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187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八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一百八十七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八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一百八十七卷目錄

 草木異部藝文二

  迎華觀瑞蓮賦       元陳樵

  瑞蓮賦           劉詵

  河南瑞麥頌        趙允迪

  蔣氏異瓜辨       明方孝孺

  嘉禾頌           解縉

  嘉禾頌           前人

  瑞麥頌           前人

  芝頌            王直

  並蔕蓮詩序         薛瑄

  潞州嘉禾記         李達

  瑞麥賦           陸深

  嘉禾賦           沈鯉

  瑞蓮賦          申時行

  擬西苑進瑞麥一本三穗者一雙穗者五十五

  群臣賀表          程文

  嘉禾賦           許國

  池州府知府進竹米表     陸岡

  瑞蓮賦          郭正域

 草木異部藝文三

  芝草          梁庾肩吾

  別連理樹         唐李紳

  嘉禾合穎          孟簡

  嘉禾合穎          失名

  瑞麥            張聿

  麥穗兩岐          鄭畋

  紫芝          宋文彥博

  嘉禾            前人

  浙川木中詩

  連理樹          元郭翼

  中丞劉先生齋閣前山茶一枝並蔕因效柏梁

  體           明蘇伯衡

  瑞蓮應制二首以上詩   潘緯

  雙頭蓮令信豐雙蓮  宋趙師俠

 草木異部選句

庶徵典第一百八十七卷

草木異部藝文二编辑

《迎華觀瑞蓮賦》
元·陳樵
编辑

「銀谷山人,秋食菊英,夏居荷屋,瞰元林,蔭珍木,援風 枝,倚露竹,解佩薦蘭,分流互綠,繞蝶圍蜂,量花以谷, 受萬物之光輝,遲丹榮之綺縟。」於是鬱金在柳,丹入 春荑,冶葉倡條,凌亂紛披,縹蔕丹膚,雪骨霜蕤,染金 稜以為碧,添膩紫之紅滋。亦有蟠桃緗梅,碧柰楞梨, 購玉蕊於三秦,來戎王於月氐,分朝家之藥樹,進百 越之扶荔,出平泉之鮮藻,致玉李於琳園。靈瓜兮崆 峒,紫杏兮三元。又有溟海如瓜之棗,崑崙百子之蓮, 銀桃碧藕,朱梅玉蘭,英蕤纂纂,艷實酣酣。春透餘胥, 落蕊闌干。歎蕣英之歸華,玩朝花之小蒨。於是知微 子過而咻之,出《瑞應之圖》而謂之曰:「子能致名花美 石,而不能植朱草與金芝;人能致嘉」蓮瑞木,而不能 使生於林池。子獨不見昔者淮陽金帶之圍,今海右 芙蓉之嘉瑞乎?觀其庭闈清峻,綠水涵虛,公侯至止, 靈苗日敷,自公銷夏,翠綠丹朱,飛鳧為之拂舞,朱鳥 為之翔翥,藻縟相輝,風翔雨舞。外之則素質流丹,垂 葩接跗;內之則紅綃白越,鬚聯齊縷,金粟在鎔,脂澤 迎露,玉琢相思之心,苞約流黃之素。聯珠微漲,金膏 如污,花房旦開,天香微度。莖裊銀篁之管,陰聯翠羽 之帷。綵雲墜則宓妃游女之凌波,雨勢酣則優人索 寒之浣水。至其魚遊積翠,日在蘭芷。又若秦王懸鏡 而色動,樊劉唾盤而成鯉,披叢凝睇,連芳具美,弱鬟 雙綰,金枝對起。「若嬋與娟兮方駕,英與皇兮倚竹。」又 若「女同居兮蘭心,禽宛頸兮河曲。朱鷺將飛而目成, 媚蝶接影而相逐。罷單鴻寡鳧之奏,辭別鶴孤鸞之 曲。連雙禽於一縱,配繁弦之雙鵠。寶勝擬之而翻飛, 鏌鋣繼之而來復。相逢之樂成聲,聯臂之歌相續。豈 比夫『東伯勞而西燕,背面傷春而獨宿』」者哉!觀乎氣 韻生動,一花二妙;晞金澱以飄丹,出公侯之池沼。此 非地產,是謂天造,造不自天,自帝有詔。葢盛德大業 之在公,物莫掩其光耀,而英華外發,從公所到。故奉 詔朔方,則見之朔方,命之十道,則見之十道。問之花 神而莫予知,索之主林而莫之效,香繞洞元之天而赤松攬其餘照,是豈人間之香豔,吳兒之花草也耶? 山人曰:「吾聞德之厚者無薄發,占其源者視其委。蕃。 釐作合於三神,觀禎何有於東龜。蓋兼而兩者,蕭曹 之將相,實連錢者,王謝之子弟,藹薰胥以為祥,無但 以花木視之也。」於是緒言未既,民有歌於途者曰:「水 花兮蕊蕊,祥風兮佳氣,非動非植兮從公而至。藕方 舟兮不足為其廣遠,花百尺兮不足盡其巨麗。抑南 枝出於東」海之上,而北枝出於鳳凰之池者邪?山人 悅之,使反之,而和之曰:「桑麻靡曼兮禾黍蒙蒙,吏清 素兮年屢豐,民食其實兮春華在躬。」抑袁宏、謝安石 之《仁風》歟?沈隱侯之《春風》歟?

《瑞蓮賦》
劉詵
编辑

「愬青原而西騖,踰北郭之十里。橫溪漫漫,重阜伏起。 層軒危榭,東縵西峙。吾伊出竹,行者為喜。問其間之 何人,知夫子之洵美。萬山拄頰,堂有流水。播播其渠, 濊濊其沚。眾芳繞而成宮,群碧葺以為戺。當炎雲之 散漫,走峻壁之赤煒。黃塵漲於門衢,元閬隔以尺咫。 忽芙渠之效祥,葩一本而並蔕,矗萬花之如雲。何此 美之獨異。」於是耆幼群觀,賓游聚詣。飛杯賞勝,援筆 賦瑞。記《同榦》於《天泉》,歌《合歡》於西內。羌藍田之連璧, 胡驟獲於不藝。豈仙人之雙盤,猶抗立於千歲。循環 不解,豐歉同氣。高疑聯冠,俯若駢袂。相倚如揖,相依 如醉。頹陽亞影,輕雨對淚。煙墩增妍,露墅助媚。乃若 噭色在樹,清風被蘭。娟擢秀以並潔,「屹競色而兩難。 泫袖唾以相眩,失增城之紈斑。此其態也,而未離乎 塵間。零露試玉,涼月流丸。澹同心之莽莽,落連佩之 珊珊。渺所思兮湘水,望蒼梧而不還。」此其意也,而未 足以窮造化之端。嗟夫!太和之在古今,常易類而難 諧。睨水火之異質,企參辰而無涯。偶不足以勝奇,迨 其遇而非儕。愬重華之濬美,睠庫亭之可懷。怨乘舟 之秋風,歌不容其漢淮。丘與軻兮不並世,周與召兮 猶難偕。紛是卉之何情,忱矯薄而媿乖。同光和羲,比 潔夷齊,秀出元朗,芳壓雲機。嘉木連理而相讓,瑞禾 同穎而避祺。鍾眾美於一榦,各二妙而無倪。撫六合 之曠垠,胡君宇之若私。念禎異之有兆,若雲蒸而雨 滋。彼智者之未。「每託物而先知,根盤盤以信厚,葩 采采而《書詩》。」倚庭柱而揮塵,傲俗子以厥兒。持紫蓬 萊,泛紅昆池,梯太華之萬仞,送水天之千枝。曖此和 於天地,麥兩秀而九芝。然後乘太一之舟,踞千載之 龜,酌太湖之酒,而歌先王之詩,亦宇宙之一奇也。

