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172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七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一百七十二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七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一百七十二卷目錄

 馬異部彙考一

  漢書五行志

  宋書符瑞志

  魏書靈徵志

  管窺輯要馬占

 馬異部彙考二

  周敬王一則 顯王一則 赧王一則

  漢文帝一則 武帝元鼎一則 成帝綏和一則 哀帝建平一則

  後漢桓帝延熹一則 靈帝光和二則

  魏齊王嘉平一則

  晉武帝太熙一則 惠帝元康二則 懷帝永嘉一則 愍帝建興一則 元帝大興一則

   成帝咸康一則 安帝隆安一則

  宋孝武帝大明一則

  南齊明帝建武一則

  梁武帝太清一則

  陳宣帝太建一則

  北魏高宗興光一則 肅宗熙平一則 正光一則 出帝永熙一則

  北周明帝武成一則

  隋恭帝義寧一則

  唐高祖武德一則 太宗貞觀二則 高宗永隆一則 睿宗文明一則 元宗開元四則

   天寶一則 德宗建中一則 文宗太和一則 開成一則 武宗會昌一則 懿宗咸通

  二則 僖宗乾符一則 中和二則 光啟一則 文德一則

  宋太宗太平興國一則 雍熙二則 端拱一則 真宗大中祥符一則 徽宗宣和一則

   高宗紹興一則 孝宗淳熙三則 光宗紹熙一則 寧宗嘉定一則

  明成祖永樂一則 宣宗宣德三則 英宗正統一則 神宗萬曆一則 愍帝崇禎二則

 馬異部藝文一

  進文馬表         唐李邕

  進異馬駒表         令狐楚

  天驥呈才賦       宋范仲淹

  龍馬圖賦         元趙森

  龍馬圖賦          魯貞

  龍馬圖賦          李翼

  龍馬頌并序      明胡儼

 馬異部藝文二

  蒲梢天馬歌        漢武帝

 馬異部紀事

庶徵典第一百七十二卷

馬異部彙考一编辑

《漢書》
编辑

《五行志》
编辑

《傳》曰:「皇之不極,是謂不建,厥咎眊,厥罰恆陰,厥極弱。 時則有射妖,時則有龍蛇之孽,時則有馬禍。」

于《易》,乾為君,為馬。馬任用而強力,君氣毀,故有馬禍。 一曰馬多死及為怪,亦是也。

《宋書》
编辑

《符瑞志》
编辑

龍馬者,仁馬也,河水之精。高八尺五寸,長頸有翼,傍 有垂馬毛,鳴聲九音。

騰黃者,神馬也,其色黃,王者德御四方則出。白馬朱 鬣,王者任賢良則見。

澤馬者,「王者勞來百姓則至。夏馬騮,黑身白鬣尾。《殷 馬駱》,白身黑鬣尾。《周馬騂》,赤身黑鬣尾。」

《玉馬》王者精明,尊賢者則出。

「飛菟」者,神馬之名也。日行三萬里。禹治水,勤勞歷年, 救民之害,天應其德而至。

《騕褭》者,神馬也,與《飛菟》同,亦各隨其方而至,以明君 德也。

《魏書》
编辑

《靈徵志》
编辑

《鴻範論》曰:「馬者,兵象也。將有寇戎之事,故馬為怪也。」

《管窺輯要》
编辑

《馬占》
编辑

白馬赤鬣,王者任用賢良,乘服有度則至。

馬食沙石,將勇士強,攻伐必勝。

「馬群鳴朝朝」,乃是豪王之聲,軍宜遠行深入,戰必勝。 馬悲鳴,有大憂。馬夜鳴,有外兵來。馬蹋地不食而鳴, 將有千里之行。戰長長鳴,晨夜不息,暴敵將至。馬驢 不食草而繞宅啼鳴,有喪禍凶事。馬忽拒,主嘶鳴,人 口分散。軍馬乘困而悲鳴,有思鄉之聲,軍退不退,軍 敗。

馬數視其蹄,臣下強,不肯行陣,內自凶殃。一曰:兵亂。 馬逸入宮,大臣不受主命。其鳴也,主令不行,臣奪主位。《京房占》曰:「有兵事,主死,國亂亡。」

《上馬之際忽頭齧人足鐙》、或觸人衣裳,下有陰謀有 成。

馬易毛京房曰:「名曰《易衣》,君有憂,有更,令,家人之馬 則死。」其家長握鏡占曰:「馬忽易色,有大喪馬,一夕改 尾,國易政。」

《馬》作《人言》,「是謂亂國之妖」,善惡如其言。

馬生角,其君以用兵敗亡。京房曰:「下不順政,厥妖馬 生角,茲謂賢士不足。」又曰:「馬生角,天子自將征伐; 馬化為牛,君且無兵;馬化為狐,其國不昌。」

牡馬生駒,《京房》曰:「方伯分威,厥妖牡馬生駒。」

馬生子三足,大臣非才,不勝其任。「馬生子無尾」,兵起, 國弱君亡。後一目,君弱,在軍中其將弱。生子三目以 上,臣制主命。二口以上,其國政亂。三鼻以上,民流亡。 三耳以上,人多死。二足,人流亡,政令不行,軍不用命。 三足,其邑主者亡。二陰以上,有兵。

馬生子,目在腹下及左右,其邑有兵。目在四肢,其邑 人且為俘囚。目在陰,其邑大弱,主亡。目在背下,不從, 殺人流血。生子。口在背,民去,其君凶。口在腹,穀貴民 饑。耳鼻在四肢,兵起。耳鼻在腹及背,臣謀君憂。足在 首,君失邑。在背,人主有遠行。在腹,主勞民饑。尾在首 足,穀不成;在背,君不安;在腹,臣謀叛。

