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180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七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一百八十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八十一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一百八十卷目錄

 蝗災部彙考三

  宋文帝元嘉一則

  梁武帝大同一則

  北魏高宗興安一則 興光一則 太安一則 和平一則 高祖太和七則 世宗景

  明二則 正始二則 永平一則 延昌一則 肅宗熙平一則

  北齊文宣帝天保二則

  北周武帝建德一則

  隋文帝開皇一則

  唐高祖武德一則 太宗貞觀四則 高宗永徽一則 永淳一則 中宗嗣聖一則 元

  宗開元五則 代宗廣德二則 德宗一則 貞元一則 順宗永貞一則 憲宗元和一則

   穆宗長慶二則 文宗太和一則 開成四則 武宗會昌一則 宣宗大中一則 懿宗

  咸通五則 僖宗乾符一則 光啟二則

  後唐明宗天成一則 長興一則

  後晉高祖天福二則 出帝天福一則

  後周太祖廣順一則

  遼聖宗統和一則 開泰一則 道宗清寧一則 咸雍二則 太康三則 太安一則

  天祚一則

  宋太祖建隆三則 乾德三則 開寶一則 太宗太平興國四則 雍熙一則 端拱一

  則 淳化三則 至道二則 真宗景德四則 大中祥符四則 天禧二則 仁宗天聖二

  則 明道一則 景祐一則 寶元一則 皇祐一則 神宗熙寧七則 元豐三則 哲宗

  元符一則 徽宗建中一則 崇寧四則 宣和二則 高宗建炎二則 紹興三則 孝宗

  隆興二則 乾道三則 淳熙九則 光宗紹熙二則 寧宗慶元一則 嘉泰一則 開禧

  一則 嘉定十則 理宗紹定一則 端平一則 嘉熙二則 淳祐一則 景定一則

庶徵典第一百八十卷

蝗災部彙考三编辑

编辑

文帝元嘉三年秋旱蝗编辑

按《南史宋文帝本紀》:「元嘉三年秋,蝗。」

按《宋書范泰傳》:泰進位侍中,左光祿大夫,國子祭酒, 領江夏王師,特進如故。上以泰先朝舊臣,恩禮甚重, 以有腳疾,起居艱難,宴見之日,特聽乘轝到坐。累陳 時事,上每優容之。其年秋,旱蝗,又上表曰:「陛下昧旦 丕顯,求民之瘼,明斷庶獄,無倦政事,理出群心,澤謠 民口,百姓翕然,皆自以為遇其時也。災變雖小,要有」 以致之。守宰之失,臣所不能究;上天之譴,臣所不敢 誣。有蝗之處,縣官多課民捕之,無益於枯苗,有傷於 殺害。臣聞「桑穀時亡,無假斤斧」;楚昭仁愛,不禜自瘳。 卓去無知之蟲,宋均囚有翼之虎。蝗生有由,非所 宜殺,石不能言,星不自隕,《春秋》之旨,所宜詳察。禮,「婦 人有三從之義,而無自專之道。」《周書》「父子兄弟,罪不 相及。」女人被宥,由來上矣。謝晦婦女,尤在上方。始貴 後賤,物情之所甚苦。匹婦一室,亦能有所感激。臣於 謝氏,不容有情,蒙國重恩,寢處思報,伏度聖心,已當 有在。《禮》,《春》《夏》教《詩》,無一而闕也。臣近侍坐,聞立學當 在入年。陛下經略粗建,意存民食,入年則農功興,農 功興則田里闢,入秋治庠序,入冬集遠生,二塗並行, 事不相害。夫事多以淹稽為戒,不遠為患,任臣學官, 竟無微績,徒墜天施,無情自處。臣之區區,不望目睹 盛化,竊慕子囊城郢之心,庶免荀偃不瞑「之恨。臣比 陳愚見,便是都無可採,徒煩天聽,愧怍反側。」書奏上 乃原謝晦婦女。

编辑

武帝大同 年大蝗编辑

按《梁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隋書五行志》,梁大同初, 大蝗,籬門松柏葉皆盡。《洪範五行傳》曰:「介蟲之孽也。」 與魚同占。京房《易飛候》曰:「食祿不益聖化,天視以蟲, 蟲無益於人而食萬物也。」是時公卿皆以虛澹為美, 不親職事,無益食物之應也。

北魏编辑

高宗興安元年蝗编辑

按:《魏書高宗本紀》:興安元年「十有二月癸亥,詔以營 州蝗,開倉賑恤。」

興光三年蝗编辑

按:《北史魏文成帝本紀》:「興光三年十二月,州鎮五蝗, 百姓饑,使開倉賑給之。」

太安三年蝗编辑

按:《魏書高宗本紀》:「太安三年十有二月,以州鎮五蝗, 民饑,使使者開倉以賑之。」

和平五年蟲為災编辑

按:《北史魏文成帝本紀》:「和平五年二月,詔以州鎮十 四去歲蟲水,開倉賑恤。」

高祖太和元年蝗编辑

按:《魏書高祖本紀》:「太和元年十有二月丁未,詔以州 郡八蝗,民饑,開倉賑恤。」

太和二年,蝗。

按《魏書高祖本紀》:「二年夏四月,京師蝗。甲辰,祈天災 於北苑,親自禮焉,減膳,避正殿。丙午,澍雨大洽,曲赦京師。」

太和五年,蝗。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五年七月,敦煌 鎮蝗,秋稼略盡。」

太和六年,蝗。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六年七月,青、雍 二州虸蚄害稼。八月,徐、東徐、兗、濟、平、豫、光七州,平原、 枋頭、廣阿、臨濟四鎮,蝗害稼。」

