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181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八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一百八十一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八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一百八十一卷目錄

 蝗災部彙考四

  金太宗天會一則 熙宗皇統二則 海陵正隆二則 世宗大定五則 章宗明昌一則

   泰和二則 宣宗貞祐二則 興定二則 哀宗正大一則

  元世祖中統二則 至元二十則 成宗元貞二則 大德十一則 武宗至大三則 仁

  宗皇慶二則 延祐二則 英宗至治三則 泰定帝泰定四則 致和一則 文宗天曆二

  則 至順二則 順帝元統一則 至元三則 至正十則

  明太祖洪武三則 惠宗建文二則 成宗永樂七則 宣宗宣德四則 英宗正統十則

   代宗景泰三則 英宗天順一則 憲宗成化八則 孝宗弘治二則 武宗正德七則

  世宗嘉靖二十四則 穆宗隆慶二則 神宗萬曆十八則 熹宗天啟一則 愍帝崇禎十

  則

皇清康熙四則

庶徵典第一百八十一卷

蝗災部彙考四编辑

编辑

太宗天會二年蝗编辑

按《金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天會二年, 曷懶移鹿古水,霖雨害稼。且為蝗所食。」

熙宗皇統元年秋蝗编辑

按《金史熙宗本紀》云云。

皇統二年,蝗。

按《金史熙宗本紀》:「皇統二年七月,北京廣寧府蝗。」

海陵正隆二年蝗编辑

按《金史海陵本紀》:「正隆二年秋,中都、山東、河東蝗。」 按《五行志》:「正隆二年六月壬辰,蝗飛入京師。」

正隆三年,蝗。

按《金史海陵本紀》:「三年六月壬辰,蝗入京師。」

世宗大定三年蝗编辑

按《金史世宗本紀》:大定三年三月「丙申,中都以南八 路蝗,詔尚書省遣官捕之。五月,中都蝗,詔參知政事 完顏守道按問大興府捕蝗官。」

大定四年,蝗。

按《金史世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四年八月,中都 南八路蝗飛入京畿。」

按:《續文獻通考》:「時完顏宗寧為歸德軍節度使,督民 捕蝗,得死蝗一斗,給粟一斗,數日捕絕。」

大定五年,蝗。

按《金史世宗本紀》:大定五年正月「辛未,詔中外,復命 有司,旱蝗水溢之處,與免租賦。」

大定十六年,蝗。

按《金史世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大定十六年,中 都、河北、山東、陝西、河東、遼東等十路旱蝗。

大定二十二年,蝗。

按《金史世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十二年五月, 慶都蝗蝝生,散漫十餘里,一夕大風,蝗皆不見。」

章宗明昌三年虸蚄生按金史章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明昌三年秋綏德虸蚄蟲生旱编辑

泰和七年蝗编辑

按《金史章宗本紀》:泰和七年六月乙丑,遣使捕蝗。 按《王維翰傳》:維翰為行省左右司郎中。泰和七年,河 南旱蝗,詔維翰體究田禾分數以聞。「七月,雨。復詔維 翰曰,雨雖沾足,秋種過時,使多種蔬菜,尤愈於荒萊 也。蝗蝻遺子,如何可絕?舊有蝗處,來歲宜菽麥,諭百 姓使知之。」

泰和八年,蝗。

按《金史章宗本紀》。泰和八年五月丁卯。遣使分路捕 蝗。六月戊子。飛蝗入京畿。秋七月庚子。詔更定蝗蟲 生發坐罪法。乙巳。詔頒《捕蝗圖》於中外 按《五行志》。 八年四月甲午。河南路蝗。

貞祐三年蝗编辑

按《金史宣宗本紀》:貞祐三年夏四月丙申,河南路蝗, 遣官分捕。上諭宰臣曰:「朕在潛邸,聞捕蝗者止及道 傍,使者不見處,即不加意,當以此意戒之。」

貞祐四年,蝗。

按《金史宣宗本紀》:「貞祐四年夏四月,河南、陝西蝗。五 月甲寅,鳳翔及華、汝等州蝗。戊寅,京兆、同、華、鄧、裕、汝、 亳、宿、泗等州蝗。六月丁未,河南大蝗傷稼,遣官分道 捕之。七月癸丑,飛蝗過京師。乙卯,以旱蝗詔中外。己 未,敕減尚食數品及後宮歲給縑帛有差」 按《五行 志》:四年五月,河南、陜西大蝗,鳳翔、扶風、岐山、郿縣 蟲傷麥。七月,旱。癸丑,飛蝗過京師。

興定元年蝗编辑

按《金史宣宗本紀》:「元年三月乙酉,上宮中見蝗,遣官 分道督捕,仍戒其勿以苛暴擾民興定二年,蝗。」

按《金史宣宗本紀》:「二年四月丁卯,河南諸郡蝗。五月 丙子,詔遣官督捕河南諸路蝗。」

哀宗正大三年蝗编辑

按《金史哀宗本紀》:「正大三年夏四月己酉,遣使捕蝗。 六月辛卯,京東大雨雹,蝗盡死。」

编辑

世祖中統三年蝗编辑

按《元史世祖本紀》:「中統三年五月,真定、順天、邢州蝗。 中統四年蝗。」

按《元史世祖本紀》:「四年六月壬子,河間、益都、燕京、真 定、東平諸路蝗。八月,濱棣二州蝗。」

至元二年蝗编辑

按《元史世祖本紀》,「至元二年七月辛酉,益都大蝗饑, 命減價糶官粟以賑。是歲,西京、北京、益都、真定、東平、 順德、河間、徐、宿、邳蝗。」

至元三年,蝗。

按《元史世祖本紀》:「三年,東平、濟南、益都、平灤、真定、洺、 磁、順天、中都、河間、北京蝗。」

至元四年,蝗。

按《元史世祖本紀》:「四年,山東、河南北諸路蝗。」

至元五年,蝗。

按:《元史世祖本紀》:「五年六月戊申,東平等處蝗。」 「至元六年蝗。」

按《元史世祖本紀》:「六年六月丁亥,河南、河北、山東諸 郡蝗。」

至元七年,蝗。

按《元史世祖本紀》:「七年三月戊午,益都、登、萊蝗。五月 壬戌,大名、東平等路桑蠶皆災,南京、河南等路蝗,減 今年銀絲十之三。十月,南京、河南兩路蝗。」

至元八年,蝗。

按《元史世祖本紀》,「八年六月甲午,上都、中都、河間、濟 南、淄萊、真定、衛輝、洺磁、順德、大名、河南、南京、彰德、益 都、順天、懷孟、平陽、歸德諸州縣蝗。」 按《五行志》:八年 六月,「遼州和順縣、解州聞喜縣虸蚄生。」 至元十五年蝗。

