭四 目。」

崇禎十四年,牛產麒麟。

按《山西通志》:「崇禎十四年,興縣北鄉高一奎家,牛生 麒麟,麟越明年,復生一麒。」

牛異部藝文一编辑

為鳳閣李侍郎進瑞牛一頭額上有萬字蒙賜编辑

《馬一匹表         唐》·李嶠

臣某言:「臣昨輕率愚昧,進瑞牛一頭,今蒙恩賜良馬 一匹。」伏惟陛下,道超萬古,化穆三神,故得天壤薦成, 幽明歸奉。植物動類,變形質而呈休;羽族毛群,革音 容而表貺。萬為盈數,化成於《大武》之元。者,粹文煥 炳於純離之畜。斯乃自天靈命,曠代殊祥。實上聖之 元符,在微臣之何力。猥蒙宸獎,曲被皇慈,移滅沒於 帝閑,降權奇於御皁。漢宮流赭,遂出於玉臺;軒后飛 黃,俯回於馳道。豈直衣冠同羨,因亦妻子相驚。臣亦 何人,冒斯殊寵。惟當附茲驥尾,希自勵於疲駑;託此 龍媒,庶長承於驅策。無任悚戴之至,謹奉表陳謝以 聞

牛異部藝文二编辑

《民牛多疫死》
宋·楊億
编辑

南海逸風如失性,東吳喘月不逢醫。一元祀典古所 重,九穀民天命在斯。真相柅車寧致問,族庖更刃亦 焉施。炎神癘鬼爭為虐,度虎消蝗復是誰?

牛異部紀事编辑

《述異記》:周成王時,東夷送六角牛。幽王時,牛化為虎。 《列子說符篇》:宋人有好行仁義者,三世不懈。家無故 黑牛生白犢,以問孔子,孔子曰:「此吉祥也」,以薦上帝。 居一年,其父無故而盲,其牛又復生白犢。其父又復 令其子問孔子,其子曰:「前問之失明,又何問乎?」父曰: 「聖人之言,先迕後合。其事未究,姑復問之。」其子又復 問孔子。孔子曰:「吉祥也。」復教以祭。其子歸致命,其父 曰:「行孔子之言也。」居一年,其子又無故而盲。其後楚 攻宋,圍其城。民易子而食之,析骸而炊之。丁壯者皆 乘城而戰,死者大半。此人以父子有疾,皆免,及圍解 而疾俱復。

《史記梁孝王傳》:「孝王歸國,意忽忽不樂,北獵良山,有 獻牛,足出背上,孝王惡之,六月中病熱,六日卒。」《索 隱》曰:「張晏云:足當處下,所以輔身也。今出背上,象孝 王背朝以干上也。背者,陰也。又在梁山,明為良也。牛 者,丑之畜,衝在六月,北方數六,故六月六日薨也。」 《搜神記》:「桓帝延熹五年,臨沅縣有牛生雞,兩頭四足。」 《晉書五行志》,「惠帝太安中,張騁所乘牛言曰:『天下亂, 乘我何之』?騁懼而還。尋後,牛又人立而行。騁使善卜」 者卦之,謂曰:「天下將有兵亂,為禍非止一家。」其年,張 昌反,先略江夏,騁為將帥,於是五州殘亂,騁亦族滅。 京房《易數》曰:「牛能言,如其言,占吉凶。」《易萌氣樞》曰:「人 君不好士,走馬被文繡,犬狼食人,食則有六畜。」談言 時,天子諸侯不以惠下為務,又其應也。

《異苑》:「山陰有人嘗食牛肉,左髀便作牛鳴,每勞輒劇, 食乃止。」

《三國典略》:「梁出師拒侯景邵陵王綸,次鍾離。初,綸將 發營遊宛,臨賀王正德詣於綸所。始入牙門,有飄風 解旗折,至是故殺牛勞士,一牛走入馬廐,牴殺綸所 乘服,以兩角貫一馬腹,載之而行,衝突營幕,軍中驚 亂。」

《隋書五行志》:「梁武陵王紀祭城隍神,將牛烹,忽有赤 蛇繞。」闕五字《象類》言之,又為龍蛇之孽。魯宣公三年郊 牛。闕五字「為天不享,棄宣公也。」《五行傳》曰:「逆君道傷,故 有龍蛇之孽。」是時紀雖以赴援為名,而實妄自尊亢, 思心之咎,神不享君,道傷之應。果為元帝所敗。 《唐書王方翼傳》:方翼遷夏州都督,屬牛疫,民廢田作。 方翼為耦耕法,張機鍵,力省而見功多,百姓順賴。 《十國春秋吳睿帝本紀》:太和六年五月,連昌縣民家 牛生,每一足更附一足,投之江中,翼日浮水上。 《嘉話錄》:「蔡之將破,有水牛黑色,入池浴,既出,身自白, 皎然唯頭不變」,有馬生牛蹄者。