太和七年,蝗。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七年四月,相、豫 二州蝗害稼。」

太和八年,蝗虸蚄害稼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八年三月,冀州、 相三州虸蚄害稼。四月,濟、光、幽、肆、雍、齊、平七州蝗。六 月乙巳,相、齊、光、青四州虸蚄害稼。 太和十六年蝗。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十六年十月「癸 巳,枹䍐鎮,蝗害稼。」

世宗景明元年虸蚄生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景明元年五月青齊徐兗光南青六州虸蚄害稼编辑

景明四年,蝗螟虸蚄生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四年三月壬午, 河州大螟,二麥無遺。」五月,光州虸蚄害稼。六月,河州 大蝗。七月,東萊郡虸蚄害稼。

正始元年蝗编辑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正始元年六月, 夏司二州蝗害稼。」

正始四年,蝗虸蚄生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四年八月,涇州 蝗蟲、河州虸蚄,涼州司州、恆農郡蝗蟲並為災。

永平元年蝗编辑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永平元年六月 「己巳,涼州蝗害稼。」

延昌元年蝗虸蚄生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五年是年四月改元延昌七月蝗蟲京師虸蚄八月青齊光三州虸蚄害稼三编辑

分食二。

肅宗熙平元年虸蚄生按魏書肅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熙平元年六月青齊光南青四州虸蚄害稼编辑

北齊编辑

文宣帝天保八年大蝗编辑

按《北齊書文宣帝本紀》:天保八年,「自夏至九月,河北 六州、河南十二州、畿內八郡大蝗。是月飛至京師,蔽 日,聲如風雨。甲辰,詔今年遭蝗之處免租。」

按:《隋書五行志》:天保八年,河北六州、河南十二州蝗, 畿人皆祭之。帝問魏尹丞崔叔瓚曰:「何故蟲?」叔瓚對 曰:「《五行志》云:『土功不時,則蝗蟲為災』。今外築長城,內 修三臺,故致災也。」帝大怒,毆其頰,擢其髮,溷中物,塗 其頭,役者不止。九年,山東又蝗。十年,幽州大蝗。《洪範 五行傳》曰:「刑罰暴虐,貪饕不厭,興師動眾,輒修城邑, 而失眾心,則蟲為災。」是時帝用刑暴虐,勞役不止之 應也。

《天保九年》,大蝗。

按:《北齊書文宣本紀》:「九年四月,山東大蝗,差夫役捕 而坑之。」

北周编辑

武帝建德二年大蝗编辑

按《周書武帝本紀》:建德二年八月「丙午,關內大蝗。」

编辑

文帝開皇十六年大蝗编辑

按《隋書文帝本紀》,「開皇十六年六月,并州大蝗。」 按 《五行志》:「開皇十六年,并州蝗。時秦孝王俊裒刻百姓, 盛修邸第,後竟獲譴死。」

编辑

高祖武德六年蝗编辑

按《唐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武德六年,夏州 蝗。蝗之殘民,若無功而祿者然,皆貪撓之所生。先儒 以為人主失禮煩苛則旱,魚螺變為蟲蝗,故以屬魚 孽。

太宗貞觀二年蝗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貞觀二年三月庚午,以旱蝗責躬, 大赦。 按《五行志》:貞觀二年六月,京畿旱蝗。太宗在 苑中掇蝗,祝之曰:「人以穀為命,百姓有過,在予一人, 但當蝕我,無害百姓。」將吞之,侍臣懼帝致疾,遽以為 諫。帝曰:「所冀移災朕躬,何疾之避?」遂吞之。是歲蝗不 為災。

貞觀三年,蝗。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三年五月,徐州

蝗。秋,德、戴、廓等州蝗
考證.svg
貞觀四年蝗。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四年秋,觀、兗、遼 等州蝗。」

貞觀二十一年,蝗。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十一年八月, 萊州螟、渠、泉二州蝗。

高宗永徽元年蝗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永徽元年,夔、絳、 雍、同等州蝗。」

永淳元年大蝗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永淳元年六月,大蝗,人相食。」 按 《五行志》:「永淳元年三月,京畿蝗,無麥苗。六月,雍、岐、隴 等州蝗。」

