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185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八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一百八十五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八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一百八十五卷目錄

 草木異部彙考四

  明太祖一則 洪武八則 成祖永樂十則 仁宗洪熙一則 宣宗宣德五則 英宗正

  統七則 代宗景泰三則 英宗天順六則 憲宗成化十四則 孝宗弘治十三則 武宗

  正德十二則 世宗嘉靖三十四則 穆宗隆慶三則 神宗萬曆三十三則 光宗泰昌一

  則 熹宗天啟二則 愍帝崇禎九則

庶徵典第一百八十五卷

草木異部彙考四编辑

编辑

太祖吳元年句容獻瑞麥编辑

按《明寶訓》:「吳元年四月,是月應天府句容縣耆民施 仁等獻瑞麥。太祖下令諭民曰:『自渡江以來,十有三 載,境內多以瑞麥來獻。丙申歲,太平府當塗縣麥生, 一榦兩岐。丁酉歲,應天府上元縣麥生,一莖三穗,寧 國府寧國縣麥生,一莖二穗。今句容縣又獻麥一莖 二穗。蓋由人民勤於農事,感天之和,以致如斯。爾民 尚盡力畎畝,以奉父母,育妻子,永為太平之民,共享 豐年之樂』。」起居注詹同進曰:「昔在成周,嘉禾同穎;漢 張堪守漁陽,麥秀兩岐。今主上撥亂世而反之正,功 德大矣。雖戎馬之際,亦修農務,故斯民得脫喪亂,盡 力田畝。天降瑞麥,非偶然也。」太祖曰:「天不可必,人事 當盡。為國家者豈可恃此而自怠乎?」

洪武二年諸州獻瑞麥编辑

按明《昭代典則》,「洪武二年夏四月,淮安、寧國、鎮江、揚 州、台州等府并澤州各獻瑞麥。上曰:『朕為民主,惟思 修德致和,以契天地之心,使三光平、寒暑時,五穀熟, 人民育,為國家之瑞。葢!國家之瑞,不以物為瑞也。昔 堯舜之世,不見祥瑞,曾何損於聖德?漢武帝獲一角 獸,產九莖芝,當時皆以為瑞。乃不能謙抑自損,撫輯』」 民庶,以安區宇,好功生事,卒使國內空虛,民力困竭, 後雖返悔,已無及矣。其後「神爵」「甘露」之侈,致山崩地 震,而漢德於是乎衰。由此觀之,嘉祥無徵,而災異有 驗,可不戒哉!

按《江南通志》:「洪武二年四月,宣城產瑞麥,淮安獻瑞 麥。」

洪武三年,鳳翔獻瑞麥。

按《大政紀》:洪武三年五月丁巳,鳳翔府寶雞縣進瑞 麥,一莖五穗者一本,二穗者十餘本。上謂廷臣曰:「昔 鳳翔饑饉,朕憫其民,故特遣人賑恤,曾未數月,遽以 瑞麥來獻。借使鳳翔未粒食,雖有瑞麥何益?苟其民 皆得養,雖無瑞麥何傷?朕嘗觀自古以來,天下無金 革爭𩰚之事,國和民豐,家給人足,父慈子孝,夫義妻 順,兄愛弟敬,風俗淳美」,此足為瑞。若此麥之異,特一 物之瑞,非天下之瑞也。

按《江南通志》:「洪武三年,丹陽產瑞麥,一莖五穗。 洪武四年,澤州麥兩岐。」

按《澤州志》:洪武四年,麥秀兩岐,知州李祥以獻。 洪武五年,句容獻嘉瓜。金壇產芝。霍丘木連理。 按《大政紀》:洪武五年六月癸卯,獻嘉瓜二,同蔕而生。 上御武樓,中書省臣率百官以進。禮部尚書陶凱奏 曰:「陛下臨御,同蔕之瓜產於句容,陛下祖鄉,實為禎 祥。蓋由聖德和同,國家協慶,故雙瓜連蔕之瑞獨見 於此,以彰陛下保民愛物之仁,非偶然者。」上曰:「草木 之瑞,如嘉禾並蓮,合歡連理,兩岐之麥,同蔕之瓜皆 是也。卿等以此歸德於朕,朕否德,不敢當之。縱使朕 有德,天必不以一物之禎祥示之。苟有微過,垂象以 譴告,使我克謹其身,保民不致於禍殃。且草木之祥 生於其土,亦惟其土之人應之,於朕何預?若天地間 時和歲豐,乃王者之禎,不在微物。」遂為贊。賜民錢一 千二百。

按《江南通志》:「洪武五年,金壇產靈芝,一本九莖,霍丘 松木連理。」

洪武六年,盱眙進瑞麥。十一月,贛州牡丹華。

按《大政紀》,洪武六年六月壬午,盱眙縣民進瑞麥,一 莖一穗者,凡十六本。御史答錄與權言:「天產嘉祥,皆 所以兆國家之福,而為聖王之徵。今瑞麥之產,乃上 帝借草木之靈,以彰君臣之異體同心之象。又產於 盱眙,屬臨濠,帝鄉也。是宜薦之宗廟,以彰祖宗之神 靈。且新麥之登,當薦宗廟,況瑞麥乎?」上曰:「以瑞麥為 朕所致,則不敢當,必歸之祖宗神靈。御史之言良是。」 乃命薦之宗廟。