《學佛考訓》「政和丁酉,真州近村富人,群犬爭銜一牛 脛骨。眾異而破之,血凝如玉,成菩薩形,衣紋瓔珞,相 好奇特,雖雕琢不及。」

《異聞總錄》:「紹興六年,餘干村民張氏家已寢,牧童在 牛圈,聞有扣門者,急起視之,見壯夫數百輩,皆披五 花甲,著紅兜鍪,突而入,既而隱不見。及明,圈中牛五 十頭盡死,蓋疫鬼云。」

《開封府志》:「順帝元統十七年,河南大饑,汴梁居民每 夜二更聞文廟後蔡河灣水底牛鳴,至四更方息。」 《饒州府志》:「弘治壬戌,浮梁廬田汪姓宰牛,破其腰,有 物類犀狀,頭角足尾皆具,體堅如石,外裹碎珠,莫識 何寶。」

《異林》:弘治中,灤陽民家牛產一麟。初不為異,偶過廨 宇,見壁上畫麟,始大驚悟。俗謂「麟能茹鐵糞金」,遂以 鐵灌之而斃。後獻其皮於鎮府,鎮府貢於庭,兩脅有 甲,毛從甲孔中出,角栗形,纔及犬大。

《鄱陽縣志》:「嘉靖四十二年,蠙州有牛,腹大異常,忽雷 電遶其身,產犢如駒,鱗角俱具。後莫知所往。」

《明外史葉向高傳》:「吳道南,萬曆十七年進士及第,擢 禮部右侍郎,署部事。歷城高苑牛產犢,皆兩首兩鼻。 道南請盡蠲山東諸稅,召還內臣。」

《續文獻通考》:「萬曆二十四年正月,瀘川張四兒家訟 於州,稱四兒業屠牛衛軍馬洋,回回種也,性亦嗜食 牛。自鄉牽牛赴州,至大渡口登舟,牽繩忽斷。牛奔入 市,過四兒家,四兒恃力直前縛之不能制,大懼,奔入 一店中,牛亦追入店。四兒登樓,牛亦登樓,觸四兒,腸 出死。牛下樓,復轉入一巷中,覓一牛肉肆。適其主他 出,盡毀其家器業,始徐徐出郊。聞之客店樓小梯狹, 而牛上下無礙,其事甚怪《雲南通志》:「順寧府里長俸文家畜一牸,甚瘦好鳴。二 年忽產一犢,牛頭牛蹄,渾身白毛青腿,脊上微有鱗 甲,角生頂中,如芝菌然,光耀炫日,雞犬狂叫,文駭而 殺之。」又:「永昌府彝民家產一犢,夜中有光燭欄,民以 為怪殺之。」次早,見身有肉鱗,其色青藍,邊淡紅。每鱗 之內,皆有細毛,蠅蚊不敢近。

牛異部雜錄编辑

《呂氏春秋明理》篇:「至亂之化,馬牛乃言。」

《易林》:「興役不休,與民爭時。牛生五趾,行危為憂。」 《論衡自然篇》謂:天為災變,凡諸怪異之類,無小大薄 厚,皆天所為乎?牛生馬,如論者之言,天神入牛腹中 為馬乎?

羊異部彙考一编辑

《漢書》。

《五行志》
编辑

《傳》曰:「視之不明,是謂不悊。厥咎舒,厥罰怕奧,厥極疾。 時則有草妖,時則有蠃蟲之孽,時則有羊旤。」 劉歆以為於《易》,剛而包柔,為離,離為火,為目,羊上角 下蹄,剛而包柔,羊大目而不精明,視氣毀,故有羊旤。 一曰,暑歲羊多疫死及為怪,亦是也。