中宗嗣聖十年即武后長壽二年编辑

按《唐書武后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長壽二年,台、建 等州蝗。」

元宗開元三年蝗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開元三年七月, 河南、河北蝗。」

開元四年,大蝗。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四年夏,山東蝗 蝕稼,聲如風雨。」 按《姚崇傳》:開元四年,山東大蝗,民 祭且拜,坐視食苗,不敢捕。崇奏詩云:「秉彼蟊賊,付畀 炎火。漢光武詔曰:『勉順時政,勸督農桑,去彼螟蜮,以 及蟊賊』。」此除蝗詔也。且蝗畏人易驅,又田皆有主,使 自救其地,必不憚勤。請夜設火坎其旁,且焚且瘞,乃 可盡。「古有討除不勝者,特人不用命耳。」乃出御史為 捕蝗使,分道殺蝗。汴州刺史倪若水上言:「除天災者 當以德。昔劉聰除蝗,不克而害愈甚。」拒御史,不應命。 崇移書謂之曰:「聰,偽主,德不勝妖,今妖不勝德。古者 良守蝗,避其境,謂脩德可免,彼將無德致然乎?今坐 視食苗,忍而不救,因以無年,刺史其謂何?」若水懼,乃 縱捕,得蝗十四萬石。時議者喧嘩。帝疑,復以問崇,對 曰:「庸儒泥文,不知變事,固有違經而合道,反道而適 權者。昔魏世山東蝗,小忍不除,至人相食。後奏有蝗, 草木皆盡,牛馬至相噉毛。今飛蝗所在充滿,加復蕃 息,且河南、河北,家無宿藏,一不獲則流離,安危繫之。 且討蝗縱不能盡,不愈於養以遺患乎?」帝然之。黃門 監盧懷慎曰:「凡天災,安可以人力制也?且殺蟲多,必 戾和氣,願公思之。」崇曰:「昔楚王吞蛭而厥疾瘳,叔敖 斷蛇福乃降。今蝗幸可驅,若縱之,穀且盡,如百姓何? 殺蟲救人,禍歸於崇,不以諉公也。」蝗害訖息。

按《傳信記》:開元初,山東大蝗,姚元崇請分遣使捕蝗 埋之。上曰:「蝗天災也,誠由不德而致焉。卿請捕蝗,得 無違而傷義乎?」元崇進曰:「臣聞《大田詩》曰:『秉畀炎火』 者,捕蝗者之術也。古人行之於前,陛下用之於後。古 人行之,所以安農,陛下行之,所以除害。臣聞安農非 傷義也,農安則物豐,除害則人豐樂興農去害,有國 之大事也。幸陛下熟思之。」上喜曰:「事既師古,用可救 時。是朕心也。」遂行之。時中外咸以為不可。上謂左右 曰:「吾與賢相討論已定捕蝗之事,敢議者死。」是歲所 司結奏捕蝗蟲九百餘萬石。時無饑饉。天下賴焉。 開元二十二年,虸蚄生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十二年八月, 榆關虸蚄蟲害稼。入平州界,有群雀來食之,一日而 盡。

開元二十五年,蝗。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十五年,「貝州 蝗。有白鳥數千萬群飛食之,一夕而盡,禾稼不傷。」 開元二十六年,虸蚄生。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十六年,榆關 虸蚄蟲害稼,群雀來食之。

代宗廣德元年虸蚄生按唐書代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廣德元年秋虸蚄蟲害稼閩中尤甚米斗千錢编辑

廣德二年,蝗。

按《唐書代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年秋,蝗,閩輔 尤甚,米斗千錢。」

德宗興元元年螟蝗编辑

按《唐書德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興元元年秋,螟 蝗自山而東,際於海,晦天蔽野,草木葉皆盡。」

貞元元年蝗编辑

按《唐書德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貞元元年夏,蝗 東自海,西盡河隴,群飛蔽天,旬日不息,所至草木葉 及畜毛,靡有孑遺,餓殣枕道,民蒸蝗曝颺,去翅足而 食之。」

順宗永貞元年秋陳州蝗编辑

按《唐書順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憲宗元和元年蝗编辑

按《唐書憲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元和元年夏,鎮、 冀等州蝗

穆宗長慶三年螟蝗编辑

按《唐書穆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長慶三年秋,洪 州螟蝗,害稼八萬頃。」

長慶四年。虸蚄生 按《唐書穆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四年絳州虸蚄 蟲害稼。

文宗太和元年虸蚄生按唐書文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太和元年河東同虢等州虸蚄蟲害稼编辑

開成元年蝗编辑

按《唐書文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開成元年夏,鎮 州河中蝗害稼。」

開成二年,蝗。

按《唐書文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年六月,魏博、 昭義、淄青、滄州、兗海、河南蝗。」

開成三年,蝗。

按《唐書文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三年秋,河南、河 北鎮定等州蝗,草木葉皆盡。」

開成五年,螟蝗。

按《唐書文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五年夏,幽、魏、博、 鄆、曹、濮、滄、齊、德、淄、青、兗、海、河陽、淮南、虢、陳、許、汝等州 螟蝗害稼。占曰:『國多邪人,朝無忠臣,居位食祿,如蟲 與民爭食,故比年蟲蝗』。」