按:《元史世祖本紀》:「十五年七月甲戌,申、濮州蝗。」 至元十六年蝗。

按《元史世祖本紀》:「十六年四月,大都等十六路蝗。六 月丙戌,左右衛屯田蝗蝻生。」

至元十七年,蝗。

按《元史世祖本紀》:「十七年五月辛酉,真定、咸平、忻州、 漣、海、邳、宿諸州郡蝗。」

至元十八年,蝗蟊。

按《元史世祖本紀》十八年,「是歲,夏津、武城等縣蟊害 稼,並免今年租。」

至元二十二年,蝗。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二年七月戊寅,京師蝗。」 至元二十三年蝻。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三年五月辛卯,霸州、漷州蝻 生。」

至元二十四年。虸蚄生。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四年,鞏昌虸蚄為災。」 至元二十五年,蝗。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五年六月「癸未,資國、富昌等 一十六屯蝗害稼。七月丙戌,真定、汴梁路蝗。八月丙 子,趙、晉、冀三州蝗。」

至元二十六年,蝗。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六年七月甲午,東平、濟寧、東 昌、益都、真定、廣平、歸德、汴梁、懷孟蝗。」

至元二十七年,蝗螟。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七年四月癸巳,河北十七郡 蝗。」 按《五行志》:二十七年四月,「婺州螟害稼,雷雨大 作,螟盡死,歲乃大稔。」

至元二十九年,蝗。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九年閏六月丁酉,東昌路蝗。 乙卯,濟南般陽蝗。八月丙午,廣濟署屯田蝗。」

至元三十年,蝗。

按《元史世祖本紀》:「三十年六月壬子,大興縣蝗。九月 辛巳,登州蝗。是歲,真定寧晉等處蝗。」

至元三十一年,成宗即位,蝗。

按《元史成宗本紀》:「三十一年四月甲午即位,六月,東 安州蝗。」

成宗元貞元年蝗螟编辑

按《元史成宗本紀》:「元貞元年六月,汴梁路蝗。」 按《五 行志》:「元貞元年六月,汴梁陳留、太康、考城等縣,睢、許 等州蝗,利州龍山縣,蓋州明山縣,螟。」

元貞二年,蝗。

按《元史成宗本紀》:「二年六月,大都、真定、保定、太平、常 州、鎮江、紹興、建康、澧州、岳州、廬州、汝寧、龍陽州、漢陽、

濟寧、東平、大名、滑州、德州蝗。七月,平陽、大名、歸德、真
考證.svg
定蝗。八月,德州、彰德、太原蝗。」 按《五行志》:「二年六月,

濟寧、任城、魚臺縣,東平須城、汶上縣,開州長垣、靖豐 縣,德州齊河縣,滑州、大和州內黃縣蝗。八月,平陽、大 名」、歸德等郡蝗。

大德元年蝗编辑

按《元史成宗本紀》:「大德元年六月,歸德徐、邳州蝗。」 「大德二年蝗。」

按《元史成宗本紀》:「二年二月丙子,歸德等處蝗。四月 庚申,江南、山東、浙江、兩淮、燕南屬縣百五十處蝗。六 月壬戌,山東、河南、燕南、山北五十處蝗。山北遼東道 大寧路金源縣蝗。十二月,揚州、淮安兩路旱蝗。 大德三年蝗。」

按《元史成宗本紀》:「三年五月,江陵路蝗。七月丙申,揚 州、淮安屬縣蝗。十月,汴梁歸德隴陝蝗。」「十一月己亥, 江陵路蝗。」 按《五行志》:「三年五月,淮安屬縣蝗,有鶖 食之。」

大德四年,蝗。

按《元史成宗本紀》:「四年五月,揚州、南陽、順德、東昌、歸 德、濟寧、徐濠、芍陂蝗。」

大德五年,蝗。

按《元史成宗本紀》:「五年七月癸亥,廣平、真定蝗。是歲, 汴梁、歸德、南陽、鄧州、唐州、陳州、和州、襄陽、汝寧、高郵、 揚州、常州蝗。」 按《五行志》:「五年六月,順德路淇州蝗。 八月,河南淮南睢等州,新野、江都、興化等縣蝗, 大德六年蝗。」

按《元史成宗本紀》,「六年四月庚寅,真定、大名、河間等 路蝗。五月丁巳,揚州、雍安路蝗。」「七月辛酉,大都諸縣 及鎮江、安豐、濠州蝗。」 按《五行志》:「六年七月,涿、順、固 安三州及鍾離、丹徒蝗。」

大德七年,蝗。

按《元史成宗本紀》:「七年五月乙卯,東平、益都、濟南等 路蝗。六月,大寧路蝗。」

大德八年,蝗。

按《元史成宗本紀》:「八年四月丁未,益都、臨胊、德州、齊 河蝗。六月丁酉,益津蝗。」

大德九年,蝗、蝝。

按《元史成宗本紀》:「九年六月甲午,通泰、靜海、武清蝗。」 「八月,涿州、東安州、河間、嘉興蝗。」 按《五行志》:「九年八 月,良鄉、南皮、泗州天長等縣及東安、海鹽等州蝗。」 又按志:「九年七月,桂陽郡蝝。」

大德十年,蝗。

按:《元史成宗本紀》:「十年四月,真定、河間、保定、河南蝗。 五月丁亥,大都、真定、河間蝗。六月壬戌,龍興、南康諸 郡蝗。」

大德十一年,武宗即位,蝗。

按:《元史武宗本紀》:「十一年五月甲申即位,是月,真定、 河間、順德、保定等郡蝗。六月辛酉,保定屬縣蝗。七月, 德州蝗。」

武宗至大元年蝗蝝编辑

按《元史武宗本紀》:「至大元年二月癸巳,汝寧、歸德二 路蝗,民饑。五月甲申,寧夏府水,晉寧等處蝗,東平、東 昌、益都蝝。六月,保定、真定蝗。八月,揚州、淮安蝗。 至大二年蝗。」