《馬生子》,無目,國君久疾;無口鼻,君無子;無耳,失聰,無 足,君失位;無尾,兵起,國弱,君亡後。

馬生人。《京房》曰:「上無天子,諸侯相伐,民流百姓勞,厥 妖生人。生人一身兩首以上,邑有叛兵;一身三首,邑 相挽為亂。一首二顙,邑有大兵。一身三首以上,或無 目;三耳以上,或多口;多耳或無口鼻,皆為兵,饑,不祥。 有臂無足,邑兵敗;三臂以上,君有惡疾;三足以上,其 邑大勞;三陰以上,臣謀主。」

馬。生人首在腋下,臣弒其主。首在足下,君死國亡。首 在背,民大苦。在陰,君亡地。生人目在腋下,其君哭;目 在背,邑有大兵,民流亡。在腹若喉顙,君失地。在足下, 下人謀上。生人口在腹,邑有兵,人饑。口在背,邑有大 事,民絕食。生人鼻在腹下,主令不行。在足下,民哭相 從。在腹,其邑穀不成;在脅,民勞;在陰,鬼神不享君祀。 《生人》耳在背,民不從,邑有兵。「耳在腹」,其邑弱,主令不 行。「耳在陰」,賢者不上通。《生人》,陰在上,其主無子。陰在 背腹,民饑,臣謀。上「四肢」在首及項,其君失位。

《馬生人》,無首,其君疾病。無目,君失位,國亡。無口,大饑。 無鼻,其邑有喪。無耳,有鬼驚。人生無手足,邑不穀。無 臂,邑敗;無腹,兵饑,國亡。

馬生人;人身六畜面,民饑主易。人身六畜中,邑有兵; 人面野獸身,邑國有兵。人面蛇首,其國邑亡;人面,天 下有亡國。人面鳥首,其國邑有兵;人身蛇首,其國邑 亡。人面蟲身,有大喪,其邑國為墟。人身龍首,主弱不 治。人面龍身,民流亡。《五行傳》曰:「子孫必有非姓者。 馬生他畜,國有大事;生羊,邑國大安;生牛,五穀昌;人 安」生他畜,一首兩身,其國君亡。生他畜二口以上,天 下有爭兵。《三鼻》以上,民大饑。三目三耳以上,社稷亡。 生六畜無首,君失位。無四足,君危不安。無目,臣蔽主 明,君令不行。無鼻口,天下有兵。無耳,君失忠。臣無陰, 女主亂。

馬生野獸,有他變形,皆為兵喪。

《馬生魚,邑》主憂,有大水,五穀不成,大饑。

馬生蛇蟲,邑有流亡。

馬生五穀。《京房》曰:「歲美人安。」

馬生《金鐵》,邑人,謀賊上。

《馬生石》,其國兵強。

《馬生土》,君益地。

「馬生布帛。」有《更令》。

馬異部彙考二编辑

敬王二十年宋奪公子地之馬公子地公子辰叛编辑

按《春秋》不書, 按《漢書五行志左氏傳》:定公十年:「宋 公子地有白馬駟,公嬖。向魋欲之,公取而朱其尾鬣 以予之。地怒,使其徒抶魋而奪之。魋懼將走,公閉門 而泣之,目盡腫。公弟辰謂地曰:『子為君禮,不過出竟, 君必止子』。地出奔陳,公弗止。辰為之請,不聽。辰曰:『是 我迋』。」師古曰迋欺也「吾兄也。吾以國人出,君誰與處?」遂與其 徒出奔陳。明年,俱入於蕭以叛,大為宋患。近馬禍也。

顯王二十八年即秦孝公二十一年秦有馬生人编辑

赧王二十八年即秦昭王二十年秦有牡馬生子而死按史記周本紀不載 按漢書五行志史記秦孝公二十一年有馬生人昭王二十年牡馬生子而死劉编辑

向以為皆馬禍也。孝公始用商君攻守之法,東侵諸 侯,至於昭王,用兵彌烈,其象將以兵革抗極,成功而 還自害也。牡馬非生類,妄生而死,猶秦恃力強得天 下而還自滅之象也。一曰,諸畜生非其類,子孫必有非其姓者。至於始皇,果呂不韋子。京房《易傳》曰:「方伯 分威,厥妖牡馬生子,亡天下;諸侯相伐,厥妖馬生人。」

编辑

文帝十二年吳有馬生角编辑

按《漢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十二年,有馬生 角於吳,角在耳前,上鄉,右角長三寸,左角長二寸,皆 大二寸。劉向以為馬不當生角,猶吳不當舉兵鄉上 也。是時吳王濞封有四郡五十餘城,內懷驕恣,變見 於外,天戒早矣。王不悟,後卒舉兵誅滅。京房《易傳》曰: 「臣易上,政不順,厥妖馬生角,茲謂賢士不足。」又曰:「天 子親伐,馬生角。」

武帝元鼎四年馬生渥洼水中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元鼎四年秋,馬生渥洼水中,作《天 馬之歌》。」

成帝綏和二年馬生角编辑

按《漢書。成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綏和二年二月。 大廐馬生角。在左耳前。圍長各二寸。是時王莽為大 司馬。害上之萌自此始矣。

哀帝建平二年牡馬生駒三足编辑

按:《漢書哀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哀帝建平二年, 定襄牡馬生駒,三足,隨群飲食,太守以聞。馬,國之武 用,三足,不任用之象也。後侍中董賢,年二十二為大 司馬,居上公之位,天下不宗。哀帝暴崩,成帝母王太 后召弟子新都侯王莽入,收賢印綬。賢恐,自殺,莽因 代之,并誅外家丁傅。又廢哀帝傅皇后,令自殺。發掘 帝祖母、傅太后、母、丁太后陵,更以庶人葬之,辜及至 尊大臣微弱之禍也。」