《河南瑞麥頌》
趙允迪
编辑

百穀茂兮盈田疇,種之微兮惟麳麰。金與生兮火與 收,覆隴畝兮黃雲秋。兩合穎兮三並穗,四垂金兮周 綴蔕。驚野老兮見來未,作歌謠兮薦嘉瑞。二千石兮 其惟良,匪監侯兮誰可當。來賓僚兮躋公堂,望北闕 兮遙稱觴,百拜稽首兮俯伏言,颺一人有慶兮萬壽 無疆。

《蔣氏異瓜辨》
明·方孝孺
编辑

東陽蔣宗顯藝瓜之圃,得異瓜焉,並蔕而駢實,紺色 而璧文。圃人異之,曰:「自吾一人,詎知從事乎?茲獲瓜 多矣,未有若斯之異者,其殆祥乎?」不敢私取,以告宗 顯。宗顯視之,果異也。不敢以食,奉之而歸。或曰:此祥 也,天下之物,異於其類者為祥。爪牙角鬣之倫,兟兟 也,人恆見之,不貴也。其異乎類者,曰麟不可多得也, 「人貴焉,故麟謂之祥。羽翮而飛者充天下,人不貴之 者,必其多者也。其不可見者曰鳳,故鳳謂之祥。萌而 生者眾矣,而獨貴乎朱草;湧而出者眾矣,而獨貴乎 醴泉。豈非以其寡哉?今夫瓜家藝而人食之累千百, 未見其狀之若此也。而蔣氏之圃獨見之,安可弗謂 之祥乎?」或曰:「不然。物皆本乎氣化,而莫能相通,各囿 於天而不知其所由。木之樛者、曲者、岐者,詭形怪質, 萬變而不齊,人不能詰其端,雖木亦不自知其所以 然也。謂木有意於為之,木未嘗有知也;謂造物者使 之然,造物者不若是屑屑也。然則物各役乎天而不 自知也明矣」,何預於人事乎?人之指有岐者,脅有駢 者,人不知其曷為而「然也。夫人之形且不能檢其形, 況是瓜也?植物之微者,自知為異為祥乎?草木之異 常者,皆氣之變也,於人事乎何與?而人以為祥,豈不 惑哉!」二說者相持久不能決。宗顯以問余,余曰:「謂之 祥者是也,謂之非祥者亦是也。君子之道,大極乎天 地,微通於鬼神,能充其用。雨暘寒暑,自我而施,況一 草之」異乎?故有以致之,則謂之祥可也。苟無以致之, 雖使禾穎同乎隴,木理連乎庭,災害之來,猶有莫止 者,祥鳥可恃乎?蔣氏於東陽為望族,忠信孝友著於 鄉,疏親聚食,合為一身,斯人之祥也。祥乎斯世者也, 又何以蔓草生蓏之怪為足尚哉!且一瓜之異於其 類,猶聞於人而名於世,況夫德之異於眾庶者乎?蔣 氏其益務滋乎德,而勿異於瓜。他日治民者奔告於 天子,以為東南之邑有祥民者,必蔣氏也耶?

《嘉禾頌》有序
解縉
编辑

洪武二十有八年,秋九月壬辰,北平永清衛《之龍》。

《門禾》有異莖同穗之祥,其三榦合為一,仍三穗者二,其二穗合為一,仍二穗者六,是歲大熟。今上皇帝遣使來進,群臣表賀。太祖高皇帝親御墨為詩一章,以賜今上皇帝。其詩首言創業之難,天命之不易,除暴禁亂之師,撫民致治之略;中言天賜豐登之屢。史書垂示之嚴,明堂禋薦之重;末示謙沖戒謹之意,為善「不足之誡,大矜下民之惠,與民同樂」 之盛心,溢於言表。蓋不以嘉禾為可矜,而以為可懼,而思以自勉。聖不自聖,兢兢業業,足以垂訓於千萬年。今上皇帝服膺聖訓,念手澤之存,諷誦追惟,不能自已。乃永樂二年九月朔旦,摹勒於石,拓本裝治成軸,分賜諸王及近臣,於是巨縉亦得與賜焉。又適有嘉禾之瑞。臣縉仰惟日月之光華昭著於天地,其溢而上者為慶雲,為景星,為霞五色;其下者為璿珠,為美玉,為丹砂,使人欣慕而寶愛者,皆日月之餘光也。古先聖帝明王有日月光華之德,其禮樂文章,流風遺韻之傳,若《詩》《書》所刻,百世之下,光景常新,猶足以使人欣慕,與景星慶雲諸福之物同「一快睹,而況身被其澤,目睹其盛,鼓舞涵濡,其有不發,而為華封之祝,康衢之謠,以自鳴其慶幸之萬一乎?實人情之所不能自已也。」 拜手稽首而獻《頌》曰:

洪武乙亥秋穀旦,《朔方龍門嘉禾生》。「三穗二穗交兩 騰,異本同類同敷榮。蕊珠金粟隔露凝,親藩錫貢來 神京。玉匣上有黃雲蒸,袞衣當日御彤庭。百辟忭嘉 陳休徵,四野歡呼傳頌聲。」帝曰「俞哉稽之經,旅命歸 禾凜不矜,作詩致戒大丁寧。昌言受命畏天明。降福 穰穰恐弗勝。庸錫親藩鍾聖情。亦知元德由茲弘,十 年事驗天威靈。聖孝通天推至誠,永樂重華信有禎。」 賜詩曰「《閱心》屏營,手澤猶存訓服膺。每御翰墨懷牆 羹。想當睿思玉几憑,智周八極通杳冥。重念稼穡憂 農耕,暑寒怨咨憐獨煢。祇願年登百穀成,群臣環列 忙且驚。百神降鑑來軒楹,雲霞灼燦飛陶泓。鴻章聖 藻驅風霆,造化萬彙皆流形。工巧人」為何足稱。奎章 爛爛不可名,但見東壁餘光精。列以端溪紫玉英,摹 本裝以龍鸞綾。頒錫群臣荷寵榮,天球大訓《河圖》并。 人文至寶奠八紘,夜夜紅光燭太清。聖子聖孫萬億 齡,萬世黎民歌太平。

《嘉禾頌》
前人
编辑

聖治成,和氣盈,歲屢豐嘉禾生。同穎同榮夾兩塍。十 穗九穗常合并,乃有百穗車箱盈。實堅實好浮光晶, 金輝玉藻粲列星。連莖疊葉瑞氣蒸。五色粲粲甘露 凝。連疇競茁耆艾驚。《詩》《書》所載信有徵。獻於朝延天 子欽聖情謙抑,稽之經史丹垂灮。萬歲承萬歲,萬歲 歌太平。

《瑞麥頌》
前人
编辑

《瑞麥秀秀兩岐歌》漢謠世已稀,豈知聖世名重熙。麥 秀五岐常見之。葉萋萋,實離離,萬里黃雲覆金粟。小 家常剩百萬斛。來牟價賤不論錢,瑞麥呈祥先百穀。 先百穀,人民育。萬歲萬歲仰聖明,聖明敷治為民福。