按《元史武宗本紀》,「二年四月,益都、東平、東昌、濟寧、河 間、順德、廣平、大名、汴梁、衛輝、泰安、高唐、曹濮、德陽、滁、 高郵等處蝗。六月,霸州、檀州、涿州、良鄉、舒城、歷陽、合 肥、六安、江寧、句容、溧水、上元等處蝗。七月,濟南、濟寧、 般陽、曹、濮、德、高唐、河中,解、絳、耀、同、華等州蝗。八月己 卯,真定、保定、河間、順德、廣平、彰德、大名、衛輝、懷孟、汴」 梁等處蝗。

至大三年,蝗。

按《元史武宗本紀》,「三年四月丙子,鹽山、寧津、堂邑、茌 平、陽穀、高堂、禹城等縣蝗。五月,合肥、舒城、歷陽、蒙城、 霍丘、懷寧等縣蝗。七月己亥,磁州、威州諸縣旱蝗。」「八 月己巳,汴梁、懷孟、衛輝、彰德、歸德、汝寧、南陽、河南等 路蝗。」 按《五行志》:「三年四月,平原、齊河七縣蝗。七月, 饒陽、元氏、平棘、滏陽、元城、無極等縣蝗。」

仁宗皇慶元年蝗编辑

按《元史仁宗本紀》:「皇慶元年四月庚寅,彰德安陽縣 蝗。」

皇慶二年,蝻蝗。

按《元史仁宗本紀》:「二年五月辛丑,檀州及獲鹿縣蝻。 七月丁巳,興國屬縣蝗。」

延祐二年蝗编辑

按《元史仁宗本紀》:「延祐二年九月丁未,陝州諸縣蝗。」 延祐七年,英宗即位,「蝗蝻。」

按:《元史英宗本紀》:「延祐七年三月庚寅即位。四月,左 衛屯田旱蝗。六月丁丑,益都蝗。七月,霸州及堂邑縣 蝻。」

英宗至治元年蝗编辑

按《元史英宗本紀》:「至治元年五月丁丑,霸州蝗。六月戊戌,衛輝、汴梁等處蝗。七月癸酉,衛輝胙路城縣蝗。 壬午,通許、臨淮、盱眙等縣蝗。庚寅,清池縣蝗。八月丙 午,泰興、江都等縣蝗。」「十二月乙未,寧海州蝗。」 按《五 行志》:「至治元年七月,江都、泰興、古城、通許、臨淮、盱眙、 清池等縣蝗。」

至治二年,蝗。

按《元史英宗本紀》:「二年十二月辛卯,汴梁、順德、河間、 保定、慶元、濟寧、濮州、益都諸屬縣及諸衛屯田蝗。」 按《五行志》:「二年汴梁祥符縣蝗,有群鶖食蝗,既而復 吐,積如丘垤。」

至治三年,蝗。

按《元史英宗本紀》:「三年五月戊午,保定路歸信縣蝗。 七月丙辰,真定州諸路屬縣蝗。」

泰定帝泰定元年蝗编辑

按《元史泰定帝本紀》,「泰定元年六月己卯,順德、大名、 河間、東平等二十一郡蝗。」 按《五行志》,「泰定元年六 月,大都、順德、東昌、衛輝、保定、益都、濟寧、彰德、真定、般 陽、廣平、大名、河間、東平等郡蝗。」

泰定二年,蝗。

按《元史泰定帝本紀》,「二年五月丙子,彰德路蝗。」「六月 丁未,濟南、河間、東昌等九郡蝗。」「七月壬申,般陽新城 縣蝗。」 按《五行志》:「二年六月,德、濮、曹、景等州,歷城、章 丘、淄川、柳城、茌平等縣蝗。九月,濟南歸德等郡蝗, 泰定三年蝗。」

按《元史泰定帝本紀》,「三年六月己亥,東平屬縣蝗。七 月庚申,大名、順德、衛輝、淮安等路,睢趙涿、霸等州及 諸衛屯田蝗。九月戊辰,廬州、懷慶二路蝗。」 按《五行 志》:「三年六月,東平須城縣,興國永興縣蝗。七月,廣平 路趙州曲陽、蒲城、慶都、修武等縣蝗,淮安、高郵二郡, 睢、泗雄、霸等州蝗。八月,永平、汴梁等郡蝗。」

泰定四年,蝗虸蚄生。 按《元史泰定帝本紀》,四年五月丁卯,大都南陽、汝寧、 廬州等路屬縣旱蝗。河南路洛陽縣有蝗,可五畝,群 烏食之。既數日,蝗再集,又食之。六月乙未,大都、河間、 濟南、大名、陜州屬縣蝗。七月,籍田蝗。八月,大都、河間、 奉元、懷慶等路蝗。是歲,濟南、衛輝、濟寧、南陽八路屬 縣蝗。 按《五行志》:四年八月,冠州、「恩州蝗。十二月,保 定、濟南、衛輝、濟寧、廬州五路,南陽、河南二府蝗。博興、 臨淄、膠西等縣蝗。」 又按《志》:「四年七月,奉元路咸陽、 興平、武功三縣,鳳翔府岐山等縣虸蚄害稼。」

致和元年蝗编辑

按《元史泰定帝本紀》,「致和元年四月,薊州及岐山、石 城二縣蝗。」「五月,汝寧府潁州、衛輝路汲縣蝗。」 按《五 行志》:「致和元年四月,大都永平路蝗,鳳翔蝗,無麥苗。 六月,武功縣蝗。」

文宗天曆二年蝗蝻编辑

按《元史文宗本紀》,「天曆二年四月丙辰,大寧興中州、 懷慶孟州、廬州無為州蝗。諸王忽剌荅兒言,黃河以 西所部旱蝗。六月,益都莒密二州夏旱蝗,永平屯田 府、昌國、濟民、豐贍諸署蝗,汴梁蝗,七月辛巳,真定、河 間、汴梁、永平、淮安、大寧、廬州諸屬縣及遼陽之蓋州 蝗。」 按《五行志》,天曆二年,淮安、廬州、安豐三路屬縣 蝗。

天曆三年,蝗。

按《元史文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三年五月,廣平、 大名、般陽、濟寧、東平、汴梁、南陽、河陽等郡,輝、德、濮、開、 高唐五州,蝗。」

至順元年蝗编辑

按《元史文宗本紀》:「至順元年五月,廣平、河南、大名、般 陽、南陽、濟寧、東平、汴梁等路,高唐、開、濮、輝、德、冠、滑等 州及大有、千斯等屯田蝗。六月,大都、益都、真定、河間 諸路,獻景、泰安諸州及左都威衛屯田蝗。七月,奉元、 晉寧、興國、揚州、淮安、懷慶、衛輝、益都、般陽、濟南、濟寧、 河南、河中、保定、河間等路及武衛、宗仁衛、左衛率府」 諸屯田蝗。