按《江西通志》:「洪武六年癸丑冬十一月,贛州民呂氏 產白牡丹,於冰雪中盛開。」

洪武十五年,廣通產嘉禾。

按:《雲南通志》云云。

洪武二十五年,澤州產嘉禾。

按《澤州志》:洪武二十五年,產嘉禾,有異畝同穎者。 洪武二十八年,燕王進嘉禾按《大政紀》,「洪武二十八年八月,燕王進永清左衛龍 門東嘉禾,一莖三穗者二本,二穗者六本,上親製嘉 禾詩賜之。」

成祖永樂三年興平鳳翔寧夏進瑞麥關陝獻嘉禾莆田蓮花並頭编辑

按《大政紀》:永樂三年七月戊戌,陝西興平、鳳翔二縣 進瑞麥三十本。禮部尚書李至剛等率群臣上表賀, 上以諛佞責之。上曰:「瑞麥固是嘉應,但四方遠邇靡 一物不得其所,斯可為太平。今中外果無匹夫匹婦 之怨愁於下者乎?覽表祇慚愧耳。君臣貴相與以誠, 諛佞非治世之風也。」至剛等愧謝。

按《大政紀》:「永樂三年九月,關陝奏獻嘉禾,數穗同一 莖。翰林儒臣撰詩以進。」

按《陝西通志》:「永樂三年,寧夏產兩岐麥數莖。」

按《福建通志》:「永樂三年,莆田縣學泮池生並頭蓮,明 年林環廷試第一。」

永樂四年,南雄獻瑞麥。

按《名山藏》,「永樂四年六月,南雄府獻瑞麥,薦宗廟。 永樂五年,南陽麥兩岐。」

按《河南通志》:「永樂五年五月,南陽境麥多兩岐。 永樂六年,柏檜花。」

按《明通紀》:永樂六年三月,巡撫福建監察御史趙昇 及布政使按察司奏以柏生花為瑞,上賜敕責之。既 而蘇州、揚州二府復言檜花為瑞,上曰:「蘇松諸郡,水 澇為災,有司往往蔽不以聞。昨有奏柏花為瑞者,已 責其欺君,今又言檜花小人之務,諛悅者,可惡。」乃降 璽書切責之。

按《大政紀》:永樂六年三月癸亥,巡按福建監察御史 趙昇及布、按二司,賀柏生花為瑞,賜敕切責之。敕曰: 「朕主宰天下,於生民休息未嘗遍知,故委用爾等鎮 撫藩方,以圖安輯。而乃肆志安逸,於軍民疾苦一毫 不言,而今言柏花為瑞。夫時和歲登,物無疵癘,生民 足食,四夷順安,此國家之瑞也。爾等驗之人事,歲果」 豐登,民果給足乎?樹木之花,世所常有,何益於國,何 利於民,而以為瑞也?相為朋比諛佞,忠君卹民之心, 果安在哉?姑曲宥爾等,若復為欺罔,雖欲倖免,亦不 可得矣。

永樂七年,密雲繁峙獻嘉禾。

按《名山藏》,「永樂七年八月,密雲、繁峙二縣獻嘉禾,行 在禮部請賀,不許。」

永樂十年,平陽繁峙獻「嘉禾。」

按《大政紀》,「永樂十年七月己酉,浙江平陽縣獻嘉禾 百六十四本,命戶部遣人巡視,四方水旱不可恃。」此 永樂十二年九月孟縣獻嘉禾。

按《名山藏》云云。

永樂十四年,寧夏進「嘉禾。」

按《大政紀》:「永樂十四年七月癸巳,鎮守寧夏侯陳懋 進嘉禾,二實同蔕。」

永樂十六年,扶溝產芝。

按《河南通志》:「永樂十六年十月,扶溝產靈芝三莖。 永樂  年,嘉禾結大實如卵。」

按《廣西通志》:「永樂中,宋村嘉禾生禾,結一大實,如鵝 卵。好事者以金飾為酒盃,明故老有及見者。今失所 在。」

仁宗洪熙元年龍山產芝编辑

按《大政紀》:「洪熙元年正月甲戌,南京龍山產芝,蕃大 特異,守臣以進,禮部請賀,不許。」

宣宗宣德元年魯王肇煇進瑞粟编辑

按《名山藏》:宣德元年八月魯王肇煇進瑞粟,有一莖 至二十穗者。行在禮部尚書呂震請賀。上曰:「四方大 矣,比者畿內水潦,奏牘不啻民之艱食,即謂瑞應,亦 僅魯東隅,何以令朕無夙夕憂?」不許。

宣德五年,嘉禾生太廟側,又出陝西。

按《名山藏》,「宣德五年七月嘉禾生太廟側,止賀。八月 嘉禾、嘉瓜出陝西,皆止賀。」

宣德六年,茂州獻瑞麥。

按《四川總志》:「宣德六年夏四月,茂州知州陳敏獻瑞 麥兩岐至五岐者,御製《滿庭芳》詞,并綵緞紗錠以賜。 宣德六年,陝西進嘉禾。」

按明《昭代典則》:宣德七年,陝西進嘉禾,敕諭文武群臣: 「今陝西進嘉禾,蓋豐稔之祥。又中外之地,連產瑞瓜, 此皆天地祖宗之所垂佑,朕曷克以致之?而卿等歸 德朕躬,欲進表賀,內自修省,歉焉於心,其止勿賀。朕 夙夜孜孜,圖惟生民之安,以冀不忝。天地祖宗付畀, 卿等皆體朕之誠,勉盡厥職,上以益君之德,下以厚 民之生。」戒乃玩愒,務圖實功。庶副朕之委任。欽哉。 宣德八年八月,慶王栴進瑞麥。 按《名山藏》云云。

