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188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八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一百八十八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一百八十八卷目錄

 草木異部紀事

 草木異部雜錄

庶徵典第一百八十八卷

草木異部紀事编辑

《水經注》:大騩即具茨山也,黃帝登具茨之山,受神芝 圖於黃蓋童子,即是山也。

《帝王世記》:堯時有草莢生庭,每月朔旦生一莢,至月 半則生十五莢,至十六日後日落一莢,至月晦而盡。 若月小,餘一莢。王者以是占曆,唯盛德之君應和氣 而生,以為堯瑞,名曰:蓂莢。一名曆莢,一名瑞草。 《韓非子·內儲說上篇》:魯哀公問於仲尼曰:《春秋》之記 曰:冬十二月霜不殺菽。何為記此。仲尼對曰:此言 可以殺而不殺也。夫宜殺而不殺,桃李冬實。天失道, 草木猶犯千之,而況於人君乎。

《異物考》:哀帝建平中,汝南屋柱仆地,生枝如人形,身 青黃色,面白,頭有鬚髮,長六寸一分。靈帝時,有兩樗 樹皆高四尺,其一株宿夕忽暴長丈餘,大一圍,作人 狀,頭目鬚髮皆備。

《王充·論衡·驗符篇》:建初三年,零陵泉陵女子傅寧宅, 土中忽生芝草五本,長者尺四五寸,短者七八寸,莖 葉紫色,蓋紫芝也。太守沈GJfont遣門下掾衍盛奉獻,皇 帝悅懌,使錢衣食。詔會公卿,郡國上計吏民皆在,以 芝告天下。天下並聞,吏民歡喜,咸知漢德豐雍,瑞應 出也。五年,芝草復生泉陵男子周服宅上,六本,色狀 如三年芝,并前凡十一本。

《祥異記》:漢安帝時,有異物生長樂宮東廡柏樹永巷 南閨合歡樹,識者以為芝草也。

《風俗通·GJfont神篇》:謹按桂陽太守江夏張遼叔高,去鄢 令,家居買田,田中有大樹十餘圍,扶疏蓋數畝地,播 不生穀。遣客伐之六七,血出,客驚怖歸,具事白叔高, 大怒,老樹汁出,此何等血。因自嚴行復斫之,血大流, 灑叔高。使先斫其枝,上有一空處白頭公,可長四五 尺,忽出往赴叔高,高乃逆格之,凡殺四頭,左右皆怖, 伏地,而叔高恬如也。徐熟視,非人非獸也,遂伐其木。 其年,應司空,辟侍御史,兗州刺史,以二千石之尊過 鄉里,薦祖考。白日繡衣,榮羨如此,其禍安居。

《墨娥漫錄》:松陽門內有大梓樹,高四十餘丈,樹盡枯 死。永嘉中,一旦忽更榮茂。大興中,元皇帝果繼大業。 《元嘉起居注》:泰始二年八月,嘉蓮一雙駢花並實,合 跗同莖,生豫章鱧湖。又六年,雙蓮一蔕,生東宮元圃 池。

《異苑》:晉惠帝元康二年,巴西郡界竹生花,紫色結實, 如麥,外皮青,中赤白,味甚甘。

《晉書·劉曜載記》:曜歸於長安,署劉雅為大司徒。晉將 李矩襲金墉,剋之。曜左中郎將宋始、振威宋恕降於 石勒。署其大將軍、廣平王岳為征東大將軍,鎮洛陽。 會三軍疫甚,岳遂屯澠池。石勒遣石生馳應宋始等, 軍勢甚盛。曜將尹安、趙慎等以洛陽降生,岳乃班師, 鎮於陝城。西明門內大樹風吹折,經一宿,樹撥變為 人形,髮長一丈,鬚眉長三寸,皆黃白色,有斂手之狀, 亦有兩腳著裙之形,惟無目鼻,每夜有聲,十日而生 柯條,遂成大樹,枝葉甚茂。

《石勒載記》:勒所居武鄉北原山下草木皆有鐵騎之 象,家園中生人參,花葉甚茂,悉成人狀。父老及相者 曰:此胡狀貌奇異,志度非常,其終不可量也。

《異苑》:涼州張駿,字公彥。九年,天雨五榖於武威燉煌, 植之悉生,因名天麥。

晉孝武太元十二年,吳郡壽頒道志邊水為居,渚次 忽生一雙物,狀若青藤而無枝葉,數日盈拱,試共伐 之,即有血出,聲在空中,如雄鵝叫。兩音相應,腹中得 一卵形如鴨子,其根頭似蛇面眼。

晉太元中,南郡忻陵縣有棗樹,一年忽生桃、李、棗三 種花子。

《晉書·沮渠蒙遜載記》:時木連理,生於永安,永安令張 披上書曰:異枝同幹,遐方有齊化之應;殊本共心,上 下有莫二之固。GJfont至道之嘉祥,大同之美徵。蒙遜曰: 此皆二千石令長匪躬濟世所致,豈吾薄德之所能 感也。

《異苑》:晉義熙中,永嘉松楊、趙翼與大兒鮮共伐山桃, 樹有血流,驚而止。後忽失第三息所在,經十日自歸。 空中有語聲,或歌或哭,翼語之曰:汝既是神,何不與 相見。答曰:我正氣耳。舍北有大楓樹,南有孤峰,名曰: 石樓,四壁絕立,人獸莫履,小有失意,便取此兒著樹 杪及石樓上,舉家叩頭請之,然後得下。《搜神後記》:新野趙貞家,園中種蔥,未經抽拔。忽一日, 盡縮入地。後經歲餘,貞之兄弟相次分散。