至順二年,蝗。

按《元史文宗本紀》:「二年四月壬申,衡州路屬縣,比歲 旱蝗仍大水,民食草木殆盡,又疫癘死者十九。河中 府蝗,六月,河南晉寧二路諸屬縣蝗,八月癸巳,辰州、 興國二路蟲傷稼,河南奉元屬縣蝗。」 按《五行志》:「二 年三月,陝州諸路蝗,六月,孟州濟源縣蝗,七月,河南 閿鄉、陝縣、奉元蒲城、白水等縣蝗。」

順帝元統二年蝗编辑

按《元史順帝本紀》:「元統二年六月,大寧、廣寧、遼陽、開 元、瀋陽、懿州水旱蝗。八月,南康路諸縣旱蝗。」

至元二年蝗编辑

按《元史順帝本紀》:「至元二年七月,黃州蝗,督民捕之, 人日五斗。」

至元三年,蝗。

按《元史順帝本紀》。三年七月庚戌,河南武陟縣禾將 熟,有蝗自東來。縣尹張寬仰天祝曰:「寧殺縣尹。無傷百姓。」俄有鷹群飛啄食之。 按《五行志》。三年六月,懷 慶溫州、汴梁陽武縣蝗。

至元五年,蝗。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五年七月,膠州 即墨縣蝗。」

至正四年蝗编辑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至正四年,歸德 府永城縣及亳州蝗。」

至正十二年,蝗。

按《元史順帝本紀》:「十二年六月,大名路開、滑濬三州, 元城十一縣,水旱蟲蝗。」

至正十七年,蝗。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十七年,東昌茌 平縣蝗。」

至正十八年,蝗。

按《元史順帝本紀》:「十八年五月,遼州蝗。七月,京師蝗。」

按:《五行志》:「十八年夏,薊州、遼州、維州、昌邑縣,膠州。」

高密縣蝗。秋,大都、廣平、順德及維州之北海,莒州之 蒙陰,汴梁之陳留,歸德之永城皆蝗。順德九縣民食 蝗,廣平人相食。

至正十九年,蝗《螟蝝》蝻。

按《元史順帝本紀》,「十九年五月,山東、河東、河南、關中 等處,蝗飛蔽天,人馬不能行,所落溝塹盡平。」八月己 卯,蝗自河北飛渡汴梁,食田禾一空。大同路蝗,襄垣 縣螟蝝 按《五行志》:十九年,大都霸州,通州,真定、彰 德、懷慶、東昌、衛輝,河間之臨邑,東平之須城,東河、陽 穀三縣,山東益都、臨淄二縣,濰州,膠州,博興州,大同、 冀「寧二郡,文水、榆次、壽陽、徐溝四縣,沂、汾二州及孝 義、平遙、介休三縣;晉寧潞州及壺關、潞城、襄垣三縣, 霍州趙城、靈石二縣,隰之永和,沁之武鄉,遼之榆社、 奉元,及汴梁之祥符、原武、鄢陵、扶溝、杞、尉氏、洧川七 縣,鄭之滎陽、汜水,許之長葛、郾城、襄城、臨潁,鈞之新 鄭、密縣皆蝗,食禾稼草木俱盡,所至蔽」日,礙人馬不 能行,填坑塹皆盈。饑民捕蝗以為食,或曝乾而積之, 又罄則人相食。七月,淮安清河縣飛蝗蔽天,自西北 東,凡經七日,禾稼俱盡。 又按《志》:十九年五月,濟南 章秋、鄒平二縣蝻,五穀不登。

至正二十年,蝗。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十年,益都臨 胊、壽光二縣,鳳翔岐山縣蝗。

至正二十一年,蝗。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十一年六月, 「河南鞏縣蝗,食稼俱盡。七月,衛輝及汴梁滎澤縣、鄭州 蝗。」

至正二十二年,蝗虸蚄生。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十二年秋,衛 輝及汴梁開封、扶溝、洧川三縣,許州及鈞之新鄭、密 二縣蝗。」 又按志:「六月,萊州膠水縣虸蚄生。七月,掖 縣虸蚄生,害稼。」 至正二十三年,虸蚄生。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十三年六月, 寧海文登縣虸蚄生。七月,萊州招遠、萊陽二縣及登 州、寧海州《虸蚄》生。 至正二十五年,蝗。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十五年,「鳳翔 岐山縣蝗。」

按:《續文獻通考》:「二十五年,績溪縣自西北蔽空而至。」

编辑

太祖洪武五年六月開封府諸縣蝗编辑

按:《河南通志》云云。

洪武九年五月,處州螟。

按:《浙江通志》云云。

洪武十九年九月辛未,賑旱蝗郡縣。

按:《大政紀》云云。

惠宗建文元年蝗编辑

按《名山藏》:燕王還北平,傳檄天下曰:「太孫即位,單二月, 蝗蟲生隴畝。」《占書》曰:「蝗蟲生隴畝者,邪臣在位,則蟲 食苗葉,君用才不當,臣不任職,則蟲食苗莖,佞臣在 朝,則蟲食田苗,任用奸賊,則蟲食苗根也。」

按《正氣紀》:《惠宗本紀》:「建文元年秋七月,江北蝗,有司 請督捕。帝曰:『朕以不德致蝗,又殺蝗以重朕過,臣民 其極言朕失,俾得改。有司其赦疑獄,捐逋逃,周窮乏, 以修寔政。是歲不為災,更有秋』。」

建文五年,蝗。

按《浙江通志》:「建文五年六月,衢州、金華、蘭溪、台州飛 蝗自北來,禾穗及竹木葉食皆盡。」

成祖永樂元年定捕蝗令编辑

按《明會典》:「永樂元年,令吏部行文各處有司,春初差 人巡視境內,遇有蝗蟲初生,設法撲捕,務要盡絕。如 是坐視,致使滋蔓為患者,罪之。若布按二司官不行 嚴督所屬巡視打捕者,亦罪之。每年九月行文,至十一月再行軍衛,令兵部行文,永為定例。」