英宗正統元年龍州獻瑞麥编辑

按《名山藏》「正統元年九月,龍州宣撫司獻瑞麥。上以 所在旱蝗相望,獨此麥瑞,何以免饑,自今天下凡若此類皆毋獻。」

正統三年,長沙產芝。

按《湖廣通志》:「正統三年,長沙文廟楹芝草生。」

正統五年,富順產芝。

按《四川通志》:「正統五年,富順縣知府黃璿墓側產芝, 一莖二本。」

正統七年,西安耀州產嘉禾。

按《名山藏》,「正統七年九月,西安府及耀州產嘉禾,止, 群臣賀。」

正統八年,黔江產嘉瓜、瑞麥。

按《四川通志》:「正統八年,黔江產嘉瓜並蔕,麥秀兩岐。 正統九年,臨安產嘉禾。」

按《雲南通志》:「正統九年,臨安產嘉禾,一莖三穗者,二 畝。」

正統十四年,徽、池二州產芝。

按:《江南通志》:「正統十四年,徽州府學產紫芝,池州府 學產紫芝。」

代宗景泰元年金鄉產芝莆田蓮花並頭编辑

按《山東通志》:「景泰元年春二月,金鄉縣產芝一莖於 文昌祠之東。」

按《福建通志》:「景泰元年,莆田縣學泮池生並頭蓮,明 年柯潛廷試第一。」

景泰四年,寧遠產芝。

按《湖廣通志》:「景泰四年三月,寧遠檢校劉良樓上柱 芝草生。」

景泰五年,鶴慶產「瑞麥。」

按《雲南通志》:「景泰五年夏,鶴慶逢密鄉產瑞麥,一莖 數穗者百餘,知府王珉以獻。」

英宗天順元年開原瑞蓮生编辑

按《全遼志》:「天順元年春,開原蓮花生城南門外,池中, 忽生莖,七日開黃花一朵,如盤大,鮮妍可愛。」

天順三年,濟源產嘉禾,岳池產瑞蓮。

按《河南通志》:「天順三年秋八月,濟源東產嘉禾,有一 莖五穗者。」

按《四川總志》:「天順三年,岳池縣王孝忠家池內產白 蓮,一莖雙花。」

天順五年,朔州新會產嘉禾。

按《山西通志》:「天順五年秋八月,嘉禾生朔州張伏初 田,嘉禾有一本二穗、三穗、四五穗者,四十餘畝。知州 何永取二百本以獻。」

按《廣東通志》:「天順五年,新會嘉禾生。」《舊志》:「天順五年 秋,邑之平安里產嘉禾十餘本,九穗、三本、七穗、四本、 六穗、五穗,皆八本。」

天順六年,浮梁、廣東市舶司產芝。

按《饒州府志》:「天順壬午,浮梁戴得谷亭前,產紫芝數 十本。其子珊領鄉薦,癸未春復產,珊登第。」

按《廣東通志》:「天順六年夏四月,芝草生。」舊志「四月十 二日,市舶司天寶堂右柱連產玉芝,尺餘者,三莖並 秀。」

天順七年,延津產嘉禾。

按《河南通志》:「天順七年八月,延津產嘉禾,一莖二穗, 二十餘畝。」

天順八年,曹州產芝。

按《山東通志》:「天順八年秋八月,芝產於曹州治東廂。」

憲宗成化元年長沙產芝武綠產瑞蓮编辑

按《湖廣通志》:「成化元年,長沙文廟芝草生。」

按《廣西通志》:「成化元年夏五月,武緣縣泮宮並頭蓮 生。是年姚惠、梁廷器領鄉薦,人以為瑞蓮之應。 成化四年,潞州產嘉禾,長洲產瑞蓮。」

按《山西通志》:「成化四年秋,潞州嘉禾生。有一本六七 穗者,一本三四穗者,極多。」

按《長洲縣志》:「成化四年六月,府學明倫堂前,方池蓮 花一莖四藥,其秋賀恩發解。」

成化五年,萬全產瑞麥、嘉禾、嘉瓜。潞城產嘉禾。 按《山西通志》:「成化五年夏,麥兩岐穀,雙穗,瓜並蔕,出 萬全縣西北二十里孫莊村。秋,潞城縣嘉禾生。」 成化六年,岢嵐州華陰產嘉禾。

