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186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八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一百八十六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八十七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一百八十六卷目錄

 草木異部總論

  王充論衡是應篇

 草木異部藝文一

  為納言姚璹等賀瑞桃表   唐李嶠

  為百寮賀瑞筍表       前人

  為鳳閣侍郎李元素進冬椹表  前人

  為朝官及岳牧賀慈竹再生表 陳子昂

  皇太子賀天后芝草表     崔融

  皇太子賀瑞木表       前人

  皇太子賀芝草表       前人

  為百官賀千葉瑞蓮表     前人

  皇太子賀嘉麥表       前人

  賀嘉禾表         張仲素

  李樹連理賦         潘炎

  神蓍立賦          前人

  為留守進嘉禾表       張說

  為宰相賀李樹凌冬結實表   孫逖

  為李北海作進芝草表    蕭穎士

  代百官賀芝草表      獨孤及

  中書門下賀芝草嘉禾表    常袞

  為宰相賀連理木表      前人

  漢武帝齋宮產靈芝表     史延

  指佞草賦          鄭轅

  蓂莢賦           程諫

  前題            呂諲

  國子丞廳連理樹賦     王履貞

  中書門下賀許州連理棠樹表 權德輿

  中書門下賀恆華州嘉禾合穗表 前人

  奏汴州封丘縣得嘉禾浚儀得嘉瓜狀

                韓愈

  賀西內嘉蓮表       柳宗元

  連理樹賦          陳諷

  廬州進嘉禾表        符載

  西掖瑞楊賦         郭炯

  指佞草賦          梁肅

  瑞麥賦           任瑗

  賜答張商英上仰山瑞禾表手詔

               宋神宗

  瑞麥賦           宋祁

  論澧州瑞木乞不宣示外廷劄子

               歐陽修

  崇寧嘉禾頌         李梲

  代蔡州進瑞麥圖狀      秦觀

  靈芝賦          薛季宣

庶徵典第一百八十六卷

草木異部總論编辑

王充論衡编辑

《是應篇》
编辑

儒者言:「古者冥莢夾階而生,月朔日一莢生,至十五 日而十五莢。於十六日日一莢落,至月晦莢盡來月 朔一莢復生。王者南面視莢生落,則知日數多少,不 須煩擾案日曆以知之也。夫天既能生莢以為日數, 何不使莢有日名,王者視莢之字,則知今日名乎?徒 知日數,不知日名,猶復案曆然後知之。是則王者視」 日,則更煩擾,不省蓂莢之生,安能為福?夫「蓂,草之實 也,猶豆之有莢也,春夏未生,其生必於秋末。冬月隆 寒,霜雪霣零,萬物皆枯。儒者敢謂蓂莢達冬不死乎? 如與萬物俱生俱死,莢成而以秋末,是則季秋得察, 春夏冬三時不能案也。且月十五日生十五莢,於十 六日莢落,二十一日六莢落,落莢棄」殞,不可得數,猶 當計未落莢以知日數,是勞心苦意,非善祐也。使莢 生於堂上,人君坐戶牖間,望察莢生以知日數,匪謂 善矣。今云夾階而生,生於堂下也。王者之堂,《墨子》稱 堯、舜高三尺,儒家以為卑下。假使之然,高三尺之堂, 蓂莢生於階下,王者欲視其莢,不能從戶牖之間見 也,須臨堂察之,乃知「莢數。」夫起視堂下之莢,孰與懸 曆日於扆坐旁,顧輒見之也。天之生瑞,欲以娛王者, 須起察乃知日數,是生煩物以累之也。且莢,草也,王 者之堂,旦夕所坐。古者雖質,宮室之中,草生輒耘,安 得生莢,而人得經月數之乎?且凡數日一二者,欲以 紀識事也。古有史官典曆主日,王者何事而自數莢堯候四時之中,命曦和察四星以占時氣。四星至重, 猶不躬視,而自察莢以數日也。儒者又言,「太平之時, 屈軼生於庭之末,若草之狀,主指佞人。佞人入朝,屈 軼庭末以指之,聖王則知佞人所在。」夫天能故生此 物以指佞人,不使聖王性自知之。或佞人本不生出, 必復更生一物以指明之,何天之不憚煩也?聖王莫 過堯舜,堯舜之治最為平矣。即屈軼已自生於庭之 末,佞人來輒指知之,則舜何難於知佞人,而使皋陶 陳知人之術?《經》曰:「知人則哲,惟帝難之。」人含五常,音 氣交通,且猶不能相知,屈軼草也,安能知佞?如儒者 之言,是則太平之時,草木踰聖賢也。獄訟有是非,人 情有曲直,何不并令屈軼指其非而不直者,必苦心 聽訟,三人斷獄乎?故夫屈軼之草,或時無有而空言 生,或時實有而虛言能指。假令能指,或時草性見人 而動。古者質朴,見草之動,則言能指,能指則言指。佞 人司南之杓,投之於地,其柢指南,魚肉之蟲,集地北 行。夫蟲之性然也。今草能指,亦天性也。聖人因草能 指,宣言曰:「庭末有屈軼。」能指百官臣子懷姦心者,則 各變性易操,為忠正之行矣。

草木異部藝文一编辑

《為納言姚璹等賀瑞桃表》
唐·李嶠
编辑

臣某等言:伏見內出靈桃四實,共同一蔕,禁園芳果, 仙庭奇樹。名珍杏柰,族茂櫻胡。鮮花發於上春,嘉實 成於早夏。四而為一,表四裔之一君;異而為同,明異 才之同貫。漢宮留核,曾未所窺;衛國報瓊,何能竊似? 殊祥靈應,疊貺駢臻,凡在見聞,孰不歡躍。臣等謬當 樞近,累覿休符,喜抃之情,實萬恆品。無任欣慶之至, 謹奉表陳賀以聞。

《為百寮賀瑞筍表》
前人
编辑

臣某等言:伏見舊明堂某前有叢竹,抽新筍數莖,綠 籜含霜,紫苞承雪,凌九冬而擢穎,冒重陰而發翠。伏 惟陛下仁兼動植,化感靈祇,故得萌動惟新,象珍臺 之更始;貞堅效質,符聖壽之無疆。鄰帝座而虛心,當 歲寒而抱節。一人有慶,萬類呈祥。凡在見聞,孰不欣 躍。無任慶抃之至,謹奉表稱賀以聞。