永樂三年,蝗。

按《大政紀》:「永樂三年二月己丑,戶部言,河南懷慶等 府,比歲蝗,請以鈔代輸租稅。從之。」

永樂十年,蝗。

按《大政紀》:「永樂十年六月戊辰,山西左布政使周璟 言,平陽、滎河、太原、交城捕蝗已絕,命巡按御史驗之。」 永樂十一年蝗。

按《名山藏》:永樂十一年五月,諸城等縣蝗,命有司捕 瘞之。諭曰:「蝗,苗蠹也,爾不能除,則亦民蠹。」

永樂十四年,蝗。

按《大政紀》:永樂十四年七月丁酉,戶部言,「河南衛輝 府新鄉縣,山東安樂州,北京通州及順義、宛平二縣 蝗。命速遣人捕瘞。」彰德府所屬縣蝗。

永樂十五年五月,山東蝗。

按:《大政紀》云云。

永樂二十二年,蝗蝻。

按明《昭代典則》:永樂二十二年夏五月,大名府濬縣 蝗蝻生。知縣王士廉齋戒僚屬,耆民禱于八蜡祠。士 廉以失政自責。越三日,有烏萬數,食蝗殆盡。皇太子 聞而嘉之,顧謂侍臣曰:「此誠意所格,人患無誠耳。苟 出于誠,何求不得。」

宣宗宣德元年蝗编辑

按《名山藏》:「宣德元年六月,畿內、河南蝗,命使者驛捕。 宣德四年蝗蝻。」

按《大政紀》:宣德四年五月己酉,永清縣奏蝗蝻生,命 戶部遣人督捕。上問左右曰:「永清縣有蝗,未知他縣 何似?」錦衣衛指揮李順對曰:「今四郊禾黍皆茂,獨聞 永清偶有蝗耳。」上曰:「蝗生必滋蔓,不可謂偶有。」命行 在戶部速遣人馳往督捕,若滋蔓,馳驛來聞。

宣德五年,蝗。

按《名山藏》:宣德五年六月,遣捕蝗畿內,命行在戶部 尚書郭敦曰:「往歲捕蝗之使,聞不減蝗,卿尚飭而後 遣之。」因制《捕蝗詩》示敦。詩曰:「蝗螽雖微物,為患良不 細,其生實蕃滋,殄滅端非易。方秋禾黍成,芃芃各生 遂。所忻歲將登,奄忽蝗已至,害苗及根節,而況葉與 穗。傷哉隴畝植,民命之所係,一旦盡于斯,何以卒年」 歲。上帝仁下民,詎非人所致。修省弗敢怠,民患可坐 視。去螟古有詩,捕蝗亦有使。除患與養患,昔人論已 備。拯民于水火。勗哉勿玩愒。

宣德九年,遣官捕蝗。

按《明會典》:「宣德九年,差給事中、御史、錦衣衛官,往山 東、河南打捕蝗蟲。」

英宗正統元年蝗编辑

按《名山藏》,「正統元年夏四月,命行在禮部右侍郎王 嘉等五人捕蝗畿內。」

按《名山藏》,「正統元年四月,兩畿、山東、河南諸府蝗蝻 傷稼,命御史給事中馳驛往捕,閏六月罷陝西織造 駝毼。靜縣蝗饑,有司徵索如故。」上聞,命撫按官分頭 驗視,凡被災處悉免其物料。

按明《昭代典則》:「正統元年夏四月,河北旱蝗,遣工部 侍郎邵旻督捕之。」

正統二年,蝗。

按《名山藏》,「正統二年四月,遣官督捕蝗於畿內, 正統四年,蝗。」

按《名山藏》:「正統四年五月,鳳陽、開封、兗州、濟南諸府 蝗,命捕之。」

按《畿輔通志》:「正統四年,大蝗。」

正統五年,蝗。

按《名山藏》,正統五年四月兩畿、河南、山東蝗,遣捕之 按《大政紀》:「正統五年八月,畿內廣平等府旱蝗。命刑 部侍郎薛希璉往視之。希璉至則去贓吏,蠲逋負,弛 徵輸,嚴令捕之,蝗乃息。是月大雨者三,苗槁復蘇,民 以不流亡。」

按《名山藏》:正統五年正月諭行在戶部臣曰:「去歲畿 甸及山東西、河南蝗,恐遺種於今歲,速下所司捕滅 之。」

正統六年,蝗。

按《名山藏》,「正統六年四月,命行在戶部右侍郎陳常、 通政司右參議王錫、大理寺少卿顧惟敬等,分督捕 蝗於畿內及南京江北諸府。以去冬迄今,雨雪希少, 烈風屢興,蝗蝻萌發,遣分告於天地社稷山川諸神。」 按《廣東通志》,正統六年春二月,廣州蝗。

正統七年,遣官預絕蝗種。

按《名山藏》,「正統七年正月,命吏部左侍郎魏驥等五 人分往北京及南京、江北諸郡,督有司預絕蝗種。 正統八年蝗。」

按《大政紀》:「正統八年五月,畿內旱蝗,命刑部侍郎薛 希璉捕蝗。」

按《名山藏》。「正統八年正月。命吏部左侍郎魏驥等八

人。分往南北兩京。滅蝗種
考證.svg
按明《昭代典則》。「正統八年五月。畿內旱蝗。」

正統九年,蝗。

按《名山藏》,「正統九年正月,命兵部右侍郎虞祥等五 人分往南畿巡視,督捕蝗種。」

正統十二年,蝗。

按《大政紀》:「正統十二年四月,畿甸蝗,命僉都御史張 楷捕蝗。」

按《名山藏》:正統十二年八月,應天山東諸府州縣衛 所各奏旱蝗相仍,軍民饑殍。上惻然謂戶部臣曰:「天 災未有甚若今者。朕夙夜惶懼,卿等思弭卹之道,亟 行之。」

正統十三年,蝗。

按《名山藏》「正統十三年四月遣刑部右侍郎薛希璉、 都察院右僉都御史張楷分詣南北直隸、鳳陽等府 捕蝗,五月以河南、山東旱蝗,敕刑部右侍郎丁鎡巡 視之。」

代宗景泰二年蝗编辑

按《大政紀》:「景泰二年六月,畿內蝗,命大理寺右少卿 陳詢巡視。」

景泰六年,蝗。

按《大政紀》:「景泰六年五月,山東旱蝗,巡撫尚書薛希 璉經營賑貸,活饑民百八十餘萬口。」

景泰七年,蝗。

按《名山藏》:「景泰七年六月,淮安、揚州、鳳陽三府蝗。」

英宗天順元年杭州嘉興蝗编辑

按:《浙江通志》云云。

憲宗成化元年祿豐蝗無秋编辑

按:《貴州通志》云云。

成化三年,蝗。

按《大政紀》:成化三年七月,巡撫河南都御史王恕奏, 開封、彰德、衛輝地方蝗災,乞賜罷黜,并請停止不急 之務。詔不准,罷歸所言,該部酌議以聞。恕言:「地方蝗 蝻傷稼,固雖天災,實關人事,良由臣巡撫失職所致。 況河南地方,連年水旱,加以荊襄盜起,軍勞征調,民 困轉輸。今年起運稅糧,買辦物料,倍於往年。又遭此 蝗蝻之災,軍民何以聊生。伏望將臣罷黜,別選賢能 代班。仍乞去奢崇儉,除祭祀軍需之外,一應不急之 務悉從停止。庶幾天意可回,災沴可弭矣。」

