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179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七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一百七十九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八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一百七十九卷目錄

 蝗災部彙考一

  詩經小雅大田章

  禮記月令

  山海經東山經

  漢書五行志

  後漢書五行志注

  魏書靈徵志

  管窺輯要蟲占

 蝗災部彙考二

  周桓王三則 莊王一則 襄王二則 定王三則 靈王一則 敬王二則

  秦始皇一則

  漢文帝一則 景帝二則 武帝建元一則 元光二則 元鼎一則 元封一則 太初

  三則 征和二則 平帝元始一則 王莽地皇一則

  後漢光武建武七則 中元一則 明帝永平二則 章帝建初二則 和帝永元三則

   安帝永初四則 元初二則 延光一則 順帝永建一則 永和一則 桓帝永興二則

   永壽一則 延熹二則 靈帝熹平二則 光和一則 中平一則 獻帝興平一則 建

  安二則

  魏文帝黃初一則

  晉武帝泰始一則 咸寧二則 太康一則 惠帝元康一則 永寧一則 懷帝永嘉一

  則 愍帝建興二則 元帝太興二則 孝武帝太元二則

庶徵典第一百七十九卷

蝗災部彙考一编辑

《詩經》
编辑

《小雅大田章》
编辑

去其螟螣,及其蟊賊,無害我田稚。「田祖有神,秉畀炎 火。」

「食心曰螟,食葉曰螣,食根曰蟊,食節曰賊,皆害苗之蟲也。」稚,幼禾也。言其苗既盛矣,又必去此四者,然後可以無害田中之禾,然非人力所及也。「故願田祖之神,為我持此四蟲而付之炎火之中也。」姚崇遣使捕蝗,引此為證。夜中設火,火邊掘坑,且焚且瘞,蓋古之遺法如此。

《禮記》
编辑

《月令》
编辑

仲春行夏令,則蟲螟為害。

孟夏行春令,則蝗蟲為災。

「蝗蟲,寅之氣乘之也。」必以蝗蟲為災者,寅有啟蟄之氣,行於初暑,則當蟄者大出矣。

仲夏行春令,則百螣時起。

螣,蝗之屬。言「百」者,明眾類並為害。孔疏螣食苗葉。春之氣盛於末,故蟲之為害者,特及葉而已。

仲冬行春令,則蝗蟲為敗。

《山海經》
编辑

《東山經》
编辑

餘峨之山有獸焉,其狀如菟,而鳥喙,䲭目蛇尾。見人 則眠,名「犰狳。」其鳴自䚯,見則螽蝗為敗。

《漢書》
编辑

《五行志》
编辑

《傳》曰:「言之不從,是謂不艾,厥咎僭,厥罰恆暘,厥極憂。 時則有介蟲之孽。介蟲孽者,謂小蟲有甲飛揚之 類,陽氣所生也,於《春秋》為螽,今謂之蝗,皆其類也。 視之不明,是謂不悊,厥咎舒,厥罰恆奧,厥極疾。時則 有臝蟲之孽。」溫奧主蟲,故有臝蟲之孽。謂螟螣之 之類,當死不死,未當生而生,或多於故而為災也。 《傳》曰:「思心之不睿,是謂不聖,厥咎霿,厥罰恆風,厥極 凶。短折。時則有華孽,溫而風則生螟螣,有臝蟲之孽。」 劉歆《思心傳》曰:「有臝蟲之孽,謂螟螣之屬也。」京房 《易傳》曰:「臣安祿茲謂貪,厥災蟲,蟲食根。德無常茲謂 煩,蟲食葉。不絀無德,蟲食本。與東作爭,茲謂不時,蟲 食節。蔽惡生孽,蟲食心。」

《後漢書》
编辑

《五行志注》
编辑

《讖》曰:「上失禮,煩苛則旱,魚蠃變為蝗蟲。」

《京房占》曰:「天生萬物百糓,以給民用,天地之性人為 貴,今蝗蟲四起,此為國多邪人,朝無忠臣,蟲與民爭 食,居位食祿如蟲矣,不救致兵起。其救也,舉有道,置 於位,命諸侯,試明經,此消災也。」