後漢编辑

桓帝延熹五年驚馬逸象突入宮殿编辑

按《後漢書。桓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桓帝延熹五 年四月,驚馬逸象突入宮殿。」近馬禍也。是時桓帝政 衰缺。

靈帝光和元年馬生人编辑

按《後漢書靈帝本紀》:「光和元年,京師馬生人。」 按《五 行志》,靈帝光和元年,司徒長史馮巡馬生人。京房《易 傳》曰:「上亡天子,諸侯相伐,厥妖馬生人。」後馮巡遷甘 陵相,黃巾初起,為所殘殺,而國家亦四面受敵。其後 關東州郡各舉義兵,卒相攻伐,天子西移,王政隔塞。 其占與京房同。

光和 年,雒陽馬齧殺人。

按《後漢書。靈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光和中。雒陽 水西橋民馬逸走。遂齧殺人。是時公卿大臣及左右。 數有被誅者。」

编辑

齊王嘉平 年東郡訛言河出妖馬编辑

按《魏志齊王本紀》不載。 按《晉書五行志》:「魏齊王嘉 平初,東郡有訛言云:白馬河出妖馬,夜過官牧邊,鳴 呼,眾馬皆應。明日見其跡大如斛,行數里,還入河。楚 王彪本封白馬,兗州刺史令狐愚以彪有智勇,及聞 此言,遂與王淩謀共立之。事泄,淩、愚被誅,彪賜死。」此 言不從之罰也。《詩》云:「人之訛言,寧莫之懲。」

编辑

武帝太熙元年馬生角编辑

按《晉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太熙元年,遼東 有馬生角,在兩耳下,長三寸。按劉向說曰:「此兵象也。」 及帝晏駕之後,王室毒於兵禍,是其應也。京房《易傳》 曰:「臣易上,政不順,厥妖馬生角,玆,謂賢士不足。」又曰: 「天子親伐,馬生角。」《呂氏春秋》曰:「人君失道,馬有生角。」 及惠帝踐祚,昏愚失道,又親征伐成都,是其應也。

惠帝元康八年皇太子駕車馬止不動编辑

按《晉書惠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元康八年十二 月,皇太子將釋奠,太傅趙王倫驂乘至南城門,馬止, 力士推之不能動,倫入軺車,乃進。此馬旤也。天戒若 曰,倫不知義方,終為亂逆,非傅導行禮之人也。 元康九年,有牡馬驚奔至廷尉堂,悲鳴而死。」

按《晉書惠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九年十一月戊 寅,忽有牡驑,馬驚奔至廷尉訊堂,悲鳴而死。天戒若 曰,愍懷冤死之象也。見廷尉訊堂,其天意乎!」

懷帝永嘉六年神馬鳴编辑

按《晉書。懷帝本紀》。不載。 按《愍帝本紀》。「帝歸長安時。 有神馬鳴城南焉。」 按《五行志》。「永嘉六年二月。神馬 鳴城南門。」

愍帝建興二年馬生人编辑

按《晉書愍帝本紀》,「建興二年,蒲子馬生人。」 按《五行 志》,建興二年九月,蒲子縣馬生人。京房《易傳》曰:「上亡 天子,諸侯相伐,厥妖馬生人。」是時帝室衰微,不絕如 線,兵戈日逼,尋而帝亦淪陷,故此妖見也。

元帝大興二年馬生駒二頭编辑

按《晉書元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大興二年,丹陽 郡吏濮陽演馬生駒,兩頭,自項前別生而死。司馬彪 說曰:「此政在私門,二頭之象也。」其後王敦陵上

成帝咸康八年有赤馬逸入殿前莫知所在编辑

按《晉書成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咸康八年五月 甲戌,有馬赤色如血,自宣陽門直走入於殿前,盤旋 走出,尋逐莫知所在。己卯,帝不豫,六月崩。」此馬禍又 赤祥也。是年張重華在涼州,將誅其西河相張祚,廐 馬數十匹,同時悉無後尾也。

安帝隆安四年馬生角编辑

按《晉書安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隆安四年十月, 梁州有馬生角,刺史郭銓送示桓元。按劉向說曰:「馬 不當生角,猶元不當舉兵向上也。」元不悟,以至夷滅。

编辑

孝武帝大明三年西域獻舞馬编辑

按:《宋書孝武帝本紀》,「大明三年十一月己巳,西域獻 舞馬。」

南齊编辑

明帝建武 年有馬食女子肉编辑

按《南齊書明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建武中,南岸 有一蘭馬,走逐路上女子。女子窘急,走入人家床下 避之,馬終不置,發床食女子股腳間肉都盡。禁司以 聞,敕殺此馬。是後頻有寇賊。」

编辑

武帝太清元年神馬出编辑

按,《南史梁武帝本紀》:「太清元年四月,神馬出,皇太子 獻《寶馬頌》。」

编辑

宣帝太建五年馬生角编辑

按《陳書宣帝本紀》:「太建五年三月景戌,西衡州獻馬 生角。」

北魏编辑

高宗興光元年馬生角编辑

按:《北史魏文成帝本紀》:「興光元年九月,庫莫奚國獻 名馬,有一角,狀如麟。」

肅宗熙平二年馬生肉尾编辑

按《魏書肅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熙平二年十一 月辛未,恆州送馬駒,肉尾長一尺,騣處不生毛。」

正光元年蟲入馬耳馬多斃编辑

按《魏書肅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正光元年九月, 沃野鎮官馬為蟲,入耳死者十四五。蟲似螝,長五寸 已下,大如櫡。」