《芝頌》有序
王直
编辑

禮部尚書毘陵胡公,于廨署之南作小軒,以為思政之所。凡公之佐天子,舉禮樂以施政教,則必思其宜于此,而後行之天下。公忠信明達君子也,其精神感而和氣應之,葢有不期然而然者。宣德八年九月,軒之中《甃甓》隱起,發而視之,有芝生焉。其色純白,如刻玉,如截肪,輪囷敷暢,鮮潤華好。公卿大夫來觀者,皆以為瑞而贊詠之。夫芝之瑞,始于漢,重于唐,至宋而極盛。葢謂和氣薰蒸之所成,非人力所能為也。然彼宮殿門廡之所產者,國之瑞也;生于士大夫家庭廬齋閣之中者,家之瑞也。今皆不然,惟于公思政之所見之。蓋公盡心于其職,故天以是彰厥美,則茲瑞為公精誠之應無疑也。然竊思之,公之所任大矣,其應亦有大者焉,此特其兆也。《禮》曰:「樂者天地之和,禮者天地之序。」 又曰:「禮樂極乎天,蟠乎地,行乎陰陽,通乎鬼神。」 此豈細務哉!今上有聖明之君,而下得公之賢以為臣,厚禮樂之本,達禮樂之用,極其至也。天地安其位,日月著其明,四時寒暑順其序。明而為人,幽而為鬼神,流而為川,峙而為山,精而為百榖,粗而為草木鳥獸,一皆遂其性,無毫髮爽焉。至和之氣,充周於六合之間,則甘露、醴泉、器車馬圖、龜龍麟鳳諸福之物靡不畢至,而國之大瑞備矣。故曰:「此特其兆也。」 有其兆而贊詠之思迓續其大者云爾。《烝民》之詩,尹吉甫送仲山甫也。而序者以為美宣王。蓋能任賢使修其職,宣王之美見矣。今公之有此,皆上委任之所致。則諸公之贊詠,雖以美公,而實以美朝廷也。作《芝頌》。

「春官名卿禮樂宗,茲誰任者毘陵公。」美哉新署鬱穹 崇,華軒結搆居南東。聖明在上眷遇隆,懷清履直持

敬恭。孜孜夙夜亮天工。施諸政教審厥衷,精神孚暢
考證.svg
靡不通。靈芝煌煌產其中,至和絪縕之所鍾。殊姿密

理鮮且重,刻脂鏤玉紛璁瓏。參成樊桃差可從,瑤英 紫脫徒芃芃。嘉生本自造化功,滋殖豈與凡卉同。知 公秉德久愈充,輔翼帝道宣王風。上追夔彝躡高蹤, 體信達順更豐融。四靈畢至百福隆,君明臣良格昊 穹。頌歌繼作聲渢渢,鴻名赫奕垂無窮。

《並蔕蓮詩序》
薛瑄
编辑

南京兵部尚書。南郡張公志忠,以名進士官御史,由 僉都四陞而至兵部尚書,位列司馬,為六卿之極品。 然其每一升擢,必有嘉蓮之兆,豈非以德善之積而 致物和,以物和之兆而獲榮名之報乎?且志忠揚歷 顯要,將四十年,既總風紀,又職戎政,其存心處事,一 以惠愛為本。嘗議江北軍士越江來操者,有資糧之 「絕,往往私乘小舟渡江以取糧,類多遭風濤覆溺而 死。不若使就操江北,既便於糧餉,又可以備南京之 藩垣,且免人於溺死。事雖弗克遂行,而其籌策之良, 愛軍之心可知。」又行其議於南京,出官米煮粥以食 饑者,而所全活甚眾,惠雖不及遠施,而其恤民之意 可推。嘗選用帥長,有非其人而欲幸淂者,則執議以 為「用此人必害此軍。」眾莫能奪其議,而其人卒不用。 凡有所論列,皆軍民利益,事多施行。又聞其先在鄉 里,能出所有以濟饑民,相傳為故事。志忠之大節灼 灼可見者如此,其餘小者可知。

《潞州嘉禾記》
李達
编辑

成化四年秋八月,潞郡太守計侯為政之年,品彙咸 殖,百穀用登,禾生于郊,一本二三穗,四五穗者,不可 勝紀。一本六七穗者,得若干莖。父老見而駭,持以獻。 太守曰:「此嘉禾也。」唐中書上表稱頌。一本合穗。漢張 堪化行漁陽,麥秀兩岐。今七穗共莖,而隱於叢生者, 尚難悉數。可謂尢盛於古,豈偶然哉。良由吾侯仁浹 「義暢,而強弱老少各得其所,禮達志定,而煢獨高明 各循其分。囹圄虛,誦聲作,和氣感通之所致。盍聞之 天子,而萬一恩寵有加焉,庶慰吾民陽春寸草之私 乎?」太守曰:「吁,叟其過哉。《洪範》不曰:『王省惟歲,卿士惟 月,師尹惟日』。今天子仁育宇內,天心昭貺,靈應迭臻。 嘉禾一穗之徵,有年之兆,吾豈可當哉!天子卻祥瑞, 止貢獻,謙沖自居,不自滿假。吾得一瑞而獻之,雖不 能開蕩侈心,而實足以彰吾之矜。吾矜之,而人以潞 為有年,吾民其殆乎!惟惕勵自持,以迓天庥,以保其 美于不替。乃吾與叟之事,毋吾再。」父老聞其語,鬱然 不自愜,以告之余。余曰:「計侯不以嘉禾為功,而歸之 天子,且晦焉,固禮之所宜,分之所安。然其光明正大, 不自矜恃,益有以昭其賢者。且天下若是其大,郡邑 若是其夥,嘉禾不別生而獨生于潞,計侯果得辭其 美哉。叟不必鬱然,吾為記之貞珉,以永彰爾太守之 賢。」太守名昌,字汝賢,別號介庵,天順丁丑進士,世居 饒之浮梁云。

《瑞麥賦》有序
陸深
编辑

僕閒居田野,多見瑞麥,兩岐三岐至五六岐。彼九岐者,得于傳聞,殆未之見,云實有之,感茲休禎,作賦一篇,有頌有美,有風有刺,義主勸戒,附于古詩,人之譎諫,雖不足以希蹤相如、子雲,庶東京之流亞也。示我同志,靡得而布焉。

