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182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八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一百八十二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八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一百八十二卷目錄

 蝗災部藝文一

  諫捕蝗疏          唐韓思復

  淄青蝗旱賑恤          編制

  上韓丞相論災傷手實書     宋蘇軾

  發蝗蟲赴尚書省狀        朱熹

  御筆回奏狀           前人

  丙子芒種謝麥禳蝗青詞     真德秀

  諸廟禳蝗祝文          前人

  祭飛蝗文          金元好問

  烏蝗紀異          明梁雲構

  論蝗文             孫因

  蝗災自劾疏           王恕

 蝗災部藝文二

  答朱寀捕蝗詩        宋歐陽修

  梁縣界GJfontGJfont蟲生        羅處約

  捕蝗詩示尚書郭敦       明宣宗

  和憫蝗并序        陳涵煇

 蝗災部紀事

 蝗災部雜錄

庶徵典第一百八十二卷

蝗災部藝文一编辑

《諫捕蝗疏》
唐·韓思復
编辑

臣伏聞近日河南、河北蝗蟲為害,更益繁熾,經歷之 處,苗稼都損。今漸翾飛向西,荐食至洛。使命來往,不 敢昌言。山東數州甚為惶懼。且天災流行,埋瘞難盡。 臣望陛下悔過責躬,發使宣慰,損不急之務,召至公 之人,上下同心,君臣一德,持此誠實以答休咎,前後 驅蝗使等,伏望總停。書云:皇天無親,惟德是輔。人心 無常,惟惠是懷。不可不收攬人心也。

《淄青蝗旱賑恤》
編制
编辑

門下朕嗣守丕訓,恭臨大寶,兢兢業業,十有三年。何 嘗不惠下以愛人,克己以利物。外無畋遊之樂,內絕 土木之功。浣衣菲食,宵興夕惕。厚於身者無不去,便 於人者無不行。損群方之底貢,驅時風於朴素。將以 弘祖宗法度,致裔夏雍熙。心雖無勞於九垓,道亦未 進於一陬。顧惟不德,慚歎方深。今雖遐邇甫寧,忠良 葉志。五兵戢其鋩刃,百姓絕其征行。勤求理道,日冀 平泰。而去秋旱蝗所及,稼穡卒痒。哀此蒸人,懼罹艱 食。是用順時布令,助煦育之深仁;施惠覃恩,法雨露 之殊澤。其淄青兗海鄆曹濮,去秋蟲蝗害物遍甚。其 三道有去年上供錢及斛斗,在百姓腹內者,並宜放 免。今年夏稅上供錢及斛斗,亦宜全放。仍以當處常 平義倉斛斗速加賑救。京兆府諸州府應有蝗蟲,米 穀貴處,亦宜以常平義倉,及側近官中所貯斛斗,量 加賑賜災旱之餘,撫養尢切。眷茲長吏,必在得人。應 遭蝗蟲處,刺史委中書門下精加訪察,如有煩苛暴 虐,貪濁懦弱者,即須與替。邦畿之內,徭役殷繁,言念 疲人,固資矜恤。京兆府今年夏青苗錢,宜量放一半, 應遭蝗蟲及旱損州縣鄉村百姓,公私債負一切停 徵。至麥熟即任依前徵理,及准私約計會。其遭蝗蟲 及旱損處,准敕添貯義倉,每畝九升斛斗。去秋合徵 在百姓腹內者,並宜放免。其天下州府貸種糧子,在 百姓腹內者,更不要徵。閉糴禁錢,為時之蠹。方將革 弊,尢藉通商。其見錢及斛斗所在方鎮州府,輒不得 擅有壅遏,任其交易,必使流行。仍委出使郎官御史, 及所在度支鹽鐵巡院,切加勾當。兼委轉運使設法 般運江淮糙米于河陰,積貯以備節給,賑濟累時以 來水旱。時有方隅郡府,杼柚屢空,厚下所以安人,裒 多由其稱物。至於徵斂,亦在寬恤,應方鎮州府借使 度支鹽鐵。戶部錢物斛斗,經五年以上者,並宜放免 天下百姓人吏欠。太和九年以前,官錢斛斗家業蕩 盡,無可徵納。囚繫囹圄,動經歲年者,亦宜放免。刑獄 之重,人命所懸,將絕冤濫,必資慎恤。京城百司及畿 甸見禁囚徒,委中書門下差官疏理,無使冤濫。輦轂 之下,法在肅清,奸盜竊發,理難容舍。親仁坊今年五 日賊,依前委京兆府左右街,使鳳翔邠涇、金商、同華 等州切加捕逐,如獲頭首,准法科斷。其餘支黨,一切 不問。於乎唯此凶災是彰非德,情敢忘于罪己,惠所 貴于及人,施令布和期于蘇息。凡厥臣庶,宜體朕懷, 主者施行。