《京房占》曰:「人君無施澤,惠利於下,則致旱也;不救,必 蝗蟲害糓。」

《魏書》
编辑

《靈徵志》
编辑

蝗蟲螟。《鴻範論》曰:「刑罰暴虐,取利於下,貪饕無厭,以 興師動眾,取邑治城,而失眾心,則蟲為害矣。」

==
《管窺輯要》
==

《蝗蟲占》
编辑

人君用刑暴酷,貪叨無厭,則蝗蟲為害,吏貪不禁,螟 螣乃生。董仲舒曰:「佞臣輔君,以貪苛之政,邪臣在位, 則蟲食苗莖;佞臣在朝,則蟲食苗節;君用奸賊,蟲食 苗根。」京房曰:「臣安祿,厥災蟲食苗根。」《握鏡》曰:「蝗蟲食 苗根,咎在女主。一曰:臣專祿。蝗蟲多食物根用事,好 貪弊惡生,則孽蟲食物心。」

「蝗蟲晝夜食禾莖」,咎人君賦斂,重奪民財。

蝗蟲生即飛,人民急;移徙不飛,苛政剋。

蝗蟲食草木根,咎在女主及社稷。

蝗蟲如雨食木,其年兵起,臣強君弱。

蝗蟲生落,赤頭黑身,或黑頭赤身,皆政剋,盜賊興。 蝗蟲飛,從他來,忽生不出,三年兵大起。一曰:「從他處 來,忽死而墮,不出三月,兵大起。」

蝗災部彙考二编辑

桓王二年魯螟编辑

按《春秋》魯隱公五年:「秋九月,螟。」

蟲食苗心者為災,故《書》。正義曰:《釋蟲》云:「食苗心螟,食葉蟘,食節賊,食根蟊。」舍人曰:「食苗心者名螟,言冥冥然難知也。」李巡曰:「食禾心為螟,言其姦冥冥難知也。食禾葉者,言其假貸無厭,故曰蟘也。食其節者,言其貪狠,故曰賊也。食其根者,言其稅取萬民財貨,故曰蟊也。」孫炎曰:「皆政貪所致,因以為名。」郭璞曰:「分別蟲啖食禾所在之名耳。」李巡、孫炎以政致為名,舍人、郭璞以食處為名。陸璣《疏》云:「舊說,螟蟘、蟊賊,一種蟲也。如言寇賊、姦宄,內外言之耳。故犍為文學曰:『此四種蟲皆蝗也』。」

按《公羊傳》:螟何以書?記災也。 按《糓梁傳》:「螟,蟲災也。 甚則月,不甚則時。」 按胡傳:「蟲食苗心曰螟,食葉曰 螣,食節曰賊,食根曰蟊。」國以民為本,民以食為天。《詩》 云:「螟螣害稼也。」《春秋書》螟,記災也。聖人以是為國之 大事也,故書。

按:《漢書五行志》:隱公五年「秋,螟。」董仲舒、劉向以為「時 公觀漁于棠」,貪利之應也。劉歆以為又逆臧釐伯之 諫,貪利區霿,以生臝蟲之孽也。

五年,魯螟。

按:《春秋》魯隱公八年「九月,螟。」

高氏曰:「書《螟》者三,隱二,莊一,螽十有一,桓一,餘皆僖公之後。螟食苗心,螽無所不食,其為災也,螟輕而螽重。《春秋》之初,災之輕者亦書之,及其久也,輕者不勝書,書其重者耳。不然,豈莊公之後二百年皆無螟耶?」

按:《漢書五行志》隱公八年「九月,螟時鄭伯以邴將易 許田,有貪利心。」

十三年秋,魯螽。

按《春秋》,魯桓公五年,「秋螽。」 按《公羊傳》。何以書?記 災也。 按《穀梁傳》:「螽蟲災也。甚則月,不甚則時。」 按《漢書五行志》,桓公五年「秋,螽。」劉歆以為貪虐取民。 則螽,介蟲之孽也,與魚同占。劉向以為介蟲之孽,屬 言不從。是歲,公獲二國之聘,取鼎易邑,興役起城,諸 螽略皆從董仲舒說云。