武宗會昌元年蝗编辑

按《唐書武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會昌元年七月, 關東山南鄧、唐等州蝗。」

宣宗大中八年蝗编辑

按《唐書宣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八年七月,「劍南 東川蝗。」

懿宗咸通三年蝗编辑

按《唐書懿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咸通三年六月, 淮南、河南蝗。

咸通六年,蝗。

按《唐書懿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六年八月,東都、 同、華、陝、虢等州蝗。」

咸通七年,蝗。

按《唐書懿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七年夏,東都、同、 華、陝、虢及京畿蝗。」

咸通九年,蝗。

按《唐書懿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九年,江淮、關內 及東都蝗。」

咸通十年,蝗。

按《唐書懿宗本紀》,咸通十年六月戊戌,以蝗理囚。 按《五行志》,十年夏,陜虢等州蝗,不絀無德,虐取于民 之罰。

按《冊府元龜》,「咸通十年六月戊戌制曰:『動天地者,莫 若精誠,致和平者,莫若修政。朕顧惟庸昧,託於王公 之上,於茲十一年矣。祗荷丕搆,寅畏小心,慕唐堯之 欽若昊天,遵周王之昭事上帝。念茲夙夜,靡替虔恭, 同馭朽之憂勤,思納隍之軫慮。內戒奢靡,外罷畋遊, 匪敢期於雍熙,祈自得於清淨。上望寰區無事,稼穡 有年。而燭理不明,涉道惟淺,氣多湮鬱,誠未感通。旱 暵是虞,蟲螟為害,蠻蜒未賓於遐裔,寇盜復蠹於中 原。尚駕戎車,益調兵食,俾黎元之重困,每宵旰而忘 安。今盛夏驕陽,時雨久曠,憂勤烝庶,旦夕焦勞。內修 香火以虔祈,外罄牲玉以精禱,仰俟元貺,必致甘滋』」, 而油雲未興,秋稼闕望。睹茲愆亢,軫「於誠懷。復慮暴 政煩刑,強官酷吏,侵漁囊橐,陷害孤煢,致有冤抑之 人,搆成災沴之氣。主守長吏,無忘奉公,伐叛興師,蓋 非獲已。除姦討逆,必使當辜。苟或陷及平人,自然風 雨愆候。凡行營將帥,切在審詳,昭示惻憫之心,敬聽 勤卹之旨。應京城天下諸州府見禁囚徒,除十惡五 逆,官典犯贓,故意殺人,合造毒藥,光火持杖開劫墳 墓,及關連徐州逆黨外,並宜量罪輕重,速令決遣,無 久繫留。雷雨不周,田疇方瘁,誠宜愍物,以示好生。其 京城未降雨間,宜令坊市,權斷屠宰。昨陝虢中使迴, 方知蝗旱有損處,諸道長吏,分憂共理,宜各推公,共 思濟物,界內有饑歉,切在慰安,哀此蒸人,無俾艱食。」 徐方寇孽未殄,師旅有征,凡合誅鋤,審分淑慝。無令 脅從橫死,元惡偷生。宜申告代之文,使知逆順之理。 於戲!每思禹湯之罪己,其庶成康之措刑,孰謂德信 未孚,教化猶梗。咨爾多士,毗予一人,既引過在躬,亦 漸幾於理。布告中外,稱朕意焉。

僖宗乾符二年蝗编辑

按《唐書僖宗本紀》:「乾符二年七月,以蝗,避正殿,減膳。」

按:《五行志》:「乾符二年,蝗自東而西,蔽天。」

光啟元年蝗编辑

按《唐書僖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光啟元年秋,蝗 自東方來,群飛蔽天。」

光啟二年,蝗。

按《唐書僖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年,荊襄蝗,米
考證.svg
斗錢三千,人相食。淮南蝗自西來,行而不飛,浮水緣

城,入揚州府署。竹樹幢節,一夕如翦,幡幟畫像,皆齧 去其首,撲不能止。旬日自相食盡。」

按《冊府元龜》:「高駢為淮南節度使,光啟二年七月,有 蝗行而不飛,自郭西浮濠水,緣城而入,飛至駢道院 之中,驅撲不止。凡松竹之屬,一夕如翦。所懸畫像,皆 齧去其頭。數日之後,又相食啗。」

後唐编辑

明宗天成三年即吳越寶正三年吳越蝗编辑

按《五代史唐明宗本紀》,不載 按《十國春秋吳越武 肅王世家》:「寶正三年夏六月,大旱,有蝗蔽日而飛,盡 為之黑,庭戶衣帳悉充塞,王親祀於都會堂。是夕,大 蝗墜浙江而死。」

長興三年即吳太和四年编辑

按《五代史唐明宗本紀》。不載 按《十國春秋吳睿帝 本紀》。「太和四年,鍾山之陽。積飛蝗尺餘,厚有數千僧, 白晝聚首。啗之盡」

後晉编辑

高祖天福五年即後蜀廣政四年蜀蝗编辑

按《五代史晉高祖本紀》。不載 按《十國春秋。後蜀後 主本紀》。廣政四年夏四月。蝗。

天福七年。即南唐昇元六年蝗。

按《五代史晉高祖本紀》不載 按陸游《南唐書烈祖 本紀》。「昇元六年六月,大蝗自淮北蔽空而至。辛巳命 州縣捕蝗瘞之。」

出帝天福八年大蝗编辑

按:《五代史晉出帝本紀》:「天福八年夏四月,供奉官張 福率威順軍捕蝗於陳州。五月,泰寧軍節度使安審 信捕蝗於中都。甲辰,以旱蝗,大赦。六月庚戌,祭蝗於 皋門。癸亥,供奉官七人帥奉國軍捕蝗於京畿。秋七 月甲辰,供奉官李漢超帥奉國軍捕蝗於京畿。八月 丁未朔,募民捕蝗,易以粟。」