按《山西通志》:「成化六年,岢嵐州嘉禾生公廨後地,約 半畝,一莖五穗者,大半。」

按《陝西通志》:「成化六年,華陰邑治廨中生穀,一本五 穗者數莖。」

成化七年,梧州產芝。

按《廣西通志》:「成化七年,梧州府有紫芝,生於督府池。 成化八年,新昌高州產芝。富順梨樹連理,及產瑞竹 並頭蓮。」

按《江西通志》:「成化八年,新昌縣民姚永貞家產紫芝 五本。」

按《四川總志》:「成化八年,富順縣民周安家生連幹梨、 瑞竹並頭蓮。」

按《廣東通志》:「成化八年,高州文廟產芝三莖。丁祭日,

殿之左柱忽產靈芝三莖
考證.svg
成化九年,嘉興產嘉禾。冬通許桃李華。」

按《河南通志》:「成化九年,通許桃李冬花。」

按《浙江通志》:「成化九年,嘉興生嘉禾。」

成化十二年,深澤有「枯榆出水。」

按《深澤縣志》:「成化十二年,趙人莊榆榦中枯檿忽生 竅出水,適有病者止其下,渴飲之愈。後病者往禱之, 飲輒瘥。凡禱盛以器則流,去則止,如是者逾年而息。」 成化十三年,黔江全州產芝,安居產瑞麥。

按《四川總志》:「成化十三年,黔江芝草生安居龍化山, 麥秀三本,二岐。」

按《廣西通志》:「成化丁酉,全州有芝,產于文廟右楹。 成化十四年,南京產芝。」

按《江西通志》:「成化十四年,南康府文廟產五色靈芝。 成化十六年,祁陽產芝。」

按《湖廣通志》:「成化十六年,祁陽學宮芝草生。」

成化十七年,睢寧產「瑞麥。」

按《江西通志》:「成化十七年,睢寧產瑞麥,一莖三穗。 成化二十二年,聞喜產芝藤縣產瑞蓮。」

按《山西通志》:「成化二十二年,聞喜芝草生文廟柱,次 年復生。」

按《廣西通志》:「成化二十二年,藤縣瑞蓮生。」

成化二十三年,黃縣產嘉瓜,婺源結「桂子。」

按《山東通志》:「成化二十三年,黃縣文廟殿瓦生瓜,一 蔓二蔕,其大如碗。」

按《婺源縣志》:「成化丁未,知縣藍章,廳舍桂一株,植久, 至是始結子,纍纍如葡萄狀,味甘美,可食。」

孝宗弘治元年仁和產瑞麥福安產嘉禾编辑

按《浙江通志》:「弘治元年,仁和麥兩岐。」

按《福建通志》:「弘治元年,福安三十都田禾,一莖三穗, 多至四五叢。」

弘治二年,太平產瑞蓮。

按《廣西通志》,「弘治己酉夏間,太平儒學內月池蓮生 並頭。是秋蒙斐、顧真同薦鄉試,說者其先兆也。 弘治三年,平陽產嘉禾。」

按《浙江通志》:「弘治三年,平陽嘉禾,一莖四穗。」

弘治五年,華亭有芥長丈餘。

按《江南通志》:「弘治五年,華亭有芥生聚奎亭,蔭地丈 餘,葉如芭蕉,花出牆上二尺許。」

弘治六年,「白鹿洞產芝。」

按《江西通志》:「弘治六年春三月,廬山白鹿洞芝草盛 生。」

弘治八年夏,瑞州旱,楓結李實。冬,桃李華。

按:《江西通志》云云。

弘治九年,潞州桃、茄皆並蔕。

按《潞州府志》:「弘治九年,潞州官舍有桃生,一蔕二實, 或四五實者,比年大稔,斗粟十文。」

弘治十一年,長樂產芝。

按《福建通志》:「弘治十一年春,長樂十九都靈峰上產 芝三本。」

弘治十二年,福建蔗生花,結實。

按《福建通志》:「弘治十二年冬,甘蔗生花,其結實如黍。 是年饑。」

弘治十四年,藤縣產瑞蓮,灌陽竹生豆角楓、《結梨》。騰 衝產瑞麥。

按《廣西通志》:「弘治十四年,藤縣瑞蓮生冬。灌陽縣竹 生豆角楓,結梨實。」

按《雲南通志》:「弘治十四年夏,秀麥騰衝學宮,一穗三 岐。」

弘治十五年,墊江產芝。

按《四川總志》:「弘治十五年六月,芝草生。」

弘治十七年,江都產瑞麥。安居、石城產瑞蓮。

按《江南通志》:「弘治十七年,江都縣產瑞麥。」

按《四川總志》:「弘治十七年,安居石城產瑞蓮。」

弘治十八年,金湯產「瑞麥。」

按《陝西通志》:「弘治十八年,臨洮府金湯縣瑞麥,有一 莖兩穗者,十餘本。」

武宗正德元年九月宛平李花開鄒平產芝编辑

按《明外史趙佑傳》:「正德元年九月,宛平郊外李花盛 開,佑言:此陰擅陽權,非偶然也。帝不納。是時中官益 橫,舉朝憂憤,佑乃與御史進賢朱廷聲、江夏徐鈺交 章極論。章下閣議,將重罪中官,事忽中變。」