莊王九年秋魯螟编辑

按《春秋》,魯莊公六年,「秋,螟。」

按:《漢書五行志》:嚴公六年「秋,螟。」董仲舒、劉向以為,先 是衛侯朔出奔齊,齊侯會諸侯納朔,許諸侯賂,齊人 歸衛寶,魯受之,貪利應也。

襄王七年魯螽编辑

按《春秋》魯僖公十五年「八月,螽。」 按《穀梁傳》:「螽蟲災 也。甚則月,不甚則時。」

按:《漢書五行志》,「釐公十五年八月,螽。」劉向以為先是 釐有鹹之會,後城緣陵,是歲復以兵車為牡丘會,使 公孫敖帥師及諸侯大夫救徐兵。比三年在外。 三十三年,魯螽。

按《春秋》魯文公八年,「秋,螽。」

杜氏曰:「為災,故書。」

按:《漢書五行志》:文公八年「十月,螽時公伐邾,取須朐, 城郚。」

定王六年魯螽编辑

按《春秋》,魯宣公六年:「秋八月,螽。」

杜氏曰:「為災,故書。」

按:《漢書五行志》宣公六年「八月螽。」劉向以為先是時 宣伐莒,向後比再如齊,謀伐萊。

十一年秋,魯螽。

按《春秋》,魯宣公十有三年,「秋,螽。」

按:《漢書五行志》:宣公十三年:「秋,螽公孫歸父會齊伐

考證.svg
十有三年「秋,魯螽。冬,蝝生。」

按《春秋》魯宣公十五年:「秋螽。冬,蝝生。」

大全高氏曰:「人事感於此,則物變應於彼。宣公為國,虛內以事外,去實而務華,煩於朝會、聘問賂遺之末,而不知務其本者也,故戾氣應之。六年螽,七年旱,十年大水,十有三年又螽,十有五年復螽,府庫匱,倉廩竭,調度不給,而言利剋民之事起矣。

按《公羊傳》未有言蝝生者,此其言蝝生何?蝝生不書, 此何以書?幸之也。幸」之者何尤?曰受之云爾。受之云 爾者何?上變古易常,應是而有天災,其諸則官于此 焉變矣。 按《穀梁傳》「蝝非災也。」其曰「蝝,非稅畝之災 也。」

按:《漢書五行志》:宣公十五年:「秋,螽、宣亡熟,歲數有軍 旅。冬,蝝生。」劉歆以為,「蝝,蚍蜉之有翼者,食穀為災,黑 眚也。」董仲舒、劉向以為,蝝,螟始生也。一曰,螟始生,是 時民患上力役,解於公田。宣是時初稅畝,稅畝,就民 田畝,擇美者稅其什一,亂先王制而為貪利,故應是 而蝝生,屬蠃蟲之孽。

靈王六年魯螽编辑

按《春秋》,魯襄公七年「八月,螽。」

「為災。」故書。

按:《漢書。五行志》,襄公七年「八月螽。」劉向以為先是襄 興師救陳,滕子、郯子、小邾子皆來朝。夏,城費。

敬王三十七年冬魯螽编辑

按《春秋》魯哀公十有二年冬十有二月,螽。 按《左傳》, 「季孫問諸仲尼,仲尼曰:『丘聞之,火伏而後蟄者畢』。」今 火猶西流,司歷過也。 按《公羊傳》,「何以書?記異也。何 異爾?不時也。」