按《冊府元龜》:「天福八年六月庚戌,宣差侍衛馬軍都 指揮使李守貞以蝗為害,往皋門村祭告。丁巳,宣遣 供奉官衛延韜嵩山投龍祈雨。壬戌,宣供奉官朱彥 威等七人,各部領奉國兵士,於封丘、長垣、陽武、浚儀、 酸棗、中牟、開封等縣捕蝗。」

後周编辑

太祖廣順三年即元宗保大十一年编辑

按《五代史周太祖本紀》。不載 按陸游《南唐書元宗 本紀》。「保大十一年夏六月。旱蝗,民饑,流入周境。」

编辑

聖宗統和元年蝗编辑

按《遼史聖宗本紀》:統和元年九月「癸丑朔,以東京平 州旱蝗,詔振之。」

開泰六年蝗编辑

按《遼史聖宗本紀》:「開泰六年六月,南京諸縣蝗。」

道宗清寧二年蝗蝻编辑

按《遼史道宗本紀》:「清寧二年六月乙亥,中京蝗蝻為 災。」

咸雍三年南京蝗编辑

按《遼史道宗本紀》云云。

咸雍九年,蝗。

按《遼史道宗本紀》:九年秋七月丙寅,南京奏,「歸義、淶 水兩縣,蝗飛入宋境,餘為蜂所食。」

太康二年蝗编辑

按《遼史道宗本紀》:「太康二年九月戊午,以南京蝗,免 明年租稅。」

太康三年,蝝。

按《遼史道宗本紀》:「三年五月丙辰,玉田安次蝝傷稼。 太康七年,蝗。」

按《遼史道宗本紀》:「七年夏五月癸丑,有司奏永清、武 清、固安三縣蝗。」

太安四年蝗编辑

按《遼史道宗本紀》:「太安四年六月庚辰,有司奏,宛平、 永清蝗為飛鳥所食。」

天祚帝乾統四年蝗编辑

按《遼史天祚帝本紀》:「乾統四年七月,南京蝗。」

编辑

太祖建隆元年七月澶州蝗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建隆二年,蝗。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建隆二年五月, 范縣蝗。九月,渭南縣虸蚄蟲傷稼。 按《十國春秋。後蜀後主本紀》。廣政二十四年。即太祖建隆二 年自春至於夏,無雨,螟蝗見成都。

建隆三年,蝻蝝。

按《宋史太祖本紀》,「建隆三年秋七月癸未,兗濟德磁 洺五州蝝。」 按《五行志》,建隆三年七月,深州蝻蟲生。

乾德元年蝗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乾德元年六月己亥,澶、濮、曹、絳蝗命以牢祭。 按《五行志》。建隆四年。即乾德元年七月,懷州 蝗生。

乾德二年,蝗、蝻。

按《宋史太祖本紀》,「二年六月辛未,河南北及秦諸州 蝗,惟趙州不食稼。」 按《五行志》,「二年四月,相州蝻蟲 食桑。五月,昭慶縣有蝗,東西四十里,南北二十里。」是 時,河北、河南、陝西諸州有蝗。

乾德六年。虸蚄生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六年七月。階州 虸蚄蟲生。

開寶二年蝗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開寶二年八月, 冀、磁二州蝗。」

太宗太平興國二年蝻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太平興國二年八月,鉅鹿步蝻生。」

按《五行志》:「太平興國二年閏七月,衛州蝻蟲生。」

太平興國五年,虸蚄生 按《宋史太宗本紀》,五年秋七月庚申,虸蚄生。 按《五 行志》,五年七月,濰州虸蚄蟲生,食稼殆盡。 太平興國六年,蝗。

按《宋史太宗本紀》:「六年七月,宋州蝗。」

太平興國七年,蝗蝻虸蚄生。 按《宋史太宗本紀》,七年三月,北陽縣蝗,飛鳥數萬食 之盡。五月,陝州蝗。秋七月,陽穀縣蝗。九月甲寅,邠州 蝗。 按《五行志》:七年四月,北陽縣蝻蟲生,有飛鳥食 之盡。滑州蝻蟲生。是月,大名府、陝州、陳州蝗。七月,陽 穀縣蝻蟲生。九月,邠州虸蚄蟲生,食稼。

雍熙三年蝗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雍熙三年,濮山蝗。」 按《五行志》:「雍 熙三年七月,鄄城縣有蛾蝗自死。」

端拱二年虸蚄生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端拱二年七月施州虸蚄蟲生害稼编辑

淳化元年蝗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淳化元年,曹、單二州有蝗,不為災。」 按《五行志》,淳化元年七月,淄、澶、濮州、乾寧軍有蝗。滄 州蝗蝻蟲食苗,棣州飛蝗自北來,害稼。

淳化二年,蝗。

按《宋史太宗本紀》:二年閏三月,鄄城縣蝗。三月己巳, 以歲蝗禱雨不應,詔宰相呂蒙正等:「朕將自焚,以答 天譴。」翊日而雨,蝗盡死。六月,楚丘、鄄城、淄川三縣蝗。 秋七月,乾寧軍蝗。