按《山東通志》:「正德元年,鄒平王府產芝二本。」

正德二年,隨州產芝。

按《湖廣通志》:「正德二年四月,隨州芝草生。」

正德三年,袁州產瑞蓮。瑞州生竹實。

按《江西通志》:「正德三年夏,袁州池生瑞蓮二本,皆同 蔕異萼。七月,瑞州竹生花,結實如米。」

正德四年,「祁陽《李樹》結黃瓜。」

按:《湖廣通志》云云。

正德五年,安陸產芝。

按《湖廣通志》:「正德五年正月,安陸學宮芝草生正德七年,嘉興樂清產瑞麥。」

按《浙江通志》:「正德七年,嘉興樂清麥秀兩岐,至一莖 五六穗。」

正德九年,石門、新寧產嘉禾,高安產芝,冬桃李實。 按《浙江通志》:「正德九年,石門嘉禾生。」

按《江西通志》:「正德九年春,高安縣民胡嵩家產芝二 本,冬,桃李華成實。」

按《湖廣通志》:「正德九年,新寧盆漢鄉產嘉禾,一本三 穗。」

正德十年,猗氏產瑞麥、嘉禾,安鄉產嘉穀。

按《山西通志》:「正德十年夏四月,猗氏瑞麥生。祈任里 民植麥,一叢數十本,有一本二穗,或三四穗或五六 穗者,有十餘畝三四穗者,隨處有之。」

按《湖廣通志》:「正德十年秋,安鄉禾一粰二米。 正德十三年,南安產瑞麥嘉禾。」

按《福建通志》:「正德十三年,南安縣麥,一莖二穗。同安 縣粟,一莖五穗。」

正德十四年,文水祁陽產「嘉禾。」

按《山西通志》:「正德十四年,文水祁縣嘉穀生,一莖四 穗。」

正德十五年,「富川楓結梨實。」

按《廣西通志》:「正德十五年,富川縣楓樹結梨實。 正德十六年,安陸芝草生。」

按:《湖廣通志》云云。

世宗嘉靖元年太康生竹實楚雄產嘉禾编辑

按《太康縣志》「嘉靖元年五月,郭參政墳竹實如麰麥。」 按《雲南通志》,嘉靖元年,楚雄莊甸坡禾雙穗者數千。 嘉靖二年,玉山產瑞麥。

按《江西通志》:「嘉靖二年,玉山縣產瑞麥。」

嘉靖三年,酃治芝草生。

按:《湖廣通志》云云。

嘉靖四年,高安產並頭蓮。綿竹生竹實。

按《江西通志》:「嘉靖四年,高安縣學產並頭蓮。」

按《四川總志》:「嘉靖四年,綿竹龍蟒山生竹實。」

嘉靖五年,順寧生竹實。

嘉靖五年,順寧生竹實,霑益李樹結「木瓜。」

按《雲南通志》:「嘉靖五年,順寧新村生竹實,光瑩如珠。 霑益大水,李樹結木瓜,後有尋甸之變。」

嘉靖八年十一月,四川獻瑞麥。

按《永陵編年史》云云。

嘉靖十年,曲周進祥瓜,洧川產瑞麥。

按《畿輔通志》:「嘉靖十年秋,曲周進祥瓜。」

按《河南通志》:「嘉靖十年,洧川麥秀,生二岐者,百餘本。 嘉靖十一年,臨城渠縣產嘉禾,京山產芝,閩縣果不 實。」

按《畿輔通志》:「嘉靖十一年,臨城穀秀三穗。」

按《湖廣通志》:「嘉靖十一年,京山芝草生。」

按《福建通志》:嘉靖十一年,閩縣果不實。

按《四川總志》:「嘉靖十一年,渠縣粟,一本三穗。」

嘉靖十二年,光化產芝。秋,翼城桃李華。

按《山西通志》:「嘉靖十二年八月,翼城桃李華。」

按《湖廣通志》:「嘉靖十二年,光化文廟兩楹芝草生。 嘉靖十三年,河南產瑞麥,麻城菜花結實。」

按《河南通志》:「嘉靖十三年五月麥秀,有三岐二岐至 五岐者,三百餘本。」

按《湖廣通志》:「嘉靖十三年,麻城生草妖菜,花不實,皆 生人物禽蟲龍鳳之狀。」

按《廣西通志》:「嘉靖十三年甲午,靈芝生,產於賀縣水 東民家,有數本,五色。」

嘉靖十四年,文水產「瑞麥。」

按《山西通志》:「嘉靖十四年,文水麥秀二岐,或三四岐, 甚至七八岐者。」

嘉靖十六年,富順有「葛方條、《忽拱》。」

按《四川總志》:「嘉靖十六年,富順甘氏圃,有黃葛木,依 石而生,方條忽拱。」

嘉靖十七年,榆次桃李冬花。

按:《山西通志》云云。

嘉靖十八年,「博野樹中起龍。」

按《博野縣志》:「嘉靖十八年夏夜雨,南關楊氏園樹中 起龍。」

嘉靖十九年,忻州桃李冬花。

按:《山西通志》云云。

嘉靖二十年,屯留松自焚,歸德瑞麥生。

按《潞安府志》:「嘉靖二十年夏,屯留文廟松樹自焚。」 按《河南通志》:「嘉靖二十年,歸德府瑞麥生,一莖數穗。」 嘉靖二十一年,江都產芝,騰越生竹實。

按《江南通志》:嘉靖二十一年,江都縣產靈芝九莖。 按《雲南通志》:嘉靖二十一年,騰越竹多實。

嘉靖二十三年,富川生竹實。

按《廣西通志》:「嘉靖二十三年,富川縣竹結實如米。其 年飢民採而食之嘉靖二十六年,寧晉產嘉禾,德慶荔枝冬實,義州萵 苣生蓮花。