天子正德五祀孟月維夏,知知子瘍發下體,更朔新 愈,有客唁焉。登堂三揖,乃掀髯吐論曰:夫物有異產, 事有奇遭,噉肉者,不可與論味,眯采者,不可與即文。 闊哉希乎,今茲之所睹也。子足良苦,亦未之知乎?知 知子蹶然而起,危襟橫几,奉客下風曰:「唯唯,願客詔 之。」客曰:「走故農家,五榖是理。爰是弱齡,勤厥四體。今」 年知命,而豐穰凡幾。一畝三石,稂莠吐米,皆未若今 歲之為瑞也。麥苗芃芃,穗岐為二,揚芒含穎,復為三 四。多者五六,將將覆地東鄰一莖,九岐尤異,殆淳和 之所薰蒸,而上帝用以錫類也。《周書》「異畝」,漢歌兩岐, 陋昔人之誇詡,昭后皇之惠慈。雖蒙白之翁,負元之 老,皆緣畝玩視,相與嗟咨。若走者齒「髮猶盛,宜乎驚 悸而夥頤也。」知知子仰屋太息,索然久之,曰:「否否,客 何談之盩也。夫緣物者貴質,敷文者適用。且夫麟鳳 之希,難以療饑;芝菌之祥,難以充庖;雲錦之爛,難以 禦寒;蠙蚌之光,難以續膏。是以聖明抑難得之貨,壅 不稽之言,誠以重本而緩末,棄無益而即有用也。客 幸目睹岐麥津津稱」瑞,民瘼!甚矣!果誰之致?獨非客 之所觀見者乎?試為客語:往歲己巳,運厄元元,夏耘 彼壟,淫雨注天書。夕閱七,颶風相牽。海波怒而山立, 江潮噴以駿奔。蛟龍舞於街衖,岡阜淪為漭淵。漂尸 橫野,浮畜蔽川,千里一壑,萬竈絕煙。於是百年之完 聚,連邑之生全,化為魚鱉,葬於鯨鱣者,殆過半矣。暨 乎水退,民失故居,滄桑一變,形勝都非。朱門沈其閥 閱,碧瓦蕩為丘墟。鳥窺巢而不下,狐訪穴而重疑。號 哭振野,提負沿途。父棄其子,妻別其夫,相與轉徙乞 丐,奔逐投依,若流星之逼曙,而敗葉之辭枯也。於是 強有力者,牢朽材於古岸,塞行潦以腐薪,依濕林為棟幹,綴敗席為闥閽。溷爨無別,臥食不分,什併為五, 棄仇講鄰,相依為命,枵腹連旬,野無留菜,樹不遺根, 徼幸於萬一,苟活於旦昏。爾乃積陰鬱結,隆冬盛暑, 層冰千尺,竹柏枯乾,「豈祝融之故都,為元冥之停驂, 何曖瞹之陽國,顧風烈於塞垣。」民無夙具,習不素安, 於是受凍而仆者,又如干矣。天子方軫念南服,融昭 閭閻,發德音,大王言,貸常賦,闢四門,封簡書於芝檢, 勤使者於輶軒,省大官之供調,減司寇之坐論,賑倉 廩之儲積,蠲逋賦之浩繁。方今奪民命於溝壑,續生 氣於遊魂,葢三五之罕有,而二氣所不能全之曠恩 也。良有司方憂經費之不足,懼考課之殿後。鴻澤持 而不下,限令疾於電走,朝四暮三,示一藏九。使民破 十家之產,「僅足以輸一家;費數畝之田,未足以賦一 畝。」笳鼓盈村,擾及豚狗。爾乃制為嚴刑,迨及黃耇,巨 木囊頭,重金繫肘,臀無完膚,指欲墮手,谿壑之填未 厭,伸暴之門何有?於是孑遺之民,瘡痍之末,斃於敲 朴,困於征科者葢!淪胥以盡,漸不可久矣。戾氣醞釀, 蒸為疫癘。方且乘陽發騰,獷不可制。今枕籍而病臥 者,比比皆是。招醫降巫,若憒若醉,是其凍餒蝕於胸 腸,刑罰慘其心志,發雙伏而並攻,何方藥之能治?厥 禍方萌,殆未知其所至也。使壟畝之植,一本而十岐, 共蔕而百穗,將安救之,而客誇以為瑞哉?且菽粟所 以貴於珍鼎,布縷所以加於元黃者,為其有用也。今 支用者徒存,而用用者已亡,是「謂隆虛而病實,忘遠 而娛細矣。」僕竊為客贅而不取也。客聞而憮然曰:「噫 嘻,有是哉,子之迂也。信乎!執一者未足以與權,泥彼 者不可與適此子徒鑒於己已之變,為流而不止乎? 是殆滯於陰陽之迹,而未深於斯理者也。且夫於穆 之化,圜運不已,《剝》終必復,泰因於《否》,吉凶互尋,禍福 相倚。夫蟲之蠕」蠕也,不屈不發;地之窿窿也,不伏不 起。數逆斯通,順氣乃死。是故九載之木,或以成堯;七 年之旱,終以啟禹。子豈知夫凶儉之後,繼之以豐稔; 登進之漸,承之以君子耶?然而氣機橐籥,必有攸始。 兆先於物,發遠於邇。鐘鳴而隕霜,礎潤而降雨。走誠 得俯仰之餘,是以釋近憂而崇遠喜也。且夫麥備四 「氣,實首五穀。詩人頌其於皇,下氓賴以率育。續歲功 於發春,涵潛氣而多淑。是休嘉之先露,徯斯理於將 復。示帝心之仁愛,啟方來之祉福。諒有開而必繼,孰 無徵而迺獲?走且與子,託丘壑以優游,詠皇風之清 穆。是故有取麥岐,子何責之備而論之刻邪?知知,子 不能難。」客乃躡履而退,曳杖而歌。歌曰:「麥秀兮多岐, 覆壟兮纍纍。彼其之子,曾是兮弗思。於是知知,子返 乎潛室,沈思淵默。緯情愫於渾淪,抽端緒於開闢。推 元化之始終,考休咎於遺冊。覽《春秋》之所書,測消長 於三易。道有殊而歸同,理既契而心戚。然則客之言, 似亦未為失也。將以厥明,戒館客,循阡陌,辨麥岐之 疏數,聽鄰黨之損益」,問勤勩於三時,弔疾苦於緩急。 於時,風輕景融,煙朗霧清。謝雕輿,卻繁纓,被大練,策 溪藤;道以童子,從以經生。指三汀以東騖,遵龍江而 緩征。瞻桑梓於原隰,拜松楸於佳城。睇海氛於極際, 儼波浪之奔轟,感「釣游之舊跡;慨歲月之不停,藹里 墟之蔓延。有孤物而屢更,亦浮雲之多態。何難樹而 易傾」,悵久寄於異土,心戀戀乎故京。方徘徊以瞻眺, 謇彷徨而屏營。顧見道左,麥穗岐岐。本同末異,旁無 附枝。始戟戟以競秀,竟孌孌而莫攜。將神工之妙合, 復化鈞之巧持。或雙昂以森矗,或左右以紛披。或越 畎而希挺,亦共房而駢垂。薄長飆以洄洑,照圓景而 陸離。等比翼於異類,嗤連理而不為。固物薄而稟厚, 騰眾喙以增奇,胡哲人之超軼,隨所如而見疑。昔宣 尼之瑞魯匡人怪而圍之;比干之忠殷,曰不祥而戮 尸。彼二聖且猶然般罹,此又何辭?抑軒輊之偶致,將 彼蒼之有知。於是歷覽既倦,羲馭未疲,攬厥穎異,釆 掇以歸。洵皇澤之滲漉,拯黎民於阻饑,託子墨以宣 祕,聊洋洋以陳辭。