淳化三年,蝗。

按《宋史太宗本紀》,「三年六月甲申,飛蝗自東北來,蔽 天,經西南而去。是夕大雨,蝗盡死。秋七月,許、汝、兗、單、 滄、蔡、齊、貝八州蝗。」 按《五行志》:「三年六月甲申,京師 有蝗起東北,趣至西南,蔽空如雲翳日。七月,貝、許、滄、 沂、蔡、汝、商、兗、單等州,淮揚軍、平定、彭城軍,蝗、蛾抱草 自死。」 按《本紀》:「六月丁丑,大風晝晦,京師疫解。戊寅 慮囚。」甲申,飛蝗自東北來,蔽天,經西南而去。是夕,大 雨,蝗盡死。

至道二年蝗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至道二年六月,亳州蝗。秋七月,穀 熟縣、許、宿、齊三州蝗抱草死。八月辛丑,密州言「蝗不 為災。」 按《五行志》,至道二年六月,亳州宿、密州蝗生 食苗。「七月,長葛、陽翟二縣有蝻蟲食苗,歷城、長清等 縣有蝗。」

至道三年,蝻。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三年七月,「單州 蝻蟲生。」

真宗景德元年蝗螟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景德元年,陝、濱、棣州蝗害稼。命使 振之。 按《五行志》,景德元年八月,陝、濱、棣州蟲螟害 稼。

景德二年,蝻生。

按:《宋史真宗本紀》:「二年,京東蝻生。」

景德三年,蝝。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三年八月,「德博 蝝生。」

景德四年,蝗。

按:《宋史真宗本紀》:「四年,宛丘東阿須城縣蝗,不為災。」

大中祥符二年蝻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大中祥符二年 五月,雄州蝻蟲食苗。

大中祥符三年,蝻。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三年六月,開封 府尉氏縣蝻蟲生。

大中祥符四年,蝗虸蚄生。 按《宋史真宗本紀》,四年,畿內蝗。八月,兗州虸蚄蟲不 為災。 按《五行志》:四年六月,祥符縣蝗。七月,河南府 及京東蝗生,食苗葉。八月,開封府祥符、咸平、中牟、陳留、雍丘、封丘六縣蝗。兗州虸蚄蟲生,有蟲青色,隨齧 之化為水。

大中祥符六年,虸蚄生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六年九月,陝西 同華等州虸蚄蟲食苗。 大中祥符九年,蝗。

按《宋史真宗本紀》,「九年六月癸未,京畿蝗。秋七月丙 辰,開封府祥符縣蝗附草死者數里。癸亥,以畿內蝗, 下詔戒郡縣。八月,磁、華、瀛、博等州蝗不為災。九月甲 寅,督諸路捕蝗。戊辰,青州飛蝗赴海死,積海岸百餘 里」 按《五行志》:九年六月,京畿、京東西、河北路蝗蝻 繼生,彌覆郊野,食民田殆盡,入公私廬舍。七月辛亥, 過京師,群飛翳空,延至江淮,南趣河東,及霜寒始斃。 按王文正《筆錄》:大中祥符九年,秋稼將登,郡縣頗云 蝗蟲為災。一日,真宗皇帝坐便殿閣中御晚膳,左右 聲言飛蝗且至,上起至軒仰視,則連雲翳日,莫見其 際。帝默然坐,意甚不安,命徹匕著。自是遂不豫。

天禧元年蝗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天禧元年五月,諸路蝗食苗。詔遣 內外分捕,仍命使安撫。六月戊寅,陝西、江、淮南蝗,並 言自死。九月戊申,以蝗罷秋宴。是歲諸路蝗。 按《五 行志》,「天禧元年二月,開封府、京東西、河北、河東、陝西、 兩浙、荊湖百三十州軍蝗蝻復生,多去歲蟄者。和州 蝗生卵,如稻粒而細。六月,江淮大風,多吹蝗入江海, 或抱草木僵死。」

天禧二年,蝻。

按:《宋史真宗本紀》:「二年四月,江淮軍蝻不為災。」

仁宗天聖五年蝗虸蚄生按宋史仁宗本紀天聖五年十一月丁酉朔以陝西蝗減其民租賦是歲京兆府邢洺州蝗虸蚄蟲食苗编辑

按《五行志》:「天聖五年七月丙午,邢、洺州蝗。甲寅,趙」

州蝗。十一月,丁酉朔,京兆府旱蝗。

天聖六年,蝗。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六年五月乙卯, 河北、京東蝗。」

明道二年蝗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明道二年,畿內、京東西、河北、河東、 陝西蝗。」

景祐元年蝗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景祐元年,「開封府、淄州蝗。」 按《五 行志》:「景祐元年六月,開封府、淄州蝗,諸路募民掘蝗 種萬餘石。」

寶元二年蝗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寶元二年,曹、濮、單州蝗。」

皇祐五年蝗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皇祐五年九月「丁巳。詔以蝗令監 司諭親民官上民間利害。」 按《五行志》:皇祐五年,建 康府蝗。