《為鳳閣侍郎李元素進冬椹表》
前人
编辑

臣某言:「聞京兆萬年縣大寧坊宅內,有桑樹一株,暮 秋生子,初冬椹熟。今謹取得,專輒進奉。」伏惟陛下惠 覃區㝢,仁洎草木,故得神蠶之樹,發秀於寒露之辰; 帝女之林,結實於繁霜之下。出於萬年之界,彰一人 萬歲之符。生自大寧之坊,表群生大安之慶。鴟鴞已 革,見裔貊之懷音;絲繭行豐,知府藏之逾實。殊禎薦 「委,絕貺仍臻。凡在含生,孰不欣慶。無任抃躍之至,謹 奉表陳賀以聞。」

《為朝官及岳牧賀慈竹再生表》
陳子昂
编辑

臣某等言:臣等聞《書》曰:「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 聽。」故堯臣方命,降震怒之災,姬旦聖人,受昭事之福。 先王所以恭畏上下,祇奉天心,於是有昭德塞違,懲 惡勸善,所以明枉直,正典刑。伏奉恩敕宣示司農卿 宗正鄉所奏。日者王德壽等承使失言,虐濫無辜,災 感蝗蟲,毒痡慈竹,寧歲為之飢饉,甿庶以之流離冤 魂冥呻,元感。上惻,乃降明制,發德音,恤淫刑,蠲雪典。 於是幽魂雪憤,遺噍昭蘇。枯竹由其再生,蝗蟲為之 隕迹,牂蠻動色,瘴癘收氛,當夭札之凶年,致昇平之 稔歲。非夫聖靈昭感,天人合符,何凶吉之徵,報同影 響,天下幸甚。臣等聞聖人法天,所以順物,小人違道, 則必亂常。故《虞》稱「欽明,嚴四凶之罪」;魯有仁義,正兩 觀之誅。所以邦家用昌,苛慝不作。王某等色厲內荏, 心僻行堅,弄《指刑》之文,為商裔之法,以訟受服,同惡 自尤,竟招殛竄之辜,允肅政刑之序。今者蒼鷹斂翼, 乳虎含牙,朝廷無腹誹之憂,天下有措手之頌。信可 以懲殘創酷,誘善旌冤,永清侮弄之階,共登仁壽之 域。臣等謬贊臺閣,忝守藩維,實思仰奉大猷,以穆中 典。幸屬至聖崇德,小人勿用,凡在庶品,實百恆歡。雖 成康頌聲,文景默化,刑清政肅,曾何足云?伏乞書之 《國經》,頒示天下,使四方風動,萬國歸仁,垂範後昆,以 為炯誡。無任慶抃之至。

《皇太子賀天后芝草表》
崔融
编辑

臣某言:「臣聞德合天地,仁之所及也深;道貫神明,孝 之所寘也極。故有元功肸蠁,靈命氤氳,瑤光發辰象 之精,金色吐陰陽之秀。伏惟天后化含萬物,訓正六 宮,天下被塗山之音,海內仰河洲之教。今月某日,使

某至,伏承芝草生於東都太原守舍利塔屋下。芝英
考證.svg
繞殿,蹔疑王母之臺;芝草成田,聊比宓妃之館。其蔕」

紫,其莖白。霑霈雨露之津,搖動風雲之氣。斜臨網樹, 分貝葉而重開;近對淪池,接蓮花而倒下。豈與夫生 於石室,空傳好道之言;產自珠宮,徒事不經之說。可 同年而語哉?臣濫承天祚,多慚國本。始欽元澗之祥, 更喜黃雲之地。頌聲無輟,在郊廟而方傳;御膳有憑, 俯神仙而何遠?臣子之慶,倍百恆情。無任欣抃之至。

《皇太子賀瑞木表》
前人
编辑

臣某言:臣聞惟德動天,無遠而不格;惟神感物,有來 而必應。伏惟天皇提乾象,運斗柄,戴黃屋而臨太階, 正紫宮而開列室。伏見某官奏稱,「石門元谷內玉山 宮側,湫水漂木三萬餘根,林衡悚迫,匠人驚視。仙桂 來於月中,靈查下於天上。昔開陽門之肇建,飛柱潛 移;太極殿之初營,浮梁遠至。論其壯觀,猶尺燼之窺」 尋木,喻以皇家,若牛涔之望鼇海,方見凌雲之搆,匪 日而成。負黼扆而朝百神,垂衣裳而會萬國,盛矣美 矣,輪焉奐焉。臣德謝元良,濫膺儲貳。寢門來謁,常取 候於雞鳴;大廈既成,竊自歡於省賀。不任鳧藻之至, 謹遣某官奉表稱賀。

《皇太子賀芝草表》
前人
编辑

臣某言:「伏承某月日,芝草生於乾元殿,瑞命天來,符 祥日至。煌煌三秀,分芰井而攢柯;煜煜九光,間梅梁 而吐葉。晉都宮閣,何必靈芝之臺;洛邑山川,居然密 芝之地。伏惟天皇天臨海內,帝有城中,兼漢制而宅 兩京,用堯心而加百姓。」神精下降,洽至道於丘陵;靈 液旁霑,被深仁於草木。觀其如蓋如閣,如日如星,得 五方之氣象,合四時之景色。仙人在上,則車馬疑飛; 神龍居下,則風雲不去。謂蓬瀛之海列,即崑閬之山 開,魏王之雙榦莫儔,漢宮之九莖為劣,可以薦郊廟, 可以觴公卿。臣謬踐儲闈,祗膺守國,不獲親承左右, 日覽休徵,雖玉脛逆齡,在神仙而可致;而方圭入膳, 視朝夕而猶賒。是用心馳仁壽之前,慶集肅成之下。 無任抃躍之至,謹遣某官奏表稱賀。