《嘉禾賦》
沈鯉
编辑

「惟帝籍之千畝,接宸極之宮牆。翕垓埏之瑞煒,穆元 辰於孟陽。萃坤靈而厚載,孕扶輿以發祥。錯龍鱗於 原隰,布鏤刻於塍疆。沁玉河之溫潤,浥金露之膏瀼。 拓周臺之靈囿,陋漢苑之朱堂。感華胥於禁㝢,闢融 澤於扶桑。禱農祥於地后,震癉憤於天房。蓋聖朝之 所以先稼穡,備烝嘗。展一人之孝思,而關社稷之靈 長者也。」粵惟我皇踐阼闡坤,握乾仁亶義濊,聖思廣 淵。契七月之精蘊,領《無逸》之真詮。振天明而育德,躬 豐服於明禋。履桑林而簡啟,望三素以祈年,當東作 之平秩。舉大典於籍田。親秉耒以三推,御蔥轄於青 氈。命后稷以播穀,簡伯禹以疏泉。班保介而終畝,勞 百辟於肆筵。布陽和於九有,暢聖澤於八埏。爾乃精 忱上達,協氣旁通。瑞祉駢臻,靈貺雲從。沴氛神禦。寶 露時融,宜暑宜寒。十雨五風,將及我私,先急我公。我 黍翼翼,我稷芃芃。既庭且碩,實大以豐。乃有嘉禾,秀 濯蒙茸。或一本而多岐,或數穟而同莖。引瑤風以幻質,濯玉瀣而凝精。陸離離以綴蕾,韡采采以含英。溶 丹椹之芳潔,燦瓊蕊「之皛熒。秉五七之恒德,挺九穗 之奇禎。纍連珠而合穎,一金玉而本生。霈休符於甘 雨,銜滋液於璇星。毓祥柯以五變,耀泰運於九莖。天 雨施而匪瑞,日淪地而有徵。譬禮義之多富,獵龍鳳 之異名。軼幽谷之蘭茞,掩元圃之松苓。彼紫麻綠苣, 豈嘉禾之與埒。而碧麥靈苗,詎並蔚而爭榮。若夫粟 雨炎」帝,瑞發軒轅,陶虞異穱,魯史書年;成周合穟,唐 叔命篇。字成雨於《倉頡》,《穎頌》著於鄭元,卷野產之而 名邑,赤烏因之以改元。外此而朱蓂曆於堯陛,紫蕙 茁於太原,秀騰濟陰之境,旅生建武之年。稻孫揚蕤 於金斗,祥麟集食於武川,敬仲乃啟封禪之所致,汾 陽極稱天瑞之可傳。此皆帝不貴乎金玉,而寶夫衣 食之源故其政必調於函夏而時省斂於秋田之所 致也。乃有連叢合隴七穗五岐三苗四熟珍綺紛披 或北里之稱盛或元山之讓奇不周或呈其異種帝 庭或獻自外裔或光照九阿之謠或香聞五里之滋 是以繁環侈稱於前代而《昌符》踵應於來茲孰若聖 世之休禎炳靈淑於神祗「實皇衷之淵塞,特示象於 疇菑。既登八極於安和,仍濟萬國於咸熙。允阜澤之 潛通,羌弘化之寵綏。」於是田畯至喜,穡夫載忻,僉曰 「異哉,世所稀聞。薄言采之,以獻吾君。」於惟皇上,勳華 淑軌,方且秉沖自下,遜美弗居。謂「嘉德之呈象,豈涼 德之克符。實先聖之顯烈,膺上帝之瑤圖也。」於是降 明詔,蠲吉辰。徵太師之九奏,舉宗伯之十倫。飭豆登 而並薦,毖樽俎以俱陳。信曾孫之有道,企皇祖之居 歆。於是大禮告成,兆億歡欣。東漸海隅,西暨沙壖。具 瞻上瑞,雷動風傳。凡在廷之臣工,咸稽首以颺言。謂 「聖王治天下以孝,而五穀為王政之先。茲者聖德廣 運,格於重元,一人有慶,兆民賴焉。將使至治刑」于萬 國,嘉祥載於普天。皇風皞皞,王道平平。端冕垂旒,四 海晏然。穆穆天子,壽考萬年。

《瑞蓮賦》有序
申時行
编辑

「惟聖皇御曆十有四年,道化滂流,和氣翔洽。於時崇慈寧之新構,備尊養之上儀。大孝潛孚,靈貺昭合。乃有嘉蓮獻異,重臺發祥,萬乘臨觀,六宮燕喜。信熙時之上瑞,馨德之貞符。爰付丹青,用垂琬琰,命臣等賦之。臣謹拜手稽首,而作賦」 曰:

若夫「璇宮壯麗,紫殿巍峨;接蓬萊之仙苑,環太液之 恩波。渟泓元澤,醞釀醇和;欣嘉生之咸鬯,紛靈瑞其 何多。宛彼芙蕖,嫣然沼沚;載以文罌,陳之金戺。覆碧 葉兮田田,漾清漣兮泚泚。被茝紉蘭,抽黃曳紫。既冉 冉以流馨,復重重而結綺。爾其豔外生豔,華中吐華。 剖碧房兮敷絳萼,幻珠實兮成丹葩。粲英英其疊起, 芬郁郁其交加。乃若旭日方升,卿雲有爛,初抱赤兮 若傾,忽飛丹兮若煉。如盤如蓋,臨金掌以曈曨;非霧 非煙,照虹梁而璀璨。又若桂輪乍滿,蕙露初零,凝清 輝兮湛湛,漱芳潤兮盈盈。紺宇層樓,接銀潢而瀲灩; 雲鬟高髻,開寶鏡以晶熒。又若涼雨纔收,薰風徐送, 濯雲錦兮澄鮮,舞霓裳兮飛動。凌波綽約,宛洛浦之 驚鴻;翽羽蹁躚,悅秦臺之儀鳳。至於星敷電發,霧變 霞蒸;觸景而生態,隨物而賦形。縱他卉之穠麗,未若 茲花之最靈。觀其托體慈闈,敷榮祕殿;映藻井以生 妍,傍綺疏而呈倩。煒煌三秀之庭,搖曳五明之扇;載 色載笑,如承長樂之歡;來遊來觀,每荷重瞳之眷。詫 神物之有知,信人寰」之創見。豈比夫駢花並實,連理 分枝。望舒生於漢圃,《合歡》產於唐池。太華峰頭,徒詠 如船之異;麻姑壇上,虛傳變碧之奇。斯蓋重申之祐 命,特顯象於昌期。猗歟吾皇,德如虞聖。時業業以憂 勤,日夔夔而祗敬。承顏順志,極尊養之隆;解慍阜財, 布寬仁之令。故珍貺駢臻,而奇祥疊應。繩繩繼繼,用 彰累葉之休。赫赫明明,式表重華之盛。尚增修於元 德,庶永承乎天慶。

《擬西苑進瑞麥一本三穗者一雙穗者五十五群臣賀表》
程文
编辑

伏以貺錫皇穹,紫極介無前之慶;瑞呈帝畝,瑤符徵 有道之昌。節將屇於流虹,禎遂同於舒莢。頌聲雷動, 喜氣天開。臣等誠懽誠忭,稽首頓首上言。「竊惟王業 以稼穡為艱,明神非粢盛不享。豳風教遠,宜賡《七月》 之篇;周制禮沿,斯受百靈之祐。睠茲仙種,植自天田。 帝耒昔荷於三推,農扈茲欣於首獻。飽明廷之湛露, 盈毓瓊膏;挹太液之清塵,光生玉顆。」三岐並峙,畫應 乾文。二穎交芳,數占坤偶。準《河圖》生成之策,乘五分 雙;協《太極》動靜之原,函三為一。迎眸而山川薦爽,觸 手則殿閣生香。巧若天成,庥真神授。彼合歡連理,曾 何補於民生;暨竹實草花,詎有資於國用。猶且一時 興動,奄至異代流傳。寧如內苑之嘉生,真為熙朝之 上瑞。時如有待,物豈無知。恭惟皇帝陛下道合重元, 心涵太始。中和建極,敬天法祖,勤民作述成能,議禮 考文。制度。萃道孚而享親享帝,乾綱運而克長克君。 八政弘宣,五兵靜戢,肆沖和之融液。上及太清,下及太寧,聿靈祐之暗垂。天不愛道,地不愛寶。期當應聖, 三千年而黃河清;徵在延齡,億萬壽則白鹿見,丹芝 燦燦,產屬名山。甘露瀼瀼,降從琪樹;瑞麥呈於齊甸, 寶兔貢自巴川。由載籍以來,古今希遘。非聖人不出, 造化奚為?四表方沸康謠,九重尚勤周穡。日成月要, 計頻會於司徒;秋報春祈,禋更虔於上帝。是生神物, 式相昌辰,煥璇極以迎祥,應金方而耀秀。將擬同元 珠而「上萬壽,吉應天壇;豈特豐赤壤而兆三登」,氣先 禁籞。邁唐封之同穎,陋漢代之雙岐。是宜倣神雀以 紀年,按芝房而度曲。薦諸郊廟,彌彰明德之馨;播在 要荒,共識太平之象。臣等歡承鈞造,幸接清班。對丹 扆而薦元良,情均獻舞;載彤管而書大有,才謝麟編。 一飯敢忘,敬效嵩呼之祝;寸衷欲獻,載歌《天保》之章。 伏願念切民依,功超元化,播厥百穀,水火金木土,惟 修協用庶徵,雨暘燠,寒風時若,敷皇圖而錫福,心和 氣,氣和形,形和兩間,握瑤圖以凝神。一生二,二生三, 三生萬物,四靈畢集,八蜡咸通。川至日升,聖筭益綿 於寶籙,天長地久,國祚永保於金甌。