神宗熙寧元年蝗编辑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熙寧元年,秀州 蝗。」

熙寧五年,河北大蝗。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熙寧六年,蝗。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六年四月,「河北 諸路蝗。是歲,江寧府飛蝗自江北來。」

熙寧七年,蝗。

按《宋史神宗本紀》。七年秋七月癸亥。詔河北兩路捕 蝗。又詔開府、淮南提點提舉司檢覆蝗旱。以米十五 萬石振河北西路災傷 按《五行志》。七年夏,開封府 界及河北路蝗。七月,咸平縣鴝鵒食蝗。

熙寧八年,蝗。

按《宋史神宗本紀》。「八年八月癸巳。募民捕蝗易粟,苗 損者償之。仍復其賦。」 按《五行志》:「八年八月,淮西蝗, 陳、潁州蔽野。」

熙寧九年,蝗蝻虸蚄生 按《宋史神宗本紀》,九年秋七月庚申,關以西,蝗蝻虸 蚄生。 按《五行志》,九年夏,開封府畿、京東、河北、陝西 蝗。

熙寧十年,蝗。

按,《宋史神宗本紀》:「十年三月壬申,詔州縣捕蝗。」

元豐四年蝗编辑

按《宋史神宗本紀》。元豐四年六月戊午。河北諸郡蝗 生。癸未。令提點開封府界諸縣公事楊景略。提舉開 封府界常平等事王得臣督諸縣捕蝗。 按《五行志》。 元豐四年六月。河北蝗。秋開封府界蝗。

元豐五年,蝗。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五年夏蝗。 元豐六年蝗。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六年夏,蝗。五月, 沂州蝗

哲宗元符元年蝗编辑

按《宋史哲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元符元年八月, 高郵軍蝗,抱草死。」

徽宗建中靖國元年蝗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建中靖國元年,京畿蝗。」

崇寧元年蝗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崇寧元年,京畿、京東、河北、淮南蝗。」

按:《五行志》:「崇寧元年夏,開封府界、京東、河北、淮南。」

等路蝗。

崇寧二年,蝗。

按《宋史徽宗本紀》。二年,諸路蝗。 按《五行志》:「二年諸 路蝗。令有司酺祭。」

崇寧三年,蝗。

按:《宋史徽宗本紀》:「三年,諸路蝗。」

崇寧四年,蝗。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三年、四年,連歲 大蝗,其飛蔽日,來自山東及府界,河北尤甚。」

宣和三年蝗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宣和三年,諸路蝗。」

宣和五年,蝗。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高宗建炎二年蝗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建炎二年六月,京畿淮甸蝗,秋七 月辛丑夏,旱蝗,詔監司郡守條上闕政,州郡災甚者 蠲田賦。」

建炎三年,蝗。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三年六月,淮甸 大蝗。八月庚午,令長吏修酺祭。」

紹興二十九年蝗螟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紹興二十九年九月,蠲江、浙蝗潦 州縣租。」 按《五行志》:紹興二十九年七月,盱眙軍、楚 州金界三十里,蝗為風所墮,風止復飛還淮北。秋,浙 東、江東西郡縣螟。

紹興三十年,「螟蝝。」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三十年十月,「江 浙郡國螟蝝。」

紹興三十二年,孝宗即位,蝗。

按《宋史孝宗本紀》:三十二年五月即位,「癸巳蝗」 按 《五行志》:「三十二年六月,江東、淮南北郡縣,蝗飛入湖 州境,聲如風雨,自癸巳至於七月,丙申,遍於畿縣,餘 杭、仁和、錢塘皆蝗。丙午,蝗入京城。八月,山東大蝗。癸 丑,頒祭酺禮式。」

孝宗隆興元年蝗螟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隆興元年秋七月乙巳,以蝗詔侍 從、臺諫、兩省官條上時政闕失。八月丙子,以飛蝗為 災,避殿減膳。是歲以兩浙蝗,悉蠲其租。」 按《五行志》: 「隆興元年七月,大蝗。八月壬申癸酉,飛蝗過都,蔽天 日,徽、宣、湖三州及浙東郡縣害稼。京東大蝗,襄、隨尤 甚,民為乏食。」又按志:「隆興元年秋,浙東西郡國螟 害穀。」紹興府、湖州為甚。

隆興二年,蝗。

按《宋史孝宗本紀》:「二年五月蝗。」 按《五行志》:「二年夏, 餘杭縣蝗。」

乾道元年蝗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乾道元年六月壬辰,淮南轉運判 官姚岳言「境內飛蝗自死。」 按《五行志》:「乾道元年六 月,淮西蝗,憲臣姚岳貢死。蝗為瑞,以佞坐黜。」

乾道三年,蝗、《螟螣》。

按《宋史孝宗本紀》,三年,江東西、湖南北路蝗,振之 按《五行志》,三年八月,江東郡縣螟螣,淮浙諸路多言 青蟲食穀穗。

乾道六年,螟。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六年秋,浙西、江 東螟為害。」

淳熙二年螟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淳熙二年秋,浙、 江、淮郡縣螟。」

淳熙三年,蝗。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三年八月,淮北 飛蝗入楚州、盱眙軍界,如風雷者逾時,遇大雨皆死, 稼用不害。」