《為百官賀千葉瑞蓮表》
前人
编辑

臣某等文武官若干人言:「伏奉恩旨,垂示臣等《千葉 瑞蓮》。觀其綠裏紅葩,緗莖素萼,露搖珠點,霞坼金鬚, 百星交暎,羽葢張而一色;萬目齊明,車輪合而千狀, 謂翔鸞之欲舞,若群鵷之並飛,峰形聳而半天,石勢 蹲而臨海,沖氣積其下,惠風流其上,服之可以登仙, 採之可以駐壽。雖復釋梵天王之國,千影離婁;善住」 天子之地,雙輝燦爛,校之今日,未可同年。臣等謹按 《華嚴經》云:「蓮花世界是廬舍,郍佛成道之國,一蓮花 有百億國。」《無量清淨經》云:「無量清淨佛,七寶池中生 蓮花上。」夫蓮花者,出塵離染,清淨無瑕,有以見如來 之心,有以察如來之法。道之行也,曾不徒然。伏惟天 冊寶金輪聖神皇帝見此妙身,當茲巨瑞,符契冥合, 影響不差,有百億國,無量清淨者。天意若曰:護蘇蟻 結,默啜蜂飛,聞鼓鞞而革面,望旌旂而懸首,指麾而 邊境獲安,高枕而中國無事。風行電掃,縛噍類於百 億之區;霧廓塵銷,反遊魂於清淨之域。深仁所及,不 亦弘哉!臣等濫奉朝恩,親披瑞牒,非常之貺,曠古未 聞;殊特之珍,歷代一「見,手舞足蹈,倍百常情。無任慶 躍之至,謹詣朝堂奉表陳賀以聞。」

《皇太子賀嘉麥表》
前人
编辑

臣某言:「伏見雍州司馬徐慶稱,所部有嘉麥,一莖六 穗。纖芒濯露,疑因黑壤之宜;香稼搖風,若吐黃金之 色。豈非靈心昭應,睿德感通?降之自天,何必來麰之 詠;嘗之於廟,先符孟夏之時。凡在含生,相趨動色。臣 謬當居守,肅奉宗祧。一穗兩岐,徒說張君之味;十畝 千石,方輕范氏之書。」仰天意而增歡,顧人心而載躍。 無任喜抃之至。謹附起居使某官某奉表陳賀以聞。

《賀嘉禾表》
張仲素
编辑

臣某等言:今月某日,伏見平盧淄青等州節度使、鄆 州大都督府東平縣官莊地內,有禾異壟雙本,合成 一穗,畫圖奏進,傳示百僚者。臣等中賀。謹按《瑞應圖》 曰:「王者德茂而太平;君臣和,則嘉禾朱草以中萌。」言 不得中和之氣,即不生也。伏惟陛下鼓和風,茂休德, 泰階平於上下,大中建於人臣。神明是若,徵兆必報。 「通彼殊壟,總其雙莖,滋大澤以冥造,成嘉穗而薦和。 合為一,彰至化之會同;堅而好,表資生之豐實,推物 類以得天意,觀繪事而擬靈篇,凡在班行,咸同慶幸, 不勝《云云》。」

《李樹連理賦》有序
潘炎
编辑

「帝在上黨延唐寺,有李樹連理,上親視焉。」 賦曰:

惟彼嘉樹,列星之精,耀本扶疏,當元光之降誕,盤根 連理。應我后之文明,天之發祥,豈無他木?必曰茲樹, 是光皇族,所以並脩,榦連高枝,青房表異,朱仲稱奇, 察以休徵,不假終軍之識;同於樹德,寧為簡主之知。 族茂宗榮,盤根合理。花之發也,霰每亂於青春;實之 繁兮,珠更深於寒水。豈徒生於靈井,植彼東園,自感 義以相待,但成蹊而不言。此乃興聖主之符,表天家之姓。一人親睹,六合稱慶。至若鍾山之實,玉井之仙, 或正冠而垂訓,或投贈以成篇。比德於我,彼何有焉? 臣炎作賦,天子萬年。

《神蓍立賦》有序
前人
编辑

景龍三年九月十七日,上使韓從禮蓍筮。卦未成,蓍自立。從禮曰:「大人之瑞也。」 賦曰:

惟彼神蓍,生而有知,用之不測,明以稽疑。擢九尺之 纖幹,伏千年之寶龜。德圓而神兮,無幽不及。其生三 百兮,其用五十,惟聖人之觀象,乃神動而鬼入;列八 卦以效變,翹孤莖而孑立。「數彰得一,命乃自天,同大 橫之有夏,表或躍而在田。其察也深,其功也大,稱美 名於神物,齊妙用於神蔡」,是曰「元后」,茲為筮從,氣受 陰陽。夜分而彩露,兼𣹢,幽贊天地朝覆而輕雲,數重 蓍而有靈。立定天保,可謂神助,用光天造,功深。莫善 仲尼,且許以鉤滐;屈於不知,太公徒言乎腐草。蓍之 立兮發其祥,吾君得之,尊以光明乎太極,演彼《歸藏》。 因卜祝之符瑞,應天人之會昌。

《為留守進嘉禾表》
張說
编辑

臣某言:「臣聞天聽自人,神和在德。代非乏瑞,罕遇開 泰之期;福不虛徵,必俟休明之主。伏惟天冊金輪聖 神皇帝陛下仁覆萬靈,孝理四海,功莫高於尊祖,道 莫大於配天。嚴備郊禋,崇肅宗祀,秩百王之禮,兼六 代之樂。恩溢膠庠,訓優更老,政每先於帝籍,役不紊 於農時。嘉氣橫游,祥風紛灑。騰文煒色,九光連合於」 貞明;逸輩殊倫,百寶駢滋於動植。臣今月日奉進旨, 告望鳳臺慶山醴泉之瑞。其日於山陵東柏城內,得 嘉禾一本。臣初見眾苗亙壟,香穎垂秋,嘉玩繁滋,欲 觀成粒,左右無識,拆以呈臣。異其綠葉緩舒,蔥芒璧 秀,熟視奇狀,乃知嘉祥,下則異畝合莖,上又同連雙 穗。昔雍熙之代,政理之君,雖導出應時,而生不擇地。 禾有托根神域,彰孝德之能深;吐秀壽宮,助粢盛之 豐潔。此蓋睿誠通感,靈祐降祥,中古以來,未睹斯美。 臣籍慶宗枝,久沐星潢之潤;躬持瑞穎,預奉天保之 符。忭悅之誠,倍兼恆品。