《魏書》
编辑

《靈徵志》
编辑

羊禍《鴻範論》曰:「君不明失政之所致。」

《管窺輯要》
编辑

《羊占》
编辑

羊生子,一首兩口,其年不熟,民饑。流羊多頭,臣不祇 主命,刻剝百姓。羊生四耳,目在腋下,是謂羊孽,其地 有自王者。羊生子,無後足,先吉後凶;無前足,先憂後 悅。

羊生犬,國被外賊。羊生馬,天下起兵。

有如羊自空隕而入地中,其地大旱。

羊異部彙考二编辑

敬王  年魯穿井得蟲若羊编辑

按《春秋》不書。 按《漢書五行志》,「《史記》,魯定公時,季桓 子穿井得土,缶,中得蟲若羊。近羊禍也。羊者,地上之 物,幽於土中,象定公不用孔子而聽季氏,暗昧不明 之應也。」一曰,羊去野外而拘土缶者,象魯君失其所 而拘於季氏,季氏亦將拘於家臣也。是歲,季氏家臣 陽虎囚季桓子。後三年,陽虎劫公伐孟氏,兵敗,竊寶 玉《大弓》而出,亡。

编辑

成帝咸和二年羊生無後足编辑

按《晉書成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咸和二年五月, 司徒王導廐羊生無後足。此羊禍也。京房《易傳》曰:「足 少者,下不勝任也。」明年,蘇峻破京師,導與帝俱幽石 頭,僅乃得免。是其應也。

编辑

孝武帝大明七年羊生三角编辑

按:《宋書孝武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孝武帝大明 七年,永平郡獻三角羊。羊禍也。」

北魏编辑

高祖太和二十三年羊生羔二形编辑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太和二十三年 三月,肆州上言,「陽曲縣羊生羔,一頭二身,一牝一牡, 三耳八足。」尋高祖崩,六輔專事。

世宗正始元年羊生羔一頭兩身编辑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正始元年七月, 鄯善鎮送羊羔一頭,兩身八腳。」

正始二年,羊生,八足。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二年正月,鄯善 鎮送八腳羊。」

延昌四年羊生羔六足兩尾编辑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延昌四年五月, 薄骨律鎮上言,「羊羔一頭,六足兩尾。」

编辑

====文帝開皇十二年繁昌縣雲中墜二物如羊====按:《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開皇十二年六 月,繁昌楊悅見雲中二物,如羝羊黃色,大如新生犬, 𩰚而墜。悅獲其一,數旬失所在。」近羊禍也。《洪範五行 傳》曰:「君不明,逆火政之所致也。」狀如新生犬者,羔類 也。雲體掩蔽,邪佞之象。羊,國姓;羔,羊子也。皇太子勇 既升儲貳,晉王陰毀而被廢黜。二羔𩰚,一羔墜之應 也。

恭帝義寧二年羊生羔無尾羊無頭不死编辑

按《隋書。恭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義寧二年。麟游 太守司馬武獻羊羔。生而無尾。時議者以為楊氏子 孫無後之象。是歲煬帝被殺於江都。恭帝遜位。 按《唐書五行志》。「義寧二年三月丙辰。麟游縣有羔。生 而無尾。是月乙丑,太原獻羖羊。無頭而不死。」

编辑

睿宗先天元年羊肋下生人手编辑

按《唐書睿宗本紀》不載 按《舊唐書五行志》,「先天初, 洛陽市人牽一羊,左肋下有人手。長尺許。以之乞丐。」

元宗開元二年羊生肉角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開元二年正月, 原州獻肉角羊。三月,富平縣有肉角羊。」

開元十九年,神羊見。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開元十九年 九月,神羊產於京兆之興平縣。」

武宗會昌二年羊生二首二尾编辑

按《唐書武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會昌二年春,代 州崞縣羊生二首,連頸兩尾。占曰:「二首,上不一也。」

懿宗咸通三年羊生羔如犢编辑

按《唐書懿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咸通三年夏,平 陶民家羊生羔如犢。」

僖宗乾符二年雨物如羖羊编辑

按《唐書僖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乾符二年,洛陽 建春門外因暴雨,有物墮地如羖羊,不食,頃之入地 中,其跡月餘不滅,或以為雨土也。占曰:「當旱。」