吳聶友,字之悌,豫章新淦人。少時貧賤,常好射獵。夜 照見一白鹿,射中之。明尋蹤,血既盡,不知所在。且已 饑困,便臥一梓樹下。仰見射箭著樹枝上,視之,乃是 昨所射箭。怪其如此。於是還家齎糧,率子弟,持斧以 伐之。樹微有血,遂裁截為板二枚,牽著陂塘下。板嘗 沉沒,然時復浮出。出,家輒有吉慶。每欲迎賓客,常乘 此板。忽於中流欲沒,客大懼,友呵之,還復浮出。仕官 大如願,位至丹陽太守。在郡經年,板忽隨至石頭。外 司白云:濤中板入石頭來。友驚曰:板來,必有意。即解 職歸家。下船便閉戶,二板挾兩邊,一日即至豫章。爾 後板出,便反為凶禍,家大轗軻。今新淦北二十里餘, 曰新溪,有聶友截梓樹板,濤牂柯處。有樣樹,今猶存。 乃聶友向日所栽,枝葉皆向下生。

《異苑》:句章人吳平州門前忽生一株青桐,樹上有謠 歌之聲,平惡而斫殺。平隨軍北征,首尾三載,死桐欻 自還立,於故根之上又聞樹巔空中歌曰:死桐今更 青,吳平尋當歸。適聞殺此桐,已復有光輝。平尋復歸。 《述異記》:越俗說會稽山夏禹廟中有梅梁,忽一春而 生枝葉。

《會稽典錄》:謝承遷吳郡督郵,歲穰,嘉禾六穗,生於部 屬。

《南史·武帝本紀》:漢光武社於南陽,漢末而其樹死,劉 備有蜀,迺應之而興;及晉季年,舊根始萌,至是而盛。 《齊始興簡王鑑傳》:鑑,高祖第十子也。初封廣興郡王, 後改封始興。自晉以來,益州刺史皆以良將為之。宋 泰始中,益州市橋忽生小洲,道士邵碩見之,曰:當有 貴王臨州。劉亮為刺史,齋前石榴樹凌冬生花,亮以 問碩,碩曰:此謂狂華,宋諸劉滅亡之象。後二年君當 終,後九年宋富滅。滅後有王勝GJfont來作此州。永明二 年,武帝不復用諸將為益州,始以鑑為益州刺史、督 益、寧二州軍事,加鼓吹一部。勝GJfont反語為始興,言於 此乃驗。

《齊南海王子罕傳》:子罕,武帝第十一子也。頗有學。母 樂榮華有寵,故武帝留心。每嘗寢疾,于罕晝夜祈禱。 於時以竹為燈纘照夜,此纘宿昔枝葉大茂,母病亦 愈,咸以為孝感所至。

《冊府元龜》:黃文濟為御史,其家齋前種菖蒲,忽生花, 光影炤壁,成五采。其兒見之,餘人不見也。少時,文濟 被殺。

王晏為驃騎大將軍,其父普耀齋前柏樹變為梧桐, 論者以為雖有棲鳳之美,而失後凋之節。及晏敗,果 如之。又未敗前,見梧桐子悉是大蛇,就視之,猶木也。 晏惡之,乃以紙裹桐子,猶紙內搖動,蔌蔌有聲。晏子 德元所居帷屏,無故有血灑之。晏於北山廟答賽夜 還,晏既醉,部伍亦飲酒,羽儀錯亂,前後十餘里中不 復相禁制,識者云:此勢不復久也,後數日被誅。 武陵王紀將僭號,妖怪非一。其最異者,內寢柏殿柱 繞節生花,其莖四十有六,靃靡可愛,狀似蓮花,識者 曰:王敦杖花,非德事也。紀元號天正,與蕭棟暗合,僉 曰:天字二人也,正字一止也。棟紀僭號各一年而滅。 《梁書·太祖獻皇后張氏傳》:后嘗於室內,忽見庭前菖 蒲生花,光彩照灼,非世中所有。后驚視,謂侍者曰:汝 見不。對曰:不見。后曰:嘗聞見者當富貴。因取吞之。是 月產高祖。

《南史·侯景傳》:景矯詔禪位。時都下王侯庶姓五等廟 樹,咸見殘毀,惟文宣太后廟四周柏樹獨GJfont茂。及景 篡,修南郊路,偽都官尚書呂季略說景,令伐此樹以 立三橋。始斫南面十餘株,再宿悉GJfont生,便長數尺。時 既冬月,翠茂若春。賊乃大驚,惡之,使悉斫殺。識者以 為僵柳起於上林,乃表漢宣之興,今廟樹重青,必彰 陝西之瑞。

《魏書·李勢傳》:勢降於桓溫。先是,江源生草,高七八尺, 華葉皆赤,子青如牛角。

《三國典略》:渤海王高歡攻鄴,時瑞物無歲不見,令史 焚連理木,煮白雉而食之。

《隋書·五行志》:高祖時,上黨有人,宅後每夜有人呼聲, 求之不得。去宅一里所,但見人參一本,枝葉峻茂。因 掘去之,其根五尺餘,具體人狀,呼聲遂絕。蓋草妖也。 視不明之咎。時晉王陰有奪宗之計,事親要,以求 聲譽譖皇太子,高祖惑之。人參不當言,有物憑之。上 黨,黨與也。親要之人,乃黨晉王而譖太子。高祖不悟, 聽邪言,廢無辜,有罪用,因此而亂也。