《為宰相賀李樹凌冬結實表》
孫逖
编辑

臣等伏見劉麟奏,「南郡李樹凌冬結實,并圖及李實」 者。惟此珍樹,名應皇族。元元所指,用興長發之祥;明 靈是憑,故表非常之瑞。已經夏實,更發冬榮,霜雪而 翠葉不凋,斯須而朱實皆就。仁及草木,既葉太平之 期;道貴生成,仍呈久視之應。恭惟聖感,詎可名言,所 以彰寶祚之靈長,表天枝之碩茂。遠踰海嶠,來薦闕 庭。豈三秀之足稱,何兩岐之敢喻?殊祥薦至,品物同 歡。況在臣等,寧勝抃躍。無任欣慶之至,謹奉表陳賀 以聞。

《為李北海作進芝草表》
蕭穎士
编辑

臣某言:「臣聞郊祀盡敬,粢盛豐潔,則天降休祉,地生 靈芝。大哉斯元和正氣有感而昭敷者爾。」古先哲后, 所由盡心。臣本郡道學講堂中梁有芝英產見,六莖 共本,正向堂門,潔色純淨,流輝棟宇。臣遐考。曆旁 窺,瑞諜多矣。至若《神爵》九枝,《青龍》三幹,菌蠢池籞,葳 蕤甸服,猶復登諸宗廟,被以頌聲,又況極道德之至 精,鑠元元之景命,超漢軼魏,光圖掩諜之祕瑞。伏惟 開元天寶聖文神武皇帝陛下大孝尊先,元功兆物, 奐清宮於郡國,驅赤縣於仁壽,天弗違而寶曆重昌, 瑞有答而金莖特秀。觀其審曲面勢,背陰抱陽,當九 月而生,聿符陽數;挺六莖之表,遙葉《樂》章;昭聖祚於 天長,返皇風於古始。加之冰霰奪色,緇塵不染,迎曉 日而相鮮,與秋雲而共潔。雖復晨敷者五,莖爽於丹 田;歲秀者三,擢榮於元圃。以茲視彼,奚其瑣碎。臣姓 忝宗枝,任叨藩首。揚吹萬之化,預稟陶鈞;聳倍百之 情,寧忘肺腑。

《代百官賀芝草表》
獨孤及
编辑

臣某等言:伏見開府議同三司魚朝恩奏,「含暉院及 白華亭院內,並芝草生者。」臣等謹按圖諜,竊考前典, 蓋王者以道蒞天下,而德及庶物,則有靈木神草,儲 祉效異。陛下賢聖恭儉,慈仁愛人,開闡學校,尊教勸 德。將以《五經》根本庶政,風化所浹,神人以和,和氣旁 達,感蒸為瑞。不然,豈靈芝菌蠢,異處同植,不產他宇, 必於宸居。煜煜九葩之蓋,煌煌三莠之質,蓋表陛下 之欽明光宅。以人文成化,靈根碩茂,萬葉無疆,神應 炳然,天意如答。臣等獲忝朝列,幸睹禎祥。

《中書門下賀芝草嘉禾表》
常袞
编辑

臣等言:「伏見兵部尚書中書門下平章事李抱玉,進 芝草嘉禾」者。臣聞王者道洽則靈芝生,天下和一則 嘉禾應。伏惟陛下誕膺景命,憂濟生靈,合太上之德, 感元精之氣。天地氤神明滋液,降此珍物,葉於昌 期。垂葢連莖,三華煥發,離根合穎,一穗孤秀。沐我渥 澤,扇其祥風。眾草之英,百穀之長,以兆稔歲,以符太 平。昔周得唐郊之獻,列篇於《典策》;漢獲甘泉之祉,薦 歌於清廟。三瑞之極,一朝會同,長發其祥,無疆之慶。

臣等謬參近侍,幸睹休祥,喜抃之情,倍萬恆品。無任
考證.svg
歡抃之至。

《為宰相賀連理木表》
前人
编辑

臣言:「今月二十六日,得太清宮道士陳岳等狀稱,聖 祖殿院東廓九靈門北,有柰樹連理,異枝還合者。」臣 按漢武元狩元年,得奇木,枝旁出,輒後數日,越地及 匈奴率眾來降者。《中興書》云:「王者德澤純洽,八方大 同,則木連理。」伏惟皇帝陛下體元以臨寶位,法道以 御太和,孝通神明,故祖宗禔福,德洽天地,則草木呈 祥。至孝所感,生靈遂性。湛恩既溥,異類懷仁,大告休 期,累彰嘉瑞。況我祖太清別殿,奇樹效珍,連理雙莖, 混成一體。其同本也,所以煩於眾枝;其附內也,所以 慶於無外。必有削栣之類,亦表其強幹之休。天下一 家,本枝百代,稽於《圖傳》,可以明徵。聖敬所臨,神心允 答。不然,豈獨秀不遷之廟,增華太素「之宮,曲折合符, 精靈相會,耿光丕貺,高映古今。臣媿無黃老之術,謬 贊清虛之化,獲奉休異,喜萬恆情。望請宣付史官,編 之簡冊,無任欣抃之至,謹奉表陳賀以聞。臣某誠歡 誠慶,頓首頓首。」

《漢武帝齋宮產靈芝賦》
史延
编辑

武皇帝慕軒后之風,儲思幽通,葉珍符於瑞牒,產靈 芝於齋宮。太一清精,元君降衷。色奪兼金,發靈姿以 溫潤;質逾美玉,浮真氣以蔥蘢。原夫「帝在華帳,儼於 仙仗,睿思邈以沖寂,神心窅其相向,髣髴受釐,肅其 冥貺,非煦育之所致,乃精神之潛暢,挺茲三秀,表信 乎三元之符;擢此九莖,期爾於九坻之上。異屈軼之」 致用,類朱英之為狀,足表天感與地生,或揚臣和而 君唱。是知至精潛運,神物昭彰,靈液潛通,願生乎枯 木貞石。神心幽贊,故出此閟殿神房。冠庶草以為貴, 故有時而發祥。信稟質以津澤,非本媚乎馨香。豈比 夫楚水之空嘉萍實,仙宮之獨貴元霜。懿夫道心虛 澹,我則無味以元感;化感貴形,我乃「無根而效靈。」是 用拔奇瑤砌,標異彤庭,紫葢與祥雲允合,朱莖將火 德相冥。秀射猗蘭之室,光連雲母之屏,煥國典而永 昭歌頌,徹元風而丕耀德馨。彼丹甑呈豐器車表德, 潛美巖野,挺芳幽側《曷比》夫耀甲乙之帳,赫矣朱榮; 結天地之精,混然剛克。異朝菌之為體,同夜光之非 飾,含聖澤以成春,體「正陽而稟色。是知人心告虔,珍 物效焉,將會昌於群帝,必功格於上元。且神之符則 受此靈草,神之會則降彼真仙,苟獲符而為約,與降 質而相懸。大寶在乎皇極,真居本乎丹田,苟溺異以 趨怪,顧汨聽而表年。彼乘嶠而求靜,此執迷而徵聖, 徒有託於齋祈,信無裨於性命。睹芝宮兮緬爾,倏隙 駟以」奔競。庶歸《元化》之門,小彼《炎皇》之慶。