《嘉禾賦》
許國
编辑

勾吳文學躡屩之燕。會天子藻潤太平,四方瑞應,日 奏闕下。既聞有獻嘉禾者,群公畢賀,迺盱衡濯慮而 往觀之。遘徇華子與好古先生辨論金門之左,揖而 聽其語。《徇華子》曰:「吾聞太和之氣,醞釀堪輿,蓄極而 發奇珍,乃攄祥風之所披拂,膏露之所沾濡,神不能 闡其粹,天不能表其符,沕《潏逢》涌溢為嘉禾,蓋冥搜 於王莢,茲快覿於皇都。」夫其陸侮廣輪,神膏沃衍。龍 首通渠,魚鱗疊畹。蔚封畛兮縱橫,倬阡陌兮宛轉。三 推既倡兮九扈作勞,黃茂聿滋兮元功斯顯。則有玉 山異種,北里仙英;濟陽九穗,崑崙五尋。挹光華於日 月,凝沆瀣於太清。卿雲照爛以垂覆,景星煒煜而流 晶。毓非常之元化,挺秀質於金莖。爾乃穎擢丹霞,顆 抱明月。豐枝苯䔿,瑋幹芳潔。或珠聯於異畝,或琪映 於同畷。或兩儀分於混沌,或五氣散於轇轕。或參乎 乾畫之精,或象乎洛疇之列。其生也,后稷降靈,厲山 遺烈。種美璧於藍田,萃商金於清樾。其用也,含哺萬 國,芬芳九闥。頤天顏於五位,肇王基於七月。猗寰中 之上瑞,羌閱世而昭揭。昔蒼姬之受命兮,爰抽祕於 唐叔。逮白水之真人兮,值虹流而載育。曰「悠悠其歷 劫兮,嗟未間乎芳躅。匪至寶之不可恒兮,何寂寥於 圖籙。」聖皇建極兮,超赫胥而軼大庭。黃輿獻琛兮,嘉 禾乃登。邇葳蕤兮千畝,遠璀璨兮八紘由。顧命越於 今茲兮,果何方兮弗獲?亦何歲兮弗生?保介紛綸而 奏御,「奇祥雜遝於汗青。蓋千萬年之弗睹,而鴻濛剖 判所未有之庥禎也。謂宜陟岱岳,告成功,勒蒼崖,樹 穹窿,跨蓂莢於堯除,掩蟠桃於漢宮。何為乎僅升太 廟之几,聊陳尚膳之饔。蔑洪朗而弗耀,抑崇峻以謙 沖。意者聖人之盛德兮,慮非所以章明賜而承昊穹。」 於是好古先生拂然色厲,正襟諤諤而復之曰:「異乎 于言。所謂見一斑之文豹,蔽豐蔀而測星躔者也。吾 聞之,柔桑暮拱,殷道以興;芝房協律,漢業幾傾。蒼麟 駟於羯乘,黃龍炫於吳京。謂變者未必為咎,疑祥者 未必為禎,其休其否,此焉足憑?嗟大鈞之寥闊兮,二 五交蒸;神奇臭腐兮靡詭弗呈。勘一抹一擠之榮,亦 造化之偶然兮,夫何與於朝廷。」是故明王馭世,不貴 異物;有兢兢而思慎,曷顓顓於黼黻。稽六府之重輕, 察三才之秒忽。故以豐年為寶,民食為天。游神稼穡, 雅意甫田。躬黛耜,御紺轅。廑穆清之宵旰,祗求裕乎 元元。如其耕耘不擾,疆理盡力。多黍多稌,時萬時億。 百室開兮婦子寧,百禮洽兮神人懌。即大化之神明, 知協氣之「融液。雖無嘉禾,奚損至德。如其疆理,蕪溝 遂廢。鳴條不時,濯枝愆序。田畯失其咨茹,亞旅闕其 樹藝。黔黎艱食,風教刓敝。雖有嘉禾,奚益世故。今天 子遠覽陶鈞之上,庶幾歸禾之旨。視厥方貢,讓而弗 處,有事寢園,薦馨而已。蓋俯徇乎百辟,非則傚乎夸 詡。子大夫不究本原,矜奇說異,殊謬乎《春秋》之義。」語 未卒,勾吳文學攝齊而進曰:「長卿有言,楚既失矣,齊 亦未為得也。且皇天樹后以長世,豈漠然其無情,有 錫羨以純估,或降威以相懲,伊災祥之大致,固在昔 其明徵。然而天道遠,人道邇,驗善惡之幾先,視厚德 何如耳。有禾芊芊,明盛之年,飛紫芒於堯陌,垂金粟 於舜田,氣緣感而後應,治有開而必先。」以此為瑞,瑞 何疑焉?若夫帝澤未流,嘉禾聿穟。搖盲飆以扶疏,潤 怪雨而薆薱。雖併穗之可觀,實陰陽之多戾。出非其 時,是奚足貴?名之曰「妖」,又豈非類。故夫麟一也,遊郊 者軒以之光,西狩者周以之亡;鳳一也,岐山鳴而德 茂,潁川集而道荒。彼四靈其畢爾,豈茲禾之比方。蓋 以瑞稱之兮,瑞「未可必;以妖視之兮妖亦非常。」亮神 霄之有意,非臧否其茫茫。維觀物而考德兮,庶天人 之並彰。噫嘻!為妖為瑞,以昏以聖。則大聖之握符,必 降康之綦盛。方今巢燧當陽,夔龍布令。步玉斗,懸金 鏡,匹夫軫於宸衷,三農重於八政。春臺若登,寒暑皆應。是以震聲,日景霅煜,九元貢華喬岳,輸英大川,極 薰蒸而旁魄,乃茁暢於大田。所謂「以和召和」兮,洵聖 理之自然。豈比夫赤烏與泰始,空訛說於民間。昔我 高皇帝之紹天也,虎旅集而化成,龍門獻其嘉穗。肆 賁天章,用歌敬畏。不侈大以自矜,爰貽謀而錫類。誠 天寵其德,而靈承其瑞。於今觀之,維上克配。而先生 不考於此,一以為希睹,一以為偶然。弗原天而盡人, 得無立言之少偏。伊欲照金簡,重瑤編,表熙朝之鴻 鑠,邁周烈於千言。務昭明於聖德,乃論治之真詮。文 學語既從容而卻,先生斂容,唯唯諾諾,顧謂徇華子 曰:「此《嘉禾》之讜議也。足勸賢而警虐。庶幾風人,用備 著作。」