《上韓丞相論災傷手寔書》
宋·蘇軾
编辑

史館相公執事。軾到郡二十餘日矣。民物椎魯,過客 稀少,真愚拙所宜久處也。然災傷之餘,民既病矣。自入境,見民以蒿蔓裹蝗蟲而瘞之道左,纍纍相望者, 二百餘里,捕殺之數,聞於官者凡三萬斛。然吏皆言 蝗不為災,甚者或言為民除草。使蝗果為民除草,民 將祝而來之,豈忍殺乎。軾近在錢塘,見飛蝗自西北 來,聲亂浙江之濤,上翳日月,下掩草木,遇其所落,彌 望蕭然。此京東餘波及淮浙者耳,而東京復言蝗不 為災,將以誰欺乎。郡已上章詳論之矣。願公少信其 言,特與量蠲秋稅,或興倚閣青苗錢。疏遠小臣。腰領 不足以荐鈇鉞,豈敢以非災之蝗上罔朝廷乎。若必 不信,方且重復簡按,則饑羸之民,索之於溝壑間矣。 且民非獨病旱蝗也。方且均稅之患,行道之人舉知 之。稅之不均也久矣,然而民安其舊,無所歸怨。今乃 用一切之法,成於期月之間,奪甲與乙,其不均又甚 干昔者,而民之怨始有所歸矣。今又行手實之法,雖 其條目委曲不一,然大抵特告訐耳。昔之為天下者, 惡告訐之亂俗也,故有不干已之法,非盜及強奸不 得捕告。其後稍稍失前人之意,漸開告訐之門。而今 之法,揭賞以求人過者,十常八九。夫告訐之人,未有 非凶奸無良者。異時州縣所共疾惡,多方去之,然後 良民乃得而安。今乃以厚賞招而用之,豈吾君敦化、 相公行道之本意歟。

《發蝗蟲赴尚書省狀》
朱熹
编辑

本司近訪聞得紹興府累有飛蝗入境,即於正月初 五日差人前去探問。據兵士孫勝報,今到會稽縣白 塔寺相對東山下,有蝗蟲數多,收拾得大者一籃,小 者一袋。其地頭村人皆稱蝗蟲,遇夜食稻。熹即今前 去看視,一面監督官吏打撲焚瘞,尋別具奏聞。須至 申聞者。

右其蝗蟲大小兩色,各用紫袋盛貯,隨狀見到,謹具 申尚書省,伏乞敷奏施行。

《御筆回奏狀》
前人
编辑

御筆覽奏,知紹興府界蝗頗為災。朕心憂懼,今不欲 專遣使人降香二合,付卿等宜即虔潔分詣祈禱。又 聞蝗之小者,滋育甚多。可更支賞召人收捕,務速殄 滅,毋使遺種以為異日之害。故茲札示當體至懷, 具位臣朱熹。臣昨具奏紹興府會稽縣廣孝鄉蝗蟲, 臣已同本府發錢,專令本縣令尉親在地頭,召人捕 獲,收買焚埋。每得大者,一斗給錢一百文;小者每升 給錢五十文。續奉御札,令臣分詣祈禱,更行支賞,召 人收捕務速殄滅。臣恭稟聖訓,夙夜不遑,即同帥臣 王希呂就府治設醮祈禳,又發錢出榜曉諭,於先支 賞錢之外,更行倍加增貼。召人收捕,仍差茶鹽司幹 辦公事沈大雅前去監視督責,及敦請鄉官二員同 縣官分頭給賞收捕。今據申到截今月十三日,通計 收到大蟲一石五斗三升六合,小蟲二十五石九斗 三升九合,並已埋瘞。目今尚有一分以上未至盡絕, 臣續又見諸暨縣寄居與投詞,人稱紫巖鄉亦有飛 蝗在境,臣即已專委本縣令佐親臨田陌,仔細從實 相視,如委的實,即從會稽縣所行召人支賞收捕焚 埋。去外臣伏為本路所管衢婺等六州,今歲旱損比 之紹興,其災尤甚。本欲取本月上旬起離前往親行 檢視,預備賑恤。正緣收捕蝗蟲未盡,未得起發。今不 住據逐州縣,接續申到事理,委是大段緊急不免,定 取十五日起發前去。經由蝗蟲地頭,更行督責,取見 殄滅次第,然後取道嵊縣山間,望婺州界迤邐前去。 前路有合奏聞事件,續次申發,所有上項事理,須至 先具奏聞者,右謹錄奏聞,謹奏。

簽黃臣竊聞旱蝗之災過貽聖慮,夙夜焦勞,至忘寢 味。臣雖疏賤,不勝感泣震懼之。至今此前去災傷州 郡,敢不究心竭力,周爰咨詢,庶有以仰稱明詔之萬 一。但前奏乞錢數事,欲望睿旨早賜施行,臣雖未到 諸郡,近日提刑傅淇張詔自彼來歸,其言所見委實 災傷至重,尚慮臣所乞錢數少,不足周給。臣緣未經 目見,不敢再具懇請,且乞早賜指揮,依臣前奏,應付 施行,庶幾前路所到州郡便可布宣德意,措約收糴, 以慰饑民之望。若不得此,寔無措手處,將來坐視陛 下赤子流離溝壑,臣雖萬死不足贖罪,伏乞聖照。臣 去年到任,已是深冬,狼狽急迫,措置不辦,只得將所 蒙給賜錢米,計口分俵,誠為可惜。今來雖是災傷,然 日月尚寬,足可措置。臣已行下逐州通判檢計,有合 興修水利去處,將來廣募饑民,給食工作,惟是老弱 殘疾婦女之類無依者,方與賑給,庶幾不至又似去 年虛費官物,伏乞聖照。

《丙子芒種謝麥禳蝗青詞》
真德秀
编辑

伏以宿麥登場,方欣續食。遺蝗出土,復慮延菑。GJfont當 公私赤立之除,豈堪饑饉荐臻之苦。幸帝命以來牟 之錫,俾民生均一飽之歡。所期播植之,是時庶保豐 穰之可望。儻螟螣蟊賊或遂蕃滋,則黍稷稻粱皆將 殄瘁。此有眾所以驚呼而相弔,而微臣所以恐懼而 靡惶。顧人力驅撲之甚難,惟天意轉旋之孔易。願回 大造,申敕群靈,丕降甘霖,坐底驕陽之伏,秉畀炎火永無遺育之存。瀝懇投誠,鞠躬請命。