《指佞草賦》
鄭轅
编辑

「旒扆肅誠,天地降靈,藎臣咸造。屈軼生庭,翠影如植, 皇心以寧。暑屏寒生」,感萐蒲之代謝;日來月往,異蓂 莢之飄零。鳥奕元造,誕生厥草,表忠蹇之不遲,懼壬 佞之何早。宵承湛露,密葉如傾;晝偃薰風,纖莖若埽。 猗那且都,歌詠難模,其生也則一,其道也乃殊。育於 軒階,其指或有;生於聖代,其用則無。是靈草之無心, 「以聖人為之心。對危行而不侮,覿巧言而則侵。榮乎 砌陰,實為龜為鏡。肅我皇度,式如玉如金。」冠卉之首, 綿代曠有。茅三脊之可封,芝九莖而延壽。曷若茲草 之盛,莫之與並。類貂蟬之性潔,均獬豸之質勁。得詩 人之無邪,行孔門之遠佞。於鑠屈軼,邈乎迥出。遇唐 復生,應時作實。經百王而影戢,歷千祀而宥密。如執 法之不回,奉直道而自必。所以野退宵人,朝多髦士。 同魚水之合契,絕螮蝀之莫指。封思齊於大夫,名可 比於君子。謝有香之蘭蓀,惡無言之桃李。

《蓂莢賦》
程諫
编辑

堯階,蓂莢兮實稱休禎,蓋歷代而難值,至我后而斯 呈。植之以前墀左墄,映之而鏤檻丹楹,激薰風而葉 轉,迎太陽而心傾。日往月來,深符大小之數;時和曆 應,因見天地之情。觀乎榮謝,以月德為常,卷舒以日 數成類,隨初吉以增茂,暄然自春;度既望以漸零,翛 然如寄。體盈虛而方同得道,任消息而匪殊有智。金 波桂樹,遠合象於彫榮;炎漢芝房,近方慚於祥瑞。彼 朱草與萐蒲,曷於茲而擬議。則知聖作物睹,物興由 聖。聖於赫而克著元亨,物效祥而天莫之令。然而蓂 之為應也博,蓂之為瑞也昭,贊睿主則太平在邇,測 陰靈則時變不遙。初也則日益一日,終也則宵盡一 宵,弱質浹金莖之露,輕姿散玉戶之飆。或曰:「麟在郊 而合圖牒,鳳來儀以聽《簫韶》。」雖咸見而可貴,於列迹 而斯超。豈如蒙、賁著,總集於厚地,焜燿於皇朝。

《蓂莢賦》
呂諲
编辑

聖人法天兮無物不成,皇天輔聖兮有貺必呈。蓂莢 之嘉瑞,爰乃應乎休禎。稟神靈以擢質,因堯階而得 名。《抽莖》「布葉英英。二八而落,三五而盈。陰德自 然,仰蟾蜍而知晦;太陽常近,與葵藿而同傾。」爾乃丕 體其祥,博考其義,所以厚上天之德,所以表皇王之 瑞。其國亂也,則植之猶難;其國理也,則生之孔易。惟我后之欽若,亦合符而受賜。承榮金殿,旁沾三露之 滋;每奉玉階,上蔭五雲之施。豈無萱草,以悅其性?豈 無靈芝,以彰其盛。芝擢其秀,既以紛綸於策書;萱樹 於堂,曷能彌縫於明聖?未若蓂莢生於皇朝。與夫髦 士,來應《弓招》,受成於天,諒多聞於國瑞。託其得地,且 有異於山苗。竊預談於皇道,庶有望於遷喬。

《國子丞廳連理樹賦》
王履貞
编辑

「靈臺崇崇兮,洞轇輵以綿延;中有珍木兮,鬱森森以 芊芊。」始殊形以分聳,終共理而連拳,始信德以被物, 初應聖而效焉。且學為教原,丞為糾局。生於學者,表 王化之大同;植於廳者,知官政而無曲:亦所以據於 德而遠於俗也。樂我皇道,彰我聖年。謂為交柯,乃尋 本而無末;謂為別榦,能已離而復連。依君仁義之圃, 對君翰墨之筵。俾為我師者,如斯木之一德;為我曹 者,如斯木之相全。故瑞不虛然,從化而止。「化不在遠, 行之由己,有善必應,詎云草木之無知;惟德是親,奚 問陰陽之至理。可以載美青史,可以表慶皇家。」人各 有心,我則合而為一;物曲有利,我則不避其斜。夫如 是,則造化之理易尋,天地之情可測。順之則生瑞,逆 之則成慝。故曰:「禍滛湎,福正直。」諒物情之效祥,由人 君之布德。故得托根講肄之宇,垂陰夫子之牆。雜庭 槐以為列,偶仙杏而成行。逢聖而生,匪由乎日月以 翼。取端為寶,孰尚夫金玉其相。所謂光乎泰階,允臻 靈貺。不然者,則徒聞其說,孰究其狀。至矣哉!觀一樹 之攸同,知四裔之內向。

《中書門下賀許州連理棠樹表》
權德輿
编辑

臣某等言:今月中使某乙至,奉宣進止,示臣等許州 觀察使上官說所奏許州長社縣嘉禾鄉合穗村連 理棠樹一株者。謹按《孝經援神契》曰:「王者德及草木, 則木連理。」伏惟陛下聖澤元功,浹洽生類,故天休滋 至,地產交感。亭育變化,發為百祥。珍木敷榮,異根合 榦。表茲植物,以瑞康時。況嘉禾名地,已同唐叔之獻; 甘棠挺秀,寧比《召南》之什。芬芳連理,遐邇葉心。叢滋 慶祉,昭煥圖籍。臣等謬參鼎飪,喜萬恒情。無任欣忭 踴躍之至。謹奉表陳賀以聞。