按:《漢書五行志》:「哀公十二年十二月,螽。」是時哀用田 賦。劉向以為春用田賦,冬而螽。

三十八年,魯螽。

按《春秋》,哀公十有三年:「秋九月,螽。十有二月,螽。」

大全高氏曰:「周之九月,夏之七月也,其為農災,又非冬十二月之比也。」呂氏曰:「此年九月螽,又十二月螽,陰陽錯亂甚矣,當世君臣亦可以自省矣。」襄陵許氏曰:「《春秋》書魯人事,至用田賦;書魯大災,至于二年二螽,見其重賦害民,傷禾致異,民力已窮,天命巳去,君子之心于魯已矣。」

按:《漢書五行志》,哀十三年,「九月螽,十二月螽,比二螽, 虐取于民之效也。」劉歆以為,周十二月,夏十月也。火 星既伏,蟄蟲皆畢,天之見變,因物類之宜,不得以螽, 是歲再失閏矣。周九月,夏七月,故《傳》曰:「火猶西流,司 歷過也。」

编辑

始皇四年十月蝗蟲從東方來蔽天编辑

按《史記秦始皇本紀》云云。

编辑

文帝後六年秋螟编辑

按《漢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文帝後六年「秋, 螟。是歲匈奴大入上郡、雲中,烽火通長安。遣三將軍 屯邊,三將軍屯京師。」

景帝中三年秋蝗编辑

按《漢書景帝本紀》,「中三年秋九月蝗。」 按《五行志》,「中 三年秋,蝗。先是,匈奴寇邊,中尉不害將車騎材官士 屯代高柳。」

中四年,蝗。

按:《漢書景帝本紀》:「中四年夏,蝗。」

武帝建元五年大蝗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建元五年五月,大蝗。」

元光五年秋螟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元光六年夏,螟。

按《漢書武帝本紀》,「元光六年夏,大旱蝗。」 按《五行志》, 六年夏,蝗。先是五將軍眾三十萬伏馬邑,欲襲單于 也,是歲四將軍征匈奴。

元鼎五年秋蝗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元鼎五年秋,蝗。 是歲四將軍征南越及西南夷,開十餘郡。」

元封六年秋蝗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元封六年秋,大旱蝗。」 按《五行志》: 「元封六年秋,蝗。先是兩將軍征朝鮮,開三郡。」

太初元年夏蝗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太初元年秋八月,蝗從東方飛至 敦煌。」按志作夏互異

太初二年秋,蝗。

按:《漢書武帝本紀》云云。

太初三年秋,蝗。

按《漢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三年秋,蝗。元年, 貳師將軍征大宛,天下奉,其役連年。」

征和三年秋蝗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云云「征和四年夏,蝗。」

按《漢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四年夏,蝗。先是 一年,三將軍眾十餘萬征匈奴,征和三年,貳師七萬 人沒不還。」

平帝元始二年蝗编辑

按《漢書。平帝本紀》,「元始二年四月,郡國大旱蝗,青州 尤甚,民流亾。」 按《五行志》,元始二年秋,蝗遍天下。是 時王莽秉政。

王莽地皇三年蝗编辑

按《漢書王莽傳》:「地皇三年夏,蝗從東方來,蜚蔽天,至 長安,入未央宮,緣殿閣草木盡」

後漢编辑

光武帝建武五年蝗编辑

按《後漢書光武帝本紀》:建武六年「春正月辛酉,詔曰: 『往歲水旱蝗蟲為災,穀價騰躍,人用困乏。朕惟百姓 無以自贍,惻然愍之。其命郡國有穀者,給稟高年、鰥 寡孤獨及篤癃無家屬貧不能自存者,如律。二千石 勉加循撫,無令失職』。」

建武二十二年,蝗。

按《後漢書光武帝本紀》。「二十二年。青州蝗。」 按《五行 志》。世祖建武二十二年春三月,「京師郡國十九蝗。」 建武二十三年,蝗。

按《後漢書。光武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十三 年,京師郡國十八大蝗旱,草木盡。

建武二十八年,蝗。

按《後漢書。光武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十八 年春三月,「郡國《八十》蝗。」

建武二十九年,蝗。

按《後漢書。光武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十九 年夏四月,武威、酒泉、清河、京兆、魏郡、弘農蝗。