《諸廟禳蝗祝文》
前人
编辑

在詩有之:去其螟螣及其蟊賊,毋害我田GJfont。夫此人 事也,乃以屬諸田祖之神,何哉。GJfont禦災弭患,在神為 之則易,而在人為之則難。日者本道郡邑以蝝生,聞 天子有詔俾長吏禱於山川百神之祠,是亦周先王 意也。惟王廟食歲久,陰威赫然,霆奔風馳,山嶽可撼。 況區區蟲蝗之孽乎。驅之禳之,以升炎火,是直噫欠 間耳。虔共致祈,立俟嘉應。

《祭飛蝗文》
元·好問
编辑

粵惟此州,百道從出。調度之急,膏血既枯,縣望此秋。 以紓日夕。沴氣所召。百螣踵來,種類之繁,蔽映天日。 如雲之稼,一飽莫供。道路嗷嗷,無望卒歲。考之傳記, 事有前聞。魯公中牟,今為異政。貪墨汝罰,詎曰弗靈。 言念茲時,瀕於陸沈。吏實不德,民則何辜。歲或凶荒, 轉死誰救。敢殫志願,神其憫之。

《烏蝗紀異》
梁·雲構
编辑

當丙午之秋,螟蝗突來,飛蔽天日,過蘭,七晝夜乃絕。 詢之農夫,有生八九十未嘗見。其異者,所食禾黍略 盡。及辛亥,再罹其患,雖捕之者授錢授粟,而猖獗彌 甚,甌窶汙邪削如也。遂寧陳侯,以是冬始受邑符,乃 效青州故事,開倉哺之,民用是以無憂。閒歲大熟,方 穎栗,時蝗復來,視前燄愈張,鋒愈迅,所至一空。農夫 餉婦啼號大作,聲震原野。蝗方抵蘭,忽有群烏結陣 待之。蝗方會食,烏輒怒飛而起,利距長喙,慘如刀砧, 蝗之死於搏擊者,可什之五,被創者,可什之三。垂翅 而遁者,可什之二。鄰郡皆苦蝗,獨於蘭無犯,烏實有 靈,然有以召之僉曰:侯之力也。即以方漢渤海諸君 子,何多讓焉。一時謠頌遍作,旁及鄰郡,皆詫其事而 竊有詠焉。余彙之得三百篇,因書以紀異。

《論蝗文》
孫因
编辑

予一日行野中,見有伐鼓舉烽者,意其捕寇而即戎, 就而問焉,則盡田間之老農也。得物狀甚怪,喙剛而 銛,目怒而黠,或震其股,或掀其髯,羽翼未成,已學飛 舞。兩腋之下,可達一緯。余異其狀,問於田父,田父愀 然曰:子識今秋飛蝗之狀乎。此其子孫,而彼其父祖 也,官命我輩捕之。余曰:蝗何負於官而見捕乎。田父 仰天泣涕曰:是害我稻黍者也,王法之所不恕。始吾 小人謂為瑞物也,炷香而祝其來。既來矣,則山毛山 髮化為黃埃,然後知其為災。初以為祥,後以為殃,昔 恨其來暮,今懼其不去。吾小人惟無知故若此。觀子 之貌,類學古者,乃亦懵然,何哉。吾小人記為兒時從 村市一老生學授我一書,我忘名,而記其略曰:某食 苗心者,某食苗節者,某食苗根若葉者;又曰:吏侵牟 生蟊,乞貸生蟘,冥冥犯法生螟,賊虐無辜生賊,然自 垂髫至戴白,未識其形色也。今雖識之,反不願識矣。 余曰:能盡去乎。曰:不能。然則吾為若諭之,使去可乎。 曰:幸甚,恐不可諭耳。余曰:金石無情,可動以誠。昆蟲 無知,可格以理。蝗能為害,亦能聽我誡矣。試掇魁傑 者數輩置於前,詰之曰:使汝害稼,天歟。人歟。惟天惠 民,必不使爾為吾民痛也。苟官吏招汝,則民何辜。且 食民天也,汝啖民之天,以充其體膚,天將汝誅矣。速 去,無久居。頃之,若有昂首揚目趯趯而股鳴者,聽之 若曰:今為害者,獨我乎。牟人之利以饜己之欲者,非 蝗乎。食人之食而誤人之國者,非蝗乎。利口而邦之 覆磨牙而民之毒者,非蝗乎。故窮奇饕餮虞之蝗也。 夷羿浞,夏之蝗也。受辛億萬,商之蝗也。蹶楀家伯 仲允棸子,周之蝗也。齊豹庶其牟夷黑股,春秋之蝗 也。儀衍申韓楊墨列惠,列國之蝗也。鞅睢斯高剪邯 翳欣,蝗於秦者也。酷吏游俠外戚佞宦,蝗於漢者也。 大者如是,小者不可筭也。自漢而下,蝗日益盛,民日 益病,蝗日益碩,民日益瘠。雖唐之貞觀開元間,號多 樂歲,蝗未息也。嗚呼。其為害三千餘年矣。GJfontGJfont躍躍, 實繁有徒,去之復生,芟之愈甚,其庸有既乎。必有良 史特書屢書,而胡獨罪予。且夫節按常程,無非急征, 鬻獄賣判,價隨輕重,外託公計,內為己贏。若是者,不 謂之蝗可乎。櫃金囊帛,峙如山嶽,爭飽苞苴,道途盤 錯,一筵之費,或至千索,咀嚼已竭,未厭溪壑,不稼不 穡,取禾三百,若是者,不謂之蝗可乎。大昕會朝,崇朝 退食,水珍陸羞,映照巾羃,是中其誰,羔羊正直。乘馬 從徒,呵哄衝塞,鳴玉曳履,鏘鏘步趨,明旦封事,問之 則無。月縻都內錢,日廩太倉粟。輔郡致醇醴,京府飾 居屋,休問坎伐檀,不論鼎覆餗,若是者,不謂之蝗可 乎。屯雲百萬,老弱相半。問其所工,鍼鞞鳧鍛。負米已 喘,執弮已汗。褒衣麗襦,市廛嬉愉。私茅一占,終身晏 如。食粟而已,惡知其餘。此冗兵之為蝗也。官如傳舍, 施及子孫。所在朋曹,蟄蟄詵詵。舞文冒賄,齧吾本根。 幸而黑涅,復為官軍。此吏胥之為蝗也。傑閣廣殿,金 鑊炳烜。土偶蒙珠,牆壁湧鈿。黔首無知,禍福驅煽。此 彝鬼之為蝗也。節察防團,遙刺等官。本待有功,豈為 養安。養安以逸,坐縻厚秩。率民戶百,不能供一。贓吏斥歸,更得廩祠。豈念祠廩,亦民膏脂。推此以往,其他 可知。貴介姻GJfont,仍及僮僕。倚勢逞豪,飛食人肉。鼓吻 弄翼,道路以目。凡此皆人其形,而蝗其腹者也。其為 民害,章章如是。若夫惰田之農,淫浮之技,曳縞之商, 綦組之女,徙倚市門之子,假飾衣冠之士,瑣瑣碌碌 者,尚不與此。然則豐年富歲,常有數十百億萬飛蝗 在天,下齰人骨髓,豈特食稻黍而已。況害稼者有時, 害民者無期。害稼者遇循吏如魯仲牟,則不入境。今 聖天子齋居潔蠲,至誠動天,我雖無知,將率我族類 而遠遷矣。然我輩雖去,斯民終未得晏然也。使若屬 未殄,天下寧有豐年。予聞其語,書以自省,且俾觀風 者述以為有位儆焉。