《中書門下賀恆華州嘉禾合穗表》
前人
编辑

臣等某言:伏見武俊所奏,恆州鼓城縣生嘉禾一本, 合穗。又盧徵奏,華州鄭縣太平鄉三交里獲嘉禾一 穗者。謹按孫氏《瑞應圖》曰:「嘉禾者,五穀之長。長者德 茂則生。」伏惟陛下德葉元功,仁育生類,同穎擢秀,殊 祥並時。昔周道既昌,唐叔以獻,表天下和平之兆,為 陰陽訢合之符。五穀登成,百嘉儲祉,發於厚載,集是 休徵。況岳鎮之方,表章繼至。感通昭晰,莫甚於斯。臣 等忝列台司,喜倍恆品。無任欣忭踴躍之至,謹奉表 陳賀以聞。臣某等誠歡誠喜,稽首頓首,謹言。

《奏汴州封丘縣得嘉禾浚儀得嘉瓜狀》
编辑

韓愈

右,謹按《符瑞圖》:「王者德至於地,則嘉禾生。」伏惟皇帝 陛下道合天地,恩霑動植,邇無不協,遠無不賓,神人 以和,風雨咸若。前件嘉禾等,或兩根並植,一穗連房, 或延蔓敷榮,異實共蔕共葉,和同之慶,又標豐稔之 祥。感自皇恩,微莖何極於造化;親逢嘉瑞,小臣喜遇 於休明。

《賀西內嘉蓮表》
柳宗元
编辑

臣某言:「今日某時,中使某至,奉宣聖旨,出西內神龍 寺前水渠內《合歡蓮花圖》一軸,示百僚。」神圖煥開,異 彩交映,贊天地之合德,表神人以同歡。臣某誠歡誠 慶,稽首頓首。伏惟皇帝陛下,道協重華,慶傳種德,陶 陰陽之粹美,孕造化之精英。吉慶每見於天心,發祥 必自於禁掖。是使雙華擢秀,連蔕垂芳,香激大王之 風,影耀天泉之水。煥開宮沼,旁映給園。靈貺應期,天 龍護聖。寶曆瓊超於小劫,神功允洽於大千。臣某獲 睹昇平,濫居榮寵。聞瑞應而稱慶,仰繪事以增歡。無 任抃蹈喜躍之至。

《連理樹賦》
陳諷
编辑

惟薰風之生物,有穠李之表禎,合連枝於異榦,符一 姓於嘉名。交影齊密,均和共榮,諒全德之通感,豈元 和之曲成?族堅附離,訝生植之異氣;殊質合體,識天 地之幽清。考彼祥經,珍茲善價,昭一人之有慶,表四 裔之嚮化。體符通理,《黃中》之象攸存;義用成蹊,不言 之道斯備。葢夫靈根得地,聳質齊芳,分條表異,合榦 「呈祥,膚含玉潤,文蔚龍章,雲交翼比,影附枝強,庇本 根於仙族,挺孤秀於仁鄉。始則分形,謂陰陽之偶數; 終而一貫,表遐邇之通方。是知元本靈種,暗符神用, 諒剪伐之為重,合拱連條。允孚歌謠,固耳目之所昭。 並甘棠而價掩,比叢桂之香遙。」則知「瑞以感生,祥由 仁致,睹政分而脈會,契人事與天意。」將德茂而精通, 故駢疏而合異。於以昭化警俗,示人不二,豈比夫草 生堯砌,空有紀於曆官;芝產漢宮,徒有彰於祀事。洎 夫元律發春,東風薦臻。齊敷連萼之影,共沐陽和之

津。想雙枝於棠棣,感合體於君臣。四海為家,豈必移
考證.svg
根於上苑;五色敬用,固亦發瑞於仁人。彼晉得華林,

漢生廣殿。諒崇功而間出,豈謙德而來見。願棲託之 見容,恐光陰之不薦。

《廬州進嘉禾表》
符載
编辑

臣某言:「得廬州刺史裴靖狀稱,巢縣百姓唐海,母喪 廬墓,手自耕植,以備祠祭。無何,於粟田之中,輒產嘉 禾,一本六穗,一本五穗。」即時差錄事參軍朱寧丁寧 考驗,事狀明白。臣聞感天地者存乎誠,通神明者極 乎孝,蘊而為精粹,發而為禎祥,上元與之獻酬,后土 為之泄露。故使騰芳高隴,擢穎清秋,冠九穀之英英, 「增大田之藹藹」,此皆陛下聖德茂,鴻化洽,名教立,風 俗厚。生人之內有淳孝,靈瑞之下有嘉禾,邁風烈於 前王,煥丹青於《唐史》。不然,何幽膂元答,其若是乎?臣 猥以純劣,祇守風土,宣陛下之恩澤,撫陛下之庶甿。 睹茲盛美,光榮耳目,不勝歡忭踴躍之至。

《西掖瑞楊賦》以應時呈祥聖德昭感為韻
郭炯
编辑

「乾坤至誠,草木無情,神靈乘化而致理,枯朽效祥而 發生。」當聖澤未沾,故兀然枯瘁;及天光迴照,遂藹爾 敷榮。因萬物以咸遂,與百祥而畢呈。故得垂陰瑣闥 之中,固本鳳池之側。始孤標而穎拔,乍苒弱而條直。 長充西掖之佳翫,迥奪東門之秀色。芬敷自異,永垂 不朽之名;變化無常,用表好生之德。懿其荑生漸蔚, 榦聳惟條,拂瑞景而增麗,裏祥風而獨搖。可以彰聖 主之元感,可以見昊天之孔昭。「舒卷以時,陋梧桐之 半死;榮枯順理,鄙松柏之後彫。且春有發生之慶,秋 行肅殺之令。於天地而不失其常,在金木而各得其 性。眾皆畢出盡達,我則向日而衰;眾皆黃落萎腓,我 則感時而盛。不然,何以知至德之動」天,運神功而瑞 聖者矣。「翠色牂牂,異《酒泉》嘉柰之祥;輕陰澹澹,同鄱 郡枯梓」之感。煙銷雨霽,霏素雪於宸居;日晏春深,雜 繁花於睿覽。青翠葳蕤,垂軒拂墀,在日月偏臨之處, 當鴛鴦集苑之時。至矣哉!天降靈貺,聖為明證,既得 地而不雜眾流,常託根而獨標美稱。是知天聽,自人 而應者也。