出帝永熙三年馬自死编辑

按《北史魏孝武帝本紀》,永熙三年閏十二月癸巳,潘 彌奏言,「今日當甚有急兵。」其夜,帝在逍遙園宴阿至 羅,顧侍臣曰:「此處彷彿華林園,使人聊增悽怨。」命取 所乘波斯驑馬,使南陽王躍之,將攀鞍,蹶而死。帝惡 之,日晏還宮,至後門,馬驚不前,鞭打入,謂潘彌曰:「今 日幸無他。」彌曰:「過夜半則大吉。」須臾,帝飲酒,遇酖而 崩。

北周编辑

明帝武成元年四月甲戌秦州獻白馬朱鬣编辑

按:《周書明帝本紀》云云。

编辑

恭帝義寧二年馬生角编辑

按《隋書。恭帝本紀》。不載 按《唐書五行志》。「義寧二年 五月戊申。有馬生角。長二寸。末有肉角者。兵象。」

编辑

高祖武德三年馬生角编辑

按《唐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武德三年十月, 王世充偽左僕射韋霽馬生角當頂。

太宗貞觀二年九月甘州獻白馬朱鬣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云云。

貞觀十三年三月。廐產白馬。朱騣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云云。

高宗永隆二年馬疫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永隆二年,監牧 馬大死,凡十八萬匹。馬者,國之武備,天去其備,國將 危亡。」

睿宗文明元年馬生駒二首馬生石编辑

按《唐書睿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文明初,新豐有 馬生駒,二首同項,各有口鼻,生而死。又咸陽牝馬生 石,大如升,上微有綠毛,皆馬禍也。」

元宗開元二年正月丙寅涼州進朱騣尾白馬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云云。

開元十二年,太原獻《異馬駒》。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開元十二年五 月,太原獻異馬駒。兩肋各十六肉,尾無毛。」

開元二十五年,駒生肉角。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開元二十五年, 濮州有馬生駒,肉角。」

開元二十九年。馬生肉𩯣鱗臆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開元二十九年 三月。滑州刺史李邕獻馬。肉𩯣鱗臆。嘶不類馬。日行三百里。

按《冊府元龜》:開元二十九年三月甲申,滑州李邕獻 馬一匹。表云:「其馬肉鬃鱗臆,嘶不類馬聲,日行三百 里。」邕任淄青刺史日,遇一老翁,云:「聖主將得龍馬,以 應太平。」邕遂於青州馬會思家獲而獻之。

天寶元年馬生鱗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天寶元年六 月乙未,隴右節度皇甫惟明奏,「龍支縣人庫狄孝義 有馬生龍駒,經九旬有九日,身有鱗而不生毛。臣就 簡視,時有慶雲五色,遙覆馬上,久而不散,伏望宣付 史官。」從之。

德宗建中四年馬生角编辑

按《唐書德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建中四年五月, 滑州馬生角。」

文宗太和九年馬吐珠编辑

按《唐書文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太和九年八月, 易定馬飲水,因吐珠一,以獻。」

開成元年馬生角编辑

按《唐書文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開成元年六月, 揚州民明齊家馬生角,長一寸三分,以獻。」

武宗會昌元年馬生駒三足编辑

按《唐書武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會昌元年四月, 桂州有馬生駒,三足,能隨群于牧。」

懿宗咸通三年馬生角编辑

按《唐書懿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咸通三年,「郴州 馬生角。」

咸通十一年,牡馬生子。

按《唐書懿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咸通十一年,沁 州綿上及和川牡馬生子皆死。京房《易傳》曰:「方伯分 威,厥妖牡馬生子。」

僖宗乾符二年馬生人编辑

按《唐書僖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乾符二年,河北 馬生人。」

中和元年馬生人编辑

按《唐書僖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中和元年九月, 長安馬生人。」京房《易傳》曰:「諸侯相伐,厥妖馬生人。一 曰:人流亡。」

中和二年,馬生角。

按《唐書僖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中和二年二月, 蘇州嘉興馬生角。」

光啟二年馬尾咤按唐書僖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光啟二年夏四月僖宗在鳳翔馬尾皆咤蓬如篲咤怒象编辑

文德元年馬肘膝生長鬃编辑

按《唐書僖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文德元年,李克 用獻馬二,肘膝皆有鬃,長五寸許,蹄大如七寸甌。」

编辑

太宗太平興國三年靈州獻官馬駒足有二距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雍熙二年虔州吏李祚家馬生駒足有距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雍熙四年,馬足如牛。

按:《宋史太宗本紀》:「雍熙四年夏六月,鄜州獻馬,前足 如牛。」

端拱二年馬生二駒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端拱二年「夏州 民程真家馬生二駒。」

真宗大中祥符九年馬生赤駒肉尾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大中祥符九年 十二月,大名監馬生駒,赤色,肉尾無鬃。」

徽宗宣和五年馬生角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宣和五年,馬生 兩角,長三寸,四足皆生距。時北方正用兵。」

高宗紹興八年海壖有獸如馬夜入民舍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紹興八年,海壖 有海獸,如馬蹄鬃皆丹,夜入民舍,聚眾殺之。明日海 溢,環村百餘家皆溺死。」近馬禍也。

孝宗淳熙五年馬疫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淳熙五年,「廣西 市馬全綱疫死。」

淳熙六年,馬疫。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淳熙六年十二 月,宕昌西馬、金州馬皆大疫。」

淳熙十二年,馬生角。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淳熙十二年,黎 雅州獻馬,有角長二寸。京房《易傳》曰:「臣易上,政不順, 厥妖馬角。」茲謂賢士不足。

光宗紹熙元年丞相乘馬入朝馬忽斃编辑

按《宋史光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紹熙元年二月 「丙申,右丞相留正乘馬早朝,入禁扉,馬斃。」近馬禍也。

====寧宗嘉定五年史彌遠馬驚====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嘉定五年正月, 「史彌遠入賀於東宮,馬驚墮地,衣幘皆敗,其額微損。」 事與上同。