编辑

高宗紹興五年羊疫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紹興五年,「江東 西羊大疫。」

紹興十七年,汀州羊無角。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寧宗嘉定九年羊生駢首编辑

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嘉定九年,「信州 玉山縣羊生駢首。」

编辑

熙宗皇統七年羊生三角编辑

按《金史熙宗本紀》:「皇統七年十一月乙亥,兵部尚書 秉德進三角羊。」

编辑

憲宗成化二十年羊生羔八足编辑

按《陝西通志》:「成化二十年夏,羊產一羔八足。」

世宗嘉靖二十四年有白物如羊群编辑

按《雲南通志》:「嘉靖二十四年,太和、上陽諸谿有白物 如羊群,跡之不見。」

神宗萬曆三十八年羊產羔一首雙身编辑

按《山西通志》:「萬曆三十八年夏,崞縣王臻家產羊,一 首四耳,後身分兩半,二尾八蹄。」

萬曆四十八年,羊產羔,三耳雙身。

按《雲南通志》:「萬曆四十八年三月戊子,省城產羊,一 頭如犬,三耳八足,黑蹄二尾,遍身白文。」

羊異部藝文编辑

《為留守奏羊乳麞表》
唐·張說
编辑

臣某言:「臣聞靈感無方,每先時以見象;神鑒不昧,必 憑物以示人。有德著而休歸,或祥來而事應。」伏惟天 策金輪聖神皇帝陛下端冕馭天,舞干柔遠。南越瑞 貢,久通譯而歸仁;西域奇山,近隨方而應聖。臣今月 得所部萬年縣令鄭國忠狀,送新出慶山下羖牝羊 乳麞麑一頭,狎擾因依,動息隨戀。如生所產,若素同 「群,理有可嘉,事無前例。」臣聞異物相育,外方慕化之 徵;野畜自馴,荒服來王之兆。必有遠裔解辮,歡心百 獸之庭;獷俗懷音,稽首三朝之會。臣言可驗,翹足是 期。昔馬或生羊,易占得人安之體;犬時養彘,天鏡顯 代康之文。援此比蹤,實為同貫。況復晨飲醴浦,夕下 靈山,翳仙杏之奇花,拾嘉禾之餘穗。羊禎甚玉,麞慶 踰銀。晦朔未移,祥符累集,福應之盛,今古未聞。臣沗 尹京都,屢薦嘉瑞,慶忭之至,兼倍恆流。謹差某官,奉 表隨進

羊異部紀事编辑

《述異記》:「周成王時,東裔進六角羊。」

周幽王時,群羊化為狼,食人。

《國語》:季桓子穿井,獲如土缶,其中有羊焉。使問之仲 尼,曰:「吾穿井而獲狗,何也?」對曰:「以丘之所聞,羊也。丘 聞之,木石之怪曰夔魍魎,水之怪曰龍罔象,土之怪 曰羵羊。」《羵羊》「雌雄不成。」

《韓詩外傳》:魯哀公使人穿井,三月不得泉,得一生羊 焉。公使祝鼓舞之,欲上於天,羊不能上。孔子見曰:「水 之精為玉,土之精為羊,此羊肝土也。」公使殺羊,視肝 即土。

《南越志》:「尉佗之時,有五色羊以為瑞,因圖之府廳。」 《後漢書。西南裔傳》:「冉駹裔者,土地宜畜牧,有五角羊。」 《北史齊文宣本紀》讖云:「羊飲盟津角拄天。」盟津,水也。 羊飲水,王名也。角拄天,大位也。又陽平郡界回星驛 傍有大水,土人常見群羊數百立臥其中,就視不見, 事與讖合。

《隋文帝四王傳》:庶人諒,開皇元年立為漢王。十七年 出為并州總管。文帝崩,遂發兵反。時潞州有官羊生 羔,二首相背,以為諒之咎徵。

《孔帖》:「南漢劉鋹四年,苑中羊吐珠,樊胡子以為符瑞, 諷群臣入賀。」

《妖化錄》:「宣和五年,京師城北乃官民牧羊地。忽有野 犬不知所從來,入群羊中鳴叫,左右前後諸犬皆往 聚會,一羊間一犬,黑白交映。至次日,城內外諸犬畢 集,或縛者并斷索而來。凡擾擾兩日,犬多羊少,皆齧 殺其羊。識者知為不祥。」

《悅生隨抄》頃在寧州真寧縣,見牽羊教化者,其羊胸 前有右手抱胸如人手,有六指甲如羊,頗長。皆言前 身為人,因過惡至此。縣令張元弼、主簿君良臣共疑 之。尹曰:「此無他,人與羊交耳。」眾人皆釋然。

《續夷堅志》:「貞祐二年,豐州楊雲卿為崞縣令,夏月暴 雨,過關外南十餘里,落羊頭一,大如車轂,角上豎高 三尺。以物怪申代州,州下軍資庫收,聞之朝。」

《如皋縣志》:「萬曆四十一年,地出豶羊。鄉民陳一心聞 地中啐啐作聲,視之一孔,僅可容簪。掘土二尺,得兩 犬,長三寸許,蠕蠕能動,疑即豶羊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