《荻樓雜抄》:煬帝時,洛陽獻合蔕迎輦花,帝令袁寶兒 持之,號司花女。

《山海記》:明霞院美人楊夫人喜報帝曰:酸棗邑所進 玉李,一夕忽長,清陰數畝。帝沉默甚久,曰:何故而忽 茂。夫人云:是夕院中人聞空中有千百人語言,云:李 木當茂,洎曉看之,已茂盛如此。帝欲伐去,左右或奏 曰:木德來助之應也。又一夕,晨光院周夫人來奏云:院中楊梅一夕忽爾繁盛。帝喜問曰:楊梅之盛,能如 玉李乎。或曰:楊梅雖茂,終不敵玉李之盛。帝往院觀 之,亦自見玉李繁茂。後楊梅同時結實,院妃來獻。帝 問二果孰勝。院妃曰:楊梅雖好,味頗清酸,終不若玉 李之甘。苑中人多好玉李。帝歎曰:惡梅好李,豈人情 哉。天意乎。後帝將崩,揚州一日院妃報楊梅已枯死, 帝果崩於揚州。

《桂林叢談》:王梵志,衛州黎陽人也。黎陽城東十五里, 有王德祖者,當隋之時,家有林檎樹,生癭大如斗,經 三年,其癭朽爛,德祖見之,乃撤其皮,遂見一孩兒抱 胎而出。因收養之,至七歲能語,問曰:誰人育我及問 姓名,德祖具以實告。因林木而生,曰:梵天,後改曰志。 我家長育,可姓王也。作詩諷人,甚有義旨。蓋菩薩示 化也。

《創業起居注》:辛丑,有獲嘉禾而獻者,教曰:嘉禾為瑞, 聞諸往策。逮乎唐氏,世有茲祥。放勛獲之於前,叔虞 得之於後。孤今糾合,復逢靈貺,出自興平,來因善樂, 休徵偉兆,何其美與。顧循虛薄,未堪當此。呈形之處, 須表天休。送嘉禾人興平孔善樂,宜授朝散大夫,以 旌嘉應。

《咸定錄》:唐武GJfont,太原文水縣人。微時與邑人詐文寶, 以鬻材為事。常聚材木數萬莖,一旦化為叢林森茂, 因致大富。士GJfont與文寶,讀書林下,自稱為厚材文寶。 自稱枯木,私言必當大貴。及高祖起義兵,以鎧胄從, 入關,故鄉人云:士GJfont以鬻材之故,果逢搆廈之秋。及 士GJfont貴達,文寶依之,位終刺史。 《唐書·王方翼傳》:方翼還京師。嘗夜行,見長人丈餘,引 弓射仆之,乃朽木也。遷肅州刺史。它郡民餒,皆重繭 走方翼治下。乃出私錢作水磑,以救饑瘵,全活甚眾, 芝產其地。

《玉海》:韓思復為滁州刺史。有黃芝五生州舍,民為刻 頌。

《全唐詩話》:武后天授二年,臘卿相欲詐稱花發,請幸 上苑,有所謀也。許之,尋疑有異圖,先遣使宣語曰:明 朝遊上苑,火急報春知;花須連夜發,莫待曉風吹。於 是凌晨,名花布苑,群臣咸服其異。后託術以移唐祚, 此皆妖妄,不足信也。凡太后之詩文,皆元萬頃崔融 輩為之。

《唐書·杜景佺傳》:延載元年,檢校鳳閣侍郎、同鳳閣鸞 臺平章事。后嘗秋季山梨花示宰相以為祥,眾賀曰: 陛下德被草木,故秋再華,周家仁及《行葦》之比。景佺 獨曰:陰陽不相瀆倫,瀆即為災。故曰:冬無愆陽,夏無 伏陰,春無凄風,秋無苦雨。今花木黃落,而木復華,瀆 陰陽也。切恐陛下布德施令,有所虧紊。臣為宰相,助 天治物,治而不和,臣之咎也。頓首謝罪。后曰:真宰相。 《太真外傳》:初開元末,江陵進乳柑橘,上以十枚種於 蓬萊宮。至天寶十載九月,始結實。宣賜宰臣曰:朕近 於宮內種柑子樹數株,今秋結實一百五十餘顆,乃 與江南及蜀道所進無別,亦可謂稍異者。宰相表賀 曰:伏以自天所育者,不能改有常之性。曠古所無者, 乃可謂非常之感。是知聖人御物,以元氣布和大道, 乘時則殊方葉致。且橘柚所植,南北異名,實造化之 有初,匪陰陽之有革。陛下元風真紀,六合一家,雨露 所均,混天區而齊被,草木有性,憑地氣以潛通。故茲 江外之珍果,為禁中之佳實。綠蔕含霜,芳流綺殿,金 衣爛日,色麗彤庭云云。乃頒賜大臣,外有一合歡實, 上與妃子,互相持玩。上曰:此果似知人意,朕與卿固 同一體,所以合歡於是,促坐同食焉。因令畫圖,傳之 於後。

《錄異記》:燉煌公李太尉德裕,一旦有老叟詣門,引五 六輩舁巨木請謁焉。閽者不能拒之,公異而見之。叟 曰:某家藏此桑實,三世矣。某已耄矣,感公之好奇搜 異,是以獻爾。木中有奇寶,若能者斲之,必有所得。洛 邑有匠,計其年齒且老,或身已歿,子孫亦當得其旨 訣,非洛邑無能斲之者也。公如其言,訪於洛下,匠已 殂矣。其子應召而來,睨而視之,曰:此可徐而斲之矣。 因解為二琵琶槽,宛然有白鴿羽翼爪足,巨細畢備, 匠料之微失,厚薄不中,一鴿少其翼,公以形羽全者 進之,自留其一,今猶在民間,水部員外盧延讓見太 尉之孫道其事。

《杜陽雜編》:元載蕓輝堂前池中有碧芙蓉,香潔菡萏, 偉於常者。載因暇日,憑欄以觀,忽聞歌聲清響,若十 四五子唱焉。其曲則玉樹後庭花也。載驚異,莫知所 在。及審聽之,乃芙蓉中也。俯而視之,聞喘息之音,載 惡之既甚,遂剖其花,一無所見,即祕之不令人說及, 載受戮。而逸奴為平盧軍卒,人故得其實。