淳熙四年,螟。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四年秋,「昭州螟。」 淳熙五年,螟螣。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五年昭州荐有 螟螣。」

淳熙七年,螟。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七年秋,永州螟。」 淳熙八年,「蝗螟。」

按《宋史孝宗本紀》:「八年秋七月乙巳,以旱蝗,詔侍從、 臺諫、兩省官條上時政闕失。八月丙子,以飛蝗為災避殿減膳,罷借諸路職田之令。」 按《五行志》:八年秋 江州螟。

淳熙九年,蝗。

按《宋史孝宗本紀》,九年六月,臨安府蝗,詔守臣亟加 焚瘞。八月,淮東、浙西蝗,壬子,定諸州官捕蝗之罰。 按《五行志》:「九年六月,全椒、歷陽、烏江縣蝗。乙卯,飛蝗 過都,遇大雨,墜仁和縣界。七月,淮甸大蝗,真、揚、泰州 窖撲蝗五千斛,餘郡或日捕數十車,群飛絕江,墜鎮 江府,皆害稼。」

淳熙十年,蝗。

按《宋史孝宗本紀》。十年春正月丁丑。命州縣掘蝗 按《五行志》。「十年六月,蝗遺種於淮浙,害稼。」

淳熙十四年,蝗螟。

按《宋史孝宗本紀》:「十四年七月丙辰,命臨安府捕蝗。」

按:《五行志》:「十四年秋,江州興國軍螟。」

淳熙十六年,螟。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十六年秋溫州 螟。」

光宗紹熙二年蝗编辑

按《宋史光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紹熙二年七月, 高郵縣蝗,至於泰州。」

紹熙五年,蝗。

按《宋史光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五年八月,楚和 州蝗。」

寧宗慶元三年螟编辑

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慶元三年秋,浙 東蕭山、山陰縣婺,浙西富陽、鹽官、淳安、永興縣、嘉興 府皆螟。」

嘉泰二年蝗编辑

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嘉泰二年,浙西 諸縣大蝗,自丹陽入武進,若煙霧蔽天,其墮亙十餘 里,常之三縣捕八千餘石,湖之長興捕數百石。」時浙 東近郡亦蝗。

開禧三年蝗编辑

按《宋史寧宗本紀》:「開禧三年,浙西蝗。」 按《五行志》:「開 禧三年,夏秋久旱,大蝗群飛蔽天,浙西豆粟皆既于 蝗。」

嘉定元年蝗编辑

按《宋史寧宗本紀》,「嘉定元年五月乙丑,以飛蝗為災, 減常膳。六月乙酉,以蝗禱於天地社稷。秋七月壬戌, 以飛蝗為災,詔三省疏奏寬恤未盡之事」 按《五行 志》,「嘉定元年五月,浙江大蝗,六月乙酉,有事於圜丘、 方澤,且祭酺。七月又酺,頒酺式於郡縣。」

嘉定二年,蝗。

按《宋史寧宗本紀》,二年夏四月乙丑,詔諸路監司督 州縣捕蝗。五月辛丑,命州縣捕蝗。是歲諸路蝗。 按 《五行志》:二年四月蝗。「五月丁酉,令諸郡修酺祀。六月 辛未,飛蝗入畿縣。」

嘉定三年,蝗。

按《宋史寧宗本紀》:「三年八月,臨安府蝗。」

嘉定七年,蝗。

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七年六月,「浙江 郡蝗。」

嘉定八年,蝗。

按《宋史寧宗本紀》:「八年,兩浙江東西路旱蝗。」 按《禮 志》:「嘉定八年八月,蝗禱於霍山。」 按《五行志》:八年四 月,飛蝗越淮而南,江淮郡蝗,食禾苗山林草木皆盡。 乙卯,飛蝗入畿縣。己亥,祭酺。令郡有蝗者如式以祭。 自夏徂秋,諸道捕蝗者以千百石計。饑民競捕,官出 粟易之。

嘉定九年,蝗。

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九年六月蝗禱群 祀。」 按《五行志》:「九年五月,浙東蝗,丁巳令郡國酺祭。 是歲薦饑,官以粟易蝗者千百斛。」

嘉定十年,蝗。

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十年四月,楚州 蝗。」

嘉定十四年,螣。

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十四年,明、台、溫、 婺、衢蟊螣為災。

嘉定十五年,蝗。

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十五年秋,「贑州 螟。」

嘉定十六年,螟。

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十六年,「永道州 螟。」

理宗紹定三年蝗编辑

按《宋史理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紹定三年,「福建 蝗。」

端平元年螟蝗编辑

按《宋史理宗本紀》,「端平元年五月,太平州螟。」 按《五行志》:「端平元年五月,當塗縣蝗。」

嘉熙四年蝗编辑

按《宋史理宗本紀》:嘉熙四年六月甲午朔,江浙、福建 蝗。秋七月乙丑,詔:「今夏六月,恆陽飛蝗為孽,朕德未 修,民瘼尤甚,中外臣僚其直言闕失,毋隱。」

淳祐二年蝗编辑

按《宋史理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淳祐二年五月, 「兩淮蝗。」

景定三年蝗编辑

按《宋史理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景定三年兩浙 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