《蝗災自劾疏》
王恕
编辑

竊惟蝗蝻生發,固雖天災,實關人事。人事修則天意 可回,而災不為災矣。昔卓茂令密邑而蝗不入境,茂 能修其職也。今蝗蝻為患於河南者,豈無故乎。良由 臣巡撫失職,不能敷宣聖化,以安民人。是故上天以 此而譴告耳。況臣管內地方連年水旱,加以去歲荊 襄盜起,軍勞於征調,民困於轉輸,及今年又起運稅 糧,井勘合買辦物料等件,比之往年數多。今又遭此 蝗蝻之災,軍民何以生耶。考之於史,宋真宗罷諸營 建而飛蝗盡絕,此真宗能修德政以應天,是以天災 隨之而消也。伏望陛下以天戒為可畏,以地方為當 重,將臣罷歸田里,另選賢能代理其事。尢望陛下去 奢崇儉,除祭祀軍需之外,其餘一應不急之務,無益 之事,可減省者減省之,可停止者停止之,使財不妄 費,民困少舒,庶幾天意可回而災沴可弭矣。臣受國 重寄,值茲災異,不敢循默。

蝗災部藝文二编辑

《答朱寀捕蝗詩》
宋·歐陽修
编辑

捕蝗之術世所非,欲究此語興於誰。或云豐凶歲有 數,天孽未可人力支。或言蝗多不易捕,驅民入野踐 其畦。因之奸吏恣貪擾,戶到頭斂無一遺。蝗菑食苗 人自苦,吏虐民苗皆被之。吾嗟此語祇知一,不究其 本論及皮。驅雖不盡勝養患,昔人固巳決不疑。秉蟊 投火況舊法,古之去惡猶如斯。既多而捕誠未易,其 失安在常由遲。詵詵最說子孫眾,為腹所孕多蚳。 始生朝畝暮已頃,化一為百無根涯。口含鋒刃疾風 雨,毒腸不滿疑常飢。高原下隰不知數,進退整若隨 金鼙。嗟茲羽孽物共惡,不知造化其誰尸。大凡萬事 悉如此,禍當早絕防其微。蠅頭出土不急捕,羽翼已 就功難施。只驚群飛自天下,不究生子由山陂。官書 立法空太峻,吏愚畏法反自欺。蓋藏十不敢申一,上 心雖惻何由知。不如寬法擇良吏,告蝗不隱捕以時。 今苗因捕雖踐死,明歲猶免為蝝菑。吾嘗捕蝗見其 事,較以利害曾深思。官錢二十買一斗,示以明信民 爭馳。斂微成眾在人力,頃刻露積如京坻。乃知孽蟲 雖甚眾,嫉惡苟銳無難為。往時姚崇用此議,誠哉賢 相得所宜。因吟贈君廣其說,為我持之告采詩。

《梁縣界GJfontGJfont蟲生》
羅處約
编辑

方喜雲田布,俄聞葉螣生。田神何縱虐,稼政自非明。 潁鳳那充食,吳牛已絕耕。黃堂厭粱肉,惕爾自心驚。

《捕蝗詩示尚書郭敦》
明·宣宗
编辑

蝗螽雖微物,為患良不細。其生實蕃滋,殄滅端匪易。 方秋禾黍成,芃芃各生遂。所忻歲將登,奄忽蝗已至。 害苗及根節,而況葉與穗。傷哉隴畝植,民命之所係。 一旦盡于斯,何以卒年歲。上帝仁下民,詎非人所致。 修省弗敢怠,民患可坐視。去螟古有詩,捕蝗亦有使。 除患與養患,昔人論已備。拯民于水火,勖哉勿玩愒。