编辑

成祖永樂十八年產龍駒编辑

按《大政紀》:「永樂十八年九月,山東青州府諸城縣進 龍馬。縣馬嘗有牝於海濱者,一日雲霧晦暝,有物蜿 蜒與馬交,至是產駒,鱗臆肉𩯣,體具龍文,其色青蒼, 蓋龍馬」云。

宣宗宣德五年貢龍駒编辑

按《大政紀》,宣德五年七月,撒馬兒罕貢蒼龍駒。禮部 請賀,不許。蒼龍者,天廐良馬也,產於西域,風鬃霧鬣, 蒼然若雲,體質潔素,駿爽特異。按紀所載「馬八尺曰 龍」,此蓋龍云。

按明《昭代典則》,宣德五年秋七月,禮官請賀龍駒,不 許。敕諭文武群臣,禮部言:「山西所進龍馬駒,以為瑞 應,群臣同上表賀。朕自承大統,孜孜夙夜,期與華夷 同進康泰。幸數年以來,國家平寧,歲屢有收,百姓粗 安,邊圉清肅。此皆天地祖宗之祐,群臣贊輔之力。方 切敬慎,惟懷永圖。夫年穀歲登,生民給足,仁賢效職」, 四裔,順服,禮義興於閭閻,武備修而不用,此有國之 祥瑞也。朕與卿等共祗勉之。一獸之異,未足為瑞,其 止勿賀。

宣德七年,太原、甘肅獻龍馬。

按《大政紀》:「宣德七年五月,太原忻州民武煥家馬生 一駒,鹿耳牛尾,玉面瓊蹄,肉文被體如鱗。」巡撫都御 史于謙會同巡按三司視之,咸謂其為龍馬而進之。 禮部胡濙請偕群臣上表賀,不許。上曰:「二三年水旱, 告災者踵至,朕方旦夕憂勵,一獸之微,何救民饑,而 欲表賀?其止之。」八月,甘肅守臣遣使獻龍馬,群臣請 上表賀,勿受。其耳額及頷及鬃尾皆肖龍,而全體潔 白如雪,鬈毛層疊,狀如波文,蓋騰驤卓犖,有躡雲追 電之意氣。聞諸獻者云:其牧之池,而池下有龍焉。常 有雲雨晦暝風雷交於上葢龍馬云,敕賜群臣觀之。 大學士楊士奇進《龍馬歌》,納之。士奇云:「西北,乾位也, 固天馬所自出,而龍,乾象也,故又為『《龍馬瑞牒》』」云:「龍 馬,仁馬也;應德而至。」又云:「龍馬,太平之應也。」誠由皇 上仁恩義澤,敷洽天下,是以天降靈瑞,以彰皇上大 德,以垂太平之慶。宜有詠歌,協諸樂府,以宣揚鴻烈 於悠久。

宣德九年九月,甘肅獻龍馬。

按:《明通紀》云云。

英宗正統十二年寧夏產異馬编辑

按《陝西通志》:「正統十二年,產異馬,白色,鬈毛類龍鱗, 長喙,尾跳躍高一二丈,夜行則火光見。」

神宗萬曆三十一年馬生角编辑

按:《湖廣通志》云云。

愍帝崇禎十二年蘇州產怪馬编辑

按《江南通志》:「崇禎十二年,蘇州產怪馬,一目當頭,豕 蹄扇尾,出胎即馳驟,蹄嚙旋死。」

崇禎十五年,馬生角。

按《湖廣通志》:「崇禎十五年,廣濟胡士泰家,馬生角八 寸,從耳中出。」

馬異部藝文一编辑

《進文馬表》
唐·李邕
编辑

臣某言:「臣聞禽獸殊祥,卉木奇狀,自古者」也,必有 應焉。伏惟陛下德合天地,道通神明,天物所以來,神 物所以見。且麟者仁獸,主仁者則呈;馬者文身,君文 者即降。曾是上葉尊號,下報太平也。觀夫豹蔚騰文, 龍章助聖,書籍所未載,耳目所未聞,即知非常之君, 必有非常之物。臣不勝抃躍欣慶之至,謹遣某官馳 表奉進以聞,臣某誠惶誠恐。

《進異馬駒表》
令狐楚
编辑

臣某言:得當道征馬使穆林狀稱,「忻州定襄縣王進 封村界,去五月十二日夜,孳化馬群內,異駒一匹,白 騧文馬畫圖送到者。」臣謹差虞候辛峻專往考驗,并 母取到太原府,而毛色變換,與青騧色,駝頭、跌額、紅 鼻肉騣,尾上茸毛,額帶星及旋肋骨,左右各十八枝, 四蹄青,兩眼黑。續得《穆林狀》稱,「當生之夜,群馬皆嘶」, 靈質炳然,休徵備矣。臣某中謝臣聞馬之精也,自天 而降;馬之功也,行地無疆。是以武藉其威,文榮其德。 謹按《馬經》云:「肋數十陸者行千里。」伏惟陛下握負圖 之瑞,㹅服阜之靈,異物殊祥,蔚然叢集。臣觀前件駒, 靈表挺特,雄姿逸異,頸昂昂而鳳顧,尾宛宛以蛇蟠。 信坤元之利貞,誠太乙之元貺。自將到府,便麗於宮。 每飲以清池,牧於芳草,則彌日翹立,驅之不前。及長 風時來,微雨新霽,輒驤首奔騁,追之莫及。臣某恆親 省視,專遣柔馴,倘駿骨峰生,奇毛日就,獲登華廐,既 備屬車,遠齊飛兔之名,上奉應龍之馭。天下大慶,微 臣至願。見今養飼,至秋中即專進獻。伏惟陛下兼愛好奇,想其風彩,今謹圖畫,隨表上進,伏乞聖恩宣付 史館,俾此丕烈,垂於無窮。臣無任戰越之至。