《池州府知府進竹米表》
陸岡
编辑

直隸池州府知府陳某據所屬青陽縣知縣臣某申 稱:「嘉靖十四年六月間,本邑九華山竹實盛生如米, 活人甚眾。誠大異事,謹以上進者。」臣某等誠懽誠忭, 稽首頓首上言:「伏以生竹實而擬鳳之來,誠為上瑞; 出禎祥而為福之兆,可以前知。民乃粒而不費耕耘, 國將興而茲其徵應。群生含鼓之餘,幾忘帝力,何有 於我;一物生成之異」,乃知聖德上通於天。恭惟皇帝 陛下緝熙聖學,道統實承,經綸大經,孝思維則,郊廟 成而禮制更新。天子建中和之極,禘嘗舉而異物適 至,帝心孚孝享之誠。竊惟九華之山,實亦一方之勝, 橫亙十數里,高聳百餘峰。猗猗綠竹,繁衍之實偶生; 濟濟蒼生,匱乏之憂頓解。不圖勁節虛生之物,乃有 救時濟世之功。不稼不穡,居然而取禾。匪玉匪金,得 之以為粟。誠自古所無之瑞,非尋常可致之祥。薦之 郊,薦之廟,美踰九穗之禾;徵諸地,徵諸天,秀奪兩岐 之麥。茲實天意,夫豈偶然。良由皇帝陛下敬天勤民 之德,格於邇遐;尊祖敬宗之心,光於上下。是以遠方 草木,亦獻珍奇。臣某等一介書生,荷蒙寵任,自分凡 材劣薄,無補於明時;何期希世嘉祥,乃見於敝邑。臣 謹昧死採取,龠合上瀆天顏,登薦粢盛,益光聖孝。伏 願聖心俯鑒,大德兼容,播諸聲詩,紀一時之奇遇;形 之簡牘,遺千古之美談。臣某等無任瞻天仰聖欣躍 感戴之至,謹奉表隨進以聞。

《瑞蓮賦》有序
郭正域
编辑

萬曆丙戌,禁中重臺瑞蓮盛開,上以示臣等,既被之聲歌矣。尢以其韻簡而語寂,不足揚盛美也,乃奉命作賦。其辭曰:

若夫紫宮瑞孕,瓊沼花開,蘋風始振,澤露初來。羨水 芝之異質,被五沃之塵埃。既紛披而挺瑞,迺疊蕊而 重臺。綠葉青葩,紅蕖紫菂,上竦芳柯,下藏修蔤。陋群 卉之孤搴,笑凡花之五出。重結雲房,紛敷寶液。似玉 樓之層檐,像浮屠之數級。萼森白羽,影疊金塘,丹閨 耀彩,紫禁生香。豈蕊宮之仙子,聳寶髻而臨鏡光;將 梵王之天女,步金網而照寶床,於時天顏有喜,汎此 金波,聖母來臨,慈顏有酡,六宮笑睹,牽裾停羅,乃使 《柏梁》,擬賦《慶雲》,倣歌《清平》,命調女使釆和,乃歌曰:「涼 風八月灝氣寒,夭桃既滅穠李殘。禁池蓮葉何田田, 瓊華重結倍可憐。珊瑚排根翡翠紈,眼見結子臨清 瀾。」又歌曰:「荷兮為柱藕為船,明月秋水兩澄鮮,霓裳 羽衣何蹁躚,紅芳欲貯赤城煙。吳姬衛女空延緣,瑤 池阿母壽萬年。夫花比君子,不污泥壤。羨此重臺,是 為道長。花開太一,實坐仙真。羨此重臺,是為壽徵。況 托根於靈沼,迺浥露於綺疏。慶采擷之不及,豈彼澤 之能如。惟中心之含赤,故菡萏之重敷。幸君王之我 顧,可大書而特書。」若彼金蓮鑿步徒誇容與。太液開 花謾嬌解語。鬥麗質之盈盈,羨衣裳之楚楚。曾比德 於吾皇不侈聲於禁籞。

草木異部藝文三詩詞编辑

《芝草》
梁·庾肩吾
编辑

「踟躕玩芝草,淹留攀桂叢。」桂叢方偃蹇,芝葉正冷瓏。 如龍復如馬,成闕復成宮。黃金九華發,紫蓋六英通。 隱十蒼山北,神仙海穴東。隨丹聊變水,獨搖不須風。

《別連理樹》
唐·李紳
编辑

盛唐縣有連理樹二株,一株生於長樂鄉百姓地內,從底兩枝向上為一體。一本生於龍泉鄉百姓徐德地內,兩根隔澗水交幹,合為一體,澗名「香風」 ,水闊一丈五尺。

垂陰敢慕甘棠葉,附幹將呈瑞木符。十步蘭茶同秀 彩,萬年枝葉表 圖芟。夷不及知無患,雨露曾霑自 不枯。好住孤根託桃李,莫令從此混樵蘇。

《嘉禾合穎》
孟簡
编辑

「玉燭將成歲,封人亦自歌。八方霑聖澤,異畝發嘉禾。 共秀芳何遠,連莖瑞且多。」穎低甘露滴,影亂惠風過。 表稔由神化,為祥識氣和。因知興嗣歲,王道舊無頗。

===
《嘉禾合穎》
失名
===天祚皇王德,神呈瑞穀嘉。感時苗特秀,證道葉方華。

氣轉騰佳色,雲披映早霞。薰風浮合穎,湛露淨祥花。 六穗垂兼倒,孤莖嫋復斜。影同唐叔獻,稱慶比周家。

《瑞麥》
張聿
编辑

瑞麥生堯日,芃芃雨露偏。兩岐分更合,異畝穎仍連。 冀獲明王慶,寧惟太守賢。仁風吹靡靡,甘雨長芊芊。 聖德應多稔,皇家配有年。已聞天下泰,誰為濟西田。

《麥穗兩岐》
鄭畋
编辑

聖慮憂千畝,嘉苗薦兩岐。如雲方表盛,成穗忽標奇。 瑞露縱橫滳,祥風左右吹。謳謠連上苑,花實通平陂。 史冊書堪重,丹青畫更宜。願依連理樹,俱作萬年枝。

《紫芝》
宋·文彥博
编辑

煌煌茂英,不根而生。蒲茸奪色,銅池著名。晨敷表異, 三秀分榮。書於瑞典,光我文明。

《嘉禾》
前人
编辑

嘉彼合穎,致貢升平。異標南畝,瑞應西成。德至於地, 皇祗效靈。和同之象,煥發祥經。

《淅川木中詩》
编辑

金人侵宋時,伐淅川香岩寺木造舟,木中有《文理》,成詩云:

栽松種柏興唐日解板乘舟破宋時可惜香岩千載 樹等閒零落歲寒枝。

《連理樹》
元·郭翼
编辑

堂前好雙樹,枝合葉交遮。時有鴛鴦鳥,來銜並蔕花。

《中丞劉先生齋閣前山茶一枝並蔕因效柏梁體》
明·蘇伯衡
编辑

朔風剪水雨雪雱,萬木蕭條凍且僵。青藜丈人鈴閣 旁,山茶作花紅錦香。中有一枝並蔕芳,符彩爛若雙 鴛鴦。嫣然占盡三春光,皇英來自雲中央。赤旗翠節 兩作行,阿母笑執瑤池觴。仙童雙雙吹鳳凰,綵女齊 綰珊瑚璫。麗色照耀青霞裳,芳氣氤氳滿中堂。大君 尺劎定八荒,牛歸桃林馬華陽。百度既貞四維張,禮 樂誰云謙?未遑制作直欲追虞唐。丈人今之杜與房, 主臣合德真明良。朝夕左右扶維綱,餘子議論安敢 當。一朝嘉惠錫后皇,乃是人文發禎祥。玉局仙子喜 欲狂,更祝人文壽而康。黼黻鴻猷煥天章,嘉樹呈瑞 垂無疆。