元和五年,內給事張惟則自新羅使迴,云:於海上,泊 洲島間,其中有數公子戴章甫冠,著紫霞衣,吟嘯自 若。惟則知其異,遂謁見。公子曰:汝何所從來。惟則具 言其故,公子曰:唐皇帝乃吾友也,汝當旋去,為吾傳 語。俄而命一青衣捧金龜印以授惟,則其篆曰:鳳芝龍木,受命無疆。惟則達京師,即具以事進。上歎異良 久,是月,寢殿前連理樹上生靈芝二株,宛如龍鳳,上 因歎曰:鳳芝龍木,寧非此驗乎。

鄭注奸險左道,熒惑人主,為天下側目。鄭鎮鳳翔,日 有草如菌,生於紫金帶上。注既,心有所圖。乃喜謂芝 瑞,識者以物反其所,夫草生於土,常也。今生於金,是 反常也。鄭氏之禍將至,其不久矣。

《清異錄》:杜荀鶴舍前椿樹生靈芝,明年及第,以漆彩 飾之,安几硯間,號科名草。

《北夢瑣言》:唐乾符末,范陽人李全忠少通春秋,好鬼 谷子之學。曾為棣州司馬,忽有荻一枝,生於所居之 室,盈尺三節焉。心以為異,以告別駕張建章,建章積 書千卷,博古之士也。乃曰:昔者蒲洪以池中蒲生九 節為瑞,乃姓蒲,後子孫昌盛。蘆者,茅也。合生陂澤之 間,而生於室,非其常也,君後必有分茅之貴。三節,傳 節鉞三人,公可誌之。全忠後事李可舉,為戎校,諸將 逐可舉而立全忠,累加至檢校太尉,臨戎甚有威鎮。 全忠死,子匡威嗣。匡威為三軍所逐,弟匡儔為太原 所攻,挈家赴闕,至滄州景城,為盧彥威所害。

《冊府元龜》:天祐四年二月戊申朔,梁家廟主者言廟 之左棟產五色芝,狀如芙蓉,紫煙蒙護,數日不散。 《錄異記》:婺州永康縣山亭中有枯松樹,因斷之,誤墮 水中,化為石。取未化者,試於水,隨亦化焉。其所化者, 枝幹及皮與松無異,但堅勁,有未化者數段,相兼留 之,以旌異物焉。

《五代史·梁家人廣王全昱傳》:子友諒封衡王。乾化元 年,升宋州為宣武軍,以友諒為節度使。友諒進瑞麥 一莖三穗,太后怒曰:今年宋州大水,何用此為。乃罷 友諒,居京師。

《冊府元龜》:莊宗初嗣晉王時,長柳巷田家有桃樹,伐 已經年舊坎仍在,其仆一朝屹然而起,行數十步,復 於舊坎,其家驚駭,散走。議者以漢昭帝時,上林仆木 起立生枝,蟲蠹成文而宣帝興。今木理成文,仆而重 起,亦李氏中興符也。

《北夢瑣言》:唐相國李公福,河中有宅,庭槐一本抽三 枝,直過當舍屋脊,一枝不及,相國同堂昆弟三人,曰 石,曰程,皆登宰執。唯福一人歷鎮使相而已。近者石 晉朝趙令公家庭有糯棗樹,婆娑異常,四遠俱見。有 望氣者詣其鄰里,問人云:此家合有登宰輔者,里叟 曰:無之。令公先德小字相之兒,得非此應乎。術士曰: 王氣方盛,不在身,當其子孫爾。後中令由太原判官 大拜,出將入相,則前言果效矣。凡士之宦,非止一途。 或以才升,或以命遇。則盛衰之氣,亦隨人而效之。向 者槐棗異常,豈非王氣先集耶。不然何榮茂挺特,拔 聳之如是也。

《十國春秋·吳·賈潭傳》:潭為人有氣度,不與物競。高祖 時,歷官至兵部尚書。潭常見嶺南節度使獲一橘,大 如升,破之,得一赤蛇數寸。

蜀王先主將晏駕,其年峨眉山娑羅花悉開白花,又 王未薨前數年,溝港城隍悉開白蓮花。

《冊府元龜》:漢高祖為河東節度使,天福十一年,天下 水。太原葭蘆茂盛,最上一葉如旗杖,皆南指焉。明年, 遂即帝位。

《河南別錄》:烈祖受禪之日,江西楊化為李,信州李生 連理,詔還李姓,國號唐。

《冊府元龜》:李金全為安州節度使,有親吏胡漢筠者, 金全愛之甚篤。己亥歲,府署之竹一夕而生花,城壖 之麥,方蔪而秀,大霧晦冥之中則化為宿草,金全心 惡之。及牛全節除安州節度使,金全送款於淮夷,至 是而竄,妓樂、車馬、珍奇、帑藏皆為偽將李承裕所奪。 與其黨數百人束身夜出,曉至汶川,引領北望,泣下 而去。

《行營雜錄》:偽蜀廣政末,成都人唐李明因破一木,中 有紫文隸書太平兩字,時以為佳瑞,有識者云,不應 此時,須成都破方見太平爾。自王師平蜀,頻施曠蕩 之恩,乃有太平興國之號。