《和憫蝗》并序
陳涵煇
编辑

靖僻處荒島外,十稔而九祲。自煇下車,邀天之靈。民始連歲歌墉櫛。今茲戊寅夏亢旱,聞天子以漕艘稽遲遣使禱海神,俄報海水漲溢,小邑復病潦誼哭俠圖靡叩閽而請命,不謂仲秋五之日,蝗自北入陰沙界,搶攘絡繹,亙百餘里,分其半介。而疾風過灌壇,如昆陽逐猛獸,民屋皆震,白日晝昏。元蛟人立,杖叟緯嫠,野哭之聲沸鼎。煇履及寢門,拊膺籲帝,願以六尺委壑,三尸為小民贖寸土。嗟乎。黑風乍轉,青野已枯,恐江南自此有介孽矣。詰朝同社鄭雪子李端木,作詩紀變。煇倚韻垂涕和之,魂忡忡乎如猶在呼禱中也。尚冀有心者,共憫之。

春疇慎農事,徵詩奏葭茁。曠鰥古所戒,荏苒歷初吉。 亦欲希陶令,公田每種秫。瘠土與願違,耕鑿未遑悉。十年九報儉,下車詢苦疾。太息道州詠,守官聽訶黜。 豳之驚螽斯,唐之戒蟋蟀。牧圉豈苟然,肩負求良匹。 今歲愆雨澤,恆廑幽盩厔。金氣乍司令,狂飆肆漻溧。 如將百萬兵,其勢何奔軼。肅肅介而羽,祲氛障赤日。 鉦鼓動地鳴,甲光奪鎌銍。逃雨將焉之,藏奸莫殫詰。 頭目挾金距,脅從互相率。千家野哭聲,婦子魄驟失。 哀哉此孑遺,俄頃困藿蒺。末繇借炎火,安冀歌墉櫛。 天網不可張,刑法無乃密。外災宋亦書,奇沴煩史筆。 逆則召戈鋋,凶乃甘鑊鑕。願將剖腹藏,靡能嗔目叱。 嗟嗟蜑人鄉,竇圭而門蓽。旱魃助孽蟲,賦稅安自出。 隴荒京兆阡,舂乏侍御七。暴風經灌壇,江水起湓溢。 蟊賊自天降,其敢忘國恤。民方艱一飽,靡膂念芬飶。 大軍兆凶年,瘡痍聲唧唧。投界籲有昊,下土望陰騭。 驚心徹四郊,僇力追竄逸。倘留寒谷黍,何啻吹暖律。 蠶食餘幾何,所冀沸再楖。一莖亦血膏,片餉殘GJfont馹。 露坐公沙躬,星駐何廠術。兩者均失據,拊膺徒隕慄。 牟密與西陽,禳感功則一。善言熒惑退,盛事聞吞蛭。 安得流民圖,少蘇百里室。填剜血已枯,臣罪慚委質。

蝗災部紀事编辑

《左傳·哀公十二年》:冬,十二月,螽,季孫問諸仲尼,仲尼 曰:丘聞之,火伏而後蟄者畢,今火猶西流,司歷過也。 《後漢書·楊厚傳》:厚拜議郎,三遷為侍中,特蒙引見,訪 以時政。永建四年,厚上言今夏必盛暑,當有疾疫蝗 蟲之害。是歲,果六州大蝗,疫氣流行。後又連上西北 二方有兵氣,宜備邊寇。車駕臨當西巡,感厚言而止。 《蔡邕傳註》:漢名臣奏張文上疏,其略曰:春秋義曰:蝗 者貪擾之氣所生。天意若曰:貪狼之人,蠶食百姓,若 蝗食禾稼而擾萬民。獸齧人者,象暴政若獸而齧人。 京房易傳曰:小人不義而反尊榮,則虎食人,辟歷殺 人,亦象暴政,妄有喜怒。政以賄成,刑放於寵,推類敘 意,探指求源,皆象群下貪狼,威教妄施,或若蝗蟲。宜 敕正眾邪,清審選舉,退屏貪暴。魯僖公小國諸侯,敕 政修己,斥退邪臣,尚獲其報,六月甚雨之應。豈況萬 乘之主,修善求賢。宜舉敦朴,以輔善政。陛下體堯舜 之聖,秉獨見之明,恢太平之業,敦經好學,流布遠近, 可留須臾神慮,則可致太平,招休徵矣。制曰:下太尉、 司徒、司空。夫瑞不虛至,災必有緣。朕以不德,兼統未 明,以招妖偽,將何以昭顯憲法哉。三司任政者也,所 當夙夜,而各拱默,訖未有聞,將何以奉答天意,敉寧 我人。其各悉心思所崇改,務消復之術,稱朕意焉。 《英雄記鈔》:劉虞為博平令。治正推平,高尚純朴,境內 無盜賊,災害不生。時鄰縣接壤蝗蟲為害,至博平界 飛過不入。

《陳留耆舊傳》:高式至孝,蝝蝗為災,不食式麥。

《晉書·石勒載記》:河朔大蝗,初穿地而生,二旬則化狀 若蠶,七八日而臥,四日蛻而飛,彌亙百草,唯不食三 豆及麻,并冀尤甚。

《劉聰載記》:河東大蝗,唯不食黍豆。靳準率部人收而 埋之,哭聲聞於十餘里,後乃鑽土飛出,復食黍豆。 《石季龍載記》:冀州八郡大蝗,司隸請坐守宰,季龍曰: 此政之失和,朕之不德,而欲委咎守宰,豈禹湯罪己 之義邪。司隸不進讜言,佐朕不逮,而歸咎無辜,所以 重吾之責,可白衣領司隸。

《苻健載記》:健守長安,蝗蟲大起,自華澤至隴山,食百 草無遺。牛馬相噉毛,猛獸及狼食人,行路斷絕。健自 蠲百姓租稅,減膳徹縣,素服避正殿。

《南史·梁宗室傳》:鄱陽忠烈王恢,文帝第十子也。恢子 修,自衛尉出鎮鍾離,徙為梁、秦二州刺史。在漢中七 年,移風改俗,人號慈父。長史范洪胄有田一頃,將秋 遇蝗,脩躬至田所,深自咎責。功曹史瑯琊王廉勸脩 捕之,脩曰:此由刺史無德所致,捕之何補。言卒,忽有 飛鳥千群蔽日而至,瞬息之間,食蟲遂盡而去,莫知 何鳥。適有臺使見之,具言於帝,璽書勞問,手詔曰:犬 牙不入,無以過也。州人表請立碑頌德。