《瑞蓮應制二首》
潘緯
编辑

盆作金龍百寶裝,波心常現玉毫光。新秋一朵青蓮 涌,三十六宮聞妙香。

瑤池浪說千年藕,玉井虛傳十丈花。爭似九莖開五 色,西天瑞現帝王家。

《雙頭蓮令》信豐雙蓮
宋·趙師俠
编辑

太平和氣兆嘉祥。草木總成雙。紅苞翠蓋出橫塘。兩 兩𩰚芬芳。幹搖碧玉並青房。仙髻擁新妝。連枝不 解引鸞皇。留取映鴛鴦。

草木異部選句编辑

魏繆襲《神芝贊》「煌煌神芝,吐葩揚榮。」披其圖,今握 其形。

唐王勃《慈竹賦》:「疊幹龍迴,攢根鳳跱,宗生族茂,天長 地久,萬柢爭盤,千株競糾,如母子之鉤帶,如閨門之 悌友,恐孤秀而成危,每群居而自守,何美名之天屬, 而和氣之冥受,不背仁以貪地,不藏節以遁時。」 李嶠《賀瑞筍表》:「綠籜含霜,紫苞承雪,陵九冬而擢穎, 冒重陽而發翠。」

《靈桃四實四蔕賀瑞桃表》:「漢宮留核,衛國報瓊。」 孫逖《賀興慶宮芝表》:「靈芝所致,和氣之精,著美仙經, 標名瑞典。五色有類於卿雲,六莖且符於帝樂。」 《楊炎受命頌》:「白鹿擾於王庭,靈芝產於延英。」

獨孤及《賀潞州芝草嘉禾表》:「庶政方乂,二瑞薦臻,唐 叔之獻,齊房之歌,古今同契。」

《賀金暉院芝表》「煜煜九葩之蓋,煌煌三秀之質。靈根 碩茂,萬葉無疆。神應炳然,天意如答。」

常袞《賀太清宮連理柰表》:「必有削衽之類,亦表強幹 之休。」

潘炎《嘉禾合穗賦》:「雙末一稃,孤莖六穗。」

《李連理賦》:「族茂宗榮,盤枝合理。」

權德輿《賀連理棠》云:「珍木敷榮,異根合幹。」

韓愈奏《汴州嘉禾表》:「兩根並植,一穗連房。」

《奏汴州嘉瓜狀》:「延蔓敷榮,異實共蔕。」

柳宗元《賀幽州華州嘉禾圖表》:「六穗稱於漢臣,異畝 書於周典。」

《賀劎南成都進嘉禾圖陝州紫芝草表》獻於王庭,唐叔慚同穎之異;薦諸郊廟,班史謝連葉之奇。既呈薿 薿之祥,更睹煌煌之秀。

張仲素《賀並蔕蓮表》:「傳芳丹禁,例影清流。時聳孤莖, 對敷雙萼。」

陳諷《連理木賦》:「靈根得地,聳質齊芳。分條表異,合幹 呈祥。膚含玉潤,文蔚龍章。雲交翼壯,影附枝強。晉得 華材,漢生廣殿。」

李德裕《瑞橘賦序》:「漢武致石榴於異國,靈根遐布,此 西域柔服之應;魏武植朱橘於雀園,華實不就,乃吳 人未格之垂。」

崔融《賀嘉麥表》:「纖芒濯露,香稼搖風。降之自天,何必 來牟之詠;嘗之於廟,先符孟夏之時。一穗兩岐,徒說 張君之詠;十畝千石,方輕氾氏之書。」

《賀乾元殿芝草表》「瑤光發辰象之精,金色吐陰陽之 秀。煌煌三秀,分藻井而攢柯;煜煜九光,間梅梁而吐 葉。晉都宮閣,何必靈芝之臺;洛邑山川,居然密芝之 地。魏皇之雙幹莫儔,漢帝之九莖為劣。可以薦郊廟, 可以觴公卿。」

「宋宋祁《後苑瑞竹賦》彼神苑之嘉竹,挺雙箇而呈美, 交繁枝之蕭森,等密葉焉蔥翠,遂並節以自高,乃聯 莖而告瑞,梢紺纛以儷修,幹綠玉而均直,既內附以 無外,蓋不孤而有德,詔飛緌而榮觀,例佩荷以賦詩, 若曰所以蒼筤,將兆慶乎震維,雙者最多,且繁衍乎 本支,一以為群情協恭,一以為四表共觀,願裁管乎」 《伶倫》,期汗簡於良史。

《瑞荷同幹詩》「協氣凝清籞,嘉祥耀鈿荷。共茄含瑞液, 分蓋矗文波。魚戲浮香併,龜游得地多。房芝助蓮葉, 宮木遜并柯。」

《陳州瑞麥賦》「冠三輔之上者,莫邇於陳;接五榖之乏 者,孰先於麥。當乘離之令序,挺降麰之瑞殖。盛氣雲 鬱,混鱗隰之初霏;密穗金繁,動星田之霽色。兩岐旁 秀,六穗牙出。厥華芃芃,厥穎栗栗。田畯奔告,守臣駭 觀。伻來以圖,悉上送官,他榖弗書,示麥禾之最重;吾 王攸助,知稼穡之維艱。沫北爰采,罔劭乎力農;關中 益種,無聞於錫祉。詎若天極歸貺,明神效異,偕蕃椒 之盈升,配命禾而合穗,迎層宇之休氣,冠中田之嘉 穀。繢於瑞圖,辨於凡菽,蒙至尊之渥惠,播頌聲於弦 次。上可以薦清廟之馨品,下可以助外饔之食劑。」 《代進親稼殿新稻儀鳳閣雙竹詩表》:「一禾實穎,準歲 取之且千;眾節其苞,示世支之維百。芒」芒其稼,參參 其穡。堯禾五尺,漢苗九穗,含滋發馨,素穎玉銳。八月 其穫,乃登爾稼,滯穗棲原,餘糧厭野,異畝同穎,一稃 二米,紛十穗於唐禾,粲六岐於溫麥。廣文王之聲,芭 生豐水;誕后稷之穡,秠降有邰。

晏殊《連理木贊》「直幹旁合,繁枝內附。四夷賓將,耀我 王度。」

《瑞花表》:「協風靈雨,散為膏壤之滋;共蔕并柯,布在密 青之囿。」

《瑞蓮贊》「紅渠出水,菡萏其華。」膺圖瑞聖,共。重葩穎 立苔,發芬敷靜嘉。

夏竦《梓州奏廣化寺池蓮五莖各開二花詩》:「褭褭修 莖孤引綠,盈盈雙蕊對分紅。」

《進瑞稻圖狀》「初擢一莖,異劉欽之界內;乍分三穗,疑 蔡茂之夢中。維揚昔日,追媿穭生;南海遐方,遙慚九 熟。禾遜奇於同穎,麥貽誚於兩岐。掩周祖之維糜,陋 漢宣之靈稷。天孫助祭,願陪北里之禾;清廟薦新,敢 繼神倉之穀。」

胡《宿後苑觀雙竹》詩:「瑞植昭天產,祥枝感帝臨。均承 元化力,同抱歲寒心。蒙潤非煙近,含滋御水深。」 毛滂《雙竹贊》:「惟此君子,雲儀玉骨。勁秀有采,空洞無 物。姿傲雪霜,韻含風月。沖和所佩,疏簡亦菁。蒼龍並 躍,丹鳳和鳴。雲日下臨,風雪莫悴。天光玉色,俯照寒 翠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