《天驥呈才賦》
宋·范仲淹
编辑

天產神驥,瑞符大君。偶昌運以斯出,呈良才而必分。 目迴紫電,鬣妥紅雲。星精效祥,聿歸三五之聖;龍姿 迴異,不溺三千之群。是何降靈霄極,薦夢中國。啟天 之命,光帝之德。包羞兮御閑之十二,屏跡兮駑駘之 萬億。曳吳門之練,不足以比容;竭燕巿之金,不足以 為直。徒觀夫汗血流赭,連錢拂總。鮫瘦筋露,鸞肥臆 豐。矯矯焉鯨躍乎滄海,昂昂焉鶴出乎樊籠。契瑞圖 之表述,昭神化之感通。卒使伯樂居前,駭千載之有 德;王良處右,悲一旦之無功。得以馴致皇家,駿奔帝 苑。厥生也足比乎房駟之異;其來也寧憚乎渥洼之 遠。雖稱德於絕群,豈伐勞而一混。首登華廐,嘶風休 憶於窮邊;高騁康衢,逐日詎思於長坂,豈徒矜半漢, 衒連乾。必也瑞乎聖,通乎天。騰志千里,飛聲八埏。歷 金埒以騕褭,奉玉勒以周旋。日馭如親,合亞六龍之 列;瑤池若去,請登八駿之先。異乎哉,神物來宜,天意 純嘏。掩逸足於千駟,革嘉祥於一馬。方馳六轡,且殊 歸岳之流。儻駕皇輿,曷如負圖之者。是知造化之奇, 鍾焉在斯。祥麟生而「奚匹,馴犀至而曷為?寶於大邦, 寧徇晉臣之請;出於有道,豈惟漢帝之時。」客有感而 歎曰:「馬有俊靈,士有秀彥。偶聖斯作,為時而見。方今 吾道亨而帝道昌,敢昧呈才之便。」

《龍馬圖賦》
元·趙森
编辑

混沌闢兮鴻荒,人文杳兮未彰。偉神聖之御極,膺龍 馬之嘉祥。闡二五之妙數,與日月兮齊光。肇理象之 權輿,為卦畫之紀綱。觀夫崑崙之發源,動盪溶溢,旋 乾通坤,道體不息。此乃滎河之波,貫天河而為一。方 其宇宙,盤辟神驚。泣,虹流電繞,光茫洞射,倏騰驤 於中流,挺神物焉是出。以為龍耶?則非虯非螭,元氣 淋漓,狀夭矯兮欲飛。以為馬耶?則匪驪匪騏,奮鬣揚 鬐,勢駭躍兮奔馳。意者天不愛道,使之效造化之秘 奧,豁庖羲之神機也耶?故其圖之負於背也,則熒熒 煌煌,粲然有章。一六惟水,位彼北方;二七惟火,在於 南行。木居乎東,則三「八其配,金奠乎西則四七是將。」 卓天五與地十,儼正位乎中央,分內外而定賓主,列 左右而隱低昂,成變化而行神,體奇偶而道陰陽。 故大《易》以是而取法,文籍于焉而濫觴也。若乃乾坤 定天地乎上下,坎離列日月乎西東,畫艮兌以象山 澤,畫震㢲以為雷風。以八卦而相錯,則天下之事可 備;由十數而大衍,則天下之用無窮。此先天之圖所 以則之於其始,而後天之《易》所以成之於其終。噫嘻! 有聖者作,禎祥必臻。孰俯仰以觀察,默有契乎杳冥。 故斯圖之出河,無乃天之待人?豈元氣之磔裂,將不 得以還淳乎?抑人心之澆漓,將日趨而失真乎?何其 天之畀於聖人者,終不能以默默,聖人之所以興神 物以前民用者,又若是之諄諄也。吁!聖轍一塗,異世 同符。以鳥紀官,因龜著書。舜樂致乎獸舞,文治洽乎 騶虞。何鳳兮之德衰,感麟出之時殊。嗟《春秋》之絕筆, 視畫卦兮焉如?幸三絕兮韋編,托十翼以演辭。功有 光乎前聖,心猶切於斯圖。斯時也,吾知龍馬之復出, 愈感慨而增吁。下迨明皇,帝德靡初,易無逸兮山水, 圖龍馬兮是娛。不能復皇羲之治,適足為神物之汙, 又何待乎囁嚅也?方今聖皇御極,握符闡珍。應九五 之乾龍,開萬國之太平,慶風雲之嘉會,駿奔走兮來 廷,四靈繽紛兮駢集,天馬鼓舞兮前陳。囿元化之熙 皞,覽版圖之恢弘,致瑞應兮。斯其時而龍馬之圖將 出於幽并也。