《北史·崔鑒傳》:鑒子秉,秉子仲哲,仲哲子叔瓚,為魏尹 丞。屬蝗蟲為災,帝以問叔瓚。對曰:按《漢書五行志》:土 功不時,蝗蟲作厲。當今外築長城,內興三臺,故致此 災。帝大怒,令左右毆之,又擢其髮,以溷汁沃其頭,曳 以出,由是廢頓久之。

《羊祉傳》:祉弟子烈。除陽平太守,有能名。時頻有災蝗, 不入陽平境,敕書褒美焉。

《唐書·王方翼傳》:方翼遷肅州刺史。儀鳳間,河西蝗,獨 不至方翼境,而它郡民或餒死,皆重繭走方翼治下。 《韓思復傳》:開元初,思復為諫議大夫。山東大蝗,宰相 姚崇遣使分道捕瘞。思復上言:夾河州縣,飛蝗所至, 苗輒盡,今游食至洛。使者往來,不敢顯言。且天災流 行,庸可盡瘞。望陛下悔過責躬,損不急之務,任至公 之人,持此誠實以答譴咎,其驅蝗使一切宜罷。元宗 然之,出其疏付崇,崇建遣思復使上東按所損,還,以 實言。崇又遣監察御史劉詔覆視,詔希宰相意,悉易 故牒以聞,故河南數州賦不得蠲。崇惡之,出為德州刺史。

《遼史·蕭文傳》:文壽隆末,知易州,兼西南面安撫使。時 屬縣蝗,議捕除之,文曰:蝗,天災,捕之何益。但反躬自 責,蝗盡飛去;遺者亦不食苗。

《宋史·趙延進傳》:太平興國中,遼人擾邊,命延進與崔 翰、李繼隆將兵禦之。以功遷右監門大將軍。累遷右 驍騎大將軍,知鄧州。淳化初,飛蝗不入境,詔褒之。 《魏悼王廷美傳》:廷美子德彝,字可久,判沂州,時年十 九。飛蝗入境,吏民請坎瘞火焚之,德彝曰:上天降災, 守臣之罪也。乃責躬引咎,齋戒致禱,既而蝗自殪。 《澠水燕談錄》:祥符中,天下大蝗,近臣得死蝗於野,以 獻宰臣,率百官稱賀。王魏公旦獨執不可。數日,方罷 朝,飛蝗蔽天。真宗嘆曰:使百官將賀而蝗遽至,豈不 為天下笑也。

《國老談苑》:王旦在中書,常以蝗旱憂,愧辭位,俄而疾 發不食,真宗命內饔為肉糜,宸翰緘器以賜。

《宋史·孫沖傳》:沖知襄州,會京西蝗,真宗遣中使督捕, 至襄,怒沖不出迎,乃奏蝗唯襄為甚,而州將日置酒, 無恤民意。帝怒,命即州置獄。沖得屬縣言歲稔狀,馳 馹上之。時使者猶未還,帝悟,為追使者笞之。

《筆錄》:大中祥符九年秋,稼將登,郡縣頗云蝗蟲為災。 一日,真宗皇帝坐便殿閤中御晚膳,左右聲言飛蝗 且至,上起至軒仰視,而連雲翳日,莫見其際。帝默然, 坐意甚不安,命徹匕著。自是遂不豫。

《宋史·范仲淹傳》:仲淹為右司諫。歲大蝗旱,江、淮、京東 滋甚。仲淹請遣使循行,未報。乃請間曰:宮掖中半日 不食,當何如。帝惻然,乃命仲淹安撫江、淮,所至開倉 振之。

《孫覺傳》:覺登進士第,調合淝主簿。歲旱,州課民捕蝗 輸之官,覺言:民方艱食,難督以威。若以米易之,必盡 力,是為除害而享利也。守悅,推其說下之他縣。 《劉敞傳》:敞知鄆州。先是,久旱,地多蝗。敞至而雨,蝗出 境。

《謝絳傳》:絳權開封府判官。言:蝗亙田野,坌入郛郭,跳 擲官寺,井匽皆滿。魯三書螟,《穀梁》以為哀公用田賦 虐取於民。朝廷歛弛之法,近於廉平,以臣愚所聞,似 吏不甚稱而召其變。凡今典城牧民,有顓方面之埶: 才者掠功取名,以嚴急為術,或辯為無實,數蒙獎錄; 愚者期會簿書,畏首與尾。二者政殊,而同歸於弊。夫 為國在養民,養民在擇吏,吏循則民安,氣和而災息。 願先取大州邑數十百,詔公卿以下,舉任州守者,使 得自辟屬縣令長,務求術略,不限咨考。然後寬以約 束,許便宜從事。期年條上理狀,或徙或留,必有功化 風跡,異乎有司以資而任之者焉。漢時,詔問京房災 異可息之術,房對以考功課吏。臣願陛下博訪理官, 除煩苛之命;申敕計臣,損聚斂之役。勿起大獄,勿用 躁人,務靜安,守淵默。《傳》曰:大侵之禮,百官備而不制。 言省事也。如此而沴氣不弭,嘉休不至,是靈意讕, 而聖言罔惑歟。