建武三十年,蝗。

按《後漢書。光武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三十年 六月,郡國十二大蝗。

建武三十一年,蝗。

按《後漢書光武帝本紀》。三十一年夏蝗。 按《五行志》。 三十一年,郡國大蝗。

中元元年蝗编辑

按《後漢書光武帝本紀》。「中元元年。郡國三蝗。」 按《五 行志》。中元元年三月,「郡國十六大蝗。」

明帝永平四年蝗编辑

按《後漢書明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永平四年 十二月,酒泉大蝗,從塞外入。

永平十五年,蝗。

按《後漢書明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謝承書》曰: 永平十五年,蝗起泰山,彌行兗、豫。謝沈書鍾離意《譏 起北宮表》云:「未數年,豫章遭蝗,穀不收,民饑死,縣數 千百人。」

章帝建初七年螟编辑

按:《後漢書章帝本紀》:「建初七年,京師及郡國螟。」 「建初八年螟。」

按《後漢書章帝本紀》,「八年,京師及郡國螟。」 按《五行 志》,「建初七八年間,郡縣大螟,傷稼。」語在《魯恭傳》,而紀 不錄也。是時,章帝用竇皇后讒,害宋、梁二貴人,廢皇 太子。

和帝永元四年蝗编辑

按:《後漢書和帝本紀》:「永元四年夏,旱蝗。」

永元八年,蝗。

按《後漢書和帝本紀》:「八年九月,京師蝗,吏民言事者 多歸責有司。詔曰:『蝗蟲之異,殆不虛生。萬方有罪,在 予一人。而言事者專咎自下,非助我者也。朕寤寐恫 矜,思弭憂釁。昔楚嚴無災而懼,成王出郊而反風,將 何以匡朕不逮,以塞災變?百僚師尹,勉修厥職,刺史、 二千石詳刑辟,理冤虐,恤鰥寡,矜孤弱,思惟致災,興』」 蝗之咎。 按《五行志》,「八年五月,河內、陳留蝗。九月,京 都蝗。」

永元九年,蝗、旱。

按:《後漢書和帝本紀》:「九年六月,蝗旱。戊辰,詔今年秋 稼為蝗蟲所傷,皆勿收租,更芻槁。若有所損失,以實 除之,餘當收租者亦半入。其山林饒利,陂池漁採,以 贍元元,勿收假稅。」秋七月,蝗蟲飛過京師。 按《五行 志》:九年,蝗從夏至秋。先是西羌數反,遣將軍將北軍 五校征之。

安帝永初四年蝗编辑

按:《後漢書安帝本紀》:永初四年「夏四月,六州蝗。」

《東觀記》曰:「司隸豫、兗、徐、青、冀六州。」

按《五行志》:「永初四年夏蝗。是時西羌寇亂,軍眾征距, 連十餘年。」

《讖》曰:「主失禮煩苛,則旱之,魚螺變為蝗蟲。」

永初五年蝗。

按《後漢書安帝本紀》。「五年。九州蝗。」 按《五行志》。《京

房占》曰:「天生萬物百穀,以給民用,天地之性人為貴
考證.svg
今蝗蟲四起,此為國多邪人,朝無忠臣,蟲與民爭食,

居位食祿如蟲矣,不救致兵起,其救也,舉有道,置於 位,命諸侯,試明經,此消災也。」

永初六年,蝗。

按《後漢書安帝本紀》:「六年三月,十州蝗。」 按《五行志》: 「六年三月去蝗處復蝗子生。」

《古今注》曰:「郡國四十八蝗。」

永初七年,蝗。

按:《後漢書安帝本紀》:「七年八月丙寅,京師大風,蝗蟲 飛過洛陽。詔郡國被蝗傷稼十五以上,勿收今年田 租,不滿者,以實除之。」

元初元年蝗编辑

按:《後漢書安帝本紀》:「元初元年夏四月,京師及郡國 五旱、蝗。」

元初二年,蝗。

按《後漢書安帝本紀》:「元初二年五月,京師旱,河南及 郡國十九蝗。甲戌,詔曰:『朝廷不明,庶事失中,災異不 息,憂心惶懼。被蝗以來,七年於茲,而州郡隱匿,裁言 頃畝。今群飛蔽天,為害廣遠,所言所見,寧相副邪?三 司之職,內外是監,既不奏聞,又無舉正。天災至重,欺 罔辠大。今方盛夏,且復假貸,以觀厥後。其務消救災』」 眚。安輯黎元。 按《五行志》,「二年夏,郡國二十蝗。」