《龍馬圖賦》
魯貞
编辑

愬太初以元覽兮,蘄太昊之遺則。當風氣之始開兮, 為天地以立極。揭人文而昭著兮,開萬世之太平。休 光格於上下兮,葉神道於太寧。何淵默之潛通兮,致 上帝之降精。帝乃不愛其道兮,肇錫之以嘉徵。惟湯 湯之河流兮,洪洞淳灂。散以舒徐。長波涾颯以域 域兮,渺瀰滉瀁,赴以縈紆。矞雲蓊鬱,噴以生煙兮,英 華翕赩,爛以燭天。曾霧霏微,布以漫衍兮,薰蒸混成, 配黎而相躔。精氣旁薄,彌乎四維兮,五彩布《濩的》皪 以塞川。杳杳晦時,其中有物兮,踴躍奔迅,矯首而將 驤。曰其名為《龍馬》兮,斤踔卓越,昂然而望,背被鱗甲, 狎獵璀璨兮,葺珠鏤瓊,錯以成章。揚鬐奮鬣,軒然四 張兮若舒,乍翕森以《鬤》,鐵蹄雲身,「突如高舉兮躍 波浪,激屑雨而飛霜。」蠖略蕤綏,「蟉宛轉兮,忽隱倏 形,變而無方,超越凌厲,奄以馳騖兮,急景冥濛,豁陰 而閉陽。星流電綖,揮以陸離兮,毓質孕靈,為時禎祥, 負圖于厥背兮,闡斯道之至妙,何聖人之一睹兮,獨 有會其旨要。一與六之為水兮,為元冥之所廬,二與 七之為火兮,處炎精以握樞,惟三八之為木兮,基蒼 神而委精,復四九而為金兮,奠厥」位乎素靈。《五十》由 中而制外兮,黃祇于焉而兆形。羌周流乎上下兮,妙 陰陽之生成。遂有契於斯文兮,析淵微而晶熒。畫一奇以象天兮,一耦以象地。由儀象以生八兮,實畫卦 之攸始。原先天之為位兮,乾坤上下其分翕。震巽為 陰陽之作始兮,知往順而來逆。復變而為後天兮,崇 《離》南而坎北。位震東而兌西兮,《春秋》對而不忒。坤乾 艮震之四維兮,差有序而不易。何畫卦之若斯兮,揭 元旨以示人。諒斯理之既著兮,開盲聾之諄諄。服茲 美而遂往兮,吾將求茲圖之所蘊。命鳳凰以先驅兮, 紛總總離離其並進。駕鵬翼之夭矯飛揚兮,從以鯤 鯨千里而一瞬。鵷鸞申申相予之先後兮,鮫蜃揮霍 懼而鸑鷟為予啟路兮,靈龜告予以吉占。爾勉 遊乎太虛兮,惟宣聖之在天。求微言以啟之兮,指天 路之平平。撰予轡以於邁兮,至清都而一息。凌倒景 之膠轕兮,超蠛蠓之寥閴。梁天津以徑度兮,魚紛紛 其媵予。聽天雞之咿嚶兮,戒螣蛇之不可踰。過九關 之洞達兮,夫何虎豹之屏跡也?造天闕之肅清兮,夫 何通衢之「開闢也。」蒼龍白虎蹲踞乎左右兮,蟠而屈 律猛而睒朱雀褰翥翼而在前兮,元武拳縮軋以 相得。視寥寥而無見兮,聽杳杳而無聞。上晃晃以無 閡兮,下浩浩其無倫。想元聖之容儀兮,求一言以為 師。惟精神之感通兮,若有語予以其辭曰:「圖在天下 兮,無古無今;太極陰陽兮,在於一心。反而求之兮,斯 得之深。勿外之從兮,以己為任。聞玆言而休之兮,將 日修吾初服。」佩道德以為琚兮,居仁義以為宅。飾禮 容以為裳兮,餐道腴以為食。會茲圖於予心兮,玩《易》 道以自珍。膺聖訓以書紳兮,與先天而為鄰。

《龍馬圖賦》
李翼
编辑

鼇極立,羲皇出,盛德昭,皇風赫,至和儲精,大道發賾, 《滎河》演漾,厥有神物,龍邪馬邪,奇變不測,實所以開 萬世言語文字之源,著萬代文明休祥之績。想其毛 骨絕塵,逸氣空群,赭汗噴血,元蹄躡雲。以為龍,則軒 軒驪黃之神駿;以為馬,則矯矯頭角之崢嶸。豈馬高 乎八尺,亦以龍而見稱。拳背毛以成圖,洩道妙于難 名。得神驂而氣御,列奇陽而偶陰。是圖也,一六北水, 二七南火,三八東木,四九西金。土宅厥中,五生十成, 纍纍乎如井邑之布田野,粲粲乎如星宿之列璣衡。 皇覽之而載嘻曰:「吾取法以作《易》,謂太極之奚存?中 虛五而暨十,各二十之陰陽,兩儀生而不息。以一二 三四為六七八九者,四象之所得也。析四方之合,補 四隅之空者,八卦之所宅也。皇闡之以示人,契天心 而為一,發冥冥于昭昭,曾何假于智力?」後至夏后,溫 洛沄沄,神龜負書,背具綠文。宣尼贊易圖書,並云:「時 有先後,理無古今,此靜對待,彼動流行。龍馬固神,而 龜亦靈。假以呈象,圖書一心。」或有詰予者曰:「子于《圖》 信詳矣,而于龍馬未」有所辨,何居?予曰:「在《乾》稱龍,抑 又稱馬,變化健行,象兮特假,安得見羲皇于先天,聞 諸形而上者?」

《龍馬頌》并序
明·胡儼
编辑

「欽惟聖皇在位,德備中和,至治馨香,格于神明。」 是以天不愛道,地不愛寶,體信達順,瑞應駢臻。乃若景星慶雲,甘露醴泉,麒麟騶虞,白烏元兔,神獅瑞象,嘉禾芝草,諸福之物,不一而至。百僚尹庶,莫不爭先,快睹,形之詠歌矣。茲者龍馬產于諸城之清水潭,肉鬃麟臆,赤鬣龍鱗,昂首而青雲氣逸,炯目而紫電光生。色逾蒼玉,尾若流星,形狀非常,誠古今之靈異也。有司效貢,登進于朝,實為嘉瑞。臣謹按《易經》之文,「乾為天,為良馬。」 蓋聖人有天德,故獲天瑞。此感彼應,豈偶然哉!臣不勝慶幸,謹拜手稽首而獻頌曰:

房宿之英,蒼龍之精。儲祥毓慶,龍馬實生。方其生也, 霧滃雲蒸。百神效職,天宇清寧。甘露灑空,海波不驚。 肉騣麟臆,蘭筋玉質。赤鬣紛敷,龍麟潤澤。舉首一鳴, 萬騎屏營。目如紫電,尾若流星。不資牝牡,神化流行。 非常之狀,實惟天成。日行萬里,昭德之貞。其來貢也, 爰自諸城。天門日麗,仙仗風清。振勒噴玉,搖珂,鳴金 曉騰。輕裊超絕古今,以備乘輿。和鸞雍雍,燦若負圖。 群龍景從,飛黃吉光。軒后,用彰渥洼。滇池漢道以昌。 昭茲神駿,太平之應。由皇之德,與天地並。天錫之瑞, 惟皇之慶。乘龍御天,光毓氣全。皇圖鞏固,於萬斯年。 播之聲詩,金石永堅。

馬異部藝文二编辑

《蒲梢天馬歌》
漢·武帝
编辑

天馬徠兮從西極,經萬里兮歸有德。承靈威兮障外 國,涉流沙兮四夷服

馬異部紀事编辑

《名馬記》,《淮南子》曰:「黃帝治天下,飛光服皂。」高誘曰:「飛 黃如狐,背有角,日行萬里,乘之壽三千歲。」韓愈曰:「飛 黃騰踏去,不能顧蟾蜍。」

《春秋緯》:「堯時,龍馬銜甲,赤文綠色,臨壇上。甲似龜,廣 袤九尺,上有五色文。」

《渚宮故事》:「晉司馬休之為荊州,宋公遣使圍之。休之 未覺,常所乘馬養于床前,忽連鳴不食,注目視鞍。休 之試鞲之,即不動,鞲訖還坐,馬又驚跳,如此者數四, 騎馬即驟出門,奔馳數里。休之顧望,已有使至矣,遂 去而獲免。」

《晉書五行志》:「石季龍在鄴,有一馬,尾有燒狀,入其中 陽門,出顯陽門,東宮皆不得入,走向東北,俄爾不見。 術者佛圖澄歎曰:『災其及矣』。」逾年季龍死,其國遂滅。 《南齊書五行志》:「王晏出至草巿,馬驚走,鼓步從車而 歸。十餘日,晏誅。」

《南史侯景傳》:「景所乘白馬,每戰將勝,輒躑躅嘶鳴,意 氣駿逸,其有奔衂,必低頭不前。及石頭之役,精神沮 喪,臥不肯動。景使左右拜請,或加箠策,終不肯進。」 《魏書李勢傳》:「勢降于桓溫,先是頻有怪異,廣陵馬生 角,各長寸半,有馬駒,一頭二身,六耳,無目,二陰,一牝 一牡。」

《冊府元龜》:「權會為著作監,知太史局事,加中散大夫, 自府還第,在路無故馬倒,遂不得語,因爾暴亡。會生 平畏馬,位望所至,不得不乘,果以此終。」

《名馬記》:「明皇時,靈昌郡得異馬于河,帝西幸入渭水, 化為龍泳去。」

《因話錄》:太和初,王潛為荊南節度使,無故有白馬馳 入府門而斃,僵臥塞塗,是歲潛卒,此近馬禍也。 《冊府元龜》:「景延廣為侍衛指揮使。開運三年冬,契丹 渡淲水,詔遣屯孟津,將戒途,由府署正門而出,所乘 馬騰立不進,幾墜於地,乃易乘而行,時以為不祥之 甚也。延廣後為虜所殺。」

蜀檮杌王建,從討王仙芝有功。所乘馬死,剖之得一 小蛇于心間,私自異之。

桑維翰為開封尹,會秋霖經月不歇。一日,維翰出府 門,由西街入內,至國子監門,馬忽驚逸,御者不能制。 維翰落水,久而方蘇。或言私邸亦多怪異,親黨咸憂 之,果為張彥澤所害。

李金全為安州節度使所乘馬人立而言金全心惡 之。

《老學庵筆記》:「興國中,靈州貢馬,足各有二距。其後靈 州陷于西戎。宣和中,燕山府貢馬亦然,而北鹵之禍 遂作。」

《括異志》:天聖中,侍中馮拯薨。次年,京城南錫慶院側 人家生一驢,腹下白毛成「馮拯」二字。馮氏以金贖之, 潛育于槽中,四方知之。

《名馬記》:《蘇東坡集》:「秦州進一馬,項下重胡,倒毛生肉 端」,此肉駿也。

《續夷堅志》:泰和中,一國姓人為定襄簿。一日河西程 氏馬逸,直上廳,嚙主簿倒,旁立數十人,號叫搥楚不 能救。不半時頃,嚙簿死,傷折敗所,不忍視。馬走出城, 羅得之。三日葬簿,縛馬投火中。人謂「此馬不為物所 憑,則他世報冤也。」

《建寧府志》:「蔣粹翁,政和人。宋季為太學生。元混一天 下,遂歸隱於滿月山。嘗言其先世家九峰山下,畜一 牝馬,舍側有龍潭,馬入浴其中,龍與之媾而生駒焉。 龍首馬身,狀如負河圖者。有父老與先人曰:『昔仲尼 筆削六經而麒麟生,今晦翁表章四書而龍馬生,聖 人之瑞也』。先人喜甚,益謹芻秣。後牧於山林,竟失所」 在。

《漳州府志》:「嘉靖三十六年冬,龍巖縣訛言有馬精者, 其來也,見火星殞地,婦人過之輒昏迷仆臥,必扶出, 以桃柳枝撻之,乃甦。縣境戶懸桃柳枝,夜則聚婦女 露坐,男子環守,鳴鑼鼓達旦。適有流僧賣符,知縣湯 相曰:『此必為祟者』。」擒而驗之,有「欻火滿天紅」之說。葢 預為是,以利其符之多,售孽自人作耳。撻而置諸獄, 妖息。萬曆二十九年、崇禎十五年,其孽復見,術如前。 父老以前事知其弊,俱擒賣符者立斃之,妖遂絕。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