《范正辭傳》:正辭子諷舉進士第,遷大理評事、通判淄 州。歲旱蝗,他榖皆不立,民以蝗不食菽,猶可藝,而患 無種,諷行縣至鄒平,發官廩貸民。縣令爭不可,諷曰: 有責,令無預也。即出貸三萬斛;比秋,民皆先期而輸。 《查道傳》:道為龍圖閣待制,進右司郎中。天禧元年,以 耳聵難於對問,表求外任,得知虢州。將行,上御龍圖 閣飲餞之。秋,蝗災民歉,道不候報,出官廩米賑之,又 設粥糜以救饑者,給州麥四千斛為種於民,民賴以 濟,所全活萬餘人。

《司馬池傳》:池子旦為鄭縣主簿。吏捕蝗,因緣搔民。旦 言:蝗,民之仇,宜聽自捕,輸之官。後著為令。

《趙抃傳》:抃知青州,時京東旱蝗,青獨多麥,蝗來及境, 遇風退飛,盡墮水死。

《孫洙傳》:洙知汝州,旱蝗為害,致禱於胊山,徹奠,大雨, 蝗赴海死。

《桯史》:熙寧七年四月,王荊公罷相,鎮金陵。是秋,江左 大蝗,有無名子題詩賞心亭,曰:青苗免役兩妨農,天 下嗷嗷怨相公。惟有蝗蟲感恩德,又隨鈞GJfont過江東。 荊公一日餞客至亭上,覽之不悅,命左右物色,竟莫 知其為何人也。按《見聞搜玉》云:劉貢父寄贈。

《夢溪筆談》:元豐中,慶州界生子方蟲,方為秋田之害。 忽有一蟲生,如土中狗蝎,其喙有鉗,千萬蔽地。遇子 方蟲,則以鉗搏之,悉為兩段。旬日,子方皆盡。歲以大 穰。其蟲舊曾有之,土人謂之旁不肯。

《東坡志林》:元祐八年五月十日,雍丘令米芾有書言 縣有蟲食麥葉,不食實。適會金部郎中張元方見過 云麥豆未嘗有蟲,有蟲GJfont异事也。既食其葉,則實自 病,安有不為害之理。元方因言子方蟲為害甚於蝗, 有小甲蟲見輒斷其腰而去,俗謂之旁不肯,前此吾 未嘗聞也,故錄之。

《春渚紀聞》:米元章為雍丘令,適旱蝗大起,而鄰尉司 焚瘞,後遂致滋蔓。即責里正併力捕除,或言盡緣雍丘驅逐過此,尉亦輕脫,即移文載里正之語,致牒雍 丘,請各務打撲收埋本處地方,勿以鄰國為壑者。時 元章方與客飯,視牒,大笑。取筆大批其後,附之云:蝗 蟲元是空飛物,天遣來為百姓災。本縣若還驅得去, 貴司卻請打回來。傳者無不絕倒。

《宋史·宗室希言傳》:希言字若訥,惠王令GJfont元孫也。知 臨安仁和縣。適大旱,蝗集御前蘆場中,亙數里。希欲 去蘆以除害,中使沮其策,希言驅卒燔之。

《金壇縣志》:宋嘉定己巳,邑旱,飛蝗蔽天而下。時太常 丞劉宰家居,草書一函命其僕至城北鍾秀橋,見兩 黃衣客,即跪進之。至橋,果見衣黃者,啟書閱竟,語僕 曰:我借路不借糧也。蝗果不為災,自後有蝗,必向漫 塘祠祭之。

《宋史·徐鹿卿傳》:鹿卿為江東轉運判官,兼領太平,仍 暫提舉茶鹽事。弛苛征,蠲米石、蕪湖兩務蘆稅。江東 諸郡飛蝗蔽天,入當塗境,鹿卿露香默祈,忽飄風大 起,蝗悉渡淮。

《癸辛雜識》:戊戌七月,武城蝗自北來,蔽映天日。有崔 四者,行田而仆。其子尋訪,但見蝗聚如堆阜。撥視之, 見其父臥池上,為蝗所埋,鬚髮皆被嚙盡,衣服碎為 篩網,一時頃方甦。晉天福中,蝗食豬,平原一小兒為 蝗所食吮血,惟餘空皮裹骨耳。

《宋史·常楙傳》:楙以集賢殿修撰知平江。值旱。故事,郡 守合得緡錢十五萬,悉以為民食、軍餉助。蠲苗九萬、 稅十三萬、板帳十六萬,又蠲新苗二萬八千,大寬公 私之力。飛蝗幾及境,疾風飄入太湖。

《金史·移刺溫傳》:溫移鎮武定,歲旱且蝗,溫割指,以血 瀝酒中,禱而酹之。既而雨沾足,有群鴉啄蝗且盡,由 是歲熟,人以為至誠之感云。

《趙鑑傳》:鑑起知寧海軍。秋禾方熟,子方蟲生,鑑出城 行視,蟲乃自死。

《宗寧傳》:宗寧為會寧府路押軍萬戶,擢歸德軍節度 使。時方旱蝗,宗寧督民捕之,得死蝗一斗,給粟一斗, 數日捕絕。

《梁肅傳》:肅為大興少尹,坐捕蝗不如期,貶川州刺史, 削官一階,解職。

《元史·劉秉直傳》:秉直為衛輝路總管。秋七月,蟲螟生, 民患之,秉直禱於八蜡祠,蟲皆自死。歲大饑,人相食, 死者過半,秉直出俸米,倡富民分粟,餒者食之,病者 與藥,死者與棺以葬。

《劉天孚傳》:天孚知許州。歲大旱,天孚禱即雨。野有蝗, 天孚令民出捕,俄群烏來,啄蝗為盡。明年麥熟時,有 青蟲如蟊,食麥,人無可奈何,忽生大花蟲,盡嚼之。許 人立碑頌焉。