延光元年蝗编辑

按:《後漢書安帝本紀》,「延光元年六月,郡國蝗。」

順帝永建五年蝗编辑

按《後漢書順帝本紀》,「永建五年夏四月,京師及郡國 十二蝗。」 按《五行志》,「永建五年,郡國十二蝗。是時鮮 卑寇朔方,用眾征之。」

永和元年蝗编辑

按《後漢書順帝本紀》:「永和元年七月,偃師蝗。」 按《五 行志》,「永和元年秋七月,偃師蝗。去年冬,烏桓寇沙南, 用眾征之。」

桓帝永興元年蝗编辑

按《後漢書。桓帝本紀》:「永興元年秋七月,郡國三十二 蝗。」 按《五行志》:「是時梁冀秉政無謀,憲苟貪權作虐。」

《春秋考異郵》曰:「貪擾生蝗。」

永興二年,蝗。

按:《後漢書桓帝本紀》:「永興二年六月,京師蝗。」

永壽三年蝗编辑

按:《後漢書桓帝本紀》:「永壽三年六月,京師蝗。」

延熹元年蝗编辑

按:《後漢書桓帝本紀》:「延熹元年夏五月,京師蝗。」

臣昭案:《劉歆傳》,皆逆天時,聽不聰之過也,養奮《對策》曰:「佞邪以不正食祿饗所致。」

延熹九年,蝗。

按《後漢書。桓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謝承書》曰: 「九年,揚州六郡連水旱,蝗害也。」

靈帝熹平四年螟编辑

按《後漢書靈帝本紀》:「熹平四年六月,弘農、三輔螟。」 按《五行志》,「熹平四年六月,弘農、三輔螟蟲為害。」是時, 靈帝用中常侍曹節等讒言,禁錮海內清英之士,謂 之黨人。

熹平六年,蝗。

按《後漢書靈帝本紀》,「六年夏四月,七州蝗。」 按《五行 志》,「六年夏,七州蝗。先是鮮卑前後三十餘犯寨,是歲 護鳥桓校尉夏育破鮮卑,中郎將田晏,使匈奴,中郎 將臧旻將南單于以下三道,並出討鮮卑,大司農經 用不足,殷斂郡國以給軍糧,三將無功,還者少半。」

光和元年蝗编辑

按《後漢書靈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光和元年詔 策問曰:「連年蝗蟲至冬踊,其咎焉在?」蔡邕對曰:「臣聞 《易傳》曰:『大作不時,天降災,厥咎蝗蟲來』。」《河圖祕徵篇》 曰:「帝貪則政暴而吏酷,酷則誅深,必殺主。」蝗蟲。蝗蟲, 貪苛之所致也。是時百官遷徙,皆私上禮西園以為 府。

蔡邕對曰:「蝗蟲出息,不急之作,省賦斂之費,進清仁,黜貪虐,分損承安,屈省別藏,以贍國用,則其救也。《易》曰:『得臣無家』。言有天下者,何私家之有?」

中平二年螟编辑

按:《後漢書靈帝本紀》:「中平二年秋七月,三輔螟。」

獻帝興平元年大蝗编辑

按《後漢書獻帝本紀》。「興平元年夏六月。大蝗。」 按《五 行志》。「是時天下大亂。」

建安二年五月蝗编辑

按:《後漢書。獻帝本紀》:「建安二年夏五月,蝗。」

建安十七年七月,螟。

按:《後漢書獻帝本紀》云云。

编辑

文帝黃初三年大蝗编辑

按《魏志文帝本紀》,黃初三年秋七月,冀州大蝗。 按《晉書五行志》,魏文帝黃初三年七月,冀州大蝗,人饑。按蔡邕說,蝗者在上,貪苛之所致也。是時孫權歸 順,帝因其有西陵之役,舉大眾襲之,權遂背叛也。