成化五年,石門蝗。

按:《湖廣通志》云云。

成化九年六月,直隸河間府蝗。

按:《大政紀》云云。

成化十一年,台州蝗。

按:《浙江通志》云云。

成化十三年,處州蝗。

按:《浙江通志》云云。

成化二十年,寧夏大蝗。

按:《陜西通志》云云。

成化二十一年,蝗。

按《垣曲縣志》:「成化二十一年,大旱,飛蝗兼至,人皆相 食,流亡者大半。時饑民嘯聚山林,朝廷命撫臣賑之。」 按《山西通志》:「成化二十一年,太平縣蝗群飛蔽天,禾 穗樹葉,食之殆盡,民悉轉壑。是年垣曲民流亡大半, 嘯聚山林,朝廷命撫臣賑之。」

孝宗弘治元年春正月廣東蝗编辑

按:《廣東通志》云云。

弘治十四年,餘姚蝗。

按:《浙江通志》云云。

武宗正德三年秋九月新寧蝗编辑

按:《廣東通志》云云。

正德四年,蝗。

按《福建通志》:「正德四年,漳浦蝗入境,食禾稼。知縣胥 文相為文以祭之,害亦旋息。」

正德七年,蝗。

按《山東通志》:「正德七年武定大蝗蔽空。」

按《廣東通志》:「正德七年正月,惠州飛蝗蔽天。」

正德八年,蝗。

按《山西通志》:「正德八年,澤州蝗。」

按《廣東通志》:「正德八年,增城蝗害稼。」

按《廣西通志》:「正德八年,北流蝗,大饑。」

正德九年,蝗。

按《湖廣通志》:「正德九年秋,蝗害稼。」

按《廣東通志》:「正德九年,東莞蝗害稼。」

按《貴州通志》:「正德九年,都勻蝗。」

正德十一年,蝗螟。

按《湖廣通志》:「正德十一年,辰州蝗。六月,祁陽螟。 正德十二年,螟蝗。」

按《浙江通志》:「正德十二年,昌化螟。」

按《四川總志》:「正德十二年,永川榮昌界大蝗。」

世宗嘉靖二年蝗编辑

按《大政紀》:「嘉靖二年四月,畿內旱蝗,議發帑金賑之嘉靖三年,餘姚蝗。

按:《浙江通志》云云。

嘉靖四年蟊。

按《吳縣志》:「嘉靖四年乙酉,夏秋旱,蟊生禾根,食禾幾 盡,生翼飛去,如黑煙沖天。」

按《浙江通志》:「嘉靖四年,蟊害稼。」

嘉靖五年,蝗。

按《山東通志》:「嘉靖五年秋七月,武定蝗。」

按《浙江通志》:「嘉靖五年,義烏蝗飛蔽天。」

嘉靖六年,蝗蝻。

按:《全遼志》:「嘉靖六年六月,河西蝗飛蔽天,損害禾稼。 七月蝻生,平地深數尺。」

按《陝西通志》:「嘉靖六年,華陰飛蝗蔽天。」

按《浙江通志》:「嘉靖六年,諸暨蝗。」

嘉靖七年,蝗。

按《山西通志》:「嘉靖七年,平陽諸州縣,陽城大旱蝗。 嘉靖八年,蝗蝻。」

按《永陵編年史》:「嘉靖八年十一月,陝西僉事齊之鸞 言:臣承乏寧夏,自七月中,由舒霍逾汝寧,目擊光息 蔡潁間,蝗食禾穗殆盡。及經陝閿潼關,晚禾無遺,流 民載道,偶見居民刈穫,喜而問之,答曰:『蓬也。有綿刺 二種,子可為麪。饑民仰此而活者,五年矣。見有以麪 食者,取而啖之,螫口澀腹,嘔逆移日,則小民困苦可 勝道哉』。」謹將《蓬子》封題齎獻,乞頒臣工,使知民瘼,共 圖治安。及陳大可憂之事三,深可惜之癖四。帝下其 章于部。

按《山東通志》:「嘉靖八年,濟南郡縣蝗。」

按《山西通志》:「嘉靖八年六月蝗,太原、平陽、潞州諸縣, 蔽天匝地,食民田將盡,蝗自相食,民大饑。」

按《潞安府志》:「嘉靖八年夏,蝗自河南來,食稼。」

按《垣曲縣志》:「嘉靖八年,飛蝗蔽天,食田既盡,蝗自相 食,民大饑。縣丞張廷相奏聞,朝廷發帑金六千兩、粟 千石賑之。」

按《陝西通志》:嘉靖八年,陝西飛蝗蔽天,自河南來。 按《長洲縣志》:「嘉靖八年六月十七日,蝗飛入境,傷禾, 高鄉豆竹無存,生蝻遍野。七月十九日,大風雨,三日 夕皆死。」顧潛《飛蝗紀異》:「澤國從來見未曾,蔽天東下 晝薨薨。香燈比屋祈枌社,鉦鼓連村護稻塍。捕使不 聞乘驛騎,耕農猶望食魚鷹。淪胥入海非難事,感格 今無馬武陵。」