按《畿輔通志》:「嘉靖二十六年,寧晉嘉禾七穗。」

按《廣東通志》:「嘉靖二十六年,德慶荔枝冬實。」

按《貴州通志》:「嘉靖二十六年,義州城外園圃,萵苣生 蓮花,如葵花,大者數本,光彩可愛。」

嘉靖二十八年春,「清平芝生。」

按:《貴州通志》云云。

嘉靖二十九年,順寧產嘉禾。

按《雲南通志》:「嘉靖二十九年,順寧產嘉禾,每莖三穗, 大如掌。」

嘉靖三十年,新化產嘉禾。

按《湖廣通志》:「嘉靖三十年秋,新化山塘產嘉禾,一本 四穗或五穗。」

嘉靖三十二年,同安產芝,保山產瑞麥。

按《同安縣志》:「嘉靖三十二年,縣西郭氏宅產芝一本, 甚奇,人爭往觀,時郭夢得尚未遊。按至三十四年舉 於鄉,遂登壬戌進士第。」

按《雲南通志》:「嘉靖三十二年四月,保山產瑞麥,一本 三岐。」

嘉靖三十四年,順昌松樹有「文」字。梧州產芝。

按《福建通志》:嘉靖三十四年五月,萬全民伐松樹,剖 視,有「花下一壺酒」五字。

按《廣西通志》:「嘉靖三十四年,梧州府有靈芝生於梧 山書院。」

嘉靖三十五年,象山產瑞麥,嘉定李樹結豆。

按《浙江通志》:「嘉靖三十五年,象山麥一莖四穗。」 按《四川總志》,嘉靖三十五年,嘉定李樹結為豆。 嘉靖三十六年,四方獻芝草數千本,普定樹化為石。 廣寧桃李華。

按《大政紀》:「嘉靖三十六年冬十月,元嶽諸山獻紫芝 千餘本。先是帝屢諭元嶽諸處採獻鮮芝,逾九月者 勿上,至是獻到一千四百十本。已而巡按北圻御史 馬思臧獻二十本,巡撫河南都御史潘恩獻二十有 五本,布政使林懋和獻二十有二本,巡撫北圻御史 路楷獻二十有一本。四方繼上者不勝計矣。酃縣民」 亦獻一百八十有一本,賞以金幣。

按《江南通志》:「嘉靖三十六年,儀真產白芝。」

按《貴州通志》,「嘉靖三十六年,普定公署樹化為石。」 按《雲南通志》,嘉靖三十六年冬十一月,廣寧桃李華。 嘉靖三十七年,福建李生桃。

按《福建通志》:「嘉靖三十七年夏四月,各縣李樹上生 桃。」

嘉靖三十九年,蘭谿產瑞粟。福建竹生花。

按《浙江通志》:「嘉靖三十九年,蘭谿產瑞粟,一莖三穗、 四穗者甚多。」

按《福建通志》:「嘉靖三十九年,黃竹花,其實如米,居民 取食之。」

嘉靖四十年,「嘉禾產御田,霑益李樹結木瓜。」

按《大政紀》,嘉靖四十年八月,嘉禾生御田。時御田產 嘉穀,異穎同本者四十有九,田官以獻,群臣表賀。 按《雲南通志》,嘉靖四十年,霑益大水,後有東川之變。 嘉靖四十一年,內苑生嘉禾,湖廣桂開梅花,五井提 舉司產瑞麥,嵩明李實如瓜。

按《大政紀》,「嘉靖四十一年秋七月,內苑獻嘉禾。內苑 獻穀,一莖三穗者,兩穗者,三十有一,群臣表賀。」 按《湖廣通志》,嘉靖四十一年,城步張千戶家,桂葉盡 落,忽開梅花。

按《雲南通志》:「嘉靖四十一年春正月,五井提舉司界 麥秀兩岐或三岐。嵩明李實如瓜,是年大饑。」

嘉靖四十二年,「嘉禾生御田。」

按《大政紀》:「嘉靖四十二年八月,嘉禾生御田。御田產 嘉穀,一莖四穗者三本,三穗者六本,兩穗者八十有 一本。田官以獻,群臣表賀。」

嘉靖四十四年,太廟生芝。

按《大政紀》:「嘉靖四十四年六月,有芝生於太廟第三 室,群臣表賀。」

嘉靖四十四年,「遼陽產嘉禾。」

按:《全遼志》:「嘉靖四十四年秋八月,遼陽產嘉禾。分守 道公署後圃,有一莖八穗者,一本一莖六穗者,一本 二穗、三四穗者數本。」

穆宗隆慶元年泰興縣產瑞麥编辑

按《江南通志》:「隆慶元年,泰州大稔,泰興縣麥秀三岐。 隆慶四年,長洲牡丹、合歡,穀城保康產瑞麥。」

按《長洲縣志》,「隆慶四年四月,盤門內劉氏庭開合歡 牡丹,畫士為圖。」

按《湖廣通志》:「隆慶四年四月,穀城產瑞麥,五岐者一 莖,三岐者一莖,保康麥秀兩岐。」

隆慶五年,杭州粟生花。

按《明昭代典則》:「隆慶五年夏四月,浙江杭州府粟樹 生花

神宗萬曆元年石生木連理编辑

按《四川總志》:「萬曆元年,安居二仙石生木連理。 萬曆二年,地生金蓮。」

按《湖廣通志》:「萬曆二年,勛縣城東北竹園張家地,湧 出金蓮。」

按:《四川總志》云云。

萬曆五年,合州李樹結豆粟,實變桃南安桃李華 按《江西通志》:「萬曆五年,南安贛州十月桃李華。」 按《四川總志》:「萬曆五年春,合州李樹結長豆粟,實變 桃,味甚甘。」