《宋史·王著傳》:建隆二年,知貢舉。時亳州獻紫芝,鄆州 獲白兔,隴州貢黃鸚鵡,著獻頌,因以規諫。太祖甚嘉 其意,下詔褒之。

《儒林公議》:成都劉備廟側有諸葛武侯祠,前有大柏, 圍數丈,唐相段文昌有詩石在焉。唐末漸枯,歷王建、 孟知祥二偽國,不復生,然亦不敢伐之。皇朝乾德五 年丁卯夏五月,枯柏再生,時人異焉。三國至乾德初, 歷年一千二百餘年,枯而復生,予皇祐初守成都又 八十年矣。新枝籠雲,并舊枯幹並存,若虯龍之形。 《遵堯錄》:知無為軍茹孝標嘗獻芝草二百五十本,帝 曰:朕每以豐年為瑞,賢臣為寶,至於草木蟲魚之異, 豈足尚哉。孝標特放罪,仍戒天下,自今毋得以此聞。 《宋史·魏震傳》:震為供奉官。雍熙初,溫州進瑞木成文, 震作詩賦以獻,拜崇儀副使,賜白金二千兩。

《張鑑傳》:鑑知相州。有芝草生於監收之室,鑑表其祥異,以為河朔弭兵款附之兆。優詔答之。

《盧多遜傳》:多遜累世基在河南,未敗前,一夕震雷,盡 焚其林木,聞者異之。

《談苑》:呂蒙正方應舉,就舍建隆觀。沿幹入洛,鎖室而 去。自冬涉春,方回啟戶,視之,床前槐枝叢生,高三四 尺,蒙茸合抱。是年,登科十年,至宰相。

《宋史·張鐸傳》:鐸子禹珪,知石州,徙代、兗州,又移澶州, 頗勤政治,以瑞麥生、獄空,連詔嘉獎。

《高瓊傳》:瓊字繼勳,知瀛州。時歲饑,募富人出粟以給 貧者。明年大稔,木生連理者四,郡人上治狀請留。 《行營雜錄》:大中祥符六年,綿州彰明縣崇仙觀柏柱 上有木文,如畫天尊狀,毛髮、眉目、衣服、履鳥、纖縷悉 備。知州比部員外郎劉宗言,遂繪事奏聞,奉旨令津 置赴闕,送玉清昭應宮。今川民皆圖畫供奉之。 《尊餘功》:余尚書靖知桂州時,每月盈夕,聞笛聲甚 清遠,察其聲自深林處,大柏木中。出乃伐為枕,笛聲 如故,公甚寶之,公季弟欲窮其怪,命工解視,但見木 之文理正如人月下吹笛像,膠合之,不復有聲。 話腴真廟朝寢殿側。有古檜秀茂不群,名御愛檜,然 橫礙殿簷,真皇意欲去之,一夕風雷轉摺其枝,時以 為瑞。

《宋史·馮拯傳》:拯子伸己,知邕州。旁城數里,有金花木, 土俗言花開即瘴起,人不敢近。伸已故以花盛時酣 燕其下,亦復無害。

《鞠詠傳》:詠為監察御史。大安殿柱生芝草,召群臣就 觀。詠言:陛下新即位,河決未塞,霖雨害稼,宜思所以 應災變。臣願陛下以援進忠良、退斥邪佞為國寶,以 訓勸兵農、豐積倉廩為天瑞。草木之怪,何足尚哉。 《補筆談》:韓魏公慶曆中以資政殿學士帥淮南,一日, 後園中有芍藥一榦,分四岐,岐各一花,上下紅,中間 黃蕊間之。當時揚州芍藥未有此一品,今謂之金纏 腰是也。公異之,開一會,欲招四客以賞之,以應四岐 之瑞。時岐公為大理評事通判,王荊公為大理評事 僉判,皆召之。尚少一客,以州鈐轄諸司使忘其名官最 長,遂取以充數。明日早衙,鈐轄者或申狀暴泄不至。 尚少一客,命以過客歷求一朝官足之,過客中無朝 官,惟有陳秀公時為大理寺丞,遂命同會。至中筵,剪 四花,四客各簪一枝,甚為盛集,後三十年間,四人皆 為宰相。

《春渚紀聞》:三衢毛氏庭中,一木忽中裂,而文成衍字, 如以濃墨書染者。體作顏平原書,會其子始生,因以 名之。後衍登進士第,官至龍圖閣而終。又晉江尤氏 其鄰朱氏圃中有柿木,高出屋上。一夕雷震中裂,木 身亦若以濃墨書尤家二字,連屬而上不知其數,至 於木枝細者,破視,亦隨枝之大小成字,尤氏乞得其 木,作數百段,分遺好事,字體帶草,勁健如王會稽書, 朱氏後以其圃歸尤氏云。

《夢溪筆談》:木中有文,多是柿木。治平初,杭州南新縣 民家析柿木,中有上天大國四字。予親見之,書法類 顏真卿,極有筆力。國字中間或字,仍挑起作尖口,全 是顏筆,知其非偽者。其橫畫即是橫理,斜畫即是斜 理。其木直剖,偶當天字中分,而天字不破,上下兩畫 并一腳皆橫挺出半指許,如木中之節。以兩合之,如 合契焉。

菜品中蕪菁、菘、芥之類,遇旱其標多結成花,如蓮花, 或作龍蛇之形。此常情,無足怪者。熙寧中,李賓客及 之知潤州,園中菜花悉成荷花,仍各有一佛坐于花 中,形如雕刻,莫知其數。暴乾之,其相依然。或云:李君 之家奉佛甚篤,因有此異。

《朱子語類》:蔡京奏其家生芝,上攜鄆王等幸其第賜 宴,云:朕三父子勸卿一杯酒。是時太子卻不在,蓋已 有廢立之意矣。

《墨客揮犀》:壺山有柏樹一株,長數尺,半化為石,半猶 是堅木。蔡君謨見而異焉,因運置私第。

《宣政雜錄》:政和中,宗室士頓所居純軒忽生白芝數 本,於梁棟上,因易名芝軒,賓客詠歌以為和氣。次年, 士頓死,又一年,賜所居入四聖觀,族眾散徙。蓋不祥 也。壬寅春,太傅王黼賜第有白芝生於正寢,附臥榻 後屏風,而出又一本,在廳事照壁上,隔六年,有戮身 之禍。