按《吳縣志》:「嘉靖八年己丑,自春至五月,先雨後旱。六 月十七日,蝗飛入境,傷禾,高鄉豆竹無存,生蝻遍野。 七月十九日大風雨,三日夕皆死。」

按《浙江通志》:「嘉靖八年,餘姚蝗。」

按《貴州通志》:「嘉靖八年六月,河西蝗飛蔽天,害禾稼。 七月,蝻生,平地深數尺。」

嘉靖十年,蝗蝻。

按《山東通志》:「嘉靖十年,濟南復蝗。」

按《湖廣通志》:「嘉靖十年,麻城蝗殺稼。秋,穀城蝗蝻並 生。」

嘉靖十一年,蝗。

按《陝西通志》:「嘉靖十一年,慶陽飛蝗蔽天。」

按《江西通志》:「嘉靖十一年夏,建昌蝗。」

按《湖廣通志》:「嘉靖十一年,崇陽襄郡縣蝗。」

嘉靖十二年,蝗。

按:《全遼志》:「嘉靖十二年,飛蝗蔽天。」

按《貴州通志》:「嘉靖十二年,河西大旱,蝗飛蔽天。 嘉靖十三年夏,穀城蝗蝻生,害稼。」

按:《湖廣通志》云云。

嘉靖十四年,壽陽大蝗,食禾稼無餘。

按:《山西通志》云云。

嘉靖十五年,蝗。

按《山西通志》:「嘉靖十五年秋七月,大同蝗群飛蔽天, 食禾殆盡,邊境從無蝗,見者大駭。」

嘉靖十六年,蝗。

按《山西通志》:「嘉靖十六年六月,臨汾澤州蝗。」

嘉靖十八年,蝗。

按《明外史李中傳》:「世宗十八年,擢右僉都御史,巡撫 山東,歲歉,令民捕蝗者倍于穀,蝗絕而饑者濟。」 按《浙江通志》:「嘉靖十八年,嘉興大蝗。」

嘉靖十九年,蝗。

按《浙江通志》:「嘉靖十九年,嘉興、湖州、衢州、會稽、諸暨、 餘姚、新昌、處州大蝗。」

按《湖廣通志》:「嘉靖十九年七月,黃陂、襄陽蝗。」

嘉靖二十年,蝗。

按《浙江通志》:「嘉靖二十年,嚴州、諸暨蝗。」

按《湖廣通志》:「嘉靖二十年,沔陽、松滋大蝗。」

嘉靖二十一年,衢州蝗。

按:《浙江通志》云云。

嘉靖二十五年,杭州大蝗。

按:《浙江通志》云云嘉靖二十八年蝗。

按《貴州通志》:「嘉靖二十八年冬十月,詔免秋糧,以旱 蝗故。」

嘉靖三十二年,富民蝗飛蔽天。

按:《雲南通志》云云。

嘉靖三十六年,汝寧飛蝗蔽野。

按:《河南通志》云云。

嘉靖四十年,蝗。

按《畿輔通志》:「嘉靖四十年,順德飛蝗蔽天,饑。」

按《貴州通志》:「嘉靖四十年,蝗飛蔽天,禾有傷者。冬十 月晦,北兵圍蓋州,克熊岳城,直抵金州,大肆殺掠。」 嘉靖四十五年,遠安雨蝗殺稼。

按:《湖廣通志》云云。

穆宗隆慶四年蝗编辑

按《湖廣通志》:「隆慶四年,石門、慈利旱蝗。」

隆慶六年,蝗。

按《湖廣通志》:「隆慶六年,桂陽縣江陵、松滋、綏寧蝗。」

神宗萬曆元年蝗编辑

按《湖廣通志》:「萬曆元年,松滋、宜都蝗。七月,豐州螟。八 月,靖州蝗,殺稼。」

萬曆二年,江陵蝗。

按:《湖廣通志》云云。

萬曆五年,螟。

按《山西通志》:「萬曆五年八月,陽城螟傷禾稼。」

萬曆六年,嘉興螟。

按:《浙江通志》云云。

萬曆七年正月,蝗。

按:《福建通志》云云。

萬曆十年,衛輝蝗。

按:《河南通志》云云。

萬曆十五年,蝗。

按《山西通志》:「萬曆十五年,臨晉猗氏蝗。」

萬曆十六年,蝗。

按《山西通志》:「萬曆十六年秋七月,絳縣大蝗飛蔽天, 日食稼殆盡。」

萬曆十七年,安邑大蝗。

按:《山西通志》云云。

萬曆二十四年,蝗。

按《河南通志》:「萬曆二十四年秋,衛輝蝗,食禾殆盡,至 囓人衣。」

萬曆二十六年夏,鶴慶旱蝗。

按:《貴州通志》云云。

萬曆四十一年,蝗。

按《河南通志》:「萬曆四十一年秋,洛陽飛蝗蔽天,食禾 盡,草木葉一空,民間廁竈皆滿。」 萬曆四十二年,蝗。

按《湖廣通志》:「萬曆四十二年,羅田蝗食苗,德安蝗入 城,歲大祲。」

萬曆四十三年,蝗。

按《山西通志》:「萬曆四十三年夏,沁州蝗飛蔽天日,禾 稼大損。」

按《湖廣通志》:「萬曆四十三年,黃安蝗。」

萬曆四十四年,蝗蝻。

按《山西通志》,「萬曆四十四年六月,文水、蒲州、安邑、聞 喜、稷山、猗氏、萬泉,飛蝗蔽天,復生蝻,禾稼立盡。」 按《臨晉縣志》,「萬曆四十四年,春夏大旱,六月飛蝗蔽 日,禾稼一空。七月蝻生,寸草不遺,八月翅滿飛去。」 按《垣曲縣志》,「萬曆四十四年,飛蝗自東來,遮天蔽日, 頃刻食苗無遺。知縣梁綱諭民捕之,納倉易粟,數日 間倉廒」積滿。次年春,蝻生遍野,麥苗盡食。是年無夏, 民饑困餓死者甚多。