萬曆六年,順德產芝,連州生竹米。

按《廣東通志》:「萬曆六年,順德產靈芝,龍津歐珍家產 靈芝三本,連州生竹米。」

萬曆七年,進賢懷集產嘉禾,臨安石屏產芝。

按《江西通志》:「萬曆七年,進賢崇禮鄉生嘉禾,一莖五 穗。」

按《廣西通志》:「萬曆七年,懷集縣,一禾兩穗。」

按《雲南通志》:「萬曆七年,臨安芝草生,又生於石屏州 署。」

萬曆九年,餘干枯,槐復生,賀縣《柿木》有文。

按《饒州府志》:萬曆九年,餘干令修康山忠臣廟,前有 古槐合圍,中空外枯,已經數十年,至是枝葉復茂。 按《廣西通志》:萬曆九年辛巳,賀縣重修三乘寺後,一 柿木,大尺餘,沙彌斧之,忽兩開,中有「用力不同」四字, 兩邊俱有字跡。眾異之,白于縣而貯之庫。

萬曆十年,莒州「椿樹連理。」

按《山東通志》:「萬曆十年,莒州生員于世龍家,椿樹連 理。後兄弟析居,樹即枯死。」

萬曆十一年,《靜樂懷集桃李華》。

按《山西通志》「萬曆十一年八月,靜樂桃李花復開。」 按《廣西通志》,萬曆十一年,懷集縣桃李四季有實。 「萬曆十五年,新建南平產芝。」

按《福建通志》:「萬曆十五年八月十六日,新建南平學 觀者如堵。有一童子手執輪菌一本,眾視之芝也。詰 其得處,往視之,復於本山得紫芝、金芝、玉芝各數本, 人以為瑞應。」

萬曆十七年,介休產芝。

按《山西通志》:「萬曆十七年,介休芝草生縣治後庭,西 梁產芝草十六莖。教諭趙濬有贊。」

萬曆十九年,「永昌竹實。」

按:《雲南通志》云云。

萬曆二十年,淮浦產嘉禾、瑞麥,連城出竹米。

按《江南通志》萬曆二十年,淮浦禾雙穗,鹽城麥三岐。 按《福建通志》萬曆二十年,連城縣姑田里出竹米數 萬斛,饑民食之。

萬曆二十一年冬,滎河桃李花。

按:《山西通志》云云。

萬曆二十二年,金壇產「嘉禾。」

按《江南通志》:「萬曆二十二年,金壇嘉禾,一莖九穗,既 刈復生。」

萬曆二十四年,蠟樹開桃花。

按《福建通志》:「萬曆二十四年四月,桐睦鄉蠟樹開桃 花。」

萬曆二十六年,榆次產芝。

按《山西通志》:「萬曆二十六年秋八月,榆次芝草生中 郝村,一本五色俱備,成龍鳳形。」

萬曆二十八年,什邡桃、杏冬花。貴州產芝。嵩明槐無 華。

按《四川總志》:「萬曆二十八年冬,什邡桃杏開花成實。」 按《貴州通志》:「萬曆二十八年秋七月,都御史臺東園 芝生。」

按《雲南通志》:「萬曆二十八年,嵩明槐無華。」

萬曆二十九年,「建昌桂花結子,貴州產芝,昆陽產嘉 禾。」

按《江西通志》:「萬曆二十九年二月,建昌學宮桂開花 結子。」

按《貴州通志》:「萬曆二十九年秋八月,雨臺東園芝並 生。」

按《雲南通志》:「萬曆二十九年,昆陽易門尋甸鎮產嘉 禾,一莖三四穗者四十餘本,五穗者二百餘本。 萬曆三十年,鎮南產嘉禾。」

按《楚雄府志》:「明萬曆三十年,鎮南州貢生陳國謨田 產雙穗及四穗者,時以為瑞,建嘉禾坊于西門外。 萬曆三十一年,河州產瑞麥,馬良山產芝。」

按《陝西通志》:「萬曆三十一年,河州麥稔,有一本五十 莖,一莖三四穗。次年麥秀,多岐。」

按《湖廣通志》:「萬曆三十一年八月,馬良山產靈芝。 萬曆三十二年秋冬,桃復華。」

按《河南通志》:「萬曆三十二年十月,南召桃花牡丹盛 開。」

按《四川總志》:「萬曆三十二年七月,藩司內見桃花「萬曆三十三年,邵武、雲南產芝。」

按《福建通志》,「萬曆三十三年,邵武縣公署產芝草。」 按《雲南通志》,「萬曆三十三年,芝草生於雲南府署。」 「萬曆三十四年,思南產瑞麥。」

按《貴州通志》:「萬曆三十四年夏五月,思南府沿河司 麥,一莖四穗。」

萬曆三十五年,婺源產瑞竹。雲南有禾生異葉。 按《婺源縣志》:「萬曆丁未春,瑞竹生於玉川後龍山。一 本自十節以上,分為兩岐,節節相偶,直上枝葉。」盛, 先是產於荷花橋,故名瑞竹軒,翰林黎淳諸公有記。 其後開先館中復開桃花瑞榴,人謂一家三瑞云。 按《雲南通志》:萬曆三十五年,省城田中有一禾二葉, 其實非穀非稗,相傳一槍二旗曰「兵秧。」