《妖化錄》:宣和七年,京城諸園苑中盛夏六月間牡丹 皆開,始作金色,又變異色而退。諸柳皆生黃花,大如 林檎,萼結子,淡黃色,食之微苦。又瓜圃中瓜生雙蔕, 酸不堪食。

靖康元年,梨樹生豆莢,木香架上生蒲桃,又王殿直 家籠中貯松花,及啟籠,視之,每一片中雪白小松一 小株,又寶籙宮前華表柱忽生松一枝,北向者,生一 大黃如斗,大凡三日而萎,又童貫轎中木板上生雜 草,砍刈復生。蓋妖異也。未幾,京師遭金人破蕩。異花 文木皆薪,蓋妖變,先有兆焉。

《太平清話》:南渡時,高麗國進陰陽柏二株,僅二尺許,高宗以賜王綯,綯種永懷寺殿庭之左右,柏高與殿 齊,每歲左花則右實,右花則左實。

《宋史·劉光世傳》:光世兼淮南京東路宣撫使。以枯桔 生穗為瑞,聞于朝。帝曰:歲豐人不乏食,朝得賢輔佐, 軍有十萬鐵騎,乃可為瑞,此外不足信。

《魏惠憲王愷傳》:王諱愷,莊文同母弟也。淳熙元年,判 明州。輟屬邑田租以贍學。得兩岐麥,圖以獻,帝復賜 手詔曰:汝勸課藝植,民不遊惰,宜獲瑞麥之應。 《李庭芝傳》:庭芝,字祥甫。其先汴人,十二世同居,號義 門李氏,後從隨之應山縣。金亡,襄、漢被兵,又徙隨。然 特以武顯。庭芝生時,有芝產屋棟,鄉人聚觀,以為生 男祥也,遂以名之。

《括異志》:光嚴庵正議之塋,瀕湖占勝,為一方冠。東南 皆枕湖遠峰,列如筆架,一塔屹于波心,文鋒挺立。登 名仕版者,世有其人,視他族為最盛。淳祐間忽樹出 煙一道,遠近莫不驚異,有細視之者,見其間有蠓蚋 不可計,從樹中出,終日不絕。蓋此煙即此所成,不知 何異。

《續夷堅志》:先人宰陵川,泰和甲子元夕,縣學燒燈,有 以杏棣棠枯枝為剪綵花者,燈罷,家僮乞之。供於縣 柱佛屋中,四月十七夜,先夫人焚誦,次乃見杏棠皆 作花,真贗相間,先人會賓示之,以為文字之祥,為賦 瑞花詩予年始十五矣。

徐偉官京兆,夢一老人白首而長身,身穿綠袍,謂偉 言:某他日有斧斤之厄,幸為保全之。偉不知所以然, 然夢異不忘也。及移守泰安,會嶽廟災,詔復修之。境 內大木皆砍,採砍東六十里,菜蕪之高白村,有古松, 榦柯茂盛,蔭蔽二畝,鄉社相傳為數百年物,亦在採 擇之數。鄉人父老哀告於偉,偉因悟前夢,力為營護, 竟免斬伐。是夕,夢有來謝者,土人立祠其側。

鳳翔虢縣大子莊庚子歲,郝氏穀田八十畝,每莖一 葉一小穗,至十二數,并大穗為十三,試割一叢,治之 得穀十升。明年,郝使統軍萬人,佩金印虎文,偏將李 慥魯見古有一莖九穗,蓋不如是之多也。

臨晉上排喬英家業農種瓜三二頃,英種出西瓜一 窠,廣畝二分,結實一千二三百顆,他日耕地瓜,根如 大椽。辛亥年,定襄士人樊順之親見。

高戶部唐卿、趙禮部廷玉,讀書永平西一山寺,臘月, 桃樹一枝作花大金蟬其上,又竹林出一筍,因題所 居為三秀軒,後三人皆登上第極品。

《元史·巴而術阿而忒的斤傳》:巴而術阿而忒的斤亦 都護,亦都護者,高昌國王主號也。先世居畏兀兒之 地,有和林山,二水出焉。曰禿阿剌,曰薛靈哥。一夕,有 神光降于樹,在兩河之間,人即其所而候之,樹乃生 癭,若懷妊狀,自是光常見。越九月又十日,而樹癭裂, 得嬰兒者五,土人收養之。其最稚者曰不可罕。既壯, 遂能有其民人土田,而為之君長。

《尉遲德誠傳》:德誠歷官家令司丞。廳事前有粟苗,不 種而萌偶出,一莖雙穗,以為嘉禾。陞家令。

《不忽木傳》:河東守臣獻嘉禾,大臣欲奏以為瑞。不忽 木語之曰:汝部內所產盡然耶,惟此數莖耶。曰:惟此 數莖爾。不忽木曰:若如此,既無益於民,又何足為瑞。 遂罷遣之。

《輟耕錄》:白廷玉先人號湛淵,錢塘人。家多竹,忽一竿 上岐為二,人皆異之。賦雙竹杖詩,未幾,先生有二子, 或以為先兆云。

揚州至正丙申丁酉間,兵燹之餘,城中屋址遍生白 菜,大者重十五斤,小者亦不下八九斤,有膂力人所 負纔四五窠耳,亦異哉。

至正辛卯夏,松江普照寺僧舍一敝帚開花,又嘉興 儒學閽人陶氏磨上木肘發青條,開白花。又吳江分 湖里鍛工一柳樹樁以安鐵碪者,且十餘年矣。發長 條數莖,如葦。三家雖有此GJfont而皆無恙,豈非關係國 家之氣數乎。