《指佞草賦》
梁·肅
编辑

「聖澤濡煦兮動植斯形,相彼瑞草兮逢時效靈。體嘉 生於浩氣,秉植道於彤庭。」昔在堯帝,至化惟馨。伊屈 軼之芳貞,協王猷與國經。有皇睿后,德動杳冥。二氣 暢而群生遂,百祥來而萬宇寧。矧夫佞者小人之道, 直者為國之寶。雖糾正於邦憲,實發明於瑞草。象恭 言偽,於是焉去而勿疑;葉布莖分,何患乎辨之不早。 若乃一人當宁,超黃越虞。百辟來朝,日臨雲趨。風力 論道,伊咎陳謨。瑞草在前,疇敢以諛。故曰「物生於有, 有生於無。」感此變化,發為禎符。不然,彼植物之何知, 乃同功於帝俞。天道不言,聖人無心。寓形闡教,其用 則深。禾穎降於周王,芝房發於漢后。信呈豐兮告慶, 并垂美於不朽。彼直指以去邪,諒於功乎何有?我明 主所以超三英之躅,彼靈草所以為百瑞之首,有由 然也。史魚守直,宣父惡佞,佞直不分,邦家靡定。惟草 所指,惟皇所聽,指歸乎一,聽戒乎失。苟君道之不弘, 徒倚瑞以自必。重曰:「煜彼草兮直而指佞,聖之瑞兮 時之理。」頌皇休乎無極已。

《瑞麥賦》
任瑗
编辑

「建極,惟皇昭鑠於光。」出豫考卜,乘時省方,西自鄷鎬, 東巡洛陽,順天遊而有度,協日晷之云長。徵賢宣室, 布政明堂,風雨時序,黎庶其康,盡物稱瑞,窮靈委祥。 明含日月,則階蓂恆秀;澤及草木,而隴麥登芳。於是 闢離宮,通禁苑,睹茲瑞之所應,實皇恩之燭遠。朝任 得人,時惟賢相。九流分職,三旗協亮,稱堯舜之允敷, 同益贊而為唱曰:「珍瑞麥,生我皇國。凌寒而秀,彰聖 之德。願載《東觀》之書,以歌《南薰》之則。」既而帝曰:「欽哉, 天符聿來。俾予光於四表,惟爾翼於中台。」幽芳之 遂性,知棫樸之當材。且夫麥之為瑞,其德至矣。居寒 自生,當暑薦美。含寶珠淨,耀芒鋒起。既標詠於詩人, 亦稱奇於縑史。當其芃芃于野,漸漸其秀。將嗣穀以 登年,豈凌霜而不茂。在昔唐叔,嘉禾伊育。昭彼周王, 天人斯穆。今惟聖帝,此焉攸淑。涵之如春也,及晝而 繁榮;就之如日也,來牟而紛郁。則有小儒,怡然鼓腹, 照水鏡之光鑒,參《歷選》之題目,未登高而賦成,庶陳 美於《金竹》者也。

《賜答張商英上仰山瑞禾表手詔》
编辑

宋神宗

御筆:「張商英省所上表,袁州仰山太平興國禪院園 中產穀一本兩莖七穗事,具悉。博原效祥,嘉禾育秀, 和氣所感,元貺昭彰,匪耘匪耔以挺生,如坻如京之 將見卿為時柱石,秉國鈞衡,召此至和,實惟燮理。忽 披竿牘,曲盡形容。實野充箱,行慶豐年之兆;歸美報 上,不忘忠藎之誠。省鑒已還,益深嘉歎。」

《瑞麥賦》
宋·祁
编辑

「冠三輔之上者,莫邇於陳;接五穀之乏者,孰先於麥。」 當乘《離》之令序,挺《降麰》之瑞殖。盛氣雲鬱,混鱗隰之初霏;密穗金繁,動星田之霽色。兩岐旁秀,六穗并出, 厥華芃芃,厥穎栗栗。田畯奔告,守臣駭觀。伻來以圖, 悉上送官,它穀弗書,示麥禾之最重;吾王攸助,知稼 穡之惟艱。沫北爰采,罔邵乎力農;關中益種,無聞於 錫祉。詎若天極歸貺,明神效異,偕蕃椒之盈升,配命 禾而合穗,迎層宙之休氣,冠中田之嘉穀。繢我於瑞 圖,辨我於凡菽,蒙至尊之渥惠,播頌聲於弦次。上可 以薦清廟之馨品,下可以助外饔之食劑。

《論澧州瑞木乞不宣示外廷劄子》
编辑

歐陽修

臣:「近聞澧州進柿木成文,有『太平之道』」四字,其知州 馮載,本是武人,不識事體,便為祥瑞,以媚朝廷。臣謂 前世號稱太平者,須是四海晏然,萬物得所。方今西 羌叛逆,未平之患在前;北虜驕悖,藏伏之禍在後。一 患未滅,一患已萌。加以西則瀘、戎,南則湖、嶺,凡與四 裔連接,無一處無事,而又內則百姓困弊,盜賊縱橫。 「昨京西、陝西出兵八九千人,捕數百之盜,不能一時 翦滅,只是僅能潰散,然卻於別處結集。今張海雖死, 而達州軍賊已卻百人,又殺使臣,其勢不小。興州又 奏八九十人,州縣皇皇,何以存濟!以臣視之,乃是四 海騷然,萬物失所,實未見太平之象。臣聞天道貴信, 示人不欺,臣不敢遠引他事,只以今年內事驗之,昨 夏秋之間,太白經天,累月不滅,金木相掩,近在端門, 考於星占,皆是天下大兵將起之象,豈有纔出大兵 之象,又出太平之道?是一歲之內,前後頓殊,豈非星 象麗天,異不虛出。凡於戒懼,常合脩省,而草木萬類, 變化無常,不可信憑,便生懈怠。」臣又思若使木文不 偽,實是天生,則亦有深意。蓋其文止曰「太平之道」者, 其意可推也。夫自古帝王致太平,皆自有道,得其道 則太平,夫其道則危亂。臣視方今,但見其失,未見其 得也。願陛下憂勤萬務,舉賢納善,常以近日不生逸 豫,則二三歲間,漸期修理。若以前賊張海等小衰,便 謂後賊不足憂;以近京得雪,便謂天下大豐熟;見北 虜未「來,便謂必無事;見西賊通使,便謂可罷兵;指望 太平,便生安逸,則此瑞乃誤事之妖木耳。臣見今年 曾進芝草者,今又進瑞木,竊慮四方相效,爭造妖妄。 其所進瑞木,伏乞不宣示臣寮,仍乞速詔天下州軍, 告以興兵累年,四海困弊,方當責己憂勞之際,凡有 奇禽異獸草木之類,不得進獻,所以彰示聖德,感勵 臣民。取《進止》。」