《王磐傳》:磐為真定等路宜慰使。蝗起真定,朝廷遣使 者督捕,役夫四萬人,以為不足,欲牒鄰道助之。磐曰: 四萬人多矣,何煩他郡。使者怒,責磐狀,期三日盡捕 蝗,磐不為動,親率役夫走田間,設方法督捕之,三日 而蝗盡滅,使者驚以為神。

《陳祐傳》:祐改南京路治中。適東方大蝗,徐、邳尢甚,責 捕至急。祐部民丁數萬人至其地,謂左右曰:捕蝗慮 其傷稼也,今蝗雖盛,而穀已熟,不如令早刈之,庶力 省而有得。或以事涉專擅,不可,祐曰:救民獲罪,亦所 甘心。即諭之使散去,兩州之民皆賴焉。

《李忠傳》:吳國寶,雷州人。性孝友,父喪廬墓。大德八年, 境內蝗害稼,惟國寶田無損。人皆以為孝感所致云。 《塔海傳》:塔海歷和寧路總管。改任廬州,時有飛蝗北 來,民患之,塔海禱於天,蝗乃引去,亦有墮水死者,人 皆以為異。

《造邦賢勳錄》:呂升以教授陞江西僉事,調福建。有螟 傷稼,祝天,大雷雨作,螟盡死。

《虎薈》:周郁,山東濟南人,由監生洪武三十一年除襄 陵知縣,滿考以績最,陞渾源知州,時大蝗,郁虔禱,蝗 飛他境。

《江南通志》:程旼,字太和,桐城人。宣德丙午舉人,任磁 州同知,時蝗大發。旼虔禱於神,忽禿鶖飛集,啄蝗殆 盡,因以有聲。

《明通紀》:崔恭嘗知萊州,府值歲旱蝗。躬親督捕,發郡 縣倉,勸富民粟賑之,民賴以全。

《江南通志》:江一麟,字仲文。婺源人,嘉靖癸丑進士,轉 廣平守,值歲旱蝗,徒步齋禱三日,雨集蝗死。

《陝西通志》:劉懋,萬曆己未進士,任寧邑令。乙卯丙辰, 兩河飛蝗蔽天,臺使令以穀易蝗,懋毅然曰:穀有盡, 蝗無盡,可重困吾民乎。捕之而已。

《江南通志》:江通字必達,建德人。貢士知鞏縣,招撫流 民,教以生業。時蝗飛蔽天,獨不入鞏境。守聞而異之, 舉往孟津捕蝗。通齋沐以禱,蝗悉飛去。民立祠祀之。 朱維柄,字啟明,靖江人。以恩貢授河南浙川知縣,歲 蝗起。露禱三日,甘雨如注。蝗盡滅,乃請賑發粟,計口 均分,更捐俸設粥邑門外,以食饑者,中蜚語解組歸。

蝗災部雜錄编辑

《詩經·大雅·柔桑章》:降此蟊賊,稼穡卒痒。

《焦氏易林》:需之明裔,螟蟲為賊,害我五穀,簞笥空虛, 家無所食。

訟之蠱,桑葉螟蠹,衣弊如絡,女工不成,絲布為玉。 《王充·論衡·感虛篇》:世稱:南陽卓公為緱氏令,蝗不入 界。GJfont以賢明至誠,災蟲不入其縣也。此又虛也。夫賢 明至誠之化,通於同類,能相知心,然後慕服。蝗蟲,閩 GJfont之類也,何知何見而能知卓公之化。使賢者處深 野之中,閩GJfont能不入其舍乎。閩GJfont不能避賢者之舍, 蝗蟲何能不入卓公之縣。如謂蝗蟲變與閩GJfont異,夫 寒溫亦災變也,使一郡皆寒,賢者長一縣,一縣之界 能獨溫乎。夫寒溫不能避賢者之縣,蝗蟲何能不入 卓公之界。夫如是,蝗蟲適不入界,卓公賢名稱於世, 世則謂之能卻蝗蟲矣。何以驗之。夫蝗之集於野,非 能普博盡蔽地也,往往積聚多少有處。非所積之地, 則盜跖所居;所少之野,則伯夷所處也。集過有多少, 不能盡蔽覆也。夫集地有多少,則其過縣有留去矣。 多少不可以驗善惡;有無不可以明賢不肖也。 《鹽鐵論·執務篇》:上不苛擾,下不煩勞,各修其業,安其 性,則螟蟘不生,而水旱不起。

《劉子·貴農篇》:夫螟螣秋生而秋死,一時為災,而數年 乏食。今一人耕而百人食之,其為螟螣亦以甚矣。是 以先王敬授民時,勸課農桑,省遊食之人,減徭役之 費,則倉廩充實,頌聲作矣。

草木蟲魚疏去其螟螣及其蟊賊,螟似GJfontGJfont而頭不 赤,螣蝗也。賊桃李中蠹蟲,赤頭,身長而細耳。或說云 蟊螻蛄食苗根,為人害。許慎云:吏冥人犯法,即生螟, 吏乞貸則生蟘,吏祗冒取人財則生蟊。舊說云螟螣、 蟊賊,一種蟲也。如言寇賊奸宄,內外言之耳。故犍為 文學曰:此四種蟲,皆蝗也,實不同,故分釋之。

易潛虛訒二養虺縱蝗,匪仁之方養虺縱蝗,失所與 也。

《潮州府志》:苗蛺形似花間蛺,而小如蠅。春夏之交有 之,群飛從海來,宿苗上,不食苗。其所生蟲,數日能動, 食苖節。苗雖吐華,不結實。若穀雨前插秧,便罹其害。 蔡邕云:蝗是魚所化,余謂蛺亦是魚子化者,但與蝗 各別,故不以蝗書,從俗書之,曰:蛺,澄海王天性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