金石草木之變異,雜見于傳記,數年來天下擾攘,GJfont 事尢甚。信前人之書,不誣也。至正丙申,浙西諸郡皆 有兵。正月,嘉興楓涇鎮戴君實門首柳樹若牛鳴者, 三主人與僕從悉聞之。斬其樹,不一月,苗軍抄掠貲 產。又兩月,屋燬于兵。是歲寒食,日海鹽州趙初心率 子姪輩詣先壟汛掃松楸,忽聞如老鶴作聲,戛戛不 絕。審聽所在,乃是一柏樹,頃間眾樹同聲和之。一二 時方止,舉家皇惑。至八日,苗軍火其居。明年六月,紅 軍掠貨財婦女,而姪善如死於難,予親見君實館賓 黃伯成與初心之孫元衡說。元衡,善如子也。其事雖 遲速不同,而二家之遭禍則一,吁誠異哉。

《明外史·宗室與權傳》:盱眙民進瑞麥,與權請薦宗廟。 帝曰:以瑞麥為朕德所致,朕菲薄不敢當。其必歸之 祖宗。御史言是也。

《陶凱傳》:洪武五年,句容民獻嘉瓜同蔕者二。帝御武 樓,中書省臣率百官以進,凱奏曰:句容,陛下祖鄉也。 聖德和同,國家協慶,故禎祥獨見於此。帝曰:草木之瑞,比比而有,卿歸德於朕,朕何德以堪之。賜其民錢, 遣之去。

《贛州府志》:洪武六年癸丑冬十月,州人呂氏手植白 牡丹於庭,冰雪中盛開,狀若玉盤盂,照耀風日。 《明外史·桂彥良傳》:董淳,南陽人。洪武末為原武訓導。 周王聘為世子師。尋言於朝,補右長史,以正輔王。端 禮門槐盛而枯。淳呈咎徵進戒。王用其言修省,枯枝 復榮。王旌其槐曰攄忠。

《廣西通志》:永樂中,宋村嘉禾生,禾結一大實,如雞卵, 好事者以金飾為酒盃,明故老有及見者,今失所在。 《陝西通志》:杜棠任南京戶部,所在得大體南部堂後, 樹忽冬花,眾譽其長稱瑞,棠正色曰:冬花,春秋書異, 何瑞之有。其剛正類此。

《江南通志》:潘敏,宿遷人,字志學。以人才舉景泰間,授 陝西涇陽主簿,剛明有為,興利除害,文廟修葺,忽生 靈芝二莖,後敏二子皆登科第。

《明外史·張敷華傳》:敷華少負氣節。年七歲,里社樹為 祟,麾群兒盡伐之。

《秦愍王樉傳》:汧陽王誠洌,秦康王諸孫,事父端懿王 暨繼母以孝聞。及薨,醯醬鹽酪不入口。明年,墓生嘉 禾,一本雙穗,嘉瓜二實並蔕。以母馬妃早卒,不逮養, 追服衰食疏者三年。雪中萱草生華。

《異林》:弘治乙卯,長沙旱。苦竹開花,楓樹生李實,黃連 樹生黃瓜,苦GJfont菜開蓮花。七日而謝,又歲丙辰三月, 敘州楠樹生蓮花五十餘朵。李樹生豆莢,苕苕滿枝。 《江南通志》:盧雍字師邵,吳縣人。父綱有德操,一日芝 產於庭而生雍,正德辛未,進士,官至御史。

《明通紀》:廣州盜黃蕭養圍廣州,殺副總兵,都指揮使 王清。遂僭稱東陽王。蕭養者,南海沖鶴堡人。貌甚陋, 眇一目而有智。數坐強盜,坐郡獄。踰年,所臥竹床皮 忽青色,漸生竹葉,同禁者江西一商人謂曰:此禎祥 也,因教以不軌。使人藏利斧飯桶中,越獄而出。凡十 九人,其黨艤舟以待,遂遁入海,嘯聚群盜,赴之如歸, 旬月間至萬餘人。

《明外史·林瀚傳》:瀚子廷機,廷機子GJfontGJfont子世勤,性篤 孝。父卒,枕塊三年,侍母黃氏不離側,有靈芝三見,枯 篁復青之異。御史上其事,被旌。

《永昌府志》:永平民有受值為人傭作者,以他役,逾期 不赴。主人怒而逐之。哀求不納,哭而去,曰:去則母無 以食,奈何。行未幾,倦臥道傍,夢一人撫其背,曰:無傷 也。某山之原有竹,試往攀而搖之,可得米以養。覺而 憶其山,舊遊也。往之竹下,果得米。于時萬曆庚寅辛 卯間也。滇中一時所在皆有之。晉寧楊全太守時為 司徒郎,出差歸里,及入京,攜以餽其米,非稻非麥,長 三倍稻禾,作粥不稠濁,為飲潤而甘,微帶清香。 《廣平府志》:永年,胡鯉廳事梁上生芝七,連三歲。知府 程世昌為題扁額,未幾,鯉病沒。逾年,流寇至,堂廢然。 其子孫多登科甲者。

《楚雄府志》:南安州西五十里,有神祠,禱之即應。庭有 巨柏五株,自安GJfont賊叛,樹枯。明嘉靖丁未,知州苟詵 將勦,賊指枯柏誓神曰:若陰助滅賊,樹當復生。旬日 後,五柏果榮,賊遂就誅。

譚輅齊門外靈殿寺有大銀杏樹,約二抱,為土人徐 鑰氏所購。欲伐,方舉斧,樹出血。樹上有聲,而鑰家火 發,遂不敢伐。久之,復為從兄鳴伯所得,竟伐之。今不 二十年,徐氏與從兄俱絕嗣,業亦銷滅殆盡,孰謂草 木無靈哉。