《崇寧嘉禾頌》
李梲
编辑

皇帝即位之三年,洛之偃師得禾,異畝同穎。縣令臣梲再拜受禾,獻狀於府。府以圖上。推古按牒,以蹟厥理。「惟食在民,功實配天。而民惟國本,本固則寧。故王者貴農重穀,以宥天下。然則瑞之在禾,明務本也;異本同歸,示無外也。《神爵》、赤鴈」 、芝房,奇禾之祥,比茲褊矣。恭惟皇帝陛下嗣統以來,祗事天地,小心翼翼。念「茲稼穡,愛惜民力,澤淪萬方,下漏泉壤,故誕降靈符,以顯殊應。審天鑒之不遠,睹降祥而益恭。瑞之美者,孰大於此?臣職司是邑,弗頌弗揚,臣實劣謭,謹拜首稽首而作頌」 曰:

於皇化淳,開乾格坤。丕顯厥耀,毓祥闡珍。畇畇我田, 維億誰衍。滋秀浥靈,協穟殊畝。農曰「噫嘻」,獻於縣師。 令受傴僂,以櫝於府。府不敢有,歸於元后。皇帝曰嘉, 天錫茂祉。予寶非祥,筆在太史。

《代蔡州進瑞麥圖狀》
秦觀
编辑

「勘會本州自春以來,屢得雨澤,已於某月日具狀奏 聞訖。今來二麥並已成熟,地無高下,所收斗斛,數倍 常年。及諸縣節次申送,致麥苗有一莖二穗或三穗, 其多有至五穗者甚多。父老等皆云數十年來無此 豐熟,亦未嘗見有麥苗一莖至數穗者。以此見二聖 臨御以來,功化日新,利興害去,善氣沖塞,致此嘉應。」 臣待罪郡守,目睹其事,不敢隱默,謹畫成《圖子》一本, 隨狀上進以聞。謹奏。

《靈芝賦》
薛季宣
编辑

宋興,二百有三年,封陲載寧,狼烽不驚。上乃高揖凝 旒,棲神泰清。天之與子,法舜承堯,祗載夔夔,齋慄以 朝。帝被袞章,舁策寶列旄麾,羅羽葆。太師輔前,少師 保後。工瞽登歌,奉常贊道。有覺彤庭,皇拜稽首。上天 子之父,號曰光堯壽聖太上皇帝,母曰壽聖太上皇 后。宮維德壽,康壽其堂,色養無違,儀型四方。二聖相 歡,用惟其至,仰孝俯慈,假天準地,二氣之精,百物之 英,誕秀靈草乘時,挺生隆興,惟甲申歲之陽,羲皇御 寅,斗直東方,有茁者芝,有燦其房,不植不根,於殿之 梁,輪囷扶疏,馨香有馝,紫色芬交光煜日,欻騰龍 而翥鳳,追金相而玉質。煥燿宸居,清明帝闥。閱之者 神驚,瞻之者目奪。一本同柯,支生十二,錯地分州,蟠 天列次。瞻彼日月,膺期嗣歲。亦有律呂八音,以諧仙 館玉樓,光於泰階。皇帝乃命東觀啟鑰,書,披瑞命之 篇,參瑞應之圖。驗通儒於《白虎》,稽神契於《孝經》。僉曰: 「王者孝慈則芝茂」,又曰「養老則芝生」,深仁是加於草木,祥應是接於仙靈,故肅宗養親而產延英之座,孝 武嚴帝而秀甘泉之庭,於是聖心悅懌,稱賀諠譁,皇 上賦《玉華》之詩,太上發《芝房》之歌,君臣動色,室家胥 慶,被之於服章,聲之於謳詠,蜑獠以之輸琛,海波以 之愉靜,戴白之叟,成黃之兒,爰及閨房,笑語嬉嬉,自 慶未始識也,豈若天降而人為哉?粵有狂生小子,樂 稱古德,喜溢於顏,憂形於色。謂和氣致祥,允天子之 慈孝;天施地產,誠聖人之達德也。乃若漢之宣章,號 稱七制,仁民得天,休符接至桓靈,何道而產中黃之 藏,有芝英之瑞也。由是言之,妖祥叵測,《爾》《雅》《離騷》,乃 尋乃繹,乃列芝蘭,乃識菌芝,或云產於喦阿,採於山 而有之,蓋希出堂殿高華之所有,沾濡鬱結而為,《曾 胡》多之可尚。青龍之際,乃一柯而三十有六支。此何 敞所稱「生庭之怪草」,崔光以謂「蒸氣而生之」也。乃其 奇祥,有取蔑聞。往古方士多岐,有傳漢武。逮乎季末, 諛辭麇至。鬼目呈符,菌宮賀瑞。豈黃精鉤吻,有時而 亂,亦雞蘇豨苓,有時而帝也。於惟我后,「秉文之德,昊 天景貺,三辰耀色。雖無此芝,何損於治?生禁之庭,亦 孔之異。此不可不察者,誠何足以當上意也。悵天居 之高遠,羌欲告而誰言。聊陳辭而寫志,庶有發於塵 編。」亂曰:「靈芝秀兮鑠宮庭,春秋易色兮隨月而生。神 父慈兮君至孝,貺珍符兮天之云告。我欲排閶闔兮 雲露迢遙,物怪司閽兮」翅折之招。爰攄懷兮作賦,儻 六丁兮下來持去。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