编辑

武帝泰始十年蝗编辑

按《晉書武帝本紀》,「泰始十年夏,大蝗。」 按《五行志》,「泰 始十年六月蝗。是時荀賈任政,疾害公直。」

咸寧元年螟编辑

按《晉書武帝本紀》,「咸寧元年九月甲子,青州螟。」 按 《五行志》,「咸寧元年七月,郡國螟。九月,青州又螟。是月, 郡國有青蟲食其禾稼。」

咸寧四年,螟。

按《晉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四年,司、冀、兗、豫、 荊、揚郡國二十螟。」

太康九年螟编辑

按《晉書武帝本紀》,「太康九年,郡國二十四螟。」 按《五 行志》,「九年八月,郡國二十四螟。九月,蟲又傷秋稼。」是 時帝聽讒諛,寵任賈充、楊駿,故有蟲蝗之災,不絀無 德之罰。

惠帝元康三年螟编辑

按《晉書惠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元康三年九月, 帶方等六縣螟食禾葉盡。」

永寧元年蝗螟编辑

按《晉書惠帝本紀》,「永寧元年,郡國六蝗。」 按《五行志》, 「永寧元年七月,梁、益、涼三州螟。是時齊王冏執政,貪 苛之應也。十月,南安、巴西、江陽、太原、新興、北海青蟲 食禾葉,甚者十傷五六。十二月,郡國六螟。」

懷帝永嘉四年蝗编辑

按《晉書懷帝本紀》,「永嘉四年五月,幽、并、司、冀、秦、雍等 六州大蝗,食草木牛馬毛皆盡。」 按《五行志》:「永嘉四 年五月,大蝗,自幽、并、司、冀至于秦、雍,草木牛馬毛鬣 皆盡。」是時天下兵亂,漁獵黔黎,存亡所繼,惟司馬越、 苟晞而已,競為暴刻,經略無章,故有此孽。

愍帝建興四年蝗编辑

按《晉書愍帝本紀》,「建興四年六月,大蝗。」 按《五行志》, 「建興四年六月,大蝗。去歲劉曜頻攻北地、馮翊,麴允 等悉眾御之,卒為劉曜所破,西京遂潰。」

《建興五年》,螽蝗。

按《晉書愍帝本紀》:建興五年「秋七月,司、冀、青、雍等四 州螽蝗。」

元帝太興元年蝗编辑

按《晉書元帝本紀》,「太興元年八月,冀、徐、青三州蝗。」 按《五行志》:「太興元年六月,蘭陵合鄉蝗害禾稼。乙未, 東莞蝗蟲,縱廣三百里,害苗稼。七月,東海、彭城、下邳、 臨淮四郡蝗蟲害禾豆。八月,冀、青、徐三州蝗,食生草 盡,至于二年。」是時中州淪喪,暴亂滋甚也。

太興二年,蝗。

按《晉書元帝本紀》,「二年五月,徐揚及江西諸郡蝗。」 按《五行志》:「二年五月,淮陵、臨淮、淮南、安豐、廬江等五 郡,蝗蟲食秋麥。是月癸丑,徐州及揚州江西諸郡蝗, 吳郡百姓多饑死。」是年,王敦并領荊州,苛暴之釁,自 此興矣。

孝武帝太元十五年蝗编辑

按《晉書孝武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太元十五年 八月。兗州蝗。是時慕容氏逼河南。征戍不已。故有斯 孽。」

太元十六年,蝗。

按《晉書孝武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十六年五月, 飛蝗從南來,集堂邑縣界,害禾稼。是年春,發江州兵 營甲士二千人家口六七千,配護軍及東宮,後尋散 亡殆盡。又邊將連有征役,故有斯孽。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