《明狀元事略》:隆慶辛未科張元忭,字子藎,浙江山陰 人。所居與羅萬化同巷,嘗夢攜其扁于家,會試日,其 祖塋有聲,三日,往視之,得金芝六莖,蓋先兆云。 《眉公見聞錄》:柘城縣報稱本縣柳樹內偶出人物,各 類人馬、冠裳等像。隨為牧童撿拾,見存可驗。

《澤州志》:頃王屋山下一人解柿樹,木心紋理作一佛 像,眉目手指,纖悉分明。

《吳江縣志》:震澤寺古柏,前賢多有題詠。蓋數千年物 也。崇禎甲申,漸就枯蔞。後併其根GJfont去矣。先是,寺旁 竹圃中忽開一花,如木芍藥。五色爛然,旁無枝葉。士 人施姓者見之,以為下必有異,掘之盡花之莖,有細 絲緣絡土中,絲斷亦無所見。又閱月復于近柏處開 一花,又掘之,如前。其絲蜿蜓丈許,得物圓大如土茯 苓,碎之,中有物,宛然一鹿也。頭角項足俱肖,于是爭 往穴土,見柏根如環,大可二十圍,色光潤而清芬,觸 手皆有細絲纏聯其間,跡絲求之,取若茯苓者數石。 或為人形,或為禽獸,土人鬻之,多得善值。是歲,客有 從湖州來道遇寄舟者,服製樸古,而形神GJfont粹。問其 姓,曰:柏。問其家若何。曰:曩頗饒,今衰矣。問何往。曰:將 之杭州,今日色已晡,欲宿于震澤之普濟寺。既至艤 舟寺,前趨而入,顧旁人曰:少待即歸汝值,久之,不出, 遍索寺中,無若人,而古柏下瓦礫間拾碎鏹少許,則 適符寄舟值也。俗傳此能為人云。

草木異部雜錄编辑

《國語》:太子晉曰:天無伏陰,地無散陽。散陽,李梅冬 實。

《焦氏易林》:屯之師李梅冬實,國多盜賊,擾亂並作,君 不得息。

《墨娥漫錄》:都省從都門堂外大桂樹,謂之音聲樹,欲 除拜僕射,則此樹必有聲如曲歌。

《廣異記》:仙都有芝圃,悉種靈芝。或如車騎,或如華蓋, 或如樓閣,或如飛鳥,五色。

《春渚紀聞》:元豐間,禁中有果,名鴨腳子者。四大樹皆 合抱,其三在翠芳亭之北,歲收實至數斛。而託地陰 翳,無可臨玩之所。其一在太清樓之東,得地顯曠,可 以就賞,而未嘗著一實。裕陵嘗指而加嘆,以謂事有 不能適人意者如此。戒圃者,善視之而已。明年,一木 遂花,而得實數斛。裕陵大悅,命宴太清以賞之。仍分 頒侍從,又朝廷問罪西夏,五路舉兵,秦鳳路圖上師 行營憩形便之,次至關嶺,有秦時柏一株,雖質榦不 枯,而枝葉略無存者。既標圖間,裕陵披圖顧問左右, 偶以御筆點其枝間,而歎其閱歲之久也。後郡奏秦 朝柏忽復一枝再榮,殿中有記當時奏圖歎賞之語。 私相聳異,以謂天人筆澤所加,回枯起死,便同雨露 之施。昔唐明皇曉視苑中,時春候已深,而林花未放, 顧視左右,曰:是須我一判斷耳。亟命取羯鼓,鼓曲未 終,而桃杏盡開。即棄杖而詫曰:是豈不以我為天公 耶。由是觀之,凡為人君者,其一言一動,固有與造化 密契,雖于草木之微,偶加眷矚,而榮謝從之。若響應 聲,況于陞黜賢否意所與奪生殺貴賤之間哉。 《夢溪筆談》:近歲延州永寧關大河崩,入地數十尺,土 下得竹筍一林,凡數百莖,根榦相連,悉化為石。適有 中人過,亦取數莖去,云欲進呈。延郡素無竹,此入在 數十尺土下,不知其何代物。無乃曠古以前,地卑氣 濕而宜竹耶。婺州金華山有松石,又如桃核、蘆根、蛇 蟹之類,皆有成石者;然皆其地本有之物,特可異耳。 《容齋續筆》:吳歸命侯天紀三年八月,有鬼目菜生工 人黃耇家。有苦GJfont菜生工人吳平家,高四尺,厚三分, 如枇杷形,上廣尺八寸,下莖廣五寸,兩邊葉綠色。東 觀按圖,名鬼目作芝,草GJfont菜作平慮草,以耇為侍芝 郎,平為平慮郎,皆銀印青綬。唐《五行志》中,宗景龍二 年,岐州郿縣民王上賓家,有苦GJfont菜高三尺餘,上廣 尺餘,厚二分。說者以為草妖。予按GJfont菜即苦GJfont,今俗 呼為苦馬者是也。天紀景龍之事,甚相類歸命。次年 亡國,中宗後二年遇害。雖事非此致,亦可謂妖矣。平 慮草不知何狀,揚雄甘泉賦并閭注,如淳曰:并閭其 葉,隨時改,政平則平,政不平則傾也。顏師古曰:如氏 所說,自是平慮耳。然則亦異草也。鬼目見爾雅郭璞 云:今江東有鬼目草,莖似葛,葉圓而毛,如耳璫,赤色, 叢生。廣志曰:鬼目似梅,南人以飲酒。南方草木狀曰: 鬼目,樹大者如木,子小者如鴨子。七月八月熟,色黃 味酸,以蜜煮之,滋味柔嘉,交趾諸郡有之。交州記曰: 高大如木,瓜而小,傾邪不周正。本草曰:鬼目,一名東 方朔,一名連蟲,陸名羊蹄。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