按《河南通志》:「萬曆四十四年,開封蝗。」

按《陝西通志》,萬曆四十四年夏六月,藍田飛蝗蔽天。 按《湖廣通志》,萬曆四十四年,襄陽飛蝗食稼。

萬曆四十五年,蝗。

按《城武縣志》:「萬曆四十五年,飛蝗蔽天,賑荒直指使 過庭訓奏以入粟為庠生,時謂之粟生。」又以捕蝗應 格,亦許入庠,時謂之「蝗生。」

按《山西通志》:「萬曆四十五年秋七月,岳陽、蒲州、絳州、 稷山、聞喜、安邑、沁州蝗,頭翅盡赤,蔽天翳日。」

按《湖廣通志》:「萬曆四十五年,黃安飛蝗蔽天,襄陽穀 城飛蝗害稼,漢陽蝗。」

萬曆四十六年,蝗。

按《湖廣通志》:「萬曆四十六年蝗,是年黃安蝗復為災。 漢陽蝗。」

萬曆四十八年,夏縣蝗。

按:《山西通志》云云。

熹宗天啟六年湖州蝗災编辑

按:《浙江通志》云云。

愍帝崇禎元年遂昌蝗编辑

按:《浙江通志》云云崇禎七年,蝗螟。

按《陝西通志》:「崇禎七年秋,全省蝗,大饑。」

按《浙江通志》:「崇禎七年,嘉興螟。」

崇禎八年,蝗螟。

按《山西通志》,「崇禎八年,稷山垣曲蝗。」

按《河南通志》:「崇禎八年,湯陰縣蝗。」

按《浙江通志》:「崇禎八年,嘉興螟。」

崇禎九年,蝗螟。

按《山東通志》,「崇禎九年七月,蝗大饑,斗粟千錢。」 按《山西通志》,崇禎九年,稷山蝻害甚于蝗。

按《潞安府志》:「崇禎九年七月,蝗食禾,生蝻。」

按《湖廣通志》:「崇禎九年八月,鍾祥蝗。」

崇禎十年,蝗蝻。

按《畿輔通志》,「崇禎十年秋,保定飛蝗蔽天,遺子復生。」 按《陝西通志》,崇禎十年秋,蝗飛蔽天,食禾無遺。 崇禎十一年,洛陽蝗。

按《陝西通志》:「崇禎十一年,蝻生食麥,及秋成蝗食禾, 民大饑。」

按《山西通志》:「崇禎十一年夏六月,蒲州蝗。秋,交城蝗 傷禾。」

按《河南通志》:「崇禎十一年,洛陽蝗。」

崇禎十二年,蝗。

按《山東通志》:「崇禎十二年,益都自正月不雨至七月 大蝗,水涸大饑,人相食,流民載道。」

按《山西通志》:「崇禎十二年秋,太平、聞喜、安邑、絳州、霍 州、孝義、垣曲、蒲州蝗。」

按《河南通志》:「崇禎十二年,懷慶旱蝗,緣雉堞入城,遇 物皆囓,結塊渡河。」

按《浙江通志》:「崇禎十二年,嘉興諸暨大蝗。」

崇禎十三年,蝗。

按《山東通志》,「崇禎十三年,莎雞遍天,大蝗饑,人相食。」 按《河南通志》,「崇禎十三年,開封大蝗,秋禾盡傷,人相 食。汝寧蝗蝻生,人相食。洛陽蝗,草木獸皮蟲蠅皆食 盡,父子兄弟夫婦相食,死亡載道。」

崇禎十四年,蝗。

按《河南通志》:「崇禎十四年,衛輝大蝗。」

按《湖廣通志》:「崇禎十四年,蝗飛蔽天。四月,蝗入城。八 月,沔陽、鍾祥、京山大蝗,岳州飛蝗蔽天,禾苗草木葉 俱盡。」

崇禎十五年,蝗。

按《山東通志》:「崇禎十五年,飛蝗蔽天。」

按《山西通志》:「崇禎十五年六月,萬全蝗。」

按《浙江通志》:「崇禎十五年,處州蝗。」

按《湖廣通志》:「崇禎十五年,黃州郡縣蝗,大饑,繼以疫, 人相食。」

皇清编辑

康熙三十年编辑

九月十八日

上諭戶部。「朕頃巡行邊外、入《喜峰口》、見有民間田畝」

為蝗蝻所傷。又聞榛子鎮及豐潤等處地方被蝗災者。亦所在間有秋成失望則糧食維艱朕心深切軫念。儻及今不為區畫儲蓄。恐至來歲不免饑饉之虞著行該撫親歷直隸被災各州縣。通加察勘悉心籌畫應作何積貯。該撫詳議具奏其被災各地方明歲錢糧。仍照例催科。小民必致苦累著俟該撫察報分「數到日,將康熙三十一年春夏二季應徵錢糧緩至秋季徵收,用稱朕體恤民生、休息愛養至意。爾部即遵諭行。」 《特諭》。

康熙三十二年

十月初十日

上諭內閣:「聞山東今年田收之後,九月中蝗螟叢生。」

「必已遺種於田矣。而今歲雨水連綿,來春少旱,蝗則復生,未可知也。先事豫圖,可不為之計。歟乘時竭力盡耕其田,庶幾蝗種瘞於土而糜爛,不復更生矣。若遺種即有未盡,來歲復萌,地方官即各于疆理區畫逐捕,不使滋蔓,其亦大有益也。」 命戶部速牒直隸、山東、河南、山西、陝西巡撫等,示所領郡縣,咸令悉知田則,必於今歲來春皆勉力耕耨,蝗螟之災,務令消滅。若郡縣有不能盡耕其田者,蝗或更生,則必力為捕滅,毋使蝗災為吾民患。

康熙三十三年

四月十三日

上諭內閣:「朕處深宮之中,日以閭閻生計為念。每巡」

「歷郊甸,必循視農桑,周諮耕耨,田間事宜,知之最悉。誠能豫籌穡事,廣備災祲,庶幾大有裨益。昨歲因雨水過溢,即慮入春微旱,則蝗蟲遺種必致為害。」 隨命傳諭直隸、山東、河南等省地方官,令曉示百姓,即將田畝亟行耕耨,使覆土盡壓蝗種,以除後患。今時已入夏,恐蝗有遺種在

考證.svg

地日漸蕃生,已播之榖難免損蝕。或有草野愚民云,蝗蟲不可傷害,宜聽其自去者。此等無知之言,切宜禁絕。捕蝗弭災,全在人事。應差戶部司官一員,前往直隸、山東巡撫,令申飭各州、縣官親履隴畝,如某處有蝗,即率小民設法耨土覆壓,勿致成災。其河南、山西、陝西等省,亦行文該撫一體曉諭。欽依。爾等將此事交與戶部遵行。

康熙三十四年

正月二十六日

上諭內閣:「去歲於直隸、山東、河南、山西、陝西、江南、諸」

省下詔捕蝗,諸郡國盡皆捕滅。蝗不為災,農田大穫,惟鳳陽一郡未能盡捕。去歲雨水連綿,今歲春時若或稍旱,蝗所遺種至復發生,遂成災沴,以困吾民,未可知也。凡事必豫防而備之,斯克有濟。其下戶部,速敕直隸、山東、河南、山西、陝西、江南諸巡撫,準前制亟宜耕耨田畝,令土瘞蝗種,毋致成患。若或田畝有不能盡耕者,蝗始發生,即力為撲滅,毋使滋蔓為災。。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