萬曆三十六年,馬邑產嘉穀。

按《馬邑縣志》:「萬曆三十六年秋,大熟嘉穀,一莖七穗。 萬曆三十九年,竹結實。冬,牡丹再花。」

按《山東通志》:「萬曆三十九年十月,牡丹再開。」

按《廣東通志》:「萬曆三十九年,竻竹花實。」

萬曆四十年,「垣曲槐生蓮。」新安榆花似桃李。

按《畿輔通志》:「萬曆四十年,新安榆樹開花,艷若桃李, 是年大災。」

按《垣曲縣志》:「萬曆四十年春,明倫堂西隅槐樹生一 花,狀如蓮瓣,周圍尺許。是秋王時英中解元馬逢造 同登,邑侯喬公以為一時祥瑞,因作《槐蓮記》刊石。」 萬曆四十一年,稷山桃杏開薔薇,福州府署產芝。 按《山西通志》:萬曆四十一年春三月,稷山甘泉村桃 杏開薔薇花,黃白二色。

按《福建通志》:「萬曆四十一年冬,福州府署產靈芝九 本。」

萬曆四十四年,雷擊樟樹,有文。

按《福建通志》:萬曆四十四年,雷擊大樟樹,分兩開,中 有「劉廷之」三字。

萬曆四十五年,昭化產瑞麥,澄城桃李冬花。

按《陝西通志》「萬曆四十五年,澄城冬月桃李皆花。」 按《四川總志》,「萬曆四十五年四月,昭化縣土基民家 麥兩岐。」

萬曆四十六年,「漢昭烈帝陵樹自焚。」

按《四川總志》:「萬曆四十六年正月初一日,漢昭烈帝 惠陵樹火自焚。初,樹杪有光如燈毬,久之,光芒迸射, 枝榦無餘,自辰至午乃息。」

萬曆四十七年,木生連理。

按《江西通志》:「萬曆四十七年,德化甘泉鄉木生連理。」

光宗泰昌元年禾一莖三穗编辑

按:《福建通志》云云。

熹宗天啟三年興安產芝牡丹冬華编辑

按《山東通志》:「天啟三年冬,牡丹華。」

按《江西通志》:「天啟三年,興安縣產紫芝。」

天啟七年,蕭縣產瑞麥,蒲縣產芝。

按《江南通志》,天啟七年,蕭縣麥秀雙岐,竟畝如一。 按《山西通志》,天啟七年,蒲縣芝草生文廟,梁間生靈 芝,白梗黃花。賀楩掄魁

愍帝崇禎二年洛陽草木結人馬兵戈狀编辑

按《河南通志》:「崇禎二年,洛陽延秋里,草木結人馬兵 戈之狀數十頃,鄢陵科臣常自裕上其事。」

崇禎五年,曲垣、仙居《草木》冬榮,從化產芝。

按《曲垣縣志》「崇禎五年十月,草木復芽,桃李再花。」 按《浙江通志》,崇禎五年,仙居桃李冬實。

按《廣東通志》:「崇禎五年六月,從化靈芝三產於學宮。 先是二年秋九月芝生於教諭署,四年八月再生署 前。至是復生於署右。」

崇禎七年,孟縣產異草。

按《河南通志》:「崇禎七年,孟縣產異草,如龍鳳形。 崇禎八年,建寧竹生米。」

按《福建通志》:「崇禎八年,建寧府壽寧縣竹生米,秋成, 禾稼大歉。」

崇禎九年,新安槐開雞冠花。益都產芝福建竹生米 按《畿輔通志》:「崇禎九年,新安田家莊槐樹開雞冠花。」 按《山東通志》:崇禎九年,益都顏神鎮芝產二本。 按《福建通志》,「崇禎九年春夏間,遍山竹生米。形如小 麥。值米貴,民乏食。取而粉之可粥,舂之可飯。於是闔 邑競採,多至廩庾轉發糶,民賴以濟。」

崇禎十二年,「樂清《樹泣》。」

按:《江西通志》云云。

崇禎十四年,永成有豆如人頭,泗州古檜吐煙。 按《永城縣志》,「崇禎十四年,地生流草,有豆如人頭,鬚 眉畢具。」

按《江南通志》:「崇禎十四年,泗州學宮古檜吐煙若篆, 有異香。」

崇禎十五年冬十月,「寧鄉《桃李花》。」

按:《山西通志》云云。

崇禎十六年,「大足李結實如刀豆」,賀縣榕樹開紅蘭花。

按《四川總志》:「崇禎十六年,大足縣李樹結實如刀豆, 遞年百花,冬放梅桃結實。」

按《廣西通志》:「崇禎十六年夏五月,賀縣城內陳侯祠 前榕樹大十餘圍,忽枝上發赤紅蘭花二朵,大如掌。 是年冬月,土寇作祟,破城奪印,後三省兵勦平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